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彩子

2072浏览    112参与
请吕先生吃糖
打完架凑过去给彩子呼呼的甜仔...

打完架凑过去给彩子呼呼的甜仔


图取自微博@宫城良田还能长高

打完架凑过去给彩子呼呼的甜仔



图取自微博@宫城良田还能长高

安西玛丽

Pro Design 初试身手。说来本来想敲“chu nv作”,似乎会被屏蔽。

Pro Design 初试身手。说来本来想敲“chu nv作”,似乎会被屏蔽。

安西玛丽
游戏参考资料,仔细研究彩子穿搭...

游戏参考资料,仔细研究彩子穿搭。

游戏参考资料,仔细研究彩子穿搭。

安西玛丽

三彩打扮的漂漂亮亮一起为小三庆生。图四虐一下宫城。

三彩打扮的漂漂亮亮一起为小三庆生。图四虐一下宫城。

安西玛丽

放学后的三暮+彩子。更新:木暮T-Shirt参照三井踢馆时那段(图六),另外想找动森里流川同款行头。

放学后的三暮+彩子。更新:木暮T-Shirt参照三井踢馆时那段(图六),另外想找动森里流川同款行头。

安西玛丽

游戏模拟人生,还是人生模拟游戏?图四是我的彩子造型。缺件简单的粉色衬衫。

游戏模拟人生,还是人生模拟游戏?图四是我的彩子造型。缺件简单的粉色衬衫。

Akira0418

我家的故事

--⚠️仙彩&兔黑

--修一视角


我叫仙道修一,我有个比我小3岁的妹妹,叫做空。

我觉得空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妹妹也确实像她的名字一样,对什么好像都无所谓一样,和老爸特别的像。

我的爸爸叫做仙道彰,是一名很优秀的医生,现在和妈妈一起开着一家私人诊所。虽然现在是一名医生,但是爸爸年轻的时候被称为天才,打得一手好篮球。听说还被国家队邀请过,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爸爸选择了拒绝。

我的妈妈叫仙道彩子,原来的姓氏是井上,也是一名医生。妈妈以前是流川叔叔所在球队的经理,听流川叔叔说妈妈以前很厉害,会拿纸扇打他们的脑袋,然后被妈妈臭骂了一顿。


爸爸妈妈很忙,经常会拜托黑...

--⚠️仙彩&兔黑

--修一视角


我叫仙道修一,我有个比我小3岁的妹妹,叫做空。

我觉得空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妹妹也确实像她的名字一样,对什么好像都无所谓一样,和老爸特别的像。

我的爸爸叫做仙道彰,是一名很优秀的医生,现在和妈妈一起开着一家私人诊所。虽然现在是一名医生,但是爸爸年轻的时候被称为天才,打得一手好篮球。听说还被国家队邀请过,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爸爸选择了拒绝。

我的妈妈叫仙道彩子,原来的姓氏是井上,也是一名医生。妈妈以前是流川叔叔所在球队的经理,听流川叔叔说妈妈以前很厉害,会拿纸扇打他们的脑袋,然后被妈妈臭骂了一顿。

 

爸爸妈妈很忙,经常会拜托黑尾叔叔来照顾我们。黑尾叔叔是一名作家,每天都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但是每天下午总会陪我一起打排球。黑尾叔叔的拦网很厉害,他和我说他高中的时候带领球队打进了春高,还拿了照片给我看。

18岁的黑尾叔叔和现在没有什么差别,要硬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眼睛里没有18岁的时候那种亮闪闪的光芒了吧。

空的篮球打得很好,我和爸爸妈妈都很为她骄傲。妈妈最常说的话就是"我们空真是继承了爸爸的天赋呀。"

比起篮球我更喜欢排球,爸爸妈妈也很支持我。只要木兔叔叔有假期就把木兔叔叔拉来家里教我排球。当然很多时候,木兔叔叔会自觉主动上门。

因为我家有黑尾叔叔。

黑尾叔叔和木兔叔叔是一对,这是我偷偷发现的。忍不住告诉空的时候,空一脸冷漠"我早就知道了,哥哥还真是迟钝呢。"

有时候我觉得空倒是更像流川叔叔,但是我一旦这么说就会看到爸爸一脸伤心的表情。

"诶?修一的意思是爸爸比不上流川吗?"

这种时候妈妈总是会忍不住笑出来"你不小了吧?"

 

爸爸是个很温柔的人,见过我爸爸的朋友都会和我说"仙道,你爸爸真的好帅啊。"

空也是,温温柔柔的,虽然总是面无表情。

我倒是和妈妈很像,一点都不像家里的长子。性格大大咧咧的,和谁都能说上两句。

黑尾叔叔经常说"修一,你要是能把活力分一点给空就好了。"

妈妈倒是很无所谓"我的崽崽像我怎么了?活泼点多好。"

爸爸也会在一边附和。

说起来爸爸似乎从来不会反驳妈妈,爸爸总是宠着妈妈的。

从我记事开始,爸爸就一直给我灌输着"妈妈生下你很辛苦,你要对妈妈很好很好"的思想。

等空出生了,爸爸的话就变成了"妈妈生你很辛苦,空是你唯一的妹妹,你要对她们很好很好。"

好的爸爸,我知道了。

爸爸和妈妈是青梅竹马,听黑尾叔叔说爸爸从小就一直宠着妈妈。

我猜到了。

你们能想象我妈妈已经40岁的人了,去超市的时候,还会像个孩子一样对着爸爸耍赖,只因为想要一个很便宜的玩具。

我妈妈平常明明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啊,怎么到了爸爸面前就变了个人呢。

打我的时候可是从不手软的。

后来无意间和黑尾叔叔提起,黑尾叔叔笑得不行。

"等到修一有了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就会明白了哦。"

 

说起来已经17岁的我,因为长相和出色的排球技术,拥有不少仰慕者。但是要说特别在意的女孩子的话,除了空应该就是舞蹈队的渡边由里子了吧。

渡边很好看,因为长期练舞的关系,身材很好,说话也是软软的。一见到我就会脸红,没少被同学们调侃。

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好笑的呀。渡边红着脸对我笑的时候真是好看极了。

"哥哥,我觉得渡边姐姐挺好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告白?"

空在回家的路上这么问我。

"啊,这个要好好打算的吧。"

我记得我是这么回答的。

"过几天的烟火大会,邀请渡边姐姐一起去吧。"

空递过来两张门票"爸爸给的。"

诶?我喜欢渡边的事难不成全家都知道了吗?!

果不其然,在火花大会那天,我很快就发现了蹲在暗处的爸爸妈妈和空。仔细一看,还有黑尾叔叔和木兔叔叔。

这些大人真的好闲啊,医院不用开了吗?病人不用管了吗?书不用出了吗?采访不用去了吗?训练营也不用开了吗?

我掏出手机给空发了条消息,很快收到了回复。

--哥哥不必在意我们。

夭寿了!我怎么可能不在意啊?!你们可是几个大活人啊!!!

尤其是爸爸黑尾叔叔和木兔叔叔!!!你们三个可都是超过了190的大男人啊!!!我怎么可能看不到啊!!!!

"仙道,怎么了吗?"身边的渡边毫不知情的问。

"啊,不。没什么。"我慌忙摆摆手,牵起她的手就往人堆里走去。

"渡边想吃什么都可以哦~吃不完还有我呢。"

我看到了她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嗯!"

烟花在头顶绽放的时候我向渡边告了白。意料之中的,她红着脸答应了。

当然还有意料之外的事,我的爸爸妈妈妹妹还有从小带着我们长大的两位叔叔鼓着掌出现了。

"真不愧是我的儿子。没给仙道家丢脸啊。"爸爸笑着说。

渡边脸上的红晕还没来得及消下去,又一下泛了起来。

"爸爸!!!!!"我奔溃。

天啊!平常也没看你们这么不靠谱啊!!!真是气死我了!!!

空呢!空你也管管他们几个啊!!!

我扭头看向唯一的希望,我的妹妹。

却不曾想我那靠谱的妹妹今夜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得一脸开心。

"那个,渡边,你听我解释。"我挠了挠后脑勺。

渡边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大大方方的朝爸爸妈妈笑了笑"叔叔阿姨好,我叫渡边由里子。"

 

后来我和由里子一起考上了东大。

大学毕业后也顺其自然的结了婚。

空在17岁时被选进了国家队,现在成为了日本女篮的主力小前锋。

我看过空的比赛,比以前更像爸爸了。

我带着佑太回家看望爸妈时,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打电话给妈妈才知道,原来两个人早就和黑尾叔叔和木兔叔叔一起跑去欧洲玩去了。

我真是服了,都多大的人了。

"嘛,爸爸妈妈这样不也挺好的吗?"由里子笑着说。

"也是。"我勾起一抹笑。

 

爸爸妈妈都很长寿,在95岁那年妈妈先走了。

爸爸拉着妈妈的手,没有哭。

"阿彩,别走太快哦。下辈子我还要和你一起长大,一起变老。"

两个小时后,爸爸也跟着妈妈去了。

由里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也只能安抚着她。

我没有想象中难过,爸爸妈妈本就是一起长大,见证着彼此的成长,一直陪伴着彼此。如今也一起去了,下辈子一定也会重新相遇,再一起长大一起变老的。

 

我叫仙道修一,这是我们家的故事。

安西玛丽
原推 第一秒的感觉:为啥春丽乱...

原推 

第一秒的感觉:为啥春丽乱入?然后一想那是晴子。动漫里脸识别率不高的角色果然要靠发型和衣着呀!

原推 

第一秒的感觉:为啥春丽乱入?然后一想那是晴子。动漫里脸识别率不高的角色果然要靠发型和衣着呀!

Akira0418

🏀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仙流彩友情向(大概?)cp还是偏仙彩

--私设仙彩青梅竹马 流川在国三前就见过仙道


最后一天的社团活动,彩子还是和平常一样,在一边做着记录,然后监督着几个新部员做着基础练习。

那一天彩子在体育馆里呆到天完全黑了,才慢慢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体育馆。

在锁好门将钥匙归还到老师办公室后,彩子在教学楼下看到了推着自行车的流川枫。

“还不回家吗?”彩子问。

“学姐,还不打算和他们说吗?”流川枫推着车和彩子并排走着。

“是啊,不是还早吗?”彩子笑笑。

“那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流川枫直愣愣的就蹦出来这么一句。

“啊,是啊。”彩子先是一愣...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仙流彩友情向(大概?)cp还是偏仙彩

--私设仙彩青梅竹马 流川在国三前就见过仙道




最后一天的社团活动,彩子还是和平常一样,在一边做着记录,然后监督着几个新部员做着基础练习。

那一天彩子在体育馆里呆到天完全黑了,才慢慢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走出体育馆。

在锁好门将钥匙归还到老师办公室后,彩子在教学楼下看到了推着自行车的流川枫。

“还不回家吗?”彩子问。

“学姐,还不打算和他们说吗?”流川枫推着车和彩子并排走着。

“是啊,不是还早吗?”彩子笑笑。

“那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流川枫直愣愣的就蹦出来这么一句。

“啊,是啊。”彩子先是一愣然后恢复了笑容“三年前你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呢。”

流川枫点了点头“但是那时候还有机会。”

彩子笑着伸了伸腰“流川,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最后一天哦。”

“也是。”流川的声音很低。

“以后你可不要欺负晴子哦。”彩子笑着拍了拍流川的肩。

“我没有。”流川小小的反驳了一下。

“我不在了之后有什么事情要学会找人商量哦。不要什么事都憋着不说,你一有事就黑着个脸,其实挺吓人的。”彩子看着面无表情地流川说。

“学姐不是还没毕业吗。”流川低下头看着早就已经矮了自己一截的姑娘。

“那也快啦,最后几个月了。时间很快的。”彩子笑“还真是舍不得呢。”

然后没等流川说话,彩子就扬起了笑容“回家吧。”

 

流川枫对彩子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

向来习惯独来独往的流川枫其实很依赖彩子,从国一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国中一年级的流川枫不过只有一米六五,在刚刚入社的时候是同年级里最矮的。虽然球技不错,但因为不善言辞,总是不被前辈们注意,只有作为经理人的彩子会经常和他一起练球。

彩子其实打球很好,流川觉得比当时在球队里的一些前辈打得都要好。却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做经理人。

流川枫国中二年级时已经长到了一米七八,日渐精湛的球技获得了教练的认可。从一个板凳球员都算不上的社员,一下子打上了首发。

每次赢下比赛,彩子总会站在场下笑着伸出右手和他击掌。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了高中。

流川枫在国一的时候,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与自己同一年级的青山。青山的哥哥是附近的小混混,青山也仗着自己人高马大的还有小混混哥哥经常找同年级的同学麻烦。

“你是一班的流川吧,借点钱起来花花。”青山吊儿郎当的伸出右手。

流川枫低下头走过青山,然后被一把拉住“我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滚开。”流川枫面无表情的说道,虽说自己个子不高,但是流川枫是清楚自己的实力的。

青山正准备扬手,就听到了一个女声“青山,你又在这里做什么?”声音很熟悉,但是有些不同。

流川回头,果然是那个每天都笑着的学姐。

“没什么。”青山摇了摇头,朝彩子笑了笑。

“我可是看着你要动我的学弟啊。”彩子的脸上扬起了平日的笑容。

“抱歉,我这就走。”刚刚还特别不可一世的青山居然弯下腰和彩子道了歉,然后迅速离开了。

“走吧,回家。”彩子笑着拍了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后辈。

流川枫就在那一瞬间愣在了原地。流川枫是家里独子,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不在家。不过12岁的流川枫早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在流川枫进入篮球社后,也只有彩子一个人时刻注视着他,陪他练球,抓着他学习。无论从各个角度看,都像极了一个姐姐。

“怎么了?”彩子感到身后的学弟没有跟上,转头问。却看到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学弟揉了揉眼睛。

彩子笑笑,两步走到学弟身边伸手揉了揉流川枫的头发“回家了。”

从那之后,流川枫练球练得更加勤奋,也开始和彩子说一些自己家的事情。

在彩子得知流川枫的父母经常不在家时,笑着邀请“以后没饭吃的话,就来我家吃吧。”

流川枫和彩子的家离得不远,就一条街。

流川枫第一次到彩子家时,彩子的父亲并不在家,彩子系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着向母亲介绍自己的学弟。

彩子的母亲是一个很和蔼的女人,在得知流川枫的父母经常不在家后也像彩子一般,笑着邀请流川来家里吃饭。

最后的流川枫连着三天都在彩子家吃的晚饭,在第二天晚上见到了彩子的父亲,一个英俊但并不严肃的男人。

“你就是流川吧!”那个男人笑着说“我经常听阿彩提起你。也不知道你和桔谁更厉害呢。”

“我哥哥!深体大二年级在读。”彩子看着流川一脸不解的样子,笑着解释道。

井上桔这个名字流川说不上陌生,东京的天才篮球手。15岁就被选入国家青年队,高中毕业那年正式进入国家队。

“我的篮球都是和哥哥学的哦。”彩子笑“下次等阿彰来了让你们比一下吧,毕竟哥哥还是太大了些。”

“对哦!还有阿彰啊!”彩子的父亲合掌,看起来很是激动“到时候也带上我吧,我也想看看。”

“爸,您冷静点行吗?妈妈您也管一下可以吗?”彩子无语的看着自己明明已经40岁却依然像个孩子的父亲,然后看了一眼父亲身边的母亲。

“有什么关系呢?开心是最重要的。”彩子的母亲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眼里的爱意掩盖不住。

“也是。”彩子看着自己的父母也扬起了嘴角,然后夹起一个鸡翅放到了流川的碗里“好好吃饭,快点长高。”

流川枫的父母在出差回来时,惊讶的发现自己家的儿子这段时间居然没有瘦,问起来才知道原来是去了离家一条街的学姐家吃了好几天的饭。

流川枫的母亲亲自上门表示感谢,却意外的和彩子的母亲聊的很来,两人一下就成为了好朋友。以至于之后只要流川的父母出差,流川就会被拜托给井上家照顾。当然,流川枫的父母绝对会留下足够的伙食费。

流川枫在国二结束时已经长到了一米八零,也不知道是因为彩子家的伙食太好了,还是因为自己家的基因太好。

个子疯窜加上打了一年的首发后,流川枫的追求者开始多了起来。但流川却只和彩子说话,在别人眼里,流川依旧还是那个不好接触的流川。

有些姑娘会拜托彩子转交情书,但彩子永远都是笑着拒绝“连表示爱意的勇气都没有的话,他凭什么接受你呢?”

彩子毕业那天,流川枫安静站在操场上,看着毕业生一个个上台领取毕业证书。

篮球部在毕业典礼后聚在了体育馆,几个前辈哭的稀里哗啦,彩子在一旁无奈的吐槽“在学弟们面前太丢脸了啦!”然后没说两句,自己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之后就拜托你们了。你们不要欺负我们小雪织啊。”彩子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红着眼眶对后辈们说。这下本来就哭得厉害得渡边雪织哭得更加厉害了。

流川枫自然是接过了队长的衣钵,目前全队没有人的球技能超越他。不过14岁的他,早就已经成为了富丘的得分王和主心骨。

“该回去了。”到最后还是队长开了口“接下来要好好努力啊。”

一群人红着眼睛离开了学校,流川和彩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的彩子不想坐车,流川就安静的推着单车走在彩子身边。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少见的,流川枫率先开了口。

“是啊。之后一年就拜托你啦。努力训练也要知道休息,饭也要好好吃,我不在富丘了没人监督你了,你自己要注意啊。”彩子扬起笑脸。

“我会的。”流川枫只是低声回应了三个字。

“就算是上了高中我也会经常回去抽查的哦,毕竟湘北离富丘不算远。”彩子吸了吸鼻子,笑。

“好。”流川枫点点头。

之后的那一年,流川枫没有食言,带着富丘打进了全国,也是那一年,流川枫的名号传遍了整个神奈川县。

 

流川枫最后选择湘北的原因其实挺幼稚的,大家都以为是因为离家近。但是之后流川枫自己知道,除去自己的一点私心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想要靠自己打败在陵南读书的仙道彰。

流川枫在升国三的那个暑假见到了彩子口中那个名叫阿彰的男孩。

长相清秀,个子很高,脸上挂着好看的微笑。

“阿彰,这是流川。就是我经常和你说起的那个孩子。”流川记得彩子向仙道介绍他时的样子。

“你好,我是仙道彰。”那个叫做阿彰的男孩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

“流川枫。”流川枫冷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14岁的流川枫在第一次见到仙道彰时就有着一种奇怪的敌意。

这种敌意在之后的日子里更加明显的显现了出来。

在认识彩子整整两年的时间里,流川枫早就把彩子当作了自己最特殊的人。

彩子在没人关注他的时候陪他练球,在他被欺负时主动出手帮他解除危机,虽然他自己解决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知道自己父母经常出差后便邀请自己去她家里吃饭,彩子的父母对他也是十分的好,就连偶尔回家的桔也是十分喜欢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弟弟。

一直很照顾他很在意他的姐姐,在这个叫做仙道彰的男生出现后,虽然还是很关心他,但对他的注意多少还是比以前少了些。经常一口一个阿彰的叫着。

在流川的记忆里,彩子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永远都是沉稳大气的。别的女生只会在看台上喊着流川好帅,而彩子会时刻提醒自己哪个动作做得不够到位又或者是进攻时重心太高。

也从来没有闹过脾气,即使是队员们不够听话,彩子也永远一把纸扇教他们做人。别的女生都畏惧篮球部的男生,因为他们太过高大,而彩子却将他们都治得服服帖帖,就连教练都现在偶尔都还会提起彩子“有彩子在的时候我还真是轻松啊。”

彩子善于观察,作为经理人情报网也十分发达。每次比赛前彩子总会认真的将对手的短板总结出来,让他们能选择更好的进攻点进行突破。

就是这么成熟的学姐,一到了那个叫做仙道彰的男生身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变得像个孩子,变得无理取闹,变得慵懒随意。

流川枫和仙道彰打过几次一对一,无一例外,全都是输的。

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的练球了,为什么还是打过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很随意的男生呢。

在和仙道彰的第五次见面后,流川枫第一次闹起了脾气。输掉了一对一的比赛,流川迅速收拾东西跨上了自行车“我先回去了。”还没等彩子说话,就长腿一蹬离开了。留下仙道彰和彩子两个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篮球比不过仙道彰,就连姐姐都更关注他。15岁的流川枫只觉得仙道彰的出现抢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自己的最引以为豪的篮球,和最疼爱他的姐姐。

 

吃过晚饭,流川枫躺在床上生着闷气。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气什么,但是心里就是憋得慌。

卧室的门突然响了两声,流川枫以为是母亲便闷声说道“我没事。”

敲门声又再次响起,流川枫只觉得烦躁用枕头盖住了脑袋。

门外的人似乎是没听到回应,又敲了几下。流川枫从床上站了起来,有些暴躁的打开了门“都说了...”没事两字还未说出口,流川枫就安静了下来。

门外,是笑着看着他的彩子。

“我就知道你今天不对劲。”彩子笑着走进流川枫的房间,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拉过椅子坐了下来“是不是因为这几次和阿彰的一对一都没赢过,所以不开心了?”

流川枫关上门走带床边坐了下来,点了点头。他向来是个诚实的人,输了就输了,不爽就是不爽。

“你别看阿彰那个样子,他对篮球可是很执着的。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天天抱着篮球跟在哥哥身后闹着要哥哥教他了。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很努力的练习了,每天下午放学后马上把作业写完然后练习直到吃完饭,晚饭后又继续练习。阿彰他啊,没有你想的那么随意哦。”彩子笑着说,语气里不难听出有些骄傲。

“我也有很努力的在练习。”流川枫撇了撇嘴。

“我知道的呀。”彩子笑笑“现在的你,比起15岁的阿彰其实是更强一些的哦。”

“会有打败阿彰的那天的,只要你认真练习就行啦。”看着流川低着的头,彩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嗯。”流川枫感到头上的触感,点了点头。

“所以不用不开心的呀。”彩子收回了手,笑。

“还有。”流川枫又小声的开了口。

“还有什么?”这下彩子倒是猜不到了。

“学姐,不一样。”流川枫开口。

彩子用了一秒的时间来分析这个不一样是什么意思,然后笑了出来“你小子是想说我在阿彰面前有些不一样是吗?”

流川枫又点了点头。

“真是笨蛋。”彩子笑着“你可是我弟弟啊,我怎么能对弟弟做些无理取闹的事情呢?”

“我让你和阿彰比赛不也是为了提高你的技术吗?我的好友圈里也就只有阿彰能帮助你了。你小子居然还在吃阿彰的醋,我真是服了。”彩子的声音传进了流川枫的耳里,流川枫只觉得心里那股闷气一下就散去了。

“不过让你觉得被忽视了还是我的问题,抱歉啊流川。”彩子挠了挠了后脑勺,笑。

“学姐,谢谢你。”流川枫在抬起头来时,虽说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彩子知道,流川枫已经不在闹脾气了。

“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也就回去啦。不要多想哦,你永远都是我最疼爱的弟弟啊。”彩子站起身来,拍了拍流川的肩。

流川枫也站起身来,和彩子一起走出了家,直到将彩子送到了家。

在彩子家门口,看到了了站在门外喝牛奶的仙道彰。

“看起来是解决问题了啊。”仙道彰笑着朝两人走来,手上还拎着一个小袋子。

走到两人面前,流川枫才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两盒牛奶。

“请你们喝牛奶。”仙道彰笑着将牛奶拿了出来,递给了两人。

流川枫愣在原地没有伸手,彩子接过牛奶打开来插入吸管递到了他的面前“怎么了?不喝吗?”

“谢谢。”流川枫接下牛奶对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不用客气的啊。毕竟你可是流川呐。”仙道彰笑着“你这么听话的样子我可不习惯啊。”

在那之后的半个月里,流川枫几乎是天天和仙道彰在一对一。从一开始场场必输,到最后几天偶尔也能赢下一两局,流川枫知道自己已经又在成长了。

距离第一次见仙道彰已经过去了20天,在第21天的时候,流川枫自己来到了小球场,却没看见自己的学姐和那个男生。

流川枫在那个球场一直呆到天黑,都没见到两人的身影。只好先收拾好东西回了家。

到了家拿起手机,那发现彩子发来的消息“我和阿彰回东京啦,要一直呆到开学哦。”

流川枫这才想起,虽说是在神奈川读的国中,但是彩子其实是东京人。

之前听说仙道是要去陵南读书的的吧,看起来开学了还是能见到的。这么想着流川枫按下键盘“好。”

Akira0418

想见你

-一个脑洞

-仙彩是青梅竹马前提

-⚠️有失忆烂梗


-想见他,想见他,现在就想马上见到他。

脑子里这么想着,身体也马上付诸了行动。

无视掉同班同学们诧异的眼光以及身后主力后卫的声音,卷发姑娘拎起书包径直离开了教室。

动作轻巧熟练地翻过学校的围墙,她突然很庆幸得亏自己偶尔会和赤点军团一起胡闹。要不也没可能这么轻松就逃出学校。

在车站旁的便利店买了盒柠檬茶就踏上了通往湘南海岸的江之电。

还没到放学时间,车上的空位很多,卷发姑娘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想起了那个少年的模样,卷发姑娘眯了眯眼睛

“好想你。”


窗外一闪而过的卷发让恰好睡...

-一个脑洞

-仙彩是青梅竹马前提

-⚠️有失忆烂梗

 

 

-想见他,想见他,现在就想马上见到他。

脑子里这么想着,身体也马上付诸了行动。

无视掉同班同学们诧异的眼光以及身后主力后卫的声音,卷发姑娘拎起书包径直离开了教室。

动作轻巧熟练地翻过学校的围墙,她突然很庆幸得亏自己偶尔会和赤点军团一起胡闹。要不也没可能这么轻松就逃出学校。

在车站旁的便利店买了盒柠檬茶就踏上了通往湘南海岸的江之电。

还没到放学时间,车上的空位很多,卷发姑娘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想起了那个少年的模样,卷发姑娘眯了眯眼睛

“好想你。”

 

窗外一闪而过的卷发让恰好睡醒的少年晃了晃神。

这个点怎么可能是她。少年无奈的笑笑,目光回到了正在讲题的带着眼镜的老师身上。

直到下课,正在收拾书本准备去社团的少年听见了先走出教室的同学的声音

“那是湘北的吧?长得真好看啊!”

少年才惊觉,在课上见到的那一闪而过的画面并不是幻觉。

丢下书包两步走出教室,果然在教室外面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卷发姑娘逆着光,朝他歪头一笑

“呐,好久不见啊。”

“阿彰。”

 

熟悉的称谓从姑娘嘴里说出,少年不自觉的愣了愣神“你怎么会在这里?”

“想见你,就来了。”姑娘笑着望向少年的眼睛“我全都记起来了。”


身体比大脑更先产生了行动。

少年在听完姑娘说的话后,将身边一切事物都无视掉,一把将姑娘拉进了怀里。

“我已经等了你482天,一年三个月又二十七天。”

“你终于回来了。”

 

卷发姑娘笑着蹭了蹭少年灼热的胸膛

“嗯,回来了。”

“再也不会走了。”

Hz.赫兹

我如果要说这是阿彩会有人信吗

我如果要说这是阿彩会有人信吗

安西玛丽

扇ゆずは的短篇漫HYPER-BALLAD,书名应该来自歌手比约克的同名专辑。节选文字少、很有画面感的几页。标签花流和流花都加了,反正很清淡,不过樱木随意露出小蛮腰很性感,流川眼神也很深情。

扇ゆずは的短篇漫HYPER-BALLAD,书名应该来自歌手比约克的同名专辑。节选文字少、很有画面感的几页。标签花流和流花都加了,反正很清淡,不过樱木随意露出小蛮腰很性感,流川眼神也很深情。

安西玛丽
气死宫城系列。彩子和高个子配就...

气死宫城系列。彩子和高个子配就是更养眼。

作者:reicarter 

气死宫城系列。彩子和高个子配就是更养眼。

作者:reicarter 

请吕先生吃糖
从微博良田超话里扒拉来的图,我...

从微博良田超话里扒拉来的图,我给拼接了一下

博主:井上彩子前男友

原博的文案是:假装是良田和彩子


我个人脑洞:良田的运动鞋旧辽需要换新的,于是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日常出来约会的宫彩二人决定去百货大楼买买鞋子和衣服什么的,因为良田没有金钱意识在外面花钱大手大脚所以他的小金库基本被彩子管着。然后这时,小男孩好不容易挑中自己心仪的鞋子悄咪咪看了眼价格,用bling bling期待着的眼睛看着彩子冲她撒娇


这个脑洞有点长了...依然长期蹲一位太太来展开扩写(:з」∠)_

从微博良田超话里扒拉来的图,我给拼接了一下

博主:井上彩子前男友

原博的文案是:假装是良田和彩子


我个人脑洞:良田的运动鞋旧辽需要换新的,于是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日常出来约会的宫彩二人决定去百货大楼买买鞋子和衣服什么的,因为良田没有金钱意识在外面花钱大手大脚所以他的小金库基本被彩子管着。然后这时,小男孩好不容易挑中自己心仪的鞋子悄咪咪看了眼价格,用bling bling期待着的眼睛看着彩子冲她撒娇


这个脑洞有点长了...依然长期蹲一位太太来展开扩写(:з」∠)_

请吕先生吃糖

神奈川首席后卫的日常生活现状

场上宫城良田

场下宫城良甜

在外面酷炫狂拽A连个后脑勺都是靓帅靓帅的酷盖结果是一个成绩经常挂科天天需要女朋友辅导和看管才坐得住的调皮体育生,惹天惹地在彩子面前就安安分分乖巧听话如小朋友得离谱


笔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这个设定这么香真的没人嗑吗真的没人嗑吗

神奈川首席后卫的日常生活现状

场上宫城良田

场下宫城良甜

在外面酷炫狂拽A连个后脑勺都是靓帅靓帅的酷盖结果是一个成绩经常挂科天天需要女朋友辅导和看管才坐得住的调皮体育生,惹天惹地在彩子面前就安安分分乖巧听话如小朋友得离谱


笔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这个设定这么香真的没人嗑吗真的没人嗑吗

耳机坏了啦

找情侣头像的时候翻到这一对第一反应就是:这感觉跟宫彩也太像了叭 (假装就是宫彩!)

脑内瞬间脑补出:本来想和朋友们打篮球的小男孩因为下雨而无奈悻悻回家,路上居然能偶遇到自己早就暗恋的小女孩,然后别别扭扭近距离接触,推脱来害羞去最后终于如愿以偿送她回家啦!

呜呜呜虽然混吃等死的态度我自己也很不耻但还是不要脸地想问一句有没有太太写有没有太太写(:з」∠)_求求您了快来吃宫彩叭我在这里蹲

找情侣头像的时候翻到这一对第一反应就是:这感觉跟宫彩也太像了叭 (假装就是宫彩!)

脑内瞬间脑补出:本来想和朋友们打篮球的小男孩因为下雨而无奈悻悻回家,路上居然能偶遇到自己早就暗恋的小女孩,然后别别扭扭近距离接触,推脱来害羞去最后终于如愿以偿送她回家啦!

呜呜呜虽然混吃等死的态度我自己也很不耻但还是不要脸地想问一句有没有太太写有没有太太写(:з」∠)_求求您了快来吃宫彩叭我在这里蹲

ILGCLT。
用了太太空间的模板涂了一副宫彩...

用了太太空间的模板涂了一副宫彩ww,我是菜鸡别打我

用了太太空间的模板涂了一副宫彩ww,我是菜鸡别打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