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彩演

300浏览    52参与
Ah Zen

《恶魔在身边》第二十三章~姜彩3

惠元这几日真的精神不太好...


满脑子都是想着彩演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不明白了...到底对她是什么感觉...


是姐妹情谊...还是其他的情愫...


间接地,在家里...惠元又再变回一开始的冷漠模式...似乎真诚的心已经不存在了...


"欧尼...你还好吗?"


彩演进到了惠元的房间,发现到她没有和自己一起吃晚餐,所以上楼看了看...


"嗯...我没事...迟点我再下来吃..."


惠元假装在电视机前看着戏剧......

惠元这几日真的精神不太好...

 

满脑子都是想着彩演的事情...

 

现在她已经不明白了...到底对她是什么感觉...

 

是姐妹情谊...还是其他的情愫...

 

间接地,在家里...惠元又再变回一开始的冷漠模式...似乎真诚的心已经不存在了...

 

"欧尼...你还好吗?"

 

彩演进到了惠元的房间,发现到她没有和自己一起吃晚餐,所以上楼看了看...

 

"嗯...我没事...迟点我再下来吃..."

 

惠元假装在电视机前看着戏剧...

 

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妹妹...

 

惠元不敢告诉她...她想要问...那个同学和她之间的关系,她害怕听到后无法接受那个答复,所以干脆不问,但搞到现在心里闷闷的...

 

彩演走在惠元面前把视线挡住了,双手叉腰...

扮着愤怒的气势让惠元一起吃晚餐...

 

手也伸了过去想要拉着她下楼吃饭...

 

惠元却反射性地打掉了她的手...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抱...抱歉...欧尼...我..."

 

"欧尼...讨厌...我了吗?"

 

惠元最讨厌有人在自己面前落泪了,因为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从小到大,看的恐怖片再可怕,她都不会被吓哭的。

 

在眼前的人是自己心中特别的存在,就连哭的样子都好可爱...可是惠元知道...她不该那样的...

 

不过此刻她也真的好想哭...

 

两颗水点慢慢地大了起来,像蜗牛一样慢慢地...

 

慢慢地爬过脸颊...

 

憋着...忍着...脸都通红了...

 

鼻子吸入的啜泣声被眼前的人耳尖听见了...

 

"欧尼...你..."

 

彩演慌了手脚...

 

啊...她以为那么做欧尼就会心软的...

 

但是好像反效果了...欧尼看起来更软...

 

彩演抱着惠元...拍拍她的背后...

 

"欧尼...不哭...彩演不该那么惹欧尼的,对不起...你要看电视就看吧...欧尼不吃饭我也不吃..."

 

也许是一个人生活太久...独立习惯了...

 

在家是一个人的,不奢望有人可以陪伴自己...

 

虽然也和朋友在外看电影...但那是朋友呀...

 

是自从有了那颗坦诚的心...

 

她的突来到访...

 

走进了她孤独的心灵...

 

有个人,吃饭会等她...

 

看电视的时候...会留个空位拉着棉被一起盖,然后吃着零食讨论电视里的剧情...

 

那不是姐妹是什么...但是...

 

姜惠元要的好像超越了一切...

 

惠元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彩演哭成了花猫脸...

 

稍微把惠元惹笑了...

 

她微微侧身拿过在床边的卫生纸轻轻擦了她的泪迹...

 

"彩演...欧尼有句话要告诉你..."

 

彩演看着惠元...眼睛还是红红的...

 

应该说是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才对...

 

"欧尼...很喜欢...很喜欢...彩演...是...真正的喜欢哦..."

 

都到这个份上了...惠元搞清楚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喜欢自己的妹妹...

 

会觉得恶心吧...如果她觉得恶心...

 

她会离开的...至少她...坦诚过...

 

"欧尼...你说的是真的吗..."

 

眼睛的色调转得更红了...

 

"欧尼...怎么办...彩演...也很喜欢欧尼...是真正的喜欢..."

 

胆小的彩演做出了毕生大胆的事情...

 

"有件事,你可以帮帮我吗?"

 

巧克力...故意让欧尼看到和别的同学亲密的动作...引起她的注意...如果她在意...彩演就有机会了

 

是赌注...

 

彩演做出了大胆的决定...

 

下了很大的赌注...

 

她买了大...

 

最后开了大...

 

好呀...

 

双收双收...

 

欧尼我收下了...

Ah Zen

《恶魔在身边》~姜彩 2

"妈...你和爸爸...还没和好吗?"


彩演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晚餐...其实晚餐是谁做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在家的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会做饭的两人却在担心着,却什么也不能做...


将料理盛到盘里端到桌上...母女俩开始吃着饭...


"我可没生气...是...他不原谅我..."


///


而另一边...


"又是菜心罐头沙丁鱼..."


惠元爸爸埋怨着...用筷子夹起一小块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吃了下去...

"妈...你和爸爸...还没和好吗?"

 

彩演妈妈正在厨房做着晚餐...其实晚餐是谁做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在家的两个人都不会做饭,会做饭的两人却在担心着,却什么也不能做...

 

将料理盛到盘里端到桌上...母女俩开始吃着饭...

 

"我可没生气...是...他不原谅我..."

 

///

 

而另一边...

 

"又是菜心罐头沙丁鱼..."

 

惠元爸爸埋怨着...用筷子夹起一小块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吃了下去...

 

"爸...你就...原谅妈妈啦,她也是太爱你了才会这样..而且...你再不让她回来,我们还得挨罐头食品到何年何日?"

 

惠元爸爸一听简直不妙,所有的自尊尊严好像都是一粒沙那么无谓了...

 

下定决心明天要把她带回家里来..

 

惠元察觉了爸爸的小小心思,在心里开心地呐喊...终于可以见到彩演了!

 

不过...自己可恶的妹控情怀...真的得治一治...

 

///

 

"安宥真...我问你...你和元英怎么认识的?"

 

现在是在课堂期间,老师在前教着科学的知识,但惠元早已经听懂了...

 

奈何老师还是在解释...

 

无聊地就在课堂和宥真说悄悄话...

 

大型犬其实也憋了好久...科学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反正到最后她不明白的可以问她家可爱美丽又聪明的元英呀...

 

"光北,你怎么突然感兴趣了呀?"

 

"就...哎...那个...我就坦白说吧...我对自己的妹妹保护欲好像太强了...有点妹控...所以想说想办法治治...看那些网络都写着谈恋爱可以帮助减低妹控的程度..."

 

"哦...所以你就想问我和元英的事?拜托...恋爱不是说要找就有...还要有缘分的...就像我和元英命中注定那样..."

 

大型犬说得太过兴奋,结果声音大得老师都听见了,惠元来不及让宥真降低声量就已经被老师叫去课室外罚站了...

 

宥真站在前门,而惠元站在后门...

 

惠元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相反宥真真的像是尝鲜一般在门口胡乱兴奋...

 

好巧不巧,今天是初一生交换课室的时间...

 

她们刚好从电脑室回到课室经过这条通道...

 

果真让彩演看见自己的欧尼在门外罚站...惠元瞄到后真的感觉很难堪...

 

要做个让人依赖的姐姐真难...尤其看到彩演默默地举起拳头为自己加打气的样子更是丢脸...

 

惠元的脸绷着...她认得那个人...

 

是送彩演巧克力的同学...

 

他竟然...把手搭在了彩演的肩上...

 

动作很亲密...两人在陆续谈话着,这些举动都映入惠元的眼帘

 

内心有点愤怒...虽然外表看不出,但捏紧的拳头已经出卖了这一切...

 

队伍都离开后,宥真开心地赞扬光北的妹妹很可爱,但惠元周围的空气已经降了温度...

 

这堂课...结束了...

 

///

 

这回...惠元爸爸和彩演妈妈终于和好了...

 

彩演再次搬回了这间家...

 

第一时间,她就冲到惠元的房间想和她打个招呼...

 

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彩演转动门把打开了门,幸亏没锁门...

 

原来惠元在睡觉,怪不得敲了门也没应门...

 

彩演走到她身边,房间里看着空调,但身体却曝露在冰凉的空气间...

 

彩演怕她着凉了,把一旁搁着的被子披在她的身上...

 

"欧尼...我回来啦,很想念你..."

 

那宠溺的眼神最终在一个印额之吻后才离开了房间...

 

睫毛一阵一阵地颤动...

 

看来彩演的姐控也是挺浓的...

 

惠元起得有点晚,下楼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料理...

 

爸爸坐在餐桌前等开饭...

 

惠元选了张位置要和彩演一起坐的,却发现多了双碗筷...

 

她站起身拿了那份多的打算放回厨房,却被妈妈给止住了。

 

"惠元呀...那副碗筷放着,等下你妹妹的朋友会来这里找彩演,顺便吃个饭。"

 

妈妈一副高兴的样子,还在那里说看来彩演长大了。不过就惠元的理解应该是生性内向的彩演终于带朋友回来的意思,也就不多想。

 

门外的门铃响了,彩演已经在客厅等候,第一时间就帮忙开门了。

 

惠元看到桌上的食物已经六亲不认先动筷吃了几口...

 

"爸...妈...这是我和你们提到的朋友哦..."

 

彩演把朋友介绍给爸爸妈妈认识...在场的人都礼貌回应,只有惠元嚼在嘴里的饭忘了继续动作,楞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伯父伯母好...我今天是来找彩演拿个东西,但...真的不好意思在这里吃饭..."

 

彩演妈妈看着眼前的白净男孩模样,挺有礼貌的。

 

是彩演妈硬让彩演把人家带过来家里吃饭,算是答谢他人三番四次请自己吃的巧克力的回礼。

 

这顿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在餐桌前洽谈了起来。

 

惠元本来就是个寡言的人...

 

只是安静地咀嚼嘴里突然变得无味的料理...

 

好像隔了两个世界...

 

食不知味..

 

"我饱了,你们慢慢吃..."

 

惠元起身将碗筷拿到厨房洗后,就直接上楼倒在了床上...

 

又是同样的一个人...

 

她们是什么关系呀...

 

东西快要被抢走的感觉...谁没有过

Ah Zen

《恶魔在身边》~姜彩

现在这幅场景真的让到惠元和彩演感到不知所措...


原先甜蜜出游好几日,今日才刚返家的惠元爸爸以及彩演妈妈直接开杠...


在两个孩子面前大吵一架...


"你说...你对那个女的也太好了吧...你和她什么关系..."


彩演妈妈冷漠的质问让到周遭空气瞬间凝结...


"她是我表妹...小的时候就常粘着我...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可是...那个表妹分明喜欢你..."


惠元爸爸摇摇头...表示无奈...这都解释了好...

现在这幅场景真的让到惠元和彩演感到不知所措...

 

原先甜蜜出游好几日,今日才刚返家的惠元爸爸以及彩演妈妈直接开杠...

 

在两个孩子面前大吵一架...

 

"你说...你对那个女的也太好了吧...你和她什么关系..."

 

彩演妈妈冷漠的质问让到周遭空气瞬间凝结...

 

"她是我表妹...小的时候就常粘着我...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可是...那个表妹分明喜欢你..."

 

惠元爸爸摇摇头...表示无奈...这都解释了好多遍,可眼前冷冰冰的妻子依然不接受...

 

惠元听了他们俩的对话,大概知道是妈妈吃醋了。

 

女人嘛...都是缺乏安全感的...

 

就像现在坐在旁边的彩演...抖着身子...害怕却又要看...所以惠元只好牵着她的手,不断给与鼓励...

 

她是彩演的依靠呀...惠元内心总是那么想的...

 

必须要扮演好欧尼的角色...

 

但是父母吵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哎...老婆...好啦...我答应你...会尽量避免和她的亲密接触,也会和她说清楚,别生气了,而且孩子们都在看..."

 

惠元爸爸走到彩演妈妈面前讨好般地帮她按摩肩膀,顺了顺她的被背部,希望她消消气...

 

"这也可以算是...你吃醋对吧...哎哟..."

 

说完他们就自个儿在孩子们面前搂搂抱抱的...

 

不过后来惠元爸爸很小声地说了句

 

"只有幼稚的人才会吃醋啦,别吃醋了..."

 

这句话不但没让彩演妈妈变得冷漠,反而还笑脸迎人似地...

 

不过这一笑看在彩演眼里是个相当可怕的意思...

 

"欧尼...我想...爸爸过不久会出事..."

 

惠元并不明白妹妹所表达的意思,虽然彩演尝试解释,但她无法传达,也只好放弃解释...

 

但几日后就让到惠元彻底明白了...

 

彩演妈妈找来了自己的亲戚演了一场剧...

 

"你是我老婆的什么人,为什么摸来摸去!"

 

彩元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给她。既然让她来演戏,而且还要带个假发来骗自己的姐夫...

 

此时此刻她希望姐夫不会出拳挥她...

彩演妈妈则是护在彩元身前表现出一副别欺负她的感觉,让到惠元爸爸更是打翻了醋坛子...

 

"我和她只是堂哥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吃醋是小孩子才会做的..."

 

惠元终于明白...

 

妈妈是个有仇必报,让到自家男人彻底感受的女性...

 

惠元由衷感到佩服,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了...

 

这场闹剧终于在本田赶来后才停止...

 

意外得知彩元被拉去帮忙演戏让自家姐夫吃醋,本田哪可以接受...直接上门拉人了。

 

之前帮惠元看病的本田在理清事情后才知道...

 

彩元和惠元算是亲戚...

 

那么...本田和彩元有是情侣关系...

 

惠元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本田医生别把那时候吃坏肚子的事给爆出来。

 

不过到最后,男人的自尊放不下是被人设局骗了自己...

 

"我觉得我们好像需要空间冷静冷静..."

 

那次后...彩演妈妈把彩演带离开这个地方暂时到外面住...形成分居状态...

 

///

 

惠元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一旦她在意的东西,她都是用真心去对待...

 

宥真当然也知道她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光北,放心吧...在学校也可以和她见面,别想那么多..."

 

但惠元就是听不进去...是货真价实的妹控情怀...

 

下课铃声响起...宥真被惠元撇下,直接跑到初一的班级找彩演...

 

在门外搜寻她的身影...

 

她看见了她正在收拾书本...

 

惠元内心萌开了花...

 

随后彩演身边走来了个同学把类似盒子的东西交给了彩演,原先彩演舞动着手拒绝...

 

但对方一直推了过去,彩演只好默默接受...

 

彩演她出课室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欧尼来到自己的班等了那么久...

 

"抱歉...等久了,我们去吃吧..."

 

"啊...嗯...好...那个彩演...刚才那个人是谁?"

 

惠元试探性地问问,刚才看到的画面让到惠元感到不舒服...

 

"哦...他呀...他是班里的学生会长...刚才他..."

 

"刚才他怎么了?"

 

惠元的心跳跳得很快,她甚至有股冲动...

 

自家的妹妹不要喜欢她...

 

"他送我巧克力,我就说我不吃甜的...但是他一直给我,我只好接受了..."

 

惠元闷闷地吃着...面包...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然后我就想到...欧尼喜欢吃甜的,所以这盒巧克力我还是收下来和欧尼一起吃才快乐!"

 

原来彩演心里都是想着自己的

 

惠元实在太开心的,刚才那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她开心滴把盒子里的饼干拿了出来吃...

 

『味道不错...』

Ah Zen

《稀》终章

终于完结了

个人比较满意最后一章啦~

为什么马来西亚还不能看immortal song呢?想看丸...

ABO还是ABO 

终于完结了

个人比较满意最后一章啦~

为什么马来西亚还不能看immortal song呢?想看丸...

ABO还是ABO 

Ah Zen

《稀》第七章

原来我数错了,还有一章才完结


今晚多放一章完结,今天可以看见IZONE了!

要期待晚上的终章,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厚颜无耻😂)


想要彩樱糖太久了 

原来我数错了,还有一章才完结


今晚多放一章完结,今天可以看见IZONE了!

要期待晚上的终章,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厚颜无耻😂)


想要彩樱糖太久了 

Ah Zen

《稀》第五章

倒数三章


戳这里↓


计划1 

倒数三章


戳这里↓


计划1 

Ah Zen

《稀》第四章(远离)

因为觉得链接蛮有趣,所以就发链接了


倒数四章


戳下面


有人说樱花不可能是o😏 

因为觉得链接蛮有趣,所以就发链接了


倒数四章


戳下面


有人说樱花不可能是o😏 

Ah Zen

《稀》第三章

见评论


戳这里,别戳错↓戳错私信


彩樱 万岁≧▽≦ 

见评论


戳这里,别戳错↓戳错私信


彩樱 万岁≧▽≦ 

Ah Zen

《稀》第二章(相见)

多年后,樱花在父母的企业下就职。


那一直是她的父母所期望的...只是事与愿违...


樱花在第二次分化后成了...Ω


樱花坐在办公桌上,身体非常地吃力...

把手撑在了头,手寸顶在桌上...


身体的疲惫感逐渐袭来...


从她的抽屉里,她拿出了一瓶药罐,倒出了两颗药丸吞咽进去。


这些药丸都是从樱花爸爸的朋友那里得来的机密药丸,可以转变身体信息素...


副作用也有...那就是长期服用会造成身体上的疲累,且...发情期也会正常发挥。


晚上有一场晚宴...各大...

多年后,樱花在父母的企业下就职。

 

那一直是她的父母所期望的...只是事与愿违...

 

樱花在第二次分化后成了...Ω

 

樱花坐在办公桌上,身体非常地吃力...

把手撑在了头,手寸顶在桌上...

 

身体的疲惫感逐渐袭来...

 

从她的抽屉里,她拿出了一瓶药罐,倒出了两颗药丸吞咽进去。

 

这些药丸都是从樱花爸爸的朋友那里得来的机密药丸,可以转变身体信息素...

 

副作用也有...那就是长期服用会造成身体上的疲累,且...发情期也会正常发挥。

 

晚上有一场晚宴...各大名商企业都会出席...

是个可以结交及认识商业界人士的机会...

 

连日来的工作量加上身体的副作用使得樱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但...她必须要撑下去...

 

为了支撑自己的家,为了支撑父母对自己的期望...

 

从办公室里的橱柜里挑选一套黑色裙子...简单地擦上腮红及上了点唇膏,掩饰自己有点疲累及缺血的气色。

 

今晚她必须一个人出席晚宴,父母都已经到外地旅游了。

 

领着一个小小的包包...踩着不太高的高跟鞋走了进去...

 

虽说是富家子弟的宴会,但里面也有不少白手起家的长辈...樱花更看重的是与他们的交流

 

多少公子看见了那一身的黑色窄群裹在她的身上,是与生俱来的气质,纷纷前来搭讪..

 

嘴上说自己是某某企业的少爷,但始终镇压整个龙头的是他们的父母...因此,樱花是很尊敬自己的父母可以那么有毅力把生意做成那么大的企业。

 

所以...就算牺牲也好,都一定要保护好自家的产业。

 

宴会上播放轻柔的爵士乐器🎵,温度也调到适中,门外突然被打开。

 

两个警卫正架起一个人,警棍还不忘送多几下。

 

全场看着那副场景,那个人戴着的眼镜被打了歪了一边,显得有些狼狈...

 

"不好意思,她是个Ω,但却有着宴会的邀请函,所以我就抓了她,怎么知道她还反抗!"

 

那个人低着头,压迫得只能跪在地上...

在场的人都被Ω所流露出的可怜躯体涌上一丝怜悯。

 

『Ω就不能出入上流社会的场所』

 

樱花被眼前活生生的例子给惊艳到了...

要是场上的人发现自己是Ω,是不是就会遭遇大家的排挤...

 

这个社会...好残酷...

 

大家的目光都被那位Ω吸引着了,虽然有点抱歉,樱花选择了离开宴会,到了一处比较寂静的阳台吹风。

 

手搭在了围墙,望着可以眺望的景色...

她不禁有点想念...她了...那个常被欺负,却固执,也依然努力的...她。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她害怕...和她遭遇一样的事情...

但...她也想像她一样勇敢...

 

冷风迎面吹向樱花...

她环抱起自己的身体,眼睛被吹得有点微红,咬着唇,身体的不适感再次降临...

 

几乎是摇摇晃晃地逃离这场宴会...

樱花的思绪开始昏昏沉沉,脚步也不禁加快,却撞到了正好迎面而来的男士...

 

闻到了身上的酒味,

 

喝得有些醉的男士许是神智不清了,既然靠近樱花,还吸了好大一口气...

 

"你...有没有...人说你的身上...散发着甜味呢~"

魔掌抓着樱花的手腕,使得她动弹不得。

 

身体非常不适了,却偏偏遇到个醉酒的人,甚至还做出对女性不礼貌的举动...

 

樱花用尽吃奶的力气挣扎反抗,始终抵不过男人的力量,而且他还凑近自己想要闻自己的味道。

 

"不要!住手!"

 

恰当的时机里,一道飞快的身影出现了,立刻把那位男士拉开樱花的范围。挣脱了束缚,樱花有点虚弱地看着那位救命恩人。

 

"滚!"

 

把那位醉酒的男士甩了出去,甚至中心不稳,还跌坐在地上。

 

双眼开始无法焦距视线...还未看清刚才救自己的人的长相,地面却开始吸引着她。

 

眼明手快地搂着她的肩膀,让依偎在自己怀里。迎面还散发着浓烈的樱花味信息素...

 

快速拨通电话下达了吩咐后,抱起樱花利用长腿的优势踢开逃生门,往十楼的方向跑去。这个时候如果用电梯,其他人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服务人员已经在门口帮忙扫描卡让彩演抱着樱花入房,一卡插在墙上,另一卡则放在桌上。离开前也把门给带上。

 

她把樱花放到床上,鞋子也帮忙脱了下来放在一旁。

 

其实樱花的意识在有人抱着她跑上楼梯的时候已经恢复了。

 

那时她张开眼偷瞄...

 

她看到了...是她...与当初的长相一样...

可是...头发从长发变成了中长发...

变得更高了...

而且...也瘦了很多...

 

"谢谢..."

 

樱花现在身体疲累得无法动弹,加上一直不断升温的热度...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可以明显看到变得深粉色。

 

"对不起...我...好像...有点不方便,请...把空间留给我..."

 

说话断断续续...还喘了几口气...

 

她看着她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一个药罐,倒出了两颗药丸就要往嘴里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