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当代

1328浏览    960参与
鸟人

一只叫吉吉的鸭

真美

雪白雪白的毛

每天在高级浴液里

泡得清香

再用无刺激电吹风吹得

没一点灰尘

每天接受抚摸

睡在柔软的小床上

高档食物滋养身体

长出肥而不腻的肉质

走出去像从未下凡的仙鸭

不接地气  接仙气


然而这一天

穿着拖鞋的人钳住它的翅膀

把它倒提起来

抓紧了固定了

先熟练地拔颈毛

再一刀放血

血流了五分钟  一大碗

再别好翅膀提着脖子往下甩甩

放在盆里

浇上沸水

毛就唰唰拔了下来

然后开膛砍段下锅涮涮

撇去浮沫

姜葱蒜爆香

放入肉块炒熟

加酒生抽老抽小火焖三十分钟

上桌


神仙要活在天上

才是...

真美

雪白雪白的毛

每天在高级浴液里

泡得清香

再用无刺激电吹风吹得

没一点灰尘

每天接受抚摸

睡在柔软的小床上

高档食物滋养身体

长出肥而不腻的肉质

走出去像从未下凡的仙鸭

不接地气  接仙气


然而这一天

穿着拖鞋的人钳住它的翅膀

把它倒提起来

抓紧了固定了

先熟练地拔颈毛

再一刀放血

血流了五分钟  一大碗

再别好翅膀提着脖子往下甩甩

放在盆里

浇上沸水

毛就唰唰拔了下来

然后开膛砍段下锅涮涮

撇去浮沫

姜葱蒜爆香

放入肉块炒熟

加酒生抽老抽小火焖三十分钟

上桌


神仙要活在天上

才是神仙

名贵的草长在路中间

就会被不识货的打上除草剂






鸟人

混乱无比的世界

到处充斥骂声

文字在书本中沉默

优美在书本中沉默

骂声盖住了一切音乐

四处泥泞围攻

人背着沉重

一步一个坑

除了沉默

就是攻击

没有第三种选择

没有独美

不能独行

不能唱

叫喊声此起彼伏

冲冲

冲冲冲冲


混乱无比的世界

到处充斥骂声

文字在书本中沉默

优美在书本中沉默

骂声盖住了一切音乐

四处泥泞围攻

人背着沉重

一步一个坑

除了沉默

就是攻击

没有第三种选择

没有独美

不能独行

不能唱

叫喊声此起彼伏

冲冲

冲冲冲冲



鸟人

七月

快到了

一年

快只剩五个月了


七月

嚎叫的七月

旧伤撕裂  骨头雪白

裂日下

血与痛声嘶力竭


七月

曾有过晴朗清凉的早晨

橙色云朵悠悠

植物暴长得

强壮

我似乎忘了这一切

我让自己

忘了这一切

抱紧冬日荒草的

断梗残叶


我不再为美而感动

美不再属于我

已成过去

巳成往事

巳成为你


我似乎已封好感官

废掉武功

没入人海

和过去的我

相忘江湖




七月

快到了

一年

快只剩五个月了


七月

嚎叫的七月

旧伤撕裂  骨头雪白

裂日下

血与痛声嘶力竭


七月

曾有过晴朗清凉的早晨

橙色云朵悠悠

植物暴长得

强壮

我似乎忘了这一切

我让自己

忘了这一切

抱紧冬日荒草的

断梗残叶


我不再为美而感动

美不再属于我

已成过去

巳成往事

巳成为你


我似乎已封好感官

废掉武功

没入人海

和过去的我

相忘江湖












鸟人

沉默

这些日子

我实在说不出话

写不出诗


我沉默着

你们的沉默

我无法说话着

你们的无法说话


浊浪滔天

日月无光

一滴水被

随波逐流


这些日子

我实在说不出话

写不出诗


我沉默着

你们的沉默

我无法说话着

你们的无法说话


浊浪滔天

日月无光

一滴水被

随波逐流



鸟人

鸟飞进淤泥

我沉默

在热闹和安静中

安静

得忘了世上还有音乐


我沉默

看鸟簌簌飞进淤泥

鸟们在扑腾和挣扎

而藕在甜甜地生长


我沉默

语言鞭打脑壳

生疼


活着

对抗一切鞭痕

活着

像藕甜甜地生长

活着

扛着淤泥

扑腾

向藕学习

甜甜地生长

我沉默

在热闹和安静中

安静

得忘了世上还有音乐


我沉默

看鸟簌簌飞进淤泥

鸟们在扑腾和挣扎

而藕在甜甜地生长


我沉默

语言鞭打脑壳

生疼


活着

对抗一切鞭痕

活着

像藕甜甜地生长

活着

扛着淤泥

扑腾

向藕学习

甜甜地生长

鸟人

2 耗子

我养了一只猫

起名叫耗子

是因为迷信

名字丑

活得久


我养了一只猫

起名叫耗子

是因为迷信

名字丑

活得久


鸟人

根据LK的诗唠嗑自己

1  清晨

我常常失去清晨

从凌晨两点

睡到晚晨


我也常常失去深夜

从黄昏睡到

凌晨


梦昏暗而坚实的外壳中

我窸窸窣窣

和仙逝的长辈

过着平凡、封闭而安宁的生活

一个小节结束

我睁眼看日光灯

日光灯也盯着我

狠狠地


或者

当鸟及环卫工扫地声

于四点半发出

我在模糊的暗蓝中醒转

当树叶的色彩变得清晰

又一头栽进微疼的头颅之内

直到早晨

变成晚晨或中午

才从茧中爬出


一个人在一天时间中

和世界交集的多少

很大一部分取决于

他的体质


1  清晨

我常常失去清晨

从凌晨两点

睡到晚晨


我也常常失去深夜

从黄昏睡到

凌晨


梦昏暗而坚实的外壳中

我窸窸窣窣

和仙逝的长辈

过着平凡、封闭而安宁的生活

一个小节结束

我睁眼看日光灯

日光灯也盯着我

狠狠地


或者

当鸟及环卫工扫地声

于四点半发出

我在模糊的暗蓝中醒转

当树叶的色彩变得清晰

又一头栽进微疼的头颅之内

直到早晨

变成晚晨或中午

才从茧中爬出


一个人在一天时间中

和世界交集的多少

很大一部分取决于

他的体质




鸟人

沉默代表我的绝望

我在立春沉默

在芒种沉默

一沉默

就有十天张不开嘴

我沉默于盛大的寂静

和震耳欲聋的歌声

沉默于废墟上

蚂蚁混乱的狂欢

断枝上疼痛的求生欲

关在沉默中

关在茧

纸盒

角落

缝隙中

唇上逐渐累起尘土

怕动一动

就会碎裂


我在立春沉默

在芒种沉默

一沉默

就有十天张不开嘴

我沉默于盛大的寂静

和震耳欲聋的歌声

沉默于废墟上

蚂蚁混乱的狂欢

断枝上疼痛的求生欲

关在沉默中

关在茧

纸盒

角落

缝隙中

唇上逐渐累起尘土

怕动一动

就会碎裂




鸟人

胃口

没有更多闲情

听太多歌

听太多诗

我听风

听雨

听叶

听呼吸

听简单

一生只够爱

极少数

声音

没有更多闲情

听太多歌

听太多诗

我听风

听雨

听叶

听呼吸

听简单

一生只够爱

极少数

声音

鸟人

危险的温和

这世界温和得几乎

容不下一点儿

不温和

除了温和

就是深渊


这世界温和得几乎

容不下一点儿

不温和

除了温和

就是深渊




鸟人

不写文的王牌写手们

计划安装插排时

他突然故意感慨

没地方插

然后他们挤眉弄眼

交换暗示的眼神

和话茬

对话里开始充满隐喻


他们都不屑用文字写

却早巳用身体

把受限于文字传播的内容

大方地写在空气中  大地上

更精确地说是

床上



计划安装插排时

他突然故意感慨

没地方插

然后他们挤眉弄眼

交换暗示的眼神

和话茬

对话里开始充满隐喻


他们都不屑用文字写

却早巳用身体

把受限于文字传播的内容

大方地写在空气中  大地上

更精确地说是

床上






鸟人

怎么办

怎么办

焦虑到不知道怎么办时的

拐杖

怎么办

怎么办

焦虑到不知道怎么办时的

拐杖

鸟人

产品与生产者

老爷子七十有三

这是个让我每天心惊肉跳的年龄


他有时说

我老得没有用了

帮不了你啦

做事速度越来越慢

放在某处的东西

过几秒钟就忘了位置


我泪点低

所以更要冷静地帮他回忆

壮年时每日都在寻找发票的往事

它们经常箱子某一层

柜、书桌与墙的夹缝中

席子、枕头和床底藏身

若进床底寻找

就是我和我藏在那黑暗中的

鱼、蝌蚪、田螺的恶梦

我的生态平衡实验

将以瓶罐倒下水咕咚流出的声音作结


还告诉他

农贸市场的老板常常追着我

不是要钱

而是送还我落下的葱姜蒜

甚至

我不敢告诉他

的士司机曾追上我

把我放有钱和证件的包

送还


我没有说...

老爷子七十有三

这是个让我每天心惊肉跳的年龄


他有时说

我老得没有用了

帮不了你啦

做事速度越来越慢

放在某处的东西

过几秒钟就忘了位置


我泪点低

所以更要冷静地帮他回忆

壮年时每日都在寻找发票的往事

它们经常箱子某一层

柜、书桌与墙的夹缝中

席子、枕头和床底藏身

若进床底寻找

就是我和我藏在那黑暗中的

鱼、蝌蚪、田螺的恶梦

我的生态平衡实验

将以瓶罐倒下水咕咚流出的声音作结


还告诉他

农贸市场的老板常常追着我

不是要钱

而是送还我落下的葱姜蒜

甚至

我不敢告诉他

的士司机曾追上我

把我放有钱和证件的包

送还


我没有说

这可能是遗传











鸟人

喑暗

黑匣子里的眼睛

黑漆漆

齐刷刷

黑暗的世界

世界的黑暗



黑匣子里的眼睛

黑漆漆

齐刷刷

黑暗的世界

世界的黑暗
















武一杉

生息系列——《伊甸的鸢尾》

绢本设色

50*50cm

创作手记:

内心的枝桠是情感生发的象征,神秘的蓝紫色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眼睛的开合,如“默许”、似“沉思”,伊甸园里的鸢尾花一般,是女神伊利斯,是“生命”与“复活”。

武一杉,

1995年生于西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 

2018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 

2018年保送、就读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徐华翎。 

生息系列——《伊甸的鸢尾》

绢本设色

50*50cm

创作手记:

内心的枝桠是情感生发的象征,神秘的蓝紫色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眼睛的开合,如“默许”、似“沉思”,伊甸园里的鸢尾花一般,是女神伊利斯,是“生命”与“复活”。

武一杉,

1995年生于西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 

2018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 

2018年保送、就读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徐华翎。 

鸟人

树叶

哪也去不了

哪也不想去

我看着五月的树叶

绿

行驶在回去歇息的路上


我哪也去不了了

哪也不想去了

这里五月的树叶

无法引我去看更多地方

这里五月的树叶

只能带我隐遁

二十年前任意一个五月

都是可推开的门


过不久

米样花朵将从叶间散落

二十年前令我头晕

后来越来越让我无比惦念和着迷的

气味


如今除了那时那地的叶和花

哪儿的我也不想多看

我哪儿也不想去

哪儿也去不了

我只能推开叶子的门

遁入通向那时那地的归途

那儿那么多五月的叶和花

巳过于足够了

没有任何必要

再到别处去


哪也去不了

哪也不想去

我看着五月的树叶

绿

行驶在回去歇息的路上


我哪也去不了了

哪也不想去了

这里五月的树叶

无法引我去看更多地方

这里五月的树叶

只能带我隐遁

二十年前任意一个五月

都是可推开的门


过不久

米样花朵将从叶间散落

二十年前令我头晕

后来越来越让我无比惦念和着迷的

气味


如今除了那时那地的叶和花

哪儿的我也不想多看

我哪儿也不想去

哪儿也去不了

我只能推开叶子的门

遁入通向那时那地的归途

那儿那么多五月的叶和花

巳过于足够了

没有任何必要

再到别处去









武一杉

武一杉·作品集之一

生息系列部分作品


武一杉,

1995年生于西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 

2018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 

2018年保送、就读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徐华翎。 


部分获奖情况:

2014~2015学年获国家级奖学金、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2015~2016学年获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2016~2017学年获国家级奖学金、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

武一杉·作品集之一

生息系列部分作品



武一杉,

1995年生于西安,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协会会员。 

2018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 

2018年保送、就读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工笔人物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徐华翎。 


部分获奖情况:

2014~2015学年获国家级奖学金、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2015~2016学年获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2016~2017学年获国家级奖学金、中央美术学院一等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  

2018年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 

2018年被评为中央美术学院优秀毕业生; 

2018年获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创作一等奖; 

2018年获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创作“千里行提名奖”; 

2017~2018学年及2018~2019学年获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全额奖学金; 


部分参展经历:

2019年“2019“视界”插图艺术展” 

2019年“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2019年“第八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2019年“ 精微•广大——中国当代工笔画名家小幅精品巡回展” 

2019年 “田地艺术青年成长计划·FAY-2019” 

2019年 “济宁市美术馆青年艺术家提名展”

2019年 “hi21艺术展”& 中国嘉德2019年春季拍卖会 

2018年“青衿计划2018”展览 

2018年第五届“关山月美术馆青年工笔画展” 

2018年中央美术学院本科毕业展并获一等奖及“千里行提名奖” 

2018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品真格物——全国青年工笔画作品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