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起灵

0
天诞麒麟佑人间,雨落深村共白头。 让我们一起祝小哥生日快乐!! 张起灵生日系列周边也即将上线元气赏 2022年10月30日16:00正式开售 让我们不见不散!

天诞麒麟佑人间,雨落深村共白头。

让我们一起祝小哥生日快乐!!

张起灵生日系列周边也即将上线元气赏

2022年10月30日16:00正式开售

让我们不见不散!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771.6万浏览    10.9万参与
张起灵生日系列元气赏
9.9即可一发入魂!
立即抢购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3-01-29 20:08
啊嘟嘟鸭🐾

【瓶邪】红包拿来

*新年快乐~

*雨村小甜饼,互相把对方当小孩的小情侣,ooc预警


每年新年,按照惯例我都会给堂口的人发红包——钱倒是不多,只是做生意的人多爱讲究开门红的吉利,坎肩拿了红包,回了我一个蠢呼呼的表情。

胖子也发红包,他每次塞的钱都不多,但个数不少,看来这个老鬼相当享受这种假装阔气的快感,只可惜胖子耳根子软,被小的几声爷一哄就上了头地狂发,结果年初一那天晚上我就看见胖子十分虔诚地往墙上贴了财神爷的相——他甚至还供了只烧鸡。

我寻思着他不如把小花贴上去——毕竟姓解的那位才是真财神,而且解总向来要面子,是个讲究人,他要是知道胖子把他贴墙上供烧鸡,没准真的会花钱让胖子把他的照片撤下来。...

*新年快乐~

*雨村小甜饼,互相把对方当小孩的小情侣,ooc预警




每年新年,按照惯例我都会给堂口的人发红包——钱倒是不多,只是做生意的人多爱讲究开门红的吉利,坎肩拿了红包,回了我一个蠢呼呼的表情。

胖子也发红包,他每次塞的钱都不多,但个数不少,看来这个老鬼相当享受这种假装阔气的快感,只可惜胖子耳根子软,被小的几声爷一哄就上了头地狂发,结果年初一那天晚上我就看见胖子十分虔诚地往墙上贴了财神爷的相——他甚至还供了只烧鸡。

我寻思着他不如把小花贴上去——毕竟姓解的那位才是真财神,而且解总向来要面子,是个讲究人,他要是知道胖子把他贴墙上供烧鸡,没准真的会花钱让胖子把他的照片撤下来。

胖子一脸严肃地鞠了个躬,一转头起身又给我塞了个红包——老实说,这我就有些意外了。

毕竟我已经很多年没拿到红包了,刚出来工作那会,第一年过年就变成我给长辈包红包,那几年只有我奶奶偷偷还塞给我,我在她老人家眼里倒是永远长不大。再到后来位置越坐越高,要派出去的利是也越来越多,我已经很多年不知道收到红包是什么感觉了。

人好像就是在这种细节中不知不觉地成长老去的,我看着胖子的鬓角,过年前刚剃,倒是显得很精神,我说,“谢了,我也给你派个。”

他自然没和我客气这个,这个红包更像是我们兄弟间一个玩笑一般的祝福。

张海客是正月初二到雨村来的,我一开门,张海客顶着我那张帅炸天的脸笑得很让人不适,他说新年好新年好,我往他身后一看,跟着一串姓张的猫猫糖葫芦串串。

小张们张嘴,新年好,新年好——落在我耳朵里变成喵喵喵,喵喵喵。我只觉得钱包好痛,我终于意识到为什么我刚刚觉得张海客的笑容不怀好意了,他把后面的小张们挨个薅出来,说,“快,给夫人拜年,夫人有钱,利是大个。”

搁这等我呢!我看了张海客一眼,心想你等我和你族长吹个枕边风的,把你丫的养老钱都给挖出来还要发配去非洲挖煤。

我倒是不至于连闷油瓶家里小孩的红包都给不起,只是一时间要找这么多红包皮,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翻箱倒柜,只挖出来一堆千奇百怪的东西,好在闷油瓶还在外面,我发信息给他,叫他回来的时候去村口小卖部那买一沓红包皮回来。

过了一会又特意交代,记得买个可爱点的,家里好多小孩——闷油瓶两条信息都分别回了,一个回了“嗯”——另一个回了“嗯嗯”。

靠,我没憋住笑意——吴邪牌滤镜已经恐怖到闷油瓶只回了这三个字都让我觉得他好可爱,这个做法还是我诓他的,我嫌闷油瓶话少,故意和他说讲点叠词显得亲近些,你瞧这大过年的。

我讲的时候闷油瓶一脸的不理解,可现在看来,他虽然不理解,但十分配合我执行了。回来的时候手上果然拎了一袋东西,我凑上去看,很有闷油瓶认为的“可爱”风格。

我只好把钱塞进那一个个画着圆滚滚小黄鸡的红包皮里,张家以前不太人道,但近几年归我管了之后好转了许多——毕竟闷油瓶他家这么多亲戚,我不管没人愿意管。小张们肉眼可见地活泼了些许,看着就招人喜欢。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看着他们,甚至生出一股养大了儿子的感觉来。

张海客让他们按年纪从小到大排着顺序,给我和闷油瓶拜年,我甚至特意换了件新衣服,把原先那件外套随意放在了沙发上,张海客翘着腿坐在沙发边,笑容里有种要掏空我家底的狠意。

一开始的小孩还很老实,乖乖地说些吉祥话,诸如万事如意,身体健康这些。我听着听着就开始走神,心说张海客也没提前做好准备,下次让他们背个两三百字再说。闷油瓶原本挨着我坐,我派一个,他也跟着派一个——可塞得全是我的钱。

直到一个小孩吱地拔高声音,十分兴奋地喊道,“族长夫人新春大吉!百年好合!”

我原本昏昏欲睡的脑子瞬间清醒了——靠,大意了,完了张家也养出来小张哥那样的货色,我憋红了脸,红包一时间楞在原地,但闷油瓶反应神速,我还在发呆,他已经把手心盖在我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然后飞快地把自己的那个红包递了出去,全程神色如常,但我不用看他都知道这老男人简直爽呆,后面的张小猫们也跟着附和,完全顺了闷油瓶的毛,我甚至幻视出一条得意洋洋的尾巴在他身后快活地甩来甩去——不找个地缝钻进去已经是我最后的体面,我把最后一个红包派完,脸都要烫僵了。

闷油瓶挥了挥手,示意小张们可以去玩,于是一群猫咪一哄而散,我坐在椅子上不痛不痒地瞪了闷油瓶一眼,他好脾气地尽数全收,还摸了摸我的头。

我准备去沙发上拿我的外套,结果刚往身上一套就看见兜里有个红包,也不知道是谁给的,上面的图案不是闷油瓶买的那套,但放在我的外套兜里,明显就是给我的。

我把那个红包拿到房间里去,闷油瓶见到我手上拿着一个,便抬眼望了我一眼,我问他是不是你给的?闷油瓶摇了摇头。

闷油瓶只是看着我的脸,也不说话,倒把我看得不自在了——我摸摸自己的脸,心想不至于吧,难道一年长一岁会在一夜之间变得这么明显吗?

他只是朝我招招手,便把我引了过去,我们俩靠得很近,他坐在床上,我得低头才能和他对上眼神,他抬头望我,突然把什么东西塞到我的手里。

我低头一看,是一个红包,鼓鼓囊囊的,很有分量感。闷油瓶的手掌包住我拿着红包的手,暖烘烘的,他说道,“这个才是我给你的。”

“压岁压祟,年岁平安。”

我突然心口一热,说话声音也软了下来,我碰了碰闷油瓶的脸,问他,“你小时候,张家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给你压岁钱。”

他眼神里依旧有笑意,但摇了摇头,说自己忘了。于是我弯腰亲了亲他的额头,“忘了就忘了吧,没关系。”我说,“没关系。”

给闷油瓶的红包我早就压在了他的枕头下面,我伸手往里面一摸就摸到了,闷油瓶倒是没有很意外,好像早就知道我的打算,只是一直在等我说出来。

闷油瓶捏了一下,我想他大概知道里面有什么了。

新年要吃糖的嘛。



——

感谢你看到这里!

期待得到留言~

ps:新春快乐,赛博派利是!

白朝夢
迪士尼团建 距离张家人到达还有...

迪士尼团建


距离张家人到达还有5秒——

迪士尼团建


距离张家人到达还有5秒——

c

年上paro,黑道打手瓶x高中生邪

吴邪还会再长,所以身高差只是暂时的

年上paro,黑道打手瓶x高中生邪

吴邪还会再长,所以身高差只是暂时的

小狗要乖
受不了,太帅了,大张哥帅我一脸...

受不了,太帅了,大张哥帅我一脸  

受不了,太帅了,大张哥帅我一脸  

饺子的爱人

嫩牛五方来喽,

花爷和黑爷我先扛走了[doge]

嫩牛五方来喽,

花爷和黑爷我先扛走了[doge]

是可达鸭邪

嘴笨的大张哥要吵架

  

   打自吴邪下墓差点丧了命开始,小哥对吴邪就管的极为严格,那天吴邪虚弱苍白的样子吓得小哥心惊胆战,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后怕,万幸回来的早,否则真害怕见到的是一具尸体。


  经过此事,胖子自然和小哥站到了同一阵营,恨不得24小时都跟着吴邪身边,就连吴邪上厕所,胖子都不放心要在外面呆着。


  那天胖子属实也吓得不轻,而且属实也是怪自己非要下墓,结果自己没事儿,吴邪反倒是中了招。胖子心中有愧,对小哥的话言听计从。


  这两人半个月以来互相打掩护,时时刻刻都跟着,吴邪实在是烦得不行。


  “胖爷,别跟我了”


  “村里屁大点地儿”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打自吴邪下墓差点丧了命开始,小哥对吴邪就管的极为严格,那天吴邪虚弱苍白的样子吓得小哥心惊胆战,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后怕,万幸回来的早,否则真害怕见到的是一具尸体。


  经过此事,胖子自然和小哥站到了同一阵营,恨不得24小时都跟着吴邪身边,就连吴邪上厕所,胖子都不放心要在外面呆着。


  那天胖子属实也吓得不轻,而且属实也是怪自己非要下墓,结果自己没事儿,吴邪反倒是中了招。胖子心中有愧,对小哥的话言听计从。


  这两人半个月以来互相打掩护,时时刻刻都跟着,吴邪实在是烦得不行。


  “胖爷,别跟我了”


  “村里屁大点地儿”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天真啊,我也不想,可这小哥发话了”


  “就你这个冲动的性子”


  “你还和我打马虎眼,小哥都猜到了”


  吴邪第一次觉得“知音”“知己”这种词不太妙,小哥想得没错,他的确是想再下墓一探究竟,这墓底玄乎得很,胖子明明和自己一同下墓,为何他却没事儿,难不成是有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实在是困恼了吴邪好久,不过眼前还有更棘手的,那就是小哥。小哥这一关实在难过,他肯定不会让吴邪再次以身犯险。


  “小哥,你就让我去吧”


  “我有事,说明这东西对我感兴趣”


  “说不定就是我们要找的”


  “我和你们一起”


  “不行”


  小哥这两个字可把吴邪气得不行,合着他白费这些口舌,小哥不让去,难道他自己没长腿不能去吗?


  可是吴邪还没走出村口,就被小哥绑着压了回去,吴邪在小哥身上又抓又咬,可男人力气大的不行,吴邪这三脚猫的功夫自然是不够看,轻轻松松就被男人制服,扛着往回走。


  为了防止吴邪二次逃跑,小哥这次简直是寸步不离,饭都是胖子做好端来,小哥亲自喂的。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了,吴邪单方面决定和小哥吵架,再也不理他了。这两天,吴邪硬生生忍着和小哥不说一句话,可看着小哥的脸,吴邪总是不忍心。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可我不去,也许这事就没法解决”


  “你们去也不一定能发现”


  “我……”


  吴邪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哥咬住了嘴唇,小哥吻得凶,嘴唇都被咬破了,吴邪也不甘示弱,在男人喉结上咬……


  隐藏结局在下方呦!


  宝子们,创作不易,大家小心心,小手手多多评论呀!

削了腚的猫

当你故意不给他看你手机时

盗笔乙女,有ooc,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张起灵:

        张起灵从来不像其他男生一样爱吃醋,你知道他爱你,但是你就是想看到他吃醋的样子。

        张起灵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你拿出手机开始刷,当他从你身边经过时,你佯装紧张赶紧将手机藏起来。

        张起灵停在你身边不解的看着你。...


盗笔乙女,有ooc,私设如山,不喜勿喷。

张起灵:

        张起灵从来不像其他男生一样爱吃醋,你知道他爱你,但是你就是想看到他吃醋的样子。

        张起灵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你拿出手机开始刷,当他从你身边经过时,你佯装紧张赶紧将手机藏起来。

        张起灵停在你身边不解的看着你。

        “小哥你洗完了啊,我来帮你吹头发。”你把手机往里藏了藏,站起身来拉着张起灵去吹头发。

        张起灵乖乖的坐着任你摆弄,看着他没事人的样子,你不禁有些疑惑,他不吃醋吗?

        后来张起灵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唯一不同的是张起灵做家务好像比以前积极了很多。

        “小哥,不要浇花了,它要死了。”在张起灵第十次浇花时,你终于忍不住拦住了他。

        “抱歉。”张起灵看起来有些失落。

        看着他的样子,你真想给自己两巴掌,浇死就浇死,他开心就好,拦着他干什么。

        张起灵坐到一边不说话,你凑到他身边,“小哥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的。”

        张起灵转过身来,“别嫌弃我。”

        “???”你什么时候嫌弃他了。

        “手机,防着我。”

        你这才想起来你那天心血来潮的测试,我真该死啊,心里这样想着。

        你给张起灵解释你当时的想法,并且把张起灵的指纹输了进去,向他保证他什么时候想看都可以,你对他一心一意,才把张起灵哄好。

黑瞎子:

        你正在跟小姐妹聊哪个帅哥腹肌好看。

        黑瞎子见你笑得猥琐,突然出现在你身后,并且把你们的聊天记录大声的念了出来。

        “这个帅哥我可以,嗯,这身材,超了。”

        你猛地把手机藏到身后,“瞎子,你怎么能偷看我手机呢!”

        黑瞎子一把将你搂过来,“我媳妇都想偷人了,我偷看还不行啊?”

        你自知理亏,语气也就弱了下来,“我那不是口嗨吗,又不会真的去。”

        “你还想真的去?看来是我晚上没有满足你啊,你老公我得继续努力了。”

        那一夜,你体会到了全盛状态下的黑瞎子。

彩蛋是花爷

乔乔呀🌸(日更)

当小团宠的滋味儿真妙啊~[盗笔all向]

  all向哦~团宠!团宠!

  

1.

  

      你努力跨过门槛,可无奈身子太小,小短腿根本迈不开,眼看就要摔倒了,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

  

        他身着黑色的长袍,衣襟上用金丝绣着两只仙鹤,低沉中带着宠溺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娇娇要去哪?”

  

       你熟稔得环住他的脖子,童声稚嫩,“去找大哥哥。”

  ...


  all向哦~团宠!团宠!

  

1.

  

      你努力跨过门槛,可无奈身子太小,小短腿根本迈不开,眼看就要摔倒了,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

  

        他身着黑色的长袍,衣襟上用金丝绣着两只仙鹤,低沉中带着宠溺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娇娇要去哪?”

  

       你熟稔得环住他的脖子,童声稚嫩,“去找大哥哥。”

  

        “他今天没时间,娇娇陪二叔好不好?”

  

         从来都是威严冷峻的吴二白此刻也是犹如春风拂面,唇角竟带着浅浅的笑意。

  

        “不好。”在他身上找个位置坐好,不老实得又去够桃花酥,“大哥哥说今天要带娇娇去玩的。”

  

        嘴里的桃花酥还未吃完,就看到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个人,清朗的嗓音问道,“娇娇醒了?”

  

        “大哥哥!”

  

         你立刻眼睛放光,就要从吴二白身上挣扎着下去找吴邪,吴二白心里有点不舒服,才抱了娇娇十几分钟就被吴邪这小子迷了眼。

  

        果然,年龄大了不招女孩子喜欢了啊。

  

        干脆直接把你抱到了吴邪的怀里,“要是伤着娇娇一丝,就准备好改姓吧。”

  

        “知道,娇娇要是受了点伤,不用您,我妈非得把我扒层皮不可。”

  

        说完就低头看着你,手指点在你的鼻尖,“听到了吗?大哥哥这心里苦啊,为了你,谁都不要我了。”

  

        “娇娇要大哥哥!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要大哥哥的话,那娇娇要!”

  

        稚嫩的语言如同破晓的一抹阳,钻进了他的心,眼前女孩圆溜溜的杏眼里全然的认真让他忍不住得笑了起来。

  

        手指捏捏如记忆中一般无二触感的脸蛋儿,“嗯,那娇娇可得记住了,一辈子不许忘记。”

  

        “那当然,娇娇的记性可好了。”

  

  

2.

  

        修长有力的双臂把你牢牢抱在怀中,戴着墨镜的脸凑到你面前不停的蹭啊蹭,把你的小脸蹭的通红。

  

        “瞎瞎,痒~”你伸手推了推他,没推动,还被他握住了小手在他脸颊上蹭了蹭。

  

         正在这时旁边又出现了只如玉皓腕将你抱住,入鼻的海棠花香味让你瞬间就分辨出来。

  

        “花花!我好想你啊。”

  

        “那就不想黑爷我喽。”说这话时故意装作委屈的样子。

  

        你还真被他骗到了,抱住他的手臂摇啊摇,“娇娇也想瞎瞎。”

  

        眼神一转,又看到了站在吴邪身后的张起灵,“还有灵灵和胖胖,娇娇都想。”

  

        雨露均沾的样子惹得众人眼底都带了笑意。

  

        “行吧。”黑瞎子揉了揉你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什么举到你的眼前,“看黑爷我给咱娇娇带了什么礼物。”

  

        “兔兔!”

  

         你惊喜地看着他手心里的雪白兔子,长长的耳朵垂在两侧,眼睛红彤彤地一眼就叫你非常喜欢,立刻谁也不要了,蹲在地上看小兔子。

  

         “见异思迁的小家伙。”黑瞎子默默吐槽。

  

          张起灵看向了将脸埋进兔子毛发中的人,一瞬间分不清到底是哪个更可爱些。

  

  

         

3.

  

        暑假的时候解雨臣好不容易让小家伙同意去北京陪自己几天,打算第二天带你出去玩,可谁成想半路被人伏击。

  

        他护住你的脑袋,手掌捂住了你的耳朵,哄着,“娇娇不怕,外面的叔叔和我们做游戏呢。”

  

        你乖巧地在他怀里点头,“花花,我不怕!”

  

        他用身体护住你,一边指挥着一切,对方显然有备而来,肩膀不小心中了一枪,疼痛席卷而来,他忍住没哼一声。

  

         可片刻的僵硬还是让你察觉到了,立刻转身,“花花不舒服吗?”

  

         手掌轻揉你的发顶,“没有,娇娇没事儿吧?”

  

         “娇娇没事,花花加油,打倒坏人。”

  

         也许你的话真的有用,也许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如秋月的风横扫落叶,顷刻之间都被枪杀。

  

         只留了一个活口,等着他去问话。

  

         “娇娇在这儿等我好不好?”

  

          他怕你会看到那些腥污那些黑暗,把你留在车内。

  

          没人注意到不远处趴着的人举起了手,只需要轻轻一勾,就可以杀掉四九城解家的家主。

  

          可也就在此时,胸口被一把刀横穿,他眼神回转,与蹲着的女孩儿眼睛对上,透着娇憨纯真的女孩刚才就那么轻易地把他的性命夺走了。

  

          不带一点犹豫。

  

          “娇娇?”

  

          解雨臣的声音传来,把你一把抱了起来,厉声呵道:“怎么做事的?”

  

          “花花不要生气。”小手在他胸前顺气,“刚才娇娇看那个坏人想伤害花花才下车的,娇娇个子小,哥哥们都没有看到。”

  

           他看向你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帕子,仔细给你擦着手掌心,“娇娇乖,这些脏了手的教给花花好不好?”

  

           你看向帕子上的血,认真地点点头,“好。”

  

           就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从不让这些事脏了你的眼睛。

  

  

4.

  

        吴邪和胖子没空,眼看着你就要迟到了,送你上学的任务就交给了张起灵。

  

        他抱着你,不紧不慢地走着,虽然你感觉很悠闲,可在别人眼里就是飞速地前进。

  

        “灵灵,好困啊。”

  

         也许是他怀里太温暖,你很快地倒在他的肩膀处睡了过去,他能感受到你清浅的呼吸。

  

          像是森林里的小兽,寻求着庇护,那么亲昵。

  

          很多时候,他都是看着你腻在别人的怀抱里,自己好像从未争取过什么。

  

          他搂进了怀里的你,也许是时候为自己谋点福利了。

  

后续请戳赠礼哦~

BAILI

张起灵“长白山冻不住他的柔情,青铜门关不住我的神明”

张起灵“长白山冻不住他的柔情,青铜门关不住我的神明”

佳颖~

  白玛像一片最美的雪花,从天上缓缓降下,宁静祥和,令人朝拜动容。但是,转瞬即逝。

所以,她只能陪他三个日升日落。之后,黄泉碧落,陌路不相见。🌸

  白玛像一片最美的雪花,从天上缓缓降下,宁静祥和,令人朝拜动容。但是,转瞬即逝。

所以,她只能陪他三个日升日落。之后,黄泉碧落,陌路不相见。🌸

沢空

  随便摸摸,最近应该会有一张邪邪

  随便摸摸,最近应该会有一张邪邪

是可达鸭邪

失忆的吴邪很好骗

  

  吴邪一觉醒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看着陌生的窗户,陌生的床,以及睡在旁边光溜溜的陌生男人,就算再迟钝,他大概也能猜到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有的理智让吴邪忍下声张,拖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可还没来得及动,就被男人伸手又拉进了怀里。


  男人声音嘶哑,不带任何情欲就吻了上来。吴邪被这一直球打得措手不及,面红耳赤,想要推拒,却又被男人巧妙的化解了力道。


  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直到一片冰凉探入隐秘,吴邪才猛得从床上惊醒,抱着枕头就直往角落躲,活像个被欺负的黄花大闺男。


  小哥绕是再迟钝,可看着吴邪这惊慌失措的样子,也明白了事情的不对劲。


  ...

  

  吴邪一觉醒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看着陌生的窗户,陌生的床,以及睡在旁边光溜溜的陌生男人,就算再迟钝,他大概也能猜到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有的理智让吴邪忍下声张,拖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可还没来得及动,就被男人伸手又拉进了怀里。


  男人声音嘶哑,不带任何情欲就吻了上来。吴邪被这一直球打得措手不及,面红耳赤,想要推拒,却又被男人巧妙的化解了力道。


  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直到一片冰凉探入隐秘,吴邪才猛得从床上惊醒,抱着枕头就直往角落躲,活像个被欺负的黄花大闺男。


  小哥绕是再迟钝,可看着吴邪这惊慌失措的样子,也明白了事情的不对劲。


  “我……”


  “你是谁……”


  “我不记得你”


  吴邪抱着衣服将整个身子藏起来,他今天早上错失了机会没有跑掉,现在看着男人黑着的脸,他更怕是难以抽身。


  说来也奇怪,吴邪对男人熟悉又陌生,哪怕早上在他身边醒来也不会觉得害怕。他隐约的猜到两人是那样的关系,可他还是想要男人亲口说,总是多了几分确认。


  “我们是夫夫”


  “你可能是失忆了”


  小哥的话暂且让吴邪安下心来,至于为何失忆不得而知,但男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他很信任男人,也相信男人能帮他找回记忆。


  可是这里一个胖子就显得不是很靠谱,格格不入,喜欢抬杠开玩笑不说,还朝他挤眉弄眼,故作神秘的说他俩是在玩什么情趣。


  吴邪简直要脸红死了,他这两天和小哥发乎情,止乎礼。虽然住在一个房间,可这也是为了在熟悉的地方找回记忆,哪里搞过什么情趣。


  一脸横肉的胖子显然不这么认为,揶揄的样子让吴邪下不来台不说,更是趁着小哥不在胡作非为。


  “天真,我那里有些道具”


  “皮鞭,手铐,脚链”


  “今晚送你”


  “好好玩玩”


  吴邪没想到胖子晚上真的送来了一大堆叮当作响的道具,吴邪简直扶额,藏都来不及藏,就被小哥抓个现行。


  男人刚刚洗完澡,水珠顺着腹肌往下流,吴邪脸热极了,看也不敢看,转身刚想走就被圈进了怀里,指了指一片炙热。


  “今晚试试这个”


  “看能不能恢复”


  隐藏结局在下方呀!


  宝子们,创作不易,大家小心心,小手手多多评论呀!

西十三呀
雨村笔记系列——盐田 是新的...

雨村笔记系列——盐田

是新的系列

希望自己能够坚持画完雨村里面一些喜欢的场景

也请大家多多评论给我鼓励(监督) ​​​


雨村笔记系列——盐田

是新的系列

希望自己能够坚持画完雨村里面一些喜欢的场景

也请大家多多评论给我鼓励(监督) ​​​

乔乔呀🌸(日更)

玩游戏他输掉后的惩罚[盗笔bg]

你俩玩游戏,游戏嘛~有赢就有输。

就是这么不凑巧,他输了,可得想想怎么惩罚他们。

  

  包含吴邪,张起灵,解雨臣,黑瞎子。

  

  

吴邪:

  

        你在那想了好多,什么让他穿女装拍照什么地,突然就想起:做美甲!

  

        收拾好东西看着他,“走吧,陪我逛街去。”

  

        天真的他以为这次...

你俩玩游戏,游戏嘛~有赢就有输。

就是这么不凑巧,他输了,可得想想怎么惩罚他们。

  

  包含吴邪,张起灵,解雨臣,黑瞎子。

  

  

吴邪:

  

        你在那想了好多,什么让他穿女装拍照什么地,突然就想起:做美甲!

  

        收拾好东西看着他,“走吧,陪我逛街去。”

  

        天真的他以为这次你大发善心得就是单纯的逛街。可等到了美甲店,你把他身上的东西拿走。

  

        “时间还要好久呢,这些先放别的地方。”

  

        他当然也陪着你做过指甲,不过都在坐在后面等你的,等美甲师拿着工具靠近他的时候。

  

         “我肯定会很好看的哦~”你朝着他眨眨眼,“别忘了你的惩罚。”

  

        他只能眼睁睁得看着美甲师给他涂上非常仙气的颜色,还有珍珠和贝壳,也多亏了你大发善心,没有给他弄很长的甲片。

  

        全部都弄好之后,天已经慢慢得黑了,“看,是不是很好看。”

  

       等晚上你起来上厕所,看他在那里鬼鬼祟祟得,“美甲2好贵的呢,不许弄坏,明天我检查!”

  

        他去店里的时候全程插裤兜,胖子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膀,被下了一跳的吴邪想回过去。

  

        正好让胖子瞧见了,“天真,玩的挺花啊。”

  

  

张起灵:

  

       对他的惩罚?就得来个不一样的。

  

       “我要给你化妆!全程你不许动,不许喊停哦~“

  

       他对于你这些突如其来的小心思已经差不多免疫了,此时就乖乖地坐在凳子上看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把自己的化妆工具摆在他的面前,先拿束发带把他的头发全部都弄上去。

  

       脱离了能遮住脸的刘海,他所有的美貌都展现了出来,你被惊艳地许久没缓过神来,低头吻了下他的唇。

  

       “要开始了哦~”

  

        “嗯。”他看着你,眼底全是纵容与宠溺。

  

       你在他这种眼神中败下阵来,忍不住地又亲亲他,”不行,不许看我。“

  

       “为什么?”

  

       你贴近他的耳垂,近到唇要贴上去,“因为我会害羞的啊。”

  

        化妆的过程中你真的是无比羡慕他的皮肤睫毛,每一处都让你惊叹啊。

  

        等画好了,妥妥的一个妖姬在世,故意加长的眼线朝着你看过来的眼神。

  

        完了,抵抗不住了,你像是个昏君倒在他的怀里。

  

        '小哥,你好美啊.....”

  

  

解雨臣:

  

      “我相中了一件衣服。”

  

      “买!”

  

      这算什么惩罚?他稍后就知道了。

  

      等服装店的人送货上门后,你从袋子里拿出那件衣服。

  

      说实话,就两片破布而已,比你夏天的小裙子的布料也不逞多让。

  

      “这是什么?”

  

       “买给花花的衣服啊......”你一脸无辜。

  

       他算是明白了你的小把戏,当着你的面,手指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纽扣。

  

       故意放慢的动作无比勾人,指尖划过肌肤,随着他脱掉上衣,你的视线逐渐火热。

  

       下一步......

  

        还不等他换上那件不能称作是衣服的衣服,你都已经不行了。

  

         “还要穿?”他诱惑的嗓音回荡。

  

       “当然!”惩罚就是惩罚嘛,不能半途而废。

  

       等他穿好,转身,你的眼睛都是红的,一个箭步跳到他的身上。

  

       “我家花花太撩人,得罚。”

  

       他环住你的腰,手指抚摸着你的锁骨,“哦?怎么惩罚?”

  

       “就罚......今晚不许脱掉它。”

  

  

黑瞎子:

  

       “黑爷怕了?”

  

       “怕?黑爷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过这个字的存在!”

  

      可以,可以。你就喜欢他这么嚣张的样子。

  

      你朝着他抛了个媚眼,转身就关上了卧室的门,等打开的时候你就看到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你吃了一样。

  

       尽力摒弃掉羞涩,你提着身上透明丝质的裙子跳起了艳舞。

  

后续请戳赠礼哦~

金田一二三

[盗笔BG]狗血夫妻情

你和老公相恋到结婚,简直可以拍成狗血电视剧!又甜蜜又尴尬。


小甜文哟


剧本明细:

《张海客:替身与真爱》

《黑瞎子:先婚后爱》

《张起灵:冲喜新娘》

《解雨臣:霸总俏秘书》

《吴邪:骨科》


1.《张海客:替身与真爱》


“妈的!”张海客突然骂了一句脏话,愤愤不平的吐槽,“打变成吴邪面容开始,老子都没想到,合着我这成了吴邪的替身了是吗,你是不是喜欢吴邪,才找的我?”


你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巴掌拍走他,没好气的翻个身:“别闹,大半夜的,抽什么风!”


张海客努力安静了三秒钟,还是没忍住,丧气的扒拉你。


“老婆,你说实话,我现在觉得......


你和老公相恋到结婚,简直可以拍成狗血电视剧!又甜蜜又尴尬。


小甜文哟



剧本明细:

《张海客:替身与真爱》

《黑瞎子:先婚后爱》

《张起灵:冲喜新娘》

《解雨臣:霸总俏秘书》

《吴邪:骨科》





1.《张海客:替身与真爱》


“妈的!”张海客突然骂了一句脏话,愤愤不平的吐槽,“打变成吴邪面容开始,老子都没想到,合着我这成了吴邪的替身了是吗,你是不是喜欢吴邪,才找的我?”


你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巴掌拍走他,没好气的翻个身:“别闹,大半夜的,抽什么风!”


张海客努力安静了三秒钟,还是没忍住,丧气的扒拉你。


“老婆,你说实话,我现在觉得头上有点绿。”


眼瞅着也别睡了,你翻个白眼,无语了,“您老人家又怎的了,你那装B劲,跟吴邪那二哈的劲可不一样。我跟吴邪,就是普通的同学。”


张海客神叨叨的碎碎念:“当初我也是为了张家鞠躬尽瘁,扮演着我不喜欢的人。如今连媳妇儿爱的都不是我。”


你顿了顿,放大招:“我肚子里是你孩子,您要是觉着咱感情完了,明天我去打胎。”


这下子,张海客终于从噩梦后劲中彻底醒来,就差跪下道歉了……


“别理我,我爱的人吴邪。”你继续关灯准备接着睡。


“才怪,我知道你最爱我了……”


你呵呵冷笑,踹他一脚:“再逼逼就滚出去。”





2.《黑瞎子:掐指一算,先婚后爱》


你是张海客老婆的闺蜜,也是吴邪的同学,在一次聚会上,吴邪怂恿着黑瞎子算算姻缘。


结果黑瞎子的铜板这么一扔,直接说,“嗯,姻缘就在这屋里。”


吴邪惊呆了,指着你:“屋里就还剩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


黑瞎子拦下吴邪的话,“别误会,我算的是我自己的姻缘。”他扭头看向我:“姑娘,咱俩合该死后一个坑,结婚不?”


你跟黑瞎子只见过两次,更多的是听他那些传奇故事。家里催你催的紧,你一拍板,“结,就你了。”


黑爷比你家里介绍的那几位普信男可强多了。


婚后的某一天,你终于琢磨了过来,“黑瞎子,你说实话,是不是早就盯着我了?”


这家伙在床上格外卖力,身家钱财也都给你掌握,虽然嘴欠了点,确实是在认真跟你过日子。


“就……之前早就见过你,是你自己不记得,哼。”黑爷傲娇的谴责你,手头上还忙活着你最近想吃的水煮鱼。


你无奈的笑了笑,可惜你是真正的婚后才爱上他,嗯,以后还是对瞎子好一点吧,不能总罚跪了……





3.《张起灵:冲喜新娘》


张起灵受了很重的伤,一度昏迷休克。这种状况太罕见,张家长老们全体失眠。


你是张起灵母亲家族的后人,被张家央求着来给族长冲喜。


本来只是说帮帮这位表哥,谁想到,看到他那安静睡颜的时候……就这么沦陷了。


你每天帮他擦身体,在他耳边讲故事,偶尔还羞涩的不穿衣服钻进被窝抱着他睡觉。


真是罪过,你心想,这就是馋表哥的身子啊!


张起灵的脸色恢复了一些,身体渐渐复原,终于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你说,“昏迷期间,我是有感觉的。”


……??


所以你痴汉的对他甜言蜜语,还涩涩的摸他身体解馋,都……被本尊知道了?


“对,对不起!”你结巴的说。


张起灵好似并不在意,他沉默了一下,淡定的喊你,“老婆。”


天哪,这两个字简直喊得你心花怒放,恨不得当场跟他天荒地老……


后来,张起灵也总是不太爱说话,但你不介意,有些事,“做”就好。


偶尔在床上他会蹦出几个字,“老婆,辛苦了,不哭。”


你抱着他嗷嗷哭,“你倒是轻点呀!”





4.《解雨臣:总裁俏秘书》


你的微信置顶永远是解雨臣——因为他是你的老板。


你拨通电话最频繁的人还是解雨臣——因为你是他的首席助理。


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事情就是爱上资本家……


“唉,我还是辞职吧。”你突然做了决定。


那是你高不可攀的人,而你又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现实世界哪有什么灰姑娘呢,于是你提出了辞职。那期间解雨臣下墓了,解家的另一位股东直接同意了你的申请。


新工作很顺利,而你又认识了一位阳光活泼的技术小哥。


中午吃饭的时候,技术小哥对你提出了交往的请求……


“不可以,她是我老婆!”解雨臣突然出现,甚至还莫名其妙的宣告他的占有欲。


你拉着他走出餐厅,皱眉说,“解总,别瞎说,我不是你老婆。”


解雨臣:“呵呵,把我吃干抹净不承认?”


你后退一步:“谁吃你了?”


解雨臣一声不吭,扛着你就是去了他家……然后省略一些具体关于“吃”的步骤……


第二天早晨,他拥着你醒来,带着满足的笑:“这回是真的吃干抹净,可以答应我的求婚吗?”


你脸红着躲避他的目光,手再次摸了过去,嗯,某人很美味,你觉得还可以再吃一次。





5.《吴邪:骨科》

彩蛋解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