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影宅

189.6万浏览    1360参与
除了超帅啥也不是

搞搞性转凯爹

(人体十分扭曲鹅鹅鹅)

P2无背景版

P3是我和朋友的真实事件hhhh

搞搞性转凯爹

(人体十分扭曲鹅鹅鹅)

P2无背景版

P3是我和朋友的真实事件hhhh

满溢之泉
摸鱼之 shadow hous...

摸鱼之 shadow house


自娱自乐 

摸鱼之 shadow house


自娱自乐 

白岛三三

婚约(艾米莉可x凯特/影宅)

前篇

“啊——努力工作吧,变得有用吧,为了影家人——”

艾米莉可像往常那样拿着扫把出现在凯特的房间内,哼着歌清扫着昨晚积累的煤灰。

“凯特大人,昨晚的煤灰好多啊,您是心情不太好吗?”艾米莉可转过头,亮出一道天使般的微笑。“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请务必和我说哦!我想要为凯特大人分忧解难!”

这家伙…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太难对付了。

凯特这样想着,低头喝了一口滚烫的红茶。

“啊啊,好烫!”

她失手将茶杯打碎,头顶冒出的煤灰更浓了。

“凯特大人,您没事吧!”

艾米莉可扔下扫把奔过来,焦急地看着那张看不出表情的漆黑的脸。

“那么,恕我失礼……”

她虔诚地用双...


前篇

“啊——努力工作吧,变得有用吧,为了影家人——”

艾米莉可像往常那样拿着扫把出现在凯特的房间内,哼着歌清扫着昨晚积累的煤灰。

“凯特大人,昨晚的煤灰好多啊,您是心情不太好吗?”艾米莉可转过头,亮出一道天使般的微笑。“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请务必和我说哦!我想要为凯特大人分忧解难!”

这家伙…总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太难对付了。

凯特这样想着,低头喝了一口滚烫的红茶。

“啊啊,好烫!”

她失手将茶杯打碎,头顶冒出的煤灰更浓了。

“凯特大人,您没事吧!”

艾米莉可扔下扫把奔过来,焦急地看着那张看不出表情的漆黑的脸。

“那么,恕我失礼……”

她虔诚地用双手抚上凯特的面庞,冰凉的指尖在上面寻找着被烫伤的地方。

“欸——为什么您所有地方都是滚烫的啊!”

艾米莉可惊叫道,试图将手背贴上去为它降温。

“够…够了!艾米莉可,真是个大笨蛋!”

凯特甩开艾米莉可的手,头顶的煤灰蹿个不停。

“对…对不起!我这就去收拾茶杯的碎片!”

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被拍开的艾米莉可仍旧麻利地道了歉,蹲下去捡拾碎片。

在被凯特阻止之前,一声惊叫已从桌下传来——她的手被碎片划伤了,渗出了红色的液体。

“笨蛋!快点让我看看!”

“好痛——”艾米莉可眼角泛起泪光,缓缓举起流血的指头。

血滴落到凯特的红裙子上,像一朵绽开的玫瑰。

简单止血后,凯特便不再理会一旁的艾米莉可了。

 

“欸……”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艾米莉可回到活人偶的房间。

“小面包,凯特大人到底为什么会不理我啊~~”

小面包圆圆的双眼瞪着艾米莉可。“不知道啊。”它仿佛在这么说。

“不行,不能再想了!活人偶不可以产生多余的想法!”

艾米莉可拍拍自己的脸,使劲闭上眼睛。

“可是果然——还是好在意啊!”

她翻开桌上的《不能想日记》,用老旧的钢笔摩挲着发黄的纸面。

“今天,凯特大人好像忧心忡忡。大概是因为我打碎了茶杯的缘故,她朝我发火了。可是我以前也总是笨手笨脚的,这样生气的凯特大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还有,”艾米莉可用钢笔戳了戳脸颊,继续写道,“凯特大人气得整张脸都烫呼呼的呢…”

艾米莉可睡着了。

吱呀——

旋转门被悄悄推动,破旧墙壁上影影绰绰。

穿着睡衣的凯特与墙上的影子融为一体,仿佛只有睡衣在空中漂浮。

她端着一盏烛灯,坐到桌旁。

“《不能想日记》…这家伙竟然还在记着个吗…”凯特望着摊开的最新一页。

“‘凯特大人气得整张脸都烫呼呼的呢’,什么嘛,根本不懂我在想什么啊,艾米莉可!”凯特轻轻替她合上日记,将视线移到床上熟睡的活人偶身上。

艾米莉可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除此之外,真的像个人偶一样。

“艾米莉可…我可是…就要结婚了啊…”

床上依旧静悄悄的,只余下均匀的呼吸声与燃烧的蜡烛。

 

“凯特大人,您要结婚了?”

第二天大厅的清扫结束后,艾米莉可兴冲冲地冲进凯特的屋里。

凯特背对着门的身体颤了一下,随即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唔,是罗斯玛丽喔!她说您就要和乔恩殿下结婚了,是真的吗!”

凯特转过来,看着兴奋的眼中闪着光的艾米莉可。

她的脸上像往常一样,看不出表情。

“是真的哦。”

“呜哇——恭喜您,凯特大人!”

艾米莉可扑过来想要给凯特一个拥抱,但被凯特轻轻推开了。

“我想知道,凯特大人现在是什么表情呢?”

她的眼睛亮晶晶地,仿佛要从凯特漆黑的脸上盯出点什么。

“……”

“我在微笑哦。”

“是嘛,那就太好了!希望您结婚以后也会天天微笑呢!如果是风趣帅气的乔恩殿下,一定可以让凯特大人很开心的!”

“嗯。”

 

“凯特大人要结婚了,和乔恩殿下…”艾米莉可在日记本上写道。

“乔恩殿下人很好,凯特大人一定会很幸福的…我也要努力和尚恩好好相处…”

她停顿了一下,“不能再让凯特大人为我担心了…”

艾米莉可放下笔,若有所思地盯着日记本发黄的纸页。

她翻开前面的日记——

“凯特大人在想什么呢?”

“为什么我总是在惹凯特大人发脾气啊?”

“凯特大人每天都会把影家人的面包分给我,这样真的好吗?虽然面包真的很好吃啦!”

“在亮相上,凯特大人的胳膊有没有受伤呢…”

“凯特大人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呢?‘希望我们是截然不同的个体’,是这样说的吧?”

……

日记本上全都是凯特大人。

艾米莉可呆滞地看着本子,努力想要思考。

“凯特大人就要结婚了,我很高兴…我明明应该很高兴才对…可为什么我…”泪水忽然涌出,一滴一滴打湿了发黄的纸和劣质墨水的字迹。

“为什么我会这么…不甘心呢……”

桌上的小面包突猛冲起来,撞在旋转木门上。

发呆的艾米莉可惊醒,快速打开木门。

“凯特大人,您有什么事情吗?”

无人回答。

她摸索着想要点灯,却听到了凯特颤抖的声音:“别点灯…”

“您怎么了,是受伤了么?”

艾米莉可急匆匆地点燃了一支蜡烛,朝着凯特的床跑去。

“别过来…求求你了…”

凯特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

烛光照亮了凯特与她周围被煤灰覆盖的墙壁与天花板。

“呀!好多煤灰!”艾米莉可惊叫出声,随即发现凯特的头顶还在冒着煤灰。

“艾米莉可…”

凯特抬起头,黑色的液体从下巴一颗一颗滴落到丝绸织成的被子上。

“凯特大人,您是在哭吗?”

“……”

“我可以抱抱您吗?”

“……”

未等到答复,艾米莉可走上前,温柔地抱住了凯特。

凯特挣扎了一下,又不动了。

“艾米莉可,你根本不理解我的心情…”

“我…”艾米莉可的眼睛再次开始泛红。

“我的确是个笨蛋,经常惹凯特大人生气。我搞不懂凯特大人在想什么,于是每天都在努力地思考。可是回过神来…”

凯特僵在艾米莉可的怀里,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回过神来,我的日记本全部都是关于凯特大人的事,脑子里也全是凯特大人,听说您要结婚以后,我明明应该感到高兴的…但是,一想到乔恩殿下会成为您最亲近的人,我就难过的不得了…您的世界会有很多很多人,可我的世界只有您一个…虽然只是个活人偶,但为什么我会想哭呢……”

艾米莉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把凯特搂得越来越紧。

“明明艾米莉可的身边才有更多人…”

凯特轻轻地回报住艾米莉可,拍着她娇小的背。

“米娅,璐,罗斯玛丽,拉姆,里奇…还有尚恩对吧,尚恩绝对喜欢艾米莉可……”

凯特有些不满地吸着鼻子,像清点人数一样数着这些活人偶。

“他们和您不一样,凯特大人…”

“艾米莉可,我其实根本不想结婚啊。我想要和艾米莉可去一个没有认识的人的地方,离开这座阴森森的影宅,还有…”

“还有什么,凯特大人?”

黑暗中,艾米莉可的眼睛在发光。

“…艾米莉可。我想要独占你。”

“嗯!”

艾米莉可笑了,嘴角弯弯地向上翘起。

“让您幸福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感到很幸福哦!”


禁止符号

求视频

有人知道《影宅》的动画在哪吗

有人知道《影宅》的动画在哪吗

苏yeye
虽然有点ooc但是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有点ooc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有点ooc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山鹿仙

【特埃】赠你一朵白玫瑰

*OOC有*


儿童楼里最近出了一些意外,一部分影暂时还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黑尘能力,时不时会误伤路过的影或者活人偶,埃米莉可很不幸中了其中一位影的招,陷入了昏迷。


虽然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也诚心诚意道了歉,但是凯特看见沉睡不醒的埃米莉可还是很愤怒,不过她还是尽力控制自己,冷声告诉对方他的道歉对象应该是埃米莉可,随后将其请出了房间。


说好听点是请,说难听点叫赶。


打发走了罪魁祸首,接着送走三位同样担心的同期生,凯特回到床边,紧紧握住埃米莉可的手,心里默默祈祷着埃米莉可能早点醒来,一缕缕不断升起的黑尘彰显出她极度的不安。


凯特害怕埃米莉可就这样长睡不醒。


距离埃米...

*OOC有*


儿童楼里最近出了一些意外,一部分影暂时还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黑尘能力,时不时会误伤路过的影或者活人偶,埃米莉可很不幸中了其中一位影的招,陷入了昏迷。


虽然知道对方不是故意的,也诚心诚意道了歉,但是凯特看见沉睡不醒的埃米莉可还是很愤怒,不过她还是尽力控制自己,冷声告诉对方他的道歉对象应该是埃米莉可,随后将其请出了房间。


说好听点是请,说难听点叫赶。


打发走了罪魁祸首,接着送走三位同样担心的同期生,凯特回到床边,紧紧握住埃米莉可的手,心里默默祈祷着埃米莉可能早点醒来,一缕缕不断升起的黑尘彰显出她极度的不安。


凯特害怕埃米莉可就这样长睡不醒。


距离埃米莉可昏迷已经过去了一个白天,她还是安静地睡在床上,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凯特越发焦躁,黑尘铺满了房间地板。


“你和埃米莉可似乎遇到了麻烦。”


安索尼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房间里,拉下兜帽,微笑着看着凯特。


安索尼仍然对凯特抱有希望,他主动提出可以让凯特进入埃米莉可的梦境,将她带回来,他知道埃米莉可对于凯特来说有多重要,凯特绝对是不会放弃任何可以救回埃米莉可的机会的。


事实上,凯特也的确没有放弃这个机会。


待耳边嘈杂的声音褪去,凯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风景——镜湖畔。


身上披了斗篷,倒也省了凯特去找点东西来掩饰的麻烦。


“快跟上啊,马戏团的表演就要开始了!”


“来了来了!”


凯特正打算去找埃米莉可,两个小孩子叫喊着,从她面前跑过。


“马戏团”三个字将凯特的思绪拉回了以前,她想起第二次见到埃米莉可就是在马戏团里呢。


不如跟去看看好了,没准真的碰上了。凯特将兜帽拉得更低,跟上那两个小孩。


趁着检票员不注意,凯特成功混了进来,马戏团里人很多,很吵,但是当她看见站在空中钢丝上的人时,所有的喧嚣都消散了。


那人的面容和记忆中的面容逐渐重合——那是长大了的埃米莉可,是没有遇见凯特的埃米莉可。


顷刻间,凯特意识到了,埃米莉可梦境里的画面,是没有她的参与的生活。


她是不是往这边看了一眼?别像那时一样摔下来啊。


凯特有些恍惚地看着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的埃米莉可,连表演已经结束了都没有注意到。


舞台上的灯熄灭了,周围人都退场了,他们津津有味地谈论着今晚上的表演,而凯特还站在原地,抬头看着空中。


“这位……小姐?您还好吗?”


埃米莉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凯特回过神,发现刚刚舞台上的大明星现在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凯特突然失了平日的冷静与勇气,心底突生的怯意驱使她转身离开。她想,没有她的出席,也许埃米莉可会更过得更好。


她理应如同太阳一般温暖明亮,而不是成为被困在逼仄空间里,最终被影同化的活人偶。


凯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当她不得不停下来时,她发现自己跑到了和埃米莉可初见的地方。


湖边的风让凯特清醒了一些,偷跑掉的勇气似乎也回来了,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懊悔不已。


“您是镜湖畔的人吗?”


凯特回头,发现埃米莉可已经追上来了,和她隔了一段距离。


风忽的变大,而凯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埃米莉可身上,兜帽被风吹了下去。


“风很大呢。请小心一点!”埃米莉可叫道。


凯特有些讶异,试探着说:“你不怕我是会剥人脸皮的妖精吗?”


“团长说那是村里人随便乱编的流言。”埃米莉可很认真地回答凯特,“就算你是妖精,也是很温柔的妖精小姐吧。”


埃米莉可也很温柔呢。凯特脸上展露出一个微笑,她望着埃米莉可的眼睛,轻声说:“凯特是我的名字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埃米莉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们叫我走钢丝或者打杂的。”


凯特走近埃米莉可,牵起她的手:“那我叫你埃米莉可好不好?”


回应凯特的是埃米莉可的拥抱。


“要到明天才能见到您,这让我感到寂寞呢。”


时间不早了,到了分别的时候,埃米莉可如是说。


“等一等,埃米莉可。”


凯特趁着埃米莉可回头,在她脸颊上温柔地落下一吻,笑着说:“这是晚安吻,埃米莉可晚安。”


“凯,凯特小姐晚安。”埃米莉可红着脸跑走了,风会将她的话带给凯特。


凯特和埃米莉可约定好了以后就在这里见面,她知道埃米莉可每晚都会来,她每晚都如期而至,埃米莉可会和她分享一些马戏团里发生的事和外面的东西,她总是笑着扮演聆听者这一角色,即使她也知道埃米莉可看不见她在笑。


在马戏团有表演的时候,凯特时不时会混进去,看埃米莉可在舞台上闪耀的样子,每当这种时候,她会准备一枝白玫瑰,当埃米莉可结束表演时,将它送到她手上。


凯特有些迷失在这样的生活里,但她始终记得她是来带埃米莉可回家的,更何况,有一些东西她总归是要面对的,梦,该醒了。


又一次表演结束后,凯特等候在约定好的地方,看见埃米莉可雀跃着奔她而来,深吸一口气,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白玫瑰,尽量以平静的声线念着念过了无数次的话。


“埃米莉可,你们团长有告诉过你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吗?埃米莉可,和我走吧。”


凯特闭上眼,等待着埃米莉可的回复,周围陷入了沉寂,这让她很紧张。


凯特忐忑不安地睁开眼,旋即发现她已经离开了梦境,失落和庆幸同时涌上心头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凯特正对上了埃米莉可亮晶晶的眼睛,安索尼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她还保持着进入梦境前的姿势,紧紧牵着埃米莉可的手。


凯特看见埃米莉可白净的小脸染上了绯红,她说:“凯特小姐,梦里的话还算数吗?”


凯特从埃米莉可的眼睛里只看见了她的倒影,在心脏加速跳动发出的声音的间隙中,她听见自己回答:


“算数,当然算数。”

?qsq
“我们只不过是影宅的食物罢了。...

“我们只不过是影宅的食物罢了。”


给凯特的脸

“我们只不过是影宅的食物罢了。”


给凯特的脸

?qsq
趴着的凯特大人也很可爱呢~

趴着的凯特大人也很可爱呢~

趴着的凯特大人也很可爱呢~

你麻痹
啊哈哈哈哈人设图来喽 这肝人设...

啊哈哈哈哈人设图来喽

这肝人设图啊

多是一件美逝啊


安雅是活人偶的名字 影大人叫安塔

安塔的黑灰量很多

作用是使人说出真话

质地细腻 有点像面粉

两人身高都是173cm

安雅平时的话和表情都不多 心情不好也看不出来

安塔是个话痨 对谁都热情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阴阳怪气

啊哈哈哈哈人设图来喽

这肝人设图啊

多是一件美逝啊


安雅是活人偶的名字 影大人叫安塔

安塔的黑灰量很多

作用是使人说出真话

质地细腻 有点像面粉

两人身高都是173cm

安雅平时的话和表情都不多 心情不好也看不出来

安塔是个话痨 对谁都热情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阴阳怪气

妤甜

音频崩三

半个小时水出来剪不下去了


音频崩三

半个小时水出来剪不下去了


饮水

我找到了!!!

这是最像的面包!!!

快乐٩(๑^o^๑)۶

我找到了!!!

这是最像的面包!!!

快乐٩(๑^o^๑)۶

时计

想看黑布下的拉姆所以就摸了

想看黑布下的拉姆所以就摸了

芥敦一定长命百岁!!

影宅oc(笑

考完试上课摸鱼产物…

画技渣的跟屎一样,求求了别骂(扶额

人物叫伊娜!性格喜好其他设定啥的都没想,可以帮我想想嘛(挠头

影宅oc(笑

考完试上课摸鱼产物…

画技渣的跟屎一样,求求了别骂(扶额

人物叫伊娜!性格喜好其他设定啥的都没想,可以帮我想想嘛(挠头

Elodia
成人楼里管理没有脸的人偶的影家...

成人楼里管理没有脸的人偶的影家人,名字什么的还没想好

成人楼里管理没有脸的人偶的影家人,名字什么的还没想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