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彩良

31725浏览    131参与
铃
想来想去还是把第五章我最喜欢的...

想来想去还是把第五章我最喜欢的前后呼应部分发一下

蓝良与一彩遇见的那个瞬间,在被对方说“做朋友吧”的那个瞬间,虽然很惊讶,但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什么东西要开始了,并且非常的兴奋。

迫真少女漫开场,也是boy meets boy,是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就察觉到的、慢慢发生的物语。

想来想去还是把第五章我最喜欢的前后呼应部分发一下

蓝良与一彩遇见的那个瞬间,在被对方说“做朋友吧”的那个瞬间,虽然很惊讶,但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什么东西要开始了,并且非常的兴奋。

迫真少女漫开场,也是boy meets boy,是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就察觉到的、慢慢发生的物语。

【🦁💚】あん.

まいふれんどひいあい

-----------------------------------------------------------------

【无授权转载,侵权即删,致歉🙏💦】

作者:みくに

(Twitter@twinklemagic_):

https://twitter.com/twinklemagic_?s=09

まいふれんどひいあい

-----------------------------------------------------------------

【无授权转载,侵权即删,致歉🙏💦】

作者:みくに

(Twitter@twinklemagic_):

https://twitter.com/twinklemagic_?s=09

Ironic

可恶 彩良太老夫老妻了

(我cp是真的

可恶 彩良太老夫老妻了

(我cp是真的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玩es的朔间桑!16

我也想吃ニキ的饭.


“今天上课的时候,小~蓝坐在我旁边诶。”凛月说。

没有人回复他,朔间零在专心打es!!music,羽风薰在专心打MMORPG,大神晃牙在专心吃外卖。

朔间凛月沉默。

朔间凛月盯着大神晃牙的外卖看了很久,翻开笔记本打开羽风薰正在玩的MMORPG。

于是轮到清完BP和pass的朔间零泪眼汪汪说汝等不要只顾着切磋而忽略吾辈了。

羽风薰惨叫说不要总抓着我打架放我去看风景啊。

*

“凛月居然会主动谈起上课的事。”短暂风波过后恢复风平浪静,朔间零说:“明明平时都是在抱怨上课睡得正开心结果被老师喊起来回答问题喏。”

“兄长这是嫉妒了吗。”朔间凛月说。...

我也想吃ニキ的饭.





“今天上课的时候,小~蓝坐在我旁边诶。”凛月说。

没有人回复他,朔间零在专心打es!!music,羽风薰在专心打MMORPG,大神晃牙在专心吃外卖。

朔间凛月沉默。

朔间凛月盯着大神晃牙的外卖看了很久,翻开笔记本打开羽风薰正在玩的MMORPG。

于是轮到清完BP和pass的朔间零泪眼汪汪说汝等不要只顾着切磋而忽略吾辈了。

羽风薰惨叫说不要总抓着我打架放我去看风景啊。

*

“凛月居然会主动谈起上课的事。”短暂风波过后恢复风平浪静,朔间零说:“明明平时都是在抱怨上课睡得正开心结果被老师喊起来回答问题喏。”

“兄长这是嫉妒了吗。”朔间凛月说。

“吾辈下次也要坐凛月旁边。”朔间零说。

“我不建议你们这样干。”羽风薰说:“下边两个人一起睡成一团的话,目标太明显会被盯上的。到时候可不要找我求救啊。”

“唔……但是在课堂上见到薰君的次数,比看见凛月在课堂上睡觉的次数还少喏。”朔间零说。

“……一想到在我们三个人中,零君居然是出勤率最高的那个,就觉得心情很微妙了。”羽风薰感慨。

*

“凛月最近和新来的几个同学关系真的很好啊,尤其是白鸟君。”朔间零说。

“哼哼♪在学校里接近他们的话,睡醒就有好吃的饭了嘛。”朔间凛月说。

“既然这样,下次带上吾辈一起行动吧。”朔间零说。

“是为了饭吗。”羽风薰说。

“当然是为了凛月。”朔间零说。

“是这样吗。”朔间凛月说。

“唔……大概顺便为了饭吧。”朔间零说。

“?”羽风薰说。

*

当然,第二天羽风薰也出现在了椎名丹希厨房。

“薰~君也是为了饭而来吗♪”朔间凛月说。

“不不不,虽然一点也不想管,但你们俩大白天在外边跑,万一出什么事就麻烦了啊。”羽风薰说。

“是这样吗。”朔间零说。

“呃……大概顺便为了饭吧。”羽风薰说。

“?”朔间凛月说。

*

“唔姆……总是被椎名前辈单方面照顾感觉很过意不去啊,有没有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做到的事呢,比如踢馆之类的。”天城一彩说。

“我和我的室友们都支持你去学校食堂踢馆。”朔间凛月说。

天城一彩露出困惑的表情。

“太难吃了啊。”朔间凛月解释。

“唔姆,可以吗蓝良?”一彩跃跃欲试。

“当然不可以啊!”蓝良叹气:“凛月前辈也不要总和阿彩开玩笑,他真的会当真的。”

*

“嗯……说起来彩君确实是没有什么都市生活常识来着。”凛月说:“小蓝没有告诉他,都市人谈恋爱的原则是喜欢就上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动给自己贴野蛮人标签的人。”羽风薰说。

“从明天起薰君禁止进入椎名厨房喔。”凛月说。

“为什么你变成主人了啊!?”羽风薰抗议。

烏絕

迟了一步没有遮到镜头的一彩宝宝 (੭ु´ ᐜ `)੭ु⁾⁾

迟了一步没有遮到镜头的一彩宝宝 (੭ु´ ᐜ `)੭ु⁾⁾

烏絕
. /\ . / \ . /_...

.            /\

.       /          \

.  /_ _ _ _ _ _ _ _\

.        ...

.            /\

.       /          \

.  /_ _ _ _ _ _ _ _\

.        天   ︳白

.        城   ︳鳥

.        一   ︳藍

.        彩   ︳良

星愿

开窍。


续主线第四章117话问题发言衍生!

♠彩良情人节快乐♥


网点好难啊!来不及画!我好菜!但终于给生出来了wwww【一个月前的草稿【默【还想画各种各样的彩良贴贴!!

开窍。


续主线第四章117话问题发言衍生!

♠彩良情人节快乐♥




网点好难啊!来不及画!我好菜!但终于给生出来了wwww【一个月前的草稿【默【还想画各种各样的彩良贴贴!!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520没赶上,踩着521摸个简单的鱼。彩良预警,就当是补上今年错过的214情人节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是巧克力呢.


“既然如此,”

“就由我们Pretty 5,”

“来为唯一后辈小蓝良的恋情保驾护航❤”

“那、那个……耶——”

“咿——?!”

伴随美伽带着几分犹豫的声音一起的,是蓝良的惊叫。眼看这四个人甚至在完全没有必要的默契下摆起了pose,蓝良觉得自己大脑CPU开始全速运转来寻找如何逃跑会比较优雅而有效率。

“啊啦,不要害羞嘛。”大概是不经意间“逃”字已经被写在了脸上,蓝良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面对迟钝的男孩子,小蓝良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抓住机会哦~♪”...

※520没赶上,踩着521摸个简单的鱼。彩良预警,就当是补上今年错过的214情人节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是巧克力呢.




“既然如此,”

“就由我们Pretty 5,”

“来为唯一后辈小蓝良的恋情保驾护航❤”

“那、那个……耶——”

“咿——?!”

伴随美伽带着几分犹豫的声音一起的,是蓝良的惊叫。眼看这四个人甚至在完全没有必要的默契下摆起了pose,蓝良觉得自己大脑CPU开始全速运转来寻找如何逃跑会比较优雅而有效率。

“啊啦,不要害羞嘛。”大概是不经意间“逃”字已经被写在了脸上,蓝良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面对迟钝的男孩子,小蓝良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抓住机会哦~♪”

 

——以上是前情。

直到情人节前几天,因为桃李和日和各自被天祥院英智叫去加班,最终只有岚和美伽陪蓝良去挑礼物。完全没有送礼经验的蓝良在两人陪同下满城市跑了一整天,百般精挑细选最终看中了一款足够可爱,而且实用——更重要的是足够结实耐摔——的水杯。

“这个会不会……太可爱了?”

“诶啊不会吧。虽然对我自己的眼光没有什么自信,但是老师说他也觉得这个造型很棒。”美伽说。

“虽然我更担心的是,那个野蛮人根本欣赏不来可爱之处就是了……”

 

当然蓝良很快就会后悔自己说过这句话,仿佛FLAG一般。当他在情人节一大早怀抱精致礼盒心跳不已地去找天城一彩的时候,发现天城一彩也在找他,然后眼睁睁看着一彩自信满满笑着把一颗篮球塞在自己怀里。

“这是送给蓝良的!情人节快乐☆”

“……啊?”

蓝良觉得自己一时间思维有点绕不过弯来,甚至花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把手里礼物盒送出去。

“所、所以说,为什么是篮球啊?!”

“唔姆,因为蓝良喜欢的那些商品我不太懂。虽然也有尝试过去二手网站,但是卖家总是会以‘感到不安’为由拒绝与我交易呢。”

“所以守泽前辈就推荐了这个给我。”

“完全能想象出来卖家为什么会不安啊……”蓝良叹气。但至少天城一彩努力的心意他还是很开心的,心里暖烘烘一点小火焰越燃越旺,一直燃到脸颊。

他突然意识到一彩刚才对他说了“情人节快乐”。

完全后知后觉地心跳骤停,蓝良觉得自己问出“但是为什么是我呢,一彩君有送给其他人礼物吗”的声音,几乎已经完全不像出自他之口。

“唔姆……没有哦,对都市人来说,情人节只能送礼物给唯一的人吧。”

“所、所以说……”

“几天前哥哥是这样告诉我的,在网络上查询过以后也得到了类似的答案。”

“诶,燐哥哥?燐哥哥和一彩君说了什么?”

“‘需要哥哥陪你一起给小女朋友挑情人节礼物吗☆’这样。”

“……”

“虽然不是女朋友,但蓝良是家人以外最重要的人,唔姆……这样做可以吗?”

天城一彩端庄而认真地提问。

“可、可以啊。正好我也给一彩君选了礼物,真巧啊哈哈哈。”蓝良觉得自己已经再也绷不住表情,随便找了个理由落荒而逃。

至于天城一彩当天就把蓝良那件不怎么符合他气质的礼物拿出来使用,很快半个ES大楼都知道那件东西是来自蓝良的赠礼这件事,已经是后话了。

 

 

*

“为什么不告诉他?”

“我是个笨蛋,如果只是单方面会错意的话,蓝良会受伤吧。”

“……啧,从小教育到现在怎么还没改过来啊,整天喊自己笨蛋的话真的要变成笨蛋了,一彩。”





💚澄海松茶🧐
【性转注意】 带着小情侣出来祝...

【性转注意】

带着小情侣出来祝大家520快乐啦✨✨✨

【性转注意】

带着小情侣出来祝大家520快乐啦✨✨✨

NAE🌸

520天城家第一次合绘!!耶!!

彩良/燐niki

参与的老师!⬇️

@PIU @星愿 @吉士蛋猪猪扒 


合绘太快乐了,我永远爱我的老师们😭😭😭

520天城家第一次合绘!!耶!!

彩良/燐niki

参与的老师!⬇️

@PIU @星愿 @吉士蛋猪猪扒 


合绘太快乐了,我永远爱我的老师们😭😭😭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朱丽叶与灰姑娘 03(燐ニキ/彩良)

我胡汉钥又回来了.


有意外客人的live反响不错,结束后燐音大手一挥说带三个人回家改善伙食,正好今天开了车来。

“诶,燐哥哥原来会下厨吗?”蓝良问。

“主厨当然是Niki啦☆”燐音说,一巴掌拍丹希肩膀上。正在普通地走路的丹希被这么突然袭击,有种自己差点要被按进地里的错觉。

“那……燐哥哥是要负责采购食材吗?”

“这种事当然也交给Niki啦♪”燐音说。眼看他好像又要一巴掌过来,丹希迅速地逃到一彩身后。

“唔姆,但是我们现在借住的是Niki前辈的公寓吧。”天城一彩接话。

“哈哈哈是啊。”

“这样的话,为什么是哥哥带我们改善伙食?”

“嗯,唔嗯……喂,Niki你这小子在偷...

我胡汉钥又回来了.



有意外客人的live反响不错,结束后燐音大手一挥说带三个人回家改善伙食,正好今天开了车来。

“诶,燐哥哥原来会下厨吗?”蓝良问。

“主厨当然是Niki啦☆”燐音说,一巴掌拍丹希肩膀上。正在普通地走路的丹希被这么突然袭击,有种自己差点要被按进地里的错觉。

“那……燐哥哥是要负责采购食材吗?”

“这种事当然也交给Niki啦♪”燐音说。眼看他好像又要一巴掌过来,丹希迅速地逃到一彩身后。

“唔姆,但是我们现在借住的是Niki前辈的公寓吧。”天城一彩接话。

“哈哈哈是啊。”

“这样的话,为什么是哥哥带我们改善伙食?”

“嗯,唔嗯……喂,Niki你这小子在偷笑吧,不要以为躲在弟弟后边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干、干什么啊!为什么最后仇恨总是会落在我头上啊~!”

丹希惨叫。

好在在事情发展成围绕天城一彩的追逐战之前,天城燐音先摸到了方向盘。努力安慰自己“因为在城里所以他肯定不能飙车”的蓝良很快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即使是规规矩矩的绕路也不能阻止天城燐音全速前进的欲望。

途中晕得昏天黑地时,无视掉两个天城偶尔从前排传来的欢呼,蓝良看了一眼旁边的丹希。只见椎名丹希一脸看破红尘地望着车顶,很难说他是不是还活着。

蓝良觉得虚空中仿佛传来了风早巽声音的“哈利路亚”。

当然最后也是天城兄弟俩负起责任,一人一个地把后座两个魂都飘没了的人搬回公寓。上楼时候蓝良听见燐音悄悄对弟弟说“小蓝良现在无力反抗了,所以一彩想做什么都没关系哦”,然后一彩困惑地“唔姆”一声。

要不是全身都没有力气,蓝良觉得自己一定会对这个火龙果男发动攻击。

 

获得热量补充的椎名丹希迅速活过来,发现燐音跟着他也进了厨房,摆出一副要认真打下手的架势,为单人工作设计的厨房一瞬间变得拥挤起来。不过比起这个,丹希觉得能有个助手挺好,反正以前燐音赌赢了的时候也会心情很好地来厨房帮忙,算是两人舞台之外不多的合作之一。

“感觉燐音君今天格外兴奋啊。”

熟练指挥燐音洗菜削皮,工作中丹希和燐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

“因为终于和弟弟君同台了吗。”

“Kya哈哈☆ 这次运气这么好,就算被上头那几个家伙敲诈一大笔钱也值了。”

“喂喂,这笔钱可要你自己出啊。”

“什么嘛Niki,既然你猜对了我的赌注,作为赢家当然要负责帮我还钱♪”

“不不不,就算是我也知道,输家才是那个应该掏钱的人吧?!”

“而且Niki是我老婆对吧,你的钱包就是我的钱包,分什么彼此嘛。”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燐音君成为那种关系了啊。”

丹希说。开火时下手重了点,他愣了愣才连忙把旋钮转回正确位置。

“怎么,Niki,嫉妒了?”后颈处传来温热气息,天城燐音一头张扬又坚硬的红发刺得他皮肤微微发痛。丹希下意识偏过头,正遇上燐音一张放大了的大脸,那张脸笑得欠揍又不怀好意。

椎名丹希陷入沉默。他毫无波澜地松开抓着锅和铲的手,然后握着燐音手腕把这些工具塞进他手里,逃之夭夭。临走前还不忘带上厨房门。

他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砰”,燐音似乎还在喊Niki的名字,相比之下声音就微弱了许多。

 

公寓面积本来也没多大,没走几步丹希发现客房门开着一条缝,一金一红两个脑袋叠在一起向外看,与他视线碰撞到时有点慌张地想要收回去。金色那个脑袋不小心碰撞在门框上引来“呜哇”一声,然后忙里生乱的一彩想要扶住蓝良时又碰到晃悠中的门板上,一时间场面显得有那么一点混乱。

“那个,今天换成燐哥哥主厨了吗?”

客房门关了又开,面对忍俊不禁中的椎名前辈,蓝良小脸红红地岔开话题。

“呐哈哈……如果燐音君真的能做出来就好了。”

不算否定也不算肯定,甚至连丹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已经过去一点时间了天城燐音还没有打开厨房门,隔着一层门板隐隐约约似乎还有炒菜声音。因为过于反常丹希内心隐隐不安想着是不是应该回去看看,但方才就是自己毫无理由跑出来的,现在再回去还不知道要被那个家伙说什么。

「对不起爸爸,厨房就是厨师的战场,而我成为逃兵了。」双手握一起放在胸前,仿佛祈祷一般,椎名丹希怀着沉重心情自言自语。

“唔姆,哥哥真的没问题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哥哥以前在家乡的时候,从来没有接受过料理相关的教育呢。”满是担忧地,天城一彩对着厨房那边探头探脑:“进城后,Niki前辈有教过哥哥料理吗?”

“教倒是尝试教过……但是那次我差点就要成为料理了啊。”

回想起糟糕的过往经历,丹希垂下肩膀叹气。因为对料理有着格外的热情,即使被要求一直承包两人一日三餐,丹希觉得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当然食客能付钱更好——所以天城燐音所做过的基本上只是打下手和洗碗而已。

即便如此他还是要求和丹希一起用入股方式买了洗碗机。“现代科技真是便利啊,”第一次用上洗碗机时候,天城燐音兴致勃勃地蹲在机器前看它工作。那与燐音气质完全格格不入的天真烂漫感,让丹希将“为什么买洗碗机这种事情也要让我一起掏钱啊,你昨天拿去打小钢珠的钱都够买二分之一台洗碗机了”的吐槽吞回肚子里。

他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椎名丹希怎么都不愿意回厨房去,坐立不安的天城一彩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客厅里留下丹希和蓝良,两个人面面相觑。

“虽然对一彩君完全没有信心,燐哥哥会用厨房里的现代设施吗……?”蓝良小心翼翼提问。

“呃这个啊,燐音君意外的很有常识,所以我觉得不用太担心?”

“但是那两个人的话,总觉得会是面不改色地啃食生肉的样子啊。感觉等会就算一彩君端出什么没加工过的野味,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丹希没有接话。蓝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道门挡住了天城家两兄弟的身影。

下厨的一彩君吗。一直以来蓝良都从来没有把这个人和厨房联系在一起过,他在脑中简单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

——好像还不错嘛,第一念头是这样的。只是因为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完全不想承认的蓝良试图说服自己,然后意识到这样完全就是意愿之外地承认了天城一彩外观上十分有魅力这件事。

“小蓝良喜欢一彩君吗?”有如平地一声惊雷,丹希偏过头来问他。

“诶、诶诶?!这这个……怎么说,我,我和一彩君是朋友……吧。”那惊吓感着实对心脏不好,蓝良下意识往厨房那边瞟着看会不会有人突然推门出来。

“呐哈哈,是这样吗,还以为你们俩已经修成正果了,没事的时候燐音君还会念叨说你居然会喜欢一彩,真是浪费啊。”

“但是Niki前辈喜欢燐哥哥吧。”蓝良试图岔开话题。

“诶,我才不要喜欢那个家伙呢。”

“唔,明明燐哥哥那么喜欢Niki前辈。”

“不不不,小蓝良完全看错了。”神情凝重起来,丹希从表情到肢体语言都拼命表达着拒绝:“那种在我家白吃白喝还从肉体和精神上攻击我的人,不可能会喜欢我啊~!”

“诶……燐哥哥和一彩君是亲生兄弟的话,也许野蛮人表达喜欢的方式比较特别呢?”

“呐哈哈,小蓝良说话有时候还挺毒嘛。”

十分轻易地,丹希拒绝的气势弱了下来,弯弯眼睛笑得像只乖巧任撸的猫猫。

“之前小蓝良问我是不是想要逃走对吧,说不定未来我会和小蓝良一起结伴逃走呢♪”


每日一点脑瘫儿童画
搞了。结婚!!!!!!!

搞了。结婚!!!!!!!

搞了。结婚!!!!!!!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朱丽叶与灰姑娘 02(燐ニキ/彩良)

※燐ニキ的过去是根据已有资源推测来的,总之绝大部分都可以当作瞎编啦。趁晶打我脸之前赶紧放出来。


“唔唔……提到料理的事还会提出反对,你真的是Niki吗?该不是被奇怪的魔物上身了吧,看本天城燐音大人华丽地为你举行驱魔仪式——”

“咿——?!好痛好痛快住手,饶了我吧,已经被燐音君逼迫得开始认认真真考虑要不要剪掉我引以为豪的马尾了!”被抓住马尾的丹希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炸起毛,一彩和蓝良交换过眼神,打算趁乱悄悄溜走。

然而并没有实现目的,倒是让丹希成功逃脱。

“真是的,燐音君什么时候能意识到,我个人份例以外的料理是要收钱的啊~!”警惕着天城燐音,丹希溜到一彩身后:“今天...

※燐ニキ的过去是根据已有资源推测来的,总之绝大部分都可以当作瞎编啦。趁晶打我脸之前赶紧放出来。






“唔唔……提到料理的事还会提出反对,你真的是Niki吗?该不是被奇怪的魔物上身了吧,看本天城燐音大人华丽地为你举行驱魔仪式——”

“咿——?!好痛好痛快住手,饶了我吧,已经被燐音君逼迫得开始认认真真考虑要不要剪掉我引以为豪的马尾了!”被抓住马尾的丹希像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炸起毛,一彩和蓝良交换过眼神,打算趁乱悄悄溜走。

然而并没有实现目的,倒是让丹希成功逃脱。

“真是的,燐音君什么时候能意识到,我个人份例以外的料理是要收钱的啊~!”警惕着天城燐音,丹希溜到一彩身后:“今天也很随便地说着‘因为有live的预定,豪华料理的事就拜托你了啊Niki’,明明已经把我的钱包拿去打小钢珠了,就算想自掏腰包都办不到……呜呜,燐音君对我到底抱有什么多余的期待啊。”

“Kya哈哈哈☆ 当然是因为Niki深爱着我了!”燐音大笑着接近丹希时,发现丹希身前的一彩摆出一副警戒架势,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将目光落在一旁安静许久的蓝良身上。

天城燐音的眼神是属于野兽的眼神,危险而充满侵略性。尽管已经和他共处过颇长时间,突然被注视到蓝良还是觉得背后汗毛竖起,仿佛被天敌锁定的猎物。

“小蓝良的脸……?嗯,该不会是弟弟你干的吧?”

由于两人身高差,燐音要弯下腰来才能与蓝良目光持平。很少会与燐音脸贴得那么近,面对那双与一彩十分相像但却多了许多捉摸不透感情的蓝眼睛,蓝良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嗯。”“不是!”

他发现一彩的声音和自己重叠了起来。

“怎么连这种事都能出现分歧啊。”燐音摇头,看向弟弟那边。

“是我擅自冲出去的,和一彩君没有关系。”觉察到燐音的表情中似乎带着责怪的意思,蓝良连忙抢在一彩前面开口。

“但是是我没收住手……唔。”

天城一彩脸上带着几分意外和惊愕,话说到一半又皱起眉头自我中断。

“嘛,嘛,关系真好啊你们俩。”

天城燐音放开蓝良小脸站起身来,摸出手机看了眼钟。距离live开始还有一点时间。

他指挥椎名丹希赶紧带小蓝良去处理伤势,说是要和弟弟好好谈谈心。一开始蓝良还在试图拒绝,表示自己一个人也能完成,被丹希以“作为厨师被烫到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就放心交给我吧”这种完全驴头不对马嘴的理由敷衍过去。

“好好干啊Niki!要做到等下小蓝良就能立刻不化妆上台的地步!”

在两人身后,燐音用大嗓门向他们俩告别。

“咿……这种事根本办不到吧。那家伙什么时候能提点不那么随便的要求啊……”

本来以为丹希会像往常一样抗议回去,让蓝良意外的是,他只是小声抱怨而已。

 

冰块凉丝丝地缓解了伤处胀痛,被丹希强行按在椅子上,蓝良望着他忙碌着收拾东西的背影出神。当丹希对着冰块感慨“今天的鱼也是被放在这样的冰里送过来的,只是看看就觉得很好吃了♪”时,蓝良有种自己仿佛也变成了食材的奇妙错觉。

然后在他们回到出发点之后,发现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空落落的休息室里有一堆骰子,歪歪扭扭地以一种会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倒塌了吧”的方式叠成一竖摞,底下压着纸条。

“我们先上台了,Niki和小蓝良回来以后随时过来就好☆”

落款是熟悉的龙飞凤舞“Rinne”。

白鸟蓝良沉默了,他发现椎名丹希的表情也和自己差不多。

“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燐音君在有些方面真的是随便到让人困扰的地步啊……”椎名丹希扼腕长叹。

“唔,那现在怎么办,真的要去吗?”

“呜呜,没办法啊,不去的话结束以后肯定要被燐音君强行罚款了~!不管怎么说都不想和他一起穷困潦倒,所以基本的存款还是要努力保住的!”

“啊哈哈……就算这么说,一彩君好像已经被带走了,我现在跟着去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啊。”

“那种事情之后再考虑啦。”一边说着,丹希翻出来一套live用服装丢给他:“现在就麻利地换好衣服然后化个可以上台的妆吧。”

“呜哇,居然连服装都准备好了吗。”蓝良望着手里一套亮闪闪服装,说不出是惊愕还是意外。就连尺寸都格外合适,让他不由得怀疑会不会是天城燐音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燐哥哥真是个神秘的男子。镜子里自己身后站着椎名前辈帮忙化妆梳头发,蓝良自言自语感慨。巧妙地用妆容和头发来为脸上伤痕加以掩盖,作为厨师的椎名丹希在厨房以外的地方也一如既往地手巧,仿佛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类工作一般。

“Niki前辈,意外地很会化妆呢……?”

“呐哈哈,HiMERU君和小琥珀也这么说♪”丹希开心地笑起来,毫不抗拒地接受了夸奖。

“诶,那燐哥哥呢?”虽然燐音向来霸道而不讲理,但该夸奖的时候还是从来不落下的。从丹希的发言中,蓝良觉察到一丝违和感。

“唔唔……燐音君啊。”

像是晴空万里时飘过一片云遮掩了太阳,他看见丹希方才还很开心的脸上短暂地笼上一层阴霾。很快那片云散去了,于是又重归艳阳天。

“对、对不起……”

“没什么没什么,要说我化妆的技术啊还是被燐音君锻炼出来的。好久不被提到都差点忽略这件事了♪”

镜中映出丹希愉快的脸,蓝良沉默。关于天城燐音的历史,出于了解对手以及一彩君的目的蓝良有详细调查过,而在天城燐音的历史中,避不过的就是椎名丹希。两人可以说是老相识了,从天城燐音初次接触偶像业界开始。

刚出道没多久时,有次访谈中燐音意气风发勾着丹希的脖子,说Niki就是我的幸运女神啊。后来有报道推测,认为最初天城燐音进入事务所,就是丹希引荐的,然后成为自从「椎名亲子的料理教室」被埋没以来沉寂已久的童星椎名丹希的复出队友。尽管双人组合经历短暂辉煌之后就迅速被同期其他组合压下了风头,之后还因燐音性格上的问题被惹上一系列丑闻,于是双人组合难以继续维持,椎名丹希和天城燐音——至少在外界看来地——分道扬镳。

那个昙花一现的组合最终在业界还是没有激起多少水花,直到Crazy:B广受关注的如今,偶尔会有记者或粉丝回顾往昔时提到。从蓝良立场上看来,比起愣头青般闯入偶像业界然后碰得头破血流的天城燐音,从小就有所涉猎但却始终不得志的丹希,始终嚷嚷着愿望是成为厨师完全可以理解。

但两人日常相处方式却似乎暗示着事情没那么简单。

“Niki前辈,有想过要逃走吗……?”

明知失礼地,蓝良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椎名丹希向来好脾气,如果真的生气的话拼命道歉应该会没关系吧,在等待回答的时间里蓝良心跳扑通扑通地想。

“诶,逃去哪?”

丹希似乎被问住了,茫然地眨眨眼。

“唔……Niki前辈的话,想要成为职业厨师,离开ES进入餐饮产业应该会很容易吧。”一边说,蓝良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反应。

“呐哈哈,这算是料理人的方面被肯定了吗,好开心啊♪果然比起说作为偶像的才能,还是更想听到作为料理人的才能被夸赞啊。”丹希楞了一下,绽放出一如既往的笑颜回答。

完全被敷衍过去了嘛,蓝良在心里叹气。不知道丹希是装傻还是真傻,故意踩进对方不愿提及的黑历史也不符合蓝良的性格,他站起身来打算完成登台前身上装扮的最后确认。

“那小蓝良呢?我是完全无法理解大家为什么天天拼命提问着‘偶像到底是什么’啦,小蓝良的话应该能够知道些什么吧。”

“诶、诶,我吗?”突如其来被反问到,蓝良大脑一时间没转过弯来。椎名丹希抿嘴笑得像猫猫一样看着他,蓝良认得,那是他营业模式全开的样子。

看蓝良语塞住,丹希顺从地接过话茬:“主要是燐音君的缘故吧,当然也有想看看我会变成什么样啦♪”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但小蓝良也不要对一彩君陷得太深哦。”

很少会见到丹希身上散发出严肃的气场,蓝良想起之前与天城燐音还是敌对关系时,燐音警告过他的言语。

和丹希如出一辙。

他突然觉得心情格外糟糕,思绪扭成一团乱麻。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木原くん(@SGf4jO1POIhpGnk)

地址: 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木原くん(@SGf4jO1POIhpGnk)

地址: 主页直通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朱丽叶与灰姑娘 01(燐ニキ/彩良)

※虽然正文写的是丹希,但是燐哥台词里写作Niki,只是觉得Niki念起来比较顺口而已~

明明应该是燐ニキ主场但目前为止大部分基本上都是一彩君和蓝良的戏份呢。


“我说啊,燐音君,你刚进城那会是不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啊。”

“……Niki?怎么突然问这个?”

“呐哈哈……就是突发奇想而已嘛,没什么没什么。”

“是想回忆一下那段辉煌时光吧?多亏了Niki我才能把你当做食粮爬到现在这个地方,区区Niki就好好感谢燐音大人吧哈哈哈☆”

“等一下等一下,就算若无其事地说着完全没有道理的话已经几乎成为燐音君的标配了,也要多考虑一点我的感受啊?!我可不记得有什么时候和燐音君成为食物链一样...

※虽然正文写的是丹希,但是燐哥台词里写作Niki,只是觉得Niki念起来比较顺口而已~

明明应该是燐ニキ主场但目前为止大部分基本上都是一彩君和蓝良的戏份呢。




“我说啊,燐音君,你刚进城那会是不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啊。”

“……Niki?怎么突然问这个?”

“呐哈哈……就是突发奇想而已嘛,没什么没什么。”

“是想回忆一下那段辉煌时光吧?多亏了Niki我才能把你当做食粮爬到现在这个地方,区区Niki就好好感谢燐音大人吧哈哈哈☆”

“等一下等一下,就算若无其事地说着完全没有道理的话已经几乎成为燐音君的标配了,也要多考虑一点我的感受啊?!我可不记得有什么时候和燐音君成为食物链一样的关系了~!”

“……嘛。”

“燐音君……?”

“Niki啊,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

 

和天城一彩一起出门时候,绝对不能让他离开自己视线范围。

这是白鸟蓝良长期以来总结出的血泪经验。

如果把这个家伙单独放置在室外,时常会发生一些节外生枝的事情,比如被路过的推销人员忽悠购买了贵又不实用的商品,向被自动售货机卡住饮料的路人伸出援手然后一脚下去售货机报废,莫名其妙成为发传单小哥的免费帮手,等等。于是在买票回来发现天城一彩已经不在原地的时候,蓝良只是懊悔了一下自己怎么就是不吸取教训呢。

不过他并不算太担心。为了预防一彩走丢,每次去陌生的地方两人都会带着从HiMERU那里获得的类似GPS一样的东西。有HiMERU再三保证绝对没有定位以外的功能,在天城燐音的担保下蓝良姑且是接受了这件小礼物,从很多意义上来说倒是很实用。

“居然跑去了这么远的地方。明明说过站在原地不要动的,一彩君在干什么啊。”

一边抱怨蓝良一边对着手机上显示的位置赶过去。两人本来的目标是作为普通观众参加Crazy:B演唱会,地点在ALKALOID也出演过的常用会场。“熟悉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对于不久前自己怀有的天真想法,蓝良感到十分懊悔。

七拐八拐蓝良发现自己走到了会场旁颇显偏僻的地方,狭窄道路两侧建筑明显破旧,蓝良甚至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回音,放慢脚步就是一片静寂。他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

奇怪的是完全没有退缩的想法。

难道一彩君遇上什么麻烦了,抬头时蓝良发现自己已经走到路途尽头。背对他的红发男子很明显是天城一彩,而一彩正与几个小混混装束的人对峙。小混混们围成一个扇形,不干不净挑衅着向一彩逼近过来。

 

事后想起来还是会后怕。那时蓝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想也没想地冲出去挡在一彩面前。正打算反击的一彩惊叫一声“蓝良?!”,只是再收手已经来不及了,硬生生偏离时还是攻击到了蓝良侧脸。

“看来锻炼还是有效果的啊,放在以前的我身上可能要严重得多吧。”再之后蓝良脑海里只留下这一个印象。为了避免他再受伤而全程把蓝良护在怀里,一彩制服这几个空有气势的小混混之后,打电话喊保安来将他们带走。望着几人的背影,蓝良双脚落地。

谁都没有说话,脚步声散去后昏暗的死胡同里一片寂静,仿佛完全隔离于都市之外一般。

于是猝然响起的「翼モラトリアム」音乐声就显得格外突兀,蓝良小小惊呼一声下意识抓住一彩手,又像是对待烫手山芋一般甩开。他听见一彩在轻轻“唔姆”,却并没有说什么。

「翼モラトリアム」是一彩的闹钟,为了避免耽搁太久误事蓝良特意要求他定在演唱会入场时间之前。这首曲子还是蓝良选的,严格监督一彩操作生疏地换上,于是少年人过剩的好胜心得到悄悄满足。尽管MDM之后两人不住上下铺了,有时候一彩还是会串寝过来叫他,然后因为蓝良百般教导过的“进别人房间之前要先敲门”而在门口茫然徘徊。

当然有时候他们还会去一起打扰椎名丹希,第一次是在天城燐音的热情邀请下,蓝良躲在一彩身后拘谨地踏入公寓大门。丹希着实是个快活而好接触的人,数次之后和蓝良迅速地熟稔起来,开始联合把天城家两兄弟扔出去睡沙发。看着一彩在门口一脸犹豫地不知所措,和燐音扯住一彩袖子大叫抗议。

即使心里始终有百般不安,蓝良一直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进场路上两人依旧保持沉默。蓝良有意加快脚步把一彩甩在身后,听着一彩嗒嗒嗒脚步声亦步亦趋,几次停下然后重新加速追上来。被一彩伤到的侧脸火辣辣地疼痛,一边走蓝良拽着轻飘飘垂坠的鬓发,略略出神地想会不会在脸上留下后遗症以及最近大概应该暂时改变一下发型。

“Aira……”

检完票寻找座位,一彩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他,即使一彩十分清楚自己确实做错了什么。他深知被伤害到的蓝良保持沉默时一定要等到自己先道歉才行,一路追着蓝良背影数次他想开口叫住对方,然后满心忐忑地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时常地天城一彩会为自己的缺乏常识而感到烦躁不安。与世隔绝地成长到十几岁才第一次接触现代社会,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启蒙时期。而一来就步入工作行列的他有太多东西要去学习,有关常识与人心更多地只能靠遇上时蓝良或其他人来告诉他,难以构成系统。

但很多事情是无法靠他人提点学来的。

曾经他对所处家乡即为“正确”而坚信不疑,即使如今也丝毫没有改变。于是天城一彩把过错都完完全全归于自己身上,“如果我能像哥哥一样优秀而有天赋就好了,”每每误踩蓝良雷区时他都会这么想。

“……对不起。”

最终出口的又是那句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道歉。身旁路人嘈杂地呼朋唤友从他身边挤过,连声喊叫“请让一让请让一让”。一彩抬眼看到蓝良回过头来看他,柔软金发微微飘起又落下。

在他眼里的那个瞬间,世界都模糊了,只有蓝良的小小身影格外清晰。

“一彩君快过来,要开始了。”

蓝良说,用一如往常的语调。秀气可爱的脸上明显地一片红肿,被金发遮住一半。

“……还是先去后台吧。”

他牵住蓝良手,阻止他继续向前。

他看见蓝良的睫毛轻颤,像因为受惊而委屈的小动物一般。对从小当做武者来教育的一彩来说,从蓝良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开始,那般精致而略显脆弱的气质就深深烙印在他心里——而提及喜欢的事物时的蓝良,按照一彩学到的新名词来说,也许可以叫做“反差萌”吧。

当然蓝良本人完全不接受这个形容,跳着脚抗议说一彩君不要随便乱用形容词。

“诶,为什么……”

“受伤之后要尽快冰敷才行,不然会好得慢很多。”

“唔……嗯。”蓝良微微垂下头,跟上一彩脚步:“一彩君带证件了吗?”

“带了!蓝良说在城里生活随身携带证件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一直都有认真装在口袋里。”

“也没有必要那样随身啊,当心不小心丢失,补办起来还挺麻烦。”

终归是孩子气的蓝良教训起一彩来,常常不由自主地会带着高傲口吻。有问题时直言不讳,做错了也会主动承认,他一直被那样单纯无瑕的蓝良深深吸引。于是当他面对这般心平气和温柔乖巧的蓝良时,反而越发增添了几分负罪感,压得天城一彩抬不起头。

 

该不会正好碰上哥哥吧。

牵着手的二人在后台七拐八拐,天城一彩心里默默念叨。于是在果然碰见那个顶着一头张扬红发的男子时,他差点撒腿就跑,迈出去的一只脚硬生生卡在半空里。

倒是把蓝良也吓了一跳。

“哟,弟弟,这么巧。来看我吗?”

天城燐音相当热情地凑过来,和一彩勾肩搭背。看起来他心情不错,一笑露出的牙齿就像他身上队服配套的大金链子一样闪亮。天城一彩努力扑腾了好几次,才从哥哥魔爪之下逃脱出来。

“不、不是啊,只是正好遇见而已。倒是哥哥怎么还有空闲随便乱跑。”

“啊啊——才不是乱跑啊。琥珀那家伙说要换衣服,所以就把我赶出休息室了。真是的,大家都是男人,换衣服有什么好害羞,况且Niki还在里边呢。”

燐音抱怨道。走廊回音配上燐音的大嗓门,几次叠加之后显得格外吵闹。

 

说丹希丹希到,燐音话音还没落,一边房门开了一道缝,钻出来一个灰色脑袋,颇显警觉地左右看看,在与燐音四目相对瞬间迅速缩回去。但还是慢了一步,燐音一手撑住大门一手拎着他衣领,像提小猫一样提到彩蓝二人面前。

“怎么样,遇都遇上了,今天运气不错啊。要不要考虑来个即兴舞台,就你和你小女朋友俩人,正好时间安排上有充裕来着。”

“都说了多少次了,哥哥不要这样称呼蓝良啊。”一彩叹气:“不管怎么说,突然要上台还是有点乱来吧。”

“有什么关系嘛,又不叫你们出钱。结束以后还能叫Niki给你们加一份工作餐,这可是作为哥哥才能提供的特别福利啊,Kya哈哈哈☆还不赶紧感激我。”

“等等一下,不要擅自给我增加工作啊!?”莫名被卷入的丹希努力抗议。


啓発供給制限

【授权转载】👊 / 一蓝

出处    这个太太三天两头换id还总是一个emoji我也没有办法a

授权图见p2 禁止二传二改二用❌

喜欢请去点心+关注!!

-

谁来教我嵌字!!我真的想嵌竖排的()最后一p擦了右边(因为没挡)没擦左边,凑合看吧…

【授权转载】👊 / 一蓝

出处    这个太太三天两头换id还总是一个emoji我也没有办法a

授权图见p2 禁止二传二改二用❌

喜欢请去点心+关注!!

-

谁来教我嵌字!!我真的想嵌竖排的()最后一p擦了右边(因为没挡)没擦左边,凑合看吧…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木原くん(@SGf4jO1POIhpGnk)

地址: 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木原くん(@SGf4jO1POIhpGnk)

地址: 主页直通 

钥_hekk今天出蓝良五星了吗

玩es的朔间桑! 15.5

※好像没有什么必要的cp预警:常规的朔骨&彩良

因为很短所以是.5


“不过凛月前辈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明明es!!没有好友系统。”终于认命的蓝良说。

“很明显嘛,在用户名结尾加「❤」是小~蓝的特色♪”凛月说。

“诶诶,有这么明显吗!?”蓝良惊慌。

“当然主要是因为小~樱告诉过我。”凛月说。

“……”蓝良说。

*

“燐~君还在感慨,没想到弟弟的准恋人这么热情,已经把「天城一彩❤」顶脑袋上了。”凛月说。

“那……那个只是因为首页大部分都是流星厨,所以要为ALKALOID争一席之地,才挂了一彩君名字的!”蓝良越发惊慌。

“Ritsu啊,汝这样逼得太紧的话,会...

※好像没有什么必要的cp预警:常规的朔骨&彩良

因为很短所以是.5




“不过凛月前辈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明明es!!没有好友系统。”终于认命的蓝良说。

“很明显嘛,在用户名结尾加「❤」是小~蓝的特色♪”凛月说。

“诶诶,有这么明显吗!?”蓝良惊慌。

“当然主要是因为小~樱告诉过我。”凛月说。

“……”蓝良说。

*

“燐~君还在感慨,没想到弟弟的准恋人这么热情,已经把「天城一彩❤」顶脑袋上了。”凛月说。

“那……那个只是因为首页大部分都是流星厨,所以要为ALKALOID争一席之地,才挂了一彩君名字的!”蓝良越发惊慌。

“Ritsu啊,汝这样逼得太紧的话,会适得其反的。”零说。

“已经再也不想见到一彩君了……”蓝良说。

“汝看,就像这样。”零说。

*

“唔,那兄长和小~蓝暂时交换几天床铺吧♪”凛月笑。

“诶诶诶,就这样赶吾辈出门了吗!?”朔间零惊。

“诶诶诶,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这样近距离接触零前辈的珍稀谷吗!?我会好好珍惜的!”白鸟蓝良兴奋。

“…………”围观了全程的羽风薰说。

*

几天后,为了避免ID再次暴露而被抓包的蓝良把ID改成了「朔间凛月厨」。

朔间凛月短暂地思考,朔间凛月把ID改成了「白鸟蓝良厨」。

朔间零看见了全程,朔间零轻松地说服天城一彩把ID改成「朔间零厨」,然后把自己的ID改成「天城一彩厨」。

“……你们在干啥?”围观了全程的羽风薰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以形容。

*

“说起来,兄长有没有试着在网上搜索一下自己的名字?”首页事件告一段落后风平浪静的某日,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凛月说。

“诶,怎么突然问这个。”零说。

“刚才小~蓝分享了几篇好像叫做'同人'的东西给我,还挺有趣的。也给你看看。”凛月说。

“唔……那个还是算了吧,因为不小心从燐音君那里看到过一点和吾辈有关的R18作品,因而非常有心理阴影啊……”零说。

“诶,我也想看看。”凛月伸过脑袋。

“在这种地方对吾辈表现出兴趣什么的,哥哥真的很受伤啊凛月!?”朔间零呜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