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震

18.3万浏览    3736参与
Anastasia。
。珍妮民国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

。珍妮民国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绮梦酒醒时,斜阳已照深深院。

//禁二传二改商用私印,抱图请红心蓝手蟹蟹◞♡

//板绘两年的作业,先交一张,还剩点歇歇补

。珍妮民国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绮梦酒醒时,斜阳已照深深院。

//禁二传二改商用私印,抱图请红心蓝手蟹蟹◞♡

//板绘两年的作业,先交一张,还剩点歇歇补

枇杷

做学习主播后,我成了后妈01

厌学鬼马少女✖️清冷叔系闷葫芦 

学习主播vs画家奶爸

年龄差 12岁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我脑内想的对象是 张震 最近比较迷胡渣大叔

单纯想记录自己的脑内剧场

⚠️切勿上升正主!!!求求

⚠️心血来潮更文 (有素材才更 )业余写手 


1.

对于自己决定考研这件事,今安一天要悔恨八百回。白天不起不学,晚上后悔立志明天开始重新做人,她掉入了这样一个循环怪圈。隔壁寝室的同学每天都在直播学习,督促自己。这给今安提供了一个好思路“我也可以直播啊!”

向来是说风就是雨性格的...

厌学鬼马少女✖️清冷叔系闷葫芦 

学习主播vs画家奶爸

年龄差 12岁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我脑内想的对象是 张震 最近比较迷胡渣大叔

单纯想记录自己的脑内剧场

⚠️切勿上升正主!!!求求

⚠️心血来潮更文 (有素材才更 )业余写手 




1.

对于自己决定考研这件事,今安一天要悔恨八百回。白天不起不学,晚上后悔立志明天开始重新做人,她掉入了这样一个循环怪圈。隔壁寝室的同学每天都在直播学习,督促自己。这给今安提供了一个好思路“我也可以直播啊!”

向来是说风就是雨性格的今安,把直播这事儿安排上了。晚上,她打开平台,架好手机,开始读书。耐不住好奇,老盯着屏幕看,想跟弹幕互动。几位相熟好友进来玩了一会儿,又走了。今安这才发现有一个黑白头像在。

她不解,这人头像一看就不是她的熟人,难道真是无聊来看她直播的网友?“不是吧,这么无聊都有人看?”今安心想,又忍不住跟对方互动道

“嗨,同学,你还在看吗?”

“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聊吗?我们可以聊聊天”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为什么会想看我这个直播呀?”

“如果你不想说话也没关系,你可以再屏幕上发个1”


......


今安使出浑身解数,把她这辈子社牛的活儿全用上了,都没能然后对方回复她。感觉到自己无趣,就草草下播了。

下了播,发现她涨了粉,说是涨粉,其实也就是粉丝数从0涨到了1 ,今安欣喜点开对方主页,通过蛛丝马迹获得对方的信息。女孩子多少都是有些列文虎克式本领在身上的,就看她对你是不是感兴趣了。显然今安被这位粉丝好奇到了。

id:雨辰 

性别:男

“什么嘛,一点有用信息有没有” 今安将自己和手机一起扔到床上,懊恼自己真是有给自己安排上事情了。“沈今安!拜托你,麻溜起来把书给念了,说不定就是个平台分给你的机器人,看你直播太孤独,为了用户粘性整的机器人.....” 今安又重新振作,坐回书桌前,翻开书“网络传播具有多重属性... 高能动性的用户...”读到这里,那个雨辰又跑到脑袋里,“他是有高能动性啊,他可以退出啊,为啥要看两个小时啊……”

这位雨辰对今安总有一种吸引力,她抵抗不住这个吸引力就像她不想读书一样。

1234567890

2022-5-8

再发一张卡…

震哥的脸…真的是每一道线条…都那么凛冽…

完美的…压在我审美上…

2022-5-8

再发一张卡…

震哥的脸…真的是每一道线条…都那么凛冽…

完美的…压在我审美上…

Miss璐小姐

张震


代表作:《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春光乍泄》、《卧虎藏龙》、《最好的时光》、《吴清源》、《一代宗师》、《绣春刀》、《刺客聂隐娘》、《赤壁》、《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宸汐缘》

张震



代表作:《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春光乍泄》、《卧虎藏龙》、《最好的时光》、《吴清源》、《一代宗师》、《绣春刀》、《刺客聂隐娘》、《赤壁》、《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宸汐缘》

Anastasia。

珍妮民国  一点进度

场景好累( •︠ˍ•︡ )笔请你自己动

珍妮民国  一点进度

场景好累( •︠ˍ•︡ )笔请你自己动

黑森林

假如沈炼是神尊在历劫【宸汐缘x绣春刀】

【本来指望北镇抚司能把我拉出缚灵渊底,结果跪倒爬起,按下又起,垂死病中惊坐起x瞎开脑洞,权作记录,想哪写哪。没有CP,ooc怪我】

1.地仙,天仙,上仙,天神,上神。

九重天上的职称也不是那么好评的,到了年头,该刷简历刷简历,该历劫历劫。一视同仁,全靠天意。

战神也不例外。

而且越是级别高的,那个劫历的也是格外精彩。

司命殿作为扶云殿没人承认但心照不宣的分支机构,这种时候就分外热闹。啤酒饮料矿泉水,云风开阳加含章。附带的是打着关怀神尊旗号顺便以权谋私的十三。

司命:大家好,我是被谋的那个私。

2.真不愧是神尊,开场就是尸山血海。

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个晃晃悠悠的人形,昆吾换了凡铁,...

【本来指望北镇抚司能把我拉出缚灵渊底,结果跪倒爬起,按下又起,垂死病中惊坐起x瞎开脑洞,权作记录,想哪写哪。没有CP,ooc怪我】

1.地仙,天仙,上仙,天神,上神。

九重天上的职称也不是那么好评的,到了年头,该刷简历刷简历,该历劫历劫。一视同仁,全靠天意。

战神也不例外。

而且越是级别高的,那个劫历的也是格外精彩。

司命殿作为扶云殿没人承认但心照不宣的分支机构,这种时候就分外热闹。啤酒饮料矿泉水,云风开阳加含章。附带的是打着关怀神尊旗号顺便以权谋私的十三。

司命:大家好,我是被谋的那个私。

2.真不愧是神尊,开场就是尸山血海。

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个晃晃悠悠的人形,昆吾换了凡铁,没了神力的招式愈发冷辣,刀刀见血,招招狠戾。仿佛命就拎在指尖,几个摇摆,眼看着要掉了,下一息就被更狠地攥进掌心,连着刀刃一并捅进对方的血肉之躯。

云开雾散,烈阳遍地。

这个杀劫历得麻利。开阳抚掌赞叹。

3.生劫,亲缘断绝。

死劫,生机俱散。

杀劫,血海尸山。

情劫,最方便,历完一遍可以再来一遍。

云风:司命你这么凑数合适吗?

司命低头拱手:若是旁人,历上这么一圈也便罢了。但神尊毕竟地位尊崇非同旁人,劫数不够一来迁延过久,二来进不得阶,小仙也是不得已。

含章:我看明白了,神尊指定是找人算过,说他得找个妙字辈儿的。

开阳:情劫多历两趟还便罢了,生劫也能历上两趟我也是头一回见。六亲缘薄已是断了,还能拜个把子兄弟再断一回。韩元信你在这区区司命殿真是屈才了。

十三闻言开怀,大力拍着司命的肩膀以示支持:正是,神尊回来定会好生褒扬你的!

司命:……

4.云风上神端着茶碗,眼神里充满诚心诚意发自肺腑的疑惑:我师兄即便是不解风情了些,本上神观他也算尽力了,这凡间女子莫不是个瞎的?

开阳:上神话不能这样说,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此女年少遭变,心如死灰也是人之常情。且你看另一个已是快要动摇了,还算有点眼光。

司命被聒噪得已是面无表情:另一个是青丘的白浅上神,恰好也要历劫,捎带手了。【x】

5.凡人一生区区数十年,相较九重天攸攸众神不过蜉蝣之数。然蝼蚁尚且偷生,遑论为人。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盛。九窍心眼,各怀鬼胎……

十三:云风上神您今日感想多得很,可要添杯茶?

被打断的云风:……我就想说,山灵族那个景修国师下去干嘛?什么热闹都凑,我师兄去哪他去哪,怎么的对我师兄有意思?

司命:他忘不了灵汐,说要重历一回情劫。

十三拍案而起。

絮语西楼

【宸汐缘】《宸汐缘起,一往而深》(九宸*灵汐爱情回忆录)

《宸汐缘起,一往而深》

楔子

那日桃林灼灼,落英缤纷,逐日鸟在她的指尖之上飞舞,她灵动的眸回望,流转在他的眼底……


“搭灶台,饲养凡间的鸡…”,一珠又一珠,温软细语,沁入他的心涧,有声却无力地敲打着他最柔软的深处。“可以嘛,嗯…”,“当然!”可溢上嘴角的仅剩那莞尔一笑。


神仙嘛,哪一位拉出来不是活过几万岁。时光于他总是最不奢侈的。可就是这片刻,他真真地想,这时光可否待他温柔,哪怕就一点,一点点,让他能够浸溺在她的烂漫中,定格着。这世间总有些画面会让人念念不忘,每每浮出,都触动心尖,暖意混着痛楚,挥之不去。


可以,自是可以,亦或者为何不可以。


前尘往事,种下层层因果。...

《宸汐缘起,一往而深》

楔子

那日桃林灼灼,落英缤纷,逐日鸟在她的指尖之上飞舞,她灵动的眸回望,流转在他的眼底……


“搭灶台,饲养凡间的鸡…”,一珠又一珠,温软细语,沁入他的心涧,有声却无力地敲打着他最柔软的深处。“可以嘛,嗯…”,“当然!”可溢上嘴角的仅剩那莞尔一笑。


神仙嘛,哪一位拉出来不是活过几万岁。时光于他总是最不奢侈的。可就是这片刻,他真真地想,这时光可否待他温柔,哪怕就一点,一点点,让他能够浸溺在她的烂漫中,定格着。这世间总有些画面会让人念念不忘,每每浮出,都触动心尖,暖意混着痛楚,挥之不去。


可以,自是可以,亦或者为何不可以。


前尘往事,种下层层因果。

五万年前,幽都山口,他将魔君封印于此,却也亲手斩杀了十万天将,自小道义扎根于心间的他,疑虑,痛恨,善与恶,是与非,生与死,缠绕,不绝,死一般的沉寂。打破这片混沌的是一声稚嫩细语,他踉跄而去,一只粉团映入眼帘,生命!是新的生命,他看到了他拼尽守护的苍生,一股暖流萦绕心头,或许这就是他执着的道理,从她手中取下那枚长生节,他还想再看看她,看看这人间的笑容,可是时光不允诺,只片刻,身心都似坠入深渊,包裹着的,是寒冷,是长生海五万年的孤寂。


清晨的明媚和傍晚的昏暗永远都不可能定格在一副画卷中,他是天族战神,岂会心念一个桃林小仙。


他是为了调查、提防,才将她留于身边,可她也委实不识趣,竟然一点也不懂的这里向来的规矩与严谨,养‘小白’,炼丹药,和鸟打架…甚至,甚至对传出自己与她的宫闱碎语也觉得没什么,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他还没搞清明白,关于她的身世却先一步明朗了。


与魔有染,乃是不容于天地的原罪。


身为天族战神,他深谙此理。


一向不苟言笑的他心思缜密,对策在她对他的崇拜和维护中酝酿着。从极渊那处,天寒地冻,人烟稀少,是个悄无声息得让一切真相都黯然失色的好地方。他已然决意,用冰冻‘封印’这为祸苍生的魔气,以及魔君最后的一丝希望。


天族战神岂会心软,天尊山修的是太上忘情,情爱于他,陌生又不可思议。他甚至不知道,何为爱,不知一人对那另一人的惦念与不忍那便是爱。


他从小失了父母,小小年纪便师从天尊山,天尊威严,他是被看作要承袭其衣钵的,多年陪伴的无非是枯灯长卷,剑法仙术,和一个个不知从何时起也不知何时才会结束的漫漫长夜。只有那位总爱淘气闯祸拉着他衣角求他帮忙同师傅求饶的小师弟云风会同他说上些话,可往往他总觉得聒噪,眉头紧皱,不作答复,云风无趣便另寻趣处了,天尊山苦修的日子便又只剩下了清冷。


从两万两千岁飞升上神起,他便降妖除魔,征战四方,威名赫赫,不久后就成为了天族第四代战神。


天族战神,代表着神的尊贵,却也意味着清心寡欲,坚定的是凌然正义,盘旋的是阵法兵书,陪伴的是永远也降不完的妖魔和征战不完的四方。


他怎么也料想不到有一天会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说出自己对她,是喜欢,是惦念,甚至是爱。仿佛这是一件遥远的不可思议的故事,又怎会就发生于他的身上,而且是和她,一个于他征战并无裨益的小地仙。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砰”!


从极渊的密室,大门紧闭,隔住了生与死。那是天地正义,他决绝而去。


片刻,仅是片刻,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触漫上心头。脑海中,一副又一副满是她的倩影。她力量微薄却据理力争死死维护他的清白,她无微不至的呵护他在长生海烙下的寒疾,还有桃林中她快活玩耍和崇拜他的模样还有…还有…


一念是生,一念是死。


信念再也按耐不住他,心中燃起的不忍让他的脚步重新冲回了密室。


“灵汐她的身世会有危险”


“没事,本尊会保护她的”


怎会说出这样的言语,他不禁心头一颤,生平他第一次有了私念,一个可以凌于“染魔”的特殊的例外。


他甚至暗暗自责。当年,幽都山口是襁褓中的她给了他“生”的慰籍,在长生海也是她用温暖的手触动他的身心给他了重生的机遇。也许,再努力一点,拼力维护住,当年无辜的她又怎会被魔侵染,如今的她又怎么被众神驱使,被四海八荒所不容。


锁妖塔内,紫云台上,他第一次用威严与权谋略骗过了所有信赖他的众仙。


一颗女娲石心偷换来一世凡尘,短暂的不解与埋怨换的魔气尽消平安无恙,有何不值?


那是,为她,为他们。


一晃,如同隔世,凡间的她安静长大。


他本不应该出现在她身边,可是他怕,怕没有人照料她,她会受冻,受饿,受人欺凌,可是他又怕,怕若是有人照料她,她会忘了自己。


惴惴不安,隐隐担忧,他寝食难安。


凡间小亭,他变幻着让雨下得更大些,只为了能多坐在她身边同她一处避雨,哪怕一小刻。桃林小筑,他第一次像一个凡间夫子一般,陪同她去出工,为她和面煮饭,为了像一个合格的婚配对象而绞尽脑汁。


只为了,心中的她,那个让他辗转难忘,决心庇护的她。


奈何凡尘一世,她面临三劫,他不想她因着凡间磨难而忘情绝爱,只盼着在绝望中还有人伴着她,他希望,那个人可以是自己。


“九宸,你记住了,在凡间为你裁衣煮饭,愿意嫁你为妻的凡人女孩她叫林默,你等的那个女孩,她叫灵汐,”


“别再弄错了”……


不会弄错,他怎会弄错!


幽都山,浮云殿,从极渊,桃林,凡间,桃花小筑…一点一滴,一晨一夕,都是因为她,这激荡的层层因果,这命运的步步安排,若是眼睛还在,佳人却不见踪迹,这天地又有何色彩!


她倒入血泊中,痛直入他的心扉,久久不能消弭。


一世情,两处伤。


终究凡尘一梦,缘末了,她可是还会记得他?


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神尊,我回来了”


四目相对,一颗放不下的心渐渐落地,千语万言都已默然,只剩下万般柔情,倾泻而出。


历过三劫,她飞升上神,变的沉稳,安静,不再如从前像只小呆鸟一般叽叽喳喳。他向来喜欢清静,奈何当初数日的相伴,他早已习惯了独她一人的聒噪,如今她认祖归宗,不再相伴左右,浮云殿的一花一草,一叶一木都暗淡无味,他晓得了,这空落落的感触,是想念,是他只会对她的感情流露。


“我都活了十几万年,孑然一身,在长生海的五万年,也没觉得孤单过,可是,你找上了我。”“你要负起责任,陪伴我的责任。”不绝于耳的情话一汪一汪流淌出来,温润了两颗相念的心。


劫难已过,幸福来袭。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怎就说出了这些言语,师尊没教过,他也没见过,可是,怎就…他想不明白的,那不是他的情话,那是他心底最纯真的恳切,在爱恋的催生下只绽放给她一人的绚烂花海。


“灵汐,别胡闹,再胡闹就危险了”


可是这里是从极渊,是她喜欢的从极渊,也是只有她和他的从极渊。


他曾在这里真真正正地瞧清楚了自己的真心,兜兜转转,时过境迁,这里依然寒冷,可此刻暖烘烘地包裹着他的心的却是在他怀中媚态尽显的软香玉体。独他一人,她放下了国君高傲的身姿。她也心爱着他,她想让他知道,让他放心,她想抚慰他总为她操劳的身心。


一夜而过,天明,清晨,薄雾淡淡。


她娇羞的接过他早已拟下的婚书,红色的精致绸布,海誓山盟甜言蜜语,竖于其上,仿佛是她早已心心念念渴盼至极的,陌生又熟悉的甜蜜,荡漾着,融化了从极渊的寒冷。


“我若是死了,记得找个对你好的人啊”


她没看穿的,他眼底的隐忍和哽咽的声色,她一心描绘的她的婚服,他们的未来,一字一句,一颦一笑,似入骨烙印,定格在他的脑海中。


望着她欢快而去的背影,笑容渐渐落寞,呆呆地,在那里,他伤神了良久。


昨日还浅谈着的他们的未来,如桃花小筑时岁月静好的美好未来,再次为了降魔,都已烟消云散,满室的婚嫁喜物,红艳艳的,却格外刺眼。


舍下满心留恋,“砰”的一声,大门紧闭,那满室柔情在他身后渐渐远去。谁道前路坎坷凶险,谁言黑暗无望可畏,可他不怕,她烂漫的笑容何尝不是他坚实的铠甲,她是他十几万漫长生命中唯一绽放的色彩,他护佑苍生,也是保护了她。


这世间总有些画面会让人念念不忘,每每浮出,都触动心尖,暖意混着痛楚,挥之不去,那是她娇态万千的音容,是她回首时烂漫的笑容。


“山灵族灵汐,今日在此生敬告天地,我愿嫁与九宸为妻,从今日起,生死白头,永不相弃,谓予不信,有如皦日”


他想让她忘却这段情,但他却是低估了这段情,她自是他的妻,她卸下国主之位以身相伴。无论何处,无论何地,以陪伴诉说无声的长情。


可这世间不是只有情爱,人的立场、责任、坚持,一样重要。他是天族战神,生而为神,除魔降妖是他必须坚守的责任。


他,不独是她一人的夫君。


一阵厮杀过往,缚灵渊内一片死寂,只剩耳边的承诺在默默回荡:我不会弃你而去,我也从未真正抛下过你,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会回到你身边。


尾声

三百年后


从极渊内稚子嬉戏欢闹,给寒冷的从极渊增添了不少暖意。


那日她看到满院玩具,以为是念儿又在淘气,循着捡取,却在尽头看到了那枚长生节,那枚他们初遇时他从她手中拿走的长生节。


她踉跄寻找,推门而去。


冰天雪地中,稚子喃喃着“你是我爹爹吗?”“是啊”那人抱起她的女儿,对着她莞尔一笑。


“我回来了”

这一生的平安,喜乐,不过是同她(他)执手相依,死生契阔。



HKing

Puppet🎎🎭

舒淇視角 

主震淇

背景2015年「刺客聶隱娘」戛納首映式

圈地自萌 對這對cp遺憾多年 超脫愛情友誼的親密關係 至今意難平


-

戛納首映式像娃娃展覽台。


紅毯上的頭顱精緻又風光,細細的腰肢,抓住四肢輕輕一用力就可以折斷。但是被折斷的娃娃不會到這裡來,他們的傷口流出紅豆,早就被人們搶光了。


舒淇第一次到這裡來到時候,就像參加大型玩具展。人們牽著她的手為她推開瑰麗世界的大門,誇贊她的美,把她推進玩具堆裡面教她怎麼爭奇鬥豔,就這樣過了二十年。


她是腦子裡被注射糖漿的公主娃娃,是睡在節目組安排的粉紅色別墅裡的芭比,是模特身邊可愛...

舒淇視角 

主震淇

背景2015年「刺客聶隱娘」戛納首映式

圈地自萌 對這對cp遺憾多年 超脫愛情友誼的親密關係 至今意難平


-

戛納首映式像娃娃展覽台。


紅毯上的頭顱精緻又風光,細細的腰肢,抓住四肢輕輕一用力就可以折斷。但是被折斷的娃娃不會到這裡來,他們的傷口流出紅豆,早就被人們搶光了。


舒淇第一次到這裡來到時候,就像參加大型玩具展。人們牽著她的手為她推開瑰麗世界的大門,誇贊她的美,把她推進玩具堆裡面教她怎麼爭奇鬥豔,就這樣過了二十年。


她是腦子裡被注射糖漿的公主娃娃,是睡在節目組安排的粉紅色別墅裡的芭比,是模特身邊可愛的小貓布偶。而張震就是女孩兒們過家家臨時拉來與公主娃娃配對的王子玩偶,是下班後開車回家的肯,是拍攝間隙也會睡覺爆粗口的小狗玩具。


舒淇坐在化妝間裡化妝,張震站在外面抽煙。她言詞犀利地拒絕跟他一起化妝,原因是他們剛在法國見面就因為很小的事情拌了嘴,小到讓他們自己都懷疑,拌嘴的真正目的並不是為了馬賽到底產不產肥皂。


她想拉他去馬賽看,像二十歲開玩笑的時候說的那樣,手拉著手在酒吧外面的街頭和衣而眠,穿著泳裝把車開到馬賽,開到尼斯,開到普羅旺斯薰衣草田裡溺死。但他們叫她忍,無論什麼全都忍耐下來。她對於忍耐很有經驗,所以處理這衝動很簡單,就像感冒發燒,睡一覺忍忍就過去了。因為手和手之間隔了太多薰衣草田,隔了一整條塞納河,再也牽不到一起。


他們總愛叫她忍,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有什麼衝動、有什麼痛苦全部忍耐下來,好像這樣時間就會過去,一切就會平息。她十八歲的時候不得不幹了些糊塗事,事情搞砸了沒辦法,她只能哭。他們為她想辦法,辦法失敗了她仍然哭。十九歲哭,他們安慰她,後來讓她忍耐,再後來他們厭倦做戲,全不理她了,視而不見任由她哭著,任由她手腳扭曲地疊在一起,用她的痛苦折磨她,讓她服軟。她只好真的忍,只好把半真半假的眼淚,分散灑在悲情電影裡,灑在往事的採訪裡,灑在銀幕上她那個小狗布偶的身上。


沈默的布偶給她真真假假的懷抱。


化妝師在她臉上畫畫,恨不得拿砂紙磨平不滿意的邊邊角角,她突然很想吃蘋果,但淒然地被否決,因為已經快畫好妝。門外張震被造型師叫了去,要跟她一樣經受裝扮。


布偶愛布偶,在台上他們用心地擁抱,用同類靈敏的嗅覺捕捉彼此苦澀的呼吸,最後大幕拉開,一個女孩子的手把他從她身邊扯開,把他裝回華麗的玩具屋子裡,讓他回家。沒有人要她,他們要她在原地等,有時候等一萬年,等到她差不多被忘記,他們又才把她翻出來寧上發條,隨她唱跳。


有人等煩了開始敲門,他們都說她還在穿衣服。


穿了二十幾年了,衣服穿上了嗎?是不是還是裸體,像皇帝的新裝,小女孩手裡的裸體娃娃,沒有情慾,沒有生命,臉上沒有畫眼睛,就可以永遠睡下去。那是多麼好,沒有活,也就不存在死。


她悄悄走過去,蹲下來撫摸乳白色的裙擺,好像在撫摸自己的羽毛。胸口的羽毛有點扎人,好像在提醒她,羽毛曾經是活物,人們總干這種事情,把活物殺死裝扮死物,再把漂亮的死物放到人們面前,看她當眾再死一次。她冷靜地顧影自憐,把每一條提拉繩小心翼翼地藏在衣服裡,在自己玩偶身體的關節裂縫上系上絲帶。


死物不需要人,也可以「鮮活」起來。


舒淇出門去的時候張震已經先走了,皮鞋跟踩在地上的聲音越來越遠,她想快點跟上去,偶一回頭卻看到死去的田季安站在走廊盡頭流著鼻血,藍色的圓領袍衣襟被血染黑一大塊。他眼裡還有沒流完的淚,亮晶晶的。她明白田季安是先死了,而窈柒還活著,為了不驚動「亡魂」,她光著腳走過去問緣由,要觸碰到的時候,黑青色的痛苦臉龐一下子像霧一樣散開了。


只在她鼻尖留一點一千年前的灰。


布偶愛布偶,人不愛人。田季安可以代替張震死,她不能让窈柒替她死。


她知道是時候跟小狗玩具說再見,就在今晚,在這一個小時,在她意識到這點的這一刻。過於美麗的關係長久得讓觀眾厭煩,已經二十年,他們看膩了。


舒淇嗓子眼突然冒出一種怪異的腥甜,她奮力一咳嗽,手心裡出現了一顆伴著發霉糖漿氣味的紅豆。窈柒是人,活在一冊又一冊薄薄的唐傳奇裡。她是娃娃,按照故事發展的順序,自己知道自己總歸要死。


人們要看最高潮,要看王子和公主在舞台上結婚。穿著做婚紗起家的禮服,她不敢再像十八歲的那個時候一樣哭。


不過這都沒什麼,她安慰自己道。當她走過紅絲絨地毯的時候,玫瑰會扎破她的手指,一顆顆紅豆傾洩而出,她最後會死,青春的皮膚變得青紫,柔軟的頭髮也會枯萎,眼睛漸漸腐爛直到眼球脫落。


眼睛掉在地上一萬年,靜靜地看。看星星是怎麼刺傷月亮,看人們的眼淚是怎樣從地球上乾涸。


然後無情地乾枯,好像從沒有來過。

悠悠一抹斜阳

《因爱故障》

#祖震# 这是CC520-1314和救世主(就是祖)的故事。


(OE预警。灵感来自某个采访,CC说2046的角色是因爱故障的机械人。)


救世主在地球的最后第二天,晴天,CC520-1314帮救世主整理老冯发来的情报。


其实朝夕相对的这些日子,1314帮救世主执行任务,收集和整理情报,提醒救世主吃饭休息,救世主睡着以后1314负责守卫基地。救世主已非常依赖1314,几乎超越了以前依赖并肩作战的珍,只是救世主自己未发现。


情报里说已成功击毁敌军的太阳能板,敌军严重缺乏能源,离开基地的距离有限,应该趁此时包围敌军一网打尽。救世主回复上个月失去了关键的军火仓库,无法与敌军...

#祖震# 这是CC520-1314和救世主(就是祖)的故事。


(OE预警。灵感来自某个采访,CC说2046的角色是因爱故障的机械人。)


救世主在地球的最后第二天,晴天,CC520-1314帮救世主整理老冯发来的情报。


其实朝夕相对的这些日子,1314帮救世主执行任务,收集和整理情报,提醒救世主吃饭休息,救世主睡着以后1314负责守卫基地。救世主已非常依赖1314,几乎超越了以前依赖并肩作战的珍,只是救世主自己未发现。


情报里说已成功击毁敌军的太阳能板,敌军严重缺乏能源,离开基地的距离有限,应该趁此时包围敌军一网打尽。救世主回复上个月失去了关键的军火仓库,无法与敌军硬碰硬。老冯回复敌军缺乏能源,就会追溯能源或储存能源的电池。救世主未回复老冯便结束通话,指示1314启动救世主的飞船Transcendence号,救世主要带1314飞往尼亚加拉大瀑布。(Transcendence = 超越)


1314搜索智能档案,知道尼亚加拉大瀑布在和平的时代不只是吸引观光客的景点,也是北美洲最重要的水力发电厂。与敌军的战争已延续了尽一百年,观光与工业已绝迹,发电厂也早已被荒废。

珍是出色的宇航员,1314自然也是。1314和救世主出发后不到半小时,已安全抵达瀑布。1314启动飞船的隐形模式,肉眼和雷达都不会留意到有飞船降落。救世主启动仪器扫描环境,要在六小时内找到埋在地底还能导电的电缆,飞船接轨电缆给电池充电就算任务完成。1314明白任务的目的,却不明白救世主为什么要来瀑布给电池充电,毕竟缺乏能源的是敌军,救世主的基地并不缺能源。


前一晚救世主与已安全抵达亚地球Earth-2的KK连线通宵开会,远处的瀑布水声又有些催眠的作用,救世主不知不觉已有些睡意。救世主闭上眼,未注意到飞船外是月圆之夜。1314是机械人,不需要休息,走到玻璃窗前有月光透入的地方,坐下望着天上的满月。


1314开启前世纪的旧农历,确认了当晚是中秋之夜,刚好就是救世主的生日,开始搜索内存里面珍与救世主过生日的档案。战火绵绵,珍最后一次与救世主过生日已是十年前。当时珍在黑暗中点燃了火柴,和救世主说了Happy Birthday,平安喜乐。救世主吹灭了火柴,把珍拥入怀里。之后的记忆有些混杂模糊,有肢体纠结在一起的黏腻感,有急促的喘息声… 1314是机械人,无法体会多巴胺和胺多酚在人体绽放的快感,但搜索的程序提示1314那是人类的“爱”。1314不知道什么是“爱”,程序便继续搜索。

搜索成绩:“爱”在汉语中是一个多义的字。“爱”是一种感觉,是一种信任;是关心,是帮助,是你在受伤时,对方会为你心疼;“爱”是一个人把对方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人,并希望成为对方最重要的人的欲望;“爱”是把对方放在自己心上,爱可以有很多种,比如“爱人“ “亲人” ;“爱”也是灵魂的共鸣。


1314轻声重复着搜索出来的关键词。“关心”、“帮助”、“把对方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人”、“把对方放心上”、“是灵魂的共鸣”。珍一直在救世主心里,也是救世主最重要的人,在珍的记忆里看到救世主对珍的关心和帮助。1314很确定救世主一直爱着珍,珍心里也一直有救世主。1314也很确定救世主不会爱自己,因为爱是灵魂的共鸣,而机械人没有灵魂只有软件和程序。

1314要结束“爱”的搜索,程序却提示自己软件里面有个平时隐形的文件夹,也叫“爱”。1314打开文件夹发现里面都是救世主的资料,有他的生日、喜好、厌恶、和各种各种的琐碎。文件夹里有个背景应用程序,一直在更新救世主的资料,在珍停止上载的一千个日子里自动更新了521次。1314发现自己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文件夹的存在,其他的程序却一直在连接这个文件夹。1314确定了文件夹和应用程序是珍的设置,并无病毒感染,便把文件夹关闭。


飞船的机舱内没有火柴,也不能点燃易燃物。1314望向救世主,见救世主闭上双眼,以为他睡着了便走去给他披上自己的外套,救世主却睁眼注视1314。

“唱首歌吧。”

1314不解的望着救世主。唱歌不是珍的强项,自然也不是1314的强项。


“唱歌不是我的强项。”


“是的。只是你不知道… ”


1314再次搜索“强项”的文件夹,却未搜索到“唱歌”,继续在珍不完整的记忆档案里搜索,找到一段珍在圣诞节给孩子们唱的歌。记忆不完整,1314找不到歌词,只能随着记忆里的旋律,清唱出曲子的音符。没过多久,救世主真的睡了,1314沉默的望着救世主许久再轻声说出“平安喜乐”四个字。

救世主熟睡后做了梦,梦见自己和珍在爬山。

“Joe,到了山顶,我和你说个秘密。”

珍爬的比自己快,很快已到山顶。梦里面的救世主费劲力气折腾到山顶,却已不见珍的身影。救世主惊醒,见1314站在不远处,差点错乱的唤他珍的名字。救世主常做噩梦,1314已当成是常态,只默默的倒了杯温水给救世主。救世主大口的喝下半杯水。1314见救世主额头冒汗,迅速测了他的体温,发现并无异常,便拿了毛巾给他擦汗,却被救世主抓紧了手腕。

“1314,你有秘密?”

“没有。”


1314的语气如平时一般平静。机械人不是人,没有所谓的心虚。救世主心想自己想多了,松开了1314的手。

机械人不是人,也应该不会说谎。1314推测或许是操作系统故障。

不久后,救世主又再次睡去。1314沉默的走到窗边坐下,启动了自我修复的程序。

xxxxxxxx


机械人不用睡觉自然也不会做梦,但1314启动自我修复程序后,操作系统进入休眠模式。1314闭上眼,却能看到影像,是珍不完整的记忆在被程序投影修复再存档。珍的记忆一幕一幕的闪过,有些失去色彩的画面被填色,有些不完整的对白被填充,有些1314曾经以为不相关的画面被组合起来变成一段完整的回忆。珍很开心的记忆连着很难过的记忆,救世主和珍说了“我爱你”之后转身远去,在珍修复的记忆里显得特别清晰。1314之前知道救世主和珍是恋人,但还是第一次听到救世主的表白,1314想再听一次,记忆修复了却即刻存档,别的记忆又在投影。和人类的梦境一样,无法控制。


修复完毕,1314醒来,见救世主望着自己。眼神很专注,却不失温柔。


“1314,你在做梦。”


“没有。”


1314匆匆回复救世主,虽然救世主也不是在发问。1314又说了谎,显然操作系统的故障未被修复。

“已找到电缆。电池充电完毕就启程。”

“收到。”


“还有一点时间,出去看看。”


救世主牵着1314的手,走近瀑布。瀑布的水声震耳欲聋,救世主却显得很平静。

1314站得很近,侧颜真的和珍一样美丽,珍第一次来看瀑布也很开心。救世主停下自己的思路,认真看着1314。机械人不该有七情六欲,此刻的1314却真的也握紧自己的手,显得特别开心。救世主知道他是1314,不是珍,但救世主知道1314很开心,还是情不自禁低头浅笑。


“夏日能看到彩虹。”


”彩虹很漂亮。”


救世主不知道1314能看到珍回忆里的彩虹,把1314的手握得更紧。


xxxxxxxx


救世主在地球的最后一天,雨天。

1314第一次看清敌军的真面目,它们和自己一样是高智能的机械,却和自己不一样完全违背了《阿西莫夫定律》*,对人类只有敌意。救世主和1314被敌军包围,但那在救世主的预料之内。救世主给电池充电就是要引敌军出来掠夺。敌军缺乏能源,却还有能腾空到外太空的飞船,在救世主的预料之外。


1314和救世主说,Transcendence号有电波阻断器,只要能启动,敌军的飞船就会自动废弃。1314掩护救世主躲过敌人的袭击,救世主安全抵达Transcendence号。救世主找到了电波阻断器,想离开飞船,却发现1314已启动飞船的自动导航。救世主无法取消自动导航,飞船开始升空。救世主启动无线电呼叫1314。

“1314, can you hear me?Terminate auto-pilot. ”


1314知道救世主慌张的时候就会说英语。


“1314,abort mission and return to ship. ”

珍会为了完成任务而牺牲,1314自然也会。1314的任务不只是打败敌军,也要替珍保护救世主。飞船要在爆炸前抵达外太空,救世主才有生存的机会。


无线电开始有声音传出,救世主却只听到参杂着杂音的雨声和混乱的交战声。

“1314,return to ship. Do you copy?”

1314看不到救世主,却还是能听出他在哽咽。

“对… (杂音)起… ”

“1314,我命令你结束任务… “

“来不… (杂音)了… ”

“我爱你… ”


之前1314进入休眠模式,对外界刺激没有反应。救世主以为1314故障了,扫描他的内存,发现了“爱”的文件夹。救世主打开文件夹发现都是关于自己的资料,在珍停止上载的一千个日子里自动更新了521次。救世主明白了1314除了代替珍执行任务,还一直细心照顾自己,是因为早已超越了自己写的程序。


“(杂音)我不是珍… ”

“1314,我爱你… ”


地面上很混乱,1314一直在奔跑。却还是听到了救世主的表白和哭泣。


“收到… (杂音)”


1314成功破坏敌军的飞船,终于停下脚步。1314转身注视着已跟踪到他的敌军,启动了自毁程式。


“Joe…(杂音)们会再… ”


无线电切断了。救世主的飞船离开了地球的地心吸引力,进入了外太空。

宁静的星空下一片寂静,救世主望向地球,见到了一辈子见过最美丽最耀眼的蓝光。


xxxxxxxx


(闪回到1314和救世主的飞船刚到瀑布时)


“1314,你有秘密?”


1314没有立刻回复救世主。后备程序提示1314,早上六点会自动上载意识的备份到飞船的内存。


“没有… ”


1314的任务不只是打败敌军,也要替珍保护救世主。

“1314,你在做梦。”


后备程序提示1314意识的备份已上载完毕。


“没有。”


1314和救世主牵着手走到瀑布前,看到了漂亮的彩虹。


(完)


*科普《阿西莫夫定律》:

  • 第零定律:机械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 第一定律:机械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除非这违反了机械人学第零定律。

  • 第二定律:机械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零定律或者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

  • 第三定律:机械人在不违反第零、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


菜菜勾√

“九宸,我们成亲吧”

2022年,我还在宸汐缘的坑里出不来……


- 不知道为什么剪映里没有闪黑的导出来就有了..orz

- 第一次尝试,剪得有点烂


BGM:多情种-胡杨林

“九宸,我们成亲吧”

2022年,我还在宸汐缘的坑里出不来……


- 不知道为什么剪映里没有闪黑的导出来就有了..orz

- 第一次尝试,剪得有点烂


BGM:多情种-胡杨林

北離

[震祖·周文瑄/袁森]不信有神

是约稿,定制文。


入学第一天他就注意到袁森了。
袁森回过头看他,那是金子般的面容,摄人心魄。他那时年纪还小,只一眼就溃不成军。
但是袁森没在看他,周文瑄也从第一面就知道了。
周围的人都说他有点孤僻古怪,但这样的性格丝毫没阻碍对他前仆后继展开攻势的女生们。但是他不接受,他甚至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在人群中躲避所有人。他的目光太纯粹也太明了,只看向那一个人。
那一天他就看到袁森的目光透过他望向身后,周文瑄不情愿地转过身去。
看到了史云生那张恣肆张狂的笑脸。他向来得意,他脸上那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多少是因为他独占了袁森的爱慕,在名为学校的小社会中掌握了所有人都求之不得的珍宝,如同一个班长的头衔,成绩单上的第一...

是约稿,定制文。


入学第一天他就注意到袁森了。
袁森回过头看他,那是金子般的面容,摄人心魄。他那时年纪还小,只一眼就溃不成军。
但是袁森没在看他,周文瑄也从第一面就知道了。
周围的人都说他有点孤僻古怪,但这样的性格丝毫没阻碍对他前仆后继展开攻势的女生们。但是他不接受,他甚至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在人群中躲避所有人。他的目光太纯粹也太明了,只看向那一个人。
那一天他就看到袁森的目光透过他望向身后,周文瑄不情愿地转过身去。
看到了史云生那张恣肆张狂的笑脸。他向来得意,他脸上那副洋洋自得的样子,多少是因为他独占了袁森的爱慕,在名为学校的小社会中掌握了所有人都求之不得的珍宝,如同一个班长的头衔,成绩单上的第一名。
他也看得出史云生不爱袁森,因为他一直默默关注着袁森,熟知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男友。
史云生甚至不珍惜他。

后走凹三:37828621


End.


azure

留白的艺术掌握得真太好了👌

留白的艺术掌握得真太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