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律澪

9671浏览    62参与
喝喝水坏的很tai

后续
1.“要学打架子鼓吗?我可以教你哦~”
“好啊~好啊~”
德:不祥的预感

2.“那我也教你怎么用铳吧~”
“好呀~好呀~”
“这个是扳机,这个是。。”
“喔~”

“喂!!能天使!!!”

后续
1.“要学打架子鼓吗?我可以教你哦~”
“好啊~好啊~”
德:不祥的预感

2.“那我也教你怎么用铳吧~”
“好呀~好呀~”
“这个是扳机,这个是。。”
“喔~”

“喂!!能天使!!!”

喝喝水坏的很tai
私心想看她们四个一起玩

私心想看她们四个一起玩

私心想看她们四个一起玩

田井中律

运转的命运之轮(4)

接上面的

时间还在马不停蹄的走动 

谁也不会这么在意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律在干嘛 很想她… “你怎么吗?”宫本智问澪,澪摸了下秀发说道“没什么事”“好,我问你的问题你考虑好了吗?”宫本智牵起澪的手问 “抱歉,其实我有喜欢的人,还有麻烦前辈以后不要乱牵我手…”澪把宫本智的手甩开有些生气的说道“好的,等你不喜欢那个人了记得来找我”宫本智绅士的鞠躬后便离开了留下澪在原地

“我爱你 律”澪默默的说了一句


第四章

命运吗?不是早已经注定了吗……

——————澪生日当天———————

这天刚好是周六所以紬联系了家里人在海边租了别墅,轻音部几个人一起给澪过生日...

接上面的

时间还在马不停蹄的走动 

谁也不会这么在意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律在干嘛 很想她… “你怎么吗?”宫本智问澪,澪摸了下秀发说道“没什么事”“好,我问你的问题你考虑好了吗?”宫本智牵起澪的手问 “抱歉,其实我有喜欢的人,还有麻烦前辈以后不要乱牵我手…”澪把宫本智的手甩开有些生气的说道“好的,等你不喜欢那个人了记得来找我”宫本智绅士的鞠躬后便离开了留下澪在原地

“我爱你 律”澪默默的说了一句






第四章

命运吗?不是早已经注定了吗……

——————澪生日当天———————

这天刚好是周六所以紬联系了家里人在海边租了别墅,轻音部几个人一起给澪过生日

“哇”“不愧是紬家租的别墅”“有钱任性啊”

看到别墅的众人皆叹道 紬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今晚怎么给澪酱过生日呢?吃蛋糕串烧烤?”唯问了下在场的各位 “我觉得烧烤可以的毕竟现在冬天 在篝火旁烧烤什么的最好了又可吹着海风”律点了点头看像澪这边

“有你们陪我过生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澪有点害羞儿“那就这样决定吧!小唯队员听令 我命你同梓酱去买烧烤食材!”律一本正经的敬了礼“收到”唯也一本正经的回了个敬礼然后拉着梓坐车去附近的超市买食材什么的

“小澪澪~你的生日蛋糕就由小律大人来帮你做吧……”“啊…痛痛”律还没有油说完就吃了一记澪的重拳 “我才…才不想吃你做的蛋糕!”澪有点脸红 

“好啦,骗你的 有给你订蛋糕等会应该会有人送过来”律摸摸了头看着澪,紬站在律澪后面心里很不是滋味

—————— 晚上 ———————

“啊~火~啊~好好吃”唯坐在篝火旁 吃着烧烤“唯学姐 不要吃太多”梓督促着唯 律和紬把蛋糕推了出来 “快来许愿吧!澪”

/我希望 将来可以跟你一起过/ 澪吹灭了蜡烛 “生日快乐!澪酱!”大家齐声说到

“小澪澪~你许了什么愿望呢”律八卦的问道 “才不告诉你,我跟你很熟吗?”澪脸红的把脸侧到一边去

“澪酱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唯把手绳戴在澪的手上“谢谢唯了”澪点了头笑了笑看像律 “律酱你不会又送整蛊礼物给澪酱吧?”唯边吃着蛋糕边问“才不是啊”律很是不屑拉起澪的手走到海边远离唯梓紬“律你想干嘛?”澪有些疑惑 

“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乐队,所以我叫爸爸旅行的时候带了回来这个乐队的专辑”律把装着专辑的盒子给了澪“谢谢你律…”“不客气,你我何必客气?话说你男朋友又给你什么礼物吗”律显得有些忧伤…

“不,你误会了那人不是我男朋友,而且我喜欢的是你”“什么?!”律还没有反应过来澪便亲了下律的脸

“律我喜欢你 ”“我也是”两人脸红的看着对方 而

她们不知道她们身后的的石头后的紬看到了这一切

“是我输了吗”紬落下了眼泪……

田井中律

运转的命运之轮(3)

 律和紬边走边看店铺里有什么能送给澪的礼物。紬看着律那认真的样子不免有些伤感,她停下了脚步脸红的说 “律酱” “怎么了吗?”律有些差异。“律、其实 我很喜欢你 一直都是”“我也一样哦,喜欢紬酱你呢!”紬看着律并抓着她的手说道“不,我是友情之上的那种喜欢…”律有些惊讶突然收到告白 还是好朋友的告白有些惊慌但还是冷静的回答道“对不起紬酱,我已经有那种喜欢的人很久之前就喜欢了。”“是澪酱对吧?”紬听到律的回答并不惊讶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很喜欢澪酱呢”紬松了手微笑的说 律看着紬 心里难免有些愧疚感 …

“小律队员 你们站在那里干嘛呢?”刚刚走过来的唯酱问到 “啊,刚刚律酱再跟我讨论送...


 律和紬边走边看店铺里有什么能送给澪的礼物。紬看着律那认真的样子不免有些伤感,她停下了脚步脸红的说 “律酱” “怎么了吗?”律有些差异。“律、其实 我很喜欢你 一直都是”“我也一样哦,喜欢紬酱你呢!”紬看着律并抓着她的手说道“不,我是友情之上的那种喜欢…”律有些惊讶突然收到告白 还是好朋友的告白有些惊慌但还是冷静的回答道“对不起紬酱,我已经有那种喜欢的人很久之前就喜欢了。”“是澪酱对吧?”紬听到律的回答并不惊讶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很喜欢澪酱呢”紬松了手微笑的说 律看着紬 心里难免有些愧疚感 …

“小律队员 你们站在那里干嘛呢?”刚刚走过来的唯酱问到 “啊,刚刚律酱再跟我讨论送什么礼物给澪酱比较好 对吧律酱!”“是的是的”紬律回答道 “我刚刚买到了5条手绳 5种颜色的 我们每人一个 象征我们永不分离,也算是给澪酱的生日礼物”唯说完把5条手绳拿出来给律紬看“哟,小唯队员会想到这种东西吗?怕不是梓喵出的主意吧?”律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唯 唯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便道“是又怎么样 我就等于梓喵”“学姐,你乱说些什么呀!”梓脸红的说道 “好了,你们别秀恩爱了 我们去吃东西吧 怪饿到呢”律勉强笑着说“走 出发!”唯拉上律撒腿就跑向美食区 “紬学姐 你怎么了吗?” 梓看出了紬有些心不在焉的 “多谢梓酱的关心 我没有事”“好吧…那我们快跟上她们的步伐吧”“好的”

紬表面上没事 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

——————澪那边——————

田井中律

运转的命运之轮(2)

马路上人来人往,谁都不会在意路过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律唯梓紬正一起走向市中心最大的百货大楼,准备给澪买生日礼物。

“过几天就是澪酱的生日,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呢?”唯牵着梓的手说

“唯学姐这是公共场合,麻烦你注意下”说完梓用力的甩开唯的手

“律酱,你说送小澪什么礼物好呢”紬问

“对啊对啊,律学姐你最了解澪学姐,你来说说看”

梓很赞同紬的说法

“啧,我才不了解澪呢!”律略微有点点脸红

“要不我们分开行动吧唯梓一组,我和律酱一组”

“紬学姐说的对”梓看向了呆唯

“也行吧,就按照紬说的办吧”

于是大家分成了两组去买澪的礼物

马路上人来人往,谁都不会在意路过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律唯梓紬正一起走向市中心最大的百货大楼,准备给澪买生日礼物。

“过几天就是澪酱的生日,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呢?”唯牵着梓的手说

“唯学姐这是公共场合,麻烦你注意下”说完梓用力的甩开唯的手

“律酱,你说送小澪什么礼物好呢”紬问

“对啊对啊,律学姐你最了解澪学姐,你来说说看”

梓很赞同紬的说法

“啧,我才不了解澪呢!”律略微有点点脸红

“要不我们分开行动吧唯梓一组,我和律酱一组”

“紬学姐说的对”梓看向了呆唯

“也行吧,就按照紬说的办吧”

于是大家分成了两组去买澪的礼物

田井中律

律澪—运作的命运之轮(1)

当运转的命运之轮停止之时,这也就意味着—终结


 “我知道我爱上了我的青梅竹马,但我不知道,她爱不爱我——田井中律


 雨下的很大,但还是无法掩盖轻音部那种热闹而又奇怪的气氛。

 “嘛,今天紬酱又给我们带来什么食物?”

 “唯学姐……”梓对唯说的话非常无语。

 只有律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大雨,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紬看着发呆的律,为什么你总是想着小澪呢?你不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么……紬心想

 “对了,澪酱今天又不来活动!”唯很失望,快速的扑向梓,紧紧的抱住她。

 “律学姐,你知道...

当运转的命运之轮停止之时,这也就意味着—终结

 

 “我知道我爱上了我的青梅竹马,但我不知道,她爱不爱我——田井中律

 

 雨下的很大,但还是无法掩盖轻音部那种热闹而又奇怪的气氛。

 “嘛,今天紬酱又给我们带来什么食物?”

 “唯学姐……”梓对唯说的话非常无语。

 只有律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大雨,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紬看着发呆的律,为什么你总是想着小澪呢?你不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么……紬心想

 “对了,澪酱今天又不来活动!”唯很失望,快速的扑向梓,紧紧的抱住她。

 “律学姐,你知道澪学姐最近为什么总是不来活动吗?”梓把唯推到一边。

 “澪她,和一位叫宫本智的男人交往了”

 “纳尼?”

 “不会吧?”

 “噫!”

律的回答,让在场的各位都吓了一跳。

 “这是真的,我可是亲眼见到宫本智和澪在一起呢!”

律很失落,然而窗外的雨也越下越大……

 沉默了15分钟后……

 

 “不行,不能让澪学姐离开!”梓拍着桌子说。

 “什么嘛,澪又没有离开!!”律表示无语

 “我想,小梓的意思是指只有小律你才能和小澪交往。”紬说

 “这不太好吧?!”律的脸上浮起了丝丝红yan

 “我赞成紬酱说的,就像梓喵只能跟我交往一样!”

 “唯学姐!”梓喵大吼

 “哟,唯酱不会在和小梓交往吧?”律露出滑稽的笑容。

 “才没有呢!”梓喵脸红的跑出轻音部

 “梓喵,等我!”唯追上。

—— ————————几分钟后

 律转过身对紬说

 “其实,只有还真是羡慕她俩呢!能和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交往”

 “律…”紬看着失落的律

 “罢了……”律也离开了轻音部,只留下紬一个人。

 “如果,我是小澪就好了,这样,我就能和律交往了……”

 眼泪从紬的脸颊上缓缓滑落,即便跌在了地上也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只在紬的心中濒起了圈圈涟漪。

 

 大街上——————————

 “澪,如果你现在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律撑着伞一个人走在街上。

 大雨,还在连绵不断的下着,但总会有些人开心,也总有些人失落!

 时间,不多了…………

(本文在律澪吧同步连载更新 )


After glow

前天和昨天滴
昨天讲述了一名叫琴吹紬的女高中生内心变质的过程。(bushi

前天和昨天滴
昨天讲述了一名叫琴吹紬的女高中生内心变质的过程。(bushi

佃煮

K-ON!


十年过得太快了


九岁时屁都不会画,现在圆了画律澪的梦 呜

K-ON!


十年过得太快了


九岁时屁都不会画,现在圆了画律澪的梦 呜

云寄之

今天二刷到了这
还有人记得这里的罗mio和朱律叶吗
这里的律队超美,mio超帅哦 (๑❛ᴗ❛๑)

今天二刷到了这
还有人记得这里的罗mio和朱律叶吗
这里的律队超美,mio超帅哦 (๑❛ᴗ❛๑)

野树

【中篇】菠萝(下)。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澪篇】

我第几十次摁亮手机,锁定屏幕上的信息栏还是空白的——大概收到律的回复要等明天了。

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一小时前刚发的“生日快乐[爱心]希望23岁的你天天开心”;上一条记录日期显示在差不多九个月前。

今天是律的生日,准确地说是“昨天”:因为日本比英国快八个小时。我这边现在的晚上六点已经是日本的次日凌晨两点,律应该已经睡着了。

我自然没有忘记她的生日,如果说有什么人的生日比她的让我记忆更深刻,那便只有我爸爸妈妈和我自己了。实际上,第一个我有意去记住生日日期的人就是律。

从小学开始,我每年都有按时祝她生日快乐,无论距离多远从没中断过,是我们两人间无需多言的默契。

今年发送完祝福我才意识到时差的问题,律收到的时候生日已经过了,想到她有可能生日当天自始至终没等来我的惯例祝福,我感到一丝愧疚。

我闷闷地最后刷新了一下手机信息栏,果然还是没有动静。

“澪,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小和问道。

“啊?没有,没什么事。”我有点不好意思,收起手机放进衣袋。只有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在对面刷手机太不礼貌了。

我和真锅和在伦敦的一家西餐厅里吃饭,窗外是泰晤士河两岸朦胧的街景和远方闪烁着灯火的塔桥,和平又静谧。来英国读书已一年有余,我却依然看不够这里的景色,不想离去。

“不用太在意我,我只是看你好像有点焦虑,”小和笑了笑。“还有几个月我们就毕业了啊。澪之后想做什么呢?”

“我有点想继续在英国读博士,不过还没有最终确定......”我说。

“啊?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打算的,澪好厉害啊!”小和表现得很惊讶,没有出我意料之外。

“因为我之后想去大学文学院做老师,英国的博士读起来比较短一些啦。不过之后我肯定还是会回东京的,那边大学比较多,机会也多一些。”

“这样啊。其实我也基本上确定了去东京,已经联系好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太好了,我们在日本还可以经常见面呢。”

“真的吗!”

我像高三时和轻音部、小和她们分到了一个班时那样感到欣慰。

 

我自知大概是个内向型的人,不太从外部获取能量,没有太强的社交欲望,更没有主动认识新朋友的意识。所以,身边的朋友从来都只有那几个,而且我基本上都是被比我外向主动的朋友们“认领”走的。

虽然觉得一个人待着很自在,觉得大多数社交不是必要的,我偶尔也有孤独寂寞的时刻,想向朋友们寻求温暖。因此,虽然在友情关系里我基本很少主动过,实际上心里对老朋友们格外珍惜。

包括小和也包括律。

小和是个稳重可靠的人,经常给我职业和生活方面中肯的建议,是个称职的朋友。与小和非常不同的律是个有着男生般爽朗性格和幽默天赋的人,虽然有时做事异想天开让人无奈,又热衷开玩笑逗我生气,却意外地在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是给我的生活带来精神支持和热闹气息的,独一无二的朋友。

在留学的日子里,与小和在一起我总有种极度平静的舒适感。但即使这样,我却还不时会想到和律她们三个在一起时经常闯祸、恣意欢笑的往事,哈哈,可能人就是永远不知足的。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现实又理性的人,每当看到律、唯她们做事无厘头的时候都忍不住感到头疼,就像高中时去京都休学旅行那次,甚至有点后悔和她们在一组里一样。

但是我渐渐发现,我潜意识里明明很享受这种随心所欲的、感性的快乐:即使律总吓唬胆小的我,没有她的玩笑我却会感觉寂寞;即使律总喜欢拉我尝试有风险的事情,我却跟着她体验了很多从未接触过的新奇的世界。

可能相比现实稳健,我向往的还是自己不具备的那种洒脱恣意吧——这是我珍惜与律在一起的日子的原因,尽管我很少提起。

我望向窗外,夜晚已经将空气编织成雾,笼罩着黑色的泰晤士河。

和律很久没有联系了,因为留学生活逐渐变得充实忙碌,我不知不觉就忘记了与她保持联系;与此同时,平时一向比我积极的律也没怎么找我,就失联到现在。

突然有些想念呐。

即使我一直在人际交往中保持随遇而安的心态,比起与朋友保持联系认为有过曾经的回忆就足够幸福,但此时此刻身在异乡的我的想念却是真实的。

快一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她近况如何,心情是否愉快多过忧愁?

 

====

四年后。

我从英国博士毕业,目前在早稻田文学学术院下属文学研究科担任讲师。平时我是业余撰稿人,给杂志和周刊不定期投稿小说和杂文。我在新宿自己租了一间房子,每天生活充实而忙碌。

曾经的梦想,也算终于实现啦。


四年前决定继续读书之后,我回了一次日本。因为知道之后几年见的机会可能更少,我罕见地主动约了律吃饭。

约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本想把在东京的律和小和一起约上,律听说小和要来之后表现出一丝犹豫,虽然没有明说,可我很熟悉她的语气里隐含的意思。

记得高中时,律曾就因为我和小和走得比较近而“吃醋”,她比起我来似乎在我们的友情中有更强的占有欲。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她大概是觉得我们俩这段时间走得更近一些。

我不动声色地解释说小和有事不能来,其实私下单独约了她们两个,这个插曲算是结束了。

律和大学时的她变化很大,留起了过肩长发,穿着偏OL风,以前咋咋呼呼的性格竟然也收敛了许多,可能是由于在职场打拼的原因。

不变的,是她依然纯粹狡黠的笑容,和那改不了的捉弄我的习惯(在约定地点等待时突然从后面跳出来吓我)。

大概许久不见,我们一见面就忙着交换彼此的现状和信息。因为生活轨迹不同,共同话题变少,对话内容基本都是一个说、一个听的单向对话。

听她讲述了公司里的人情世故,我心里也暗暗羡慕她,羡慕她已经可以经济独立安定下来,律在这方面已经走得比我远了很多。律又给我讲了她在东京新认识的公司里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偶尔和她们去KTV、看电影消磨时间。我心里很为她高兴,希望热衷交友的她可以一直不会寂寞,天天开心。

在那之后,我很快又离开了日本,而这也是我和律最后几次见面。

 

读博士的三年很辛苦,而之后在早稻田的工作也比较多,我大多数时间潜心学术,没有怎么和老朋友们联系。自己喜欢的事业对我的人生而言很重要,因此一旦沉浸在事业中,我会不自觉忘掉很多事。

除了每年生日和节日的惯例祝福,我和律并不经常聊天,也很少见面。虽然在同一个城市里,我们却各自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忙碌应酬,为各自理想的生活努力着。

随着年龄增长,生活的个中滋味我们逐渐学会了独自吞咽;那些所见所闻都要及时与他人分享吐槽、遇到困难必须寻求朋友的安慰的青涩时光,似乎早已过去了。

自己的生活轨迹是独特的、私人的。那些对自己万分重要的喜怒哀乐于别人而言很难理解,更无法达到共情。与其从他人处寻求温暖排解寂寞,不如自己与自己和平相处,我总是这样想。

虽然我一向就是个不讨厌独处的人,最近却更深刻地发现:人人都是孤独的,但不必与孤独对抗,爱上孤独也并非难事。我想律一定也是这么感觉的。


其实对于友情也是同理。

理性如我总学不会主动维系友谊,与友谊的分离抗争。因为比起强行拉近人与人完全不同的轨迹,我更愿意随遇而安,聚散随缘,好好珍惜过去人与人一段段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就像我其实最珍惜和律在一起的时光,但现在却不会勉强和她保持联系,去试图努力重现那段快乐时光一样。

因为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风景啊!大学毕业与律分开后我遇见了性格相近的小和,而研究生毕业与小和分开后我又遇见了其他志同道合的友人。随着生活轨迹的变化,每个时期遇到的人都是独特而美丽的。

只要放下对每一段友谊“地久天长”的执念,“曾经拥有”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吧。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变远,但我们过去共同的经历和时光早已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塑造了现在的我,并将化作回忆伴我一直走下去。

如果是律的话,会不会说我太理性,甚至冷漠呢?那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很细腻,她会不会对我的被动态度感到失望呢。

但我觉得我不是冷漠,只是与渐行渐远的现实和解……就像与生命中的孤独和解一样。


====

没想到我可以获得社会上一个著名的新人文学奖,主办方邀请我去做一个半小时的演讲,我惊喜地同意了。

准备演讲时,闭上眼就能看到台下坐着几百人的大厅,其中有不少同行前辈,让我忍不住紧张起来。突然之间,仿佛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却看到了似曾相识风景的错觉一样,我不知为何竟想起了小学时候一个扎着冲天揪的女孩子,一本正经教我把台下的观众都想象成菠萝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么久远的记忆片段一直存放在我的脑海里,竟成为了如今的我的力量。

那个女孩子叫田井中律,是我的发小,我的互补,我曾经独一无二的朋友。

那些和律和轻音部在一起时难忘的回忆纷至沓来,是啊,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轻轻哼唱起《No,Thank you!》副歌部分,温暖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思い出なんていらないよ

我们并不需要什么回忆

だって“今”强く、深く爱してるから

只因深深的爱着「现在」的人生

思い出浸る 大人のような甘美な赘沢

像大人一样 沉浸在过去甜美的回忆中

まだちょっと…远虑したいの

现在我们这样做….还是为时过早

【完】

 

写在后面:

  1. 终于写完了《菠萝》!把澪的性格和心境写好可太难了,大概是以两三个我身边朋友为原型的。不知道大家心里澪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能不能理解她,会不会喜欢她?

  2. 澪最后被我安排去了早稻田文学部,一是觉得文艺学术氛围很适合她,二是想到了堺雅人的经历不知不觉就(X在此给大家安利一下宝藏老男孩我叔。

  3. 轻音少女里面我最喜欢《No,Thank you!》这首歌,一是ed的MV风格和歌曲搭配很棒,二是日笠阳子的声音成熟好听,三是歌词是稍微有点东西的,不像其他HTT的歌那么傻白甜(中性词)。

    另:图片截自K-ON剧场版ed。


野树

【中篇】菠萝(上)。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游刃有余的我,也突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能恰到好处地收敛起自己不合时宜的震惊情绪。

大脑自动分出了两个“我”:第一个维持原样,负责继续恍惚发呆;第二个试图找回理性,不露马脚地扮演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样子。

“那不是很棒吗!果然是澪,厉害啊!”第二个我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大咧咧地拍拍澪的肩。

“没有啦,其实明年这时候能不能申请到学校我也没底。但是不试试的话,我大概会后悔的。”澪说。果然是一如既往稳健谨慎。

我揽住澪的肩,假装皱着眉用抱怨的口气说:“你怎么之前从来没和我说过要留学的事?还有什么文学梦想?这么大的决定我都不知道。”

“律……我们是不同学院的,你也知道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没机会见面啊。”

“哈哈,哈,也是。”

我笑着,笑声却渐渐小了下去,声音里掩不住的失落像是精致的衣服里露出来的棉絮。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比邻相居,形影不离,澪大大小小的事我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我甚至曾经奇怪地相信着,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我们也会一直打打闹闹下去,永不分开。

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读完研究生就回日本呀!到时候我去东京找你。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想去东京武道馆吗?”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我复杂的心情,澪补充了一句。

“啊。必须的!”

我点点头,爽朗地、机械地笑着。

 

三年前,我和澪,唯还有䌷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女子大学。我们都是高中时轻音部的乐队成员,是个非常要好的小圈子。

一直没有找到方向的我选了市场营销专业,主要还是因为它简单,不必花心思钻研吧。

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澪选了比较文学专业,对此我不大意外。澪从小语文就好,作文比赛总是得奖,轻音部几乎所有原创歌词都是她写的。尽管澪唱歌和贝斯也很优秀,但她只是将音乐作为读书和写作以外的业余爱好罢了。我一直觉得,澪和文学的相适性就像面包和黄油,米饭和鱼子酱。

刚入学的第一年,我们四个重组了乐队,在学校做了几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但到了大二大家忙起来,而且没有高中时放课后严格规定的社团活动时间,约排练变得很难。有时一周聚不了一次,我作为队长很为难。

另外,我也有了“新欢”:打篮球。在大学认识的同系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了篮球部,迅速沉浸在球场上的快乐不能自拔。我承认我不像澪,不是那种特别执着于某几样东西的人,总需要新鲜感的刺激。

虽然我打篮球,却从没想过放弃架子鼓,只是偶尔对同时在两个部活动感到力不从心。发现另外三个人也总是忙到排练缺席,我便提议轻音部停止活动几个月,等大家有空后随时重新开始,大家都同意了。

没想到,轻音部一停就是两年……


刚停止活动的时候,细心的澪偶尔提醒我:“是不是要快点重新组织轻音部活动了?”

我总连连称是,却很快忘记了她的嘱咐。大概我心里觉得即使没有乐队的牵绊我们几个也不可能会分开吧,就像以前在高中没有社团活动也会去海边、去合宿一样,一直快乐下去。

澪虽然认真负责,却是个怕做焦点的被动型的人,她也并没有主动张罗轻音部活动。而且,即使没有一大群朋友,天性喜静的她还是可以听喜欢的乐队的歌消遣时间,乐在其中。

可是我错了,没有了“轻音部”这个形式,大家似乎少了理所当然见面的理由,也少了维系关系的责任感。经常是䌷有空但唯不在,唯有空了澪又不行,约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约不到的前几周确实很空虚,但一旦原来的乐队排练被其他有趣的活动占据,一旦习惯了没有另外三人在身边的日常生活,大家都懒于改变现状了。我在篮球部认识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新朋友,每天插科打诨异常地快乐,而她们三人也像我一样有各自充实的生活。人在这方面的适应力真的很强。

在那之后,轻音部很少再聚,只有我和澪还在默契地努力维持着偶尔聊天的关系。

再后来,上了大三,文学院总排前几名的澪总有写不完的论文和看不完的参考书,我们的宿舍和教室又离得太远,无形之中澪和我也见得越来越少。

澪告诉我她要出国读研究生的那个大三末尾,我们竟然已经半年没见了。

 

澪那古典文学的梦想和立志走向更广阔的地方的决心都让我惊讶,是我之前从没想到的发展。

一向胆小的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这么多考虑,而我对她的了解却还停留在高中时候,习惯性自居“从小到大最了解澪的人”的我感到自惭形秽。

无论是小学帮澪克服恐惧当众演讲,还是初中带澪喜欢上夸张的摇滚音乐,抑或是高中拉澪一起加入轻音部,我一直扮演着给她鼓励、带领她前进的角色。而澪在上大学前也一直依赖着我,苦恼的事情总喜欢和我讲,胆怯时也不由自主地率先躲在我的身后。

然而,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原来她早已经可以自己勇敢向前走了,把我留在了身后她拉长的背影里。

这一次,我真正感到我们的距离在变远……


====

大学毕业前夕,拖延的我才开始找工作,最后机缘巧合去了东京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做策划。虽然薪酬不高,但提供创意的游戏产业非常适合我的性格和专业。

我也总算从随心所欲和孩子脾气毕业,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了……虽然比澪晚了太多。

选择东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隐隐约约觉得是因为澪走的时候那句话,说要去东京找我。

我这个人一贯懒懒散散,目标感不强,但她的话像是对我的某种期望,让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还有未被开发的潜力。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吧,比起被自发的动力推动,被别人抱有期待才会更有干劲。

只是没想到,一开始引领澪的我现在反倒是被她无心插柳的话鼓励着前进了,哈哈。

 

澪这边如愿以偿,去了英国名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

她因为轻度社交恐惧几乎从来不发社交网站动态,却喜欢时不时私信给我发发生活照片,有我们毕业旅行时伦敦的旧地重游,也有约克、昆布兰、利物浦、爱丁堡等等许多我没见过的风景,配上她赞叹又快乐的话语:“律你看这个!好厉害啊!”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我只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甚至在没看清它们是什么之前就错过了。

“太幸运了,律你猜我今天在大学里遇到了谁!”某天下班回家,我看到了澪这样一条私信,后面加了好几个表示开心的颜文字。

“谁?”

“小和!”

澪兴奋地告诉我,她发现我们都熟悉的高中同学真锅和也在英国同一所学校读书。

和是一个可靠、认真、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和澪性格的某些方面很像,她们高中在一个班的时候就非常聊得来。于是这两人自然地联络起来,在异国抱团取暖。后来,我开始经常在真锅和的动态看到澪的身影,有她们俩也有其他很多我不认识的同龄人,在镜头前露出自然纯真的笑脸。

与此同时,澪和我联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就好像复刻大学时交集逐渐变少的历史一样……我感到不安又无力。

现在她多变的想法、丰富的经历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我又再一次不得而知了。

取而代之,一定会有新的人比我更了解她吧。

我猜澪最开始总喜欢给我看她的生活,是因为一个人刚去陌生的国度太寂寞,快乐不知该与谁分享。现在她已经有了其他现实中的朋友,比如真锅和,没时间和远距离的我保持频繁的往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这样安慰自己道。

只是,我依旧很落寞罢了。

对于留学生活中的她来说,身边总有流动的朋友和认识新圈子的机会,未来一切变幻又可期;

对于已经成为社会人的我来说,一成不变的工作和只减不增的朋友圈子里,她有着独一无二的重要位置。

我发现,“最好的朋友”真是一个棘手又危险的词语!尤其是当随着时间推移,你自己都开始怀疑你在对方心里的地位,对方在你心里的地位,以致怀疑这个称呼的真实性的时候。

记得从来就是这样啊,无论是小学的作文演讲,还是高中的轻音部演唱会:澪是优秀的,即使从来不故意高调,从来不主动社交,却总能因为出众的实力和外形站在舞台中央,被许许多多人关注,被许许多多人喜欢。

作文演讲那时候,为了逗不敢当众演讲的她开心,我教她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菠萝,这样子就不会再害怕了。

或许,我就是那台下一模一样的菠萝中的一颗而已吧:我最后也没法和她一起站在舞台上,拥有更远的视野和更别致的高度。无论我多么想和她接近,那台上到台下不长不短的物理距离却足矣拉长我们的心理距离,随着时间的发酵渐行渐远,最后分道扬镳。

菠萝人群挤了上来,把我淹没了,澪可能已经看不到我了。

在澪的眼里,我是不是也和其他菠萝无二呢?

比较特别的那颗菠萝曾经存在吗?

那颗又会是我吗?


【上篇完】

 

写在后面:

1.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觉出来,这篇文是建立在我个人经历上的,所有细节是从同人文的角度编的,但感情内核是非常真实的。不晓得会不会写得有点伤感,偏离轻音那种轻松呆萌的感觉太多?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虚拟人物的孤独和温柔中得到共鸣吧。

2. 没有在标题最前面的【】里写“律澪”,是因为这篇文延续轻音原作设定(无OOC),在我的理解里律澪不是GL cp,只是曾经彼此最好的朋友,所以不想给大家一种cp文的感觉。没有在【】里写“轻音”,是因为我觉得这篇文不仅局限在K-ON的框架里,“渐行渐远的友情”具有普适性,把律和澪的名字换成别人的也差不多。所以,最后写了【中篇】。

3. 轻音少女居然都十周年啦,非常感谢它在中学时期给我的快乐,和之后弹吉他加入乐队的勇气。强烈推荐给喜欢轻松日常向动漫的人:-)

4. 过几天更【澪篇】

abs N

【百粉點文+兩週年紀念】 週末日常

本篇設定出自 @丸推辣鸡璃 的點文。


嗯...雖然這一年來我根本沒有什麼產出。

但我沒忘記我還有的坑以及還承諾過的點文...我在lof都兩週年了!

德森部分我想...大家真的把它當坑吧...以我現在的手感也很難寫出來了,畢竟長篇一旦斷掉一旦沒靈感就真的十分困難了。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將坑填滿,畢竟那是我曾愛過的證明。

好咧話題回來律澪,這篇算是個段子(3K的段子(吐血))

也是我拿來練(復)手(健)感的文,畢竟都多久沒碼字了...

然後..我想不到標題所以就亂取了。


*


[Mi~o。]


[為什麼都已經盡量不...

本篇設定出自 @丸推辣鸡璃 的點文。


嗯...雖然這一年來我根本沒有什麼產出。

但我沒忘記我還有的坑以及還承諾過的點文...我在lof都兩週年了!

德森部分我想...大家真的把它當坑吧...以我現在的手感也很難寫出來了,畢竟長篇一旦斷掉一旦沒靈感就真的十分困難了。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將坑填滿,畢竟那是我曾愛過的證明。

好咧話題回來律澪,這篇算是個段子(3K的段子(吐血))

也是我拿來練(復)手(健)感的文,畢竟都多久沒碼字了...

然後..我想不到標題所以就亂取了。




*

 

[Mi~o。]

 

[為什麼都已經盡量不發出聲音的走路了,妳還是能認出來?]打開律的房門,秋山澪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可是鼓手呢...再細微的節奏也難不倒我小律大人的喔?]律盤腿坐在自己房間的小桌子前,停止正在舞動的自動筆,轉過身偏頭一笑。

 

縱使語氣仍然活潑開朗帶點不正經,可聲音卻無法掩飾的帶了點軟綿感,增添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桌上攤著幾本習題,略為凌亂的鉛筆和橡皮擦,以及在桌上沒有整理乾淨的橡皮擦屑,讓這個畫面看起來頗有正在用功讀書這一回事。

 

如果社團裡其他人看到一定會吃驚的吧...

 

但是,唯有秋山澪不同。

 

自幼相處到如今已經高三了,澪還是很清楚律是能夠靜下心來用功的人,至少某些作業繳交期限快到時或者快要大考時,律是能夠做到的。

 

但現在卻不是以上兩種情況,而是出現機率微乎其微,"偶爾"、"心血來潮"的稀有情況。

 

 


田井中律,絕讚勉強中。


 

 

*

 

澪放下書包,湊到律旁邊坐下,拿起她正在做的習題翻看著,一切都很自然,彷彿已經經歷過無數次了。

 

[律,有幾題寫錯了。]

 

[哪裡哪裡?我看看...]澪點了幾題,也不講解說明,律就將題本拉回自己的前方後,沉思了一下,將原算式擦掉奮筆疾書。

 

律其實很聰明的,就是有點粗心,而且並不熱衷於學習罷了。

 

否則澪又怎麼可能在大考前幾天將好幾個禮拜份的課業內容幫律惡補到平安度過考試?

 

澪撐著頭,看著一旁律的側顏,露出了寵溺的笑容。

 

半晌,她出聲:[吶,律。妳為什麼...不問我怎麼會過來呢?]

 

儘管只是個無聊的問題,澪還是想知道她的想法。

 

[因為,就像我了解妳一樣,妳也同樣了解我啊!我發生了什麼事,妳很清楚吧?]

 

其實律說的一點都沒錯,澪很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就是想問,想確認律的想法是不是她自己所認為的那樣。

 

只是想要得到個肯定的答案,滿足自己罷了。

 

 

*

 

這天,是個假日。

 

都已經是高三生了,所以就算是難得的假日,澪還是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準備著課業,備考著。

 

不過也不是什麼沉重嚴肅壓力大的氣氛,畢竟秋山澪原本課業成績就不差,靠著推甄也能有不錯的大學,所以說是在讀書,也不過是一邊戴著耳機聽歌,一邊寫著各式的習題,將手機擺在旁邊,和那個人以簡訊在聊天。

 

但是那傢伙今天回覆的話,總讓澪有種奇妙的感覺,怎麼形容呢...有點甜甜的、黏黏的,撒嬌的感覺。

 

對,就是在那傢伙虛弱的時候,會呈現的樣子。

 

"叮"

 

又一則簡訊,秋山澪拿起手機看著上面的訊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於是澪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物品,揹著書包,在路過自家廚房時,捎了些黑糖便前往那傢伙的住所。

 

 

儘管平常大喇喇的模樣,但是...

 

田井中律,也是個女生啊...

 

 

*

 

[我帶了些黑糖,幫妳沖熱水。]澪從書包摸出出門前帶上的黑糖,熟門熟路的就去幫律泡黑糖水。

 

是的,儘管平時很有元氣,很大喇喇,但是田井中律到底還是個女生。

 

總會有生理期。

 

雖然不像有些女生會痛到無法離開床舖,可虛弱這回事是無可避免的,律每到這個時期,就會特別黏人,和澪聊天時的話題也會從開玩笑和不正經,轉變為有點撒嬌意味在裡頭的樣子。

 

也拜了虛弱所賜,這些天的律會安分許多,沒有多餘的力氣去鬧,就會反過來安靜的學習,但這種情況是很少的。

 

大概十次中只有一次會安分的學習,其他九次不是在床上賴著,就是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律,剛才的題目訂正完了嗎?]澪端著的透明杯中有著清澈的褐色液體,散發著清淡的甜味。

 

[嗯,有仔細檢查過了,應該沒問題了。]

 

[我泡好黑糖水了,喝吧!]

 

[謝謝~]律接過澪手中的杯子,因為怕燙著而小口輕啜著,卻發現黑糖水的溫度是正適合入口的溫度,可見其調配者的貼心。

 

澪又坐回原本的位置,靠在律身邊,在律喝著黑糖水的同時,自己幫忙檢查著她的習題。

 

[吶,Mi~o~]

 

又來了。

 

甜甜的呼喚聲,讓秋山澪的內心彷彿被什麼撓著,癢癢的。

 

她知道,這麼甜並不是因為喝了黑糖水的緣故。

 

[我有點睏了。]律一面說著,一面調整著自己的位置,就像是這句話只是告知,接下來的行為連詢問也沒有必要。

 

律喬了個好位置,躺了下來,頭枕在秋山澪的腿上。

 

 

沒多久就發出了平穩的呼吸聲。

 

澪露出無奈的笑容,輕輕地將律頭上的髮箍摘下,以免讓律睡得不舒服。

 

生理期的女生,總是會比較虛弱,而且容易疲倦。

 

失去髮箍固定的瀏海散落下來,遮住了那人俊秀的大半個臉龐,澪將正在檢查著題本放回桌上,悄悄的撥弄了律的瀏海,將它撥到一旁,以便她能清楚的看著律的睡顏。

 

寵溺的笑了笑,看著律的睡顏,澪的心中那股衝動默默的抽芽成長著。

 

"也就只有這個時候,安靜得那麼可愛。"澪默默地想著。

 

一直以來律在她心中的印象就是很活潑元氣的人,說難聽一點就是... 

 

很吵很煩的一個人。

 

自幼就喜歡捉弄自己,總是拉著自己去做一些她根本不想做的事,常常粗枝大葉的,又很無賴。

 

真不知道這個人明明和自己是兩個個性的,怎麼會走在一起那麼長一段時間。

 

澪伸手戳了戳律的臉蛋,不意外的沒得到任何反應,微啟的雙唇平穩的吐息著,彷彿此時的她完全不受外界影響。

 

也只有這種時候能這麼做了,平時向來就只有律會主動對澪做這些小動作,如果澪在清醒的她面前做的話,一定會被她調戲到羞愧致死。

律其實心思很細膩,粗枝大葉的不過是表面罷了,對待感情的部分,她跟普通女生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會擔憂、會雀動、會想很多。

 

但有時,她又有著普通女生沒有的一些特質,多了點衝動、勇氣,這被她自己戲稱是莽撞,但秋山澪完全不這麼覺得。

 

如果沒有這份"莽撞",那她這十幾年的人生中,應該會多了幾分枯燥,正因為有律在,所以她才會有輕音部這些同伴,一起經歷許多至今回想起來嘴角都會不自覺上揚的回憶。

 

正因為有律在,她才能在幼時經歷了童年,在現在揮灑著青春。

 

正因為有律在,她才...

 

 

 

 

澪緩緩彎下身,將柔順的黑長髮勾至耳後。

 

那張俊秀的臉被自己的陰影壟罩,在眼前越放越大,她閉上了雙眼,跟著心中的悸動,感受那人的溫度。

 

唇上的柔軟以及,殘留的黑糖甜味。

 

 

 

 

正因為有律在,她才...

 

 

知道了喜歡上一個人的那份情感。

 

 

她才...體會了何謂戀愛。

 

 

 

 

沒有更深入的索求,澪的吻僅止於唇瓣的交合,數秒後還存有的一絲理智強制讓她離開那讓人眷戀的溫度。

 

可腰都還沒能完全直起,一股拉力揪著自己的領子向下,這突如其來的力量讓她瞠大了眼,同時她感受到自己的唇被堵上。

 

帶著淡淡的黑糖甜味。

 

來者顯然不像澪一般文靜,具有侵略性的吻一下子翻轉了兩人的姿勢,靈巧竄入的舌與澪糾纏在一起,不斷的吸吮讓人感到意亂情迷。

 

直到雙方的氧氣都已耗盡才分離,大口的喘著氣。

 

而在不知何時,澪已經被原本該乖乖享受著膝枕的律給壓在身下,雙方的臉都免不了因為剛才的行為造成的潮紅。

 

[都是澪的錯...]律低喃著:[都是妳這麼誘惑我...]

 

[妳...妳居然裝睡。]澪不敢置信的摀著嘴,剛才的觸感還深刻的殘留著,通紅到耳根的臉甚是誘人。

 

儘管誘人,但田井中律是不會有下一步動作的,那就像一條界線,她很清楚不能越過。

 

在她成為與澪相配的人之前,在她能夠負責起澪的下半生之前。

 

澪太過優秀了,如此優秀的一個人,當朋友是個很可靠的人,但是成為戀人就會有壓力...

 

 

是的,秋山澪和田井中律,早已互相表明心意,是戀人的關係了。

 

 

儘管多次告誡著自己,卻沒能在澪告白的那時忍住,她害怕失去,她害怕錯過,她的佔有慾正熊熊燃燒著,所以她回應了。

 

明明不回應,才是對澪最好的選擇。

 

律起身,也溫柔的將澪扶起,幫她整理好剛才因躺下而有些亂翹的頭髮。

 

[我只是閉目養神,如果不是因為沒睡著,我還不知道我的小澪澪那麼大膽呢~!]律笑著,不意外的把澪原本就粉紅的臉弄得更加脹紅了。

 

既然當時回應了,那律決定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這是在交往初期就想清楚的事情。

 

[笨蛋律。]澪鼓起腮幫子,將頭偏到一邊,大有在鬧脾氣的感覺。

 

律見狀連忙上前安撫,交往後兩人的相處有那麼點不同的地方是,律在捉弄完澪之後總是會好好安撫,而且捉弄的內容收斂了很多。

 

比起澪懼怕的表情,她還是比較喜歡澪羞怯的面容啊...

 

[Mi~o~]律從澪身後環住她,親暱的蹭了蹭,她知道,澪喜歡她這麼安撫她。

 

同時她也知道,這樣的互動是兩人之間的小情調,過沒多久澪就會投降。

 

她會設法成長成能與澪相匹配的人,會盡一切所能去逗她,讓她開心。

 

會努力的去規劃未來的藍圖。

 

直到,她有能力做出承諾的那天。

 

[呐、澪...]律輕輕地喚了聲,語氣中有隱藏不了的笑意:[不只黑糖水,澪的嘴唇也很甜喔?]

 

[律!!]

 

 

Fin


我想大概很久不見了吧~畢竟自從那件事之後我就很難繼續碼文了。

這次的文是律澪,設定是 : 高三、已交往的老夫老妻、周末、澪到律家、膝枕、偷吻、%(ry

其實我是有打算開車的,但是復健的人還是清淡點好,所以我在寫到上半身攻略完畢後就決定這文還是別開了的把它刪了(手動滑稽)

畢竟很久沒寫文了,所以如果OOC或者不通順的地方就請見諒了...(嗯不過用這個tag寫文還是第一次,所以沒追蹤我的人應該不會發現我發文了)

就這樣啦~下次見

三国志14快给陆抗换立绘!

这次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20年整啦。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总回想着三国杀中甘宁的那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下辈子还是转成女孩子吧ww

似乎是为了迎接我,天空下起了雷雨。
0到10岁那十年,我没有多少记忆。
10到20,也是逐渐模糊,时而迷惘时而清晰。
最初的两年还是个幼稚的孩子,初中三年情窦初开一边非主流着一边对V家和写作产生着浓厚的兴趣,上一首歌还听欢子六哲这一首就甩葱歌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也就是我了。
高中时代喜欢上的形形色色的cp,纲京,路零,双子,冰酒,雪由,琴黑(转琴all),律澪,唯忧,森all(其实还有很多,但是高中侧重真爱大概就这些),也开始学习写作,然而一直都没写好,...

这次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20年整啦。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总回想着三国杀中甘宁的那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下辈子还是转成女孩子吧ww

似乎是为了迎接我,天空下起了雷雨。
0到10岁那十年,我没有多少记忆。
10到20,也是逐渐模糊,时而迷惘时而清晰。
最初的两年还是个幼稚的孩子,初中三年情窦初开一边非主流着一边对V家和写作产生着浓厚的兴趣,上一首歌还听欢子六哲这一首就甩葱歌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的也就是我了。
高中时代喜欢上的形形色色的cp,纲京,路零,双子,冰酒,雪由,琴黑(转琴all),律澪,唯忧,森all(其实还有很多,但是高中侧重真爱大概就这些),也开始学习写作,然而一直都没写好,整个高中阶段虽然有对笔下的文字开始思考,但也始终没有进入到“思维方式和流派”的理论层面。
以及,我很怀念高三,高三是真的,忙的充实。
大学时代,剑三,爱情,玩乐,堕落,奋起。我不知道进入这个世界是不是对的,然而我最大的失望就是,我不能让自己的路线遵循思维了,撑着伞在雨中慢慢走的女孩变成了在雨中捂着伤口淋着雨向前走的女人,然而我还是明白的,心底的那种反应性想要回避的胆怯,并未消失。

“若最初一梦终将迎来。
又该为了迎接你而前往何处?
就连曾经许下的微小愿望,
或者环视的景色,
我都将逐渐遗忘吧。”
Kaito的冰酒向单曲,《上弦の月》。我最喜欢的曲子没有之一。写律澪的《上弦の月》的时候,也引用过这两段。

觉得自己的脾气近来越来越暴躁了,反应性的特别想和人杠,虽然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克制住,但是已经有明显的脱离趋势了。
比如一直以来想用律澪来演绎冰酒,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心境。
有的问题一直没找到答案,也许之后可以慢慢找找吧。

最后和自己说的。
生日快乐。

止水零

【律澪】love letter

就是突然很想写一个场景,虽然记忆都有点模糊了但是很想写出来。

很冷门啦我知道。

以上。


OOC预警,可能略有架空?

介意慎。

  

  秋山澪第一次收到异性的情书,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

  羞涩的男孩子突然从街角冲出来到她的面前,递上了一封粉红色的信笺:“秋……秋山同学,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交往?”

  周围三三两两的路人停下来驻足观看,似乎是在等待女生的反应。

  秋山澪发誓她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脸涨得通红,还没来得及说一句什么,对方倒是也跑远了。

  田井中律站在一旁,略有失落的表情转瞬即逝,然后揉了揉旁边头上已经开始冒蒸汽的女生的脸,抢过情书,说道:“走吧,...

就是突然很想写一个场景,虽然记忆都有点模糊了但是很想写出来。

很冷门啦我知道。

以上。


OOC预警,可能略有架空?

介意慎。

  

  秋山澪第一次收到异性的情书,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

  羞涩的男孩子突然从街角冲出来到她的面前,递上了一封粉红色的信笺:“秋……秋山同学,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交往?”

  周围三三两两的路人停下来驻足观看,似乎是在等待女生的反应。

  秋山澪发誓她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她脸涨得通红,还没来得及说一句什么,对方倒是也跑远了。

  田井中律站在一旁,略有失落的表情转瞬即逝,然后揉了揉旁边头上已经开始冒蒸汽的女生的脸,抢过情书,说道:“走吧,回宿舍。“

  “诶?”女生明显还没反应过来。“你等等我啊,律子。“

  后来秋山澪回想起那一天,男生的样子都已经完全记不住了,唯一停留在脑海里的,居然是律那家伙夕阳下的背影。

  

  彼时她们大三,上的是女子大学。

  四个人还在一起,偶尔一起唱唱歌喝喝茶。

  似乎是接触的异性太少了,偶尔学生会会组织和其他学校的一些联谊。

  “大概是上次联谊上的男性吧。”秋山澪暗自想着。

  “亲爱的秋山澪同学……”田井中律回到宿舍便擅自拆开了那封信,自顾自地念了起来。”从上次联谊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

  “咦,哪一次哪一个呀。”这位同志一边念还要一边评论几句。

  “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我从那次之后便对你难以忘怀。”

  “成语是这么用的吗?啧啧啧。”

  “这次我考虑了很久,终于决定提笔写下这封情书……”

  “这么莽撞还叫考虑很久呀?”

  “……律。”田井中律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越来越黑的脸色。

  “我想对你说……”

  秋山澪终于忍不住了,一把从对方手中抢过情书,打了一下她的头,默不作声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切,看一下怎么了?”律站在一边,盯着她舍友的后脑勺出神。

  

  其实一开始她俩不是住在一起的,似乎是同楼层但是不同间屋子。

  田井中律想到秋山澪这家伙一见到生人就紧张的毛病,还有从小到大一直依赖自己过来,就自作主张地提前联系了澪的原舍友。

  对方表示反正和谁都差不多,大学嘛,都是陌生人,就同意了。

  她记得刚开学那天,她俩去的早,秋山澪拽着她的胳膊,想让她陪她等着未来舍友,看好不好相处。

  她装作一脸嫌弃的样子,把对方的胳膊掰开,说着我先去我那边看看。

  等到她再次回来的时候,抱着自己的被子,就看到秋山澪对着对方陌生的姓名标签发呆。

  从小阳台上刮进来的风,扬起女生的黑色直发。

  她就突然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于是以很没有田井中律的行为特色的方式,轻轻拍了拍女生的肩。

  “你好,秋山澪同学,我是你未来四年的舍友,请多多指教。”

  她记得女生回过头来,从惊讶到开心,笑的特别好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甚至还有点眼泪,大概和生人打交道对她来说太难了吧。

  “律……”对方一下子就抱了上来。

  心突然跳的特别快,就是那种一万响烟花一起上了天空,就是那种下一秒她们就要去武道馆表演,就是这种心情,仿佛要窒息。

  许久,她摸了摸对方的后背,说着:“好啦,我还在呢。”

  

  从这一封情书开始,事情仿佛就突然有点失控了。

  也许只是田井中律自己感觉失控了。

  本来嘛,秋山澪同学在高中也是有专门后援会的人,尽管是因为蓝白胖次什么的,却不难看出她的人气。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秋山澪隔三差五地总能带回来一些情书。

  “这个是……下课路上被拦住的。”

  “这个是放在抽屉里面的。”

  “这个是……这个是……我们班那个谁来着给我的。”

  ……

  “噗?”田井中律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女……女女生也有?”

  “嗯……”秋山澪笑的有点羞涩。“是啊,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律转了转手上的笔,把凳子转过来和澪说话。

  “什么打算?未来吗?大概是先毕业然后工作我也不知道诶。”

  “不是问你这个啦,是恋爱啦恋爱!”律拿笔敲了敲女生的刘海。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诶。“秋山澪用手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你说我要不要谈个恋爱试试?”

  “……哈哈哈哈这种问题不用问我啦,你开心就好。”嗯,实际上是有点失落的。

  “哦。好吧。”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真的就突然交了个男朋友。

  那种会等她下课,一起吃饭,偶尔一起去看电影的那种男朋友。

  田井中律每天看着在楼下依依惜别的两个人,心情有点复杂。

  她坐在秋山澪的位置上,翻着这段时间以来她收到的情书,有点烦躁地趴在桌上,叹了口气。

  

  秋山澪觉得最近她的青梅竹马很不对劲,说话也不怎么理,偶尔还发呆。

  “喂?你最近怎么了?”

  “没……没什么啦。”

  对方似乎也不想回答。

  “好吧。”

  

  ”喏,这个是给你的情书哦。“秋山澪拿出一封信放在了田井中律的桌子上。

  那是刚入冬的时候,田井中律有点不太舒服,不想去上课,就躺在床上发呆,顺便努力思考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

  “哇,好呀,快给我念念!”床上的同学一瞬间蹦了起来。

  “哼,你自己下来看啦。”

  “Mio~”律使出了全身的劲撒了个娇。

  对方一脸冷漠不为所动,不过倒是把自己的凳子搬过来,坐在了律的床边。

  “还难受吗?”

  “嗯,有一点儿。”这位同学又怂怂地躺了回去。

  “我分手了哦。”

  “啊?“静不下来的人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不过又被按了回去。

  “我收到了给律你的情书哦,特地让我转交给你的,也是一个挺可爱的男孩子,说是喜欢你。”

  “哇,长什么……“律话还没说出完,瞥见了对方有点认真的表情,硬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我还是觉得谈恋爱没有什么意思诶,一起去做的事情,以前都是和你一起做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总之就是分手了。”

  “嗯,我回来了。“

  “所以律,你要不要谈一下这个恋爱呢?”秋山澪指了指桌上的情书,托着腮对床上的人笑着。

  

  田井中律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断了片,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高中那年,也是相似的场景,秋山澪靠在她的床头,那会时间流动得有点缓慢。

  她慢慢撑着坐起来:“你知不知道我的第一封情书是你写的哦。”

  “哈?”

  “就是那个歌词啦歌词,当时没有写名字就放在了我家的邮筒里,那会没好意思说出口,其实我以为那个是情书。“

  “……”

  

  “我不想谈恋爱哦。”田井中律摸着秋山澪的头发。

  “嗯?”

  “就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是你说的吗?以前都是和我一起的,那么,以后也和我一起吧。”

  秋山澪转过头不去看对方的表情,她轻轻推开了凳子,静静地坐在地毯上,靠在田井中律的旁边,一如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然后,她说。

  “好。”


良月
既然要畫美少女 當然要畫百合美...

既然要畫美少女


當然要畫百合美少女


我愛他們(躺

既然要畫美少女


當然要畫百合美少女


我愛他們(躺

良月
臨摹k-on之畫風,動作也參考...

臨摹k-on之畫風,動作也參考自輕音部的經典海報

忍不住先做個紀錄一下

最近在整理過去的文章,重新改寫,想要把她好好地寫一下

大好青春不戀愛嗎,其實裡面我最喜歡寫的就是他們兩個人了

正經的海未和不正經的律,兩個人互為歡喜冤家的概念

兩部動畫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品,希望也有人會有共鳴

以上為兩人已被小鳥和澪預訂中<3

btw這是下一個章節的封面其中一部分,等下一張改寫完,封面也畫完就會po出完整的了(揮手

整個團還包含唯、小真姬和繪里(躺平

臨摹k-on之畫風,動作也參考自輕音部的經典海報

忍不住先做個紀錄一下

最近在整理過去的文章,重新改寫,想要把她好好地寫一下

大好青春不戀愛嗎,其實裡面我最喜歡寫的就是他們兩個人了

正經的海未和不正經的律,兩個人互為歡喜冤家的概念

兩部動畫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品,希望也有人會有共鳴

以上為兩人已被小鳥和澪預訂中<3

btw這是下一個章節的封面其中一部分,等下一張改寫完,封面也畫完就會po出完整的了(揮手

整個團還包含唯、小真姬和繪里(躺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