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彬果

720浏览    18参与
Slurpee

蓝莓之夜

崔秀彬X田柾国

年下/

有年龄差/


崔秀彬在这里见到田柾国也不算太意外。想不到医大附属医院这么大,他还是幸运地进了田柾国在的外科部实习。

姜教授正对着这几个新来的实习生说着必要的寄语,崔秀彬没仔细听,却悄悄地盯着站在姜教授旁的田柾国看。他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也跟着实习生们侧耳听姜教授讲新生须知。

崔秀彬还在念书的时候就知道他了。崔秀彬刚入学时听过他的毕业致辞,那场致辞所有关于学术的内容他都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田柾国清透的声音还有他念稿子时眼眸微垂、清清冷冷的样子。后来在医大念书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受着田柾国的影响,直到现在他们成为同一部门...

崔秀彬X田柾国

年下/

有年龄差/

 

 

 

崔秀彬在这里见到田柾国也不算太意外。想不到医大附属医院这么大,他还是幸运地进了田柾国在的外科部实习。

姜教授正对着这几个新来的实习生说着必要的寄语,崔秀彬没仔细听,却悄悄地盯着站在姜教授旁的田柾国看。他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也跟着实习生们侧耳听姜教授讲新生须知。

崔秀彬还在念书的时候就知道他了。崔秀彬刚入学时听过他的毕业致辞,那场致辞所有关于学术的内容他都不太记得了,只记得田柾国清透的声音还有他念稿子时眼眸微垂、清清冷冷的样子。后来在医大念书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受着田柾国的影响,直到现在他们成为同一部门直属前后辈的关系。

他和当年在医大毕业典礼致辞的样子没什么变化,或许是头发留长了些,身上仍包裹着成熟内敛的味道。也就短短几年,田柾国从首席毕业生变成了权威教授最得意的副手,崔秀彬也从懵懂的医大新生到如今变成了外科部的实习生。

“好,今天就到这吧。平时如果我不在你们可以找柾国。”姜教授说完,摆摆手就要马上赶回去工作。所有实习生都鞠躬致意。

田柾国也跟着姜教授离开,好像是错觉,崔秀彬再起身觉得他像是刻意看了自己一眼。

 

 

实习的日子很辛苦,早上要在姜教授早诊前把所有病人的资料记住,在查床时应对教授提出的问题,三天就可以记满整本笔记本。一整天奔来奔去经常忘记吃饭,晚上实习生走得最晚,或者跟着整个外科部熬好几个大夜。崔秀彬在外科部的一周,疲累得像是在研究室多待了一年。

崔秀彬把病历单交到护士站,值班的护士看他状态不好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啊,外科部好累。”他嘴上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护士姐姐笑了笑,“我们秀彬熬过这会儿实习期转正就好了,每个医生都是这样的。”

“好想回医大读书啊。”

“呀,其实你们几个已经很好了,我记得以前田医生还是实习生的时候可比你们累多了。”

崔秀彬一怔,田柾国吗。

“田医生那时候跟的教授更严格,每天熬夜早起是基本的事,可能忙得喝水时间都没有,他们那批还有实习生半途放弃的,但我记得田医生从不喊累,一直都很认真尽责,所以那时他转正考核也是第一来着,而且他还…”

小护士的声音渐弱,崔秀彬忙问,“他还什么?”

“田医生…”

崔秀彬顺着她的目光转头一看,是田柾国。他正从口袋摸出笔过来签单子,朝小护士一笑也没说什么。

姜教授很长时间都在忙新的研究,其实大多时候都是田柾国在带这群实习生。崔秀彬知道,他们实习生们有多累,田柾国也有多累。早上帮他们整理资料,晚上陪他们熬夜,期间还要在自己的工作时间帮他们解答所有的问题。

田医生从来不喊累吗?可谁都会累的吧。

尽管在外科部工作了整整一周,每天都会见到田柾国,可是除了打招呼外,可以说是毫无交集,崔秀彬心里还是会有点失落。

崔秀彬把这几天交代的资料整理好,又去每个病房都转了遍,想出去透透气便进了楼梯间,却没想到恰巧碰到了正倚在墙上抽烟的田柾国。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田柾国见他也是一愣,两人目光对视又错开,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

田柾国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轻轻地吸了口,抿了抿,又吐出了团烟雾,飘飘渺渺的烟扑到了崔秀彬身上,刺激的尼古丁参杂着淡淡的蓝莓味。

他抬眼看到崔秀彬还盯着自己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递根烟给他,“抽吗?”

他抽的是女士烟,“不知道你抽不抽的惯,没办法身上烟味不能太重不然会影响病人。”

崔秀彬有点紧张地接过烟,“谢谢。”

田柾国抽完一只烟摁灭后准备拉开安全门走出去。

“等下!”

他脚步一顿,转头望着崔秀彬。

“田医生…我叫崔秀彬。”

没想到他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本亮晶晶的眼睛都笑弯了,“我当然知道啊,崔秀彬,我叫田柾国。”

 

 

田柾国身上那股淡淡的蓝莓味崔秀彬后来又闻到过很多次。有时他也会再跑去楼梯间碰运气,看看那人是不是还在,两人能不能再单独说上话。尽管每次去都没碰到,但楼梯间清甜诱人的蓝莓味还在。

崔秀彬这天谢绝了同期实习生去外面吃饭的邀请,又去了次楼梯间,失望而回后就单独去食堂吃饭了,却没想到在食堂碰到了刚下手术的田柾国。

田柾国端着餐盘走到了崔秀彬面前,“可以坐这里吗?”

崔秀彬握勺子的手一抖撒了一半的大酱汤,他点点头。

田柾国抽了张纸递给他,“…秀彬尼,好像一直很怕我的样子。”

“没有没有!”他摆摆手,耳朵立马红了起来,他只是没想到周围空着这么多地方田柾国会选择坐在自己对面。

田柾国笑了笑,说不要紧张自己就是过来问一下15床的病人上午做完穿刺检查状况怎么样,因为15床崔秀彬也有在帮忙照顾。崔秀彬仔细地和他说了全部状况,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那点陌生的界限也慢慢模糊了。

“啊这样就好,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还有…我总觉得秀彬你好像不太亲近我的样子,你可以直接和我说…”

崔秀彬连忙摇头,“没有,田医生一直是我很尊敬的人。”

“是吗?那没有别人的时候你就试着只叫哥吧,不用叫我田医生了。”

那双晶莹透亮的眼睛望着自己,崔秀彬立马晕乎乎,“啊?好。”

吃完饭两人聊着天一起回了办公室,碰到了刚好从外面回来的实习生们和其他医生,一群人见他们两个皆是一愣。

“柾国?你怎么…”

田柾国虽然人缘不错,但性格其实有些内向,在科室这么多年和同事始终保持着距离,也很少参加社交活动,背地里科室的小姑娘都称田医生为高岭之花,这么短时间就和新人亲近实属不可思议。

田柾国也不解释,轰走了同事和实习生们,自己也回座位继续看病历材料,崔秀彬也跟着同期们去忙了。

 

 

这么件事之后,科室里的医生都以为崔秀彬和田柾国关系不一般。实习期快结束的时候,整个科室除了姜教授都去了烤肉店聚餐,本来田柾国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也答应了。

田柾国还没到烤肉店之前,科室里其他医生就怂恿实习生们,“你们知道柾国他平时就不喜欢来聚餐,而且他平时这么照顾你们,你们等下一定要多敬他酒,知道吗?”

实习生们当然是对前辈言听计从,崔秀彬混在其中有点不是滋味,谁知突然被点名,“秀彬,你和柾国关系最好吧,等下好好做!”

他刚想解释他和田柾国并没有什么,田柾国就来了。他穿私服的样子比穿禁欲的白大褂更有吸引力,他环顾了一周,找了崔秀彬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崔秀彬立马就闻到了熟悉的蓝莓味,在油烟缭绕中清新脱俗。

一群人见田柾国来了立马就玩得嗨了起来,说着感谢平时田医生的照顾的话,就给他斟满了酒。田柾国也不推脱,别人敬一杯就喝一杯。喝了一圈下来,他就有点醉意了。田柾国对旁边的崔秀彬摇了摇杯子,“你不敬我吗?”

周围起哄声更大了,崔秀彬皱了皱眉,才慢吞吞地双手敬酒,田柾国毫不客气地把一小杯烧酒都仰头干了,透明的酒液从嘴角溢出,在情调的灯光中亮晶晶的。

整场下来,大家都喝了不少,本来还想转场的也都找代驾回去了,田柾国更是被灌得双颊红扑扑的,嘴里还念叨不停。前辈嘱托崔秀彬把田柾国送回去也离开了,整张桌子就只剩他们俩。

崔秀彬叹口气,去扶伏在桌上的田柾国,显然他已经喝得晕乎乎了,走路也直晃悠。田柾国把脑袋靠在崔秀彬的侧颈,又软又细的发丝惹得崔秀彬走不动路。

“呼…我们秀彬…”温热的气息呼在他微凉的皮肤上。

“我在。”

田柾国扶着他直起身来,低着脑袋慢悠悠地在口袋摸什么东西,结果又是掏出了那只蓝莓味烟盒,递了崔秀彬一支,自己也拿了一支咬在嘴里。他又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了自己的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崔秀彬看着他继续动作,也把烟咬在嘴里。他从没抽过烟,上次田柾国送他的那根还被他好好的放在白大褂口袋里。

田柾国的眼睛里像氤氲着水汽般雾蒙蒙的,直勾勾地盯着崔秀彬看,朝他呼出了一大口饱满香甜的蓝莓烟雾。而后田柾国又凑上来,用烟头的火星对着崔秀彬的烟。他们靠得好近,崔秀彬听到了自己擂鼓的心跳声。

明明自己也没喝多少,闻着他专属的香味,迷迷糊糊地想做只有醉了才会做的事情。

“上次,忘记给你打火机了…这次…这次记得了…”

“嗯。”

他们之间的空气又安静下来,和周围吵闹的环境格格不入,隔了很久田柾国才开口,“呀…崔秀彬…”

“什么?”

“你真的…”

“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崔秀彬神情怔愣,看着田柾国迟迟说不出话。他不能判断田柾国是在说醉话还是什么。

田柾国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用空着的手去摸崔秀彬的头,“要是能长得像秀彬这么高就好了。”然后慢悠悠地要走到路边打车。

田柾国夹烟的手被后面的人一抓,崔秀彬就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崔秀彬把嘴里的烟吐了,正色问道,“田医生,不是,哥之前就认识我吗?”

 

 

崔秀彬没有想到,像是喜从天降,兴奋的情绪螺旋着上升,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田柾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就着搭住他的手,旁若无人地给了他一个亲吻,柔软的蓝莓味的吻。

 

 

真是疯狂的事,崔秀彬第一次尝试烟的味道和第一次尝试吻的感觉,都只和田柾国有关。

 

 

“你一定是忘了,你大一的时候有次在篮球场打球,那时候你一只裤脚挽到膝盖,高高瘦瘦的…其他的我忘记了,时间太久了…我从你同学那里知道了你的名字…后来…后来我还和你打过球也告诉过你的名字,不过没一会儿的时间,我就毕业了…在外科部见到你我…我很惊喜…我也很害怕…哈哈哈…对了你知道吗…我记得我和你打球的时候,我就是很喜欢和你做身体接触,像不像变态…其实我好害怕你知道这些,但你实习期结束好像又要离…唔…”

 

 

崔秀彬的第二次接吻,也只和田柾国有关。

 

 

end.

莫乐

挑衅(完结章)

挑衅

黑道老大x在韩留学生(彬国)

严重ooc

完结章

金龙国这学期的课已经结束,他要趁这个假期回中国去看看家人,所以今天是最后一次去便利店了。其实他昨天就辞职了,今天主要去道别的。在便利店上班的时候花妍姐姐没少照顾他,为了表达谢意他还特地带了中国的特产——糖醋肉。

好吧!这是他能想到最好吃的中餐。

便利店还没招到可以交接班的新职员,朴花妍全天都在店里值班。金龙国正挑着晚饭时间去的,和朴花妍边吃边聊。

“后天就要回中国了吗?那还会来韩国吗?”

“当然,毕竟还有一年的学业,也会考虑以后留在韩国工作的。”金龙国往嘴里塞了一块糖醋肉,仔细咀嚼直至吞下后再开口:“不要担心,我会常来找姐...

挑衅

黑道老大x在韩留学生(彬国)

严重ooc

完结章

金龙国这学期的课已经结束,他要趁这个假期回中国去看看家人,所以今天是最后一次去便利店了。其实他昨天就辞职了,今天主要去道别的。在便利店上班的时候花妍姐姐没少照顾他,为了表达谢意他还特地带了中国的特产——糖醋肉。

好吧!这是他能想到最好吃的中餐。

便利店还没招到可以交接班的新职员,朴花妍全天都在店里值班。金龙国正挑着晚饭时间去的,和朴花妍边吃边聊。

“后天就要回中国了吗?那还会来韩国吗?”

“当然,毕竟还有一年的学业,也会考虑以后留在韩国工作的。”金龙国往嘴里塞了一块糖醋肉,仔细咀嚼直至吞下后再开口:“不要担心,我会常来找姐姐的。”

“对了,姐姐。”他将筷子放下,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对折的信封,“如果之后有见到权玄彬,请帮我交给他。“

“你怎么不亲自给他呢?“朴花妍问道。

金龙国低下头掩饰藏不住地失落,他沉默了片刻后说:“失去联系了。”

 

 

从一个月前,就是权玄彬没来的那天起,金龙国就觉得自己很不对劲。起初是对权玄彬的消失莫名地发火,就如同被人爽约一般郁闷。他僵持着单方面不联系直到几天过后,忍不住拨通了权玄彬的手机号,却一直无人接听。他开始有慌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担心着却无从下手,终于他发现权玄彬真的从他的世界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从未有过的落空感像影子一直挥之不去,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总之

不能闲下来

否则满脑子里只剩那个人了。

 

出了便利店,金龙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着。他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是希望在韩国的最后一晚能偶遇到谁吗?真是可笑。

金龙国自嘲地想是,却舍不得回家最后又去了书田山。那座依旧不太高的小山坡。

他走得很慢,欣赏首尔的夜景、听着歌。

 

“…永远 永远

我们可能不再见面

是否还有一点点怀念

就如同昨天

我们走过的长街

街景还是照旧

可惜你已经不在我身边…“

 

“你!”

“你去哪里了?“

“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我电话?”

“为什么…你又要回来...为什么”他断断续续地、最后一句近乎嘶吼地问那个站在观景台的人,硬忍着不落泪。可是他做不到,眼泪终于不听劝告,猝地,大颗大颗地滑出眼眶。

金龙国转过身抬脚就走。

实在太过分了!

权玄彬真的太过分!

“哥!别走。“权玄彬急忙追上金龙国,一手拽过金龙国的手腕一手拥他进怀里,紧紧抱住。

金龙国的脸贴在权玄彬的炙热的胸膛,听到那勃然有力的心跳声眼泪更是如决堤般止也止不住,片刻便洇湿了胸口那块布。头顶上不断传来权玄彬懊悔地道歉,“对不起。哥“

“别走,可以吗?“

 

权玄彬等到金龙国情绪稍微平缓,不在那么激动后将他拉出怀抱,轻柔地抹去睫毛间挂着的泪珠,又低下头吻了吻他泛红的眼角。

“哥,给我一点时间,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好吗?“

权玄彬连哄带撒娇的,见到他点头了,心里暗松了口气,总算先稳住了。权玄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差地全都说了,连今天飞回韩国的机票都是母亲大人赞助的,而自己身上没有一分钱的事也说了。

“那你今晚在哪里过夜?”金龙国问道。

“没事,我走去找找他们就好了。”权玄彬自然指的是那些组织成员,他故意把’走’说得很为难的样子。

“这么晚了,你没有手机又没有钱的。”金龙国不太放心地说,“你要不要来我家将就一晚?”

“嗯…那只好先这样了。”权玄彬顺水推舟地应下,心里却炸开了花,太好了!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一直都牵着手,不曾放开过。

 

金龙国租的是单身公寓,就那么一张床。他想了想权玄彬那大高个,再看了看自己的小床板。算了算了,客人睡床,主人睡地板是应当的。

等铺完被褥,金龙国一看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他困得直打哈欠,看了一眼还在使用的浴室,他实在等不到权玄彬出来了,不知何时眼睛怎么努力都睁不开便睡了过去。

金龙国脑子里一直记着时间,不用闹钟也自动清醒了。张开双眼就见放大的权玄彬的脸近在咫尺,金龙国脸一瞬间就红透了,多看了一会那张俊秀的脸,总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

啊!这个臭小子,为什么把手臂压在我的胸口上(其实是抱),难怪昨晚做了一晚上噩梦。

金龙国从权玄彬的手臂囚牢中逃脱出来,望着权玄彬地说无声地说道:“我要走了。“

 

权玄彬这觉睡得可是真香,一觉到下午2点。要不是肚子饿了,他估计还能再睡。

他一起床便看到床头柜上用玻璃杯压住的几张钞票,权玄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哥“

“哥。你在哪?“无人回应。

“哥,你别吓我了!“手机也关机了。

 

玄彬呐,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还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

你昨天和我说的那些事情我想了很久,你说你喜欢我我想了更久。

你不在的这一个月我过得的确不怎么开心,我总会想起你,一个人的时候开始觉得孤单了,以前我从不这样的。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如果是的话我想我还不能回应你。

毕竟你让我等了那么久,没有点惩罚实在说不过去。

换你等我吧,这次。

等我回来,知道了吗!

  

口是心非,让花妍姐姐转交的信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权玄彬阅后有感。

~~~~~~~~~~~

完结啦!终于完结了

还有两个小小番外,在合集里

感谢所有看过这篇文的人,真诚感谢。

有缘再见

莫乐

挑衅(六)

(一)

(二)

(三)

(四)

(五)

黑道老大x在韩留学生(彬国)

严重occ

坑品极差

谨慎入

(六)

  LA的艳阳热情得让人吃不消,权吉身边的狗更是让人吃不消。

  权玄彬被关在家里,一切通讯工具都没收了。身边无时无刻有人跟着,连拜托凯伦小姐也没用。

  权玄彬躺在床上,想着如何才能与外界联系。现在只有在这个房间里才没有人盯梢,因为这个房间设置了屏蔽器,更何况没有通讯工具,双重保险。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哦~别这样。我的身上并没有手机,更没有电脑,我只是端了一盘甜点给他。”显然门...

(一)

(二)

(三)

(四)

(五)

黑道老大x在韩留学生(彬国)

严重occ

坑品极差

谨慎入

(六)

  LA的艳阳热情得让人吃不消,权吉身边的狗更是让人吃不消。

  权玄彬被关在家里,一切通讯工具都没收了。身边无时无刻有人跟着,连拜托凯伦小姐也没用。

  权玄彬躺在床上,想着如何才能与外界联系。现在只有在这个房间里才没有人盯梢,因为这个房间设置了屏蔽器,更何况没有通讯工具,双重保险。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哦~别这样。我的身上并没有手机,更没有电脑,我只是端了一盘甜点给他。”显然门外有人拦住了凯伦小姐,权玄彬耳朵贴着门听着外面的动静。

“好吧好吧,你喜欢吃就给你好了,现在我还不能进去吗?”

  说完,门就被推开了。权玄彬看到那守在门口的男人一脸无奈地端着一盘小蛋糕,欲言又止地模样。

  权玄彬冷笑着踹了门一脚,当着那人面狠狠的甩上。凯伦小姐看着面前已经是个高大男人的继子轻轻地笑出了声:“小彬,听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嗯,还是个中国人。”

“就因为这个他就不同意吗?“凯伦所说的他自然是指权吉。

  权玄彬摇了摇头,他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着:“你还记得beryl吗?那只猫。“

“那时候的我无法决定它的去留。“权玄彬攥住了拳头,咬紧牙关,”现在的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在韩国苦心经营,就是要为了摆脱掉权吉无休止地干涉他的生活。权玄彬永远无法接受和一个毫无感情的女人结婚生子,而权吉正打算让权玄彬这么做,就如同当年他和权玄彬生母一样。

“这个就拜托您了“。权玄彬将一张折叠着的小纸条给放到凯伦小姐的手心。”给那家店的经理就行了。“

  凯伦小姐走后,他让佣人把家里最好的酒送过来,反正都是权吉收藏的,不喝白不喝。权玄彬晃着高脚杯也不急着牛饮。他仰起头将酒轻轻地抿了几口,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酒精浓度很高,很快就能冲上头麻痹意识。

  虽然意识清醒,但是他觉得他喝醉了。

  权玄彬忽然回忆起那个奇妙的夜晚。

 

  那天的便利店生意奇好,连着权玄彬都被抓着一起干活。下班后,他们又飙车去了书田山,带了好几瓶清酒。

  这是权玄彬要求的,作为报答金龙国要请他喝酒。

  权玄彬开了两瓶酒,一瓶递给金龙国。

“要谢我的话要干杯哦!“他掩不住地挑衅到。

  金龙国既然答应要感谢他,即使酒量确实不高也仰头就喝!一瓶清酒下肚他就双眼发晕,两腿发软。酒气也早就涌向了脸颊上了头,他搭上栏杆继而晃了晃脑袋才感觉好点。

  金龙国渐渐感觉到精神在出逃,无法管控四肢。

  在一边坏心眼地冷眼旁观的权玄彬终于忍不住把人圈进了肩臂间带走,再任由金龙国在栏杆上翻来覆去只怕快要把他自己翻下山去。

  这还没走两步,权玄彬臂弯里的人双脚就浮得走不动道,直溜溜地贴着权玄彬往下滑。

  权玄彬一把将金龙国捞起,双手从他的腋下穿过低声纳闷道:“酒量也太小了吧。”

  原来一直由着权玄彬摆布的金龙国,像是听到了权玄彬的低语一般突然转过身来发难。

  他举起双手攀住了权玄彬的肩,一头歪倒在对方的肩颈间,也不管此时两人的姿势是多么亲密无间。

  醉鬼倒是肆无忌惮的,权玄彬却只能小心翼翼搂着他,那人呼出的热气不断拂在脖子上,一阵阵地痒进了他的心尖。权玄彬三步并两步,赶紧将人扶到长椅上坐好。正要起身哪知道金龙国一把抱住权玄的腰不让走,还在小腹上蹭了蹭脑袋。

  权玄彬被撩拨得忍不住狠狠地擒住金龙国的双肩,将他与自己分开一定的距离。

  还借着醉意在玩火呢?不知道厉害!

  抽出一只手捏住金龙国的下颚,问道:“还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黑道老大呗~”金龙国口齿不清,悠悠地回答。

“那你知道招惹黑势力会有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 果。

 话音未落,权玄彬便弯下身头一侧,张嘴就用虎牙叼起金龙国的脖颈动脉处的皮肤。

  金龙国醉里感受着一张微凉的唇贴着自己脖子,一小阵刺痛过电般从发梢传至脚尖,酥麻得大半个身子都软了。他微微地、弱弱地发出一点气音。

“啊~“

  他的唇轻轻地覆上那双微张着的薄唇,唇瓣相接的那一瞬,恍惚间听到强烈不住心脏的跳动。权玄彬对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实在悸动不已,正要抽离。

  金龙国却主动加深了这个吻,似食髓知味般伸出了舌尖舔弄着权玄彬的齿间。

  金龙国的动作像是一张织网将权玄彬所有的理智一网没收了。

  没机会了!

  没机会逃跑了!

  权玄彬激烈地反击,撬开金龙国的齿间防线,纠缠上了他的舌,不容许他有一丝退缩。

  氧气不断地减少,直至金龙国开始大口喘气时权玄彬才把人拉开。

  

“酒…还要酒…“

  说罢,金龙国再次扑向权玄彬。







.

抱歉

时隔很久才发出来,本来是当作完结章福利发出,但是字数爆了所以不出意外是7章完结😂。

第七章很快了



莫乐

[冰果]夜

小段子
写在前:彬尼安阳场的造型真的非常好嗑,吸彬产物

-------

早已没有行人的街道静得只剩飒飒寒风。

发动机的轰鸣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

划破寂静。

重型摩托最终在一栋别墅前减速,前轮空转了两圈,止了。

车上的人放直蜷在车两侧的双腿,缓缓地摘掉头盔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他抬首扬开有点遮眼的刘海,让那细长尾挑、深邃清冷的凤眼无处可藏。

将头盔挂在机车的后视镜上,一个翻身跨出笔直修长的腿下车,耳坠和胸前的十字架同幅度地晃了晃。

他走到门前按下门铃,然后理了理自己的黑色西装。

等待……

嗒……

门锁里机芯的转动声。

门开了

屋内的人见到门口那长身鹤立的人,有点激动...

小段子
写在前:彬尼安阳场的造型真的非常好嗑,吸彬产物


-------

早已没有行人的街道静得只剩飒飒寒风。

发动机的轰鸣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

划破寂静。

重型摩托最终在一栋别墅前减速,前轮空转了两圈,止了。

车上的人放直蜷在车两侧的双腿,缓缓地摘掉头盔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他抬首扬开有点遮眼的刘海,让那细长尾挑、深邃清冷的凤眼无处可藏。

将头盔挂在机车的后视镜上,一个翻身跨出笔直修长的腿下车,耳坠和胸前的十字架同幅度地晃了晃。

他走到门前按下门铃,然后理了理自己的黑色西装。

等待……

嗒……

门锁里机芯的转动声。

门开了

屋内的人见到门口那长身鹤立的人,有点激动地却又依旧软软糯糯地说道。

玄…彬呐

屋外的人本来抿着唇板着脸,那人一唤自己的名字就忍不住偷偷地勾起了嘴角。

我的猫。


--------
对外冷酷无情黑帮大少
回家人设崩塌撸猫大狗
X
小喵咪
(⁄ ⁄•⁄ω⁄•⁄ ⁄)
Ps  搅拌机的cp tag到底是个啥,每一组都有无数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