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徐志摩

19165浏览    709参与
白泽
在摩的全集中看到,说“陈列过”...

在摩的全集中看到,说“陈列过”,想知道现在馆里还有嘛?想去看看

在摩的全集中看到,说“陈列过”,想知道现在馆里还有嘛?想去看看

爱之蔓影视
王府小甜心:用徐志摩的方式打开本片,说出华冰玉的再别康桥
王府小甜心:用徐志摩的方式打开本片,说出华冰玉的再别康桥
霧三秋

9.0

我是在极强烈的极鲜明的时刻内,很想把那几日的感想与疑问,痛快地写给一个同情的好友,使他在数千里外也能分尝我强烈的鲜明的感情。...但那封信却只起了一个呆重的头,一为丧中忙,二为我那时眼热不耐用心,始终不曾写就,一直挨到现在再想补写,恐怕强烈已经变弱,鲜明已经透暗,逃亡的囚逋,不易追获的了。

我是在极强烈的极鲜明的时刻内,很想把那几日的感想与疑问,痛快地写给一个同情的好友,使他在数千里外也能分尝我强烈的鲜明的感情。...但那封信却只起了一个呆重的头,一为丧中忙,二为我那时眼热不耐用心,始终不曾写就,一直挨到现在再想补写,恐怕强烈已经变弱,鲜明已经透暗,逃亡的囚逋,不易追获的了。

长风一梦山河远

【浮生叹】③ Lovers want to be left alone(情人不愿受干扰)

写在前面:


梁林同人文,私设如山


小情侣超甜啊,写得我嘴角疯狂上扬!


徐志摩你必须吃下这狗粮🥹🥹(giao我有点坏


今天就到这里啦🤨


正文:


徽因又回到了培华女中,继续了她的课业学习。


而思成读的是清华学堂留美预科班,毕业在即。


这一年,徽因与思成不可自拔地陷入了爱恋。


景山林寓,徽因与母亲居住的小院有一架紫藤,阳光洒在紫藤上,远远望去好似瀑布。


放暑假后,思成经常来看徽因,两人就在紫藤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像一对小鸽子。


徽因很喜欢跟思成呆在一块,从出身教养到文化水平乃至兴趣喜好,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有些时候,徽因总感到讶异...

写在前面:


梁林同人文,私设如山


小情侣超甜啊,写得我嘴角疯狂上扬!


徐志摩你必须吃下这狗粮🥹🥹(giao我有点坏


今天就到这里啦🤨


正文:


徽因又回到了培华女中,继续了她的课业学习。


而思成读的是清华学堂留美预科班,毕业在即。


这一年,徽因与思成不可自拔地陷入了爱恋。


景山林寓,徽因与母亲居住的小院有一架紫藤,阳光洒在紫藤上,远远望去好似瀑布。


放暑假后,思成经常来看徽因,两人就在紫藤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像一对小鸽子。


徽因很喜欢跟思成呆在一块,从出身教养到文化水平乃至兴趣喜好,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有些时候,徽因总感到讶异,明明是自己还没说出来的话,怎么就让他讲出来了呢?


每当思成来看徽因时,母亲何雪媛还会吩咐厨师多准备几个潮州菜给这个祖籍广东的小伙子。


这一天,林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徐志摩在八月归国了,他今天来是来见他的好友林宗孟,又或者说是,对徽因还不死心。


林长民嘱咐进来的仆人到东院和太太要西瓜,“志摩,吃点冰镇西瓜吧。”


过了一会,他又说:“索性请少爷们和小姐出来一块儿吃。”


从玻璃窗,徐志摩望到外边,从紫藤中间跳着走来两个身材很高,活泼泼的青年和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孩子,女孩子明显就是徽因,男孩子看着有些许眼熟。


诗人指着思成问,“宗孟,那也是你的孩子吗?长得这么大了?”


林长民笑着答道,“不,那个高的是梁家的长公子,比徽因大三岁,他们是好朋友,这暑假他经常来我们家找徽徽玩。诶,不对,梁任公不是你的老师吗?这就是他的孩子,好聪明的!” 


噢,是了,只不过他很少去梁公家中,倒是从来没碰到过思成。徐志摩有些不自在,年纪差距让他不得不拿出长辈的样子来问了几句话,只是引来孩子们一阵乱笑。


上一次见徽因还是一年前了,那时她还很稚嫩,现在已经有几分大人的样子了,十七岁的徽因显然又高了些,她没把之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依旧把诗人当做朋友,再纯粹不过了。


这次她腼腆地站在旁边,拿起一把刀要替他们切西瓜。


徐志摩注意到她那只放在西瓜上边的手,她在喊“梁二哥”,是叫思成。


她指着西瓜的另一半笑着说:“你要切,我可以给你这一半。”


她笑得厉害了些,对梁思成说道,“我们来比比看,谁切得更标致些,式样更好!”


其实徽因平时都不怎么自己切西瓜,吃的时候往往是思成切好递给她的。


于是思成毫不客气地过来催她说:“徽音,你哪里懂得切西瓜,还是让我来吧!”


“对了,大姐,让他吧,你切不好的!”,三弟林恒也催着她。 


徽因向爹爹撒娇道,“爹爹,你看,他们又打伙着来欺负我。”


“真丢脸,现在的女孩子还要爹爹保护吗?”林长民与林恒对视一笑,打趣着徽因。


林恒与思成在小桌子上切着西瓜,徽因站在爹爹身旁。不一会儿,思成顶着盘子走到徽因面前屈下一膝,顽皮地对她笑着说:“这是西夏进贡的瓜,请公主娘娘尝一块!” 


“还说西夏呢!”徽因忍俊不禁,她笑着拈了一块来吃,又转头看向父亲。


“爹爹,你看看,他俩多皮啊!”

 


三弟笑着也起哄道,“万岁爷,您的御口也尝一块!” 


林长民嘴角依然带笑,对儿子说道, “阿恒,你不先请客人,岂有此理!”


“噢,对,爹。”林恒拍了拍脑袋,递了一块过来给诗人。


他又张罗着碟子,笑道, “这位外邦的贵客,小的失敬了!” 


这话引得众人哄堂大笑,徐志摩也跟着笑起来,虽然这笑并没有到达内心,只停留在脸上。


林长民拉着徽因过来坐下,他问志摩说:


“志摩,你看徽徽是进国内的大学好,还是送出洋进外国的大学好?”


诗人有些讶异,“什么?徽音这么小就要预备进大学了?” 


“还有两年,”徽因抢先答应出来,“梁二哥到时候也要出国留学呢。”


徽因又对着父亲调皮地笑道,“其实只是一年半,因为我年假里便可以完,要是爹爹让我出洋,我春天就走都可以的。爹爹说,是不是?”


林长民也笑着说,“小鸟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想飞!”


徽因马上反驳道,“不,爹爹,那是大鸟把他们推出巢去学飞!”


父子俩又交换了一个微笑,这次林长民轻轻地抚着她的手背,徽因把脸凑在爹爹的肩边。 

  


徐志摩觉得一点都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窘极了。 



说老吧,他也不算老,可是他也不能算是年轻,尤其是遇上了这群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孩子。


此后他们说些什么他不记得,只是记得自己跟宗孟说什么国内大学生活太枯燥,国外的大学生活更丰富一些,无形中有划出一条界限出来——“我们”与“他们”。


徽因与思成都看着他,好像在认真的吸收着诗人的议论。


徐志摩又感到万分的不自在,他拿起帽子,告诉林长民他必须得离开了。


林长民叹道,“真可惜,不然我们倒可以一同吃晚饭的。”


徐志摩觉着自己好笑极了,嘴上却说:“不行,宗孟,我真的有事非走不可了。”


林恒与思成推着挽着徽因出来送客,徐志摩迈上了黄包车,转头看到三个年轻的孩子站在门槛上对着他笑,尤其是徽因略歪着头,露出一排小牙,只那手松开了弟弟,却仍拉着思成。


又过了几天,徐志摩又来找林长民聊天,这次他还没有进院门,便听见里面传来笑声阵阵。


他跨进西院的月门,只看到思成和徽因在争着拉天棚。思成穿着黑色的西装,看起来英俊极了,徽因穿着葱绿的衣裳,裙子随着她的脚步飘动,黑色的头发在阳光里竟微带着些红铜色。


“你没有劲。”思成笑着说,“得我来帮你的忙。”


于是他将他的手罩在徽因的上边,两人一同狠命地往外拉。


听到徐志摩的声音,思成放开手,徽因也停住了绳子不拉,只是笑。


林恒碰巧也走进院子,于是便开始向诗人介绍姐姐的这位“男朋友”,他说思成是多么的聪明,学业也好运动也好,撑杆跳的式样“简直是太好”,还有游水也好,还学过小提琴和钢琴,是校歌咏管乐队的队长,还是校刊的美术编辑,钢笔画画得也潇洒,雕刻也会一些。


“不用说,他简直什么都干!”他感慨道。


林恒又说思成本来在清华足球队里的,可是这次和天津比赛时,他却不肯练。


“你猜为什么?”,他问徐志摩,“都是因为清华盖个喷水池,他整天守着石工看他们刻鱼!” 


诗人忍俊不禁,思成跟徽因也跟着笑起来。


徽因岔开话题,说起她第一次跟思成去逛太庙的场景。


“那时我还摆出一副少女的矜持来,可是没想到刚走进太庙没多久,梁二哥就不见了。”


“我着急地找他,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我抬头一看,谁能想到这人竟然爬到树上去了。”


“那时你把我一个人扔在下面,可没把我气坏了!”


说起这件事,徽因的脸有些涨红,思成摸了摸她的脑袋,挑眉道,“我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


不知道为什么,徐志摩突然感觉自己特别特别的不识趣。


因着梁启超是松坡图书馆的馆长,所以思成有着图书馆的钥匙,可以自由出入。


周末的图书馆并不开放,很是幽静,因此徽因和思成老爱跑去那里单独约会。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身边总有个“电灯泡”,亮得发光。每当思成和徽因坐下来没多久,诗人便拿着两三本诗集走了进来,叨叨地聊起诗歌聊起文学,思成渐渐看诗人不太顺眼了。


于是,又是一个周末,思成和徽因早早来到图书馆。


徽因正要坐下,却听见思成在喊她,“徽音,过来看看我写了什么”


......来拒绝这个不识趣的诗人!


徽因放下手中的书,小跑到门口,一看到思成写的内容,她拿手绢蒙着脸偷偷地笑了。


“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幽默啊,我已经能想象他等会多尴尬了。”


原来是思成写了一句“Lovers want to be left alone.”在纸条上并把它贴在门口。


徐志摩又又又拿着他的诗集要进来了,冷不丁他瞅到关着的门上写着的东西:


“情人不愿受打扰!”


于是他开始往回走了。


(徐诗人内心be like:好气啊!!!怎么办,只能尊重祝福了wwww。)


你去,我也走,我们在此分手。

长风一梦山河远

【浮生叹】② 无关风月

写在前面:


梁林同人文,私设如山


开始有徐志摩啦,不得不说徽因的态度真的很戳我!我想说!她!一点都不绿茶!好不好!🥺


正文:


十六岁的徽因就读于培华女子中学,学校英国贵族式的教育使得她拥有良好的举止与谈吐。美丽、聪慧而热情的她是父亲的骄傲,同时也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去年,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山东问题成为国际焦点。


林长民撰稿披露内情,抵制政府卖国行径,言辞慷慨激昂,他疾呼“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国亡无日,愿合四万万民众誓死图之”。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三日后,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爆发,学生们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林长民也因此被当局追究...

写在前面:


梁林同人文,私设如山


开始有徐志摩啦,不得不说徽因的态度真的很戳我!我想说!她!一点都不绿茶!好不好!🥺



正文:


十六岁的徽因就读于培华女子中学,学校英国贵族式的教育使得她拥有良好的举止与谈吐。美丽、聪慧而热情的她是父亲的骄傲,同时也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去年,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山东问题成为国际焦点。


林长民撰稿披露内情,抵制政府卖国行径,言辞慷慨激昂,他疾呼“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国亡无日,愿合四万万民众誓死图之”。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三日后,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爆发,学生们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林长民也因此被当局追究,此后仕途与抱负屡屡受挫,从而有了长达一年半的欧洲之旅:


“......我此次远游携汝同行,第一要汝多观览诸国事物增长见识;第二要汝近在我身边能领悟我的胸次怀抱;第三要汝暂时离去家庭琐碎生活,俾得扩大眼光养成将来改良社会的见解与能力......”


正值春光明媚之际,北京仍有几分料峭春寒,但此时徽因心潮澎湃,心里涌上一股热流。


收到爹爹的信的时候她还是睡眼惺忪,此刻看到信的内容却是一点都不困了。


她默念着:跟着爹爹到欧洲去——这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的事情啊!


1920年初夏,徽因随爹爹来到了欧洲。按照出访计划,父女俩先后游历了法国、意大利、瑞士、德国、比利时的一些城市,而出于为中国社会寻求今后改良的参考的目的,爹爹还带着徽因一一走访了这里的文化名胜、博物馆以及工业革命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工厂、报馆。


但游览之余,林长民是忙碌的,他被各种各样的应酬包围着,往往会顾不上一旁的女儿。


伦敦的寓所空荡荡的,她一个人住在一个大屋子里,白天独自一人在大房间里看书,晚上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大饭厅里吃饭,垂着两条不着地的腿,还有两条垂肩的发辫,一面吃饭,一面用嘴咬着手指头,委屈得想哭。


这时候,徽因总希望生活中有浪漫的事情发生:或是有个人叩门进来坐在对面同她谈话,或是同坐在楼上的火炉边给她讲故事,最要紧的还是有个人来爱她。


可实际情况却是天天在下雨,竟没有一个浪漫聪明的人来陪她玩。


而远离同龄伙伴的孤独常常让她感到无所适从,来到异国的兴奋与无助同时充斥着她的心灵。


所幸,还有温暖而治愈的文学的世界在向她招手:她爱依偎在壁炉旁,一本一本地翻阅英文书刊,手里的书总是换了又换:有时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有时是丁尼生、霍普金斯、勃朗宁等人的诗,有时又是萧伯纳的剧本......


细腻多思的她总能在一瞬间捕捉到文字的跃动,而其中所富含的丰富情致与强烈的共鸣感更使得她跌入云端,享受着文字的曼妙,从而迈入文学的殿堂。


11月底,两名青年特地来林家公寓拜访,亲热地寒暄完,林长民便把他们带到了饭厅。


徽因还是稚嫩的模样,她与往常一样梳着两条小辫子,坐在餐桌旁正把玩着父亲的照相机,


见到来人,她意识到是父亲的客人,脱口而出便叫了一声“叔叔”,闹了一场小小的乌龙。


话音刚落,林长民匆忙打断女儿,“徽徽,不对,该叫哥哥。”


四人因着这个小插曲同时笑了起来,而这两位客人,一位是徐志摩,一位是张奚若。


徐志摩与林长民相见恨晚,引为彼此的知己,无所不谈,很快便成为一对忘年交。


徽因曾不小心翻到爹爹的信稿,信的内容却让人羞红了脸:


爹爹不仅在信中写道,“万种风情无地着”,甚至和这位诗人玩起了一场互通情书的游戏,一个假扮有夫之妇,一个假扮有妇之夫,在书信中互诉衷肠。


林长民不无骄傲地向友人夸赞自己的女儿,感慨地讲起自己的育儿经,“做一个天才女儿的父亲,不是容易享的福,你得放低你天伦的辈分,先求做到友谊的了解。”


在与林长民频繁的交往中,诗人开始关注到友人这个俊秀可爱的女儿:和徽因聊天时的话题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而她对文学的那种独特的认知与感悟也给予自己无限灵感。


暮春之际,诗人还会带着少女在剑桥旁散步,给少女讲拜伦、雪莱、济慈他们的的诗歌创作,讲自己的政治见解,话语间流露出一股几近于痴迷的执着,那是一种“孩子般的天真”。


徽因不觉被他奔放热情的语言所吸引,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引着她后来接触新诗并创作。


后来的徐志摩在诗中回忆道,“我这一辈子就只那一春,说也可怜,算是不曾虚度。......说也奇怪,竟像是第一次,我辨认了星月的光明,草的青,花的香,流水的殷勤......”


诗人的爱恋来得迅疾而热烈,然而少女只把他当做爹爹的朋友,一时间慌乱与担忧占了上风。


当然,诗人的做法不只是为了爱情,他把解除婚姻看做是一种改良社会的方式,因此依然决绝地抛弃了妻儿,甚至没有听恩师梁启超的劝言,却不知此举做出了多大的伤害。


徽因藏着自己的心事:父母是典型的封建婚姻,她深深知道封建婚姻的不幸。


她爱着父亲,却又怨他对母亲冷漠无情;她爱母亲,却恨她在抱怨和嗟叹中将父亲推开。这样的童年让她苦不堪言,甚至影响着她的性格的形成。


哪怕她知道,其实爹爹跟妈妈都是爱着她的。


与徐志摩相处的一切都很美好,可这并不是爱情的模样。诗人炽热的爱与追求纵然让徽因感激,但所受的教育与自己的经历却使得她不可能去接受这份感情,插入他人的家庭。


徽因很快冷静了下来,她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于是便将此事告诉了爹爹,向爹爹求助。



“爹爹,我不能答应他,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您帮帮我。”



林长民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毅然下了决定。



“徽徽,你做的没错,爹爹来帮你拒绝。志摩可以是朋友,但不能是爱人。”



他立马代替女儿给徐志摩写了一封信,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诗人的追求:


“足下用情之烈令人感悚,徽亦惶恐而不知何以为答,并无丝毫嘲讽之意,想是足下误解了。” 


(林长民内心belike: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打起了我女儿的主意!)


信末附言,徽徽问候。


1921年秋,林长民出国考察期满,于是携女儿乘船归国。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DUAK

不想画画,但尽量保持月更

前几张都是迅,最后一张是小徐

请叫我蹭线狂魔

画丑致歉

不想画画,但尽量保持月更

前几张都是迅,最后一张是小徐

请叫我蹭线狂魔

画丑致歉

速度

美国入境档案--徐积锴张粹文

NARA-美国国家档案馆, 
familysearch--FS,NARA的合作单位, 
徐积锴是徐志摩儿子,他的美国入境也找了很久,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找不到。近来手气好,于是又想起徐积锴,再试试。FS上用Hsu Chi Kai,然后再用出生年范围,他生于1918,用1915-1920包围。
结果中出现一个Hsu Chih Kia,1918年出生,点进去:1947年旧金山入境,最常用档案系列:
旧金山入境轮船公司乘客名单系列: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Passenger Lists, 1893-1953 ;
文档:395 - Dec 31, 1947 - Feb...

NARA-美国国家档案馆, 
familysearch--FS,NARA的合作单位, 
徐积锴是徐志摩儿子,他的美国入境也找了很久,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找不到。近来手气好,于是又想起徐积锴,再试试。FS上用Hsu Chi Kai,然后再用出生年范围,他生于1918,用1915-1920包围。
结果中出现一个Hsu Chih Kia,1918年出生,点进去:1947年旧金山入境,最常用档案系列:
旧金山入境轮船公司乘客名单系列: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Passenger Lists, 1893-1953 ;
文档:395 - Dec 31, 1947 - Feb 9, 1948;
页码:826/825;
船名:麦迪逊总统号邮轮(SS President Madison);
出发港:上海,出发日期:1947年12月14日;
抵达港:旧金山,抵达日期:1947年12月31日。
Hsu Chih-Kia 29 MM merchant,出生于浙江(Chekiang),联系人:Hsu Cheng-Carfan 650A Haig Ave Shanghai (mother),签证:T.V. No 448 Sec3(2)Nov 6 1947,1947年11月6日办的旅行签证(T.V.应该是Tourist visa),号码是448。美国联系人:Universal Trade Corp 630 5th Ave NYC。从这些信息判断,这就是徐积锴,出生地和年份都对,联系人母亲,开始以为不对,再看之下,Carfan是嘉玢,张嘉玢是张幼仪的名字,Cheng显然是Chang之误,地址是上海海格路650号A,没有查到海格路650A是哪家的故居,百度百科说徐志摩与张幼仪离婚后,“而徐申如也把海格路125号(华山路范园)送给张幼仪,使她在上海衣食无忧。”不知海格路125号,与650号A的是什么关系。
如果说上面的信息还不够(你说Cheng是Chang就是Chang?),那么再看下面一条
Hsu Chang Sui-Wen 29 FM housewife,生于近居上海,其余同上,签证号码是449。Chang Sui-Wen是张粹文,徐积锴妻子,所以,虽然有些不完全符合处:Kia/锴,Cheng/Chang,Sui/粹,但是100%,这就是徐积锴夫妇的入境档案。注意到这里只有夫妇两人,没有子女。网上说他们有4个子女,是后来接到美国去的。另外,徐积锴的职业是商人,不是学生,签证是3(2),纽约还有个对口单位:Universal Trade Corp。

近来确实找到了很多人的美国入境档案,当然还有一些一直没有找到的,其中有“双璧”--康同璧和吕璧城。

江西旅游广播
剑桥大学撑船大哥,中文朗诵徐志摩《再别康桥》
剑桥大学撑船大哥,中文朗诵徐志摩《再别康桥》
974壹时间
英国剑桥撑船小哥中文朗诵徐志摩诗歌《再别康桥》。
英国剑桥撑船小哥中文朗诵徐志摩诗歌《再别康桥》。
余孽

诗集摘抄

泰戈尔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

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

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回声

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

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抗这股思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不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抗这......

泰戈尔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

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

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回声

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

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抗这股思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不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抗这股思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不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博尔赫斯


你怯懦地祈助的

别人的著作救不了你

你不是别人

此刻你正身处

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

耶稣或者苏格拉底

所经历的磨难救不了你


连日暮时分在花园里圆寂的

佛法无边的悉达多也于你无益

你手写的文字

口出的言辞

都像尘埃一般一文不值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

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因为时光和命运

两者如此相像

不可称量的时间阴影

水流循着自身道路这样一个无法挽回的过程


如果时光可以度量

该有多好

用夏季之网中一根圆柱耀眼的影子

或是用赫拉克利特在那里着我们的蠢行的


在梦境中的图书馆

日子徒劳地浪费在它无穷无尽的书上

像那些在亚历山大港

烂掉的模糊不清的手迹一样艰难


在这书的城邦他创造了眼睛

这看不见的统治者

他只能阅读那些每一个崭新的黎明

奉献给被唤醒的关怀空洞的段落


徐志摩


寻梦

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

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

万颗的明星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

飞扬,

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顾城

一切都明明白白

但我们仍匆匆错过

因为你相信命运

因为我怀疑生活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

 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你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你应该是一场梦

 我应该是一阵风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

就十分美好


你与我之间

爱情竟如此淡薄、冷静而又纯洁

像透明的空气

像清澈的流水

在那天上月和水中月之间奔涌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早晨的花很薄 

午后的影子又大又轻

 风侧过身穿越篱笆 

在新鲜的泥土墙上

 青草开始生长 



篪子

「摘抄」徐志摩美文【爱与救赎】

「1」--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

  ——《最美人间四月天》

  

「2」-- 我之甘冒世之不违,竭全力以争取,特求免凶残之痛苦,实求良善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 《致梁启超》

  

「3」-- 就是你我,一南一北。你说是我甘愿离南,我只说是你不肯随我北来。...


「1」--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

  ——《最美人间四月天》

  

「2」-- 我之甘冒世之不违,竭全力以争取,特求免凶残之痛苦,实求良善之安顿,求人格之确立,求灵魂之救度耳。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 《致梁启超》

  

「3」-- 就是你我,一南一北。你说是我甘愿离南,我只说是你不肯随我北来。

      —— 《爱眉小札》

「4」-- 如果你忘了苏醒,那我宁愿先闭上双眼。

  —— 《没有结局的邂逅》

  

「5」--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 《笑解烦恼结》

  

「6」-- 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挽起一面轻纱,看清天边月牙,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 《好久不见》

「7」-- 谁在春日艳阳的午后,轻抚你穿过飘扬秀发的手。谁在无数个黯然的白夜,带走独斟酌饮的酒,把浓烈的温度,狠狠的烧进胸口。

  

  

  

爱与不爱,都应该说出口。


春風化雨

我是天空的一片云,

      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惊讶,

        更无需欢欣。

因为转瞬间,

        我还要离去。


我们相会在茫茫的

        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是天空的一片云,

      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惊讶,

        更无需欢欣。

因为转瞬间,

        我还要离去。


我们相会在茫茫的

        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航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记。

我们在交会时

      互放光芒!

缟纻

徐志摩对陆小曼的信里,描述他和朋友们聊天,用了“谑浪笑傲”一词,这词太顶了吧🔝

徐志摩对陆小曼的信里,描述他和朋友们聊天,用了“谑浪笑傲”一词,这词太顶了吧🔝

剪贴板
《论语》 第17期


 《论语》 第17期


 《论语》 第17期

沐柠
何其有幸与徐先生共同仰望着同一...

何其有幸与徐先生共同仰望着同一片夜空

何其有幸与徐先生共同仰望着同一片夜空

Forestshow

徐志摩 再别康桥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徐志摩 再别康桥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楠屿Kanawae

情头Get.

感觉很适合拿来印吧唧。(何。)

坐标徐志摩纪念馆✓。

情头Get.

感觉很适合拿来印吧唧。(何。)

坐标徐志摩纪念馆✓。

十一明月

人间四月天

泛黄的书頁承载了太多记忆,

轻风悄悄将时光翻页,

回到故事的开篇。


一九二一年,情愫偶然萌芽、扎根......。


她,是在他老旧囹圄内照耀的第一束微光;

他,是在她洁白年少裡绽放的第一瞬花火。


自此,他们在茫茫人海,搁浅了此生的心动。


他的倾诉是无尽的甘露,滋润她乾涸的心田,

她的出现是无声的暗涌,滚烫他奔放的灵魂。


可他属于自由的天空,而她选择拥抱理智。


两条线在一刻交会,最终擦肩而过。


他,在自由中迷茫,在天空中消逝;

她,在理智裡混乱,在残骸裡感慨。


叹息声声不断,世界冰冷无助,

却有一人推门而入。


一身长袍,翩翩公子,熟......

泛黄的书頁承载了太多记忆,

轻风悄悄将时光翻页,

回到故事的开篇。


一九二一年,情愫偶然萌芽、扎根......。


她,是在他老旧囹圄内照耀的第一束微光;

他,是在她洁白年少裡绽放的第一瞬花火。


自此,他们在茫茫人海,搁浅了此生的心动。


他的倾诉是无尽的甘露,滋润她乾涸的心田,

她的出现是无声的暗涌,滚烫他奔放的灵魂。


可他属于自由的天空,而她选择拥抱理智。


两条线在一刻交会,最终擦肩而过。


他,在自由中迷茫,在天空中消逝;

她,在理智裡混乱,在残骸裡感慨。


叹息声声不断,世界冰冷无助,

却有一人推门而入。


一身长袍,翩翩公子,熟悉的轮廓伴着光显现。


那是她一生一次的青春。


雨后天的那一晚,他偶然出现,

随她谈诗说情,带她游历康桥的美好。


但人世之大,仍无法容忍爱情的渺小,

在句句私语中,她情愿离别,

只留下那专属他们的,


人间四月天。

鹤归
  “胡适之失去了徐志摩,新月...

  “胡适之失去了徐志摩,新月失去了灵魂”

  “胡适之失去了徐志摩,新月失去了灵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