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铭恩

20万浏览    2103参与
吱叨

看到第6集感慨还是挺多的。

当年的中华,处于动荡之中。但有无数的有识之士,凭赤子之心,为祖国的未来抱柴聚薪。

不知我注意到的细节对不对,丁卯说要保女子学校。我挺感动的,那个年代能读上书应该不算易事,更何况是女孩子。保这座学校的安全,能给这些女孩子留下的绝不仅是一个读书的场所,更是给她们一个光明的充满希望的未来。

Ps:卯卯带大表哥去见农商部负责人的这段好苏噢哈哈哈,霸总范儿🤣

看到第6集感慨还是挺多的。

当年的中华,处于动荡之中。但有无数的有识之士,凭赤子之心,为祖国的未来抱柴聚薪。

不知我注意到的细节对不对,丁卯说要保女子学校。我挺感动的,那个年代能读上书应该不算易事,更何况是女孩子。保这座学校的安全,能给这些女孩子留下的绝不仅是一个读书的场所,更是给她们一个光明的充满希望的未来。

Ps:卯卯带大表哥去见农商部负责人的这段好苏噢哈哈哈,霸总范儿🤣

吱叨

就突然被小少爷的笑苏到了。

弯腰问兰兰谁是大表哥的这个举动也太偶像剧了吧呜呜呜。

今日份的感动见到了鱼四和胡叔,小少爷有你们真好。

每天只能晚上追剧的我实在是太难了,才追完5集〒▽〒

就突然被小少爷的笑苏到了。

弯腰问兰兰谁是大表哥的这个举动也太偶像剧了吧呜呜呜。

今日份的感动见到了鱼四和胡叔,小少爷有你们真好。

每天只能晚上追剧的我实在是太难了,才追完5集〒▽〒

等喋爱波旁

颜值在线张会长😎😎😎

颜值在线张会长😎😎😎

吱叨

终于等到河神2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能接受换角,,每次都不太能反应过来金世佳演得是郭得友orz

鱼四走了,我们的小少爷最终还是长大了。

看到升为秘书长的丁卯斡旋在几个头头之间,从容处之,就又难过又欣慰。

然后是熟悉的解刨那一套装备,丁卯,不愧是你!


看了两集,友卯还是该死的好嗑。谢谢编剧。

【以上。


终于等到河神2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能接受换角,,每次都不太能反应过来金世佳演得是郭得友orz

鱼四走了,我们的小少爷最终还是长大了。

看到升为秘书长的丁卯斡旋在几个头头之间,从容处之,就又难过又欣慰。

然后是熟悉的解刨那一套装备,丁卯,不愧是你!


看了两集,友卯还是该死的好嗑。谢谢编剧。

【以上。



等喋爱波旁
跟着老壮年(bushi)一起玩...

跟着老壮年(bushi)一起玩会儿📱吧🤫

跟着老壮年(bushi)一起玩会儿📱吧🤫

等喋爱波旁

俩姑娘的反应很真实🤣🤣🤣🤤🤤🤤

俩姑娘的反应很真实🤣🤣🤣🤤🤤🤤

等喋爱波旁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火烧😎😎😎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火烧😎😎😎

小鹿乱撞,只为寻晗

我会陪你度过这段日子,不在你万丈光芒时慕你而来,我不在你陷入低谷时离你而去。

天越黑,星星才越亮,加油!张铭恩!未来可期!

我会陪你度过这段日子,不在你万丈光芒时慕你而来,我不在你陷入低谷时离你而去。

天越黑,星星才越亮,加油!张铭恩!未来可期!

张日山

陪你流言蜚语

等你东山再起

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

愿你过尽千帆

归来仍是少年

或许他不无辜

但是未知全貌

请不要随便置评


陪你流言蜚语

等你东山再起

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

愿你过尽千帆

归来仍是少年

或许他不无辜

但是未知全貌

请不要随便置评


明星大咖秀

张铭恩到底有多渣?两个人拖垮四部剧,投资方要哭了

作者:明星大咖秀

胡冰卿直接说出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里里外外,张铭恩是在《虫图腾》剧组杀青当天向自己表白,关于在停车场接吻的事情也表示了否认,说只是张铭恩在低头询问自己对表白的回应。

而后,她又说在“接吻”视频被曝光后,张铭恩曾教自己如何对付徐璐,“他说因为徐璐之前也有网暴过别人,你就说她网暴你,就很容易把她给带进去”,“他说你们两个女生之间撕一撕,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等喋爱波旁

岁月斑驳,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岁月斑驳,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伊之核桃仔

一股子怨气冲上了头

    本来不关心这个瓜,结果同事说可能会影响河神2的播出,我听到后真是一股子怨气就冲上了头,(不是演员粉,只是喜欢河神的剧情,想看第一季挖的坑第二季怎么填,现在心里就是一句话,xxxx,不好意思,爆粗口的话我就不打出来了,自行想象吧)

    本来不关心这个瓜,结果同事说可能会影响河神2的播出,我听到后真是一股子怨气就冲上了头,(不是演员粉,只是喜欢河神的剧情,想看第一季挖的坑第二季怎么填,现在心里就是一句话,xxxx,不好意思,爆粗口的话我就不打出来了,自行想象吧)

雨山

磕南风cp的我无语中😓

真的,挺想吐,张铭恩在搞什么,毁我心中的形象😭,本来不想上升到真人,但是这也太叫人无语了,唉......文章可咋整

真的,挺想吐,张铭恩在搞什么,毁我心中的形象😭,本来不想上升到真人,但是这也太叫人无语了,唉......文章可咋整

飘雨桐
林夕一梦🍁

『启副』归处(五十九)沉溺(下)

本篇继续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 

建议配合上篇《大梦》一起食用哦~

本来这个脑洞初步计划三天,发现都扯到第四天了有点尴尬……

加快进度~明天送回来一个恢复正常但是依然软萌可爱的小副官!

——————————————————————————

直到解九爷来访,说有位洋人医生能治张副官的病症,用的是西洋最新的法子,约莫需要十日。那西洋法子是个什么道理,张启山并没有完全听懂,只是听解九爷说到那句“怕是会格外难熬些”,一向雷厉风行处事果决的张大佛爷,此刻竟移开了目光沉吟不定。

“多谢九爷费心,只是我……还要再想一想。”

“佛爷?”玲珑心思如解九爷,也不曾想到张启...

本篇继续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 

建议配合上篇《大梦》一起食用哦~

本来这个脑洞初步计划三天,发现都扯到第四天了有点尴尬……

加快进度~明天送回来一个恢复正常但是依然软萌可爱的小副官!

——————————————————————————

直到解九爷来访,说有位洋人医生能治张副官的病症,用的是西洋最新的法子,约莫需要十日。那西洋法子是个什么道理,张启山并没有完全听懂,只是听解九爷说到那句“怕是会格外难熬些”,一向雷厉风行处事果决的张大佛爷,此刻竟移开了目光沉吟不定。

“多谢九爷费心,只是我……还要再想一想。”

“佛爷?”玲珑心思如解九爷,也不曾想到张启山会如此犹豫,“张副官浑浑噩噩多日,您不愿他恢复成从前的样子吗?”

“我自然愿意,只是……”张启山望一望坐在院中专心盯着一丛花叶看的小副官,素日冷冽的眼眸里满是温柔,“他从前文韬武略,少年英才自然好,只是现下就不好么?日山自小都从未有过这样终日悠然快活的样子,陪我枪林弹雨,刀山火海,也向来无惧无悔。过了这些时日,看他孩童一样懵懂天真却无忧无虑,我不知他心底还是否愿意回到从前那样的日子里去,不知他沉浸在这场大梦里,究竟该不该醒来。或是说我不知道,如今沉溺梦境不愿醒来的,到底是他还是我。”说着,他自嘲地笑一笑,“如今的张启山竟如此优柔寡断起来,让九爷见笑了。”

晚餐时,张启山想问一问小副官,却不知如何开口,便只是看着他嘴里塞得满满的,含混不清地说这个味道好,那个也不错,见自己不动,就一筷一筷不停地往自己碗里堆,内心更是五味杂陈。白日里,解九爷见他心下犹豫,也不多言,只说佛爷若真能横下心来,再不让小副官回到先前那样的日子也便罢了,但若还有那样的念头,这西洋大夫的法子就是唯一的出路。不然小副官心神浑噩,就算依着从前的路子重新来过,也怕会对他的心智造成无可修复的损伤。

“佛爷——”“嗯?”小副官倚在沙发上,抱着张启山的手臂不放,张启山却也习惯了,一只手捧着书看得纯熟,有一句没一句地听他讲——多半总是小孩子撒娇无赖似的玩闹罢了,却也不能半分没有回应,免得他又要使小性子不高兴。

“佛爷,那身军装,您能不能拿给我?”“什么?”听小副官突然提起军装,张启山手一抖,书册掉在地上也无暇顾及。“没,没什么……”小副官见他神色有异,以为自己惹了佛爷生气,便怯怯地松开手,摇摇头不再言语。“我没有生气,”张启山笑着摸摸小副官的头,“你向我要什么都可以,一件件说给我听,我都记下,一一应了你,好不好?”

“真的吗!”小副官喜笑颜开,话匣子再也关不住了,一句一句说个不止,张启山始终含笑望着他,指甲却越来越深地陷进掌心里。

“佛爷,您将那身军装送给我罢,我觉得好看,这些日子没见着竟总是想,还时常梦见我穿着它的样子。”

“佛爷,您身手那样好,我看着眼热得很,您教我拳脚,教我放枪,我一定认认真真地学,好不好?”

“佛爷,您早出晚归,还总要忙得那样晚,我却什么也不懂,什么也帮不上,不如您也教我看些文件——哪怕就是最最不要紧的那些,让我稍稍学着,也好让您不那样劳累。”

“佛爷——”小副官伸手抚一抚张启山的脸,明净的眼眸里泛起点泪光来,“您待我这样好,我却不能回报您万一,我想……我想在您身边跟随——不仅陪您同甘,还要陪您共苦,如此才心安。”

“日山,”张启山正襟危坐,认真地执了小副官的手,“解九爷说,如今西洋大夫有法子让你记起先前之事,你……可愿意?”

“佛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小副官的心里乱作一团,这段日子他过得安然快活,心里却总有太多疑惑,一团浓雾似的梗在眼前,怎么也看不透——他不知自己的身上如何会有那样多的伤疤,不知堂堂长沙九门的当家人为什么都那样怜惜地看着自己,不知那身毫无印象的军装尺寸怎么看上去仿佛是为自己量身定做一般,更不知佛爷数次脱口而出又戛然而止的“从前”是什么含义……有那样多的话想问,却不知如何开口,急得小副官掌心都沁出汗来。张启山也不催促,只那样耐心地等,安抚地将他的手紧紧握着。小副官的内心仿佛历经过一场混战,终于小心翼翼地开口,话音刚落却连自己都脸红起来。

“那么……疼吗?”

张启山看着他孩子似的目光,心下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缓缓点一点头,神色竟那样郑重。

“那……我可以记起所有我忘掉的事么?”小副官的手抑制不住地颤了颤,似乎一个“疼”字,是他心底最深的恐惧,但他终于还是带着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继续发问,手依然在抖,却始终没有从佛爷的掌心抽出来。

“是。”张启山觉得自己的回答太过于简单,还没来得及补上几句什么,就看见小副官抿着唇,用力点了点头。“这样的日子不好么?”张启山还是笑了,轻声问他,“难不成是如今我待你不好,你才对从前忘记的事情如此执着?但倘若我告诉你,先前的日子很累,很苦,让你受过无数疼得钻心彻骨的伤,你还愿意吗?”

“佛爷待我很好,所以我愿意。”小副官抬起头,坚定的眼神那样熟悉,话也说得那样清晰,让张启山产生了一种他从未遗忘过任何事的错觉,“今日我听见那位九爷讲,这是让我记起从前事情唯一的法子,怕也是能让我如愿站在您身旁唯一的法子罢。”他说着凑近些,靠在张启山的肩头,将脸埋进他的颈间,声音闷闷的,“佛爷待我很好,所以我不怕。”

 

 

——————————————————————————

也许哪怕有再多重新开始的机会,小副官都会选择那条一样的路~

只要佛爷是前路的方向,我想他永远不会犹豫,永远会心甘情愿地选择前行,选择成长,选择蜕变,哪怕是选择苦难

小副官总会遵循着本心,长成曾经的他,也是未来的他❤

林夕一梦🍁

『启副』归处(五十九)沉溺(上)

本篇继续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

建议配合上篇《大梦》一起食用~

么么哒~

——————————————————————————

张启山仍在四处求医,却似乎不再像从前那般急切,见医生们歉疚而忐忑地表示束手无策,心里也不再那样失落——眼下的光景,似乎并不坏。

闲暇时,张启山就带小副官上街走一走,看他像个孩子一般紧紧跟在自己身旁,总是怕被丢下似的握着自己的手腕,握得掌心都泛起一层薄汗来。见着新鲜玩意儿,张启山就一概依着他买,哪怕他顶着那副青年的俊俏面容,怀里却抱满了孩童的玩物,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也没关系。军部的事务忙起来,小副官就乖乖在府上等,听管家说,自己有时实在抽不开身...

本篇继续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

建议配合上篇《大梦》一起食用~

么么哒~

——————————————————————————

张启山仍在四处求医,却似乎不再像从前那般急切,见医生们歉疚而忐忑地表示束手无策,心里也不再那样失落——眼下的光景,似乎并不坏。

闲暇时,张启山就带小副官上街走一走,看他像个孩子一般紧紧跟在自己身旁,总是怕被丢下似的握着自己的手腕,握得掌心都泛起一层薄汗来。见着新鲜玩意儿,张启山就一概依着他买,哪怕他顶着那副青年的俊俏面容,怀里却抱满了孩童的玩物,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也没关系。军部的事务忙起来,小副官就乖乖在府上等,听管家说,自己有时实在抽不开身回来晚了,小副官就连吃饭,都要人好说歹说地劝上好一阵才肯动筷。

张启山时常看文件到深夜,小副官就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地陪着,有时好奇地凑过去看,昔日读得最纯熟的东西此时却半分也看不懂。于是他便再不出声打扰,也不肯早早歇息,直到困得实在受不住,埋头睡倒在书桌上,手中也要牢牢地捏着张启山的衣角。

小副官有时夜间醒来,见张启山眉头微蹙,便伸出指头为他轻轻抚平,然后心满意足地笑。早已习惯了警醒浅眠的张启山又怎会没有察觉,却也不睁开眼睛,只静静地任由他温凉的指尖那样轻地游走在眉间,小猫爪子似的逗得自己麻麻痒痒,然后心情大好地重新钻进自己怀中沉沉睡去。

无事时,小副官喜欢用自己手上的三连响去碰张启山腕间的二响环,清脆的回音叮叮当当地萦绕耳畔,就能让他快活地笑上好一阵子。张启山批阅文件时候长了觉得疲累,小副官就搭着他的肩颈像模像样地揉,只是手下时轻时重没个准头,倒惹得肩膀更加紧绷绷地僵硬起来,张启山也不说,只由着他闹。佛爷悠闲地读书看报时,小副官总爱悄悄地凑过来,伏在他的腿上,张启山就像逗弄猫儿似的轻揉他的头发,再抚一抚他的后颈,他便惬意地眯起眼睛笑,往佛爷的掌心一下一下地蹭。

更常见的情形,便是张启山每日一回府,小副官就像影子一样紧紧缠上来,等着他递过什么特意捎回的吃食零嘴,就急切地一把接过,然后瞧着张启山笑啊笑啊,笑得比外头的阳光更暖更好看。等张启山梳洗更衣完毕,在沙发上坐下,小副官就立刻粘过来,说故事似的滔滔不绝地讲。说府上的亲兵又给他讲了什么街上见着的有趣事,说哪位当家又来探望自己却怎么也不认得,说今日管家给他备了什么样美味的点心与时鲜水果……说到这里,小副官总要神秘兮兮地止住话头,硬要张启山闭了眼睛不准看,然后不知从哪宝贝似的捧出一个小碟子来,里头或是摆着几块糕点,或是放着几枚果子,说是自己悄悄藏下来只等着佛爷回来好拿给他吃,还要偷偷摸摸把声音压得极低,然后就望着张启山,一味地笑,而张启山却总能在这些孩子气的举动和那双盈满笑意的眼睛里,读出无尽的疼惜与心酸——

原来他可以睡得这样安稳啊,完全不似往日那样机警戒备,稍有风吹草动就翻身跃起,眼神清明。自己曾以为那是铁血军人训练有素的成果,如今却觉得是一种说不出的残忍。

原来他这样怕疼啊,扭伤了脚划伤了手,都能疼得掉下眼泪来,连上药也不肯,要自己温言细语地哄上好一会儿,还要自始至终红着眼圈“嘶嘶”地吸气。那他先前受过那样重的伤,吃过那样多的苦,如何还能笑着宽慰自己一句“佛爷别担心,我不疼”?

原来他眉眼间的线条这样柔和,不像平日里那样硬朗啊,也许因为素日总是劳累,总是因着自己牵肠挂肚,提心吊胆,才让那眼神里,多了一点淡淡的忧思,如此俊秀温润的眉眼,也被那些苦痛与风霜,打磨成了那般坚毅的模样。

现今的小副官,比以往还要爱笑,往日被张启山玩笑几句或是稍稍亲近些就要面红耳赤,如今却整日粘着他不放,总喜欢撒娇似的靠在他肩头,全身软趴趴的仿佛没了骨头,然后在他耳边一声声唤着“佛爷”,他含笑应一句,就能让小副官欢喜得露出一对小兔牙来……

这场梦长一些也无妨——揽着靠在自己肩上打瞌睡的小副官,张启山这样想——军部的手下不像小副官那样得力,那就慢慢磨练,实在不成自己多劳累些也不妨事。小副官浑忘了一身好功夫并没关系,听不懂军部里那些琐碎事也不打紧,那些都不需要,因为他尽可以将小副官捧在掌心里,放在心尖上,牢牢地护着,不教他出半点差错。张副官从此变成了小少爷又如何?比起先前的日子,这样的安然快活,也许才最是他该有的模样。


——————————————————————————

今日份小可爱已上线请查收~

林夕一梦🍁

『启副』归处(五十八)大梦(下)

暴躁佛爷动手预警……

万万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下动的手……

啊其实写得我自己也挺难过的所以就不扯淡了……

——————————————————————————

无论如何,张启山真的把小副官,牢牢护进了一场大梦中。

他收起了那身军装,不再向小副官讲那些曾经刻骨铭心,如今却浑然忘却的事,他甚至让府上一众佣人亲兵,都改口称小副官一句“少爷”。

无妨——每每四处寻医问药无果,张启山便这样宽慰自己——小副官随他多年风雨劳累久了,如今权当是好好歇一歇,也未尝不可。

张启山离府时,总不许小副官出门,不想今日还是被他悄悄溜了出去。刚刚回府,就见院里佣人亲兵乱成一团。

“去找,再去找……”...

暴躁佛爷动手预警……

万万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下动的手……

啊其实写得我自己也挺难过的所以就不扯淡了……

——————————————————————————

无论如何,张启山真的把小副官,牢牢护进了一场大梦中。

他收起了那身军装,不再向小副官讲那些曾经刻骨铭心,如今却浑然忘却的事,他甚至让府上一众佣人亲兵,都改口称小副官一句“少爷”。

无妨——每每四处寻医问药无果,张启山便这样宽慰自己——小副官随他多年风雨劳累久了,如今权当是好好歇一歇,也未尝不可。

张启山离府时,总不许小副官出门,不想今日还是被他悄悄溜了出去。刚刚回府,就见院里佣人亲兵乱成一团。

“去找,再去找……”张启山的声音平静如水,指甲却在手心深深刻出一圈红印来——以小副官如今情状,连自保都尚且困难,若是被裘德考那样心怀不轨的人借机掳了去……张启山不敢再想,只恨不能立时将长沙翻个底朝天。

“佛爷!”小副官欢快的声音像一记猝不及防的重拳,打得张启山头脑发昏,慌忙回头看去,只见小副官安然无恙,右手藏在身后,冲自己没心没肺地笑。满心的担忧刚刚退散,怒火便无法遏制地冲撞上来,张启山脸色铁青,抓住小副官的手腕将人直接提到卧房,脚步那么快,拽得他跌跌撞撞跟也跟不上。

“说罢,偷偷跑出去做什么?”狠狠摔上房门,张启山沉着脸,每个字都咬得那样重,仿佛掉在地上能砸出响来。小副官却似乎懵然不知,还献宝似的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给张启山看他紧紧抓在掌中的纸包——里头静静地躺着几块桂花糕。

“不要——”张启山气结,将纸包狠狠一撇,小副官见状疯了似的大喊一声,推开他去捡滚落一地的糕点,出手用了十足的力气,竟将张启山推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你……”方才所有惧怕与担心此刻都化成了火,一股一股顶着张启山的太阳穴。见小副官瞧都不瞧自己一眼,只管小心翼翼地把糕点往纸包里捡,他再顾不得想许多,伸手扯过搭在衣架上的皮带劈头就打。

“呜——”背上冷不防挨了一下,小副官疼得天旋地转,见张启山像发怒失常的凶兽一般,心里更是怕起来,慌忙到处躲避。“你怎能这样教人担心!”张启山双眼通红地吼,“我不叫你出门,竟私自偷跑出去,当真为了那几块糕点嘴馋成这般模样,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以往小副官犯了什么错挨训时,总是站得板板正正,低着头不闪不躲,半句话也不多言,如今四处逃窜的样子惹得张启山更是恼怒,下手也愈发狠厉,一条皮带长着眼睛似的步步紧追不放,硬是逼得小副官从地下滚到床上,又从床上跌到地下,狼狈得很。

小副官一闪身,皮带落在身旁床铺上,那样响的一声,晴空霹雳一般炸裂开,硬是将床单抽出一条深陷的痕迹来,吓得小副官一时动弹不得,盯着那条印子,禁不住去想这样重的一下落在身上是什么滋味。“佛爷……求您别打了……佛爷……”还没反应过来,背上腰间连着挨了三五下,疼得小副官骨头都散了架,呜呜咽咽地又哭又求。他怕极了,挣扎着还要再逃,刚刚勉强爬起,皮带却狠狠咬在膝窝,腿上一软便带着整个人跪爬在地。“佛爷……啊!”步步后退到墙角,再无处可避,见皮带又挟着风声袭来,他只得胡乱抬手去挡,手背连着指节立刻像泼了一勺热油似的烧起来,疼得仿佛打在心尖上。小副官忍不住失声哭喊的那一句,却像一盆兜头浇下的冷水,让张启山蓦然清醒,皮带啪嗒一声掉落地面,又惊得小副官狠狠一颤。

“疼……佛爷别生气,疼……”小副官瑟缩着抖成一团,眼泪糊了满脸,见张启山向自己伸出手来,更是大惊失色,语无伦次地一声声只知道喊疼。“日山……”张启山半跪下身去,拥了小副官在怀,轻轻去抚那横亘在身上的伤痕,“自你上次落单遇险,我吓坏了,今日回来,府里上上下下寻不着你已经乱作一团,我太怕你出事,这才如此动怒。”“佛爷……我知错了,知错了……”小副官伸手抱着张启山的脖颈,口中翻来覆去地只剩这一句,整个人恨不能像蛇一样紧紧缠在佛爷身上,生怕被丢下似的,连疼也顾不得了。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却在看到地上四散滚落的桂花糕之后,又断了线似的掉下来。

“怎么,可是疼坏了?”见小副官又哭起来,张启山慌忙去擦他脸上的泪,却怎么也擦不完。“我……被我摔坏了……”张日山急得抽抽搭搭地连话都说不清,“我刻意去买……佛爷,佛爷喜欢的……”“什么?”张启山怔愣当场,方才落在小副官身上的那些皮带,此刻却好像报复似的额外加了千百倍的力道,狠狠地全数抽在了自己的心头。“日山别哭。”张启山俯身捡起一块糕点,丝毫不顾上头滚了一层尘土,拿起来就往口中放。“好吃,”张启山笑着摸一摸小副官哭花的脸,见他还含着眼泪,就冲自己乖顺地笑起来,“多谢你,我喜欢得很。”

 


林夕一梦🍁

『启副』归处(五十八)大梦(上)

突如其来又修修改改各种纠结的脑洞……

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哈哈哈哈……

失忆小副官预警~

英雄救美(???)老张头上线

——————————————————————————


张启山一言不发,只定定地看着身边捧着苹果啃得开心的小副官——那样满足地眯着眼睛笑,汁水蹭到脸颊上也顾不得,两颊鼓鼓胀胀像只小松鼠似的。“慢些吃,可没人和你抢。”张启山含笑开口,伸手擦净小副官的嘴角,心底骤然一阵剧痛,逼得他闭起了眼睛。

这是一场梦罢——每当心中难耐地疼起来时,张启山都会这样想。他常常玩笑自家小副官像个小崽子似的怎么也长不大,却不想如今,他竟当真成了个孩子。

副长官不慎坠...

突如其来又修修改改各种纠结的脑洞……

三无产品……无脑子无逻辑无科学依据哈哈哈哈……

失忆小副官预警~

英雄救美(???)老张头上线

——————————————————————————


张启山一言不发,只定定地看着身边捧着苹果啃得开心的小副官——那样满足地眯着眼睛笑,汁水蹭到脸颊上也顾不得,两颊鼓鼓胀胀像只小松鼠似的。“慢些吃,可没人和你抢。”张启山含笑开口,伸手擦净小副官的嘴角,心底骤然一阵剧痛,逼得他闭起了眼睛。

这是一场梦罢——每当心中难耐地疼起来时,张启山都会这样想。他常常玩笑自家小副官像个小崽子似的怎么也长不大,却不想如今,他竟当真成了个孩子。

副长官不慎坠马跌伤头部,昏迷不醒……张启山听亲兵心惊胆战地一字字讲来,指尖止不住地发颤。日夜不离地守了不知多少时候,许是他张大佛爷身边的人,连鬼差都不敢轻易收走——小副官终于睁开眼睛,却诸事尽忘,连心智言行,都变成了稚子孩童。

“佛爷,这院中怎么有这样大一尊佛像啊,当真是庄严又气派。”

“佛爷,这军装是谁的?我见着与您和亲兵们的都不同,倒也很是好看。”

“佛爷,我这镯子与您腕间的这只好像,不知可有什么来历?”

一声声“佛爷”唤得张启山心尖发颤,小副官似乎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他与自己之间的联系,却唯独记得他的脸,记得这句“佛爷”——甚至对于“张启山”这个名字,小副官都没有反应,只是从醒来的那一刻起,便毫无戒备地朝他笑,唤他佛爷,就好像这两个字已经被深深刻进了骨血里似的。张启山只觉得自己仿佛用千疮百孔的唇舌含住了一颗酸味的糖——疼得钻心彻骨,却还偏偏要带着一丝抚慰他的甜。

起初,张启山试着在事务不忙时,带小副官去军部,希望他能想起些什么,却似乎并不奏效,还拘束得他浑身不自在,话也不敢说步子也不敢动,远远地见着人就畏畏缩缩地往张启山身后躲。一日亲兵来报,说接到上峰紧急来电,他顾不上嘱托就匆匆离开,不过片刻,回来却发现小副官不见了人影,急匆匆一直找到外头的一条小巷里,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得张启山头顶发麻——

他的小副官被几个小混混围在当中拳脚相加,左手上染满灰土血迹,死死地抓着三连响不放手。

原是张日山自己浑浑噩噩跑出去,却被人堵在了巷子里。这几个愣头青只是初来长沙,混迹街头的地痞,不认得张日山,看他生得眉清目秀,衣着又考究,只当是哪个落单的富家小少爷,推推搡搡间又见他心智不清,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将张日山步步逼到墙根,几个坏小子看上了他腕间的三连响,瞧着这镯子古朴精致,想必价值不菲,便动手要抢。张日山心中起急,拼命护着不放,他虽浑忘了满身本事,却也架着身量结实,硬是凭着几分蛮力没让这伙人讨到好处。几人见状便发了狠,将张日山围在当中拳脚齐下,为首的那人狠狠踏上他的手,疼得他眼泪都要掉下来,却依然牢牢抓着三连响,说什么也不放开。

乌黑冰冷的枪管子突然顶上太阳穴,直到被三拳两脚掀翻在地,几个混混才看清了面前的人——像从天而降的神佛,又像冥殿索命的鬼君,吓得纷纷仓皇逃窜,张启山却也不去追赶,只将小副官护进怀中轻声地哄。

“佛爷说过,这是您亲手赠予我的,我便万不能叫他们抢去。”见了张启山,小副官顾不得自己满身淤伤泥土,倒像是怕佛爷生气似的,连忙抓着染上斑斑血迹的三连响给他看。“我带你回府上药,明日就好起来,不疼了,好不好?”张启山觉得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梗在了喉咙里,疼得他说不出话,只能安抚地摸摸小副官脏兮兮的脸,岔开话头。

小副官顺从地点头,张启山便扶他起身,揽着他一步步往外走。也许这只是一场梦——张启山这样想——在梦里,想不起便算了罢,他的小副官只消被安然快活地护着,就很好。

至于偌大的长沙城中,少了几个街痞混混,自然是没人发觉,也无人在意的。




林夕一梦🍁

『启副』归处(五十七)面人

“先生,先生……”张日山走在路上,正仔细听佛爷讲着近日的事务,过了好一阵才听见身边有个小猫似的声音弱弱地唤,转头垂下目光却发现是个小孩子,抱着个恨不得能将他整个装进去的大竹篮,在他们身后一路跌跌撞撞地跟着。

“小弟弟,可有什么事?”张日山弯下腰去,小孩先是偷偷瞥一眼佛爷,像是被那两道目光烫了一下,不由得受惊似的又往张日山腿边缩了缩。“先生……”小孩伸出灰扑扑的小手拉一拉张日山的衣角,看看那件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又慌忙把手收回去,努力地捧起篮子给他看,“您瞧瞧,我的手艺可好了……”

“好,那我可要看一看。”张日山也不顾地上的泥土,笑眯眯地单膝跪下来,打开篮子,里头装的都是些小玩意,想是孩子自己...

“先生,先生……”张日山走在路上,正仔细听佛爷讲着近日的事务,过了好一阵才听见身边有个小猫似的声音弱弱地唤,转头垂下目光却发现是个小孩子,抱着个恨不得能将他整个装进去的大竹篮,在他们身后一路跌跌撞撞地跟着。

“小弟弟,可有什么事?”张日山弯下腰去,小孩先是偷偷瞥一眼佛爷,像是被那两道目光烫了一下,不由得受惊似的又往张日山腿边缩了缩。“先生……”小孩伸出灰扑扑的小手拉一拉张日山的衣角,看看那件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又慌忙把手收回去,努力地捧起篮子给他看,“您瞧瞧,我的手艺可好了……”

“好,那我可要看一看。”张日山也不顾地上的泥土,笑眯眯地单膝跪下来,打开篮子,里头装的都是些小玩意,想是孩子自己做了拿出来贴补家用的,见小孩眼巴巴地盯着自己,他便真的低下头仔仔细细挑拣起来。“那我就向你买了这个,好不好?”张日山挑出一个风车拿在手里,想起兜里还有几个铜板,便全数掏出来递过去。“没事,你手艺好,值得这些钱。”小孩只怯怯地捡了一个捏在手里,把剩下的钱一个劲儿地往回推,张日山却二话不说,将剩余的铜板全都塞进了孩子的衣兜。这时,肩上被人轻拍一下,他回头看去,佛爷不知什么时候已在旁边的小摊上包了几个白白胖胖的包子,向自己递过来。“谢谢佛爷。”张日山伸手接过,打开小孩的篮子放进去,看着他向自己连连鞠躬道谢,好一会儿才抱着篮子摇摇晃晃地转身跑了,这才拍一拍腿上的浮土,重新站起身来。

“佛爷不笑我孩子心性了?”又走了几步,张日山突然觉得自己明明穿得齐齐整整,手里却举着个花花绿绿的风车实在突兀,忍不住发笑。“副官心思良善,我赞许得很,也喜爱得很。”张启山侧过头,看着风车在小副官手里呼啦呼啦转得欢快,倒觉着这番景致还算好看。

“觉得有趣?”转过街角,张启山见小副官盯着捏面人的老先生看得津津有味,就问了一句。“嗯……”小副官头也顾不得回,嘴里含糊地应了两声,没想到张启山伸手便拉着他上前去,不由分说将人按在那张凳子上。

“哎?”“老人家,看您的手这样巧,便请您给我家这位小兄弟也捏上一个罢。”小副官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张启山这样说,于是露了点笑容,板板正正地坐好。张启山想说这又不是画像,也不是拍照,不过是哄小孩的手艺,并不求有几分形似,不必这样坐得一板一眼。但看见小副官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乖巧得像只小兔子似的,一时起了玩心,便探过头去在老先生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别乱动。”小副官好奇,想凑近去听,却被张启山伸手按住,只好不满地扁扁嘴,重新坐回去乖乖地等。

面人捏得小巧可爱,像此刻的小副官一样,穿着衬衫马甲,戴着顶鸭舌帽,头顶上竟然还支棱起一双兔耳朵来,欢喜得小副官宝贝似的捧着左看右看。张启山则拿起早被他忘在脑后的风车,慢慢地跟着他走,两人的影子交缠在身后,一步一步越拉越长。

“我把他送给佛爷好不好?”小副官突然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把面人放到张启山手里,“让他代我陪着佛爷,做您的副官,我便能偷闲去了。”“好啊,”张启山也不知怎么的,竟然也随着他一本正经地胡说起来,“他倒是安安静静的,又不吃不喝,可比你好养活多了。”“那佛爷是嫌我聒噪,还嫌我嘴馋?”小副官撇撇嘴,委屈巴巴地低下头,不肯再去看张启山脸上玩笑的神色。

后来,出入军部的亲兵同僚们都纷纷惊掉了下巴——冷口冷面的张大佛爷那张一向干净整齐一丝不苟的书桌上,竟然多了个小面人,小巧玲珑,笑得憨态可掬,还顶着一对尖尖的兔耳朵。

张启山不提,也没人刻意开口问。不过说来也怪,这种小玩意本就不求多么形似,说是像谁都未尝不可,但所有见着的人,却都无一例外地觉得这个小面人像极了张大佛爷身边,那个神气活现的小副官。

 

——————————————————————————

今日份小兔叽副官上线请自取O(∩_∩)O~

Emmm明天打算开个认真一点的虐……不管虐不虐总之要认真点就对了……计划持续个……三四天?

好吧我知道对于如此随性的我来讲……flag这种东西并没什么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