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归属

3194浏览    84参与
奥利奥luo卜(以蜗牛般的速度更新)

(文野)大概或许应该是刀吧?毕竟我不擅长写刀子

小段子


昏暗不见天日的空间里,小小的火苗燃烧着微弱的光晖,照亮了那人苍白的面容


(if:众人震惊,这不是几个月前自杀成功的港口黑手党首领吗?!)


“你后悔吗?”


一个让大家无比熟悉的声音,从华丽的座椅后传出,沙色的风衣在黄昏的光照下隐隐若现,与【太宰治】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从身后探出,他眯了眯鸢色的眼睛,意味不清的勾起了嘴角,精致的下巴与【他】的脖子紧密接触,看起来亲密不已


(if:???众人震惊,wc?!两个港口黑手党首领?

等等,后悔什么?)


“落成这样的地步”

“后悔与他不曾相遇吗?”


沙色风衣的男人眼睛里带有些迷茫的问道。


【太宰治】被...

小段子


昏暗不见天日的空间里,小小的火苗燃烧着微弱的光晖,照亮了那人苍白的面容


(if:众人震惊,这不是几个月前自杀成功的港口黑手党首领吗?!)


“你后悔吗?”


一个让大家无比熟悉的声音,从华丽的座椅后传出,沙色的风衣在黄昏的光照下隐隐若现,与【太宰治】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从身后探出,他眯了眯鸢色的眼睛,意味不清的勾起了嘴角,精致的下巴与【他】的脖子紧密接触,看起来亲密不已


(if:???众人震惊,wc?!两个港口黑手党首领?

等等,后悔什么?)


“落成这样的地步”

“后悔与他不曾相遇吗?”


沙色风衣的男人眼睛里带有些迷茫的问道。


【太宰治】被靠的不是很舒服的扭了扭脖子,最后,靠向了椅背,他的眼睛有些暗晦,同样勾起了嘴角,嘲讽道,“难道最后悔的不是你吗?”


“毕竟我的还活着”


(if:豆豆眼,什么东西?)


那人笑容淡了淡,装模作样的说道,“啊,是嘛...”


鸢色的眸子不含任何的情绪,像是一个机器,寂静的气氛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弥漫着


摇摇晃晃的灯光忽然熄灭,不再亮起,计划已完成,怪物脱下的人皮,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狱,一个名为“归属”的地方


封闭的空间里,掀起一道风,吹散了整理好的文件,撒过了暗色的红围巾,一切都像梦一样,宛如沉浸在甜蜜的蜜罐里,真真假假,不过是一场梦

脑壳要爆炸!
归属 - VH (Vast & Hazy)

好喜欢这首歌,分享给大家。

好喜欢这首歌,分享给大家。

青十六
以前老说自己是困在笼子里的小兽...

以前老说自己是困在笼子里的小兽,一点一点坚硬自己的铠甲,现在小兽长大拉,长成大老福拉🐯,卸掉沉重的铠甲吧,这样才能奔跑起来

以前老说自己是困在笼子里的小兽,一点一点坚硬自己的铠甲,现在小兽长大拉,长成大老福拉🐯,卸掉沉重的铠甲吧,这样才能奔跑起来

妍咒(九月不更新)

[凹凸乙女]少女的反杀(78.5)

遇到瓶颈改了那么多次终于是满意了。这篇是海盗团的一些背景和组成海盗团的原因吧。


————————————————————————————


根据雷狮所说,雷狮和卡米尔是雷家的孩子,但卡米尔私生子的身份遭受到了雷狮父亲,雷霆的驱赶。雷狮对父亲的决策嗤之以鼻,处处和父亲不对付。


雷狮的大哥雷蛰,不满雷狮对父亲的态度,和他一直相看两厌。而雷狮的二姐雷伊,她是他们雷家这一辈最有出息的孩子,从小就养成了强势的性格,对雷狮小孩子的做法,和雷蛰有野心没实力的样子感到非常丢脸。


但你当时读这本书时,你看到的却不是这样。雷霆其实真关心这个侄子,但就论他母亲叛徒的身份,他在雷家就...


遇到瓶颈改了那么多次终于是满意了。这篇是海盗团的一些背景和组成海盗团的原因吧。


————————————————————————————


根据雷狮所说,雷狮和卡米尔是雷家的孩子,但卡米尔私生子的身份遭受到了雷狮父亲,雷霆的驱赶。雷狮对父亲的决策嗤之以鼻,处处和父亲不对付。



雷狮的大哥雷蛰,不满雷狮对父亲的态度,和他一直相看两厌。而雷狮的二姐雷伊,她是他们雷家这一辈最有出息的孩子,从小就养成了强势的性格,对雷狮小孩子的做法,和雷蛰有野心没实力的样子感到非常丢脸。



但你当时读这本书时,你看到的却不是这样。雷霆其实真关心这个侄子,但就论他母亲叛徒的身份,他在雷家就不可能过上好日子,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回到厄流区。



可能会有人说,就算不能给他太好的,起码也能让他住在好一些的房子吧?但你却觉得,这样说的人,太傻了。雷家都势力那么大,雷霆没时间抽空看看卡米尔如何,雷狮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在他身边的。



一旦他落单了,那些看不惯他私生子身份的雷家旁系就会出手,这又岂是他能左右的?卡米尔若是真的进来了,那么族里那些不安分的肯定会借机撺掇事情,到时候家族四分五裂,也是没人愿意看见。



所以驱逐,其实也是一种保护他的方法,虽然饱受争议,但也确实是无奈之举。



至于雷蛰?他羡慕弟弟妹妹的才华和头脑,他身为长子,却连卡米尔都不如。他得不到重视,看着雷狮有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却不领情他才会对雷狮那种态度,但说到底他还是关心的,血肉之情,不是那么容易淡忘的。



雷伊的话过于成熟,心性也是稳重的过头了。强势的性格让她不懂如何表达自己的关心,她在乎家族,关心所有人,所以她理解父亲的决定,她不会表达,所以在别人看来她是在瞧不起卡米尔。



雷家都几个人都赶上了最难的时刻,他们从低估里救回来家族,自然不愿意在颠沛流离。一个大局为重的父亲,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大哥,一个不会表达关心的二姐,一个叛逆的三少爷,一个凄惨童年的私生子……



最终雷狮带着卡米尔在外地买了个别墅再也没回过本家,也是如此,他们才有了雷狮海盗团。



帕洛斯的家境也是不幸的。父亲酗酒赌博,母亲浓妆艳抹出入风月场所,他从小就明白很多。暗影集团的股票连年下跌,已经濒临破产边缘,全靠它一人力挽狂澜。



小时候靠着在学校贩卖酒水和二手烟赚点小钱,长大点进赌场赌博,再大点,他靠着他那张嘴要到了不少企业资金,最后凭一己之力将公司弄成了二线。



在以前学院里,他认识到了雷狮。雷狮看中了他的才华邀请了他,一开始他本来没想认真,只是迫于雷狮的压力才答应的,但在这期间,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佩利是个孤儿,在一次孤儿院起火后跑了出来,遇见了Z公司的老总。他看中了佩利将他领会了家,后来,佩利在一次教训完混混后遇见了雷狮他们。他是个讲义气的,在打斗前就说好的加入,输了也甘愿。



最终,他们也就成立了雷狮海盗团。在海盗团里,这群“叛逆”的少年找到了归属。



帕洛斯流走在社会时经历了很多,那些人给他上了一节课,让他不再相信任何人,脸上的微笑也只不过是假象的面具,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习惯摘不下来。



佩利虽然看着很傻气,性格也大大咧咧的,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师傅时日无多,膝下没有子嗣,其他老东西又一直盯着他的巨额财富。佩利感激师傅的恩情,自然也是愿意帮他。虽然他不懂怎么处理公司事物,但他还是想维护住师傅在意的东西。



卡米尔颠沛流离,沉默寡言的性格是在厄流区里养出来的。他不爱笑,原因是因为厄流区没人会想看见笑脸,久而久之他也忘记了开心的情绪。



雷狮表面上看着是个富家公子哥,就像那种被溺爱的孩子一样到处惹事,其实他只是用这种方式逃脱那些规矩的束缚。他不理解父亲他们为什么要将上一辈的恩怨牵扯到卡米尔的身上,雷伊说这是规矩,雷狮就讨厌规矩。



帕洛斯在这里感觉到了温情,但他不愿意在交付真心,所以潜意识以为自己依旧只是外人,但实则,他不曾一次,下意识的维护了海盗团。因此,他其实早就把海盗团当成了家,只不过是自己没意识到。



佩利总是大大咧咧,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讨厌那些纠缠不清的东西,所以他只认一条法则,成王败寇。他在海盗团的日子里和帕洛斯关系最为要好,帕洛斯虽然总是捉弄他,但在公司上的事,其实都是帕洛斯背地里棒的佩利。



卡米尔将雷狮视作明灯,原因是因为他曾在自己迷途的人生里指引了一条前往光明的道路。他总觉得帕洛斯的心眼会算计到雷狮的身上,因此处处提防着帕洛斯和佩利。但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将他们视作自己人,不然也不会在和人打群架时将后背露给他们。



雷狮是几个人里最年长的,虽然只有18岁,但他却是个合格的老大。他会在不经意间关系海盗团的众人,虽然嘴欠还不回表达,但他还是再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他们。



雷狮海盗团,是几个人的家,他们在这个不良团体里感受到了归属感,他们会维护着海盗团,哪怕不会表达,也会竭尽一切守护这个家。



————————————————————————————


2080,唉,这篇可以联想一下正剧,背景什么的换成凹凸正剧里的背景设定,你就会发现……雷狮海盗团,4-1=?


这篇完后会发一篇《雷狮海盗团》,那里是凹凸正剧本人的感想,可以的话去看一眼吧。彩蛋是几句剪短的话语。


青十六

早晨回来的路上,偶得一银杏枝叶,还精神的很,是不是昨夜雨疏风骤,落下地面,那么就跟我回家吧,到我的水盏里来

早晨回来的路上,偶得一银杏枝叶,还精神的很,是不是昨夜雨疏风骤,落下地面,那么就跟我回家吧,到我的水盏里来

青十六

黑暗中,守着属于自己的温暖光亮

黑暗中,守着属于自己的温暖光亮

何捷了解一下—

除夕快乐

韶宸:祝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事事顺心。

鹿樘:各位除夕快乐。

小白: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新年快乐,祝大家学业有成,工作顺利。

林漪: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远离我哥!

苏瑾寒:虎年到,虎年好,虎年鞭炮正欢闹。虎年来,虎年嗨,虎年祝福最精彩,虎年快乐,大吉大利!对了!还要年年不挨打!

萧文朔:各位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事事顺心,我也是!

柳弈:守岁家家应为卧,相思那得梦魂来,祝各位新的一年虎虎生威

谌瑾:除夕快乐

卞暕:祝大家除夕快乐,虎年吉祥,我该去干活了

古牧彦:未来的日子里一路惊喜,善良,勇敢,变优秀,不妥协,除夕快乐!

宁一燃:愿新年,胜旧年

年熠:除...

韶宸:祝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事事顺心。

鹿樘:各位除夕快乐。

小白: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新年快乐,祝大家学业有成,工作顺利。

林漪: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远离我哥!

苏瑾寒:虎年到,虎年好,虎年鞭炮正欢闹。虎年来,虎年嗨,虎年祝福最精彩,虎年快乐,大吉大利!对了!还要年年不挨打!

萧文朔:各位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事事顺心,我也是!

柳弈:守岁家家应为卧,相思那得梦魂来,祝各位新的一年虎虎生威

谌瑾:除夕快乐

卞暕:祝大家除夕快乐,虎年吉祥,我该去干活了

古牧彦:未来的日子里一路惊喜,善良,勇敢,变优秀,不妥协,除夕快乐!

宁一燃:愿新年,胜旧年

年熠:除夕快乐,招财进你♡

尚悸疏:除夕快乐!愿今年所有的遗憾都是来年惊喜的铺垫

荆嘉翰:跟烦恼说拜拜,迎接美好的未来!岁岁平安常在,年年有你幸福!除夕快乐!

乔郁松:凡是过往,皆是序章,凡是未来,皆是满期。

池榕:有趣有盼,福运满满

时琛:横批:迎喜接福

          上联:人间喜庆康平世

          下联:虎岁承欢幸福春

尹麦:除夕快乐,希望大家都能勇敢起来

盖杰:除夕快乐,新年都要把自己家的小家伙看好了。

   

————————————

   

带着众儿子给你们拜年啦

   


Mg.
我第一次感觉我不属于自己的社区...

我第一次感觉我不属于自己的社区

整个世界都在变

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归属

我第一次感觉我不属于自己的社区

整个世界都在变

我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归属

猫猫鱼2.0

猫上

我不喜欢猫。

年纪还小的时候,家里住平房,经常有老鼠,自然养了猫。那是一只纯黑色的猫,绿幽幽的眼睛,皮毛顺滑,行动敏捷,不可否认,它是抓老鼠的一把好手。可家里上下唯独我不喜欢它,它的眼睛总滴溜溜地转,嘴角上扬仿佛在笑,夜晚躲在黑幕里看我,我这时会吓得一哆嗦,心里念叨它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家里人带我四处看病,为了治疗,也就搬家了。而那只猫的下落,无人知晓。

成年后,在外打拼,鲜少回家,更不要说回到老房子了。偶尔也会怀念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家乡的风月云雨,湖水荷花,有时,我还会想起那只猫。但我总觉得,灵魂里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为了寻找过去,我回家了。我...

猫上

我不喜欢猫。

年纪还小的时候,家里住平房,经常有老鼠,自然养了猫。那是一只纯黑色的猫,绿幽幽的眼睛,皮毛顺滑,行动敏捷,不可否认,它是抓老鼠的一把好手。可家里上下唯独我不喜欢它,它的眼睛总滴溜溜地转,嘴角上扬仿佛在笑,夜晚躲在黑幕里看我,我这时会吓得一哆嗦,心里念叨它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家里人带我四处看病,为了治疗,也就搬家了。而那只猫的下落,无人知晓。

成年后,在外打拼,鲜少回家,更不要说回到老房子了。偶尔也会怀念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家乡的风月云雨,湖水荷花,有时,我还会想起那只猫。但我总觉得,灵魂里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为了寻找过去,我回家了。我和朋友说,辛苦了这么久,也该放个假休息休息。朋友笑着祝我一路顺利,玩得开心,还送给我一个护身符。

上面有猫。

没有拒绝朋友的好意,我收下了。护身符上的猫和那只猫很像,绿色的眼睛,像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坐在飞机上,一路好眠。

我终于到家了,很感慨,好多年都没有来老房子看看了,屋里虽然空空荡荡,但还是能看出当年的痕迹,庭院中的桂花树,也不减当年风采。

院中桂花香气扑鼻,我陶醉在这美好之中,突然,看到一道黑影。那是?

猫?

那只猫还在吗?

我走近黑影,是一只猫,不过我辨认不出来是否是那只猫了。

“喵。”

猫,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我试图接近它,想看清它的眼睛,果然,是碧绿色的。它看起来并不怕人,我也胆大起来,蹲下和它直视。

手伸在半空中,快要接触到猫的时候,它张嘴了,“不要碰我。”,是冷冽如清泉般的声音。

我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猫开口说话了?

它好像读出了我的想法,嘴角上扬,回答我,“是的”。猫尾巴一甩,跳到了树上。

“带我回去吧。”猫说。

我站起来,看着猫,内心有万般疑惑,但鬼使神差下,我带猫回了家。

我一定是疯了。

父母惊喜我带来一只猫回家,我没有告诉他们这猫口吐人言,毕竟这也太骇人听闻,猫也懂我的心思一样,在父母面前只喵喵叫两声。

他们已经逗起了猫,“咪咪,咪咪。”这是曾经那只猫的名字,大概他们觉得这就是原来的猫,失而复得的猫。

我的假期从养猫开始,悠闲中有一丝慌忙,第一次养猫,够我手忙脚乱的了。猫只在我面前说话,其余的时候和普通猫咪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我问猫为什么它会说话,它总不回答我,只喵喵两声装可爱小猫咪,我有点好笑,伴作打它,猫便飞快跑到父母那去,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当年那只猫,一样的身手敏捷。

比起和我聊天,猫更热衷它的舔毛事业,抑或者是滚毛线球,在沙发上磨爪,钻快递盒等等大业。得用小鱼干、猫罐头诱惑,它才愿意搭理我一二。

但猫终究是高傲的,它鲜少说话,而我想破头也想不出来,这些离奇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有些不好意思的是,近一个月的相处,我有点留念和猫呆在一起的时光了,除了有点不好找,猫没有什么缺点,更何况,我还能和它聊天,谈谈心。虽然都是我在说,猫偶尔点评两句,但那清泉般的声音总能消除烦躁,净化心田。

我和猫说,“你知道吗,不要脸也是一种艺术。”我扑哧一声笑出来,猫好像也笑了。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我想。以前我那么不喜欢猫,现在却乐得做个铲屎官。我们就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一样,相处起来很轻松、舒适。

猫不让人碰它,但是对父母例外,今天,猫竟然主动来蹭我的腿,对我说:“你要听我的故事吗,可以告诉你。”

我心中一动。

猫中

我是一只猫。

在人间活的久了,自然学会了人类的语言。

流浪在世间,我总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超脱时空束缚,但是时间久了,我也会孤独。这人世间之大,唯独我找不到共鸣,于是我学着那些猫,把自己变成媚俗的模样,寻找合适的人类,我,也渴望拥有一些羁绊。

被人类抛弃过,背叛过,放弃过,当然,也有人类温暖过我。

我是相信命运的,那天,注定要和那个人类相遇。

傍晚,小雨淅淅沥沥,打湿了我的毛发,我在雨中快速奔跑,试图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慢慢地,我停下脚步,何必去苦恼淋雨呢,何必躲雨,无处可避便无处可避,不如按照原来的脚步前进。

雨,还是雨。我,还是我。

突然,我发现前面有个人类幼崽,没有打伞,在雨中好像寻找着什么。

我奇异的想和他对话,我说:“你在找什么?”

小孩听见我的声音,愣了一下,声音落寞,“妈妈说,我的猫去天堂了,我在找它。”

“那我来做你的猫吧。”

雨声下,我听见我这么说。

我和小孩回了家,这不是我第一次选择人类了,但这一次,我相信是命运的指引。

我有些笨拙的学习如何做一只普通的猫,只有在小孩面前,我才会吐露心声,放松自己,虽然小孩也不会回应我,但他总是陪着我,咯咯咯笑。

“我不是人类,但我知道,人总是在被塑性,被家庭,被社会打磨成不同的样子,保持本真是很难的,甚至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原本是什么样子,人真的有自我吗?”

小孩大概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吧。

那是秋天,桂花飘香。

小孩在院子里玩闹,我陪着他,我追他赶,我都有点忘记自己是谁了,好像我就是一只普通的猫,他的猫。

这种想法让我停下来了,我怎么能成为别人的猫呢,我舔舔爪子,感到不可思议。

我陪着小孩长大,陪他度过春秋冬夏,我都有点眷恋这种生活了,沉湎于温情之中,我常常想,这是对的吗,我会不会过于沉溺了呢?

时间来不及让我慢慢思考了,小孩的病让我措手不及。

他生病了,很重很重的病,他的父母偷偷谈论偷偷哭泣,都让我听到了。

“医生说治不好。”

“他还这么小,怎么会这样。”

我跳到房梁上,看着他们悲伤的样子,我害怕了。

死亡是什么,死后灵魂会通往何处?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归属,要放手吗?可是人总会迎接死亡,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救他。”

遵从内心吧,这人间事纷纷扰扰,万般不值得,做想做的事,陪想陪的人,便好。

我去了圌山,那里有个道士,姑且算是我的朋友,他也有一只猫,不过已经羽化了。我问老道,“可以救他吗?”

老道看看我,先是不出声,一会儿应道,“不可。”

“如果我偏要救他呢?”

“何必。”

但我知道,他答应了。我何必救小孩呢,他不懂我,可命偏偏让我们相遇了,唯独是他,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此消失。他还有未来,无论未来是什么样的,无论他贫穷或富贵,聪明或愚笨,成功或失败,我只知道,此刻,我想让他活下来。

毕竟,我是他的猫。

猫下

我是个道士。

活了数百年,见过无数奇事。

哪个单个拎出来说道说道,都比我接下来要讲的事精彩,但我还是想讲讲,和我颇有渊源的猫的故事。它是只开了灵智的黑猫,碧绿的眼睛很有灵气,和它相识,是通过我家那只小猫。我家的猫很普通,并不会说人话,它喜欢上一只黑猫,便天天追着人家跑,它也不怕黑猫,总是锲而不舍。

我家小猫把黑猫粘急了,人家找上门来,让我管好我的小猫。我那时还是个小道童呢,第一次见会说话的猫,新奇极了,便携着我家小猫,三天两头的骚扰黑猫。一来二去,我们便熟了。

我发现黑猫其实很孤独,它独来独往,但也渴望朋友。我要修道,没法总是陪着它,便劝它去人间看看。

猫去了人间,有时会传来消息,什么找到新家啦,被人类遗弃啦,有人骂它妖怪啦,猫慢慢地也学聪明了,不再随意相信人类。

猫坐在我身旁,轻轻诉说,它观察着人间,游离在人类之外,一次又一次的信任人类,但一次又一次的被背叛。它装作流浪猫,遇见过喂食的好心人,它跟着那个姑娘,想着,也许那会是它的家吗。那个姑娘家里有很多猫,大多是流浪猫,看见主人又带回了一只黑猫,众猫排斥它,一开始,猫试图融入群猫之中,后来,猫疲惫了。

它本就是孤傲的性子,让它去讨好,去曲心抑志,太难了。姑娘待它很好,可它不是特别的,主人的爱是平分给每一只猫的,它甚至没有机会去表达自己,所以,这一次,猫自己离开了。

它也读过人类的书,它觉得自己该是《小王子》当中的玫瑰,独一无二的玫瑰,而不是被驯养的狐狸。

后来,有一天,猫说它有了羁绊,我很高兴。这一次,它找到它的小王子了吗?也许找到了吧,所以猫来拜托我了。

猫始终没有我冷酷无情,我可以眼睁睁看着我的小猫生老病死,但它不可以。它没法接受它的小孩如此年轻的死去,我们都知道,岁月无情,会带走一切,但它偏要强求。

用猫的心头血炼制丹药,救小孩一命,为了瞒天过海,我篡改了他们的记忆。而猫会就此昏睡,能不能醒来尽由天命。

我是有点不能理解猫的做法的,但是我还是尊重它的想法,帮它处理好一切,最后把它放在了山上。

作为朋友,我希望猫可以醒来,即使它会带来麻烦事,我也不介意。

那年,山上的桂花开了,猫竟然醒来了。

猫去找它的小孩了,它的小孩已经长大,或许是我的记忆封印松动了,那个人类回到了原来的家,他和猫又一次相遇了。

那天,月亮很圆。

青十六

喜欢待在一个静谧的地方,或枯草地,或河水边,或冬树林,守着橘红色的夕阳,守着自己的心

喜欢待在一个静谧的地方,或枯草地,或河水边,或冬树林,守着橘红色的夕阳,守着自己的心

奔跑长方形

我这人

我这人,只身在外,能让我感到有所归属的是和熟人谈心;能让我感觉到安全的是收集很多物件,什么都需要多,多起来了我的心才感受到安全,当然这样做,似乎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被一堆物件围着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候冬天和妈妈拿很多软绵绵的被子盖着睡觉觉一样,让人安心。

我这人,只身在外,能让我感到有所归属的是和熟人谈心;能让我感觉到安全的是收集很多物件,什么都需要多,多起来了我的心才感受到安全,当然这样做,似乎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被一堆物件围着的感觉,就好像小时候冬天和妈妈拿很多软绵绵的被子盖着睡觉觉一样,让人安心。

何捷了解一下—

提问专用

由于情绪不是太好,然后我去海边吹个风回来就接到了几个问题…现在我来回答一下,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基本都会回复。


问:归属为什么没有了?

答:因为屏蔽,所以删了,如果想看全文,那还是请您进群(820191193),


问:沈胤煊对穆景尘吧啦吧啦吧啦

答:老沈没有什么坏心思,老沈只是想先搞定自己父母在搞定小尘尘的父母然后把人带回家,演戏的单独分组他只不过是想亲手狙掉小尘尘而已,但是,他技不如人。


问:听说你有爱发电,你的爱发电叫什么名字啊

答:这个,你们还是看这里吧 ☞@韶嗣橙...

由于情绪不是太好,然后我去海边吹个风回来就接到了几个问题…现在我来回答一下,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基本都会回复。

  

问:归属为什么没有了?

答:因为屏蔽,所以删了,如果想看全文,那还是请您进群(820191193),

  

问:沈胤煊对穆景尘吧啦吧啦吧啦

答:老沈没有什么坏心思,老沈只是想先搞定自己父母在搞定小尘尘的父母然后把人带回家,演戏的单独分组他只不过是想亲手狙掉小尘尘而已,但是,他技不如人。

   

问:听说你有爱发电,你的爱发电叫什么名字啊

答:这个,你们还是看这里吧 ☞@韶嗣橙橙橙橙 ,其实你们没必要去爱发电的,因为爱发电里面的初光已经完结了,暕语是💰(实不相瞒,因为最近穷了,才起了这个心思)

  

问:你微博补档我链接进不去,怎么办

答:要不您下个微博?那个链接我是可以戳进去的,实在不行的话推荐进群。

   

问:谌瑾和宁一燃什么关系

答:emmm…其实在我看来是朋友,你说搭档也不过分,一个是刑侦大队队长,一个是法医室主任,都属于刑侦科,其实谌瑾这个憨批是宁一燃的学长,两个人都是林炬警察大学毕业的。只不过宁一燃是在林炬医科大学完法医才去的林炬警察大学,至于年龄嘛…按照真相之证算的话,宁一燃三十岁,谌瑾那个老憨批三十二岁。

  

问:初光会有第二部嘛?

答:第二部不会有,但是会有联文《骄阳》

  

问:我记得你以前主页有劣迹和无期而至现在怎么没有了

答:因为当时年少轻狂,总想搞个认证(认证我一直不通过我也就放弃了),就把无期而至和劣迹删了,不过群里有补档。

小村儿

没有安全感是什么感觉呢。


是在水里睁不开眼睛的时候觉得我要死了

是站在洞面前觉得无法呼吸

是过马路没有红绿灯的时候腿都迈不开

是你走在我前面一点点我就觉得你不要我了

是你一句话不回应我就觉得你不喜欢我了

是哭的时候你不理我我就觉得你已经很烦我了

是觉得你下一秒就真的走了


没有安全感是什么感觉呢。


是在水里睁不开眼睛的时候觉得我要死了

是站在洞面前觉得无法呼吸

是过马路没有红绿灯的时候腿都迈不开

是你走在我前面一点点我就觉得你不要我了

是你一句话不回应我就觉得你不喜欢我了

是哭的时候你不理我我就觉得你已经很烦我了

是觉得你下一秒就真的走了


白芸豆豆

起风了6

“乐辰,你知道吴鑫最大心愿是什么吗?”


侯院士顾自地继续说:“是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他拍了拍张乐辰的肩膀,默然离开。


天边的云吊着脸隐住阳光,大片灰色堆积成阴霾。


阻绝反复吵闹的来电声,“喂?”


张乐辰的声音里几乎没什么情绪,甚至有些敷衍。


老张听到心里一紧,放慢声音道:“儿子,我是爸爸。”


“爸?”张乐辰此刻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乐辰,我都知道了,江城的事新闻这几天有报道。如果你觉得疲惫撑不住不知道接下来的路怎么走,等这一切结束,回来吧。”


回去?原来这便是归属。


张乐辰哽咽着摇头,“我不回去!”


“哭什么?瞧你那怂样。”...

“乐辰,你知道吴鑫最大心愿是什么吗?”


侯院士顾自地继续说:“是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他拍了拍张乐辰的肩膀,默然离开。


天边的云吊着脸隐住阳光,大片灰色堆积成阴霾。


阻绝反复吵闹的来电声,“喂?”


张乐辰的声音里几乎没什么情绪,甚至有些敷衍。


老张听到心里一紧,放慢声音道:“儿子,我是爸爸。”


“爸?”张乐辰此刻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乐辰,我都知道了,江城的事新闻这几天有报道。如果你觉得疲惫撑不住不知道接下来的路怎么走,等这一切结束,回来吧。”


回去?原来这便是归属。


张乐辰哽咽着摇头,“我不回去!”


“哭什么?瞧你那怂样。”


“我就怂怎么了。”


老张憨笑着安慰,“好了,乖,不哭。”


“一切都会好的,对吧。”


张乐辰像是在对老张说,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老张肯定地回应:“嗯,会好的。”


阴风刺骨,气势汹涌地试图吹散笼罩在城市上空的暗色画布。


随意放进口袋的手似乎触到什么,摊开掌心张乐辰看着那颗橘子味的糖,嘴角轻轻上扬。


生命来来往往,四季轮回间冰雪开始融化,难熬的冬季终于过去,燕子衔泥,大地回春,一切又是新的开始。


“老张,过来喝茶!”


“行,补好这只就来!”


补好鞋子,老张抱着一盆山茶花找老李喝茶。


“来都来了,带什么礼。”老李虽然这么说,但接过花就抱得死死的,可稀罕了。


老张笑着将老李平时挂嘴边的诗念出来:“茶花一树早桃红,百朵彤云啸傲中。”


“老张果然是我的知音,来,我们喝茶,喝茶。”


红色的山茶花繁而艳美,独特却不落俗,静静地伫立着。


老李是越看越是喜欢,不由问道:“老张,我是不是得每天给花浇水?”


抿了一口茶后老张说:“不一定每天,你那么喜欢山茶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这你倒说对了,这辈子我老张除了嗜茶,就喜欢山茶花。这茶店打年轻就开了,没想到啊,一开便是这么多年,唯独这山茶,”


看着山茶花,老李又想起了往事。


历经半生的人,总能这样安静地坐很久,或是晒着太阳,或是喝着茶,或者什么都不做,他们可能盯着某样东西,可能注视着远方,可能看着头顶的天空,眼底承载的沧桑是旁人读不懂的书。


缀了口茶,老张想起儿子前几天来的电话,江城的工作已经圆满落幕,但他还要继续工作不愿意回来。


想到这儿不由叹气,“老李,小城难道不好吗?喝茶有固定的地方,吃饭也有常去的几家,哪怕店铺更来更去街道还是熟悉的样子。”


嫩绿的枝丫跟随春风的脚步跳起舞蹈,又起风了。

白芸豆豆

起风了5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脉注射。”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完毕。”


吴鑫不断地重复着心肺复苏的按压。


紧张状况下额头早已渗出黄豆大的汗珠。


张乐辰见吴鑫后期的心肺复苏很吃力,出手一同抢救。


侯院长看到依旧为零的心率显示,叹了口气,终是无济于事。


“死亡时间”


“五点四十五”


一瞬间的生死,张乐辰不敢相信就这样经历了一回。


“遗体要马上处理。”


疾控中心派人过来取走了遗体。


离开重监区做完消毒工作,侯院士喊住了张乐辰。


“乐辰,在想什么呢?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张乐辰看着侯院士,郑重其事道:“我必须尽快研究出可以对抗的药物...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脉注射。”


“肾上腺素一毫克静推完毕。”


吴鑫不断地重复着心肺复苏的按压。


紧张状况下额头早已渗出黄豆大的汗珠。


张乐辰见吴鑫后期的心肺复苏很吃力,出手一同抢救。


侯院长看到依旧为零的心率显示,叹了口气,终是无济于事。


“死亡时间”


“五点四十五”


一瞬间的生死,张乐辰不敢相信就这样经历了一回。


“遗体要马上处理。”


疾控中心派人过来取走了遗体。


离开重监区做完消毒工作,侯院士喊住了张乐辰。


“乐辰,在想什么呢?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张乐辰看着侯院士,郑重其事道:“我必须尽快研究出可以对抗的药物。”


吴鑫迟一步出来,远远看见侯院士一人对着树沉思。


他走近询问:“侯院士,乐辰人呢?刚刚不还在吗?”


“做研究去了。”侯院士顿了顿又道:“吴鑫,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吴鑫挠着头傻笑,“听侯院士这么说我很开心,但我不辛苦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努力,我没啥大心愿,只希望现在的一切都好起来。”


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年轻人学着前辈的样子在跟死神抢人而已。


纸上的药名写了又划掉,桌上的纸张书籍乱的很有条理。


一连过去几天,张乐辰从西药入手无果后继续在中药里寻找答案。


“连翘,黄岑,咦?”


张乐辰赶紧调整处方,又是一番用药的试验。


肚子不合时宜的出声表示抗议,头也有些晕,他查看时间原来已经凌晨两点。


怪不得会饿,他似乎没有吃午餐,晚餐也错过了?


莫名心慌的张乐辰拿起桌上手机正准备拨号,却不想有电话打进。


显示来电是侯院士,心存不解地接通。


“乐辰,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必须做好心里准备。”


“什么事?”


“吴鑫不幸被传染,零点五十五,走了。”


电话两端是阡陌的安静,还是侯院士最后打破了这份沉默。


“乐辰,我已经重新安排了人给你送吃的,你一定要吃饭。”


直到侯院士挂断电话,张乐辰拿着手里的电话倏然不动。


左眼最先流出眼泪,无声寂然的房间,眼泪滑下掉落地面的声音无比清晰。


冷漠的白炽灯洒着无情的光刺将张乐辰落寞的影子投在墙璧。


黑色的影子仿若凝固,透着无尽的悲哀。


愈发冰冷的指尖再也握不住手机,就这样手机跌落在地。


终于,他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的力量般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敲门声响起,随后进来一名护士。


护士将餐盒放在了桌上,“张医生,侯院长交代了我,务必盯着你吃完。”


“张医生?”


护士的再次提醒让张乐辰有了吃饭的动作,这一餐,混着泪。

白芸豆豆

起风了4

“乐辰,吴鑫告诉你一会要去的地方了吗?”


“嗯,他跟我说过。”


侯院士语气和蔼地又抛出问题:“害怕吗?”


没有丝毫的犹豫张乐辰就给了答案,“不怕。”


显然,侯院士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爽朗地笑了几声后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走吧。”


进入重度疫情监控区要求所有医护人员穿防护服,侯院士刚刚穿好防护服,不巧的是电话这个时候打了过来,侯院士连应三声好,期间还看了眼身边的张乐辰。


结束电话后,侯院士直接喊话张乐辰,“乐辰,有件事要你去做。”


张乐辰疑惑的表情侯院士看在眼里,不由道:“我这防护服已经穿身上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能省则省,而且这事你去做一样没问题...

“乐辰,吴鑫告诉你一会要去的地方了吗?”


“嗯,他跟我说过。”


侯院士语气和蔼地又抛出问题:“害怕吗?”


没有丝毫的犹豫张乐辰就给了答案,“不怕。”


显然,侯院士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爽朗地笑了几声后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走吧。”


进入重度疫情监控区要求所有医护人员穿防护服,侯院士刚刚穿好防护服,不巧的是电话这个时候打了过来,侯院士连应三声好,期间还看了眼身边的张乐辰。


结束电话后,侯院士直接喊话张乐辰,“乐辰,有件事要你去做。”


张乐辰疑惑的表情侯院士看在眼里,不由道:“我这防护服已经穿身上了,现在是非常时期,能省则省,而且这事你去做一样没问题。”


张乐辰怎么也料不到自己会站在一边见证军队送来物资的场面。


“张乐辰?”李雨彤没想到来江城还能碰到老朋友。


“雨彤,好久不见。”


看着李雨彤的一席军装,张乐辰不用问也知道她出现在江城的原因。


“我记得你不在江城的医院工作,难道你跳槽了?”


“再怎么跳槽不还是一名医生?我是临时调过来的。”


短短几句寒暄的功夫,林队已经在喊人集合。


李雨彤摸了下口袋,她记得,之前哄晓琪开心还剩了颗糖。


匆忙离开间塞到张乐辰手里,“照顾好自己,加油。”


张乐辰紧紧握住躺在手里的糖果,若无其事地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


一位护士急匆匆赶了过来,“张医生,侯院士要你立刻过去。”


李雨彤远远地看着张乐辰跟着一名护士离开,就不再张望。


“怎么了?”


循着声音,李雨彤看到来人,“林队。”


“听你这声音,有些失落。”


“林队这是在幸灾乐祸?”


“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别较真。”


李雨彤摊手故作抱歉,“巧了,我也是。”


话接不下去,林队便喊集合,李雨彤带着淡淡笑意融入队伍。


疫情监控区外,张乐辰被检查穿好防护服获得允许后得以入内。


来到侯院士跟前又经历了一层层的反复确认。


“氧饱和度百分之八十一”


“血压八十八、五十五”


“血氧九十一”


侯院士见张乐辰进来,开口道:“乐辰,过来这边。”



“侯院士,没有尿,看来肾功能也不行了。”


听到吴鑫的话,张乐辰不由道:“这病情恶化地太快了。”


侯院士点头肯定了张乐辰的话。


“乐辰,现在由你做我的助手,将你所看到的全部做以记录。”


“侯院士放心,我一定做好记录。”


张乐辰这才进入状态,抬眼便注意到显示器上的心率显示为零。


“病人心脏停止跳动。”

白芸豆豆

起风了1

老街有一家修鞋的小店,老张便是这家小店的老板。


“老板,我那双鞋补好了吗?”


“早修好了,我拿给你。”


老张掬着憨实的笑把鞋递了过去。


顾客很满意地付过钱后,拎着修好的鞋离开小店。


“老张,还在忙?”


如此洪亮的声音,老张不用抬头都知道,铁定是隔壁茶店的老李。


“我说老张,还修鞋呢,这么晚我店都关门咯。”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这样的熟络很是自然。


“补好这只就关门,老李你过来是有事?”


老李伸出一直放在身后的左手,手里赫然是一罐茶叶。


“新到的大红袍,分你一点尝鲜。”


老张停下手里的活,摆手说:“上回你给的毛尖都还在,这你就...

老街有一家修鞋的小店,老张便是这家小店的老板。


“老板,我那双鞋补好了吗?”


“早修好了,我拿给你。”


老张掬着憨实的笑把鞋递了过去。


顾客很满意地付过钱后,拎着修好的鞋离开小店。


“老张,还在忙?”


如此洪亮的声音,老张不用抬头都知道,铁定是隔壁茶店的老李。


“我说老张,还修鞋呢,这么晚我店都关门咯。”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这样的熟络很是自然。


“补好这只就关门,老李你过来是有事?”


老李伸出一直放在身后的左手,手里赫然是一罐茶叶。


“新到的大红袍,分你一点尝鲜。”


老张停下手里的活,摆手说:“上回你给的毛尖都还在,这你就留着自个儿喝吧。”


老李可不管这些,“那能一样么?茶就留这儿,我走了。”


看着老李推门离开,老张轻轻叹了口气继续修补。


安静的寒夜,西风肆虐。


店里合着的木门硬生生地被风吹开半尺。


凉意袭来,老张轻轻地将修补完成的鞋子放好,这才挪步关门。


破旧的军绿大棉袄已经陪伴了他无数个寒冬,这个冬天也不例外。


他家距离修鞋的小店很近,从老街出去就是。


刚进门,老张就听到客厅座机的来电铃声。


“爸,你总算接电话了,我都打过好几遍了。”


“小乐,什么事?爸刚关了店,这才到家里。”


电话那头的回答有些迟疑,“爸,没什么,就是跟你说一声,我要出差进修一段时间,今年过年我就不回来了。”


听到儿子过年不回家,老张压下失落关心地叮嘱:“那你一个人在外面照顾好自己,不回来过年也没事,我一个人挺好的。”


“嗯,我会的。”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老张放下了电话。


张乐辰眼眶湿润,刚刚和父亲的电话,他尽量做到自然,却不想短短几句关心便击中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乐辰,你真的确定了?这件事一旦决定就不能反悔!”


“葛主任,我很确定。”


葛主任拍了拍张乐辰的肩膀,“我们做医生的都这样,职责所在。”


张乐辰点了点头,“放心吧,葛主任。”


“既然同意书已经签了,那你准备准备,接下来可是要打一场硬仗。”


“那葛主任接下来的工作还带我吗?”


葛主任半开着玩笑说:“不带了,你小子就好好加油吧。”


这可不是谁带谁的问题,问题是这次的工作只有张乐辰可以完成。


他能做的就是给予支持和鼓励。


张乐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来电铃声打断。


接完电话后,张乐辰神情严肃,“葛主任,有紧急患者。”


“走,去看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