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影视剧

135.1万浏览    2587参与
雨落星辰

有个明月清风的哥哥怎么破?50

(两人视角。)

【魏婴知,你听得到吗!

我是蓝湛,蓝忘机。

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好不好!

那里有你抓得小兔子,我都好好养着,还有你最爱喝的天子笑,我都给你准备了!

魏婴……跟我回去吧!

魏无羡毫无意识的:“滚……滚……滚……”】

  “蓝湛,没事的,羡哥哥会好的,以叔父的性格不会让你带着羡哥哥回姑苏,我这有个方法,能够让羡哥哥成功去姑苏,但需要蓝湛你帮忙。”晓星璃看着一向雅正端方的蓝湛,居然露出如此慌乱而又悲伤的神色,感觉有些心酸。

  “带魏婴回姑苏,有何方法?”

  “蓝湛,我给你一个锁灵囊,你把羡哥哥装进去带...

(两人视角。)

【魏婴知,你听得到吗!

我是蓝湛,蓝忘机。

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好不好!

那里有你抓得小兔子,我都好好养着,还有你最爱喝的天子笑,我都给你准备了!

魏婴……跟我回去吧!

魏无羡毫无意识的:“滚……滚……滚……”】

  “蓝湛,没事的,羡哥哥会好的,以叔父的性格不会让你带着羡哥哥回姑苏,我这有个方法,能够让羡哥哥成功去姑苏,但需要蓝湛你帮忙。”晓星璃看着一向雅正端方的蓝湛,居然露出如此慌乱而又悲伤的神色,感觉有些心酸。

  “带魏婴回姑苏,有何方法?”

  “蓝湛,我给你一个锁灵囊,你把羡哥哥装进去带回姑苏。我会寻一个木偶做羡哥哥的替身,造成他在伏魔洞销毁阴虎符被万鬼反噬而死的假象,蓝湛你可信我?”

  “信。”其实蓝湛只是给自己支撑下去的信念罢了,不能想象魏无羡真的因此殒命自己该如何是好?

  “那蓝湛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回姑苏。”言毕,把锁灵囊交给蓝湛后,转身离开。

(屠师大会上的那些一边倒的宗主和子弟。被金光善继续忽悠,前往乱葬岗,趁机杀害魏无羡。那些人去的时候,正看到魏无羡摧毁阴虎符,但被万鬼反噬而死,连尸体都没留下的假象。隐身看着众人的嘴脸,看着成功了,便起身去找蓝湛。)

   “蓝湛,外面的那些宗主,尤其是那个金氏众人都知道羡哥哥殒命,放心,我们这就带羡哥哥回姑苏。”

(现在蓝湛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把魏无羡回姑苏。捏破符咒,两人到了姑苏静室内。蓝湛把魏无羡放在床上。他在一旁守着。等到泽芜君回来,晓星璃以白沐兮的身份去找叔父和泽芜君,让两人去静室。)

  “叔父,曦臣哥哥,我想你们也知道了,金氏放出羡哥哥已经殒命的消息。这是也不是,叔父,曦臣哥哥,你们随我来静室,一切就都知晓了。”

(来到静室,两人看到床上的魏无羡,不免惊讶,尤其是蓝老先生,气的胡子都起来了。蓝湛向两位行完礼后,接着去床边守着。)(晓星璃趁着布下结界。)

  “忘机,你真是糊涂啊!!!”蓝启仁气的直指蓝湛。

  “忘机,你可想好了?”

  “魏婴为何没有气息了?”便也不顾礼数,紧紧抓住白沐兮的手,眼中尽显悲痛和惊讶言道。

  “蓝湛,这是羡哥哥的命数,不可违,但蓝湛我这有一法,可愿试试?”

  “我愿!”蓝湛言语坚定。

  “沐兮,你是想……”

  “蓝湛,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羡哥哥虽然离去,灵识也将不在,但他会在之后的某一天以另一种方式和你见面,与你重聚。蓝湛,这是你和羡哥哥之间必须要经历的。”

  “我等,我会等魏婴与我重聚。”闻言,蓝湛眼中顿时又感觉有光了。

  “叔父,你这是打算惩罚蓝湛吗?”

  “叔父,我认罚。

  “忘机,作为叔父最得意的弟子,叔父知道你一直严正端方,但也缺少‘人气’从小尽显清冷。这次叔父就任性一次,不罚你。”言毕,蓝老先生便走出房门。

(蓝湛起身满是谢意和庄重地行了一礼。)

  “忘机,只要是你做的,哥哥都支持你,去做吧,忘机。”言毕,转身离去。

  “蓝湛,今后就靠你自己了。把羡哥哥放入锁灵囊里,安置在寒潭里,可保尸身不腐。切记这件事不能让第四个人知晓,蓝湛我还有事,这些东西便替我转交给叔父和曦臣哥哥吧。”言毕转身离去。

雨落星辰

李狗子居然是灭我全族的仇人?11

(“阿翁,阿爹,阿娘,哥哥,小枫,我来上京已有数月,这里的人都待我很好。大家在西境还好吗?如今宣德王被封为太子,怕是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成亲了……小枫,我没在西州监督着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出去玩儿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再回西州看看,到时候莫离你可千万别再劝着我要时时谨慎了。阿爹,阿娘,过几日便是西州的祈福日了,我想着满是飘带的树枝随风飘动,定会很好看的!!!!阿滢在上京一切安好,切勿过多挂念!!!)

  “胡丽,将家书送到驿站去,记得要快啊!!!”

  “嗯,公主,胡丽知道的。”

【“宿主,宿主,您每月一封家书写着,明明,宿主还让小七实时监控着西境和那...

(“阿翁,阿爹,阿娘,哥哥,小枫,我来上京已有数月,这里的人都待我很好。大家在西境还好吗?如今宣德王被封为太子,怕是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成亲了……小枫,我没在西州监督着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出去玩儿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再回西州看看,到时候莫离你可千万别再劝着我要时时谨慎了。阿爹,阿娘,过几日便是西州的祈福日了,我想着满是飘带的树枝随风飘动,定会很好看的!!!!阿滢在上京一切安好,切勿过多挂念!!!)

  “胡丽,将家书送到驿站去,记得要快啊!!!”

  “嗯,公主,胡丽知道的。”

【“宿主,宿主,您每月一封家书写着,明明,宿主还让小七实时监控着西境和那些人的动向,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小七,你宿主我如今可是西州来豊朝和亲的公主,如果连续好几个月对西州不闻不问的,岂不平白惹人怀疑吗?更何况,这么说,我还真有点想她们了呢?小七,如今情况怎么样了,跟我说说呗?”

  “宿主,你看啊,现在男主在鸿文馆补录编撰西州地方志,但依小七来看,这不是明明是扮猪吃老虎嘛?好让那位太子放下戒心……太子那边嘛?一如既往地想扩大权势地位,好好巩固他的太子之位。”

  “不错,不错,小七经历几个位面,现在聪慧了许多,果真和原来大不一样了?!!!”

  “是吗?”宿主夸我了,好开心,好开心!!!

  “那,宿主您要去凑凑热闹吗?”

  “不去,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让他们俩斗去呗,反正对我来说没多大损失,斗得两败俱伤才好呢?”

  “这就叫,什么来着,鹬蚌什么渔人什么来着?”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皇位嘛?不就是几位皇子之间斗来斗去,争抢出来的吗?再说了,那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的,好戏连台,在旁看戏不是更好吗?

  “对,就是这个!!!”看来我还要在好好学习才行,翻开我的书,继续学习!!!!】

(游园会上演中,一番射木鸭子回合后,赵姑娘如同剧情般,划船去捡箭。)

  “原来这就是船啊?!!!我还从来没坐过呢?”

  “子滢,你连船都没坐过吗?”

  “没有,我只在书上看到过,不过,我们西州的萤火虫在黑夜里可好看了?!!!” 

  “不好。”两人闲聊中,子滢瞧见赵姑娘所划船只倾斜,恐会落水,便不顾其他跳下去救人。

  “子滢!!!”

  “快下去救人啊,子滢落水了!!!”

  “赵姑娘,赵姑娘,你没事儿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子滢把落水的赵姑娘救上岸,让李狗子扑了个空,依照剧情发展,李狗子应该会染上风寒,或许还会……

  “子滢,你可吓死我了,你怎的会直愣愣的就跳下去了?”

  “没事,珞熙,我会水的,当时没想那么多?”

  “赵姑娘,你没事吧?回去要多喝碗姜汤才好,免得得了风寒就不好了。”

  “珞熙,把子滢带回去歇息吧。”

  “是,二哥。”

雨落星辰

夜雨朦胧无尽休9

(婚书损毁,润玉和锦觅的婚事就此作罢,但天界有人欢喜有人愁。)

(经过旭凤和润玉的一番筹划后,引出黑衣人便是鼠仙,而他也被天帝就地正法。随后,水神带锦觅去三岛十洲解除珈蓝印,斗姆元君不得以捻了香灰助她渡劫,又让肉肉得以在今后重聚。)

  “邝露,你说那锦觅会去凡间历劫成后才能晋为仙阶?”

  “是的,而且锦觅仙子三日后才会下界。”

  “这次历劫怕是火神也会下界前往,邝露,当天要随时跟在阿玉身边,切勿让他掺和在这儿糊涂事中。他们愿意情情爱爱,历劫一道,便随他们去。”

  “是,邝露记下了。”

(锦觅四人...

(婚书损毁,润玉和锦觅的婚事就此作罢,但天界有人欢喜有人愁。)

(经过旭凤和润玉的一番筹划后,引出黑衣人便是鼠仙,而他也被天帝就地正法。随后,水神带锦觅去三岛十洲解除珈蓝印,斗姆元君不得以捻了香灰助她渡劫,又让肉肉得以在今后重聚。)

  “邝露,你说那锦觅会去凡间历劫成后才能晋为仙阶?”

  “是的,而且锦觅仙子三日后才会下界。”

  “这次历劫怕是火神也会下界前往,邝露,当天要随时跟在阿玉身边,切勿让他掺和在这儿糊涂事中。他们愿意情情爱爱,历劫一道,便随他们去。”

  “是,邝露记下了。”

(锦觅四人下凡历劫中)

 【“宿主,宿主,小七,小七……”

  “有话直说,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吞吞吐吐的了……”

  “宿主,您在这儿位面丢失的那情根小七找到了,不过要宿主下凡历劫后才能收回?”

  “原来是这样?不用,我现在这样挺好的了,要情根干什么?不要不要……”

  “那锦觅下凡的情况,宿主要看吗?”

  “不看不看,都知道她们死不了,还看什么?”

  “小七,阿玉是不是知道他的生母是谁了?”

  “是的,如今他已经随着彦佑,带着邝露去往洞庭湖了。”

  “好,收拾一番,去凑凑热闹……”】

(其实小七并未对青影说,她的情根因缘际会化为人形,也会跟着男女主一同渡劫,劫过则情灭,但情根的所受所为,到最后却会返在自身身上。)

(洞庭湖,润玉在对邝露诉说往事,青影隐身在旁听着,哽咽心疼不已。看来要想个法子了……但却担心会暴露自身,闪身离去前往洞庭湖。)

(天后得知消息,去寻那簌离。)

  “还真打的不可开交呢?”隐身在旁看着下面四人打架景象,很是感兴趣。

  “是时候出手了。”看着洞庭君逐渐不敌天后,润玉得知消息前来相助,竟也吐了血,洞庭君性命攸关,终究殒身。青影在暗中观察时,已施法将洞庭君替换,现在润玉抱着的不过是一具傀儡替身而已。

  “阿玉,阿玉,你怎样?。”青影不注意往润玉手中塞入丹药,手唤月影,挡在阿玉二人面前。

  “青影上君是想插手?”

  “阿玉是本君所护之人,任何人都不得伤他半分。天后是想要?”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化为紫色雷龙在空中龙吟盘旋。两人打斗中,天后心惊,原来上君实力非虚,琉璃净火也奈何不得,怕恐生变故,眼色示意暮辞离去。

  “阿玉,切莫伤心,我带你回璇玑宫,我们回家……”

(璇玑宫)

  “邝露,阿玉还是不肯出来吗?”

  “殿下失去娘亲,心里……”

 (殿内)

  “阿玉,阿玉,别怕,我在,我在……”看着润玉失神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抱住,给他安慰。

  “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娘亲,是我……”

  “不怪你,不怪你,阿玉的娘亲已化作天上点点繁星中的一颗,会看护阿玉的,莫怕,我在,我在呢?”

  “会吗?”

  “自然是会的,会的……”

(四人历劫回来,锦觅得以晋升为仙。虽然天帝赦免洞庭水族,但夜神也将遭受天雷电火刑。)

  “雷公电母行刑!!!”润玉身上有青影所设手串结界护体,伤不得他,天后见状,竟还使出琉璃净火。

  “阿玉,天后,你真当上清天无人吗?!!!!”青影得知消息,闪身进入九霄云殿中,施法打断行刑,护住润玉,天后,雷公电母三人皆被震退所伤。

  “怕是天后是待的时间久了,忘了尊卑之分,本君之人还轮不得天后亲手教训!!!”青影抱着昏迷的润玉前往璇玑宫,离去时,有侍女来报,说,紫方云宫已被不明火所毁,大半已焚烧殆尽,这让天后很是气愤,但也不得法。

雨落星辰

何以许卿32

(用完早膳的容卿跟随着游一帆去往乾清宫……)

  “殿下还是如此啊!!!”微霞和霏雨看着面前有说有笑的两人,其实是容卿在叽叽喳喳的讲着,游一帆则在旁偶尔应声附和,两人对视一眼,不由感叹道。

  “微霞,霏雨,你们在说些什么?给我讲讲呗?”突然容卿回头询问着后面的两人,那两人顿时面露正色,好不严肃。

  “没有,殿下我和微霞讨论明日给殿下簪什么花,配什么发饰。”

  “是吗?”

  霏雨:“嗯嗯嗯,我们绝不敢欺瞒殿下。”

  “那就好,我就随便问问。”...


(用完早膳的容卿跟随着游一帆去往乾清宫……)

  “殿下还是如此啊!!!”微霞和霏雨看着面前有说有笑的两人,其实是容卿在叽叽喳喳的讲着,游一帆则在旁偶尔应声附和,两人对视一眼,不由感叹道。

  “微霞,霏雨,你们在说些什么?给我讲讲呗?”突然容卿回头询问着后面的两人,那两人顿时面露正色,好不严肃。

  “没有,殿下我和微霞讨论明日给殿下簪什么花,配什么发饰。”

  “是吗?”

  霏雨:“嗯嗯嗯,我们绝不敢欺瞒殿下。”

  “那就好,我就随便问问。”

  “阿游,娘亲派人寻我,我去去就来,你今日也好好好当值,当心伤口。”皇后身旁的侍女—霜梅行礼后,在容卿耳语一番,说是皇后又要事同她商议,让她去趟坤宁宫。

  “是,臣遵命!!!”

(转视角,坤宁宫)

  “卿卿见过娘亲,娘亲您寻卿卿来,可有什么吩咐?”容卿依规矩行礼入座后,品茗言道。

  “卿卿啊,你如今也及笄了,可有意中人?”

  “啊,娘亲,皇姐也比我大,要成亲也是皇姐先成婚吧?再说,我还小呢,不急不急!!!我还想多陪着娘亲和父皇身边呢?”

  “你呀,别打马虎眼,我可是听人说了,你昨夜可是醉了酒去寻了那游一帆?”

  “娘亲,我保证再也不偷喝酒了,也不喝醉,昨夜之事我完全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容卿坐在位上,双手发誓,神情严肃一本正经的言道,可这其中究竟是真是假也不得为知。

  “那游大人如今是锦衣卫统领,是你父皇的左膀右臂,况且,他作为你的侍卫,这些年也算尽心尽力,卿卿就没别的意思?”

  “娘亲,你是看太子殿下才纳了太子嫔,就乱给人拉媒牵线,我同阿游清清白白,我待他同亲生哥哥无异,况且,况且,娘亲你就舍得把我嫁出去啊!!!”

  “真的无意?”

  “嗯,卿卿怎敢说谎,比珍珠还真呢?!!!”

  “你呀,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竟让人笑话?!!!”

  “谁敢,我可是皇爷爷钦定的皇太女,又有娘亲和父皇的爱护,谁又能说我半分不是,娘亲,您别太担心了啊!!!”

  “那,便请卿卿替娘亲掌掌眼,看给嘉兴说哪一门好亲事,得给你皇姐寻个称心如意的郎君才是啊!!!”

  “啊,这事儿,不应该寻皇姐的意见才对,和父皇商议嘛?”看来是醉翁无意不在酒,我这个娘亲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你同嘉兴年龄相仿,偶尔看看也无妨啊,快来瞧瞧。”

  “微霞,今日太傅留的课业我不是不是还没做完,娘亲,我走了啊,改日再来!!!”

  “是,殿下,您跑慢点,太傅留的课业明日才交呢?来得及的!!!”微霞得到容卿的眼神示意,灵活自然接话,福了福身,行礼后,也紧跟着追了出去。

  “奴婢告退!!!”晃过神来的霏雨连忙行礼退了出去。

(回宫途中)

  “微霞,你说我娘亲真的有意给皇姐说门好亲事?可为何寻我去?她该不会是给我定亲吧?!!!”完了,吃瓜吃到自己头上是什么感觉?

 “依奴婢看来,皇后娘娘却有此意,但殿下既已回绝,怕是娘娘得有段时候不会提及此事了。”

  “可依奴婢看,游大人和殿下般配的很,殿下为何不应?”

  “连我的事儿都敢编排,霏雨,你是不是想讨打了?!!!”

  “殿下,您就饶了霏雨这一次吧,霏雨口误,下次绝不会再说了。”

  “你还有下次?”

  “如此这样的话,先打听听阿游是什么意思?走,去乾清宫!!!”

  “哎,殿下为何还要去寻游大人?那岂不是正好印证娘娘猜想?”

  “微霞啊,这你就不懂了吧?落落大方是友情,小心翼翼才是爱情,我心里心怀坦荡,有什么好怕的,再说,谁还能逼我嫁人不成?!!!”

  “是,奴婢受教了。”

雨落星辰

我二哥居然是个和尚?31

    南萧皇帝看下方众人欢快玩耍,不由感慨出声:“今年的新年果然有了阿玖,格外不一样啊!!!”

  “四哥,你又在画什么?这是我吗?”众人热闹玩耍中,但我四哥在案桌前不知再画些什么?走过去瞧瞧,却看到是一位红衣女子在烟火中笑的很是动人。

  “嗯,阿玖每次开颜,四哥都要画起来,以视珍宝。”

  “如此,阿玖也送四哥一幅画为新年贺礼……”

  “这是,阿玖和我?”

  “是啊,这是阿玖和四哥一起在放烟火,绚丽烟火,配上这难得的白雪,不是更好看的嘛...

    南萧皇帝看下方众人欢快玩耍,不由感慨出声:“今年的新年果然有了阿玖,格外不一样啊!!!”

  “四哥,你又在画什么?这是我吗?”众人热闹玩耍中,但我四哥在案桌前不知再画些什么?走过去瞧瞧,却看到是一位红衣女子在烟火中笑的很是动人。

  “嗯,阿玖每次开颜,四哥都要画起来,以视珍宝。”

  “如此,阿玖也送四哥一幅画为新年贺礼……”

  “这是,阿玖和我?”

  “是啊,这是阿玖和四哥一起在放烟火,绚丽烟火,配上这难得的白雪,不是更好看的嘛?!!走了,四哥,一起来玩,太子哥哥,都想叫你多少次了,来啊!!!”

  “好,四哥这就来!!!”

(琉容宫)

  “公主,您在东郡带来的医药典籍和药材,江太医对此很感兴趣,也同意了公主的建议,准备编辑医典,发放给百姓们。”

  “那就行,保持洁净环境,是有效阻碍病症的手段,这点也得让各御史重视起来,不过,想必明日父皇就该与群臣商议此事了!!!”

  “罢了,这档子事儿让诸位哥哥们忙活去吧,茯苓,今日不必守夜,你也早些回去歇息。”

  “是!!!”茯苓为阿玖盖好被子,熄灭烛火后,离去。

(次日朝堂之上)

  “陛下,公主在东郡待了数月,带回我朝药材颇多,其中数本医学典籍最为珍贵,臣和御药房诸多太医,正在着手编撰一本医典,从中收录食材禁忌,偶感风寒等诸多对于百姓们日常遇到的简单病症。”

  “东郡派遣特使—桑塔,询问南萧陛下,公主所言,派遣南萧优异农商去东郡教授摘种瓜果蔬菜,东郡愿派遣医学世家子弟来我南萧交流医术作为交换言语,可否属实?”

  “好啊,好啊,阿玖出游数月,果然收获颇丰,这真是我南萧之福啊!!!传朕旨意,公主所言朕皆允诺,撰写医典一事,就交由李卿全权处理。穆德庆,把未央宫作为来访医学子弟的居所,切不可怠慢!!!”

  “是!!!”

【“宿主,您在做什么啊?!!!好香啊,浓浓的黑芝麻香气!!!”在空间里闻到味道的小七嗅嗅香味的来源,看到阿玖和茯苓她们正在努力跟着御厨们学习包元宵!!!

  “这是南萧的汤圆,北陈应该叫元宵,做法略微有些不用,等过了上元节,二哥又该启程前往西州了?小七,我跟你说啊,里面可以包好多馅儿呢?有黑芝麻,豆沙馅,还可以包水果馅儿的……”

  “宿主,您别说了,说的小七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宿主,小七哪个味道都想吃!!!”

  “好,过一会儿包好了,每一样都拿给你吃,小馋猫!!!”

  “汤圆,汤圆,好吃的汤圆,宿主,小七这里显示着,一般华国的南方的汤圆还有咸口的呢?”

  “南萧,一般都吃咸口的,但我可吃不惯,所以才试试能不能包成甜口的,好好尝尝!!!小七,上元节,可还有灯会呢,到时候,我带你去玩儿,有许多好吃的,还有杂耍,猜灯谜赢灯笼等等有意思的活动呢?……”

  “好啊,好啊,到时候小七定要好好欣赏欣赏上元灯会!!!”

  “小七,各种口味的汤圆来了,慢点吃,小心烫啊!!!”

  “宿主,别担心小七……”看着小七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倒是真的憨态可掬,也让阿玖心里畅快不少!!!】

雨落星辰

魏伊不可11

(自习室)

  “伊伊,你快看,旁边那张桌子上的小哥哥好帅啊!!!”一向颜控的顾悦又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不过,顾悦看人也很毒,只是欣赏,对自己的认知也很清醒。

  “小声点,哪位?”伊伊放下写字的笔,跟着顾悦的指示向右上方瞧去。

  “看背影是挺好看的,你想要那位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加油,顾悦,我看好你!!!”

  “伊伊,你帮我一下呗?”

  “不去,坚决不去!!!”

  “其实伊伊那个小哥哥也挺帅的。”果然顾悦‘换目标’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这就要不遇则退?见好就收?...

(自习室)

  “伊伊,你快看,旁边那张桌子上的小哥哥好帅啊!!!”一向颜控的顾悦又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不过,顾悦看人也很毒,只是欣赏,对自己的认知也很清醒。

  “小声点,哪位?”伊伊放下写字的笔,跟着顾悦的指示向右上方瞧去。

  “看背影是挺好看的,你想要那位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加油,顾悦,我看好你!!!”

  “伊伊,你帮我一下呗?”

  “不去,坚决不去!!!”

  “其实伊伊那个小哥哥也挺帅的。”果然顾悦‘换目标’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这就要不遇则退?见好就收?

  “沈静,这道题,这个知识点我不太懂?”看到半截有些卡壳的蒋雯,下巴托着笔,向坐在身旁的沈静询问。

  “哦,原来是这个知识点,好久不看书,都忘回去了。”经过沈静讲解后的蒋雯,记忆回溯,茅塞顿开,果然能考上华清的,都不是一般人。

  “我得去探个明白……”怎么感觉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眼熟?

  “伊伊,你干什么去?”这个伊伊不是不要那位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嘛?这是做什么?看来有瓜可以吃……

(转视角)

  “顾家哥哥,果真是你?”

  “伊伊?”瞧着面前的伊伊,顾魏有些吃惊,但又很快镇定说道。

  “嗯,顾家哥哥,正好,我去陈老师那里寻了几本医学书来看,有几处不太懂,你给我讲讲呗?”

  “好,哪几处?”

……

  “可听懂了?”果然美色误人啊,顾家哥哥的颜值好抗打,他刚才讲了什么?我都没注意听。 

  “懂了……”伊伊呆愣机械式的回答顾魏提出的问题。

  “小笨蛋,刚才都跑神了……”

  “是吗?顾肖呢?怎么没见他?”强制转移话题的伊伊,场面有些尴尬,但此方法屡试不爽……

  “他?应该打球去了吧?别分神,我再讲一遍。”

  “好,这次我保证会认真听的!!!”

(转视角)

  “蒋雯,你知道跟着伊伊说话的那位男生是谁吗?”作为八卦资深爱好者的顾悦有些好奇问道。

  “据我推测,应该是伊伊之前的好友,考到同一所大学的那位哥哥?”沈静用手推了推眼眶上并无度数的眼镜言道。

  “是医学系的顾魏!!!”

  “顾魏?!!!”哇塞,伊伊居然同顾魏认识?他可是校园颜值排行榜的前几名?好像有大瓜可以尝尝?顾悦探头环顾四周,捂住惊讶的嘴巴。

  “那是伊伊的隐私,我们也不好过问。”

  “放心了,我口风最是严紧。”顾悦听了沈静的劝诫,连忙做手动封口动作,表示已知晓,绝不外传!!!

  “想那么多做什么?快写题!!!”

  “遵命,蒋大小姐,写题,写题!!!”八卦之心暂时熄灭,伊伊我要好好学习,努力看书了!!!

雨落星辰

何以许卿31

(尴尬的用早膳中……别怕,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容卿默默为自己打气,也不好意思撇站在自己身后的游一帆。)

  “居然有胡辣汤,还有小油条,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喝咸的豆腐花,这是灌汤小笼包?今天膳食好丰盛啊!!!”有什么事,等我吃饱了再说!!!

  “阿游,给你,就当是昨日我撒泼耍赖,阿游送我回宫的谢礼。”容卿盛了满满一碗的胡辣汤递给右后方的游一帆,眼神示意让他接过。

   ‘难不成殿下是想起昨日的事儿了?但看着容卿清澈透亮的眼神,况且每逢殿下酒醉,就完全想不起来前夜究竟发生何事,想来是自己多虑了。’...

(尴尬的用早膳中……别怕,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容卿默默为自己打气,也不好意思撇站在自己身后的游一帆。)

  “居然有胡辣汤,还有小油条,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喝咸的豆腐花,这是灌汤小笼包?今天膳食好丰盛啊!!!”有什么事,等我吃饱了再说!!!

  “阿游,给你,就当是昨日我撒泼耍赖,阿游送我回宫的谢礼。”容卿盛了满满一碗的胡辣汤递给右后方的游一帆,眼神示意让他接过。

   ‘难不成殿下是想起昨日的事儿了?但看着容卿清澈透亮的眼神,况且每逢殿下酒醉,就完全想不起来前夜究竟发生何事,想来是自己多虑了。’

  “谢殿下。”

  “这有什么好谢的,况且这膳食这么多,我也用不完,阿游帮我分担些,也不至于浪费呢?微霞,霏雨,你们也下去用膳吧,这里有阿游就好。”

  “是,殿下。”

  “阿游,你快坐下用膳,尝尝这个小笼包,可香了呢。”容卿拉着游一帆的手腕,等到她二人走后,让他落座,陪同自己一同用膳。

  “游一帆,我的话你又不听了吗?你不用,那我也饿着好了,反正少吃一顿又不会饿死!!!”见阿游并无动作,容卿气哄哄的说着气话,两手抄着,扭着脸,不看他。

  “臣,遵命。”游一帆与容卿相识以来,虽说她有些娇蛮,但却也是个倔性子,认定的事怎样都不会改变,只好放下碗碟,抱拳行礼。

  “你没骗我?”

  “臣不敢。”

  “早知如此不就好了嘛?还白白惹得我掉了眼泪,该罚!!!快起来吧,跟我这儿还动不动就行礼请罪。”

  “是。”

雨落星辰

看云浅如何一次又一次怒怼百里王后?22

(恐云浅再有不测,丰苌带着云浅入了自己府上,寻了一处离自己寝殿相邻的院子让她住下,院内还有云浅喜欢的凤尾花,倒也得宜。)

(入夜,丰苌同云浅用好晚膳,碍于规矩回了寝殿歇息,走之前还嘱咐云浅。她榻旁有一用红线相连的铃铛,若有异动,晃动红线,他便会即可赶来。)

  “这被子好香啊,好暖和啊!!!大哥说我是雍州的云浅郡主,今天那位英姿飒爽的妇人便是我的母亲……可为何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太医说是落水导致的暂时性失忆?那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呢?”躺在床榻上,只有桌子上有一盏烛火忽明忽暗的燃着,但云浅总有一种想要把它吹灭的冲动,为了安我这个大哥的心,我得忍住……可是因我生病,感觉有些...

(恐云浅再有不测,丰苌带着云浅入了自己府上,寻了一处离自己寝殿相邻的院子让她住下,院内还有云浅喜欢的凤尾花,倒也得宜。)

(入夜,丰苌同云浅用好晚膳,碍于规矩回了寝殿歇息,走之前还嘱咐云浅。她榻旁有一用红线相连的铃铛,若有异动,晃动红线,他便会即可赶来。)

  “这被子好香啊,好暖和啊!!!大哥说我是雍州的云浅郡主,今天那位英姿飒爽的妇人便是我的母亲……可为何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太医说是落水导致的暂时性失忆?那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呢?”躺在床榻上,只有桌子上有一盏烛火忽明忽暗的燃着,但云浅总有一种想要把它吹灭的冲动,为了安我这个大哥的心,我得忍住……可是因我生病,感觉有些困乏,想歇息了……

……

  “你是谁?为何在我房间?大,大哥……”从睡梦中惊醒的云浅,察觉到身旁似乎有人在,想要大声呼喊,伸手拉红线,却被来人捂住嘴,那人一袭黑衣,蒙着面,模样看不真切,难不成是我失忆之前结交的仇家?!!!

  “别叫,我就放开你,听懂了,你就点点头……”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但我也不知道我究竟这副身子会不会武功,先听他的,伺机而动,随机应变吧……云浅真诚的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在逃的嫌犯?还是被人追杀的杀手?你身上好像有血腥味?你受伤了?”看他左手一直按着右腹,眉头紧锁着,难不成是受伤了?先让我套套话再说?

  “你做什么!!!”

  “我去拿药箱,给你包扎,你血再不止,就要没命了!!!”云浅蹑手蹑脚的走到橱柜旁,拿起一个木箱子,放到桌子上,用烛火照着。

  “失礼了,你忍着点,可能有点疼……”云浅解开他的腰带,脱掉他的上衣,给他上药包扎,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难不成我之前是学医的?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也有可能之前我在大哥府上住过,不然我怎的会如此清楚知道药箱放在哪儿?他为何不反抗?一般话本子都说,男子会拒绝的嘛?

  “你倒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之前?这么说,你认得我?”云浅看着整装完毕的黑衣人,渐渐向他靠近,或许是云浅的眼神过于炽热,让他感觉到不好意思,偏过头,不敢直视。

  “你不记得了吗?”看来云浅郡主落水失忆的传言非虚,若是之前,早该问我要‘医药费’了,哪还会有我在这儿好好坐着的份儿呢?

  “不记得了,一回想起来,脑袋都疼,是不好的记忆吗?”

  “哎,你问的我,怎的不说话?”云浅似乎感觉他似乎不是个坏人,对自己没有威胁,而且他受伤能在深夜来向我寻求帮助,可能我之前同他是很要好的朋友吧?便伸出右手摸着来人的脸,试探道。

  “你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我不就是摸了你一下脸,你就要讹诈我吧?那,要不,你摸回来,就只准摸一下啊!!!”云浅见状伸侧脸于他前,言道。

  “不知羞!!!”哎,这人好像耳朵尖红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那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许风,许你一世清风的许风……”

  “好名字,谁给你取的?还怪好听的。”

  “今日云姑娘救命之恩,许风定会相报,更深露重,还请云姑娘早日歇息,许某便告辞了……”许风双手抱拳行礼言语后,跳了窗户逃走,留着还没反应过来愣神的云浅。

  “这人?好生奇怪?明日要不问问大哥,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好累啊,我还是赶紧歇息吧……”不想其它,不出片刻便沉沉睡去,可云浅不知道的是,许风在窗户旁听到了她浅浅呼吸入眠声安心才离去……

雨落星辰

有个明月清风的哥哥怎么破?49

(魏无羡飞身前往高地,阴虎符合二为一,仙门子弟看到阴虎符在空中便疯狂去争抢,看着下面虚伪的仙门百家,魏无羡竟然向后扬,坠落山崖,或许真的是太累了,想休息了……)

  “魏婴,不可!!!”见状,蓝湛跑来,想要抓住魏无羡。

  “阿羡/魏无羡/阿婴/羡哥哥!!!”江氏四人和晓星璃看到魏无羡这边的情况,加快除去眼前的碍眼子弟,快跑前来。清月感知到月璃心意,瞬间缠住魏无羡,此时月璃打了响指,空间停止。

  “蓝湛,你快带羡哥哥走,快走,这里有我们!!!”晓星璃把昏迷说胡话的魏无羡交给蓝湛。

  “蓝湛记住,一定要护...

(魏无羡飞身前往高地,阴虎符合二为一,仙门子弟看到阴虎符在空中便疯狂去争抢,看着下面虚伪的仙门百家,魏无羡竟然向后扬,坠落山崖,或许真的是太累了,想休息了……)

  “魏婴,不可!!!”见状,蓝湛跑来,想要抓住魏无羡。

  “阿羡/魏无羡/阿婴/羡哥哥!!!”江氏四人和晓星璃看到魏无羡这边的情况,加快除去眼前的碍眼子弟,快跑前来。清月感知到月璃心意,瞬间缠住魏无羡,此时月璃打了响指,空间停止。

  “蓝湛,你快带羡哥哥走,快走,这里有我们!!!”晓星璃把昏迷说胡话的魏无羡交给蓝湛。

  “蓝湛记住,一定要护着他,等到这里结束,我就去寻你。”蓝湛看着周围几人,便带着魏无羡走了,顺带让清月送他们一程,伪造蓝湛在泽芜君旁边的假象。

   “自诩于仙门百家,居然因阴虎符就失了心智,打着正义的名号,尽做些虚伪恶毒之事。既然如此,你们便都留下给羡哥哥偿命吧!!!”晓星璃双手结印,随着结印速度越来越快,一个巨大法阵在空中形成,百把剑影出现。下面的人都不顾着去抢阴虎符,慌乱的不知如何?随着晓星璃的手势向下压,百把剑影直击要害,除了那些心中留存善意的还保留着性命,其他子弟直击要害,均无生还可能。当然还保留着那些一边倒的宗主性命。下面血腥狼藉,铃铛响起,时间静止,冥界之门打开。

  “这些作恶多端,不明是非的人,你们可知道如何处置?记住越重越好,可不要让我失望!!!”晓星璃言语警告,露出‘和善’的微笑。

  “对了,这有份名单,记住如果是这几个人,更要‘好好招待’,里面红色字体写的人名,判官让他们赎好罪孽后,安排个好人家。帮我和冥王带个好,说有空再去和他喝茶。”

(来的官差,接连称是。心里暗想着,这些人也太不好命了,怎么招惹到这尊大佛了?)

(响指打后,时间继续。)

   “虞夫人,江叔叔,江澄,厌离姐,你们还好吗?”

(众人压下心中疑惑和惊讶。)

   “晓星璃,你可还好?你这出了什么事,我们该如何向魏无羡交代!!!”虞紫鸢严厉说道。

  “没关系的,我心里有数,但是今日此举,怕是真的要和金氏撕破脸了?”

  “和他们金氏撕破脸不是迟早的事吗?就他们做的桩桩件件,本来就不多想和他们结交。此番也好,省的找理由了!!!”

  “那几位现在这处理残局,可以领着剩下的江氏子弟会莲花坞吧,我去寻蓝湛和羡哥哥。”

     看着回来的清月,星璃安心不少,乘着清月去找两人。

雨落星辰

我居然穿成嘉成县主?1

“我这是在哪儿?”被传送到新的位面的映月,看着自己身着红装,顶着头冠,手持一把绣着桃花的团扇,四周布置的喜气洋洋,活像画本子里说的古代大婚的婚房?难不成我就是这婚事的女主人?结亲的居然是我?!!!

  “不行,这人员嘈杂,不适合逃跑,我得再想想法子……”映月手提裙摆,走到门前,贴着门,听到外边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暂定,又回到床榻坐着,打算另想它法。

【“小七,小七,出来解释解释!!!”

  “映月,你说的没错,结亲的确实是你,而且这个位面之前宿主也经历过……”

  “不慌,不慌,既然月璃经历过的位面我为何还要再重来一遍?是又有...

“我这是在哪儿?”被传送到新的位面的映月,看着自己身着红装,顶着头冠,手持一把绣着桃花的团扇,四周布置的喜气洋洋,活像画本子里说的古代大婚的婚房?难不成我就是这婚事的女主人?结亲的居然是我?!!!

  “不行,这人员嘈杂,不适合逃跑,我得再想想法子……”映月手提裙摆,走到门前,贴着门,听到外边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暂定,又回到床榻坐着,打算另想它法。

【“小七,小七,出来解释解释!!!”

  “映月,你说的没错,结亲的确实是你,而且这个位面之前宿主也经历过……”

  “不慌,不慌,既然月璃经历过的位面我为何还要再重来一遍?是又有新的任务触发了吗?小七,先把大致剧情和人物传给我。”

  “好,小七这就为你传送……”我去,我居然成了女配炮灰,原本小公爷喜欢的明兰,却被我从中截胡,不过按照原著中,这小公爷还挺悲的,娶了三任妻子,居然都不得善终……

  “那,小七,我的任务是什么?难不成让我撮合小公爷同明兰在一起?不过,这样的话,是不是对明兰太不公平了点?”

  “映月,任务随机触发,小七这儿显示的未知。”

  “好,那小七,我有事的时候,再唤你。”】

  “好饿啊,也不知道月璃没有没给这位面的嘉成县主一个好结果,我既然穿到她身上,可为何呢?”映月放下团扇,走到桌前,吃着餐碟中的糕点,自言自语道。

  “好吃是好吃,就是有些噎得慌,哪儿有水?”

  “我去,不会是有人来了?”正愁着找不到水的映月,听着似乎房门外有动静,连忙把手上的糕点塞到嘴巴里,移步到床榻。

(随着渐近清晰的脚步声,映月屏气凝神,故作镇定,呼的一声,房门推开,进来的是一位身着红装的翩翩美男子,这应该就是——小公爷齐衡了,可他把门带上了,为何不过来?)

  “元,小公爷,我……”映月连说带比划指着自己的嘴巴和喉咙……

  ‘她这是示意噎着了?’元若瞧着有些褶皱的桌布和餐碟中不均匀的糕点,心下明了,连忙倒了盏茶,用手指了指,后退几步,示意映月服下。

  “哎呀,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小公爷……”映月想着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感谢,但瞧着他又后退几步,连忙尴尬的收回手,有些许颓废坐在椅子上。”看着映月的举止,齐衡有些不解,她似乎和传言有些不同,不过还是小心为上。

  ‘如今我虽与他成了婚,但若是此时让他休妻或者和离,那依照邕王和邕王妃的性子,怕是他的性命会不保?不行不行,这法子太冒险了,我得再想想别的……可若是让明兰纳为妾室,对她也不公平啊!!!这个嘉成怎的留下这个烂摊子给我,好烦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齐衡看着嘉成的脸色变化,有些疑惑,但也不好出声,两人四下无言,气氛陷入尴尬之中。

  “我们喝了吧?”齐衡走到桌前倒了两杯水酒,并递给你一杯,言道。

  “啊,好啊。”映月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但齐衡却再又倒了一杯,言:“这酒不是这样喝的。”

  “啊,还来,我的酒量似乎不太好,不对,新婚之夜,你是想同我喝交杯酒?不可,不可!!!”映月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连忙退后几步摆手道。

  “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咱们都早些歇息吧。不过,为了咱们两个都好,暂且你就歇在房中,我睡地铺就行。”映月趁着间隙麻利儿地打好地铺,迅速的把冠子摘下,揉揉了已发酸的脖子,躺在地上。

  “你……”这说到底她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于情于理,怎能睡地上?

  “别可是了,我都累了,害……”瞧着态度坚决的映月,小公爷只好睡在塌上,背对着她,映月抛开繁杂的思绪,闭眼迅速进入梦乡。

阿歌
【名人朋友圈】今日是伤心小郡主...

【名人朋友圈】今日是伤心小郡主。

【名人朋友圈】今日是伤心小郡主。

雨落星辰

看云浅如何一次又一次怒怼百里王后?22

(长公主殿下同雍王神色慌张去往落云宫,看到在殿内站立的丰兰息,丰莒等人,雍王摆了摆手示意,不必行礼。)

  “浅浅如何了?不是传已醒转了吗?”雍王见床榻上无人,且四处张望却不见丰苌,满殿狼藉,烛台,台案散落四方,雍王问道。

  丰兰息:“父王,伯母,浅浅同大哥在那儿!!!”顺着丰兰息的指尖望去,瞧见在衣柜前手拿银钗,目光凶狠,死死护住衣柜门口的云浅。

  长公主慢慢向云浅靠近,“浅浅,别怕,是,母亲,浅浅……”转头望向丰莒二人:“这,是发生何事了?”

  雍王:“那,苌儿,是在哪儿?”......


(长公主殿下同雍王神色慌张去往落云宫,看到在殿内站立的丰兰息,丰莒等人,雍王摆了摆手示意,不必行礼。)

  “浅浅如何了?不是传已醒转了吗?”雍王见床榻上无人,且四处张望却不见丰苌,满殿狼藉,烛台,台案散落四方,雍王问道。

  丰兰息:“父王,伯母,浅浅同大哥在那儿!!!”顺着丰兰息的指尖望去,瞧见在衣柜前手拿银钗,目光凶狠,死死护住衣柜门口的云浅。

  长公主慢慢向云浅靠近,“浅浅,别怕,是,母亲,浅浅……”转头望向丰莒二人:“这,是发生何事了?”

  雍王:“那,苌儿,是在哪儿?”

  丰莒:“父王,姑姑,事情这样的……”

(事情还要从一刻钟前说起……)

(云浅悠悠转醒,神智有些不清,瞧见四周的布局陈设,床榻旁歪坐着的丰苌,还有案桌对立而坐的丰兰息和丰莒……)

  “你们来做什么?别过来!!!”云浅不管其它,眼神慌乱巡视着四周,看哪儿有藏身的地方,抱着被子迅速后退,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大哥,浅浅这是怎么了?浅浅,我是丰莒,是你三哥,你不认得我了嘛?那你看看,可认得他?他是你二哥,丰兰息……”

  云浅脑袋中一片空白,怯生生言道:“不认识,你们是谁?”

  丰苌向云浅招手,轻声轻语言道:“浅浅别怕,哥哥们不会伤害你的,浅浅过来,让苏太医把把脉如何?”

  “大哥?”这几个人看着容貌怎的有些眼熟,一时想不不起来了,头好疼……云浅试探着唤着丰苌……

  “嗯,我是你大哥——丰苌。”

  “郡主,让微臣给您把脉看看可好?”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伯,为何看着他都会想到他要拿银针扎我的情景。

  “大哥,你带你走,咱们藏起来,藏起来……”云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着丰苌的手腕,寻了得以藏身的衣柜中,把他塞进去,那烛火案台等都是云浅为躲避其他人追赶而弄翻的。

  “丰兰息,浅浅这是怎么了?好像是不认得我们?”丰莒瞧着丰兰息一眼,出声询问道。

  “你们别过来,藏起来,藏起来,藏起来……”在衣柜口的云浅喃喃自语道,这也让丰苌对云浅的愧疚之心又多增加了几分。

(转视角——现实)

  “浅浅,别害怕,有母亲在,谁都不能伤害浅浅,还有大殿下的,浅浅安心。”

  “你是我母亲?”

  “母亲在呢!!!!”

  “不信,不信,大哥,这有人要把我拐卖了,大哥,大哥……”云浅看着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长公主殿下,不由慌神,向后撤退,拍打着衣柜的门。

  “浅浅别怕,有大哥在,别怕。”丰苌从缝隙中看到外边的情景,趁着间隙,从内往外来衣柜的门,抱着云浅,出声拍打安慰道。

 看到自家妹妹传来的锋利眼神,雍王不由自主的有些怂,咳了几声,以示镇定言语:“御医,郡主这是怎么了?”

  “回王上,依微臣愚见,郡主此番恐怕是落了水,导致的失忆之症,或许因为落水前,郡主同大殿下在一处,这才刺激到郡主,使得郡主同大殿下产生依赖性。”

  长公主:“你就说,能不能治好?!!!”

  “请容臣把脉后,与太医院诸位太医商议会诊开方,才能得出结论,微臣不可妄言。”苏太医行礼躬身言道。

  “浅浅,乖,让太医把脉,看看可好?”

  “大哥,不走吗?”若是说之前的云浅似朝阳火红的小太阳,那如今失忆怯生生的云浅,便如那迷路的小鹿般,惹人怜爱,那懵懂无辜的眼神,倒也别有风味。

  “大哥在。”

  “苏太医,浅浅究竟如何了?”一向急性子著称的丰莒,看着苏太医凝重眉头紧蹙的样子,出言焦急询问道。

  “郡主此番病症,还容臣同各位太医共同商讨,但郡主暂时性命无忧了。”得雍王手势示意,苏太医背上收拾好的药箱,行礼直奔太医院而去。

  丰莒:“那就好,那就好。”

‘这孩子,怎的一见了我就往丰苌身后躲?罢了,不过此事本宫也不会善罢甘休!!!!’

  “浅浅此番惹疾,还请王兄给臣妹一个合理的答复才是啊!!!王兄,你这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在我这儿可行不通啊!!!大殿下,既然浅浅如今对你颇有依赖,浅浅便同大殿下暂住一起于落云宫,也好,大殿下府上也罢。”

  “这是自然的,还请姑姑放心,丰苌定会悉心照料浅浅。”

  “你这孩子,你做事老成干练,本宫自然放心的。”

  “姑姑,长公主殿下,我也能照顾浅浅的,姑姑!!!”狠狠剜了雍王一眼的长公主殿下,甩袖离去,丰莒见状,连忙行礼离开,口中还念念有词,紧追出去。

  “父王,正所谓,久病成良医,儿臣自幼体弱多病,府中有许多医术典籍和药材,儿臣这就回府,看是否有能治浅浅病症的书籍。”

  “息儿,有心了,去吧。”

街上路灯
整活,目前进度50% 是来自《...

整活,目前进度50%

是来自《尚食》的剧照,姚子衿大婚,也是明宣宗孙皇后的婚礼

整活,目前进度50%

是来自《尚食》的剧照,姚子衿大婚,也是明宣宗孙皇后的婚礼

街上路灯
大家看过《上错花轿嫁对郎》吗?...

大家看过《上错花轿嫁对郎》吗?

两个女主真的超级好看,服化道也很好看

大家看过《上错花轿嫁对郎》吗?

两个女主真的超级好看,服化道也很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