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弯爱直

56浏览    5参与
花药离体培养

【原创|弯爱直】生日快乐

      我有一个干妈,她是我母亲的死党,两个人差了十岁,当年却是同班同学,我干妈智商极高,21岁就念完了B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是个跳过很多级的天才,不过她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回到这个城市,做了一个高中历史老师,让她的很多亲戚都扼腕叹息,不过我干妈倒挺看的开,说是慧极必伤,早就不想念下去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回到这座城市,是因为我母亲。

      我母亲是市一院的外科医生,常年值班,经常不在家,我父亲更好,他作为一个工程师,特别是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工程师,一年都见不到我几次,有时因为保密规定,...

      我有一个干妈,她是我母亲的死党,两个人差了十岁,当年却是同班同学,我干妈智商极高,21岁就念完了B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是个跳过很多级的天才,不过她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回到这个城市,做了一个高中历史老师,让她的很多亲戚都扼腕叹息,不过我干妈倒挺看的开,说是慧极必伤,早就不想念下去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回到这座城市,是因为我母亲。

      我母亲是市一院的外科医生,常年值班,经常不在家,我父亲更好,他作为一个工程师,特别是研究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工程师,一年都见不到我几次,有时因为保密规定,连电话都打不了一个。我被迫一个人待在家里,最终还是我干妈不放心,正好她又没结婚,我母亲本来也不放心她独居,我干妈就顺势搬到了我家来,和我母亲一起带我。

      说来我和干妈羁绊颇深,我母亲刚进产房的时候我干妈一节课刚刚开始,接到电话瞬间急了,匆匆忙忙找人代了课然后来医院看我…我妈;除了白衣天使,第一个抱我的是她;我妈坐月子不能下床我爸又不在,照顾我妈的是她,还顺便带了带我;我的第一句话是她教我说的,她让我对着我母亲喊“妈妈”,我母亲神态自若,她却在旁边哭个不停;教我认第一个字的是她;教我写第一个字的人是她;每天晚上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的也是她;每年陪我和我妈过生日的还是她。她会在我哭的时候给我一颗糖,会在我笑的时候捏我的脸蛋,会在我和我妈顶嘴的时候打圆场…诸如此类举不胜举。

      于是!在我16岁生日那天!我大逆不道罔顾人伦地向我的干妈!我敬爱的干妈表白了!我干妈当即愣住了,随后轻笑了起来,她长得就是温温柔柔的样子,笑起来更是如同春风拂过柳叶,阳春三月的白雪消融。她抬眼看我,没说什么“我已经32岁了可你才16”“不行我是你干妈你怎么可以对我有这样的心思”,她只说了一句话,却足以让我明白。她说:

      

    “可是我喜欢你妈。”


      我当时那叫一个震惊!我的天哪!她怎么可以这么云淡风轻地就拒绝了我??!不不不重点错了重来重来,她怎么会喜欢我妈?!她就这么盯着我,突然又笑起来,只是这次笑声中带着嘲弄与一丝癫狂,我知道她不是在嘲笑我,所以当时尚且青涩的心灵顿时酸得缩成一团,细细密密地心疼起来。

      客厅里的灯在吹蜡烛的时候就已经关了,刚刚许愿蜡烛吹得不到位,还要一根在烧着,烛火慢慢摇晃,我干妈的脸也忽明忽暗。她正色下来,转过身去从桌上拿了杯酒,捏着高脚杯晃了晃:“生日快乐我的小男子汉,恭喜你真的成年了,只是你到底是爱错了人。我拒绝你不是因为我是你干妈,不是因为年龄差,只是因为我爱的是你母亲。”她把酒杯递给我,我不知味地喝完,看着她大半张脸隐在阴影处,望着某地出神,眼神中是我不曾见过的,她的脆弱与悲伤。

     “我妈知道吗?”我听见我问,我知道我不该问的。她说:“我没和她明说过,但她应该是知道的吧,喜欢一个人是藏也藏不住的,但我们都没挑明,死党也挺好的。”她回过头来看我,笑眯眯地说到,“不是么?你不能叫我妈妈,那叫一声干妈也挺好,总比我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要好得多,你父母的感情有多好,你总该比我清楚。”她还在笑,我看了却只想把她嘴角拉平。

      那一晚过后我就不怎么粘着她了,见了她也有些许尴尬,她待我倒是如初,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她依然每年给我妈过生日,也每年在我生日那天给我祝福。

    

       变故发生在我23岁那年。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我的母亲会因为车祸抢救失败而死。我父亲坐了最快的航班赶回来,也没能见上最后一眼。干妈给母亲安排好了一切事务,然后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这座城市再找不到一点踪迹。我和父亲都急疯了,就怕看到什么新闻说“一女子割腕/跳河/开煤气自杀”,哦,也是到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爸也知道干妈对母亲的情谊。


      那番寻找终究没有任何结果。


      我再次见到干妈,是在我26岁那年,我要结婚了,和一个很可爱的姑娘,我很爱她,婚姻是一座围城,我却愿做困兽,一辈子爱她敬她护她,一处白首,两厢情深。我爸又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联系到了干妈。

      我的婚礼是她一手操办的,我和父亲提出要让她坐在我母亲的位置上,她连连推辞,最终却也同意了,因为我爸说:“她肯定也希望你能代替她坐着。”

      自那以后干妈就时不时会来看看我们了,多半是拉着我家姑娘的手聊天。


      后来啊


      后来又有一年,我突然在我母亲生日的那天想去看看她,于是我就去了墓园。然后我看见了干妈,她带着蛋糕还带了蜡烛,如果我母亲还活着,那两个数字正好是我母亲的年龄。我听到她说:“生日快乐啊薇薇,又一年过去啦。你的第二个小孙子都快出生了,你先生也好着呢,小兔崽子娶了芊儿之后沉稳了不少,倒没有小时候上房揭瓦的样子了,也是,他也快三十了,是该沉稳了。”她抱着膝盖沉默了一会,看着蜡烛慢慢燃烧。墓园一片寂静,她吹灭了蜡烛,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放在了我母亲的墓碑前。她站起身,说了一句再见,然后转身离去了。

      我又等了一会,确认她真的走了之后,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心,打开了那封信。信上不过寥寥数言:


       “我怀赤子心,生死亦难盗。”

      

                                                文/江惊闲


nino的江可厌

马上要开学了,就剩九个月了。
最近有在别人面前嘚瑟我的酷哥。
我也不知道我开学后能不能不那么喜欢你。
毕竟脱敏了半个多月了。
可能结果还是既定的结果吧。
“高三考完去告白,她愿意跟我浪就狼两个多月,不愿意就各退一步继续做朋友。”
有一个长相对胃口性子舒服玩得到一块的身边人,反正老子不亏。
高三大概还是要cue你,请不要躲。
老子舍不得害你。

马上要开学了,就剩九个月了。
最近有在别人面前嘚瑟我的酷哥。
我也不知道我开学后能不能不那么喜欢你。
毕竟脱敏了半个多月了。
可能结果还是既定的结果吧。
“高三考完去告白,她愿意跟我浪就狼两个多月,不愿意就各退一步继续做朋友。”
有一个长相对胃口性子舒服玩得到一块的身边人,反正老子不亏。
高三大概还是要cue你,请不要躲。
老子舍不得害你。

nino的江可厌

只是你不在意

我以为我努力就好,你会看到。
我以为你会有一点点的心动和异样,只是神经大条。
我以为你只是不愿直视,其实根本没有。
我以为你终有一天能看到彩虹。其实不然,你看到了也当做错觉。
我以为我终究是不一样的,是啊,不一样的粘人。

算了吧。
你依旧是我的白月光。

我以为我努力就好,你会看到。
我以为你会有一点点的心动和异样,只是神经大条。
我以为你只是不愿直视,其实根本没有。
我以为你终有一天能看到彩虹。其实不然,你看到了也当做错觉。
我以为我终究是不一样的,是啊,不一样的粘人。

算了吧。
你依旧是我的白月光。

nino的江可厌

和她。

我突然不想喜欢你了。
喜欢直,真的是最难熬的事。
放弃大概很容易吧。毕竟我不喜欢醋溜所剩无几的酸奶底,不喜欢离水后扑棱的鱼,不喜欢剩一点油的笔芯。
也不喜欢苟延残喘喜欢你的自己。

可我能怎么办啊。
看见你就会摸脑袋的小毛病改不过来,所有都想着一份你的脑袋瓜心思也掰不过来。
我好喜欢你啊。

我突然不想喜欢你了。
喜欢直,真的是最难熬的事。
放弃大概很容易吧。毕竟我不喜欢醋溜所剩无几的酸奶底,不喜欢离水后扑棱的鱼,不喜欢剩一点油的笔芯。
也不喜欢苟延残喘喜欢你的自己。

可我能怎么办啊。
看见你就会摸脑袋的小毛病改不过来,所有都想着一份你的脑袋瓜心思也掰不过来。
我好喜欢你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