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9万浏览    6378参与
爷不干了

【三神养老院】part 8 你们相信神明的存在吗

*现代奇幻都市背景

 ooc是有的,写成流水账我也很痛苦(呜呜呜)

  本章三神出远门救崽

  本章魈荧含量几乎没有,就不打tag了(头秃)


正文:


看着原本可能不会再有交际的三个人此时站在了自己面前,空宝在这时突然想起,许久以前温柔的母亲问他和荧相不相信神明的存在。


两个小孩正在读大班。


空宝直接摇头:“老师说,世界上没有妖怪也没有神,所以,我不信。”


荧崽却是抱着妈妈的手臂,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似乎在闪闪发光,说:“我相信!”


妈妈原本以为两个宝贝应该是一样的答案,现在却有些惊讶了,摸了摸荧崽的头,笑问...

*现代奇幻都市背景

 ooc是有的,写成流水账我也很痛苦(呜呜呜)

  本章三神出远门救崽

  本章魈荧含量几乎没有,就不打tag了(头秃)


正文:


看着原本可能不会再有交际的三个人此时站在了自己面前,空宝在这时突然想起,许久以前温柔的母亲问他和荧相不相信神明的存在。


两个小孩正在读大班。


空宝直接摇头:“老师说,世界上没有妖怪也没有神,所以,我不信。”


荧崽却是抱着妈妈的手臂,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似乎在闪闪发光,说:“我相信!”


妈妈原本以为两个宝贝应该是一样的答案,现在却有些惊讶了,摸了摸荧崽的头,笑问:“荧为什么会相信呢?”


荧崽开心的说:“因为昨天晚上我有看见五只小猫变成了漂亮的哥哥姐姐啦!”虽然有一只不漂亮,只是很壮。


空宝反驳:“可是,我们昨天晚上不也一直在一起吗?我怎么没有看见?”


荧崽小得意:“那当然是因为只有我才能看到!”


空宝不开心了:“为什么?我们明明都是一样的。”


荧崽:“不一样!哥哥昨天不听话!”


空宝:“可是我都给你道歉了……”


看着两个小宝贝要吵起来了,母亲则是两手一团,两个小家伙都抱在了怀里,无奈地笑道:“你们两个呀,哥哥这么温柔,荧你怎么能这么计较?以后可不能欺负哥哥啊。”


荧崽听妈妈的话,立马道歉:“唔,哥哥对不起……”


空宝毕竟是哥哥,就努力伸手去摸荧崽的小脑袋,说:“嗯?没事的,我不生气。”


两个小宝贝如此乖巧,妈妈心里暖洋洋的,然后脸上洋溢着幸福,笑道:


“妈妈其实相信神明的存在呢。”


“不然妈妈怎么会和爸爸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而且后来又生下了你们两个小宝贝?”


“所以妈妈现在真的好幸福啊……”


母亲说的话,年幼的空宝也许不能懂其中深意,但是他现在也许懂了妈妈的心情。


他现在,也相信世界上有神明的存在。


因为神明来救他和荧了。


大伯:“你们都是谁?”


影手上用力:“你管我是谁?”


钟离抱手:“热心的普通市民罢了。”


大伯感觉腕骨要碎了:“你这个疯女人,快松手!”


影姐再用力:“呵,你叫松我就松?”


钟离点头迎合:“确实。”


大伯恼羞成怒,伸出自由的左手就向影的脸上呼过去。


可惜中途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大伯现在感觉两只手都要废了。


“两位爷,你们松手好不好?”

两人岿然不动。


“我求求你们了,我刚才只是在教训自己家的小孩而已啊!”

两人手上用力。


“啊啊啊啊——对不起我错啦!你们放过我吧!!!”

两人同时松手。


大伯耷拉着两只手,立马一溜烟儿的跑了。


走的时候嘴里还放狠话。


“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叫警察!”

两人面无表情。


影拍了拍手,有些嫌弃:“刚才谁要你帮忙了?我完全可以把他摁在地上。”


钟离背起手,笑:“看不下去一个男人对女性下手而已。”


影哦了一声,随后转身直直地朝着身后的一大一小走过去。


空宝在温迪怀里哭:“呜呜呜,温迪……他们把荧带走了……呜呜呜姑姑一直都不喜欢荧,嗝,荧会被欺负的呜呜呜……”


温迪有些头大,给空宝抹着眼泪:“别哭啦别哭啦,现在我们就去接荧一起走,好不好?”


影皱着眉没有说话。


钟离站在一旁,说道:“一会儿警察估计要来,我们还是先走吧。”


温迪和影点头。


温迪一下子抱起了空宝,而空宝在温迪怀里却突然有点困了。


空宝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有些疑惑:“唔,怎么这么困……”


温迪把那小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笑:“睡吧睡吧,醒来一切就会变好的哦。”


困意猛地袭来,空宝要坚持不住了:“真,的吗……”


温迪笑:“真的哦。”


空宝闭上了眼,三个成年人也立马离开了机场。


出了机场后,拐向一旁的小树林里,下一刻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林子里。


……


世界上有没有神明?


荧原本认为世界上存在着神明。


因为她曾在家里的阳台上亲眼看见林子里的几只小猫变成了人的模样。


后来就连妈妈也相信着神明的存在。


所以,她一直相信自己的身边一定有神明。


但是……


当车祸发生时——


她一直在心中默默许愿。


许愿神明能够降临。


救救爸爸妈妈。


然而想象中的神明没有降临。


只有死神挥舞着他的镰刀带走了爸爸妈妈。


神明没有来救爸爸妈妈。


她和哥哥成为了孤儿。


他们每个人都在骂她。


都说是她害死了爸爸妈妈。


荧没有去反驳,因为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她听话,就不会生病,那一天晚上,爸爸妈妈就不会送她去医院,也就不会遇上醉驾发生车祸。


只有哥哥在告诉她:荧,你没有错。


之后在奇怪的店里睡觉的第一晚,她在梦里哭的时候,听见一个陌生的小哥哥也在告诉她:荧,你没有错。


自从父母不幸离世后的这半年里,只有两个人对她说,她没有错。


但两个人的安慰,面对千夫所指,不过是杯水车薪。


妈妈在车祸发生时,护住了荧。


那时在等待救护车的救援,荧哭得很厉害,但是原本昏迷不醒的妈妈突然睁开了眼,似乎还有意识,她用尚且能动的左手抹掉小女儿不停滑落的泪水,强撑着微笑:“荧,爸爸、妈妈可能,不能陪着你和哥哥了,好好照顾自己……”


“爸爸和,妈妈,就在天上看着,你们……”


“宝贝,不要,哭……好,不好?”


妈妈的头在流血,荧一边认真的听着,一边伸出两只小手想要不让血流出来,可她止不住,怎么都止不住。


“呜呜呜……好呜呜……”


“妈妈你不要睡呜呜呜……”


“妈妈,荧害怕……”


她记住了,妈妈不希望她哭,想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所以荧做到了。


她没有再哭。


只要她还清醒时,她不会掉一滴泪水。


就算是在父母的葬礼上。


但是这更使得众人加深了对她的责怪。


说她就是个白眼狼,父母死了都不会哭。


只有温柔的哥哥在担心她。


之后半年的生活,两小只互相支持,他们甚至能够做到苦中作乐。


直到大伯想要带空出国。


荧再一次感到了害怕。


于是他们跑了,跟着一只小猫来到了奇怪的地方,遇见了三个大人。


他们在那两天过得很开心。


但他们不想拖累那三个人。


所以他们悄悄走了。


荧和空决定回来。


两小只想到:即使空出国,他们以后也会有机会见面。


所以现在,荧奋力向前奔跑。


她被自己的亲姑姑卖给了人贩子。


人贩子要把她送到国外。


她必须逃。


她和空约好了。


他们在不同的家庭好好生活,十多年后他们有能力了,就不会再分开。


怎么能现在就彻底分开?


在郊外废弃的工厂里,荧借着小小的身子不断躲在隐蔽的地方,以此躲避人贩子们的搜寻。


“啧,那个死丫头躲哪儿去了?”


“刚才明明看见往这里跑了,怎么就找不到了?”


“可恶,如果不是一个金头发的男的突然跑进来坏事,这死丫头怎么可能跑得了?!”


“大哥,那个金头发的凭空跑出来的,现在又莫名其妙不见了,就怕已经有人知道这里了,我们要不然……”


“呵,对啊,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那就放几条工厂里的狗进来,我看那小丫头还藏不藏得住。”


不远处阴暗的角落里,浑身占满灰尘的小女孩怀里紧紧抱着破败的娃娃,整个小身子害怕得颤抖。


知道他们要放狗进来,荧抱着娃娃就偷偷地往一个地方躲。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这里的构造,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跑,不然一定会被咬死的……


荧一路躲着人,最后竟跑到了工厂的顶楼。


顶楼的风很大。


小小的女孩站在楼顶往下望,她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退后一步跌坐在地上,荧抱紧了娃娃。


“戴因,我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


……


题外话:

我想写沙雕日常

可是现在剧情不允许(哭)


晓红看影视
每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我的世界仿佛变得美妙了起来
每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我的世界仿佛变得美妙了起来
晓音看影视
给我两分钟的时间,换取和众神博弈的机会
给我两分钟的时间,换取和众神博弈的机会
鸿泽天剪辑
影:国产高分武侠电影,优美的水墨风格,刻画属于中国的浪漫
影:国产高分武侠电影,优美的水墨风格,刻画属于中国的浪漫
灯火阑珊映剪辑
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花花不语映剪辑
我有一剑破红尘,只等故人迎风归
我有一剑破红尘,只等故人迎风归
灯火阑珊映剪辑
影: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影子
影: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影子
岁月如故映剪辑
影:这个国家真真假假,他身为一国之君又怎会没有算计
影:这个国家真真假假,他身为一国之君又怎会没有算计
香荚蒾影视
天气之子:我是一个兴趣泛泛地人,你却是我为数不多的热爱
天气之子:我是一个兴趣泛泛地人,你却是我为数不多的热爱
花花不语映剪辑
天气之子:未来会怎样不重要,现在只想和你度过余下的每一分钟
天气之子:未来会怎样不重要,现在只想和你度过余下的每一分钟
爷不干了

【三神养老院】part 7 我们出门溜个弯吧

*现代奇幻都市背景

  三神养老即将正式开始带崽生活

  ooc有的,还捏造了些工具人(下线很快)

小声哔哔:前面发过一次第七部分,剧情完全不同,但我觉得不合适,就删了。

魈荧cp含量少,但有。(头秃)


正文:


在影生日的第二天,就是神子的生日。


不过养老院里其实一般不怎么过生日了,毕竟对于一群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而温迪的日历上其实记着所有人的生日,为的只是一个记录而已,记录他们这群人究竟活了多久。


所以神子生日这天,她突然有了兴致,就想让影陪她过生日,于是她俩就出了个门看风景。......

*现代奇幻都市背景

  三神养老即将正式开始带崽生活

  ooc有的,还捏造了些工具人(下线很快)

小声哔哔:前面发过一次第七部分,剧情完全不同,但我觉得不合适,就删了。

魈荧cp含量少,但有。(头秃)


正文:

 

在影生日的第二天,就是神子的生日。


不过养老院里其实一般不怎么过生日了,毕竟对于一群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而温迪的日历上其实记着所有人的生日,为的只是一个记录而已,记录他们这群人究竟活了多久。


所以神子生日这天,她突然有了兴致,就想让影陪她过生日,于是她俩就出了个门看风景。


而她俩回来时,两个小家伙就已经走了。


两个小家伙是悄悄离开的。


就在影一早带着神子出门,钟离外出遛鸟,温迪醉酒的时候,他们偷偷摸摸地离开了。


他们留下了一张满是涂鸦的小纸条,上面画了五个人,还有一只小黑猫,不难看出画的都有谁。


画上高高的黄色的小人在做饭,绿色的小人似乎抱着酒瓶喝醉了,紫色的小人怀里抱着花束在微笑,还有两个黄色的小家伙手拉着手,一个小家伙怀里抱着黑猫,几个人围成了一圈,圆圈的中间写着几个大字:“谢谢你们,再见啦!”


得知这个消息后,看见小纸条的时候,影的表情很平淡。


当时还说了一句:“回去了就好,省的还要费心思照顾两个小鬼。”


只不过自那以后,她也有时候会心不在焉而已。


而粉狐狸常常会趴在窗台那儿静静看某人进行毫无意义的发呆。


温迪还是每天弹弹琴,不是逗安德留斯,就是去遛特瓦林,要不然就整日喝得烂醉。


钟离也回到了从前的生活模式,十分规律,不过外出的频率变多了,只是没人在意。


某只幼崽喜欢抱着的黑猫也不常出现在养老院里了,总是跑到某个树杈子或墙顶上趴着晒太阳。


一切生活照常进行。


可是这样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就在两小只离开后的一星期。


这天,天气晴朗,钟离叫上了温迪和影。


钟离抱手,诚心发问:“二位,我们多久没有离开养老院,出去散心了?”


影也抱着手,一脸无所谓:“不知道,我忘了,没印象。”


温迪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柜台上,撑着下巴,略感无聊:“唔,怎么说都有,呃……多少年来着?”


见温迪盯着自己,钟离也无奈摇头:“记忆被磨损太久了,我也记不起来了。”


温迪皱眉苦笑:“啊哈哈……连老爷子你也想不起来了?”


影背靠墙面,问:“你们两个,还是多去人类世界走走吧,这样有利于老年人的记忆功能。”


钟离、温迪:……


温·老年人·迪怀疑地看向某位面无表情的女士,问:“那么影小姐,你刚才都说不记得了,不也是——”年纪大了?


影猛地抬眸望着温某人,眼神中藏着刀子。


温某人感受到了杀气。


温某人选择闭嘴。


温某人当起了鹌鹑,钟离直接转头对着影,开口:“你说得对,我们三个的确要出去走走了,之前两个小孩来问我们,你今年多少岁,我们想着说和你面貌相符的年纪就行了,可没想到还是说错了。”


钟离还是经过胡桃的吐槽才发现自己说的很离谱。


说错了?


影有种不祥的预感。


女性总是对年龄问题异常敏感。


影迟疑的开口:“你们……给那两个小鬼说我多少岁了?”


温迪支愣起来了,说:“你放心,我绝对把你说成了小姑娘!钟离才离谱!”


影心中虽然不放心某个酒鬼,但她还是先问了钟离说了多少。


钟离表情严肃:“五十。”


影:“?”


钟离无言看着影。


影只问了两个字:“理由?”


钟离背手叹气:“我不知该说多少,索性只说了你真实年纪的零头。”


影感觉拳头硬了。


嗯,是个直男。


理由没有问题。


对于超级能打的老年人,影总归是个能忍的。


钟离答案如此离谱,影都能忍住。


可是直到温迪说了个四十,影蚌埠住了。


虽然比钟离的是少个十岁。


可是这两个人怎么能做到这么离谱的?


而且这绿色的家伙怎么能这么自信自己说的数很小?


“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四十岁?”


“难道不是吗?四十岁就是个小姑娘呀!”


对于他们来说,估计还可以算是个新生的婴儿呢!


“呵。”


影低头冷笑一声。


怪不得庆生那晚睡觉之前,那小丫头看她的眼神如此怪异!


温某人再次感受到杀气,倏地整个人跳下柜台躲在一旁。


“砰!”的一声。


那柜台没了。


“巴巴托斯,来接受我的挑战吧。”


影的身边似乎有雷霆环绕:“来看看,千年未曾出过手的风神大人——”


“如今能否接住我无想的一刀?”


温迪后退一步,笑:“哎呀呀,对不起嘛,你消消气,好不好?”


“呵,我忍不了。”


钟离:……


最后稳重的钟离先生出手了。


温某人顶着头上肿起的包,泪流满面:“呜呜呜,阿影对不起……”


钟离很少出手,但这一下出手,影也勉强忍了。


虽然主要是打不过。


“影,我也在这里向你道声歉。”钟离面露难色,道:“许久未曾接触人类,我已经不记得人类的寿命是如此短暂的了。”


四五十年对于神明来说,只不过掐指而过。


可是,神明已然忘却,四五十岁的人类几乎已经过完了一半的人生。


影见钟离道歉,扭头冷哼一声,说:“行了,这也没什么。”


温迪:既然没什么,那你刚才为什么还杀气这么重?!


钟离:……算了,你开心就好。


目前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钟离又对着两个人继续说道:


“两位,我们现在收拾一下,半小时后出门去看看如今的人类世界吧。”


“嗯?好呀,没问题!”


“可以,反正也无聊。”


半小时后,三个人准备完毕。


就这样,三个人出发了。


等着三位大人离开,一楼大厅里出现了六个身影。


黑发红瞳的少女叉腰,笑:“哎呀呀,既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们几个就开始整理屋子吧。”


蓝发的少女对着蒙德的三人笑道:“对,我、胡桃还有魈就去三楼影大人旁边的房间里给小妹妹整理房间。”


两个少女身后站着的清冷少年抱手不语。


浅黄色双马尾的小修女接着说:“那我和砂糖,还有阿贝多就去二楼两位大人之间的房间给男孩子整理屋子吧。”


小修女身后的两位炼金术士点头说好。


几个人分工明确,说干就干。


今天粉色的小狐狸没有跟着影一起出门,所以就见璃月的三个人走上了三楼,小狐狸兴致盎然,问:“甘雨姐姐,你们三个这是要做什么呢?”


“嗯?钟离大人说今天那两个小朋友会搬来养老院和我们常住,直到成年为止。”


“咦?之前几位大人不是还商量着要送他们走吗?”


甘雨解释道:“钟离大人说,时间太过漫长,每日只是做着无意义的日常,虽然这里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存在的,但是这根本无法抵抗磨损……所以这里也是时候需要接纳新的人或事物了。”


粉狐狸听了,抖抖耳朵,歪头:“哼哼哼,看来以后的生活也不会无聊了。”


胡桃也长吐了一口气,道:“对啊对啊,整天呆在界以内,简直无聊到难受!就算偶尔能出去玩,还得是动物的样子,这可太憋屈了!”


粉狐狸表示同感。


话说完了,甘雨三个人就开始了清理。


粉狐狸站在门口,望着房间内站着的清冷少年,发出灵魂质问:“她俩打扫房间我可以理解,降魔大圣是来做什么的?”


而且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清冷少年面无表情:“我不知道。”


粉狐狸疑惑:“那你过来是做什么的?”


清冷少年实话实说:“帝君叫我来,我就来了。”


粉狐狸:……


甘雨看不下去了,道:“钟离大人是想让魈帮我们拿一下东西……”


胡桃直接说:“说直接点,其实就是来给我们打下手的。”


粉狐狸问:“比如?”


胡桃指着房间内的杂物:“比如上下楼把这些杂物扔到后院里的一间仓库里。”


粉狐狸:“原来是这样。”


胡桃摊手,直接损:“对呀,不然你指望一个仙人能做些啥?”


粉狐狸点头:“就是。”


而且说到处理这些,魈还不如蒙德的那个首席炼金术士呢。


魈:……


降魔·生活废人·大圣不理会这两人的笋言笋语,搬起甘雨说的杂物,一个瞬移就没了影儿。


胡桃望着空气:“仙人这招就是方便,为什么钟离死活不愿意教我?”


甘雨无奈:“这要仙力,你也不是仙人的血脉呀。”


胡桃记得甘雨有一半仙人血脉,问:“那你会吗?”


“呃,不会……”


“看来这要求还挺高嘛。”


养老院里在为迎接新住户而忙碌。


三位大人这边则是沉默无言。


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一个小男孩和一个成年男性在机场起争执。


“你们把荧带去了哪儿?!”


“空,你难道忘了?荧只是跟着你们小姑姑一起生活去了。”


“那个女人是个精神病!她怎么能和荧一起生活!”


“你这孩子,怎么能说小姑姑是个……唉!真是不懂事!”


“为什么不能!我说的是实话!”


“什么实话!快跟着大伯走吧你!”


“我不要!我要见荧!”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一只大手高高举起,下一刻就要向空扇过来。


耳边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我想这位先生,你这样的做法是否有些过火了呢?”


紧接着,腕骨被人捏住,传来一阵剧痛。


剧痛之后回过神来,不知眼前何时突然出现了三个人。


少年护着男孩,青年抱手站在一旁,高挑的女性捏着他的腕骨,声音冰冷:

“我觉得捏碎你这只手还是很容易的。”


大伯惊讶:“你们是谁?!”




未完待续。


……




题外话:


多年以后,两小孩长大了。

问:请问钟离先生,当初为什么让降魔大圣来帮忙收拾荧的房间?

胡桃抢答:呵,自己未来媳妇的房间就应该他自己收拾。

甘雨:钟离大人真是高瞻远瞩!

魈:谢谢帝君。


钟离:……

(其实钟离没想那么多,只是刚好找人的时候魈就在旁边。)

现代月季影视
哪吒之魔童降世:世人皆以为他命数已定,待看他如何逆天改命
哪吒之魔童降世:世人皆以为他命数已定,待看他如何逆天改命
阿亮影视厅
声之形:心动预警!这一次,你可以原谅我吗
声之形:心动预警!这一次,你可以原谅我吗
一只隐居的银狐

一些短短的鸣神组脑洞

看前提示:本人文笔一般,因为是小短片人设是写着玩不会太贴合原剧情,主要是磕糖!(划重点)不喜欢可以点叉,本来也是圈地自萌的东西,不必所有人都喜欢。不过如果是志同道合的友友欢迎留言哦~可爱作者求翻牌牌~~~

狐狸的耳朵是很敏感的,比如……

“唔…啊,阿影……不要咬,我的耳朵……”

“呜啊……”

(以下请脑补doge…)

后来听鸣神大社的巫女说,八重宫司大人的耳朵毛不知怎么秃了一块,关切的问了八重大人也不说话,就是无奈的笑笑,把人打发了事。

        一开始刚会化形...

一些短短的鸣神组脑洞

看前提示:本人文笔一般,因为是小短片人设是写着玩不会太贴合原剧情,主要是磕糖!(划重点)不喜欢可以点叉,本来也是圈地自萌的东西,不必所有人都喜欢。不过如果是志同道合的友友欢迎留言哦~可爱作者求翻牌牌~~~

狐狸的耳朵是很敏感的,比如……

“唔…啊,阿影……不要咬,我的耳朵……”

“呜啊……”

(以下请脑补doge…)

后来听鸣神大社的巫女说,八重宫司大人的耳朵毛不知怎么秃了一块,关切的问了八重大人也不说话,就是无奈的笑笑,把人打发了事。

        一开始刚会化形的小神子,还经常把自己当成小狐狸用人的身体到处跑,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被狐斋宫抓回来。作为名义上八重的饲主,影免不了被真说几句,然后被她要求带着小神子去洗澡。通常情况下,往往会变成一人一狐的共浴。

        “影,我们一起去洗澡吧~”神子坏笑着扯了扯影的衣袖道。

        “八重神子!”真掉坑·一身泥·影看着身上只有少许泥点幸灾乐祸的某只恼怒道。深感气不过的影瞬间掏出梦想一心对着神子斩去。

         “诶诶诶,我错了我错了”神子赶忙闪身躲开(直接eee连闪),眼看影还要再斩,八重·求生欲极强·神子连忙用双手抱住影讨饶着“对不起嘛,我真的知错啦,将军大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下次她还敢…)

          “放手!”

          “不放,会死的”

          “一刀斩不死你。”

          “不要不要~”

           ……

          最后没办法,还是放开了影。两人达成协议,影可以把梦想一心收起来,条件是神子要抹自己一脸泥巴。

        “唔…这样可以了吗,斤斤计较的将军大人?”神子郁闷的看着满眼笑意的影。

         “哼,勉强原谅你的行径。”影轻哼一声,越过神子走入室内。

         “影,真的不考虑跟人家共浴嘛?人家也想洗个澡诶~”

         “敢进来就再斩你一刀。”

          “呜呜……将军大人真是小气,明明小时候都很人家一起洗的,好伤心啊~”

        “那你进来?” 

         “真的?”

         “假的,惩罚你在我洗完后才能洗。”

         “影,你学坏了。”

         “嗯,跟你学的。”

         八重神子:……无言以对呢

         “阿影,亲亲我好不好~”喝醉的神子含含糊糊的说着。

        “别闹。酒量这么差就别喝酒,被别人看见八重宫司喝的像只醉猫丢的可不只是你的脸。”影不耐烦的扶着东倒西歪说胡话的神子。

       “不嘛…人家才没喝,喝醉……嗝~人家就要你亲,不亲我,我就不走啦!”醉鬼的力气可真不小,神子硬是挣脱了影的束缚,一只狐醉眼朦胧,晃晃悠悠地叉腰大喊。

        “……八重神子,你确定你不走?”影威胁道。

        “呜呜呜…阿影你好凶!我,我,嗝~呜呜嗝,我不理你了!哼!”醉鬼神子被凶了直接就哭起来了,谁能想到好像长了八百个心眼的八重宫司大人喝醉了酒居然会是这副模样。

          “唉…好了,过来。”影无奈扶额,对八重·幼稚鬼·神子招招手。

           “嗝,不,我不过去!我,我生气了!”神子赌气道。

          “不是要亲亲吗?既然你不过来那我可就收回来了,你别后悔就行。”

         “啊,不行不行不行,要亲亲!”神子扑到影的怀里,期待的看着影。

        无视神子嘟起的小嘴,影轻柔的带着安抚性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又捋了捋狐狸毛,哄孩子似的哄着“满意了?回鸣神大社吧。”

         “嗯嗯,阿影好人,给亲亲!礼尚往来,嘛~”神子一口重重亲在影的面颊上,没喝酒的人最后倒是比喝醉的人脸还要红。

        后记:不知谁听鸣神大社的某个巫女说,第二天早上八重宫司大人刚醒就被将军大人叫去天守阁,一直到傍晚才回来,脸色可不好了,而且将军大人后来还明令禁止了宫司大人喝酒……

我圈好冷啊

《怨种将军和她的废物老妈》


我k,我画影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像芽衣

大致是现代pa 影是公司总裁 但一心摸鱼(不是) 于是造出了外貌跟自己一致的人偶“雷电将军”,但将军比起受人摆布的“人偶” 更像一个独立存在“人”,所以俩人属于那种很奇特的“母女关系”啦~目前关于将军和影的事只有神子和旅行者 派蒙知道

《怨种将军和她的废物老妈》








我k,我画影的时候真的觉得好像芽衣

大致是现代pa 影是公司总裁 但一心摸鱼(不是) 于是造出了外貌跟自己一致的人偶“雷电将军”,但将军比起受人摆布的“人偶” 更像一个独立存在“人”,所以俩人属于那种很奇特的“母女关系”啦~目前关于将军和影的事只有神子和旅行者 派蒙知道

浪子回头映剪辑
剑锋过后,江湖告辞,天涯何处觅知音
剑锋过后,江湖告辞,天涯何处觅知音
晓华看影视
天气之子:我无法改变自己的际遇和不幸,可我能保持爱你的心意
天气之子:我无法改变自己的际遇和不幸,可我能保持爱你的心意
暖木条荚蒾影视
声之形:甜美英文歌碰撞高燃卡点,120秒全程高能,抓住你的点
声之形:甜美英文歌碰撞高燃卡点,120秒全程高能,抓住你的点
只须君映剪辑
影:我欲归来,我行即我道,一切随心善恶有报
影:我欲归来,我行即我道,一切随心善恶有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