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影视

63.3万浏览    19026参与
尚未崩坏的部分
我不希望你走 我需要你 你不要...

我不希望你走

我需要你

你不要走

隐忍克制又深情的黄昏

我不希望你走

我需要你

你不要走

隐忍克制又深情的黄昏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十七_下)

第十七章  海蛟龙曼达(下)


帝王组织返回基地后,曼达和哥斯拉告别,哥斯拉也返回了自己的家。


曼达在海里游荡着,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不一会,他遇到了达哥拉。


“呦!这不是老朋友曼达吗?好久不见了啊。”见到旧友,达哥拉高兴地跟他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啊,达哥拉,这几年你又和其他泰坦打了几架啊?”


“你怎么一见面就问这个,我有那么喜欢挑事吗?”达哥拉问道,“倒是你,这么多年都不见你的身影,再不出来我都要以为你已经挂了,你跑去干嘛了?这么久都不出现?”


“唉,别谈了,还不...

第十七章  海蛟龙曼达(下)

 

帝王组织返回基地后,曼达和哥斯拉告别,哥斯拉也返回了自己的家。

 

曼达在海里游荡着,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不一会,他遇到了达哥拉。

 

“呦!这不是老朋友曼达吗?好久不见了啊。”见到旧友,达哥拉高兴地跟他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啊,达哥拉,这几年你又和其他泰坦打了几架啊?”

 

“你怎么一见面就问这个,我有那么喜欢挑事吗?”达哥拉问道,“倒是你,这么多年都不见你的身影,再不出来我都要以为你已经挂了,你跑去干嘛了?这么久都不出现?”

 

“唉,别谈了,还不是那个该死的基多拉。当初我被他电晕了过去,然后就被冰封在了北冰洋,一直到今天才被君王救出来。”

 

“这么惨的吗?”达哥拉很吃惊,“我也去过北冰洋啊,可是为什么感应不到你呢?”

 

“这个问题君王也很困惑,他也来过几次,但就是没有发现我。人类说可能是那边的天然矿石影响了所有人的感应,不管是人类的探测器还是泰坦都发现不了被封在冰里的我。”

 

“原来是这样,你刚刚提到了人类?难道是他们先发现你的?”

 

“对啊,人类先发现了我,告诉了君王。”

 

“被封在冰里这么多年的感觉如何?”达哥拉笑着说。

 

“别提了,我先在全身都疼。”

 

“哈哈,那滋味肯定不好受的。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免得到时候猝死了。”

 

“我才刚出来你就咒我?”

 

“哈哈哈,别生气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

 

“算了,不理你了,我走了。”

 

“慢走不送。”

 

“这个家伙真烦人,还说自己不惹事,估计这些年架也没少打。”伊比拉嘀咕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其他朋友怎么样了……”

 

“希望一切安好吧。”

 

曼达继续下潜,向海底潜去。

都不见你的身影,再不出来我都要以为你已经挂了,你跑去干嘛了?这么久都不出现?”   “唉,别谈了,还不是那个该死的基多拉。当初我被他电晕了过去,然后就被冰封在了北冰洋,一直到今天才被君王救出来。”   “这么惨的吗?”达哥拉很吃惊,“我也去过北冰洋啊,可是为什么感应不到你呢?”   “这个问题君王也很困惑,他也来过几次,但就是没有发现我。人类说可能是那边的天然矿石影响了所有人的感应,不管是人类的探测器还是泰坦都发现不了被封在冰里的我。”   “原来是这样,你刚刚提到了人类?难道是他们先发现你的?”   “对啊,人类先发现了我,告诉了君王。”   “被封在冰里这么多年的感觉如何?”达哥拉笑着说。   “别提了,我先在全身都疼。”   “哈哈,那滋味肯定不好受的。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免得到时候猝死了。”   “我才刚出来你就咒我?”   “哈哈哈,别生气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   “算了,不理你了,我走了。”   “慢走不送。”   “这个家伙真烦人,还说自己不惹事,估计这些年架也没少打。”伊比拉嘀咕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其他朋友怎么样了……”

[Dōu bùjiàn nǐ de shēnyǐng, zàibu chūlái wǒ dū yào yǐwéi nǐ yǐjīng guàle, nǐ pǎo qù gàn male? Zhème jiǔ dōu bù chūxiàn?”   “Āi, bié tánle, hái bùshì nàgè gāisǐ de jī duō lā. Dāngchū wǒ bèi tā diàn yūnle guòqù, ránhòu jiù bèi bīng fēng zàile běibīngyáng, yīzhí dào jīntiān cái bèi jūnwáng jiù chūlái.”   “Zhème cǎn de ma?” Dá gē lā hěn chījīng,“wǒ yě qùguò běibīngyáng a, kěshì wèishéme gǎnyìng bù dào nǐ ne?”   “Zhège wèntí jūnwáng yě hěn kùnhuò, tā yě láiguò jǐ cì, dàn jiùshì méiyǒu fāxiàn wǒ. Rénlèi shuō kěnéng shì nà biān de tiānrán kuàngshí yǐngxiǎngle suǒyǒu rén de gǎnyìng, bùguǎn shì rénlèi de tàncè qì háishì tàitǎn dōu fāxiàn bùliǎo bèi fēng zài bīng lǐ de wǒ.”   “Yuánlái shì zhèyàng, nǐ gānggāng tí dàole rénlèi? Nándào shì tāmen xiān fāxiàn nǐ de?”   “Duì a, rénlèi xiān fāxiànle wǒ, gàosùle jūnwáng.”   “Bèi fēng zài bīng lǐ zhème duōnián de gǎnjué rúhé?” Dá gē lā xiàozhe shuō.   “Biétíle, wǒ xiān zài quánshēn dōu téng.”   “Hāhā, nà zīwèi kěndìng bù hǎoshòu de. Nǐ xiān qù zhǎo gè dìfāng xiūxí yīxià ba, miǎn dédào shíhòu cùsǐle.”   “Wǒ cáigāng chūlái nǐ jiù zhòu wǒ?”   “Hāhā hā, bié shēngqì bié shēngqì, kāi gè wánxiào éryǐ.”   “Suànle, bù lǐ nǐle, wǒ zǒule.”   “Màn zǒu bù sòng.”   “Zhège jiāhuo zhēn fánrén, hái shuō zìjǐ bù rěshì, gūjì zhèxiē nián jià yě méi shǎo dǎ.” Yībǐ lā dígū dào,“zhème duōnián guòqùle, bù zhīdào qítā péngyǒu zěnme yàngle……”]

Can not see you, you do not come out I have thought you'd hung up, you go doing it? So long do not appear? "

 

"Oh, not talk, is not that damn Jiduo La. Corona him when I was in the past, then it was frozen in the Arctic Ocean, until today was only rescued the king."

 

"So badly it?" Da Gela very surprised, "I've been to the Arctic Ocean ah, but why not sense How about you?"

 

"The problem is very confused king, he also came a few times, but they did not find me. Man said there may be a sense of natural minerals affect everyone, whether it is human or Titan probe were found not to be sealed I was in the ice. "

 

"So this is, you just mentioned the human race? Could it be that they first found you?"

 

"For ah, humans first found me, and told the king."

 

"How was sealed in the ice so many years of feeling?" Da Gela said with a smile.

 

"Do not mention it, I will have pain in the body."

 

"Haha, that taste is certainly having a hard time. You go find a place to take a break, get free time to sudden death."

 

"I just came out you curse me?"

 

"Ha ha ha, do not be angry Do not be angry, a joke."

 

"Well, ignore you, I'm gone."

 

"Walking them off."

 

"This guy is really annoying, they say they do not stir up trouble, it is estimated the annual aircraft did not play less." Ebirah muttered, "so many years, do not know how other friends ......"

视觉居

绿幕视频素材鳗鱼

[图片]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鳗鱼 电鳗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91.html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鳗鱼 电鳗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91.html

小熊猫摸了摸耳朵

【宇植】东植失踪的第xx天(33)

还是在那片丛林。

陆东植愣愣地站在原地,在往前逃跑的瞬间被身后厉鬼扑倒。

厉鬼缠身的感觉并不好,后背如有千钧重量,东植惨叫一声,不停往前爬,他知道前面再远一点有徐仁宇拿着枪在等他。

「别怕,我一直在。」

直到面前多了一双锃亮的皮鞋,东植才感觉心口一松,他揪住笔挺的西裤,慢慢抬头。

“仁宇……”

从这个角度看,徐仁宇面部轮廓冷硬而锋利,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轻慢的笑来,然后抬起了枪。

“仁宇?”

黝黑的枪口对准东植的额头,一个女人的声音尖声冲他喊——

“东植!不要相信他!!”

东植?

继而平地枪声响起,血迸溅到陆东植的脸上,他愣住了,看见背后一直追逐着他的厉鬼倒在血泊中。良...

还是在那片丛林。

陆东植愣愣地站在原地,在往前逃跑的瞬间被身后厉鬼扑倒。

厉鬼缠身的感觉并不好,后背如有千钧重量,东植惨叫一声,不停往前爬,他知道前面再远一点有徐仁宇拿着枪在等他。

「别怕,我一直在。」

直到面前多了一双锃亮的皮鞋,东植才感觉心口一松,他揪住笔挺的西裤,慢慢抬头。

“仁宇……”

从这个角度看,徐仁宇面部轮廓冷硬而锋利,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轻慢的笑来,然后抬起了枪。

“仁宇?”

黝黑的枪口对准东植的额头,一个女人的声音尖声冲他喊——

“东植!不要相信他!!”

东植?

继而平地枪声响起,血迸溅到陆东植的脸上,他愣住了,看见背后一直追逐着他的厉鬼倒在血泊中。良久,他抬手抹了抹脸上的血迹——还是滚烫的。

原来不是厉鬼。

是……

他有些崩溃地回神,颤抖着手去摸地上的尸体,把人翻过来,那张清丽的女人脸映入眼底,在瞬间和记忆中的某张脸对应起来。

为什么感觉有点熟悉?

为什么这么熟悉。

她到底是谁。

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还没等想明白,陆东植就觉得一股大力挟着自己胳膊把他提起来,徐仁宇定定抓着他的手把他往丛林深处拖,他下意识想反抗,眼前男人却陡然提起唇角。

又是那抹轻慢的笑意,眼底促狭。

他又抬起枪,东植愣愣看着他,心底忽然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憋闷,他瘫在地上竭力大喘气,可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那种窒息感,直到冰冰的枪口终于抵上额头,东植慢慢抬头,顺着那染血的皮鞋,一直看到他微动的喉结。

“说说看,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

东植在睁开眼时才知道方才的窒息感是从何而来的——是徐仁宇在抱着他温柔地亲吻。东植愣了片刻,陡然推开他,在把自己蜷缩起来的同时,敏锐地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出。

他晕过去没有多久,身体敏/感处传来的隐约刺/激还没有消退,让人一下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徐仁宇沉默了一下,拉开床头台灯。

昏暗的光线亮起,打在眼前同样赤裸的胸膛上,轮廓分明的肌肉上还带着暧/昧的红痕,徐仁宇将东植横抱起来,走进了浴室。

密室里居然还有独立卫浴。

清理的过程有些难以启齿,东植双/腿开着瘫趴在徐仁宇肩头,努力咬着后者的肩胛,齿间随他手下的动作泄出急缓不一的喘息。

“抱歉,身寸得有点深。”

东植将脸往肩胛更深处埋了埋。

即使沐浴后,也难掩周身乏力,再次被抱到床上,徐仁宇静静拥着他。

“东旭。”

“嗯。”

“我们,好好过吧,像普通人一样,嗯?”

这句话说的莫名,让陆东植心头疑虑再起。

为什么会突然失去意识,为什么与外界切断了联系,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又为什么,在徐仁宇怀里感觉到的不是安心,而是……危险。

“明天结婚,你看可以吗。”分明应该是问句,徐仁宇话语中却没有什么疑问的成分,而是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已经选好了婚庆公司,东旭你只用挑一下心仪的西装就可以了。”

在做过这样的事后,结婚似乎是水到渠成的。

但是为什么……全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在呐喊尖叫,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他。

已经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了。

一直表现得像真正的恋人一样,一直强迫自己接受自己的设定,硬着头皮接受来自徐仁宇的吻和拥抱——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说服徐仁宇。

陆东植忽然挣开徐仁宇的怀抱,在床头坐了起来,他颤抖着,对上那双漆黑深沉的眸子,只觉得心里一缩。

原来这不是心动的感觉,而是潜意识里害怕的情绪。

他害怕徐仁宇,害怕和他在一起,害怕和他结婚。

徐仁宇抬手缓缓摸上东植脸颊,在瞬间被打落,他在黑暗里忽然笑了一声,低头掩盖住眼底晦暗的情绪。

“怎么了东旭,好像从醒来开始脸色就一直不好。”

“做了一个噩梦。”

徐仁宇又笑了。

“不是说过,一切有……”

“可是仁宇。”陆东植打断他类似告白的话,“我好像,并不想让你陪在我身边。”

……

气氛冷了下来,在徐仁宇僵在原地的同时,陆东植沉默地起身,他还是赤/裸的,在经历了一场堪称激/烈的性//事后,双腿都有些发颤。

可他仍然坚定地一件件穿好衣服。

徐仁宇就平静地看着他,眼底沉郁,黑暗里,唯有他紧绷的肌肉看的分明。

不能再逃避下去了,即使失忆后对外界一无所知——不过,总归是有办法的不是吗。

如果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连接受现实的勇气都没有,即使有徐仁宇的庇护,他也走不长远。

首先,就要搬离这个让他浑身不安的家。

有点艰难地挪着脚步,陆东植来到门前,却发现门上根本没有把手,只有一个电子锁,他想了想,输入自己的生日数字,一连试了几次都是错。

他扭头征询徐仁宇的意见,却看见后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

缓缓贴近,徐仁宇浑身都散发着侵略性的气息,一只手撑在东植耳前,整个人居高临下地挡住背后的光。

东植却侧过脸,视线穿过他的发梢看向地上重叠在一起的黑影。

“只有这里的密码,是不一样的。”徐仁宇忽然开口,抬手输了几个数字,陆东植却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抬头去看。

0125。

“是我的生日。”

“忘了吧?”

“上次生日,你可是带我去吃了烧烤。”

当时因为觉得廉价而嫌弃得不得了,现在却怀念到心里空荡荡。

“……很好吃。”

门咔嗒一声开了,外面的光一下子涌了进来,陆东植感觉到背后墙壁的挪动,径直后退一步,退到了光亮处。

而徐仁宇就站在那黑暗中看过来,唇角还是那抹轻慢的笑意,眼底不知是什么情绪。

这是最后一次给他机会了。

自己并不是慈善家,却还是会忍不住为陆东植破例。

本来打算干脆利落地囚起来,或者杀掉的。

“所有证件和衣物都在二楼的行李箱里,现金也是,帮你收起来了。”

陆东植冲徐仁宇深鞠了一躬。

“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我了。”

却在抬身的瞬间余光扫到旁边的日历。

一月二十五日。

就是今天。

徐仁宇的生日。

陆东植眼底一凝。

“走吧。”徐仁宇说。

密室的门因为没人操纵而开始自动闭合,陆东植转身走了两步,在回头时看见徐仁宇突然捂着胃蹲了下去。

一只脚,阻挡了密室的闭合,那咔嗒嗒的声音一止,也让徐仁宇抬起了头。

光顺着陆东植身形斜过,照射到徐仁宇眼底。

“你没事吧?”

徐仁宇面色苍白,额前有细汗冒出,却只是笑:“不走吗?”

陆东植有些吃力地扶起他,两人跌撞着来到外面。徐仁宇身形看似瘦削,其实分量和力气还是很足的。

“胃疼吗?”

“……”

来到沙发,东植给徐仁宇倒了一杯热水,却在瞬间被后者一把反握住手腕。

“不走吗。”

陆东植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唇角。

“怎么说,也不是合适的日子吧……至少,要吃一顿烤肉吧。”

他抽出手,叹了口气。

“徐仁宇,生日快乐。”

——————————————————

ooc徐仁宇:(微笑)是啊,东植你也新年快乐。

ooc陆东植:(懵逼)新年?什么新年?

这里是暖心小鹿专场。

所以最后到底是猎人捕捉了小鹿,还是小鹿萌翻了猎人呢?

到底是狼训好了二哈,还是二哈同化了狼。

嘶,不过胃疼和生日都那么碰巧地凑在一起,你们真的不会怀疑这是毒妇的套路吗。

或者,真是缘分?(明明是剧本

加更啦!看我这章是不是又粗/又长!

大家新年快乐!!笔芯!!感谢大家一直陪着彼此在宇植坑里打滚!姐妹们冲啊!

一枝陶子

【昊磊/霆峰】死敌太帅怎么办(刘昊然x吴磊,陈伟霆x李易峰,刘亦菲x白敬亭)

B站链接https://b23.tv/av84658979 

「哥哥结婚,对方弟弟竟是彼此的死敌…」

又名与死敌同居的日子/于是和死敌相爱了

沙雕兄弟+不省心亲戚="真香"爱情故事


特别鸣谢素写配音社,大家赶工辛苦啦~祝看过这个视频的朋友一整年健康快乐!

【昊磊/霆峰】死敌太帅怎么办(刘昊然x吴磊,陈伟霆x李易峰,刘亦菲x白敬亭)

B站链接https://b23.tv/av84658979 

「哥哥结婚,对方弟弟竟是彼此的死敌…」

又名与死敌同居的日子/于是和死敌相爱了

沙雕兄弟+不省心亲戚="真香"爱情故事


特别鸣谢素写配音社,大家赶工辛苦啦~祝看过这个视频的朋友一整年健康快乐!

安仰茶

“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自己吗”

——《阿甘正传》

“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自己吗”

——《阿甘正传》

鲜剧先觉
人生中有些事你不竭尽所能去做,...

人生中有些事你不竭尽所能去做,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出色。

——《海贼王》


晚安,竭尽所能!

2020.01.24.


人生中有些事你不竭尽所能去做,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出色。

——《海贼王》


晚安,竭尽所能!

2020.01.24.


一桶姜山

当只看到26集的我穿越到灵剑山

第三十章:我爱他,不是秘密

出了瓜州城,天气愈冷,我们都加了件棉衣。

闻宝新奇地扯衣服,“小海师兄,闻宝还从来没穿过这么厚的衣服。”他哈口气在手上,搓了搓,又哈,又搓……

“好了,”小海后退两步上下看了看闻宝,语重心长,“你别再乱拽衣服了,现在穿的多了,弄乱的话,可就难看了。”

“谢谢小海师兄。”闻宝憨憨笑。

“哎呀,”王陆凑过去,“小海啊,我这衣服怎么又乱了?”

呵呵哒,我明明白白看见你自己故意拽乱的,这一早上都多少次了?我都懒得算,但海啊,你还没有看出他的险恶用心吗啊摔?!!!

小海看看他,无奈叹了口气,“王兄,你们都要习惯一下,”他低着头给王陆理衣服,“实在不行呀,我画些保...

第三十章:我爱他,不是秘密

出了瓜州城,天气愈冷,我们都加了件棉衣。

闻宝新奇地扯衣服,“小海师兄,闻宝还从来没穿过这么厚的衣服。”他哈口气在手上,搓了搓,又哈,又搓……

“好了,”小海后退两步上下看了看闻宝,语重心长,“你别再乱拽衣服了,现在穿的多了,弄乱的话,可就难看了。”

“谢谢小海师兄。”闻宝憨憨笑。

“哎呀,”王陆凑过去,“小海啊,我这衣服怎么又乱了?”

呵呵哒,我明明白白看见你自己故意拽乱的,这一早上都多少次了?我都懒得算,但海啊,你还没有看出他的险恶用心吗啊摔?!!!

小海看看他,无奈叹了口气,“王兄,你们都要习惯一下,”他低着头给王陆理衣服,“实在不行呀,我画些保暖符,阿若再加点幻术,也不会太奇怪的。”

王陆垂眸看他,是几多深情呐,他pia叽把小海按怀里,呼噜揉小海脑袋,把头发揉的乱糟糟,小海奋力挣扎,“王兄!”

“哈哈,逗你玩的啦~”王陆放开他,蹭蹭蹭跑掉。

小海赶紧理了理头发,气乎乎,“我就知道,阿若,王兄想练无相剑骨了啦!”

我微微笑,提着剑就追过去,海啊,我有求必应!

王陆笑哈哈回头,看到是我,笑容瞬间变成嫌弃,真真变脸比翻书快,他偏头看小海,小海得意斜他一眼,扭过头去和闻宝说话。

“他为什么不追我?”王陆难以置信问我。

他为什么不追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我露齿一笑,“这种粗活,我来就行了。”

“不玩――”

嘭!

王陆撑着坤山剑爬起来,“我可,”

他突然撑着剑飞身踢过来,“还手了!”我凌空侧翻,刚落地,坤山剑横扫过来,我竖剑格挡,锵!两剑相撞,一路火花带闪电,两股灵力蹭地炸开,我加大灵力输出,王陆松开剑,坤山剑自个唰唰唰高速旋转起来,他闪现到我背后就是一个侧旋踢,我剑向下压着坤山剑,借力前翻,他踢空落地,回身一脚踹过来,坤山剑一直怼着我的剑,空不出剑,我只好回身一脚跟他对上。

两股灵力荡开,我俩同时向后滑行,我脚下用力停住,松开剑,它绕着坤山剑唰唰唰旋转,我反手拍在坤山剑柄端,它冲王陆极速射去,王陆撞上树,停住,他抬头瞳孔微缩,侧身闪过,坤山剑贴着树干飞过,削下来块树皮,王陆转个圈,坤山剑同样划个大圈回头向我射过来,眨眼间近在眼前,带起的风吹开我刘海,然而,它寸步难进,王陆加大灵力输出,坤山剑铮铮剑鸣。

拼灵力?简直愚――,!危险!,我翻身一个后旋踢,跑挺快啊,王陆抬胳膊硬接一脚,坤山剑迎面朝我拍下来,我蹬了王陆一脚,王陆蹭蹭蹭后退,同时我的剑挡住坤山剑,我落地一脚踢飞坤山剑,它嗖地冲王陆而去,王陆抬手接住,“停,不打了。”

我掂掂剑,“长进不少啊……”

王陆自恋地掏出小镜子,“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

嘭!

“咳咳咳咳咳,”王陆噗地吐出一口血,“都说,咳咳咳,不打了……”

我一脚踩着他背,邪魅一笑,“热身结束,游戏,现在,才~开~始~”

“小海呢?”王陆抬起脑袋左右望。

???,我也抬头左右望,不远处,秦忠玄围坐火堆,三托脑袋看戏,??小海和闻宝呢?

王陆抹抹嘴角血,翻身蹦起来问他们,“小海呢?”

秦忠两脸茫然,尹玄默默转头,我俩顺着他的目光望向树林里,一只千纸鹤喝醉了似的晃晃悠悠飞过来,您这是酒驾啊,它绕着我俩转一圈,晃晃悠悠又飞回去,嗯……,小海是偷喝酒了吗?

王陆跟上去,我收回剑也跟过去。

穿过这片小树林,绕过灌木丛,两人正站在那儿不知道往远处看什么呢?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哎玛,我这都是什么形容词?

王陆停下脚步,双手环胸靠一边树上,噙着一抹微笑,“你个暴力狂懂什么风月无边?”

我翻两个白眼,你懂,你懂,你特么最懂。

千纸鹤晃悠着落在小海肩头,他回过头,笑意吟吟,“快来,看我们发现了什么呀。”

王陆低头宠溺地笑了下,走到他旁边,小海向下看了看,扭头看王陆,眨巴眼期待脸,满脸都写着:厉害吧,快夸我呀。

王陆忍俊不禁,配合地向下看,赞叹,“哇~,小海你真是太棒了吧~”

我好奇走过去看,哇哦哇哦哇哦~,我们站在山坡上,放眼望去仿若是片火红的枫林海,从此山坡下,绵延了几个山头,风吹林海,翻起层层叶浪,哗哗作响,满地的红叶也被风吹起,纷飞在林间,好些被吹到山坡上,像渐变色的红地毯,从林边一层层变淡,直铺到我们脚下,余浅浅薄红,有零星几片枫叶被风抛过来,悠悠落下。

小海伸手接住一片,另只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我只是随便走走啦。”他抿着唇努力假装自己并没有得意,就是,呃,嘴角还是微微上扬,而且,我隔着闻宝都能从侧脸看到你眼里笑吟吟的光了呀!王陆肯定绝对看的更清楚了啊,别看他面朝林海,目光一直在看你啊喂!

长点心吧!海啊,去掉你的王兄滤镜,看看王陆的狼子野心啊啊啊!

“小海师兄,”闻宝求知若渴,“这是什么树啊?闻宝还从来没见过。”

“额,这个,”小海咬了咬唇,“我对灵植……的了解多一点儿……”

!我眼神一亮,这题我会!!!送分题,送分题来了!

“是枫――”

“枫树,”王陆拿走小海手里的枫叶转了转,“枫树多为灌木或大、小乔木,枝条横展,树姿优美,而且多为弱阳性树种,是风景林中表现秋色的重要中层树木,枝条棕红色到棕色,有小孔,冬季枝条是黑棕色或灰色。枫叶则色泽绚烂、形态别致优美,在秋天则变成火红色。”

我,我,我,玛德!学霸了不起啊,讲那么多不就枫树两个字有用!

闻宝崇拜脸,“王陆师兄果然知识渊博。”

小海星星眼,“王兄果然见多识广呀。”

王陆抚了抚头发,感慨望向枫林海,“染得千秋林一色,还家只当是春天呐~”

玛德,你还吟诗一首,装上头了是吧?!

看我不送你下去来个红一色!我偷摸站到王陆背后,刚抬起脚,嗯?等下,这仿佛被窥屏的感脚,我左右看看,“小海,你这个千纸鹤,”我拎起它,“你自己做的吗?”

小海摇摇头,疑惑看我,“怎么了?”

我揪起翅膀瞅了瞅,“木见过这种,没有法阵,”我又揪起另一边翅膀瞅瞅,“也没有感觉到灵力,嗯?什么奇葩?能传音吗?”

小海又摇摇头,“没用过,我很少需要传音,就算有用,也是用灵讯符,”他想了下,“这只千纸鹤还是几年前离开军皇山时,大哥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拿出来,”他伸手戳了下,千纸鹤突然晃悠悠飞起来,!!!,小海慌忙收回手,“我没输灵力呀。”

王陆伸手戳了下,它pia叽关机了往下掉。

……王陆连忙伸手接住,推锅,“我可没用灵力啊。”

我拎起它,“可能是什么高级材料做的吧,小海,”我期盼看小海,“我可以拆开研究研究不?我保证,”我举手,“能原样装回去。”

怎么可能,开玩笑,我拆开的东西,没一样能装回去的,反正,先保证着嘛~

小海深谙我的套路,他无奈笑笑,“送给你啦。”

“喔喔喔!”我欢呼一声,拎着纸鹤跑到旁边更高一点的山坡上,小海好笑地看着我,我傻笑着挥舞手里的小千,小海摇摇头,闻宝说了什么,小海转过头和他说话,王陆眯起眼探究地看我,我抬手布下幻术结界,看吧,除非你先天灵眼,呵,以你的修为――,别动,等下,突然想到以主角光环的尿性……,特么王陆不会真有灵眼还没被激发吧?

啊哈哈哈~,不可能啦~,我在想什麽~,想太多啦~,我拎起千纸鹤,恶狠狠盯它,“说!”我抬眼瞄下王陆,他依然眯着眼看我,嗯,没事儿,他没有灵眼,他肯定没有,我继续恶狠狠盯小千,“你是不是海……”我又忍不住抬眼瞄下王陆,他还在眯着眼看我,我咽了口唾沫,不可能,他绝对看不穿我的幻――,对了,他会不会能看懂唇语啊?应该不……会……吧?

玛德!这不详的预感!我唰地捏扁小千,不急一时,要相信女人的直觉!我应该……算女的……吧?

哎呀呀呀呀,我猛地甩开手,这该死的,它啄我手!我磨着牙把它揣进储物袋,等着满清十大酷刑吧,你个内奸!

我挥手撤去幻术,双手插兜,迎风拗造型,别问我哪来的兜,我对衣服的设计,你们正常人不懂也很正常,我用余光瞄王陆,他仿佛静止的雕塑,嗯……,我又有种会脸疼的预感……

小海拽了拽王陆,王陆如梦初醒晃晃脑袋,呃,我有理由怀疑他只是在发呆!!!

王陆侧过头垂眸半阖着眼看小海,眸光迷蒙而柔软,小海指着枫林笑嘻嘻说话,清秋十点的阳光映着他笑容满面,干净明亮,闪闪发光。

ao~,我捧着脸蹲在风口,怎么会就只是这样看着他,就豁然开朗,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呢?天好地好,这边光秃秃的树好,那边摇摇的枫叶也好,哎呀,他在的地方怎么就什么都好nie~,这是什麽人?这不是人呐,这是天使啊!

风萧瑟萧瑟萧瑟地吹啊~,我扒啦扒啦扑了满脸的头发,哎呀,风都是这么温柔~,我扒啦扒啦又扑了满脸的头发,呸呸呸,啃一嘴头发。

小海望着枫林海,说着笑着。

王陆看着他,不说一句,只是嘴角一直微微上扬,时不时点点头,其实我估计他一个字都没听见。

是江山如画,不敌你眉间一点朱砂哇~

嗯……,好吧,小海莫得朱砂。

是江山如画,不敌你,呃,不敌你,我抓抓头发,啊啊啊,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工科生生生生!

小海歪着脑袋,笑吟吟看向王陆,边说边比划着什么,王陆轻笑了下,突然抬起双手捏住他腮帮子往两边扯了扯,小海瞪起眼,拍掉他的手,鼓着腮帮揉脸,王陆哈哈笑,特欠扁特欠扁特欠扁!

王!陆!我咬牙切齿间一个不注意揪断了一根金贵的秀发,啊!我价值千金的头发呀呀呀!

玛德,都算在王陆头上!!!

小海气乎乎揉脸,王陆笑哈哈抬手帮他揉,小海偏头躲开说了什么,王陆斜眼看我,不管三七二十八,我用死亡视线盯他就对了,老实点!小海趁机抬手拍了下王陆头顶,王陆惊讶看他,伸手摸了摸脑袋,小海笑眯眯说了几句,王陆连忙掏出小镜子,慌忙左看右看,还低头在脑袋上摸来摸去。

???,好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啊,我偏过头去看闻宝,?!,人呢?我伸着脑袋四处张望,我……,我……,憨憨闻宝正一路捡枫叶呢,都捡到半山腰去了,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八卦现场,what are you 弄啥嘞?你多看多听多记,回头跟岳师姐不就有的话聊了吗?活该你追不到岳师姐。

我恨铁不成钢扶额,算了,别人都指望不上,还是靠自己吧,我蹲着悄摸往小海他们那边挪,一步,一步,似魔鬼,嘘~,0.5倍速悄声唱,似…魔…鬼…的…步…伐。

还没挪两步呢,小海哈哈笑起来,???,我这两步内又错过了几帧吗?赶紧蹭蹭蹭多挪了几步,0.5太特么慢了,都跟不上他们的帧数了。

“噢~,”王陆唰地抬头,控诉盯小海,“你耍我!”

小海望天,揣揣手,“是,是你先捏我的呀。”说着转了转眼珠,悄悄瞄王陆,王陆又低头在对镜理那两撮刘海了,小海无声咧嘴笑,眉眼弯弯,如一汪清泉,在清秋十点的阳光映照下,波光粼粼。

ao~,是江山如画,不敌他眼里细碎而耀眼的光呀!

王陆动了动脑袋,两撮刘海荡了荡,小海咻地转回眼望天,他绝对没有偷笑,嗯,绝对没有,哈哈哈~,我捂住嘴,怎么傻的这么可爱的呦~

你看,王陆都偷偷笑起来了啊!诶?等下,不对,王陆低着头对镜子笑什么?噫~,不会自恋到这种程度,对着镜子里的自个都能笑出痴――,!!!他偷瞄了小海一眼!他根本就不是在照镜子!他在照小海!!!

海啊,可长点心吧!王陆他就是故意在逗你啊!

我蹲在五米开外,操心地直薅草,一薅连根起一片,仿佛我那承受了太多的秀发。

当然,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分明就是这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明明互相都看穿了对方的小把戏,偏要假装上当,玩得不亦乐乎。

啥?问我谁技高一筹?问我干什么?啊?问我干什么?!他俩是尽在不言中了,我知道什么呀啊?!来来来,我们也尽在不言中……,靠,你说什么?没懂?没懂是吧,我撸袖子,哎哎哎,保镖快放开我!我知道记者不能打,我打了吗?我打了吗?我不过是想和大家谈谈人生啊、理想啊这些东西,是吧,我这么爱好和~平,玛德!我今天就让这些记者学会什么叫不言!!

噫~,哎呀,嚯,哎呀妈呀,采访现场一度过于混乱,快让我们把镜头转回剧情中。

王陆揣起小镜子,伸懒腰,看了看天,“哎呀,时候不早了,我得开始炖――诶诶诶!!”他晃了晃,眼看要摔下山坡,小海惊吓去拽他胳膊,“王兄!”拽空了,小海伸着手往前追了一步,王陆突然狡黠一笑,小海惊讶睁大双眼往回缩手,王陆迅速抓住他手,猛地一拽……

!!!我就这样子眼睁睁看着王陆把小海拽进怀里,然后两人骨碌骨碌滚下了山坡,一切发生的太快,我呸地吐出嘴里的头发,赶紧冲过去伸头往下看,玛德,什么情况?

我趴在山坡顶,伸着头居高临下看过去,目之所及,艳丽的火红色铺满半边天,枫叶随风纷飞洋洋洒洒,我眯起眼,只能时不时隐约看见白色的一团滚落进一片红海……

今天他俩都穿了一身月白色,当然,我有理由怀疑王陆是鬼鬼祟祟故意模仿小海的。

我略牙疼地看着他俩经过闻宝眨眼间落进林中。

玛德!王陆,这不会就是你所谓的风月无边吧?可真是疯月无边。

闻宝茫然地看着他俩,又回头看看我,我无奈点头,唉,能怎么办?追下去呗,我拍拍衣摆爬起来,迈着欢快的小内八奔向枫林海,嗯?等下,那又多出来的一团滚动的玩意儿,我皱眉看,嗯……,是什么玩意儿?

算了,不重要,我赶紧飞速往下窜,一路卷起无数落叶纷纷,是疯一样的女子。

我刚奔进林中,王陆和小海刚好减速,至于旁边那个骨碌碌还在加速的闻宝,不重要,他质量大嘛哈哈哈,玛德,谁让他滚了?我是让他跑!

火红的枫叶翻飞,纷扬落下,男女主相拥着――,停,我实在是想不出哪个言情剧本会有这种搞不懂的情节,so,what are you 弄啥嘞?!

又滚了几圈,停住了,我歪,我歪,我90+度歪着脑袋看他俩,王陆差点砸到小海,他赶紧撑起手低头看小海,小海抬手揉揉额角,摇摇脑袋,说实话,我仿佛都看到小海满头金星在转了,呵,我就不信小海缓过神来不打洗王陆。

王陆温柔轻笑下,突然搂着小海翻了个身躺倒在落叶上,小海的长发飘扬,如纷飞落叶,唰地垂落一边,小海着急忙慌伸手撑地,他抬眼看王陆,王陆看着他满眼笑意,一片红枫叶打着转儿从画面中飘过。

我:……,这场面……,特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啊……

玛德!不就是升仙大会那个名场面抱抱吗?!!!

很好,编剧呢?请假了啊……

导演呢?去洗手间了啊……

那作者呢呢呢呢?!

什么?被隔离了?

呵,自我隔离也算隔离是吧?

我特么指枫骂天,有没有搞错?!不是说好把沙漠那个抱抱糊掉的吗?您倒好,只把沙漠糊掉了,我左右看了看,这秋色尽染的枫叶林特么比沙漠浪漫多了好吗?!你特么还给升级了套餐是吗?!

啊啊啊,我又想薅头发了,特么今天又是头秃的一天天天天!!!

不行,我得冲过去抢回我海,我还没站起来呢,王陆突然伸手揽过小海脖子,用力一勾,小海pia叽砸他身上,来了个真真实实的抱抱。

我:!!!王陆你别得寸进尺!

剑呢?我的剑呢?我看今天你是真心实意想挨揍!

我是鲨啊气腾腾啊,还没掏出剑呢,小海抬起脑袋要爬起来了,嗯?正好让开,我好一剑拍扁王――,!!!,小海一个晃荡,手肘pia叽给了王陆胸口一肘子。

我:!!!目瞪口呆. jpg

王陆捂住胸口,小海又一个踉跄,一脚踩到了王陆大腿。

我:!!!不忍直视. jpg

接下来的三分钟里,小海生动向大家演示了如何不重样花式踉跄,还能每次都给予敌人痛击。

干得漂亮!我就说,小海缓过神,一定会打洗王陆的,啊哈哈哈!

小海玩够了,终于成功爬起来了,王陆赶紧站起来到处揉胳膊揉腿,嘟嘟囔囔地铁定在抱怨,因为小海气乎乎瞪了他一眼。

嗯……,这个时候,好想开启下上帝视角啊。

――来,看看老天给我的上帝视角。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王陆美其名曰修缮环境,实则是假公济私挪用公款在灵剑山上种了一片枫林,就是吧,灵剑山四季如春,两三年了,就没红过,王陆每到九月份就蹲树头唉声叹气,非常扰民,且有损门派形象,在收到一大把弟子投诉后,小海看不下去了,研究了一种气候符,加上结界,造出了继星辰海、镜花水月、美人坡之后第四个谈情说爱的圣地。

我不得不吐槽,人家门派里都是习武场啊,演练场啊这类东西,灵剑山全是风花雪月,难怪是全九州情侣最多的门派,江湖传言,入灵剑派,送命定道侣!我当场就笑倒在地,有没有脑子啊?命定道侣是说送就送的吗?要说道侣还比较实际,毕竟灵剑山同人本满山飞,cp圈能连成圆,是常年春心萌动啊。

枫叶红了的那天,王陆又挪用公款忽悠全门派弟子在枫林开party。

嗯……,总觉得王陆越来越像风吟那个老小孩了……

小海揣着手倚靠着一棵枫树看他们,火红枫叶悠悠飘落,他伸手接住一片转了转,我倒挂在树上晃呀晃,突然想起今日之事,便好笑着把我的视角说与他听,尤其是花式踩王陆那段,我是笑得大快人心啊。

他回想了片刻,转声笑了下,“其实,我之所以捉弄王兄,并不是因为他故意拽我滚下山坡……”

嗯?我倒垂着手晃呀晃,长发在地上拖来拖去,“那是为什么?”

小海丢开枫叶,蹲下给我扎头发,“王兄说有个秘密要告诉我,我以为,”他咬了咬唇,“他要表明心意……”

!!!,我脚一松,往下滑了两厘米,我又错过了什么?!编剧出来,我强烈要求给我加上帝视角!

“结果,他只是想说,”小海细致地理了理我额边的碎发,“他不小心拽了我一根头发下来,还抱怨我胖了,你说,王兄他是不是傻呀?”

嗯……,我挠头,小海拍掉我的手,这个问题吧,你仿佛每次要问一遍,但这次,我睁着大眼睛艰难向上点头,“王陆可能是真傻。”

party开到后场,小海被拉去灌醉了都,笑嘻嘻地和闻宝朱秦他们划拳呢,自以为豪迈,其实,傻得可爱。

王陆是千杯不醉,倚在桌边看着小海。

我一脚踩着板凳,才是真豪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他可真是,怎么能这么傻……”王陆突然笑起来,莫名其妙开始说话。

我瞥他,目光逐渐危险。

王陆这些年已经对我的死亡凝视免疫了,自说自话,“还记得当初下山试练的时候,啊~,他是第一次下山,又傻又天真,头一次见到满山红叶,开心得不得了,嘿嘿嘿嘿嘿嘿嘿~”

哎呀妈呀,这傻笑,我赶紧左右看看,都喝得差不多了,然后,我跑到隔壁桌端了两盘橘子过来,往王陆面前一搁,他拿起来,连皮就啃。

嗯,呃,嗯,谁说王陆千杯不醉来着,啊哈哈哈哈,王陆你死定了!

我掏出一堆毒药挑挑捡捡,来,让我为王陆量身定做~

“哥可是来自网络时代,什么风景没见过,”王陆吭哧吭哧啃橘子,“几片枫树林而已,红海哥都去过了……”

红海,是什么海?我手一抖,我去!毁了一瓶毒药!

“可他呢,开心得像个得到了全世界的小傻瓜,”王陆突然悲伤地盯着橘子,“他好傻呀,怎么会这么容易开心,这么容易满足呢?”

因为,因为,我抬头看了看小海,千帆尽过,回头来,他还是这么傻乎乎。

“他家世显赫,资质绝佳,虽然带着一个甩不掉的大麻烦……”

我咔咔磨牙,不想对号入座,但是……,我又掏出一堆毒药,上2.0版本。

“按理说,他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不应该总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跟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一样,随便哄哄就那么开心……”

我轻轻放下药瓶,因为,他从不觉得自己拥有什么,所以,遇见了便是得到了,得到了便觉欢喜。

“那个时候,一刹那间,我头次明白了心疼的感觉,”王陆连皮啃了一口橘子,啪嗒落了一滴泪,“比任何伤都要疼,疼到不敢呼吸,他笑得多开心啊,可我好想抱抱他,就……抱抱他……”

他吭哧吭哧啃完一个橘子又拿起一个,连皮就啃,“我跟他说有秘密要告诉他,本来是想告诉他,我真的好喜欢他,可听到他在我耳边轻轻笑,我突然不想这样轻飘飘地告诉他了,终有一天,当我能比所有人都爱他,尤其是比那个女魔头,他就会知道,我爱他,不是秘密……”

嗯,女魔头是吧,我唰唰唰把配好的毒药倒橘子上,把橘子递给他,三个月全身麻木不能动弹,已经手下留情了哦~

王陆接过橘子吭哧吭哧啃,“他就会知道,这世间所有的美好,我都可以捧给他,他值得最好的,嗝,我肯定是最好的,注定就得是他的!”

呵,不要脸!你等着,我再配一瓶。

“师姐,”王陆突然看我,用种让人毛毛的目光,“我偶尔回想过去,”语气真诚地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总庆幸有你的威胁,才能让我年少轻狂时也对他珍之重之,生怕磕着碰着,就被你抢走了……”

这话,像是好话,但怎么听着,这么不得劲儿呢?

“哈哈哈!”王陆一拍桌子站起来,把剩的一半橘子往后一扔,是仰天长笑啊。

橘子直冲尹玄脑门过去了,剑光唰唰唰闪了无数下,切橘成碎沫,朱师姐冷冷的眼神看过来,我赶紧指王陆,是他是他,赶紧削他。

朱师姐pia叽倒尹玄肩膀上,继续闭目醉酒。

这边,王陆开始发疯了,他摊着手转两圈,一幅舍我其谁的自得,“我已经能把最好的都给他,你看,嗝,多少,嗝~年了,这片枫林又回来了,小海也还是这么,嗝,傻乎乎,真好……”他又又拿起一个橘子,我赶紧把毒药洒上去,王陆满目柔情地看着它,又突然悲伤,“对不起,当我以为自己真的好喜欢你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够爱你,当我以为自己足够爱你的时候,又让你觉得,嗝~,即使没有你,我也能活得好好的,”他苦笑了下,自嘲,“我怎么能活得嗝好好的呢?”

不是,等下,后面几句不属于枫叶林的故事,导演,他剧透了,快卡。

“可我头一次没有勇气,嗝,理直气壮,嗝,反驳他,但我不服,very very very much!那个女魔头哪比我好了?小海就是被她骗了!”

不是吧,多少年的陈芝烂谷了,你不是一直耿耿于怀吧?

还跟我比,你跟我没得比,我们本来就站在不同的位置。

你走在他身边,甚至会在前面等他,他是与你同行的爱情,不是你的生命。

你可以豁出命来保护他,可一不小心失去了,痛苦,难过,悲伤,甚至生不如死,可你终究会活着,只要你活着,百年,千年,万年,终有一日你会放下他,不会忘记,会放下。

而我走在他身后,我们踩着同一条生命线,是我单方面对他生死相随,他走一步,我走一步,他掉下去,我自然会掉下去,若我先掉下去,他还可以往前走,

当然,我是打不死的小强,我肯定不会先掉下去,开玩笑,我怎么能安心?岂不是死不暝目?

在全九州人眼里,我哪都不如你好,可谁让我是作者亲女鹅呢,啊哈哈哈哈!

咱这是同人文啊,我的主角光环就是比你亮!

“但是……”王陆垂头丧气,我把洒满毒药的橘子推给他,快啃快啃,“师姐,我以为就算与整个九州作对,你都一定会保护小海,你就是把所有人都杀了,也会让小海好好的活着……”

!!!别说了,快别说了,导演,快把直播关了,他又剧透了!

万一后面写飘了,剧情写跑了,不就打脸了吗?!镜头呢,摄影师呢,快关!

摄影师满场跑,呐喊:脑残作者现在就是这么写的!

玛德,随便吧!摊上个时不时发神经的作者,我也很难呐,唉!

所以说,我们这个脑残剧组到底是怎么存活到今天的呢?

“足够爱他……,怎么才能足够呢?”

我都想啃橘子了,你倒吧,你该倒地了,你怎么还不倒?我不想听你讲述那些年的心历路程,真的,只会让我更想弄洗你。

“不,现在我可以理直气壮告诉他,”王陆把手里的橘子再次一扔,又直冲尹玄师兄脑门,朱师姐再切水果,再pia叽倒回去,嗯……,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灵魂驾驭肉体吧……,王陆朝小海过去,“我最爱他了……”

不是,我看了看两盘毒橘子,你吃完再走啊喂!

“小海,”王陆把小海从桌上拽下来,小海晕头晕脑看他,“我――”

小海突然笑嘻嘻扑进他怀里,搂着脖子枕在他肩上,“嗯……抱抱……”

“嗯,”王陆抬手抱紧他,“抱抱。”

然后,pia叽!药效发作了,王陆连拽着小海pia叽倒地,小海茫然抬头四顾,“再喝……呀……”,脑袋pia叽一歪,枕着王陆睡过去了。

……我一脚踩上桌子,放眼望去,横七竖八倒了一片,看来,我才是千杯不醉啊,端起碗就是一口,啊哈哈――,嗝~,嗝嗝嗝~,这久违的毒发感肿么回事?

!!!这碗里漂着的药瓶是肿么回四?!

玛德,说好的亲女鹅呢……

――停――!

这就是老天给我的上帝视角?特么这只是在剧透好吗?!还是不靠谱的那种!

啊,我太难了……

“阿若?阿若?”声声呼唤由远及近,我摇了摇脑袋,“啊?”

小海搭我的脉,担忧看我,“没事吧?你刚才突然发呆,是不是生病了呀?”

嗯?发呆?我刚才,刚才,刚才想什么来着?

“只是突然有一种很……”我晃了晃脑袋,不太确定,“玄妙的感觉……?”

“玄妙?”闻宝两眼发光看我,“难道师姐是顿悟了?”

小海看王陆。

王陆摊摊手,“听倒是听说过,我也没见过啊。”

“我也没见过,哥倒是曾经顿悟过,听哥说,是很费灵力的,”小海担忧看我,“有没有感到灵力枯竭?”

我运转了下灵力,非常充沛,“没有。”

“闻宝听说,顿悟时可以与天地沟通,能够看到未来呀,师姐师姐,”闻宝期待又羞涩,“闻宝有没有追到岳,岳师姐啊?”

我翻了两个白眼,“没有。”

“哦。”闻宝失落垂脑袋。

小海看我,我耸耸肩,他无奈笑了下,拍拍闻宝,“阿若和你开玩笑呢。”

闻宝抬头朝待看我。

我耸耸肩,“想不起来刚才都想了些什么?”

王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就是发呆,随随便便就顿悟了,我大男主的面子往哪儿放?”他扯了下小海衣袖,“走啦小海,回去炖汤啦~”

闻宝垂着脑袋跟着王陆。

小海拉着我跟上去,语重心长,“别装潇洒了,衣服好好穿,听见了没呀?”

“知道啦~”我小跑两步到他旁边挽住他胳膊。

走到半山腰,小海悄悄偏头问我,“阿若,我最近胖了吗?”

???海啊,你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看不见吗?

我刚要笑,他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哈哈哈,为什么每次都这种欲盖弥章的样子?

“我看看啊,”我突然抱他离地,小海惊吓看我,我松开手,小声偷笑,“放心,我都还能抱动,肯定没胖。”

小海又无奈又好笑,“闻宝你也抱的动呀。”

“说什么呢?”王陆突然冒出头,怀疑地看我。

我死鱼眼看他,“说你是王八――”

“小心!”小海一把拽过我和王陆后退两步。

几只箭凌乱地扎在地上。

王陆伸手挡住小海,闻宝唰地举起剑。

我踩了踩脚边扎着的箭,“没事,不是冲我们来的。”

小海双手掐诀,咬了咬唇,“八公主他们被围住了。”

“呵,”王陆双手抱胸,“我就说什么返祖访亲肯定是幌子,背后绝对有阴谋。”

“啊?”闻宝茫然,“那还救不救人?”

王陆吹了下刘海,“急什么,有尹玄师兄在呢,再说了,都是凡人,按灵剑派门规,咱只能跑~”

“朝庭的事,咱们不好插手,但八公主是朋友……”小海捋了捋头发,“王兄,还是上去看看吧。”

ps:祝大家除夕快乐呀,2020好运连连!

最近由于肺炎问题,大家都要好好保护自己,没事就家里蹲,玩手机玩电脑,打游戏的打游戏,搞创作的搞创作,狗命要紧啊。

也不要过于恐慌,不信谣不传谣,要相信国家绝对是殚精竭虑为我们解决问题,国难当前,我们无法如医护人员坚守着前线,我们乖乖蹲家里不制造麻烦就是对国家最大的帮助了,如有任何危险情况,一定及时就医,尤其是家里的长辈,要告知他们严重性,让他们重视起来,不要讳疾避医,更不要到处乱跑,注意防护。

作为前段从武汉归家的潜在危险人员,虽然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但我已经自觉在家自我隔离了😂

最后⚠️呼吁大家:为防止大量丢弃的废口罩造成严重污染,请大家装进袋子再丢弃,丢弃前务必剪碎撕碎,以防止被黑心商贩二次贩卖(有些成色很新,口罩又短缺)

黎肆屿
女主选角为:陈昊宇(饰演姜零落...

女主选角为:陈昊宇(饰演姜零落)

世界一:《V.I.P.》

“系统0006正在获取世界信息……20%…40%…60%…80%…100%……系统0006获取世界信息成功。”

朝野的公路上,艳艳阳光闯进大地,舒暖的风轻轻唤醒摇曳的花海,一个身着米白色衬衫和复古蓝色牛仔短裤的少女无知无觉的出现在公路一旁的花海中。

少女虽然戴着一个纯黑色的口罩,但从她没有任何情绪的就连暖日金辉也无法融化的眼睛中不难看出,其实少女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仿生人。

“本世界反派金光日所乘坐的车离目标人物还有三公里,请让目标人物躲过被杀死和被灭门的惨案。”

姜零落看着手腕上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任务手表,调了一下自身的各项...

女主选角为:陈昊宇(饰演姜零落)

世界一:《V.I.P.》

“系统0006正在获取世界信息……20%…40%…60%…80%…100%……系统0006获取世界信息成功。”

朝野的公路上,艳艳阳光闯进大地,舒暖的风轻轻唤醒摇曳的花海,一个身着米白色衬衫和复古蓝色牛仔短裤的少女无知无觉的出现在公路一旁的花海中。

少女虽然戴着一个纯黑色的口罩,但从她没有任何情绪的就连暖日金辉也无法融化的眼睛中不难看出,其实少女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仿生人。

“本世界反派金光日所乘坐的车离目标人物还有三公里,请让目标人物躲过被杀死和被灭门的惨案。”

姜零落看着手腕上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任务手表,调了一下自身的各项数值。

“数值修改成功,现模式危险程度为A,消耗能量源是正常的10倍,所以请速战速决。”

脑中AI提醒的话音刚落,少女就像一支离弦之箭那般飞快的弹出,所过之处只留下一些残影和飘落的花瓣。

姜零落的身影如同鬼魅似的来到正在哼着歌的少女后方,扬起手一个手刀劈在少女后脖颈上,少女闷哼一声,随后软软的向后到了下去被姜零落接住并转换了一个扛米袋的姿势扛着那个晕倒的少女。

“反派金光日离目标人物还有一公里,请迅速撤离地点。”

姜零落眼神一凛,本来是打算带少女回家的又是因为她的到来而产生了一些蝴蝶效应,不过那又如何?

姜零落把方向一摆直接就冲进了花海里借由郁郁簇簇的花遮掩她们。

“反派金光日离目标人物还有100米…50米…20米……反派金光日所乘坐的汽车扬长而去,RY0006-姜零落任务成功。目标人物成功避过劫难。”

姜零落听此慢慢放下了晕倒的少女,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等待传送门的开启。

“传送门开启中,请耐心等待…20%…40%…60%…80%…100%……传送门开启成功。”

旷远的花海里突然有了一丝裂痕的缝隙,梦幻的日辉随风倾泻而下落进溟暗的缝隙里没有声息,娇艳的花儿还在不断的绚放出美丽的舞姿。

姜零落毫不犹豫的走向传送门拉开缝隙的一角不带任何感情的走了进去,下一秒钟,传送门就隐匿在了仍然轻柔的风中。

预告:下一个世界《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Domierya

暂停更原因说明:年后恢复呐

有小剧友发现我在B站更新比老福特更新频繁,最近的剪辑片也少更一部,这里我说明下原因哦。

剪辑片少更,是技术原因,因为我个人导出的剪辑片设置问题,导致在老福特生成的自动封面是变形的,这是我个人导出设置的原因,最近在核查,所以有些剪辑好的作品,为了萌显示美观也没着急发上来。 

年后解决问题,然后恢复加补更哈,感谢各位小剧友,现在特殊时期,请大家注意防护,少出门,不聚会,戴口罩。

蟹蟹,顺推两个泰国弟弟的ig !


[图片]
[图片]


有小剧友发现我在B站更新比老福特更新频繁,最近的剪辑片也少更一部,这里我说明下原因哦。

剪辑片少更,是技术原因,因为我个人导出的剪辑片设置问题,导致在老福特生成的自动封面是变形的,这是我个人导出设置的原因,最近在核查,所以有些剪辑好的作品,为了萌显示美观也没着急发上来。 

年后解决问题,然后恢复加补更哈,感谢各位小剧友,现在特殊时期,请大家注意防护,少出门,不聚会,戴口罩。

蟹蟹,顺推两个泰国弟弟的ig !




视觉居

绿幕视频素材鲶鱼

[图片]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鲶鱼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89.html


绿幕 绿屏 绿布 抠像 影视 后期 特效 视频素材 鲶鱼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2289.html

一枝陶子

新视频发布啦发布啦~希望大家喜欢!祝大家春节快乐!😘

B站链接:https://b23.tv/av84658979 

新视频发布啦发布啦~希望大家喜欢!祝大家春节快乐!😘

B站链接:https://b23.tv/av84658979 

小熊猫摸了摸耳朵

【宇植】东植失踪的第xx天(30+31)

陆东植在密道口站定,莫名感觉到头皮发麻,全身像是被陡然拉进深渊一般冷彻。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东植回过神,那是徐仁宇新给他配备的手机,一直放在桌前没有用,陆东植顺着铃声走去,有些期待地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只存了一个号码,想也不用想是谁打来的。

徐仁宇的声音传了出来:“东旭。”

语调缱绻,让人一听就有些脸红。

“嗯?”

“过得怎么样。”

东植笑了起来:“我们不是才分开吗?”

“想你了。”

陆东植被他这一句话哽住,隔着屏幕,徐仁宇看着东植怔怔的模样,只觉得可爱到心坎里。

两人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说到书架后的密道。

“好奇的话,怎么不进去看看?”

“总觉得不经过别人允许私自...

陆东植在密道口站定,莫名感觉到头皮发麻,全身像是被陡然拉进深渊一般冷彻。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东植回过神,那是徐仁宇新给他配备的手机,一直放在桌前没有用,陆东植顺着铃声走去,有些期待地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只存了一个号码,想也不用想是谁打来的。

徐仁宇的声音传了出来:“东旭。”

语调缱绻,让人一听就有些脸红。

“嗯?”

“过得怎么样。”

东植笑了起来:“我们不是才分开吗?”

“想你了。”

陆东植被他这一句话哽住,隔着屏幕,徐仁宇看着东植怔怔的模样,只觉得可爱到心坎里。

两人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说到书架后的密道。

“好奇的话,怎么不进去看看?”

“总觉得不经过别人允许私自闯入别人房间不太好。”东植坐在沙发上仰躺过去,百般无赖地翻了个身。

“我不是别人。”徐仁宇轻声开口,“这里也不是别人的房间——是为东旭你准备的,忘了吗?这里是你以前写书的地方。”

陆东植一下子精神起来:“我以前写书的地方?”

“嗯。”

他一个蹦子跳起来,重新开启密室蹿了进去,在眼睛稍微适应了一点黑暗时,徐仁宇在手机里说:“把灯打开。”

东植并没有意识到不对劲,而是听话地开了灯。密室里昏黄的灯光亮起,还是暗得森然,让人觉得倒不如不开。

密室很大,和玄关布置得差不多,最里的位置甚至还陈列了一张大床,东植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大床,忽然浑身发起抖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跌坐在地,他把自己蜷缩起来,握紧手机压抑着语调中的颤音说:“徐仁宇,我害怕。”

话筒对面沉默了。

徐仁宇缓缓坐起来,抬手去摸监控屏幕上像小鹿一样惊慌失措的人。

“理事?”曹秘书的声音小心地传来,打断了徐仁宇的思绪,他冷冷抬眼看去,盯得她一愣。

“看您精神不太好,给您新泡了咖啡。”

徐仁宇点点头,示意她退下,再拿起手机时,对面已传来一阵忙音。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陡然沉了一下,在原地犹豫片刻,徐仁宇站起来从衣架上拿起外套,匆匆披上。

经过公司时,收获了一堆讨好的问候,只是他现下眼神肃穆,并没有回应。

在发动车时,徐仁宇才回过神。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忙着去哄他的猎物吗。

想起来又怎样?局已布好,想起来就把陆东植重新关起来不就好了。

他抬手玩味地摩挲了一下唇线,忽然在黑暗里露出一个笑容。

回忆起两人昏天黑地做的场景,回忆起黑暗中东植明明爽/得不得了却仍哭着说放过他的表情——他掰过他的脸吻上去,将所有呜/咽和哭/喘尽数吞下。东植的身体已经能够接受他了,甚至在刺/激到晕厥时也会自发回应吞/吐他,每次在结束时抵着最深处/身寸,总能成功将身/下人逼到崩溃。

虽然这么想着,徐仁宇还是踩下了油门,车疾驰出去,在瞬间开出停车场。

虽然已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心底仍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

将父亲送去精神病院严格看管起来,将弟弟送出国永远也回不来 ,公司被他牢牢掌控,媒体也被他买通不少——即使他现在宣称和一个男人结婚,报道的头条也只会是称赞他勇气和标新立异的言语。

所以为什么会不安呢。

徐仁宇推开门,在进门瞬间喊了声“陆东旭”。

没有脱鞋,径直来到书架前,打开开关。

“咔嗒嗒。”

陆东植在黑暗里蜷缩着,亦如以往,身上没有锁链,可他还是像被锁着一样,一动不动。

在听到声音后,他慢慢抬头,看见外面零散的光泄/进来一点,徐仁宇就站在那光里,亦如在梦境。

只不过这次他背后没有厉鬼在追。

徐仁宇胸口微微起伏着,上来时电梯正在被占用,他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路跑上来。

引以为傲的理智突然就断了线。

逆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徐仁宇反手将灯打开,上前抱住陆东植,感受对方缓缓把脑袋埋进他胸膛时的温暖触感。

在感觉到陆东植将鼻涕眼泪一同蹭到他身上时,被遗忘到爪哇国的洁癖在角落里抗议地挥了挥手。徐仁宇表情有些微变化,还是没有动,抱着陆东植,安静地等他恢复平静。

“没事了。”他轻轻说。

“我一直在。”

——————————————————

小熊猫:(摸了摸耳朵)哎~在你们觉得我要虐的时候,我又撒了一把白砂糖……害,人生就是这么变幻莫测。

PS:(小声吐槽)感觉现在萌精变宇植的人越来越少了…不,感觉放弃追读的人越来越多了!是因为剧情太磨叽吗?(委屈对手指)

——————————————————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恢复平静的陆东植埋在徐仁宇胸前小声说,指间攥紧他的衣角,像是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或许我真的有病?像你说的抑郁?”

对上陆东植晶亮茫然的眼,徐仁宇眸色深了深,抱紧他吻下去。

“我们东旭很健康。”他说。

两人稍稍温存了一会儿,都看到彼此呼吸有些不稳。在心神安定下来后,东植终于有空去打量密室的情景了——目光被架子上摆放的形色兵刃所吸引,他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喟叹:“哇哦,好酷,这是……”

东植走上去拿起一把长剑稍微挥了挥,感受着锋利剑刃破空时的凌厉。

“放下吧,很危险的。”

徐仁宇站在他身后开口,却没有制止,静静看他探索。 

“我知道,不会有事的——这些,居然都是开过刃的。”

东植刚要将长剑放回,就感觉腰部一紧,背后拥上一个人,徐仁宇下巴贴在他肩头,唇角微微一扯。

继而另一只手握住他的,复又将那柄剑抽将出来,东植有些愣愣地偏过脑袋,嘴唇正好和徐仁宇的相接。

对于亲吻这件事他已经很熟悉了,可每次徐仁宇那侵略性的吻都让东植应接得吃力,不同于刚才那个安抚性的吻,这一次东植只觉得自己全身气息都要被汲取,气氛升温,他后退一步,徐仁宇就前进一步,同时握着他的手舞剑,直到退无可退被逼到墙壁,剑刃“哐当”一声脱手落地,徐仁宇虎口掐着他的后颈把他吻到窒息。

东植双腿一软就滑落下去,在下一刻被整个人横抱起来,徐仁宇力气大的令人,就这样毫不费力抱着他走到床头。在后背贴上一片柔软时,东植打了个寒战,全身蜷缩起来,又被耐心地打开,逆着光,看不清徐仁宇的表情。

看不清就一直看,东植眨了眨眼,与此同时徐仁宇又吻了下来,他迫承接着这个吻,忽然感觉下身一凉。

“唔……”

刚要出声惊呼,唇复又被堵上,东植软软地去推徐仁宇胸膛,却又被后者抬手摁在床上。

徐仁宇缓缓低头露齿一笑,他微微喘息的模样很性/感,东植看着竟一时间忘了反抗。

忘记反抗的代价就是双手都被制住抬高到头顶,徐仁宇跨坐在东植身上,一手摁着他的腕,另一手慢条斯理扯下领带。

然后把它们绑在床头延伸下来的铁环上。

“仁宇……仁宇……”

在床头柜内拿出一瓶酒,徐仁宇饮了一口俯身渡给他,东植喉口上下滚动,没来得及咽下的酒水就这样顺着唇角滑落到锁骨。

徐仁宇眼底一暗,顺着那水渍吻下去,东植推不了他,只能一遍遍如受惊的小鹿一样叫他的名字。

可徐仁宇已经听不见了。

也不想听。

美酒入肚,烧得要命,一只冰冷的手顺着裤腰滑下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慰着下/身,东植在阴影中情难自制地低喘,一滴生理性的眼泪酝在眼眶中将落不落。

徐仁宇看着那眼泪,却突然停下了动作。

他的身形在昏暗的光下凝滞,宛若剪影。

良久,他擦拭去东植眼角的泪光,指腹顺着他面上的红晕摩挲了片刻,然后抬手去解缚在东植双手处的领带。

几乎在摆脱束缚的瞬间,东植就环上他后颈主动吻了上来,徐仁宇推开他,看他在自己身下痴痴地笑。

这是药物作用——徐仁宇这么对自己说。

陆东植不喜欢这样。

可在他又要起身时,陆东植又不知死活地缠了上来,徐仁宇后背僵住,气息也一滞。

药效发作的很快,迫使东植下意识去寻找更温暖的地方,抱住的人体温并不像想象中的温暖,不过也差不多了。

至少身上带有熟悉的味道。

“你会后悔的,东植。”徐仁宇沉声叫出他的真名,可东植意识昏沉,已经听不到了。

忽然反压过去,膝盖一抵,分开他的双/腿,“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仁宇……仁宇……”

徐仁宇忽然自嘲般笑了一下。

他这是在做什么,跟一个神志不清的家伙说什么呢?

“即使后悔也来不及了。”

皮带“咔嗒”一声解开,随意甩在床下,徐仁宇扯了扯领口,将想要起身的陆东植一把摁下。

眼底漆黑如浓墨,酝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珍惜。”

——————————————————

小熊猫:我卡肉了(理直气壮)

SuperM字幕组

更多信息关注微博:SuperM字幕组

《星期五俱乐部第十二季:隐秘之爱》之《无人知晓的爱》看断背山下百合花开

更多信息关注微博:SuperM字幕组

《星期五俱乐部第十二季:隐秘之爱》之《无人知晓的爱》看断背山下百合花开

辰星star

Change

十七       小欢喜

我发现我不能在拖了!!!!


小欢喜 


两天之后的深圳夜晚,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深圳海边,冬季还是有一丝丝微凉,果然和北京不同。这是我唯一的感受。我慢慢的坐在了沙滩上,风吹拂在我的脸上,我自己突然笑了一下,是啊,多么奇妙的一段路程,说出去了谁会信啊。我起身走到了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盒烟竟然抽了起来。从未接触过却十分熟练,可能看多了吧,这就是所谓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明明一切都好了起来,自己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快离开了么?我不知道…

"你怎么自己在这?"...

十七       小欢喜

我发现我不能在拖了!!!!


小欢喜 


两天之后的深圳夜晚,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深圳海边,冬季还是有一丝丝微凉,果然和北京不同。这是我唯一的感受。我慢慢的坐在了沙滩上,风吹拂在我的脸上,我自己突然笑了一下,是啊,多么奇妙的一段路程,说出去了谁会信啊。我起身走到了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盒烟竟然抽了起来。从未接触过却十分熟练,可能看多了吧,这就是所谓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明明一切都好了起来,自己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快离开了么?我不知道…

"你怎么自己在这?"

后方传来了英子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没跟方一凡在一起?"

"他这几天陪我挺累的了,再说你怎么抽烟了?"英子皱着眉说道,并拿走了我的烟,

"哎,心情不好,就想试试,第一次,保证以前没抽过"

"怎么了?为什么心情不好?"

"我不知道……感觉心空空的"​

"是因为快要离开了吗?"

"也许吧,我走了,你们也不会记得我,我回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戏"

"想过留下来吗?"英子挽了挽发,靠在了我的身上

"想过,可是……我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如今你也好了,一切步入正轨,没有我留下来的必要了"​

"怎么没有,我还想让你陪我一起上大学,一起陪伴接下来的日子"

"那是方一凡干的事"

"我是说我们一辈子的友谊啊,方猴儿怎么能比"

"我知道,也许我现在给不了你答案,如果可能,就是我离开的那一天才能给你答案"

"那我就在你走之前,我们陪你在我们的世界度过最后的日子"

"哎……你们的世界和我们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我们写出来的,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只不过人不同罢了,你知道吗,在我们的世界,你叫李庚希哈哈哈,方一凡叫周奇,你们俩还是明星,大家都给你们组cp,季杨杨可是粉头​"

"是嘛,这么有意思,你快给我讲讲,那个李庚希是什么样子的"

"她就是那个扮演你的演员,很优秀的一个女孩,不过啊,作为她本人来讲没有你这么学霸,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女孩,特别喜欢旅游,跟你很像"

"我很想去看看你们的世界"

"如果有机会的话……"

"你看,星星多美啊"

"你能这么想,我就安心多了,你还能喜欢星星,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做最好的自己,即便你的父母再怎么逼你,也是爱你的,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我知道……我还有方猴儿"英子害羞的一笑

"是啊,你知道吗,本来你是跳进了海里,方一凡孤独一生的悲剧啊"

"你能给我讲讲那个故事吗"

"你有一本日记对吗,写的几乎都是方一凡吧"

"是,你怎么知道"

"当时你跳海之后,方一凡才意识到对你的感情,但是当看到你的那本日记,他痛不欲生,甚至来到了深圳也想随你而去,但是后来他没那么做,因为你的日记里写到,想看到方猴儿站在最好的舞台上,后来,他真的成功了,无数粉丝想要嫁给他,可是他一点绯闻都没有,感情戏从来不接,这一辈子都没有结婚,死之前发了一条微博,我要是记得没错,文案是,我终于要去你喜欢的星辰大海,后来追悼会上磊儿接受了他们的采访,将你们的故事说给大家,才明白了方一凡为何一生未娶。"    (我好能扯……)

英子沉默不语

"好了,别想了,明天我们就回去了,等高考之后,再来这里玩"

"椅子,你说,如果我没有救回来呢?"

"我一定会让方一凡随你而去,包括我"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了方一凡的痛苦,你不在了,我也就不需要在这里了"

"椅子……谢谢你,是不是真的高考之后,你……真的就不在了"

"或许吧……"

第二天我们启程飞回北京

"妈,我回来了"

"小以回来了,英子怎么样啊"

"没事了,爸,让你们担心了"

"害,这都是小事,你们安全才最重要"

"谢谢爸,对了爸,你没有认识的音乐人?"

"这方面啊,爸不太了解,不过你舅舅可能了解,我到时候给你联系下"

"好,这不是方一凡英子在一起了吗,我答应给他们写首歌,你女儿我虽然写词是个高手,可是啊,编曲方面还没学,得找个人帮我"

"是吗?在一起了,哎呀,我一看他俩也得在一起,不过宋老师会同意?"

"同意了,没有方一凡,英子就不在这了,宋倩阿姨在不同意也不能说啥吧"

"这倒也是,我听说你可是救他俩上来的,不错,是我女儿,我以后的产业啊,后继有人"

"停停停,你那产业自己先看着吧,别忘了给我找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说完我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复习了一会功课,已经凌晨一点了,靠在椅子上,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最后思量了很久,还是《小欢喜》这首歌适合大家,也应该唱给他们听


随着日子的不断推移,期末考试结束了,大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英子也逐渐好转起来,当然了,少不了方一凡的帮忙,东叔和宋倩也默许了方一凡这个未来的女婿。一转眼,已经到了年三十,四个家庭凑在了一起过年


"还有几个月这几个孩子就走了,我们解放了,18年啊"方圆说道

"是啊,孩子一转眼都这么大了"老季说道

"我们啊,那面的房子也差不多装修好了,正打算小以考完试我们就搬过去,有点舍不得啊"老付说道

"是啊,你说你也是,小以走了,家里就咱俩,买那么大干嘛"

"哎,这话你就错了,老付是个商人,也得体面些"方圆说道

"不过啊,这一年来跟大家相处下来,我也舍不得,就想着这面啊也一直租着,我们随时回来住"

"得,老付这你放心,只要你给我钱,我这房子肯定给你留着"东叔说道

"乔卫东,喝点酒就不说人话"宋倩怼到

方一凡,英子看了看我,是啊,以后记不记得住还不一定呢……别说以后的事了

"英子,我不是说送你们一首歌吗,我写好了,我爸找了人,编了曲,这首歌送给你们,方一凡,你把你吉他给我"

"得嘞"

"调弦了吗"

"调了,我每天都会弹"

"那个……停一下,椅子要表演节目了,给我和方猴儿写的"

"是吗,小以可真厉害"宋倩夸道


我低了低头说"这首歌叫做小欢喜,之所以叫小欢喜是因为人生除了有痛苦和悲伤的事情外,只要身边有爱的人陪伴,就能够安然度过,这些坎都过去了,就构成了人生中的一个个小欢喜,也算是送给大家,虽然这一年来我们大家经历了很多事情,有欺骗,有失去工作,有抑郁,有的生病,但是生活就是这样,由一点点小别离和小欢喜组成的,谁都少不了,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只有一点小欢喜,就像我们的欢喜来自于“熬着”,过一关就开心一下,中考是过了一个小关,而高考则像是过了一个大关,我们总能在糟粕的旧胚中酿成一丝沁甜的新酒来,人生如旅行,为止生死边界,表面擦伤不值得一提,我们要学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小欢喜,就像乔英子遇到了方一凡,好啦,希望大家以后都能记住自己的小欢喜,这首歌送给大家"

……

那林荫下的跑道

记忆中好长

我在你身后

看你嬉闹歌唱

感受你所有欢笑哭泣和忧伤

却默默数着日子 不敢声张

你 一点一点

走出我的视线

却始终走不出我的思念

走过所有的路

我仍在你身旁

每一朵云都是

我对你的守望

小小欢喜陪我们

一起经历成长

全新的小世界正等你前往

我的爱属于你

而你属于明天

我会目送你的背影

渐渐走远

多么希望你有

幸福灿烂的人生

简单的纯粹的

畅快的小世界

青春里淋的大雨

打湿了翅膀

但无法阻止你的美丽幻想

就算是失败跌倒

那又能怎样

我会陪着你

你不要太紧张

你 一点一点

走出我的视线

却始终走不出我的思念

走过所有的路

我仍在你身旁

每一朵云都是

我对你的守望

小小欢喜陪我们

一起经历成长

全新的小世界正等你前往

我的爱属于你

而你属于明天

我会目送你的背影

渐渐走远

多么希望你有

幸福灿烂的人生

简单的纯粹的

畅快的小世界

那或许就是我

今生最大的心愿


"好听!"

"椅子,谢谢你"英子抱住了我

"希望你永远幸福"

"方猴儿,这歌我可送给你了,我可打算将来写歌自弹自唱出道,没有人可以动我的歌,但是你可以,所以等着火吧你"

"荣幸之至"

所有人欢笑一堂


是啊,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就像我自己一样,来到这里遇到你们何尝不是我的小欢喜一场。


我家住北京,还去了一次广东,我都安然无恙,本来打算在哈尔滨避避风头,没想到几乎全国覆盖了,希望大家过个好年,平平安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