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彩虹六号

198.2万浏览    12304参与
老漾悠闲自在当鸽子

【安静组】补

*无脑小短文(有微r)

早上起来发现它挂了xx然后再补一次,再挂就不补了。最近查的严请见谅。

★新人上路,请绕行避雷★

人物是彩六的,ooc是属我的

*幼儿园文笔

别问问就是我的错,我把他们写坏了。

别看看就是辣眼睛的东西。

别说说就是我不会写文。

看文前请做好心理生理的准备,不然看一半可能会吐。

可以的话就找出那子颗最亮的星吧↓

                  ...

*无脑小短文(有微r)

早上起来发现它挂了xx然后再补一次,再挂就不补了。最近查的严请见谅。

★新人上路,请绕行避雷★

人物是彩六的,ooc是属我的

*幼儿园文笔

别问问就是我的错,我把他们写坏了。

别看看就是辣眼睛的东西。

别说说就是我不会写文。

看文前请做好心理生理的准备,不然看一半可能会吐。

可以的话就找出那子颗最亮的星吧↓

                        ★★  



MYOLDBRONY
말보다는 행동이지!!! 这个...

말보다는 행동이지!!!


这个应该不用翻译了吧:)

말보다는 행동이지!!!


这个应该不用翻译了吧:)

呼吸鸡疾走

【狮医】【哨向】Lost Stars(6)

本章依然会出现捏造角色以及狮子的姐姐!因为资料太少所以大部分都是我编的。


Summary:Gustave Kateb是彩虹小队里最优秀的向导之一,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切断了他与他的哨兵的精神联系,并且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Olivier Flament的加入。


*哨兵!Lion×向导!Doc


*私设如山注意


*OOC注意


前文>>(5)   (4)    (3)   (2)   (1)


Chapter...

本章依然会出现捏造角色以及狮子的姐姐!因为资料太少所以大部分都是我编的。


Summary:Gustave Kateb是彩虹小队里最优秀的向导之一,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切断了他与他的哨兵的精神联系,并且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Olivier Flament的加入。


*哨兵!Lion×向导!Doc


*私设如山注意


*OOC注意



前文>>(5)   (4)    (3)   (2)   (1)


Chapter 6


    一场不算大的暴风雪再次拜访了巴黎。Olivier站在Sophine的公寓窗前。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他阖上眼,聆听雪花飘落的旋律,那么轻,那么柔,就像恋人之间的耳语。街上的行人少了,大家都缩回了家里享受氤氲的暖气。Olivier突然感到一阵耳鸣,一种刺痛感传遍了全身,他睁开眼,摇摇头,就好像能把这种感觉摇掉一样。

    雪停了。卢森堡公园的积雪比起Olivier刚抵达巴黎的时候更厚了。行人比起往常更加稀疏。Olivier被Delphine和从学校回来的Lucas拖到了公园玩雪。Delphine不顾形象地直接仰躺下去挥舞双腿双脚,画起了雪地天使。Olivier先是为她这种愚蠢的行为感到生气。但是他还没开始发作,就被Lucas甩了个雪球,正中靶心。他可爱的外甥与外甥女兴奋的笑声实在是太有感染力,以至于他的火气似乎都被那个雪球打没了。很快地他就加入了战斗,他们相互追逐,一起开怀大笑。这大概是Olivier最近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他与Lucas完善了滚雪球的技巧,Delphine则是自娱自乐地在雪地上用踩出的脚印作画。他们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做出了两个长相不可描述的雪人,并且让Delphine作为评委进行一次打分。

    女孩只是歪歪头,感到为难:“这实在太难啦,因为你们两个的雪人都一样丑。”

    Olivier和Lucas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都捧腹大笑起来。最后他们又花了一个小时跟雪人做成的假想敌进行了一次惊心动魄的雪球大战。当然是以Flament队伍的单方面殴打为结局结束。Olivier甚至用上了抛掷闪光弹的技巧。三个人的脸都被寒风吹得通红,特别是Olivier,他感觉他现在的脸大概有Eliza的头发那么红。


    最后他们按照身高从高到矮坐成一排在咖啡店里喝起了热巧克力。

    Olivier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是Lera的来电。他迟疑了一下才按下了接听键,并且祈祷不要是Gustave借Lera的手机给他打来的电话。

  “嘿,Olivier,最近过得如何?”谢天谢地,是他熟悉的女性的声音。

  “还不错,我在巴黎,我姐姐家里借宿。她的女儿非常可爱。”突然受到褒奖的Delphine撅了撅嘴。

  “巴黎?我还以为你回图卢兹了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Lera。”他的语调变得严肃起来。Olivier从座位起身,踱到咖啡店门口。


  “我想,我可能不会再回去了。”他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感到了一丝不适。


  “为什么,Olivier。”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你要知道你是个哨兵,你的向导现在在彩虹小队里面。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地跑掉。”

  “我们已经断开精神联系了,Lera。”听到Lera的谴责,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当年家人就Clarie的事情对他的指责。

  “让我跟他说话,Lera。”电话那头从远处传来了他熟悉的低沉的声音,甚至听着比印象中更加沙哑,就像蒙了一层纱一样。Olivier感觉胃在下沉,心跳漏跳了一拍。还没等那人接过电话,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下了挂断键。

    他现在只觉得天旋地转,头脑一阵发热。他感觉他的整个精神图景被火海吞没,本来就不完整的精神屏障如同虚设。周围的信息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雪地靴碾过积雪的声音,就像活生生地碾过他的头骨,周围银装素裹的世界是那么的亮,白色充满了他的视野,他感到了眩晕。


-


  “操。”Gustave少有地冒出了一句粗口。双手抱胸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他现在内心充满了怒火。“这他妈算什么。”Minerva站在他的肩膀上,安慰似的蹭了蹭Gustave的头发,啼叫了几声。

    Lera无奈地叹了口气,拿起了桌子上的体检报告。“我很抱歉,没有帮上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和Olivier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希望你们俩能尽快解决你们俩之间的矛盾。”

  “我知道。”Gustave用手理了理他的头发,让他没有打理好的黑色头发翘起来了几根。“我在努力了。”

  “但愿如此。”Lera叹了口气,离开了医务室。


    仍然能感受到Olivier的感情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悲伤与绝望仿佛要偷走他的呼吸。Gustave知道都是因为他的言语让Olivier难受,他才会感受到痛苦。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哨兵是如何保持面无表情的,甚至到了现在都没有来对他倾泻过一次情感垃圾。Olivier离开的这几天他开始做噩梦,每隔半个小时就要被惊醒一次的睡眠简直不如不睡。有时他会梦见Olivier倒在恐怖分子的枪下,身下是一片血泊,有时又会梦回奇美拉行动,Olivier被感染者撕成碎片,又或者是被感染了,死在了Gustave的双手下。Gustave感到了不安,他不知道是他自己在崩溃还是Olivier在崩溃,因为从那个男人那里传来的感情太过强烈又太过真实,以至于Gustave不知道究竟谁才是需要安抚的哨兵。这种夜晚他只能走到露台上,点上一根万宝路,在寒风中打颤。


    他想静下心来处理文书工作,但是一股寒意突然袭来。他确定并不是医务室的暖气坏了又或者是玻璃破了。刺骨的冰冷感过后又是一阵高热,Gustave皱了皱眉。这种怪异的感觉并不常见。随之而来的又是熟悉的腹痛感和恶心感。现在他能确定这种感觉多多少少是来自Olivier的了。他现在感觉就像是腹部被打了一拳,他俯身下去平缓了一下呼吸。

    千万不要出事。他祈祷着。

    但是他面前的世界就像是掀开了面纱或者是揭开了幕布一样,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切都不再缄默,一切都那么洪亮。他飞快地抓起手机订了能最快飞到巴黎的航班。他现在知道了,这是Olivier需要他的标志,是Olivier的精神世界陷入危险后发出的信号。他现在只想赶到Olivier的身边,去缝补他们断裂的精神纽带。



-


    Olivier强忍着难受回到公寓,他进门后直接倒在了Sophine家里的地毯上。

    Sophine和Lucas慌乱地把他抬到了沙发上。Sophine抬起一只手贴到了Olivier的额头上,烫得吓人。她连忙从装满消毒剂和绷带的盒子里翻找出一个温度计给Olivier测量起了体温。

  “三十九摄氏度。Olivier,见鬼,你烧得不轻。”她嘱咐Lucas照顾好他的妹妹,不要让Delphine为Olivier担心。Lucas点点头,牵着Delphine的手回去了房间。

  “我希望最好不要是因为我去玩了雪……”Olivier有气无力地自嘲道。


    Sophine给了他一些退烧药,希望能有所帮助。Olivier现在面色苍白得像个鬼似的,躺在床上,裹了两层厚厚的毯子。被他用来擤鼻涕的纸巾揉成团散落在地上。Sophine并不知道为什么Olivier会突然病倒了,他的身体向来非常健康,即使小时候突然发烧,第二天也会立刻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起来。她突然感觉这可能和他的哨兵体质有关系,在听说Olivier成为哨兵后,她也看了不少关于哨兵向导的资料。她单知道Olivier也许是和他的向导闹翻了,却不知道Olivier和他的向导的关系要比她想象中的复杂。

    Sophine默默祈祷着。希望主能赐给Olivier一些洪恩,医治好他的创伤。

    Delphine还是没有听母亲的话不要来Olivier的房间打扰他,她不顾Lucas的阻挠推开了门,把那只狮子玩偶粗鲁地塞进Olivier的被窝。

  “虽然诺博尔是个蠢货,但是我希望他能陪着你。”Sophine眼眶一红,跪在了床边,抱住了她的女儿,轻柔又迅速地吻了一下女儿的脸颊。

  “妈妈。Olivier舅舅会好起来吗?”Lucas也走到了床边,一只手放在了Sophine的肩膀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三个人都看不见的Sphinx默默地用带倒刺的舌头舔舐着Olivier烧得滚烫的手心,然后蹲在了Delphine的身边,发出了一声在场的人都听不到的哀嚎。


    Olivier只觉得自己被囚于地狱之中,他感到了深入骨髓的疲惫正在缓缓地把他拖向万丈深渊。他觉得他在永无休止地下落。外界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了,一切都是那么寂静,他只想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沉沉地睡去。再也不想醒来。他的灵魂被火团簇拥而去,在火光中他仿佛听见有人在恳祷。

我的灵魂万分痛苦,

上主,何时才能结束?


-


    Sophine透过猫眼观察到了按响门铃的陌生人。他厚实的黑色风衣下穿的是是熨得笔直的西装,即使看起来风尘仆仆,全身上下却还是给了人一种优雅与从容的感觉。但是这份从容并不能掩盖他眼神流露出的忧心忡忡。

  “请问您找谁?”

  “我要见Olivier Flament。我是他的爱人。”



CronFlake

改图 p2表情包画质p3原图 

这俩能把实验室炸了整出来这玩意让医生背锅

改图 p2表情包画质p3原图 

这俩能把实验室炸了整出来这玩意让医生背锅

蹟以

我恨!我要恰英防,给我英防!

我恨!我要恰英防,给我英防!

hookio

各坑塗鴉合集

cp有Glaz/Fuze和Walrider/Billy(斜線有意義)

各坑塗鴉合集

cp有Glaz/Fuze和Walrider/Billy(斜線有意義)

画船听雨。

云了一段时间后 前天刚买了r6s就拉上刚玩的朋友一起速冲了(两个可怜新手

目前是双人猎恐打到难过就想约点好友什么的55(熊猫挠头)顺便在这立一下提醒我产粮(?

很抱歉占了tag 但是我的手机不知道摔哪儿了下载不了贴吧(草。

云了一段时间后 前天刚买了r6s就拉上刚玩的朋友一起速冲了(两个可怜新手

目前是双人猎恐打到难过就想约点好友什么的55(熊猫挠头)顺便在这立一下提醒我产粮(?

很抱歉占了tag 但是我的手机不知道摔哪儿了下载不了贴吧(草。

莱耶斯我看到你了

大家好x这是一个混更的沙雕视频 草x❤️

【B站:92024278【求三连呜呜呜呜

【比较短 小 以后会尽力做锦集x


剪了个就刚刚发生的视频 草!hhh

【我已经抱紧了我的抱枕!👌


大锤是我xヽ(;▽;)ノ

受害者是这个小哥哥 @FHGH233

【对不起!下次还敢!!!【bu


【我听到自己的嚎声xs


【PS:这两天可能还会更一个小视频x

【欢乐农场也在搞!没弃坑!(;´༎ຶД༎ຶ`)

大家好x这是一个混更的沙雕视频 草x❤️

【B站:92024278【求三连呜呜呜呜

【比较短 小 以后会尽力做锦集x


剪了个就刚刚发生的视频 草!hhh

【我已经抱紧了我的抱枕!👌


大锤是我xヽ(;▽;)ノ

受害者是这个小哥哥 @FHGH233

【对不起!下次还敢!!!【bu


【我听到自己的嚎声xs


【PS:这两天可能还会更一个小视频x

【欢乐农场也在搞!没弃坑!(;´༎ຶД༎ຶ`)

弹壳里的灰烬

【狮医无差】Afar, we stand

  • 暗店街au,主要人物死亡警告,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 叙事性半散文,几次摸鱼的联合产物,糊起来混更

  • 很无聊,很短,没有剧情警告

  • 不是刀!!!


  他相信,自己仍在寻找。


  “莱拉,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清楚。” 


  这是奥利弗记得很清楚的一段对话,发生在他刚刚醒来的时候。他脑子还有些懵,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躺在医院里,脑袋上缠满了绷带。对他而言,最后的记忆还是大半年前在宿舍里同CBRN的战友们打牌,往后则是一段漫长的黑暗,彻底的空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他在...

  • 暗店街au,主要人物死亡警告,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 叙事性半散文,几次摸鱼的联合产物,糊起来混更

  • 很无聊,很短,没有剧情警告

  • 不是刀!!!



  他相信,自己仍在寻找。


  “莱拉,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清楚。” 


  这是奥利弗记得很清楚的一段对话,发生在他刚刚醒来的时候。他脑子还有些懵,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躺在医院里,脑袋上缠满了绷带。对他而言,最后的记忆还是大半年前在宿舍里同CBRN的战友们打牌,往后则是一段漫长的黑暗,彻底的空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他在这所谓的彩虹小队唯一认识的就是莱拉。GIGN的同事们的名字他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然而却相当不熟悉。听莱拉讲,他在一周前的一次行动中被击伤从高处坠落,脑部遭受重击,昏迷了好几天。而在此期间,他所认识的另一个人——古斯塔夫·卡特布医生,则在战斗中牺牲。


  令他困惑不已的正在于古斯塔夫。他仍保有的记忆仅仅是与医生在西非时不管不顾的争吵,而凭借这些是无法解释听到噩耗时自己心里那种犹如海啸将人淹溺的悲伤的。同时,他为许多奇怪的事感到不解,譬如自己的桌面整洁的不像话,又譬如备忘录里面无数没有指名道姓的示爱信息。


  然而,正如他的短信记录里明白显示的那样,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还对古斯塔夫说了“宝贝我爱你”这种话,而收到的回复仅仅是一个微笑的字符表情。他有理由怀疑,备忘录里所有信息的对象也都是同一个人。一个在他现有的记忆里面除了死板与争吵再没其他的男人。


  他与古斯塔夫是情侣关系,这点应该可以当做事实来接受了。


  那么现在问题在于,这几个月的相处在他身上到底造成了什么变化。他相信自己曾经拥有过的情感,然而这并不能让现在的他全盘接受,更何况他所谓的爱人已经死去,所有故事只靠他零星的猜测拼凑而成。


  这远远不够。一个人性格的稳固是依靠记忆来搭建的,随后凭借习惯构造出自己适应的环境。但他如今就像是悬浮在空中,抓着破碎的故事,试图把它塞进自己的身体里,填补那些空白。他是有缺憾的,纵使丧失的这部分记忆并不影响他的生活,却给予他的精神极大的压力。他迫切地想要寻回自己的过去,只有那样才能让他重新坚定地投入生活当中。他对关键一清二楚。那实在太过显而易见,那段不可知的日子里他的生活一定紧紧与古斯塔夫的缠绕在一起,交织蔓延。


  一个人即使已经死去,却因着他在别人生命里留下的印记而活着。那人的印记是刻在他生命里的,哪怕他已经彻底丢失了曾经共同的回忆,却仍摆脱不了这重羁绊。又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摆脱,愿意听凭它在自己生命里延续。然而,人们的生命,难道不是像晨雾一样迅速地消失在曙光里吗?


  以养伤,又或是追溯过去的名义,他回到了巴黎,这个让他们都深深为之着迷的城市。他们在这里拍摄过数不清的相片,被以前的奥利弗冲洗出来,厚厚一沓放在小铁盒子里。他看到的时候还有些惊奇,这不大像自己会做的事情。但这有什么特别呢?人在感情的驱使下,是常常会做出许多与本性大相径庭的事情来的呀。


  站在巴黎机场,他所需面对的最大问题跃入他脑海:如何追溯自己的过去?


  他仍是没有过多的思绪,却有足够的时间与金钱供他尝试。人的存在,总不可能被死亡轻易抹去所有痕迹的。他这么想。总有些什么地方能够留下不可磨灭的东西。好像镜中的倒影,正是因为镜前的人们而存在的,我们抽身离去时,它便也消失不见。可只要我们不刻意藏在镜子背后,当一切处在一个合适的角度时,别人依旧能从镜中观测到我们的身影。只要镜子处在一个合适的、由特定的角度和光线构成的环境。这是前提。


  这就对了。比起人类,环境才是最擅长记忆的。只要人们真切地在其中生活过,环境便不会忘记,甚至用残留的痕迹来提醒其他人:你瞧,这土地上也曾经站着一个跟你一样活生生的人。尤其是当环境的效能作用在人身上时。人自身也绝不是无情无义的啊。


  除却死亡,再没什么能够摧毁记忆本身。所有的遗忘都只是暂时的。在特定环境的提醒下,过往的碎片会在眼前闪现。一瞬间的既视感,熟悉的闪回,猛然攫住心脏的恐慌。强烈的刺激下,我们的大脑总会泄露些什么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总说一切过去都有迹可循的原因了。


  即使在最微不足道的细节里,也藏有发现真相所需的全部信息。误区只在于探索的方式与角度的偏差。他顺着已然模糊的情感追溯,借由心里所感受到的下意识的情绪来印证。这种方式又是否正确呢?


  也许这并不正确,也完全达不到“找回过去”的效果。但是这样的经历何尝不能说是给予了他一种新的记忆,让他用半真半假的认知填补空缺?


  他要真想调查发生了什么,并不是办不到的事。可他追求的不是这个。他好奇的是过去自己的改变,他希望得到的是自己精神上的稳定。而要达至这两个目标,是绝不可能让自己彻彻底底以局外人的身份看待这些的。他想探究的是“古斯塔夫对我是什么”这个话题,就不可回避地要跳入这个漩涡,在与时间和遗忘搏斗的过程中捡拾曾经的碎片。


  他取出一张夹在笔记本里的照片。里面的街道,正和眼前的场景极其相似,区别只在于此刻树上堆积的是葱绿而非白雪。照片里的古斯塔夫走在前面,半侧过身,皱着眉看着拍照的自己,却稍稍有些笑意。大概是自己落后几步偷拍他让他不高兴了,奥利弗这么猜测,又也许他只是习惯性地对自己露出这种表情。


  那时候会是什么场景呢?奥利弗看着游客熙攘的小道陷入沉思。他们都穿着常服,像普通人一样在这里穿梭着。


  被橱窗里的大幅广告吸引。“你觉得,这些东西亚历克西会喜欢吗?”他可能会这么问。


  “也许。”古斯塔夫顿了顿,“我只能说我印象里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挺流行这些。但我不认识亚历克西,所以意见不具有参考价值。”


  “没事,我相信你。”他微笑着回答,“但是让我等一会再回来看吧,现下可能我们的约定更重要一些。”


  当然也可能是——


  “这分明是你的邀请,却好像我比你兴致还高些似的。”


  “是吗?也许是真的。”他捏捏古斯塔夫的手心,“毕竟我的兴趣从来就不在博物馆那些油画作品上。”


  “那你又何必请我来呢?”


  “我觉得你会感兴趣呀。这不是最合适的理由吗?”


  古斯塔夫看他一眼:“你也不必如此迁就我。”


  “你误会了。我的兴致不在于那些画作,却在于跟你在一起呢。”


  他摇摇头,钻到人群里,依旧沿着熟悉的路往前走去。身旁全是陌生人,以及他们无关的欢声笑语。奥利弗沉默地走在其间,孤独得几乎有些突兀。可他并不这么觉得,甚至他微笑着把目光投在远远的人群上。那些人的身形由于距离已经没办法辨得很清楚。


  也许我们以前也曾走过相同的路,而我始终在追逐他。这与如今没什么不同,对不对?


  “我想知道,那时候我们的距离有没有近到能够触碰你呢?”


  奥利弗微笑起来。他相信古斯塔夫仍在和他讲话,只是夜幕压低了他的声音。





呼吸鸡疾走

【狮医】【哨向】Lost Stars(5)

本章会出现捏造角色以及狮子的姐姐!因为资料太少所以大部分都是我编的。


Summary:Gustave Kateb是彩虹小队里最优秀的向导之一,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切断了他与他的哨兵的精神联系,并且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Olivier Flament的加入。


*主要角色残疾注意


*哨兵!Lion×向导!Doc


*私设如山注意


*OOC注意


前文>>(4)    (3)   (2)   (1)






Chapter...

本章会出现捏造角色以及狮子的姐姐!因为资料太少所以大部分都是我编的。


Summary:Gustave Kateb是彩虹小队里最优秀的向导之一,但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切断了他与他的哨兵的精神联系,并且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Olivier Flament的加入。


*主要角色残疾注意


*哨兵!Lion×向导!Doc


*私设如山注意


*OOC注意



前文>>(4)    (3)   (2)   (1)






Chapter 5


    决定放弃了的事,就请放弃得干干净净。那些决定再也不见面的人,就真的不要见面了。请不要让我再做背叛自己的事了。 ——山本文绪 《恋爱中毒》



-


  “我知道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Olivier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Gustave必须得承认,他宁愿听到Olivier当时狠狠地骂他一顿,也不愿意得到这么一句风轻云淡的回复。Olivier只是默默地把Gustave帮他脱下来的夹克从衣架上取了下来,随意地披在自己的身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Gustave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没有挽留。

    从那之后,Olivier就没有再出现在基地里。Gustave不禁怀念起他平时在休息室嚼泡泡糖的声音,以及上次他在医务室睡觉的时候小小的呼噜声。 他想起在他们断开联系之前,午休的时候,Olivier会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小憩,在向导的安抚下哨兵总是很快睡过去,Gustave撸着他柔软的金发,他还会发出大猫一样的呼噜声。Gustave不得不承认,这有点可爱,撸Olivier本质上和撸Sphinx是一样的。Olivier睡觉时会无意识地散发出皮革,鸢尾花,雪松木的味道,这是他的哨兵素的味道,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这种浓郁而深沉的香味是Gustave独享的,像伊甸园的蛇的谜语,镇静而催眠,又像盛夏的七月,温热而隽永。

  

  他在和Gilles演习时假装不经意地提起Olivier,才知道Olivier从那天开始就请了一个长假,得到春天才能回来。

    Gustave这才知道,已经入冬了。

-



    卢森堡公园早已被大雪覆盖。Olivier坐在长椅上,往自己半截暴露在空气里的手哈了口气。他听见了雪压断树枝的声音,他看见公园里的游人,将大衣扣得严严实实,手插在兜里,嘴里冒出白烟。寒风像刀一样一寸一寸地切进他的肌肤,Sphinx作为精神动物却不以为然。他像是第一次见到雪一样在白皑皑的草地上没心没肺地打起滚来。

    Olivier深吸一口饱含结晶与盐分的空气,颗粒一般的物质进入他的气管,心情低落的时候,连空气闻起来都是苦涩的。他集中精神,甚至能听见气体在他的呼吸道流动的声音。他让寒风侵入他的血液,向他的四肢百骸蔓延。忽然间他发现了一只站在公园栅栏上的知更鸟,他开始打量起这只胸口通红的小鸣禽,他想起英国人说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时,它飞往耶稣耳边用婉转的歌声缓解耶稣的痛苦,耶稣的血落到它的胸脯,便染红了它胸脯的羽毛。那只小鸟叫了一声,然后飞走了。

    Olivier站了起来,背起了他的双肩包。这次请了假他并没有带太多的行李,也并不打算回图卢兹。他不忍回去与母亲提起他与Gustave的事情。因此他选择来找在巴黎工作的姐姐Sophie。他的姐姐永远会对他敞开怀抱。尽管她是个普通人,会对哨兵的事情感到困扰,她还是会给予Olivier必要的情感支持。

    Oliver走下克洛维街道(Rue Clovis)。Sophine的公寓就在不远处。她现在与她的女儿,Olivier的外甥女,Delphine住在一起,而她的丈夫现在正在国外出差。

    如果Olivier没记错的话,Delphine今年应该五岁了。他想到前年他刚加入彩虹小队时,Sophine带着她回图卢兹的老家。Olivier当时给她带了一只狮子毛绒玩具作为礼物,她抓起彩笔就给那只玩偶化了个“美妆”。跟在哨兵身后的亚成年的狮子看到自己“同类”惊为天人的模样被吓得浑身发抖,立马缩回了精神世界。他提醒小Delphine,那个玩偶应该是头雄狮。但是Delphine反驳,男孩就不能化妆吗?惹得Olivier哭笑不得。

    他走到了公寓楼下,抬头就可以望见紧闭的窗户后面的碎花窗帘,窗边还摆了一盆月季花。他笑了笑。Sophie总是会忘记在下雪的时候把那些不耐冻的盆栽搬到室内,她后来便索性换成了耐冻的月季花。

    当他还没按下门铃的时候,他的外甥女就突然从充满暖气的房间里跑了出来,穿着印着迪士尼公主的裙子的温热身体抱住了Olivier的膝盖。

  “你好,Olli舅舅。”她隔着Olivier裤子柔软的布料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他揉了揉Delphine浅色的金发,然后把小女孩一把抱了起来。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的姐姐向他们俩投来宠溺的目光。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已经到了。”

  “我正在打扫厨房,是Delphine从窗户看到了你。”Sophie一头与Olivier相同色调的金色卷发随意地披在肩膀上,不同的是那双深邃碧蓝的眼睛,与母亲如一辙。

    Olivier想到平时演习都在小心翼翼地瞄训练场里建筑的各种窗子,今天居然没有留意到小女孩在窗边偷看了他那么久。

    他走进屋里,把Delphine放下,任由她回房间摆弄她的玩具。然后脱下自己纯黑的的羊毛呢大衣挂到了门口的衣架上。“抱歉,粘了点雪。”他看了看衣服下摆滴落的水滴。

    Sophine摇摇头,表示没关系。“留下来住几天?”她关切地看着Olivier。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你知道我和Delphine总是欢迎你,Lucas上的是寄宿学校,得到周末才能回来。”Lucas是Delphine的哥哥,比Alexis大上三岁,长得更像他的父亲。虽然与Alexis的见面次数不多,但是两个男孩相处非常融洽。

    然后Sophine突兀地给了Olivier一个安心的拥抱。即使向导不在身边,Olivier也感觉到了平静。她就像一个天使,用看不见的翅膀包裹住了Olivier。

 “最近过得不太好吧?”她低声问道。

  “不,本来我……我不知道怎么说。”Olivier突然感到胸口像是被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他现在充满了找个地方缩起来哭一场的渴望。

  “我搞砸了。”

    Sophine只是微微一笑,揉了揉失落的大狮子的金发。她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她从来不会过多地干涉弟弟的感情问题,而是尽量给予他情感支持,以及在他走得太远的时候把他拉回来。


-


    Olivier与他的姐姐还有外甥女渡过了一个放松的夜晚。洗完澡后,Delphine拉着Olivier到她的小房间,要求Olivier给她讲列那狐的故事。然后她摆出了一排动物玩偶。

  “这个是列那,这个是贝尔,那个是缪萨尔……”

  “这个我知道。”Olivier指指当年那只被画了脸的狮子。“是诺博尔。而且你还给他化过妆。”

    Delphine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用她杏仁状的,同Sophine一样的钴蓝色大眼睛期待地看着Olivier。

  “Olli舅舅,我听妈妈说你也养了一只大狮子。”

    被提起的Sphinx在他脑海里打了个喷嚏。Olivier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咳,确实是这样,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他试图用咳嗽来掩盖尴尬。

    Delphine扑闪了几下她的大眼睛,思维又不知道跳跃到了哪里去,小孩子总是这样。“妈妈还说你带着狮子去打仗,要不你给我讲一下打坏人的故事吧?”她无情地把什么狐狸列那,蠢驴贝尔,伯朗熊都晾在了一边。

    Olivier思忖片刻,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但是他强迫自己换上和善的笑容,对着Delphine温柔地说道:“好啊,让我给你讲一个打丧尸的故事……对不起,丧尸对于小女孩说是不是过于暴力了?”

  “不,这很酷。”她的眼里闪烁着光,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这要从新墨西哥说起……”


-

    夜晚的赫里福基地下起了绵绵细雨,雨滴不停地敲打在宿舍的窗户上。  室外骤降的气温与室内的暖气形成反差,白雾悄然爬上玻璃窗。

    这是Gustave今晚不知道多少次拨打Olivier的电话。对方似乎屏蔽了他的来电,以及短信。他根本联系不上Olivier。他坐在办公桌前,粗暴地撸了几把他的头发。

    他现在很想向Olivier道歉,他现在更想Olivier接他的电话跟他吵一架,又或者是用刻薄的语气来回复他的短信,再加上几个能表现他此刻心情的emoji。他现在知道了,Olivier依然像他现在这样爱着他的,只不过他们断开精神联系后,两个人都把感情锁进了一个仓库里。但是现在仓库里的感情在重逢后似乎很难压抑得住了,从仓库的缺口缓缓地流出来,占据了他们的脑海。同时,他也意识到了,Olivier把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份漠不关心当真了。更糟糕的是,他不知道放任现在这种状态的Olivier出去会发生什么。他闭上眼,拒绝回忆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并试图用生气来掩盖沮丧。这对于他来说不难。因为Olivier在这种时候居然选择了逃避。

    他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摔,然后揉了揉关切地飞到桌子上的Minerva的脑袋。怒火又被悲伤所替代,他皱了皱眉。

  “我搞砸了。”


ADIOS
囤垃圾 我画画太丑了,心碎太平...

囤垃圾

我画画太丑了,心碎太平洋💔

囤垃圾

我画画太丑了,心碎太平洋💔

洞穴糊

画了张inna和ela~

防吞最后一p放长图🤪🤪,微博洞穴糊  欢迎关注! 给我和谐傻了都。。。喜欢r6或者画画的朋友都可以来加我的群哦~~群号983334698  卑微群主随叫随到陪你r6陪你画画!

画了张inna和ela~

防吞最后一p放长图🤪🤪,微博洞穴糊  欢迎关注! 给我和谐傻了都。。。喜欢r6或者画画的朋友都可以来加我的群哦~~群号983334698  卑微群主随叫随到陪你r6陪你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