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强风吹拂

70.8万浏览    3591参与
退退

神童乙女 山风⑤

自割大腿肉之作,神童/杉山高志X你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人物OOC属于我,荣耀属于三浦紫苑太太!

对不起!我是个小学生对话流!![猫猫哭泣 jpg.]

写了太多第一人称感觉不太行,写不出那种“我”对神童的爱慕,下一章换神童视角来写试试水


学校餐厅

唉…我有些纳闷的戳了戳米饭

虽然知道神童和礼奈会在一起,但是啊

知道是一回事,理解又是一回事

这几天看着神童和礼奈相处的越来越熟稔有些不舒服


唉….我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你又在叹什么鬼气啊,幸福是会被叹跑的哦”闺蜜对我最近老是叹气表示不满

“本来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嘛…..哪里有的跑”...

自割大腿肉之作,神童/杉山高志X你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人物OOC属于我,荣耀属于三浦紫苑太太!

对不起!我是个小学生对话流!![猫猫哭泣 jpg.]

写了太多第一人称感觉不太行,写不出那种“我”对神童的爱慕,下一章换神童视角来写试试水

 

 

学校餐厅

唉…我有些纳闷的戳了戳米饭

虽然知道神童和礼奈会在一起,但是啊

知道是一回事,理解又是一回事

这几天看着神童和礼奈相处的越来越熟稔有些不舒服

 

唉….我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你又在叹什么鬼气啊,幸福是会被叹跑的哦”闺蜜对我最近老是叹气表示不满

“本来就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嘛…..哪里有的跑”我纳闷的说

“没有个大头鬼啊!你不是对杉山君有好感吗,现在你们发展的怎么样了”闺蜜揶揄的冲我眨眨眼

“我对他哪里有什么好感啦….只不过是对有泪痣的男孩子感兴趣而已”我低下头不看她这样说道

“唉~可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呀,你之前不是经常约他泡图书馆吗,我们通话里你也经常说起他”闺蜜说

“其实吧….他应该有喜欢的女孩子,就是礼奈,他们最近走的挺近的”我无奈的笑了笑说“是杉山君告诉你他喜欢礼奈的吗?”闺蜜说

“不是啦,是我猜的…..“我纳闷的说

“人家都没说你瞎想什么,说不定人家对礼奈还没意思,你去问问人家,反正你们是朋友问一句也没什么”闺蜜说“没有你就赶紧上!”

“我还要点脸好吧”我脸微微红起

“啧啧啧,就你还要脸”闺蜜恨铁不成钢道“等到杉山君被别的女孩子追跑了看你那里哭”

我们两个在餐厅就这样吵吵闹闹的吃着午饭

 

夜里

抱着保证不住的在床上打滚

明天就是周末,平时都和神童约好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但是,我要怎么和神童说,他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是不是对礼奈有好感

还有还有,能不能去竹青庄看看,能不能看看传闻中的灰二哥

各种各种的,心里有些慌乱

万一他喜欢礼奈呢,他们两情相悦呢…

今天虽然和闺蜜这样说,但自己还是羞怯的

毕竟我很清楚,我是喜欢他的

万一剧情不可逆转,那我该怎么办呀


黎墨LLLuck.

【强风吹拂】同心。

“阿走,试着停下脚步,看看自己的身后。”


清濑转过身正色看向比自己高一截的阿走。


“灰二哥…”


阿走抿起唇,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指甲深深刻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汗的手心,可能就是这样,才不会感觉到疼痛吧。


“对不起。”阿走低下头,清濑一直用那严肃的眼神盯着自己,让阿走感到心虚不敢正视着清濑的眼睛。


清濑吞下自己想叹出的气,摇摇头,看着阿走面色的改变,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神情又重回了平常的清濑:“没有关系,走吧,一起去准备晚饭。”


阿走应了声,静静跟在清濑身后,他为自己之前失态的话进行反思。...

“阿走,试着停下脚步,看看自己的身后。”

 

清濑转过身正色看向比自己高一截的阿走。

 

“灰二哥…”

 

阿走抿起唇,双手不自觉地攥紧,指甲深深刻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汗的手心,可能就是这样,才不会感觉到疼痛吧。

 

“对不起。”阿走低下头,清濑一直用那严肃的眼神盯着自己,让阿走感到心虚不敢正视着清濑的眼睛。

 

清濑吞下自己想叹出的气,摇摇头,看着阿走面色的改变,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神情又重回了平常的清濑:“没有关系,走吧,一起去准备晚饭。”

 

阿走应了声,静静跟在清濑身后,他为自己之前失态的话进行反思。

 

自己太着急了,光是要好好改善言行举止就已经失败了,还造成了反面影响。

 

烦躁感从内心深处悄悄蔓延出来,一点一点地挤压掉吸入的空气,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直至窒息。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给灰二哥带来了困扰与麻烦,同一起跑步的伙伴们闹别扭,除了士气下降,还带来的就是离去箱根驿传的目标越来越远。

 

阿走很羞愧,为什么到现在自己还没有一点进步呢,表达也好,跑步也是,成绩越跑越差,速度应该要比之前还要更快。阿走切着菜的手愈发加重。

 

清濑把阿走已经切好的菜倒入锅内:“阿走,不要想太多,但也不要想太少,现在的我们可是一个团队哦。”

 

啊…自己又想起来了。之前灰二哥对自己说的话,跑步并不是单一的追求速度,速度越快越好,拿到的成绩就越高虽然说的没有错,但仅限于这个吗?阿走,你要变得更强,我也相信你一定可以自己领悟。

 

说到现在,自己的确都没有看过身后的景色,现在是一个团队,自己也有了…朋友,不应该只关注着自己。

 

阿走舒了一口气,情绪完全调整回来了。

 

“看来你已经想明白啦。”清濑一直都在细微观察着待在自己身边的阿走,看到对方逐渐放松的神色,微微一笑,“阿走,去叫他们来吃饭吧。”

 

“好。”

 

 

“欸?明天要和我同一速度晨跑?”王子缩在角落里看着今天新买杂刊里的漫画。

 

“是的。”阿走蹲在王子身边,坚定地看着对方的侧脸,“王子,您一直都在不断进步,这是让人开心的事情,但离预赛时间已经不多了。”

 

王子叹了口气,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阿走:“每天晨跑已经有个人陪我了,这下又来了一个,好麻烦啊…”

 

阿走皱着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王子抢先了一步,他合上漫画:“不过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夏季快过去了,一直陪伴着自己的蝴蝶们也消失了踪影。王子穿上运动鞋,深吸了一口因昨晚下过雨后湿润又令人感到舒适的空气。

 

“哦!王子,今天很早呢。”这时清濑也从门后走出来。

 

“啊…毕竟今天会有两个人看着我跑呢。”王子垂眸梳起挡住自己视线的头发,“我可不想再因为这件事被威胁,然后对我的漫画动手。”

 

清濑无奈地笑了一下:“哈哈,我应该为此事道歉。”

 

“无所谓了。”王子拉了拉贴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你不是说要去箱根么,一起吧。”

 

清濑听后,心情犹如得到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脸上浮现出怎么也掩饰不掉的喜悦。

 

他似乎看见了,看见宽政大十人通过了预赛,自信的站在了箱根驿传开幕式前。

 

“嗯,那是理所应当的。”


pochi
六月五日是雪神日!! 兩個寶貝...

六月五日是雪神日!!

兩個寶貝要一直幸福下去喔❤️    

六月五日是雪神日!!

兩個寶貝要一直幸福下去喔❤️    

UU

在暴風連灰燼也一並掠奪後,波光與花火仍於沿著我們的身軀閃耀 -上

*小說、動畫、漫畫內容混用。

*自創人物。

*未來虛構發展。


「------------將------------一站---------新------新青森---感---您的搭乘。」


制式的電子女聲在阿走載沉載浮的意識邊緣跳動,試圖喚醒沉默的神經叢。他的眼球在眼皮下轉動,感覺自己如石塊般僵硬的身體在濃重的睡意中被勾著往上飄,脫離陰暗、令人安心的水底,遠處那片柔和的光芒即將完全的裹住他━━


突然間他的肩膀被硬...

*小說、動畫、漫畫內容混用。

*自創人物。

*未來虛構發展。

 




 

 

 

 

 

 

 

 

「------------將------------一站---------新------新青森---感---您的搭乘。」

 

制式的電子女聲在阿走載沉載浮的意識邊緣跳動,試圖喚醒沉默的神經叢。他的眼球在眼皮下轉動,感覺自己如石塊般僵硬的身體在濃重的睡意中被勾著往上飄,脫離陰暗、令人安心的水底,遠處那片柔和的光芒即將完全的裹住他━━

 

突然間他的肩膀被硬物撞了一下,阿走坐著的身體猛然向前傾,他困惑的把眼罩往上推,張開雙眼後立刻因刺眼的燈光而緊緊的閉上,他低下頭,乾澀的眼眶裡湧出淚液,阿走拼命眨眼好適應車廂內的光線。

 

「撞到了你真的很抱歉!」在他旁邊的男性聲音說,阿走忽明忽暗的視野裡只看得到他的黑色西裝褲。「這是你的帽子吧,失禮了。」接著是一只深藍色的東西被放到他的腿上。

 

等阿走的雙眼不再刺痛、能看清放在他腿上的帽子並且記起自己身在何處後,馬上把帽子戴了回去並轉頭查看靠在他的右肩的清瀨,暗自希望清瀨不會因為剛才的騷動醒來;奈何事與願違,正當他想把清瀨肩頭的外套拉上來一點,散落在他肩上的褐色髮絲開始顫動,隨著清瀨直起身體,失去溫暖的重量的肩膀讓阿走的內心掀起一小片失落的漣漪。

 

「我們還沒到,灰二哥可以再睡一會兒。」

 

「但下一站就到了,我也該整理一下自己的狀態,用剛睡醒的臉去見雙胞胎太不禮貌了。」清瀨撥弄自己的頭髮,把後腦杓亂翹的髮絲壓下去,並將下滑的墨鏡重新推到鼻樑上。

 

阿走見狀也把右手伸進外套口袋,拿出墨鏡握在手裡,「他們其實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在旅館等我們就好了。」

 

「我猜城太和城次是想來接我們,這是他們的好意。」清瀨想著自己和阿走在離開前最後一次和雙胞胎聚會的場景,不自覺的勾起嘴角。昏黃又溫馨的燈光,像雪片般的彩色紙屑,上等和牛熱騰騰的氾著油花,空氣中瀰漫濃郁的碳烤香氣,滿桌的空酒瓶,無盡的摟抱和拍背,四張歡快、毫無警覺的臉。那時他們的內心開闊而天真,有著無比的自信加上少得可憐的心理建設,他們對自己抱持莫大的期待,細數著在未來可以達成的幻想,一點也沒發現腳下的冰面已綻出白色的枝枒。

 

阿走看清瀨臉上溺愛的表情,撇了撇嘴干巴巴的說,「灰二哥太順著他們了。」

 

聽到這句話的清瀨雙手環在胸前別有深意的打量他,阿走被他看的臉頰微微發熱,這時清瀨迅速的朝他傾身,柔軟溫暖的物體貼到阿走下垂的嘴角,阿走嚇了一跳,用壓低的氣音緊張的說:「灰二哥!這裡可不是━━」

 

「我知道,」灰二與他四目相交,在墨綠色的鏡片後方,眼尾上揚的大眼睛帶著笑意,「但已經沒關係了,不是嗎。」

 

阿走望著他。只要回到這塊土地,過去在內心造就的疤痕就會敏感的隱隱顫抖著。即使兩人已經離開日本兩年,那種恐懼並沒有因此遠離(阿走懷疑他們永遠無法擺脫),而是潛藏於自己的體內等著下一回的刺激而甦醒,像針一樣的立起,戳穿柔軟、敏感的皮膚,這過程快得令人膽寒。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沒錯⋯⋯是我太過緊張。」他的右手向前伸,找到清瀨放在大腿上的手與他十指相扣,「不論是任何事、還是任何人,都再也不可能把我們分開了。」

 

清瀨看著兩人交握的手,用氣定神閒的語調開口,「說起來,即使是在那個時候他們也沒成功。」

 

「只是以前從沒想過會有拿外國護照進入日本海關的一天,真是世事難料。」清瀨閉上雙眼向後靠,放鬆的嘴唇輕聲吐出話語,彷彿在吹散一朵蒲公英。

 

過了幾秒,清瀨感覺到潮溼的鼻息彿過自己的臉頰,自己的雙唇被同樣柔軟的唇瓣含住,他順從的張開嘴,朝阿走的方向偏頭,方便對方的舌頭溜進來在各處宣示所有權。露骨的舔拭讓清瀨的背脊感到一陣顫慄,他微睜開眼,看著黑色的睫毛和同色的瀏海在被鏡片染綠的眼前晃漾,接著再度闔上眼簾,放任自己享受這短暫的親密時刻。

 

等到阿走吻夠了,清瀨凝視著那略帶不甘的黑色雙眼,撫上他的臉龐然後下滑到脖子,拇指摩擦阿走頸部溫暖的皮膚,清瀨臉上的神情幾近無奈。「我也不是一定要在公共場合這樣做,你不用勉強自己。」

 

「不勉強,」阿走拉下清瀨的手並親吻他的手背,「我只是剛好很想吻您。」

 

清瀨撐著臉頰,頗有餘裕的看著阿走像怕生的孩子一樣牽著自己的左手,「你確定不是因為雙胞胎的緣故嗎?跟我到異地遊蕩的人可不是他們啊。」

 

「請您不要戲弄我了,」阿走嘆了口氣,把準備好的墨鏡小心的戴上,讓碩大的深色鏡片遮住浮現紅色的臉頰。

 

他看著自己的的戀人眨著眼恍若無辜的否認他對阿走的調侃,再次於內心嘆息。眼前的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對他的傾慕之情有多深刻。

 

不過沒關係。

 

阿走撫摸著清瀨左手的無名指時想著。

 

我會讓他知道的。

 

 

 

 






用了新的網站,如果沒辦法看請跟我說。

其實這篇是我在看完強風後第一個從腦中冒出來的故事,但一開始就寫這篇的話實在太鬱悶了,我沒膽去碰它,而且文中的兩個時間軸有互相呼應的劇情,感覺要一次寫完比較好,所以最後決定先寫好像很好入手的浪與岸。

這篇暴風的上篇有3萬多字,下篇預計5-6萬左右,但已經差不多寫好了,(不如說是快寫完了才敢放出來),等下篇潤飾好之後就會PO出,希望大家會喜歡。


风歌哥哥哥

【走灰】番外1 星河灿烂

是番外,正文(男妈妈)还在写(其实也没有)

是个灰二哥养孩子然后被孩子吃掉的故事

私设阿走父母车祸死亡后,被送到亲戚灰二家

阿走还是个孩子!

-----------------------------

亲身经历了惨剧的阿走身心重创,虽然有心理医生的疏导,但阿走还是越发压抑自闭,常常一连几天不会说一句话,仅会给灰二一点微弱地反映。

十分担心的灰二怕孩子情况继续坏下去,带着小孩来了山上散心。

……


“阿走你看,今天星星很多哦。”灰二看着情绪低沉的小孩,安慰道,“阿走知道吗,据说啊心里思念的人会化作星星,在天上看着你哦。”


藏原夫妇是十分伟大的父母,...

是番外,正文(男妈妈)还在写(其实也没有)

是个灰二哥养孩子然后被孩子吃掉的故事

私设阿走父母车祸死亡后,被送到亲戚灰二家

阿走还是个孩子!

-----------------------------

亲身经历了惨剧的阿走身心重创,虽然有心理医生的疏导,但阿走还是越发压抑自闭,常常一连几天不会说一句话,仅会给灰二一点微弱地反映。

十分担心的灰二怕孩子情况继续坏下去,带着小孩来了山上散心。

……

 

“阿走你看,今天星星很多哦。”灰二看着情绪低沉的小孩,安慰道,“阿走知道吗,据说啊心里思念的人会化作星星,在天上看着你哦。”

 

藏原夫妇是十分伟大的父母,连环车祸发生时,是他们奋不顾身保护了阿走,使得阿走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小孩怔怔地看着这些星星,突然就哭了起来:“呜呜……可是如果它们找不到我怎么办,会不会很难过……”抽噎地说着,越哭越伤心。

小孩还不太能理解那天发生的事究竟代表着什么,只隐约知道似乎再也见不到爱他的爸爸妈妈了,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灰二哥哥,如果他们找不到,会不会抛下阿走……”

 

看着大哭不止的阿走,灰二心里难过的不行,父母的骤然逝世对这个孩子造成的伤害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深得多。

“阿走已经是男子汉了哦,灰二哥哥今天要告诉阿走一个大人之间的秘密哦~阿走想听吗?”

“嗝、想呜……想听。”

“白天和阴天的时候啊,看不到的星星都咻咻的一下,跑到阿走的心里了哦!”伸出手把哭泣的孩子抱到怀里,摸着他的头安慰着。

四岁的孩子还没有辨别力,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最喜欢最崇拜的灰二哥哥。

“真的吗?!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阿走拍拍自己的小胸口,睁着红红的大眼睛。

灰二表示自己突然有被萌到,笑得更加温柔:“在你感到寂寞的时候,星星就会跑到你心里哦,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星星不会难过,我们的阿走也不会寂寞啦。”

阿走期盼看向漫天的星星,又转过头来向灰二哥哥再三确认:“真的、真的会来吗?会一直陪着阿走吗?”

“灰二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从事故发生到现在,三个月近百天里,阿走总算露出个笑来:“那灰二哥哥是不是也会陪着阿走!不会抛弃阿走!!我最喜欢灰二哥哥了,比喜欢星星还要喜欢一点!”

灰二怔了怔,似是没想到自己在阿走心里这么重要,然后认真地对阿走说:“我会一直一直在阿走身边,除非阿走讨厌我了。”也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才不会讨厌呢!永远都不会!我们拉勾勾……”

 

今夜的整片星海,都是誓言的见证者。

 

END


骗小孩子灰二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完全不会哦

时间年后被走哥治的死死的灰二哥后悔了吗? ---完全没有哦

太阳

【走灰】时钟法则

*人设小说和动漫都有参照


*可能会ooc


*有一辆小小车


他从睡梦醒了过来,尝试起身,发现浑身无力,于是他决定再躺一会。并且他也明白理由是什么。


“...唉...看来是感冒了...”


难得一见,藏原走感冒了。


不过准确来说,这也不是他自己的错。昨天,他刚进鹤之汤准备脱衣服,早开始泡澡的城家兄弟嬉笑打闹的声音就传来了。


“嘿,看我这一招!”


“打不中!”


阿走心想他俩在练习之后还是这么有精神,一边准备把更换的衣物放进篮子,不过下一秒就发现不需要了——城太一盆水没有泼中原目标的城次,但不偏不倚泼中了阿走。


“阿走!对不起!!!”


“对不...

*人设小说和动漫都有参照


*可能会ooc


*有一辆小小车



他从睡梦醒了过来,尝试起身,发现浑身无力,于是他决定再躺一会。并且他也明白理由是什么。


“...唉...看来是感冒了...”


难得一见,藏原走感冒了。


不过准确来说,这也不是他自己的错。昨天,他刚进鹤之汤准备脱衣服,早开始泡澡的城家兄弟嬉笑打闹的声音就传来了。


“嘿,看我这一招!”


“打不中!”


阿走心想他俩在练习之后还是这么有精神,一边准备把更换的衣物放进篮子,不过下一秒就发现不需要了——城太一盆水没有泼中原目标的城次,但不偏不倚泼中了阿走。


“阿走!对不起!!!”


“对不起!!!”


城太和城次看到这个情况惊慌失措,不过还是先道歉。


先是愣了一下,回过神的阿走发现自己已经穿着衣服洗完了澡,只不过是被迫的。


“...啊,没事,我回去再拿一套衣服...”


刚跑完步浑身都是汗,结果现在又被温水泼了一身,这下感觉更不舒服了。没等城家兄弟再开口,阿走就已经放下了洗浴用品,带着衣服走出了鹤之汤。


毕竟才二月,外面的寒风依然凛冽,就算阿走想要再快点回去,他的身体本能也阻止了他。想起箱根驿传的跑步服,他觉得现在的这一身更能让他体会到冬天的寒冷。


回去拿了衣服,阿走虽然想把这套还没穿结果就湿漉漉的衣服先丢进洗衣机,但他想着身上这套等会也得洗,所以还是决定洗完澡再说。并且他也比较担心自己这样拖下去就会着凉感冒。


他赶忙抱着新的换洗衣物,快速跑回了鹤之汤。


不过结局还是感冒了。


“阿走,起了吗?”


“嗯。”听到门外穆萨的问声,他下意识回答。


“那好,晨练要开始了哦。”穆萨那温和的语气在他现在的脑子里面,都变得模糊不清。


“好的,我马上来。”


阿走还是决定去参加晨练,不过他从床上起来,两三步的距离,就感觉神智不清,两脚发软,直接昏倒。


*


清濑灰二自箱根驿传后,被医生和自己的队友下死令不准过度运动,也禁止跑步。他也明白自己已经不能跑了,所以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不过就连公园散步和采购物资都要被念叨,他还是会常常苦笑「我只是腿受伤了,又不是六岁小孩子」。


灰二明白这是大家的好意,所以还是默默减少了外出频率。并且最近神童和穆萨也开始练习做饭,所以他呆在厨房的次数也开始变少了。


至于买菜的话,城太城次和叶菜子也会帮忙,只不过城太和城次的重点不是在买菜上。想起上次他俩买了一堆卷心菜,但他需要的只是洋葱,灰二又揉了揉太阳穴。


虽然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跑步了,但是身体养成的习惯依旧催促他起床。他出门看见明年依旧要跑箱根的大家正在热身。


“啊!灰二哥,早上好!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神童第一个打招呼,今年的箱根驿传让神童变得更加不甘心,甚至立下了明年跑进区间奖的目标。


“喔,早上好啊!反正都醒了,就出来看看「学弟们」有没有因为是周末在偷懒。”


“喂喂,灰二。”尼古抓了抓头:“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的。”


灰二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现在想想,居然已经过了十一个月了。心里不禁感慨当时自己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大家有多反对。特别是阿走...


“阿走呢?”灰二发现阿走不在,疑问也脱口而出。


“刚刚我去敲门的时候,阿走说了一句马上来。”穆萨还是平时那副温柔的笑容。


“喔,我再去看一眼。”灰二感到惊讶,这是第一次阿走迟到。


“阿走,阿走...”


敲了两三次门依旧无人回应,发现不对劲的灰二直接推开了门。他发现阿走昏倒在了地上。


“...好烫...”


灰二撩起头发用前额贴上阿走的前额,发现阿走的体温明显比自己要高得多。


“呜...灰二...哥...?”阿走迷迷糊糊喊了一句。


“阿走,来,先躺回床上。”灰二拉过阿走的一只手搭过后颈,扶起阿走慢慢带回床上。


虽然成功扶回床上,但是下一秒阿走又昏睡了过去。


*


“38.5度,有点不妙啊。”灰二去平时放着医疗箱的位置:“我先让阿走吃点退烧药和感冒药。”


灰二拿着医疗箱去了阿走的房间,剩下的人因为看灰二也迟迟不出来,都从外面进来了。


“阿走没事吧...怎么会感冒呢,难道是昨晚踢被子着凉了?”穆萨有些许担忧。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我们不是装了空调吗...”神童接着说:“阿走的房间离空调也挺近的。”


箱根驿传结束后,学校就简单翻修过了青竹,并且在两层楼都装了空调,算是对田径社的肯定。可惜阿雪和king在比赛后的半个月就搬出去了,只有在回来喝酒的时候才能感受一下。


“呜...”


“该不会是...”


听到旁边的城家兄弟在悄悄说什么,王子用手肘轻戳了一下尼古,然后指了指城家兄弟。


“喂,你们俩,”尼古明白了王子的意思,上去用手抓住了他俩的肩膀:“该不会知道一点什么吧?”


“啊,我们才不会暴露我们在鹤之汤玩水泼到阿走的事!”


“没错没错,我们不会...笨蛋!你不是已经说了吗!”


城次惊愕地疯狂摇晃自己的大嘴巴兄长。


......


“好了,你们大家先去跑步吧,叶菜子说她已经到河岸边了。”灰二得知罪魁祸首是谁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灿烂。


知道大事不妙的城太和城次立马就冲了出去,不过灰二只是提高点音量,依然用微妙的语气说:“不过今天的菜似乎不够做八人份的了,我会为剩下没有菜的两人多准备一点腌菜的。”


果然生气了。其他人暗暗感叹。


在大家都出发之后,灰二回到了阿走的房间,看着刚才连话都说不清的阿走熟睡的样子,和脸上有时会蹙眉的表情,轻叹了一口气。


*


再次醒来,阿走清醒了一点,不过他的头依然晕乎乎的,以至于这时才发现跟着自己动作而滑落的冰袋,里面的冰已经融化了一半多。对了,刚才有人在照顾我,阿走记起。


“灰二哥?”


他出了房间,发现都没有人在,二楼也没有任何动静,他也没有精力爬上去了。这是藏原走第一次这么虚弱。算了,先去厨房...


“咦?”


阿走刚进厨房,粥的香味就拂面而来,然后他看见了留在餐桌上的便签纸:


阿走,锅里煮了粥,热一下就能吃了,我要去商店街采购,我会尽快回来的。


灰二哥真的好温柔,这样想着,阿走感觉自己体温又高了一点。他把便签纸收进口袋里,开始热粥。


不过想想,当时被灰二哥连哄带骗住进了青竹,他对清濑灰二这个人的初印象可是糟糕透顶。我一定不会和这种轻视跑步的人一起跑步的,更别说去箱根驿传,当时他是这么想的。


不过在相处之后,他才明白清濑灰二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他发现了那人像星空一样的耀眼,但又拥有着朝阳一样的暖意和温柔。就连藏原走——他自己,跑步的答案,以及跑步的意义,都是清濑灰二指引着他寻找到的。


清濑灰二不仅是藏原走校友,学长,或者朋友。清濑灰二也是藏原走这辈子独一无二的光芒。藏原走也只想追随着这道光奔跑。至少藏原走是这样认为的。


“...啊,糟了。”


阿走思绪飘走,差点就把粥煮糊了。他盛出一点到碗里。


“真好吃。”


或许是粥的原因,一股暖意从身体里散发了出来。


*


喝了粥的阿走感觉身体舒服不少,这时的他才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除了他以外的人都不在青竹。虽然是周末,但王子和尼古前辈平时不爱出门,再加上灰二哥说他去买东西一会就回来。


好奇怪,该不会自己还在做梦吧?他问自己,突然他听到有东西撞到门的声音。一种不安的恐惧感占据了理智,他从厨房飞奔而出,打开了门。


“咦?”


门口一堆袋子里面装着食材和日用品,然后...有一只猫?全身布满棕色和白色的毛,眼睛也是深邃的棕色,后足带了点橘色。


“咦?!”


阿走又惊叹了一声,这只猫怎么长得跟灰二哥这么像?!阿走惊讶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而那只猫像是看懂了什么,似乎有点着急的样子,一直反复用前足抓着阿走的裤脚:“喵喵喵喵!”


难道说灰二哥变成了猫?!这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在阿走脑子里面蹦了出来。


难道我烧糊涂了?还是我真的在做梦?本来就在发烧的阿走,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快超负荷了。


这一定是巧合。但灰二哥不会把买的东西直接丢到门口...阿走抱起猫,扫了一眼附近,确认是否有人躲着看戏,因为他认定这是恶作剧,不过阿走还是用小到连一旁的尼拉都听不到的声音:“灰...灰二哥?”


那只猫一只前足贴到阿走的脸上:“喵!”


“咦!!!”


灰二哥真的变成了猫?!可能因为最近经常借王子的漫画来看,阿走就这样自然地认定了这个想法。


藏原走的脑子成功超负荷。


*


不知道何时开始,藏原走开始关注清濑灰二。不是那种作为前辈的关注,也不是作为友人的关注。而是那种被称作「喜欢」的情愫。


他抱有不该有的期待。


他知道双方都是男人,虽说大部分人已经比较开放,但是这不代表灰二哥就是那其中之一。被一个男生喜欢上,灰二哥的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会是苦恼的表情吗,还是无奈的表情,更甚者是恶心的表情...藏原走不敢想象,他决定抱着这份心意,只是静静陪着这个人。


灰二哥一定想在箱根结束之后,找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共度余生吧。他的目标已经实现了,并且以他的能力,他一定还能在其他地方奔跑,不管是箱根,还是全国大赛。并且总有一天,藏原走想站在比赛场上对着清濑灰二说「灰二哥,让我们来比一场吧」。


这样就足够了。


不过,当藏原走站在终点线,看着前面那位耀眼的跑者,以及那痛苦又饱含决意的笑容,藏原走哭了,他隐隐约约察觉到这是灰二哥最后一次奔跑在风中了。但灰二哥嘴角提高的幅度好像在告诉他「我找到了跑步的答案,梦想已经完成了」。


他忍不住,他想去拥抱清濑灰二,他想去阻止清濑灰二,但他也想成全清濑灰二。他只能站在原地,等着这个人冲过终点线。


之后的事情他不怎么记得了,至于排名也是最后阿雪告诉他的。他只记得他抱着灰二哥让他身体慢慢冷静下来,然后把他背在背上跑向医院。


“阿走,我们做到了。”


“是。”他不管灰二哥的声音是有多么满足,他只知道自己的声音很沙哑,并且大部分是因为背上的这个人。


在医生一番检查过后,宣告清濑灰二可能永远都无法跑步了。比起平静的灰二,藏原走走出病房,躲在无人的楼道嘶吼着哭了出来。他以为只要和灰二哥在一起,他就不会再情绪失控了。


但他没想到,有一天,清濑灰二会成为他情绪失控的原因。


我只是想跟着你一直跑下去啊...


他清楚灰二哥虽然已经满足了,但他也明白永远无法再次触碰珍爱之物的失落和痛苦。并且他最了解的就是,灰二哥不会表现出来这些情绪。竹青庄的老大——清濑灰二,早就已经学会了自立和隐藏。


不过灰二哥马上就要毕业了,按照灰二哥的性格可能会去俱乐部当教练吧。这样的话,清濑灰二的人生还是充满跑道和别人冲线的欣喜。


比起毕业,阿走更担心灰二的心情。


但是他也没资格担心,他只是灰二哥一生当中的普普通通的后辈。


那就这样吧,把不该有的心绪藏好,并祝福他的未来。


*


在阿走把所有采购袋提到餐桌上,他发觉那只猫已经直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不会是真的吧。藏原走都不知道自己在心里重复了几遍这句话。或许我穿越到哪个异世界里面了?虽然内心有很多吐槽,但实际上他已经相信了。


“灰二哥...那个...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喵喵喵喵喵。”


“...”


也对,现在灰二哥变成了猫,怎么能简单对话,所以他换了一种方式。


“灰二哥...就是那个,接下来的问题答案如果是「是」,你就喵...一声。如果是「不是」那就...两声...”


当阿走的第一声「喵」发出去,感觉到了意外的羞耻。所以他就没有重复,不过眼前的小猫似乎听懂了:“喵。”


阿走平复一下心情:“那么,灰二哥,你是买完东西变成这样子的吗?”


“喵。”


“中途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喵喵。”


......


这样子的对话进行了将近十分钟,还是毫无进展,阿走完全调查不出「灰二哥」中途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灰二哥」是累了,还是放弃了。它垂下了耳朵,看上去似乎有点难过。


“...灰二哥...”阿走语气没有那么焦急了。


小猫听到眼前的人在叫它,又重新抬起了头:“喵。”


“谢谢你当初拦下了我。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可能依然害怕跑步,可能还孤身一人在黑暗当中。”


藏原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这么煽情,顿了一下,没有注意到耳根已经染上了一抹绯色,他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心意全部吐露出来:“无论灰二哥还能不能变回人类,我都会一直照顾灰二哥的,一直陪着灰二哥的!”


“喔...喔...”


“咦?!”


突然阿走听见灰二哥的声音,瞬间睁大了眼睛,眼前的小猫已经趴下开始小憩。然后他明白了,声音的来源是在自己的背后,他看见灰二哥又拿了一个冰袋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不过脸上微妙的表情他无法读懂,虽然他一直不擅长这些事。


等等,在外人看来,他刚才的表现不就是在对一只猫练习告白吗?!阿走瞬间脸红更厉害了。


“灰灰灰灰灰二哥?!”


“嘿,阿走,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喜欢我啊。”灰二这个时候依然用着打趣的语气。


“不...不是!我以为...你变成了猫...”阿走已经不敢和这人对上视线,他只是低着头小声说着。


“噗。”


“...”


“等等,哈哈哈哈哈,阿走你说什么,哈哈哈哈,我变成了猫?哈哈哈哈哈,阿走,你真的烧糊涂了!”


灰二本来想忍住,但还是被眼前这个明明已经大一,但还是单纯天真的害羞男生逗笑了。


“...别笑了...”阿走因为害羞的红晕已经全部变成了觉得丢人的红晕。


“阿走。”


突然眼前的这个人语气变得认真,阿走抬起头,然后这个人继续说:“那就,拜托你了。”


拜托什么?


“咦?!”


阿走终于反应了过来,丢人的红晕又变回害羞的红晕。


“阿走?!”灰二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突然一动不动,然后清醒着倒了下去。


藏原走,今日第二次脑袋超负荷。


*


清濑灰二,一个成功的骗子。他不仅用玩笑话把朋友逗的团团转,他还骗过了自己。


他骗过了自己的心情,和自己的心意。


他知道自己腿已经没有几次再站在跑道上的机会了。所以他的目标只有找到跑步的意义,以及和青竹的大家参加一次箱根驿传。但是这个机会一等就是四年。


只能孤注一掷,无论是谁,谁都无所谓。他必须再找到一个人。这是他最后一次箱根驿传了。


但在遇到藏原走的时候,他知道他错了。


阿走在他面前跑过的时候,他似乎看见了夏祭的烟火,绚烂而又平和,一次次地绽放都能够给人带来星点,照耀夜空。他瞪大眼睛,难以言喻的欣喜,原来真的有人能够这么纯粹的跑步。


这个人不是在享受跑步,而是这个人就是跑步的化身,他犹如实体的风,划过了清濑灰二的世界,他突然感觉全身都在因为激动而颤抖。


箱根驿传的第十人必须是眼前这个人。


他成功了。并且慢慢的,他们的关系也变得亲密不少,甚至藏原走总是恰到好处帮助他,无论是什么方面的事情。当他自己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非常依赖阿走了。这可不妙,清濑灰二难得认真思考自己和别人的关系。他明白这个后辈在他生命中的角色,是相处四年的尼古、king或者阿雪都无法代替的。


因为他喜欢藏原走的跑步,喜欢藏原走的不坦率,喜欢藏原走的单纯。


因为他喜欢藏原走整个人。


吸引清濑灰二的是藏原走的心,当清濑灰二在与藏原走奔跑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到了未知的领域,一切都变得轻快。这番别样的风景阿走看得到吗?


看得到。他明白他们两人在一同奔跑的时候,会产生共鸣。


但是身旁这个人似乎还未察觉到,他会帮助这个人发现这一切,并且让这个人达到更高的境界,任何人都达不到的境界。而他会陪着这个人。让藏原走继续前行,并且不再孤单迷惘,这是清濑灰二新的梦想。


「阿走,我会陪着你一起前进的,所以你不是一个人在跑步。」


他觉得自己开始贪心了。但是他终究也明白,他只是,也只能是,在藏原走的世界扮演一个前辈的角色。所以他拜托自己把恋慕之情收好,这是藏原走不需要的,就算需要也不会是需要他的。


恋慕之情,也是清濑灰二——你,不需要的东西。你只是想和大家跑完箱根,让阿走更加强大。


对吧?


他骗过了自己。


不过在今天,一个平平无常的周末,面对阿走的话,他却无法逃避。他不知道对方是以什么心情说出来的,但是他得拒绝,对吧,清濑灰二,你得拒绝...


不,你会拒绝。


让藏原走更加强大的理由不会是你。你会做出对藏原走更好的选择,对吧?


「那就,拜托你了。」


清濑灰二还是说了,明明不去回应,忽略就好。


......


白痴。


*


“学校叫运动社团的全体成员去商量场地的使用时间,所以灰二哥才把采购品放在门口,急急忙忙赶了过去,而灰二哥又因为担心我,提前回来了...”


阿走小声地抱怨:“什么嘛...我还以为灰二哥真的变成猫了...”


毕竟他是真的担心灰二哥发生那种事,只不过的确有点脱离现实。但他想起之前灰二捧腹大笑的模样,只差满地打滚了——虽然这人不会做这种事。


自己的担心被嘲弄,阿走难免有点小情绪。


不过...


「那就,拜托你了。」


阿走想起这句话,脸上又抹上了红色,但还是问出了口:“...灰二哥...”


“喔。”灰二脸上带着平时的笑颜。


“你那句话是认真的吗?”


“什么话?”


明知故问。阿走脸稍稍沉了下去,有点不开心,但更多的是不安和失落。他知道灰二哥是那种喜欢挑逗人的乖僻性格,如果灰二哥之后说「那句话只是开玩笑,阿走你居然当真了」之类的话,那么他也无法反驳。


至少,他在听到灰二那句话的时候,他的心跳加快了,比第九赛道跑完时的心跳还快,感觉自己乘上了强风在飞翔。


“阿走。”


灰二又拿出平时的惯用笑颜:“你一定要变得更强,然后遇到你喜欢的人,最后结婚...”


“灰二哥!”阿走难得打断灰二的话,阿走跪坐在榻榻米上,手已经捏紧到指甲都刺入肉里,浑身也在发抖:“灰二哥!请回答我的问题!”


“......”


灰二陷入沉默,表情僵硬到变得奇怪。至少在直面这件事的时候,清濑灰二不想撒谎。于是灰二缓缓起身,说道:“阿走,大家都要回来了,我们去准备晚餐...”


不行,都到这一步了,不能让眼前这个人转移话题,再次逃避。这可能不是最好的机会,但这一定是最后的机会了。


“灰二哥!”阿走的声音大到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一把拉回正在起身的灰二,灰二重心不稳摔到了地上。搞砸了。阿走慌乱中立马起身扯起灰二的裤脚,颤声问道:“灰二哥...脚没事吧...都怪我...”


明明自己的脚没有红肿,但是眼前的这个关心自己的人眼圈已经红了。


车车在这里:m1t4lugguvvy8(不知道为什么我的writeas外链会被pb

 *


灰二想要起来清理这一切,但是刚准备起身就试到了来自腰部的疼痛。不过其实也不需要他起来,阿走早就先人一步开始拿面纸擦拭灰二的身体。原来阿走在恋爱中是这样的人啊,他轻轻笑了几声,不过阿走明显不知道这个笑声是什么意思。


捉弄一下阿走吧。


“不过阿走啊,你在这方面的天赋意外的不错呢。”虽然他说的是实话。


“咦?!才没有...”明明更应该害羞的事都做完了,阿走听到这句话还是不好意思的撇过了头。


像是扳回一城,灰二对眼前这个人的表情和反应都很满意。


“灰二哥。”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去,阿走的语气却变得正经:“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


明明之前都不是在说这事,这突如其来的发言让灰二格外开心。但是他依旧保持平常的风格:“诶,我以为刚才我们的心意就已经相通了,原来你还没明白啊。”


真是坏心眼,他害听到这句话的阿走,表情变得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不过,直接听到阿走说这句话,果然感觉会更好。”


这句话是真的,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是。只要灰二哥想听,我就会说。”


眼前的小孩表情又变得明朗起来。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一颗糖?不过结局是好的就行了。不过这个结局真的是好的吗?算了,清濑灰二,一直用理性考虑问题,早晚有一天会真的变成白痴的。


比起考虑未来,不如现在牢牢抓住眼前这个喜欢你的人。可能以后的路会有许多阻碍,也会很辛苦,但如果有你陪着我,我可以无所畏惧,不计后果。


之前还白白担心那么多,他不禁感慨自己还是想得太多了。


“灰二哥,已经清理完了。”阿走换了一身衣服。


“喔,那我们去准备晚饭吧。”他明白阿走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开始穿起刚才脱掉的衣物。


“我需要做些什么?”


“先把买回来的土豆削皮吧,今晚做咖喱饭和海带汤。”


“好。”


......


白痴。


新的一天,刚醒来的清濑灰二就骂了自己一句。


不用仔细推理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唉,看来也不能全权交给感性,有些事果然在决定之前还是得多考虑几遍。


难得一见,清濑灰二感冒了。


不过身旁的罪魁祸首还浑然不知,甚至还在睡梦中加重了搂自己的力度。


这些亲密的动作还是等感冒好了之后再说吧。清濑灰二无奈地笑了。


———完———


感谢大家看完了这篇脑内实体化产物,我知道自己文笔很笨拙。至于标题是有一次在科普里面看到的专业名词,感觉挺配他们俩这若即若离的关系。希望大家永远都喜欢强风吹拂。接下来是比主线更沙雕的番外。



番外part.1【柏崎茜无法安心入睡】


“我们回来了。”竹青庄的其他人终于开完会,从学校回来。


“喔,你们回来了。今晚吃咖喱饭。”灰二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好诶!咖喱饭!”


“是咖喱饭!”


城家兄弟依旧是最积极的。俩人掀开厨房的门帘,像尼拉一样大口吸气。


“灰二哥,有需要帮忙的...”神童也随后进入,不过在看见灰二哥脖子上明显的红色斑点,神童惊愕的直接闭上了嘴。


“喔,没事,阿走已经帮我都处理了。”灰二哥没有注意背后那位羞红了脸的神童。


神童连回应都没来得及,抛下了前面两位浑然不知的电灯泡,拉着穆萨、王子和尼古冲回了房间。


“那个,怎么了,我还想回去看漫画...”王子的表情似乎在告诉大家,他再不去看精神食粮的话,他就要死了。


三人奇怪地看着神童,神童缓了一会,才把这件事说出来。


“诶?!”尼古和穆萨异口同声。


“果然。”而这件事在王子意料之中。


“诶?王子早就知道了?!”神童诧异的眼神盯着王子。


“也不算知道,只是早就猜到他们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对彼此的态度和对其他人的都不太一样。”王子把结论说了出来。


他们开始佩服王子的观察力。


穆萨不安:“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注意一下,毕竟当电灯泡不太好。”


厨房的两只尼拉一起打了喷嚏。


“啊,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俩反而会有负担吧。他们没把这件事说出来,不就是为了不让我们特殊对待吗。不如就像平时一样逗逗他们。”


尼古虽然说的没错,但其实目的只是想捉弄灰二。


“嗯,这样也好,不然我们也有负担。”王子起身:“那我回去看漫画了。”


不过到了吃饭时间。


“告诉大家一件事。”灰二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我和阿走开始交往了。”


“诶诶诶诶诶?!”就连当事人——阿走,都发出了惊呼。


“灰...灰二哥?!”阿走突然害羞的垂下了头。


“怎么回事?!”


“怎么一个下午灰二哥就和阿走交往了!”


城太城次还是在慢半拍理解事情。


虽然大家都一言一语地问,不过只有阿走断断续续的回答,和灰二云淡风轻的带偏话题。


第二届青竹八卦大会又开始了。


“灰二哥怎么突然就和阿走交往了!”


“不能理解!”


城家兄弟惊讶地抱在一起。


岂止是交往,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不过王子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看漫画。


“灰二这小子,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大家「别来打扰我俩的二人时光」吗。”尼古明显在抱怨灰二的魔高一丈。


“不过这下也安心了,大家就不用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了。”穆萨还是温和的笑容。


“诶!原来大家都知道了!”


“好狡猾!”


穆萨的话引得城家兄弟的不满。


“不过我们也的确应该留给他俩单独相处的时间。”神童也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像新婚夫妻那样?”尼古这一句吐槽把其他人都逗笑了。


不过王子现在笑不出来了。


王子大概猜到了他们俩的属性,以及他们俩「单独相处」的地方。


柏崎茜这时才明白,他们的二人世界不就是在自己房间的正下方吗!


再加上青竹糟糕的隔音...一想到这里,王子就开始头疼,如果他真的听到了,他可能就无法直视这俩人了。


今晚一定要早点睡着。


柏崎茜,担心到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不过今晚暂时safe...


*


番外part.2【这只猫到底像谁】


“话说回来,那只猫长的好像灰二哥啊。”


正在削土豆皮的阿走发出感慨。


“那只猫我听附近的邻居说过,是在附近的野猫。”灰二突然想起。


“灰二哥如果变成猫,大概也就是那个样子吧。”


“为什么?”灰二好奇地问,毕竟之前阿走还把这只猫当作自己。


“棕色的毛,棕色的眼睛,橘色的后腿,就像穿着跑步鞋的灰二哥。”阿走把自己的结论直截了当的摆了出来:“还有爱捉弄人的性格...跟猫很像...”


“那算什么。”灰二苦笑:“不过,那只猫是附近著名的恶霸,它会抢行人的食物,和其他流浪猫也不合群,连叫声都凶凶的,这好像跟一开始的阿走更像吧。”


像被读透了心思,灰二更肆无忌惮地开始捉弄眼前的这个人。


“...才不是...”阿走这次整张脸都红了,但灰二似乎没有明白脸红的原因。


直到阿走侧头到一边,小声地说:“这样不就像是我和灰二哥的孩子了吗...”


“......”


突然两人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喵?”


刚从阿走房间醒来的小猫,望着厨房里面的俩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厨房的温度变得有点高。

Yozora

重温强风,忍不住了实在想吼两句。

灰二哥他实在是太好了!不管看几遍这个大骗子都能成功骗到我的眼泪!

只有没看过强风吹拂的人才会不喜欢清濑灰二吧!

「走るの好きか?」

ハイジさんのおかげで、好きになりそうですよ。

最后废话几句,才说着自己老了get不到年轻人的热血和中二了对动漫热情开始消退了,下一秒就被强风搞泪目了,可见话是不能乱说的。
但仔细一想,强风里的主要角色其实都跟我差不多大啊……so……
果然我还是老了吧_(:з)∠)_

重温强风,忍不住了实在想吼两句。

灰二哥他实在是太好了!不管看几遍这个大骗子都能成功骗到我的眼泪!

只有没看过强风吹拂的人才会不喜欢清濑灰二吧!

「走るの好きか?」

ハイジさんのおかげで、好きになりそうですよ。

最后废话几句,才说着自己老了get不到年轻人的热血和中二了对动漫热情开始消退了,下一秒就被强风搞泪目了,可见话是不能乱说的。
但仔细一想,强风里的主要角色其实都跟我差不多大啊……so……
果然我还是老了吧_(:з)∠)_

退退

神童乙女 山风④

自割大腿肉之作,神童/杉山高志X你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人物OOC属于我,荣耀属于三浦紫苑太太!

 感觉还有好多想写的剧情不知道怎么写出来,太太们果然是太厉害了

好想让竹青众赶紧出场啊!!!


真的是千钧一发啊

我刚坐下就上课铃就响了起来

因为差点迟到的缘故,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坐好后,习惯性的找神童在哪里

发现他坐在前面几排,也是呢,毕竟神童对学习真的很认真,从不踩点或迟到

为了有一个好位子上课提早来也正常


话说呢

我昨晚想了想关于强风吹拂的大概剧情

隐隐约约想起书中穆萨说过,神童上大学没多久就谈了女朋友

神童作...

自割大腿肉之作,神童/杉山高志X你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人物OOC属于我,荣耀属于三浦紫苑太太!

 感觉还有好多想写的剧情不知道怎么写出来,太太们果然是太厉害了

好想让竹青众赶紧出场啊!!!



 

真的是千钧一发啊

我刚坐下就上课铃就响了起来

因为差点迟到的缘故,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坐好后,习惯性的找神童在哪里

发现他坐在前面几排,也是呢,毕竟神童对学习真的很认真,从不踩点或迟到

为了有一个好位子上课提早来也正常

 

话说呢

我昨晚想了想关于强风吹拂的大概剧情

隐隐约约想起书中穆萨说过,神童上大学没多久就谈了女朋友

神童作为一群单身狗中唯一一只脱单的,我自然对这句话很有印象

而且在后期神童因为忙于比赛和学校沟通的事情,不被女朋友理解分手了

真想看看他女朋友长什么样呀,动漫里只有半张脸

 

于是我环顾四周,这个不像…这个也不像….

呀…这个像….我定眼一看,这不是礼奈吗,嗯?坐在她旁边的是…神童呀…

也是,礼奈长的好看,人也温柔,才短短一个月就已经是很多男生的暗恋对象了

嗯?他们在聊什么,笑了笑了!!!果然神童也在暗恋礼奈吧

啊…青春真好呀,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开心

还是老老实实上课吧

 

 

 

 

下课后

“直美!”礼奈朝我挥手

“上午好呀,礼奈”我也挥手示意

“你怎么坐到后面来啦,难怪我课上找你没看到你”礼奈看着我说

“嘿嘿,我今天睡过头,差点迟到所以坐到后面了嘛”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真的和杉山君说的一模一样,直美是睡过头”礼奈捂嘴偷笑

“不要笑我啦~礼奈找我干嘛呀”我连忙摆手,并推至礼奈去下一个上课教室

“我在网上看到一家很可爱的甜品店,礼奈要不要一起去….”

就这样我们定下了明天没课的时候一起去吃甜品


楠梓/Nanze

【灰走】装B后续

 ✘写很差,看看就成,不太对得起等我的姐妹


✘熟悉的ooc,我流灰走


✘很短,祝你开心


[图片]  呜呜呜我真的没骗人,我写了很久了只是好久不打开乐乎忘了发


清濑家就在小诊所上头,藏原被牵着手穿过一条小巷上了楼,一室一厅一卫,典型的日系装修,比自己宿舍还整洁,该说果然是清濑医生吗。


“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灰二摸了摸藏原的额头,又取出体温计夹到他腋下。


  “不太能吃饭,训练进度也跟不上了,体能变差了很多。”藏原只觉得被清濑医生触碰过的地方一阵颤栗,分明陌生却又不舍那只温暖的手离开,为自己这样不知羞的想法羞...

 ✘写很差,看看就成,不太对得起等我的姐妹


✘熟悉的ooc,我流灰走


✘很短,祝你开心


  呜呜呜我真的没骗人,我写了很久了只是好久不打开乐乎忘了发


清濑家就在小诊所上头,藏原被牵着手穿过一条小巷上了楼,一室一厅一卫,典型的日系装修,比自己宿舍还整洁,该说果然是清濑医生吗。


“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灰二摸了摸藏原的额头,又取出体温计夹到他腋下。


  “不太能吃饭,训练进度也跟不上了,体能变差了很多。”藏原只觉得被清濑医生触碰过的地方一阵颤栗,分明陌生却又不舍那只温暖的手离开,为自己这样不知羞的想法羞耻,他脸上发起了高烧。


  所幸清濑并未在他身边久坐,放好温度计就起身去了厨房。“先测测体温,你发/情/期晚,平常训练强度也有些大,这个阶段跟不上训练也很正常。身体虚弱一段时间对你来说说不定还算是好事,最近有吃什么东西吗?”


  “舍友从家里带了自家养的蜂蜜和炒的茶,我试着喝了些。这几天早餐吃了鸡蛋、牛奶和面包,午餐牛羊肉,晚餐就是一些清炒的蔬菜,还有一些水果。”藏原有些不好意思,作为一个omega,他吃得着实有些多了。


  “你这...”清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藏原本身有些小感冒,这几天吃的东西还全踩雷点,38.7摄氏度,中度发热,也亏得藏原底子好才不至于出现什么大问题:“跟你教练请了多久的假?”


  “就这半天...”藏原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发烧,他想起老师说的话:“那,孩子呢?”


  “孩子?”这下清濑是真的愣住了,他并不觉得临时标记会怀孕,也相信藏原不会在被他标记后,还是在这么虚弱的情况下与他人发生关系,更不信不过一周的时间,藏原就能自己检测出自己怀了孩子。他觉得是藏原发烧了在说胡话,但他没有直说:“阿走你怎么发现自己有孩子的?是有人发现你omega的身份了吗?”


  藏原这下也想过来了,老师是在忽悠他:“不,我大概是发烧导致脑子不太清醒。”确实不清醒,要不然怎么跟总共就见过三面的人做了这样亲密的事情,还傻乎乎地直接跑到别人家里,藏原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这几天的不适感在这一刻全面爆发,他忍住哭泣的冲动,站起来给清濑鞠了一躬:“抱歉打扰清濑医生了,既然没什么大问题我就先告辞了,谢谢您的照顾,医疗费我会问护士小姐的。”他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实在有些不正常了,只是发烧而已,清濑医生也只是正常询问检查罢了,为什么会这么委屈呢,他越想越乱,说完转身就走,却被清濑从背后抱住了,温热的呼吸恰好洒在敏感的腺体上,松木香将山茶香包裹,他被困意击倒。


  再醒来时清濑已经没在房间里,藏原想起了之前的想法忍不住捂脸,被omega 的天性战胜了,他对清濑医生说了好多不会,也不应该是他能说出的话,还有最后的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拥抱,他想偷偷溜走,又为这样的行为不耻,一番思想挣扎间清濑已经进了房间,将放着清粥的小盘放在小桌上,摸了摸他的额头:“吃点东西吗?”


  藏原还是有些晕乎,他撑起身子,决定先向清濑医生道歉:“清濑先生,对不起,之前对你说了奇怪的话,我实在是烧糊涂了。”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清濑捧住他双手:“硬要说的话,不管哪个Alpha标记Omega 后对他不管不问长达一周,是要受社/会大众谴责的,是我疏忽了,只想着你身体情况特殊,没想到反应比寻常Omega 还要强些,这些时间没陪在你身边,我很愧疚。”


  藏原脸更红了,他嗫喏着说不出话,清濑却是笑笑:“要交往试试吗?”

FANff

【走灰】归途03

自从阿走肯和我们集体行动开始,他展现出了合作的一面,他的尝试笨拙而僵硬,我不能打击他,伙伴们也深谙这一点,毕竟大家心照不宣地哄着他的下厨积极性也是这么回事。

在集训一段时间后,由我驾车带着大家来到东体大参加了第一次记录赛,在那里再一次遇到了阿榊,还有我以前的同学藤冈。我并不意外,大家只要没有放弃田径,相遇在以后都还会是常事。我在意的还是阿走,他很久没有以竞争的心态站在跑道上过了。

闲聊时我曾经对他说过跑步这件事或许并没有那么轻松,因为越是向前跑,这个世界就越是广阔,青山之外有青山,一旦开始奔跑,就是全力追逐,同时又发现自己被不断超越的过程。

在阿走心中,他一直是跑道上的最优秀的跑者,这话...

自从阿走肯和我们集体行动开始,他展现出了合作的一面,他的尝试笨拙而僵硬,我不能打击他,伙伴们也深谙这一点,毕竟大家心照不宣地哄着他的下厨积极性也是这么回事。

在集训一段时间后,由我驾车带着大家来到东体大参加了第一次记录赛,在那里再一次遇到了阿榊,还有我以前的同学藤冈。我并不意外,大家只要没有放弃田径,相遇在以后都还会是常事。我在意的还是阿走,他很久没有以竞争的心态站在跑道上过了。

闲聊时我曾经对他说过跑步这件事或许并没有那么轻松,因为越是向前跑,这个世界就越是广阔,青山之外有青山,一旦开始奔跑,就是全力追逐,同时又发现自己被不断超越的过程。

在阿走心中,他一直是跑道上的最优秀的跑者,这话是期许,也是事实。

“我也是这么认定你的。”我鼓励着大家,余光看向正在做准备活动的阿走,心里默默道。

不过和阿走的想法不同,我会这么说,绝不仅仅是名次的缘故。

等站在起跑线上,我更担心的又还是王子,可发令枪响起之后,我也无暇他顾了,身边喧嚷着无数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我无法回头去关注王子,只能看向我前面的阿走,而阿走的目光,一直紧紧攫住领先的黑人留学生。

记录赛对于我和他应该都没问题,我知道他的意图,也鼓励他利用这个机会他奋力一试,没想到的是他在加速之前还侧目示意了我,我原以为他只会在意前面的选手,看着在外圈准备加速的阿走,我许久没有过的冲动在心底突然复苏。

我忽然也想任性一次,想追上他,和他并肩跑在这阔别多年的赛道上。

试着提速,我的很久没复发过的旧伤便开始抗议了。

“还是不行啊。”我心里苦笑,看来我这一生都没办法追上他了呢。

我重新并回内圈,稳住速度,我的状态不错,在这种速度下膝盖也还能忍受,我原本也以为跑者永远关注的应该是赛场上的第一名,可对我而言,由谁领先已然毫无意义,我在奔跑中的目光一直放在阿走身上——我知道他这一场不会取胜了,因为我了解藤冈也了解阿走,经验不需要分析就能给出判断。

这一场阿走是在藤冈和黑人选手玛纳斯后面第三个冲线的,我就在他不远的后边,他到达终点,我也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阿走,你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跑者,你就是最优秀的跑者。”我看见他俯身喘气的背景,默默对自己说。

不知是看阿走到了终点,我收回了心神,还是太久没有这样认真地竞速,膝盖传来的剧痛已经无法忽略,我感觉和终点线之间,和阿走所在的位置,远得难以企及,我提醒自己咬牙忍住,可一旦闭上嘴又没办法喘气。

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阿走一直盯着藤冈,没有在意随后冲线的我,这倒是好事,到达终点后,我立即将身体的重心转移到身体另一边,以防被他看出破绽,可阿走并没有注意我,一个人离开了赛道。

这样也好,我转身迎接着在我身后的冲线的伙伴,大叫着“冲刺冲刺加油加油”。赛场上没人这么干,因为合格时间已经过了,后边的选手都没能通过记录赛,即使抵达了终点也没有意义。

我能感觉到周遭向我投来许多奇异而玩味的目光,但我毫不顾忌地大声狂喊,一方面真是鼓舞我的伙伴,我们的目标可不在于此处这个终点;另一方面也是我的伤实在痛得有些超出预期,大声吼叫才好稍加忍耐。

王子统共用了半小时才到达终点,过线时立即就栽倒在了跑道上,这时操场上已经几乎没人了,双胞胎兄弟去扶他,王子全身都没有力气了,递上去的水也拿不住,兄弟俩废了很大力气,才一人一边把王子给架起来。

我们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比赛,以选手的身份站在竞争性的跑道上,只有我和阿走拿到了合格,但每一个人都勇敢地站了上去,并坚持完成了全程,在每一个人的眼中,自己的表现或许都不完美,但对我来说,这是我用心组合起来的队伍,我们的奔跑,才刚刚迈出了第一步而已。

我知道所有人中阿走的心情最低落,可我一路说着鼓舞士气的话,唯独没有照顾到他。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面对阿走爆发的愤怒,双胞胎反问他道:“你自己达成目标了,不就好了吗?”

可我明白,对于阿走而言,合格并非他的目标,除了第一之外的成果,对于他而言都意味着失败。

阿走看上去是发大家的脾气,觉得我们吊儿郎当,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明白,那是他对于自己的愤怒,他总觉得他必须是第一,他过去的经历告诉他除了第一以外的一切都没有任何价值;他还不明白,但在大家眼里,他完全有实力做第一,而且可以不用总是第一。

在我心里也是如此,阿走是最优秀的跑者和他拿不拿第一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跑着的阿走就是最好的。

阿走负气跑开了,没有坐我们的车,奔跑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缓释方法,我便由着他去了。

我们中间除了我都没有驾照,外加我的伤也很不舒服,否则我也很想跟他一路跑回去,我不会多话去安慰他,只要他跑得不太快,我就可以一直在他身边。

不过事实却是,我在跑道上追不上他,离开跑道也无法和他同行。

我们一路吵吵闹闹地来,回去的路上,大家都累得睡着了,连对我驾驶技术的埋怨也没有半句,我身边副驾位置空空荡荡的,我一个人静静地开着车,想着阿走现在该跑到哪里了。

沿途碾碎了一路的夕阳。


FANff

【走灰】归途02

最开始所有人都很抗拒我的计划,我们一屋子十个人,我是伤员,王子、神童、双胞胎他们是田径白痴,剩下的学长都面临毕业后的人生抉择,比起田径,还有重要得多的事情要做,每个人都有充分的反对理由。

可我知道,比起其他人,阿走的抵触情绪是最强烈的,因为他是我们中间对跑步的情结最深的人,他无法接受我以跑步来开玩笑,以为凑齐一屋半吊子就能达到顶点,这是对跑步这项运动的轻视,也是对于千千万万刻苦练习、追求卓越的跑者的不尊重。

我明白他的想法,却并不想说服他。

他仍旧维持着自己锻炼的习惯,我们第一次凑齐晨跑的时候他一个人早早就出门了。很久以后他才和我说,那天早上见到了阿榊。

而我见到阿榊是在那之后。

阿...

最开始所有人都很抗拒我的计划,我们一屋子十个人,我是伤员,王子、神童、双胞胎他们是田径白痴,剩下的学长都面临毕业后的人生抉择,比起田径,还有重要得多的事情要做,每个人都有充分的反对理由。

可我知道,比起其他人,阿走的抵触情绪是最强烈的,因为他是我们中间对跑步的情结最深的人,他无法接受我以跑步来开玩笑,以为凑齐一屋半吊子就能达到顶点,这是对跑步这项运动的轻视,也是对于千千万万刻苦练习、追求卓越的跑者的不尊重。

我明白他的想法,却并不想说服他。

他仍旧维持着自己锻炼的习惯,我们第一次凑齐晨跑的时候他一个人早早就出门了。很久以后他才和我说,那天早上见到了阿榊。

而我见到阿榊是在那之后。

阿榊是他高中时期的同学,和阿榊的相遇,谈不上愉快,他是一个锋芒毕露的男生,我和这种人一向合不来,可认识阿榊,是我同阿走的过去所能产生的唯一交集,从阿榊对于阿走刻薄而不加掩饰的态度上,我多少能透过阿走的沉默,稍微猜出一点点他经历了怎样的过去——突然被雪藏的天才少年,外界的纷纷议论,阿榊的步步紧逼,阿走的咬牙沉默,我并不会单纯到认为阿走仅仅是受排挤的一方。

我好几次从后面观察他,阿走跑步的身姿一如他精神的侧写,像野兽一样的蓬勃,脚下又有着跃动的阴影,阿走的步幅不停踏在阴影与脚底之间,在黑暗与光明之间。

可我总有种稍有不慎,他就会踩入深渊,然后在我眼前消失的错觉,可笑的是,我所担忧的那个深渊,就是他自己的影子。那影子产生于我所看不见的光束,从他隐秘的过去,从阿榊怨恨的眼神里投射出来,我只能在后边看见,他的脚步不停地踩在这阴影的边缘,不停地险些陷落下去。

即便知道过去的阿走很可能不单是个受害者,在阿榊面前,我还是无理由地护着他。其实两个人都是我的后辈,我本没有介入的立场,但我也不知是我的嘴快还是腿快,每每在阿榊针对阿走时横插一脚,在众人眼前假公济私。

我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我们小团体的话事人,对于阿榊的敌意都不以为意,甚至可以说十分理解他的好胜心,优秀的运动员在求胜上必然都是有锋芒的,至少在这一点上,阿榊和阿走是同一类人。

后来我认真想了想,我护着阿走的原因大概便是我就想护着阿走,无论什么,即便是和以前同伴发生争执这样的小事,我也再不想让他一个人了。

后来在某很普通的某一天,可以肯定是认识阿榊后的某一天。

我照旧陪着王子落在最后,阿走还是很快就跑远了,不一会儿我连他的背影都看不见了,可我并不担心,我总觉得我在他后边他就是安全的,无论他是否在我的视线内。

我的主要任务是给身边的王子打气。

可那天早上,徐徐地跟着王子,我忽而有了奇妙的感觉,仿佛速度不再是线性的存在。

在运动方面,王子和阿走明明是截然相反的两面,王子歇斯底里地嚎叫着,跟我着我一步步向前时,我却觉得自己乘风跑在所有人的前面,和阿走一起,把整个世界都远远甩在了身后。

速度——跑步的灵魂,是那么的神奇,在每一种速度下,这个世界都会呈现不一样的面貌。

我很了解自己,我做不了完全没心没肺的乐天派,在向大家宣布我的决定之后,很多夜晚我都难以入睡,我让大家跑起来了,那么我必须不停地思考我们究竟该往哪里跑,那段时间我对于自己一意孤行的做法也十分动摇。

而那天早上,迎着熹微的晨光,我和王子缓缓跑在还未完全苏醒的小路上,我却感觉到以从未体验过的极速,和我的伙伴们,一同直往旭日朝阳。

我忽然明白了我们因何而奔跑,我们又应该往哪里奔跑。

那应该是我印象中田径社开社以来第一次,坚定自己的选择无比正确。


FANff

【走灰】归途01

回想起遇见阿走时的情景,他那时优美的跑姿,还有望向我那时乌黑的眼睛,都因后来无穷次的注视而模糊了最初的印象,至于现在唯一清晰的,只有那时夜风的感觉,如今想来,仍然穿过记忆的壑谷扑到我的脸上,略过我的耳畔,一次又一次地回响。

“你喜欢跑步吗?”

在黑夜里奔跑的他,像一只破风疾行的野兽,然而他望向我的眼神愤怒而又困惑,我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困兽的眼神,是受伤的野兽迷路时面对他者接近而流露出的,故意逞强的眼神。

我是如此地熟悉,曾经在镜子里,我看见过无数多次这种眼神,因此我脱口而出:“你喜欢跑步吗?”

爱因斯坦说过,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如果可以超越光速运动,那么时间就会倒流。

那时骑车的我和奔...

回想起遇见阿走时的情景,他那时优美的跑姿,还有望向我那时乌黑的眼睛,都因后来无穷次的注视而模糊了最初的印象,至于现在唯一清晰的,只有那时夜风的感觉,如今想来,仍然穿过记忆的壑谷扑到我的脸上,略过我的耳畔,一次又一次地回响。

“你喜欢跑步吗?”

在黑夜里奔跑的他,像一只破风疾行的野兽,然而他望向我的眼神愤怒而又困惑,我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困兽的眼神,是受伤的野兽迷路时面对他者接近而流露出的,故意逞强的眼神。

我是如此地熟悉,曾经在镜子里,我看见过无数多次这种眼神,因此我脱口而出:“你喜欢跑步吗?”

爱因斯坦说过,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如果可以超越光速运动,那么时间就会倒流。

那时骑车的我和奔跑的他穿过夜风,我忽然想起爱因斯坦,我发觉如果时间有声音,那便该是我耳边窸窣的风声和阿走悦耳的脚步声,就是那一瞬间,我下定了决心要带他回家。

我装作没有认出他就是仙台城西高中的藏原走——因不明原因而被雪藏的田径天才,只要是稍微关注田径运动的几乎都知道他的名字。

我没有引起他的怀疑,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在田径爱好者之间的分量,不过他也毫不掩饰对我的戒备。我对这种戒备并不陌生,小时候救助过打架而受伤的流浪猫,它是那一带最狡猾而敏捷的小霸王,有一天拖着被狗咬伤的后腿出现在我家门前,看见我手里的罐头时,露出的就是这种眼神,在我记忆里,和阿走跟我走进竹青庄时的一模一样。

但我看得很明白,猫咪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戒备中,其实透露着想要得到帮助的渴望,我想阿走应该也是如此。

事实证明,我并没有看错。

一座房子里住着十个男孩子,阿走才刚来,却成为了唯一一个肯搭手帮我做饭的,他的水平很差,胡萝卜连切片还是切块都做不到统一,我看在眼里,没有说出来。

阿走帮我打杂,他不愿意多话,我们常常沉默着忙活,有时在灶前的油浪烟火里我又会想到小时候那只猫咪,伤好了之后本以为它不会再出现了,结果就是从那以后家门口常常出现很多死老鼠,把妈妈吓得尖叫。

想着以前的事常常就笑了起来,我已经很久不会为回忆而发自内心地喜悦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我还很小,我的父亲还是我的父亲而不是教练,在他还没有展现他对我的期待之前,我还很喜欢跑步,喜欢动物的理由大概也是如此,感觉自己和它们一样,快活而自由,一旦奔跑起来就可以到任何地方,天地之大,无不可任意徜徉。

事实上,人和动物是不一样的,人跑得再快也未必能逃离自己的心,我却是很多年之后才发现这一点的。

阿走见我莫名其妙地他发笑,总是愣一愣,然后局促地把目光投向别处,他不会问我为什么发笑,我也不需要解释。


我要我嗑的cp天天贴贴

万万没想到,看完小排球被推荐看强风,冲着运动看的,看着走灰吃点cp,结果又被安利看了小说,卧槽!这两是真的!!太甜了太甜了,紫菀劳斯太强了

万万没想到,看完小排球被推荐看强风,冲着运动看的,看着走灰吃点cp,结果又被安利看了小说,卧槽!这两是真的!!太甜了太甜了,紫菀劳斯太强了

鹤歧

深林【走灰】

OOC

一发完

一个脑洞文


鹿走×牧羊人灰

注意避雷


兽类短促剧烈的喘息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人类气急败坏的叫喊声。

藏原走竖了竖耳朵,不甚在意地低头继续舔舐着溪水。

澄澈的小溪岸边只剩他一个,和往常的热热闹闹完全不同。几只多嘴的鸟又飞来劝他赶紧离开这里,藏原走依旧不为所动,他不明白,那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牧羊人有什么好怕的,毕竟那人连自己的牧羊犬都管不好,更不可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威胁。

“可他有枪啊!”小鸟尖锐的嗓音让藏原走不适。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知不知道那玩意究竟有多可怕啊?”

“……”

“快走吧!别任性了,现在...

OOC

一发完

一个脑洞文




鹿走×牧羊人灰

注意避雷







兽类短促剧烈的喘息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人类气急败坏的叫喊声。

藏原走竖了竖耳朵,不甚在意地低头继续舔舐着溪水。

澄澈的小溪岸边只剩他一个,和往常的热热闹闹完全不同。几只多嘴的鸟又飞来劝他赶紧离开这里,藏原走依旧不为所动,他不明白,那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牧羊人有什么好怕的,毕竟那人连自己的牧羊犬都管不好,更不可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威胁。

“可他有枪啊!”小鸟尖锐的嗓音让藏原走不适。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知不知道那玩意究竟有多可怕啊?”

“……”

“快走吧!别任性了,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你走吧,现在你们鸟的处境可比鹿要危险得多,尤其是你这种很常见的鸟。再说了,我还能化人形,你呢?”

“……你!我明明是好心提醒你!你个顽固的臭鹿!”

那只鸟又飞走了。

藏原走看着渐渐平静的水面,水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模样。健美的肌肉,挺拔的身形,还有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角。现在,这熟悉的身影渐渐化成一片白雾,慢慢糅杂在一起,再拉长,逐渐揉捏成一个瘦长的人影,手脚从白雾中分离出来,变得生动具体。

白雾不疾不徐地塑造出一个完整的人形,然后散去,藏原走就在氤氲雾气中,缓缓现出自己变成人形的模样。

与此同时,刚刚他一直不以为意的牧羊人从高大的树木旁窜了出来,视线与藏原走对上。

“嗯……打扰一下,您有见到一只背部淡黄的牧羊犬吗?”

牧羊人丝毫没有注意藏原走身边不同寻常的雾气,喘着粗气这么问道。

“啊啊啊!”

藏原走还没回答,那牧羊人就一脸非礼勿视地遮住了眼睛。藏原走愣了愣。

“这位先生,您……您怎么不穿衣服啊?”

“……”

他才想起来自己才刚刚化了人形,浑身上下连块遮羞布都没有。

他看着捂紧眼睛的牧羊人,莫名有些想笑。他立即为自己找起了理由。

“我……我刚刚准备游泳。”

“那您的衣服呢?”

“啊……那个……掉水里去了。”

“……那……是怎么掉的呢?”

“就……不小心掉的。”

“好吧……那……我有外套,可以给您。”

“嗯,谢谢。”

牧羊人闭着眼脱了外套,胡乱朝前递去。

藏原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过后再次道了谢。

“你可以松开手了,我穿好了。”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牧羊人在他笑出来的一瞬间涨红了脸。



怪可爱的。



“哦……嗯。”牧羊人放下了手,视线依旧不敢往藏原走的方向看,紧紧盯着地面。



“那个……我叫清濑灰二,是一个牧羊人,我的牧羊犬跑到森林里来了,我追着它不小心迷路了。您知道从这怎么回到森林边的草地去吗?”



牧羊人比划着问藏原走。


“……我叫藏原走,也住在附近,我……也不知道路。”


他不太想让这个牧羊人这么快就离开自己,起码再聊聊天吧,然后假装不经意间找到了路不就好了。



“啊……您也迷路了?”


“嗯,是的,叫我阿走就好,清濑先生。”


“那你叫我灰二就好。”


“灰二。”


“阿走?”


“嗯。”




他们一路走着,一路聊着。

“阿走,你家是住在森林里吗?”

“啊……是的,我父亲是一个猎人。”

“猎人么,好厉害!”

“做牧羊人也不错。”

“啊……但是,我不是真正的牧羊人,只是偶尔来帮帮父亲,他腿脚不太方便。”

“这样啊……那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呢?”

“干些什么吗?嗯……我也没什么特长,就普通地在上大学而已。”

“这样啊。”






藏原走带着灰二来来回回绕了不少圈子,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天色渐晚,可眼前的路依旧是陌生的。就在清濑觉得自己肯定回不去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走到了森林的尽头。

他高兴地扯了扯一旁的藏原走,“呐,阿走,我们终于走对路了!”

灰二转头的一瞬间,似乎看到藏原走皱着眉,他的笑意也淡了下去,“怎么了吗,阿走?”


明明好不容易找到路了,阿走不开心吗?


“没事,灰二哥。太好了呢,终于走对了。”




语气,很牵强。

他,实际上并不开心的吧?

可是,为什么呢?




“灰二哥。”

“啊……怎么了?”

“灰二哥才是,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

“灰二哥的牧羊犬,没找到呢。”

“是啊,没关系,明天再找吧。”

“嗯。”




原来是因为牧羊犬没找到所以不高兴吗?

阿走真是个好人呢。



清濑回去之后,才发现那只牧羊犬早就自己跑回来了。

他无奈地摸了摸它的脑袋。


“啊,还麻烦你特意去森林里找了半天,抱歉啊,灰二。”

“没关系,正好遇到个好心人,带我走出来了,不然我现在还呆在森林里呢。”

“那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那当然。”





清濑后来才知道,森林里只有一户打猎人家,里面的两个老人双鬓花白,相伴厮守,却无儿无女。








那天之后,清濑父亲的家门口,每天早晨都会看到一小捧花,沾着清晨特有的剔透玲珑的露珠。

送花人却从来没有露过面。












灰二哥打翻的炒飯
突然摆谷 雨声太大睡不着 鸣谢...

突然摆谷

雨声太大睡不着

鸣谢:我用来当睡衣的XXXXL T恤

突然摆谷

雨声太大睡不着

鸣谢:我用来当睡衣的XXXXL T恤

风歌哥哥哥

【走灰】灰二哥十分信守承诺(R18)

之前答应的六一加长林肯 

灵感来源于酥酥老师的画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重发) 


六一发的为了赶时间最后写的有点水

我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这两天又修改了一下

6.4重发了一次


之前答应的六一加长林肯 

灵感来源于酥酥老师的画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重发) 



六一发的为了赶时间最后写的有点水

我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这两天又修改了一下

6.4重发了一次


by.文仔仔

没想到我今天就搞好了,再儿童节快乐(?


p1是群里老师的脑洞(运动系榨汁机走×社畜灰二哥)

剩下三张是上课摸鱼。

没想到我今天就搞好了,再儿童节快乐(?


p1是群里老师的脑洞(运动系榨汁机走×社畜灰二哥)

剩下三张是上课摸鱼。

月樵Lumos

[强风吹拂] 羁绊 (五)

因为文笔真的小白,不知道怎么写出那种修罗场,妻子被抓住出轨的剧情,所以构思了好久,人物ooc也是在所难免。


正文:


第五章 竹青庄

 


(阿走视角)


沉默。


三个人站在自动售卖机旁边,每人拿了一罐冰茶。


尴尬的气氛将人牢牢地笼罩住,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一点平静。


我感觉惊慌、自责的情绪早就不知道飞去哪里了。


今晚实在忍不住饥饿顶着罪恶感去便利店拿了个面包,谁知道逃跑时遇到了两个怪人。


一个明明发现了我的‘恶行’却只顾着与他奔跑,另一个骑着脚踏...

因为文笔真的小白,不知道怎么写出那种修罗场,妻子被抓住出轨的剧情,所以构思了好久,人物ooc也是在所难免。





正文:







第五章 竹青庄

 


(阿走视角)

 

沉默。

 

三个人站在自动售卖机旁边,每人拿了一罐冰茶。

 

尴尬的气氛将人牢牢地笼罩住,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一点平静。

 

我感觉惊慌、自责的情绪早就不知道飞去哪里了。


今晚实在忍不住饥饿顶着罪恶感去便利店拿了个面包,谁知道逃跑时遇到了两个怪人。


一个明明发现了我的‘恶行’却只顾着与他奔跑,另一个骑着脚踏车追上来盯着我的双脚问些莫名其妙的话。

 

本以为已经跑远的黑衣跑者似乎认识这个骑脚踏车的男子。


两人应该只是认识的关系,我心里这么想。

 

“灰二哥......?”

 

黑衣跑者似乎叫出了旁边这人的名字,骑脚踏车的男子,哦不,灰二似乎没想到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而且声音像极了心里最不想面对的那个人。

 

灰二的身子不着痕迹地顿了顿,若无其事地微笑着跟黑衣男子打了个招呼,然后很熟捻地开始自我介绍了。

 

“我是清濑灰二,宽政大学文学院四年级。”

 

话说这家伙是准大学前辈啊。我暗自腹诽,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是......藏原走,四月份也要进宽政大学就读。”

 

话音刚落,我以为那个看上去有些不好惹的黑衣跑者也会跟着自我介绍。


哦,一般人出于礼貌都会打招呼的吧!

 

好的,这家伙不愧是‘怪人’,连我这种不善于交际的人都开始读懂空气了。


拜托了,说点什么吧,什么都好。

 

还是灰二打破了僵局,稍微有些抱歉地看了我一眼,


“他是望月隼人,你们同年,叫他望月就好了。”

 

良久,隼人像是终于想起来我和灰二的样子,施舍了我一个眼神,稍稍颔首算是回应。

 

啊,一看就是相性不和的那种人啊,和榊一样难对付。

 

我想走了,这两个人看起来都不是正常人,忙要起身,

 

“我先走了,谢谢你的茶,你们慢慢聊吧。”

 

好像有人揪住了我的衬衫下摆,我一下子跌跌撞撞地又回到了三个人的恶魔气氛中。

 

灰二又开始纠缠起来,试图问清我的底细,

 

“为什么要偷东西?”

“既然知道你是学弟,总不忍心丢下你不管啊……是缺钱吗?”

“父母给你的生活费呢?

(......省略原文一系列对话)

 

说着说着,自己未来的公寓问题好像解决了。


但是哪有这么好的地方啊?房租只要三万日元?不会是有超自然现象的灵屋吧?

 

我还在这么想着,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隼人突然插话,盯着灰二用一种略带质问的语气:


“所以,你没考进六道大学,是缺钱了吗?这怎么看都像是在诱拐学弟呢?”

 

隼人的话语像一根火柴,被浓缩挤压的空气就会轰轰燃烧起来。

 

灰二收起了笑容,一脸正色,回答和所问毫不相关的样子:


“不,这样就是第十个人了,隼人。”

 

隼人微怔,不知道被话语中的哪一点说服了,又变得一副沉默的样子。


灰二好像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丢掉空罐站起身,踢起脚踏车的侧脚架,催促着我们跟他走,去那个叫‘竹青庄’的地方。

 

也许是灰二没有对他说教,也许是太想有个栖身之所,我想,不管这竹青庄是不是灵屋,都比风餐露宿好多了。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