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影山茂夫

32.8万浏览    14328参与
鱻ample
之前画的圣诞主题小贴纸的稿,发...

之前画的圣诞主题小贴纸的稿,发一下除草
我好喜欢律的小麋鹿那张,嘿嘿

之前画的圣诞主题小贴纸的稿,发一下除草
我好喜欢律的小麋鹿那张,嘿嘿

后彳亍可还行

【含有肢体残缺,慎入慎入慎入】是点图,共4p

本来是要搞他人即地狱的…但我还没看完/

有点胸闷👋🏻老年人受不了这个

【含有肢体残缺,慎入慎入慎入】是点图,共4p

本来是要搞他人即地狱的…但我还没看完/

有点胸闷👋🏻老年人受不了这个

暗黑大白
【武林百分百2.0】 终于摸完...

【武林百分百2.0】


终于摸完了,年底真的忙成狗,好多想画的东西没时间画……哎……_(:з」∠)_


前篇→【武林百分百1.5】

【武林百分百2.0】


终于摸完了,年底真的忙成狗,好多想画的东西没时间画……哎……_(:з」∠)_


前篇→【武林百分百1.5】

我大概是个废萌了

【茂灵】我和我男朋友因为他徒弟分手了

灵幻ex女友视角 

沙雕论坛体 

ooc

自我满足产物 

茂灵 

bug多

1L  lz
我和男朋友因为他徒弟分手了 
我现在心情很复杂,我有一丝分手的难过,但更多的是嗑cp的快乐 
我嗑到真的了!!!!!

2L
???分手了还能磕前任cp,lz你看到你头上的草原了吗

3L
前排吃瓜

4L
小心翼翼打出一个?

5L
lz快出来,我流量还够,你继续说

6L lz
让我理一下思路emmmmm
我ex...

灵幻ex女友视角 

沙雕论坛体 

ooc

自我满足产物 

茂灵 

bug多 

 

 

1L  lz
我和男朋友因为他徒弟分手了 
我现在心情很复杂,我有一丝分手的难过,但更多的是嗑cp的快乐 
我嗑到真的了!!!!! 

 

2L
???分手了还能磕前任cp,lz你看到你头上的草原了吗 

 

3L
前排吃瓜 

 

4L
小心翼翼打出一个? 

 

5L
lz快出来,我流量还够,你继续说 

 

6L lz
让我理一下思路emmmmm
我ex是自己经营一家事务所,具体做什么的就不透露了。我和我ex就是在那里认识的,确切的说,我认识他的时候,我是他的顾客。 

 

7L
艹   我什么时候也能碰到这种小说情节 

 

8L
盲猜ex是大帅哥 

 

9L
我其实更好奇徒弟的情况 
现代社会还有徒弟这种称呼吗??? 

 

10L
盲猜ex是大帅哥+1

 

11L lz
emmmmmm
我ex是那种……不是很张扬的帅,就是你细细回忆…… 

 

12L
我懂 
他不是帅不帅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 

 

13L
lz你放心,我们经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帅,我们都不会心动,除非忍不住 

 

14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5L
你在笑什么? 

 

16L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17L
什么高兴的事情? 

 

18L
lz和帅哥分手了 
帅哥依旧是可争取资源 

 

19L
回复  18L
别想了,帅哥是他徒弟的 

 

20L lz
他徒弟呢,就是看上去很普通而且情商低(我ex就是情商极高的)的那种,但是偶尔会很帅(但是之后他的ky发言会让你怀疑刚才的帅气都是做梦(括弧笑) 

 

21L
我怀疑lz因为被绿而戴有色眼镜看徒弟 

 

22L
赞同楼上 

 

23L
lz你讲多点!我也想磕cp(?) 

 

24L  lz
回复  21L
怎么可能!!!!我要是带着有色眼镜怎么还能愉快的磕cp!!!! 

 

25L  lz
我先说说我是怎么和我ex认识的。 

 

26L  lz
[error] 

 

27L
回复  26L
???这是bug了??? 

 

28L
我错过了 什么???? 

 

28L lz
回复  27L
没bug,是我发出去后发现不小心透露了ex事务所的主要营业项目…… 

就把那层删了…… 

 

29L
嘻嘻嘻一直等直播的我看破不说破 

 

30L  lz
回复  29L
球球姐妹别把这个说出来QAQQQQQ说出来就会暴露的QAQQQQQQQQQQQ

 

31L
回复  30L  lz
嘻嘻嘻嘻嘻嘻嘻没问题 

 

32L  lz
我先来说说我是怎么认识我ex的 
确切的说,那天是陪我朋友去咨询一些事情。主要是我这个朋友是那种比较好骗还有点迷信的,而且据我了解,她之前没有去咨询过,仅仅在网上看到后咨询了一下。我也看了那个网站,花花绿绿的,非常可疑,我就是担心她被骗了就跟了过去。 

 

33L
我怀疑lz无中生友 

 

34L
无中生友+1

 

35L
无中生友+2

 

36L
无中生友+10068

 

3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花绿绿的诈骗网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关注点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点想看看那个网站 

 

38L
lz原本是陪朋友来咨询,怕朋友被骗,结果呢 

 

3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人能逃过真香定律 

 

40L
lz:真香 

 

41L
lz:只要是帅哥我都可以 

 

42L lz
真香(括弧笑) 
有1说1,我一开始(指见面以前)对我ex印象真的一般,毕竟没几个人会选择这个作为职业 
但是!!!!!!! 
他真的!!!! 
就是理想型了!!!!! 
金发细腰翘臀!!!!!我i了!!!! 

 

43L
我已经脑补出lz的怪阿姨笑容了 

 

44L
lz好像暴露了些什么 

 

45L lz
而且他也的确把我闺蜜的问题解决了! 
真的非常会说话,和他说话非常舒服完全不会感觉别扭,在这方面他徒弟就非常差劲了(想起他徒弟的ky疲惫的括弧笑) 

总之,我ex就是非常优秀了(至少在我眼里) 
我基本上就是一见钟情了 
现在想想好不可思议,我都奔三了,还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 
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46L
插个楼,想问一下楼主是怎么分手的 

 

47L
同问 
是谁提的分手? 

 

48L  lz
是我,他是个温柔过头到不会拒绝的人 

其实 
我追到ex基本上就是靠磨 
天天去他事务所约他一起吃午饭 
好在我公司离他事务所近,后来我还给他带自己做的便当 
(姐妹们碰到自己喜欢的男生一定不要怂!勇敢上就有机会!) 
而且我表白时机也非常巧妙 
就是在他事务所里,有他的员工在,但是他徒弟不在( 
现在想想,应该是他温柔到不忍拒绝我 
我应该是占了他“怕拒绝我让我难堪”的便宜才成功的 

 

49L  lz
分手的具体内容还是之后再说吧 
谈恋爱这种事情还是要按步骤来呢 

 

50L
摸摸lz(。・ω・。)ノ♡ 

 

51L
心疼楼主 
明明那么喜欢ex却还提出了分手 

 

52L
lz是个好人呢 
(突然发卡) 

 

53L  lz
谢谢大家啦 
我继续讲了 
和他谈恋爱真的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54L
无图无真相 我要看金发帅哥 

 

55L
+1

 

56L  lz
不行哦(´-ω-`) 
最多贴个背影 
[图片] 

 

57L
回复   56L  lz
缓缓的打出一个 草 
这个腰,这个腿……好……啊 

 

58L
楼上的我帮你说 
好骚啊! 
明人不说暗话 这个腰这个腿我可以玩一年 

 

59L
??????????????????? 
这腰这腿这臀难道不应该是只在二次元里存在的吗??! 

 

60L
我赞同楼上,我现在怀疑这张图是P的(/柠檬) 

 

61L
真的有这么完美的人存在吗(擦擦口水) 

 

62L
举手!我想知道lz的恋爱细节! 

 

63L
对!用恋爱细节证明你真的和他在一起过! 

 

64L lz
是吧⊙ω⊙ 
我ex超帅的!!!(莫名自豪 
而且我ex超级暖超级温柔(。・ω・。) 
和他谈恋爱真的超幸福!!! 

我们第一次约会去了烤肉店,也不能算是约会吧,就是我们在一起后第一次一起吃饭。 
他会在我把所有羊肉都吃完后默默把羊肉都下到我这边,而且会记住我喜欢吃的东西,之后我们去吃烤肉都不需要我再多点。 

 

65L
艹 
我酸了,我现男友都做不到这样 

 

66L
+1  我现男友至今记不住我不吃茄子 

 

67L
ex这么好为什么要分手啊!!! 

 

68L
是不是徒弟做了什么?! 

 

69L lz
不是呢 
徒弟虽然情商低,但也是很好的人 
分手是我深思熟虑后提出来的 

 

70L lz
后来我某天晚上加班,忙的天昏地暗,没来得及吃晚饭。结果我下班在楼下发现他在等我,真的非常惊喜,因为我根本没想到他会等我。 
我一下楼他就发现我了,走过来笑着说:“你吃饭了没?我给你发信息没有回,估计是手机没电就擅自过来了。”他的声音有点发抖,毕竟晚上温度还是有点低。 
我实在是太惊讶了,一时半会没有回应,他大概是误会了,非常着急的说:“我没打扰到你吧,我第一次谈恋爱,不知道做什么好……” 
然后,真的,那个表情,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要扑进他怀里。 

 

71L
身材好 长得帅 还温柔 
楼主你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 
这样的帅哥在哪里有捡 请马上告诉我 !!! 

 

72L lz
后来我们一起去附近的拉面馆 
当桌子下的膝盖不小心碰到时会害羞得躲开 
他害羞的表情超可爱!!!! 

 

73L
有一说一 
有人知道楼主ex 的事务所在哪里吗? 
我没有别的想法 就是想交个朋友 

 

74L
楼上我信你个鬼 
企图心太明显了吧 
我要求就不多 给个line号就行👌 

 

75L
对着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也能说出分手 
楼主你没有心 

 

76L lz
别急别急,会说理由的 

说起来,在我们恋爱前期徒弟几乎没出现过。 
直到某个周末,我去他事务所找他时,意外碰到了徒弟。 
我听见他说:“欢迎光临,是想要办什么业务呢?” 
ex坐在他一直坐的位置:“M(分手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外号只有我ex这么叫他,当时我还跟着一起叫徒弟这个名字),这位是D小姐,是我的……女朋友。D,这是我的徒弟……” 
ex话没说完就被徒弟打断了:“师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77L
这个…… 
徒弟是真的不懂气氛啊 

 

78L
……一般来讲听到师傅介绍女朋友都应该打声招呼什么的吧?这不是ky的问题了吧,社交礼仪呢? 

 

79L lz
哈哈哈哈徒弟是很ky但实际上是个好人呢 
(毕竟是我ex的徒弟呢 

 

80L
lz滤镜太厚了 
徒弟那种反应,一般人都会觉得他是讨厌自己吧。 

 

81L
楼上,也许这就是爱屋及乌? 

 

82L lz
emmmmmm
我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徒弟(有种莫名其妙的见ex亲人的感觉?(毕竟徒弟比我更了解ex)bushi) 
他不喜欢我我也可以理解 
毕竟我抢走了他师傅(^・ェ・^) 
我们分手后徒弟私下来给我道歉了,也提到了刚见面时候的事。他其实又震惊又不爽,打断ex的话也是故意的,就是不愿意承认我(非常自欺欺人了 

 

83L
lz是什么天使啊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本来就不需要别人认可 
抱抱你 

 

84L
有1说1
我觉得这是lz磕cp的滤镜 

 

85L
但我现在莫名觉得我更希望磕exXlz
两人明明那么甜 

 

86L
ls醒醒,你磕的cp中的一人在磕对家(滑稽 

 

87L lz
回复   83L
谢谢小天使啦(。・ω・。)ノ♡抱住 
回复   84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觉得徒弟X师匠好磕 
现在就是欲扬先抑(? 

 

88L lz
总之,自从我和徒弟认识后,我就发现徒弟突然非常积极地过来找ex
就连我ex都忍不住说:“M,你现在高三时间很紧张,不需要这么频繁的来啦,Q(ex的属下)就能处理平常的事件啦。” 
然后徒弟就在愣了一会儿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徒弟离开那一瞬间我背后一凉( 
但是我发现,在徒弟走后我ex反应很奇怪。就是很明显的走神,和他说话会反应迟缓。 
在吃饭时甚至把叉烧直接夹到我碗里 

 

89L
啧啧啧 
我只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90L
???为什么要用“甚至”???? 

 

91L
别人家的男朋友就算走神也会照护女友 
我男友只会和我抢肉吃 

 

92L lz
回复    90L
因为他这个人比较保守,到分手我们就牵过一次手。在那次之前我们都是只吃自己的( 

 

93L
???这个男人也太绅士了吧??? 

 

94L
我开始怀疑ex是lz编出来的 
长的好看,身材好,又温柔,还非常绅士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95L
附议ls
建议lz再放张ex照片证明世界上的确有这个男人 

 

96L
顺便贴上exline号 

 

97L
事务所的门牌号也可以🉑🉑🉑 

 

98L lz
从那时起我就注意到不对劲了 
其实从一开始ex就是这样,只是见到徒弟之后我才注意到 

 

99L
注意到什么!!!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100L
我开始激动了!!! 

 

101L
我也是!!!坐等八卦!!!

 

tbc

 

阿順大帅鸽

【茂灵】我的心上人是性冷淡怎么办

 性冷淡,指性冷淡指性欲缺乏,即对性生活无兴趣,也有说是性欲减退。



  在影山茂夫还是青春期的懵懂少年时,望着同班同学的卿卿我我,很是不懂。


  直到到了逐渐成熟的18岁,他发现他的视线总是会往不该盯着的地方看,比如,灵幻新隆的下体。


  他总会以几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心里的慌乱。


  他想拥有他。


  可他也从来没有见师傅有过女朋友,连听都没听过。


  茂夫不禁怀疑他的师傅是gay。


  “我不也是?”他反问自己。



  自从他大学毕...








 性冷淡,指性冷淡指性欲缺乏,即对性生活无兴趣,也有说是性欲减退。






  在影山茂夫还是青春期的懵懂少年时,望着同班同学的卿卿我我,很是不懂。


  直到到了逐渐成熟的18岁,他发现他的视线总是会往不该盯着的地方看,比如,灵幻新隆的下体。


  他总会以几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心里的慌乱。


  他想拥有他。


  可他也从来没有见师傅有过女朋友,连听都没听过。


  茂夫不禁怀疑他的师傅是gay。


  “我不也是?”他反问自己。




  自从他大学毕业后,他的师傅就一直怪怪的。


  “呐,茂夫啊,你是要到其他地方去工作吗?”


  黑发少年俊俏的脸面不改色,心里却乐开了花:“我可以理解为师傅舍不得我吗?”


  “随便你。”师傅的脸上显露出了几分假形假意的悲伤。




  茂夫大学毕业以后,找了一份收入挺高的工作,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事与人,好在在师傅那里磨练过几年,他有时会这样想到。


  他也在自己的公司附近租了一间较大的的单身公寓。说是单身公寓,住下两个人却绰绰有余。


  他便邀请自家师傅与自己同居。


  灵幻新隆的相谈所在茂夫上大学后就关闭了,这几年灵幻一直在一家外企做公关。


  万能的灵幻新隆,小酒窝感慨道。




  影山茂夫故意选择两家公司折中的地方租了一套房。虽然房租略贵,但还是负担得起。


  灵幻新隆也毫无犹豫地选择入住了,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和“年幼”的弟子分担一点生活的重任罢了。




  茂夫看着灵幻新隆忙里忙外地搬行李。


  “哎,我来吧。”




  茂夫看着灵幻情绪高涨地指挥着搬家公司进进出出,心里的紧张貌似消散了些许。


  他开始期待起以后的日常生活。


  


  每天都起床去挤新干线,晚上乘着夜幕归家,吃着便当,有时候还能吃到灵幻做的饭菜。


  茂夫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尽管日子和其他人比起来略显平淡,却也不乏生活中的小趣味,比如说,在假期和灵幻一起看恐怖片。


   看着灵幻新隆从被窝里胆怯地露出头来紧张地盯着电视——师傅真可爱,影山茂夫如是想道。


  




  茂夫也曾经想过和他的师傅表白,岁月不饶人,谁知道他会不会随便找个人过一辈子。可是在表白这一点上,茂夫却比看恐怖片的灵幻新隆还要害怕,他巴不得躲在和师傅快乐的过去里,躲一辈子。








  


马上就要到家了,茂夫轻轻地用钥匙打开门,客厅里的电视音量放到最大,掩盖住了茂夫开关门的声音。


  灵幻在客厅里打着电话,开着免提。


  “我都说了我不要!”灵幻对着电话大声喊着,茂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失态的灵幻。


  “你也不看看你多少岁了!我可不要等我进了棺材都抱不到一个孙子!”电话里一个苍老的女声也冲着灵幻愤怒地嘶吼道,“今年你,必须给我结婚。”


    灵幻愤怒地挂了电话,他一抬眼,发现茂夫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师傅和妈妈吵架了么?”少年轻轻地问道。


  “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灵幻新隆面无表情。


  “啊…那就吃拉面吧。”


  灵幻走进厨房,撕开速成拉面的包装,茂夫站在厨房门口——


  “呐,师傅……明天出去吃饭好不好。我刚刚领了奖金,应该能带师傅去吃高级的餐厅了噢。”


  “随便。”


  茂夫只是笑了笑,转身进入浴室,灵幻早就给他放好了水。


  这种感觉,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呢。


  不知道明天还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或是说,有没有这个人陪在自己身边。




  茂夫轻轻拉开椅子,请灵幻就坐,幽静的气氛,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无疑为接下来的话语做了铺垫。


  “呐…茂夫啊,为什么要带我来情侣餐厅啊?”


  茂夫懵懵地抬起眼:“啊,因为这家店的料理特别好吃啊。”


  茂夫和灵幻安静地吃完主食,两人默默地坐着,都没有说话。


  “师父,喜欢你。”


  最简单的几个字,却饱含了这几年来的对灵幻的所有温柔,所有柔情爱意。


  师傅抬起眼,瞳仁中满是震惊。




  灵幻新隆盯着影山茂夫看了良久,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有一句古话是这么说的,别爱我,没结果。”


  茂夫呆呆地望着灵幻新隆,灵幻只得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茂夫?”


  影山茂夫像是忽然醒过来一样,直起身子,悄声说道:嗯,师傅,我去买单。”




  在回程的路上,两人一直没有说话,任由寒风呼啸也不肯像平常一样,互相打趣着取暖。


  还是灵幻最先开口:“呐,茂夫,真的是谢谢你的心意了噢。”语气中显露出一股不自在的慌乱。


  “啊…哦嗯,如果师傅不想和我一起住的话,我可以搬出去的哦。”


  “啊啊那个啊,师傅没有说不想和你住的意思啊!”灵幻慌了一下,如果茂夫搬出去住,这意味着他要担任房租,生活负担又要加重。


  当茂夫说要搬出去的时候,他灵幻新隆脑子里就只有这些东西。


  两人又带着沉默回到了家。


  


  灵幻新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低着头,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对着茂夫说道:“茂,辜负了你的心意,真是不好意思。”


  茂夫的心仿佛被一把利剑恶狠狠地插了一刀,却仍要强装微笑:“啊…没事的师父…”嘴上说着没事,眼泪却沿着脸庞大滴大滴地落下来,砸到地板上。




  第二天一早,茂夫早就起床,在穿衣镜前为自己打着领带。师傅却丢了一份报告进来。


  “这是什么。”


  “诊断书。”


  茂夫抽出诊断书,上面写着灵幻新隆的所有资料,下面一排大字:


  诊断: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引起的性冷淡。




  茂夫抬眼看着灵幻,语气中全无了先前的平淡,换来了惊讶与难以置信:“这是怎么回事———”


  “嘛,就是性冷淡嘛。”


  “茂夫,你还记得你一考上大学我就把相谈所给关了的事吗?”


  “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所以我将相谈所给关了。”


  茂夫的大脑仿佛轰的一下炸开了,是啊,原来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吗。


  当时还天真地认为师傅是为了自己才关了相谈所。


  灵幻新隆狠一狠心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是为了你才关了相谈所吗!不!我是为了我自己!茂夫啊,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啊!”




  茂夫一下子跌回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


  信息量太大,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是个性冷淡。


  他好像都没怎么关注过师傅工作上的事情。


  从小到大。


  他喜欢一个人,却没有关注到那个人的精神。


  如果我的心上人,是性冷淡该怎么办。


  这是他脑子里的问题。他不想离开灵幻新隆,就算他是性冷淡,喜欢一个人,不会因为他是性冷淡就将他放下的。


  灵幻新隆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踱回客厅拉起了自己昨晚收拾的行李,轻轻地推开门。


  当初是茂夫莽莽撞撞地推开了那扇通往自己生活的门,现在他要无声无息地推出茂夫的生活。


  说得没错,他是自私自利的。




  茂夫却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把搂住灵幻,一米八的他,能完完全全地将灵幻包裹在自己怀里了。


  灵幻能清清楚楚地听见身后人心脏跳动的声音。


  茂夫低下头,带着哭腔,凑到灵幻耳边:“师父……不要走,再给我一次机会。”


  是什么机会,灵幻很想问,至始至终,灵幻从来没有给过茂夫机会,包括他自己。


  所以这次茂夫说再给他一次机会,也是恳求灵幻给一次机会给他和自己。


  让自己爱上茂夫的机会。


  身后的茂夫已经泣不成声了。


  灵幻的手从行李箱上的杆子垂下,将茂夫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拂下。转身生硬地抱住了茂夫:


  “好吧。”




  还是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


  茂夫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叫醒隔壁房间熟睡的师傅。


  师傅说,他只是给个机会,让他追他。至少茂夫是这么想的。


  可是灵幻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灵幻觉得自己的徒弟,可能会成为救赎自己的那个人,将自己从湍急的河流中解救出来,将临死的自己从漩涡中一点一点的拔出来。


  长期的性冷淡已经导致了灵幻的重度抑郁症,医生也曾经说过要给他安排心理治疗,可灵幻坚决不肯。


  “那药物治疗呢?”医生小声地问道,他从未见过这么倔强的病人。


  灵幻轻轻地,坚决地摇了摇头。


  他认为,心理疾病根本就不算病,要不是愈加严重地偏头痛,他根本不会把钱浪费在医院里。


  希望这次遇到的,才是自己的良药吧

呀呀汪

就这样吧摸鱼而已。好爱凶凶律哦

就这样吧摸鱼而已。好爱凶凶律哦

gRace
神明在乞求 画给朋友的图

神明在乞求


画给朋友的图

神明在乞求


画给朋友的图

Koi♡低產期

【モ夢100|影山茂夫/酒窩×妳】記一次○○小事

※是夢向、夢向、夢向,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先說三次

※小短篇兩篇,恐有ooc請注意,主要是寫給身邊的茂夢女和酒窩夢女們~(此處茂成年設定有)

※皆未出現女方人名,希望喜歡夢向的都能有良好的帶入體驗

※以上都接受就gogo


【靈能|夢女|影山茂夫×妳】


  《記一次賴床小事》


  美好的早晨裡,叫醒熟睡中社畜的從來不是什麼崇高抱負或者遠大夢想,僅僅是一首被剪輯成一段適合喚醒自己的鈴聲,是曾經喜歡到能夠反覆連播一個禮拜的樂曲——但現在它已成為妳最不想聽到的旋律前三名。

  妳大字躺在床上,睜著一雙充滿血絲的雙眼,隨手拿起...

※是夢向、夢向、夢向,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先說三次

※小短篇兩篇,恐有ooc請注意,主要是寫給身邊的茂夢女和酒窩夢女們~(此處茂成年設定有)

※皆未出現女方人名,希望喜歡夢向的都能有良好的帶入體驗

※以上都接受就gogo







【靈能|夢女|影山茂夫×妳】

 

  《記一次賴床小事》

 

  美好的早晨裡,叫醒熟睡中社畜的從來不是什麼崇高抱負或者遠大夢想,僅僅是一首被剪輯成一段適合喚醒自己的鈴聲,是曾經喜歡到能夠反覆連播一個禮拜的樂曲——但現在它已成為妳最不想聽到的旋律前三名。

  妳大字躺在床上,睜著一雙充滿血絲的雙眼,隨手拿起床邊的手機把顯示著上班的鬧鈴迅速關閉,滿腦子只有好想睡覺四個大字。

  當妳還在盤算著是否該使用一下今年度的特休假時,外頭溫吞的腳步隨著手指關節在房門敲響兩聲後步入了臥房,妳沒有起來,只是歪著腦袋斜睨了他一眼,他看妳像條擱淺的魚兒動也不動地癱在床舖上,搔了搔後髮走來到床邊坐下。

  「要起床了嗎?」

  他的語氣輕輕柔柔的,就像他前額那一片整齊服貼又柔順的黑色髮絲,同樣深邃的黑眸裡蘊含幾分擔憂和無奈,他才剛伸出手輕拂妳睡得一團亂的頭髮,妳便像攀住枝條生長的藤蔓般藉著他的手臂一把挺起上半身把自己埋入了影山茂夫的懷裡。

  「怎麼了,是還不想起床嗎?」

  妳把額頭靠在約莫鎖骨的位置,雖然有點硬,但那塊突起的線條剛好可以讓妳不需要去多花力氣就能把自己掛在影山茂夫身上,妳感受到他輕輕地拍著妳的背,於是使勁用頭蹭了蹭對方。

  「我不想上班——好想睡覺——」

  妳說這句話的哀怨程度大概和古代被推落井底含冤而死的侍女一樣怨懟。

  而對於妳突然間做出反常舉動有些嚇到的影山茂夫全身一陣緊繃,妳還想怎麼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下刻就被手足無措的他緊緊擁入了懷中,妳抬起的腦袋這回擱在他的肩窩上,轉過的視線恰好能看見藏在黑髮中赤紅的耳尖。

  「不然妳再睡一會兒,快到上班時間我再用超能力送妳去公司好不好?」

  這句話由他認真的語氣裡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玩笑,和環抱的兩手一樣堅定,妳忽然覺得這個早晨也沒有那麼糟了,空氣裡綿延著影山茂夫帶來的令人舒心的奶香味,甚至還能從他已經穿好的襯衫上頭嗅到一點烤過的土司香氣。

  妳伸出手指勾住他背後的衣角,乖乖地枕在他寬闊的肩上,恢復平常的語調笑著說:「可是你師父說過,不能對人使用超能力的吧?」

  「唔!這個、這是……非常時刻,沒問題的……」

  興許是沒想到妳會拿這點來尋他開心,影山茂夫反射性地抖了一下身子,爾後僵硬地揉了揉妳的腦袋嘆氣,雖然語氣堅定卻有些底氣不足,這些小小的情緒都被妳一絲不漏地捉在指尖裡,於是妳忍不住笑出聲來,體貼地幫他轉了話題。

  「肚子餓了。」

  「嗯,我有弄了些簡單的早餐,等會一起吃。」

  「好。」妳鬆開了抱著他的手,但來自背部熨燙的掌心熱度卻仍停留在原地,妳不確定地小小聲喚了喚他的名,只得到貼在頸側呼出的一口熱氣,和悶在一塊兒的聲音。

  「……再讓我這樣抱一下,好不好?」

  像是一杯睡前的熱牛奶,將人的心和腹都被順延而下的香醇逕自給予灼熱的溫暖,他溫馴的聲音在妳的心上澆灌,使那處小小的地方因而滿盛著花田,妳想,這還能拒絕嗎?

  不可能拒絕得了吧。

 

 

 

  《關於不能太寵的話題》

 

  「我聽說了喔,之前有次你用超能力送那孩子去上班了對吧?別太寵了啊,mob?」

  「……師父您才是,昨天發著抖來求您除靈的那位客人,是師母公司裡欺負過她的同事吧?」

  「嘖,你這小子,倒是開始也會抓為師的把柄了?」

  「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師父寵師母的程度明明和我不相上下……」

  「聽著啊,mob,這兩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那傢伙可是讓我家那個本來就很愛哭的小愛哭鬼足足哭了一整個晚上,師父我哄得可頭疼了,從罪魁禍首那兒收點精神賠償費也不為過吧。」

  「師父果然很寵師母呢。」

  「喂,聽人講話啊你這弟子!」

  「啊!師母她們在叫我們了。」

  「就這種時候溜得快……唉,不過,難道我也真的太寵了嗎?」 


  Fin.




【靈能|夢女|酒窩×妳】

 

  《記一次午飯小事》

 

  距離午休報時鐘響起已經過了十多分鐘,辦公室裡早已是人去樓空的情景,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尷尬地盯著某處空空如也的手提包。

  「啊……忘記帶錢包了。」

  妳懊惱地回想起早上匆忙替換包包時似乎誤將最重要的錢包扔在桌上便趕著出門,直到現在才注意到這回事,妳為自己的粗心深深嘆了口氣,摸著飢腸轆轆的肚皮思索著在附近便利超商偶遇同事的機率,又或者乾脆跑回家拿一趟……但不論是選擇哪邊,總歸都得先出辦公大樓才行。

  而妳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搭下電梯踏出大樓的那刻,一隻大手登時從背後按住了妳的腦袋,妳還傻愣愣地呆站著陷入一片空白,下一秒熟悉的嗓音就在耳畔邊響起。

  「嗯?這是想忽視本大爺直接走人嗎?」

  「誒?哇!酒、酒窩?」妳那驚訝到全身反射性彈起的反應令他感到有趣似的,他邊咧嘴一笑,邊鬆開對妳腦門的桎梏,改而重重地揉了揉妳的髮頂。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妳捂著被揉亂的頭髮,和方才設想的偶遇對象差距過大使妳還無法冷靜下來注視對方,只得一邊微低著腦袋一邊安撫受到突發驚嚇的心臟。

  「還不是某個笨蛋,早上把錢包丟在桌上人就出門了,本大爺怕那個笨蛋中午沒飯吃餓著了,就帶著午餐過來了……」酒窩說到一半,發現妳還是低著頭沒看他一眼,皺了眉彎下身去瞧,「怎麼,突然看到本大爺覺得害羞?」

  他原先只是想作弄作弄妳,卻沒想妳的臉因這句話而急速發紅,妳還處在當機狀態的大腦下一刻被他輕撫著擁入左肩下方的位置,以致於妳甚至也沒能察覺他也同樣用提著午餐的手背遮了遮紅了半邊的臉龐。

  「……別傻愣著,午休時間都快結束了,走了。」

  隨後也還是酒窩拉著妳的手,帶著自掘墳墓的羞赧一前一後地走到附近的公園,挑選一處樹陰底下的長椅上並肩而坐,將早早準備好的便當盒放入妳的雙手。

  被藍色印花布包好的便當盒是家裡常備的那款,妳有些納悶地打開盒蓋,剎那色香味俱全的精緻手作便當便呈現於眼前那只方盒內,妳心裡很是激動,只得發出不成字句又無意義的單音節來表達收到便當的驚喜。

  從左邊三樣配菜:偏甜的玉子燒、奶油花椰菜和特地切出八腳的章魚小香腸,到右方晶瑩剔透的白米飯上被海苔粉灑出了可愛的綠色形體和黏上兩顆標誌性的醃紅梅,光是看著這些由妳所喜愛的事物搭配而成的手作便當,便足以讓還未進食的胃瞬間被滿滿幸福充盈飽腹。

  妳拿著筷子的手在飯盒上猶疑不定,最後才決定先夾起一棵深綠花椰菜,和蒜頭一塊兒拌炒的奶油香氣入口很是開胃,妳大抵也沒注意到自己吃下這一口的表情有多麼幸福滿足,才剛想稱讚一下酒窩的手藝,妳轉頭便瞧見他捧著的便當裡比起妳手上這份看起來隨便了許多,飯菜零零散散地成了大雜燴,而且大部分的花椰菜梗都留在了他的便當裡頭。

  妳的心臟頓時又像充足氣的熱氣球,砰地一瞬升至最高空,腦海裡浮現出了很多很多感謝的心情,卻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表達,只得在酒窩注意到妳欲言又止的目光,鼓著塞了一口章魚小香腸的嘴含糊問妳「怎麼了?」的時候,妳才努力吸了一口大氣回應:「謝謝你……的便當!」

  他聽罷,眨了眨眼露齒一笑,臉頰兩側的紅圓圈似乎也帶上幾分志得意滿的笑意說:「不客氣。」

  爾後酒窩又想起什麼似的,放下吃到一半的便當拿了另外一盒保鮮盒在妳面前晃了晃,「喏,還有妳喜歡的兔子蘋果,來不及再帶去公司慢慢吃?」

  妳用力地點了點頭,急切地塞進嘴裡的玉子燒似乎比起以往吃過的還要更甜一些。

  妳想,常聽見人說手作便當就像是一個裝滿愛情的寶箱,而如今的妳也確實從那人的手中,品嚐到了他藏在美味飯盒裡的心意。

  ——是讓人不禁想向全世界大聲炫耀一番的愛呢。

 

 

 

  《關於手作便當的話題》


  手作便當的隔天,相談所的除靈委託來到了開放外借的廚房小教室。

  「啊啊,聽說這裡的靈是必須要用手作便當才能心滿意足升天的怨靈呢,所以要交給你了啊,酒窩。」

  「哈?」

  「酒窩,請教教我怎樣才做出能吃又好看的手作便當吧。」

  「喂、茂夫那傢伙可是相當直接表明來意了啊,靈幻?」

  「嘖,都怪你沒事搞那什麼東西,害得我家那孩子昨天看到就一直嚷著說也想吃……明明是個惡靈就別用食物擄獲人心啊你!」

  「師父,您就別再逞口舌之快了。」

  「哈哈哈哈哈,茂夫說得真是深得本大爺的心!」

 

  靈幻←雖然會做菜但因為都是圖個方便吃的所以從來沒在配色和外觀上下過功夫。

  茂夫←廚藝精進中。

  酒窩←意外地料理樣樣精通樣樣得手,除此之外還包括家事萬能。 


  Fin.

--------------------------------------------------

就覺得相談所成員如果每個人都有另一半,夢女們也有自己的聊天群會互相聊彼此近況什麼的一定很可愛~總覺得靈能裡面的角色都好好夢哇我的天~~~

古、灬墨
咕咕鸡上线啦,今天终于肝完啦。

咕咕鸡上线啦,今天终于肝完啦。

咕咕鸡上线啦,今天终于肝完啦。

狐白璃★孤独の梦

★为自己今后某一或某些补充的设定。可随意取,但要标注来源。(我在这里先列个没人理的弗拉个啦。)

★三问,指【影山茂夫???%】,还请注意。

★设定都能有1000字我也是醉了,越活越过去了吗

★以上都可以的话??

  ————
  刚开始时,三问是确实的什么都不懂。很纯,孩子一样,还有孩子气……这些点点滴滴对于一个拥有很强大力量的他身上无疑是很致命的。因为他随手就会破坏太多太多。
  但是那时候灵幻发现了他。首先是制止了他,然后就是无微不至的教导。当然,也让(拐骗)三问来事务所。
  如果灵幻是这样的教导,三问其实本来根本不会偏,因为灵幻最初发现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对世界一无所知。
  但是三问...

★为自己今后某一或某些补充的设定。可随意取,但要标注来源。(我在这里先列个没人理的弗拉个啦。)

★三问,指【影山茂夫???%】,还请注意。

★设定都能有1000字我也是醉了,越活越过去了吗

★以上都可以的话??

  ————
  刚开始时,三问是确实的什么都不懂。很纯,孩子一样,还有孩子气……这些点点滴滴对于一个拥有很强大力量的他身上无疑是很致命的。因为他随手就会破坏太多太多。
  但是那时候灵幻发现了他。首先是制止了他,然后就是无微不至的教导。当然,也让(拐骗)三问来事务所。
  如果灵幻是这样的教导,三问其实本来根本不会偏,因为灵幻最初发现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对世界一无所知。
  但是三问他是【影山茂夫的副人格】,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茂夫的负面所有情绪情感之类的,都是他,也都在他。
  所以他从最开始就注定会【黑】。然后他在灵幻的教导下,明白了【伪装】
  他装的很像,也很会装。刚开始觉醒,也就是最初被灵幻找到的时候,他头发飘起来是因为控制不住,不会控制。而后来他头发飘起,则是因为很好的控制了,他要伪装,所以他把【情感】放跑出来了一部分,头发飘起来了,但是事实上心底里控制,或者说压制的死死的,因此三问几乎完全不像茂夫,他可以【开朗】,可以【活泼】,但是那是他装给世人的一面,阴暗那一面,除了他自己,还不曾有人见过。
  再说为什么他装能装那么久。
  他虽然为副人格,却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即人格方面也同理有很大力量。
  换而言之,只要他想,他其实随时可以【杀死】影山茂夫,取而代之。至于茂夫后来意识到和临死反扑还是三间的突如其然更占上风,最终结果如何……这里不论述。但是他没有【抹杀】影山茂夫。也就是说,三间反而【隐蔽】起来,在他需要的时候夺去身体控制权,不需要的时候静静地冷眼旁观。
  刚开始的时候茂夫也会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却能看见自己拿了杯子啊一类的事情。
  但是三问学习能力很强。所以不过几次小小的实验,他就已经完全知道要怎么样才可以让自己占据身体控制权,要怎么样可以临时让茂夫【昏迷】,要怎么样可以【唤醒】茂夫。
  而茂夫虽然有一点点的不对劲,但是他不和别人说,自己也不深入思考,所以永远也不会知道,除非有一些【外来压力】,啊不过这里显然没有。
  而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灵幻所知道的永远都是【三问】,不会有【茂夫】。而茂夫身边的所有人知道的永远都是【茂夫】,不会有【三问】
  这,就是一个【平衡】
  当然,这种平衡也会有被打破的一天。那么那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害。我到希望这种【平衡】永远不会被打破。wun,不过是不可能的啦。【唯一不变的便是变本身】【梦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但是,万一三问就是瞒了一生,瞒了一世呢?

——

现在在爬山(学校组织的),大概这周末碰不到手机了,见谅

氢碳钾钇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இдஇ; )(இдஇ; )
好好的女仆茂被我毁了(›´ω`‹ )
战斗女仆茂太可了(´∀`)♡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இдஇ; )(இдஇ; )
好好的女仆茂被我毁了(›´ω`‹ )
战斗女仆茂太可了(´∀`)♡

火車*

【茂灵】绝对理性(十四)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我想来看看师傅。”

  灵幻还没来得及看清mob脸上是什么表情,眼前一黑就往后倒去。

  mob吓得一颤,立刻伸手去扶住了灵幻:“师傅!?”

  灵幻的双手无力地扶着mob的手臂,脑袋重得很:“没事,别担心,估计是发烧了。”

  mob将灵幻扶回了床上,立刻就感觉到了房间的异样,抬头一看,一团黑雾缠绕在了天花板的角落,带着深深的嫉妒和愤恨。

  mob一抬手将黑雾驱散得一丝不剩:“师傅,又是诅咒。”

  灵幻自觉地盖好被子躺好,自己摸了摸额头,完全不把诅咒的事情放心上:“怪不得这几天有点倒霉,还感冒了。”

  自从芹泽加入之后,生意开始变好,逐渐出现了一些嫉妒灵幻的人,痛恨灵幻抢走了生意,所以就下了诅咒,虽然都是不痛不痒的诅咒,但最近明显地多了,也就变得麻烦了。

  “这样太过分了,只是因为更加优秀就要被嫉妒,被诅咒。”mob隐隐地不高兴了,动了动手指,冰袋就从冰箱中飘出来落到了mob手上,修长的手指拨开灵幻的头发,轻轻将冰袋放了上去。

  手指的触感冰冰凉的,让灵幻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变成了另一种红,抬眼定睛一看,mob十分淡定,眼睑微垂,细心地在给自己夹被子,深褐色的瞳孔空灵又纯净,微翘的睫毛划出优美的弧度,还有高挺的鼻梁、乍一看有些冷漠的嘴角,还有那双柔软的嘴唇,真的是越长越好看,后生可畏啊...

  突然mob感受到了灵幻的目光,有些木的眼睛和灵幻对上了,灵幻快速挪开了视线,忍不住心虚地眨了两下眼睛,心脏扑通扑通地敲打着胸膛。

  mob以为灵幻是有什么事情想说,轻声问道:“怎么了吗?师傅。”

  “额...没有,就是....那个..”灵幻发烧大脑有些迟钝,目光兜兜转转想不到什么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偷看,忽然目光定睛到了阳台的番茄树上,突然就有了想法:“能帮我浇一下盆栽吗?”

  灵幻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拉了拉被子,盖过了鼻子,只露了个眼睛出来,眼神跟随着mob在屋里走来走去。

  mob经常来帮灵幻打扫房间,轻车熟路地装水浇水,现在想想,当初就跟虐待儿童一样,让灵幻不由得有些良心疼。

  mob浇完水看了看有些凌乱的桌面又开始整理的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药都端到了灵幻的手边。

  灵幻喝了药之后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没有做梦也没有中途醒来,直到睁眼的时候屋内已经暗了,mob坐在了沙发上,在台灯下安静地看着自己给他推荐的名著。

  灵幻此刻竟然有种在安详地过日子的感觉,就想这么一直下去。

  mob将头轻轻一偏,看灵幻醒了立刻就起身,端了一杯水过来:“师傅,先喝口水吧。”

  灵幻轻轻地搭住了mob的手腕,被扶着坐了起来,刚刚好温度的热水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mob的手抚上了灵幻的额头,嘴角轻轻地勾起,露出了温柔的笑:“好像褪了一些,试一试体温吧。”

  mob的手刚刚触摸到体温计,就被灵幻握住了,喉咙沙哑着,还带着鼻音,灵幻的声音让人完全没有拒绝的能力:“mob,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mob的脸一下就红了,头发都翘起了一撮,害羞地偏开了头:“嗯...”

  灵幻忽然发觉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暧昧了,急忙撒开手给自己辩解:“呀!不!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留下来照顾一下...我....”

  灵幻说话越来越小声,mob的脸也蹭蹭地涨红:“我知道的!师傅生病了需要人照顾!”

  “而且...”mob青涩地反握住了灵幻的手,“师傅现在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不适合做那种事情。”

  灵幻的心脏仿佛被射了一箭一样,害羞的mob真的很可爱,太让人心动了,灵幻伸手将mob的头发揉得凌乱了:“过来。”

  mob整疑惑着,灵幻伸手揽住了mob的脖子将他拉了过来,轻轻地在mob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谢谢你,mob。”

  “嗯...”mob红着脸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了半盒烟,严肃地说道:“师傅,你不是戒烟了吗?”

  “额...呵呵呵....”灵幻心虚地挠了挠头:“偶尔抽一根,偶尔....”

  “师傅。”

  “会戒掉的,相信师傅...”

  mob无奈地叹口气,将烟盒里的一大半烟变为了灰烬。



        卑微火车:事情太多了,灵感枯竭嘤嘤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