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787浏览    459参与
山姆的派

我靠点烟作诗

借酒蓄意

卯足全身劲

握住了

飘散在空中的杂念

墙上灯影摇曳

我的笔杆

似黑色的绅士

倒映在白墙上

而我隐约透过窗听到了

那么一两句口哨

像是临上刑场时

将死之人吹起的

悠长的口哨声

待我爬上窗台

口哨声已如幽灵般

消失在漫长的夜里

我靠点烟作诗

借酒蓄意

卯足全身劲

握住了

飘散在空中的杂念

墙上灯影摇曳

我的笔杆

似黑色的绅士

倒映在白墙上

而我隐约透过窗听到了

那么一两句口哨

像是临上刑场时

将死之人吹起的

悠长的口哨声

待我爬上窗台

口哨声已如幽灵般

消失在漫长的夜里

山姆的派

悲 憫 划 長 空

道 道 入 人 心

抬 頭 夜 無 星

何 處 將 眠 人

悲 憫 划 長 空

道 道 入 人 心

抬 頭 夜 無 星

何 處 將 眠 人

山姆的派

你看那顶毛线帽

在他的头上

长得像根烟囱

他站在那

嘴里叼着根烟

吞云吐雾的模样

他就是老黄

总站在那里

手里牵着条狗绳

他的狗

长得像他媳妇

干干净净

看不得

一点脏

不似他那样邋遢

有人说

那是他捡来的

也有人说

那是他相识人的遗物

但在我看来

他们不过是

相互依靠地活下去罢了

你看那顶毛线帽

在他的头上

长得像根烟囱

他站在那

嘴里叼着根烟

吞云吐雾的模样

他就是老黄

总站在那里

手里牵着条狗绳

他的狗

长得像他媳妇

干干净净

看不得

一点脏

不似他那样邋遢

有人说

那是他捡来的

也有人说

那是他相识人的遗物

但在我看来

他们不过是

相互依靠地活下去罢了

山姆的派

在这破旧的城市废墟

我仅能看到的那一点光亮

是蕴藏在夜天光下

屋子里缓缓交缠着的人儿

嘴里喃喃细语杂糅着的诗歌

当两个升温的肉体

相互拥抱一起

思绪也会如同断线了的风筝

漂游到天际

在这寸方之地里

爱是唯一模糊的东西

奔赴心里揣摩着话语里透露的含糊之词

是今夜最后的一点光亮了

在这破旧的城市废墟

我仅能看到的那一点光亮

是蕴藏在夜天光下

屋子里缓缓交缠着的人儿

嘴里喃喃细语杂糅着的诗歌

当两个升温的肉体

相互拥抱一起

思绪也会如同断线了的风筝

漂游到天际

在这寸方之地里

爱是唯一模糊的东西

奔赴心里揣摩着话语里透露的含糊之词

是今夜最后的一点光亮了

山姆的派

轨道上驶入了列车

又迅速驶离到

我眼睛和轨道交集的最终的点

它就消失在这个点上

喧闹随之冷却成

我耳朵里

星星点点的纸片

散落在这个空间像是有人在你耳边窃窃私语

浪漫裹着城市的晚霞

也抚慰了

列车上的人

城市冰冷的建筑、铁轨

混杂着人情的暖意

和这浪漫的晚霞

最终还是

浪漫了我们

轨道上驶入了列车

又迅速驶离到

我眼睛和轨道交集的最终的点

它就消失在这个点上

喧闹随之冷却成

我耳朵里

星星点点的纸片

散落在这个空间像是有人在你耳边窃窃私语

浪漫裹着城市的晚霞

也抚慰了

列车上的人

城市冰冷的建筑、铁轨

混杂着人情的暖意

和这浪漫的晚霞

最终还是

浪漫了我们

山姆的派

浪漫骑士

夜晚街道是热闹的坟场

喧嚣终会归于宁静

只是

宁静是浪漫的杀手

街上零星可以看到的灯光

是驻守坟场的浪漫骑士

那些醉醺醺的

胡言乱语

看上去神魂颠倒的人

是坟场的

鼓手

吉他手

贝斯手

主唱的位置

就留给

第二天的人儿了

夜晚街道是热闹的坟场

喧嚣终会归于宁静

只是

宁静是浪漫的杀手

街上零星可以看到的灯光

是驻守坟场的浪漫骑士

那些醉醺醺的

胡言乱语

看上去神魂颠倒的人

是坟场的

鼓手

吉他手

贝斯手

主唱的位置

就留给

第二天的人儿了

山姆的派

野 兽

大雾沉落眼前的城市

而我置身雾里还是雾外

也不知晓

当我屹立这山崖之间

我隐约可以听到

那么一声吼叫

渺小到不易察觉

像是在摆脱什么

吼叫声似无章法的谩骂

一声未平

一声又起

它在那

声张主义

声讨仁义道德

不一会又在

那喃喃自语

只怕没人听他说

直到天光渐渐发亮

雾从城市顶端

慢慢消散

它才平息了

大雾沉落眼前的城市

而我置身雾里还是雾外

也不知晓

当我屹立这山崖之间

我隐约可以听到

那么一声吼叫

渺小到不易察觉

像是在摆脱什么

吼叫声似无章法的谩骂

一声未平

一声又起

它在那

声张主义

声讨仁义道德

不一会又在

那喃喃自语

只怕没人听他说

直到天光渐渐发亮

雾从城市顶端

慢慢消散

它才平息了

山姆的派

阿爷

每每穿过这条隧道

我脑海浮过

阿爷咽气前

嘱咐的

最后一句话

“往前走,别回头”

话从耳朵里

冥冥回响

融化进隧道的光影里

微弱得似飘忽不定的尘埃

却融化了我的内心

微微的暖意注入

除了阿爷的脸庞

那皱纹也似岁月的年轮刻进我的印象里

只是那会

我还是个

懵懂不知世事的少年

每每穿过这条隧道

我脑海浮过

阿爷咽气前

嘱咐的

最后一句话

“往前走,别回头”

话从耳朵里

冥冥回响

融化进隧道的光影里

微弱得似飘忽不定的尘埃

却融化了我的内心

微微的暖意注入

除了阿爷的脸庞

那皱纹也似岁月的年轮刻进我的印象里

只是那会

我还是个

懵懂不知世事的少年

山姆的派

“ 爱的恐怖主义 ”

爱情不只是糖

也有阴谋与恐怖

曾使我苦不堪言

是在爱里

自己与自己的挣扎

摸爬滚打

前仆后继地扑通进

爱里

我开始说谎开始谩骂

撕扯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的嘴吐出的云云雾雾

而我却迟迟没发觉

这人的本质

就是千百万面孔的话术

甜蜜的辛辣的酸楚的都夹然其中

但即使这爱它

没有似我们懵懂时期想象的那么的纯净

就算它夹杂着恐怖与阴谋

我仍然想

置身进去

并带着这所有的一切

爱下去

爱情不只是糖

也有阴谋与恐怖

曾使我苦不堪言

是在爱里

自己与自己的挣扎

摸爬滚打

前仆后继地扑通进

爱里

我开始说谎开始谩骂

撕扯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的嘴吐出的云云雾雾

而我却迟迟没发觉

这人的本质

就是千百万面孔的话术

甜蜜的辛辣的酸楚的都夹然其中

但即使这爱它

没有似我们懵懂时期想象的那么的纯净

就算它夹杂着恐怖与阴谋

我仍然想

置身进去

并带着这所有的一切

爱下去

山姆的派

秋 天 了

当风拂过

脸庞

身体每一寸

就像是危险发声的信号

在那里颤栗着

它也和我身体里的荒凉一同被带走

当它拂过树枝

拂过散落的发丝

拂过铁皮屋里新奇而又平淡的秘密

我也能猜到

它应该会留下

留下秘密

还有破旧的铁皮和农田混杂的味道

而这片黄褐色的土地

也就收下了它的馈赠

然后在第二年迎来丰收

我望着远处的牛羊群

他们没有抬起头地咀嚼着

只是任凭它穿过

或许他们已经熟悉了对方


当风拂过

脸庞

身体每一寸

就像是危险发声的信号

在那里颤栗着

它也和我身体里的荒凉一同被带走

当它拂过树枝

拂过散落的发丝

拂过铁皮屋里新奇而又平淡的秘密

我也能猜到

它应该会留下

留下秘密

还有破旧的铁皮和农田混杂的味道

而这片黄褐色的土地

也就收下了它的馈赠

然后在第二年迎来丰收

我望着远处的牛羊群

他们没有抬起头地咀嚼着

只是任凭它穿过

或许他们已经熟悉了对方



山姆的派

“ 隔 膜 ”

曾经我一眼望尽的天空

如今在我的眼前

隔着一层冰冷的铁皮

不是牢笼

它并没有坚不可摧

却可以禁锢住我

天空再不如以前那样通透地

出现在眼前

看那整齐划一的栅格

整整齐齐地拼凑出这一格一格的建筑

造物者以为这是庇护

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只不过

我有时会觉得

我离我亲身活着的生活

中间多了一道

不可言破

无法撕裂

的隔膜

曾经我一眼望尽的天空

如今在我的眼前

隔着一层冰冷的铁皮

不是牢笼

它并没有坚不可摧

却可以禁锢住我

天空再不如以前那样通透地

出现在眼前

看那整齐划一的栅格

整整齐齐地拼凑出这一格一格的建筑

造物者以为这是庇护

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只不过

我有时会觉得

我离我亲身活着的生活

中间多了一道

不可言破

无法撕裂

的隔膜

山姆的派

那个叫“小晓”的女人

世界上那么多叫小晓的人

也不奇怪

但都过分的像

从鼻子到眼睛

从眼睛望入进心灵

都像是无比通透的耀眼的光

她们站在那

像是让我苦思冥想摸不透的一条黯然却闪着无数金砂般的隧道

我走进去

我就被吃透了

眼睛里

是被岁月的风尘浸润过的一样

止不住地滴答滴答

我知道那是因为你

而我举起手

那双被涂满颜料的手

触摸着墙

在心里默念

“缘分这事

能不负对方就好

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


我想收回

所有的“对不起”

我没有对不起你

而你也没有对不起我

我们只是在

茫茫人海

错过了对方的此生

罢了

@hugh 

世界上那么多叫小晓的人

也不奇怪

但都过分的像

从鼻子到眼睛

从眼睛望入进心灵

都像是无比通透的耀眼的光

她们站在那

像是让我苦思冥想摸不透的一条黯然却闪着无数金砂般的隧道

我走进去

我就被吃透了

眼睛里

是被岁月的风尘浸润过的一样

止不住地滴答滴答

我知道那是因为你

而我举起手

那双被涂满颜料的手

触摸着墙

在心里默念

“缘分这事

能不负对方就好

想不负此生真的很难”


我想收回

所有的“对不起”

我没有对不起你

而你也没有对不起我

我们只是在

茫茫人海

错过了对方的此生

罢了

@hugh 

山姆的派

至暗之刻

“ 也还是会有人的存在 ”

这便是希望

至暗之刻

“ 也还是会有人的存在 ”

这便是希望

山姆的派

“ 屠 夫 ”

看那几露骨的狰狞着的人

只在弑人时

才把谦让发挥至极致

看来都不想

沾染这血

这模糊一地的仁慈

竟化成了不堪的事物


他们并不是屠夫

而那啃食的模样

却像极了

肮脏的兽

当然可憎的

并不是他们

而是漠视着

发生一切的人

他们冷峻的眼神里

渗透着无尽的恶意

也将自己置于高高至上

他们只顾着身边的人

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人

因为

他们也不清楚

什么时候

也将会成为他们的食物

看那几露骨的狰狞着的人

只在弑人时

才把谦让发挥至极致

看来都不想

沾染这血

这模糊一地的仁慈

竟化成了不堪的事物


他们并不是屠夫

而那啃食的模样

却像极了

肮脏的兽

当然可憎的

并不是他们

而是漠视着

发生一切的人

他们冷峻的眼神里

渗透着无尽的恶意

也将自己置于高高至上

他们只顾着身边的人

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人

因为

他们也不清楚

什么时候

也将会成为他们的食物

山姆的派

“ 交欢 ”

那是只活在黑夜的眼睛

眼神里的钉刺

穿刺过大脑皮层不断

散发着一种

危险的信息

涌入身体的每一层

它钉在十字架时附带着些血

那铁锈味混杂着鲜血的味道

让我想起了交欢时的场面

而我竟然兴奋不起来

那是只活在黑夜的眼睛

眼神里的钉刺

穿刺过大脑皮层不断

散发着一种

危险的信息

涌入身体的每一层

它钉在十字架时附带着些血

那铁锈味混杂着鲜血的味道

让我想起了交欢时的场面

而我竟然兴奋不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