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青

1879浏览    54参与
裴哲婳

【青蛇外传&千言万语同人】《佛灭(青法杰晴)》第一章 天晴(3)

与他的视线接个正着。一想到之前在等纪人杰的时候,路旁的过路人走会有意无意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何以晴就越发的显得不安。

“你讨厌啦!”何以晴只是一个传统女子,哪里受得了纪人杰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般赤裸裸的挑逗,“你说这话,羞死人了。要是被路过的人听得了,不知道别人该怎么看我了,你也不为我想想……”

何以晴受不住这种氛围,转身拿了包就像躲,却不料被纪人杰的大手拽住了。纪人杰隔着他们之间的石桌,站起身来探过身子去,伸手一把的拽住了何以晴细嫩的胳膊,何以晴象征性的使力了几下,也未能挣脱开纪人杰的束缚。

不满的斜眼瞥向纪人杰,本想着他能够在接触到她的视线以后识相的放开她,却不想,对方只是在唇角勾起......

与他的视线接个正着。一想到之前在等纪人杰的时候,路旁的过路人走会有意无意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何以晴就越发的显得不安。

“你讨厌啦!”何以晴只是一个传统女子,哪里受得了纪人杰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般赤裸裸的挑逗,“你说这话,羞死人了。要是被路过的人听得了,不知道别人该怎么看我了,你也不为我想想……”

何以晴受不住这种氛围,转身拿了包就像躲,却不料被纪人杰的大手拽住了。纪人杰隔着他们之间的石桌,站起身来探过身子去,伸手一把的拽住了何以晴细嫩的胳膊,何以晴象征性的使力了几下,也未能挣脱开纪人杰的束缚。

不满的斜眼瞥向纪人杰,本想着他能够在接触到她的视线以后识相的放开她,却不想,对方只是在唇角勾起一抹坏笑。

“以晴……”

“干嘛?”

“你刚才还说这大白天,现在就对我抛媚眼……不太好吧?要不然我们之后海滩不去了,直接回家……”

纪人杰有意隐去了后半句话,似笑非笑的注视,暧昧的语调,足以惹得腼腆的何以晴气恼的恨不得拿拳头砸上他的笑脸,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给人看到了,别人会说你像什么?”

“什么?”

“当然是眼镜男,斯文败类啦!”何以晴也不挣扎了,知道自己再怎么着也是白搭,这人平时完全就是商业精英的着装表现,偏偏又生得一副好皮囊,给人一种俊秀文雅的感觉,当初在学校里不知道骗得了多少女子的芳心为他沦陷,实际根本就是一只衣冠禽兽嘛!何以晴完全一副没好气的样子,末了仍然是满脸不满的嘀咕:“禽兽。”

何以晴也没想着纪人杰是不是会听到,只是偏巧的对方听到了,而且还把她这最后两个字给听进去了,牢牢的拽着何以晴的手臂的纪人杰,离开了座位,绕过了石桌来到何以晴的身后,松开了对何以晴的禁锢,未待她有所反应,便从后头一把的牢牢抱住了何以晴,好似要将她的身子嵌入自己的骨骼。

仿佛,何以晴便是他唯一的救赎。

“以晴……”纪人杰情意绵绵的语调,引得何以晴浑身一紧,她试图脱离开纪人杰的怀抱,无奈他紧紧的拥着她,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哎,别闹了,好不好。”何以晴认输了,她自认自己的脸皮没有纪人杰那么厚,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在认识纪人杰以前,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完全没法去想的事情。

“好,我们现在就去海边。”

纪人杰嗅着属于何以晴的气息,不再继续捉弄。

怀中女子的皮薄以及害羞,纪人杰是再清楚不过。

纪人杰看似每次都能够很好的把握住尺度,事实上,在他们相处的这两年当中,他几乎从来没有见到过他映像以外的她。

她便如同一个没有脾气的泥偶,虽也会有掀眉瞪眼的时候,却总能够以温软的态度,包容她身边人对她的总总无理或者冒犯。


裴哲婳

【青蛇外传&千言万语同人】《佛灭(青法杰晴)》第一章 天晴(2)

楼下何以晴虽然收到了未婚夫纪人杰发到她手机上的短信,倒也还是安静的在那里坐着。纪人杰是处理完公司事情急急赶到的,对于纪人杰的出现,何以晴有些意外。

“人杰,你不是说公司有事吗,怎么那么快?”何以晴略显婴儿肥的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

纪人杰有些无奈的在何以晴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话随意的出口:“还不是知道你肯定又会在这里等我,所以我一从公司出来就打车过来了。”

也许是因为彼此之间实在太熟悉了,在何以晴眼前的纪人杰失了在旁人面前的分寸感。

“我……”她还是打扰到他了,何以晴想。

原先带着惊讶之色的脸庞,有那么一瞬,懊恼、纠结、不甘,一一在她的脸上掠过。

纪人杰虽然是个有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楼下何以晴虽然收到了未婚夫纪人杰发到她手机上的短信,倒也还是安静的在那里坐着。纪人杰是处理完公司事情急急赶到的,对于纪人杰的出现,何以晴有些意外。

“人杰,你不是说公司有事吗,怎么那么快?”何以晴略显婴儿肥的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

纪人杰有些无奈的在何以晴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话随意的出口:“还不是知道你肯定又会在这里等我,所以我一从公司出来就打车过来了。”

也许是因为彼此之间实在太熟悉了,在何以晴眼前的纪人杰失了在旁人面前的分寸感。

“我……”她还是打扰到他了,何以晴想。

原先带着惊讶之色的脸庞,有那么一瞬,懊恼、纠结、不甘,一一在她的脸上掠过。

纪人杰虽然是个有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好在,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男人,相反,几年时间的相处,让他能够轻易察觉到眼前的女人脸上细微的变化,意识到因为他的一句话,他的以晴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纪人杰专注的注视着何以晴,认真道:

“以晴,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早早的见到你。毕竟我们都已经要结婚了,我也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最后一段两人生活。”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已经习惯了无需任何遮掩,转弯的对着眼前他心爱的女子。

何以晴见他这幅严肃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下,紧接着习惯性的用手指遮掩住了唇,眉目含笑,半嗔半娇道:“哎,你干嘛这么说。说得我们两个结婚会发生多恐怖的事情似的。这多不吉利,让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你是被赶鸭子上架和我结婚的。”

纪人杰知道何以晴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却是故意一本正经,挪了挪位置,更加的凑近了自己对面一桌之隔的何以晴,继续道:“当然恐怖啦!你想想,你和我颜值都那么高,还都那么优秀,我们以后的小孩子一定能够继承我们两个的优点,如果我们不多生几个……”

“啊呀!”何以晴见纪人杰居然又在外不正经,白皙的脸庞上晕染上一层红晕,忍不住伸手拍了拍纪人杰的胳膊,“这外面人来人往的,你说些什么啊!谁要和你多生几个,我都还刚刚准不好当新娘子……”

“当了新娘子就是我的了呀!”纪人杰故意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很是享受时不时调戏一下自家未婚妻的感觉,“我纪人杰的孩子,就算不是最优秀的,至少也是名列前茅!不生一个足球队出来怎么对得起我们两个优秀的基因……你说,是不是?”

越发压低的语调,显得暧昧的眼神,偏偏又如此真挚情深,何以晴羞得面颊通红,娇嗔:“你越说越不像话!你当我是母猪啊!再者说来小孩子多生会变老变丑!一个就够了,我才不要多生几个!”

“你就算变成母猪,变老变丑了,那也是我纪人杰捧在手心的母猪,你怕什么。”

受不住纪人杰投向她赤裸裸的眼神,受不住纪人杰的情话,何以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因为他的话而沸腾了,她受不住的偏过头去,可又忍不住的用余光小心翼翼的偷瞄他。

与他的视线接个正着。一想到之前在等纪人杰的时候,路旁的过路人走会有意无意的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何以晴就越发的显得不安。


裴哲婳

【青蛇外传&千言万语同人】《佛灭(青法杰晴)》第一章 天晴(1)

第一章 天晴


前世情,流转许下今生缘

昔日容颜,今日已不见。


何以晴有一个感情很好的未婚夫,他们从大学开始就已经是恋人,感情非常的稳定。周边闺蜜还因此拿来打趣,说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状态。

向来温婉的何以晴对此也只是腼腆的笑笑,可心里头却是认同这种想法的,她自己知道。这种感觉就好像是——

她和纪人杰是被命运的羁绊捆绑住,注定了彼此是对方的宿命中人。


初夏之际,A城的道路两边成片的柳树随着微风而轻舞摆动着,带给这本算不上炎只因已至中午而炎热上几分的城市,几缕凉爽。宽阔的道路两边玲琅满目的大小店铺,几乎覆盖了城中人所有的生活所需。...

第一章 天晴

 

前世情,流转许下今生缘

昔日容颜,今日已不见。

 

何以晴有一个感情很好的未婚夫,他们从大学开始就已经是恋人,感情非常的稳定。周边闺蜜还因此拿来打趣,说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状态。

向来温婉的何以晴对此也只是腼腆的笑笑,可心里头却是认同这种想法的,她自己知道。这种感觉就好像是——

她和纪人杰是被命运的羁绊捆绑住,注定了彼此是对方的宿命中人。

 

初夏之际,A城的道路两边成片的柳树随着微风而轻舞摆动着,带给这本算不上炎只因已至中午而炎热上几分的城市,几缕凉爽。宽阔的道路两边玲琅满目的大小店铺,几乎覆盖了城中人所有的生活所需。

然虽已是周末,只因着气候所至,这本热闹的街道,比起往日里的繁杂热闹,也略微冷清,即使有行人路过,也大多行色匆忙,少有做停留者。

名为“千年修”的咖啡厅座落在街道边的商业长龙里,如果不是那个奇怪的名字,这间无论从外还是从内来看,装潢均为普普通通的咖啡厅,又如何可能让人多看一眼。一名身穿白色修身连衣裙,大约摸为二十多岁留着微卷的黑色长发的女子,脸上带着的直达心底的纯粹笑容,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着,手肘搁在桌面上单手托腮,腕上青绿色的串珠在女子白皙柔嫩的肌肤衬托下,显得越发的通透纯粹。

女子算不得十分美貌,也不是时下流行的瓜子脸庞,有些婴儿肥。可她身上的温婉柔和的气质却足以吸引了他人的目光,一路走过总有几个行人的目光会远远的投向她一眼。

对于路人的不时投视,女子渐渐的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似是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是对什么心有余悸。

这时候女子的手机短信响了,女子从椅子后背的咖啡色背包里取出手机,手指划开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示人是纪人杰。

——以晴,我公司临时有些事情,怕是要晚到了,你不要等我。

何以晴的未婚夫纪人杰是个事业心十分重的男人,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当她看到短信内容,也只是习惯了,没有任何抱怨地发了一些关心的话,耐心的等着。

她未曾注意到,千年修咖啡厅二楼一间雅阁内,一名白衣行僧站在窗户边,温润慈和的视线透过透明的窗户焦剧在她处。

何以晴腕上念珠在行僧的注目下,仿佛自带灵性一般,发出隐隐透明色的青光,如同是对行僧的回应。

——“当初我作恶多端,只是为了和你作对,只是不想就那样和你分道扬镳,我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纠缠下去,毕竟你和我谁都不愿服输。可到头来,我还是输给了你的阿弥陀佛。你能寻我百年,我已经知足,我们不要再见了。”

——“女施主……”

——“念珠已断,宝哥……不,大师,以后的路,青儿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未曾忘记百年前,重见那昔日记忆中的女子,自己寂静了几百年的心,泛起的阵阵波澜,当女子再一次为她舍去生命,已经化作云游僧人的自己,内心扯起的悔悟。

如今时过千年,云水再次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心知那楼下女子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只是想着或许能够成为他找寻青蛇的线索。


只吃玄亮糖

【水浒同人】造日运动 (十九)地球,快逃!

“吴舰长,眼睛向下看,对,再忍一下就好了。”化妆师轻柔地为吴用画上眼线,吴用的泪水止不住地分泌。


“舰长您再流泪眼妆就全花了。”


“实在抱歉,可是我控制不住啊。”吴用满怀歉意地笑了笑,“我第一次化妆,可能眼睛不适应。”


“没事没事。”化妆师只好拿出第三根棉签为他擦去眼泪。


宋江把屁股从旁边的椅子上抬起来,往前探着身子看吴用:“这真的画了吗?好像看不出什么区别。”


化妆师背对着宋江,但因为对面是吴用,也不好翻白眼。


吴用睁大眼睛侧了侧头给宋江看:“你没发现眼睛有神了吗?”


宋江勉强地点点头:“这么一说好像是的。”


“你们一个个对真人秀嗤之以鼻,这个...

“吴舰长,眼睛向下看,对,再忍一下就好了。”化妆师轻柔地为吴用画上眼线,吴用的泪水止不住地分泌。


“舰长您再流泪眼妆就全花了。”


“实在抱歉,可是我控制不住啊。”吴用满怀歉意地笑了笑,“我第一次化妆,可能眼睛不适应。”


“没事没事。”化妆师只好拿出第三根棉签为他擦去眼泪。


宋江把屁股从旁边的椅子上抬起来,往前探着身子看吴用:“这真的画了吗?好像看不出什么区别。”


化妆师背对着宋江,但因为对面是吴用,也不好翻白眼。


吴用睁大眼睛侧了侧头给宋江看:“你没发现眼睛有神了吗?”


宋江勉强地点点头:“这么一说好像是的。”


“你们一个个对真人秀嗤之以鼻,这个堕落的人就只有我来当了。”终于画好了眼妆,吴用松了口气。


“我还愿意来看看热闹,柴总都快气疯了。我来之前她还说,要是吴用敢带人回来,就让你们都去操场上睡。”


“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吴用笑笑。


“吴舰长,”


“嗯?”


“你为什么如此坚定地参加节目呢?通过真人秀选拔的天罡号船员真的靠谱吗?”


“宋舰长,请问我们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是多久?”


“少则两三年,多则五六年,甚至……”


“甚至还可能回不来,对吗?”


宋江缓慢地点点头。


“你是否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造日计划最合适的人选不是最想到达木星的人……”


“而是最想离开地球的人。”


“能来参加这个节目的都是这样的人。”


宋江低下头,眼睛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吴用。


“况且,我们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木星上过日子。”


宋江看向镜子里吴用的眼睛。


“这么难熬的日子,可不能都是你这种‘有用’的人。”


宋江提起嘴角:“哦?你是在说我无趣咯?”


“我是希望你不妨‘无用’一些。”吴用也对着镜子里的宋江笑起来,每次他一笑,眼睛都是弯弯的。


“吴舰长,该到您候场了。”吴用从容地站了起来。


“别紧张!”宋江腾地一下起身,发现他的这句叮嘱对吴用来说十分多余。


他的背影和光怪陆离的舞台灯光融合在了一起。


“观众朋友们,经过三个月的层层筛选,共有五组‘逃亡者’承受住了严酷的生存挑战,站在了我们决赛的现场。”


“今晚,我们请到了天罡号的副舰长吴用先生,由他来做出最终的抉择!但很残酷的是,无论我们的‘逃亡者们’多么优秀,吴用先生只能带走两组队员。”


“吴用先生,你觉得这会是一次很难的抉择吗?”


“我最擅长的就是做选择。”吴用面带微笑地坐在评委席上。


“好,让我们掌声有请第一组‘逃亡者’!”


……


“吴用先生,你确定再次放弃第三组队员的入选资格吗?如果第四组和第五组依旧让你失望,你可能会错失……”


“今天我宁愿空手而归,也不会带走任何一个不能令我满意的人。”


导演组的人有点慌了,他们不能确定这是吴用自作主张安排的节目效果,还是真心话。如果真的一个人也没带走,实在没有办法向投资方交代。可是吴用的身份又是他们不能抗衡的。


“我就说了这是场赌博。”导演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然后按动了对讲机。所有工作人员的耳机里都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再和军方合作我就是狗。”


节目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毕竟还剩两组“逃亡者”没出场, 事情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如果他们能让吴用满意的话。


“我知道你们很想离开地球,但你们能为我们做什么?”吴用诚恳地看着台上正牵着手的一对情侣,第四次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张青用力地攥了攥话筒:“吴舰长……我们……”


“我不要只动嘴皮子的人。”吴用微笑着,但那笑让张青窒息。


“我们根据天罡号已经发布的外形,推测出了它的内部结构。”孙双凑近张青的话筒,目光直视吴用。


“一群疯子!”导演努力克制摔台本的冲动,用手抚摸着额头摩挲着。


“导演,进广告吗?”


“不要进,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量。”


“拿给我看。”吴用的目光也震动了一下,他谨慎地伸出手,让孙双把图纸递过来。


导演组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吴用心里很有数,如果他们的图纸是正确的,谁也担不起泄露这个机密的责任。


吴用缓缓展开图纸,导播很机智地切了个远景,“图穷匕见”这个词,突然袭击了导播的大脑。


孙双和张青的图纸,只能说是对了百分之四十,但已经足够可怕。在天罡号内部设置上,柴进呕心沥血,就是为了不能让人一眼看穿,可这对年轻人居然看穿了一半……不,也许他们看穿了更多,但他们很有智慧,没有太过张扬。


吴用风平浪静地卷上图纸,然后淡淡地说:“虽然你们的努力百分之八十打了水漂,但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


然后他按动了按钮。


孙双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入选的时候是怎样和张青亲吻、拥抱,怎样热泪盈眶的,可是现在,她只是觉得前所未有地宁静,就连呼吸都慢了几分,她突然意识到,终极的快乐不是浪花击打在礁石上,而是秋天的叶子被风吹落在湖面。


张青看向孙双,激动的心跳也被她安静的眸子抚摸着,逐渐放慢了速度。他从未看到此前雷厉风行的“孙姐”这样的一面。年轻人叹了口气,那是释怀的感觉。


在这对恋人无与伦比的宁静的世界里,主持人的祝贺、现场观众的掌声,甚至连吴用的祝福,都完全被隔绝了。


“接下来,是最后一组‘逃亡者’,五号,燕青!”


吴用的眼睛亮了,大概一分三十秒后,直播画面传到了花荣的手机上,他险些在设计大厅里大叫出来。然后大家看到平时一贯冷漠的杨志眼里也有了光。


“比逃离地球更重要的目的是,为我的一位朋友昭雪。”燕青的面旁黝黑,身材也锻炼得更加结实了,“你们是否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越来越少?甚至有些人恐惧真相、抵触真相。他们在恐惧什么?他们在心虚什么?他们想占有权力赋予的利益、躲避其锋芒,逃避权力背后的责任,企图永远站在特权阶级的楼顶俯视众生。想着永远能够用最简单的手段解决问题。权力让他们变得懒惰、变得愚蠢,他们把自己当做粗暴的傻子,也把他人当做了无知的草芥。凭什么?凭什么我作为记者,连呈现真相的资格都没有?我吃着这碗皇粮,和同事们一起粉饰太平。上面把监督当做造反,无视百姓的诉求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导演,这段要播吗?”


“播。”


“可是……”


“他说得好,让他说。”


“这五年来,我一边在军队磨练自己,一边继续收集证据。我想,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给我自己和我的朋友一个答复。”


导演放下台本,默默离开了现场。她从直播带货做起,一路摸爬滚打成为了业界有名的铁娘子。她永远为节目准备三套方案,她姓扈,大家都叫她“扈三娘”,但这次,她准备使用燕青的方案。


孤立无援的导播试图强行插入宣传片,可是不知道信号为什么被干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燕青揭露蔡氏的报道视频被直播出去……


“我没有地方去了,天罡号上还能加一个人吗?”


吴用上车前,发现扈三娘正等在那里。





松烟

万圣公主


🚫二改❌抹水印转载

其余看置顶


86西游漂亮姐姐修图:

郑益萍——玉面狐狸 


万圣公主



🚫二改❌抹水印转载

其余看置顶



86西游漂亮姐姐修图:

郑益萍——玉面狐狸 


只吃玄亮糖

【水浒同人】造日运动 (十八)再见了,白湖村

吴用走到林冲面前,他身后的天光中,花荣和王英的身影也出现了。


“我和你们走。”吴用的脚步还没站稳,杨志便淡淡地说。


“欢迎。”吴用的眼神让人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郑重地握住杨志的手,用那里的力量告知他的诚意。


“杨博士,您能来真的太好了,您和林先生都是反物质方面的专家,我们造日计划特别……”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地让花荣感觉有些窒息,他下意识地多说些话,可这些回声好像鬼魂在大厅中回响,显得特别聒噪。


“林先生,您的遭遇我们很同情,请您节哀……”花荣看到林冲冷淡的神情,又小心翼翼地补充着。


“花博士,先带杨博士上车。”


“可林先生……”


吴用明明...

吴用走到林冲面前,他身后的天光中,花荣和王英的身影也出现了。


“我和你们走。”吴用的脚步还没站稳,杨志便淡淡地说。


“欢迎。”吴用的眼神让人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郑重地握住杨志的手,用那里的力量告知他的诚意。


“杨博士,您能来真的太好了,您和林先生都是反物质方面的专家,我们造日计划特别……”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地让花荣感觉有些窒息,他下意识地多说些话,可这些回声好像鬼魂在大厅中回响,显得特别聒噪。


“林先生,您的遭遇我们很同情,请您节哀……”花荣看到林冲冷淡的神情,又小心翼翼地补充着。


“花博士,先带杨博士上车。”


“可林先生……”


吴用明明没再说什么,但他的眼神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这让花荣突然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清瘦温和的人能成为整个西南最厉害的缉毒警察。


杨志在走出大厅前回头望了一眼林冲,不可察觉地点了点头。


“林先生,天罡号是您最好的归宿。我相信您的理性也在这样告诉自己。”吴用又走近了一些,他的声音只有林冲和自己能听到。


林冲沉默了许久,他没有回应吴用热切的目光,而是盯着吴用脚边的地面看。


“我发过毒誓,再也不会碰反物质。”


“是您自己选择和我走,还是我们逼你一把?”


林冲没想到从语气如此温和的人口中竟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迎上吴用的目光,可那目光明明还是温暖的。


“我说过,绝不再碰反物质。”


“林先生何必口是心非?”


林冲没有说话。他的喉结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突然,王英一步跨到林冲身后,只拿手掌往他的后脖颈上一击,林冲便突然向前倒去。


“吴用哥哥帮我一把,这大个还挺沉!”


吴用先让林冲的头抵在自己肩上,一手揽住他的膝关节,一手扶肩,借力就把林冲抱起来了,王英惊讶了一秒钟,他总是忘记吴用曾经的身份,毕竟他看起来实在不像能抱起一个大活人的样子……


我要是再高一点也能抱起来他的。王英想。


花荣诧异地看着吴用怀里的林冲,还没等开口,吴用便说:“有些人是喜欢被逼一把的。”然后他和王英合力将林冲安置在后座位上。


“额,可是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花荣皱起眉头,小声地说。


“没什么不好,天罡号是我们这号人最好的归宿。”说话的是杨志。


再见了,白湖村。


林冲此刻残存的意识在这样想。


汽车驶出戈壁,穿过雪山,然后又是一片平坦的戈壁……


“林先生,林先生,头还疼吗?喝点水吧。”王英手里拿着一杯温水,将林冲从座椅上扶起来。


林冲睁开沉重的双眼,发现窗边的景象已经变成了云层,自己好像是在一架飞机上。王英身后是吴用花荣和杨志,他们都关切地看着自己。


“我下手没敢太重,回去让大夫给您再看看。”王英笑着,眼里满是歉意。


林冲接过王英手里的水喝了一口,这就算是原谅他了,“这又不能怪你。”他将水杯还回去的时候,特意看了吴用一眼。


吴用并没有躲闪林冲的目光,眼睛笑得更弯了。


天上的云朵从纯白色变成了淡黄色,然后又变成金色、粉色……质感也从厚重的油画棒变成了轻盈的丝绒。


张青和孙双躺在公司楼下的草坪上,等着头顶那片云从西边飘到东边。


“我从来没这样看看过云。”


“我在学校里每天晚上都要躺在操场中间这样看。”


“是啊,这张床比我的睡眠舱宽敞多了。”孙双偷偷看了一眼沉浸在傍晚微风中的张青,“年轻真好。你们每天都很有活力吧。”


“孙姐你也不老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


孙双叹了口气:“你工作了就知道了,很多美好都会在无边无尽的琐事中消解。”


“我觉得也不完全对。”张青稍微侧躺过来一些,看着孙双,“主要是还是看你如何面对,有时候换个思路事情就会没那么遭……额但我也可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没你经历得多。”


“不,你说得有道理。是我太悲观了。”孙双闭上眼睛,一阵凉风吹了过来。


“天凉了,咱们该起来了。”张青从地上爬起来,伸出手要拉孙双一把。


孙双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交给了张青,她看到这名实习生的脸好像红了。


“孙姐,你上大学时候的愿望是什么?”回去的路上,张青问道。


“离开地球。”


“为什么?地球不好吗?”


孙双摇摇头,“你不会懂的。”


“我们试试吧。”


“什么?”


“离开地球,我们一起试试。”张青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传单,“还有三天报名就截止了。”













只吃玄亮糖

【水浒同人】造日运动 第十六章 盆栽

张青寝室的阳台上,摆了一地的泡沫箱子,里面填满了种植土,辣椒、茄子、萝卜,活脱脱一个小菜园。旁边的花架上,是大大小小的盆栽,有的已经开出了淡粉色的花,有的是胖乎乎的多肉,有的是微型的松柏和竹林……张青每天早上都到阳台上去刷牙,就是为了能多看这些花花草草一眼。今天洗漱完毕,他还要认真地打一个领带,但是试了十分钟也还没系上。


“诶嘿嘿,能否帮我一下?”张青拎着系成屎的领带,走到室友面前求助。


“至于这么正式吗?”


“这是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认真点总没坏处。”张青努力把下巴抵在胸前,看着室友打领带的手法。


“快滚吧,一会早高峰挤死你!”室友三下五除二搞定了领带,自己也拎着书包...

张青寝室的阳台上,摆了一地的泡沫箱子,里面填满了种植土,辣椒、茄子、萝卜,活脱脱一个小菜园。旁边的花架上,是大大小小的盆栽,有的已经开出了淡粉色的花,有的是胖乎乎的多肉,有的是微型的松柏和竹林……张青每天早上都到阳台上去刷牙,就是为了能多看这些花花草草一眼。今天洗漱完毕,他还要认真地打一个领带,但是试了十分钟也还没系上。


“诶嘿嘿,能否帮我一下?”张青拎着系成屎的领带,走到室友面前求助。


“至于这么正式吗?”


“这是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认真点总没坏处。”张青努力把下巴抵在胸前,看着室友打领带的手法。


“快滚吧,一会早高峰挤死你!”室友三下五除二搞定了领带,自己也拎着书包出门了。


张青第一次乘坐这样的地铁路线,挤下来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即使他的身躯在那簇反射着天空光线的大楼面前显得那么渺小,他还是从年轻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征服世界的欲望。


孙双只是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在被世界征服。现在才上午九点,她的眼睛却已经布满血丝。最近有个项目赶得很急,导致连胃疼都没来得及去看。她知道,这种胃疼明明是压力过载的信号,但她麻木到连自己的身体都懒得理会。


“孙姐,你的实习生到了。”


“孙姐你好,我是张青。来自建筑工程大学。”


“我知道,看过你的简历,坐吧。”孙双很想坐在椅子上不起来,但出于礼貌,她还是站起来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孙双疲惫的双眼和张青那双充满朝气的眼睛形成了鲜明对比。


张青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多肉盆栽放在两个人座位中间。然后一丝不苟地摆好了笔记本电脑、鼠标垫、水杯……


看到张青的眼睛,孙双总会觉得很惭愧,明明自己曾经也是那样一个阳光明媚的年轻人。


哎,年轻人。孙双心里想着。


“孙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张青看向孙双的目光有些胆怯,他那股鼓起勇气的精神在孙双看来还有些幼稚可爱。


“你先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哦,好,额……那没事了。”


张青从椅子上走开,过了一会又慢慢地走了回来。“孙姐?”


“嗯?”


“我刚刚在外面的信息墙上看到今天是你生日诶!”张青脸上笑意盈盈地,神色还有些神秘,“祝你生日快乐!”张青的脸红了,纯粹是因为有些社交恐惧症,但他觉得作为实习生,还是要祝福一下自己的老板的,第一天来到职场,不能退缩!


生日?孙双已经好几年没过过生日了。即使公司会记得每个人的生日,但也只是象征性地在大屏幕上祝福一下。公司上下一万员工,每天过生日的人不计其数。没有人会有闲工夫注意这些,而生日团建在这家公司看来也是效率低下的事情。


“谢谢。”孙双很努力地挤出了一些微笑。


张青缓慢地把座位中间的多肉推向孙双:“孙姐,这个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吧。记得每周浇一次水,多晒太阳。”


“谢谢。”孙双意外到有些不知所措,导致她说出来的话显得很冷漠。她接过多肉盆栽,移动到自己面前,盯着那丛小小的叶子看了好久。


“多晒太阳。”下午5点的时候,阳光斜着溜到了孙双脚边的廊道上,张青和别的实习生去吃饭了。她突然想到了张青的话,拿着盆栽走向了大厅的落地窗。


盆栽拿在手里只有一个拳头大小,孙双端着它站在落地窗前 ,看着夕阳的余晖把对面大楼都照成了剪影。她开始回忆自己有多久没好好看过夕阳——并没有得到答案。她将盆栽举到头顶的位置,阳光正好透过多肉的叶子落在她的眼睛上。对于这样大的一面窗户来说,孙双的黑色衬衫就像一幅巨画上不小心掉上去的一滴墨,那滴墨又不小心被蹭了一下,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你想离开地球吗?”孙双想起了此刻藏在枕边的传单,这是传单上的第一句话。


也许是同一缕阳光,让塔里木盆地上G216国道两旁的砂石闪着微弱亮光。一辆武装得十分严密的车队正一路向北行驶,随着最后一辆车驶入山口,夕阳也消失了。


花荣辗转反侧了一夜,终于半梦半醒地睡了过去,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吵醒。


“花博士,醒醒!”是戴宗的声音。


花荣打开办公室的门,戴宗立刻将铁牛投影在了墙壁上,许多条新闻消息在滚动着。


“你的那个林冲出事了。”


花荣走上前去触碰了一下墙上的消息,热度最高的信息只有一句话:

准噶尔南部发生反物质实验发生爆炸,死亡人数20人。


“导致当地发生4级地震……”


“光粒科技有限公司股价大跌……”


“你看这,”戴总又将信息滑动了一页,“反物质专家林冲的妻子也在现场。”


“林冲活着吗?”


“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啊……这……太意外了。”花荣没兴趣再去看铺天盖地的新闻,静静地坐回到床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毕竟和反物质有关。”戴宗退回到门口,“你最近太累了,也别想太多了,宋舰长和吴舰长昨晚回来了,兴许他们有办法。”


戴宗话音刚落,吴用就从他背后走了过来,看得出来最近一周的奔波让他有些疲惫,皮肤都黑了一些,看到墙上的信息投影,吴用立刻明白了花荣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吴舰长,回来了,休息好了吗?”戴宗为吴用让开位置,吴用微笑示意,“那我先去工作了。”


戴宗离开,墙上的信息也消失了。吴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花荣面前,不好意思地笑着:“快下雨了。这是最准的天气预报。”吴用有些艰难地坐在花荣对面的椅子上,指了指自己那条受过伤的腿。


“你们这些天辛苦了。”


“没什么。”吴用摇摇头,“我们得赶紧找到林冲。”


“现在吗?”


“对,马上出发,我和你一起去。”




橙子猪

于是我又来清点图了


是二龙山全员猫猫!

内含武施、鲁林、十字坡夫妇、吴杨

注意避雷⚠️

(tag打不完了就这样吧x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发现真的难画(

光找猫猫素材就要找一大圈(比划

6、7p大概是表情包(?


最后丢一下建的吴杨同好群,欢迎同好们进来吃饭!速速进来刻不容缓(被打


之前听人说橙子的图很治愈

听到之后真的嘎嘎开心,因为俺产粮的目的就是为爱发电和给各位带来快乐

希望各位看完后能轻松一笑

希望我能给各位的闲暇时间带来放松和治愈

这样的话橙子就实现愿望了!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于是我又来清点图了


是二龙山全员猫猫!

内含武施、鲁林、十字坡夫妇、吴杨

注意避雷⚠️

(tag打不完了就这样吧x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发现真的难画(

光找猫猫素材就要找一大圈(比划

6、7p大概是表情包(?


最后丢一下建的吴杨同好群,欢迎同好们进来吃饭!速速进来刻不容缓(被打


之前听人说橙子的图很治愈

听到之后真的嘎嘎开心,因为俺产粮的目的就是为爱发电和给各位带来快乐

希望各位看完后能轻松一笑

希望我能给各位的闲暇时间带来放松和治愈

这样的话橙子就实现愿望了!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星汉流觞

水浒人物拟马】之张青和孙二娘

p1 p2. 左上角是可爱标记,张青是“菜园子”,孙二娘我给她安排的是“人肉包子”。

p3. 以前画的宝莉版孙二娘单人

水浒人物拟马】之张青和孙二娘

p1 p2. 左上角是可爱标记,张青是“菜园子”,孙二娘我给她安排的是“人肉包子”。

p3. 以前画的宝莉版孙二娘单人

前排围观的岚翊

【二龙山】forever road

b站首发,这里也发一下()

影视素材:新水浒传

bgm:forever road-曾轶可

“曾经七个誓同生死的兄弟姐妹,如今只剩他一个流落在杭州。”

这个bgm相当于《虹猫蓝兔勇者归来》的前摇……真的太能代了啊,而且正好都是七个人QAQ

(你问我东晋背景的主题曲为啥会有英文歌词?那肯定是因为东晋和拜占庭结交了!)

二龙山七人组真的个个都好可爱啊,我好喜欢他们——而且结局也很意难平……

cp大概有孙张,武施,鲁林,如果还有的话就如你所想啦qwq

有勇有谋的军师曹正这个人设我也好喜欢,还有圆圆脸看起来很憨厚的小白兔张青,这个改编实在是,一点也不......

【二龙山】forever road

b站首发,这里也发一下()

影视素材:新水浒传

bgm:forever road-曾轶可

“曾经七个誓同生死的兄弟姐妹,如今只剩他一个流落在杭州。”

这个bgm相当于《虹猫蓝兔勇者归来》的前摇……真的太能代了啊,而且正好都是七个人QAQ

(你问我东晋背景的主题曲为啥会有英文歌词?那肯定是因为东晋和拜占庭结交了!)

二龙山七人组真的个个都好可爱啊,我好喜欢他们——而且结局也很意难平……

cp大概有孙张,武施,鲁林,如果还有的话就如你所想啦qwq

有勇有谋的军师曹正这个人设我也好喜欢,还有圆圆脸看起来很憨厚的小白兔张青,这个改编实在是,一点也不像坏人了!

真的,怎么会有个个都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团队啊!(话说我真的应该打这么多tag嘛)

翠翠

【蒸汽朋克】孙二娘张青1

二姐,不,现在不能叫二姐了,好久之前就不能叫她二姐了,半大的小子把自己弄得灰不溜秋,见了她怯生生地叫二嫂子,顶着太阳赤着膀子的汉子见了她喊她二娘,二姐是以前的称呼,是她父亲摇着蒲扇在夏天躺在摇椅上叫的称呼,而在更久以前她的父亲喊她二丫头,这称呼听起来脆生生的,带着股野气,像是雨后一茬茬的野草,乱蓬蓬的。


二娘把店门打开,张青早早地就去菜园里侍弄他的青苗,他一天里大半时间要待在菜园子,二娘跟着伙计把桌椅板凳摆周正了,早上第一个进来的不是客人,是乞丐,二娘随手把一屉包子扔到地上,七八个的也不怕烫手,抢得比谁都快,二娘就点了旱烟,坐在桌子上瞧,瞧了一会儿便要笑,边笑还要说,瞧他们的。


那...

二姐,不,现在不能叫二姐了,好久之前就不能叫她二姐了,半大的小子把自己弄得灰不溜秋,见了她怯生生地叫二嫂子,顶着太阳赤着膀子的汉子见了她喊她二娘,二姐是以前的称呼,是她父亲摇着蒲扇在夏天躺在摇椅上叫的称呼,而在更久以前她的父亲喊她二丫头,这称呼听起来脆生生的,带着股野气,像是雨后一茬茬的野草,乱蓬蓬的。


二娘把店门打开,张青早早地就去菜园里侍弄他的青苗,他一天里大半时间要待在菜园子,二娘跟着伙计把桌椅板凳摆周正了,早上第一个进来的不是客人,是乞丐,二娘随手把一屉包子扔到地上,七八个的也不怕烫手,抢得比谁都快,二娘就点了旱烟,坐在桌子上瞧,瞧了一会儿便要笑,边笑还要说,瞧他们的。


那乞丐见二娘笑了,也咧着嘴,却不知笑什么了,二娘便板了面孔,回柜台后面摆弄起算盘来,再过一会儿便是一群短衫汉子,还有一阵呜隆隆的声音,这声音好像从天边来的,那群汉子把馒头包子塞满了嘴,二娘倚在他们的桌子旁,手里还抽着烟,那群汉子也笑,二娘跟着他们笑。


等这一波人走了,二娘还要靠在门槛边送他们,那阵呜隆隆便像是响在耳边了,二娘眯着眼只看着那阵子黑烟直冲进云霄,张青这时候照例要回来一趟,面色却不好,只摘了一篮子的菜。


不像样子了,张青这么说,你见过紫色的土豆,长眼睛的青菜吗?


二娘不理他,眯着眼睛先把烟抽完,然后才从篮子里随手挑了一颗青菜出来,把手往那“眼睛”里一插,便有红色的汁水流出来,二娘见了就咯咯咯地笑。


你怎么笑得出来,张青嘴里埋怨,嘴边却比二娘咧得还要高,笑得却要比二娘声音还要大。


管他什么土豆青菜的,二娘笑得喘不上气来,反正我们也不吃他,我今天才又找到些好食料。


哪儿的食料?张青问。


呜隆隆黑烟囱里出来的,壮实得很,一个倒比十个要强。



那里的不好哩,张青板了脸,怕也要多几双眼睛。


呸,哪里不好了?我瞧呀,好得很,明天我们就要去别的地方,今天我非要尝尝这一片的特产,不尝一尝,我不走呀。


好嘛,那就尝一个。


一个不够我一天店哩,怎么也要五个。


三个,三个可不能再多了,我们明天还要走哩。


好吧好吧……谁让我们女人家,吃什么都得听你们汉子的……


那你要把东西都收拾好呀。


呸,你什么时候见我没收拾好的?


二娘笑骂着,张青也笑着却又拎了他的菜篮子要回菜园了,孙二娘点了头,把烟枪往门槛外面一扔,许久也不见什么声音传来,又过了一会儿子,才叮叮当当的,叮叮当当的是烟枪落了地,那呜隆隆的声音却终于是远了。


殺鶴

玩1点快乐梗图

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二龙山

二龙山小分队yyds!教头小9我默认属于二龙山的编外人员 军师哥哥是我私心把他放进来🤤🤤🤤

玩1点快乐梗图

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二龙山

二龙山小分队yyds!教头小9我默认属于二龙山的编外人员 军师哥哥是我私心把他放进来🤤🤤🤤

花坞汐_Ah_Xi[暑假限定版]

是张孙(确信

来来来发糖了发糖了昂!

是张孙(确信

来来来发糖了发糖了昂!

盲日
嘿嘿嘿嘿半次元的问卷真的超级好...

嘿嘿嘿嘿半次元的问卷真的超级好玩嘿嘿嘿

先把夜奔思凡咕掉了

不会画帅男人emmmmm

菜狗竟是我自己.jpg

嘿嘿嘿嘿半次元的问卷真的超级好玩嘿嘿嘿

先把夜奔思凡咕掉了

不会画帅男人emmmmm

菜狗竟是我自己.jpg

水浒密史
此2人比武松还猛,上梁山后一个因蠢而死,一个却不愿为宋江卖命
此2人比武松还猛,上梁山后一个因蠢而死,一个却不愿为宋江卖命
猿猿居士:APE毅茗🍅

震惊!我居然更了?!

当水腐里的小朋友们畅谈未来。


今天老师上了一节关于理想的课。理想就是以后想要实现的愿望,比如当科学家,比如当宇航员。

“好了,”老师拍了拍手,“能和老师说说你们的理想吗?”

小朋友们争先恐后地举起了手。

“嗯......”老师拍了拍第一排的一张桌子,“孙二娘小朋友,你来说一说吧。”

“我以后想要开肯/德基哦,”孙二娘小朋友认真地说,“而且是要和张青一起开的!”

旁边的张青小朋友:“???”

老师觉得很好玩:“那么为什么是要开肯/德基呢,还是和张青小朋友一起?”

“因为肯/德基很好吃啊,如果自己开店的话就可以吃个够了。”孙二娘不假思索地开口,“而且张青他已经答应长大之...

当水腐里的小朋友们畅谈未来。




今天老师上了一节关于理想的课。理想就是以后想要实现的愿望,比如当科学家,比如当宇航员。

“好了,”老师拍了拍手,“能和老师说说你们的理想吗?”

小朋友们争先恐后地举起了手。

“嗯......”老师拍了拍第一排的一张桌子,“孙二娘小朋友,你来说一说吧。”

“我以后想要开肯/德基哦,”孙二娘小朋友认真地说,“而且是要和张青一起开的!”

旁边的张青小朋友:“???”

老师觉得很好玩:“那么为什么是要开肯/德基呢,还是和张青小朋友一起?”

“因为肯/德基很好吃啊,如果自己开店的话就可以吃个够了。”孙二娘不假思索地开口,“而且张青他已经答应长大之后要嫁给我了,到了那个时候他可以在店里给我打下手。”

老师在讲台上笑出了声,孙二娘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但觉得最不好笑的是张青小朋友。





“那么吴用小朋友呢?”老师叫了吴用小朋友起来。

“我呀,”吴用小朋友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天真可爱的微笑,“想变成像老师一样伟大的人呢。”

“......啊,我吗......?”老师没有预料到会有人这样回答。

“是啊,我要像老师一样教书育人,诲人不倦,桃李满天下。”

老师一脸复杂地盯着时常会在课堂上语出惊人的吴用小朋友,不知该作何反应:“你坐吧。”

吴用坐下之后旁边的公孙胜小朋友扯了扯他的袖子:“喂,你说的是真的么?”

吴用小朋友推了一下眼镜,意味深长地笑了:“真不真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答出让老师满意的答案就行了不是吗?”

依然一脸复杂的老师:“......小朋友们不好意思,说悄悄话不要太大声哦,老师听到了。”

公孙胜:“......”

吴用:“......”




“那么武松小朋友呢?”

武松小朋友歪着头认真思索了一下:“我以后想要......”

“想要什么呢?”老师在心里祈祷他会说个正常的答案出来。

“想要毁灭地球。”武松小朋友心平气和地说,教室里的几个男同学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呃,”老师斟酌着语言,“那么除了这个以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呢?”

“有。”武松小朋友看了一眼旁边,“我想一直保护施恩。”

施恩小朋友觉得有点害羞:“诶......?”

“不管有谁欺负你,我都会帮你打回去的,你放心吧。”武松小朋友对着施恩笑了一下,莫名的有点帅气。

......现在的小孩啊。老师叹口气。





“老师我的理想是毁灭地球!”

“老师我也是!!”

......现在的小孩啊。




----------------------------------------------------------------------------

杨桃·冲拥百志
二龙山的少年美如水啊二龙山的姑...

二龙山的少年美如水啊二龙山的姑娘壮如山啊

二龙山的少年美如水啊二龙山的姑娘壮如山啊

杨桃·冲拥百志

这次画了张青!

二龙山厚涂系列组图又新增一张x

这一幅的青哥跟前前几天画的孙二娘是配套的,这两张的画布大小都一样且整个系列里只有他俩的画布尺寸一样,因为是一对!上一张的传送门 


画这张真的参考了一堆的校考色彩头像临本,仿佛我继续画下去就要从设计专业转去隔壁造型专业了【误

呜呜呜彩头真的好难画,最难之处莫过于用色彩所体现的块面感,非常考验概括能力和对于面部五官肌肉结构以及造型的理解


这一张应该算是草稿比成图还好看系列【不是】所以草稿放彩蛋里了

这次画了张青!

二龙山厚涂系列组图又新增一张x

这一幅的青哥跟前前几天画的孙二娘是配套的,这两张的画布大小都一样且整个系列里只有他俩的画布尺寸一样,因为是一对!上一张的传送门 


画这张真的参考了一堆的校考色彩头像临本,仿佛我继续画下去就要从设计专业转去隔壁造型专业了【误

呜呜呜彩头真的好难画,最难之处莫过于用色彩所体现的块面感,非常考验概括能力和对于面部五官肌肉结构以及造型的理解


这一张应该算是草稿比成图还好看系列【不是】所以草稿放彩蛋里了

杨桃·冲拥百志

十字坡夫妇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后面全是画速写练习的二娘,动作都有参考照片和速写临本!

十字坡夫妇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后面全是画速写练习的二娘,动作都有参考照片和速写临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