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彭忒西勒亚

8813浏览    5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2 20:21
渔火漫天SP

授权汉化
生气了吗?
作者:森永らむね(id=22238655)
禁止含截屏及上传相册等任何形式的转载

授权汉化
生气了吗?
作者:森永らむね(id=22238655)
禁止含截屏及上传相册等任何形式的转载

Serararara
作者:いっち @ichig00...

作者:いっち @ichig00152

原推:http://t.cn/EtUQ9tO


遇见高兴地散步的CEO的阿喀琉斯

授权见微博,请勿二传

作者:いっち @ichig00152

原推:http://t.cn/EtUQ9tO


遇见高兴地散步的CEO的阿喀琉斯

授权见微博,请勿二传

教授响叮当
感谢hi kino太太爆肝汉化...

感谢hi kino太太爆肝汉化!!!


跑的真快(拇指

感谢hi kino太太爆肝汉化!!!


跑的真快(拇指

极天的流星雨

久      等     了(并没有人在等)
fgo沙雕表情不知道第几弹!
前6p是大帝和亚马逊女王
后面是一如既往的老崔
以及咕哒与刑部姬、北斋的“我不许你停止画画”
请随意观赏(……?)

久      等     了(并没有人在等)
fgo沙雕表情不知道第几弹!
前6p是大帝和亚马逊女王
后面是一如既往的老崔
以及咕哒与刑部姬、北斋的“我不许你停止画画”
请随意观赏(……?)

你前男友

(現在的時間點)奧德修斯很努力想跟大家搞好關係在迦到處認親,結果只有CEO理他還是去罵人的,難過地想回家找老婆

(把他房間語音順了一遍)

(現在的時間點)奧德修斯很努力想跟大家搞好關係在迦到處認親,結果只有CEO理他還是去罵人的,難過地想回家找老婆

(把他房間語音順了一遍)

Nokto

黃金狂幕間ktkr——!!!出來當天就開始畫了,我的手速

是我最愛的相殺系CP味兒!

雖然也曾觀望過AP赤騎弓但果然原典對我的殺傷力是千倍combo

一年前畫過的求求你們也嗑一嗑→ 

黃金狂幕間ktkr——!!!出來當天就開始畫了,我的手速

是我最愛的相殺系CP味兒!

雖然也曾觀望過AP赤騎弓但果然原典對我的殺傷力是千倍combo

一年前畫過的求求你們也嗑一嗑→ 

逮柏喑鸦

百级310达成纪念,真的花了满长的时间,快绊9了,我爱你呜呜呜女王大人这次剧情真的太可爱了我的CEO

百级310达成纪念,真的花了满长的时间,快绊9了,我爱你呜呜呜女王大人这次剧情真的太可爱了我的CEO

鯨路
  #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

  #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

  # 混合了史实和月世界的生前捏造

  相愛相殺!修羅現場! (

  其實我好喜歡畫女王捲髮啊(私設如山系列),我迦就是各種月世界和原典混在一起的產物,原典裡的金色捲髮我大概會理解成自然捲雖然我畫的已經超過自然捲的範疇了,還有在太陽下被照射得變成金色的白髮。

  #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

  # 混合了史实和月世界的生前捏造

  相愛相殺!修羅現場! (

  其實我好喜歡畫女王捲髮啊(私設如山系列),我迦就是各種月世界和原典混在一起的產物,原典裡的金色捲髮我大概會理解成自然捲雖然我畫的已經超過自然捲的範疇了,還有在太陽下被照射得變成金色的白髮。

齐天小荡
这个造型的彭忒西勒亚真是一下子...

这个造型的彭忒西勒亚真是一下子就戳到我的萌点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谜之可爱啊,而且亚马逊CEO实在是太艹了hhhhh

这个造型的彭忒西勒亚真是一下子就戳到我的萌点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谜之可爱啊,而且亚马逊CEO实在是太艹了hhhhh

昊子_真的不会画画

没时间画画(捂心口)
☆我迦沙雕日常
☆p3今天卫宫不在家,p4标准结局

没时间画画(捂心口)
☆我迦沙雕日常
☆p3今天卫宫不在家,p4标准结局

逮柏喑鸦

好我弧了特别久,反正没有超过一个月!!唉,赝作复刻肝死了合起来也才89池。。
一结束就来百重塔,让我去泡温泉吧靠靠靠我不想肝(哇塞然后明天更新情人节活动,无缝连接哇塞
好了好了我画画了我走了

好我弧了特别久,反正没有超过一个月!!唉,赝作复刻肝死了合起来也才89池。。
一结束就来百重塔,让我去泡温泉吧靠靠靠我不想肝(哇塞然后明天更新情人节活动,无缝连接哇塞
好了好了我画画了我走了

逮柏喑鸦

说实在的这个新材料为什么那么难刷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女王310啊啊啊

说实在的这个新材料为什么那么难刷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女王310啊啊啊

鯨路

美しいきもの 00. ( Achilles x Penthesilea )

  #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

  # 混合了史实和月世界的生前捏造

  # 老师说的话也是捏造那是我胡诌的

  # 书写上参考了荷马的修饰语还有一些其他有的没的自我解释

  没有粮啊没有粮只能自给自足啊,这CP的tag到底该打甚么我到现在都还是不知道。

  最近特別热爱这种充满爱你就要杀死你的味道的配对(他们没有


  =✁=✁=✁=✁=✁


  相同的词汇即便在相同的时代也因为人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意义,这是语言的力量;但即使是用相同文字书写并且被赋予既定意义的词汇,也还是会因为阅读的人不同而失去真意,这便是文字的极限。

  阿喀琉斯...

  #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

  # 混合了史实和月世界的生前捏造

  # 老师说的话也是捏造那是我胡诌的

  # 书写上参考了荷马的修饰语还有一些其他有的没的自我解释

  没有粮啊没有粮只能自给自足啊,这CP的tag到底该打甚么我到现在都还是不知道。

  最近特別热爱这种充满爱你就要杀死你的味道的配对(他们没有


  =✁=✁=✁=✁=✁


  相同的词汇即便在相同的时代也因为人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意义,这是语言的力量;但即使是用相同文字书写并且被赋予既定意义的词汇,也还是会因为阅读的人不同而失去真意,这便是文字的极限。

  阿喀琉斯,珮琉斯之子,在他幼年时向人马喀戎学习的时候就曾经听他的老师说过:別小瞧了从你口中吐出过的每一个字。

  年轻的,还未成为英雄的半神将英雄的导师所说的话记在了心上,但直到星芒在他的枪尖飞驰奔走,他也还未十分明白那一日他记在心底的话代表甚么意思。

  愤恨、满腔的怒火、悲悸之后是追弔,半神英雄在特洛伊的战场上如彗星坠地,将被亚马逊女子弔念的战神女儿飞驰而至--腥红仿佛失去头颅的脖子喷洒而出的鲜血,雪白仿佛赫拉的臂膀--那样炫目,那样夺人眼球。

  左手持矛的亚马逊女王右手抡起双面釜向阿喀琉斯而来,骏马奔驰的蹄踏声和战鼓重合,女王拋掷出的长矛没有击中英雄,头盔遮蔽了她的容貌只留下那一双与她的父亲极为相似的好战好胜的眼睛,鲜红得像是被夕阳照耀的赤金红铜,在那片刻间穿透了,并且深深地在英雄曾被天火浸润的黄金的眼上烙下烧灼的痕迹。

  善战的彭忒西勒亚,战神阿瑞斯之女,愤怒的女王向英雄举起战斧,但此时她的胸口血流如注,贯穿亚马逊人胸前的是梣木和青铜,阿喀琉斯奋力投掷出奔走在星芒之上的击杀英雄之枪,将彭忒西勒亚刺下马,力道大得击飞了女王的头盔。

  就是那时,阿喀琉斯见到了彭忒西勒亚黎明一样的容貌。

  雪白的卷发即使被战场上的沙土沾上也依然干净洁白,桑纳托斯的阴影垄罩也没能减损女王的威严,做为亚马逊人的女王、做为战士都无法掩盖她身为战神女儿的无暇美貌。

  彭忒西勒亚是美的,不仅只是容貌这样单纯的美--世上最美的女人仍然属于他们此役出征的目的,长裙飘舞的海伦--彭忒西勒亚的美相较於容貌是复杂的,女王如此动人不只因月亮般的美貌,更因为她继承自她的战神父亲的强悍。

  阿喀琉斯想起昔日,人马喀戎曾和他说过的话,在这之前他不明白,但是现在他懂了。

  --他想拥有她,想要她做他的妻。这个念头在一瞬间从阿喀琉斯的心里萌生茁壮,英雄无可自拔地爱上了将死的敌人。

  强健的亚马逊女王武艺强悍,挥舞兵器时红润的面颊,明亮的眼里透著对胜利的执著,甚至轻敌而被贯穿胸口的剎那,这一切在阿喀琉斯看来都是美得惊心动魄。

  阿瑞斯的女儿的美丽是纯粹的,战神血脉给了她完美的容貌和高超的武艺,最为纯粹的力量与容貌结合最后汇聚成了美的化身。

  阿喀琉斯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察觉,被女王的美丽震慑的半神英雄喃喃著赞颂这样纯粹的美丽,更没发觉他真挚的讚叹对于彭忒西勒亚,是她此生不曾受过的屈辱。

  她是亚马逊人的女王、是奔驰沙场的战士,在这临死之际听闻对她的美丽的哀叹,彭忒西勒亚只觉得她竟不是被当作战士而被哀弔,而是做为一个女人被怜惜,她从没有被这样对待过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那瞬间的暴怒蒸发了她所有的理性和思考能力,阿瑞斯的血脉在沸腾却也止不住地流出她的身体。

  彭忒西勒亚激烈地挣扎起来,嘴里满是鲜血的味道,她早已感受不到疼痛。

  「--高傲的阿喀琉斯!」彭忒西勒亚被梣木长枪刺穿的身体在倒下的前一刻迸发出最后一丝力气,像是诅咒又像是嘲笑地对着半神英雄高声笑骂:「这是我不曾受到过的屈辱!阿喀琉斯,珮琉斯之子,你的枪奔走在星辰芒尖,终会有一天刺穿你心爱的女人!」

  为人哀弔的彭忒西勒亚留在世间最后的话语是无尽的愤怒和诅咒。

  阿喀琉斯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女王失去了生命的尸首,悲伤与哀恸的情绪朝他席卷而来,如同他失去了帕特罗克洛斯一般。

  远处传来的隆隆雷声是阿瑞斯悲痛的脚步声,阿喀琉斯正如同彭忒西勒亚所说的,他手握的驰空之星的枪尖刺穿了他心爱的女人,善战的彭忒西勒亚。阿瑞斯的女儿留下的诅咒,在她断气的那一刻便已经实现。


  =✁=✁=✁=✁=✁


  为人哀弔:彭忒西勒亚的名字原意为「被人哀弔的」。

  桑纳托斯:死神。


逮柏喑鸦
女王大人来我迦!是时候和前辈们...

女王大人来我迦!是时候和前辈们打招呼了(第一个认识的玉藻喵就很脱线了(是莫名的既视感!

女王大人来我迦!是时候和前辈们打招呼了(第一个认识的玉藻喵就很脱线了(是莫名的既视感!

又酸又菜的翻车鱼

【阿喀琉斯x彭忒西勒亚】归于星辰


前排提示:

戏剧《彭忒西勒亚》和神话设定混合,月世界成分比较少但还是加了fgo的tag……

看戏剧看到自闭的产物【。

语言凌乱模仿失败预警

讳莫不语的宙斯已暗自决意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那统御奥林匹亚的众神之神、喜怒无常的诸王之王,已不欲再赐予佩琉斯之子无限荣光。

远射神遁于云朵之中,向怀抱着炽烈憎恨和骄满的他的足踵射出了致命的箭矢。于是海仙女骄傲的儿子、弗底亚的国王、半神血统的希腊英雄阿喀琉斯自特洛伊的城墙上坠落,如同燃烧殆尽的流星一般,坠进了那浸染过赫克托尔的鲜血的尘土里。

战场暗无天日,阴云密积,他昔日太阳般光辉的面容也黯淡失色,皆因那驾着太阳马车的赫利乌斯被峰峦锐利的高加...


前排提示:

戏剧《彭忒西勒亚》和神话设定混合,月世界成分比较少但还是加了fgo的tag……

看戏剧看到自闭的产物【。

语言凌乱模仿失败预警







讳莫不语的宙斯已暗自决意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那统御奥林匹亚的众神之神、喜怒无常的诸王之王,已不欲再赐予佩琉斯之子无限荣光。

远射神遁于云朵之中,向怀抱着炽烈憎恨和骄满的他的足踵射出了致命的箭矢。于是海仙女骄傲的儿子、弗底亚的国王、半神血统的希腊英雄阿喀琉斯自特洛伊的城墙上坠落,如同燃烧殆尽的流星一般,坠进了那浸染过赫克托尔的鲜血的尘土里。

战场暗无天日,阴云密积,他昔日太阳般光辉的面容也黯淡失色,皆因那驾着太阳马车的赫利乌斯被峰峦锐利的高加索山阻碍在另一侧,而光亮的、持金弓的阿波罗正隐匿在云雾中欲置他于死地。

他听见城墙上的达尔达诺人欢欣叫喊,为首的正是掳走那可憎的美女的帕里斯。他们挥起长矛,交口相传道:「那可恶的佩琉斯之子已被射杀了!」

末路的英雄早在母亲揭示的预言里知晓了自己的结局。他的甲依旧坚不可摧,他的枪依旧锋利难挡,可此时塔纳托斯的脚步声正不可阻挡地悄然逼近。

他睁大眼睛,透过死神的阴影,在阴晦如黑夜的天空看到了阿尔忒弥斯皎洁的身形,一道银白的彗星正自那璀璨的月亮上落下,星光闪烁间显出一张他日思夜想的面庞。

他的眼被星芒灼伤,呼吸急促抽搐。他咳出血沫的喉咙和染血的嘴唇颤抖着,迸发出凄厉的呼喊:「彭忒西勒亚——!」

犹如垂死的天鹅引吭高歌,在生与死的边际挣扎的英雄高声呼唤出了爱人的名字。

拉埃尔特斯之子、他的朋友奥德修斯率领士兵赶来。他听闻奥德修斯无比焦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的朋友!请你保存力气,我这就将你带回营帐,向睿智的雅典娜祈求医治你的良方。」

他又听到特洛伊人兴奋的喊杀声和兵戈交错的声响,塔纳托斯的阴影蒙在他头上,远方的海浪里传来了母亲忒提斯的哭泣。而他望着愈发耀眼的彗星,口中呼唤的名字依然是彭忒西勒亚。

「佩琉斯的儿子啊,莫要说胡话!」奥德修斯震声叫喊:「那亚马逊人的女王已然化作滋养你月桂的血肉,你为何在此呼唤她?」

「伊塔克的王啊,」他咳出鲜血,用最后的声音回答了奥德修斯的问话:「你看天上闪烁的银星,那是她来见我了——」

他的力气随毒与血流走,唯有穹顶般的头颅上的双眼执著望向天空。那银白光华的彗星自月亮上降下,恍若美丽如黎明女神般的彭忒西勒亚第一次骑着战马跃进特洛伊的战场。

——彭忒西勒亚!

他的血染红铠甲,肺压迫空气流出,喉咙已发不出声响,徒有嘴唇颤抖翕动。

——彭忒西勒亚,彭忒西勒亚,彭忒西勒亚!

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仿佛无声的语言能化作一道锁链,将那令人心神俱醉的女王牵至自己身旁。

那彗星银光流彩,凛然飒沓,飘逸的彗尾犹如彭忒西勒亚奔驰在风中时雪白的长发。

——我已不能在弗底亚为你建造月神的庙宇,也再无法戴上特弥斯库拉的玫瑰,这身躯将回归尘土,而灵魂却无比向往你所在的地方。

金眼如焰火的彭忒西勒亚伴着星光与玫瑰降临,这世间没有任何花朵能媲美她作为战神女儿那勇武强悍的绮丽。笼罩在星芒里的他虽身躯濒临死去,心脏衰弱的胸膛里却因即将到来的重聚而鼓起胜过摘得百顶桂冠的欣喜。

——我知道你的心因我而碎,也必会因我而愈合。若是你与我同行于星辰之间,纵然天上只开白色的百叶蔷薇,我也愿用这颗心脏里流着的血将它染成烈焰般的鲜红!

奥德修斯教士兵将阿喀琉斯抬上战车,可五个伊塔克的勇士都无法使他从地面离开。枭目的雅典娜遣西风前来回答,这是因为佩琉斯的儿子已向大地与勒拿湖起誓,就像只有他能抱起坠马的女王一般,只愿做她的俘虏的阿喀琉斯绝不坐上那银白彗星外的战车,若非籍由爱人的双手扶起,他宁可就此在特洛伊城下的尘土里粉身碎骨!

此时纵然是白臂的赫拉愿施以玉露,也不能再将他从死亡手中夺回。奥德修斯发出沉重的叹息:「冥府啊——你看这固执的人呐——吃了一次教训还不够,哪怕成为猎犬的食粮,也铁了心要在那系着钻石腰带的女王面前引颈受降。」

灿烂的彗星战车从特洛伊高耸的城墙上划过,年轻的勇士们倏地抬起断了气的阿喀琉斯的尸体。希腊的大英雄终于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将留在尘世与帕特洛克罗斯葬在一起,而灵魂——正如大地与勒拿湖见证的誓言一样,已与那战神的女儿一并驰向茫茫群星。



fin.




PS.

①戏剧《彭忒西勒亚》中女王杀死了坠入爱河准备束手就擒的阿喀琉斯,随后恢复理智因悲恸过度而死。

神话多采用阿喀琉斯在杀死赫克托尔后又杀死女王的版本,但也有女王杀了阿喀琉斯、而后在海仙女忒提斯的恳求下阿喀琉斯复活并反杀女王的版本

这里杂糅后用的是女王杀死了坠入爱河的阿喀琉斯随后心碎而死,但忒提斯使儿子复活——这样的设定

②可憎的美女:神话里阿喀琉斯曾出言诅咒作为战祸起源的海伦「被阿芙洛狄忒用箭射杀」

③垂死的天鹅:戏剧《彭忒西勒亚》中,阿喀琉斯在知道彭忒西勒亚的名字之后说「我垂死之时,也要像天鹅那样吟唱你的名字」

希腊传说里天鹅死前会唱出最后一支也是最动听的情歌【。

④锁链:同样是在戏剧里,彭忒西勒亚以为自己俘获阿喀琉斯后说过大意是「要用炽热感情的烈焰锻造出温柔锁链将你束缚」这样的话

⑤月亮:戏剧中阿喀琉斯对彭忒西勒亚说「你莫非是从那月亮上降下来的吗?」

⑥弗底亚的月神庙宇:戏剧中彭忒西勒亚恳求阿喀琉斯随自己回国,说那里橡树梢后有美丽的月神庙宇,而即将登上战车的阿喀琉斯抱着她回答「我会在我的家乡弗底亚为你建一座同样的庙」

⑦玫瑰节:简言之是戏剧里设定的亚马逊女子的集体婚礼

⑧抱起坠马的女王:戏剧里彭忒西勒亚被阿喀琉斯的长矛穿透胸膛而坠马,阿喀琉斯【以为女王死了】即刻下马驱走士兵亲自抱起女王,并诅咒自己获得的胜利

⑨引颈受降:戏剧里阿喀琉斯已经决意做女王的俘虏与她一起度过玫瑰节,于是不顾劝阻不带武器去与女王决斗……结果嘛全写在女王的宝具介绍里了

⑩涉及到原句只是凭记忆记个大概……以及《彭忒西勒亚》里的阿喀琉斯真的是自从见了女王就把特洛伊和海伦全都扔到脑后了【。



枫竹

【翻译】2018愚人节追加角色卡牌说明(3)

★刷完之后的完全自翻

禁止未经许可转载到其他网站或商用

如果有想看的其他角色的愚人节角色说明,请使用电脑页面首页request选项进行投稿。没有收到request的旧角色不会进行翻译。因为我懒



示巴女王

守财奴Servant。

最喜欢算钱的毛茸茸兽耳女王。有着不会放过任何商机的先见之明。听说重要的人在迦勒底所以来了不过似乎没能找到他。



望月千代女

忍者Servant。

有着直系血统的巫女忍者。穿着让人觉得可怜的衣服。即使浑身散发着不幸气息也以献身精神侍奉着Master的模样催人泪下。擅长操纵蛇。



加藤段藏

忍者Servant。

全身都是武...

★刷完之后的完全自翻

禁止未经许可转载到其他网站或商用

如果有想看的其他角色的愚人节角色说明,请使用电脑页面首页request选项进行投稿。没有收到request的旧角色不会进行翻译。因为我懒



示巴女王

守财奴Servant。

最喜欢算钱的毛茸茸兽耳女王。有着不会放过任何商机的先见之明。听说重要的人在迦勒底所以来了不过似乎没能找到他。




望月千代女

忍者Servant。

有着直系血统的巫女忍者。穿着让人觉得可怜的衣服。即使浑身散发着不幸气息也以献身精神侍奉着Master的模样催人泪下。擅长操纵蛇。




加藤段藏

忍者Servant。

全身都是武器的机器人忍者。到使用期限的身体里装载大量易爆物太危险了。亲手抚养成人的孩子就在迦勒底却似乎完全不记得对方。




武则天

皇帝Servant。

最喜欢拷问处刑和告密的皇帝幼女。

第一人称是妾(warawa),总表现出独当一面的模样其实有着很多可乘之机,虽然相当自傲但意外地好对付之类的,真是一百分满分的完美萝莉娘。




彭忒西勒亚

亚马逊Servant。

平时虽然表现得高贵且相对而言比较温厚,但一旦听到地雷词汇就会突然发飙并尽可能地进行破坏的令人困扰的女王大人。经营着网络购物公司的谣言从未断绝但其真相则是个谜。




宝藏院胤舜

和尚Servant。

豪爽的和尚。超喜欢枪以至于满脑子都是枪所以只会说关于枪的话题,不论跟他说什么到最后变成跟枪有关,如果没有枪就活不下去的本性天然的Lancer。





哥伦布

乘船的Servant。

为了实现梦想而行驶在汪洋大海的冒险家。为了达成目标不会怠于努力,勤勉乐观的大叔。令人亲近的笑容是魅力点。

CLS

【FGO】当你死而复生后发现你弟被男神缠上

帕里斯+赫克托尔+CEO三人治愈日常。

——————————

自从帕里斯带着阿波罗跑来迦勒底,赫克托尔就心累得不行。

帕里斯这小子貌美嘴甜,加上年龄小自带的buff,简直就是个人形自走红颜美少年发射器。迦勒底的女孩子们被他哄得心花怒放,纷纷给他做好吃的糕点、带他到处玩,于是帕里斯每天基本就是在带着阿波罗蹭吃蹭喝中度过。

赫克托尔没见过自己弟弟小时候的样子,这下阴差阳错见到了,心酸心疼又心累。弟弟小时候过得清贫,认亲后又受女神赌约影响成为千夫所指,在迦勒底能装装嫩卖卖萌,也算是解脱。

只不过阿波罗的态度让赫克托尔有点担心。太阳神他之前不是追求卡珊德拉不成吗?现在怎么找上他弟弟了?!!是...

帕里斯+赫克托尔+CEO三人治愈日常。

——————————

自从帕里斯带着阿波罗跑来迦勒底,赫克托尔就心累得不行。

帕里斯这小子貌美嘴甜,加上年龄小自带的buff,简直就是个人形自走红颜美少年发射器。迦勒底的女孩子们被他哄得心花怒放,纷纷给他做好吃的糕点、带他到处玩,于是帕里斯每天基本就是在带着阿波罗蹭吃蹭喝中度过。

赫克托尔没见过自己弟弟小时候的样子,这下阴差阳错见到了,心酸心疼又心累。弟弟小时候过得清贫,认亲后又受女神赌约影响成为千夫所指,在迦勒底能装装嫩卖卖萌,也算是解脱。

只不过阿波罗的态度让赫克托尔有点担心。太阳神他之前不是追求卡珊德拉不成吗?现在怎么找上他弟弟了?!!是替身还是姐弟双收?有妻有子的中年大叔头一次陷入了如此迷惑的沉思中。

于是,在一个下午,摸鱼大叔赫克托尔硬着头皮去找了阿尔忒弥斯。

“放心吧❤️”月之女神笑眯眯地揉着怀里的熊说,“弟弟他心里有数,不会在迦勒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赫克托尔直觉这话有什么不对,但还是放心了,正准备告辞,女神又叫住他:“我对帕里斯那孩子也很有好感,我这里有一些今年新准备的赏月团子,你拿去和他一起分享吧,这可是女神的恩赐哟~”

“什么嘛!这明明是你放错——唔唔唔唔!”俄里翁刚想说话就被女神按着后脖颈埋到胸里:“给~这是团子,要好好和帕里斯相处哦~”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我先走了。”赫克托尔礼貌地感谢,赶紧告退,关了门想起自己没能上座的妻子和儿女,大叔又陷入深深的忧伤。

大叔拎着一盒团子在迦勒底四处寻找帕里斯。“帕里斯吗?他几分钟前和黄金国的巴萨卡一起进模拟训练装置了。”有个工作人员这么说,“难得见到大叔你主动找人呢,以后没事要多出来走走啊,总闷在屋里会发霉的!”

“好的好的~”大叔笑眯眯地回答。然后他突然想起帕里斯是和亚马逊女王、黄金国的巴萨卡一起进了模拟装置,不禁打了个寒战。

“那小子,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啊……那位亚马逊人的女王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大叔喃喃自语。

赫克托尔在脑中模拟了一万遍彭忒西勒亚暴打帕里斯的场景,所以在看到亚马逊女王暴力地抓着帕里斯的手教他练武时,也没有多惊讶。

他一出现,阿波罗的绵羊们就围过来咩咩叫。隔得远远的都能听见彭忒西勒亚的声音:“这里大臂要绷紧!跨步要正!枪身不要颤抖!你怎么这么弱!”

赫克托尔叹了口气,走了过去。饱受煎熬的帕里斯看到哥哥来了眼睛都亮了,弃了枪跑过来钻他怀里:“哥哥!你来看我啦!”赫克托尔心道这小子是越来越喜欢撒娇了,那边彭忒西勒亚已经炸了:“帕里斯!你怎么能抛下你的武器?!在战场上抛弃武器就相当于送死你知道吗!!!”帕里斯赶紧道歉:“对不起呀女王,我只是看到哥哥太激动了……”

女王显然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嘁”了一声表示不屑:“呵,特洛伊的男人。在我们亚马逊的姐妹里从没有过这种软弱的情感表达。”赫克托尔放下团子举手投降:“好的女王大人,您说得都对,帕里斯得您教导我这个做哥哥的十分感激……”

他刚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客套话,却见女王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竟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链锤。无言的静默,气氛突然变得凝重。

“打一架吧,传说中最勇猛的特洛伊人。”亚马逊人的女王彭忒西勒亚毫不意外地说道。“我来迟一步,未能领略你在战场上的英姿。幸而有迦勒底这一神奇机构,我们才能在此处首度相遇。这简直就是上天注定,让我和特洛伊最伟大的英雄共处一室。”

帕里斯夹在两人中间左看右看,意识到了战意的酝酿,黑云压城城欲摧。

特洛伊的大英雄却迟疑地挠挠头:“虽说这样,但我如今只是个陷入中年危机的大叔……”

“打还是不打?”女王问。

赫克托尔又叹了口气,捡起帕里斯丢在地上的长枪:“打。”他摆了个适合大开大阖的起手式:“能在此地亲自领教战神阿瑞斯之女、亚马逊女王的风采,也是我的荣幸。”

“好。”女王露出一个被战意扭曲的可怖笑容,像极了她的父亲,“好。”

枪尖狠狠撞上链锤,发出“当”地一声巨响。

——————————

“啊啊啊,大叔我的老腰啊……”半小时后赫克托尔坐在树下揉着腰唉声叹气,帕里斯抱着羊坐到他身边:“哥哥吃团子。”

“谢谢你,帕里斯。”赫克托尔拿了三只赏月团子递给旁边休息的彭忒西勒亚:“你也吃吧,月神做的。”

“谢了。”女王接过团子说。“你很不错,比我想象得要高明些。”

“哎呀,我也没那么不堪吧……”赫克托尔说。

“毕竟我认定的对手是阿喀琉斯。”女王说。

两个阿喀琉斯PTSD患者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旁边逗羊的帕里斯。

“这小子……”赫克托尔说。

“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不幸,得到那样的神之眷顾。”女王说。

“我吗?”帕里斯抬起头,笑笑:“我也曾哀叹命运女神的不公,也曾憎恶奥林匹斯山神明的喜怒无常。命运的机织以我们凡人的血肉为线,神明的对弈以性命为饵。我现在看清了,差不多也该解脱了。”

“更何况,我们的故事在现代人眼里,只不过是神话传说罢了。”

一片沉默,微风拂过,帕里斯又往赫克托尔手里塞了两个团子。“哥哥,我知道这么说对你很残忍,但总是被过去的阴影所束缚的话,你会过得很不开心的。”

他说着说着突然露出悲伤的神色,阿波罗羊温柔地蹭蹭他。恍惚间赫克托尔看到了那个被父王普里阿摩斯抱在怀里的婴儿,他那么弱小,刚刚出生就要被丢弃至山间,因为他会为特洛伊招致灾难。

卡珊德拉曾经这样预言,又在他们认出少年帕里斯后这样宣称。年青的赫克托尔看着年青的帕里斯,心里却在想,那是我弟弟啊,我为什么不能保护他。

“哥哥。”帕里斯唤他。“哥哥。”那年赫克托尔战死,被阿喀琉斯的战车在特洛伊城下拖尸拖了一夜,他站在城墙上眼泪流尽时,也曾这么叫他:“哥哥。”

赫克托尔的内心被一股巨大的酸楚所冲刷。他把年幼的牧羊人之子帕里斯搂进怀里,阿波罗羊也挤进来咩咩叫了几声。那年风华绝代的帕里斯和风华绝代的海伦私奔回特洛伊,赫克托尔也是这么抱住帕里斯,告诉他不要怕以后的事,一切有哥哥呢。

女王在旁边幽幽地喟叹一声,她说:“你们让我想起了我亚马逊的姐妹们,可惜在这里不能与她们重逢。”

另一只阿波罗羊钻进女王的怀里,女王没推开她血缘关系上的叔叔,安安静静抱着羊。赫克托尔说:“你和你的姐妹们曾和我特洛伊人并肩作战,我们就是你的兄弟,你就是我们的姐妹。”

女王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说:“这么说也不算错。”

“说起来,你真的好厉害啊,最后那一锤我差点以为我躲不过去了。”

“彼此彼此,你的枪也不差。”

“做了英灵,战斗方式也不同于以前了。这可是我成为英灵以来打过最累的一场,比俄刻阿诺斯那时候还要累人。”

“咦?俄刻阿诺斯?”

“哦,你们那时候还没被召唤。我当时被召唤到阿尔戈号的队伍里……”

他们在模拟训练装置中待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咕哒子带着一队人马轰轰烈烈地杀过来:“你们怎么了?有遇到什么危险吗?”年轻的御主焦急地问。

“没有,只是叙旧罢了。”赫克托尔说,“走吧,我们回去吧。”他拉起帕里斯,彭忒西勒亚站在他俩身边。

“嗯,”咕哒子说,“今天的晚餐有卫宫先生拿手的炸天妇罗呢!”

“不错呀!”帕里斯欢呼,突然腰一弯,痛苦地捂住了肚子。与此同时赫克托尔和彭忒西勒亚也感受到腹部不同寻常的绞痛,闷哼一声。

“怎么会肚子疼?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吗?”咕哒子在他们倒下前急得满头冒汗地问。

“是月神的团子!!!那团子有毒!!!”赫克托尔仰天长呼最后一声,像个英雄似的倒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