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彩良

152.8万浏览    2691参与
宫城伊恩
搬个图。 是刚磕上彩蓝酱没多久...

搬个图。

是刚磕上彩蓝酱没多久画的图( ´▽`)

搬个图。

是刚磕上彩蓝酱没多久画的图( ´▽`)

翻译苦手
被狗勾咬了的水手服小爱 一个摸...

被狗勾咬了的水手服小爱

一个摸鱼 谨慎点开

被狗勾咬了的水手服小爱

一个摸鱼 谨慎点开

朝霞与热带鱼

不懂就问,这就是夫妻脸吗?

不懂就问,这就是夫妻脸吗?

衾露

这是对卡是吧是吧是吧😌已经准备好看妈咪们产的粮了🤤

这是对卡是吧是吧是吧😌已经准备好看妈咪们产的粮了🤤

yiri
有饭吗!!🤤🤤🥺🥺🥺...

有饭吗!!🤤🤤🥺🥺🥺

微博上看见的,侵删

有饭吗!!🤤🤤🥺🥺🥺

微博上看见的,侵删

栗子糕糕GG

花火

此篇献给小狗天城一彩和他的lover白鸟蓝良


“望着夜空 花火闪烁,跟你聊梦想什么,你却笑了 说只想我能快乐。”


东京的夏天来了,ALKALOID收到了东京夏日祭的邀请,自从参加完MDM之后他们逐渐收到了很多工作邀请,相比之前,大家真的忙了很多,东京夏日祭无疑是他们最期待的工作,一彩是兴奋的,毕竟从家乡那边来到东京还没有好好参加一次夏日祭也没有看过花火大会,所以,他一直缠着蓝良问个不停,“好啦,阿彩我们一定会去的好吗?请你不要太兴奋,还有表演结束后看花火的时候你要拉紧我,到时候人会很多,你要跟紧我们”白鸟蓝良真的很不放心天城一彩,相比...

此篇献给小狗天城一彩和他的lover白鸟蓝良




“望着夜空 花火闪烁,跟你聊梦想什么,你却笑了 说只想我能快乐。”







东京的夏天来了,ALKALOID收到了东京夏日祭的邀请,自从参加完MDM之后他们逐渐收到了很多工作邀请,相比之前,大家真的忙了很多,东京夏日祭无疑是他们最期待的工作,一彩是兴奋的,毕竟从家乡那边来到东京还没有好好参加一次夏日祭也没有看过花火大会,所以,他一直缠着蓝良问个不停,“好啦,阿彩我们一定会去的好吗?请你不要太兴奋,还有表演结束后看花火的时候你要拉紧我,到时候人会很多,你要跟紧我们”白鸟蓝良真的很不放心天城一彩,相比于其他两个队友,天城一彩真的很不让人省心,虽然他的队友都很脱离现代生活,但是风早巽和真宵都是那种很听话的人,反倒天城一彩他实在是太活泼了,兴奋的时候像一只小狗,到处乱窜,蓝良就是不停给他收拾摊子的主人。






夏日祭终于开始了,天城一彩还是那么兴奋,但是他还是很听蓝良的话的,被蓝良牵着头还不停地来回张望着,他们在后台候场,“表演什么时候开始呢?我都迫不及待要看花火了呀!”“阿彩,现在还没黑天呢,要等到晚上啊”风早巽和他说,“啊,真想快点到晚上”天城一彩觉得时间过得真漫长,终于,表演结束,蓝良看了看手表,“离花火大会还有些时候,我们随便逛一逛吧”“耶!终于可以去玩了”天城一彩拉着白鸟蓝良的手就跑了,“诶,果然还是小孩子啊”风早巽笑着摇头,“那个,巽同学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逛逛吗?”礼濑真宵颤抖的说出这句话,他其实很怕风早巽会拒绝,毕竟他这样的人,连有朋友都是奢望吧,“好,真宵,我们一起吧”“诶”礼濑真宵捂住嘴“快走吧,前面还有很多好玩的呢”风早巽笑着对他说“好的,巽同学”







一彩拉着蓝良到处跑,“哇哇蓝良你快看,有捞金鱼的诶,我们去玩吧!”白鸟蓝良看着兴奋的天城一彩,“行,行,去吧”天城一彩奔向金鱼摊,“蓝良我们来比赛吧,输的人要满足赢的人一个愿望!”“我不要,好幼稚哦🙄”“来嘛来嘛”天城一彩像小狗一样蹭着蓝良的头,“行行行,来吧”可是那纸做的渔网偏偏像是在和白鸟蓝良作对,明明他很想赢天城一彩来着,可以他看天城一彩那边已经抓到好几条了,心里不由得有点着急,“呀,这是什么东西啊真是不love”他还在皱着眉头苦恼时,天城一彩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的背后,抓住他快要抓狂的手腕,轻轻一抬,两条鱼就到了白鸟蓝良的小鱼缸里,“笨蛋蓝良”“喂!阿彩才是笨蛋的好吧~_~”白鸟蓝良嘴硬着,却红了耳朵,“快松开我啦,很热的”白鸟蓝良几乎是逃离了他的怀抱,害怕对方看到自己纯情的样子,忙背过身,“快走啦,花火大会要开始了”“好诶!”一彩连忙跟上。







他们去了海边,这边人似乎更少一点,花火在天空中姹紫嫣红,两人抬头望着,烟花绽放的火树银花配着音乐一次又一次升空又炸开然后又消失不见,“这太美了”白鸟蓝良望着那些烟花出神,“什么时候我们组合的歌也可以配合这些烟花绽放呢”“蓝良,在想什么?”天城一彩看蓝良一直望着那些花火,直到它们消失了蓝良还是抬头看夜空呢?“阿彩你的梦想是什么啊”“啊?”天城一彩没想到白鸟蓝良会所问非所答,“我的梦想?”天城一彩看了看夜空,那些烟火又开始绽放了,烟花炸裂的声音很大,他朝着天空喊了一句

“我天城一彩的梦想就是要白鸟蓝良永远快乐!”

天城一彩想着“反正烟花声音这么大,蓝良应该不会听清的吧”可是白鸟蓝良听到了。




“笨蛋阿彩,你也要快乐啊”

渚丽叶

【彩良】摩天轮

预警:来交党费了()本文含有彩良cp向、笔友cb向。小学生文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绝望的文盲写的。无脑小甜饼,不喜轻喷。最后用餐愉快。



蓝良觉得自己体内长了一群蝴蝶。


在某些时刻,它们会突然拍打起翅膀,胡乱飞舞,把蓝良的心搅的一塌糊涂。比如说,偶然看到阿彩训练完之后,汗水顺着雪白的后颈一缕缕流下来,被阳光照得亮晶晶的时候;比如说,那次ALKALOID去机场,为了避免被认出来,他踮起脚尖帮阿彩把耀眼的红发掖进帽子里,和他距离近在咫尺的时候;比如说,他气呼呼地对阿彩挥动猫猫拳,却被阿彩笑着反手握住的时候;再比如说,每次开完演唱会,在五光十色的聚光灯下,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阿...

预警:来交党费了()本文含有彩良cp向、笔友cb向。小学生文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绝望的文盲写的。无脑小甜饼,不喜轻喷。最后用餐愉快。



蓝良觉得自己体内长了一群蝴蝶。


在某些时刻,它们会突然拍打起翅膀,胡乱飞舞,把蓝良的心搅的一塌糊涂。比如说,偶然看到阿彩训练完之后,汗水顺着雪白的后颈一缕缕流下来,被阳光照得亮晶晶的时候;比如说,那次ALKALOID去机场,为了避免被认出来,他踮起脚尖帮阿彩把耀眼的红发掖进帽子里,和他距离近在咫尺的时候;比如说,他气呼呼地对阿彩挥动猫猫拳,却被阿彩笑着反手握住的时候;再比如说,每次开完演唱会,在五光十色的聚光灯下,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阿彩紧紧抱着他的时候。


那天晚上蓝良坐在宿舍的床上无聊地刷着推特,突然看到了一条新推文:


“据说,和喜欢的人一起坐摩天轮,在包厢转到顶端的时候表白,一定会成功呢!”


“诶……真的假的。如果有机会和阿彩一起去游乐园的话……嘛,应该也没有机会啦。”蓝良喃喃自语,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翻个身睡了。


“love,我这里有主办方送的两张游乐园门票。你不是愁怎么跟你们队长表白吗?你跟我讲过的那个摩天轮传说,要不要试试?”


蓝良觉得那群蝴蝶开始捣乱了。



“嗡”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上亮出了琥珀发来的消息。


“上摩天轮了吗?”

“在排队了…”

“加油啊love!”

“…好!”


蓝良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按下送信键。

“在看什么啊蓝良?该我们了哦!”一彩探过蓝良的肩头,好奇地问着。

“啊啊、什么都没有啦!”

匆忙息屏把手机塞进口袋,蓝良深吸一口气,一定要抓住机会啊!


两人面对面坐在小小的包厢里,蓝良突然有些尴尬,闪躲着一彩的目光。


“怎么了蓝良?为什么脸这么红?不舒服吗?”一彩伸手去摸蓝良发烫的脸颊,被对方慌忙躲开了。


“没什么,可能是…太热了吧。”


摩天轮缓慢地运转着,他们乘坐的小包厢不断上升,好像秒针的针头,逐渐靠近表盘顶端的零点。“tiktok、tiktok…”蓝良的心里也响起了紧张的计时声。


快要到了,必须得开口了。


“那个…阿彩,说起来,你有听说过一个关于摩天轮的传说吗?”


“唔姆?”


“就是…据说在摩天轮转到顶端的时候表白,一定可以…成……功,所以……我….”蓝良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和风一样轻,几乎听不到了。


就在此刻,他们的包厢转到了摩天轮的顶端。同时夜空中绽放出一簇簇绚烂的烟花,点亮了整个游乐园。烟花的声音把蓝良的尾声淹没,蓝良痛苦地把脸埋进双手。还没有行动,就输掉了啊…果然我不应该抱有这样的幻想。那一群蝴蝶一瞬间仿佛尽数死去。蓝良努力抑制着泪水,抬起头望向包厢的窗外说:“没什么。阿彩…烟花,真好看啊。”可是,怎么回事,眼泪还是不听话地顺着脸颊流下来了。他的泪水像蜿蜒的小溪,在烟花的照耀下闪着光,映入一彩的眼中。


蓝良慌乱地想要抹去这羞耻的、溃败的证明,却被一彩抓住了双手。


他的心脏仿佛停跳了一拍,有一群蝴蝶突然复活了,在他体内拍打着翅膀,飞舞着旋转着,生生不息。


“唔姆,我完全明白蓝良说的话了!虽然好像已经错过了那个时刻,但是没关系。”


“我也喜欢蓝良哦。”




吃槟榔吗

♠️唔姆!原来约会就是和重要的人一起吃オムライス啊★我完全明白了!

♥️真是的…一彩君完全就是什么不懂的大笨蛋嘛!!

天城彩:原po

爱拉@武井咲 

今天是xql的不完美约会(?)美术生一彩约会进行到一半被喊回去集训了( 我真的会谢

♠️唔姆!原来约会就是和重要的人一起吃オムライス啊★我完全明白了!

♥️真是的…一彩君完全就是什么不懂的大笨蛋嘛!!

天城彩:原po

爱拉@武井咲 

今天是xql的不完美约会(?)美术生一彩约会进行到一半被喊回去集训了( 我真的会谢

糖分摄取不足

【彩良】病名为爱

Summary:一个小tips:爱之病唯一的解药是与心爱之人心意相通的吻,别妄想投机取巧,因为治标不治本。


🌻🌼🌻


【梦之咲校舍天台】

“白鸟君,在这种地方睡觉的话会感冒的。”

“紫之前辈……?”白鸟蓝良从睡梦中悠悠醒来,仍然有些睡意朦胧的样子,他一边单手撑起身坐起来,一边掩住嘴无比困倦地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对不起,竟然让前辈为我担心了,我只是想上来晒晒太阳,后来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对了,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和白鸟君的想法一致哦,想趁午休时间过来转换一下心情,然后就发现了独自在天台睡觉的白鸟君,希望我没有多管闲事……”

也许是想到还有一个【白鸟蓝良不想被打...

Summary:一个小tips:爱之病唯一的解药是与心爱之人心意相通的吻,别妄想投机取巧,因为治标不治本。


🌻🌼🌻


【梦之咲校舍天台】

“白鸟君,在这种地方睡觉的话会感冒的。”

“紫之前辈……?”白鸟蓝良从睡梦中悠悠醒来,仍然有些睡意朦胧的样子,他一边单手撑起身坐起来,一边掩住嘴无比困倦地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对不起,竟然让前辈为我担心了,我只是想上来晒晒太阳,后来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对了,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和白鸟君的想法一致哦,想趁午休时间过来转换一下心情,然后就发现了独自在天台睡觉的白鸟君,希望我没有多管闲事……”

也许是想到还有一个【白鸟蓝良不想被打扰】的选项,紫之创一贯温柔的声音忽然低落了下来,完全就是一副已经认定了自己好心做坏事的不安模样。


“完全不会哦,我反而要谢谢紫之前辈,如果不是前辈及时叫醒我,我可能又要白白浪费一下午了。”白鸟蓝良急急忙忙解释,可能是不小心提到了原本不想提及的话题,他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下才接着说道,“呜,虽然不想让前辈知道太多我的糗事……其实我啊,已经好几次被老师扔的粉笔叫醒了,真是的,为什么我最近总是会莫名奇妙犯困呢?”


“放心吧,我会把这当成是我和白鸟君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的,”紫之创被自顾自在那里陷入烦恼的可爱后辈逗笑了,忍俊不禁地回答道,之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啊,白鸟君会犯困,说不定是因为春困?毕竟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呢。”

“春困吗?”白鸟蓝良不自觉又重复了一遍,“嗯嗯,我相信紫之前辈说的一定是正确答案,真希望这讨厌的春困能快点过去,不想再增加更多有关这方面的糟糕记忆了呜呜……”


如果真的只是因为无伤大雅的春困就好了,但冥冥之中的感觉告诉白鸟蓝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因为在春天到来之前,或许是在枫红似火的晚秋时分,又或许是在最为寒冷的深冬时节,白鸟蓝良的病症就已经初见端倪,如同一颗被过早埋入土中、静静等待萌芽的种子。


现在这颗种子只不过是遵循所谓的自然规律,在接收到春天来临的讯号以后,将他的身体当作扎根的土壤,以他的血肉作为所需的养料,见雨发芽,听风生长,逐渐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是的,最近的白鸟蓝良不止一次产生过类似这样的错觉,从某一刻起,他好似与体内这棵全然不知其貌的植物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联系,自己想晒太阳的想法说不定也是受此影响。


“现在的白鸟君看起来就像一棵长期缺乏照料的娇生惯养的植物,光是晒太阳还不够吗?”紫之创注视着金发少年在太阳底下苍白得近乎透明的那半张侧脸,好似不经意般又换了个话题,”说起来,和我同班的天城一彩君最近也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你们两位是吵架了吗?”


闻言,白鸟蓝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越描越黑,还在努力试图向对方解释:“我们没有吵架,只不过没有像以前那样总是腻在一起而已,还有,紫之前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阿彩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前辈想象中的那么好哦?”


紫之创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白鸟君,有些谎话要是说得多了,连自己的心都会被骗过去,你的天城一彩君现在没在这里,偶尔也学着坦诚一点吧。”


“……紫之前辈说的话总是对的,好吧,我承认,阿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和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咳、咳咳……?!”

话音刚落,白鸟蓝良突然毫无征兆地咳嗽了起来,剧烈得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一并呕出来,他狼狈地蜷缩起身躯,紧攥着自己胸前的衣服,用力得连指节都泛起了白。

白鸟蓝良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可是身体的痛苦并没有因此有所缓解半分,喉咙里挥之不去的异物感使白鸟蓝良止不住地恶心干呕的同时,也让他感到呼吸困难,漫长又强烈的窒息感将其笼罩在内。

嗡嗡的耳鸣声在耳畔不断徘徊,白鸟蓝良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有一道影影绰绰的身影一直在他周围焦急地晃来晃去。


就在白鸟蓝良以为自己要死于窒息的时候,他终于将一团堵在喉咙口的东西吐了出来,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刻凭空消失,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如果白鸟蓝良的周围没有星星点点的带着血迹的各色花瓣散落着的话。

虽然难以置信,但白鸟蓝良还是从他的紫之前辈那里得到了答案——如同猫咪吐毛球一般,白鸟蓝良从嘴里吐出的不是什么秽物,而是一团落地即散的花球。


这是什么最新型的恶作剧吗?白鸟蓝良心神恍惚地想道,还是说从一开始这就是自己做的一个稀奇古怪的噩梦。

“白鸟君,你还好吗?”紫之创满是担忧地望着魂不守舍的白鸟蓝良,一时之间如临大敌,他的手掌在金发少年的眼前小心地晃了晃,另一只手则握着已经输好急救电话的手机,浑身散发着“情况一有什么不对,就会立刻按下拨号键”的气势。


“我没事了,紫之前辈,”白鸟蓝良飞快地按住对方即将拨出去的手机,“就是觉得刚才的时机实在太过巧合,巧合得像是我在胡说八道一样,可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咦……?”

白鸟蓝良说的话在无意中又触发了什么奇怪的关键词,伴随着声带仿佛被撕裂的细微疼痛,有越来越多的柔软易碎花朵,趁着白鸟蓝良说话的间隙,从他的口中悄无声息地簌簌而落。


“……”紫之创隔着落了一地的秋海棠与白鸟蓝良面面相觑,彼此皆相对无言,过了许久,他才带着点不知所措小声建议,“白鸟君,我想,你暂时还是先别说话了。”

“……”白鸟蓝良对此深以为然,欲哭无泪地点了点头。


白鸟蓝良后来还是在紫之创的陪同下去了一趟医院,体检报告一切正常,除了有点贫血之外,他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也意味着他的病症并不能被现代医学检测出来。

出于各种考虑,白鸟蓝良决定暂时先向大家隐瞒这个莫名奇妙的花吐症,紫之创虽然不太赞同他的决定,但禁不住后辈的软磨硬泡和苦苦哀求,最后还是答应了在白鸟蓝良的病情没有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替他保守这个秘密,同时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忙寻找相关的线索。


为了不在生活中露出马脚,白鸟蓝良对外谎称自己突然得了花粉症,以不方便吃药作为借口,在得了花吐症的第二天开始长时间佩戴口罩。

多亏如此,白鸟蓝良针对花吐症的试错实验才得以顺利开展,不过令白鸟蓝良没想到的是,还没进行几次实验,他已然得出了最终结论。


因为,只要天城一彩这个变量一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作为受试对象的白鸟蓝良就会不由自主地吐出一朵又一朵的秋海棠来。

答案简直昭然若揭 ,他的好朋友兼队长天城一彩就是触发白鸟蓝良所罹患的花吐症的过敏源与关键词,也是白鸟蓝良唯一的“开关”。


至于为什么偏偏是天城一彩,紫之创用[携手空间]发的消息内容宛如失而复得的最后一小块拼图,严丝合缝地嵌入残缺的拼图中,将最为关键的那一部分空白完美补齐。

【……。当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时,单恋者就会患上此病。……。】


原来我对阿彩不只是对朋友的喜欢,更多的是对恋人的喜欢,我想成为阿彩的朋友里最特别的那个人,此时的白鸟蓝良无比平静地想道。

谈不上什么后知后觉,擅长察言观色如白鸟蓝良,又怎么会迟钝到察觉不出这份藏在内心深处的与众不同的特殊感情。


不知何时变得习以为常的熟悉异物感在喉间缓慢生长,逐渐蔓延至整个口腔,白鸟蓝良难受地咳嗽了几声,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内心所想,这次金发少年张嘴吐出的不再是秋海棠,而是几朵纯白得接近透明的雏菊和一些狭长的不明鹅黄色花瓣。

白鸟蓝良怔愣了下,带着一丝忧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而这个所谓的花吐症,对一直以来费尽心思选择性忽视自身感情的自己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惩罚,因为再没有比讳莫如深的秘密被堂然皇之地公之于众更可怕的事了。


白鸟蓝良讨厌疼痛,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他全部一视同仁地讨厌。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天性,除非彻底失去痛觉,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人能坦然地迎接疼痛。


所以,出于规避痛苦的正当目的,在必要时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就算事后不幸被发现,应该也能轻而易举地获得对方的原谅吧?更何况对方还是对自己处处宽容、脾气好得不能再好的阿彩。

直至此时此刻,仍在犹豫不决的白鸟蓝良注视着不知为何在训练室的沙发上睡得很沉的天城一彩,有点不太确定地想着。


实不相瞒,为了彻底治愈自己的花吐症,白鸟蓝良决定从他亲爱的友人那里窃取一个微不足道的吻。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切实际,这已经是为此烦恼了好几天的白鸟蓝良绞尽脑汁以后能想出来的最好方法了。


尽管现在症状还很轻微,但白鸟蓝良所罹患的花吐症就如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让他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只要一想到对偶像而言至关重要的武器、自己唯一引以为傲的喉咙有可能会因此受损,白鸟蓝良就无法置之不理,这份恋情注定无法开花结果也没关系,即使是胆小鬼的他,也想竭尽全力去守护现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居身之所,因为他想和『ALKALOID』的大家永远在一起,作为朋友,作为伙伴——


而这个稍纵即逝、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好机会现在就摆在他面前,近在咫尺又触手可及。

对朋友出手其实是不行的吧,白鸟蓝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蹑手蹑脚地朝天城一彩所在的方向缓缓靠近,他的一举一动全程小心翼翼,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过紧张,还是因为他接下来的所作所为正是这个奇怪的病症所喜闻乐见的,白鸟蓝良只吐了零星几朵花就来到了对方身边。


天城一彩似乎还处于沉睡之中,浅浅的呼吸声均匀又有规律,或许正是因为睡着了,少年特有的锋锐明朗面容看起来比平时少了点攻击性,眼角眉梢也俱是柔和。

白鸟蓝良忍不住停下来欣赏了片刻对方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可爱睡脸,直到口腔内状似催促般徐徐生长出什么,声带再次被撕裂的疼痛也窜了出来,他这才如梦初醒。


虽然奇怪天城一彩为什么至今还未醒来,可眼下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白鸟蓝良索性把心一横,拉下口罩,飞快凑近对方,闭上眼不管不顾地亲了过去。

异常柔软又微微干燥的触感,一触即离,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与此同时,白鸟蓝良含在嘴里的那朵已经初见雏形的小小雏菊也无声无息地消弭了。


然而白鸟蓝良还未高兴一会儿,就立刻陷入了另一种更为不妙的境地,因为没等他逃离犯罪现场,他就被清醒过来的天城一彩本人当场抓获了。


“蓝良,在我睡觉的时候‘偷袭’是不正确的行为哦……”天城一彩从小耳濡目染的唯有在某方面显得特别正经的伦理观教育使他无法将对方刚才的行为直接不加修饰地用言语描述出来,只能转而用更含糊的词汇委婉地表达大致意思。

但是,在处理感情问题的时候,天城一彩似乎又没有那么多顾虑了,反而变得勇敢无畏又直截了当,比如现在,他顶着烧得通红的耳根选择单刀直入,“所以,蓝良刚才那么做是因为喜欢我吗?”


“阿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白鸟蓝良硬着头皮轻声回答。

白鸟蓝良的视线全程飘忽不定,就是不敢去直视天城一彩的眼睛,如果不是手腕正被对方以恰到好处的力道牢牢掌握在手中,某人怕是早就头也不回地跑路了。

大概是花吐症已经痊愈让白鸟蓝良变得有恃无恐,他又能理直气壮地说出那些口不对心的话了,“我对阿彩只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刚刚……刚刚那只是一时兴起的恶作剧。”


不假思索的话语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或许是为了惩罚白鸟蓝良的口是心非,熟悉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随之而来的是争相从他的口中满溢出来的、偶尔还会混着几瓣明亮鹅黄色的小小的纯白雏菊,纤细又可爱,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代替白鸟蓝良说着“我喜欢你”。


一直藏着掖着的秘密被当面揭穿的羞耻感暴击,让无地自容的白鸟蓝良几乎忍不住落下泪来,他委屈地红着眼眶,有些狼狈地别开脸,捂住嘴巴闭口不言。


“……原来我在蓝良心里是这个样子啊,”天城一彩拾起一朵白色小花细细端详,从喉间发出一声几不可察的叹息,“对不起,蓝良,是我坏心眼了,明明已经从紫之君那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却还是装作不知情,我只是想听蓝良亲口说喜欢我而已,因为我总感觉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了。”


“尽管利用我吧,蓝良,因为这是蓝良需要我的最有力的证据,还有,我也喜欢你哦,蓝良——”

天城一彩的话语最终融化于彼此紧紧相贴的唇齿之间,而纠缠白鸟蓝良多时的名为花吐症的爱之病也在这一刹那彻彻底底不药而愈。


一直处于暗恋之中、自欺欺人的秋海棠在这天午后终于进入了漫长且持久的热恋期。


Fin.


感谢阅读。

凉知
在饿死大楼磕不到彩良糖只能自己...

在饿死大楼磕不到彩良糖只能自己产出屑的w

动作有参考XD


在饿死大楼磕不到彩良糖只能自己产出屑的w

动作有参考XD


笑笑不会悲伤

画了狗狗猫猫贴贴😇……

顺便带一张摸鱼🐟

画了狗狗猫猫贴贴😇……

顺便带一张摸鱼🐟

屑鸽子

我流彩良性转(真的看的出来吗)

我流彩良性转(真的看的出来吗)

Graftail

我不管了!我先嗑为敬!!

抽爱啦池歪出了两个新彩我又哭又笑因为不希望对象来所以决定代替对象自己来是吧,好得很!

不管了!

彩良结婚!!!

随65抽,坐纽迪那桌!


(我发誓我真没馋你小女友的光光腿,我不是坏人我也不是麻油,所以,彩宝,批准我拥有他吧꒦ິ^꒦ິ

我不管了!我先嗑为敬!!

抽爱啦池歪出了两个新彩我又哭又笑因为不希望对象来所以决定代替对象自己来是吧,好得很!

不管了!

彩良结婚!!!

随65抽,坐纽迪那桌!


(我发誓我真没馋你小女友的光光腿,我不是坏人我也不是麻油,所以,彩宝,批准我拥有他吧꒦ິ^꒦ິ

木耳泡发需要三小时

总之来搞点学pa


如果是同桌的话,那么也许生气的小白鸟偶尔会将自己藏到桌面中央厚厚的书本之后,这场短暂的单方面冷战一般会在提问环节小彩小声的提醒中结束,而当书本的堡垒倒塌后,甜彩会收到几颗代表感谢与歉意的糖果。

在小爱争分夺秒地补觉的课间里,好学生甜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习的,在睡不着的日子里,小爱会悄悄从手臂中调整角度看向甜彩,少年在阳光下轻轻皱着眉头,手中书写着复杂的公式与晦涩的诗文似乎要比平时顺眼一些,而在某一天,当被风吹起的窗帘落下时,睡不着的小爱会一头撞进火焰下的天空,发现其中装满自己的倒影。


如果是前后桌的话,后座坐得笔直的彩也许可以看见差点迟到的小爱来不及打理的毛...

总之来搞点学pa


如果是同桌的话,那么也许生气的小白鸟偶尔会将自己藏到桌面中央厚厚的书本之后,这场短暂的单方面冷战一般会在提问环节小彩小声的提醒中结束,而当书本的堡垒倒塌后,甜彩会收到几颗代表感谢与歉意的糖果。

在小爱争分夺秒地补觉的课间里,好学生甜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习的,在睡不着的日子里,小爱会悄悄从手臂中调整角度看向甜彩,少年在阳光下轻轻皱着眉头,手中书写着复杂的公式与晦涩的诗文似乎要比平时顺眼一些,而在某一天,当被风吹起的窗帘落下时,睡不着的小爱会一头撞进火焰下的天空,发现其中装满自己的倒影。



如果是前后桌的话,后座坐得笔直的彩也许可以看见差点迟到的小爱来不及打理的毛茸茸的发顶,于是好学生甜彩第一次上课走神,直到前座的小爱轻轻踢了踢椅子才反应过来回答老师的问题。小爱坐在后座的话也许有时会抱怨彩挡住了黑板,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彩的背后开心地开小差或是盯着彩那一截短短的头发发呆,联想到小刺猬或是小仙人球,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摸一摸。



如果按照游戏的年龄差一个年级的话,在橙彩所在的小组负责值日的傍晚,高二某个班级附近会出现一位金发的学弟带着奶茶与漫画等在教室门口,当画着百合与雪的书签被夹在书中时,甜彩会从小爱手中接过奶茶,分享着今日的日常一起回家。

牛肉寿喜哥
进行一个腿肉的割

进行一个腿肉的割

进行一个腿肉的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