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影之诗

11.6万浏览    440参与
FOXTYM
一个亚里莎的画……(衣服的脑洞...

一个亚里莎的画……(衣服的脑洞是如果变一下就很像常服)

二次编辑:改了一下

一个亚里莎的画……(衣服的脑洞是如果变一下就很像常服)

二次编辑:改了一下

FOXTYM

真的好想来个人和我一起搞影之诗同人啊(痛哭,来自完全在影之诗没有洁癖的人如是说)

真的好想来个人和我一起搞影之诗同人啊(痛哭,来自完全在影之诗没有洁癖的人如是说)

黑川.
睡前摸个杰赛尔文锡

睡前摸个杰赛尔文锡

睡前摸个杰赛尔文锡

黑川.
跟朋友脑补了涅克萨斯降临在勒比...

跟朋友脑补了涅克萨斯降临在勒比卢(,...)

跟朋友脑补了涅克萨斯降临在勒比卢(,...)

黑川.
打完勒比卢觉得这对好好磕( 我...

打完勒比卢觉得这对好好磕( 我又在磕奇怪cp

打完勒比卢觉得这对好好磕( 我又在磕奇怪cp

花丸純合子
临摹了一下雪华 影之诗卡面的头...

临摹了一下雪华

影之诗卡面的头发好难画😭

雪华真可爱🤤

临摹了一下雪华

影之诗卡面的头发好难画😭

雪华真可爱🤤

FOXTYM

《玫瑰》尤里亚斯X莫诺

by:云岚

(尤里亚斯x莫诺)

(可能会有ooc,脑洞为结束战争后)

——————————————

今夜似乎无法入眠了。

不过对于莫诺而言,自己本来也不需要睡着,而尤里亚斯若是有兴致,可能会小憩一会儿。

消灭了管理者之后,尤里亚斯再次找到了她,以“让她把意志展现给自己看”的理由将她留在了身边。

埃亚隆的管理莫诺并没有兴趣,虽然自身并没有“疲惫”这一说,但还是能计算出它的枯燥乏味,但坦忒拉对这种事情似乎颇有性质,虽然并不是完全信任尤里亚斯,但是她还是答应让莫诺跟他走了。

尤里亚斯生活的世界与埃亚隆大为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原始,但那种新奇的事物让莫诺像生锈螺丝遇见除锈剂一样鲜活了起来...

by:云岚

(尤里亚斯x莫诺)

(可能会有ooc,脑洞为结束战争后)

——————————————

今夜似乎无法入眠了。

不过对于莫诺而言,自己本来也不需要睡着,而尤里亚斯若是有兴致,可能会小憩一会儿。

消灭了管理者之后,尤里亚斯再次找到了她,以“让她把意志展现给自己看”的理由将她留在了身边。

埃亚隆的管理莫诺并没有兴趣,虽然自身并没有“疲惫”这一说,但还是能计算出它的枯燥乏味,但坦忒拉对这种事情似乎颇有性质,虽然并不是完全信任尤里亚斯,但是她还是答应让莫诺跟他走了。

尤里亚斯生活的世界与埃亚隆大为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原始,但那种新奇的事物让莫诺像生锈螺丝遇见除锈剂一样鲜活了起来,所谓的魔法,还有这里的建筑,不同种族的人们……

莫诺就如同出生的婴孩一样对这里充满好奇,但她的身体更像是残阳一般——这是过度使用“原处之一”的后果。

尤里亚斯能常听见她身体螺丝嘎吱作响的声音,而她的生命也如同风中残烛,尤里亚斯知道她的意志仍旧坚硬强大,但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却无法忽视。

尤里亚斯很烦躁,最初只是单纯不想让莫诺更快的摆脱这种永恒的孤寂。

大概也有自己的原因。

这个世界的机械师遇上莫诺的情况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尤里亚斯只好将他们通通处理掉,尽管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迁怒,如果魔力能够治疗好莫诺的身体,他自己就能做到。

在被莫诺抱怨过这种残暴的做法实在不符合绅士行为后,尤里亚斯也放弃了寻找机械师。

“啊啦,尤里亚斯,即便送我回去也无济于事的哦!”

莫诺正在摆弄花朵,常规的花朵在这种阴冷的环境无法存活,何况这连一点阳光也看不见,尤里亚斯在莫诺的多次“骚扰”下同意将环境的温度调至适合花朵存活的环境,至于莫诺“不小心”在墙壁开的洞,他选择无视了。

此后莫诺就经常从外面带一些花朵回来,原先外面贫瘠的土地不知道怎么被她养活了千百朵玫瑰,随后她就常常呆在花园里,玫瑰娇艳的盛放着,莫诺钢铁的手轻柔的抚摸它,玫瑰的刺莫诺也照样抚摸,因为这种程度并不会让莫诺疼痛,她不似人类。

一边在盛放,一边却要凋零。

莫诺的肢体也开始僵硬了,这是润滑油一类物品无法拯救的,身体上的螺丝还强撑着不掉下来,但估计也持续不了多久了。

“贝尔弗特被打败后,我的身体就已经谁也救不了了呢。”莫诺说这句话的时候笑眯眯的,“啊啦,原本就是不良品一类的东西嘛。”

“那个机器人被你叫做坦忒拉,她也不行吗?”

“啊~~我亲爱的妹妹!怎么会被你叫成机器人这种不富有美感的词语呢?不过也没有说错就是了。”莫诺装作思考的将话题岔开,但意识到尤里亚斯并不打算与她斗嘴之后,她正对尤里亚斯说道:“就像人不可以避免生命的消逝一样,坦忒拉也无法将我修好。”

“倒不如说,避免了死亡这种悲伤场景,我结束了这种持续的徘徊,这是喜事啊!”

尤里亚斯忽然想起了巴尔萨泽,那个他曾经当做对手的男人。

无尽的斗争是他愈发孤寂而无法满足,莫诺则像是镇定剂一样,将他这样的“狂战士”止住了。

尤里亚斯在将莫诺带来这个世界之后就停止了斗争,他不知道莫诺如果离去了,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

“无限的生命和有限的生命,究竟谁更可悲呢?”

莫诺低头看了看被尤里亚斯溢出力量毁掉的花朵,他的情绪很久没有这样激动过了,即使本人完全没有这样的意识。

观察尤里亚斯,算是莫诺坏掉之前的心愿吧,这样一个孤寂又可怜的男人,粗暴的去对任何强大的事物斗争填补自己内心的狂战士,这样的男人将斗争看做自己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而此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在看着莫诺。

“尤里亚斯,虽然管理者被打败了,但我还是想去各个世界看看呢。”

尤里亚斯似乎想要拒绝,莫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就当做,我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花被你毁掉的,补偿吧。”

莫诺在身边,尤里亚斯似乎有了更多的方向。

以前的方向太过简单,只要不停的斗争,抓住所谓“存在”的意义,但尤里亚斯不会满足,而莫诺会让他停下来欣赏所谓的生命,尤里亚斯想起莫诺种植的玫瑰,它们和莫诺一样,但莫诺比它们更加坚强。

这就是意志的存在。

莫诺说,她像是依附尤里亚斯的存在,如果没有尤里亚斯,在生命结束之前,她是没有办法尽兴的开拓自己的眼见的。

后面就变成了物理上的依附,莫诺的腿已经不适用于行走了,尤里亚斯在与她逛最后一个世界的时候背着她,这个似乎有些滑稽,一个吸血鬼背着一个机器人,莫诺却没对这种情况感到伤心。

“你看吧,如果当时你不是那样拖着我走,说不定我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呢!”

“你的嘴似乎还没有坏……”

莫诺没有继续说话,她笑着将头靠在尤里亚斯的肩上,这次旅行之后,他们会回到那个地方,莫诺的眼睛早已不似往日般明亮,她估计会变成一堆废铁。

“啊,我是机器啊,真可惜……”

莫诺有些遗憾的被尤里亚斯放在树旁,前面正是血红的残阳,尤里亚斯背对着红日,而莫诺盯着彩霞。

“很可惜,我的獠牙无法穿透你。”

“这点上我们真不对付,但我们可惜的事情达成了统一。”

莫诺此时还能勉强通过计算说思考后的话。

“真想看见那时你送我的,血红的花朵啊。”

回到原本的世界后,莫诺被安置在了花园旁边的住所,只要透过窗户就能看见那些被尤里亚斯用魔力恢复的花朵,每一朵都比血更加鲜红,而莫诺就那样坐在椅子上,尤里亚斯和她说话时,她都要缓很久才能回答。

“尤里亚斯……你能…护送我……去…花园……吗?”

这是莫诺回来后第一次朝他提出要求,也是他感觉到生命能源枯竭最严重的一次。

尤里亚斯对于死亡太过于熟悉,他已经知道莫诺将会发生什么。

如果让她继续这样呆着,或许还能存活一两个月,但尤里亚斯知道莫诺从来都不会那样乖乖听自己的话,就算已经残破至此,她还是会想办法出去。

与其让她继续糟蹋自己,不如带她出去。

尤里亚斯将莫诺横抱着,机器人的体重对他而言不值一提,莫诺还曾对他吐槽自己这不良品的躯体过于沉重了。

现在的她就如同羽毛一般,人在生命消逝时都会这样,月光洒在莫诺的身上,那羽毛似乎就将随风而去了。

“真美啊……”莫诺喃喃道。

“嗯。”

尤里亚斯随着她的话说下去,究竟是什么样的事物让他认同,莫诺已经没有计算的能力了。

“我生命存在的……意义,有好好创造吗?”

血红的玫瑰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妖艳了,莫诺的声音开始泛出刺耳的机械音,她示意尤里亚斯走入花田,或者说,是尤里亚斯自己领悟出来,她想要走入花田。

一边在盛放,一边却要凋零……

“……在最后也没有,使你摆脱这种空虚。”

莫诺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尤里亚斯听出一些歉意,“也没有……杀死你……”

尤里亚斯没有回答她。

莫诺意识到他抱的很紧,他从前那样疯狂的斗争也是想要抓住某样东西,莫诺艰难的笑了笑:“真荣幸……我能有此殊荣……”

“……”

“……”

“杀死我吗?”

莫诺的眼睛安稳的闭上,此时的她如同婴孩一样睡在尤里亚斯的怀中,尤里亚斯轻轻将她放在花田正中,风将羽毛卷走,也掀起了这花田中血红的花瓣,月光是如此的洁白,照在莫诺的身上———现在她变得像个沉睡的新娘了。

尤里亚斯还是披着他漆黑的铠甲,那月光也照在他的胸口。

莫诺以前问过尤里亚斯,是否知道玫瑰的花语。

那种狂热的爱意被尤里亚斯否决了,莫诺说他不解风情,现在想想,是因为这种已经存在的事物无需讲述第二遍。

“啊…的确是死掉了啊……”

不知道这句话是尤里亚斯说给眼前沉睡的新娘,还是说给身着黑色丧服,已死的新郎。

SinkingSlowly
【THE☆我的回合 】#CP2...

【THE☆我的回合 】#CP29##CP29卡牌动画专区#

✨还要不到两小时这届29牌街区的应援企划就要开始啦!本届选择了极限24h主题产粮企划,参与老师的作品每过一小时就会更新一篇,希望大家能前来订阅企划并为喜欢的作品点赞!!(热度越高越有机会解锁官方提供的全街区福利)✨

企划地址:http://t.cn/A6xywSif

发布时间:11/11 0:00-23:00(具体时间表如图)

最后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积极参与以及可爱崩崩的帮忙!也欢迎未来大家29两天前来【THE☆我的回合】专区游玩!!

🌟Stand Up!一起决斗吧!🌟

【THE☆我的回合 】#CP29##CP29卡牌动画专区#

✨还要不到两小时这届29牌街区的应援企划就要开始啦!本届选择了极限24h主题产粮企划,参与老师的作品每过一小时就会更新一篇,希望大家能前来订阅企划并为喜欢的作品点赞!!(热度越高越有机会解锁官方提供的全街区福利)✨

企划地址:http://t.cn/A6xywSif

发布时间:11/11 0:00-23:00(具体时间表如图)

最后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积极参与以及可爱崩崩的帮忙!也欢迎未来大家29两天前来【THE☆我的回合】专区游玩!!

🌟Stand Up!一起决斗吧!🌟

EllenEb

我还是……说点什么吧?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了,知道具体细节的人已经过世了,不过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了零散的一些碎片。)

“大脑”和“心脏”都已经尽力而为了。“大脑”决定放弃了,“心”却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大脑”认为任何的努力都是白费,“心”还是想最后尝试一次。

然后“心”赌赢了,“大脑”也幸运地活了下来。只是……其实“心”才是导致危机的罪魁祸首。那么到底谁才是幸运的那一个呢?

我还是……说点什么吧?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了,知道具体细节的人已经过世了,不过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了零散的一些碎片。)

“大脑”和“心脏”都已经尽力而为了。“大脑”决定放弃了,“心”却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大脑”认为任何的努力都是白费,“心”还是想最后尝试一次。

然后“心”赌赢了,“大脑”也幸运地活了下来。只是……其实“心”才是导致危机的罪魁祸首。那么到底谁才是幸运的那一个呢?

FOXTYM

列车

by:云岚

亚里莎×艾希连德凛克小短篇

(有ooc大概,脑洞了一下艾希连德凛克在漫长的时间如何度过的,随后就有了这个脑洞,他名字太长里面简称的都是艾希。)

——————————————

这好像是一辆永不停止的列车。

艾希连德凛克坐在车厢的沙发上,面前的紫檀木桌上摆放着许多珍奇异宝,他挥手将这些东西全部收起,转移到了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似乎是有些无聊,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一个黑白棋盘随声浮现在桌上,棋盘还保留着上次与自己对决没有结束的残局。

列车还在移动,艾希车厢的帘子是拉上的,无论这辆车开的多远,多快,最后都会回到原点。

就像这个棋局一样,艾希和自己下永远也分不出胜负,这...

by:云岚

亚里莎×艾希连德凛克小短篇

(有ooc大概,脑洞了一下艾希连德凛克在漫长的时间如何度过的,随后就有了这个脑洞,他名字太长里面简称的都是艾希。)

——————————————

这好像是一辆永不停止的列车。

艾希连德凛克坐在车厢的沙发上,面前的紫檀木桌上摆放着许多珍奇异宝,他挥手将这些东西全部收起,转移到了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似乎是有些无聊,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一个黑白棋盘随声浮现在桌上,棋盘还保留着上次与自己对决没有结束的残局。

列车还在移动,艾希车厢的帘子是拉上的,无论这辆车开的多远,多快,最后都会回到原点。

就像这个棋局一样,艾希和自己下永远也分不出胜负,这是死局。

可能因为时间太久了,真的太无聊了,没有人打败艾希,艾希就只能沉睡下去,直到下一个人出现,再次挑战他,然后再次将那人消灭,沉睡……

啊,自己已经用了她的身体那么久了吗?

意识里的艾希连德凛克自然用着原本的样貌,而这身体的原主人即便在意识里也只能听由他的召唤,她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但依旧被艾希夺走了身体,对于艾希而言,她也是胡桃,而所有的胡桃都一样,它们只能任由艾希只配,随意的压榨。

厌倦这具身体也很正常,在没有夺舍她之前,艾希就一直在寻找能打败他的人,然后夺走她的身体,换取自己的重生,那个善良到犯傻却又强大力量的胡桃,被夺走身体的前一刻居然还给他道歉。

“因为死亡是很痛苦的事情。”

啊,是这样的,艾希不能想象自己死掉的世界,这个世界由他创造,他才是世界的本身,至于其他的泰坦,最终也都输给了艾希,不知道为什么,艾希在意识里的场景属勒比卢最多,威尔沙太过于乏味,每一次的结局都是一样,怀抱着欲望的人用他们那愚不可及的妄想企图打败他,艾希甚至不需要动用手指便能将他们碾成虫子,说到这里,他反而有点怀念这身体原本的主人了。

“所以你将我唤醒了。”

金发的精灵女孩坐在艾希的对面,她的脸失去了往日的活力,或者说,这活力已经很久没有存在于她脸上了,她的眼神漠然,对于艾希,甚至磨灭掉了憎恨,因为时间已经过了太久了,而她如今也只是身体残存的灵魂,对于艾希,她束手无策。

“如果你愿意继续睡下去,我也不介意。”艾希并不是第一次放她出来,她现在连威尔沙那些普通的胡桃的力量都没有,如果艾希愿意,甚至可以让她这点残魂都消失,但是他还是让她出来了许多次,因为真的太无聊了。

第一次的时候,亚里莎还会出现悲伤,绝望,愤怒这些情绪,而她那善良的心居然还期望自己能迷途知返,到了后面,亚里莎基本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情绪了,和自己变得差不多了,可能因为是一具身体,他们越来越像了。

亚里莎闭着眼等艾希将她消失掉,但是艾希没有动,他倚在沙发上,若有所思,手撑着头,亚里莎和他就这样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最后还是亚里莎先开了口:“把我沉睡吧。”

“你的记忆告诉我,你来自不同的世界。”艾希突然开口,“为什么不讲讲,你的经历呢?”

亚里莎一愣,此前他从未对这些感过兴趣。

但是她还是沉默了,艾希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忽然对自己的经历感兴趣,不知道他会做一些什么事。

其实说实话,她对于管理者和艾希这个神的区别感到模糊。

但是大概都一样可恶吧。

即便是变成了残魂,亚里莎还是选择隐瞒了艾希,即使她明白自己的隐瞒毫无意义,艾希能阅读亚里莎的记忆,干嘛非得让自己说出来。

她和艾希的相处久了,也能摸的清他的性格,在他感受到自己这缕残魂的时候,本来想斩草除根的把自己磨灭掉,但是此时的列车早已开动,艾希没有下手,亚里莎也就此陪了他无数个旅程。

“我的经历你随时都能看见,艾希连德凛克先生。”亚里莎将车厢的帘子拉开,外面是勒比卢,而展现的场景是亚里莎给艾希连德凛克致命一击的时候。

“你的兴趣真的很让人愤怒呢,艾希连德凛克先生。”

“你早就没有那种感情了不是吗?”

艾希看向亚里莎毫无波动的脸,列车一直在艾希和亚里莎的记忆轮回,打开车帘,就能看见,亚里莎也多少了解了威尔沙的事情,列车高速前进,场景又切换到了艾希用亚里莎的身体了结一个个性命的威尔沙,在看见杀死第一个人之后,亚里莎的手轻轻攥紧,她其实已经熟悉这些事情了,但她依旧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艾希察觉到了这一细节,所以他才会让列车前进到这一刻。

面对自己死去的场景不为所动,却会因为别人的死亡感到难过,所以他才说亚里莎真是善良到犯傻啊。

艾希是一个漠视一切的人,一个纯粹的利己主义,以及一个野心家,欲望家。

列车上他能随时变换任何物件,但是他唯独没有办法让亚里莎展现他想要的情绪变换。

所以这才让他不算太无聊,如果亚里莎真的变成和他一样漠视一切的人,那她的残魂也活不到现在。

“艾希连德凛克先生。”

亚里莎突然开口喊了他。

“你要和我说什么,胡桃?”艾希缓缓开口道。

“你难道不会感觉到孤独吗?”

亚里莎看向他,艾希的眼神悄悄闪过一丝波动,艾希连德凛克活了多久,连他自己都数不清,而陪伴他最久的,居然还是被他夺走身体的亚里莎。

与其说他会孤独,不如说他已经很麻木了,他可以彻底沉睡下去,但那样又能怎么样,艾希还是会接着厌倦其他事情,换一个身体只是给他注入“新”的血液,不断的压榨,压榨,到了最后他还是会厌倦,因为欲望永远也不会满足。

艾希拥有了一切,也一无所有。

“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在说什么,胡桃。”艾希的语气难得有一丝波动,亚里莎这次没有再问他:“你可以磨灭我。”

艾希眉头一皱:“你觉得我会信你心甘情愿被我磨灭吗?胡桃。”

“艾希连德凛克先生,如果我有能力,我会找到方法将你彻底杀死,而不是这样占据我的身体复活。”亚里莎淡然的笑了,“我放弃了让艾希连德凛克先生迷途知返,只能无力的看着一个又一个人死去,但是即便是现在这样绝望的处境,我也相信艾希连德凛克先生会受到制裁。”

“这可真是……有趣。”艾希挥了挥手,亚里莎的眼睛缓缓闭上,最后晕倒在艾希对面的沙发上,“胡桃还没有被我压榨到最后,怎么可能让你就这样消失掉。”

亚里莎又沉睡了过去,艾希没有把她收回,他想起人类的世界如果年老的人感到孤单,会养一些宠物,在勒比卢的时候,艾希的工具很多,杰赛尔文锡,或者是那些被他哄骗的胡桃,但这与亚里莎不同,占据了她的身体,她的残魂也能如同那些工具一样扔掉,可是她没有任何用处的活了下来,艾希不想承认,但的确像是宠物。

精灵女孩的睫毛微颤,但似乎并没有想醒来,威尔沙的月光投过车窗洒在她的身上,恬静的像一只猫,有那么一瞬间,艾希觉得,即便抛弃了这副躯体,也可以接着养这缕残魂,直到她的作用某天被他消耗殆尽……

但是那要多久呢?

艾希不知道这列车要开多久,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世界应该不会有任何改变。

意识里的艾希也缓缓把眼睛闭上,他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亚里莎是属于他的物品,起码在此刻,他把信任短暂的给了她,随后沉睡。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百闻牌 X 影之诗赛事联...

阴阳师百闻牌  X   影之诗赛事联合应援

当蜃气楼的猫侍应五丸与龙杯娘璐缇雅相遇,一场卡牌偶像大作战即将打响!

10月21日、10月23日,《阴阳师:百闻牌》百闻大师赛 总决赛

10月22日、10月24日,《影之诗》SNC2021 总决赛

两名卡牌偶像联合应援,将献上卡牌赛事的巅峰对决演出,敬请期待!

阴阳师百闻牌  X   影之诗赛事联合应援

当蜃气楼的猫侍应五丸与龙杯娘璐缇雅相遇,一场卡牌偶像大作战即将打响!

10月21日、10月23日,《阴阳师:百闻牌》百闻大师赛 总决赛

10月22日、10月24日,《影之诗》SNC2021 总决赛

两名卡牌偶像联合应援,将献上卡牌赛事的巅峰对决演出,敬请期待!

SinkingSlowly
【THE☆我的回合 】#CP2...

【THE☆我的回合 】#CP29#
最慢街道招募来了——卡牌动画专区摊主募集中❗️❗️❗️❗️
本届街委依旧由我担任。目前街道已凑齐10个社团,欢迎更多有兴趣的摊主或需要找牌相关寄售的老师加入我们(已申摊的老师也可以在申摊截止日期前更换至牌区👀)
YGO、VG、BS、BF、ShadowVerse等等只要是卡牌动画相关都大欢迎👏👏👏 欢迎有意向的老师随时私信我或加摊主君羊,申请过程中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大胆提问❗️❗️
和往届一样,只是想普通参加的游客也可以先加入游客君羊吹水✨✨

专区摊主君羊:731733635
专区游客君羊:613884615

最后 欢迎大家申摊时专区选择...

【THE☆我的回合 】#CP29#
最慢街道招募来了——卡牌动画专区摊主募集中❗️❗️❗️❗️
本届街委依旧由我担任。目前街道已凑齐10个社团,欢迎更多有兴趣的摊主或需要找牌相关寄售的老师加入我们(已申摊的老师也可以在申摊截止日期前更换至牌区👀)
YGO、VG、BS、BF、ShadowVerse等等只要是卡牌动画相关都大欢迎👏👏👏 欢迎有意向的老师随时私信我或加摊主君羊,申请过程中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大胆提问❗️❗️
和往届一样,只是想普通参加的游客也可以先加入游客君羊吹水✨✨

专区摊主君羊:731733635
专区游客君羊:613884615

最后 欢迎大家申摊时专区选择【THE☆我的回合】
🌟Stand Up!一起决斗吧!🌟

Rugarugan

主线 时空流转篇 第七章 文字直播实录

《影之诗》主线剧情时空流转篇第七章,也就是灾祸黎明包更新时放出章节的最后一章,直播边打边在群里转述的实录,真实记录摘出只改了错别字

因为这章比较好玩

高度口语化 想看正经的可以去游戏本体内看

时空流转整体上是在无限小循环的暗黑世界威尔萨中向芙洛杰思(谜语人)展现了奇迹的四人组,雪华 德莱克 阳炎 亚瑞札特(小亚),被芙洛杰思给予了唯一一次回到“过去”,也就是勒比卢,去尝试打破大循环的机会

然后威尔萨四人组就来勒比卢找关键人物依璐凯诺(缥缈)、麦哲、圣里奈、巴尼&巴隆弄线索了

其中小亚找到了日后将被此时还叫艾希连德凛克(资本家)的黑暗之王...

《影之诗》主线剧情时空流转篇第七章,也就是灾祸黎明包更新时放出章节的最后一章,直播边打边在群里转述的实录,真实记录摘出只改了错别字

因为这章比较好玩

高度口语化 想看正经的可以去游戏本体内看

时空流转整体上是在无限小循环的暗黑世界威尔萨中向芙洛杰思(谜语人)展现了奇迹的四人组,雪华 德莱克 阳炎 亚瑞札特(小亚),被芙洛杰思给予了唯一一次回到“过去”,也就是勒比卢,去尝试打破大循环的机会

然后威尔萨四人组就来勒比卢找关键人物依璐凯诺(缥缈)、麦哲、圣里奈、巴尼&巴隆弄线索了

其中小亚找到了日后将被此时还叫艾希连德凛克(资本家)的黑暗之王占据身体的亚里莎,而小亚印象里的威尔萨统治者、无法被打败的黑暗之王完全就长亚里莎这样,另一边亚里莎则根本不知道什么暗黑之王只知道作为勒比卢三泰坦之一的资本家,整个第七章就是他两相遇,搞起来了属于是

血红獠牙:亚瑞札特的能力,剧情表现上是认真战斗的标志,游戏机制上是他的token

赢麻哥:杰塞尔文锡,资本家手下

鱼丸:伊昂,和亚里莎同为影之诗主线八主角之一

大地之母:那塔拉世界角色,这里就提一嘴没她事

抠鼻屎:宾森特,勒比卢三泰坦之一


亚瑞札特看到亚里莎了

不愧都姓亚是吧

好 小亚把大亚认出来了 你就是伟大的神

亚瑞札特:这就是过去的你吗 黑暗之王

亚里莎:?

亚瑞札特:那我直接就在这把你杀了不是搞定了

亚里莎:?

亚瑞札特:你为什么要支配威尔萨

亚里莎:那是啥啊

亚瑞札特:我换个问法 你究竟要什么

亚里莎:我要拯救世界!

好血红獠牙CG没了

换亚瑞札特懵逼了

亚里莎:你是坏人吗

亚瑞札特:(这真的是黑暗之王吗?)

亚瑞札特试图搭讪

亚里莎:我不叫暗黑之王 我叫亚里莎

亚里莎:你叫啥

亚瑞札特:亚瑞札特

他两开始讨论善恶了这段我不想打字

亚里莎:我相信有绝对的善

亚瑞札特:你知道有这种存在?

亚里莎:拯救世界就是一种善行

我要是小亚我现在脑子已经炸了

小亚在琢磨着吸口血然后血红獠牙打一套

但是读不了档他怕杀错人

那就先不打

套近乎 问亚里莎准备怎么拯救世界

亚里莎:我要去见资本家

小亚:那路或多

亚里莎:你也是异界来客吧

好 终于说了一句小亚一下子就能听懂的话

小亚:震惊 你怎么看出来的

亚里莎:他怎么这么震惊

亚里莎:我就感觉是啊

傻白甜发言来了

你在这个世界一定也有非做不可的事吧 有哪里是我能帮你的吗

亚瑞札特:...... 那我先道个歉

亚里莎:啊不用不用

亚瑞札特:你比我想的还要聪明

小亚开始长话短说讲故事

亚里莎:哇 原来这样 那你为什么叫我黑暗之王

亚瑞札特:因为支配未来世界的人就是你

亚里莎:蛤

小亚猜出来了可能是长着亚里莎脸的人

亚里莎:哇我怎么干了这种烂事

亚里莎:我一直在打管理者

开始讲述自己的过往荣誉

亚里莎:我没想当任何一个地方的支配者!

亚里莎:你拯救世界我也要拯救世界啊!相信我啊!

亚瑞札特:。

亚里莎:相信我吗相信我吗

亚瑞札特:我tm不知道啊

但我读不了档所以现在不杀你

亚里莎:不杀 也行 挺好的 自相残杀好悲伤

亚瑞札特:。

亚瑞札特:(暗黑之王还有这么一面吗好恐怖啊)

亚瑞札特:(如果没有这么一面(而是一个用这张皮的人?)那更恐怖了)

亚里莎:太好了 和同伴走散我有点怕 但遇到你又让我打起精神了

亚瑞札特:。蛤

亚瑞札特:同伴?

小亚这里心态肯定炸了

暗黑之王还有同伴打个锤子

亚里莎:我有同伴的 但鱼丸每次都开黑车搞得我们不会在一起

亚里莎:虽然应该不是鱼丸自己干的是管理者的锅

亚瑞札特:你说的事真是荒谬至极

亚里莎:我也这么觉得

亚里莎:我之前超菜的 连个森林都守不住 现在说要守护世界

亚里莎:我当时啥都不会 射箭都很难射中 好斯巴拉西的变化

亚瑞札特:那你为啥要拯救世界

亚里莎:我朋友被抓走了 我要救她

好没忘

亚里莎:然后就是我不能袖手旁观!看到困难不能放着不管!

什么工藤大器

亚瑞札特:。

亚瑞札特:呵......

亚里莎:你怎么这个反应

亚瑞札特: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好 资本家的杂兵来搅局了

亚瑞札特:MD没注意 我先把他们都杀了再继续和你聊

亚里莎:谢谢你!

然后送个资本家卡背

亚里莎:亚瑞札特好厉害

亚瑞札特:你也有两下子 你这个风不一般

亚里莎:大地之母给的

亚里莎:虽然不是很想用来杀人 但是有总是好事 因为这样就能马上到资本家那里去了

亚瑞札特:。

亚里莎:怎么了吗

亚瑞札特:我就是这个点没搞懂

亚瑞札特:实在是太菜了(他为啥突然没主语说这一句)

亚瑞札特:如果资本家真是万恶之源 还必须一起打 那他的手下为什么这么菜

如果就本体牛逼直接单杀全场不就完事了

亚里莎:好有道理

亚里莎:诶 赢麻哥不见了

亚里莎:说不定是因为亚瑞札特来了所以一切变得顺利了呢

好马屁我拍

亚瑞札特:如果真这么简单我也没必要这么折腾了

亚里莎:难道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秘密吗

(这他不是刚给你讲过?

亚瑞札特:(换个思路)除了资本家你还知道什么

亚里莎讲了一遍勒比卢创世传说

泰坦有三个 资本家是三泰坦之一

亚瑞札特:剩下两个 速度

亚里莎:娜哈特,我觉得是伙伴,另一个不晓得

我没见过

亚瑞札特:那路或多

亚里莎:你那路或多什么

亚瑞札特:这世界不断轮回 但事情应该不只有这个轮回

又讲大道理了我睡了

哦 没讲 小亚说资本家阵营这么菜还要到处跟其他人打来打去 我觉得资本家必有阴谋

另一边(娜哈特?)同理

如果泰坦就是拥有神之力的人 战争就这么点规模?放屁呢

这明摆着就是人打人

神打神肯定场面更大

亚瑞札特:我懂了全在等对面动手

互相空过中

谁先铺场谁输

亚瑞札特:我觉得这就是一场前戏

一场闹剧

前戏那里放的娜哈特 闹剧这里放的抠鼻屎

甚至尚未拉开序幕(资本家背景)

结束

平成30年冬の夢

后面是之前打的草稿 因为懒选用了p1

后面是之前打的草稿 因为懒选用了p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