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当鸽的怎么会骗你

25浏览    2参与
红星二锅头

氪星人的老乡也是氪星人吗?(5)

☆都混进来氪星人了这文不可能虐的,要是还虐那就出动华纳最强成员——乐高蝙蝠侠!

☆我的意思是说等融合到了池哥就把乐高蝙蝠侠拉出来玩。


    黑衣组织最近流传的八卦,是关于红颜祸水华国美人的小道消息。


    据说美艳不可方物的柯林斯在一次行动中勾引了神秘主义者波本,并且被红星二锅头当场撞破私会,于是波本和红星二锅头大打出手只为争夺美女蛇的芳心。


    华国美人柯林斯:……

    争风吃醋的波本:……...


☆都混进来氪星人了这文不可能虐的,要是还虐那就出动华纳最强成员——乐高蝙蝠侠!

☆我的意思是说等融合到了池哥就把乐高蝙蝠侠拉出来玩。


    黑衣组织最近流传的八卦,是关于红颜祸水华国美人的小道消息。


    据说美艳不可方物的柯林斯在一次行动中勾引了神秘主义者波本,并且被红星二锅头当场撞破私会,于是波本和红星二锅头大打出手只为争夺美女蛇的芳心。


    华国美人柯林斯:……

    争风吃醋的波本:……

    转述这个消息笑得快要窒息的二锅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说呢,虽然一开始波本是想挑拨离间,但是为什么这两人的性别又是错的,组织里的人分不清这两个人性别吗?!


    柯林斯狠狠一拳砸向了沙发抱枕,一向淡定的他声音有些气急败坏:“给我分清性别啊啊啊!!!”


    卧底身份已经销毁,变成降谷零的公安协助人的发小诸伏景光也忍俊不禁。他在柯林斯和二锅头这里藏了快一个月了,再隐藏一个星期后如果没有危险的话,就能试着用假身份活动了。但是住在这里的日子还是挺有意思的。


    不仅每天有各种口味的华国饭菜,还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以及柯林斯和二锅头总喜欢迫害自家发小的每日打卡任务,都挺有意思的。


    今天二锅头日常缩在被炉里闭着眼睛休息,突然抬头,诸伏景光看着漫画用余光看到了二锅头的动作,轻声问她听到了什么,于是二锅头转述了那段八卦,然后笑得肚子疼。前来蹭饭的波本本来在和柯林斯讨论假身份的问题,结果二锅头突然听到八卦,把听到的东西说出来,被迫害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愤怒捶打抱枕的柯林斯好不容易平息怒火,然后看着长在被炉里的二锅头,还是气不过,Rua了一把后脑勺。二锅头任由生气的柯林斯把自己的头发揉乱,然后等柯林斯消气了以后又慢吞吞挪到景光旁边,趴在景光旁边,等他用梳子把自己的头发梳理好,又挪回原来的位置。


    整个过程流畅自然,降谷零忍不住吐槽:“二锅头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这只外星人才是年龄大的那个吧?


    “唔,也是。“二锅头看向诸伏景光,慢悠悠的语气,“谢谢景光妈妈。”


    不到一个月就已经习惯的景光:“不客气。”


    降谷零:……


    Hiro好像哪里坏掉了,降谷零一本正经地心疼发小,结果二锅头看着他痛心疾首的神色,一脸淡定:“波本你不要想了,前天你‘不小心手滑’把我和柯林斯通宵画好的漫画原稿倒上墨水的时候,你就不可能成为我爸爸了,景光妈妈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降谷零:……


    那真的是意外。


    降谷零有点心虚,毕竟正常人对于看到自己和发小被画成漫画还有接吻的剧情肯定会被吓到吧,而且他才是被侵犯肖像权的那个。但是……那个时候看着面前快要哭出来的人,他还是有点说不出口。


    一开始的确觉得只是两张漫画手稿来着,但是直到自家发小主动收拾案发现场,然后柯林斯和二锅头生生压下愤怒,以及Hiro告诉自己,他们为漫画原稿做出多少努力,对待一份虚幻却真挚的感情又是多么认真的时候,还没有进化成打工皇帝的降谷零内心有点点愧疚。


    柯林斯做事一向很认真,画本子的时候对于剧情文案以及对话也非常认真,导致在陪黑麦一起卷波本的时间之外,他一直都在和二锅头讨论本子的事情,柯林斯起稿,二锅头打下手。


    就如同普通的漫画爱好者一样,两个人都不是非常爱闹的性格,景光有时候也会好奇内容,两个人就会酌情问一些问题,不涉及回忆,只是类似于,“你和波本更喜欢冬天还是夏天?”,或者“喜欢吃拉面吗?豚骨还是酱油?”。


    然后就有了一张12页的短小的本子,设定是没有当公安的他和zero,一起下班去吃了拉面,然后一起去看夏日祭,最后表白和接吻。


    老实说,除了最后的接吻,其实画得真的很不错,充满了淡淡地温馨感。他并不怎么排斥,只是抱着很有意思的态度去围观。


    所以zero不小心把墨水瓶推到的时候,他没有开口为zero推脱责任,那个夏日祭的地点,还是二锅头带着柯林斯和他飞了好多地方,最后一笔一画细致描绘的场景。


    他看着这张期待他们幸福的小小的作品诞生,甚至还没有仔细欣赏,然后就破坏了。


    二锅头当时就眼睛红了,嗯,不是哭了,是差点放出热视线。再次强调,她是氪星人。


    但是柯林斯急忙按住了二锅头的肩膀,他才是真正那个为作品破坏差点流下眼泪的人,又急又气。但是他也知道,正常人看到自己的本子肯定心理都不舒服,况且擅自把对方画入本子的人是自己,就当吃了个闷声亏。


    二锅头被按住肩膀的时候就收敛了热视线,看了正在收拾桌子的诸伏景光一眼,又看到正在摸着腰间的枪的降谷零,默默转身打算离开房间。


    诸伏景光把擦干净墨水的卫生纸扔到垃圾桶,也站起来出去了。追出去给二锅头披上外套,虽然她从来不需要避寒的衣物。在出门的时候,诸伏景光没有问二锅头去哪里,只是看着那孩子出门的背影有点担心。


    嗯,主要是担心东京的建筑安全,再坚固的大楼也受不起氪星人的一拳头吧?


    二锅头消失了一天,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身上是截然不同的衣物,景光用一种自家孩子鬼混一天不回家的眼神看着二锅头,二锅头也没有主动解释什么。


    她真的不会眼神聊天这种技能。


    氪星人的破坏力真的很强,更别提掌握这份力量的人意志并不善良和正义,不过她没有仗着自己的能力胡乱折腾就是了。


    氪星人不是无敌的,她的弱点同样很多,比如和超人一样差劲的法抗,比如对于毒药之类的低抗性,她之前就因为不小心吃了柯林斯的半片褪黑素,睡了两天。


    所以二锅头对于入口的东西非常注意,除了柯林斯做的或者柯林斯确认安全的食物以外,她基本不会吃的。


    哪怕是景光给她做的食物,她没有动过一口。


    当然,景光问过她为什么不吃饭,她说自己抗药性低,不会吃柯林斯以外的人给她的食物,非常淡定地给诸伏景光她的弱点跟情报。


    又一次表现得人畜无害。


    柯林斯回来以后也看到了没有动的饭菜,跟景光道歉了几句然后自己拿微波炉热了热自己吃了,动作自然流畅,景光甚至觉得柯林斯是不是经常哄骗二锅头不要乱吃零食然后自己吃独食。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自家发小还是没有适应柯林斯和二锅头身上太“正常”和“普通”的气息。


    是的,他们身上的气息和街上偶遇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没有组织成员那种腐烂和阴郁,这可能也是组织Boss或者琴酒,贝尔摩德,朗姆他们一直无法信任柯林斯和二锅头的原因。


    哪怕他们的道德观无比稀碎,手下人命不比其他代号成员少,但是就像两块冰玻璃倒进酒里。他们或许在酒中隐藏得很好,甚至冰凉的感觉让酒的口感更好。


    但是那种明显格格不入的感觉会让同为酒的其他人员一眼注意到,有过接触的组织成员更加明显。柯林斯和二锅头的行动很迅速,效率奇高,但是没有对于组织所有行动的好奇心。


    杀☆人?好的,杀掉了。


    勒☆索☆敲☆诈?好的,拿到需要的金钱了,被威胁的对象下一次任务就不记得了。


    走☆私☆军☆火?好的,运送完毕,至于里面的东西,不清楚不知道没兴趣,走私贩送跟交接快递一样。


    Boss和朗姆对于这两人也颇有忌惮,从不告诉对方详细的情报,也不接触,只当两人是黑暗赏金猎人,一把很好用的刀。


    至于跟两人接触最多的,也不是琴酒,而是贝尔摩德。


    劳模跟两个人的类型撞了,而且琴酒是忠犬,任务还包括清理叛徒,但是柯林斯很少接到这种任务,反而二锅头经常拿到一串的卧底名单,Boss大概有一种,嗯,能抓就顺手抓一下,抓不到也无所谓。


    至于今天为什么波本来柯林斯和二锅头的家里,因为今天,是新年呢。


    旁边的电视在放红白歌会,吃完的荞麦面空碗堆在水池,理论上四个人都不是懒得洗碗的人,但是没一个人动。


    毕竟是新年啊!


    二锅头日常被炉封印,柯林斯和降谷零打游戏,诸伏景光在rua二锅头。


    普通的顺毛和捏脸,二锅头躺在景光旁边,景光时不时摸摸二锅头的后脑勺,就跟run猫一样。


    氪星人顺从又体贴地缩在被炉里,偶尔翻看一页漫画,柯林斯在白纸上画着什么,降谷零凑过去,看白纸上逐渐成型的q版角色微妙地跟琴酒有点相似。


    辣眼睛,他选择转过头不去看。


    只能瘫在被炉里学着白酒的姿势摆成一种颓废大叔的姿势,降谷零有点困了,生活是不是太安逸了……


    但是,怎么说呢,在这种时间和氛围下,真的很难不堕落。发小还在,组织里的体术最强的组合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是不上报隐隐约约还护着他们,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幸福过头了。


    反正暂时也不清楚这两个成员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好,只要确保自己不要太依赖他就行,他们还要再相处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就是陌生人了。


    ……不过这个安全屋的位置做为景光假死的代价他不能上报,不然说不定哪天组织成员来这里聚会的时候可以公安埋伏一下一锅端呢。


    降谷零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自家发小看他有点困倦的样子还拿起遥控器把电视音量调小了一点,在心里默默夸奖了hiro一句,然后慢慢意识陷入黑暗。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降谷零被诸伏景光叫醒了,客厅只有他们,白酒柯林斯不知道哪里去了。降谷零打着哈欠看了一眼时间,睡了一个小时左右。


    “嘛,白酒和柯林斯去做任务了,zero你要喝点什么吗?”诸伏景光递过来一杯热茶,降谷零拿起吹了吹,喝下去。


    “hiro,我竟然在这种地方睡着了……还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走的。”


    “嘛,毕竟是对大不列颠宝具。”


    “什么东西……?”


    “白酒前天给我看的动漫,连亚瑟王都无法抵抗的物品,之类的说法。”


    Zero默默地看着发小,一脸“你被他们同化了??”地震惊表情。


    诸伏景光回一个很淡定的微笑,白酒推荐的动漫很有意思,他很喜欢,并且希望制作组早点更新下一集,前面的剧情他已经看了三遍而且还会做里面的饭菜了。


    “什么嘛……算了,我要回去了,白酒和柯林斯去做任务了,说不定我也会被叫去做事,hiro,提前说一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zero。”

红星二锅头

红星二锅头(和柯林斯联动版)

红星二锅头


活了一百七十九年的氪星人。

年龄不详,主要是因为她一穿越,就在伦敦,十六岁的亚洲人外表,加上语言不通,差点被拐卖。

但是自己一挣扎,发现很轻易地摆脱了地球引力,当时心情非常复杂,又发现自己可以凭借光合作用活下来,以及冰冻呼吸和超级听力等等。

经过不情不愿地多次试验,发现自己……是个氪星人。

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DC或者综英美的世界,然后满世界晃悠了很久,在美国的某个书店看到了超人的漫画。

整个人都不好了。

众所周知,一般来说综英美的世界没有原作漫画,于是自己开始迷茫起来。

在看着新中国成立以后,就去了宇宙,想要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同类。

哪怕只是普通的外星人也好。...

红星二锅头


活了一百七十九年的氪星人。

年龄不详,主要是因为她一穿越,就在伦敦,十六岁的亚洲人外表,加上语言不通,差点被拐卖。

但是自己一挣扎,发现很轻易地摆脱了地球引力,当时心情非常复杂,又发现自己可以凭借光合作用活下来,以及冰冻呼吸和超级听力等等。

经过不情不愿地多次试验,发现自己……是个氪星人。

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在DC或者综英美的世界,然后满世界晃悠了很久,在美国的某个书店看到了超人的漫画。

整个人都不好了。

众所周知,一般来说综英美的世界没有原作漫画,于是自己开始迷茫起来。

在看着新中国成立以后,就去了宇宙,想要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同类。

哪怕只是普通的外星人也好。

在宇宙流浪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氪星或者其他外星人。

只能在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一百三十五年的时候,回到地球,开始缓慢的全球旅行。

这个时候,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干脆称呼自己是孔柯囡,暗示自己的身份,是中国超人。

因为活得太久,所以学了很多技能,但又不喜欢伪装,所以总是游离人群之外。

直到有一次,在日本很普通的喝咖啡,跟一旁的男生随意搭讪,他随口吐槽:“什么?孔柯囡,好家伙,你是中国超人还是名侦探柯南,这名字有点危险啊朋友。”

……

迅速通过超级记忆回忆起来这个世界并没有连载《名侦探柯南》的漫画。

此时的红星二锅头:“……你也是,穿越的?”

随后认亲,知道她是氪星人,对方神情都有些迷茫,估计在吐槽这个柯学的世界。

关系迅速好了起来,柯林斯是比较惜命的类型,而氪星人,真的算是保命神器。

被对方用熟悉的美食诱惑和是老乡所以亲近的缘故,被收养了。

一起加入组织,成了酒厂的两瓶酒。

柯林斯是红星二锅头的外置大脑,二锅头是柯林斯的保命神器。

以及得到代号的时候,他俩还迷茫了一下,感觉性别搞反了,但是boss说没有。

然后红星二锅头和柯林斯,每次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都会被认错。二锅头单独出任务的话,会被以为是女装大佬。

被认错很多次的二锅头,已经气得每次出任务都穿低胸裙装。

冬天也低胸。

反正起码不要认错性别!这是已经变成外星品种的穿越者的最后的坚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