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弦一郎

3338浏览    59参与
zzzzzzz

  清一清相册

  是弦一郎mod

  清一清相册

  是弦一郎mod

生生生啤
  两个血瓶干掉弦一郎のもの

  两个血瓶干掉弦一郎のもの

  两个血瓶干掉弦一郎のもの

细胞君

狼 弦一郎

忍者 醒来吧,为了你的 主人!

你的主上还活着,他被囚禁在苇名城。

龙胤的血统,会召来灾厄!

  

都是清楚的吧!马上将是苇名生死存亡之战,为了一心大人,为了苇名的子民,奋勇杀敌吧!吾等便是苇名,不屈不挠的苇名众!

  

即便拼上性命,必定迎回主人。

无论何种手段,必定守护苇名。

  

因此,要斩断不死的永劫!

因此,我愿化作非人之躯!

  

不死斩!我收下了!

看到了吗!另一把不死斩!

  

听义父之言,放弃神子吧!

用那种东西,苇名的命运不会改变!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我已下定决心,要拯救主人。

吾已下定决心,...

忍者 醒来吧,为了你的 主人!

你的主上还活着,他被囚禁在苇名城。

龙胤的血统,会召来灾厄!

  

都是清楚的吧!马上将是苇名生死存亡之战,为了一心大人,为了苇名的子民,奋勇杀敌吧!吾等便是苇名,不屈不挠的苇名众!

  

即便拼上性命,必定迎回主人。

无论何种手段,必定守护苇名。

  

因此,要斩断不死的永劫!

因此,我愿化作非人之躯!

  

不死斩!我收下了!

看到了吗!另一把不死斩!

  

听义父之言,放弃神子吧!

用那种东西,苇名的命运不会改变!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我已下定决心,要拯救主人。

吾已下定决心,要复兴苇名。

  

必须,拯救!

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狼!是什么支撑你到这种程度?

弦一郎!你我之间已早有答案!

  

有死之荣!无生之辱!

  

雉尾藏

屑一郎跟我这条屑狗根本就是天生一对!

屑一郎跟我这条屑狗根本就是天生一对!

素晴日

二. 挚友与野狗(弦一郎单人向)

一年后。

由苇名流忍者们的奇袭开始,日后被称为“盗国之战”的战争,终于以大名田村之死告终。

距离苇名一心单挑杀死田村已过了整整两日,惨淡血腥的战场边缘,陆续开始出现苇名难民们的身影。

弦一郎和肥村正是其中之二。

他们谁也没想到,捉鬼游戏后的数日,自己的日常生活会被残酷的战争击成粉碎。不仅没能加入苇名众实现梦想,两人的家人朋友也都成了冤死之鬼。

如今的他们仅仅是两个四处流浪,饿得奄奄一息的战争孤儿。

弦一郎晃了晃又开始模糊的眼睛,努力撑着肥村的半边身子。数天前在山林里逃难时,肥村的脚踝在石头上划了道又长又深的口子。虽然找到了河水冲洗,伤口还是开始溃烂化脓,到昨天夜里整个人发起高热...


一年后。

由苇名流忍者们的奇袭开始,日后被称为“盗国之战”的战争,终于以大名田村之死告终。

距离苇名一心单挑杀死田村已过了整整两日,惨淡血腥的战场边缘,陆续开始出现苇名难民们的身影。

弦一郎和肥村正是其中之二。

他们谁也没想到,捉鬼游戏后的数日,自己的日常生活会被残酷的战争击成粉碎。不仅没能加入苇名众实现梦想,两人的家人朋友也都成了冤死之鬼。

如今的他们仅仅是两个四处流浪,饿得奄奄一息的战争孤儿。

弦一郎晃了晃又开始模糊的眼睛,努力撑着肥村的半边身子。数天前在山林里逃难时,肥村的脚踝在石头上划了道又长又深的口子。虽然找到了河水冲洗,伤口还是开始溃烂化脓,到昨天夜里整个人发起高热。

早已瘦脱了形,名不副实的肥村感觉到弦一郎颤抖的手臂,轻声咕哝道“放我下去吧,弦一郎,我想躺着”

“别说傻话,田村军随时都有可能回来”。两人自然也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

“放我在这歇会,你去找吃的,我帮你望风。”平时只听弦一郎指挥的肥村此时意外的固执,不知哪来的力气挥开了弦一郎的手臂,慢慢坐到地上。

“肥村,但凡我还有一口气,都不会丢下你”弦一郎也一如既往的固执。

“弦一郎……”肥村苦笑了一声“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别说,我不想听”

“我必须得说……咳”,肥村干咳一声,却没有咳出声音来。“那天晚上……到你家抢米的……”

“闭嘴!”弦一郎突然大吼一声,干涩的双目变得赤红。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我还以为骗得过你……”肥村把头转向另一边“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家人没去,你爸妈就不会死……如果我没偷偷吃,晴子,晴子就不会死……”

“别说了……”

“弦一郎,对不起……我听和尚说,说谎是去不了净土的……我想去净土……想跟叔叔阿姨道歉,想跟晴子道歉……”肥村擦了擦眼睛,“对了,我还想见富美子一面,你说富美子也去那里了吧,她那么好,一定已经往生了……”

富美子的家人死在了动乱当晚。据说当时她扑在父母的尸体上不肯离去。一伙田村的士兵经过后,富美子就不见了。

第二天,富美子的尸首顺着田村军扎营的上游漂了下来。

弦一郎和肥村没有亲眼见到那一幕。有关富美子的一切都是游走在现场的祭奠帮传出来的。据说,祭奠帮无论念多少遍往生咒,都合不上她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最后没办法,送到了仙峰寺,请和尚们念经才超度了她的亡魂。

祭奠帮煞有介事的说辞流传在苇名的幸存者之间,然而愤怒的同时,弦一郎内心的一角隐隐怀疑:他看过太多死状凄惨的尸首,祭奠帮搜刮尸体尚且忙不过来,能如此郑重地安葬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直到他看到因为饥饿和疲乏而黯淡无光的苇名人眼里因为这样的故事而泛起亮光——即使那是血仇的火光,他才明白,所谓故事不在于真假,而在于其目的:苇名必须赢得这场战争,只有不惜一切代价,苇名才有可能胜利。只有胜者,才有资格活到最后。

“你不许死”弦一郎抓紧肥村的手“你给我活着,活到苇名战胜的时候,再把消息带给富美子,带给大家……”

“弦一郎……你活下去吧……你不是要当苇名众的老大吗……下辈子,我当你的武士好不好……”肥村的瞳孔逐渐失去焦距,这副光景弦一郎已经看过无数次。

人死的时候,熟悉的人的脸也会渐渐变得像是陌生人一样。

弦一郎伸出干瘦的手,轻轻地合上朋友半阖的眼,手上残留着温和而湿润的吐息,逐渐变得微弱。

傻子,去了极乐净土的人,哪里还用得着过下辈子…

“嗷呜……”一声狗吠将弦一郎从悲伤中惊醒。“嘶……哈……哈”一群野狗竟已悄然间尾随而至。战场死尸的滋养令它们比人类的孩童更显茁壮,眼冒绿光,垂着口涎,迫不及待要享用一顿新鲜的盛宴。

“可恶的畜牲,人还没死透就开始垂涎了吗”,弦一郎哆嗦着摸出防身用的短刀,然而野狗群根本不把一个瘦骨伶仃的人类小孩放在眼里,十几只狗慢慢围住弦一郎,形成狩猎用的包围圈。

“可恶……可恶啊”弦一郎胡乱挥舞着短刀,驱赶着逼近的野狗,野狗们却只是在他的脚下四处乱窜,打乱他虚弱的步伐。弦一郎绝望地意识到,这些畜生不马上攻击,是打算慢慢耗尽他的体力,以最小的伤亡代价夺取猎物。

“已经……不行了吗”视线又不争气地开始模糊,身侧一只体型硕大的野狗趁机跃起,咬向弦一郎的颈动脉。

素晴日

一.捉鬼游戏与武士(弦一郎单人向)

“那就轮到弦一郎当鬼了哦。”女孩有点得意的声音响起。

“切,没问题啊”弦一郎满不在乎地说道。

反正你太久找不到又要急哭,我嫌烦才出来的而已——这种话当然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何况自己可是这帮小鬼头的老大。

“准备开始了,十……”

听到商店街的孩子们偷笑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远去,弦一郎才慢慢地倒数完。“三,二,一!”

睁眼一看,小鬼们当然已经跑的没影了,不过……弦一郎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马厩,得意又不屑地一笑“肥村那家伙,就知道又躺在那里”。

肥村是弦一郎邻居家的小儿子,因为父母老来得子过度疼爱,养得白白胖胖而得此绰号。本人也是人如其名,整天懒懒散散不爱动,玩捉鬼游戏时又因为钻不进桌角墙洞...


“那就轮到弦一郎当鬼了哦。”女孩有点得意的声音响起。

“切,没问题啊”弦一郎满不在乎地说道。

反正你太久找不到又要急哭,我嫌烦才出来的而已——这种话当然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何况自己可是这帮小鬼头的老大。

“准备开始了,十……”

听到商店街的孩子们偷笑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远去,弦一郎才慢慢地倒数完。“三,二,一!”

睁眼一看,小鬼们当然已经跑的没影了,不过……弦一郎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马厩,得意又不屑地一笑“肥村那家伙,就知道又躺在那里”。

肥村是弦一郎邻居家的小儿子,因为父母老来得子过度疼爱,养得白白胖胖而得此绰号。本人也是人如其名,整天懒懒散散不爱动,玩捉鬼游戏时又因为钻不进桌角墙洞,索性就藏进马厩的稻草堆里睡大觉。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大家都知道他躲在那里。但因为他太懒,就算抓他当鬼他也要磨洋工,半天抓不到人,所以也没人乐意抓他。

不过今天嘛,还是让他运动一下。

扫了一眼商店街的屋顶,几缕炊烟陆陆续续钻进了橙红的天空里,化为薄紫色的晚云。

弦一郎吸了吸鼻子,“晚饭有牡丹饼,早点回家好了”

只有让肥村当鬼,才不会因为不想结束游戏而拖拖拉拉错过晚饭时间。即使是家里是做米店生意,弦一郎也不想让难得的牡丹饼全进了妹妹晴子的肚子里。

弦一郎慢悠悠地朝马厩那个隆起的草堆走去。就在这时街上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是富美子!”弦一郎往声音的方向跑去。肥村也赶紧起来跟在后面。

“该死的小鬼,没长眼睛啊!”一个武士模样的男人骑着一匹矮马,骂骂咧咧地挥舞着马鞭。而刚刚抓住弦一郎的女孩,富美子,跪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其他的小孩早被吓得跑没影了。商店街做生意的大人们敢怒不敢言地垂着头。

武士的纹章是统治着苇名的大名家田村家的纹章,苇名街上没几个人不认识这男人。他是现任田村家主的女婿,此人性格暴烈,据说一言不合就要鞭打下属的士兵,对于苇名人——他们眼里的贱民,更是不放在眼里。

“富美子!”肥村吓得腿都软了,声音也变了调。

弦一郎低着头拉着肥村,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没事的。”

“呜呜……”马鞭扬了几下,最终没有落到富美子的头上。

“臭小鬼,给我长点记性。”武士轻蔑道,“还有你们这帮贱民,管好自己的崽子,乱晃踩到了还要脏了本大爷的马!”

“是,是”,一个面色憔悴的中年男子此时才露头,跪在富美子的旁边不住地磕头。

“贱民就是贱民。”武士哼了一声,骑着马往内城很快走远了。

弦一郎松了一口气,这人虽是田村家的渣滓之一,到底有个武士的名分,脾气虽坏至少不屑对女人和小孩动手。

两个孩子跑到女孩身边一看,富美子的膝盖都擦破了,虎口处也在地上磨得通红,小脸蛋上沾了灰,被一双大眼睛哭得冲出两道泪痕。

“怎么回事,做了什么你,让武士老爷那么生气”,中年男人,富美子的父亲用不满的声音斥责道。

“呜,我躲在货郎叔的空箩筐里,突然就被撞到了……”

“行了行了,破了点皮算你走运,赶紧回家吃饭,说了多少次你一个女孩子少出来跟这帮野小子玩……”父亲一边说教,一边搀着富美子离开了。

“哎……”估计得有好几天看不到富美子了。肥村怅然若失地想。富美子虽然爱哭,但能和他们这一帮男子汉玩到一起去,鬼点子也不少。而且不哭的时候,大眼睛笑起来也很好看……

七八岁的年纪,心思开始萌动的肥村没有注意到,弦一郎的脸色已经默默变得铁青。

什么武士,什么大名,说到底不过是一帮外来的走狗,苇名的寄生虫!整天作威作福不说,今年家里米店的收益,七成都给收走了,说是外面要打仗,又要防着内贼叛乱,明明他们才是苇名的贼!

等我再长大一点,就去加入苇名众,把田村贼子一个不留地驱逐出去……

虽然田村手下的官吏们没有提起过,但最近一方神秘势力,苇名众的名头已经悄然响起了。一开始只是田间地头的青年农人在闲谈时提起,慢慢在街头巷坊间流传开去,现在连商店街的小孩们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据说由苇名的名门之后,剑术超凡的武士苇名一心率领,由忍者,浪人甚至还有前山贼组成的造反组织苇名众,即将救苇名于水火。

虽然包括弦一郎在内的所有小孩子在问家长时都被斥责和恐吓“不想割舌掉脑袋就好好吃你的饭”,但大人们讳莫如深的态度反而让弦一郎更加宁可信其有了。他满怀乐观地和妹妹晴子每天争抢着米饭,准备着未来的某一天成长为魁梧的武士复兴苇名国。

只是他全然不知那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苇名梁朝伟
弦一郎小老虎祝大家虎年虎虎生威...

弦一郎小老虎祝大家虎年虎虎生威!

是约的模版,虎年给大家添个彩头~

弦一郎小老虎祝大家虎年虎虎生威!

是约的模版,虎年给大家添个彩头~

艾瑞克biubiu
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宰了弦一郎?
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宰了弦一郎?
喔哎喂
6/6,广义上都是游戏角色……...

6/6,广义上都是游戏角色……

网点真好玩

6/6,广义上都是游戏角色……

网点真好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