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徐开骋

13105浏览    256参与
梦

《大徵在逃公主方鉴明》狗血OOC

狗腿旭x天然明

《大徵在逃公主方鉴明》狗血OOC

狗腿旭x天然明

黑川森生

《荔枝寒》第二章 只有香如故

红烛青帐,佳人躺在金丝帛制的软绵被褥里瑟瑟发抖,她耳边传来踏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一阵阵颤栗着,等待的人,会怎样对她?是柔情…是暴虐…还是平淡…她不敢期待…亦不敢幻想…


这时她的一缕青丝被那人绕指把玩…帝旭眼眸里的光此刻却暗淡空洞如夜空…他冷道:你趴下…让朕瞧瞧你背后的那副红樱胎记…


她忍下羞耻与胆怯…战战兢兢听话的趴下,感受背后的那个胎记被他冰凉如玉的手指缓缓勾勒出樱花的形态…皮肤感触他一寸一寸的深情…以及她已融化的心。


她骨气勇气坐起身来,用被褥遮住她玲珑娇小的躯体…眼眸流光的羞涩看向她将要伺候的男人…她正伸手打算褪去他的亵衣…可被他一把攥紧了手…那个...



红烛青帐,佳人躺在金丝帛制的软绵被褥里瑟瑟发抖,她耳边传来踏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一阵阵颤栗着,等待的人,会怎样对她?是柔情…是暴虐…还是平淡…她不敢期待…亦不敢幻想…


这时她的一缕青丝被那人绕指把玩…帝旭眼眸里的光此刻却暗淡空洞如夜空…他冷道:你趴下…让朕瞧瞧你背后的那副红樱胎记…


她忍下羞耻与胆怯…战战兢兢听话的趴下,感受背后的那个胎记被他冰凉如玉的手指缓缓勾勒出樱花的形态…皮肤感触他一寸一寸的深情…以及她已融化的心。



她骨气勇气坐起身来,用被褥遮住她玲珑娇小的躯体…眼眸流光的羞涩看向她将要伺候的男人…她正伸手打算褪去他的亵衣…可被他一把攥紧了手…那个暴君的眼神突然带着未知的恨意看向她似乎还更带着一股杀意…


谁让你…碰朕?我让你转身了吗?帝旭疯笑道…看来你真的不懂规矩…



红樱俏眉轻簇压下恐惧不解支吾道:可是…嬷嬷是这样教奴婢的…我……


再给你一次机会…趴下…


一整夜…她的红樱胎记被他密密麻麻的吻覆盖…而她却只能用这个屈辱的姿势躺了一整夜…寒夜微凉…她始终无法入眠…而她背脊上沉睡的帝旭…睡得格外深沉…终于待天微蓝发出幽亮…她抵抗不住整夜疲倦不堪的困意入眠,等她醒来,她已经是万人敬仰的樱妃…


帝旭每天都会让她侍寝,可他们的床笫之欢不过是她趴在床下,被他仔细观摩着那樱花胎记罢了…她不敢再主动第二次…可她越来越爱他…一次又一次…她会趁他沉睡之际,偷偷扭头看他俊美的脸…发呆…紫簪皇后…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年…难道她要一直这样独守空闺,度日如年般的活着?不…她不要,心里好像着魔似的她缓缓凑近他的唇…双唇快要贴合之际,帝旭睁开了他的眼…电光火石之间…她吐出了一口浓血…


这是?她惊愕不已攀上插着一把寒刀的腹部…伤口里的黑血浸染了整个床褥…还有对她不屑冷笑的帝君…她缓缓闭上她的眼…


穆德庆!樱妃以下犯上行刺朕…已自裁…吩咐人把她葬在樱花园下,让朕…有个祭奠她的地方…


穆德庆隔着屏风跪在地上…嗯嗯点头应声…他忽而灵动了转了转黄眼珠,谄媚道:从西域来的一批贡品是很多精美蒲扇,其中一个还是绿玉做框的,明儿个让奴才给您呈上一看…



帝旭摇头笑叹道:穆德庆啊,你真是朕…最衷心的狗奴才!


穆德庆吩咐手下的人,清理换新了现场,一切血腥都随之消散,仿佛那个脆弱的生命从来没有存在过…


第二夜,帝旭打开古木盒,一个绿玉红樱扇映入眼帘…他拿着古木盒,来到樱花园里…



樱花纷纷散落…零落成泥…而绿玉樱花扇子也传来诡异的肉味香气…似乎说着…红樱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黑川森生

《荔枝寒》第一章 樱折

此文是参考原著人设+斛珠夫人剧里人设的灵感而发的产物(高虐)(全员黑化)(绝对主角只有一个疯批毒狠暴君)其他女角(缇兰,方海市,红樱,紫簪,鄢陵帝姬(聂清清),香玲,柘榴)男角(方褚,方温雪,季昶,汤乾自,方海英,蒙塔,周幼度)添加了一些配角补充细节双洁双c党慎入。


紫宸殿内红烛燃燃,高耸空旷的层层黑瓦顶下,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正瘫靠在屏风旁喝着杯酒叹气。

“陛下,陛下”穆德庆小心翼翼动了动皱褶的脸皮轻唤那男人。

男子眼皮一跳,眼眸半开不耐烦的看向他逐字逐句的喘骂道:没眼见的奴才,咳!朕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这个时辰别来叨扰朕!


穆德庆那混浊黄珠赶紧闭上,皱着八字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此文是参考原著人设+斛珠夫人剧里人设的灵感而发的产物(高虐)(全员黑化)(绝对主角只有一个疯批毒狠暴君)其他女角(缇兰,方海市,红樱,紫簪,鄢陵帝姬(聂清清),香玲,柘榴)男角(方褚,方温雪,季昶,汤乾自,方海英,蒙塔,周幼度)添加了一些配角补充细节双洁双c党慎入。


紫宸殿内红烛燃燃,高耸空旷的层层黑瓦顶下,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正瘫靠在屏风旁喝着杯酒叹气。

“陛下,陛下”穆德庆小心翼翼动了动皱褶的脸皮轻唤那男人。

男子眼皮一跳,眼眸半开不耐烦的看向他逐字逐句的喘骂道:没眼见的奴才,咳!朕不是,早就告诉过你,这个时辰别来叨扰朕!


穆德庆那混浊黄珠赶紧闭上,皱着八字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委屈巴巴的说道:老奴…老奴是想伺候陛下更衣,已到子时,老奴担心您的身子,明儿个不是还要早朝吗?


帝旭冷哼一声道:朕不累…退下。


这时窗外传来一声猫叫…帝旭剑眉一皱,穆德庆看出他已在隐忍暴怒的边缘,赶紧机灵的使个眼色吩咐几个陪驾的小奴才出去看看,不一会便抓到了一个吓得瘫软在地的穿着碧绿衣裳的小丫鬟。


“你可真大胆,在这里玩猫,打扰到陛下,你死定了!”两个小太监一边抓着她一只胳膊拖着她柔软无力的身子威胁训斥道。

红樱只是一个照顾宫廷花圃的丫鬟,这几天不知从哪里蹦出一只波斯猫,在花圃上乱踩乱啃,她赶了几次又跑来,一来二去便和这只小家伙熟络了一些,这宫中长夜孤寂太过难熬,于是她偷偷养着它,还给它做了一个石洞窝和牵绳,可谁知今夜一不留神便被它挣脱牵绳跑到了陛下的紫簪殿中,这紫簪殿,是大徵皇帝,为了思念逝去的紫簪皇后而建的,平日都是日夜烛火通明的,也是宫人们不能轻易踏入的禁地。

诶你这个贱婢还不跪下!两个太监狐假虎威的朝她双腿间狠狠一踢半强迫让她屈辱的跪趴在地,她挛缩着身子认命的半垂着头等待着那个暴君的指令。


帝旭墨瞳一缩双眼充血狠盯着那个不怕死的宫婢,手掌骨指捏紧而发出互相碰撞的咯咯异动。


“拖出去!杖责八十再拖入内狱,以儆效尤。”他眼神余光看向穆德庆冷淡道。


几个太监拉扯着红樱…绝望中,她身上挽披着的一节碧罗纱锻抖落在地,漏出肩膀上的一片红樱刺青。


帝旭眼睛一亮忽然来了兴致…红樱…是紫簪最爱的红樱花…


他语气忽然柔了下来眼神还带着些眷恋波动看着她道:把这宫婢留下,其余人都退下!


穆德庆机灵的吩咐一干人等退出紫簪殿,自己也识趣地轻轻关上了门。


“你叫什么名字”他柔情似水的望着她幼嫩姣好的面容。

“奴婢…唤红樱”她紧张的咽下一口琼浆,指尖刺着大腿努力压着颤抖的声线答道。


“多大了”帝旭又凑近了些


“十四”红樱面色绯红咬着红唇边,把头低的更狠了。


“今晚就由你来伺候朕”帝旭轻飘飘的一句话让红樱彻底不知所措。


“陛下…我……”红樱摇着头,帝旭那柔情的眼神一下子转变成如嗜血凶狠野兽,连语气也冰冷如冰。


“我…最讨厌女人…忤逆朕”帝旭扼制住她的下鄂字字珠玑道。


红樱发着抖连连点头,“能得到陛下的圣恩,是奴婢一生的荣幸”


帝旭横了一眼站起身来吐出两个字“无趣”

便拂袖背对她怒吼道:穆!德!庆!穆德庆!


“哎!小的来了!”穆德庆推开门屁滚尿流的爬到他面前一脸谄媚看着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


“今晚,让红樱好好伺候朕,该教的事…”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她那如同胆小猫咪的模样嘴角竟扯出一个坏坏的弧度他内心愉悦继续说道:“让宫嬷尽心教教她,别出丑。”


Liviallen

"缇兰从一开始就是喜欢帝旭的,因为她对帝旭是有期待的”|兰亭集旭

bgm:西楼别序

色链:葱茏by残暴的灌汤包


"缇兰从一开始就是喜欢帝旭的,因为她对帝旭是有期待的”|兰亭集旭

bgm:西楼别序

色链:葱茏by残暴的灌汤包


是谁不要香菜
杨宗纬、徐开骋、肖顺尧《踏山河》
杨宗纬、徐开骋、肖顺尧《踏山河》
梦

旭日明诸|帝旭x方诸(?)『大徵建国后不许兔子成精』(整了个缺德玩意儿)

旭日明诸|帝旭x方诸(?)『大徵建国后不许兔子成精』(整了个缺德玩意儿)

Miss璐小姐

徐开骋


代表作:《奈何BOSS要娶我》、《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且听凤鸣》、《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斛珠夫人》

徐开骋



代表作:《奈何BOSS要娶我》、《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且听凤鸣》、《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斛珠夫人》

梦

【旭日明诸】帝旭x方诸 |是的,我们是有一个孩子(生子巨雷 慎点!!)

之前大婚和有喜的后续,我为了海市叫方诸阿娘拼尽了全力系列 

【旭日明诸】帝旭x方诸 |是的,我们是有一个孩子(生子巨雷 慎点!!)

之前大婚和有喜的后续,我为了海市叫方诸阿娘拼尽了全力系列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庸漓

旧图重绘,p1一个月前,p2p3一个月后,面具帝旭

旧图重绘,p1一个月前,p2p3一个月后,面具帝旭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墨染青衣雪

帝旭缇兰甜虐向混剪曲终人亦散

帝旭缇兰甜虐向混剪曲终人亦散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啥也不是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斛珠夫人

◆方诸|方鉴明

➣陈伟霆

◆帝旭|褚仲旭

➣徐开骋


截修|🈲一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