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彼岸花

16.7万浏览    4070参与
油焖茄子

超鬼王期间崽子们的留言,第一弹

超鬼王期间崽子们的留言,第一弹

Majesty在光合作用
阴阳师式神汉服设计系列之三——...

阴阳师式神汉服设计系列之三——【彼岸花】现代款改良汉服(发色和眼瞳有参考阴阳师某皮肤塔特典皮肤浮梦花烛)

求赞!(所有阴阳师系列汉服设计稿子可出)

阴阳师式神汉服设计系列之三——【彼岸花】现代款改良汉服(发色和眼瞳有参考阴阳师某皮肤塔特典皮肤浮梦花烛)

求赞!(所有阴阳师系列汉服设计稿子可出)

grandfather nine

跟彼岸花恋爱是有生命危险的

跟彼岸花恋爱是有生命危险的

一條好吃的烤魚

2/22日
cwt-t23
今天依然是花花的一天

2/22日
cwt-t23
今天依然是花花的一天

紫燕0599

彼岸花 11

  1.   小叶走后,林若梅将门关上,安心备课。忽然听到外面有同事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经过,才发觉该吃饭了,便伸了个懒腰打算开门去食堂吃饭,却见林志辉端着俩饭盒走了进来:“又忘记时间了?”

林若梅嬉笑道:“还是跟家里人在一起上班舒服,冻不着饿不死的。”

林志辉啐道:“你大学怎么没饿死呢?”

林若梅揭开饭盒,见里面都是自己常吃的菜,赶紧开吃。

忽一抬头,发觉小叔也对她的盆栽感兴趣,便跟过去道:“你别碰!”

林志辉抬眼看着她:“我没碰,你紧张什么?”

“我怕你碰坏了。”

林志辉瞪着侄女道:“我不碰,你这盆栽也只活的了一年。”

若梅白了小叔一眼:“你瞎说!”

“我...

  1.   小叶走后,林若梅将门关上,安心备课。忽然听到外面有同事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经过,才发觉该吃饭了,便伸了个懒腰打算开门去食堂吃饭,却见林志辉端着俩饭盒走了进来:“又忘记时间了?”

林若梅嬉笑道:“还是跟家里人在一起上班舒服,冻不着饿不死的。”

林志辉啐道:“你大学怎么没饿死呢?”

林若梅揭开饭盒,见里面都是自己常吃的菜,赶紧开吃。

忽一抬头,发觉小叔也对她的盆栽感兴趣,便跟过去道:“你别碰!”

林志辉抬眼看着她:“我没碰,你紧张什么?”

“我怕你碰坏了。”

林志辉瞪着侄女道:“我不碰,你这盆栽也只活的了一年。”

若梅白了小叔一眼:“你瞎说!”

“我瞎说?你从小到大,养过的花花草草没有一千盆也有九十九盆,你看看除了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陶盆,你还剩下了什么?”

林若梅努力挣扎道:“有一盆仙人掌至今还在······”

林志辉忍笑道:“在,还是我及时将它移到花圃里,否则现在渣都不剩。你连仙人掌仙人球都养得死,还弄这个干什么?”

林若梅哽了一下,半晌道:“我喜欢,随我。”

林志辉切了一声:“随你随你!我到不是为别的,这彼岸花本就寓意不佳,怕你养在屋内,会带来奇奇怪怪的厄运。”

“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有什么厄运······你的唯物主义学哪去了?”

“好吧。”林志辉摇头道:“你养吧。我家有一块古玉,是外祖家传的,据说辟邪,这星期五回家我翻给你,别给我丢了就行。”

林若梅含笑看着小叔道:“我记得七奶奶说,这块玉将来要留给你老婆的,你给我干嘛?我将来嫁人了,这块玉也跟我去人家吗?”

“放屁!”林志辉骂道:“谁说你要嫁人的?你要将该你的东西拿回来,在家招赘个好女婿,生的孩子要姓林。不然,你爸爸可就断了香火了。”

林若梅嗤笑道:“小封建!我要是真喜欢谁,才不想那许多!林家人丁兴旺,怎么也求不到我头上传承香火。”

林志辉还从没有听过乖侄女怼他,略怔了一瞬,乐了。他伸手在侄女头上轻轻一揉道:“我倒是不管你,反正家里是那个意思。恐怕你小姑巴不得你出嫁呢!”

林若梅话语里,也不由得沾上了一丝萧瑟道:“随他们折腾去吧。只要她们心里过得去。我也想得通,爸爸不在了,我跟着几个姑姑开战争家产,恐非爸爸的心愿。爸爸原意也应该是希望我过得舒适安心,既然我目前过得很好,比姑姑们甚至还要安心些。那我还争什么呢?”

林志辉不由轻轻一叹:“梅子,将来那个小子有福气,会娶到你哦。”

林若梅莞尔道:“小叔你也会有特别好的福气,会娶一个你特别中意特别贤惠的小婶子的!”

林志辉唇角勾起,在侄女的小脸蛋上摸了一下,随手拿起饭盒:“我走了,我晚上有自习。”

一面说一面往外走。

林若梅道:“我也有自习,下自习后咱俩去吃烧烤不?”

林志辉回头,作了一个OK的手势。

是夜,叔侄俩下了晚自习,悠闲边走边聊着各自班级上的趣事,缓缓来到江边的夜市上,找了个干净的位子坐下了。

林志辉点了一堆烤串,在等待的功夫,林若梅闻到了麻辣小龙虾的味道,没经住诱惑跑过去买了三斤。林志辉也买了冰啤酒和冰可乐,俩人边剥边吃,继续聊着闲话。

江边晚风习习,灯光乱而明亮,奇奇怪怪的香气跟着四处飘散的烟雾水汽在一呼一吸之间,特别引人迷醉。

林志辉眯缝着眼,饮了一口啤酒,看着面前直接上手大快朵颐的侄女儿,莫名有一种满足和幸福感充盈着合体上下。

那一刻,他真的莫名希望,余生就这样延续下去。

陪着温柔可爱的侄女儿,过着天皇老子都不管的生活。

林若梅无意中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小叔含笑的眼,莫名心抖了一下,茫然问道:“不好吃吗?”

“嗯?”林志辉没听清。夜市上人声鼎沸,若梅的声音很快被割裂成轻飘飘的几个隐约的音符。

林若梅拿手点了点面前剩下不多的麻小,笑眯眯的看着小叔,勾起嘴角,脸颊上浅浅的酒窝格外引人有戳一戳的愿望。

林志辉摸出一根烟:“你吃吧,我留着肚子撸串。”


鬼童丸
开箱啦叮叮叮 姐姐爱我哈哈哈哈...

开箱啦叮叮叮

姐姐爱我哈哈哈哈


开箱啦叮叮叮

姐姐爱我哈哈哈哈


公子姬玥

自制头像「彼岸花」系列情头

——两人对望版和单人版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

-点赞关注获得使用权

-素材来源网络,图作公子姬玥

-在下直男审美,不喜勿喷 ​

自制头像「彼岸花」系列情头

——两人对望版和单人版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

-点赞关注获得使用权

-素材来源网络,图作公子姬玥

-在下直男审美,不喜勿喷 ​

紫燕0599

彼岸花 10

10  崔馨月独自坐在看台上,俯视着在场地上尽力挥洒汗水的帅哥们,视线却一直被某人牵拽着,不敢移开哪怕一瞬。

忽然胳膊被人碰了一下,下意识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叶建国和方宏来了。

叶建国将一瓶冰农夫山泉递给她,自己也将手里的一瓶咕了一口,咽下去问道:“怎么只你一个人在看球?林若梅和刘芳呢?”

“林若梅有夜自习,宿舍备课吧?刘芳被人约去吃饭了。”

“谁?”

“国税的小赵。”

“可以啊!”叶建国笑了笑:“小赵前段时间不是追着实验小学的徐老师跑吗?”

崔馨月撇撇嘴,不屑的说:“徐老师跟国电的陈局长好了。”

叶建国一脸懵逼。追问道:“陈局长有妻有子啊!”

崔馨月白了他一...

10  崔馨月独自坐在看台上,俯视着在场地上尽力挥洒汗水的帅哥们,视线却一直被某人牵拽着,不敢移开哪怕一瞬。

忽然胳膊被人碰了一下,下意识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叶建国和方宏来了。

叶建国将一瓶冰农夫山泉递给她,自己也将手里的一瓶咕了一口,咽下去问道:“怎么只你一个人在看球?林若梅和刘芳呢?”

“林若梅有夜自习,宿舍备课吧?刘芳被人约去吃饭了。”

“谁?”

“国税的小赵。”

“可以啊!”叶建国笑了笑:“小赵前段时间不是追着实验小学的徐老师跑吗?”

崔馨月撇撇嘴,不屑的说:“徐老师跟国电的陈局长好了。”

叶建国一脸懵逼。追问道:“陈局长有妻有子啊!”

崔馨月白了他一眼,道:“男人嘛!日子久了大多会见异思迁。有什么稀奇?有妻有子并不妨碍他在外面寻找新的目标啊?对吧?”她又在叶建国脸上冷淡的扫描了几趟,道:“你不还是一样?”

叶建国一愣:“我怎样?”

崔馨月哼了一声:“你前不久还在和吴大小姐卿卿我我,还没断干净呢!现在又瞄上了林若梅吧?”

叶建国违心的否认道:“没有。”

崔馨月更鄙弃的看着他:“你没有?要真的没有最好了。若梅干干净净的,规规矩矩的好孩子,你可千万别凑上去。”

叶建国差点被一口凉水呛死。

看着崔馨月的背影,方宏低笑道:“这崔老师有意思。”

叶建国恼怒的也站起身:“有意思个屁!起来了,回去!”

方宏挣扎了一下道:“来的时候你说打球,见插不上了,就说看球。现在球还在打着呢·········”

叶建国没好气的说:“那你在这里看一会吧。我去乒乓球室里玩一会。”

方宏不玩乒乓球,也就随他去了,安心坐在看台上观战。

叶建国闷头一个人往活动室走,心里万分的不解:按他的了解,林若梅仅仅就是名校毕业,曾经的两考状元而已,除却学霸加持这个光环,这个女孩子实在很普通。普通到走在街上,撒进人群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

而且她亲爷爷奶奶对她似乎都不算很亲近,她的小姑姑甚至还隐约有一丝敌意,当然,这个敌意按照自己的推断,应该来源于志伟宾馆的归属权。

可是目前来看,林若梅不知道是傻,还是不谙世事,至今也未见她对于父亲当年留下的产业有任何兴趣。

她的母亲改嫁到了本村,又生了一个小弟弟。家庭环境似乎很一般,和小康都不沾边。

林若梅的吃穿也很随意,除了身上穿的一些品牌的运动服,和职业装之外,很少穿裙子。据他们女孩子几个打闹的言语猜测,林若梅的体型有缺陷,萝卜腿。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被林志辉一家子视同至亲心肝宝贝,林七爷家庭条件挺好的,生了一儿俩女,林志辉老小。据林志辉说他家所有的资产最初都是林志伟的,也许是老七知恩图报吧。

思索间,他糊里糊涂来到了林若梅的宿舍门前。

门关着在,透过窗口,他看到一盆开了一半的彼岸花,静静安坐在一个方凳上。

那个方凳放在林若梅简雅整洁的房间角落里。

没有一丝阳光直射的地方。

“你找林老师吗?”

一个浑厚的男子嗓音在身侧响起来。

叶建国吓了一跳。他侧头一看,是陈老师,站在那儿抱着几本书和尺子量角器,站在那里一脸探究的神情。

叶建国讪讪道:“哦,不是。嗯,是的。我来看花的。”叶建国伸手指了一下屋角那株彼岸花。

陈老师也伸头看了一下,嗤笑道:“这也有什么可看的!后山坟场旮旯里大片的都是,这林若梅也是奇怪,这种阴鸷的花也敢放在室内养。”

一边摇头,一边走开了。

叶建国也转身欲走,却正正对上了一双清澈明亮的星眸。

林若梅手里拿着书和笔记本站在前面。

她显然也不解叶建国为何在此,蹙眉问到:“小叶找小叔吗?他此刻应该在室内篮球场,在和二中的教师队PK呢!”

叶建国咳了两声,道:“我去看过了。”

林若梅哦了一声,便移开目光,开门进屋了。

叶建国跟着过来,却不好意思进去,便伫立在门口处,没话找话问道:“林老师,你这花要开了。”

林若梅凑到花盆边上下左右打量了好一会,笑道:“开全了才好看呢!”

叶建国看着她明丽清纯的笑脸,心里有些痒痒的感觉爬出来,又不知道从哪里挠起。只得呆呆的看着,一句话也接不上来。

林若梅看了一会,又伸手轻轻碰触花瓣,一触即放。凝视良久,才发现小叶还在门口发呆,一头雾水的走过来问道:“你在这里发什么呆?”

叶建国这才醒神道:“不好意思。我想关于彼岸花不祥的传说去了。”

林若梅却脸上淡淡的,眼睫垂下轻轻颤了两下:“你们俗人懂什么?”

叶建国这才发现林若梅的睫毛很长,尤其是尾羽几根。眉毛又细又长,没画过的痕迹,应该是长成这样的,略略做过修饰。唇色浅淡,唇形薄,鼻梁不高,肤色出奇的细嫩。

叶建国下意识将手指捻了一下,似乎凭借视觉都能感受到林若梅肤质细腻的触感。越发有点口干舌燥,进退失据。

林若梅在桌子旁边坐下来,摊开了笔记本准备写教案,发觉叶建国兀自戳在门口发呆,不禁莞尔道:“小叶?你掉魂了吗?”


酒醉洛长安

手机随便拍的图,这几天在屋里快闲疯了,造花液的各种,彼岸花咯,梅花咯,其他脑洞颜色花咯,还有个花环咯

手机随便拍的图,这几天在屋里快闲疯了,造花液的各种,彼岸花咯,梅花咯,其他脑洞颜色花咯,还有个花环咯

WJing小脸
式神拟物——来自彼岸的甜点果冻

式神拟物——来自彼岸的甜点果冻

式神拟物——来自彼岸的甜点果冻

离离

【all晴】《来到晴明被讨厌的世界-萤草篇》[二]

  彼岸花搂着萤草的腰肢,问玉藻前:“这是怎么回事?”


  玉藻前无奈地笑笑,老实说他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一状况,尤其是彼岸花的介入让事况愈加复杂,如果不看彼岸花捏着萤草屁股的那只手的话。


  “要不要把她带给大家看看?”


  彼岸花问到。她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女很好看,好看到想要把她带回黄泉,带回去,藏起来,只让她一人看。


  只是个小妖怪,没事的。


  彼岸花并没有看到萤草拿棉花抡酒吞的画面,不然以后的她就不会为此时的想法后悔了。


  “好。”


  玉藻前应允了彼岸花的建议,但他不像彼岸花,他不馋人家姑娘的身子。


  玉藻前挑挑眉,问道:“你打算抱...

  彼岸花搂着萤草的腰肢,问玉藻前:“这是怎么回事?”


  玉藻前无奈地笑笑,老实说他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一状况,尤其是彼岸花的介入让事况愈加复杂,如果不看彼岸花捏着萤草屁股的那只手的话。


  “要不要把她带给大家看看?”


  彼岸花问到。她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女很好看,好看到想要把她带回黄泉,带回去,藏起来,只让她一人看。


  只是个小妖怪,没事的。


  彼岸花并没有看到萤草拿棉花抡酒吞的画面,不然以后的她就不会为此时的想法后悔了。


  “好。”


  玉藻前应允了彼岸花的建议,但他不像彼岸花,他不馋人家姑娘的身子。


  玉藻前挑挑眉,问道:“你打算抱着她回去吗?”


  “嗯”


  彼岸花看着怀中的少女,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


  但是......


  “卧槽好重!”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彼岸花就算被压死在地上也不会在到家前放下萤草的!


  玉藻前拍拢扇子,跟着彼岸花走了。


  没有人关心不见了的酒吞。


  嗯。


  “花花!”


  少女的声音愈来愈近,少女身着青衣,笑容满面,想要跟她分享八卦。


  那是青行灯。


  彼岸花放下萤草,将她安置在樱花树下,微风拂过,掉落些许樱花,落在萤草的脸上,美矣。


  彼岸花揉揉青行灯的头,青行灯满足的笑了。


  可以说,青行灯是全寮唯一还保持着笑容的存在了,她会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给大家讲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尽管有些大妖怪嘴上说着不屑听,但身体还是诚实的很,每次都会竖起耳朵倾听。


  青行灯也知道这一点,说得故事由刚入寮的怪谈,到现在的杂闻,转变了很多,都是因为他们啊。或者说,都是因为晴明。


  彼岸花的眼神暗了暗,想到些不好的回忆,但不幸中的万幸,晴明对女子不感兴趣。


  “呀......”


  萤草醒了。


  彼岸花蹲下去戳了戳萤草的脸颊,看着萤草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萤草问道。


  彼岸花撸了几把棉花,感觉很舒服,又撸了几把,漫不经心地答道:“看你好看,有点喜欢你。”


  萤草涨红了脸,虽然她也喜欢彼岸花来着,但她最喜欢的只有晴明大人!


  消失许久的酒吞走了过来,他蹲下去,问道:“丫头,你是谁?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本大爷家的萤草可不像你这样......”暴力。酒吞没有把话说完,他觉得说完可能会挨打。


  当然他又不是打不过就是咯,刚刚那是没反应过来才被锤的。


  萤草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帮晴明大人叫玉藻前大人去帮鬼童丸训练达摩的,人家玉藻前大人还没说什么呢,你还在这里出言不逊,以下犯上!怎么敢对晴明大人说出那种话,也不知道晴明大人为什么会让你上他的床。”


  萤草觉得她说得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们寮大多数男性式神都想爬上晴明大人的床,由酒吞童子八岐大蛇等人为代表。天知道她不小心撞见晴明大人和荒川之主在温泉里欢好有多惊讶,虽没敢看,但还是转脑就分享给青行灯姐姐写话本子就是了。


  殊料在她提起“晴明”这个名字时,很多妖怪都看向了她,有不屑,也有厌恶。


  这种眼神很讨厌。


  萤草如此想到。


  他们这么敢......


  怎么敢这么对晴明大人.....


  


   又跑过来一个女孩子。


  那是未觉醒的萤草。


  萤草怯生生的看着萤草,很可怜的样子,虽素未谋生,但萤草却莫名有些心疼。


  她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世界没有她熟知的一切,也没有她深深景仰的那个晴明大人。


  不该是这样的。


  就算是异世界的晴明大人也不该是这样的。


  一定......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


  萤草站了起来,把棉花支在补地上,摸了摸萤草的头。


  好矮。


  萤草如此想到。


  身为同一个人,这个萤草却比她矮一个头不止。


  想必。


  过得不是很好吧。


  按那些妖怪的言语,晴明大人,好像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但是晴明大人,不会的,他不会那么做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呢?”


  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一目连的声音。


  萤草很喜欢一目连,或者说,除了晴明大人,她最喜欢的就是一目连。也许仅仅是刚入寮时一目连第二个给了她笑容,又也许逐渐被他的温柔打动,但即便如此,他勾引晴明大人还是很不对的!


  至于萤草为什么知道......大概是因为她是一只合格的电灯泡吧。


  但面前的这个一目连也很不对劲,温柔的话语夹杂着蛊惑的意味。


  “因为......晴明大人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呐......”


  即便已经知晓,但还是不自觉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面前的一目连和旁边的酒吞连带坐在这附近的妖怪脸上都有些讶然。


  一目连又说道:“你知道晴明他做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晴明大人无论怎么样,无论他做了什么,他都是最好的晴明大人。”


  


  


  有趣。


  有趣。


  


  萤草篇——完结。


  


  


  


   

太明砚

脑洞收束

1、危险关系

切崽反攻,锁花花,开车向(可能?

2、彼岸花小姐为何这样

小甜饼?现代或者阴阳寮设定

论坛体(? cp大乱炖(?

3、色诱

中篇,阴阳师大背景

大江山妖怪x失忆花

三途妖花x源氏重宝(失忆切)

互相拐骗系列(?

4、小小姐

天真骄纵小小姐的金鱼姬x外表正直的腿控男老师荒川

“她叼着棒棒糖,略一扬脑袋,撑着手就往课桌上坐下,一副故意要对着干的模样,那双裹着肉色丝袜的双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


太明砚:决定下一个cp就是你了,荒金!!

1、危险关系

切崽反攻,锁花花,开车向(可能?

2、彼岸花小姐为何这样

小甜饼?现代或者阴阳寮设定

论坛体(? cp大乱炖(?

3、色诱

中篇,阴阳师大背景

大江山妖怪x失忆花

三途妖花x源氏重宝(失忆切)

互相拐骗系列(?

4、小小姐

天真骄纵小小姐的金鱼姬x外表正直的腿控男老师荒川

“她叼着棒棒糖,略一扬脑袋,撑着手就往课桌上坐下,一副故意要对着干的模样,那双裹着肉色丝袜的双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


太明砚:决定下一个cp就是你了,荒金!!

太明砚

【切花】人偶(番外)

#鬼切x彼岸花#

#病娇花花黑化预警⚠️#


人偶是怎样做成的呢?

要用鲜活的生命

要用精美的零件

要用无形无影的傀儡线

最后

等到你


当那熟悉的,凛冽的,充满煞气的刀意破天而来,彼岸花浮在那片血色花海中,一如既往的,姿态优雅,她微微低头,长长的睫毛掩着猩红的瞳孔,以免那过分狂热的喜悦倾泻而出,然后她看见自己的手白皙的十指交错着紧紧相扣,好似在克制着什么冲动一般,“这不行,”她想,于是她站了起来,调整起裙摆的弧度,刻意让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这个角度,似乎更好看一些。

风中夹杂着铁锈的腥味,还有一点儿松油的淡香,她无法遏制地扬起脸来,微微迷醉,她想起了他冰凉的手,她想起他...

#鬼切x彼岸花#

#病娇花花黑化预警⚠️#


人偶是怎样做成的呢?

要用鲜活的生命

要用精美的零件

要用无形无影的傀儡线

最后

等到你


当那熟悉的,凛冽的,充满煞气的刀意破天而来,彼岸花浮在那片血色花海中,一如既往的,姿态优雅,她微微低头,长长的睫毛掩着猩红的瞳孔,以免那过分狂热的喜悦倾泻而出,然后她看见自己的手白皙的十指交错着紧紧相扣,好似在克制着什么冲动一般,“这不行,”她想,于是她站了起来,调整起裙摆的弧度,刻意让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这个角度,似乎更好看一些。

风中夹杂着铁锈的腥味,还有一点儿松油的淡香,她无法遏制地扬起脸来,微微迷醉,她想起了他冰凉的手,她想起他渗血的绷带,所有的一切在脑海飞速掠过然后灼烧,她听见自己的神经在咯吱作响,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动,皮毛骨肉通通融化,随着地底的岩浆沸腾,跟着三途川河水尖嚎。“没关系,”她对自己说,“马上,他就是你的了。”

鬼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请命,追击妖花本该是妖刀姬的任务。“因为她骗了我,”他想,“她侮辱了我对主人的忠诚,所以我应当惩罚她,亲手。”于是他追循着她的气息和踪迹,破开了人界与冥界的缝隙,在那荒凉地三途川的尽头,在无边无际的血红中,找到了她。那个女人,一如既往的,妖冶而蛊惑。

他看见她微微扬起脸,露出一段洁白细腻的颈,他看见她耳边火红的蝴蝶振翅欲飞,他看见她。恍然间好像又看到在人间,她赤足踩在一具尸体上,微微转脸,乜斜的那一眼。

躲过那气势汹涌的刀光,彼岸花撑起了花盾,“这么多天不见,你不想看看我吗?”她向他靠近,向他低语,“我挡不住你的,你知道。”好像是受了委屈。

鬼切一怔,反手握刀,拉开了距离,可刚一落地,他就察觉到了不妙,“这是....”,红色的花海似有生命般缠住了他的脚腕,千丝万缕地看不清的细线织就起来,要渗入他的骨血。他蹙眉,赫然爆发开一阵剑气,绞破了一切,转刀向那女人砍去。

果然,这点程度根本绊不住他。彼岸花朝前推出一道花影,按住一口腥甜,向花海藏去。可是鬼切太快了,她还没来得及掩去身形便对上了他破空一剑。来不及了,她咬牙,一手扬起死亡之花,一面撑起花盾,转身向他迎去。

鬼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敢往他怀里撞,难道她不知道那层薄薄的红盾,根本挡不住什么吗?应当对准她的脖子砍的刀,不知怎么的微微一偏,落在了她的肩膀,精巧的锁骨糊上了血液,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扎眼。“自投罗网”,鬼切想,躲开了她的攻击,他趁机倾身向前抓住了她的细腰,转刀就要往她的颈项抵去。

突然间,他感觉到身子蓦然一重,巨大的晕眩感扑面而来,他踉跄着,不得不强行停下,抬眼,眼前的女人弯着红唇,然后一点点模糊,如同漩涡,将他吞噬,“你....”

-----------------------------------

“你可知道,我费了多少功夫才换来了这套钟灵大阵,”墨绿长裙的女子,乌发红唇,满眼迷恋地抚摸着青年的面庞,“你看,你终于还是我的了。”

她抬起男子的下颚,印上了他的唇瓣,舌尖勾缠着舌尖,将欲望与疯狂一同交换,摸索着他的指尖,十指紧紧相扣,“你看,你太冷了。”她怜爱地贴了贴他冰凉的脸颊,“来,我们马上就热起来了。”

长裙与战甲交融,乌发纠缠,她咬着他的唇瓣,容纳他的情动,看着他苍白的脸颊上晕染上浅红,空茫的凤眼里似哭似笑的颤动

“看,你是爱我的,对吗?”





太明砚:啊,我在写啥啊(抱头.jpg

            总结就是鬼切心动而不自知,手软了没一时杀掉彼岸花,然后就被算计被钟灵了,然后被花花得到了身体🌚

紫燕0599

彼岸花 09

09

叶建国越是努力想获得林若梅的特别关注,却越是能感觉到女神与人的相处,总是保持着距离。

不远不近,不温不火,若即若离。

她总在忙碌,不是上课就是改作业,备课,要么就是和同事们凑在一起讨论各种叶建国听不懂的问题。

叶建国越是想靠近她,越是觉得与她的距离隔了几亿光年。

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抵达的距离。

他哪怕身体距离林若梅只有尺许的距离,哪怕能感觉到林若梅呼吸轻柔的拂过面颊,哪怕是能闻到她身上混着太阳与洗涤剂清香的体味,哪怕是能听到她恣意大笑时间歇的气喘······

他都深深的感到,她是夜空皎洁的明...

09

叶建国越是努力想获得林若梅的特别关注,却越是能感觉到女神与人的相处,总是保持着距离。

不远不近,不温不火,若即若离。

她总在忙碌,不是上课就是改作业,备课,要么就是和同事们凑在一起讨论各种叶建国听不懂的问题。

叶建国越是想靠近她,越是觉得与她的距离隔了几亿光年。

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抵达的距离。

他哪怕身体距离林若梅只有尺许的距离,哪怕能感觉到林若梅呼吸轻柔的拂过面颊,哪怕是能闻到她身上混着太阳与洗涤剂清香的体味,哪怕是能听到她恣意大笑时间歇的气喘······

他都深深的感到,她是夜空皎洁的明月。而自己,无论是思想,见识,谈吐·····都高攀不上。

更不谈还有传说里,林家煊赫的家世。

可是林若梅却丝毫没发现,自己的身边某个披着朋友外衣的年轻男子,眼睛里的情绪有了改变。她一如既往的认真打理工作和生活,每夜空下来的时间,就来玩几局游戏。

而那个头像是彼岸花的网友,就是她在qq游戏里结识的。

真实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概不知。唯独知道对方是她的同乡。知道这个信息还是看了对方的注册城市,聊天的时候问过对方才得到证实的。

她也冒昧的问过对方的职业,得到的答案是一理工本科男,建筑工程师,入职两年了。

林若梅与他初次聊天便耍了心机。她很少用自己用来社交的qq玩游戏,而是用了一个小号,名字是一串她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英语字母,图像是一只振翅的海燕。

所以,他们互相之间调侃叫彼此的名字是:海燕儿与彼岸花。

最近俩人都迷上了欢乐斗地主,俩人常常合作去三人场,领取欢乐豆然后玩一晚上,输光了睡觉。输的太快的话就会合作,让第三方输得底儿掉,她俩则逃之夭夭,重开一桌,坐等新人。

不过也有很惨的时候,第三人如果是蓝钻,她俩则会被踢得惨叫出局。玩牌累了,或者不想玩了,俩人便会聊天,闲扯东西南北中外古今,话题意外的很契合。

林若梅就算大学时代与同学有过一段短短的恋爱,也没有这种灵魂契合的感觉。

很舒服,很惬意。

每次聊过天都有一种心被温水熨帖过的莫名快感。

就和看了一篇好到极致的文章,睡了一个舒服凉爽的午觉,抱着家里的胖猫躺在摇椅上享受冬日阳光的那种难言的感觉。

全身的毛孔,甚至细胞,都随意舒展。

林若梅不由得暗自幻想:倘若对方是一个未婚的男青年,哪怕难看一点,都想嫁给他。

大约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吗 ?

这可真的是一种新奇的感觉。

可惜却是一个网上的人,现实之中究竟是何等人物,不得而知。那么用来调剂繁忙的工作闲暇,就当做心灵毒药,安抚自己可以吧?

暗恋一个网友,一个图像,一个虚拟的人物,这不犯法吧?

不过,要是让同事们知道了自己喜欢一个网友,恐怕要会被怀疑智商的。要是让小叔他们知道了,还不得惊掉下巴?!

也许,愤怒的小叔会直接呼来一巴掌。

于是林若梅只敢将这些粉红色的幻想压制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偷偷享受着那种愉悦,根本没有一丝心情来关注身边来来往往的帅哥,也没关注小叔身边来来往往的美女们。

她的深夜节目,睡前节目,只留给了那朵盛开的彼岸花。

林志辉紧张了一段时间,发现宝贝侄女果然根本不在乎身边的追求者,以为她真是有主意,或者就是上海的戴大公子已经占据了她的心,才稍稍安心下来。

林七爷有现在的日子,都是林志伟当年的付出。林六爷当年上大学读研的学费,都是林志伟支付的。

因此,林志辉无论如何不愿意若梅会嫁给一个不是真心爱她的男孩子的。即使若梅不是很漂亮,也是他林家最高贵的公主。

可是,尊贵的公主,却暗自喜欢了一个网罗童话里的虚拟王子。

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楠鸮只会咕咕咕

阴阳师乙女·Ta们的兴趣爱好



ooc有

沙雕有

爆肝产物

意识流各种我流

爽就完事了(?)

内含切/般/花

阔以的话请↓↓↓


[鬼切]


是擦刀啊……

你蹲在一旁看着鬼切认真地擦拭着早已经可以当镜子照的刀刃。

精瘦修长的手臂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落,一双眸子里似乎只容得下这一把刀。

认真得让人不忍打扰。

不过这也太仔细了吧。


“刀剑若不细心清理,便会沾上血腥气。”

鬼切看出了你的疑惑,轻声解释道。


“这样啊……”


下辈子最好能当把刀,那太幸福辽。


(为什么这段这么短呢,因为后面还有切切戏份(强行解释))


[般若] @鲷鱼烧.


这位大概是寮里最不让人省心的式神了,没有之一。


般若上次才去地府浪了一...



ooc有

沙雕有

爆肝产物

意识流各种我流

爽就完事了(?)

内含切/般/花

阔以的话请↓↓↓









[鬼切]


是擦刀啊……

你蹲在一旁看着鬼切认真地擦拭着早已经可以当镜子照的刀刃。

精瘦修长的手臂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落,一双眸子里似乎只容得下这一把刀。

认真得让人不忍打扰。

不过这也太仔细了吧。


“刀剑若不细心清理,便会沾上血腥气。”

鬼切看出了你的疑惑,轻声解释道。


“这样啊……”


下辈子最好能当把刀,那太幸福辽。


(为什么这段这么短呢,因为后面还有切切戏份(强行解释))




[般若] @鲷鱼烧.


这位大概是寮里最不让人省心的式神了,没有之一。


般若上次才去地府浪了一阵子。

他把孟婆的汤混进地府食堂早饭里,在白童子的招魂幡上加个“淡”字,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念判官的日记本……

所到之地无不一片鬼哭狼嚎,可谓是灾难的代言人,和平的终结者。

最爱干的事叫:

花样惹事。


这不,上次又公然在绘马上发表了反神言论。

这和在高天原大门口跳广场舞性质差不多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家崽崽他…他还小,不懂事,那啥,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他。”你欲哭无泪地跟找上门来的御馔津道歉。

“希望没有下次了,毕竟这样影响确实不好。”稻荷神小姐姐很礼貌地微笑。


“般若!你丫给我出来!”你气冲冲地拎着画的跟恐怖片宣传单一样的绘马踢门而入。

正好看见他正不怀好意地捏着一条还在拼命扭来扭去挣扎的蛇魔。


“早上好啊~今天起的蛮快嘛?”他笑眯眯地打招呼,看起来和没事人一样。


“好个p,你这又在干什么?”你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什么,不过是看见八岐的蛇跟我家的品种似乎不一样呢,所以请来研究研究。”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说。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每次刷出来的针女六号位tm的都是效果命中了。


(这段为什么有点长呢,因为要弥补熬夜篇没带般若玩的过错(っ ̯ -。))







[彼岸花]


她的话,爱好自然是养花了。

不过只养彼岸花。(我养我自己??)

今天去三途川参观一下吧。

你兴致盎然地站在一片摇曳的花海边。

目之所及全是一片殷红。

“好看么?”彼岸花笑问。

“好看。”你几乎是不假思索。

“那你有兴趣成为我的花泥吗?”彼岸花继续妩媚笑着。


“用魅妖也没用,谋杀寮管犯法的啊喂。”

“你脚下踩着的土地可都是由数不清的尸体和魂魄滋养而成的哦。”她轻抚着一瓣血色花蕊。

感动吗?

不敢动。

这令人头皮发麻的解说,现在后悔来这儿还来得及吗。


“主人?”

身后似乎突然传来了鬼切的声音。

他怎么可能在这,大概是刚刚太害怕了出现幻听了吧哈哈哈……


“找了好久,原来您在这啊,寮办那边有要事找您。”

“……”


(危)


痛楚。我兴奋。

停下。无法。




————————

这次就先写三个叭

刚好凑一桌斗地主

不愧是我


豆叁叁叁叁

小姐姐定的彼岸花 花瓣要多~

小姐姐定的彼岸花 花瓣要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