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强占

1812浏览    236参与
gilzai

赎63

羡为下仆子,本就无缘仙道,后为坤泽,澄纳之,原望平安度日,无论弄瓦弄璋,得一足矣,老来膝下不虚。


何曾想澄不可为夫,贱其妾送友为欢也。


自与晁欢,羡觉身畅,日轻盈也,不似前弱。原不经意,只当愉悦,两欢情恰。


都言逢喜神爽也……


晁晨起,为吾理鬓,发梳顺发。镜中观晁,更可亲也。 常耳鬓磨也……

晁温柔怜惜,乃身陷情网。


梦中有夫,为晁……绕身幼子何止一也。


然晁未必可久留,乃央其授岐山功法。

初还存妄念,望晁可之,至岐山为伴,无论妾仆……

[图片]


羡知于云梦日难度也,宗主觊觎已久。

以澄心性迟早典其为物也。


不为己打算……...

羡为下仆子,本就无缘仙道,后为坤泽,澄纳之,原望平安度日,无论弄瓦弄璋,得一足矣,老来膝下不虚。


何曾想澄不可为夫,贱其妾送友为欢也。



自与晁欢,羡觉身畅,日轻盈也,不似前弱。原不经意,只当愉悦,两欢情恰。


都言逢喜神爽也……


晁晨起,为吾理鬓,发梳顺发。镜中观晁,更可亲也。 常耳鬓磨也……

晁温柔怜惜,乃身陷情网。


梦中有夫,为晁……绕身幼子何止一也。


然晁未必可久留,乃央其授岐山功法。

初还存妄念,望晁可之,至岐山为伴,无论妾仆……


羡知于云梦日难度也,宗主觊觎已久。

以澄心性迟早典其为物也。


不为己打算……待主厌……无一技傍身,如何过活?幸己非蠢笨,所学皆不忘也,于市井间或可谋生。只这坤泽身易遭戏也!


修习可自保,厌离一日未嫁,羡一日悬心。

若厌离不于子轩执念,尚可劝。

然离非子轩不嫁……实烦恼。

大家公子多好色薄幸,为主母未尝如表光鲜,虞夫人金夫人并无不同也。


金子轩尚算可,纵需己促,到底婚事已定。


待听学结束,厌离便可择吉日为人妻也。

澄见羡神游也,乃喝一声:尔时何想?!



羡:何想?!澄吾何敢想也!便是今日汝要亡吾又如何?!贱命一条……若无羡有这等心思,时澄还应唤吾一声庶母……怎可放厥词于前。


再抬眉目,已无惧色,皆为嘲讽也!

gilzai

赎57

停学一日,众出游,乃夜猎
[图片]兔精喜食枇杷,澄留一袋于篷船。


温氏船驶于其后,澄见其贪食:汝何贪食?!俱属汝也,无人与争!


羡乃笑投一果与澄:澄!食枇杷……


学而用之,羡思敏也,于课堂,常舌辩,振振有词,因有过目不忘之能,耳进俱收
,再询皆能复述,课堂不遵纪,吃喝,打盹为常事也。


蓝先生始罚,后知其秉性,不顽皮出圈,便闭目而过。尝言叔父若见此子,定气闷吐血。


温晁听学常旷,不知去向,偶至亦心非在也。出游却不落下……


自那夜二人散,许久未见无羡,观其神色已无伤,知吾于后,亦不瞧……


温晁夜见羡伤,欲出,然己不能与之诺,不仅不可取,妾之尚不能,实没脸也...

停学一日,众出游,乃夜猎
兔精喜食枇杷,澄留一袋于篷船。


温氏船驶于其后,澄见其贪食:汝何贪食?!俱属汝也,无人与争!


羡乃笑投一果与澄:澄!食枇杷……



学而用之,羡思敏也,于课堂,常舌辩,振振有词,因有过目不忘之能,耳进俱收
,再询皆能复述,课堂不遵纪,吃喝,打盹为常事也。


蓝先生始罚,后知其秉性,不顽皮出圈,便闭目而过。尝言叔父若见此子,定气闷吐血。


温晁听学常旷,不知去向,偶至亦心非在也。出游却不落下……


自那夜二人散,许久未见无羡,观其神色已无伤,知吾于后,亦不瞧……


温晁夜见羡伤,欲出,然己不能与之诺,不仅不可取,妾之尚不能,实没脸也……此时无羡已将己归位登徒之列矣!


湖中水怪竟然吞人,因团也,行之如落人深渊,因谓之水行渊。落其中葬身也。


无羡尚不懂御剑,为蓝湛救,乃拽其领 ,不欲触碰,无羡急急伸手,乃言:汝拽领令吾颇不适,可牵吾手……


蓝湛原不令无羡入眼,目视前方,不理其聒噪:吾不与旁人触碰……

无羡:吾二人……


无羡未及言,澄劈手便扥过无羡:汝大呼小叫,可有面皮否?!汝吾妾也。怎可当吾面与他人调笑。


无羡耸鼻:……


无羡心道:神仙也未见如此不近人情!



才抬眼便见温晁目光,如秃鹫……目凶狠。


回身便与晁一记眼神,如言:与汝何干?!



gilzai

赎56

至尊合阴铁,霸天下。

[图片]

怀桑约吾摸鱼,偷至后山溪涧。

桑何懂渔,多触鱼尾,时久无获。

见其欢快,笑容乃上,羡实羡慕。

吾亦有笑,乃掩愁容。面绿葱葱

草木戎戎,云梦水深,云深树密。


昨日与宗主戏水,水中有异状,不知何也,力足且猛,如漩涡,引水波动荡。

枫眠或只欲赡足,未经意。


羡近日灵力波动强,竟感知云深树叶繁密处存妖物,黑气团也,状如鸟。此乃岐山传讯物名曰枭鸟,此飞禽狡狯,善摄人心。


旧有传言:至尊阴坤合阴铁,得之得天下也。

阴坤可感知阴铁波动,因同属阴也。


蓝家亦暗中寻阴坤至尊。


仙家以为至尊阴坤应为女子,女子乃阴体,加之生时便为至尊。...

至尊合阴铁,霸天下。

怀桑约吾摸鱼,偷至后山溪涧。

桑何懂渔,多触鱼尾,时久无获。

见其欢快,笑容乃上,羡实羡慕。

吾亦有笑,乃掩愁容。面绿葱葱

草木戎戎,云梦水深,云深树密。


昨日与宗主戏水,水中有异状,不知何也,力足且猛,如漩涡,引水波动荡。

枫眠或只欲赡足,未经意。


羡近日灵力波动强,竟感知云深树叶繁密处存妖物,黑气团也,状如鸟。此乃岐山传讯物名曰枭鸟,此飞禽狡狯,善摄人心。


旧有传言:至尊阴坤合阴铁,得之得天下也。

阴坤可感知阴铁波动,因同属阴也。


蓝家亦暗中寻阴坤至尊。


仙家以为至尊阴坤应为女子,女子乃阴体,加之生时便为至尊。


旧闻于坊间传久变味也。


蓝氏暗宗寻阴坤女子无数,除自留便献仙督。未尝寻得至尊。


蓝氏秘籍典藏中,有阴坤乾元双修之法。


言至尊阴坤腹中双宫,不破不立。

破其一宫,新体乃出,再与欢好,进益非常也!


得至尊初身乾元,后得无穷力,万夫莫当。


破其宫者,享仙寿也,易白日飞升。


非霸道乾元不能致其初孕,虽不人道,然孕后至尊,仍可云雨,亦增修为,胎固不落也。


何妙物也!得之不仅可赠修为,助飞升,还能合欢育子。可控阴铁,霸天下。


蓝湛合古籍,于暗室迷阁。



双璧天赋异禀,然妇人非死即伤乃因破宫也。久试不得,遂厌也。双璧残害者,数近百也,若非择选,伤者则数倍也,观其弱质者皆变卖,择强者破身,后以忘忧曲消其忆,卖至秦楼楚馆,迎来送往。


双璧恶未少做,累金不计其数。


此古籍有残,首列不清(文字竖版),此二字乃阴地……

文中未及坤泽男女,乃因至尊奇也,应为男身坤也!

云梦水乡,水属阴也。故至尊坤泽出云梦。


无羡便为至尊。


gilzai

赎51

[图片]

才出竹林,便入冷泉


无羡自竹林出,满是自责,子轩不言,尚无负担 ,可欢,今言至此也,乃暂避之。


才尝好味,便要下菜,粗砺再难入口!实残忍也。(无羡汝真馋,孔雀肉味强枭鸟多矣)

后山多兔,欢蹦乱跳,兔引羡走,至一寒潭,乃失踪影。


[图片]

竹林深远,延至寒潭。

玉背隐雾,定睛观瞧。


[图片]肤白如雪,孔雀不及。

肉身精韧,肌理尤俊。

目光灼灼,背身仍感。


[图片]

[图片]湛忙起身,拾衣紧身。

见婴如秽,拔腿欲离。

[图片]婴忙跟从,与之攀谈。

身入潭水,冷气刺骨。

齿撞上下,仍不停歇。

湛面不耐,嫌其烦也。

言久湛仍不语,婴乃...

才出竹林,便入冷泉


无羡自竹林出,满是自责,子轩不言,尚无负担 ,可欢,今言至此也,乃暂避之。


才尝好味,便要下菜,粗砺再难入口!实残忍也。(无羡汝真馋,孔雀肉味强枭鸟多矣)

后山多兔,欢蹦乱跳,兔引羡走,至一寒潭,乃失踪影。


竹林深远,延至寒潭。

玉背隐雾,定睛观瞧。


肤白如雪,孔雀不及。

肉身精韧,肌理尤俊。

目光灼灼,背身仍感。




湛忙起身,拾衣紧身。

见婴如秽,拔腿欲离。

婴忙跟从,与之攀谈。

身入潭水,冷气刺骨。

齿撞上下,仍不停歇。

湛面不耐,嫌其烦也。

言久湛仍不语,婴乃言:蓝家素彬彬,礼也,汝冰如霜冻,寒潭且逊。何含光乃寒冰也!

湛目光寒意飞至:为坤者,放诞无礼,不知重也,非yin乃奔。云梦何教!?

甩袖离也。

婴欲辩,见泽芜君于上游,乃作揖,泽芜君点头回也。


羡心道不妙,昨日戒律堂轻佻,今日寒潭戏之,双璧定轻吾。(汝自下脸面,怨何人?!)吾本为妾,非妻,私授为奔,亦无讲错。吾欲得子,才寻良种,不然何受汝气焉。


随湛至上游,泽芜君言:寒潭乃蓝家禁地,魏公子怎入?!

婴乃羞于启齿,昨日与子轩合,绕石壁影背才入此静处?!

见婴不语,泽芜君复言:忘机与汝不熟,性本冷淡,言语若有冒撞,还请公子见谅。




gilzai

赎47

[图片]同母兄弟何天差地别?

无羡盘算与其诞一兔崽,后惹己气毙。

不如让泽芜君播种,还得个乖觉孩儿。


看蓝二越发厌烦。


乌溜溜眉目,闪乎乎,乃于泽芜君身上打转。


泽芜君果然不负羡望:忘机魏公子初入云深不懂规矩,且解了禁制。


婴乃猛点头。



何人不爱俊颜,然冷透纵颜俊亦不讨喜。


曦臣笑容温煦:然违规不得不罚……家规五十,魏公子已熟,想来不难!


湛:兄长,岂非纵容?!


无羡指探鼻尖,还是曦臣哥知冷暖,乃言,毕恭毕敬:无羡任罚!


曦臣:今日汝二人颇不睦,忘机汝下去,今日吾自监管便好!


无羡眉目一挑,再无此等好事!


连忙点头。


忘机...

同母兄弟何天差地别?

无羡盘算与其诞一兔崽,后惹己气毙。

不如让泽芜君播种,还得个乖觉孩儿。


看蓝二越发厌烦。


乌溜溜眉目,闪乎乎,乃于泽芜君身上打转。


泽芜君果然不负羡望:忘机魏公子初入云深不懂规矩,且解了禁制。


婴乃猛点头。



何人不爱俊颜,然冷透纵颜俊亦不讨喜。


曦臣笑容温煦:然违规不得不罚……家规五十,魏公子已熟,想来不难!


湛:兄长,岂非纵容?!


无羡指探鼻尖,还是曦臣哥知冷暖,乃言,毕恭毕敬:无羡任罚!


曦臣:今日汝二人颇不睦,忘机汝下去,今日吾自监管便好!


无羡眉目一挑,再无此等好事!


连忙点头。


忘机乃退。


泽芜君态端方,果然人中君子。

侧颜俊雅非凡,不是晁澄可比。

羡羡觉春心动,乃贪看君子也。
手下笔住,目不斜也。

君子若知风情,何倒凤颠鸾?

与仙人一遇,效春风一度,乃不枉为坤。

无羡忙甩头,何念?!

抄……

都说兔爪挠心……

心痒自何起焉?


曦臣知无羡意,只不显露而已。


涣湛二人素不喜坤泽,无羡为男身,且有趣,倒是令曦臣动了念。

总归欲得澄必先擒,这一妻一妾可先用。

妻略乏味,这妾室倒有趣些。


婴起身,挪步至曦臣跟前,撩衣摆,坐下,半侧身,浑圆兔臀,为衣勾勒清晰。


不想曦臣只淡淡:可曾抄完?!


无羡乃嘟嘴娇也:蓝宗主……无羡抄至臂痛……已不能抬也。


曦臣乃笑:魏公子是要赖否?!


无羡:宗主可否换个法子惩治?!


眉目皆是风情,只是无羡方寸拿捏适合,风情转瞬过,所留皆是娇也。


凡夫见美何不心动?


真不愧兄弟,果然不差多寡!


乃怒,兔爪欲掀桌,只不敢善动:吾未见如此不通情之人!





gilzai

赎43

[图片]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厌离宠羡,将鲜鱼腌制,少佐以盐,酒料去腥,蒜末煨之,小火烤制,肉软烂,香扑鼻。


羡啖之乃欢。待莼菜汤上桌,无羡乃娇:阿离最疼阿羡。澄亦宠,将己份例剃骨呈上。


莼菜汤味更美……


晚间羡孤枕难眠……便起身对月兴叹!

约是正值汛期……乾元气味充斥课堂,己行有些许不端?!


忽觉身为人固,回身见乃晁也。


知己至云深,迟早不得避之。


羡乃叹气,乃闭目,一副神伤:温公子……云梦雨季过也……


若真心,雨季过……


晁却未至云梦一次……


吾曾守身心,只待君矣……今身心具失,见人更伤情。事俱过焉,何留恋也?!...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厌离宠羡,将鲜鱼腌制,少佐以盐,酒料去腥,蒜末煨之,小火烤制,肉软烂,香扑鼻。


羡啖之乃欢。待莼菜汤上桌,无羡乃娇:阿离最疼阿羡。澄亦宠,将己份例剃骨呈上。


莼菜汤味更美……



晚间羡孤枕难眠……便起身对月兴叹!

约是正值汛期……乾元气味充斥课堂,己行有些许不端?!


忽觉身为人固,回身见乃晁也。


知己至云深,迟早不得避之。


羡乃叹气,乃闭目,一副神伤:温公子……云梦雨季过也……


若真心,雨季过……


晁却未至云梦一次……



吾曾守身心,只待君矣……今身心具失,见人更伤情。事俱过焉,何留恋也?!

无羡一把推开温晁。

目中含屈,眼尾泛红。


乃言声带泣:兄所欲不过欢也……旧言真情……令无羡失心者……原不过兄戏言耳。


回想那月,温情隔日便与吾请脉。只怕日后繁缠……温晁非良人……何能托付一生。


晁见羡泪渐如雨下,乃心痛复拥之:昔日兄言无一句为虚也。


羡苦笑耳。


晁吻其羽睫,拭其泪。


无羡难忍伤春悲秋滋味,扑入晁怀,嚎啕也。

晁抚其背,如哄稚儿:吾弟莫哭……兄实罪重也。


晁将无羡横抱,入旁侧耳房。


旧情再燃更炽,绝胜新情耳。


无羡任晁宽衣,乃闭目享之。


吻如醇酒烈头,亲厚欲腾飞!


汛期如雨过焉,谷道自生水。


晁之枭鸟略逊枫眠缨枪也,

亦可欢乐,只终欠些痛快。

然情亦可补契合之不足也!


兔咬唇乃促枭鸟气势。

晁见羡动情越发开怀。

只抱定言:好钦亲……可想煞为兄也!


兔已不具整言,音随送动而碎。


枭鸟尽没,乃掩面。

不欲发声,兔下坐。


晁欢至顶也:吾弟……可真妙人儿,这侍人功夫乃妙也。


晁亦勇,扶兔腰,猛出入。


内湿濡,如意也,枭鸟欢。


兔乃娇,言不耐,晁不放。


一发狠,羡芈也,兔爪挠。


实为愤,晁胸壁,无完肤。


晁为趣,乃任之,至顶时,


兔乃趴其身,以齿啃晁果。


晁猛送,羡复顶也。


身不住抖,乃脱身一般。


乃言:吾欲死也……晁令吾死也!


晁复撞兔,兔惊实还欲有继焉。


百余后,乃团羡,再复送,至腔口,滚水入腔也。


兔终不得躲,尽数承滚水,觉内里熟也!















gilzai

赎41

[图片]收拾安顿后,羡嫌云深憋闷,拽厌离外出。


旧难出云梦,今可得松,澄知其闷坏,便准……


离云梦羡存些体己钱,女儿家到底不便,于羡身后,越发娇弱,羡虽坤泽到底男子也,携厌离同行,若不说破真一对璧人。


虽说澄再三交代早归,贪玩乃羡本性也,岂能从之,乐至晚 ,仍流连市井也。

[图片]都言初遇是缘,再遇乃份也。


厌离见含光目冷,惧躲婴后焉。

婴不惧,乃喜,清冷人少见……如此烟火不食者越发难见。

心中生念……这清冷之人可会因人心动?!


若有子该是何宁馨儿?!


[图片]忽而天飘蕊瓣,皆呼莳花女至,乃选恩客,何谓莳花女,乃牡丹仙子,秦楼花魁也。...


收拾安顿后,羡嫌云深憋闷,拽厌离外出。


旧难出云梦,今可得松,澄知其闷坏,便准……


离云梦羡存些体己钱,女儿家到底不便,于羡身后,越发娇弱,羡虽坤泽到底男子也,携厌离同行,若不说破真一对璧人。


虽说澄再三交代早归,贪玩乃羡本性也,岂能从之,乐至晚 ,仍流连市井也。

都言初遇是缘,再遇乃份也。


厌离见含光目冷,惧躲婴后焉。

婴不惧,乃喜,清冷人少见……如此烟火不食者越发难见。

心中生念……这清冷之人可会因人心动?!


若有子该是何宁馨儿?!


忽而天飘蕊瓣,皆呼莳花女至,乃选恩客,何谓莳花女,乃牡丹仙子,秦楼花魁也。


人涌动,几欲冲散二人。

羡忙紧离手,退身出也:何花魁……不过俗物,阿离晚间有灯会……不如……


未及言尽,婴抬眼远见天微暗,华灯初上。


翩翩公子未远。



无羡浅笑妍妍,乾元见之,无不骨软如酥。


含光神色清冷,不言语,转身便走。


可知人性至贱,愈不得愈心仪也。


白衣佳影,如月光入窗,直落心也。



gilzai

赎40

[图片]云深遇鹤

澄上山时见婴偷食甜果,乃夺之:医言耳畔风也?!何敢偷食?

婴知错乃言:果非凉……乃怀温也……且吾细( ̄~ ̄)嚼之,定不伤胃。

观婴模样,不忍再责,且由他。


澄叹气:酒便戒,不许偷饮!


婴:……


婴着云深学服,素衣如霜,腰纤缠带,越发喜人也,勾勒出诱人姿态,兔臀凸翘,衣褶几欲入壑也。


[图片]远见一人如云中鹤,姿态仙人,身不染尘,白衣云纹,额饰内门抹额,仙门女修痴目,窃窃也:冷清仙人,乃含光也!


擦肩过,仙人回眸,虽颜色冷,然貌不可状,为不存世间之美,湛乃下山除祟,瞥见江澄,一抹不明笑意生,越发动人,澄不觉心动……心如漏跳一节。

婴见含光如...

云深遇鹤

澄上山时见婴偷食甜果,乃夺之:医言耳畔风也?!何敢偷食?

婴知错乃言:果非凉……乃怀温也……且吾细( ̄~ ̄)嚼之,定不伤胃。

观婴模样,不忍再责,且由他。


澄叹气:酒便戒,不许偷饮!


婴:……


婴着云深学服,素衣如霜,腰纤缠带,越发喜人也,勾勒出诱人姿态,兔臀凸翘,衣褶几欲入壑也。


远见一人如云中鹤,姿态仙人,身不染尘,白衣云纹,额饰内门抹额,仙门女修痴目,窃窃也:冷清仙人,乃含光也!


擦肩过,仙人回眸,虽颜色冷,然貌不可状,为不存世间之美,湛乃下山除祟,瞥见江澄,一抹不明笑意生,越发动人,澄不觉心动……心如漏跳一节。

婴见含光如澄一般,皆为美景惑。

唇齿留笑,抿唇眉欢,美人无别,何论乾坤也!

澄心不悦……不知因妾留情或因己留情矣!


含光步如疾风,然飘也,踪影顿失。


澄不悦乃言:羡前痴恋岐山子,今入云深便为鹤迷?真轻浮也!

无羡亦觉失态,然人非圣贤,何能不为色动焉?!


gilzai

赎37

[图片]
[图片]婴颈红痕隐约,厌离心细,见澄模样,子轩心焦,心中明了。


吾夫婿已为羡入幕之宾。肾气虚耗乃因纵欲所致。


任之,则结局定,虞夫人所言不虚也。


阿羡若非子轩,厌离皆可让……


阿羡何人均可染之,只子轩不可也!


阿羡汝意属晁也,何不守之,为兄妾,妇道不遵便罢,吾自问待汝不薄,惜汝若幼弟,尔竟如此报也?!


也亏得云深不似腐儒,不忌坤泽,可同乾元一起修习。

身在云梦,吾望毁也!


旧日堪怜容貌,今看来竟刺目耳。


婴醒时不理澄轩二人,乃寻厌离:阿离……


厌离如旧护婴于怀,慈目善音:阿离在……


婴乃安也,如幼兔见亲也,腿轻扑朔,爪靠其肩...


婴颈红痕隐约,厌离心细,见澄模样,子轩心焦,心中明了。


吾夫婿已为羡入幕之宾。肾气虚耗乃因纵欲所致。


任之,则结局定,虞夫人所言不虚也。


阿羡若非子轩,厌离皆可让……


阿羡何人均可染之,只子轩不可也!


阿羡汝意属晁也,何不守之,为兄妾,妇道不遵便罢,吾自问待汝不薄,惜汝若幼弟,尔竟如此报也?!


也亏得云深不似腐儒,不忌坤泽,可同乾元一起修习。

身在云梦,吾望毁也!


旧日堪怜容貌,今看来竟刺目耳。


婴醒时不理澄轩二人,乃寻厌离:阿离……


厌离如旧护婴于怀,慈目善音:阿离在……


婴乃安也,如幼兔见亲也,腿轻扑朔,爪靠其肩。如溺水者,攀抓浮物,惊恐乃下。若无厌离,婴真无依也:阿离可让……澄轩离开……婴……欲静心也!

子轩怕亦为妖兔堪怜样迷。
病中美自带弱质,观此情,莫说子轩言爱不及。澄亦顿生怜惜。


二人因循厌离目光,合门而出。

gilzai

赎36

[图片]澄汝何必如此……望甜汤心尤苦也!

未及饮,胃内存余尽数吐出,内杂血量少许,婴因眩晕,倒也!

厌离急乃询近店家医馆。

子轩经过见厌离急,乃询:江姑娘何事慌乱?!

厌离见子轩乃言:婴有恙,胃内物尽出,杂以鲜血。

子轩心一紧:子轩令随行医者与魏公子诊治。

忙跑至魏婴客房忙唤:阿婴……汝……

情急竟忘机婴与何人同至。澄乃怒目:金子轩……汝何敢至焉……

[图片]子轩:此时休要计较其他,婴有恙,吾随身医者已至。见厌离于旁,知厌离央子轩救护。

遂令轩医试婴脉。

诊罢乃言:急火攻心,肾气尤弱,恙因多饮浇愁,乃至胃损也。(应激性溃疡)

不妨事,血乃量少,溃面不巨,需悉心调养,忌辛辣...

澄汝何必如此……望甜汤心尤苦也!

未及饮,胃内存余尽数吐出,内杂血量少许,婴因眩晕,倒也!

厌离急乃询近店家医馆。

子轩经过见厌离急,乃询:江姑娘何事慌乱?!

厌离见子轩乃言:婴有恙,胃内物尽出,杂以鲜血。

子轩心一紧:子轩令随行医者与魏公子诊治。

忙跑至魏婴客房忙唤:阿婴……汝……

情急竟忘机婴与何人同至。澄乃怒目:金子轩……汝何敢至焉……

子轩:此时休要计较其他,婴有恙,吾随身医者已至。见厌离于旁,知厌离央子轩救护。

遂令轩医试婴脉。

诊罢乃言:急火攻心,肾气尤弱,恙因多饮浇愁,乃至胃损也。(应激性溃疡)

不妨事,血乃量少,溃面不巨,需悉心调养,忌辛辣,少油腻咸味,以羹汤为主,食俱软烂,肉可制糜,月余足愈。

嗜酒者,酒宜戒。


前婴不嗜酒,自晁离,便日日伴酒,醉方入眠。

澄一番磋磨,身心俱疲。加之房事过多损肾气,才致婴倒也。


方出乃令人药铺抓药,子轩言:不计金钱所费,只寻最好。


轩见婴醒上前:阿婴可觉晕眩?!


澄挡其间:吾妾不劳金公子费心。








gilzai

赎35

公子喜
[图片]绵绵答应让出客房一间,乃出怜也!

因羡俏皮堪怜,小嘴胜沾糖霜,乃糊涂应下。

今儿公子晓得,怕不能轻饶。

正不知如何是好,抬眼见公子面含春,烟柳拂面也,不似怒也。


饮茶时乃眉皱言:此乃陈茶……

便置于桌上。

子勋见状欲斥责店家,子轩乃示意拦下:不必计较!

绵绵乃惊:若在兰陵,陈茶端上,可不是斥责便可完事。


子轩:云梦一干,何人请入?!

绵绵瑟瑟乃言:回公子……吾见那魏公子,无居所,甚是……堪怜,便自作主张……匀出一间与之应急。

本等公子劈头一顿训斥,不想公子笑容和煦春风,乃言:绵绵心善实该嘉奖。


绵绵只欠倒地也。


公子眉目舒,姿容美如天人,旧...

公子喜
绵绵答应让出客房一间,乃出怜也!

因羡俏皮堪怜,小嘴胜沾糖霜,乃糊涂应下。

今儿公子晓得,怕不能轻饶。

正不知如何是好,抬眼见公子面含春,烟柳拂面也,不似怒也。


饮茶时乃眉皱言:此乃陈茶……

便置于桌上。

子勋见状欲斥责店家,子轩乃示意拦下:不必计较!

绵绵乃惊:若在兰陵,陈茶端上,可不是斥责便可完事。


子轩:云梦一干,何人请入?!

绵绵瑟瑟乃言:回公子……吾见那魏公子,无居所,甚是……堪怜,便自作主张……匀出一间与之应急。

本等公子劈头一顿训斥,不想公子笑容和煦春风,乃言:绵绵心善实该嘉奖。


绵绵只欠倒地也。


公子眉目舒,姿容美如天人,旧素板脸难见笑容,今日实乃吾运也!


无羡与子轩欢毕,便起身,足下软,子轩不放,仍欲拥之温存。


羡乃言:吾得归也,否则澄疑也。


子轩心道:真狠心冤家,欲求多片刻亦不允!(公子莫贪,一时辰还不足也?!)


归室内,澄眠酣,蹑手蹑脚,掀被入也。


澄翻身臂膀扣其体目睁:婴……汝久未归,何往……

观婴面色,乃经云雨后润泽。目美润,唇嫣红,颈间颌下红痕尤在。


反手一掌,羡脸上生疼。


澄:吾妾夜好梦……自便嫁人也……之前一番做作,不欲离云梦,今日可足焉?可觉与此美公子欢更胜吾父也!个把时辰……何倒凤颠鸾?!


羡无可辩驳,乃默对。


室内瞬间霜也。


天明饭时,店家敲门,除去一桌丰盛餐点,另每人一碗红枣甜汤。


厌离:店家这……是为何?!

言下并未点餐。


小二乃笑:兰陵金公子包下客栈,此餐乃规格内也,客人只享用,不必问。


澄:知妹于此,金公子倒还有心。


澄何不知此餐为惠何人也,酣战后真需补身者,乃婴也。

婴想起昨夜欲呕,乃起身离,被澄擒:金公子好意何辜负……乃将甜汤推至跟前,速饮之……

gilzai

赎34

[图片]金子轩住上房,于楼上清净无人扰,乃因烦至中庭,踱步,撞江氏妾。

吻过情娱,笑容乃上:婴乃至味……尤不足耳!

乃横抱,婴挣扎,不敢出音。

子轩知其畏,乃放肆:汝若欲人尽皆知,吾便乐见,届时吾男乾元也,何惧焉?最多坊间艳闻,只婴损也。

既不得逃……婴只得从也。

轩室内布置原兰陵模样,这金绣帷帐,便忆当日,眉拧也。


此刻婴非药控,欲躲,然力不及乾元,臂膀乃背身后,衣件件落也。


夜观美人依稀朦胧,不掌灯,月色勾勒春图。

婴以手盖面,齿咬覆手抑吟声。


轩猛,婴难耐,身随摇曳。


金丝帐内,续前欢矣!


噩梦始帐内,原婴可枕梦自醉,守身盼晁归。


婴守者乃...

金子轩住上房,于楼上清净无人扰,乃因烦至中庭,踱步,撞江氏妾。

吻过情娱,笑容乃上:婴乃至味……尤不足耳!

乃横抱,婴挣扎,不敢出音。

子轩知其畏,乃放肆:汝若欲人尽皆知,吾便乐见,届时吾男乾元也,何惧焉?最多坊间艳闻,只婴损也。

既不得逃……婴只得从也。

轩室内布置原兰陵模样,这金绣帷帐,便忆当日,眉拧也。


此刻婴非药控,欲躲,然力不及乾元,臂膀乃背身后,衣件件落也。


夜观美人依稀朦胧,不掌灯,月色勾勒春图。

婴以手盖面,齿咬覆手抑吟声。


轩猛,婴难耐,身随摇曳。


金丝帐内,续前欢矣!


噩梦始帐内,原婴可枕梦自醉,守身盼晁归。


婴守者乃身……乃心也。


尽毁欢情矣……


乃恨江澄……毁其望。


亦怨晁薄幸……


婴原不配得真心……


与晁一月,婴如醉也。


十余载幸,便尽消也。



欢足一个时辰,天已微亮,轩乃拥之,亦诺婴以情也……


然婴心已溃……何敢言情焉?!


因欲言情,乃腌臜情字。






gilzai

赎33

[图片]
[图片]江澄与宗主不在时,羡与厌离独处,同为坤泽,且羡为兄妇也,无男女大防。

时光静谧,纵不语,情亦恰,都言小姑难处,姑嫂乃融融也。

羡贪爱杯中物,以莲叶莲子酿美酒,名荷风。


厌离近日每见无羡,越觉貌更胜前。约是生活安定,得宠爱,越发出挑。


怪道子轩心仪,兄蜜之,便是父亲亦宠之。可言集众宠也。


厌离对无羡如初,只因子轩致阴霾难去。


好在子轩未再提及退亲。

羡乃偷瞧厌离,厌离眉慈目善,确是贤妻相,金子轩可得,确是福气。今己与其夫有染……若为其晓,真不知何处也。


岐山已送简至仙家,乃命入云深听学。


澄亦在邀之列,澄素不喜云深呆板,规束颇多。实不欲也...


江澄与宗主不在时,羡与厌离独处,同为坤泽,且羡为兄妇也,无男女大防。

时光静谧,纵不语,情亦恰,都言小姑难处,姑嫂乃融融也。

羡贪爱杯中物,以莲叶莲子酿美酒,名荷风。


厌离近日每见无羡,越觉貌更胜前。约是生活安定,得宠爱,越发出挑。


怪道子轩心仪,兄蜜之,便是父亲亦宠之。可言集众宠也。


厌离对无羡如初,只因子轩致阴霾难去。


好在子轩未再提及退亲。

羡乃偷瞧厌离,厌离眉慈目善,确是贤妻相,金子轩可得,确是福气。今己与其夫有染……若为其晓,真不知何处也。


岐山已送简至仙家,乃命入云深听学。


澄亦在邀之列,澄素不喜云深呆板,规束颇多。实不欲也。然仙督命不可不从,只得收拾备出行。妻素不理澄,然知其往云深乃言:可否同去……

澄甚奇也!然允之。

羡知听学晁亦在列,见之难免尴尬,继而心伤。乃央其留。澄以为羡恋其父,未允,携一妻一妾入云深。

厌离知金氏必在其中,乃同行。

入云深者云梦四人也。

瑶许久未归家,乃请,枫眠允:瑶可同家人一起入云深,再与澄汇合。


待三人至彩衣镇,客房皆满,身无安置所也。


听闻金氏包下整间客栈,却不肯让一间房,真真无理。

兰陵好歹与云梦有亲,金孔雀果然小气。

婴素讨喜,金氏女修便让出一间与几人安身,乃言:不得令公子知晓。


冤家到底路窄,婴晚间贪饮,乃起身方便。

遇之……容色尴尬,欲旋走。

却被截下,乃堵之……


子轩:吾包下客栈不容外人,婴何以入住?!

婴:金公子大度,断不会为难下人。

一言高抬,金子轩不好发作。

见日夜思念,俱在眼前,情发亦不谨也。


吻落樱唇,固婴双手至墙壁。

夜间乃静,声易远播乃住声。






gilzai

赎32

[图片]
[图片]岐山素重蓝氏听学,乃令各世家送后生至,温晁亦在此列。

涣湛二人早着手准备,此次便是极乐盛宴。


二人素好同物,便难分赃至匀,后二人乃定,所喜必分享,行事乃共之,才不负兄弟情义。


听学时叔父总推脱不理,见世家子弟亦烦,全卸任也。


乃涣主,湛辅之。


实说一年纵有半载不在云深。皆留书……双璧亦不怪,想是岐山老儿寂寞!


若无仙督包庇,双璧所为……总有蛛丝可寻。

果官匪一家亲。


蓝氏藏书阁内有禁室,所藏皆珍本春图……


多行描摹,绘声绘色,常人观赤也。


欢者,以

嬲、嫐、
[图片]

无不尽详也。


内设春账,以散春风。

音避极好,纵...


岐山素重蓝氏听学,乃令各世家送后生至,温晁亦在此列。

涣湛二人早着手准备,此次便是极乐盛宴。


二人素好同物,便难分赃至匀,后二人乃定,所喜必分享,行事乃共之,才不负兄弟情义。


听学时叔父总推脱不理,见世家子弟亦烦,全卸任也。


乃涣主,湛辅之。


实说一年纵有半载不在云深。皆留书……双璧亦不怪,想是岐山老儿寂寞!


若无仙督包庇,双璧所为……总有蛛丝可寻。

果官匪一家亲。


蓝氏藏书阁内有禁室,所藏皆珍本春图……


多行描摹,绘声绘色,常人观赤也。


欢者,以

嬲、嫐、

无不尽详也。


内设春账,以散春风。

音避极好,纵雷电响,

亦不可闻,可谓妙所。

乾元有趣,乃因困久,

情乃自生也。欢久身自yin。

始畏欢如兽,后艾艾而求。

牟而芈者多,何不快哉兮。

gilzai

赎31

[图片]

[图片]厌离知婴伤,亲自下厨,莲藕排骨炖汤,婴喜食,乃进数碗。

厌离以帕拭婴唇角,婴如幼时尽领受,神极受用。

澄知父意,乃推事急与妹离。

[图片]屋内账下便只眠羡二人。


枫眠:婴……脚伤可愈?乃掀其下摆,见白嫩美足,肿已尽消。

羡心道总逃不过,澄似察觉……乃有意避让。

羡拽枫眠袖,目低垂,颊上红霞:父可留否……婴实念父之雄风……


得枫眠宠,每日除妾份例,小厨房每日捡新下蔬果,肥美鲜禽肉类,细致烹食,餐餐不落。

室内应用再无短少,时常送些新奇物,衣物尽择最好送来。澄掌后库,用度皆经手,想已知情,今日避退乃全其父。

枫眠喜出望外:吾乖儿……父亦想汝紧……


无...



厌离知婴伤,亲自下厨,莲藕排骨炖汤,婴喜食,乃进数碗。

厌离以帕拭婴唇角,婴如幼时尽领受,神极受用。

澄知父意,乃推事急与妹离。

屋内账下便只眠羡二人。


枫眠:婴……脚伤可愈?乃掀其下摆,见白嫩美足,肿已尽消。

羡心道总逃不过,澄似察觉……乃有意避让。

羡拽枫眠袖,目低垂,颊上红霞:父可留否……婴实念父之雄风……


得枫眠宠,每日除妾份例,小厨房每日捡新下蔬果,肥美鲜禽肉类,细致烹食,餐餐不落。

室内应用再无短少,时常送些新奇物,衣物尽择最好送来。澄掌后库,用度皆经手,想已知情,今日避退乃全其父。

枫眠喜出望外:吾乖儿……父亦想汝紧……


无羡枕其肩,闭目,乃蹭怀:婴幼无父母疼……今宗主宠婴更胜亲父……

乃以美目望枫眠,包含情意不仅欲也,似多亲也。

男子届中年,惜疼幼小也,羡此态,非做作,反更得其心。

便一口一句吾儿,一口一个钦亲。


怕枫眠与虞夫人,一生未得此情话绵绵。


不可上来便达主旨,经久愈疲。除外衣后,无羡推枫眠至榻上,乃起身寻一竹笛,枫眠喜笛音,尝以曲自娱。

身宠非久,乃投其好也……


笛音悠扬,情声清蔓,无羡聪慧,只略用心,所学皆精。


枫眠闭目享之,无羡携笛自远而近。


美人才情亦具,才更动人,此非玩物,乃尤物也。


羡将竹笛置榻几:宗主乃爱乐之人,婴所学不精,望宗主指正。


夫人武家出身,不懂雅乐,脾气秉性皆不合,婴尤温存,竟还是知音。


越发欣喜,果是珍宝。


二人言语间未及邪事,然情乃更炽也……


解红发带,羡墨发散。


眠乃笑言:婴既懂乐……可善箫也!


知其意,羡乃与之解裈,附身就之。


饮笛丰唇,沾露水,一管萧,气促之,乃曲便直也。


枫眠闭目享萧声,因吞吐,起声势,至高点,合者难,羡乃咽,目似屈,乃抚其面颊。


枫眠:吾儿侍候管萧,父实满足。


一手推兔厚肉,乃至壑底,指一过,兔乃惊,萧曲断也……


羡乃腹诽:真真老不羞也!


待曲足也,婴乃与眠合抱。



榻间欢娱,不可名状。



枫眠乃具虎狼风,不亏宗主,乃至婴身不落,悬空也。


环之,上下耸动也。


婴声重皆因落萧也。


萧至,音至。


曲高,乃美。


萧声较笛音更美。


二人皆醉其间。


管萧抵壁不阻其响,至口破,乃搅乱一池水。


温泉随萧身而下……


曲末,乃回低咽。



羡乃趴,被覆身。


汗液下,下尤润。


销魂艳容,乃尤足也!




















gilzai

赎30


[图片]
[图片]双璧得阴坤不在少数,多卖以换钱帛,留少数乃进功力。然实不喜也……


坤泽顺性,不合双璧意。

乾元之身,只喜乾元者。

仙家舍双璧还有何人?!

只因二人皆霸道乾元,寻常坤泽实难承也。

每行房事非死乃伤,久之厌也!

遇合眼乾元,只要不是根基深者,便囚之,以为欢物,乾元者纵强于坤泽,终究窄小,不适欢。


若说世家公子哪位合意?

温晁身量尚可,颜不合意。

金子轩一脸哭相,弃之。

聂大乃武夫,实粗砺难下口。

算来只澄尚可入口。

前围猎见澄与晁密,观色尚可。

难得涣湛二人同喜。


若有机缘,定尝其味……


想来必味美。




双璧得阴坤不在少数,多卖以换钱帛,留少数乃进功力。然实不喜也……


坤泽顺性,不合双璧意。

乾元之身,只喜乾元者。

仙家舍双璧还有何人?!

只因二人皆霸道乾元,寻常坤泽实难承也。

每行房事非死乃伤,久之厌也!

遇合眼乾元,只要不是根基深者,便囚之,以为欢物,乾元者纵强于坤泽,终究窄小,不适欢。


若说世家公子哪位合意?

温晁身量尚可,颜不合意。

金子轩一脸哭相,弃之。

聂大乃武夫,实粗砺难下口。

算来只澄尚可入口。

前围猎见澄与晁密,观色尚可。

难得涣湛二人同喜。


若有机缘,定尝其味……


想来必味美。



gilzai

赎29

[图片]因无羡踝伤需静养,父子二人只得离开。

远见金子轩赶来。
[图片]江枫眠不悦乃询:此子该是厌离夫婿……勤至澄妾处,怕不妥也!(宗主汝何妥也……兔精迷人,众人迟早乱成一团。)


[图片]

枫眠临走前着人与婴剥一小篾莲子。现于榻几上,婴乃逐个送入口中心道:老家伙方才尚算有些良心,知护吾……

莲子去心火,乃凉,不得多进,分量刚好。

竟不知宗主这般心细。
[图片]

不禁己欲……肆意妄为,竟得更多呵护,除枫眠,澄态度亦变。真真可笑!

等待痴望,有何用处?!真蠢货耳!

无羡只觉心酸,足见世人重欲,无人重情也!

有人传子轩至,无羡头痛,这厮来作甚,还嫌不够乱?!


[图片]恩惠接踵...

因无羡踝伤需静养,父子二人只得离开。

远见金子轩赶来。
江枫眠不悦乃询:此子该是厌离夫婿……勤至澄妾处,怕不妥也!(宗主汝何妥也……兔精迷人,众人迟早乱成一团。)


枫眠临走前着人与婴剥一小篾莲子。现于榻几上,婴乃逐个送入口中心道:老家伙方才尚算有些良心,知护吾……

莲子去心火,乃凉,不得多进,分量刚好。

竟不知宗主这般心细。

不禁己欲……肆意妄为,竟得更多呵护,除枫眠,澄态度亦变。真真可笑!

等待痴望,有何用处?!真蠢货耳!

无羡只觉心酸,足见世人重欲,无人重情也!

有人传子轩至,无羡头痛,这厮来作甚,还嫌不够乱?!


恩惠接踵而至,无羡实难消受!金子轩除带来上好祛瘀伤药,还令人熬制消暑甜品。


笑容可比蜜甜……

仙人模样,温存体贴,若汝非厌离夫婿,无羡都欲心动也!


无羡乃言:金公子吾乃澄妾,汝为厌离夫婿,私下相处怕不合规矩。公子盛情无羡领受,只此后再不要私下见面。


子轩坐榻边:吾只要婴……除婴无人可住心也!

无羡目复不悦色乃言:金公子且离……莫要令婴逐客!


子轩目视魏婴仍深情:婴何不懂吾心……


乃叹气:暑热天,伤不易愈,婴需珍重。


后悻悻离也。


晚间宗主复至,无羡见宗主乃娇:宗主可来,婴实念也……

兔头靠枫眠阔肩。


枫眠:金子轩今日来何意……

无羡樱唇微翘,甚俏皮:吾父可是吃味……

瞬间被枫眠放倒,乃粗暴吮吻:那子轩可及为父!

羡面上红霞:此身得宗主幸,食髓知味也!只虞夫人,婴实畏……怕与宗主不得长久。

言罢转头,依枕上,再不瞧枫眠。

枫眠乃乐:不如吾令澄将汝让出,吾令汝成吾贵妾可好?!


羡忙言:婴乃贱籍何能为贵,汝子何不晓也,若如此,婴便送命矣!宗主得闲暇常来婴便足矣!

楚楚颜色,令枫眠险些成痴……

软玉于怀,若非念其有伤,又是一番畅快。










gilzai

赎28


[图片]晚归枫眠于榻边,乃询羡:腿伤可痛?!可觉箭术难习?!

无羡乃娇,摇头,笑容乃甜:有父陪伴,婴心甚欢矣。腿伤乃足下不稳,又非伤重!

武需勤习,父不可食言,要常与婴教习。乃目送情波,不经意撩起下摆,暑热天,两条白净小腿,踝红乃轻微肿胀,枫眠乃亲上伤药,看着煞是堪怜。见乖觉可人儿,江枫眠几欲起势……若非江澄于侧,恨不得立即行一场云雨,令其醉卧怀中。

[图片]

[图片]远见主母至,乃下衣摆,虞夫人气势震人,怪道枫眠惧内。

虞夫人见羡标标志志,娇羞可人,心道:吾夫怕被此兔精迷了心智……隔三差五往他房内钻。

今日若非吾儿在场,吾真以为二人真成苟且!(夫人二人已成苟且)


虞夫人:不...


晚归枫眠于榻边,乃询羡:腿伤可痛?!可觉箭术难习?!

无羡乃娇,摇头,笑容乃甜:有父陪伴,婴心甚欢矣。腿伤乃足下不稳,又非伤重!

武需勤习,父不可食言,要常与婴教习。乃目送情波,不经意撩起下摆,暑热天,两条白净小腿,踝红乃轻微肿胀,枫眠乃亲上伤药,看着煞是堪怜。见乖觉可人儿,江枫眠几欲起势……若非江澄于侧,恨不得立即行一场云雨,令其醉卧怀中。

远见主母至,乃下衣摆,虞夫人气势震人,怪道枫眠惧内。

虞夫人见羡标标志志,娇羞可人,心道:吾夫怕被此兔精迷了心智……隔三差五往他房内钻。

今日若非吾儿在场,吾真以为二人真成苟且!(夫人二人已成苟且)


虞夫人:不知婴竟好武艺,嫌吾子不授,便央求宗主,真乃缠货……可知礼数?!

枫眠起身拦乃言:主母言应有分寸,不可妄言!


虞夫人:枫眠敢做吾便敢言!云梦从不授坤泽武艺,乃因坤泽为延绵子孙之用,尚武易伤,乃令坤泽不出。今汝因其毁规矩怕,是不妥!


婴见主母怒,忙起身,身如不稳,左右摇曳,欲倒也,枫眠乃拦:婴腿伤,不必起身迎之。

乃扶之,令其坐下,亲昵溢于言表,虞夫人更怒。

婴神色委屈,乃言:主母临下,吾不能起身迎之,乃罪,仍挣扎欲起身,下一刻被眠澄二人按下。


虞夫人见状甩袖离也。







gilzai

赎27

[图片]江澄今闻父欲收羡为徒,授之武艺乃言:云梦素不授武与坤泽,父亲欲破祖训焉!


江枫眠:昔日庸腐陈旧规条早应改写。

婴根骨清奇乃武学奇才,吾惜才授之何不妥!?


无羡:父乃爱惜,吾乃庸才,不过学几式防身。


昨晚间澄乃至羡处,因白日言激烈,无羡神情恍然,惧其生异乃欲近,多少哄哄,不致溃也。


时羡沐浴,便未入乃藏院后避人处。


不想父至……之后情景尽收眼中。


吾父何爱才,喜人乃真!


枕旁无所不应也……


无羡未宣己密也……


小鬼能掀多大风浪?!便遂其愿!
[图片]今日宗主带无羡江澄于后山挽弓习箭。


虞夫人知羡貌美诱人,防紧,今宗主亲儿同去,未...

江澄今闻父欲收羡为徒,授之武艺乃言:云梦素不授武与坤泽,父亲欲破祖训焉!


江枫眠:昔日庸腐陈旧规条早应改写。

婴根骨清奇乃武学奇才,吾惜才授之何不妥!?


无羡:父乃爱惜,吾乃庸才,不过学几式防身。


昨晚间澄乃至羡处,因白日言激烈,无羡神情恍然,惧其生异乃欲近,多少哄哄,不致溃也。


时羡沐浴,便未入乃藏院后避人处。


不想父至……之后情景尽收眼中。


吾父何爱才,喜人乃真!


枕旁无所不应也……


无羡未宣己密也……


小鬼能掀多大风浪?!便遂其愿!
今日宗主带无羡江澄于后山挽弓习箭。


虞夫人知羡貌美诱人,防紧,今宗主亲儿同去,未觉不妥便放行。

身后皆云梦弟子,有褐色衣者,年尚幼。


无羡无根基,便排入褐衣队。


弟子中亦有识得无羡,乃澄妾,以为其随夫游玩,乃不做声。


宗主倒真心教习,手把手也!身靠近,贴也……执羡腕导其向,一箭靶心。


与羡欢畅一夜,次日枫眠神清气爽,丹田内力增也,修为亦长。心道莫非婴乃阴坤,竟可助修为!越发怜爱。


gilzai

赎26

[图片]
[图片]婴美非一日知,娇媚如丝令人馋。

男身坤泽少见,美妇人皆不能及!


[图片]消瘦身长,指趾洁美,尤以纤腰动人,不盈一握也。肤白嫩,不似妇人绵软,乃绵软带韧,触感极佳。


江枫眠乃爱不释手,欢时,不忘紧捏其腰肢。


羡修长手指,环枫眠背,指尖划过椎结,如电过,引枫眠兴高涨。


便卖力攻城,无羡言不耐……

几十载阅历,何不知乃嗔……

实得趣也!

愈发狠快……


到底经年积累,枫眠缨枪所至,皆披靡也!


无羡嗔言:父……武艺超群,气内蕴丹府,灌力至缨……枪,无羡实是受用……嗯……


无羡此言非虚,倒也不为奉承。


枪缨茂密,磨黄华痒。


羡以齿啮...


婴美非一日知,娇媚如丝令人馋。

男身坤泽少见,美妇人皆不能及!


消瘦身长,指趾洁美,尤以纤腰动人,不盈一握也。肤白嫩,不似妇人绵软,乃绵软带韧,触感极佳。


江枫眠乃爱不释手,欢时,不忘紧捏其腰肢。


羡修长手指,环枫眠背,指尖划过椎结,如电过,引枫眠兴高涨。


便卖力攻城,无羡言不耐……

几十载阅历,何不知乃嗔……

实得趣也!

愈发狠快……


到底经年积累,枫眠缨枪所至,皆披靡也!


无羡嗔言:父……武艺超群,气内蕴丹府,灌力至缨……枪,无羡实是受用……嗯……


无羡此言非虚,倒也不为奉承。


枪缨茂密,磨黄华痒。


羡以齿啮其肩,口口留印。

情急时见腥甜,枫眠为趣。


桶内狭小不得施展。


乃令兔身挂虎躯上。


兔腿环虎腰也。


缨枪仍不出也!

羡如水乡屋上凌霄花,上顶也。


得水气滋润,红艳艳煞是好看!


凌霄花藤蔓攀援,紧抱支持焉!


榻上枫眠如猛虎扑兔,令人畏。


枫眠摆虎躯言:婴可得趣?!

无羡惊又羞〃∀〃,乃不言,芈代其言也。


枫眠得悍妻,虽心存花草,然贤名在外。


外室仅养厌离母,厌离母虽美,然弱不禁欢,只寥寥便止战。未如婴可尽承也。


越发美也!寻常妇人,只可承己一半,婴躯乃妙物,几乎尽纳。


缨枪横行纵往,无一次不至妙处。

如高手过招,枪转腰下也。


腿力腰力施展恰到好处。


婴身困马上,鞍硬磨股,身随马动,缰绳难收放,竟为马驯服也。


投壶箭术江氏长也,箭每每皆中靶心。猎场长胜将军。


无羡乃赞箭术精妙。宗主威武!


缨枪挥舞,直刺。

无羡仍觉不足:宗主……何不……尽没之。


枫眠乃言声粗嘎:吾天赋异禀……实怕吾儿伤也!

婴:侍父不得尽兴,枉为人子!还请亲父尝试之。

枫眠见婴仍不足,笑言:吾儿可莫怪为父凶狠。


婴乃环颈啃且促之。


枫眠乃狠,目露凶光。

股末缨枪,婴目乃瞠。

无羡内腔为枪头戕,腔口自开。

酥麻胜痛!


时丹府热源滚滚而来,婴觉如修为提升之感。


不知比武论剑,骑射不辍,竟可达此提升。


想来亦不亏也!遂深纳至腔内。



枫眠几十载未得此尽入乐,越发刚猛。


羡觉身为炽热铁棍穿也……竟不得动。


出入腔隙,羡花房失守。


于宗主耳畔言:为澄妾不如为父妾也……不经事……安知身可得……可得此欢也!



婴语温存,音微颤实惑人。


宗主缨枪三急攻之,乃交械。


花种尽落腔内。


婴谷道湿润。


事毕,婴依枫眠胸口,指缠其发乃言:宗主无羡可好……


枫眠吻其颊:吾得珍宝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