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彬准

164.7万浏览    4215参与
Yuyeon_鱼

【彬准】海上风05

  头晕的毛病是才有的,崔然竣开始时谁也没告诉,晚上却被崔秀彬发现。“崔然竣......”对方皱了眉,抓紧了他的手,应该是要生气的,但是还是心疼占了上风。

  

  “什么时候开始的?”崔然竣缓过来之后,崔秀彬问道。“没有多久,昨天才开始的。”崔然竣有点心虚的捏了捏对方的手。“我不发现你是不准备告诉我吗?”崔秀彬难得的严肃。“没有,我昨天没有当回事……”刚难受完还要被凶,小少爷有点不高兴的瘪瘪嘴。

  

  “是惩罚。”崔秀彬咬了下对方的下唇,崔燃尽有点吃痛的拍了下对方的手:“疼...”“现在知道难受?”崔秀彬简直没法说他发现崔然竣并发症严重时的心情。

  

  “好凶啊崔秀彬,越......

  头晕的毛病是才有的,崔然竣开始时谁也没告诉,晚上却被崔秀彬发现。“崔然竣......”对方皱了眉,抓紧了他的手,应该是要生气的,但是还是心疼占了上风。

  

  “什么时候开始的?”崔然竣缓过来之后,崔秀彬问道。“没有多久,昨天才开始的。”崔然竣有点心虚的捏了捏对方的手。“我不发现你是不准备告诉我吗?”崔秀彬难得的严肃。“没有,我昨天没有当回事……”刚难受完还要被凶,小少爷有点不高兴的瘪瘪嘴。

  

  “是惩罚。”崔秀彬咬了下对方的下唇,崔燃尽有点吃痛的拍了下对方的手:“疼...”“现在知道难受?”崔秀彬简直没法说他发现崔然竣并发症严重时的心情。

  

  “好凶啊崔秀彬,越来越凶了。”崔然竣舔了舔被咬痛的嘴唇,嘟嘟囔囔道。明明是自己不让人放心。崔秀彬无耐的把药递给对方。

  

  “生气了吗?”崔然竣坐在床上,对方低着头,有点看不出表情,“不是故意的,以后有事一定会跟秀彬讲的......”崔秀彬没说话,崔然竣不爱惜自己身体这点是让人生气。

  

  崔然竣主动抱住对方,“说好了不可以再冷战的,不可以不理我,你知道我害怕这点......”小少爷没拿药,整个人贴着他,说话软乎乎的,轻易就让人心软。

  

  “不可以有下次,身体上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和我讲。”知道对方是不生气了,崔然竣点点头,开始撒娇:“嘴巴好痛,喝药会不会疼呀……”“我看看。”崔然竣乖乖抬头,没有咬破,有个浅浅的牙印,但也消的差不多了。

  

  崔然竣其实不是娇气的人,真的疼的难受的时候反而会一声不吭,像这种撒娇不过是讨个甜头,崔秀彬乐于满足他,低头重新吻了下对方:“不会,喝药。”

  

  喝药是日常,崔然竣早就可以面不改色的喝下一碗黑乎乎的中药,但是崔秀彬在的时候他埋怨一下也没什么。“我要吃糖......”崔秀彬刚吃一颗,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什么居心。

  

  崔秀彬福至心灵的吻上对方,亲吻早就是每天的必须,崔然竣嘴巴里很苦,崔秀彬皱了下眉,把糖渡过去——当时没有给到小少爷的现在都一一如愿。崔然竣忍不住笑,把嘴巴里的奶糖吃完:“能不能再亲一下?”

  

  崔秀彬没法拒绝,吻的很温柔,崔然竣手不自觉的收紧,嘴唇上难得的红。

  

  “这是正常的少爷。”以为对方是害羞,崔秀彬吻了吻对方的发顶,“我也会有欲望。”崔然竣很漂亮,眼神里都是情欲,嘴巴为了呼吸微张着,声音都变得有点哑,喊的是他的名字。

  

  “我去趟洗手间,你先睡。”崔秀彬擦了下手。“不继续吗?”崔然竣红着脸拉住他,“你......”“少爷知道接下来做什么吗?”崔秀彬眼里晦涩不明。“知道呀......”崔秀彬感觉小少爷红的要冒烟了,忍不住笑:“等下次吧。”他靠近崔然竣耳边说了句什么,对方利落的放开了手,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崔然竣本来还因为崔秀彬那句“东西准备的不齐全”燥的慌,但是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沉,崔秀彬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原来的药被添了新的,崔秀彬看着药方,少爷的病要想治,需要更先进一些的知识和技术,最好是能出国,但是要离开崔府去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估计不会容易,崔夫人肯定舍不得。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崔府对洋医还不是很信任,因而小少爷也是一直在喝中药,他偶尔会辅以西药。

  

  崔秀彬有点无奈的把诊单放进抽屉,看到了前两天收到的老师送来的信,他成绩很优秀,老师一直希望他出国进一步学习,为此还承诺会自助。

  

  但是,“崔秀彬......”他听到崔然竣喊他的声音,他还不能离开小少爷,他学医本来也是为了崔然竣,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道选择题。

  

社交复健小狗

  信息量好大 再看一眼💕

  信息量好大 再看一眼💕

杨_Vikki

非典型《档符换乘恋爱》EP5下

——————————————————————

tag只是可能存在的cp,不代表最终选择

cp洁癖注意避雷

非典型换乘恋爱

私设很多  请勿上升

观文愉快!

——————————————————————


【画面 换转】

四人到达餐厅


“祯元,去洗个手吧。”走在稍微后面一些的金善禹对梁祯元说

“你们点吧,我们没忌口,我俩去洗个手。”梁祯元拍了拍前面的朴成训.


“善禹哥,怎么了吗?心不在焉的。”

【字幕:出来洗手两位要聊点什么呢?】


“你今天开心吗?”

“还可以,怎么了吗?”

“不知道,就….”

“善禹哥,是在游戏屋那...

——————————————————————

tag只是可能存在的cp,不代表最终选择

cp洁癖注意避雷

非典型换乘恋爱

私设很多  请勿上升

观文愉快!

——————————————————————


【画面 换转】

四人到达餐厅


“祯元,去洗个手吧。”走在稍微后面一些的金善禹对梁祯元说

“你们点吧,我们没忌口,我俩去洗个手。”梁祯元拍了拍前面的朴成训.



“善禹哥,怎么了吗?心不在焉的。”

【字幕:出来洗手两位要聊点什么呢?】


“你今天开心吗?”

“还可以,怎么了吗?”

“不知道,就….”

“善禹哥,是在游戏屋那个惩罚吗?”

“是….也不是….”

“嗯….晚上我们跟杋圭哥说说看吧,我觉得我不能给你更好的答案。因为我现在也有些嗯…不知道怎么说。”



“他们呢?”坐下的沈载伦对旁边的朴成训问道。

“洗手去了,让我们点。”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咳,兄弟,这么正经,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说真的。”

“请讲。”

“你跟祯元一起的时候,会想x吗?”

“这是跟祯元第一次一起出来,X嘛,没想。怎么了吗?”

“刚在车上牵手的时候,嗯…感觉善禹也有些不知所措…我有些恍惚来着。”

“善禹有些尴尬不是正常的吗,你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唉。恍惚什么,跟X?”

“嗯…”



“你….做好选择了吗?”

“不知道…”沈载伦有些失落。

“那不用着急啊,在这个环境下想x也很正常。”

“那善禹?”

“你们没在一起,还打算给人家一个名分?想好在说,没想好之前就做你自己。”



“再聊什么,什么做自己?”梁祯元出声。

“能有什么,我们刚才交心来着。”

梁祯元只是看了一眼朴成训,没有在说话。




【换乘小屋】


【字幕:回到家的秀彬&然竣】


“我先上去换个衣服,辛苦你了,饭很好吃哦。”

“嗯好,待会我帮你,你来喊我。”




叩叩


悄悄打开门的崔然竣看着阳台发呆的崔杋圭


“杋圭?”

“哥,回来了?”

“嗯,你在干嘛呢,刚喊你好几遍。”

“我,发呆呢,现在就去弄吗?”

“我去换个衣服” 走到门口的崔然竣又转身问了一句,“你没事?” 

“啊,我能有什么事情。”

“那你待会就准备下去吧。”



换完衣服的崔然竣一下楼梯就看见崔秀彬和姜太显在客厅坐着了

“坐这干嘛?”

“等了半天看你一直没下来,太显说他也能帮帮忙。”

“啊~谢谢太显尼。”

“那我呢?”崔秀彬凑到崔然竣身边。

“刚才不是谢谢了。”

“那也算?”



“先等会,问你个事,你有没有觉得杋圭不太高兴,我看他最近发呆次数越来越多了,是不是比赛时间快到了,有些着急。”

“杋圭?没有吧,感觉他挺高兴的呀。怎么了吗?”

“也是,你在一楼,看不太到他。我刚上去他就坐在他们那小阳台发呆,喊他也没听见。我昨天晚上忙完回家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在二楼露台坐着。我昨晚出去的时候,就很晚了,回来的时候就凌晨了,他坐在露台干嘛。”

“或许就是新赛季要来了,有些紧张?”

“感觉不是,但具体那些我也说不上来..”

“那你想干嘛?”

“作为哥哥,想开导一下,怎么还没下来。”



“太显,你帮我上去叫他一下吧。这个肉杋圭说他来弄来着。”

“啊,杋圭哥吗?好我上去喊一下。”



叩叩


“哥?”姜太显正敲着门,门从里面打开了。

“呃,太显那,有事吗?”

“那个…然竣哥叫你下去弄肉来着。”

“啊对对,我又给忘了。走吧走吧。”




“杋圭,这个肉我给你弄好了, 你看看还需要加什么料。”

“谢谢哥!”崔杋圭从后面抱抱崔然竣.



“我来吧,哥”姜太显在一旁看着崔杋圭打不开的瓶盖,“哥,这,你没弄开啊。”

“没吗?我说呢,怎么打不来。”



“晚上好,有需要帮忙的吗?”从外面回来的朴综星说道。

“晚上好。会生碳吗?”

“生碳,行,那我去吧。”



没一会,李羲承也回来了。



“好香啊,今晚吃什么?”

“羲承啊,你帮帮我,把肉拿到外面吧。”崔杋圭对着李羲承说,又对崔然竣说“哥,那我去烤着,这拉面就靠你了。”

“注意安全。”

“放心吧,走吧羲承。”



李羲承和崔杋圭手里拿着满满的肉出外面的院子里烤肉了。

“唉,就是差祯元和善禹他们。”崔杋圭一边烤肉一边对着李羲承说道。

“他们晚上不回来了吗?”朴综星在旁边一起烤。

“嗯,不回来。哎,Jay你今天有工作吗?”

“啊,我很少有没有工作的时候。”

“辛苦了,待会多吃点。”

“好,谢谢哥。”



姜太显在热饭的时候,就看到崔杋圭在外面和李羲承朴综星说笑的很开心。

‘什么啊,哪有然竣哥说的不高兴啊。’心里默默嘟囔




“我开动啦,谢谢,两位大厨。”崔秀彬举杯说道。

“也谢谢各位大厨啊,晚上跟自己做饭没区别。”崔杋圭主动去碰了李羲承的杯子。

“知道就行,刚煎肉,差点烧着手。”

“叫你小心点呢。”




崔秀彬从桌下踢了一下姜太显,姜太显才堪堪反应过来。



【字幕:帮忙最多的秀彬&太显,洗碗也交给你们了】



“什么情况,咱俩点背成这样?”

“还不是哥非要再来一局,让Jay逃脱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它也躲不过呀太显。”

“哥晚上喝了很多吗?都醉了。”

“太显那..”

“哥…洗碗吧。你喝醉我也会让你洗碗再走吧。”

“还真是狠心。”




“我们回来啦!”善禹一进来就打了招呼。

“哥哥们洗碗呢。”祯元拿着刚买的冰激凌进了厨房。

“你们回来啦,吃饱了没。”

“吃饱了,其他人呢?”

“都回房了吧,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那辛苦啦。”



金善禹和梁祯元一进门就看着崔然竣在跟崔杋圭打游戏。

“哥…”善禹最先扑倒崔然竣的肩膀上。

“回来了呀,吃饱了吗?”

“饱了饱了,可撑了…”



“哥!”梁祯元也走到崔杋圭旁边。

“要跟我说什么?”

“回房间吧。”

“带着我们,我也有问题想问”金善禹又拽着崔然竣一起回了房间。



“善禹先说吧,感觉善禹的更重要。”梁祯元坐到崔杋圭的床上。

崔然竣跟金善禹一起坐到善禹的床上。

“今天做游戏输了,然后跟Jake哥牵手了,然后嗯,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崔然竣摸摸善禹的头,“嗯,对..载伦有好感吗?”

“也不能说没有,也不能说有。”

“善禹觉得上次约会挺好的,这次还想再约一次,但是没想到是比较前面的选择。”梁祯元也帮忙解释了一番。



“那对X呢?”一直没说话的崔杋圭说。

“想放手,又放不了。”

“不用逼自己,还有很久,还有很多次约会,现在也不知道下一次约会是什么。说不定你碰到一个比这两个都吸引你的人。”崔然竣作为大哥,自然的就会给予安慰。

“谁叫谁参加的。”崔杋圭又问到。

“我。”金善禹弱弱开口。



“当时是想和好?”梁祯元也开口。

“嗯”

“善禹,哥想跟你说个事情。”崔杋圭开口,有些认真。

“啊,什么事情。”金善禹也默默坐直了身子。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虽然不知道你的X是谁,分手的原因也不知道。但是只要分手了说明你们曾经都放弃过这段感情,在这段感情中,一定有问题。如果你愿意并且努力尝试去解决你们的问题,复合的可能性就一半,还有一半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爱。”





三个月前

金善禹在咖啡馆等候



叩叩



在发呆的金善禹一抬头,就看见朴综星在窗外。

“哥,还真是一点没变”

“瘦了?当上班主任了吗?”



【第二对X:善禹&综星 在一起四年半,分手五个月】

‘以下为双人采访,横线是善禹,加粗是综星’



【事前采访】


Q: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

高中同班同学,在班主任办公室,我在办公室记作业的时候,后来总是能碰到,当时还觉得他有点小混混模样…..


高中同班同学,他总是去在办公室问题,我学习虽然不差,但我爱玩,我们班主任总抓到我,在办公室一来二去我们就熟了。因为性格超级好,我们班很多都是他朋友。



Q:关于这一段感情的回忆?


哈,回忆吗?嗯……

【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综星】

虽然认识了很久,但是大学快毕业才在一起。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正好是工作最忙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创业刚刚开始,他也在忙学校的事情,一边工作,还要一边继续上学考研究生。那个时候他真的很辛苦。本来考试就很难,还是学数学的,每次来我家都是给我下完泡面接着就走。他说我忙起来肯定不会好好吃饭,但他也没办法时时刻刻看着我。所以就坐25分钟的地铁从学校到我家,陪我待20分钟再走。有时候我空闲送他回去的时候,在车上也能看书看睡着。那个时候他脸上的肉都没有了,但还是依然给我鼓励,每次睡前拿起手机都能看到他发的,‘大叔,明天也要一切顺利!’看到消息就觉得一定会睡得好,明天也一定会顺利的。



我有一次记得,开车的时候不小心追尾了,就停在可停区域还被别人追尾了。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给他打电话,他让我等最多十五分钟,让我别害怕。然后给我带着薄巧冰激凌来了,说是给我的奖励,哈哈,很好笑吧。对给我的奖励,因为我等他来了。后面也是他一直给我处理的。我什么都不用管,那个时候就觉得,哇,有他真的很好…真的……很好。




Q:对于X的感受?


看到他就会觉得,哇,我也可以得到这么多爱呀,很感谢他给了我这么多爱。对我来说是一段很不错的旅程?



说实话,在这段感情中,我觉得是他付出的更多。但是他可能觉得是我吧,你看我们两个多为对方着想,但是…你看还是错过了呀。



Q:分手之后?


啊是新恋爱吗?没有,因为刚分不久,前段时间刚考完试,工作也刚步入正轨。


没有,还没忘记。



Q:分手原因?


最后一次吵架,说了很伤人的话。很对不起他。


嗯…我也许有点想要的太多吧。因为大家都蛮忙的,他也到处飞,很长时间都见不到,然后吵架,说了一些话,因为他气急说出来,让我别再烦他了,我有点震惊来着。但是当时我确实接受不了,所以就分手了。



Q:联系过吗?


其实我经常联系他,但是被拉黑了,我发的所以他都不知道而已。


想过很多次,但一直没联系,然后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参加节目来着。是不是很没出息,说了伤害我的话,还是想和好。


【两周前咖啡馆】


“考上了吗?”

“当然。”

“还是喜欢吃薄巧?”

“我还是我。”



【事前采访】

Q:关于薄巧的故事?

我是薄巧派,但他吃不了。但是经常都会给我带一个吃。


我只是单纯不太喜欢薄荷这个本身。因为善禹很喜欢吃,非常。但是吃多了对肠胃不好,就跟他约定他的薄巧只能吃我买给他的。尊重他的喜好,但是也想让他身体健康,所以经常给他带个小点让他解馋。



【两周前咖啡馆】

“哥,最近怎么样。还在到处飞吗?”

“嗯,现在好点了,稍微稳定一点了。”

“恭喜”

“善禹…”

“哥,你应该跟我说谢谢。”

“那你为什么会想邀请我来。”

“只是我想。”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对啊,我还是我。”


【气氛沉默了】


“哥,要是看到我和别人一起,会哭鼻子吗?”

“不会吧。”

“那就好。”

“嗯…”



Q:关于这段感情是浪漫伟大的吗?

浪漫….他不太浪漫的,很直男哎,但是做的很好,他的爱更伟大


这个词有些…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我尽力给他一点浪漫的过程了。




“我不太浪漫的,但我给你的,别人从没有过。”


/高中一起毕业的两位/

/高中毕业一起去开小灶/

/参加了好朋友的开业典礼/

/第一次一起拍写真/

/在外工作拿着善禹送的礼物开视频/

/在一起后的第一张合照/

/一起回高中,看望老师/




【换乘小屋】


“我..挺爱他的,但我不知道这个爱能不能支撑我结束。”

“什么意思?”梁祯元问道。

“在小屋里,我觉得差点意思的是我。”

“好了好了,剩下的让善禹自己想,换祯元。”一旁的崔然竣觉得气氛不对。



崔杋圭和梁祯元也非常有眼色的接话,“善禹哥我刚可是尽心尽力的说了,待会你得多说两句。”

“哈哈哈,你说啥了,好好,我多说两句。”



“我搞不懂朴成训.”

“直呼人家大名?”崔杋圭在一旁惊讶到。

“哎呀,就这一次。真的。”

“展开说说。”

“总是若即若离,抓不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真话,什么时候是假话。”

“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什么意思?”

“我觉得他对你的箭头挺明显的啊。”金善禹有些无语的开口。



“真的吗?我不太相信哎”

“善禹,你就是太理性了。”崔然竣总结到。

“哥,你的意思呢?”对着旁边的崔杋圭说道。

“我同意然竣哥的想法。你不妨这次跟随心,而不是脑子。”



【字幕:结束了夜聊的四位】


金善禹刚要出门接杯水,就看见朴综星在客厅工作。打算‘冷漠’的走过。

“善禹。”

金善禹一顿,没有转身。往楼下走去。

朴综星看到如此也很好笑,不知道金善禹为什么躲他。



金善禹在楼下墨迹很久在慢慢吞吞上楼,刚转过头,就发现朴综星就站在楼梯口

‘这哥,真是’

“为什么躲着我?”朴综星轻声开口。

金善禹往上走,走到台阶最后一个上站定。

“在小屋里,保持距离不是很正常?”

“善禹..”

“哥,再给我点时间吧。”



听到这话的朴综星让开了身子,此时换乘小屋里所有人都收到了今晚的信息。




叮~



【欢迎大家入住换乘小屋,今天让你心动的人是谁呢,请用短信来表达,会匿名发送给对方。】



.....




图均来着网络,侵删!!!!


....

月亮燃尽之前

  

[图片]

在线性的人生里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在线性的人生里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そらまふ

  好家伙,我爹的手是真TM摸的实在啊,还有双人抖,涩死了涩死了🥵

  无所谓我会出生ㅍ_ㅍ,领悟大麦特麦!!!

  好家伙,我爹的手是真TM摸的实在啊,还有双人抖,涩死了涩死了🥵

  无所谓我会出生ㅍ_ㅍ,领悟大麦特麦!!!

trauma

上帝会不会降临在东京

居酒屋老板燃尽×旅行摄影师冰冰

  

短篇 全文5k+ 一发完

无厘头 就像爱情

本人坚信速食和巧合也会造就真爱-(๑ᵔ⌔ᵔ๑)

  三个月前,崔秀彬第一次遇见崔然竣。

  那时候东京刚刚入冬,夜晚很长。崔秀彬采完风已经很晚,他背着相机在萧瑟的街道上,饥肠辘辘地寻找,只有一家店铺还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他掀开门帘走进去,粗略环视了四周。店面不大,却很温馨,是比较传统的日式风格,每一处都被打理的整洁有条理。

  “欢迎光临。”

  日式和纸后走出来一个系着围裙的年轻男人,他手上还擦拭着酒杯,一副抱歉的样子,叽里咕...

居酒屋老板燃尽×旅行摄影师冰冰

  

短篇 全文5k+ 一发完

无厘头 就像爱情

本人坚信速食和巧合也会造就真爱-(๑ᵔ⌔ᵔ๑)

  三个月前,崔秀彬第一次遇见崔然竣。

  那时候东京刚刚入冬,夜晚很长。崔秀彬采完风已经很晚,他背着相机在萧瑟的街道上,饥肠辘辘地寻找,只有一家店铺还亮着暖黄色的灯光。

  他掀开门帘走进去,粗略环视了四周。店面不大,却很温馨,是比较传统的日式风格,每一处都被打理的整洁有条理。

  “欢迎光临。”

  日式和纸后走出来一个系着围裙的年轻男人,他手上还擦拭着酒杯,一副抱歉的样子,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

  崔秀彬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日语,不是本地人。

  “Chinese?”

  “No.Korean.”

  “这么巧,”年轻的男人笑着说,用的是韩语,“其实我是韩裔。”

  “我刚刚对您说的是,马上要打烊了。您如果不介意,我可以为您做一碗拉面。”

  “我也正准备享用我的晚餐。”年轻的男人眨了眨眼。

  两个人面对面地盘腿坐下,一边吃着拉面,一边聊天。

  

  年轻的男人叫崔然竣,比崔秀彬年长一岁。他的养父母是日本人,所以自幼在日本生活。但是想来自己也算是血统上的韩国人,又自学了韩语。

  “怪不得,刚刚第一眼见到哥,就觉得不像是日本人呢。而且居酒屋,我一直以为是妈妈桑开的。”

  崔然竣被他的话逗笑了。他转身,替崔秀彬端来一杯大麦茶。“是我养父母的店。但是他们前几年都相继病逝了。”

  “…抱歉。”崔秀彬低下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没什么,都过去了。”他嗦了一大口拉面,抬头看向崔秀彬,“秀彬呢?为什么来日本。”

  “我算是…摄影爱好者?”聊到自己的事,崔秀彬腼腆地挠挠头,“听说日本的风光很美,所以这次来亲自看看。”

  两个人又融洽地聊了好一会,最终在崔然竣的坚持下,还是给崔秀彬免了单。

  “相识就是缘分。”崔然竣的笑挑不出错。

  

  第二次相遇,是在十字路口的路灯下。

  那天崔秀彬很晚才采风归来,在便利店胡乱买了点东西果腹,正要步行回到住处。

  他一眼就望见了崔然竣。

  那日在居酒屋,崔然竣的微笑平和,言行就如同居酒屋内的暖黄色灯光,给人带来温暖与宽慰。

  而今天的崔然竣,独自依靠在路灯下。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神情晦涩不明;破洞T裇外,随意地套了件毛呢夹克;即使穿着松垮的工装裤,也能看出他的腿修长且笔直。

  他低垂着头,指间夹着一根细烟,眼圈缕缕上升,笼罩在他的身旁---整个人松弛、疲惫且清冷。

  烟灰落在已经开胶的帆布鞋上,崔然竣蹲下身,把烟在地板上按灭。然后他起身,从烟盒里重新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哒--”身侧突然伸出一支打火机,火光在黑夜里摇曳。

  崔然竣眯着眼看了一会,表情逐渐松弛下来。

  “噢…我认得你。你叫…”

  “秀彬!是秀彬吗?”

  崔秀彬微笑着点点头,“是的,然竣哥。是我。”

  “那么,走吧秀彬。”他猛地靠近崔秀彬,

“呼---” 烟雾缓缓吐到崔秀彬脸上。

  “我说过的,相识就是缘分。”

  

  尼古丁,酒精,两张帅气的脸蛋,和躁动的二十代。两人滚到了一张床上,似乎在情理之中。情事过后,崔然竣倚靠在崔秀彬的臂弯,两人分着抽一根烟。

  “哥经常做这种事吗?”崔秀彬想了想,还是把“一夜情”三个字吞进了肚里。

  “没有。是第一次。”崔然竣深吸一大口烟,转头对上崔秀彬的唇,渡给崔秀彬。

  “反倒是你,”崔然竣坏笑,“我们大摄影师,是不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多一个情人?”

  崔秀彬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当成了四处留情的放荡艺术家。

  “不是的!哥!”崔秀彬急了,双手不停地比划,“我也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

  他的模样十分滑稽,把崔然竣逗得哈哈大笑。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崔秀彬的眉心,“知道了知道了。我相信你。”

  

  到了后来,几乎是一有时间就滚在一起。有时是在崔然竣家,有时是在崔秀彬采风的小屋,有时候是在街边的小旅馆,有米白色的地毯,和两张榻榻米。不在一起睡觉的日子,两个人依旧各自忙碌。崔然竣忙着打理生意,而崔秀彬则坐上了通往北国的列车。

  每到一个新的旅行地,他都会从摄影集里选出一张最满意的,然后做成明信片,回东京带给崔然竣。

  

  夜晚,他们依偎在炉火旁,一张张翻看着明信片。崔秀彬把下巴靠在崔然竣头上,用双臂环抱住他。

  崔然竣随意拿起一张,“哇,好大的雪。”

  “这里是小樽。小樽的运河。”

  “小樽…”崔然竣嘴里反复念叨着,“小樽…看完《情书》以后,我就一直想去。可是要开店,没时间呢。”他撇了撇嘴,有点失落。

  “我在那里,也一直想着哥。”崔秀彬的掌心摩挲着崔然竣的大腿根,“哥就是我的藤井树呢。”

  “我才不要当藤井树。”崔然竣按住崔秀彬作乱的手,神情认真,“我不喜欢他们的结局。”

  “好…好…哥不喜欢就算了。”崔秀彬顺着他的意,连声附和,“下次,哥和我一起去看看吧?那是属于我们的故事。”崔秀彬试着问。

  “下次”是多久,谁也无法定论。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以后,也许永远不会来。

  

  崔秀彬本来只是计划在日本呆个把月,现在却隐隐有了长住的趋势。崔然竣人长得高,骨架却不算大,四肢又修长,天生就是当模特的料。

  时间一长,崔秀彬不再出外景,而是一有空就逮着崔然竣拍个没完。

  爱拍崔然竣抽烟。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挟了根Marlboro,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拍打着烟尾。深深地吸了几口后,才缓缓吐出一抹灰色,萦萦绕绕地上升。崔秀彬说这种抽法伤身,他却毫不在意,一把扯过崔秀彬的衣领,柔软的嘴唇贴上对方的,接上一个漫长的,烟草味的深吻。

  爱拍崔然竣工作。随时站的笔直,脸上是模式化的服务性笑容,一言一行都标准又亲和。客人走远后,他才呼出一口长气,拍打着酸痛的肩膀,回后厨猛灌一杯香蕉牛奶。还不忘转头数落崔秀彬,“天天拿个大块头在这里拍个没完,都不知道来帮我。”崔秀彬就赶忙放下相机,点头哈腰地去给崔然竣捶背揉肩。

  但最爱拍的,还是情事后的崔然竣。他的哥哥是那般清冷易碎,裹着毯子倚在崔秀彬怀里,月辉打在脸上,留下一片碎影。

  

  作为补偿,崔秀彬也经常在崔然竣店里帮工。他长得帅,性格也好,站在店门口就是一块活广告。有相熟的客人问新来的小帅哥是谁,崔然竣开玩笑,说是韩国那边找过来的亲弟弟。

  崔秀彬在日本呆了一段时日,也听得懂基础的日语。他笑着对客人说,是的,这是我的哥哥,我非常非常爱他。

  崔然竣的耳垂悄悄染上粉红。

  

  有天忙活完,崔然竣倚在店门口抽烟放空,却突然被人从背后拦腰抱住。

  “!”他被吓了一跳,没忍住,骂了句脏话。

  “嘿嘿~”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伸出来,崔秀彬像小狗一样,在崔然竣的脖颈蹭了蹭。

  “还在外面…你干嘛…”崔然竣被蹭的发痒,感觉身上开始发热。

  崔秀彬傻呵呵地笑了笑,变戏法式般拿出两张车票,“走吧,哥。我们去看雪。”

  “什么时候?”

  “现在。”

  

  坐在列车上,崔然竣一直絮絮叨叨地趴在崔秀彬耳边,满脸愁容,说自己接下来几天开不了店,赚不到银子了。

  崔秀彬正在眯着眼补觉,迷迷糊糊地叫崔然竣别担心,自己会养他。

  “我荒淫无度,铺张浪费,你养个---”

  “!诶?”剩下的音节被埋没在唇舌里。

  崔秀彬小心翼翼地舔舐着崔然竣的嘴唇,又亲亲他的嘴角。他把双颊通红的崔然竣一把抱在怀里,“说了会养,就一定会养。哥还是快点休息吧。”

  

  在城市里长大的崔然竣,还是第一次看到漫山遍野的白雪。他欢快地在雪地里奔跑,像个刚出世的孩子般新奇。“秀彬!你看!”他乐呵呵地捧起一大把雪,展示给崔秀彬。

  被哥哥的反差可爱到,崔秀彬也做出百分百的配合。“是啊哥,真的好漂亮。”

  哥也好漂亮。他偷偷在心里补充。


  夜晚,两个人手牵着手,穿着木屐看花火。崔然竣左右手各拿了一串团子,还不忘喂给崔秀彬。

  “我小时候的愿望,就是和在乎的人一起看花火。”崔秀彬含着团子,声音嘟囔不清。他的背后是满天的烟火,璀璨如繁星。他的眼睛亮晶晶,盛满了流光溢彩的爱意。

  崔然竣只是默默张开双臂,搂紧了他。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

  “我是个弃婴,秀彬。”

  “我知道的,哥,你和我讲过。”崔秀彬也紧紧回抱住他。

  “养父母对我很好,还时常带我回韩国。他们说我不能忘了自己的根。但我在那里无靠无依,我的根又在哪里呢?”

  “后来他们都离开我了,我在日本也孤身一人。”

  “没有他们,就没有家。这里不是我的家,韩国更不是。”他的声音闷闷的。

  “你明白吗?秀彬。”

  “我明白的,然竣哥。我明白。”崔秀彬伸出手,轻抚着崔然竣的背。

  崔然竣轻轻笑了,他轻轻摇了摇头。“不,秀彬。你不明白。”

  “我看到你钱包里的机票了。下周一的早班机离开日本,对吗?”

  他抬起头,直直地与崔秀彬对视,眼神悲切又受伤。

  

  回到东京后,崔然竣完全进入了工作狂模式,几乎不给自己任何假期。有天时候尚早,崔然竣准备在店里整理一下食材,再顺便做个大扫除。

  正在低头劳作时,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还没有到营业时间。您可以晚些时候再来。”崔然竣换上营业性的笑容,抬头朝门口看去,笑容却一瞬间愣怔在嘴角。

  来人是崔秀彬。

  他轻车熟路地进门,绕到后厨穿起围裙,又打开酒柜仔细检查。

  “哥,该进货了。”他收拾好酒柜,又朝崔然竣走过来,拿走他手上的抹布,卖力地擦起桌子。

  崔然竣蹙着眉,死死看着他。

  “如果是来再续前缘的话,你可以滚了。”崔然竣猛地一把上前,把抹布抢回来,狠狠摔到地上。

  “晕…什么再续前缘。哥,我们的缘分从来都没有断过吧?”崔秀彬扶额,一副可怜的模样。

  “?”

  崔秀彬长叹一口气,绕到崔然竣面前,弯下身和他平视。

  “上周回韩国,是因为有些事要处理。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哥,也不会离开日本了。”

  “啊?”这下轮到崔然竣语塞了,“可是你…你…你不是?”

  崔秀彬欲哭无泪,“我没有啊,哥。都是哥自己瞎想的。花火大会上,哥抱着我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就一个人跑了,联系方式也都给我拉黑了…”他做出苦恼的模样,“哥一点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哦…哦…”崔然竣缓慢地眨眨眼,误会了崔秀彬,感觉有些窘迫。

  “这下哥不会生闷气了吧?”崔秀彬见误会解除,开心地转过身,打扫柜台去了。

  

  “那摄影师呢?你不当了?还有你的家人…”崔然竣小跑过去,揪着崔秀彬问个不停。

  “摄影师哪里都能当,而且,我唯一的缪斯,是哥。”他伸长脖子,在崔然竣脸上啵了一口。

  “家人那边…哥你清楚的,我竞争不过哥哥姐姐,也无心权势…我从小的目标,就是好好活着,当个有钱的闲人保命。”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他放下手中的活,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认真地和崔然竣对视,“这几年,我走过世界上好多地方,遇到了好多事,和各色各样的人。兜兜转转一大圈去寻找生命的意义,最终还是觉得,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是和一个叫崔然竣的人,一起经营一家小小的居酒屋。”

  “我老是会惹他生气,做事也毛躁。但他从不嫌弃我。”

  “他不高兴嘴巴会撇起来,像受伤的小鸭子。他的爱恨都磊落。”

  “他做的拉面,全世界最好吃。”

  “他有着全世界最澄澈的心,和最漂亮的眼睛。”

  “他说他没有根,很孤独。我想抱抱他,陪陪他。”

  “我想给他一个家。”

  “所以崔然竣先生,”崔秀彬突然单膝跪地,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钻戒,

  “余生,你愿意和崔秀彬先生一起度过吗?”

  

  这边的崔然竣早已泣不成声,他使劲地点了点头,看着崔秀彬虔诚地为自己带上戒指。崔秀彬站起来,想要讨要一个亲吻,却被崔然竣一记爆栗。

  “臭小子,”崔然竣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你™求婚能不能正式点…我头也没洗衣服也没换…好丑啊…”接着双眼一闭,又挤出几滴泪。

  崔秀彬揉了揉吃痛的额头,非常狗腿地捧起崔然竣的脸,用指腹抹去他的泪痕。

  “本来计划在花火大会求婚,结果哥一言不发就丢下我走了。而且,哥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看的。”

  但是,”下一秒,他皱起眉头,“如果哥再抽那么多烟的话,就真的会变丑。还会死的很早,到时候我就成寡夫了。”

  崔然竣“噗嗤”笑出声,伸手揉了揉崔秀彬的头发,又捏捏他的鼻子,“知道了知道了。都听你的。我改,我改。”

  

  好吧,崔然竣承认。在浓烈和炽诚的爱意面前,所谓的孤独和迷茫,都会无处遁形,立马灰飞烟灭。

  孑然一身好多年,直到遇到崔秀彬。他有小兔子一般的可爱脸蛋,和天真烂漫的胸怀。

  他眼中的世界澄澈美好,充满希望。

  他牵着自己的手走遍千山万水,在天地神灵面前许下永不分开的承诺。

  他把满心满眼的爱都给了崔然竣。

  崔然竣想抱抱他,陪陪他。

  想和他有个家。

  他们会坚定地牵着手,一直陪伴着彼此走下去。看遍满天星光,无畏岁月漫长。

某不知名灰猫moa

【彬准|领悟】哥,请不要对我开玩笑了3

  第三章 哥,你的嘴唇好软

  

  「秀彬日记」

  哥,如果我说我想吻你,你会怎样呢。

  然竣哥,请你狠狠地骂我吧,甚至打我也行。因为作为弟弟,这样子对哥实在是太不尊重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不堪,以至于每天都有很深的负罪感。

  但在这之后,然竣哥,请允许我吻你可以吗?就算会被哥当作怪物一样的人,我也想这样做。因为这个想法每天都在折磨我,都快让我疯掉了。 

  嗯,非要说的话,哥也有责任,是哥不好。哥你太没有分寸感和界限感了。你靠得太近了...

  第三章 哥,你的嘴唇好软

  

  「秀彬日记」

  哥,如果我说我想吻你,你会怎样呢。

  然竣哥,请你狠狠地骂我吧,甚至打我也行。因为作为弟弟,这样子对哥实在是太不尊重了。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不堪,以至于每天都有很深的负罪感。

  但在这之后,然竣哥,请允许我吻你可以吗?就算会被哥当作怪物一样的人,我也想这样做。因为这个想法每天都在折磨我,都快让我疯掉了。 

  嗯,非要说的话,哥也有责任,是哥不好。哥你太没有分寸感和界限感了。你靠得太近了。我每天能接触的人只有成员们,但这么没有分寸感的人只有哥。

  还是哥你根本就是很享受我惊慌失措的样子。

  太恶劣了。

  所以,我对哥这么做,也算不上过分吧?

  让我亲吻你柔软的双唇,因为它整天都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注意力无法集中,所以我要狠狠地惩罚它,蹂躏它,直到它变得红肿我才会放过。

  让我依次吻过你背后的痣,使我的嘴唇划过你每一寸柔软细腻的皮肤,直到它泛起可怜兮兮地红色。

  让我亲吻你的眼睛,因为哥的眼睛总是透露着捉弄我的戏谑,看了实在是太来火了。

  哥,就让我这么做吧。不要逼我强迫你。


  

  “然竣,你觉得自己的魅力点是什么呢?”

   “我的魅力点……性感的嘴唇?moa~”

  在宿舍,秀彬又忍不住想起了那天jessi show上的采访

  以前,从来没太注意过然竣哥的嘴唇呢,秀彬想。但从那天之后,自己说话总是有意无意间地把视线放在然竣的嘴唇上。

  怎么说呢,逐渐发现,然竣哥的嘴唇,是比女生还漂亮的。他的嘴唇不是一般男生那种棱角分明略显硬朗的薄唇,而是水光潋滟,色泽粉嫩,透露着撒娇和媚态肉嘟嘟的嘴唇。

  一副很好亲的样子。

  如果被然竣哥知道了,他肯定会说:“什么鬼,崔秀彬,你在想什么!你又偷偷对哥不尊敬了。”

  hhhh。还好那哥并不知道。反正只是在脑子里想想。想到这里,秀彬不禁笑出了声。

  “崔秀彬,你盯着我贼兮兮地笑什么??不会想什么坏主意吧??”然竣对傻笑的秀彬举起了拳头。

  “哥你疑心病太重了~我还不能笑了??”秀彬鼓起嘴。越是被戳中心思的时候,越不能心虚,而且必须理直气壮地反问回去,这样才能完美地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

  “呀,你这孩子还会顶嘴了。”

  “哥99年的,有些事儿和哥根本说不通。”秀彬摊手,“我们的笑点已经不一样了。”

  虽然是在轻松的开玩笑,可秀彬敏感地注意到,然竣哥衣服的领口,随着大幅度的动作,已经不知不觉地敞的很开。纤细的锁骨已经完全的露出来,下面是隐隐约约的胸脯。

  比起帅气,然竣哥大多数时候看起来是漂亮。就比如这哥的锁骨,为什么像女孩子一样秀气呢?

  “呀!年龄是很敏感的你小子!”然竣扑过来压住秀彬。天啊,然竣哥的肚皮压到了自己的脸上,鼻腔中满满地充斥着然竣哥的气味。

  ……这哥在用香水吗?秀彬被压的头脑晕晕,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不然,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好闻的味道?好清新……

  过了好久,然竣哥才放开他。秀彬呆坐在沙发上,头发乱糟糟的,呆呆地开口:

  “哥在用香水吗?”

  然竣一脸玩味地看着他:“很好闻吗?秀彬原来是喜欢哥身上的味道~哈哈哈哈”


  秀彬真的太单纯了,然竣想。就比如现在的他,满脸通红,眼神躲闪,想什么简直就可以一眼看透。这孩子应该是崇拜自己的吧?一靠近就各种脸红,平时逗弄逗弄反应简直不要太有趣。

  但也仅仅是自己魅力很大的又一证明罢了~偶尔给粉丝发发福利自己也算是活菩萨了吧?hhhhh毕竟自己可是很有名的黑传练。

  不过自己最近逗他玩的频率变高了,这孩子要是缠上自己就麻烦了,感觉是容易认真的性格呢。

  当然了,自己完全没有和秀彬很认真相处的想法。自己的朋友真的太多了,要是和每个人都真挚的相处,那会累死的。


  崔然竣漫不经心地想。

百里呜咪/

悬崖之上1

  sha手崔然竣 X 不受待见的富家少爷崔秀彬

𝟘𝟙


几个月前崔然竣接到了特殊任务,暗sha崔家残疾隐居山林的大公子崔秀彬,听说崔秀彬年轻事业心强,但是崔家老爷为了让小儿子顺利继承家业,在三年前崔秀彬回国后就派人跟踪他打断了他一条腿,这次崔家想直接断了他的生路,花大价钱派sha手来sha他。


    崔然竣不是什么任务都接,他不缺钱,但也不想一直用家里的钱,这么多年的被家//暴经历已经让崔然竣变得冷血无情,在十五岁离家出走后在道上也混的不错,sha人狠 不留痕迹,专挑有意思的单子接......

  sha手崔然竣 X 不受待见的富家少爷崔秀彬

𝟘𝟙

 

几个月前崔然竣接到了特殊任务,暗sha崔家残疾隐居山林的大公子崔秀彬,听说崔秀彬年轻事业心强,但是崔家老爷为了让小儿子顺利继承家业,在三年前崔秀彬回国后就派人跟踪他打断了他一条腿,这次崔家想直接断了他的生路,花大价钱派sha手来sha他。

 

    崔然竣不是什么任务都接,他不缺钱,但也不想一直用家里的钱,这么多年的被家//暴经历已经让崔然竣变得冷血无情,在十五岁离家出走后在道上也混的不错,sha人狠 不留痕迹,专挑有意思的单子接,这次暗sha崔氏大公子的任务,完成得好这半年的钱都能一次性赚够,一边想着,崔然竣也来到崔秀彬家附近了。

 

   “靠,这真tama够隐秘,信号是一点都没有,玩屁啊!”说完崔然竣收起手机准备去敲崔秀彬家门。

 

     “叮叮”....“叮叮”....门铃按了好多下还没人来开门,崔然竣怀疑崔老爷耍他搞了个假地址,“叮....”  门被打开,崔秀彬双手扶着轮椅的轮子看着眼前这个发型放荡衣着破烂的人,听他说着他的来路,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崔秀彬觉得眼前这个人傻傻呆呆的也不像会对他动手的样子。

 

    “留宿?....啊好的,请进”崔秀彬将轮椅往后拉了几步给崔然竣让出路来。“请问你叫...”

“崔然竣”

“啊好...崔秀彬”

“嗯”

 

   崔然竣坐在沙发上四处乱看,崔秀彬家不仅干净整洁简约,而且没有一点女人的痕迹,崔然竣在心里感叹崔秀彬这么多年没开荤的意志力。“喝杯水吧”崔秀彬说着把水递给崔然竣“谢谢”崔然竣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无害又可爱一点。“这么大的房子秀彬自己一个人住吗”“嗯,这栋房子我三年前回国的时候买的,刚回国我的腿就被我爸派人打断了,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我只能用轮椅代步”崔秀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些,但是看到崔然竣,就忍不住的吐露这些话,后来再回想起来,只是想博得崔然竣的同情心罢了。

 

    崔然竣本想继续套话,但看崔秀彬现在的样子,他少有的怜爱心好像被激出来了,他上前拍拍崔秀彬的手让崔秀彬带他到处看看,崔然竣推着崔秀彬的轮椅被崔秀彬带着逛完了整个古式老宅,说实话崔然竣一开始不理解为什么崔秀彬选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一边带着崔秀彬逛一边听他讲着他自己的故事,他好像开始同情这个孩子了,明明聪明能干,却因为是私生子而被崔家抛弃。

 

    崔秀彬带着崔然竣到了晚上睡觉的房间,简单的交代他毛巾跟吹风机的位置,边推着轮椅离开房间了。崔然竣望着这个宽大但瘦的背影,想起他刚刚说的自己的故事,心里很酸涩,多好的孩子,偏偏是冷血恶毒崔老爷的私生子。

 

    第二天早晨崔然竣起床想起自己的任务便决定今天下手,而且崔秀彬脚不能动,大大提升了他sha害他的成功概率。

 

    崔然竣下楼偷偷摸摸观察崔秀彬,他怎么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温柔,浇花的时候眼神都这么深情“靠,这tama人间尤物崔老爷这都舍得sha,不如便宜老子给我回家当媳妇。”崔然竣想着说了出来,“然竣醒啦,厨房有早饭,吃完跟我一起看部电影怎么样?”

“好呀!”看电影这么个好动手的机会崔然竣当然不会放过,他一边吃着崔秀彬给准备的早饭一边盘算着,脑子里忽然出现崔秀彬浇花的画面,那手部线条,那下颚线,头发看起来也很柔顺,太牛逼了。崔然竣给自己一巴掌想缓过神来。

 

    崔然竣在离家出走那年就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跟大部分男人不同,第一次自//wei是对着被绑的一个清秀的帅哥,那次完之后崔然竣有点沮丧的发现自己对女人硬不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

 

   ‘崔然竣现在不是你发情的时候,等下就拿把刀搞s他,任务完成钱到手,又可以逍遥自在了‘

 

    崔然竣吃完早饭往口袋里藏好小刀就走去找崔秀彬看电影,房间里,崔秀彬早就准备好了在等他,他赶忙小跑到崔秀彬旁边坐着,崔秀彬问他想看什么电影,崔然竣想着这是崔秀彬人生中最后一次看电影了,给没开过荤的他来个激情的爱情片。

 

    电影开始两个主人公就亲的激烈,崔然竣盯着屏幕有点不自在,视线转移向崔秀彬,崔秀彬穿的很家居,刚才在花园浇花的毛衣外套也褪去了留下一件白衬衫,眼神很单纯的盯着主人公缠绵,鼻子很高挑,继续顺着往下看,嘴巴嘟嘟的,感觉很好亲,“靠..”崔然竣轻骂了一声,“怎么了?”崔秀彬问。“没事没事,秀彬经常自己在家看电影吗?”“嗯,没人陪我,一天过的很无聊。”语毕,崔秀彬的注意力回到电影里。

 

    崔然竣迅速侧身,嘴唇附上崔秀彬的唇瓣,崔秀彬先是愣了一下,两秒后立马接受了这个设定回吻崔然竣,崔然竣感觉到崔秀彬的舌头翘过唇瓣,穿过上牙与下牙和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慢慢的游走在嘴巴里面,因为接吻的刺激分泌的唾液变多,崔然竣也有点喘不上气了。

 

........

 

𝟘𝟚

 

接下来的崔秀彬特别黏着崔然竣,崔然竣不得不把暗sha计划一推再推,sha不sha得成是另一回事,可是他现在好像也迷上崔秀彬了,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都迷恋上崔秀彬了.....

 

“要命啊,崔然竣你可是sha手界顶端人士,居然被暗sha对象迷住了,不行,还是得尽快搞si他....”

 

“然竣尼,我可以抱抱你吗!”崔秀彬又皱着脸跑来崔然竣旁边跟他贴贴,“阿尼!”他把眉毛立起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呀!崔秀彬!你别一直贴着我啊,我汗都出来了!”崔然竣扭开头,脖子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汗。“可是秀彬尼喜欢和你在一起,而且我们这样的关系还不算在恋爱吗?”兔子皱着脸委屈得不行,“然竣尼明明就很喜欢我,还总是让我别碰。”旁边崔然竣白了他一眼,崔秀彬继续自顾自说,“上一次看电影的时候明明那么喜欢....”“呀!崔秀彬闭嘴!你再说我就揍si...”话还没说完崔然竣就被他压在沙发上,靠在他肩颈的兔头闷闷的蹦出一句,“然竣尼跟我交往我就不说了。”.......呀,这小子.....

 

“那就交往。”语毕惊慌的兔眼瞪着他,好看的卧蚕被兴奋的笑挤了出来,在崔然竣两边脸颊和额头上落下了三个吻,“呀!这下可以放我走了吧!兔崽子!”崔然竣耳根的爆红快速蔓延到全身,阿西,怎么就忍不住答应他了!

 

 

-未完待续

 

 

 

 

 

 

 

社交复健小狗

  好像有大学生要租房?

  好像有大学生要租房?

天才小猫_liko

微博发完之后来这边试试水🤔🤔


微博发完之后来这边试试水🤔🤔


FuFuing

小猫眼睛亮晶晶 p2蹭蹭球球姐

小猫眼睛亮晶晶 p2蹭蹭球球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