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彭熊

5184浏览    89参与
远方传来风笛

废妻【17】

ooc


“听说了吗,芫公子死了,那个死相可以说是极惨”小院中几个曾经伺候过芫慕的家奴围在一起说着,“啊,你怎么知道?”另一个人问到,“我一个小弟在衙门里当差,说是在芜湖边捞到落水的芫公子,诶,你说王爷那么爱芫公子,会不会伤心?”“这个不可能伤心,现在王爷都有王妃了,而且那么宠爱,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呢”……


“他....死了,你不伤心吗?”仲堃仪试探性地问着孟章。

“如果本王伤心了,本王还是本王吗?本王要是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心,仪儿你不是更加的伤心吗,而且仪儿以后不要冒这个险了,本王都知道,本王也担心你”孟章双手放在仲堃仪双肩上一脸严肃的说道。

“原来你都知道...”仲堃...

ooc


“听说了吗,芫公子死了,那个死相可以说是极惨”小院中几个曾经伺候过芫慕的家奴围在一起说着,“啊,你怎么知道?”另一个人问到,“我一个小弟在衙门里当差,说是在芜湖边捞到落水的芫公子,诶,你说王爷那么爱芫公子,会不会伤心?”“这个不可能伤心,现在王爷都有王妃了,而且那么宠爱,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呢”……




“他....死了,你不伤心吗?”仲堃仪试探性地问着孟章。

“如果本王伤心了,本王还是本王吗?本王要是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心,仪儿你不是更加的伤心吗,而且仪儿以后不要冒这个险了,本王都知道,本王也担心你”孟章双手放在仲堃仪双肩上一脸严肃的说道。

“原来你都知道...”仲堃仪看着人,“是,本王都知道,只是你日后就别脏了自己的手了,万事有我在,好吗?”孟章看着人一脸认真地说道,“嗯”仲堃仪轻轻应了一声。




毓骁刚要溜出府不久就看着慕容黎向他走过去 ,他刚刚和哥哥毓埥吵完架当然没有真的吵,而跑了出来,只是在半路上遇到了慕容黎,毓骁背过身祈求慕容黎没有看到他,就被人挡在身前了,“能不能让开”毓骁看着人,“你就是这样对待长辈的吗?”慕容黎见人不像之前那么黏自己,想必是之前对他的所做吧,“那你干嘛挡我的去路”毓骁对人没好气的说到,“本王今日提亲,你这是要逃走?”慕容黎见人手里拎着一个包袱,“谁要嫁给你当小妾?我才不干”毓骁说道,“是正妻之位,我与阿煦已经解除婚约了”慕容黎正色道,“哦”



橘妞

羡爱【3】

第三章

当第二天醒来时,仲堃仪看着自己赤裸的身子上遍布青紫的痕迹,再看看孟章也差不多一样的痕迹和赤裸的身体,仲堃仪心头火起,“孟章”,仲堃仪一拳打向孟章,孟章立马起身避过,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想看看仲堃仪有什么反应才装睡而已,“终于不装睡了吗”,仲堃仪眯了眯自己棕黄色的眸子问道,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在装睡。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仲堃仪指了指自己和孟章身上的痕迹,“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喝醉酒和人家睡自己都不知道吗”,孟章坐在床上悠闲的说道,“你一边去,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让我大哥知道,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仲堃仪搬出了自家大哥叶宇文,仲堃仪很相信既然孟章在这里,他失身的...

第三章

当第二天醒来时,仲堃仪看着自己赤裸的身子上遍布青紫的痕迹,再看看孟章也差不多一样的痕迹和赤裸的身体,仲堃仪心头火起,“孟章”,仲堃仪一拳打向孟章,孟章立马起身避过,他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想看看仲堃仪有什么反应才装睡而已,“终于不装睡了吗”,仲堃仪眯了眯自己棕黄色的眸子问道,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在装睡。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仲堃仪指了指自己和孟章身上的痕迹,“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喝醉酒和人家睡自己都不知道吗”,孟章坐在床上悠闲的说道,“你一边去,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让我大哥知道,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仲堃仪搬出了自家大哥叶宇文,仲堃仪很相信既然孟章在这里,他失身的可能性不大,可以说基本没有,就被人睡了也是和他睡,这点自信仲堃仪还是有的,所以他身上这些痕迹绝对是孟章弄出来的,现在他想知道的就是他到底有没有和孟章睡了。

“哦,睡了,那又怎么样”,孟章坐在床上曲起一条腿气定神闲的说道,“睡了那又怎么样,孟章你好样的”,仲堃仪握紧拳头砸向孟章,孟章偏头躲过,两人瞬间就在床上过了几招,两人拳打脚踢,见招拆招,激烈的动作弄得床都“咯吱”作响,可见打得有多激烈,要是陵光站在这里肯定会为这床鼓掌,真的是好棒棒哦,居然这样都没有塌掉,“喂,大哥我……”,跟孟章打占不到便宜的仲堃仪决定告状,结果刚打通电话,就被孟章眼疾手快的挂断了电话,要真被叶宇文那还得了,到时候绝对免不了要请大哥出马了,正在床上打得激烈的两人殊不知,不管是谁的大哥都没心情管他们了。

那边叶宇文被手机铃声吵醒,结果刚接通,他弟就说了一句就没声了,他正奇怪就被身上的酸痛惊醒,为什么他的身体那么酸痛,好像被车碾过的一样,随后叶宇文转头就看到他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昨晚发生的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里,叶宇文只能低骂一声,要死。

那边孟章终于制服了仲堃仪,只见孟章把人压在床上喘着粗气,这只小野猫真是够难缠的,和他在床上打了那么久,正在孟章身下挣扎的仲堃仪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他可是听说要是做了那种事可是会疼的,为什么他现在不仅不疼还有力气和孟章在床上打那么久,这明显很不对劲啊,仲堃仪不傻,瞬间就明白了事情原委,太过分了,他居然这么报复他。

“我们两人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对不对,你居然这么报复我”,孟章眼见仲堃仪不再挣扎,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听到仲堃仪的声音,明白他是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哦,你终于反应过来啦,你可以和别人谁,为什么不可以和我睡”,孟章眯了眯碧色的眸子低下头吻上了仲堃仪,“你别说了啊,我哥会打死我的”,仲堃仪一把推开孟章捂着唇说道,“你还记得你哥啊,你昨天和我吵跑去找别人喝酒,差点被人睡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哥”,孟章顺着仲堃仪的力道坐在床上说道,“都叫你不要说了”,仲堃仪穿着衣服,还顺便把孟章的衣服扔到他身上说道,“妞,三年了,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想追我,等你搞定我哥再说吧”,仲堃仪往外走说道,但是却止不住嘴角的笑容,至于气嘛,早在和孟章你来我往中消啦,你迟早会是我的,孟章嘴角勾起笑容。

出门的公孙钤,看着门外陵光的车不由得睁大了美丽的蓝眸,赶紧回头看看家里,还好大哥今天很早就出门了,“妞,我来接你上学”,“哦,谢谢”,公孙钤愣愣的坐上陵光的车,“那个……”,公孙钤迟疑着,“你想问孟章和仲堃仪啊,他们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不用管他们,不过他们今天可能是不会出现了”,陵光自然知道公孙钤想问什么,故而开口道,公孙钤本想说,刚开学就请假是不是不太好,不过看着陵光那神神在在的神色,公孙钤还是没有问出口。


橘妞

神缘【5】

第五章

“不,我只是来说说,这次归元你下手好像太重了些呢”,奚溪此话一出,司元神君柳归元一直静静坐着的身影一僵终于有了动静,“他怎么样”,柳归元看向奚溪问着,“还能怎么样,伤身又伤心喽,最多多躺着时候,不会有什么危险便是”,奚溪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多谢了,奚溪,不过这件事我希望你……”,柳归元知道奚溪是特地来告诉他情况的,不过这件事他还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放心,美人要求,我还是会给面子的”,听到柳归元话的奚溪停下了往外走的脚步,接着把话说完往外走,这次的柳归元不再阻拦,因为他知道奚溪答应了,便不会再往外说,而且奚溪说美人要求,柳归元自然不会以为奚溪口中的美人是他,应该是那个为了灵儿去找他的人...

第五章

“不,我只是来说说,这次归元你下手好像太重了些呢”,奚溪此话一出,司元神君柳归元一直静静坐着的身影一僵终于有了动静,“他怎么样”,柳归元看向奚溪问着,“还能怎么样,伤身又伤心喽,最多多躺着时候,不会有什么危险便是”,奚溪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多谢了,奚溪,不过这件事我希望你……”,柳归元知道奚溪是特地来告诉他情况的,不过这件事他还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放心,美人要求,我还是会给面子的”,听到柳归元话的奚溪停下了往外走的脚步,接着把话说完往外走,这次的柳归元不再阻拦,因为他知道奚溪答应了,便不会再往外说,而且奚溪说美人要求,柳归元自然不会以为奚溪口中的美人是他,应该是那个为了灵儿去找他的人吧。

莫明看看又沉默不语的柳归元,接着看看已经离开司元殿的奚溪,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不过不关他的事就是了,他今天来司元殿不是来听他们两个打哑谜的,“听说,魔界最近蠢蠢欲动,天尊准备派你去魔界探听情况”,看着柳归元不说话,莫明首先打开话题,魔界蠢蠢欲动,这才是他来找柳归元的目的,“是,不过不用你陪我去了,我自己去便是,如果你真想帮我就帮我多照看一下星神殿”,这么多年好友,莫明一开口,柳归元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他的那个天尊大哥故意把他支走是不是想对灵儿下手了,这才是柳归元一开始就强占了张起灵的原因,不然魔界出事,不一定要派他去,其他神君可以不给天尊面子,但是,他不行,因为他是天尊的亲弟弟,而莫明是司战神君,建立战功无数,他的面子天尊多多少少会给的,有莫明看着他也放心一点,不过随后发生的事也让柳归元彻底放下心啦,毕竟那人要护的人,谁敢动,莫明听着柳归元的话突然明白了刚刚奚溪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莫明点点头示意好友放心,随后也离开司元殿。

“很久不见你了,听说你去找梦境石了,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出现”,莫明走后,柳归元突然对着司元殿一处暗处说了句话,随后那暗处出现了一道赤金的人影缓缓走了出来,那人身后还跟着一只魇兽,而那道身影正是司梦神君慕君铭“没有为什么,突然不想出现而已,听说你要去魔界了,来见见你而已”,慕君铭缓缓说道,随后两人聊了几句,慕君铭也就离开了,柳归元则是看着慕君铭的背影若有所思,因为他在慕君铭身上感觉了无尽的恨意,虽然不是对着他的,“小金,以后灵儿就是你的主人,你以后就跟着灵儿吧”,柳归元对着自己的神兽三足金乌小金说道,小金眨了眨自己金色的双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飞向星神殿。

远方传来风笛

【孟仲】君不见君


@无酒 生日快乐。


众所周知我起名与内容不符合


“绿帽子”系列

夭寿了!绿帽子的徒弟无酒竞让仲上大夫怀孕了

我们的神医吕贸梓今日又双叒叕被自家徒弟无酒打击到了,原因竟自家徒弟无酒,竟然把自己好不容易研究好的孕子丸当成普通的伤药丸,让仲堃仪吃了下去,吕贸梓心里有些后悔让无酒去帮仲堃仪治疗,现在吕贸梓的头突突地跳着,他从未想过自己研制了好久的药,会把仲堃仪当成小白兔一样成了他的试验品,今日的吕贸梓依旧为了些事而的是脑壳疼。

一个月后吕贸梓就接收到了来仲堃仪肚子里的惊喜,闭着眼睛都知道仲堃仪和天枢王孟章有一腿,所以腹中的孩子是谁的也不用知道了,在钧天好男风也是正...


@无酒 生日快乐。



众所周知我起名与内容不符合



“绿帽子”系列

夭寿了!绿帽子的徒弟无酒竞让仲上大夫怀孕了

我们的神医吕贸梓今日又双叒叕被自家徒弟无酒打击到了,原因竟自家徒弟无酒,竟然把自己好不容易研究好的孕子丸当成普通的伤药丸,让仲堃仪吃了下去,吕贸梓心里有些后悔让无酒去帮仲堃仪治疗,现在吕贸梓的头突突地跳着,他从未想过自己研制了好久的药,会把仲堃仪当成小白兔一样成了他的试验品,今日的吕贸梓依旧为了些事而的是脑壳疼。

一个月后吕贸梓就接收到了来仲堃仪肚子里的惊喜,闭着眼睛都知道仲堃仪和天枢王孟章有一腿,所以腹中的孩子是谁的也不用知道了,在钧天好男风也是正常不过的事了,好比如天权吃等死的天权王与他家兰台令慕容离,天玑王与他家上将军齐之侃,天璇王与他家副相公孙钤,还有遖宿王与他家艮卿只不过与上面几位方位不一样而已,吕贸梓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把孕子丸发扬光大,自己是不是可以大大赚一笔了呢?吕贸梓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吕贸梓想着等到仲堃仪的肚子稳妥了再告诉他们吧,不然他怕自己人头不保,吕贸梓把仲堃仪后背的大伤疤处理好,这一天天的没一个省心的,好在处理的及时并没有受到感染。

仲堃仪因为受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两个多月,其间孟章来看望多次,吕贸梓留下徒弟无酒照顾仲堃仪顺便帮人解解闷,这两个多月来仲堃仪被养胖了不少,原先的衣服穿上了腰带都系不上的,原本圆润的脸更加圆润了,也是正常的,最近仲堃仪除了吃就是睡,怎么可能不胖呢?其实也就脸上和肚子胖了不少,其他的地方却是没有长。

“王上是觉得臣胖了,开始嫌弃臣了,想去找苏严了,是吗?”仲堃仪见孟章这几天不曾来看望他,内心里就有些小脾气。

“本王不曾找过苏严,本王只是因为这几日因为朝堂之事,才耽搁了,这不刚忙完就来看仲卿了吗?”孟章有些哭笑不得,自家仲卿几日不见,脾气见涨了不少,肉也不少。

“那臣暂且相信王上,王上,近日臣好困啊,又不是秋冬季,为何会越发地困?” 刚入夏不久,仲堃仪素来怕热,孟章便在仲堃仪屋里放置了冰块,让侍从在面前扇着,倒也凉快了不少。

“要不请吕贸梓过来给你瞧瞧?不过能睡是好,能吃也是福”孟章看着大半个身子躺在他身上的人,手捏了捏仲堃仪脸颊上的肉。

“不必了,他最近啊,又出游去了,留下了个小徒弟在臣身旁照顾”仲堃仪指了指外面的绿衣小少年无酒

“那便让他帮你诊脉吧,想来是神医的徒弟,医术也不赖”孟章摸着仲堃仪的后背道

“嗯,那便忻王上的”仲堃仪让无酒进来帮自己诊脉

无酒提着药箱进到仲堃仪房里,拿着袖珍版的枕买让仲堃仪把手放在上面,无酒帮仲堃仪诊着脉,慢慢地眉头一皱,小嘴半开,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两个人“仲上大夫这是有喜了,如珠走盘,这是喜脉啊”无酒想了想还是说出来。

“小无酒你这是学艺不精,还是没有继承到你师傅高超的医术?”仲堃仪因为自己刚刚听错了,反复的问着地无酒。

“仲大人,你可以质疑我的智商,但是不可以质疑我的医术,你要是不信,那就请所有的大夫过来瞧,这是不是喜脉”无酒一张娃娃脸,特别严肃的说着。

“那便听无酒的吧,来人,去请所有的大夫过来诊治仲卿 ”孟章让内侍去找所有大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所有的大夫都来到了仲堃仪的住所,所有的大夫都和无酒一样“怀孕了,三个多月了”孟章赏了所有大夫,让他们回去。

“臣是男子,怎么可能会怀孕有喜了?”仲堃仪有些疑惑地道。

“王上,上大夫这个你们就该问问在下的师父,也许他会知道,再等等十来半个月他就回天枢了”无酒想来想去问题一定是出现在了他那个不着调的师父身上。

“只好是这样了”孟章将仲堃仪安妩好,对着无酒道。

半个多月后,吕贸梓回来了,孟章立刻召见吕贸梓去仲府。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章不与吕贸梓废话,自吕贸梓进来就开门见山地问着。

“其实就是仲上大夫误食了臣研究了三年的孕子丸,这才有了身孕,不过有臣在问题不大,臣能确保仲上大夫顺利产子”吕贸梓非常认真且严肃地对着吕贸梓说道。

“如果不能顺利,反而失败了,那你便提着人头来相见吧”孟章冷着脸。

“是是是,臣遵命”吕贸梓悄悄地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自从仲堃仪怀孕以来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小心翼翼,都阻止他出门,生怕在半路上遇到刺客,即使是出门了后面都会跟着十几来人以保他的人生安全,太医也会每日为他诊一次脉,仲堃仪只觉得他堂堂七尺男儿为何还会像女子那般怀孕生子。

“仲卿这是心情不好还是有人惹你生气了?”孟章见仲堃仪这几日闷闷不乐的,便问了起来。

“臣不想整日呆在府里 ,也不喜欢多么多人时时刻刻很着臣”仲堃仪闷着声音道

“可这是为了确保仲卿的安全才让人跟着仲卿的”孟章将仲堃仪揽进怀里,握着人的手道。

“我不想,臣想要王上整日陪着臣”仲堃仪抬起头对上孟章的眼睛道。

“要不仲卿随本王回宫吧,本王也好时时刻刻的陪着仲卿”孟章道

“王上不怕那三大世家说闲话吗?”仲堃仪道

“本王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管,况且本王接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回宫有什么错吗?仲卿本王想好了,封仲卿为后,即使会被天下人唾弃,本王也会待你如初,护好仲卿”孟章深情地看着人。

“好,但只怕这个时候不合时宜,而且臣能保护好自己,臣可是有些功夫在身的”仲堃仪道,同为男子的仲堃仪可不想因为怀孕而示弱下去。

“那等孩子生下了本王,再娶仲卿吧”孟章知道仲堃仪内心里到底是在担忧什么,也不想为难他

“嗯,那一切就听王上的”仲堃仪说完靠在孟章身上睡着了,仲堃仪自怀孕以来就开始嗜睡了起来,机乎是何时何地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孟章将仲堃仪接到宫里亲自照顾着,直到仲堃仪生产,孟章依旧照顾在身前,好在仲堃仪平日被养得好,生产比较方便,再加上吕贸梓的医术,孩子经历了了一天就生了下来,一位小公主,孟章和仲堃仪更是疼爱的不得了,名叫孟锦言,小名四象

寂雨凝

只是怀念

关于熊彭,这是我粉的虽然,不是第一个真人cp,但却成了我本命的cp

较早以前我就知道执离cp了,然后在b站搜了同人视频,是Eveshhp的浮玉山记【BV14x411b7uU】

因为那个视频里面仲孟很励志向,我又喜欢,所以就粉了,之后又看了很多同人视频就粉正主了

去得晚,没糖……

严格意义上,那也是玄学糖,算是吧

更深的执念是因为他们  还有无数个一年  的约定

向往的生活时候我是真的很激动,毕竟这是我粉后的第一个非玄学

那会刚入坑的时候,隔壁戬杰be了,不久前呢又是朱戬有了女朋头。毕竟也粉戬杰,挺难受,但因为不是正主还好

那是个预防针...

关于熊彭,这是我粉的虽然,不是第一个真人cp,但却成了我本命的cp

较早以前我就知道执离cp了,然后在b站搜了同人视频,是Eveshhp的浮玉山记【BV14x411b7uU】

因为那个视频里面仲孟很励志向,我又喜欢,所以就粉了,之后又看了很多同人视频就粉正主了

去得晚,没糖……

严格意义上,那也是玄学糖,算是吧

更深的执念是因为他们  还有无数个一年  的约定

向往的生活时候我是真的很激动,毕竟这是我粉后的第一个非玄学

那会刚入坑的时候,隔壁戬杰be了,不久前呢又是朱戬有了女朋头。毕竟也粉戬杰,挺难受,但因为不是正主还好

那是个预防针

cp粉是最难熬的吧,尤其是站男男cp的

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站了,在坑底出不去了

理智粉真的挺难熬的吧,不知道该伤心还是开心

等到最后任何交集都没有了,或许才是be了吧

还有无数个一年的约定呢

彭彭,祝福你,也希望熊梓淇能找到另一半

就是玄学,我也认了

希望都好吧

【哦,如果有唯粉看到这个,也请不要打搅一个正在受伤的人的心吧,纠其目的,总还是希望各位都好是吧】

远方传来风笛

哦~我滴土,我滴白月光


最喜欢这件衣服了


咱葱王也就5,6件衣服。


然而作为臣子的方方土十几套


喜欢葱王看方方土的眼神。


你于本王独一无二


图来源于微博

哦~我滴土,我滴白月光


最喜欢这件衣服了


咱葱王也就5,6件衣服。


然而作为臣子的方方土十几套


喜欢葱王看方方土的眼神。


你于本王独一无二


图来源于微博

远方传来风笛
这有多大的仇恨啊…… 不就是在...

这有多大的仇恨啊……


不就是在奋斗的少年里和彭彭比较亲近而已嘛~(狗头)


突然觉得有种原配打小三的感觉。🌚

这有多大的仇恨啊……


不就是在奋斗的少年里和彭彭比较亲近而已嘛~(狗头)


突然觉得有种原配打小三的感觉。🌚

远方传来风笛

爸爸去哪儿(序)

私设同法合法,架空,私设多cp领娃上节目。


多cp:彭熊,峰执,山花(以后可能会增加)


一坑未填一坑又起。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先导片爱吭声。/其实就是出发前的介绍?


——分割线——


黑色布满这个屏幕,渐渐的亮起来,模糊的镜面像是哈了个口气在屏幕上。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一片绿色的云朵,上面写了几个字。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先导片。


爸爸去哪儿剧组镜头转入第一个家庭中,工作人员很有礼貌性地按了按门铃,过了一小会,门开了,映入镜头的是头发乱七八糟的,脸上还带着胡楂子,...

私设同法合法,架空,私设多cp领娃上节目。


 

多cp:彭熊,峰执,山花(以后可能会增加)


 

一坑未填一坑又起。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先导片爱吭声。/其实就是出发前的介绍?


 

——分割线——


 

黑色布满这个屏幕,渐渐的亮起来,模糊的镜面像是哈了个口气在屏幕上。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一片绿色的云朵,上面写了几个字。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先导片。


 

爸爸去哪儿剧组镜头转入第一个家庭中,工作人员很有礼貌性地按了按门铃,过了一小会,门开了,映入镜头的是头发乱七八糟的,脸上还带着胡楂子,穿着很普通的T恤,带着银眶眼镜的彭昱畅,似乎刚睡醒的亚子。


 

“你好,你们都是这么早来的吗?小宝贝们都还没醒”彭昱畅抓了抓头发笑道,让工作人员们进来。


 

“没事没事”工作人员道


 

【字幕: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现在应该是醒”彭昱畅已经洗漱好换衣服,上楼进去了一个房间,推开门 ,入眼的是一间小女孩的小碎花房间━━━━彭悦漆,小名隆隆。


 

“隆隆,醒了吗?”彭昱畅走了过去,坐到了床上,“唔…爸爸啊,偶还困呢”彭悦漆揉了揉眼睛奶声奶声地说着,“你可别忘了今天有什么事,快起来”彭昱畅将小女孩抱了起来,彭悦漆起床了,立马整理了乱七八糟的床上,走出了房间去了换一个房间,开门就看到熊梓淇睡在娃娃堆里”彭悦漆叫醒了自家的宝贝爹地,“我不……”熊梓淇有些床气,之后彭昱畅进去了,直接抱起人去洗手间,接下来收拾好,吃完饭,一家三口去了机场。


 

字幕君很贴心的给彭昱畅熊梓淇一家子的介绍。


 

彭昱畅:演员,作品《快哥》《都挺好》《闪光少女》,媳妇儿熊梓淇 ,女儿彭悦漆


 

熊梓淇:演员,作品《浪花一朵朵》《国民老公》《对的时间对的人》,老公彭昱畅,女儿彭悦漆


 

彭悦漆:女,五岁,小名隆隆,乖巧可爱,彭昱畅熊梓淇的小女儿。


 

镜头转入另一个家庭


 

“你好”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来,镜头转了过去,是一位个子高的男子,咬着嘴唇笑着的赵志伟,之后让工作人员进来,出现了两个小包子坐在行李箱上推着的画面,过了会又出现了一个大人,包子脸……额现在变成饺子脸的吕昀峰,脸上还留了胡子,大概是喜好吧,吕昀峰一家四口收拾了好东西,就起程去了机场。


 

字幕君很贴心的给吕昀峰赵志伟一家子的介绍。


 

吕昀峰:演员,作品:《遥远的距离》《惹不起的殿下大人》《大江大河》,媳妇儿赵志伟,儿子:吕​皓艺,吕皓烨


 

赵志伟:演员,作品:《我只喜欢你》《走进你的记忆》《最亲爱的你》,老公吕昀峰,儿子:吕​皓艺,吕皓烨


 

哥哥吕皓艺:男,七岁,人小鬼大,比较成熟,小暖男 一枚


 

弟弟吕皓烨:男,六岁,可爱但爱哭。



 

镜头转入另一个家庭。


 

“哈喽哈喽,进来吧,我媳妇和花花在收拾东西,马上就好了”魏大勋开门让工作人员们进来,魏大勋去了楼上,靠在门边,看着两个人“你俩好了吗?”,“花花还没好”魏子宣道,“快了”白敬亭道,过了好一会两个人终于好了,一家三口起程去了机场。


 

字幕君很贴心的给魏大勋白敬亭一家子的介绍


 

魏大勋:演员,作品:《相爱穿梭千年2》,《小小的愿望》,《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媳妇儿是白敬亭。


 

白敬亭:演员:作品《夏至未至》《旋风少女》《匆匆那年》,老公魏大勋。


 

魏子宣:女,六岁,活泼可爱,自来熟。





 

屏幕上出现了三组家庭的照片,照片底下还写着一行字。


 

爸爸去哪儿.先导片


 

——先导片end——


 

手动艾特: @X亓. 


远方传来风笛

【孟仲】庭空宛(下)



“嗯,不过现在不是了”陵光看着躺在床上的仲堃仪说着。


“哦,明日我要成为玉衡的王了,你会不会带兵攻打我国?”公孙钤问着陵光。


“不会,你会是个好君王 ”陵光说着  。


“可…要是你不攻打的话,钧天王恐怕会生气,降罪于你吧?”公孙钤望着人道。


“哈哈哈,那我便投靠于玉衡”陵光大笑了起来说道。


“玉衡不养闲人”公孙钤说着 。


“那我申请做你的王夫,可以吗?”陵光凑近公孙钤,伸手捏人的下巴。


“你…你先放开”公孙钤顿时脸色通红了起来。


“愿意不愿意?”陵光看着人。


“嗯……可以放开了吗?”公孙钤问着 。


陵光吻了公孙钤,公孙钤有些...



“嗯,不过现在不是了”陵光看着躺在床上的仲堃仪说着。


“哦,明日我要成为玉衡的王了,你会不会带兵攻打我国?”公孙钤问着陵光。


“不会,你会是个好君王 ”陵光说着  。


“可…要是你不攻打的话,钧天王恐怕会生气,降罪于你吧?”公孙钤望着人道。


“哈哈哈,那我便投靠于玉衡”陵光大笑了起来说道。


“玉衡不养闲人”公孙钤说着 。


“那我申请做你的王夫,可以吗?”陵光凑近公孙钤,伸手捏人的下巴。


“你…你先放开”公孙钤顿时脸色通红了起来。


“愿意不愿意?”陵光看着人。


“嗯……可以放开了吗?”公孙钤问着 。


陵光吻了公孙钤,公孙钤有些气急地堆开陵光,跑了出去,陵光也跟着去了。


两年后,陵光做了玉衡的上门儿婿,娶了公孙钤,成为了玉衡唯一的王夫,就到今年立秋他们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取名为陵璟。


而仲堃仪也醒了过来 ,身体养了也好了不少了,也认祖归宗了,公孙钤与仲堃仪是双生兄弟。


“想他了?”陵光看着趴开窗前望钧天国的方向看着。


“才不是,我想孩子了”仲堃仪转身看着陵光 。


“你可别骗我了,我还不知道你吗?”陵光道。


“除非他还我一次洞房火烛夜”仲堃仪喝着茶说着。


“早说嘛,我去让钤儿写份婚书送去钧天”陵光拍了一下桌子,看着仲堃仪 。


“嗯……”


隔壁钧天王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不过孟章不知道的是现在要嫁给他的是仲堃仪,到时候入洞房时才知晓 。


孟章进了婚房了,仲堃仪坐在床上,孟章看了一眼就想要走了,结果被仲堃仪的一声孟哥哥,听了熟悉的声音,孟章有些不确认地走回去,掀起人的盖头,孟章看到人的脸,立马把人紧紧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以后会千倍万倍的爱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了”孟章紧紧抱着人生怕人离开。


“嗯……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呢”仲堃仪脸色微红,看着孟章。


“那我们先喝交杯酒吧”孟章放开人,过去拿合卺酒,随后与人一起喝了酒。


一夜春宵……


                                       全文完.


唯李是易生的峰景

自由恋爱2

“你们怎么就在一起了?”易恩看到执和大峰在一起相比马振桓还是要惊讶许多。“怎么,我们就不能在一起?”大峰不甘失落的说到。“你和马马不也在一起。”执也护夫的说到。“那怎么一样,我和Evan不同好不好。”易恩回到。

“在聊什么呢?”彭昱畅牵着熊梓淇的手问到。“你和Dylan终于在一起了,我们在恭喜你啊~”Evan微微一笑的说到。“Evan你和易恩恩只会笑话我是不是。”熊梓淇笑着打了马振桓一下。

邓伦和魏大勋看着那边打成一团的众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的关系好复杂。”邓伦靠在魏大勋身上说到。“我们不复杂就好~”魏大勋搂着邓伦说到。

本该是个喜庆的热闹的气氛,谁都没能想到硬生生变了气氛。胡一天是在半道碰上...

“你们怎么就在一起了?”易恩看到执和大峰在一起相比马振桓还是要惊讶许多。“怎么,我们就不能在一起?”大峰不甘失落的说到。“你和马马不也在一起。”执也护夫的说到。“那怎么一样,我和Evan不同好不好。”易恩回到。

“在聊什么呢?”彭昱畅牵着熊梓淇的手问到。“你和Dylan终于在一起了,我们在恭喜你啊~”Evan微微一笑的说到。“Evan你和易恩恩只会笑话我是不是。”熊梓淇笑着打了马振桓一下。

邓伦和魏大勋看着那边打成一团的众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的关系好复杂。”邓伦靠在魏大勋身上说到。“我们不复杂就好~”魏大勋搂着邓伦说到。

本该是个喜庆的热闹的气氛,谁都没能想到硬生生变了气氛。胡一天是在半道碰上白敬亭的,他有些意外梓淇的婚礼,他来干什么。“小白,你怎么来了?”胡一天问到。“有事。”白敬亭回到。

“吃吃,喝喝,乐个开怀~”熊梓淇开心的说到。也许真的结婚了,他有了新娘子该有的态度。“你们吃着,我去下洗手间。”熊梓淇说到。

熊梓淇刚走,胡一天白敬亭就到了。作为宾客的魏大勋本来正在为邓伦夹菜,无意间撇到胡一天和白敬亭二人满脸的笑容禁锢了。

“你们怎么不吃了?”上完厕所回来的熊梓淇问到。“哥!”胡一天喊到。听到这个声音,熊梓淇惊恐的回头就看到了他一直躲避的人。“一……一天。”熊梓淇有些颤栗的喊到。“是我。你连结婚都能不告诉我,熊梓淇,果然还是你最狠。”胡一天冷漠的看着熊梓淇说到。

邓伦看着现在的场面其实最懵逼,也许他的圈子不在这个范围,他真的弄不清此刻的场面,不过小白,白敬亭为什么会来?

“魏大勋……”白敬亭喊到。魏大勋此刻也自身难保。他想把自己缩到白敬亭看不到的地方去。“大勋。”邓伦看着躲避状的大勋渐渐仿佛明白了什么。邓伦又看了一下宁一边熊梓淇那两任前男友的眼神,最重要的还是彭昱畅的眼神。

“胡一天,今天他大喜之日,你这样又何必?”执说到。“呵,我不知道该说你缺心眼还是根本没爱过他,你还真能看着他嫁给别人?”胡一天愤怒的怼到。“那又怎样,今天他大喜的日子,你总该不能来破坏。”吕昀峰也出声到。“呵,最不该说的就是你了吧!”胡一天说到。

胡一天走到易柏辰和林子闳面前看了一眼。“你们就没尝尝他的味道?我咋这不信呢?”胡一天在他们耳边轻轻说到。胡一天说完,易柏辰和林子闳的脸色就变了。

“啪……”熊梓淇扇了胡一天一巴掌。彭昱畅上前拉住了熊梓淇。“别生气,交给我。”彭昱畅握住熊梓淇的手安慰到。听到彭昱畅的话,熊梓淇突然轻松了下来,他是他的依靠。


远方传来风笛

梗【没选好cp】

我承认了,上学时,我真的对你心慕过,也爱过你,但后来……对不起,我爱上了另一个我该爱的人,请你幸福

我承认了,上学时,我真的对你心慕过,也爱过你,但后来……对不起,我爱上了另一个我该爱的人,请你幸福


唯李是易生的峰景

自由恋爱1

脑洞突成,才有了这篇文。都是我喜欢的人,内容时间架空。但是有些人物关系依旧维续了现实人物关系。

九月秋季的日子,凉爽宜人,魏大勋和熊梓淇分手了。

“好聚好散,希望你和彭彭幸福美满。”魏大勋看了一眼熊梓淇说到。“你也是啊,你很好,谁嫁给你,那一定是最幸福的人。”熊梓淇喝着一杯热茶说到。

三个月后

魏大勋再见熊梓淇是在综艺节目上,他接到了婚礼的邀请。“来参加婚礼吧~”熊梓淇邀约到。“好啊。”魏大勋点了点头。

“伦伦,陪我去参加婚礼吧!”魏大勋回到公寓时邓伦也同时回到了公寓。“好啊~”邓伦听到了爽快的答应着。“谢谢你~”魏大勋抱着邓伦亲吻了一下脸颊,惹的邓伦一阵脸红。

魏大勋和邓伦的相识...

脑洞突成,才有了这篇文。都是我喜欢的人,内容时间架空。但是有些人物关系依旧维续了现实人物关系。

九月秋季的日子,凉爽宜人,魏大勋和熊梓淇分手了。

“好聚好散,希望你和彭彭幸福美满。”魏大勋看了一眼熊梓淇说到。“你也是啊,你很好,谁嫁给你,那一定是最幸福的人。”熊梓淇喝着一杯热茶说到。

三个月后

魏大勋再见熊梓淇是在综艺节目上,他接到了婚礼的邀请。“来参加婚礼吧~”熊梓淇邀约到。“好啊。”魏大勋点了点头。

“伦伦,陪我去参加婚礼吧!”魏大勋回到公寓时邓伦也同时回到了公寓。“好啊~”邓伦听到了爽快的答应着。“谢谢你~”魏大勋抱着邓伦亲吻了一下脸颊,惹的邓伦一阵脸红。

魏大勋和邓伦的相识比熊梓淇要早,但是邓伦不如熊梓淇勇敢,错过了与魏大勋美好的三年,如果当初勇敢一点,那三年本该是他与大勋的记忆。

彭昱畅与熊梓淇是拍剧过程中认识的,当时的熊梓淇有男朋友吕昀峰,彭昱畅隐藏着爱慕的心思暗恋着他,并且一直装的很好。直到有一天他们突然分手了。他一直天真的以为他有机会了,后来熊梓淇身边又出现了一个赵志伟。

“想什么呢?”熊梓淇把一杯热茶放到彭昱畅面前问到。“在想我们的过去啊~”彭昱畅笑的可爱至极。熊梓淇听到也笑了。

“怎么了?”邓伦看着一直盯着他的魏大勋问到。“我今天才知道伦伦原来这么喜欢我啊~”魏大勋捧着邓伦的脸笑到。“魏大勋……”邓伦无语凝噎的看着魏大勋傻笑。“今天我才发现,我也真的很喜欢伦伦。你不要介意梓淇,我们是好聚好散,我们现在只是兄弟。他有了他最爱的人,我也有了我最爱的人,何其幸福。”魏大勋拉着邓伦的手说到。

婚礼办在了熊梓淇的老家,婚礼那天,除了自己团内的兄弟,大峰和执两任前男友也来了。

“要幸福啊。熊老师。”吕昀峰抱着熊梓淇两眼泛红的祝福着。“你和志伟也要幸福。包子!”熊梓淇回抱着吕昀峰说到。“我和大峰一样,希望你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祝愿。”赵志伟抱上吕昀峰揽住熊梓淇说到。

“哇哦,这是什么关系?”邓伦和魏大勋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那两个是他的两任前任。”魏大勋热心的为他介绍着。邓伦睁大了眼睛看着魏大勋满眼的不可置信。“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有些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珍惜眼前人才是最好的。就像你就是我的眼前人。”魏大勋牵着邓伦说到。

唯李是易生的峰景

无悔1

天枢新墓,吾王孟章四字,刺痛了仲堃仪的眼睛和神经,他知道,他当初带着赌气恨意成分的转身是导致孟章极速身亡的一击致命。

“我知道,是仲堃仪对不起王上,可是王上,你真的喜欢过仲堃仪嘛?如果喜欢,又怎么舍得让他走。如果不喜欢,又为何……”仲堃仪站在墓前问着。

鬼王宗

元凌看着昏睡的孟章,没有丝毫的波动,其实当初禅位将皇位传给孟章之时元凌就想过天枢在此子手里能走过几数。

“夫人”元凌看着站在门外的鬼厉喊了一声。鬼厉抬头与元凌对视了一眼,同样漠然的眼神。“天枢有此一劫,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以后追夫人或许难了。”鬼厉走近看着元凌说到。“何意?”元凌一时有些不懂。“痴傻。”鬼厉为孟章把了把脉斜看了元凌一眼只留下了...

天枢新墓,吾王孟章四字,刺痛了仲堃仪的眼睛和神经,他知道,他当初带着赌气恨意成分的转身是导致孟章极速身亡的一击致命。

“我知道,是仲堃仪对不起王上,可是王上,你真的喜欢过仲堃仪嘛?如果喜欢,又怎么舍得让他走。如果不喜欢,又为何……”仲堃仪站在墓前问着。

鬼王宗

元凌看着昏睡的孟章,没有丝毫的波动,其实当初禅位将皇位传给孟章之时元凌就想过天枢在此子手里能走过几数。

“夫人”元凌看着站在门外的鬼厉喊了一声。鬼厉抬头与元凌对视了一眼,同样漠然的眼神。“天枢有此一劫,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以后追夫人或许难了。”鬼厉走近看着元凌说到。“何意?”元凌一时有些不懂。“痴傻。”鬼厉为孟章把了把脉斜看了元凌一眼只留下了一句话。

五年后

在天权与天璇相隔一处隐秘之地,建起了一座名为枢居的庄寨。

“先生,怎么了?”学生骆珉问到。“碎碎去哪了?”仲堃仪有些疲惫的问到。“少爷被大师兄带去了。”骆珉依时相禀。

仲堃仪听到艮墨池带走了宁为玉只觉得头更痛了,他吩咐艮墨池出仕是因为他知道艮墨池不会甘愿屈居于一个小小的枢居,可是他不该带走宁为玉。

“骆珉,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追回碎碎。”仲堃仪脸色有些苍白无力的吩咐到。“是。”骆珉回到。看着仲堃仪病弱的模样,骆珉是又心疼又无力,他除了能为先生办事没有任何办法。

元凌走出房间看到的就是互相对峙的局面。鬼厉正坐在一边喝着桃花酿。“他们这是?”元凌问到。“天性。”鬼厉简短的回答。

“我要回家!到底放不放我走。”宁为玉问到。“在这不好吗,我很喜欢你,陪我不好吗?”孟章反问到。“不好,我想我爹爹。”宁为玉瞪眼说到。孟章无奈的摇摇头坐在了石凳上。

“父皇,父君,我想去看看。”孟章坐了许久说到。“可是他不一定想见你。”鬼厉依旧简短毒舌了一句。“章儿,你想好了?”元凌看了鬼厉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问到。“嗯!”孟章点了点头。

枢居

仲堃仪病了,病的很严重,当初因为他先天与人不同的体质因为一夜荒唐有了后嗣,又未曾喝下子父泉的泉水,独自一人生下宁为玉时难产时用尽了方法,落下了严重的病根,当时生宁为玉时只有骆珉一人陪伴,如果没有骆珉,也许他生下宁为玉便会死。

“先生。怎么办。”骆珉看着昏睡的仲堃仪满眼心疼。他在仲堃仪刚出仕之时便常伴左右为他奔走,他敬重他为老师。

“爹爹。碎碎回来了。”宁为玉回到枢居看到的就是又昏睡的仲堃仪,也许带着记忆,在他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就是生育之恩的仲堃仪。这个男人与他有着不可割舍的羁绊。

“碎碎,王上?……”仲堃仪无力的睁开眼看到宁为玉时身后的孟章也进入他的视线范围。犹如一场梦一般,仲堃仪浑身僵硬……


远方传来风笛

村中二三事【孟仲篇】



中秋快乐


话说啊,这天枢村可不平,比如苏家,本来高高兴兴地娶了个媳妇,却没想到才第三天苏严死了,羊癫疯发作,抽搐而死了,倒是可怜哪仲堃仪 ,结婚没几天就成了寡妇,长得一副好相貌,却可怜了他,家中就只剩下老少了了 ,无依无靠的。


时间也是过得快,仲堃仪在村口里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生活,东西是多样性的 ,村里的一些精神小伙,每天穿着紧身裤儿痘痘鞋开着鬼火,啊呸,一些年轻小伙,衣冠楚楚 ,经常到他的小卖部里买东西顺路调戏调戏,还时不时的楷油人家。


这村子里有一些爱说事的八婆,就说人家怎么怎么的,寡妇也该有寡妇的样子,不应该穿那么风骚,人家小仲也不管,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


其实仲...



中秋快乐








话说啊,这天枢村可不平,比如苏家,本来高高兴兴地娶了个媳妇,却没想到才第三天苏严死了,羊癫疯发作,抽搐而死了,倒是可怜哪仲堃仪 ,结婚没几天就成了寡妇,长得一副好相貌,却可怜了他,家中就只剩下老少了了 ,无依无靠的。


时间也是过得快,仲堃仪在村口里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生活,东西是多样性的 ,村里的一些精神小伙,每天穿着紧身裤儿痘痘鞋开着鬼火,啊呸,一些年轻小伙,衣冠楚楚 ,经常到他的小卖部里买东西顺路调戏调戏,还时不时的楷油人家。


这村子里有一些爱说事的八婆,就说人家怎么怎么的,寡妇也该有寡妇的样子,不应该穿那么风骚,人家小仲也不管,这样做自己想做的事。


其实仲堃仪也是苦命人儿,被自己的父母用三千块钱卖给了苏家,在他家人前,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原本说好的要一起走,但是半路上被逮住了,那个人也了无音讯了 。


直到这一天 ,那个人又出现了,开着车回到村里的,夜晚,那个人抱着仲堃仪“跟我离开这个地方好不好?”那人开口道,“可是村里的人会说我们不是的”仲堃仪靠着人的怀里说着,“现在社会和以前不一样了,村子里确实有些封建,可是到了外面不会的,所以别怕,我孟章保证一辈子对你仲堃仪好的”孟章说着,亲了亲仲堃仪,“嗯,我信你”仲堃仪勾着孟章的脖子,吻了上去,小室内一片春情。


后来的后来,两个人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天枢村子,去了城里生活,两个人过得很幸福。


橘妞

神缘【4】

第四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执拍着手差点没笑岔气,其他神虽然没有执那么笑得那么夸张,但也止不住嘴角的笑意,毕竟千年难得看一回好友的笑话啊,叶宇文抿着唇不说话,心里默默说着“笑笑笑,笑死你们好了”,但是也难怪好友们笑成这样,毕竟他直接睡到人家司战神君怀里去还是太丢人了,他嗜睡在天界不是什么秘密,走着走着就睡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这次由于好友们担心小灵,一时没注意到他,导致他直接睡到司战神君怀里去还是第一次,就算叶宇文表面再高冷,也止不住觉得丢人啊,况且小瑾,蓝和策还不知道,要是被他们三个知道,还不狠狠笑他一顿,而此时躺在床上的张起灵被好友们的笑声惊醒,缓缓睁开秋香色的双眸说道,“什么...

第四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执拍着手差点没笑岔气,其他神虽然没有执那么笑得那么夸张,但也止不住嘴角的笑意,毕竟千年难得看一回好友的笑话啊,叶宇文抿着唇不说话,心里默默说着“笑笑笑,笑死你们好了”,但是也难怪好友们笑成这样,毕竟他直接睡到人家司战神君怀里去还是太丢人了,他嗜睡在天界不是什么秘密,走着走着就睡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这次由于好友们担心小灵,一时没注意到他,导致他直接睡到司战神君怀里去还是第一次,就算叶宇文表面再高冷,也止不住觉得丢人啊,况且小瑾,蓝和策还不知道,要是被他们三个知道,还不狠狠笑他一顿,而此时躺在床上的张起灵被好友们的笑声惊醒,缓缓睁开秋香色的双眸说道,“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好友们叫他醒来赶忙全部过来围在他身边,“小灵,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公孙钤关心的问道,“我没事,光他,我还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张起灵摇摇头示意他没事的说着,说到最后不禁落下泪来,“光他走得很安详,他没有怪你,而且只要我们找回他散去的神灵,一定可以让他重生”,仲堃仪抬手缓缓擦去张起灵泪,“可是,就算我们可以集齐光散去的神灵,还是需要日帝月君的帮助才行啊”,雪神流云迟疑的说道,“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定会让日帝月君出手的”,风神肖恩语气虽然坚定,但是自己心里也没低,想让日帝月君出手谈何容易,“可是……”,乐神唐一白迟疑的道,“不用说了,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当务之急是先找齐光的神灵”,最后是夜神仲堃仪打断乐神唐一白的话语给这件事画上句号,“我累了”,星神张起灵看到他们谈完,一颗心也放下,随后看着水神公孙钤欲言又止的唇说道,公孙钤温和一笑扶着他躺下帮他拉好被子说道,“好好休息吧,我们都在外面,有事便说”,随后拉着其他好友到外面去了,只剩下张起灵,张起灵拉开自己的衣袖看着那人留下的痕迹,不由得怨起那人落下泪来,他知道好友们应该都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不想谈,好友们便不再多问,“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张起灵问着自己,却没人能给他答案。



而此时已经离开了星神殿的司医神君奚溪则是来到司元殿外,随后抬脚走了进去,奚溪进去不久,司战神君也来到司元殿走了进去,一进去看到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一道琥珀一道妃色,“真是难得一见,奚溪你居然出你的司医殿了,你不是一向少出门只研究你的医术吗”,莫明眯了眯银色眸子调笑道,“美人相求,总是要给点面子不是吗”,奚溪笑着回道,“哦,美人……”,莫明带着邪魅的笑容问道,说起来他晚来了也是因为美人呢,“你们两个来我这里就是来吵架的”,一直静静不说话的司元神君柳归元终于开了口。

第五章


远方传来风笛

缘未了【5】

       


           “阿钤阿钤,吃些糕点吧”陵光端起一旁桌上的一盘五彩的糕点。


           “那个我不爱吃甜食,谢谢好意”公孙钤坐在榻上看着书本。


           “这个是不腻...

       


           “阿钤阿钤,吃些糕点吧”陵光端起一旁桌上的一盘五彩的糕点。


           “那个我不爱吃甜食,谢谢好意”公孙钤坐在榻上看着书本。


           “这个是不腻也不甜的,酸酸甜甜的那种”陵光拿起一个黄色的塞进公孙钤嘴里,出于礼貌,公生钤并没有吐了出来,而是吞了下去,嗯……确实是酸酸甜甜的。


            “你看我没骗你吧”陵光看着眼前皱着眉头的公孙钤。


              “嗯……”过了半天,公孙钤只挤出来了一个,嗯。


               “原来你的剑法这么好啊!”蹇宾不知道何时从哪儿冒了出来,拍只手叫好。


               “你怎么在这儿?”齐之侃收起了千胜,坐了下来,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闲来无事,便过来走一走”蹇宾道,随后坐了下来。


                “这样啊~”齐之侃托着腮,再次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啊?我五哥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都快饿死了”。


                “有是有,很多美食,但是在我家里,你要去吗?”蹇宾忍不住揉了揉齐之侃的头………………


               “那可不可以带我去你家”齐之侃听到吃的眼神立马亮了起来,这几天天天吃桃子…………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gigi同意吗?”蹇宾道。


                  “管他呢,我都快饿扁了!”齐之侃说着,然后被蹇宾带去了白虎宫,日后呢,回不回得去要看天意了。


                    慕容离到了街市上,就被一位长得像兔子的贵公子莫澜给抓了过去,见他拿着萧以为他是个吹萧的艺子,就被莫澜给带到了玄武宫里,便见到了执明,此时的执明正在欣赏各种美人儿的歌舞,身边左右还抱着人,慕容离心想:果然,与世间相传的没错,玄武君好色!


                “莫兔子,今日又带什么极品过来?”执明调笑着,“君上这次是真的美人儿”莫澜让慕容离过来,“果真是个美人”执明放开身边的俩个人,起身走向慕容离。


               “你叫什么?”

                “慕容离”

                “慕容离?这名字有点拗口,本君以后叫你阿离,可好?”

                 “随你”


                 慕容黎与毓骁两个人先是去了酒馆吃东西,酒菜都上完了,毓骁吃着“你请我吗?”毓骁问着,慕容黎“嗯”了一声,便没下文了,毓骁便继续吃着,完了后,两个人付了钱就离开了,毓骁一直跟在慕容黎身后,慕容黎性子有些寡淡,不爱说话,这一路上无聊啊,好巧不巧遇见了艮墨池和子煜。


                “大哥!”子煜大声叫了慕容黎一声,慕容黎听到这家四弟的声音,便转身,“真的是你,二哥大哥和我们会合了”子煜对着一边的艮墨池说道,“其他四个小的呢?”慕容黎问道,“我们分开走的,小离侃儿在一起,三哥和小钤在一起,应该没事”子煜说道,其实他也不确定,“他们几个除了小钤侃儿我放心一些,但你俩确定小离小仪不会搞事?”慕容黎面无表情的,但是内心已经焦躁万分了,“大哥好像说得对啊”子煜道,“他们现在应该没事,挺安全的”艮墨池开口说道  。


                   “欸,你们三个无视我了……”毓骁看着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终于打破了这场面,“你是???哪位???”子煜看着人,心里莫名的不爽 ,艮墨池也看着好像似曾相识……(好像火葬场……)



                





远方传来风笛

(刺客之回家的诱惑)人物记(记梗)



这两天过于无聊在家……额看了《回家的诱感》和《回家的欲望》然后联想了刺客……别怪我拆cp……别骂我……


占tag歉


洪世贤………………孟章


林品如………………公孙钤


高文彦………………陵光


艾莉…………………仲堃仪


陈奕德………………慕容离


洪宝莲………………执明


高珊珊………………苏严


洪世馨………………毓骁


老一代的:


洪国荣…………………


白凤……………………


高虹……………………


林爸……………………


林妈……………………


(老一代的没想好,哪位好心人帮一下)



这两天过于无聊在家……额看了《回家的诱感》和《回家的欲望》然后联想了刺客……别怪我拆cp……别骂我……


占tag歉


洪世贤………………孟章


林品如………………公孙钤


高文彦………………陵光


艾莉…………………仲堃仪


陈奕德………………慕容离


洪宝莲………………执明


高珊珊………………苏严


洪世馨………………毓骁


老一代的:


洪国荣…………………


白凤……………………


高虹……………………


林爸……………………


林妈……………………


(老一代的没想好,哪位好心人帮一下)


远方传来风笛

废妻(15)

           

           几对就这样聚在了一起,欢乐度过了好几天, 接下来就是开始商量陵光和公孙钤的婚事了,其中必须就得经过双方家长同意,皇帝那边想必是同意的,只要下了旨意上往谁西公孙家那边 ,也就同意了,不过几个人商量着 ,搞一个不一样的婚礼 ,到了婚期前几日,齐之侃仲堃仪看陵光总粘着公孙钤,便让孟章蹇宾把陵光给弄走,但是到了真正的婚礼那一天,真的忙得一团乱,不...

           

           几对就这样聚在了一起,欢乐度过了好几天, 接下来就是开始商量陵光和公孙钤的婚事了,其中必须就得经过双方家长同意,皇帝那边想必是同意的,只要下了旨意上往谁西公孙家那边 ,也就同意了,不过几个人商量着 ,搞一个不一样的婚礼 ,到了婚期前几日,齐之侃仲堃仪看陵光总粘着公孙钤,便让孟章蹇宾把陵光给弄走,但是到了真正的婚礼那一天,真的忙得一团乱,不过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头上的不要加太多,再多会重死的,衣服少穿两件,到时候脱不了就尴尬了”齐之侃和仲堃仪两个同时念叨着,公孙钤安静地听着他们,慕容离在一旁拿着红盖头,也着几句,时辰到了,把红盖头给盖上了,几个人相视一笑,把人送上了花轿,现在除了慕容黎还未再娶妻,其他人可都追到了娶妻了,虽然慕容黎有未婚妻,但还未娶。

“哥哥,干嘛让我来啊!”毓骁被毓 埥拉了过来参加陵光和公孙钤的婚礼,因为有慕容黎他并不想来,“今日是陵光王爷成亲久日,你得来”毓埥看着快炸毛的弟弟道,“哦……我自己先去走走”毓骁说完就走了,毓埥摇了摇头 ,去了大厅。

           毓骁向花园里走去,便听到了前世经常听的萧声,他知道是慕容黎可是听到萧的声音却不太像是慕容黎,便走近一瞧,是一位穿着绯色衣裳,他走进一瞧,看清人的面貌,虽然长得像楚亘宁,但是却不是,当时楚亘宁是慕容黎的侧妃。

             “你是?”毓骁问,“艮墨池”那人停了下来,对着他说道,“哦……刚刚你吹的很好听,你为什么会这曲呢?”他问着那人,“师兄教在下的,有什么问题吗?”那人歪了歪头看着他,“哦……你是不是也在这里挺无聊的?”他问的那个人,“确实是挺无聊的”艮墨池坐下来吃着糕点,“那你可不可以陪我去玩?”毓骁看着人  ,“嗯”说完两人就在花园里消失不见了。

           夜间,陵光终于摆脱了那些要灌了他醉酒的那几个人,他进了新房,走向内室,到了床边,掀起了人的红盖头,正要与人亲密,却被人一句话给唬住了“你是想杀死你儿子啊!”公孙钤看着眼前被惊吓吓到的陵光,“不不不,我不想,钤儿可耍好好休息,我在这陪你,日后,要好生养着身子,你身子不太好,还有的府中事,以后不要操心太多,让管家去做”陵光说完即刻把人拥在怀里,“所以回你会讨厌他呢,他可是毁了你洞房之夜的人啊”公孙钤看着陵光笑道,“待你生下后,我绝不饶他”陵光装作生气,嘴嘟了起来,看着特别可爱,像一个包子,“你敢”公孙钤伸手捏了捏陵光的脸,“不敢不敢”陵光对人道,“这还差不多”……

             

          

木木哒哒哒

天枢遗民在此
皮一下很开心
毋上升真人,我只是代入角色觉得甜

天枢遗民在此
皮一下很开心
毋上升真人,我只是代入角色觉得甜

远方传来风笛

熊背着萝卜差点往后摔了,还好被蒋雪鸣拉住😂,镜头一转,彭背了两筐🌚

熊背着萝卜差点往后摔了,还好被蒋雪鸣拉住😂,镜头一转,彭背了两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