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影山

10578浏览    453参与
Joyeux澜青

影山大型双标现场,这究竟是为什么?

【双标山君的日常】

【影日是真的!!】

另外倾情奉送二人绝美(?)表情包

影山大型双标现场,这究竟是为什么?

【双标山君的日常】

【影日是真的!!】

另外倾情奉送二人绝美(?)表情包

路西西西西
是给佩佩的影山!

是给佩佩的影山!

是给佩佩的影山!

宽哲
啦啦啦~乌野式微笑:)/危险

啦啦啦~乌野式微笑:)/危险

啦啦啦~乌野式微笑:)/危险

梁野
沙雕向 日向:笑 影山:哇哦~

沙雕向

日向:笑

影山:哇哦~

沙雕向

日向:笑

影山:哇哦~

果子酒A.xc

来了来了~
终于最让我烦心的网课…节课啦!!!!

后两张尝试了一下…绘制情头

日向小可爱和影山小可爱的情头哦~
(虽然画的不是很好😭😭😭😭)


来了来了~
终于最让我烦心的网课…节课啦!!!!

后两张尝试了一下…绘制情头

日向小可爱和影山小可爱的情头哦~
(虽然画的不是很好😭😭😭😭)


Joyeux澜青

【影日】白日梦

影山的温柔和告白,是不是日向的白日梦?

一个小甜文,跟上一篇文有一定时空关联性,但这篇安排了影山告白,建议先看我上一篇写的《Wonderwall》


                           —白日梦


        日向睡...

影山的温柔和告白,是不是日向的白日梦?

一个小甜文,跟上一篇文有一定时空关联性,但这篇安排了影山告白,建议先看我上一篇写的《Wonderwall》


                           —白日梦


        日向睡午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拿着一个大口袋和一把扇子的福神凶神恶煞地对他吼道:“呆け,我可以满足你两个愿望,快快把它们告诉本福神!”日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福神难道是影山的什么亲戚?“愿望吗……让我想想。”日向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东京体育馆的木地板上,目之所及全是白色的雾气:看来他真的是神仙,那自己肯定不能许每天吃猪排饭这种愿望,也没必要许每场比赛都胜利这类抹灭排球乐趣的东西。日向抓耳挠腮,眼看福神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急中生智:“第一个愿望是影山能对我温柔点,第二个愿望嘛……”日向脸有些发红,声音越来越小,不过福神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清楚了∶“愿望马上实现。”

        “Today is gonna be the day that,they're gonna throw it back to you……”日向被闹钟叫醒,他条件反射地坐起身,一时没回过神,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什么嘛,原来只是梦诶。”还以为影山这个暴君以后真能温柔点,今天是休息日,日向带了便当,骑着自行车去乌野体育馆练球。

        不得不说自己跟影山的作息已经达成了出奇的一致,自从他要求影山监督他早睡互发晚安后,他不仅起床上学的时间跟影山同步,这下连睡觉的时间也一样了(虽然互发晚安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月,就被影山以别扭为理由停止了)。日向停下车,就朝着影山的背影冲去,争取拿到今日的第一场胜利,却没想到影山幽幽地来了句:“日向,你慢点跑。”日向差点没摔倒∶影山怎么不按剧本来?不是应该说“日向,呆け,你又抢跑”吗?

        日向停住脚步,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影山,“你要搞什么鬼?”影山不解地看着他:“亲爱的你怎么了?”边说边递给日向一盒影山最爱牌酸奶,“要不要一起喝酸奶?”日向被“亲爱的”三个字雷地说不出话,他沉默了半晌——福神是真实存在的吗?但日向压根受不了了,一个副攻是难以招架二传无时无刻含情脉脉的眼神的,他扣球的手都变得绵软无力使不上劲来,他忍无可忍地走近影山,还没开口,影山就笑了,那个笑羞涩无比——对于日向来说,在影山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不如让自己看一百遍午夜凶铃,福神啊,我收回这个愿望!

        “Today is gonna be the day that,they're gonna throw it back to you……”日向这次是真醒了,被恶心山吓醒的——果然温柔的影山可怕多了,“还好是梦啊!”——日向没想过是不是自己对温柔的定义出了问题。这次日向成功得跟影山进行了日常赛跑,并赢得两个咖喱包子,两个人气喘吁吁地瘫在活动室门口。

        其实日向很久没做过这么轻松的梦了。这段时间日向的情绪难得的低落,自己没收到任何合宿邀请,而影山却要先他一步去“JAPAN”了,那种感觉跟当年初中老师对他说排球部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一模一样。练习练习再练习,小太阳的光热还是没有明亮燃烧起来。

        转眼间就到了影山出发去YOUTH的前一天,即使已经下定决心暗自跟着月岛去白鸟泽训练,日向内心的失落还是达到了顶点,虽然在练习时没什么明显的异样,影山却仍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扣球时掺杂的一丝焦躁。

        中场休息的时候,影山轻飘飘地对日向说了一句∶“你没必要这么着急的。”日向知道影山看穿了他的苦恼,但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种“风凉话”,“你当然不急了,你怎么会知道……”没过脑子的话一说出口日向就后悔了,明明清楚影山没有恶意,自己却还是把气撒在了他身上。影山却不在意,只是用力地握住他的头发,“继续练习吧呆子。”

        练习结束时天色已经很暗了,日向边推车边绞尽脑汁地想该对影山说些什么话,让他注意身体感觉太客套,很擅长的鼓气话偏偏在这种情况下也说不出口,毕竟他还耿耿于怀“JAPAN”。日向其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似乎不仅仅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这种东西通常只会让他的意志更纯粹,更拼命地练习、学习新的技巧,而不是心情如现在这般混乱低沉,日向一抬头就看到满天的星星,他回忆起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烟火大会结束之后,影山和他在公园练球,天上的星星也是这么闪耀。影山会离我越来越远吗?像我看的这些漂亮星星一样。光是这个想法都让日向觉得呼吸不过来,奇怪,太奇怪了,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自卑,还是说他不能忍受一点未来不能跟影山站在同一个舞台的可能性?除了排球,他也想一直陪着影山。

        但这已经不是队友之间会产生的感情了吧,日向想起了那天中午做的梦,难道他真的……喜欢上了影山?

        他们停在了学校门口,影山低头看着安静的反常的日向,突然说了一句:“呆子,你要不要跟我交往?”日向傻了,他怀疑下一刻他就会被闹铃闹醒:哦果然还是个梦啊。但这好像是比梦还不可思议的现实,因为影山接着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所以我才说没必要。”

        日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的脑子就像电脑cpu温度过高,已经完全停止运行了,原来不是白日梦啊,他第二个愿望居然实现了:我想影山能主动跟我告白。当时他真正醒来后还狠狠吐槽了“日夜所思,夜有所梦”这句俗话,自己根本不可能想要跟影山交往嘛——真香。他几十分钟前点头点得像个打桩机。

        影山跟日向恢复了每天晚上的互道晚安,还增加了闲谈时间,各自合宿的最后一天,影山发了一条信息:“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日向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有些嫉妒地回复他:“那是当然了,不过我也学到了很多,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晚安。”  “晚安。”

        明天见。

        日向停下车,没走几步就跟影山碰上,两人对视一眼,便开始了今天的跑步比赛,他们用尽了全力,仿佛想把这五天没见的量都补上。他俩瘫在地上,看着彼此,脸上都是温和到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因为来的太早,活动室还没开门,他们就在空地上练习传球,影山在分享这几天训练情况的同时还不忘损日向几句,日向闷闷地想:好歹我们现在也是恋人了吧?还不对我温柔点——影山的温柔?日向回忆起那个梦,算了算了,还是怼人山可爱一点。影山看这小子又在胡思乱想,幽幽地叹了口气。田中前辈已经打开了活动室,日向跟着上楼梯的时候,影山朝着他的背影说:“你可以跳得更高。”语气平静而温柔,不到正午的太阳却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日向的肌肤被烧得灼热。

        “这就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呀,日向。”

阿堂堂努努力
:好香……儿童洗发水的味道……

:好香……儿童洗发水的味道……

:好香……儿童洗发水的味道……

Joyeux澜青

【影日】Wonderwall

第一次正式写同人文,请大家海涵。

影日,但更多偏向于友情/羁绊地刻画


                        —Wonderwall—


        高三年级了,当年还是小乌鸦的一年级四人组已经长出了一身尚算茁壮的羽毛。这一年的平安夜,还是已成为了可靠前辈...

第一次正式写同人文,请大家海涵。

影日,但更多偏向于友情/羁绊地刻画


                        —Wonderwall—


        高三年级了,当年还是小乌鸦的一年级四人组已经长出了一身尚算茁壮的羽毛。这一年的平安夜,还是已成为了可靠前辈的日向、影山、月岛、山口和仁花一起过。

        “三年了,你的圣诞歌还是唱的这么惊人啊。”月岛露出标志的笑容,斜瞥了一眼影山,开口嘲讽道,听到这,影山黑着脸揍了身边唱得正欢的日向一顿,日向懵逼地还击,场面瞬间混乱起来。山口和仁花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每天都会上演的情景,无奈地去切开圣诞蛋糕。“别闹了,快来吃蛋糕啦!”

        日向暗狠狠地吃下一块蛋糕,差点没被噎着,他总感觉自己在食物链的最底层,影山什么气都朝自己出,真是……真是……专横的王者!哪里有变了!日向扭过头瞪了影山一眼,影山看着他不明所以地歪了下头,嘴角还挂着一抹奶油。

        要散别时,仁花忽然叫住影山和日向,“那个,”她脸红得像刚才吃的平安果,“日向和影山会觉得彼此是特别的吗?”日向和影山同时疑惑地盯着她,表示自己的脑子理解不了这种问题,仁花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抱歉,啊,是我没有说明白。我的意思是,影山会觉得给日向托的球会跟给别人托的球不一样吗?日向会不会也觉得影山跟其他二传是不一样的呢?”仁花飞快地解释了一遍,才感觉自己又说了些稀里糊涂的东西,但她的确想问这个很久了。

        在她还没有正式接受清水学姐的邀请时,因为补习,仁花就已经跟他俩熟识了,后来她见证了日向与影山高中三年最激烈的争吵以及最长时间的冷战,也见证了新快攻的形成与无数默契的托球扣球,关于“球场上的王者”,还是以前听前辈们闲聊时知道的,仁花搞清楚影山初中的事情之后,便开始脑内风暴,什么“宿命的相遇”、“彼此的救赎”……她问过清水学姐,学姐只是温柔地笑了笑,“确实是彼此的救赎呢。”那这份救赎是不是特别的呢,是不是非他俩一起不可呢?会不会还有影山二号、日向二号?仁花没有问出来,清水却兀自补充了一句:“命运让影山和日向遇见了。”

        仁花正在窘迫的时候,日向笑嘻嘻地开口:“会是最特别的哦。”影山默默地看着日向,轻轻点了下头。

        跟常波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向来脑子里只装着排球的影山想起了合宿的时候仁花给他说的话:“影山,你听过《Wonderwall》吗?”虽然不明白仁花为什么当时忽然给他推荐歌,毕竟他连智能机都没用明白,但既然想起了这件事,影山还是打开音乐播放器搜索了这首歌,“汪……汪什么喔来着?”他的黑脸垮了下来。最后凭借着他顽强的试错精神,影山听到了这首歌。

        通过了代表决定赛一次预选,又恰逢八月中旬宫城县开始举办烟火大会,日向开心地邀请影山:“要一起去看烟火大会吗?”影山斜睨了他一眼,“哦”了一声,便扭头走掉了。日向在心里暗骂了影山的臭脾气,但想到了今天的胜利,“还能继续比赛呢!”他骑上自行车,笑容一直在脸上闪耀着。

        举办烟火大会的傍晚,日向和影山在庙会门口碰头,一个满脸写着高兴,一个面无表情,路人偶有侧目,他俩却浑然不觉。日向像是什么都没见过一般,每个摊位都要好奇地凑上去看一眼,如果是自己没有吃过的小吃,就果断地买下尝尝,影山不满地批评他:“要是吃坏肚子了就不能练习了,你这个白痴到底有没有身体管理意识?”日向不服气地回敬:“你先把我给你的苹果糖吐出来再说这话。”

        日向的肚子填饱了,天也黑了,爽快而带着温热的夜风把他蓬松的头发吹得更加散乱,影山却从流过他橙色发梢的风中闻到了橘子水的甜香。几声脆响,夜幕中炸开了第一簇烟花,日向拉着影山挤进了人群中,“这个位置看烟花最好了吧!”影山看着日向望向天空的透亮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回应道:“嗯,的确很好。”

        对于影山来说,眼前的人是队友,是朋友,更是对手,但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现在和未来最重要的人。烟火一簇一簇地绽放,这总让影山有种难得的不真实的感觉,眼睛被染得有些迷离,这种模糊像极了他第一次忍泪时双眼清醒的疲惫,被铺天盖地混乱不清的情绪占据大脑,那是他跪在爷爷灵堂前的时候——再没有人毫无保留地继续陪他走这条路了。

        影山不是不明白自己跟队友的不同。他总是想把每分每秒都交给排球,一球、再一球,直到馆里只有他一个人,然后就练习发球吧,一球、再一球,回应他的只有“砰砰”声。对胜利的渴望没有因为所有不利的条件偃旗息鼓,反而因为纯粹而孤独的训练愈发强烈,我要去更大的舞台、打更多的比赛,影山对自己说,直到这种纯粹而孤独在自己身边划出了巨大的悬崖——球砰一声落地,成了少年最大的梦魇。

        然而有个人说,“影山,有我在。”

        然后影山终于遇到了除了排球以外唯一一个能陪伴他走下去的人,濡湿沉闷的世界里平白炸开了一声春雷,然后万物复苏。

     

     “I don't believe that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do about you now.”

     “Backbeat the word was on the street.That the fire in your heart is out.”

     “托个球过去,连人影都没有,真的很让人害怕。”

     “可是那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吧,我会好好接住你的托球,所以无所谓。”

     “那里连人影都……”

     “影山,有我在。”

     “我管你初中经历了什么呢,对我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托球都值得珍惜,我可以在任何地方跳起,打下任何球,所以,托球给我吧。”

        

       音乐与回忆在烟火表演落幕时涌进了影山脑海,他忽然很想跟身边这个人托球,“日向,要不要去练球。”日向挠挠头,“可是体育馆肯定关门了,我们还是去公园练吧?”

       树灯下他们的影子像一幅动态的画。

 

  “And all the roads we have to walk are winding.

  And all the lights that lead us there are blinding.”

     “一道高墙阻挡在我面前,墙的另一边究竟是怎样一番风景,那风景看上去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那是顶端的景色,是单凭我一个人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的风景,但是,只要我不是一个人。”

     “既然你是君临球场的王者,那我就要打倒你,成为屹立在球场上最久的那个人。”

     “我还想站在球场上。”


       这时再想那天的对话,去日本去世界的承诺像是表白,你要一直跟我在一个球场上,日向。


       十月的代表决定赛决赛。

       “影山,今天的比赛要赢哦。”日向对影山说,影山嗯了一声,他们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坚定。网这边一个不少全是自己的队友,果然还是觉得这是天堂吧,日向想。

       关于这场比赛,记者的报道稿是这么记录∶凭借日向影山初见必杀的负节奏快攻,月岛120分的应变拦网,山口的救场发球,大地西谷坚固如山的防守和田中东峰有力的扣球,更重要的是已经成型的团队配合、丰富的战术与坚定进攻的意志,他们打败了白鸟泽,拿到了进入春高的门票——两月后他们会站在闪闪发光、高高大大的体育馆里,在无数观众面前,在万千感情的漩涡中央,打出一场一场最棒的比赛。

       而球场中心的人却仍然只会用最寻常的语句来表露自己的欣喜。那天晚上日向和影山一起走出校门的时候,影山突然说了句:“托出去的球总有人打真是太好了。”日向眼睛亮亮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会去接每一个你给我的球,无论多烂。”影山用力地握着日向的头,骂道:“白痴,我不会传烂球的。”

       从YOUTH集训回来后,影山一直在想,不行,乌野还太弱了,想要在全国大赛上走得更远还需要更大的进步。因为这种落差感,在跟伊达工打训练赛的时候,他少有的焦躁了起来,对自己的队友冷硬地发出指令,并且从自己手中托出去的球,扣球手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拦网,他忍不住地大喊:“我的托球并没有问题,多去得分啊。”话刚一说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又像是成为了孤独的王者。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初中隔在自己与队友之间那条无法跨越的悬崖和砰一声落地无人去接的托球,影山瞬间感受到了恐惧,一句道歉几乎是要脱口而出,“对……”“之前我就在想啊,‘王者’为什么不好?”日向打断了他,“因为很蛮横?因为以自我为中心?反正不管怎样无论影山说什么,只要说服不了我,我就不听,”影山愣住了。其他人随后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个矛盾就算揭过了,而影山的心上却还刮起一阵旋风。


     “Because maybe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 ”

     “可我现在不知道除了信任你还能怎么办啊。”影山那时就明白日向是不同的。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反而让他更加确信,这个人无比渴望他的托球。没有沉默,不是迎合,只是纯粹地相信,我影山一定能做到,一定能托出最完美的球。“这家伙的跳跃能力和运动能力,可以用我托的球发挥出来。”——我也想给他托球。


        “新球场上的王者诞生了。”这次是日向为影山加冕成王,影山把毛巾丢在日向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彼此契合的天赋啊……”看着他们,小武心想,或许他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球场上,那一个个漂亮的托球,那一次又一次的跃起,或许不只是他们才能做到,可能在未来他们还会隔网相见,可能他们不再打配合,但他们也永远是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他没有忘记,是日向让影山脱离孤独的王者,也只有这个跟影山灵魂相似的人,才能从始至终都明白他,而影山也注定是最了解日向的人,他能轻易看穿日向的不甘、渴望与最宝贵的力量,并毫不留情地利用开发它们。

        怎么会不是特别的。

 

     “And after all,you're my wonderwall.”

     日向从悬崖的对面跳了过来。


        “会是最特别的哦,初中的时候,那一群人走过,我就只看到了影山的王者披风哦。”日向拍了拍影山的背,“你永远是第一个给我托球的二传呢,影山。”


枸杞茶
强势影山在线x(不是)

强势影山在线x(不是)

强势影山在线x(不是)

弥生
影山是真的爱排球。 最新一话终...

影山是真的爱排球。

最新一话终于说起了他的故事。从小喜欢排球,喜欢球场的颜色和气味,更喜欢带他学习排球的爷爷。最喜欢二传手,因为碰球次数最多。和实力悬殊的对手比赛,会放水,也是为了增加碰球机会。

但爷爷告诉他,你强大了,就会遇到更多更强大的对手。

但是在初中,因为太强大,对队友要求严格,变成了“球场上的王者”,没人接下自己的球,对于二传手是一种致命打击。

不过!

遇到了小太阳!

“托球给我!”日向总是在一跃而起的时候喊!

现在是对手,可以酣畅淋漓的打一场!毕竟刚开始遇到的时候,就渴望对方这样的对手!

古馆春一刻画的人物太饱满啦!小排球我最爱!

影山是真的爱排球。

最新一话终于说起了他的故事。从小喜欢排球,喜欢球场的颜色和气味,更喜欢带他学习排球的爷爷。最喜欢二传手,因为碰球次数最多。和实力悬殊的对手比赛,会放水,也是为了增加碰球机会。

但爷爷告诉他,你强大了,就会遇到更多更强大的对手。

但是在初中,因为太强大,对队友要求严格,变成了“球场上的王者”,没人接下自己的球,对于二传手是一种致命打击。

不过!

遇到了小太阳!

“托球给我!”日向总是在一跃而起的时候喊!

现在是对手,可以酣畅淋漓的打一场!毕竟刚开始遇到的时候,就渴望对方这样的对手!

古馆春一刻画的人物太饱满啦!小排球我最爱!

柴柴脐_NANONO

【影丽】*曲梗:ふわふわ♪

“大小姐的眼睛是瞎了吗?”


听见对方轻柔的声音有些生气,睁开眼睛试图想要和他顶嘴,但一睁眼便看见了那个让人讨厌不起来反而还很喜欢的笑容便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头顶传来了一丝柔软的触感,让人误以为是要摸自己的头,但下一秒便消失了。眼前的影山将刚刚放在头顶的手移到了我的面前,他正捏着一瓣樱花!


“如果大小姐不抬头的话,可是看不见长在山上的樱花树了哦!”

什么啊这个家伙……倒是摸我的头啊……


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打字机


“大小姐的眼睛是瞎了吗?”

 

听见对方轻柔的声音有些生气,睁开眼睛试图想要和他顶嘴,但一睁眼便看见了那个让人讨厌不起来反而还很喜欢的笑容便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头顶传来了一丝柔软的触感,让人误以为是要摸自己的头,但下一秒便消失了。眼前的影山将刚刚放在头顶的手移到了我的面前,他正捏着一瓣樱花!

 

“如果大小姐不抬头的话,可是看不见长在山上的樱花树了哦!”

什么啊这个家伙……倒是摸我的头啊……





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打字机


柴柴脐_NANONO

【影丽】转自名人朋友圈117番宝生丽子

明明哈欠连天还打着喷嚏却依旧固执地坐在书桌前看着和推理小说,有时还会在书上圈圈画画或者再一旁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时间已是深夜,在长久的阅读下既是昏黄的台灯也显得耀眼,便不断地用眼药水润自己酸痛的眼睛。

还不够,还不能睡。


宝生丽子117就是我,是mp的一个转载XP

是一个突发的脑洞,轻微的cp向内容,希望各位用餐愉快。

顺便求个同剧组XP

明明哈欠连天还打着喷嚏却依旧固执地坐在书桌前看着和推理小说,有时还会在书上圈圈画画或者再一旁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时间已是深夜,在长久的阅读下既是昏黄的台灯也显得耀眼,便不断地用眼药水润自己酸痛的眼睛。

还不够,还不能睡。




宝生丽子117就是我,是mp的一个转载XP

是一个突发的脑洞,轻微的cp向内容,希望各位用餐愉快。

顺便求个同剧组XP

芝昂鸭
在海边盯着某个睡着了的人。(可...

在海边盯着某个睡着了的人。(可能昨晚太累了吧,我猜的)

在海边盯着某个睡着了的人。(可能昨晚太累了吧,我猜的)

红烧大头鬼

影山大人的漫漫排球路 7 发型

根据目前情报,影山是唯一一个家里有直系亲属(姐姐)是托尼老师的。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在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小飞雄的发型却越发狗啃?

[图片]

还有这个飒(sha)爽(bi)的中分头。

[图片]

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根据目前情报,影山是唯一一个家里有直系亲属(姐姐)是托尼老师的。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在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小飞雄的发型却越发狗啃?

还有这个飒(sha)爽(bi)的中分头。

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阿堂堂努努力
我就是喜欢看影日夫夫拌嘴日常(...

我就是喜欢看影日夫夫拌嘴日常(?)

我就是喜欢看影日夫夫拌嘴日常(?)

万字归一

原来影山眼里的世界是三维立体空间!精准!!

他托球会不会有坐标(x,y,z) 哈哈哈

话说第一张好像密室踩到机关2333

原来影山眼里的世界是三维立体空间!精准!!

他托球会不会有坐标(x,y,z) 哈哈哈

话说第一张好像密室踩到机关2333

什么东西
影山脑子里大概只有日向和排球...

影山脑子里大概只有日向和排球

但是日向笨蛋真的吵死了!!

影山脑子里大概只有日向和排球

但是日向笨蛋真的吵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