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归宿

2339浏览    294参与
汝欲之美
这个枫叶地毯真是小的一批 把我...

这个枫叶地毯真是小的一批

把我的线索吐出来!!

这个枫叶地毯真是小的一批

把我的线索吐出来!!

的北.
awa有没有大佬画一下下这个图...

awa有没有大佬画一下下这个图啊QAQ,哭了,自己没有好的文笔也不会画画。我废了,这是偶然截到的图,送给神仙太太们当灵感吧awa


---------------------------------------


“伊索!我爱你”


“先...先生您不要再拿伊索开玩笑了。”


“不,我是认真的。伊索..”约瑟夫拽住了刚想要逃跑的伊索,在月光下道出了自己的心意。


“先生...”伊索低下了头“先生的身份与伊索不符,您是太阳,而我只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星星....”


“没关系的,伊索。”


“可是......”


“伊索也可以爱我吗?”


“先..先生...”...

awa有没有大佬画一下下这个图啊QAQ,哭了,自己没有好的文笔也不会画画。我废了,这是偶然截到的图,送给神仙太太们当灵感吧awa


---------------------------------------


“伊索!我爱你”


“先...先生您不要再拿伊索开玩笑了。”


“不,我是认真的。伊索..”约瑟夫拽住了刚想要逃跑的伊索,在月光下道出了自己的心意。


“先生...”伊索低下了头“先生的身份与伊索不符,您是太阳,而我只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星星....”


“没关系的,伊索。”


“可是......”


“伊索也可以爱我吗?”


“先..先生...”


“嗯?”望着眼前的人的脸颊上的红晕,约瑟夫笑了。他相信伊索是喜欢自己的。


“先生..伊..伊索也爱先生!先生是伊索的太阳”


“噗,伊索真可爱”



Mon amour pour toi dépasse le temps.

我对你的爱超越了时间.(法)


The Sun God likes a little yellow rose, so he gives him endless warmth

太阳神喜欢一朵小黄玫瑰,所以他给了他无尽的温暖.(英)


我写了一手烂文。。。



写了一手烂文.......

灰柯-zjr

单纯炫耀下我买了秋千(´・㉨・`)

(其实也就一个监管者还少点的碎片嗝)(但是能互动又好看我吹爆它!)

来和小姐姐荡秋千嘛💜


单纯炫耀下我买了秋千(´・㉨・`)

(其实也就一个监管者还少点的碎片嗝)(但是能互动又好看我吹爆它!)

来和小姐姐荡秋千嘛💜



叶西楚无

和姐妹们玩归宿玩出花来233

秋千真是个好东西\(//∇//)\

瞬间脑补一万字小破车hhh

p4是我不小心卡出来的身高bug哈哈

和姐妹们玩归宿玩出花来233

秋千真是个好东西\(//∇//)\

瞬间脑补一万字小破车hhh

p4是我不小心卡出来的身高bug哈哈

阿伟

找了专约(也是专杰)在他的大归宿叫上一些固玩拍照鸭!(⁎⁍̴̛͂▿⁍̴̛͂⁎)*✲゚*。⋆♡ོ

找了专约(也是专杰)在他的大归宿叫上一些固玩拍照鸭!(⁎⁍̴̛͂▿⁍̴̛͂⁎)*✲゚*。⋆♡ོ

风月无边

金乌

喜庆,太阳,金乌神。

世界对你报以宝玉,不用轻信。

恶人口。

珍视,星光,说再见。

踏上车站,白色的光,透明。

月光,阳光。

柔和阴冷,又庸庸碌碌。

朦胧的光。

月亮,走掉了。

翩跹舞步,落叶,秋意来了又去,无诚意。

捧上鲜花。

没有舞台给他们狂欢,真可惜。

逃避。

庸人,恶人,普通人。

血腥,血流满了舞台,无人知晓处,恶意在蓬勃。

他们登上了。

漂亮,华丽,童话剧。

疑惑。

没人可以在光下久待,罪过。

它说。

杀了观望者,有罪。

他说。

观望即罪?

他们不再拥有善意,下地狱吧。

他说。

只是玩玩。

施害者说。

去死去死去死!

这是受害者...

喜庆,太阳,金乌神。

世界对你报以宝玉,不用轻信。

恶人口。

珍视,星光,说再见。

踏上车站,白色的光,透明。

月光,阳光。

柔和阴冷,又庸庸碌碌。

朦胧的光。

月亮,走掉了。

翩跹舞步,落叶,秋意来了又去,无诚意。

捧上鲜花。

没有舞台给他们狂欢,真可惜。

逃避。

庸人,恶人,普通人。

血腥,血流满了舞台,无人知晓处,恶意在蓬勃。

他们登上了。

漂亮,华丽,童话剧。

疑惑。

没人可以在光下久待,罪过。

它说。

杀了观望者,有罪。

他说。

观望即罪?

他们不再拥有善意,下地狱吧。

他说。

只是玩玩。

施害者说。

去死去死去死!

这是受害者的遗言。

真的,假的,不知道。

去吧,看看吧,美好的世界。

舞台从来没有消失。

可惜。

没有标准,只有当下。

石子算生命吗。

麻叶洞天,奇怪。

来吧,来吧。

月亮永不坠,金乌你好。

fybxzk

【死亡】人类最好的发明和归宿


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师。


01

“北医”教授王一方讲过两个遭遇:

一位高级干部,好喝酒,一喝就两瓶茅台,犯两回病都被抢救回来了。第三次犯病,没救回来,死了。


其儿子不依不饶,找医生大闹:

“他怎么会死呢?我从没想过我爸会死。”


王一方说:“你怎么会从没想过你爸会死呢?不管你爸是谁,你都应该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死。”

还有一个老人,已经96岁。

去医院检查后,非要医院给个说法。

王一方只好实话实说:“你可能不行了。”

老人火冒三丈,要打王一方:“说话不吉利。”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死是一个很忌讳的词。

平日...

【死亡】人类最好的发明和归宿

 

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师。


01

“北医”教授王一方讲过两个遭遇:

一位高级干部,好喝酒,一喝就两瓶茅台,犯两回病都被抢救回来了。第三次犯病,没救回来,死了。


其儿子不依不饶,找医生大闹:

“他怎么会死呢?我从没想过我爸会死。”


王一方说:“你怎么会从没想过你爸会死呢?不管你爸是谁,你都应该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死。”

还有一个老人,已经96岁。

去医院检查后,非要医院给个说法。

王一方只好实话实说:“你可能不行了。”

老人火冒三丈,要打王一方:“说话不吉利。”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死是一个很忌讳的词。

平日里,大家一般不会讨论死亡这个话题。

很多人都是大限已至时,才第一次认真思考死亡。

《西藏生死书》说:我们是一个没有死亡准备的民族。


02

我七岁时,外婆意外中风去世。

去世前三天,我被带到她病床前。

没有一个大人告诉我,外婆已经生命垂危,

我完全不知道,那是最后一面。

我被匆匆带去,又被匆匆带走。

直到外婆下葬后一个月,我才知道她死了。

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的愤怒和哀伤,

从小跟着外婆长大的我,恨了父母整整半年。

那一个月,我趁父母不注意时,

就会把外婆遗照藏在书包里,背着上学。

我用这种方式进行自我欺骗:“外婆还在。”

大人们以为把我和死亡隔离是对我的保护,

却不知道这种做法对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人为什么要死亡?”

“人死后会去哪里?”

“为什么死掉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当孩子们忽闪着疑惑的眼睛,

将这些叮当作响的问题摆在家长面前时,

我们不是搪塞回避,就是胡乱作答:

“他在睡觉”“他去旅行了”“他上天堂了”……

结果让孩子对死亡产生了深深的疑惑和恐惧。

在我们的教育中,一直缺席“死亡”这一课。

白岩松说:“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03

死亡教育已在欧美发展得相当成熟。

这种教育首先是从各种书籍开始的。

比如像《爷爷变成了幽灵》这样的绘本。

书中讲了一个男孩,他叫艾斯本。

艾斯本最喜欢的人是爷爷霍尔格。

一天,霍尔格突发心脏病而猝死。

艾斯本伤心极了,哭个不停。

那晚,爷爷回来了,坐在橱柜上。

艾斯本很奇怪:“爷爷,你在干什么?你不是死了吗?”

“我也以为我死了。”爷爷说。

艾斯本说:“噢,你变成了幽灵!”

艾斯本有本关于幽灵的书,书上说,只要幽灵愿意,就可以穿墙而入。

“那我也来试一试。”爷爷说。

他穿墙走了出去,然后又走了回来。

“爷爷,你真成了幽灵,太好玩啦!”

于是,爷爷每晚都来找艾斯本玩。

然而有一天,爷爷叹气说:“我一点都不快乐,我不能总当一个幽灵吧!”

他从书里得知,如果一个人去世时忘了做一件事,就会变成幽灵。

“我想了好多天,就是想不起是什么事。”

为了帮助爷爷,小艾斯本和他一起想。

爷孙俩回忆起了很多快乐的往事:

他们去游乐场,坐过山车时差点吐了;

他们在花园里挖了一个大坑种树;

他们在看一场电影时呼呼睡着了;

…………

“我想起来了。”爷爷突然大叫。

“什么事?”艾斯本问。

“——我忘记对你说再见了!”爷爷说。

爷爷和艾斯本都哭了。

“再见——”最后,爷爷穿墙走了。

艾斯本不停挥手,目送爷爷消失于黑暗中。

这样的书籍就是要引导孩子正确认识死亡,

明白死亡是我们必然要经历的过程,

生命有开始有结束,这是生命的定数,

是这个世界游戏规则的一部分,

生命到了这里,就该让它自然地离开。


04

死亡教育不仅存在于欧美的书籍里,

也已经成为学校教育中的一门学科,

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潜移默化着。

医学博士朵朵讲述过一段亲身经历:

2009年,她到纽约读医学博士,

老公也被公司调到美国总部上班。

于是,6岁儿子成成便被接到美国上学。

成成入学一周,朵朵便接到了老师电话,

“周三有堂死亡教育课,希望你陪孩子参加。”

“死亡教育?”朵朵吓了一大跳。

但那天,朵朵还是去参加了。

原来,是同学们集体养的兔子“花生”死了,

老师要给它开一个追悼会。

“花生的离世,让很多同学很悲痛,

当然也有同学表现得事不关己。

这两种情绪其实都是不对的。

今天,我们一起来给花生做一本纪念册,

大家可以把平时给花生拍的照片,

想对花生说的话都收进这本纪念册里。”老师说。

孩子们忙活一阵后,纪念册做好了。

老师一边翻相册,一边对孩子们说:

“花生在生前得到了你们细心的照料,

离开时它带着满足的笑容,

你们给了花生一段幸福的生命之旅。

花生生前给你们带来了许多欢乐,

离开后你们应该感激并肯定它曾经存在的价值。”

孩子们听着,一个劲地点头。

朵朵问儿子:“兔子的死,你是怎么想的?”

“刚开始我很难过,但听老师说后,感觉兔子离开是很正常的事,就像花儿最后要枯萎一样!”

看着儿子课后能平静地面对生死,

朵朵不禁赞叹死亡教育课程的神奇。

“妈妈,我可以养一只小白兔,也叫它‘花生’吗?”

“当然啊!”朵朵欣慰地点点头。

转眼就是2012年,儿子读三年级了。

4月的一天,成成放学回家后说:

“妈妈,明天需要您陪我去趟殡仪馆。”

第二天,朵朵带着儿子来到殡仪馆。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依然被震撼了。

殡仪馆广场正中,躺着一口黑色棺材。

一位牧师站在棺材旁,微笑着说:

“有哪位家长愿意进棺材体验一下?”

话音刚落,人群中就是一阵骚动。

儿子紧紧扯住朵朵衣服,示意她不要举手。

但儿子的举动,反倒激起了朵朵的欲望。

朵朵举起手,牧师点了她的名。

此时,广场响起《寂静之声》,

朵朵在众人注视下,慢慢地走向棺材。

儿子紧紧拉住她的手,越攥越紧。

朵朵挣脱儿子的手,躺进棺材,

“最后”看了看这个让她留恋的世界,

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就在棺盖合上一刹那,成成撕心裂肺大哭:

“妈妈!你快出来!你不能丢下我!”

听到儿子的呼唤,朵朵的心为之一沉:

“如果我真的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

儿子该怎么办?父亲该怎么办?”

想到这些,朵朵不禁流下了眼泪。

十几秒钟后,牧师打开棺盖,

朵朵睁开眼睛,恍如隔世,庆幸活着真好!

儿子扑过来,紧紧抱着朵朵:

“妈妈,我保证,以后会更爱你,会更加听话。”

朵朵搂着儿子,窃喜不已。

这样的死亡教育在美国很普遍。

牧师说:只有真正体验过死亡,才能明白生命所赋予的意义。


05

作家张丽钧也讲过一段美丽经历。

那年,她跟团到德国旅行。

早上起来遛弯时,突然发现:

“离旅馆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一个墓园!”

同行者愤愤,说安排住宿的导游太混蛋了。

吃早餐时,张丽钧发现旅馆也住了很多德国人。

“我们才知道,德国墓园多建在城镇黄金地段,他们不怕鬼,愿意与死人朝夕相处。”

他们的墓园好美呀!

有根的、无根的鲜花触目皆是;

高大茁壮的苹果树结满了累累果实;

苹果树下,是一条条原木长凳。

长凳的边缘还发着幽幽亮光,

这是人们常年光顾弄出来的“包浆”。

德国人去墓园祭奠时,还常带着书,

坐在长凳上,为死者诵读美丽的诗文。

看到这样的情况,张丽钧感叹不已:

“徜徉在这样的墓园里,我没有恐惧感,

相反,这里静谧安适的氛围,

竟让我生出恋恋不舍之情。

于是,我在这个墓园里留了影。

那张照片,至今都是我的最爱。”

而中国的墓园一般都建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充满了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阴森气息。

没人愿在这里安放长凳,安放了也不会有人来坐;

只有在那个法定假日里,大家才来意思一下:

看重金钱,就送去面值大得吓人的冥币;

看重美食,就送去画在纸上的满汉全席;

看重奢华,就送去纸糊的别墅豪车。

欧美墓园常常与住家比邻而居,

而中国墓园则建在远离人烟之处,

欧美人祭奠亲友时常送鲜花书籍,

而中国人祭奠亲友常送钞票俗物,

两者的巨大差异,彰显着我们“死亡教育”的重大缺失。


06

学者萧功秦和一位留美朋友,

研究东西方文化差异时发现一个问题:

“在美国的中国人的生活追求,

与西方人相比,有一个相当大的区别,

那就是旅美中国人无论事业成功与否,

都喜欢沉溺于物质生活的享受,

只要中国人在一起,

无论是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还是旅美华侨,

都非常实际,讲求生活的享受与安乐,

平时谈话的内容不外乎是房子、汽车,

在世俗生活享受方面有很强的从众心理,

不像西方人在人生追求方面那么多元化。”

欧美人,也有不少关心物质生活,

但是更多的人在追求其他东西,

“有的人喜欢冒险,而在物质享受方面相当随便,

有的人成了亿万富翁,但生活十分朴素,始终开一部普通的车子。

他们对于别人以何种方式生活,

物质生活如何好,可以完全不在乎。

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

追求自己觉得值得追求的价值。”

有一次,萧功秦的自行车坏了,

修车时,车架上的《西方哲学史》掉下来,

给一位路旁休息的中年人看到了,

他突然像发现外星人似的看着萧功秦,

“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人读哲学!”

萧功秦感叹:“中国人的价值追求太单一了,大家都像一个经济动物,金钱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

原因很多,但一个重大原因,就是我们缺少了死亡教育。


07

乔布斯一生颠覆了四大行业:

用iMAc颠覆了电脑,

用PixAr颠覆了电影,

用IPod颠覆了音乐,

用iPhone颠覆了手机。

正如iPhone开启智能手机时代一样,

这四大颠覆,各自都开创了一个时代。

乔布斯为何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

因为17岁时,死亡教育让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2005年,他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说:

“从那时开始,过了33年,

我在每天早晨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

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你会不会完成你今天想做的事情呢?”

于是,他决定“向死而生”,

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去生活,

如此才有了震惊世界的四大颠覆。

所以乔布斯说:“死亡是生命的最伟大发明。”


08

乔布斯为何说死亡是生命最伟大的发明?

“很多时候,尽管生命依然在进行新陈代谢,

但我们并没有活着,或者说并没有真正活着。

只是在死亡刹那,或经过死亡体验后,

我们才开始有了真正的生命。”乔布斯说。

为何说经过死亡体验后才有了真正的生命?

“死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知道生的可贵。

一个人只有在认识到自己是有死的时候,

才会开始思考生命,从而大彻大悟。

不再沉溺于享乐、懒散、世俗,

不再沉溺于金钱、物质、名位,

然后积极地去筹划与实践美丽人生。”乔布斯说。

孔夫子有句老话:“未知生,焉知死?”

就是说生的事情还没搞明白,谈论什么死?

但死亡教育开启了新角度:未知死,焉知生?

冉克雷维说:“提早认识死亡才会深刻人生。”

巴雷特说:“只有认知死亡,才可以树立正确、健康的价值观。”

蒙田说:“预前考虑死亡就是预先考虑自由。”

萨瓦特尔说:“认识死亡,才能更好地认识生命。”

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师。

这就是西方人追求的活法:向死而生。


09

作家曲冰讲过某电视台记者袁君的故事。

那是2010年,一位富豪的妻子找到袁君,

“想请您给我老公主持葬礼。”

抑郁症,夺走了他老公45岁的生命。

读完富豪的生前日记后,袁君深深震撼。

他决定在这次葬礼上做一件事情。

那天葬礼上,袁君公布了富豪一天的开销:

这个数字还不及中产之家小孩子一天的花费。

“他不是在车上,就是在飞机上,

不是在自己会议室,就是在别人会议室。

天天应酬,天天开会,天天拼命赚钱,

但他并没有享受到金钱带来的愉悦。”

他最大的快乐竟来自于一次汽车抛锚,

“我让司机等拖车来,自己步行去公司。

那天太开心了,我在路边看到了迎春花。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上一次看见它,

应该是在大学毕业那一年,

同学们看到迎春花开了,一起去踏青。”

那一天,葬礼结束后。

另一位参加葬礼的富豪握住袁君的手说:

“谢谢您,这场葬礼让我的灵魂开了窍。”

那一天,袁君回到家后,

没有像平常一样看片子找选题,

而是破天荒地下了厨房,做好饭,

然后在楼下等老公和女儿回家。

“这场葬礼,也让我的灵魂开了窍。

幸好我还有时间、还有健康,

还能好好地善待人生和生活,

好好地善待每一个重要的人。”


10

2012年,心理学者陆晓娅,

在北师大开设了“生死课”,

教导学生认识死亡,认识生命。

一开始,她并没抱什么希望,

因为中国人太忌讳谈论“死”了,

“没想到来听课的学生会这么多。”

她对“生死课”的作用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

但没想到它的作用竟然会这么大。

“陆老师,上了这个课,我重新拿起了画笔。”

“陆老师,我去报了个架子鼓班。”

有一位学生,学了别人很羡慕的专业,

但她自己却很抑郁,觉得毫无意思。

上了“生死课”后,她学起了烘焙面包。

烤得非常漂亮,还教给许多人。

她一下子变得开朗起来,“我找到了自己参与世界并在其中感到价值的方式”。

去画画不一定要成为大画家,

去学架子鼓不一定要成为伟大鼓手,

去学烘焙面包不一定要成为糕点大师,

而是因为那里有他们的生命热情。

“我什么要开设‘生死课’,

就是想通过讨论死亡,帮助学生找到热情所在。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要对人生负起责任来,

需要去寻找能够让你燃起热情的东西,

找到自己参与世界并在其中感到价值的方式。”

这就是死亡教育的最大意义。


11

在《西游记》中,

我们大呼过瘾的情节之一,

就是美猴王火烧阎王府,勇销生死簿。

我们惧怕死亡,因而妄想逃避死亡。

但正如史铁生所说:死亡是一个必将到来的盛大节日。

它终将到来,我们无从躲避。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出生是封面,死亡是封底。

我们虽无法改变封面前和封底后的事情,

但书里的故事,我们却可以自由书写。

很喜欢毕淑敏的一句话:“人生本没有什么意义,人生的意义便在于我们要努力赋予它的意义。”

面对死亡,我们都要补课。

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师。

 

原文阅读

fybxzk     2020.01.20

的北.
别的皮肤用多了还是觉得约约的原...

别的皮肤用多了还是觉得约约的原皮刚好看呢(*´罒`*)

别的皮肤用多了还是觉得约约的原皮刚好看呢(*´罒`*)

的北.
卡尔快来呀 约约在(三只)**...

卡尔快来呀  约约在(三只)**&%$#卡尔👀

卡尔快来呀  约约在(三只)**&%$#卡尔👀

这辈子不想吃刀
不好意思ID出戏了 hiahi...

不好意思ID出戏了 hiahiahia ಥ_ಥ

不好意思ID出戏了 hiahiahia ಥ_ಥ

风月无边

《一念 》

俗世谢了冬,白衣过往匆匆。

一梦挡了春红,醒来心事重重。

飞花一令山成垄,不过今日,念相逢。

归人何似,一曲骊歌不见影,回首依旧笑春风。

不知情何起,不如化作相思愁。

饮不得浊酒,一壶清水作别后。

拈花赏月不知日,白马几过隙。

尘土一敛,泛泛几年。

青冥何时见轻云,泥塘舟中空作雨。

一路踏向清明,三念起,作轻云。

遥遥不知天边月,万花丛中一点星。


俗世谢了冬,白衣过往匆匆。

一梦挡了春红,醒来心事重重。

飞花一令山成垄,不过今日,念相逢。

归人何似,一曲骊歌不见影,回首依旧笑春风。

不知情何起,不如化作相思愁。

饮不得浊酒,一壶清水作别后。

拈花赏月不知日,白马几过隙。

尘土一敛,泛泛几年。

青冥何时见轻云,泥塘舟中空作雨。

一路踏向清明,三念起,作轻云。

遥遥不知天边月,万花丛中一点星。



的北.
当傲娇皮皇赤服遇到新来的约瑟夫...

当傲娇皮皇赤服遇到新来的约瑟夫血剑约约*他

当傲娇皮皇赤服遇到新来的约瑟夫血剑约约*他

的北.
在归宿照的嘿嘿嘿💕约约牵着...

    在归宿照的嘿嘿嘿💕约约牵着伊索的手 但是伊索貌似有一些不愿意呢👀💦
——————————————————————
“约瑟夫先生,请您放开我。”  “伊索我错了不要生气了qwq。”  🙈🙈🙈

    在归宿照的嘿嘿嘿💕约约牵着伊索的手 但是伊索貌似有一些不愿意呢👀💦
——————————————————————
“约瑟夫先生,请您放开我。”  “伊索我错了不要生气了qwq。”  🙈🙈🙈

尢堂

【烽餐露宿(江)×归园田居(陈)】归宿(一)

原耽古风      浪子×隐士(剑客)
 江年龄:19    陈年龄:29
 作者是鸽子,咕什么的是随时随地的!

—正文—

        此时夜已深,竹叶声簌簌。
         离城郊外的深山上,有一处竹林。竹枝翠绿,竹叶飘飘扬扬地落在地上,最终腐烂,成为沃肥。夜半更声起时,那竹林里便传出隐隐约约的笛声...

原耽古风      浪子×隐士(剑客)
 江年龄:19    陈年龄:29
 作者是鸽子,咕什么的是随时随地的!

—正文—

        此时夜已深,竹叶声簌簌。
         离城郊外的深山上,有一处竹林。竹枝翠绿,竹叶飘飘扬扬地落在地上,最终腐烂,成为沃肥。夜半更声起时,那竹林里便传出隐隐约约的笛声。笛声毫无悲戚之感,曲调委婉,悦耳动听。笛音从竹林缓缓飘出,顺着山脚的小溪流进离城,绵延进离城百姓的梦乡之中。
         离城百姓既好笛,亦爱笛,但却无人能比那山林中的笛声。
         曾有人好奇他究竟为谁,追随着音律来到竹林。只见有一人站在林子深处可被月光所找到的地方,皎洁的月光撒在那人的白袍上,飘逸的长黑发微微摆着,没有人看清他的容颜。那人一觉得有人,便仓促地离开了,再怎么去追,却也找不到了,悠扬的笛声也随之戛然而止。此后,再无百姓寻找,生怕打断这悦耳的笛声。
         他大概是一位归隐之士吧。

        下雨了。
         雨中的白衣男子戴着篼笠,背着一个素色包袱。雨滴顺着篼笠跃到地上,素色包袱的口子微张,袋中的几根清绿色的竹笛若隐若现,在雨的轻击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白衣男子在一家卖笛的店铺停了下来,店铺的牌匾上写着“日沉阁”。“笛哥,你回来啦!”店里原坐在管家位置上的那个莫约十五岁的少年一看到白衣男子便跳了起来,一路小跑地来到白衣男子身边:“久雾今日帮笛哥卖了三十几根竹笛呢!”边说着,边拿起那袋包袱中的几根竹笛,把玩了起来“这次刻得似乎更好了很多啊,又可以卖高一点价格了!”
 白衣男子姓陈无名,自称归园田居。日沉阁,即是他自己的竹笛铺。他以卖笛为生,因竹笛做工精湛,归园田居便在离城小有名气。他虽卖笛,但主要财产却是早年为剑客时所存。久雾是两年前归园田居在途中带回的一个少年,如今已十五岁了。归园田居叫久雾为小久,而久雾又觉得叫归园田居过于生分,想叫一个亲昵的名称,又因归园田居制笛厉害,变叫他“笛哥”。日沉阁的主要买卖皆由久雾完成,归园田居只负责制笛。
         “笛哥,看在我今天卖了这么多的笛子的份上,可以拿一点点的银两给我买几个好吃的糕饼吗?再不喂食,你的小久就要饿死了!”久雾对完了账本,对归园田居说道。
         归园田居笑了笑,“你是嘴馋了吧?方才我还见你偷吃了几个包子,罢了,你若喜欢,我给你买去便是。”归园田居拍掉衣摆上的露珠,将属于自己最珍贵的竹笛插在腰中,戴上篼笠,将荷包揣入怀中,离开了日沉阁。

        “喂,站住!把酒钱给了!”风满楼的小二奔跑着,追赶着一个衣衫稍不整的青年。
         “哎,先赊着先赊着,隔日再给也不迟嘛。”前面的青年叼着一根柳枝,怀里抱着两坛酒,他快速地跑着,灵活地躲着路上的行人与地铺。“得罪得罪啊。”那人因撞到了一个少女,便出于本能地停下来道歉。在道歉的时候,小二又追赶了上来。青年看了一眼,又跑了起来。
         “大哥啊,我又不是拆了你家店,一直追我干什么?!”青年喊道“我又不是不还!”小二听了这句话,更愤怒了“你还说还钱了?每次赊的是五十文的酒钱,还时就只还二十文,看你年纪尚小,便每次都算了,可你看看你欠了多少次了?无论如何,今日必须还清!”
         青年见其来势汹汹,便不再跑,而是躲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石板路上的水渍,映衬出青年清秀的脸庞。

        此时的小巷。
         小巷的拐角处有一家糕饼铺,刚蒸好的糕饼在屉笼里发出一丝丝白气。白气笼罩着一个前去买糕饼的人,身着长袍白衣的那人在白气的映衬下更加的仙气飘飘。
         青年躲进了这条小巷子里,然而小二却还穷追不舍,似乎一定要将青年抓回去的样子。
         没办法了。他心里一横,小跑到了白衣男子的身边。“可以让我躲一下吗,得罪了。”在经过男子的应允后,他将白衣男子的白袍披在了身上,将篼笠戴着头上。
         “奇了怪了,怎么一溜进巷子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哪去了?”小二嘟囔着,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待那小二远去,青年才把篼笠和白袍褪下,还给了男子,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
         他扯开了封酒的绳子,清冽而醇香的酒味在倾刻间溢了出来。他端起酒坛子,喝了一口,咂咂嘴“啊,好酒!”眼光随即定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乌黑的头发,长密的睫毛,白皙的皮肤,骨节分明的手指,清秀的脸庞,身袭白袍,宛若仙人。他看愣住了,嘴角微微地上扬“美人,刚才谢谢你了啊!”男子听了,有点生气:“不得叫吾美人。”随即起身就要走,青年连忙拉住“好好好,不叫美人还不成吗?可美人,你姓甚名谁总得告诉我吧,不然,我也就只能叫你美人了。”
         气氛有些尴尬,沉默了好一会儿,白衣男子才张了嘴:“归园田居,姓陈,无名。”
         青年笑了笑,回到:“好巧不巧,我也无姓名,因自幼生在江边,便自拟姓江。因长期露宿,就自取烽餐露宿。烽餐露宿,姓江,无名,怎样美人,跟你很配吧?”
         “疯子。”归园田居看着烽餐露宿,别的不说,烽餐露宿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炯炯有神起含有笑意的眼睛此时此刻也正盯着归园田居。干净又令人舒适的面孔,虽在归园田居看来稍有些稚嫩,却也算长相不错的。身着的衣衫虽然破旧,却也还算整洁,整体还算养眼。但烽餐露宿的话,与他给归园田居的面貌印象还是有差距的,活生生像个小浪子。
         “疯子?这名字可以,美人叫我什么我就是什么,反正我叫美人陈兄就好。”烽餐露宿笑着,看向了归园田居。归园田居张开嘴,似乎要讲些什么,最后却只是从齿缝中跳出了“登徒子”三字,便长袖一摆,离开了。
         “有趣。”烽餐露宿看着归园田居远去的身影,又喝了一口那坛还未喝完的酒。

       “笛哥!我的糕饼呢?”久雾一看到归园田居回来就兴奋地嚷着。归园田居将手中用牛皮纸包着的糕饼给了久雾。“都凉掉了!笛哥,你干什么去了?”
         归园田居回想了一下,笑道:“没事,就是被一个疯子所耽误了一下。”
         “疯子?!”久雾不解地问到。
         对,一个无耻如浪子的疯子,归园田居想。

风月无边

枝丫.梦

浅缀,一片叶子的呢喃。

青翠绿叶下的华裳,悸动悄然。

梦,匿嗫着深处的妄。

你是,高座上,雍容华贵的王。

卑微,抵在脚边,无处安放。

松懒的树,根部的恶意滋蔓。

腐蚀、消亡,最后归于自然。

丑陋、肮脏,一切朝向初始的方向。

初始,洁净、剔透,渗透星的光。

静,伏在你的手边,呼吸仔细收敛。

匿于你身旁。

秋,纷飞树叶,你挥毫几丈。

枯,你眼里滟潋着水光。

离人常思,或是触景怀伤。

望不见,你应是梦里情长。

矮小枝丫的仰望,只求来年轮回,能换来花坠枝卷。

低矮、低矮,又带着懵懂的情状。

期,来年花现,你来我身旁。

不需感伤,你便折枝翩然。

梦里书房,你拾级而上...

浅缀,一片叶子的呢喃。

青翠绿叶下的华裳,悸动悄然。

梦,匿嗫着深处的妄。

你是,高座上,雍容华贵的王。

卑微,抵在脚边,无处安放。

松懒的树,根部的恶意滋蔓。

腐蚀、消亡,最后归于自然。

丑陋、肮脏,一切朝向初始的方向。

初始,洁净、剔透,渗透星的光。

静,伏在你的手边,呼吸仔细收敛。

匿于你身旁。

秋,纷飞树叶,你挥毫几丈。

枯,你眼里滟潋着水光。

离人常思,或是触景怀伤。

望不见,你应是梦里情长。

矮小枝丫的仰望,只求来年轮回,能换来花坠枝卷。

低矮、低矮,又带着懵懂的情状。

期,来年花现,你来我身旁。

不需感伤,你便折枝翩然。

梦里书房,你拾级而上。

手拈树枝,花儿正盛,露水浸了衣角。

蝴蝶,痴痴地停留,你指间一抹水光。

梦,止。

冬,带走生生不息。

道一句,再会,便是上天怜悯。

我,死于冬季。

最终,未能与你,含笑道别。

只因,我悄然无息,在你手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