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译

53.8万浏览    4838参与
浅海深几米
045183是信仰 秦驰罗坚这...

045183是信仰

秦驰罗坚这一对(bushi)好赞

045183是信仰

秦驰罗坚这一对(bushi)好赞

晋是甜糖

【邢张伍史】游丝一线

02(再相遇)


第二年,张译迫不及待的去考了广播学院,考是考过了,可惜才高二,学校没招他。


高三那年,张译信心十足的只填了广播学院这一个志愿,但紧跟着的却是沉重的打击……


待业在家的张译每天消磨度日,听爸爸说他们哈尔滨话剧学院招学生,还劝他也去试试。


张译没考虑太久就去了,反正待在家也没事,而且,那个断线了两年的蓝色飞鸟,不也是学表演的嘛。


邢雪松那么笨都可以,他绝对会做的更好,说不准以后还能在某个剧组遇到呢…


学了半年的表演,张译确实有点天赋,于是他准备去考更高的艺术学府。


终于,张译来了北京。


初春,哈尔滨还很冷,但北京居然已经有了嫩绿的景象......

02(再相遇)


第二年,张译迫不及待的去考了广播学院,考是考过了,可惜才高二,学校没招他。


高三那年,张译信心十足的只填了广播学院这一个志愿,但紧跟着的却是沉重的打击……


待业在家的张译每天消磨度日,听爸爸说他们哈尔滨话剧学院招学生,还劝他也去试试。


张译没考虑太久就去了,反正待在家也没事,而且,那个断线了两年的蓝色飞鸟,不也是学表演的嘛。


邢雪松那么笨都可以,他绝对会做的更好,说不准以后还能在某个剧组遇到呢…


学了半年的表演,张译确实有点天赋,于是他准备去考更高的艺术学府。


终于,张译来了北京。


初春,哈尔滨还很冷,但北京居然已经有了嫩绿的景象。


他安顿好了之后,就先跑去了电影学院,可惜招生办老师告诉他,今年的艺考已经过了,即便想考也要明年。


“那我想找个人行吗?就是表演班的,95级的,今年大二了,叫邢雪松。”


张译在说起这三个字的时候,居然有了陌生的距离感,但心里还是雀跃的。


张译都已经想好了,见面之后先轻轻拥抱一下,问问他有没有忘了自己,然后再请他吃顿烤鸭,聊聊这两年的生活,顺便告诉他,明年,自己就会是他的学弟了。


“没有啊,同学,没有你说的那个人。”


老师的话,直接把还在美妙幻想的张译拉回了现实。


“啊?没有?”张译懵懵的反问。


老师点了点头,“95级的名单里,没有邢雪松,你确定他艺考高考都过了?”


“我,我不清楚……那谢谢老师,我先走了。”张译确实不知道邢雪松的高考有没有通过,可能他真的不在这儿吧。


张译挎着包,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办公室,心想着,邢雪松如果没考上的话,为什么不回哈尔滨那个车行上班了?真的就,一点都不留恋那里吗?


他走后,那老师余光扫了眼名单,95级有个叫邢佳栋的,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


但他懒得再把张译叫回来了,而是悠哉的点了根烟,关闭了电脑页面……


*


从教学楼出来的邢佳栋,跟同学们往餐厅走,却看见一个瘦削的背影往校门的方向走了。


真像他啊,两年没见,那家伙刚过十九岁生日,应该是成熟不少了。


邢佳栋在去年就去广播学院找过张译,但得到的答案,同样是——


“我都说了七遍了,没有张译这个学生,来你看看,哈尔滨只招了两个,有没有你说那个张译。”


广播学院的老师被邢佳栋问的都快烦死了,硬是翻出了学生名册摆在他面前,这才让邢佳栋相信,张译真的不在这里。


邢佳栋不敢相信,张译那么好听的嗓音,居然真的没能来广播学院,也不知道他究竟考哪所大学了……


*


没能赶上这一年艺考的张译,却意外看到了北京战友话剧团在招学生。


反正他也错过了今年的艺考,邢雪松又不在电影学院,干脆当兵演话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这样,从邢雪松离开那年算起,他们阴差阳错的分别了十一年。


同在北京,但他们没再见过。


张译偶尔会跟战友去吃烤鸭,每次,他都会想起那个叫邢雪松的人。


他们甚至没留下一张合影,以至于到后来,张译都快忘了邢雪松长什么样子了。


*


转机来自兰编康导。


是邢佳栋和张译两个人共同的转机。


张译很喜欢爱尔纳突击,在话剧团的时候就很喜欢,他之前也跟康导合作过,所以这次就想再试试,至少争取一个小角色也行。


结果他真的争取到了,还是史今这样的主要角色。


06年3月份,开拍前要剧本围读,康导召集了所有的主创,在一间会议室谈谈剧本和角色。


张译进去的时候,大会议桌周围已经坐满了人,他只好坐在了桌子后面靠墙的位置,前面坐着的是个身材笔挺的男人。


康导开始讲话了,张译翻开剧本准备记一下重点,却发现他带的笔居然写不出字了。


于是,他主动拍了拍前面那人的肩膀,礼貌的问:“请问你有多余的笔吗?”


邢佳栋回过头,正好对上了张译含笑的眼睛。


两人都是一愣,脑海里瞬间涌出了太多的画面,但大都模糊的不成样子了。


彼此的变化都很大,他们分别的时候,还都是青春正盛的年纪。


再相遇,已经是而立之年。


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没有彼此的生活,现在突然出现,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脑袋里开始检索着要说的话,却什么话都想不到,他们甚至怀疑,眼前的,真的是当年那个人吗?


这一眼,穿越的是十一年的光阴。


他们只是对望着,约莫一分钟之后,邢佳栋先笑了,他说:


“嗨,张译,你也在这里啊?”



—TBC—


四叶草奶昔

【坚杰】诊疗

最近有空 努力一日一更吧

直接想开发梦女系列

但是我好像有点不擅长写bg


庄文杰身份ooc

时间背景私设洛神案之后


生病了的罗坚警官×刚上岗的庄医生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发达,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生活上的压力,压力疏解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随便就可以疏解的,例如情yu。


人们的生活步伐越来越紧凑,连抒发情yu的时间都缺乏,导致很多人在这个方面都有了毛病。所以医院近年来开发了新的部分,专门去处理这一类病情的病人。


庄文杰就是这专科的其中一名医生,自从洛神案以后,庄文杰回归了医学生的学习,没有了任何其他束缚,本来成绩就已经很好的庄文杰可......

最近有空 努力一日一更吧

直接想开发梦女系列

但是我好像有点不擅长写bg


庄文杰身份ooc

时间背景私设洛神案之后


生病了的罗坚警官×刚上岗的庄医生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发达,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生活上的压力,压力疏解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随便就可以疏解的,例如情yu。


人们的生活步伐越来越紧凑,连抒发情yu的时间都缺乏,导致很多人在这个方面都有了毛病。所以医院近年来开发了新的部分,专门去处理这一类病情的病人。


庄文杰就是这专科的其中一名医生,自从洛神案以后,庄文杰回归了医学生的学习,没有了任何其他束缚,本来成绩就已经很好的庄文杰可谓是更上一层楼,以荣誉学生身份毕业,被多家大医院聘请,最后选择了青城最有名望、薪资最高的医院。


庄文杰本来就非常擅长面对人的心理,所以在处理病人的情欲时,话语疏解可谓是得心应手,当然,动手处理病人生理情yu方面就不是庄文杰的工作了,他只需要安排这么负责这一部分的医护人员如何进行下一步而已。


来到这里的病人经庄文杰的手都很快就痊愈,庄文杰很快被大家熟知,紧紧工作了半年,就被升为专科副主任,大家都专称他一声小庄医生


但小庄医生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完整版走afd,afd同名


如果不是清lang行动,我绝对要求编剧把罗坚庄文杰写成一对!

R.

【张译x你】非牛顿流体 1

你退伍女军人x语文老师欣,ooc算我的!

一个双反差的设定 女子力爆棚的语文老师x男友力爆棚女军人。(ps:女主在部队待久了男女之间距离没有太多概念。)


“我说了我不习惯!”


“你有什么不能习惯的?你已经是个25岁的姑娘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前年说升了中校就回去,去年又说升了上校再回去,今年你还有什么借口?”


窗外的蝉鸣过于聒噪,扰的我眉头又皱紧了几分。其实我也知道,这次是不得不退了,家里人要在讨不到个交代,估计下次就不只是指导员来劝我了……只是我真心舍不得这里,舍不得炊事班好吃的饭,舍不...

你退伍女军人x语文老师欣,ooc算我的!

一个双反差的设定 女子力爆棚的语文老师x男友力爆棚女军人。(ps:女主在部队待久了男女之间距离没有太多概念。)



“我说了我不习惯!”


“你有什么不能习惯的?你已经是个25岁的姑娘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前年说升了中校就回去,去年又说升了上校再回去,今年你还有什么借口?”


窗外的蝉鸣过于聒噪,扰的我眉头又皱紧了几分。其实我也知道,这次是不得不退了,家里人要在讨不到个交代,估计下次就不只是指导员来劝我了……只是我真心舍不得这里,舍不得炊事班好吃的饭,舍不得班长的唠叨,况且几乎从高中特招进军校之后就没离开过部队,外面生活是什么样的,我应该怎么回归正常生活已经完全没有头绪了。


“行了,这事你别管了,我们会帮你安排好的,知道了吗?”


“指导员……”


“这是命令!”


“是!”


是这个字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我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可是又能怎么样。我真恨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条封建教条。


指导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知道的,她肯定舍不得我走,可是迫于我家里施压,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横下心来赶我走。


“我会想你的,指导员。”


“行了行了,别搞煽情的,我不吃这套啊,快走收拾行李去,吃完晚饭就叫李同志开车送你吧。”


关上门后我听见了抽纸的声音,我知道,指导员肯定哭了,这么多年……说走就走了。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我看到曾经的一切都离我那么远,战友们护送的身影也逐渐模糊不清,最终都被淹没在无边的黑影里。


我死死咬住牙,我不能哭,因为指导员说过,在外面,你代表的不只是你个人的形象,更是七一九团的形象。就要进城了,到时候一身军装哭哭啼啼的怎么行?


下车了,我看到的是一片灯红酒绿的世界,大家都穿着除了军装以外各式各样的衣服,我有点看不懂。


一个驼背的小青年举着酒瓶在街上晃悠,我看了他一会,他手上的酒是我们之前建军节晚会上喝的,我觉得难喝极了,没想到还有人好这口。


“喂!你看什么看啊?”耳边的车鸣太大声,他喝了酒的声音又太糊太小,我完全没注意到。


“我他妈和你说话呢——”


一个拳头瞬间朝我呼过来,我条件反射的接住迎过来黑影,立刻给了一个擒拿将人放倒在地,再回过神来,发现身下的场面是如此滑稽——我擒住了一个米白色亚麻衬衫的男人,而他又一只手抓住了那个青年的手。


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我能笑出来的场面,我立刻把身下的那个人放开,他手被我拉红了,一眼望过去发现他手很干净,骨节分明,指甲也修剪的一丝不苟。恩,符合军人的内务标准。不对,我已经不在部队了。


“同志,对不起,我没看清,实在抱歉!”我立刻站了个军姿,一字一句的说出这段话,每个字都坚定又嘹亮,就好像不是我在道歉,是在回复命令。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刚刚的语气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有多奇怪,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事儿啊小姐,是我没注意好位置,你也是本能自卫,没事的。”


“可……可你手都红了”


当我说这话的时候他立刻把手背了过去。


“我们男的手都糙的很,不打紧的。”


他对我淡淡的笑了笑,让我心里有种莫名的燥热感。我没见过这般温柔的笑。在部队,大家大多数时间都是比较严肃紧绷的,少部分娱乐时间也都是放声大笑。看着他弯弯的眼睛,说真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从他教育那个男生的言语里我知道这是他的学生,他是个语文老师。老师啊,怪不得这么有亲和力。


“你被吓到了吧?我这学生最近遇到了点事,变得有点叛逆,其实本质还是个好孩子,我现在就让他给你道歉啊。快点,给姐姐道歉。”


“对不起。”


“好了好了没事,刚才也是我太没礼貌了,盯着别人看,小孩子嘛,有点个性,我年轻也这样,哈哈”


我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圣母心泛滥了还是被面前这位老师的笑搞的,一点脾气没有,反倒觉得这一切都怪可爱的。


“行了,还是人家姐姐大度,你快点给我回家去,不然等下让你写检讨啊。”


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安静温和的老实人还能把这不良少年治的这么服帖,一瞬间,对他多了几分敬意。


“同志,要不我帮你看看吧,我在队里学过一些应急措施。”


他没说话,又是笑了笑,但这个更多包含了一些打趣,不像是刚才礼貌的客套。


我有点不明所以,以为自己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自觉有些尴尬。我这人一紧张就脸红,但能让我紧张的事目前除了演戏和部队考核还没碰到过别的,我一向自认心理素质不错的。


“噗,抱歉小姐,因为没怎和军人打过交道,所有你叫我同志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对啊,现在哪还有人叫同志的?这不是部队!不是部队!


“啊哈哈……我刚从队里出来,还不太习惯。反正你赶紧让我帮你处理一下,不然到时候伤了手还怎么给学生上课?”


“嗯,那谢谢你了,还有,我叫张译,翻译的译。”


“巧了,我也姓张,我叫张驰。你坐着,我看看。”


我示意他坐在身后的石阶上,我从背包里翻出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半跪在他面前,托起他的手检查,商店的绿光蓝光不断变幻着,空气中盛开的兰花香拌着夏日闷热的余韵把这个场面烘托的有些暧昧。


“你心率跳的有点快啊,是不是刚刚我吓着你了?”


“啊?没……没有吧,也...也可能是。”


我抬起头看着他,他却不像刚才那样用他招牌的笑容看着我,而是撇过头,一只手不自然的摆弄旁边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小草。


“哎,你这个扭到了,不冰敷明天会肿的,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我一阵风似的跑去商店,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来,把冰棍敷在他手上。其实刚才我就一直觉得他的手比我凉很多,都让我犹豫要不要把更冰的东西放在上面,但是对于夏天,这个温度刚刚好。


“不愧是部队出来的,这样跑一趟都不带喘的。要我早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没什么,术业有专攻,我还说不出唐宋八大家的名字呢。”


“这可是高中知识哦”


“我知道,但是毕竟在队里呆了七八年,早也不记得了。”


“你看起来挺小的,怎么呆了那么久?”


“我高中跳了一级,因为军校有特招政策,当时因为眼睛好,就被收过去了”


“不只眼睛好吧,我可知道军校特招没那么好过,成绩要是不突出一点怎么可能被特招过去。”


我只是笑了笑,没过多的解释,我不太习惯被人夸,部队里几乎只有你没做好罚你骂你的,要表扬也是张儿八经的颁章授勋。


空气慢慢安静下来,只有冰块一点点融化后塑料袋发出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


“你的眼睛很好看。”他低着头,我能感觉到他看向我强烈的视线。


“什……什么?”


这这这这人怎么说话比我还直接,不对,为什么他突然要说这个?


“我说,我觉得你眼睛很好看。”


“我……我,你怎么……”


我脑子一团乱麻,长这么大,虽然也被不少人表白过,但是我根本没什么感觉,他的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不像在学生时代过于青涩的少年表白用谁也看不懂的诗句故作高深,也不像在部队那些毛里毛躁的小伙子们用一句过于直接的做我女朋友来宣示主权。他什么都没说,却又像什么都说了,怎么他短短几个字就让我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心悸。这就是语文老师说话的艺术?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有感而发。”


“恩,,谢谢?”


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他,我只感觉心跳的很重,很慢,都有点喘不过气。


“张小姐”


沉默一阵后他突然开口,还一本正经的。


“怎么了?”


“这是我的bb机号,你要是有事要帮忙可以给我打电话!”


他手有些颤抖的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张自制的名片,上面写着张老师,应该是准备发给家长的,字真好看啊。


“那……时间不早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恩……其实我还没有安排住宿,我本来想今天先住旅馆然后明天去找房子租的。”


“虽然不知道现在说合不合适,但是我家隔壁领居搬去国外了,最近正招租,他让我帮他介绍租客,如果你不介意可以随我去看看。”


“好啊,在哪?我不知道离我临时单位远不远。”


他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不假思索的接受,停顿了片刻,随后又笑了笑,这次明显是开心的笑。因为?因为他的眼睛告诉我了。


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出于礼貌我只感拉住他的衣角,或许因为年久失修,他这个车会发出一点吱呀声,不过这种声音伴随着夏日半晚的蛙叫,令人感到安逸。


“张老师。”


“怎么了?”


“你这车是不是好久没上机油了,感觉你刹车有点吃力。”


“我不太懂这些,以前都是领居老伯伯帮我搞得,可惜前些年人走了,我就没有弄过。”


“到了你家我帮你调一下,在部队的所有战友的东西都是我修的呢”


“好,那就有劳你了。”


过了一阵听到了一声宝莲灯的音乐,从远处传来。


“坏了,洒水车要来了。”


“什么车?洒水车?”


“就是清理路面的车,会喷水到路上,也会溅到人身上。 ”


声音在谈话间越来越紧,尽管他拼了命的踏,但也是杯水车薪,毕竟是两个人的重量,加上这车不给力。就快被追上来了。


“张小姐,小心!”


细密的水雾,漫天飞舞,在与路灯的配合下,进一射出的彩虹,宝莲灯的音乐尽在耳边,水洒在身上,一阵清凉的触感,我拍拍他,示意他往上看,我满怀兴奋的看着这一切,离开部队的伤感已经被冲淡了许多,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我看着他头发上沾上水汽,在暖光灯下照的像棵有露水的小草,我下意识的把他头发上的水拍了拍,他突然回过头看我,我笑得很开心。


“你头发上沾上水啦,我帮你拍一下。”


“哦哦,谢谢。”


“没事,我长这么大都没看过洒水车,更是不知道洒水车还能造出彩虹。”


“那我还挺荣幸能参与你第一次的”


“什嘛?”


音乐声太大,半米都听不清。


“没事儿,你开心就好。”


是不是暖光灯照的,他耳朵怎么有点红?


“到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幢灰水泥外表的居民楼,虽然有些老旧,但到处都是人们种的花草,看起来很温馨。


“我们这儿虽然有点简陋,不过挺干净的,守门的阿姨喜欢种花,把这搞得跟花园似的。”


“哟,小张回来啦!”


“是,孙姨,今天有点晚了。”


她斜着眼看了一下我这边,暗暗的笑了笑。


“我可算知道为什么你不去我给你介绍的那相亲了,原来是有女朋友了,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还是个军人,这军装穿的真板正哈。你这个人,也不和孙姨说,真是的,亏我还是你姨呢。”


“没孙姨您别乱说,这是要租老李家房子的租客,我只是带人来看看”


“哦——那是我误会了”


孙姨把他拉了过去,小声嘀咕着什么不时的往我这看一眼,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脸越来越红。


“孙姨好,我叫张驰,25岁,想来这租个房子。”


“好,好,欢迎欢迎,我和你说啊,张译这小伙子挺不错的,就是人有点木,但什么家务活都干的可好了,老师这个职业吧就是稳定,这房子也是他的,你可好好考虑一下啊”


“行了孙姨,人家刚忙完,要回去休息了”


“好好好,张姑娘,记得考虑一下啊”


我没说话,这才刚回来第一天就见到了传说中的亲戚催婚场面,对我来说还挺新鲜的。但不等我反应,张译就慌忙的把我拉走了。


“你头发都湿了,要不我先从家里给你拿块毛巾擦擦?”


其实我几乎每天都要洗头,因为头发短洗起来方便,再者就是每天队里日晒火烤的,都会出汗。虽然今天没怎么出汗,但一天不洗我心里就有点难受。


“你要是方便的话,我能去你那洗一下吗?因为我军服湿了,我想快点把它换下来,明天还要用。”


“方便!就是家里有点乱。”


“我这情况,还讲究这些干嘛”


他开门的一瞬间就有一群猫挤了上来。


“我家养了很多猫,你要是介意我可以把他们关起来”


“没事啊,我很喜欢猫,之前还帮我团里的老兵代养过一段时间的猫。”


“你喜欢就好,我去帮你放水,你穿我这双拖鞋。”


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新拖鞋,和他是同款,上面还印有猫爪的图案。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他的房子大多是原木家具,虽然没什么过多的装饰,但整齐又干净,很多地方都被猫爪板和攀爬架之类的猫类用品堆满了,客厅茶几上还有一些写毛笔字的工具。嗯?怎么纸上还有一堆猫爪印。


“水好啦,可以洗了,白色的是洗澡的,蓝色的是洗头的,就是没有护发素,我去楼下孙姨那给你借一个啊。”


“不用麻烦不用麻烦,我们之前在山里出任务都是拿肥皂洗的,不讲究。”


“那行,你先洗吧。”


你说这个只有在小学才拉过女生手的母单选手现在什么心情?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孩现在就在家里洗澡,耳边的水声噼里啪啦的往脑子里砸,他只能通过狂摸手里的猫来平复心情。。


“喵!”


好吧,现在连猫都被摸的不耐烦了。他只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下走进厨房去洗水果,把买的七八样水果都洗完了,又拿起扫把打扫卫生,他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他不能让自己想些有的没的!终于,在地板被擦的发光发亮之后,水声停了。


"张老师!"


“怎么了?”


“那个,我忘记拿毛巾了,你能到我包里拿一下吗?那个蓝色的。”


“哦!好。”


好不容易过了这一关,现在又是对理性新的挑战,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在包里翻找,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心里一直默念平常心平常心……


“我拿好了。”


“谢谢啊。”


我伸出手在空气中摸了半天没摸着,我探出一直眼,发现他正背对着我,一只手举着毛巾悬在半空中,耳朵又是红的不成人样。这人是真的很容易害羞啊。


我伸手接过他的毛巾,指尖不小心滑过他的手背,还是凉凉的。拿到毛巾的一瞬间他就一溜烟的跑走了。


“张老师,有水吗?”


“给你倒好了,在桌上。”他正在沙发上假装看报纸,为什么我知道是假装呢?因为他报纸都拿反了。。


“有没有冰水,这个太热了。”


“不行,你们女孩子喝多了冰的不好,你要是热就坐到电风扇这儿来,一会就不热了。”


听完这话,我只得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几只猫围了过来,或许是我用了他们主人同款的沐浴露,他们格外亲近我。


“你吃点水果,我去打电话问一下房东钥匙在哪儿。”


“好,谢谢。”


盘里有好几种水果,每一个都该剥皮的剥了好了皮,该切好的也切的整整齐齐,装盘十分精致。


这个人真的很会生活。


电风扇吹的人软绵绵的,手边是柔软的猫猫,嘴里是清甜的水果,好.....困。


耳边嗡嗡的排风扇是你将我吵醒,一睁眼怎么天花板是白色的?不应该是木板床吗?忽然远处传来哨声,我一下子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迅速的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定睛一看,才想起我现在在哪儿。


完了,怎么在别人家里睡着了?真要命。


“你醒啦,昨天睡得还好吗?我一回来看你睡着了就没有叫你。”


“我...我可能太累了,你应该叫醒我的,这样麻烦你,太不好意思了。”


说完这句话,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已经干了,难道是昨天他帮我吹好的吗?


“小事小事,洗漱完就快来吃饭吧,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做了点。”


走进洗手间,一切齐全,牙刷上挤好了牙膏,杯子里也装好了温水,太恐怖了,这种细致程度。


我一出来看着一桌粉面,粥,包子,眼花缭乱。


“你不用做这么多的,我们当兵的连树皮都啃过,什么都能吃。”


“哈?树皮?那能吃得下去吗?”


“嗯...其实习惯了也还好?”


我坐下来之后才明白他刚刚是在转移话题,为了让我吃的安心,不愧是语文老师------又是说话的艺术。


“这个粉好好吃!这个,这个也都好好吃。”


他低着头吃着粉,嘴角藏不住笑意。


“你喜欢就多吃点,不够我再给你做,反正现在还早。”


“张老师,你知道裕华中学在哪儿吗?”


“那就是我学校啊,离这不远,我骑车七八分钟就到了,你问这个干嘛?”


“真的假的?这么巧,我们部队临时安排我去你那学校做教官。”


“那正好啊,我可以送你。”


“现在几点了?”


“七点”


“那差不多,等我换好衣服我们就出发。”


说完这句话,我才想起来昨天的衣服好像还没洗...


“哦,好,你的军服我帮你洗好了,烘干过了,在那边桌上。”


“啊?谢谢!我,我太不好意思了。”


“好啦,快去换吧。”


衣服上有他的味道,清香的兰花味。好像不知不觉间自己从头到脚都染上了他的味道,不过这种感觉好像也不赖。领子,袖口都被用的一丝不苟,我再次感到自己的女子力不如这个男人了。


我出来对上了他的眼睛,他笑了笑,穿上这身衣服,我不自觉的向他敬了个礼,他也回了我一个不太标准的。我走上前去,把他的手摆正。


然后....然后不自觉的拍了拍他的头!


我怎么老是对人做些不礼貌的事?

自由翱翔

坐等第二季

罗队别离开文杰

他爹还没找到呢

坐等第二季

罗队别离开文杰

他爹还没找到呢

叶赫那拉菲菲
你看我怎样,我能换点啥不
你看我怎样,我能换点啥不
堆图专用
呃啊明人不说暗话,老婆踩我 图...

呃啊明人不说暗话,老婆踩我

图源:wb水印 

呃啊明人不说暗话,老婆踩我

图源:wb水印 

四叶草奶昔

【坚杰】奶油

来开che了,新合集,完全都是瑟瑟的脑洞

完整版绝对要走afd的了

重生之路没确定有坚杰前就靠脑洞磕糖吧


拆生日礼物🎁+奶油play


今天是一个普通的周末,但却又不是特别普通。


因为今天是罗坚的生日。


不过罗警官生日还是得乖乖回局里上班的,但是赵局说今日是罗队的生日,就特例让罗队放半天假。


以往就算是生日,罗队长还是会照样的待局里一整天,甚至加班在办公室睡,毕竟生日这事没什么特别的人会和他庆祝。但现在不一样了,家里多了位小朋友,小朋友还年轻,注重仪式感,而且俩人本来就爱腻歪,罗警官现在当然尽可能的把所有时间都用去陪伴小朋友啦。


罗坚今天早起,旁边的庄文...

来开che了,新合集,完全都是瑟瑟的脑洞

完整版绝对要走afd的了

重生之路没确定有坚杰前就靠脑洞磕糖吧


拆生日礼物🎁+奶油play


今天是一个普通的周末,但却又不是特别普通。


因为今天是罗坚的生日。


不过罗警官生日还是得乖乖回局里上班的,但是赵局说今日是罗队的生日,就特例让罗队放半天假。


以往就算是生日,罗队长还是会照样的待局里一整天,甚至加班在办公室睡,毕竟生日这事没什么特别的人会和他庆祝。但现在不一样了,家里多了位小朋友,小朋友还年轻,注重仪式感,而且俩人本来就爱腻歪,罗警官现在当然尽可能的把所有时间都用去陪伴小朋友啦。


罗坚今天早起,旁边的庄文杰小朋友还在睡梦中,罗坚亲了亲宝贝的脸然后就梳洗换装,做了早饭放在冰箱等庄文杰起来的时候热了吃,然后就回局里上班了。


恋爱中的老男人表示:早点完事早点下班早点见老婆


最近没什么特别的大案子,所以今天也是例行会议和处理文件上的事宜,所以很快就完事,罗.下班不积极肯定有病.坚立马收拾好离开局里。


庞大智忍不住吐槽「罗队变了,以前他都会陪着我们做事,最后一个才走的」廖双翻了下白眼,怼了一句「你懂什么?人家罗队现在家里有人等他嘛!」


苏英拿着生日礼物和生日蛋糕来,发现罗坚早走的没影了,心里暗暗发酸,一直都想用点行动挽回罗坚,怎么连个机会都不给呢?从前可是只有她会记得他的生日啊...


不过这些事的发生,主角罗坚并不知情,他只赶着开车回家见小孩,一路上都在想着庄文杰。小朋友起床了没有?小朋友吃早饭了吗?现在下午了要带小朋友去吃下午茶还是等晚点直接去吃大餐?今天生日小朋友会不会送我什么礼物呢?


想着这些,罗坚的笑意也藏不住了,把回家的路程加快再加快。


回到家里,客厅房间空无一人,罗坚正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厨房传来甜腻的呻//吟声,罗坚静悄悄的走到厨房门口,就发现一个令人喷鼻//血的画面。


完整版走afd,afd和老福特同名


乖宝宝建议别看了嘻嘻

宠爱~小美人

忍不住代入纯真无邪黑道小少爷和他的保护欲爆棚高冷保镖卧底男朋友🤪

幻想一下都是纠结在爱欲与规则,黑暗与光明之间的虐恋大戏。


忍不住代入纯真无邪黑道小少爷和他的保护欲爆棚高冷保镖卧底男朋友🤪

幻想一下都是纠结在爱欲与规则,黑暗与光明之间的虐恋大戏。


逗比阿白
哈哈哈哈,这才是大哥!!
哈哈哈哈,这才是大哥!!
阿灿

义父01

光明不羁人民警察 X 黑暗束缚天才少年

罗坚 X 庄文杰


1.潜龙勿用


庄文杰小的时候,父亲庄耀柏便带他见过罗坚。


“文杰,叫罗叔叔好!”


“罗叔叔好!”


庄文杰很听话的向罗坚打了招呼。


罗坚一张大手抚摸着他松软的头顶,他清晰的感知到这个叔叔手上的老茧。


“小杰好!”


庄文杰一抬头就看到了罗坚的笑容。


他隐约记得当时父亲和罗坚是好朋友,经常约在一起聊天喝酒,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罗坚是一名青涩的人民警察,而他父亲则是一名江洋大盗。


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走在一起,肝胆相照,称...

光明不羁人民警察 X 黑暗束缚天才少年

罗坚 X 庄文杰




1.潜龙勿用



庄文杰小的时候,父亲庄耀柏便带他见过罗坚。


“文杰,叫罗叔叔好!”


“罗叔叔好!”


庄文杰很听话的向罗坚打了招呼。


罗坚一张大手抚摸着他松软的头顶,他清晰的感知到这个叔叔手上的老茧。


“小杰好!”


庄文杰一抬头就看到了罗坚的笑容。


他隐约记得当时父亲和罗坚是好朋友,经常约在一起聊天喝酒,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罗坚是一名青涩的人民警察,而他父亲则是一名江洋大盗。


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走在一起,肝胆相照,称兄道弟。


只不过一切的宁静打破于07年的那场盗窃案。


至此,庄文杰失去了心目中偶像般的父亲。


而罗坚,也失去了那个曾经天天和自己谈笑风生的老朋友。




庄文杰再一次站在罗坚面前,是在审讯室,而他们见面的第二次,他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为了《睡莲》一案。


庄文杰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想要什么。


他站在光明和黑暗这座天秤之间,孤傲的独存于世,所拥有心思的缜密,非比寻常人。


所有人都在怀疑他。


「庄文杰祖上三代做贼,他肯定是个贼」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怎么不会偷,这是刻在他血液里的坏东西!」


罗坚再一次见到庄文杰的时候,却出乎庄文杰的意料。


他想帮他。


帮什么?


庄文杰猜对了。


帮他弥补多年缺失的父爱,帮他寻找父亲,做着一个父亲本该做的那些事,来进行最后徒劳无益的弥补。


他开口第一句便不顾旁边人的存在,坦诚的向庄文杰表示多年不在他身边的歉意:“小杰,义父对不起你。”


庄文杰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他。


“小杰,警察从来没有放弃找你的父亲,和你一样,义父和叔叔们都迫切的希望他回来。”


罗坚真诚的看着庄文杰,忽然有些感慨万千,一转眼,当年那个只叫过一声自己义父的小孩就长大了。


“你们希望的是他回来,还是他偷的画回来?”


庄文杰这句话一针见血。


他心里十分清楚。


这个说是父亲最好的朋友,说是自己的义父,却在父亲失踪后杳无音讯。


现在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突然变成了涉及庄文杰案子负责的警察,突然就开始关心他的“陌生”义父。


坐在罗坚旁边的警察忍不住拍了桌子,却被罗坚拦下仍然嘴上不留德:“你这小屁孩,怎么说话的?我们罗队好说好歹是你的义父,罗队这是在关心你,你怎么敢这样跟长辈顶嘴!”


罗坚却异常平静的和庄文杰说了这样一句话:“文杰,义父只想告诉你,一诚可抵万恶。”


但是庄文杰的经历告诉他,欺骗可以活命。


真讽刺。


“你活过我前十九年的人生,你就不会这样教我了。”


记忆中,庄文杰最快乐的时光是在10岁以前。


一场意外,使得庄文杰一夜之间便从天堂掉落到地狱。


他的童年如过街老鼠一般,在父亲失踪,母亲离世一系列事情发生以后,他活的谨小慎微。


他自那天起肩上便有了个「贼的儿子」沉重的包袱。


他那时看天都是灰蒙蒙的,他只能这样暗无天日的活着,丝毫见不得光。


他捡过垃圾,讨过饭,为了三餐温饱,有个好觉睡的孩子,一个发霉的馒头和别的流浪儿抢了许久才抢到。


是了,庄文杰在流浪之际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


寒风萧瑟的夜晚时常想起父亲太阳般温暖和煦的笑容。


他粗糙厚实的手掌牵着庄文杰的小手,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的前行。


庄文杰擦去嘴角上的血迹,咬牙许下了这个愿望。


「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看,他至死都将他的父亲崇拜为偶像。



思绪将庄文杰拉回现实。


审讯过后,罗坚主动提出要将他送回家。


庄文杰下车后,罗坚看着他往漆黑的筒子楼走去。


心想:下次得给小孩路上按个几个灯。




偶然间找到的一篇小短文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哈哈哈哈😆


宠爱~小美人

他俩真的是一对视就要笑场,为什么这么开心甜蜜,有什么这么好笑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他俩真的是一对视就要笑场,为什么这么开心甜蜜,有什么这么好笑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MX娱乐

蔡文静《底线》tg🈶外 现🉑包周包月

张嘉译 刘涛 李泽锋 乔振宇 《战上海》双组tg🈶现秒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tg🈶多外

​胡歌《县委大院》tg🈶外景 现秒 🉑️包周包月

​《天行健浮生》番外tg🈶外 现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 现

​张译 王俊凯 殷桃《万里归途》今天外景

刘昱晗 杨志雯 段洋《这个江湖不一般》tg🈶现秒🉑包月包周

蔡文静《底线》tg🈶外 现🉑包周包月

张嘉译 刘涛 李泽锋 乔振宇 《战上海》双组tg🈶现秒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tg🈶多外

​胡歌《县委大院》tg🈶外景 现秒 🉑️包周包月

​《天行健浮生》番外tg🈶外 现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 现

​张译 王俊凯 殷桃《万里归途》今天外景

刘昱晗 杨志雯 段洋《这个江湖不一般》tg🈶现秒🉑包月包周

A啵啵 票务🎫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门写真集

王俊凯 张译 亲笔签名 

重生之门写真集

佩佩票务

张译 王俊凯 殷桃《万里归途》今天外景

刘昱晗 杨志雯 段洋《这个江湖不一般》明天tg🈶现🉑包月包周

​《天行健浮生》番外明天tg🈶外 现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 现

张译 王俊凯 殷桃《万里归途》今天外景

刘昱晗 杨志雯 段洋《这个江湖不一般》明天tg🈶现🉑包月包周

​《天行健浮生》番外明天tg🈶外 现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 现

可爱螃蟹

坚杰

婚后的调皮惩罚(同居中)3

罗坚 庄文杰Cp,安慰,鞭子

文笔不好,请谅解


距离庄文杰进禁闭室已经六个小时了,庄文杰也一直一动不动的坐着,现在的庄文杰因为久坐腰疼pg疼,他试图胯往前顶,让自己活动活动,但他不知道的是,罗坚就在门外,用手机监控戴着耳机看着。看到庄文杰这么不乖,慢慢的推开门,轻轻的走进去,拿起鞭子就往庄文杰顶起来的地方抽。“那么长时间没动我以为你学乖了呢,没想到才六个小时你就忍不住动,罚你从今天晚上到明天中午,饿三顿,你要敢犯第二天,我让你出不了门。”庄文杰嘴上有胶条,不能说话,只能听。心里委屈的像一只刚被遗弃的......

婚后的调皮惩罚(同居中)3

罗坚 庄文杰Cp,安慰,鞭子

文笔不好,请谅解

    

距离庄文杰进禁闭室已经六个小时了,庄文杰也一直一动不动的坐着,现在的庄文杰因为久坐腰疼pg疼,他试图胯往前顶,让自己活动活动,但他不知道的是,罗坚就在门外,用手机监控戴着耳机看着。看到庄文杰这么不乖,慢慢的推开门,轻轻的走进去,拿起鞭子就往庄文杰顶起来的地方抽。“那么长时间没动我以为你学乖了呢,没想到才六个小时你就忍不住动,罚你从今天晚上到明天中午,饿三顿,你要敢犯第二天,我让你出不了门。”庄文杰嘴上有胶条,不能说话,只能听。心里委屈的像一只刚被遗弃的小猫,眼泪把眼罩打湿了。

       。。庄文杰心里:我已经保持六个小时没动了,肚子饿我也没动,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罗坚打完之后,发现了湿了的眼罩,心里有点心疼了,连忙把庄文杰的眼罩和嘴上的胶带都拿下来。庄文杰感受到嘴上的胶带拿下来了,立马求饶“我错了,罗坚我真的错了,别打我了,我是真的忍不住了才动的。别打我了”庄文杰越说越委屈,眼泪也流了下来。罗坚抱住庄文杰,嘴吻到他的眼睛上,把眼泪稀释掉,“乖 我知道鞭子很疼,我知道作久了会酸,但这是惩罚,必定是痛苦的.”“我知道会痛苦,但我还是忍不住”“好好好,我知道,不罚你了行吗?乖,我给你松绑”罗坚小心的给庄文杰松绑。庄文杰感到罗坚这般温柔,眼泪又开始流。“宝贝,我都给你解开了怎么还哭啊”庄文杰一下子抱住罗坚,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你别再凶巴巴的了,永远这样好不好?呜呜呜呜呜”“好,宝贝乖,我就不凶你好不好?”“嗯”好像打开了庄文杰的开关,委屈再也忍不住,一边抱着罗坚一边哭一边往罗坚身上爬,罗坚其实也心疼,看见自己的小朋友这个样子,立马抱起来,一边拍拍背一边哄“好啦好啦,不哭了,抱抱就不哭了”就这样庄文杰像考拉一样挂在罗坚身上,一直到了卧室,罗坚把他放在床上,也许是庄文杰哭累了,也许是罗坚哄的,没过一会儿,庄文杰就睡着了。罗坚看着眼角还有干眼泪的庄文杰,自责忽然上来了,摸摸庄文杰的脑袋亲亲眼角,抱着庄文杰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星期天,罗坚的生物钟醒了,抱紧身边的小情人,心想“你也乖一点,我再也不罚你了。”兴许是罗坚工作时习惯严肃,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面瘫,庄文杰醒来看见罗坚脸色不好,被吓的立马站起来。罗坚看他这一出,也吓到了,“庄文杰你怎么啦?”“我真的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了乖,我已经不生气,你再躺一会,我去给你做饭”罗坚就去给庄文杰做饭去了。早餐做好了,两人一人一份,罗坚还特意把庄文杰的豆浆换成了牛奶。

      




有彩蛋,罗坚庄文杰吃早餐

《婚后的调皮惩罚》完结了

完美撒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