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往事

2190浏览    1239参与
蕭爺

郁闷委屈

今天,突然想起高中的一些事,觉得自己真憋屈,胆子怎么这么小!


高一的时候,有天我带了一个小的望远镜去学校,课间跟朋友玩了一会,就放手给她们了。下一节上课期间,语文老师突然走下来,到一个男同学边上,把我的…我的望远镜收上上去了,我真的…懵了,跟他不熟,搞不懂为什么在他手上。下课的时候我朋友说:没给那个男生,她们玩的时候,那个男的走边上看见了,想玩一下,朋友跟他说不是她们自己的—不行。然后那个男的说没事的就一下,就拿走了。


听了之后我真的想揍人,缓了一会我就去找了老师,想要回来。我跟语文老师讲:东西是我的,是这个那同学私自拿了我东西,没有经过我同意。我想老师会看在这点上还给我,但是她让...

今天,突然想起高中的一些事,觉得自己真憋屈,胆子怎么这么小!


高一的时候,有天我带了一个小的望远镜去学校,课间跟朋友玩了一会,就放手给她们了。下一节上课期间,语文老师突然走下来,到一个男同学边上,把我的…我的望远镜收上上去了,我真的…懵了,跟他不熟,搞不懂为什么在他手上。下课的时候我朋友说:没给那个男生,她们玩的时候,那个男的走边上看见了,想玩一下,朋友跟他说不是她们自己的—不行。然后那个男的说没事的就一下,就拿走了。


听了之后我真的想揍人,缓了一会我就去找了老师,想要回来。我跟语文老师讲:东西是我的,是这个那同学私自拿了我东西,没有经过我同意。我想老师会看在这点上还给我,但是她让我自己找那个男的,让他赔给我。我真绝望,我做错什么,这是我第一次对这个老师有点怨念。


我那时在我们班几乎不怎么说活的,就几个朋友,性格也不开朗,不怎么跟人交流,老师就更加避之不及,我去办公室都想了很久,当时真的有点委屈。最后么,望远没有拿回来,我也没跟那个男的要,但是我的朋友有帮我去说,他不赔。我之后又去找了老师,她说你们自己解决。我只能认倒霉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委屈,恨自己真是不争气!


晓山

小时候爬树

       [图片]
       爬树,可以说是农村男孩子都有的一项技能,谁不会爬树,是要被人笑话的。

[图片]

       小孩子爬树,一般都是用手臂和腿夹住树干向上爬。比较细的树,用胳膊一上一下环抱住树干,两腿同样一上一下盘住树干,身体稍成弓形,手先向上,抱紧上面一个位置,腿随即跟上来,双手用力把身体拉上去------如此反复,很快就爬上了树的高处。就爬树来说,带杈的、粗细...

       
       爬树,可以说是农村男孩子都有的一项技能,谁不会爬树,是要被人笑话的。

       小孩子爬树,一般都是用手臂和腿夹住树干向上爬。比较细的树,用胳膊一上一下环抱住树干,两腿同样一上一下盘住树干,身体稍成弓形,手先向上,抱紧上面一个位置,腿随即跟上来,双手用力把身体拉上去------如此反复,很快就爬上了树的高处。就爬树来说,带杈的、粗细适中的树最好爬。而那些很粗的树,一般人都只是望尘莫及。

       我的家乡的树木很多,主要有榆树、槐树、杨树、柳树以及一些果树之类。梨树和枣树主干较短,几下子就可以爬到第一个分杈处。上到树上,横枝很多,便可手脚并用,随意攀爬了;榆树、柳树和槐树有的长得很高,但主干大多有些略略倾斜,更重要的是表面粗糙,布满龟裂,不仅摩擦力大,而且有些大点的缝隙可以用手指抠住,上树比较容易;最难爬的是杨树,杨树表皮光滑,很多连一个树结都没有,有的滑得抱都难抱紧,而且是直立茎,又高又直,离开地面四五米高都不出一个横枝,攀爬难度太大。好在杨树都比较细,胳膊和腿都能盘住主干,稍

用点机巧,多用点劲,也是可以上去的-----
       每当槐花开放的这个时候,会爬树的我,就有了用武之地。爬上树把最茂密最嫩的树叶摘下来,当然顺手摘下槐花,就在树上塞进了嘴里。有时不小心被槐树刺扎了,流出一串血珠,也毫不在意。
       榆钱儿长成时,密密麻麻的挤满了细若毛线的枝条,像水塘里芦苇的花棒,一条条的半垂下来。有低矮一点的榆树,一窜就上了树。枝条正好悬挂在眼前,伸手就得,一手抓住细细的枝条,一手卡住长满榆钱儿的顶端,顺势往下一捋,满满一大捧的榆钱儿就到了手中。
      最喜欢爬的当然是果树了,不过,果树往往都有虫子,我们这里大多是“洋毛辣子”。不幸中招的话,你就等着疼吧,一疼就是七、八天。就是摘果子,也要注意,桃子上面的桃毛,碰到皮肤上,也够你痒上一阵子。但是,在树上享受果实的诱惑对孩子来说,简直是不可阻挡的,桃子、杏子、梨子、樱桃、桑葚……想想就叫人流口水。

       爬树,也是小伙伴间比赛的一种方式,我们经常举行爬树比赛,有赤脚爬,有穿鞋爬,爬到指定的高度以后迅速滑下来。谁胜了,大家都要给他送点吃物,以示钦佩。

       不管怎么说,这爬树的事儿,什么时候回忆起来,都如同刚经历过一样,过瘾得很! 


海不扬波

母亲在1960庚子年

                                                                  清明念母之七

       2020年,农历庚子年。新年伊始,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突袭大江南北,中华民族又面临一场血与火的生死考验。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亿万人民心手相连,一场力度空前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全面打响,14亿中国人民在共克时艰中勇毅前行,汇集起如海一般深沉的中国力量。经过浴血奋战,坚忍奉献,在春风徐来,樱花盛开的时节,终于点亮了战胜疫情的希望之光!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似乎每个庚子年都伴随着重大灾难和历史转折,更伴随着无数中华儿女团结一心共同奋斗的精神。战胜灾难,前赴后继,坚毅前行的信仰明灯永远不灭!

      那是1960年,上一个庚子年。

      那一年,继1959年严重自然灾害后,我们国家农业生产又遭受了建国后最严重的,也是近百年不遇的特大自然灾害。1到9月,全国大旱,旱灾面积达到9亿亩,其中3-4亿亩受灾严重,几乎颗粒无收;6至10月,东部和东北部地区12省,又发生了严重的台风和洪水灾害,历史罕见;许多省还发生了病虫害和霜灾。不仅天灾,还有人祸。人祸就是前苏联背信弃义,在我国本来已经因自然灾害而特别困难的情况下,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数百名专家,由此破坏了正在兴建的许多重点工程项目,使国家经济困难雪上加霜。加之当时的极左思潮、浮夸风、共产风、管理不当等因素,粮食产量由4000亿斤下降到2870亿斤,全国人民平均粮食销量由1957年的203公斤下降到163公斤。灾害造成全国饥荒,人民流离失所,死亡的伤痛时有发生。

      那一年,我们全家5口人,母亲是熊岳公社胜利一队社员,姐姐读初中,我和两个妹妹念小学(父亲早在54年病逝),全家生活的经济来源都依靠母亲在生产队劳动的微薄收入。

      1959年下半年,生产队成立了大食堂。到1960年春天,由于返销粮运不进来(胜利大队是“蔬菜队”,即类似于现在的“种菜专业户”,按着当时的政策,吃粮需要国家返销),食堂粮食开始低标准供应,先是每天6两,后来逐渐下降,最少的时候每天“毛粮”2两。食堂伙食每况愈下,米糊粥稀得挂不住碗,白菜汤连日见不到油腥。粮食不够吃就搞“瓜菜代”,后来连萝卜缨、地瓜叶、地瓜梗都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在食堂就餐的人只能吃个半饱,粥越来越稀,肚子越喝越大,很多人都出现了浮肿。在这种情况下,家庭经济情况稍好一点的,回到家里还可以补充一些吃食,像我们家这样的困难户,只能勒紧裤腰带强挺。母亲不仅吃不饱,每天还要坚持下地劳动,身体每况愈下,时常胃痛,腿也浮肿了。


六十年代老照片(捡菜叶)

      这一年的5月,8岁的小妹被姥姥带去北京投奔老姨,我也在升入小学六年级的前夕因浮肿休学了。

      胜利大队党支部领导张家国,感觉到我们家的困难,如果组织上不帮助,是很难渡过这一关的。他与大队其他领导研究决定,安排母亲到大队管理食堂。

      当时的食堂,工作人员人心涣散,管理混乱,已处于半瘫痪状态。母亲上任后,在大队领导的支持下,做了很有意义的两件事。一是对食堂进行整顿,重新明确规章制度,严格纪律,不得多吃多占,健全账目,杜绝跑冒滴漏。把食堂工作重点从单纯办伙食,转移到开发食堂粮食替代品渠道,提高伙食质量上来。同时对就餐人员实行灵活机制,既可以在食堂堂食,也可以打饭回家吃,还可以申请领粮自己在家做饭吃。在加强内部管理同时,母亲还带食堂工作人员到外面学习做淀粉,搞增量法。记得当年食堂把玉米桔,玉米叶,或脱粒后的玉米棒用碱水发酵后,粉碎浸泡过滤,将纤维扔掉,余下的浆汁沉淀后即做成淀粉,用这种淀粉和玉米面做成的窝头还是挺好吃的。

       第二件事是,带卫生所大夫到困难户家中逐户走访,将由于饥饿致病的严重困难户登记造册,提供给大队,由大队重点救济。还记得当时大队给所有有浮肿患者的家庭都发了二斤黄豆。

       后来随着形势发展,食堂关停了,母亲被安排在大队做妇女工作。

      1960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我们家除了从生产队领回的那一点定量粮,再无其它生活来源,全家人困于凛冬,忍饥挨饿。母亲除了每天上班,回家后还得安排家里的生活,把有限可用的粮食平均分配到每一天,绝不寅吃卯粮。除此之外就是利用一切时间带我们出去找吃的。记得当时效果最佳的就是剥树皮,将榆树皮剥下来拿回家里去掉老皮,再剪成一段一段的晾干,做饭时放锅里煮,一直煮到水粘稠了,再将树皮捞出,放入一把米或玉米面到锅里熬粥,当时感觉,熬出的粥又香又甜。除了榆树皮,那一年,我们还吃过橡子面,蓖麻子,棉花籽等充饥。大队领导也时不时补助给我们一些炼乳、淀粉、虾毛等代食品,帮助我们家渡过难关。就这样,在那个灾难深重的年代里,母亲保护着她的未成年儿女们,从艰难困苦中走来,在风霜雨雪中跋涉,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终于走出了困境。


六十年代老照片(剥树皮)

      特别使我记忆深刻的是,面对灾难袭来,母亲从不灰心,从不抱怨,从不退却,对生活始终充满信心和希望,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不忘教育我们好好学习,健康成长,都不忘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过年时还千方百计给我们做一套新衣服。母亲以她的智慧和坚强,不仅仅带我们家走出了困境,还在大队妇女工作中做出了成绩,当年被评为出席公社妇代会的先进工作者。

      从母亲身上我们体会到,决定一个人的高度,不是地位和金钱,而是一个人的胸怀、责任和担当。母亲在面对困难时的从容、乐观和坚守,给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树立了永久的人格魅力。


   二排右一是母亲  

     “天道夷且简,人道险而难。”

      回忆六十年代那场灾难,至今令人谈虎色变。那是一场全民族的灾难。当时作为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主席,以身作则,自己规定和人民群众同甘共苦,不吃肉,不吃蛋,吃粮不超量;国家其他领导干部在生活供应方面也都做出了严格的规定。由于全国生活用品市场供应异常困难,凭票供应商品达到30多种,可想而知,当时共和国遭遇了怎样严峻的困难。然而“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在1960庚子年那样险恶的背景下,7亿人民能够对国家的困难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忍耐,全国人民同心同德,节衣缩食,与天斗,与地斗,日夜苦干,共克时艰,社会治安良好,社会生产生活秩序井然,人们对前途仍然充满信心和希望,党的号令依然一呼百应。这是与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充分信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以及党的自身形象的优良分不开的。

     “催伤虽多意愈厉,直与天地争春回。”

      再大的灾难,也挡不住华夏儿女不屈不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前进步伐!


      前些天,我看到一位导师在对当前战胜疫情的演讲中说道:苍天无怨,不应有恨,即便有恨,与凡人何干!

      历史的经验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面对灾难,我们不需要辱骂,也不需要虚伪的歌颂。如同雪崩时,没有哪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一样,人类与自然灾害的斗争是如此的惊心动魄!每一场灾难和人们战胜灾难的历史都将被载入史册,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局外人,都是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所有人都处在命运的共同体中,当别人安全时,我也是安全的,当别人被灾难击中时,我也处于危险之中。

      和大自然一样,人类社会的发展,既有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有风雨交加的时刻。中华民族成长的道路上,充满各种可以预见的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在灾难面前,我们不能是旁观者或无辜者,只有我们每个人都不畏风雨,不惧艰险,砥砺前行,勇敢担当,才能战胜困难,穿过风雨,迎来春天的朝阳!

      让我们感恩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仍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活着的每一天。

      愿天佑中华,赐福苍生!

      断魂最是清明日,思念比雨丝更绵长!

      天堂里一定不会有疫情和天灾!

      祝愿母亲在天堂里安好!!

      2020庚子清明




笑

鑫--谨以此篇记录我儿时最真挚的爱情

犹豫了好久才写下来的,这篇是我的纪实吧,没有抄袭不是小说,如果可以也希望你能静静的听完,听听一个女孩“离经叛道”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我和她认识2015年8月25日,初一报道。我真的是那种超级闹腾的女孩子,和这种重点的私立初中格格不入,吱呀乱叫的就和闺蜜去看分班表了,幸运的是我和闺蜜凑巧分到一个班,那可把我高兴坏了,不顾形象的在那里和我闺蜜击掌,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乱,毕竟刚报到,其实还是个小学生啦,会场里大家都挺吵闹的,也正是这样的氛围,我注意到了那个她,她呢,就是安安静静的,声旁也没有同伴,靠在会场的墙上看着不知道啥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打死也不给我说)少言寡语,虽然我知道这肯定...

犹豫了好久才写下来的,这篇是我的纪实吧,没有抄袭不是小说,如果可以也希望你能静静的听完,听听一个女孩“离经叛道”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子的故事。

我和她认识2015年8月25日,初一报道。我真的是那种超级闹腾的女孩子,和这种重点的私立初中格格不入,吱呀乱叫的就和闺蜜去看分班表了,幸运的是我和闺蜜凑巧分到一个班,那可把我高兴坏了,不顾形象的在那里和我闺蜜击掌,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乱,毕竟刚报到,其实还是个小学生啦,会场里大家都挺吵闹的,也正是这样的氛围,我注意到了那个她,她呢,就是安安静静的,声旁也没有同伴,靠在会场的墙上看着不知道啥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打死也不给我说)少言寡语,虽然我知道这肯定是个好学生(大家都是嘛,没有我不是呜呜)但还是感觉有点安静过头呢,我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发现竟然和我一个班,天啊!鬼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我竟然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走了一路一直到班里,当时进班选座位,我还是一直盯着人家小女孩不放,她也不看我,一个眼神也没有赏赐给我,真的一个眼神都没给我,我觉得我得看了她40多分钟哈哈哈哈(以至于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老是盯着她嘿嘿)我看着她挑了个后排靠窗的座位,我赶紧拉着我闺蜜跑到她的前桌坐下,于是开启了我搭讪的不归路哈哈哈

其实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尬,直愣愣的转过头,十分粗鲁的打断了人家看书,问,兄弟,挺喜欢学习啊,叫啥名啊(挠头,现在想想真的我怎么这么傻),重点来了,幸运的是,她竟然告诉我了!!!哈哈哈,太激动了,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很温柔的,也没多说啥,就淡淡的说“JMX”没有多余的字了,真的只是个名字,但是知道名字我也很开心啊!!!(现在多开心以后就多悲伤)

(以后慢慢写吧,反正是个很虐的结局,害,旧事重提,其实我还是没有太大的勇气)

不过现在呢,我已经有老攻啦!我之前真的是个攻,后来遇到了西西,莫名其妙就成受了

@是元西啊 

雲漠

服服帖帖的嗓音,融合感极好,深情演绎过去的经典。

服服帖帖的嗓音,融合感极好,深情演绎过去的经典。

Agoni°~暮念

珍惜

血缘和亲情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它们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种羁绊,无论你有没有付出感情去维系。


噩耗传来之时是如此突然,原以为并不会太在意的你还是脑子一懵,喉咙发酸,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你和他的回忆少得可怜,他在乡间日日顺阡而去踏陌而归,你在钢筋水泥混搭高楼林立间忙着所谓自己的事情,从未想过主动回去看望他。


从小到大你与他见面的次数不足五十次,说过的话也是百句不到。你只是每年跟随父母回去熟悉熟悉他的面容,最多在心里感慨:啊,他好像又老了一些。


你亦从未主动找他聊过天,明明是血浓于水的至亲,你与他之间的感情也有如陌生人般的淡漠。


没有回忆,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他残存在你脑海...

血缘和亲情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它们的存在本身便是一种羁绊,无论你有没有付出感情去维系。


噩耗传来之时是如此突然,原以为并不会太在意的你还是脑子一懵,喉咙发酸,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你和他的回忆少得可怜,他在乡间日日顺阡而去踏陌而归,你在钢筋水泥混搭高楼林立间忙着所谓自己的事情,从未想过主动回去看望他。


从小到大你与他见面的次数不足五十次,说过的话也是百句不到。你只是每年跟随父母回去熟悉熟悉他的面容,最多在心里感慨:啊,他好像又老了一些。


你亦从未主动找他聊过天,明明是血浓于水的至亲,你与他之间的感情也有如陌生人般的淡漠。


没有回忆,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他残存在你脑海中的相貌,甚至到了最后连他的名字你都不曾得知。


他走了,留下满地荒凉,一季惆怅。


请珍惜在你身边,对你好的所有人,因为谁都不知道,哪次见面之后便是永别。


——记公元2020年2月1日

余生逍遥

2020.3.26

最近可能数学考不好,但只要保持这种心,周末再补一下,找练习,不耻下问,我相信期中考能考好。

最近失眠越来越严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深夜自言自语,那种莫名的感觉充斥着大脑,在我选择的这条路需要时间,可能会失去、付出很多,但我既然选择了,而且也没有退路,那就坚持着把他走下去。

对女生开始排斥,不想再她们有过多的交流,很奇怪吧,好像做了不想做的事,但我觉得真的挺累得,自己一个人真的很好。

物理希望能有头绪把,化学现在比较简单也比较稳,会计只要把文字题每周坚持搞个25present的例题,考到前面就没有问题,但这也是很难的需要理解记忆很多很多。数学周末在多练多问应该问题不大,英语的转折点在暑假...

最近可能数学考不好,但只要保持这种心,周末再补一下,找练习,不耻下问,我相信期中考能考好。

最近失眠越来越严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深夜自言自语,那种莫名的感觉充斥着大脑,在我选择的这条路需要时间,可能会失去、付出很多,但我既然选择了,而且也没有退路,那就坚持着把他走下去。

对女生开始排斥,不想再她们有过多的交流,很奇怪吧,好像做了不想做的事,但我觉得真的挺累得,自己一个人真的很好。

物理希望能有头绪把,化学现在比较简单也比较稳,会计只要把文字题每周坚持搞个25present的例题,考到前面就没有问题,但这也是很难的需要理解记忆很多很多。数学周末在多练多问应该问题不大,英语的转折点在暑假,需要一个时间段去自我锻炼,毕竟英语是一个隐性学习,坚持下去明确学习目标,就能进步。语文目前没思路佛系一点积累到高考前再复习应该也挺好。物理数学这两门起码得整到平均分这样期中考就完全不怕,会计可以拉近距离,前提是文字题得整明白,考试闭卷。东西有点多,心态不要崩,按照这个节奏走,期中考没问题的,不要被现在的一些受影响,离开学估计至少还要十五天还有时间去拼。

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陈某人不求回报,鞠躬尽瘁,不是想去证明什么,我怕自己不再温柔。到时候处分我一个人背,后果我一个人承担,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简简单单,不多打扰。接下来要阳光,要随性生活,保持温柔和谦逊,等风吹散的时候,挥手道别,哪怕很不舍....

什么狗屁的不合适

君洋君洋.

忘却的青梅竹马

突然想起来他


我的青梅竹马,他曾经是个可爱又温柔的男孩子,说我们两个要一起长大,做最好的朋友。

然后呢,我们分开了一小段时间,他在那段时间里成为了更优秀的人,于是去了更好的地方,于是就离我很远很远啦。

他有了更好的机遇,身边有更好的资源,想必现在已经忘记我了吧?我却一直记得他,一直都记得。

只是现在我早已无法同他比肩了。今天突然又想起他,明明我们已经6年没有联系过了呢。

笑笑,洋洋没法跟你做最好的朋友,没法和你一起啦。祝你前程似锦,一路繁花,你要代替你已经忘记的我,做我们以前约定过的事呀。

他就像一颗漂亮的星星,蹦蹦跳跳的到我身边,又蹦蹦跳跳地离开啦。

突然想起来他


我的青梅竹马,他曾经是个可爱又温柔的男孩子,说我们两个要一起长大,做最好的朋友。

然后呢,我们分开了一小段时间,他在那段时间里成为了更优秀的人,于是去了更好的地方,于是就离我很远很远啦。

他有了更好的机遇,身边有更好的资源,想必现在已经忘记我了吧?我却一直记得他,一直都记得。

只是现在我早已无法同他比肩了。今天突然又想起他,明明我们已经6年没有联系过了呢。

笑笑,洋洋没法跟你做最好的朋友,没法和你一起啦。祝你前程似锦,一路繁花,你要代替你已经忘记的我,做我们以前约定过的事呀。

他就像一颗漂亮的星星,蹦蹦跳跳的到我身边,又蹦蹦跳跳地离开啦。

晏缪

亲爱的繆斯小姐

怎么说呢?她于我而言,是光,是敢放心将后背交出去的人。

我不得不承认,我图谋不轨。

我一直想着成为与她并肩而立的人,而非受她庇护的小妹妹。

她比我大上两三岁。

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也是因为她,温柔是我字典里最美好的词。

我们初遇时,我和朋友发生分歧不欢而散,买了一大份冰淇淋,吃完后我就后悔了,tm的我那天经期来了。

之后痛得死去活来。

·

那时候,她出现了。坐在我对面,压低音量问我没事吧?

我是个纯种颜控,她是个纯种美人。

所以我当时被美色蛊惑说出了我的尴尬。

脑袋清醒后,真的很想把自己回炉重造一下。

要是运气不好,遇到坏人,那当时的我可不就是一只...

怎么说呢?她于我而言,是光,是敢放心将后背交出去的人。

我不得不承认,我图谋不轨。

我一直想着成为与她并肩而立的人,而非受她庇护的小妹妹。

她比我大上两三岁。

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也是因为她,温柔是我字典里最美好的词。

我们初遇时,我和朋友发生分歧不欢而散,买了一大份冰淇淋,吃完后我就后悔了,tm的我那天经期来了。

之后痛得死去活来。

·

那时候,她出现了。坐在我对面,压低音量问我没事吧?

我是个纯种颜控,她是个纯种美人。

所以我当时被美色蛊惑说出了我的尴尬。

脑袋清醒后,真的很想把自己回炉重造一下。

要是运气不好,遇到坏人,那当时的我可不就是一只大肥羊。

不过,我遇到的她是个超好的人。

扶我去检查,帮我买药,还把我带回家给我煮了红糖水。开车送我回了家。

·

我们之间得到相处模式,大概就是我bb个不停,然后她负责附和和出主意。

混熟了之后,我问她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她脱口而出【小可怜。】

好吧。我忍。

最后还是忍不住,我承认经期吃冰淇淋的我会面色难看一点。可是那怎么可以称作可怜呢?

最多最多也就是高冷吧?

·

我超佩服她的一件事是她写东西。

每一个字都温柔的要命。

再看看我。

什么后妈啊。就知道虐。

而且手速还超快。

打游戏6的一批。轮到我就是又死了,又死了。

我可能就适合玩小花仙吧。

所以我从来写不了电竞文,因为我连游戏的英雄都没认全。

·

认真的女孩子超好看。

她做饭做的特别好吃,所以造就了我只会煮方便面。我妈老吐槽我:“看我以后吃什么。”

我经常会说:“xx姐姐会做就好了。”

我妈每次都给我个白眼,不想和我说话。

是的,她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我妈的朋友的女儿。

我常常和她感慨我们之间的缘分。

·

她是那种很受别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是那种被人以为是两个男人的女汉子。

可能是我开学典礼,帮学校搬板凳的时候。

一口气一次性拿了12个。

当时,其实给每个女生分的量就只有8个。

我还特别欠揍。

我搬完我的量后就坐在我搬的板凳上来一个人问我怎么不搬,我说我都搬完了。

然后指着我搬下的江山说:“看。”

我那天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整整30个白眼。

以后的我就被迫加入了和男生称兄道弟的阵营

·

她来我们班找我后,我顿时在我们班拥有了女孩子的待遇。

因为那些单身狗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做他们的美梦去。我家小姐姐也是他们能妄想的。

再说了,他们在我家小姐姐面前充其量算个小弟弟吧。

当时我一脸不屑地发表了如上言论。

然后我的吃鸡游戏在一个月间只要上线就有人追杀我。害的我一气之下卸了游戏。

·

不过我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姐姐的春心萌动。

客观来说。

那大猪蹄子确实是个优秀的男孩子。

长的挺好看,用句偶像剧里的话来说就是标准的君子如玉。

学习也就是经常在我们学校第一第二徘徊吧。

·

最吸晴的是那个小伙子竟然还是篮球队的。

每次我都想问问上天。

这一点都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

上天给他了打开门,又拉了个窗,还打了个洞。

今天我还是个柠檬精,酸了酸了。

·

他俩在一起时,那男生请了我还有我家小姐姐班里的女生一顿饭。

哦买噶的,那是我吃过最贵的一顿饭。

价格不想回想了。

我害怕我会疯。

·

他俩理所应当,名副其实成了我们学校长廊的常客。

搞的我和我家小姐姐的私人时间没了。

唉。往事不堪回首。

我要刷题去了。

后会有期。




















余生逍遥

2020.3.23

以前一直告诫自己做事一定要考虑到别人,大部分考虑到了吧,小部分可能成了遗憾,可能已经忘却。

一直考虑别人真的很累,更何况我是在难以接受的情况下,那一霎,脑子真的空白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觉得自己应该悲伤,应该去喝酒逃避,应该潇洒地发些祝福然后坚强地说没事。

好蠢啊,现在想想还真有点怀念,我...弄丢了很多朋友,大家都在长大,我也是,我相信我也会慢慢习惯这种感觉的.

别再理解别人评价别人了,你就是你,别人关你屁事,你关他们屁事。这样应该会舒服一点吧,起码不会变得更差了。那就这样吧,没什么好说的了,该走的仪式都已走完,不必再抓住彼此不放过,真是讽刺,真是荒唐。

以前一直告诫自己做事一定要考虑到别人,大部分考虑到了吧,小部分可能成了遗憾,可能已经忘却。

一直考虑别人真的很累,更何况我是在难以接受的情况下,那一霎,脑子真的空白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觉得自己应该悲伤,应该去喝酒逃避,应该潇洒地发些祝福然后坚强地说没事。

好蠢啊,现在想想还真有点怀念,我...弄丢了很多朋友,大家都在长大,我也是,我相信我也会慢慢习惯这种感觉的.

别再理解别人评价别人了,你就是你,别人关你屁事,你关他们屁事。这样应该会舒服一点吧,起码不会变得更差了。那就这样吧,没什么好说的了,该走的仪式都已走完,不必再抓住彼此不放过,真是讽刺,真是荒唐。

余生逍遥

2020.3.22

真难受啊,爱而不得

推开所有人,为了追求蜕变?

孤独还真让人怀旧啊,伤感没有,但空虚铺面而来。

还真是讽刺 与喜欢的自己背道而驰。

简简单单,默默无闻,少说多做,别在热血和二逼了。

青春总会有个保质期,我只是忘了放干燥剂, 提前说再见了

希望考试能考出来让自己有一个继续坚持的动力,拜托了,请你再继续努力下去,直到看见美好的明天

真难受啊,爱而不得

推开所有人,为了追求蜕变?

孤独还真让人怀旧啊,伤感没有,但空虚铺面而来。

还真是讽刺 与喜欢的自己背道而驰。

简简单单,默默无闻,少说多做,别在热血和二逼了。

青春总会有个保质期,我只是忘了放干燥剂, 提前说再见了

希望考试能考出来让自己有一个继续坚持的动力,拜托了,请你再继续努力下去,直到看见美好的明天


云云

当时只道是寻常15 个子高的凄凉

举行升旗仪式的时候,大素经常环顾四周,放眼远望,看到的全是黑压压的头顶。


而自己长得高,脖子以下全被人头挡住了。活似伶仃一个人头立在一群人的脑袋上面,两只黑眼珠还在轱辘地转……


内心突然挂过一阵凉风——


好恐怖!!!


今天的我,不想画画,发一篇以前写的小短文吧。


举行升旗仪式的时候,大素经常环顾四周,放眼远望,看到的全是黑压压的头顶。


而自己长得高,脖子以下全被人头挡住了。活似伶仃一个人头立在一群人的脑袋上面,两只黑眼珠还在轱辘地转……


内心突然挂过一阵凉风——


好恐怖!!!




今天的我,不想画画,发一篇以前写的小短文吧。




余生逍遥

2020.3.19

最近又开始很废物的想起那些事了...

控制不住自己,脑海中忽隐忽现的冒出很多哀叹的画面。

怎么说呢,我也想不顾一切的去表达我的喜欢,但是你给我的感觉确实我不配,我哪里哪里都不适合你。唉,我反正尽力了,希望双方能有个机会释怀吧。

害,爱情真的很无情,我变得不再深情,自私,自利。

希望能有机会可以说出那些没说完的话,到那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了,也可能会回到之前的那个我吧。

现在才明白相识才是最美好的,之前真的不懂,是我不小心推开了你这扇窗,没时间看到细处,是我的错,抱歉打扰你的生活,希望你可以一直嘴角上扬。我呢,就在后面一句不讲,直到...你真的走了。

最近又开始很废物的想起那些事了...

控制不住自己,脑海中忽隐忽现的冒出很多哀叹的画面。

怎么说呢,我也想不顾一切的去表达我的喜欢,但是你给我的感觉确实我不配,我哪里哪里都不适合你。唉,我反正尽力了,希望双方能有个机会释怀吧。

害,爱情真的很无情,我变得不再深情,自私,自利。

希望能有机会可以说出那些没说完的话,到那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了,也可能会回到之前的那个我吧。

现在才明白相识才是最美好的,之前真的不懂,是我不小心推开了你这扇窗,没时间看到细处,是我的错,抱歉打扰你的生活,希望你可以一直嘴角上扬。我呢,就在后面一句不讲,直到...你真的走了。

余生逍遥

我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说话停不下来,真想把自己关在一个密闭的房间直到死去。

我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说话停不下来,真想把自己关在一个密闭的房间直到死去。

月下的光华

一点回忆

突然想起一个或许微不足道的小事

初中的时候,班主任为了“方便管理”要求同学们每周写周报的时候要写班上的事,比如谁谁上课看小说漫画或者打瞌睡了,谁谁早恋,谁谁如何如何……

鉴于本人母亲正好是副校长,我从来都很憨的写“谁谁周考进步了,谁谁帮同学搞卫生了“而不用担心班主任说我没报告同学们的缺点。

说真的,那时候我的同桌算是个小帅哥,平时挺安静的人,字写得好看,成绩也不错;不说有多喜欢,但在那年年纪,天天朝夕相处,朦朦胧胧的好感总是有一些的,而且平时哪有那么多时间在上课的时候观察别人那么多呢,所以我的表扬名单里,他挺常见的。

然后,我也挺常被人写时周报里的,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上课的时候喜欢在草...

突然想起一个或许微不足道的小事

初中的时候,班主任为了“方便管理”要求同学们每周写周报的时候要写班上的事,比如谁谁上课看小说漫画或者打瞌睡了,谁谁早恋,谁谁如何如何……

鉴于本人母亲正好是副校长,我从来都很憨的写“谁谁周考进步了,谁谁帮同学搞卫生了“而不用担心班主任说我没报告同学们的缺点。

说真的,那时候我的同桌算是个小帅哥,平时挺安静的人,字写得好看,成绩也不错;不说有多喜欢,但在那年年纪,天天朝夕相处,朦朦胧胧的好感总是有一些的,而且平时哪有那么多时间在上课的时候观察别人那么多呢,所以我的表扬名单里,他挺常见的。

然后,我也挺常被人写时周报里的,主要包括但不限于:上课的时候喜欢在草稿本上乱写乱画不认真听讲,和前后桌的男生打打闹闹……之类不算太重要,但也会被班主任在班会课上提上两句的程度的小报告。

其实这事我从没上过心,因为在中小学时期,我的确属于比较爱闹腾的那一类人【毕竟妈妈在学校里,成绩又是优秀那一挂的,感觉自己有低气嘛】,讲道理,被班主任点几次名,还不如我考试离满分差几分要打几下手板心来得让我更紧张。

就这样直到我上了高中又进了大学,某个假期的某一天我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和我说:你知道你初中经常被你同桌打小报告吗?

我?????

然后我妈告诉我:就你们初中的时候不是班主任让你们写周报,基本每周他都会写你上课的时候干了些什么事。

我!!!!!

不是?虽然我不认为你会喜欢我?但至少我们算是处得还不错的同桌?我隔三差五的表扬你,结果你周周打我小报告!?

甚至天天和我打架的前后桌,他们都从没打过我小报告?真·人不可貌相……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我对男性的不信任的某种开端。

====================

再然后就是大学毕业好几年之后了,我都快奔三的时候,某年寒假,因为子弟学校改制,划归当地教育部门,不再是企业学校;为做当时的退休代表,一波调到各个学校的老师们组团过来看望我妈妈。然后聊起每届的学生里, 他们知道现状的是个什么情况,谁结婚了,谁出国了,谁在那那上班收入不错,谁自己创业当上小老板了。

有个老师突然说道:哎,说起来,XX(我名字)这一届学生最多,但没有一对嘿,真没有,连和上下届结婚的好像都没有?

然后一群老师在回忆,还真是没有,我们上几届和下几届,每届都至少有那么两三对,多的时候七八对都有,唯独我们这一届,一对都没有,甚至和上下届在一起的也没有。明明我们这一届人数最多,分成了三个班,其它届最多的时候也就两个班……

然后又有个老师说:还有一届,好像只有一对。

我当时在心里想了一下……好像那一届的带班的班主任正好也是我当初的班主任,……不过另一个班主任不是我们这届的其他两位班主任了……

当时在场的人都当成件很巧合的事情,说说就过去了,但这个事情从此在我心底留了个记忆。

==================

直到后来有次和玩得好的大学同学说起这个事,她听后说:“换我,我也不会在班上找对象,谁知道他们当初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打我小报告的人?”

我恍然大悟。

当班主任把这个“打小报告”的权利下放给所有的同学的时候,当同学们试着用了,并发现被记在周记里的同学会被老师点名批评,甚至严重地时候还要上台做检讨……彼此之间的信任,就再也不复存在了……本该是最纯粹的同窗情谊,最美好的竹马回忆,都蒙上了一层怀疑的阴影……

=============

想来,我最初的社恐,就是从此而来,我害怕我付出的微笑,换来的是伤害……

俊

毕业了

走出机场,此时正是清明。天色微亮,天空下着江南独特的细雨,无声又缠绵。

我有些恍惚,仿佛当初的我也在此处信誓旦旦踏上求学之旅。光阴如梭不可逆回,唯有身后的这座古老而又严肃的老城看惯了千年的风雨,记载着无数人的青春。往事如烟,飘散在雨中,不过一声叹息。

回过头的我,打开雨伞,拖着行李,迎着天边的目光消失在雨幕之中。
[图片]

走出机场,此时正是清明。天色微亮,天空下着江南独特的细雨,无声又缠绵。

我有些恍惚,仿佛当初的我也在此处信誓旦旦踏上求学之旅。光阴如梭不可逆回,唯有身后的这座古老而又严肃的老城看惯了千年的风雨,记载着无数人的青春。往事如烟,飘散在雨中,不过一声叹息。

回过头的我,打开雨伞,拖着行李,迎着天边的目光消失在雨幕之中。

西西旸旸爱哈利

一晃五六年

外婆生病,中午没法去学校旁边陪着宝宝了,所以把租的房子退了,准备让宝宝到老师那里去托管,但是她很抵触,只好一步步的做思想工作。对话如下

宝宝,你觉得自己很棒吗?

还可以吧!

那能不能更棒一点呢?

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缺点呢

你说

爸爸觉得你其实挺好的,就是有一点。不能管好自己,老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明明知道事情不对,偏偏就做了。如果能自己约束自己,不做不该做的事情,你一定能变得更棒!

咦,你怎么跟王老师说的一样

是嘛,那爸爸是不是也可以当老师了啊。这样吧,爸爸觉得你现在年纪还小,自制力不够,管不住自己也是正常的。

那能不能请老师帮着约束你一下呢,比如中午,有老师监督...

外婆生病,中午没法去学校旁边陪着宝宝了,所以把租的房子退了,准备让宝宝到老师那里去托管,但是她很抵触,只好一步步的做思想工作。对话如下

宝宝,你觉得自己很棒吗?

还可以吧!

那能不能更棒一点呢?

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缺点呢

你说

爸爸觉得你其实挺好的,就是有一点。不能管好自己,老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明明知道事情不对,偏偏就做了。如果能自己约束自己,不做不该做的事情,你一定能变得更棒!

咦,你怎么跟王老师说的一样

是嘛,那爸爸是不是也可以当老师了啊。这样吧,爸爸觉得你现在年纪还小,自制力不够,管不住自己也是正常的。

那能不能请老师帮着约束你一下呢,比如中午,有老师监督你,会不会帮助你改变自己不好的习惯,其实就试一个月看看,就算有人管着你,也就一个月,忍一个月,说不定你就改变很多,就变很棒了啊!要是不习惯,我们另外再想办法

好吧,那就先试一个月吧


时光殿堂
有一次在乡下岳父家,和小舅子聊...

有一次在乡下岳父家,和小舅子聊天的时候说如果种一些多肉植物到院子大门顶上,垂下来应该很好看。他也觉得是。

过了些日子再去的时候,把自己在市区家里种的长得茂盛的冬美人拔过去种。装了足足有一米袋。

在我挖好了泥土准备运上去门顶,正在找梯子的时候。岳母说不允许种上面。

夫人说,说不要去种就不要去种,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家。

听完这话,我找到车钥匙就走。午饭也没吃,天正下着雨也不要伞。走到车里的时候外套都淋湿了。

有一次在乡下岳父家,和小舅子聊天的时候说如果种一些多肉植物到院子大门顶上,垂下来应该很好看。他也觉得是。

过了些日子再去的时候,把自己在市区家里种的长得茂盛的冬美人拔过去种。装了足足有一米袋。

在我挖好了泥土准备运上去门顶,正在找梯子的时候。岳母说不允许种上面。

夫人说,说不要去种就不要去种,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家。

听完这话,我找到车钥匙就走。午饭也没吃,天正下着雨也不要伞。走到车里的时候外套都淋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