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影片mika

23861浏览    552参与
百年老窖_713

虽然但是


为什么会对一只猫猫恶意那么大……真的不能理解啊

虽然但是



为什么会对一只猫猫恶意那么大……真的不能理解啊

铃

第三张,我这个人体是真的拉啊……

第三张,我这个人体是真的拉啊……

siri

卡瓦小咪画完啦!

上传照片时才发现忘记给眼睛加高光了(谁是笨蛋我不说ಥ_ಥ)但配合这个动作就做出一副无神的样子也行叭。。( •̥́ ˍ •̀ू )

卡瓦小咪画完啦!

上传照片时才发现忘记给眼睛加高光了(谁是笨蛋我不说ಥ_ಥ)但配合这个动作就做出一副无神的样子也行叭。。( •̥́ ˍ •̀ू )

DAIZE
去看了MV,小咪抛个蛋都能砸到...

去看了MV,小咪抛个蛋都能砸到头真的很卡瓦……

灵感来源于破站MV的一条评论

去看了MV,小咪抛个蛋都能砸到头真的很卡瓦……

灵感来源于破站MV的一条评论

叶曲

这个真的好适合园的舞!可能因为我也推园,滤镜加成。截了一些异色时光咪。是的,我好不容易满破!一定要疯狂截图!感谢园!

这个真的好适合园的舞!可能因为我也推园,滤镜加成。截了一些异色时光咪。是的,我好不容易满破!一定要疯狂截图!感谢园!

铃

短裤是不被允许的吗喝可可


(可恶被限流啦)

短裤是不被允许的吗喝可可


(可恶被限流啦)

冷月初弦

二十发结束战斗,快乐了グッ!(๑•̀ㅂ•́)و✧

二十发结束战斗,快乐了グッ!(๑•̀ㅂ•́)و✧

名字会撞
本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的画出现了

本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的画出现了

本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的画出现了

望月结城

飞蛾扑火④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下一篇就完结啦,可恶越写越拉


「如果说飞鸟投海,潜鱼深吻天际,那等我漫步过冬季,拥抱深红的荆棘」


「虽然我不会对你抱什么期待,但是也不会忽视排斥你,毕竟,我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受到了你的关照。」——斋宫宗


10.29    多云

留下他后,却越来越得寸进尺,昨晚硬是要闹着和我睡,明确的拒绝了他,但他蹲在床脚不肯离开,说什么也没有用,无奈之下只能先让他睡在我的床上,打算等人熟睡后再抱回他的床。

熄灯不久就抱着我睡着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是麻烦,我试着挣脱开他的怀抱...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下一篇就完结啦,可恶越写越拉


「如果说飞鸟投海,潜鱼深吻天际,那等我漫步过冬季,拥抱深红的荆棘」


「虽然我不会对你抱什么期待,但是也不会忽视排斥你,毕竟,我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受到了你的关照。」——斋宫宗


10.29    多云

留下他后,却越来越得寸进尺,昨晚硬是要闹着和我睡,明确的拒绝了他,但他蹲在床脚不肯离开,说什么也没有用,无奈之下只能先让他睡在我的床上,打算等人熟睡后再抱回他的床。

熄灯不久就抱着我睡着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是麻烦,我试着挣脱开他的怀抱,只是徒劳。

有那些些精神病的力气很大,不过我并不喜欢接触这些病人,即使在诊所也是棘手的存在。后来实在困了不小心睡了过去……


山雨欲来风满楼,外面的风很大,遮天的乌云让一切都灰蒙蒙的。

影片美伽站在斋宫宗办公室的窗前,手抚上冰冷的玻璃盯着窗外细雨中摇曳的花看,他甚至没有意识到斋宫宗已经进来了。

“喂!影片!怎么也不把窗户关上!”

斋宫宗质问着,走上前去将窗户关上,正准备回头教训一下这个孩子,却被他迎面抱住。

影片美伽将头埋在斋宫宗的怀里,“冷。”

他的力气很大,斋宫宗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只是突然又被抱住吓了斋宫宗一跳。

他和一个病人计较什么呢。

斋宫宗对影片美伽的耐心给超出了一般人耐心,他任由影片美伽抱着自己,等了很久才开口问道“可以松手了吗。”

影片美伽在他怀里蹭了蹭,嗅着对方身上的味道,乖巧的松开了手,却撅起了嘴。

是一个听话且安静的孩子,斋宫宗这样想着。自己的治疗有点成色了,至少现在不会像之前那样抵触别人了,语言动作也丰富了许多,有了欲望与情感,而斋宫宗在他身上得到了一种成就感。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有几个同事给斋宫宗用来了礼物,影片美伽指着包装精美的礼盒问斋宫宗是什么。

“啊,是生日礼物。”斋宫宗笑着整理帮玛朵莫塞尔整理衣服和头发。

“今天,是生日吗?”影片美伽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想了想,他身无分文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当做礼物送给斋宫宗。

他走上前一步,停在了斋宫宗的面前,而斋宫宗整理好玛朵莫塞尔后准备出去工作,见影片美伽站在面前,稍作停留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影片美伽抬着头,那双眼睛直盯着斋宫宗看,他微微踮起脚,吻上了斋宫宗的唇。

这是他所认为的幸福,而他希望斋宫宗会幸福。

斋宫宗瞪大了眼睛后退了几步,绯红迅速染到了耳根,他瞪着影片美伽说不出话来。

而做了这些事的另一个人却还是懵懂着朝他眨了眨眼,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甚至开口问他“老师喜不喜欢?”

斋宫宗离开了办公室,他把门摔得整个诊所都听到了。

“小斋,你怎么了。”路过的鬼龙红郎见斋宫宗红着脸从办公室跑出来关心地问了一句。

斋宫宗没理他,径直走出了诊所,他要去外面吹吹风。

当初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把人捡回来呢?斋宫宗埋怨起几个月前的自己,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现在想回到几个月前即使买不到牛角面包也不会出门。

外面的风很冷,诊所里开着暖气所以感受不到了,这下出来又没穿外套等火头降下来确是感受到了。

他听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是影片美伽。

“老师,你没拿衣服。”

影片美伽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到斋宫宗出了诊所,又看到落在椅子上的外套,拿着外套追了出来。

他替斋宫宗把衣服披上,眼巴巴地看着斋宫宗像是想要寻求表扬。

斋宫宗依旧是瞪着他,如果不是他突如其来的吻他也不至于在外面吹冷风。

他一遍又一遍地劝自己对方只是个病人,他不该生气,但是芥蒂仍在。

但他不得不承认他没有反感过影片美伽,不然也就不会跑出诊所,像是落荒而逃。

说来讽刺,明明自己学的是心理,却搞不懂自己现在的情绪是什么,又是从何而来的感情。

果然,人类是莫名其妙的,是奇怪的,是搞不懂的。

斋宫宗被风出清醒了,才注意到这个傻子给自己拿外套却自己没有穿就跑出来了。

“真是的,真不让人省心。”斋宫宗将身上的外套给影片美伽披上,看着他单薄的衣衫气早就消了,“回去吧。”

或许是新奇吧,从前从没有除了病人外的人和他相处这么久,这也是他第一次去照顾人,第一次身边有了朝夕相处的其他人。

回到诊所后虽然有人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但斋宫宗只是缄口不答,影片美伽则是乖乖的想要回答对方,却被斋宫宗勒令闭嘴,之后不论谁问影片美伽都会撅起自己的嘴以示保密。

之后的日子还是那样,斋宫宗在小房间里工作,影片美伽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玛朵莫塞尔发呆或者抱着她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斋宫宗出来。

“嘭!”斋宫宗所以的房间发出一声响声,门被打开了一半又“嘭”地一声关上了。

影片美伽忙放下玛朵莫塞尔走到了那个房间的门前,他用力敲了敲门,之后去旋那个把手,“老师?老师!”

门似乎是被堵上了,影片美伽没有打开。

房间里的声响惊扰到了外面的其他人,他们纷纷围了过来,有几个跑去喊保安了。

影片美伽又拧了拧把手,还是开不出来,碍于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也不能判断发生了什么。

影片美伽不再去开那扇门,他跑到外面,走到那个房间对应的窗户旁,试着去开窗户,却发现窗户也全都锁上了。

他抡起拳头去砸玻璃窗,一下一下很是用力,也好在玻璃的质量并不太佳,被他砸破了一个洞。

尖锐的玻璃划过他的手,鲜红的血液流出,他却像是感受不大一样,将那个洞砸的更大,直到可以进去。

影片美伽拉开挡住的窗帘,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揪着斋宫宗的领子将他摁在门上,斋宫宗和那男子说着什么,似乎是让他冷静的话。

影片美伽冲上去,一把拉开了那个男子,将他推到在地,握起的拳头想要落下。

“影片!住手!”

身后斋宫宗的声音响起,影片美伽不得不停了手,他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人,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斋宫宗打开了房间的门后去地方拉影片美伽,他看到对方眼里的泪水,又看到那人沾满血的手,问道“疼吗?”

他皱起了眉,眼里有不悦,但心疼占了上风。

斋宫宗把那个男子交付给同事,自己则拉着影片美伽回办公室涂药。

“斋宫你是不知道,他刚才听到声音就立马跑过来了,见开不出门又疯了似的出去砸玻璃。”

路过同事身边时有人这么对他表述着,斋宫宗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虽是对对方的回应。

斋宫宗让影片美伽坐在椅子上,拿来药给他擦拭伤口。

“砸窗怎么也不拿个东西,净是给我添麻烦。”斋宫宗轻柔的用棉签蘸过药水涂在影片美伽的伤口上。

“我怕我去晚了……”影片美伽的泪水落下来滴在裤子上,斋宫宗看见了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给他擦药,眼中的情绪很是复杂。



11.16    晴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人类,但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就像飞蛾扑火,义无反顾,错的离谱。


斋宫宗被所长叫去了办公室,他并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但总有预感会是不好的事情。

斋宫宗到的时候所长正在阅览手里的文件,他见斋宫宗到了,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向斋宫宗。

所长是个中年男人,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开口问斋宫宗“那个叫做影片美伽的孩子,是你的病人?”

“是。”斋宫宗回答着,有些在意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斋宫,我一直很看好你,不过,既然是病人,你是医生,业界那不成文的规矩,心理医生不能和自己的病人谈恋爱。”所长顿了顿,“把那个孩子交给其他人治疗吧。”

斋宫宗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的爱意从没有管过规矩这种东西,一时之间他沉默了。

把影片美伽交给别人吗?

先不说自己不愿意,那个孩子也不会愿意的吧。

“给我几天考虑一下吧。”这次斋宫宗没有了底气,确实是他不自觉中越界了。

“斋宫,这关系到你的前途。”所长的语气强硬,每次开口都叫着他的名字,想给这个年轻人施压。

斋宫宗敷衍了几句就离开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又一次透着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人儿。

怎么办?

斋宫宗不知道该怎么做,里面的影片美伽像是感受到自己的视线一般偏过头很开心的看回去。

确认过是斋宫宗后,影片美伽一蹦一跳地从办公室里出来,抱住了斋宫宗。

“老师,你怎么又偷看我。”

“才不是呢,我在看玛朵莫塞尔。”斋宫宗偏过头,不愿看那人的眼睛,却依旧被对方盯着。

“我是不会看错的,诶嘿嘿,不过老师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很美啊。”

影片美伽看着斋宫宗的脸,自那日雨后他的眼睛就再也离不开这张脸,他是如此的迷恋这个人。

“那是当然。”斋宫宗对视上影片美伽的眼睛,想了想,开口道“想和我谈恋爱吗?那就先把病治好吧。”

斋宫宗微笑着,他的情感是他个人所控制不住的,像是海水一般充斥着所有,他不想压抑这份情感,喜欢的就一直喜欢吧。





Akimotorie.
想起还有张摸鱼的存货干脆一起发...

想起还有张摸鱼的存货干脆一起发出来算了

喜欢这套衣服~

想起还有张摸鱼的存货干脆一起发出来算了

喜欢这套衣服~

望月结城

飞蛾扑火③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去你妈的疫情,lz没假放,瓦二箱打不完了!!!!


这篇特别ooc就是说


「起初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分成了光明与黑暗……也就是说,上帝赋予了世界的意义。」——返礼宗


10.02.  晴

……家里多了个人打乱了我的生活,不得不做两份饭,但好在他并不挑食,我做什么他吃什么,也不是完全的不能自理,至少不用我喂饭。

至于他的家人,鬼龙说找到了,终于可以回归正常了吧,但我开始迟疑……


斋宫宗不放心影片美伽一个人呆在他的家里,再加上似乎那孩子也不愿意离开他,所以尽管麻烦也只好将人带...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去你妈的疫情,lz没假放,瓦二箱打不完了!!!!


这篇特别ooc就是说


「起初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分成了光明与黑暗……也就是说,上帝赋予了世界的意义。」——返礼宗


10.02.  晴

……家里多了个人打乱了我的生活,不得不做两份饭,但好在他并不挑食,我做什么他吃什么,也不是完全的不能自理,至少不用我喂饭。

至于他的家人,鬼龙说找到了,终于可以回归正常了吧,但我开始迟疑……


斋宫宗不放心影片美伽一个人呆在他的家里,再加上似乎那孩子也不愿意离开他,所以尽管麻烦也只好将人带在身边。

好在影片美伽并不再像上次那样伤人。

影片美伽很乖,他会安静地坐在斋宫宗的办公室里对着玛朵莫塞尔发呆,一动不动,像个精致的人偶。

斋宫宗隔着玻璃窗望着影片美伽,开口和旁边的鬼龙红郎说道"我没有理由留下他。"

鬼龙红郎双手环抱胸前,倚着墙,"毕竟是你说他怪可怜的,让人心疼。"

"NO!我没有说,那是玛朵莫塞尔!"斋宫宗反驳着。

鬼龙红郎看向斋宫宗"那如果拥有这个理由你就会留下他了?"说着他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喂!"斋宫宗见他如此,只觉得对方要做出什么事来,但他并没有驳斥那句话。

而办公室内的影片美伽因为外面的声响转过头,见进来的是鬼龙红郎却是眼瞳一缩,端坐着静观对方的动作,视线在看到鬼龙红郎身后的斋宫宗后才柔和了许多。

"你的养母找到了。"鬼龙红郎语气平淡,但他说完,影片美伽却露出了一丝惊慌。

"果然,你怕她对吧。"鬼龙红郎看着呼吸愈加急促的影片美伽,不慌不慢地说着。

"够了,不要再说了!鬼龙!"见影片美伽的情绪不太对劲,斋宫宗走了进来,挡在影片美伽面前"他现在算我半个病人,你不要插手了!"他的声音少露怒色。

鬼龙红郎只好作罢,这种事还轮不到他头上,他离开了办公室,顺便为两人带上了门。

寂静的办公室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影片美伽盯着斋宫宗的背影看。

"你要赶我走了吗。"影片美伽的声音弱弱的,略带着点哭腔。

斋宫宗又一次沉默了,他没法保证任何事情,他背对着影片美伽又一次感受到了无助。

人类啊,他又爱又恨的人类啊,总是可以让他如此纠结。

斋宫宗闭上了眼叹了口气,却不料被影片美伽从后面抱住。

"你留下我,留下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留下我……好吗……不要把我送回去。"影片美伽的声音颤抖着,这是斋宫宗第一次听到影片美伽说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听到他有所祈求,在这之前,他看到的是一个言听计从的人偶,偶尔会露出点笑容。

影片美伽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斋宫宗没有让他离开,也不曾再提起那个女人的事。

他不想离开斋宫宗,即使这样似乎会让他受人厌,但是只要留下来就是好的。

他从福利院出来后便和养母一起生活,他的所有认识都是从那个女人身上得来的,或许会在不自觉中有和那个女人同样的想法。

他见过有个人会替女人擦干净沾有污渍的脸,有个人会在雨天给女人打伞,有个人和女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是他们是如此的幸福。

那个人还会吻女人。

影片美伽觉得这是表达爱意的手段,他也想要这份幸福,所以他做了。











望月结城

飞蛾扑火②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白情快乐!(bushi)

人已经死在二箱了

想要评论摩多摩多,阿里嘎多!


「就让我主动走近你好了,我会站在那我所能接受的与他人保持的最近距离的边界线上。」——斋宫宗


09.27    雨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迫使我做下了这个决定,或许是神的指引,但我出意外的接纳了一个人类。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还是我的病人,唯一可取的似乎只有那双异瞳了吧,罕见的与常人不同。


在去诊所的路上斋宫宗想着影片美伽或许精神有些问题,这次应该是不小心和家人走散了。

等他赶到诊所时,看...

医生宗x病患咪cp向(或许是咪宗)

无脑甜,大型ooc车祸现场

白情快乐!(bushi)

人已经死在二箱了

想要评论摩多摩多,阿里嘎多!


「就让我主动走近你好了,我会站在那我所能接受的与他人保持的最近距离的边界线上。」——斋宫宗


09.27    雨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迫使我做下了这个决定,或许是神的指引,但我出意外的接纳了一个人类。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还是我的病人,唯一可取的似乎只有那双异瞳了吧,罕见的与常人不同。



在去诊所的路上斋宫宗想着影片美伽或许精神有些问题,这次应该是不小心和家人走散了。

等他赶到诊所时,看到影片美伽缩在一间病房的角落里,双手环抱着腿,小小的一只躲在墙角。

屋外是被他赶出去的员工。

“啊,斋宫,你可算来了。”有人说着“那孩子不让人靠近,碎碎念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都被他抓破皮了,你从哪里找回来的……”

斋宫宗没说什么,毕竟是他带回来的人,烂摊子也只能自己解决。他走了进去,顺便把门带上了。

“喂喂!斋宫你小心点!”

房间内的布局他再熟悉不过了,毕竟精神病人的力气一般很大,发起疯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房间是最优选择。

斋宫宗缓缓走到影片美伽面前,他的直觉告诉他,影片美伽不会伤害他。他单膝蹲跪在影片美伽面前,而那人往后缩了缩。

应该是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影片,先把衣服换下来。”

影片美伽只是抬起头,睁着那双迷蒙的异瞳看着斋宫宗,泫然欲泣,一副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斋宫宗和影片美伽对视了很久,没有先前赶走其他医生的气势,他并不反感斋宫宗。

“自己可以吗?”斋宫宗起身替影片美伽拿起衣服递给他。

影片美伽看了看诊所的病号服,又看了看斋宫宗,摇了摇头。

斋宫宗不禁扶额,皱起了眉,“真是的,怎么连衣服都不会穿……”

斋宫宗先入为主的把影片美伽当成了病人。

虽然确实有些病人生活不能自理,但一般这种人不会落到斋宫宗头上。

可目前来看,这个孩子只对他一人不加以排斥,那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推给同事了。

斋宫宗和影片美伽干瞪眼了好久,这才上前解开他的扣子,替他把干净的衣服换上。

诊所只有病号服了,明明是均码的病号服,在影片美伽身上却是偏大。

斋宫宗刚脱下他衣服的时候被他身上新旧相叠的伤痕吓了一跳。

“谁弄的?”斋宫宗的指尖轻抚过青紫的皮肤,呼吸有点停滞。

影片美伽沉默不言,只是注视着斋宫宗。

斋宫宗不再问,不想说话的病人他也不是没见过,以后或许能让他开口,但满身的伤痕让人不得不在意这个孩子的过去。

在穿衣服前斋宫宗用热水轻轻地给影片美伽擦了一遍身子,温热的水将污垢除去,即使碰到伤口影片美伽也只是皱了皱眉,任人摆布。

斋宫宗思量着,对他的过去有了一定的猜测。

等斋宫宗把衣服换好出病房时,门外的同事围了过来,起初是怕影片美伽又动手斋宫宗一个人制不住他,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动静众人也就放心了。

“不愧是斋宫啊,我们是一点都没发靠近呢。”

影片美伽缩在斋宫宗的背后,一手攥着斋宫宗的衣角,视线下移不太愿意接触其他人的目光。

“去查一下附近有没有人走失吧。”斋宫宗眸中深沉,夹杂着一丝心疼,若有若无。

“这孩子可以留下来吗……”斋宫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要!不要……”影片美伽大叫着,莫名的眼泪掉了下来,皱着一张脸,有些不敢却还是瞪着斋宫宗。

斋宫宗被他吓了一跳,但考虑到影片美伽的反抗情绪,似乎诊所里只不抵触他一人。

“那,去我家吧。”

114.5

太棒了这一次……


(不知道能不能用签名,不能用我立马删掉,加上单纯是为了丰富一点💦)

太棒了这一次……


(不知道能不能用签名,不能用我立马删掉,加上单纯是为了丰富一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