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弹丸论破

1560.5万浏览    84192参与
梦光14(貂嬷普嬷速速合葬)

宗逆

p1p2临摹抄照片代餐,p3摸了一下之前搞的什么妖怪山神pa

宗逆

p1p2临摹抄照片代餐,p3摸了一下之前搞的什么妖怪山神pa

口区
  向动物传教的屑   (赠送...

  向动物传教的屑

  (赠送粮票有教主彩蛋)

  向动物传教的屑

  (赠送粮票有教主彩蛋)

油渍鱼皮(诈尸版)

  眼索真的仙品啊 两个都超级可爱的 记得游戏里索尼娅夸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很可爱然后田中还脸红了来着…处刑之前也把四天王交给了索尼娅…索尼娅也有好好照顾它们 总之眼索仙品!

  (私心放了两个很可爱的↔️田)

  眼索真的仙品啊 两个都超级可爱的 记得游戏里索尼娅夸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很可爱然后田中还脸红了来着…处刑之前也把四天王交给了索尼娅…索尼娅也有好好照顾它们 总之眼索仙品!

  (私心放了两个很可爱的↔️田)

屑准焦螺旋
 中间本来是动物组成的人脸但是...

 中间本来是动物组成的人脸但是效果不好给截了。

 中间本来是动物组成的人脸但是效果不好给截了。

MilklyStar

  因为半夜补作业实在无聊,于是摸鱼凭记忆(没有原图且是业余画手)摸了一只小吉,不喜勿喷😣

  

  因为半夜补作业实在无聊,于是摸鱼凭记忆(没有原图且是业余画手)摸了一只小吉,不喜勿喷😣

  

韧性玻璃

【狛苗】我成为怪物的那天102

Chapter 102.游戏管理员

日向刚结束研究院对他的操作指导。


“我果然没看走眼,你挺适合干这一行的。”方才讲解完的白大褂把一个看似安全帽的装置塞进他手里,便转头让其他人给宗方发起消息,说是准备好了。


“这是要我来启动的意思吗?等会把这个东西捅进,呃,接到苗木脑子里?”日向感到难以置信,确认道。


“你手里拿的是plug,爱叫插头还是连接器都行,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还是挺敏锐的,操作的时候小心些,别让这玩意读取你的意识……你怕什么啊,连接的操作很简单,今天只是走个流程做个测试而已,一点也不危险。哦对,如果真的出事了……”白大褂把滑到鼻尖的眼镜向上推,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他...

Chapter 102.游戏管理员

日向刚结束研究院对他的操作指导。


“我果然没看走眼,你挺适合干这一行的。”方才讲解完的白大褂把一个看似安全帽的装置塞进他手里,便转头让其他人给宗方发起消息,说是准备好了。


“这是要我来启动的意思吗?等会把这个东西捅进,呃,接到苗木脑子里?”日向感到难以置信,确认道。


“你手里拿的是plug,爱叫插头还是连接器都行,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还是挺敏锐的,操作的时候小心些,别让这玩意读取你的意识……你怕什么啊,连接的操作很简单,今天只是走个流程做个测试而已,一点也不危险。哦对,如果真的出事了……”白大褂把滑到鼻尖的眼镜向上推,镜片反射出一道寒光。他指着背面的一根半米长的操纵杆,补充说,“这是紧急停止装置,往下压会强制断电。当然不到迫不得已别这么做,如果你朋友的意识还没能回来就被你强制断电了,那就提前祈祷他的脑子不会受损。没几个人能受得住这种强度的电压。”


“哈?”日向对他事不关己的态度感到震惊,“问题是我才刚拿到说明书,这么重要的事应该由你们来吧?未来机关不是很想知道实验结果吗?”


“Of course!你也知道这台机器有些年头了,谁都没操作过,你年轻有为还被未来机关作为代表,自然能担起重任。放心吧,我说的紧急情况最多是0.001%的可能性,因为有问题也没法通过安全扫描,路过的苍蝇也会被拦下来问个公母,”白大褂不耐烦地拍拍他的肩膀,“而且你和那位要做实验的人是同伴嘛,他面对你应该会更relax也会更配合些。懂了吗?”


当然懂了。日向扯了扯嘴角,无论未来机关还是研究院都只想在一旁观看,没人乐意承担风险。


万一出了什么事,直接负责人可就是他日向创了。


但一番利弊衡量下来,如果要做只是依葫芦画瓢,由他负责总比交给未来机关私下处理要好。


那位白大褂让他小心些……日向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plug转了半圈,是头戴式的,材质看起来像打磨过的石英,摸起来却有一定弹性,内层被一层柔软的网膜过了起来。几只乍看像软胶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太阳穴、后脑以及颈后部的位置分别垂下,捏在手里才发现是金属芯片,摸上去有无数细小的挂钩,一旦接触皮肤便会自动咬紧。


同样的金属芯片出现在脑后,从连接处的一根金属外壳的电缆顶端延伸而出,这个位置……是脊柱第三节?日向不免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想要从现实走向虚幻世界,就必须连通大脑与电脑,靠的便是以金属芯片作为媒介的神经元系统。


小说终归只是小说,而日向等会要做的,就是把这个装置,接到苗木的大脑上。


然后呢?苗木会怎么样?大脑意识被提取成数据,还是进入什么奇奇怪怪的绝望病世界?那个绝望病世界和新世界程序一样吗?


日向脑内瞬间闪过若干可怕的画面,他有些不寒而栗,赶紧把那些不祥的念头甩出去。无论是细小的触手还是连向脊柱的电缆,摇摇晃晃的仿佛是不断游走的蛇,而最终的连接处……日向一边后退一边抬头,直到把整个实验装置收入眼底。


不得了,这比新世界程序还要夸张。


眼前一共有七台显示屏,彼此之间由无线网络连接。屏幕已经通电,围绕成环的六台正泛着神奇的冷白色光晕,而中央的主控制机则亮起红光,就像六个月亮在围绕中心的太阳,又像是周围的电脑正指向那颗红色的心脏。


太诡异了。日向的嘴唇动了动,他扫了眼四周,没人注意到这边。


“如果下一秒这颗心脏会开始跳动也不奇怪。”他低声说道,由于见过不少人工智能,他不由得将二者联想在一起,“说不定这台设备就是一套活着的系统,而且是会自我运算的那种。”


“我也是这么想的,”七海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听上去有些兴奋,“就像是主宰与被支配的关系,好比游戏控制室。”


用游戏作比喻倒是很有七海的风格,日向很快明白她在说什么。中间的电脑倘若与大脑接通,那无疑会起到游戏管理员的作用,而另外六台则为游戏内npc,全都受管理员的控制。


“想看清楚点吗?”口袋里的AI显然对此很感兴趣,日向问她,“我再走近些。”


“让我看看,”七海仔细瞧了一会屏幕,对着迅速变化的代码有些遗憾地说,“这里已经有别的AI抢先一步了,未来机关在扫描安全漏洞,还在不断地备份和上传数据……真可惜,我倒是想进去试试。”


“后面有纤维内存的插孔,下次来的时候我会带上的。”日向安慰她。他毫不怀疑如果把扫描工作交给七海来完成,现在估计已经得出结果了。


“好啊,不过我总觉得不太安全。”


“诶?真的吗?”日向凑近了点,试图从不断溜走的代码中看出点门道,“因为里面有病毒?我应该找个机会向未来机关提一句申请回收神座吗?”


“不对哦,我说的是系统的安全,设计者似乎没有装防盗门……打个比方,就像一个什么装备都没有穿的最终boss,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出而不受影响。如果这台设备落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里,获取权限后偷偷篡改代码可就糟糕了。”


“毕竟石川树似乎不是专业设计程序的,或者他的本意就是希望以后的人也能轻松使用……等等,七海是说苗木会有危险吗?”


“放心好啦,未来机关也看出来了,他们安装了自己的防御系统,也一直在备份数据。毕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日向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宗方的声音,听上去在商量和部署实验的安排。苗木和狛枝走了过来,两人都没说话,正认真地打量这七台电脑。


特别是苗木,那双眼睛都发直了。


正常反应。日向心想,换作是谁,第一次见都需要点时间消化。


又过了几秒,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打苗木进来后,不仅没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甚至像当他不存在似的,完全没往旁边看过,只是一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机器,又像是透过空气,把目光集中在更远的地方。


他在看什么?日向冷汗直冒。


苗木缓缓地向前伸出手。


“苗木君。”狛枝出声叫他。


苗木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掌心。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它,我觉得……它们正在邀请我。”苗木猛地回过头,“这可能会是很关键的线索,可以马上就进行实验吗?”




***




紧张犹豫的情绪消失了,此时此刻,苗木身上凝结着惊人的专注力。


狛枝静静地观察苗木的转变。苗木不可能在现实中见过这七台电脑,只可能是通过幻象中的记忆“看见”的。而像苗木这样的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去做什么,就会爆发出与外形不符的能量。这股能量足以推动他立刻向前迈进,并像子弹一样将任何盾牌击穿。


能再次见到这样的苗木,真是件幸运的事。狛枝心想。他毫不怀疑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哪怕现在情绪激动且怀有恶意,也会因苗木影响而逐渐冷静下来。


AI的声音响起,是备份完成的提示音。要保证实验的顺利进行,苗木需要一个安静、不会被人为干扰的环境。


照未来机关的说法,为了提防别有用心之人会对代码进行篡改,他们考虑到了保密性和安全性,由于不清楚实验开始后会不会对周围的人带来不良影响,除了早已接触过的狛枝和准备进行操作的日向,宗方和雾切站在三米外的警戒线处,其他人(包括研究院的成员)则移动到了监控室内,他们能直观地看到数据变动,但无法得知实验过程中的具体反应。


未来机关的AI会向研究院解释数据变动的意义,而研究院只需要发挥实力对症下药即可。总之,一个负责破译,另一个负责开发药物,这就是二者的分工合作。


控制中心的门有一定年头了,锁孔上锈迹斑斑,但好在隔音效果出色。未来机关也专门派了不知情的人在外把守,命令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入内。随着室内灯光一盏盏关闭,七台电脑重新启动,只剩下中央的屏幕像呼吸似的泛着冷白光——是正常运作时的颜色。


戴上装置时,苗木忍不住吸了口气。


“没关系,不是很痛,”被不透光的护眼罩遮挡,他的视野里模糊不清,感受到日向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连忙说道,“心理作用,就是冷,还有点痒。”


日向继续按照说明书中所说,把触手末端的芯片一个个吸附在苗木对应的皮肤上。这比新世界程序的装置要复杂多了,他总怀疑会不会发生漏电之类的安全性问题。


“你知道等会要做什么吗?”日向担心苗木只是一时冲动。


“大概知道,在来的时候听雾切桑说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我到现在还是一知半解的。也不知道未来机关是想解决问题还是不想,即使成立了内部小组,除了副会长有最高权限之外,其余的人也只能知道一部分。他们连自己人都要瞒着,未免太过谨慎了点。”


像是想起了一些事,苗木的嘴角勉强扬了起来,他无奈地笑笑。


“也许他们有苦衷吧,也不是头一次了。”


“那你呢?还是答应和未来机关合作了吗?”


“还没有,”苗木想要摇头,戴着装置又忍住了,他只是做了个深呼吸,说道,“但现在知道了这么多内幕……还剩下很多据说我不知道的事,未来机关肯定不会放过我,我也想知道真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日向瞥了眼狛枝,这人除了那声“苗木君”之外,从头到尾都很安静,看上去在认真地调整设备,似乎早已接受了苗木决定。


一时半会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虽然狛枝的态度低调得让人生疑,但连苗木都没有异议,也只能相信他们了。


确认好苗木的手脚和腰都用安全绳固定在躺椅上,日向正准备按计划退到操作台前,白大褂说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回放,他在心里骂了句“乌鸦嘴”,觉得没必要等到0.001%的意外再行动,又对苗木叮嘱道:“如果觉得难受就说啊,我会直接把装置停下来的,不要勉强。”


在得到苗木肯定的答复后,日向走下台阶,他看到狛枝站在原地没动,于是催促说动作快点。“实验快开始了,他们说这台机器可能会对旁边的人产生一定影响。”


“我就在这。”狛枝没回头,“苗木君很擅长忍耐,如果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会发现的。”


又补充道:“我看过很多次了。”



Tbc

参考书籍&影片&游戏

《黑客帝国》

《瞬息多分宇宙》

《极乐迪斯科》

《网络暗杀者》


wlixev

是我个人对王马小吉和最原终一(最王最)的理解

  我认为v3可以分两条线,一条最原的成长线,以最原为主角,赤松的死是为了激励最原面对真相。其他人也都是为了衬托最原,最原追求的是真相,谎与真相是对立的,王马也就促进了最原的成长,让他在最后可以明白谎言与真相不再是对立的。最原一开始是追求着真相,甚至不惜把把大家一个个送走,后面可以说是得知这个世界是虚假时,也就明白了所谓的“谎”其实与真相一样。而王马就是“谎,像他自己说的,“谎”的本质怎么诠释全看被骗的人。王马是骗人的人,最原是被骗的人,王马的谎或多或少都对最原带来了影响。一条就是以王马为中心的暗线,也就是v3的主题,“谎”正如,这个世界是王马小吉的!这个世界是王马小吉的!是王马小吉的!小...


  我认为v3可以分两条线,一条最原的成长线,以最原为主角,赤松的死是为了激励最原面对真相。其他人也都是为了衬托最原,最原追求的是真相,谎与真相是对立的,王马也就促进了最原的成长,让他在最后可以明白谎言与真相不再是对立的。最原一开始是追求着真相,甚至不惜把把大家一个个送走,后面可以说是得知这个世界是虚假时,也就明白了所谓的“谎”其实与真相一样。而王马就是“谎,像他自己说的,“谎”的本质怎么诠释全看被骗的人。王马是骗人的人,最原是被骗的人,王马的谎或多或少都对最原带来了影响。一条就是以王马为中心的暗线,也就是v3的主题,“谎”正如,这个世界是王马小吉的!这个世界是王马小吉的!是王马小吉的!小吉的!在这条线里所有一切就是在衬托王马,赤松的死为王马的“谎”做了铺垫,如果像赤松一样要让大家团结反抗自相残杀就只能死。所以王马选择“谎”我觉得其实王马才是最想结束这个游戏的人。他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权太的生命。他伪装,他说谎,为了不再自相残杀,可恨的是,还没有人相信他。这也许也是谎吧,如果大家都相信这个谎了,那么这个谎就变成真相了。大家都相信王马是骗子是坏人,那么王马就算不是真正的坏人也无所谓了,这已经是真相了。王马用谎言伪装自己也许是为了不像赤松那样死去,也许是谎言已经成为成为他的本质了,他不得不说谎让大家相信他就是黑幕,他不得不充当这个与真相相反的角色。这条线也是我觉得最最最精彩的部分。可以说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是最原在衬托王马,真相与谎言是对立的。但是一旦把这两条线结合起来,就可以发现,谎言与真相相互衬托,谎言与真相相互融合在一起。最原追求真相,王马体现谎。狛枝是从来不说废话,搞事时劳动力执行力极其充足。王马是做好铺垫,做好宣传,但是从来不搞事。最原对王马是抱有警惕的,王马对最原不是完全信任的,但是如果能有一个机会,王马和最原不得不合作,谎言和真相不得不交织交错,那么两个人就能在一起改变世界。所以我想了一个if,如果王马和最原不得不联手 那么最原就会在王马还没有被那个破烂,小高请你自己飞,之前了解真相与谎言不是对立的。最原就能理解王马,就能对王马敞开心扉。王马是矛盾的,他是黑也是白,我觉得当最原诚心诚意对待王马时,王马体现给最原的应该就是白的那一面了。啊,斯巴拉西哟(感谢狛枝的友情出演)

  然后是谁攻谁受,王马不会轻易去信任别人,最原是有一些警惕王马。所以说我觉得这两人得是互补才行,看你们自己的理解吧。王马攻了就是王马攻,最原攻了就是最原攻,为什么感觉大家都很在意这个问题呢?我不理解(问号问号)

  标题就叫“伪物”王马就算那个伪物,由谎言堆积的伪物

谷粒需要一点鼓励
 老板约的- ̗̀(๑ᵔ⌔ᵔ๑...

 老板约的- ̗̀(๑ᵔ⌔ᵔ๑) 

 老板约的- ̗̀(๑ᵔ⌔ᵔ๑) 

朝宇.

弹丸论破梦女向OC

是我的弹丸自设啦,第一次搞梦女,请自行避雷,不喜勿喷!!!

是最原终一的梦女啦(说是梦女但好像更像敌人)

形象还没有画好,会在之后发

开始

———————————————————

姓名:彻野莱

性别:当然是女的

年龄:17

身高:165

体重:这是秘密

曾经有个外号叫野菜

才能:超高校级的天文学家

爱好:熬夜,观察

讨厌:虫子[所以并不是很喜欢狱原],无条件的对侦探存在偏见[后面会说为什么]

食物:面包,咖啡[因为经常熬夜]

故事:

父母参与绝望后病变[后来被未来机关处刑],是由哥哥一手养大,后来哥哥失踪了,她去委托侦探,但却被那些所谓侦探敷衍,直到她在某位侦探...

是我的弹丸自设啦,第一次搞梦女,请自行避雷,不喜勿喷!!!

是最原终一的梦女啦(说是梦女但好像更像敌人)

形象还没有画好,会在之后发

开始

———————————————————

姓名:彻野莱

性别:当然是女的

年龄:17

身高:165

体重:这是秘密

曾经有个外号叫野菜

才能:超高校级的天文学家

爱好:熬夜,观察

讨厌:虫子[所以并不是很喜欢狱原],无条件的对侦探存在偏见[后面会说为什么]

食物:面包,咖啡[因为经常熬夜]

故事:

父母参与绝望后病变[后来被未来机关处刑],是由哥哥一手养大,后来哥哥失踪了,她去委托侦探,但却被那些所谓侦探敷衍,直到她在某位侦探的事物所里看到了哥哥的s体[这就是为什么讨厌侦探]

性格:很爱屋及乌,恨也是一样的,是个兄控,安全感差的混乱中立(偏邪)

其他:一直想S了最原终一,不过没S成,反而被感化了,但最后的结果是在自己的研究教室自s

恋爱什么的就是类似于重生文类的if线了

外貌特点:绿色的眉毛和睫毛,是蓝黄异瞳,银白头发,戴着发卡

原人格:安全感不强,有点爱哭,是个典型的乖乖女

故事什么的就后期写吧

“我是超高校级的天文学家彻野莱,请多指教”

后期会写故事的

可加Q,本人在抖音,快手,话本都有号

QQ:314386321








弹丸论破S1同人企划

智力:B

推理能力:B

行动力:C

人性:B

体能:A

CV:川岛君

智力:B

推理能力:B

行动力:C

人性:B

体能:A

CV:川岛君

猫在下雨-Wrainy

如何委婉的告诉别人我磕的是日狛

b站上我发过狛日七手书,前几天看有个人关注我,点开他的主页一看:“巨雷日狛”

(不知道为什么很心虚(´ε`;)

b站上我发过狛日七手书,前几天看有个人关注我,点开他的主页一看:“巨雷日狛”

(不知道为什么很心虚(´ε`;)

狛枝凪斗

蹦哒.b

(有种慌乱的错觉感.b

(几天没上老福特,也没有更新,感觉老福特变了好多,快不会用了.b

(悲伤,悲伤.b

哈…


孕育出成功…?

哈哈哈哈~

荒唐的误会…

或者说更像一个笑话

迄今为止,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想也知道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嘛~

你想啊!

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

企鹅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高空!

在水和池塘里跃起的鱼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登上陆地……

所谓无能的人类~

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而有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

(哈~

而是从一出生就有了所谓才能的容量…

(笑)

说到底还真是可悲啊!

[图片]

(说到底......

(有种慌乱的错觉感.b

(几天没上老福特,也没有更新,感觉老福特变了好多,快不会用了.b

(悲伤,悲伤.b

哈…


孕育出成功…?

哈哈哈哈~

荒唐的误会…

或者说更像一个笑话

迄今为止,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想也知道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嘛~

你想啊!

小型犬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大型犬!

企鹅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飞上高空!

在水和池塘里跃起的鱼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登上陆地……

所谓无能的人类~

就是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用的……

而有的人类不是去成为的…

(哈~

而是从一出生就有了所谓才能的容量…

(笑)

说到底还真是可悲啊!

(说到底,真的有好久都没有更新了).b

你让我怎么咪嘻U ´꓃ ` U

没什么人看再发一遍好了……

没什么人看再发一遍好了……

lele_mu

【弹丸论破&文豪野犬】异世界交流app

“嘶,好痛。” 


本来在新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室里看着手机的苗木诚在看到那个自称【世界】的群主说道随机人物传送时突然眼前一黑,之后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感觉屁股很疼,很显然他到这个异世界的时候时屁股着地的。 


【苗木诚】:那个,我在哪啊|(*′口`) 


【世界】:传送已完成,正在进行基本信息介绍:横滨,一个日本大多数异能力者聚集的地方。由异能特务科掌管白天,港口黑手党掌管黑夜,以及武装侦探社掌管黄昏的高危地区。 


【苗木诚】:!!! 


【太宰治】:苗木君看看好友申请!


‘欸?’苗木诚内心疑惑但还是同意了。 ...


“嘶,好痛。” 


本来在新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室里看着手机的苗木诚在看到那个自称【世界】的群主说道随机人物传送时突然眼前一黑,之后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感觉屁股很疼,很显然他到这个异世界的时候时屁股着地的。 


【苗木诚】:那个,我在哪啊|(*′口`) 


【世界】:传送已完成,正在进行基本信息介绍:横滨,一个日本大多数异能力者聚集的地方。由异能特务科掌管白天,港口黑手党掌管黑夜,以及武装侦探社掌管黄昏的高危地区。 


【苗木诚】:!!! 


【太宰治】:苗木君看看好友申请!


‘欸?’苗木诚内心疑惑但还是同意了。 


【太宰治】:苗木君现在在哪呀? 


【苗木诚】:那个,请问你所属的是? 


【太宰治】:是武装侦探社哦。哦对了,如果有个叫中原中也或者森鸥外的人来加你好友千万别同意,他们可是黑手党,会杀人,很可怕的。 


【苗木诚】:这样吗? 


【太宰治】:嗯嗯! 


苗木诚现在的确也受到了那个叫做中原中也发过来的好友申请,但是他并不觉得那个【世界】拉进来的人会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毕竟它的目的是阻止世界毁灭不是吗? 


不过现在的他人生地不熟,而在刚刚知道的消息里面的异能特务科太官方了,黑手党什么的听起来的确不太安全。似乎武装侦探社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也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又有人发来了私聊。 


【雾切响子】:去武装侦探社。 


【苗木诚】:欸? 


【雾切响子】:那里对现在的你最安全。 


【苗木诚】:好的,我明白了。 


在收到雾切的消息后苗木诚也更加的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便告诉太宰治自己所在的街道。 


【太宰治】:苗木君现在最好去你左手边的咖啡店呆着哦。 


【苗木诚】:我是在什么很糟糕的地方吗…… 


【太宰治】:也没什么,只是刚好在港口黑手党底下的商业街罢了。运气好的话是不会遇到枪击案什么的。 


【苗木诚】:....好。 


【太宰治】:想吃什么随便点,国木田买单。 


苗木诚心里干笑:‘有点心疼那个叫国木田的人呢。’ 


虽然这么想,但苗木诚还是去到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和甜点等待着太宰治的到来,毕竟他一大早就起来赶文件还没有吃早饭呢。 


不过竟然一来到这边就掉到了黑手党的区域,因为以为学校会比较安全所以把枪放在了办公桌的抽屉里而不是随身携带,结果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也正好趁这个时间看看群里还有没有人说些什么。 


【中原中也】:@苗木诚,怎么不加好友? 


【太宰治】:哎呀,大概是某个黑漆漆的小矮子太没有存在感了吧。 


【中原中也】:你这家伙干了什么? 


【太宰治】:也没什么,只是把你们港口黑手党会干的事情说了一下而已哦。 


【中原中也】:你给我等着!! 


【十神白夜】:黑手党吗?那会干的事情想想也知道。 


【中原中也】:...... 


【索尼娅】:不过异能什么的,很好奇呢。 


【中岛敦】:欸,你们那边没有吗? 


【索尼娅】:很遗憾,我们这边只能开开坦克,用用火箭筒什么的。 


【中岛敦】:?????? 


【谷崎润一郎】:????? 


【谷崎直美】:?????? 


【日向创】: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啦...... 


【中岛敦】:吓死了.jpg 


‘哈哈哈,看来这边虽然有异能力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城市嘛。’ 


苗木诚边吃甜点边这么想着。但突然一发子弹击碎了店里的玻璃从他的脸庞擦了过去在他的脸颊上流下了一丝血丝。还没等他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有人踹门而入。 


“不愧是港口黑手党底下最大的商业街,只要我们将这里占为己有我们就将会统治横滨的地下势力。哈哈哈哈哈!” 


在那群持枪的人的笑声下苗木诚抬头朝破碎的窗户外看去,外面早已是一片狼藉,这让苗木诚想起了许多不太美好的回忆。 


‘果然不愧是高危地区吗?’ 


虽然心里挺想阻止他们,但毕竟现在的苗木诚没有任何能防身的东西只能听从他们的命令和其他的店员以及食客到一个角落里蹲下。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之中有异能力者的存在,他们似乎有点太自大了,连手机什么的都没有收似乎完全不害怕有人报警之类的。 


不过想想也是,要是报警有用的话就不会让一个黑手党来掌管横滨的黑夜了。虽然现在是白天。但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果然还是统治港口黑手党的人吧,毕竟是他们的商业街。 


就这样苗木诚偷偷的躲在所有人的后面同意了中原中也的好友申请。还没等苗木诚说什么对方就先一步发来了消息,似乎一直都在等着他的同意申请。 


【中原中也】:我还以为你会听那个死青花鱼的话不同意申请。 


啊哈哈,虽然一开始苗木诚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吧。 


【苗木诚】:我在你们港口黑手党名下所属的最大的商业街有一群人拿着枪说是要将这块地占为己有。 


【中原中也】:!? 


【苗木诚】:他们之中似乎还有不止一个异能力者。 


【中原中也】:我马上到。 


在收到苗木诚的消息后中原中也马上便通知了坐在他对面的森鸥外。 


森鸥外一脸凝重地说道:“这样吗?竟然现在还有人还敢挑战港口黑手党的权威。中也君我想你应该清楚该怎么做。” 


“明白,首领。”说完中原中也便迅速地离开了。 


“难道他们现在还以为中也君在国外吗?不然就是有其他的对付我们的武器?啊~怎么办啊爱丽丝酱,事情似乎变得麻烦起来了呢。” 


在森鸥外旁边的地板上因为没有手机只能在地板上画画的爱丽丝终于能开口了:“那又有什么关系,林太郎明明就有自己地考虑。” 


森鸥外微微一笑:“也是呢,但港口黑手党的威严不容被冒犯,既然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当然要顺势全部解决掉啊。” 


明明身为希望之峰学园第78届超高中级的幸运,苗木诚的人生可是一点都不幸运呢。比如现在,明明有那么多旅客和店员可以选但或许是他真的不幸运吧,在茫茫人海中那个和中原中也对峙着的异能力者随手一抓便抓到了靠在墙壁的苗木诚。 


“老子就算走不了也要拉上整条街的人陪葬!” 


很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身为港黑最强战力的中原中也以一种苗木诚完全没想过的速度从天而降并消灭了绝大多数的敌人。但也有几个反应快的人避开了中原中也的第一次袭击并且转变了思路。 


而中原中也现在心里也很烦躁,毕竟这里可是港黑的地盘,要是让大数外地旅客在这里丧命港黑的威严必定会被质疑。还有就是那个叫苗木诚的异界之人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但中原中也不知道的是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个被他顾虑的人现在正被当做人质被拿枪指着脑袋。苗木诚心里苦啊,但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倒是不怎么害怕就只是乖乖的站在那里当一个乖巧的人质。 


“现在带着你的人跟我走我还能饶你们一命。” 


中原中也心里想不管怎样先保证无关人员的安全再说。 


但那个异能者在听到中原中也的话后却突然炸了:“你觉得我们会信你?” 


接着那个异能者突然开始冷笑:“我决定了,我要把这些人在你眼前一个个杀掉。” 


“你敢!”中原中也身上冒出了红色的光芒,地面也以他为中心一下子碎开。 


这一举动让把那个异能者吓地退后了一步,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现在的中原中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哈哈哈哈,你想救他?那就让他去死吧!”说完便扣动了扳机,但奇怪的是子弹并没有射出来? 


“怎...怎么回事!” 


苗木诚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反手打掉了那个异能者的枪。而周围那个异能者的同党也在这时反应过来举着枪就朝苗木诚射了过去。 


‘糟糕!’中原中也一蹬腿想要冲过去挡下子弹,但很明显来不及。 


但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刚刚还站着的苗木诚下一秒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朝地面狠狠的摔了下去刚好躲过了那一波子弹。中原中也也趁这个时候快速的解决掉旁边拿着枪的那群人并狠狠的掐住那个异能者的脖子丢给了姗姗来迟的下属。 


“把他交给红叶大姐。”说完便走到苗木诚面前把他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苗木诚现在除了看起来有点狼狈外并没有受伤:“我没事,谢谢你中原先生。” 


“你认识我?”中原中也回忆了下刚刚发生的事情,那些人似乎并没有提到他的名字,那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苗木诚尴尬的挠了挠头:“啊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苗木诚,中原先生叫我苗木就好了。” 


“你就是...”还没等中原中也说完,另一道声音便传了过来。 


“啧,没想到让中也先找到了苗木君。” 


中原中也鸡皮疙瘩瞬间起来:“这个声音是....” 


“你好啊苗木君,我是太宰,太宰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