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弹丸论破

1409万浏览    53872参与
糖分不足.
“七海,真的没关系吗?” “没...

“七海,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啦……说好陪日向君一起看…书…的……(。-  -)zzz”

“……算了,睡一会也没事啦……”


耶!我终于摸了日七!

“七海,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啦……说好陪日向君一起看…书…的……(。-  -)zzz”

“……算了,睡一会也没事啦……”


耶!我终于摸了日七!

双发失误-杂食请注意

The stars, as if they mattered

授权翻译,原作者@seraf

Summary: 

“嘿,真宫寺,给我们讲个故事。”王马小吉说。这是一个要求,而不是一个请求。

真宫寺试图在他们的要求下想出一个新的故事,但像所有讲故事的人一样,他发现他编织的故事扎根于过去的伤痕。

但他还是希望这是个好故事。


   “嘿,真宫寺,给我们讲个故事。”王马小吉说,这是一个要求,而不是一个请求,但真宫寺不确定这个要求的性质。是因为王马小吉知道他想讲故事,还是王马小吉根本只是想命令人。他被要求讲一个故事,而他知道成千上万个故事,他可以很轻松地找一个出来。.........


授权翻译,原作者@seraf

Summary: 

“嘿,真宫寺,给我们讲个故事。”王马小吉说。这是一个要求,而不是一个请求。

真宫寺试图在他们的要求下想出一个新的故事,但像所有讲故事的人一样,他发现他编织的故事扎根于过去的伤痕。

但他还是希望这是个好故事。




   “嘿,真宫寺,给我们讲个故事。”王马小吉说,这是一个要求,而不是一个请求,但真宫寺不确定这个要求的性质。是因为王马小吉知道他想讲故事,还是王马小吉根本只是想命令人。他被要求讲一个故事,而他知道成千上万个故事,他可以很轻松地找一个出来。


    他深思熟虑地点点头,开口打算讲起关于麻雀和断手的传说,在桃子里出生的男孩的故事。王马小吉举起一只手:“我想听一个新的故事!你已经读了无数的故事,对吗? 所以我想听你自己想出一个!”


    真宫寺叹了口气,背靠着房间的墙壁,除了他们几个人在那里过夜外,房间里空无一人。“王马,如果你想要听人编故事,你应该找腐川冬子。”

 

    “我不在乎。”王马小吉用唱歌的语调说,“我想听故事!”


    “别烦真宫寺同学了。”最原终一试着阻止他,显然没抱太大希望—一旦王马小吉对某件事情有了想法,就很难劝阻他了。


    “不,说实话,我也有点好奇。”天海一如既往温和地说,“真宫寺同学说话的语调很适合讲故事。”


    “所有赞成真宫寺自己想出一个故事的人请举手?”赤松枫问道,把拳头按在她的手掌上。同学们的手都举到了空中。就连最原终一也举起手来,用唇语无声地真宫寺说了声抱歉。“你看到了,真宫寺同学!开始吧!”


    真宫寺气愤地摇了摇头,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内心有些期待。“我不能保证这是个好故事。”


    “也许吧。”天海说,带着耀眼的微笑,用他的肩膀轻撞了下真宫寺的肩膀,“但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只是想听你说出来,无论好坏对我们并不重要。”


“对我来说还蛮重要的! ”王马小吉叫道,在空中挥舞着一只手。


“那就好,我不在乎你们的想法。”真宫寺尖刻地说,人群中发出一阵窃笑。他的朋友? 他们是朋友吗? 这就是友谊吗? 也许只有王马小吉知道他在撒谎,他其实非常非常在乎他们的想法。“但是……好吧,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

 

    他呼出一口气,寻找着恰当的词语,仿佛他能把自己的骨髓磨成字母,把自己的精髓融入诗歌,把自己的神经抽离出来进行叙述。最终,他没有在自身找到答案,而是在房间里偶然一瞥,从一个窗户里看到了夜空。

 

    这就够了。

 

    “曾经。”他开始说,不确定这个故事会如何发展,“世界上有月亮和太阳,也只有太阳和月亮。像大多数神话一样,它不需要以现实为基础,像所有的故事一样,它是建立在真理之上的。这里曾经有过别的天体,现在也有一些,但在宇宙那么大的尺度中可以说没有。”


    “太阳首先诞生,她……明亮而灿烂,使任何在她之后出现的东西都黯然失色。也许天空中还有其他星星,也许没有。这对我们的故事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太阳的光芒掩盖了它们。”


    他听说,在他出生之前,她就很有才华,充满了活力。


    “许多年后,月亮才出生。”他继续说,目光专注于打开的窗户,拒绝看周围人的脸。因为如果他这样做,他会失去故事的线索。他会失去月亮、太阳和寓言的设定,变成为我,变成她,变成我们的母亲、疾病、她的病房、两个小时的通勤、我的第一个医用口罩。“而月亮,它本身就没有任何光芒。”


    没有她,就没有办法定义他,他自己什么都不是。


    “但太阳爱他,太阳也想看到他的成长,所以她分享了她的光芒。 太阳长大了,她的光芒黯淡了一点点,把这点光芒借给了月亮。有一段时间,他们两个生活在同一个轨道上,因为世界上有史以来的全部存在就是太阳、月亮和他们之间的爱。


    他爱她,不是吗?他当然爱她。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任何别的事。


    “月亮很年轻,继续成长,越来越亮。太阳开始注意到自己变暗了。随着月亮越来越亮,她意识到,他从她那里拿走了越来越多的光,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因为他年轻,愚蠢,什么都不懂。”


    他可以吃东西,可以上学,可以交朋友,可以熬夜,可以做错误的选择,可以奔跑,直到大口喘气。而她不得不呆在病床上,病情越来越重。


    “月亮最终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一起许下一个约定,他们将分享所有的事情,以确保一切都是公平的。他们的光芒现在几乎一样了,这维持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天空中有其他的星星,月亮认识他们其中的一些,但他断绝了与他们的所有联系。因为他们是……多余的,因为太阳……她胜过他们所有人。星星从未给予他任何东西,也从未帮助过她,从未留下来陪她一天。因为她正在熄灭,而星星们将永远是光明的,至少他们这样以为。”


    他九岁的时候,她说她爱他,以一种不止姐弟之爱的方式,以他们不应有的方式。九岁时一起睡觉这个词开始有了一些别的意味。


    好在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他学得很快。如果是其他人,也许这种情况会被认为是不可取的,是对权力的滥用,是对无知的人的操纵。但他们彼此相爱,而且他同意了——当然,他一定足够聪明,知道他自己可以说不,不是吗?


    “月亮绕着太阳公转,被她的温暖所包围。他对她的爱比语言所能表达的更多,比光所能给予的更多,比生命所能允许的更多。直到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她死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和她在一起,为此,他只能怪自己。

 

    从逻辑上讲,他知道这是不理性的;但他忍不住想,如果他在那里,也许她就不会死。


    “太阳失去了最后的光亮,因此被放逐,从宇宙中消失。只剩下月亮,在太空中孤独地漂浮。这里有其他的星星,但是他们都不重要,他之前也从未注意过他们。他看不见他们,因为他的眼睛里只能看见她的死亡。他怎么可能看到其他星星呢?她的光芒掩盖了他们,即使死后也是这样。”

 

    事实上,在她死后有一些人来看他:老师,辅导员,他们的母亲,他不记得他们的脸。他们说的话毫无意义。


    “……月亮,起初,他试图跟她走,试图让他偷来的光吞噬他,让它把他烧得只剩核心。他飞过其他星系,穿过黑洞和流星雨,希望它们能击碎他,让他可以去她去的地方。但她是美丽而精致的光,而他的心脏则是坚硬的石头,他更难被击碎。他越来越感到遗憾,为他们两个,为他们周围的宇宙。”


    他把伤疤藏了起来。他的……“朋友”们都不需要知道他没用到甚至不能成功地杀死自己。

 

    “所以,他一直都保持着孤独,沮丧地独自飘荡在宇宙中。有一天……连太阳和月亮都不记得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了一个可以和她再次交谈的方法。”


    他几乎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他的话语被他身上勒着的绳子吞噬了:他的脖子,他的四肢。鞭子打在他的背部,直到他的皮肉绽开。

 

    “于是月亮把自己一分为二,变成自己的一半大小,把他自创世那天起借来的太阳光全部还给她,就像她再次出现一样。 他本可以满足地把他的全部交给她,但她伸出手来,把他搂在怀里。 坚持让他留下来,并重新塑造他,使他能够反射她的光,而不从她那里偷去光芒。”


    他本来可以完全放弃他的身体给她,他会的。


    毕竟没有她,他什么都不是。


     她总是那么大方。


    “因此,我们今天知道的月亮和太阳被创造出来了。月亮不再需要偷窃太阳的光芒,只发出他反射的光。而太阳,由于她从月亮那里得到的那部分身体,仍然能够继续生活下去。”


    这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不是吗?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吗? 这是他所希望的,毕竟。他不知道如果她真的完全消失了,他会发生什么。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他带着急切渴望的心情在他们的脸上搜寻着答案,那些他的朋友们——天空中的星星,尽管寥寥无几。


    求你了,说这是个好故事。


    说这是有意义的。


     他自己无法判断,他从来都无法判断。


     “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吗?”梦野打着哈欠问道,把睡意的痕迹从她的眼角悄悄擦走。


    真宫寺想到红色的嘴唇,刺眼的微笑和冰冷的言语,感受到他手上的绷带下新鲜开裂的伤口(这是他自找的,他们都一致同意是他自找的。有她在身边不是很幸运吗?可以知道什么时候要惩罚自己,知道什么时候做错了),再次抬头看向月亮。


    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吗?


    这是个好问题。


    是吗?


    他知道答案是什么,知道她会回答“是”。


    到头来,她才是唯一重要的,不是吗?她永远是正确的。


    “是的。”他回过神来,努力掩盖话语中的空洞,“是的,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终】

 

    (是的,肯定是这样的。她是这么说的,而她永远是对的)


是双厨就是说
一个打算认真画的秘密子

一个打算认真画的秘密子

一个打算认真画的秘密子

万般沉没

【眼左右】《借梦》

*两人记忆未消除if


左右田和一快演不下去了。即使他知道这不过是场他们集体同意共同策划的游戏,即使在这里死亡并不代表真正会死去,他却没法像前几次一样保持平常心对待

他努力把案情往一个很离谱的方向带歪,凶手却恍若未闻要么沉默不语要么暗示一些线索,气的左右田只能低头深呼吸调整表情。如果眼神能杀人,田中眼蛇梦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对方没有跟他商量就擅自行动这点已经让左右田处在暴走的边缘,现在还要让他眼睁睁看着田中被处刑,想也知道不可能。

“田中眼蛇梦,你到底在干什么”左右田问话的时候多少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对方没有回答

左右田和一离开审判席走到田中眼蛇梦身边伸手抓住他的领子向下扯逼迫他...

*两人记忆未消除if


左右田和一快演不下去了。即使他知道这不过是场他们集体同意共同策划的游戏,即使在这里死亡并不代表真正会死去,他却没法像前几次一样保持平常心对待

他努力把案情往一个很离谱的方向带歪,凶手却恍若未闻要么沉默不语要么暗示一些线索,气的左右田只能低头深呼吸调整表情。如果眼神能杀人,田中眼蛇梦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对方没有跟他商量就擅自行动这点已经让左右田处在暴走的边缘,现在还要让他眼睁睁看着田中被处刑,想也知道不可能。

“田中眼蛇梦,你到底在干什么”左右田问话的时候多少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对方没有回答

左右田和一离开审判席走到田中眼蛇梦身边伸手抓住他的领子向下扯逼迫他低头,“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他们说好共同应付这场游戏,不参与杀人也不在审判时透露有用的信息,全程只要当透明人就好。只要中心公园那的计时归零时他们还活着,就可以一同醒来,而不是像其他死去的同伴那样不知会落入怎样的阴谋中

“抱歉,和一。”田中掰开左右田的手轻轻将他推开“总要有人打破绝境。况且,事到如今你还能看着他们死去吗?”

左右田和一看向审判席上仅剩的几位“幸存者”,伤人的话语在他喉间打转却迟迟未能见到光明

不能。他做不到。已经相处了那么久,即使他们就是策划一切的罪魁祸首,但现在他们没有记忆,他做不到看着毫不知情的朋友们死去,尤其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七海千秋



当他们踏上贾巴沃克岛并被兔美要求和谐有爱相处时,左右田只觉得无聊,国中时的经历让他下意识排斥这种似乎无法找到“同类”的集体

但当晚些时候黑白熊出现并要求他们互相残杀时,左右田本应被洗去的记忆忽然间苏醒了。他有些茫然的在原地站着努力消化突然多出来的三年的记忆,左右田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导致他想起了一切,但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就像是本来只有一级装备的勇者打算徒步去讨伐恶龙,但天上突然掉下了通关秘籍与满级装备一样,游戏突然变得简单了起来

面前的同学们还是未沾染绝望时的美好样子,左右田一个个看过去,并将目光定格在了七海千秋身上,她不应该在这。对方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笑着对他招招手,那个温柔的笑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左右田迅速将目光移开,并打算解决下另一个问题——一直在盯着他的田中眼蛇梦。

左右田太熟悉这种眼神了,只有绝望期的田中才会这么看着他,眼睛里除了浓重的占有欲与疯狂的爱意外再无其他。左右田并不反感这份危险的爱,他相当乐意就这样被溺死

出于玩乐与测试的心态,左右田继续根据自己之前的表现积极对索尼娅献殷勤,并刻意当着田中的面与索尼娅互道晚安,看起来与几年前的傻小子没什么区别


晚些时候左右田摘掉隐形眼镜,并将自己的黑框眼镜放在了窗台上,随后他走到桌前等待某条毒蛇的到来

左右田是被噩梦惊醒的,他借着月光看了看桌子上的时钟,刚过零点。

他抬头,对上了田中眼蛇梦混杂着情绪的双眼。左右田冲他张开双臂“不打算安慰我一下吗”。他敢打赌田中绝对在这站了至少十分钟

田中俯身抱住他,同往常一样安抚着因噩梦而无数次在深夜醒来的爱人——如果忽略某些不正常的危险举动的话

“我错了”左右田似乎刚刚才意识到玩脱了,他没有再一味的故意刺激对方,反而迅速认错。这种与平日不一样的态度让田中收回了手,他盯着左右田,想辨认对方又想出了什么鬼点子

左右田眯了眯眼,长期带着隐形眼镜让他高估了自己的视力,加上是没有开灯的夜晚,现在的他只能看到很模糊的色块

“我看不清”他说。田中认命的去给他拿眼镜

“汝有什么打算么”田中问道。左右田接过眼镜戴上,沉思一会后开口道“就当度假吧,难得能正常跟他们沟通”

左右田与田中的绝望程度本就比同伴们要低,即使进入游戏后因为不知名失误而恢复了记忆,在大环境与其他正常人的影响下他们也没有再坠入泥潭中。那份绝望的记忆并不重要,如今要考虑的是怎样活到倒计时结束

最终两人商定不参加杀戮游戏也不会提供有用的审判线索,在瞒过系统的同时权当这次是在度假。当然,记忆复苏带来的唯一影响是他们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以正常人的角度再去观摩那群家伙的计划多少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那么现在你还能淡然面对同伴的死亡吗?

不,不能。他们早就不能置身事外了,也做不到看着所有人就这样坠入地狱。左右田退回了自己的位置,直到审判结束也没再出声

行刑前田中眼蛇梦将破坏神暗黑四天王交给了左右田和一,左右田捏起其中一只面无表情的盯着田中“如果你不能活着醒来,我会杀死它们,不管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你知道我做得出来”

他当然做得出来。在大约半年前,左右田无故杀死了田中细心呵护的鸟儿与其他几只受伤的小动物,并且没有处理掉它们的尸体。代价是他被田中打断了几根肋骨。左右田已经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大概可能只是想给田中找不痛快

田中却摇头“和一,你已经走出梦魇了”

“少废话给我下军令状!”“我会带着所有记忆醒来。”

或许是为了让两人好好告别,其他人聚在一起单独给他们留出了一处空间,包括黑白熊。这也导致他们只听到了左右田喊的有关军令状的那句话,其他关键信息一句都没有传过来

夜晚回到酒店后左右田给同伴们一人发了一个小玩意“针对黑白熊与摄像机的干扰器,不保证百分百有用”

九头龙冬彦捏着干扰器叹了口气,思想来去只说了一句“你已经尽力了”

“不”左右田笑了笑“游戏现在才开始。”



问:为什么田中眼蛇梦在我这看不出来有中二病

答:因为我不会写中二语句(淡笑并死去)

七海千秋,永远的痛

フジサキ チヒロ
喂!请等一下! 有很重要的事情...

喂!请等一下!

有很重要的事情哦!

千寻的ask开放啦(笑)

欢迎在评论区ask我哦!

就这样,拜拜!

喂!请等一下!

有很重要的事情哦!

千寻的ask开放啦(笑)

欢迎在评论区ask我哦!

就这样,拜拜!

梗图翻译 零片叶子
《上来就对了》 无授权 翻好玩...

《上来就对了》

无授权 翻好玩的

《上来就对了》

无授权 翻好玩的

梗图翻译 零片叶子
《我以为》 无授权 翻好玩的...

《我以为》

无授权 翻好玩的

昨天有事出门了 故补发:D

《我以为》

无授权 翻好玩的

昨天有事出门了 故补发:D

中_午

是像素娜娜米,但我是背景终结者,根本不回画(´;︵;`)

是像素娜娜米,但我是背景终结者,根本不回画(´;︵;`)

綰

能在临死前开怀大笑,田中小天使才是真男人啊!!

能在临死前开怀大笑,田中小天使才是真男人啊!!

开锁师傅王老吉
有些人正事不干只会画弔图……...

有些人正事不干只会画弔图……

占tag致歉

有些人正事不干只会画弔图……

占tag致歉

#RESNTRY
花是勿忘我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就...

花是勿忘我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                   

花是勿忘我 

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                   

想食咖喱

我cp好阴间好冷但是我爽了

(代了fake type的Devil's Wedding

我cp好阴间好冷但是我爽了

(代了fake type的Devil's Wedd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