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当恶魔呼唤你的名字时

9906浏览    68参与
小迷糊郑少女

第一次想用美丽形容一个男银!就是你郑敬淏!

「当恶魔呼喊你的名字时」

第一次想用美丽形容一个男银!就是你郑敬淏!

「当恶魔呼喊你的名字时」

凌零★
【柳河】甲方不可以和乙方啵嘴...

【柳河】甲方不可以和乙方啵嘴


*为了给自己圆梦的产物,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柳可以亲江科长但是不能亲河立(乐)

【柳河】甲方不可以和乙方啵嘴


*为了给自己圆梦的产物,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柳可以亲江科长但是不能亲河立(乐)

北城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PD的会面场合于是摸了,不然真的会饿死……


先写这一点,回头搞点长的。

【一次会面】


还是喜欢柳酱和河PD的会面场合于是摸了,不然真的会饿死……


先写这一点,回头搞点长的。

北城

画了二人组和和河pd单人(最后1p)

画了二人组和和河pd单人(最后1p)

橘猫冲击波

爱巢

毛泰江 x 徐东川(双)

有出......轨情节

徐东川长得漂亮,但总被人说脑袋不太聪明,艺术大学还没毕业,就和有钱的富二代男友结了婚。婚前男友对他温存可亲,接吻的时候总言之凿凿未来能将他完全拢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惜虚假誓言被法律关系甜蜜包裹,一张薄薄的结婚证明却成了围困住徐东川的黑色泥沼。

婚后还没几年,期待的美好愿景变成了地狱,老公刚开始还会找些借口,看他太好欺负又反应慢上半拍,堂而皇之把出轨当成了正常行为,三天两头回家时西服上带着浓烈的香水味。徐东川被圈养在家里,吃喝用度全依靠着丈夫名下的银行卡,他性格本就软弱,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过度的容忍成了丈夫肆意妄为的...

毛泰江 x 徐东川(双)

有出......轨情节

徐东川长得漂亮,但总被人说脑袋不太聪明,艺术大学还没毕业,就和有钱的富二代男友结了婚。婚前男友对他温存可亲,接吻的时候总言之凿凿未来能将他完全拢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惜虚假誓言被法律关系甜蜜包裹,一张薄薄的结婚证明却成了围困住徐东川的黑色泥沼。

婚后还没几年,期待的美好愿景变成了地狱,老公刚开始还会找些借口,看他太好欺负又反应慢上半拍,堂而皇之把出轨当成了正常行为,三天两头回家时西服上带着浓烈的香水味。徐东川被圈养在家里,吃喝用度全依靠着丈夫名下的银行卡,他性格本就软弱,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过度的容忍成了丈夫肆意妄为的倚仗,虚假的和睦关系被丈夫亲手打破。


下走凹    三


橘猫冲击波

饱腹感

注意警告⚠️ 双  河立


有时候河立也想不明白,隐藏在大明星毛泰江躯壳底下的到底是什么,灵魂小小的一团发着微弱的光,却能主宰意志操控肉体,从恶魔手里换取一切无价之宝。

那恶魔也会有灵魂吗?

他有了疑惑就要开口问,可惜时间地点选得不太合适...


下走凹 三,看置顶

注意警告⚠️ 双  河立


有时候河立也想不明白,隐藏在大明星毛泰江躯壳底下的到底是什么,灵魂小小的一团发着微弱的光,却能主宰意志操控肉体,从恶魔手里换取一切无价之宝。

那恶魔也会有灵魂吗?

他有了疑惑就要开口问,可惜时间地点选得不太合适...



下走凹 三,看置顶

紫薰夜

独占8【毛泰江×河立】《完结》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

一个月过后———


河立成功查到在网上放谣言的IP。虽然是借由恶魔的手查出来的。这点让他有点觉得可惜。在借由IP查出散播谣言的始作俑者。经过一番审讯后,才知道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散布。因此,河立被气得不轻。虽然很想直接了结。但又觉得因为这事,弄脏自己手觉得不值得。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你有什么方法可以不弄脏他人的手,进而让人受到处罚的方法。


柳:这方法有点难找,但值得一试。徐先生有什么要处罚的人吗?


徐冬春:那谣言是李忠烈那家伙叫人散布的。想到就来气。你有什么方法吗?


柳:我叫江科长去找方法,到时候再告诉你。


徐冬春:别让我等太久,恶魔小子。


柳:不会等太久的,徐先生别担心这事。


几天后———


河立来到经纪公司,走一段路后。他来到李忠烈所在的办公室,却没看到他。正觉得困惑时,从办公室离开后。遇见了池舒瑛代表。打算问问看,李忠烈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


“池代表,你知道李忠烈去哪里了吗?今天他没有在办公室,我有事情要找他。”


“他吗?好象在网路散播奇怪的谣言。被人提告了,所以去了法院一趟。”


“嗯?什么样的谣言?池代表?”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特地去找来看。”


听完池舒瑛的话,河立脸上带着困惑。但其实心里很开心,因为李忠烈那家伙跑法院的期间。暂时抽不出时间,来这里。除非官司结束,才会出现。这点倒是挺好的,他这么想。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做得好!


柳:难得从徐先生口中,听见称赞的话呢。


徐冬春:是这样吗?


柳:毕竟每次徐先生见到我,都恶言相向。


徐冬春:对了,这次李忠烈会多久不出现?


柳:这就要看徐先生的意愿了。


徐冬春:那么,就把李忠烈这家伙搞垮吧。我受够他这么得瑟的模样了,从以前到现在都一样。只不过创作一首曲子,因此大红的家伙。


柳:看来徐先生对这人有很大的怨恨呢。


徐冬春:把他那制药公司搞垮。


柳:一切遵照徐先生的意愿。

[通话结束———]


几个月过后———


河立正要出发去公司的时候,打算看下新闻。他拿起电视遥控器,开启电视来看。看见了新闻速报,那新闻标题是:老虎制药公司,因涉嫌制造禁药经过一番调查后,属实因此勒令停业,卖药所得全数查封,数万名员工强制遣返,不得回到该公司继续工作。


他看见这耸立的标题,表情非常开心。看来这次李忠烈完蛋了。他就不信,这制药公司没做违法的事情。果然,有做违法之事。只不过是被掩盖而已,现在应该很多人对他失望了吧?因为这好奇,河立去搜寻网路新闻。搜着搜着,发现网路媒体大肆报道这则新闻。然后关于这则新闻的留言,全开黑。可见这件事的冲击有多大,还有李忠烈的粉转为黑粉黑他了。


看见这些留言的时候,河立特别的开心。这下子可以确定,李忠烈这次是完蛋了。毕竟他在肝与胆时期,也做过不少坏事。刚好借由这次的事情,将他完完全全打垮,真是太好了呢。长期积压在心中许久的恶气,也借这次的事情清空了。这真是皆大欢喜的事啊,他如此想。

-END-



紫薰夜

独占7【毛泰江×河立】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

[与池舒瑛代表通话中———]

河立:代表nim,我有事要请您帮忙。


池舒瑛:你又闯什么祸了?河PD?


河立:那个……或许代表nim有值得信任的征信社,或侦探吗?


池舒瑛:你问这些要做什么?河PD?


河立:因为我想调查一些事,但又不想麻烦代表。想自己试着查查看。


池舒瑛:我等会发个名片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们查。但,不要给我惹麻烦。河PD。


河立:嗯,知道了。我不会惹麻烦的。

[通话结束———]


过一会儿后,河立收到了池舒瑛发的短讯。见短讯里有附件。他打开那附件,发觉是池代表所说的名片。他看着那名片沉思了一阵子。开始怀疑,这名片上的人,能找到散播网路谣言的始作俑者吗?网路谣言,不是要靠网路警察找IP发信位置,皆此找到那始作俑者吗?可是,即便找到IP位置又如何呢?网路有很多的事情都可以作假,甚至还会有反追蹤的程式。找到了,又不一定能揪出幕后主使者。


光是想到这里,河立就觉得头疼。如果找到的IP位置是假的,还要花时间找出真正的位置。在那之前,不知道网路上的谣言,又会散播到哪里去。网路如此的大,一不小心就会出事。假设那些消息是狗仔队放出的,要找出幕后之人就变得容易许多了。但也麻烦,因为如果要找到那些人,需要CCTV的帮助,或行车记录器。要调阅这些,还得有正式的搜查令才行。要搜查令的话,就要靠警察。但河立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上警局,这样会造成代表的困扰。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恶魔小子,有事情想叫你帮忙。


毛泰江:徐先生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呢?


徐冬春:能查出,在网路上放那谣言的人吗?


毛泰江:徐先生不是想自己查吗?为何还要我帮忙呢?


徐冬春:我也想自己查,但怕替代表惹麻烦。


毛泰江:确实,查个不好的话。会惹上麻烦的。本来徐先生的麻烦就很多了。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你说什么!


毛泰江: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啊。


徐冬春: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帮忙我查?


毛泰江:我会吩咐江科长去查的。


徐冬春:那我知道了,等你消息。

[通话结束———]


几个礼拜过后———


河立收到了很多毛泰江发来的短讯。看来是李忠烈做的好事。这家伙怎么还是跟肝与胆时期一样,什么缺德的事都做得出来。如果不是他拿走,他丢在垃圾桶的创作,重新写词。他也不可能那么红的。明明是他徐冬春创作的音乐,却被李忠烈那家伙拿去改歌词。他也不会红到现在,还在红。如果他当初没有把那首歌丢到垃圾桶。李忠烈也不会逮到机会这样做。


河立想起当初肝与胆时期的李忠烈就觉得气愤。当初应该把那首歌的纸撕成碎片。这样李忠烈也不会有那个机会捡漏。把那首歌变成他的成名作之一。不过,事到如今又有什么用呢?该发生还是发生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还是想想,该怎么让拥有一等灵魂的伊景签下灵魂买卖合约吧。这样他才能获得自由,灵魂才能留久一点。他可不想轻易将灵魂交给毛泰江。因为现在可是他徐冬春,作为河立的全盛时期啊。他可不想轻易的放弃。想当初为了爬上这地位,花了多么久的时间啊。就这样轻易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紫薰夜

独占6【毛泰江×河立】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

两个月过后———


毛泰江和往常一样,没行程的时候就会到河立家作客。因对方时常不说一声就出现,河立每次见到毛泰江忽然出现。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也不大惊小怪了。因为对方是恶魔,无声无息的出现,早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这恶魔常常挑中江河不在的时段出现。这点,让河立觉得怪异。他为什么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呢?


“恶魔小子,我有个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江河不在的时间?专挑他不在的时段来找我?”河立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毛泰江,一脸困惑不已。


“河PD,你就这么好奇这个?”毛泰江躺在沙发上,一脸平静的和河立对望,并且回答他。


“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些事情。”河立咬唇和沙发上的毛泰江对望,非常好奇的。


“竟然我们河PD这么好奇的话。我就告诉你吧,耳朵过来一下。”毛泰江从沙发起身,用手将河立招过来。河立因太过好奇,走到毛泰江面前,听他说悄悄话。


听完毛泰江说的悄悄话,河立又炸毛。原来江河一直这样看待他的吗?还自动告诉这恶魔小子,他不在的时段。怪不得这只恶魔,能知道江河不在时间。因为是他自己说出来的,所以才知道的。看来得好好臭骂江河一顿了。免得他会继续误会他和毛泰江的关系。但解释会有用吗?他都跟那只恶魔发生好几次不该发生的事情,江河会相信他的话吗?


[与池代表通话中———]

代表:呀!河立!你人呢!


河立:我正在家里休息呢,代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代表:你不收拾你摊的烂摊子吗?


河立:代表,你这是什么意思?


代表:呀!你都不看新闻的吗?网上都在传,你跟毛泰江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河立:莫?那恶魔小子真是……。


代表:公司会先发官方立场,剩下的你自己出来解决!

[通话结束———]


池舒瑛说完这些后,就把电话挂断了。河立握住手机,狠狠瞪着毛泰江咬牙。网上那些奇怪的传闻,肯定是这恶魔搞的。因为这些事,只有他跟毛泰江知道而已。最有可能泄漏的,也只有那只恶魔而已。毕竟,他自己不会做那些事。


“呀!恶魔小子!网上的传言!是你搞的对不对?”河立紧握着手机,愤愤不平。


“No!网路上的事情,不是我弄的。你们人类不是有种叫狗仔队的职业吗?说不定是他们偷拍我跟你,捏造出来的呢。你们人类,特别喜欢捏造不存在的事实。只要是对自己有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毛泰江耸肩,摊开双手反问。


“IC!你叫我相信你说的话吗!你这个诈欺恶魔!你还不是一样,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河立狠瞪毛泰江,一脸不信。


“信不信随你,河PD。我说的可是实话,不信你自己叫人去查证。”毛泰江听完河立的话后,一脸诚实的看着河立提议。


听见毛泰江如此说,河立更加气愤了。不过,即便要查证。但要找谁帮忙查证?他真的不知道,难道要去问这只恶魔的亲信,江科长吗?这可能吗?就算叫他帮忙,也不会帮忙吧。毕竟是恶魔的亲信,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背叛的事。


看来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找征信社偷偷的调查,或委托侦探帮忙调查这事。但最大的问题是,关于这两种职业的人脉,他并没有。因为很多事情,都是池舒瑛代表帮忙解决的,他只负责收尾。



紫薰夜

独占5【毛泰江×河立】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

看完行程的毛泰江,打电话给江科长。告诉他,明天来河立家接他。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江科长,答应了毛泰江的请求,但其实心里是五味杂陈的。其实他早就知道毛泰江对河立有那样的感情,因为他始终不让河立离开。明明河立都已经完成他提出的条件,就是不放手。


“呀!恶魔家伙!你该不会今晚要在我这里住吧!要不然你怎叫江科长,明天来这里接你!”躺在床上的河立,听见两人对话,心生不满。


“河PD,没想到你猜中了呢。我确实今晚要在这里睡一夜。”毛泰江听见河立的话,开心。


“呀!恶魔家伙!回你家睡!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吧?你不是会飞吗?”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开始炸毛,觉得这只恶魔很不要脸。


“其实呢,我待在河PD家,比待在自己家舒适呢。”毛泰江见河立又炸毛,勃有兴致的看。


听见毛泰江的话,河立瞬间满脸黑线。不懂这只恶魔是多不要脸,多么的厚脸皮才这样说。这是他遇过的人之中,最厚脸皮最不要脸的人了。但又思考了一下,他怎么又忘了,他不是人,只是披着人皮的恶魔而已,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超自然生物,甚至不知有他们存在。


隔天早上———


河立因为全身痠痛而提早醒来。起身之后,发现毛泰江那只恶魔已经不在房间了,窃喜。但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字。看完字后,河立气得把纸条撕碎,丢到垃圾桶。把掉在地上的衣服穿起,往浴室的方向走去。从浴室出来的河立,从房间移动到客厅,没发现江河的蹤迹,也不知道江河从何时就不在。只记得,江河看见他和那恶魔家伙亲密的模样后,就再也没发现他的人影了。难道外出了?


[与江河通话中———]

河立:江河,你人呢?


江河:正要回去呢,怎么了?


河立:你从什么时候不在的?嗯?


江河:自从见到哥和毛演员亲昵的模样,我就很识相的暂时离开家,让你和他独处。


河立:你这小子该不会误以为……我和那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江河:难道不是吗?我看毛演员跟你很亲密的模样,难道不是因为有特殊的关系吗?


河立:呀!你这小子乱想什么!不是那样的!


江河:哥你别气,我会替你保密的。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江河挂断电话声音,气得咬牙切齿。都怪那恶魔小子,做出反常举动,让人误会。如果没做出那些举动,他也不会被他人误会。得找时间跟那家伙谈谈,在没有人的地方。要是在人多的地方,一定又会被世人误会的。而且,还成为他人八卦,到处传开。传到最后,只会越传越夸张,光是这样想,他毛骨悚然。


[与毛泰江通话中———]

徐冬春:呀!恶魔小子!都怪你上次那样做!还被别人发现,让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柳:这样不是很好吗?徐先生?这样才不会有人觊觎你啊。


徐冬春:狗屁!因为你,别人误会我的性向!


柳:难道徐先生取向是双性吗?嗯?


徐冬春:呀!闭上你的嘴!要不是你强迫我!我也不会跟你那样那么多次!


柳:我可没有完全强迫你,后来的几次。是徐先生自愿的,而不是我强迫的。


徐冬春:呀!你这恶魔小子!闭嘴!


柳:我还有事要忙,晚点我们再讨论。

[通话结束———]


河立听见挂断的声音,气得火冒三丈。这恶魔小子又挂电话,虽然他能理解是有行程要忙。毕竟,周末的时候,他趁着恶魔不注意的时候,偷瞄一眼他手机上的行程,确实蛮忙的。比他这个明星制作人,还要更忙。但一想到被江河误会他和毛泰江有特殊关系,他就气。不管怎么想那恶魔肯定是故意那样做的。一定。



紫薰夜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码的新篇。

差点到两千字,等会还会更新第4集。

紫薰夜

独占2【毛泰江×河立】(删减版)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

“我不是说了吗?要玩点有趣的。”毛泰江在河立的耳边低语,让河立觉得毛骨悚然。


“谁要跟你玩有趣!恶魔小子!快点离开我家!”河立听见刚才毛泰江的低语,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有事情发生。要是真发生事情,真的不是个好兆头,他宁愿背后的人,快点离开他家,但那人似乎不想。


“真是不听话的人类呢。不过,我遇过太多,像河PD这样不听话的人类了。”毛泰江继续在河立耳边低语,趁眼前的人没防备的时候,一手勾住河立的细腰。


“做、做什么!放开我!”河立惊慌失措的。


不听河立的话,毛泰江继续搂对方的腰。将对方贴近自己,嗅了嗅对方身上香气。河立感觉到,毛泰江将他搂得很紧贴近他的身躯,又出现反常的举动,再这样下去不行。得赶紧摆脱这只恶魔才行。否则,会发生意料之外事,这是他不想发生的。


“好久没碰人类的肌肤了。久违的触碰,似乎比以前遇见的人类,肌肤还要更加滑嫩许多。触感……就像果冻般,既柔软又有弹性呢。”毛泰江左手勾着河立的腰,右手的手背轻轻触碰着河立的每一吋肌肤。


“恶魔小子!你在做什么!别乱碰!”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又见他在乱摸他。感觉事情要变大条了,现在这种情况,很危险。


“越反抗的话,我会越开心的,河制作人。”听见河立反抗的话和动作,毛泰江觉得有趣。又加上,如果眼前这人,完成了终身合约的条件,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他的。


“你这疯子!变态恶魔小子!”河立很气。


听见河立駡他,毛泰江产生了让对方臣服于他的念头。如果真可以让对方臣服,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样就可以任他摆布了。反正,两人是互相脱离不了的关系。

———删减处———

———删减处———

火热的激情过后——


河立趴在沙发上咬牙切齿,怎么就被这只恶魔上了。这下子,要他怎么见人。不管是颈部,还是胸膛,全是明显的吻痕。要是被江河发现,那该怎么办?气死他了。


“哎哟,看来河制作人。短时间内要想办法隐藏身上痕迹了,被人看到就糟了。”毛泰江见河立身上遍佈粉色痕迹,非常满意。


“你这恶魔小子!还不都是你的杰作!”河立听见毛泰江的话,既气愤又羞耻,更讨厌刚才享受这些的自己,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那样,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事情。


紫薰夜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结果还是码了,目前发佈的这集。还没有车,可能会分个几集吧。我也不确定,目前只码出这个而已。至于里面的图,是重刷剧截的。太适合当封面了,所以就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