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彭天祐

27浏览    2参与
海苔vvvvv💭

9232公里

我叫林本川

林季子的哥哥

和情人


我回到了那个十年前的地方,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买了栋别墅,别墅后面的花园里种满了矢车菊


卢卡说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卢卡是我的管家,除了种花,他做的苹果塔应该无人能比了。


“林,该吃药了”卢卡端着水敲了敲门


白色的胶囊散落在桌子上,像是雪地里零零星星的鲜血。我把他们全部抓在手掌中,一口气全部放进嘴里。


卢卡一直不赞同我吃药,他觉得药都是骗人的,但如果没有这些药,我可能连仅仅的几个小时都没办法入眠。


自从卢卡发现我私自加大服用安眠药的剂量时,他就把药全部收起来了,每天定时定量的给......

我叫林本川

林季子的哥哥

和情人


我回到了那个十年前的地方,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买了栋别墅,别墅后面的花园里种满了矢车菊


卢卡说矢车菊是德国的国花,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卢卡是我的管家,除了种花,他做的苹果塔应该无人能比了。


“林,该吃药了”卢卡端着水敲了敲门


白色的胶囊散落在桌子上,像是雪地里零零星星的鲜血。我把他们全部抓在手掌中,一口气全部放进嘴里。


卢卡一直不赞同我吃药,他觉得药都是骗人的,但如果没有这些药,我可能连仅仅的几个小时都没办法入眠。


自从卢卡发现我私自加大服用安眠药的剂量时,他就把药全部收起来了,每天定时定量的给我。


每次吃完药之后,我总会做梦,梦到十年前的德国和林季子


我第一次见到季子的时候,是父亲带他回来的,父亲和我说“小川,以后季子就是你的弟弟了”


那个时候的季子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袖,他笑着歪了歪头,黑色的瞳孔被阳光照的有些刺我的眼


“哥,我是林季子。”


父亲从不和我说他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在意这个弟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从那之后我和季子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家里的人都很喜欢季子,说他聪明,懂礼貌,讨人喜欢。还有他那标志性的歪头笑。


父亲好像不喜欢季子,但是我喜欢,因为只有季子会陪着我。


德国这个地方很不友好,哪怕我是富豪的儿子,也总会有人因为我的肤色而歧视我,他们骂我是胆小鬼,是懦夫。我不敢出声,只能用力的攥紧手里的书包。


但只要季子在,我就能平安。


没有人敢再来找我要钱,因为季子每天都会带着小刀。每次把那些人打跑之后,他都会用湿巾把手上的血擦干净,然后拉着我的手歪着头笑着和我说“哥,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


我开始变得依赖他,外国人的眼里我们是要好的亲兄弟。


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们还是情人,或者说是恋人。


每晚他都会咬着我后脖颈的皮肤,让我叫他的名字。有时候我也会报复性的咬他的肩膀,但只会遭到更猛烈的反击。


季子喜欢穿黑色的衬衫,我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家里的衣柜单调的只有这两种色彩,那之后的十年好像都是如此。


于是在十年后,我决定从德国回到中国台湾


再次见到季子的时候,他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抚着我“哥,不要害怕,你做的很好了”


我知道这是我偷来的十年,我也知道季子的那些秘密。


当季子把刀放在我脖子前面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惊讶。他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爱人,我可以原谅他做的一切。


和我们第一次的遇见一样,他笑着向我歪了歪头,我想抬起头吻他,可是刀划的我有点痛


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墨尔本的一家医院里了。医生告诉我,差一点我就没命了,刀距离我的喉管只有那么几厘米。


我在医院休息了一年,之后回到了德国。德国和台湾的距离是9293公里,我和季子的距离是10年。


每当我闭上眼睛,这10年总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播放,或许我活着比我死了还要痛苦。脖子上的伤口早已经好了,但因为伤口太深,留下了永久的疤痕。


睡不着的时候我也在想,除了复仇,或许季子是不是也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但没有人能回答我,我只能在以后痛苦的日子里寻找答案了。


那时候季子很喜欢看哆啦A梦,我凑在他身边枕在他的腿上和他说,他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机器猫,而我是那个没有用的大雄。可大雄不能没有哆啦A梦,哆啦A梦也不能失去大雄。


“林,邮箱里有一封你的邮件”卢卡说着递给了我。


我打开邮件,上面没有署名,只有一句话

“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


我慌忙的拿着邮件打开门跑到后院,卢卡说的没错,这么好的花园不能被白白浪费,要种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我叫林季子,是林本川的弟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