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徐海乔

63.1万浏览    7421参与
寺骏载麻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但是赤地容昊确实be 了...赤地最后一缕元神散尽,容昊自爆元神为祭,甚至没有来世)(然后晓乔还要说“有人问我们最后是be还是he ,看你怎么理解嘛,我觉得是he 啊”“he啊,我们是很美好的he 啊”)

  赤地!别刻了!都be 了!

  (但是赤地容昊确实be 了...赤地最后一缕元神散尽,容昊自爆元神为祭,甚至没有来世)(然后晓乔还要说“有人问我们最后是be还是he ,看你怎么理解嘛,我觉得是he 啊”“he啊,我们是很美好的he 啊”)

寺骏载麻
  昨天初五,我爸刚说完初五到...

  昨天初五,我爸刚说完初五到了年也过完了,不愧是一个岁数的

  昨天初五,我爸刚说完初五到了年也过完了,不愧是一个岁数的

寺骏载麻

  央视吉聚欢喜回家篇的回放哪里有,或者说明天还重播吗,,,,

  央视吉聚欢喜回家篇的回放哪里有,或者说明天还重播吗,,,,

吃瓜不吐香蕉皮
徐海乔是躲不掉“前夫哥”的称号了!叫他欧阳荣昊,竟然没觉得哪
徐海乔是躲不掉“前夫哥”的称号了!叫他欧阳荣昊,竟然没觉得哪
泡芙超人
徐海乔,你要不要来看看,这才是有身份的人的待遇
徐海乔,你要不要来看看,这才是有身份的人的待遇
茶千荼

【珩昊】萧萧声如旧15

容昊重生,年下爱情

前期天地不容,后期主珩昊


重生之堵死太岁复活路;重生之我想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还给自己改cp?


不严谨与ooc归我,he

改稿后版本更新中↓


  

  

  

正文:

  

  

  

  

  医仙看过诊,便开了仙药给长珩,同时用疗愈术法为长珩疗伤。青川将药拿去煎,那厢医仙也结束了其力所能及的疗愈而告辞,说是还要好好养上几日。


  等人都走了,容昊才又回到床边坐下:“好些了吗?”


  长珩点点头:“嗯。”


  容昊又说道:“东方青苍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要你命的,他若真动杀心,你我都不可能还如现在这般好端端的在这儿。”...

容昊重生,年下爱情

前期天地不容,后期主珩昊


重生之堵死太岁复活路;重生之我想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还给自己改cp?


不严谨与ooc归我,he

改稿后版本更新中↓


  

  

  

正文:

  

  

  

  

  医仙看过诊,便开了仙药给长珩,同时用疗愈术法为长珩疗伤。青川将药拿去煎,那厢医仙也结束了其力所能及的疗愈而告辞,说是还要好好养上几日。


  等人都走了,容昊才又回到床边坐下:“好些了吗?”


  长珩点点头:“嗯。”


  容昊又说道:“东方青苍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要你命的,他若真动杀心,你我都不可能还如现在这般好端端的在这儿。”

  月族是一个讲究忠诚与勇敢的民族,长珩不惧生死去拦他的时候,在东方青苍心中,只要不涉及月族利弊,此人便已经可以一留。


  长珩也颇感压力的沉声说:“见过彼山高,方知此山小,你我便打不过,东方青苍更是我难以企及的强者,我若想担起守护水云天之责,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养伤呢,别想这些了,慢慢来。”容昊安慰他,此时青川进来,端着一只碗:“仙君,药熬好了。”


  长珩接过碗来,被苦味熏得微微一皱鼻子,然后仰头饮下,青川将碗又端了出去。


  容昊看青川走了,一笑:“伸手。”


  “什么?”长珩一愣,然后伸出手来,随即掌心便被放上了一颗小巧剔透的糖果。

  长珩心尖一颤,默默将糖含了,然后就含着口中熟悉的甜意,仿佛一只被丢弃的狗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继续望着容昊。


  容昊看看他,上手去敲他脑门:“又这么看着我干嘛?”


  长珩捉了容昊的手又重新拉在了手里,容昊没纵容的没有躲开,他忍俊不禁道:“你从前出一趟战事,你我几个月几年不见面也是有的,这会儿才多久没见,至于这么腻歪么?”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便忘了先前借着酒意发疯求死的人是谁。


  长珩自然不知他这一遭,但也有理有据的辩驳:“从前便是那么久没见,我也能回来便躲到你那去找你,可如今虽然时间短,我却日日想去找你又不敢,怕你不想看见我,自然是不一样的。”

  “容昊,我们能不能别这样了,”长珩垂着眼睛说,“这些日子以来,我攒了许多的话想对你说,攒了许多的酒想与你尝,我不敢奢求许多,只希望至少我们还能跟从前一样。”


  容昊又何尝不苦于这二人之间忽然隔开的一道无形屏障,于是也很能体会长珩心中的苦闷,软下声音道:“想同我说什么,我听着呢。”


  长珩抿唇,看看他,半天才道:“许多细枝末节的小事,只是想同你分享罢了,如今若真要说......我只有一事,从那天你给我讲了你的过去时,我便思量许久,至今还是想让你知晓。”

  “你所说的上一世,与此世做了太多不一样的选择,我或许不能知其全貌,但还是总是忍不住去设想那时的你我会是什么模样。”

  “可我试着想过你手染无辜鲜血,陷入执念不肯放手的样子,我却还是觉得,如果像你所说,我们的确也曾是真心相交的朋友,我便不可能真的忘却你我情义,就那样恩断义绝。太多人有理由怨恨你,可是我没有。”


  突然再将自己彻底行差踏错的过往揭出来说,竟让容昊有些无措,他压下心底的不安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长珩垂着眼睑:“我只是想说,如果他也是我,是长珩,那他在得知你的一切时,也一定最先想到的是,你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痛,才会选择走上这条路,会后悔没能更早与你相识,在你经历那些痛苦的时候,能够陪你,至少,能试着拉你一把。”


  容昊忽的抬起眼来看他。


  长珩继续说着:“换做是我,如果不能阻你,或许最终也只能选择恩断义绝,可做这个选择,也只是因为心中所执道义不允,可我却不舍得阻你,于是唯此一条路方能自处罢了。”


  容昊不知道,当初倘若能有这样一位知己的人分担心中苦痛,坚定的拉住自己,自己是否还会真的走上那条深陷执念的错路,还是会如现在一般,能免去他害得师傅辗转千世、祟气侵蚀的痛苦。

  但如果当初有长珩在,如果当初......他不敢去想。可是他如今半颗心都依仗在长珩一身,吊着他不离这尘世而去,因而也觉得,如果当初能真的能有长珩在身边拉自己一把,自己或许,也真的能够走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容昊别开头去,眼中含泪,强压着那份突如其来的脆弱。


  长珩观他神色不对,忙想起身来看,容昊担心长珩伤处,于是又回过身来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抬眼,红红的坠了泪珠的眼睛认真的看向长珩:“你当真这样想?”

  没有厌恶我,憎恨我,而是率先想着,当初若能早些相识,拉我一把才好?


  长珩也认真的看着他:“容昊,我虽然知你不多,但自认还是能够懂你。”

  所以若我见你为恶,也会懂你心中痛苦几何,我不会认为你便是那天生的恶人,而会想,是否能够治愈你的痛,不让你被心中的寒凉逼成一个恶人。


  容昊垂眸,一颗晶莹的泪珠便落下来。

  知己是人万年难得的珍宝,这也是他心中珍惜长珩的原因,那黑暗的三万年中,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有长珩像是他心中仅存的、从前的自己。


  长珩还是挣扎着坐起身来,去擦他面颊上的泪珠:“容昊,你别哭。”


  容昊抬起眼睛,望进长珩眼底,那双浸着脆弱的,刚刚落过泪的眼睛,直搅得长珩讲强压下的珍爱之情尽数又活了过来。

  容昊是被长珩的话深深感动了的,因而长珩试探着凑近的时候他也忘了躲,任由对方的唇落了下来,他心尖一麻,整个人颤了一下,双手似是想拒绝似的攥住了长珩的衣襟,确根本没有真的发力去推开他。


  直到长珩搂上他的腰时,容昊才如梦初醒的推拒开来,别过头唤了一声“长珩”。长珩知道这是拒绝的意思。


  他摸不准容昊心中的想法,只能一点点试探,看看两人究竟该如何相处才是对方能够接受的。可今日见了面,容昊却一直对自己十分纵容,他便只有斗胆一试。

  但他永远不会强迫容昊的,于是长珩默默的放开了手,退远了些。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容昊——都这样了他还没有跑,这已经算是自己荒唐的一场单相思当中......不小的进步了吧?



  容昊的确没有跑。

  他其实多少也意识到,自己对长珩,其实也是有动心的。

  可是他分辨不清,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值得寄托情思的爱恋,不知道自己对长珩与对师傅,究竟有什么分别,更不知道如果就这样肆意而为,是否对得起师傅,又是否对得起长珩。


  这些时日以来,他依然在涌泉宫看顾着长珩,最初几天云中君想要打听长珩伤势如何,心急想遣他去督紧防卫,都被容昊以各种由头敷衍过去了,这才让长珩好好修养了几日。但他绝口不提那个亲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几日中,蝶衣也回来了一趟。东方青苍带着一个仙女回了苍盐海,动静自然不小,蝶衣来汇报了寂月宫中打探到的情况,说小兰花尚且安好,有时吵闹着要回水云天,但东方青苍除了没放她回来以外也并没有苛待她,还修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司命殿给她住。

  没什么差池,容昊对月族那边的情况便暂时放下心来。


  此间长珩也向他多询问了一些他所知道的事:“容昊,你之前为何说,东方青苍不会伤害小兰花?”


  容昊心思一转,反过来问他:“云中君日日说小兰花是月族奸细,你倒是丝毫不曾怀疑小兰花勾结月族?”


  长珩摇摇头:“小兰花性情善良诚恳,仙考前后她的作为都能体现,她绝不会是一个藏着伤害水云天的心思沟通外族的人,她与东方青苍相识,许是受了对方蒙骗的,只是不知道东方青苍为何要以业火护住小兰花真身。”


  “你倒也算猜对,”容昊抚着下巴说,“小兰花的确不知道他是东方青苍,所以才留他在水云天许久。至于他用业火保护小兰花,便和你最开始所问,我为什么说他不会伤害小兰花是一个答案。”

  “因为小兰花掉入昊天塔那次,阴差阳错与东方青苍结成了一道同心咒,如今二人同感同伤,东方青苍不保护好小兰花,他自己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同心咒,”长珩微微蹙眉,“以东方青苍的实力,难道破不了一个同心咒?”


  容昊但笑不语。



  再几日后,长珩的伤势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匆匆赶去了云中水阁议事,却没想到,回来的时候,长珩带回了一个让容昊始料未及的任务——云中君竟然因为得知小兰花是司命殿中人,害怕她看过了太多上神命簿,给东方青苍提供暗害水云天上神的机会,命长珩潜入苍盐海,将小兰花带回来,或是灭口。


  长珩不喜欢兄君动不动就轻易处置人性命的想法,闷闷不乐的回来收拾战甲——反正他兄君肯定也猜到,他绝对不会选择灭口的,只是若将小兰花带回来,恐怕又要严刑逼供,问出些月族底细才能作罢。

  

  容昊却在一旁凝眉思索:怎会如此,长珩如今虽然没有受伤严重,没有修四水柱法力亏空,但此时去苍盐海若触怒了东方青苍,一样是自寻死路。

  原本他如今不需要借机除掉东方青苍,也阻了长珩私自前去苍盐海救人,怎么竟然出了这样的变故。


  容昊神色一暗:天道啊天道,这又是什么不可避免的命数?罢了,兵来将挡,他必须跟长珩一同去苍盐海,不管云中君这一命令究竟引向什么样的发展,他都必须插手,让事情往自己可控的方向走才行。


  于是容昊抬手按住了长珩的战甲:“别带这些了,长珩,若想偷偷潜入苍盐海,穿着战甲可不方便,此番所行危险,我与你同去,想带回小兰花,我或许有些办法。”

  

  

  

tbc....

  

  

下一集,且看 [长珩首入留芳阁,留芳满身;容昊解锁新身份,家大业大] /狗头

  

解释一下,剧情线大纲稍有改动,导致还没到上一章结尾时预估的“一晌贪欢”那部分,这段期间应该还是发新的,不上旧文改~ 

  

茶茶:对不起长珩仙君,到底还是让你跟容昊在一起的时间变晚了,给您磕头谢罪(TェT)。

长珩:[意犹未尽的摸摸刚亲完容昊的嘴唇] 没事,这样的剧情我还可以多来几次(。→v←。)

  


寺骏载麻

师徒二三事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1

  2

  3

  


寺骏载麻

震惊!周敦颐竟是容昊原型

  看百度说周敦颐曾在办公楼外面挖个池子种莲花

[图片]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看百度说周敦颐曾在办公楼外面挖个池子种莲花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寺骏载麻

点灯

  幻化为师父样子的侍女点灯

  容昊: 怎么敢啊,鲨鲨鲨

  赤地女子点灯

  容昊: 乖巧.jpg​

  幻化为师父样子的侍女点灯

  容昊: 怎么敢啊,鲨鲨鲨

  赤地女子点灯

  容昊: 乖巧.jpg​

一个
 眼睛画得好纠结,应该改进了 

 眼睛画得好纠结,应该改进了 

 眼睛画得好纠结,应该改进了 

茶千荼

【珩昊】萧萧声如旧14

容昊重生,年下爱情

前期天地不容,后期主珩昊


重生之堵死太岁复活路;重生之我想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还给自己改cp?


不严谨与ooc归我,he

改稿后版本更新中↓


  

  

  

正文:

  

  

  

  

  没过几日便是分宫大典了,容昊也收到了水云天提前下发的请帖。


  而此刻趴在公示栏前的小兰花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她看到自己的法力分的确减了下去,可是“诚实守信”一栏的分值却忽然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这样算下来,她的总分依然没变,她依然稳稳当当排在了榜末,没有落榜。


  小兰花兴奋的欢呼起来,不远处的丹音见状赶忙凑过来:“怎么回事?”...

容昊重生,年下爱情

前期天地不容,后期主珩昊


重生之堵死太岁复活路;重生之我想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还给自己改cp?


不严谨与ooc归我,he

改稿后版本更新中↓


  

  

  

正文:

  

  

  

  

  没过几日便是分宫大典了,容昊也收到了水云天提前下发的请帖。



  而此刻趴在公示栏前的小兰花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她看到自己的法力分的确减了下去,可是“诚实守信”一栏的分值却忽然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这样算下来,她的总分依然没变,她依然稳稳当当排在了榜末,没有落榜。


  小兰花兴奋的欢呼起来,不远处的丹音见状赶忙凑过来:“怎么回事?”


  小兰花开心的抱住丹音原地蹦跶:“丹音仙子!长珩仙君他人太好啦,我没有落榜!”


  丹音也为她高兴,看着诚实守信那一栏的高分,丹音也笑起来,觉得这九重天上都温暖了些许。



  可是分宫大典要验明真身,小兰花真身本不是普通兰草,元龟从不说谎,又不点破神女之身,终究还是出了问题。


  前面明明所有上榜仙子验真身时都没有差池,除却调剂名额外,都已经顺利拿了各自投报的官职。可偏偏到了小兰花这里,元龟便缄口不言了。


  三生姑姑看着后面还没验完的仙子,头疼的让小兰花先站到一边,又问了她报名的殿职,得知是抢手的涌泉宫仙侍后,便让登记的小仙选出一个涌泉宫的备选人,待一会儿验完小兰花的真身后,再看谁的资质合适,择一进入涌泉宫。


  丹音在前面早就验过真身顺利进了涌泉宫,此时也暗暗担心的看着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的小兰花。



  等到所有人都验完了真身,三生姑姑便携几位长老,让小兰花上前——虽然元龟不知道为什么出了故障不显示小兰花的信息,但他们还有最传统的验真身方式作为备用方式。于是小兰花就一脸懵的站在原地被三个长老一同施法。


  小兰花的头顶上出现了真身的法相,可奇怪的是,她的真身周围环绕着一圈极少见的蓝色火焰,将小兰花的真身或明或暗的掩映其中,看不真切。


  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然而资历较老些的仙人们当即齐齐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那是业火!


  云中君当即道:“来人!速速将这仙子押入渡业渊仔细审问!”


  然而就在仙兵上前想抓住小兰花时,小兰花却忽觉腕间一烫,随即冰蓝色火焰忽的从骨兰上冒出来,将小兰花周身包围着护住,就如同护着她真身的影像那样。


  这一变故令众仙家皆是一惊,小兰花也被吓了一跳,疑惑的抬起手腕来——这骨兰手镯是大强非要给她戴上的,尺寸有些大,却偏不让她摘,说是能保护她,原来就是这样保护她吗?

  可如今这蓝色的火看起来这么危险,仙兵都会被伤到,她永远不想因为自己而伤害旁的人呀。小兰花想到这儿,赶忙将骨兰取了下来丢在地上。


  失去了保护的对象,骨兰便平息下来,业火倏忽间消散。


  云中君惊怒的看着小兰花——三界之中只有东方青苍能够操控业火,即便不是东方青苍,业火也是月族之术,如今水云天上一个小小仙女,竟然敢勾结月族?

  他当即用缚仙索将扔掉骨兰的小兰花控制了起来,严刑拷打,逼问她东方青苍的动向,可小兰花只认得大强,哪里知道什么东方青苍,只能哭着摇头说她不知道,说自己不是奸细。


  刑鞭一道道落在小兰花身上,更落在月尊身上同样的位置,东方青苍前一秒发觉骨兰有异动,后一秒就感到身上束缚与疼痛交织,眼角也湿了,当即神色一凛:谁敢动他的小兰花?


  东方青苍稍稍一感受骨兰位置,便发觉小兰花就在云中水阁的大殿上,心中一声冷笑:他近来没找水云天的茬,这水云天倒是不要命的厉害,上赶着来触他的霉头。

  

  他当即一个幻身出现在小兰花身旁,之消一震便震开了她身上的缚仙索。东方青苍揽住他的小兰花,拾回骨兰,随即他一个抬眼,业火便熊熊而起,直朝害小兰花受伤的云中君而去。


  云中君避之不及,抵挡之余,依然被业火所伤。业火来势汹汹,任万千兵将都根本无从近月尊之身。最终还是被打到虚弱的小兰花挣扎着上前,拉住了他墨色的衣袖。


  如今这般情形,小兰花也猜出了大概,大强实力这般强悍,肯定不是普通的罪仙,骨兰是他给的,业火是他放的,大强只能是东方青苍本人。可她想不了许多,也不觉得害怕,她只是不想东方青苍再因为她而伤害别人。


  东方青苍回眸,看着眼神祈求,对他摇头的小兰花,终究还是收回了业火,抱起小兰花来转身欲走。


  “东方青苍!你怎么敢!”云中君气急叫道。天兵呼啦啦的围了一圈。


  东方青苍回过头嘲弄道:“废物一窝,本座有什么不敢?”他又看看身后的一群天兵,仿佛雄狮在审视挑衅他的蝼蚁,“今天本座要带走小兰花,挡我者,死。”


  云中君腿都在发抖,以东方青苍的实力,刚刚完全能将这云中水阁上下屠尽,拦不得了。他挥挥手,仙兵登时散开。


  然而此时一道灵光闪过,长珩孤身一人,执剑立在了东方青苍身前

  ——东方青苍竟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攻进云中水阁,长珩作为战神,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更何况这一直处于水云天对立面的魔头如今还要劫走小兰花,他不能不阻,不能不救。


  东方青苍看着他,危险的眯了眼睛:“本座说过,谁若再拦,本座不会再留活路。”


  “东方青苍,放开小兰花。”长珩提剑攻过来。


  下一秒,滔天的业火朝着长珩烧去,长珩被业火灼伤,赶忙运起防御术法抵挡。


  一切不过发生在几息之间,小兰花见状惊叫着去拉东方青苍的胳膊:“不要伤害长珩仙君!”


  长珩不肯认输,再度攻上来,东方青苍一挥手,长珩运起灵力支撑了片刻,便被一股强劲的气息掀翻,紧接着业火便席卷而来。

  就在此时,一层白色的结界忽然出现,形成一个牢固的护盾将长珩护在了身后,同时一白衣身影出现在结界之下,抬手施法,维持着结界。


  业火猛烈的烧过来,那结界虽被层层削弱,但竟支撑着一直没有破裂。


  长珩惊讶的抬眼:“容昊?”


  容昊不敢分神,全力凝起结界抵挡业火,说道:“抱歉长珩,我来晚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这倒有意思。东方青苍一歪头,业火便加剧了朝那结界烧过去。


  小兰花见状,抓着他的衣袖急的要哭,不觉间喊了这些时日已经叫顺口的名字:“大强,你不要伤害长珩仙君和容昊仙君!”


  东方青苍被她晃的手也不稳了,小兰花一双胳膊上都是伤,这会儿使着劲儿,伤口都在疼,息兰圣印的作用让东方青苍也跟着她直疼的太阳穴突突跳,他隐怒的低头看她:“你自身尚且难保,还有力气给他求情?”


  小兰花面容苍白,嘴角还带着血迹,这会儿哭的小脸都皱巴了,抽抽搭搭的说:“我不管,长珩仙君是我的朋友,容昊仙君是除了师傅以外第一个叫对我花名的人,我不希望他们有事!”


  东方青苍思量一瞬,眼睛再一抬时已然撤了业火。于是容昊也终于卸下结界,警惕的看着他。


  东方青苍颇感有趣的看看容昊和他护在身后的长珩:“仙族一向贪生怕死,像这样不要命往前冲的倒是不多了,留你二人一命,将来本座再攻上水云天时,才能有意思些。”

  他说着,墨色的翅膀一展,便带着小兰花彻底消失在了水云天。


  长珩欲追,却被容昊拦下,容昊对他摇摇头:“长珩,别再追了。”


  长珩担忧的抬眼去看他。


  容昊知道长珩在想什么,说道:“那兰花仙子不会有事,东方青苍不会伤害她,你信我。”


  长珩看着容昊,片刻垂眸,他自然是信容昊的。长珩放弃了追去救人的想法,他这时才觉出五脏六腑都被业火灼痛,登时气血翻涌,呕出一口血来。


  容昊吓了一跳:“长珩!你怎么样?我们先回去,得赶紧给你疗伤!”

  

  

  回到涌泉宫,容昊急召了医仙过来。

  等待时,他坐在床边握着长珩的一只手,浅浅诊脉的同时也给长珩渡些灵力去缓解业火之伤。


  长珩看着他,纵使肺腑疼痛也挡不住思念如潮:“容昊,你怎么来了。”


  容昊看着长珩,不禁也软了目光,他轻轻一嗤:“你觉得我真能放任你不管不成?”

  容昊叹气:“本来知道会出事,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想来你不与东方青苍对上几招也是不肯放弃的,好在也终究不算太晚,如今伤得还不算重。”


  长珩眨眨眼看着他,忽然反应过来:“你本就知道东方青苍在水云天?”


  “知道啊,”容昊挑眉,浅笑着逗他,“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仙考时东方青苍便已经在水云天了。哦......我瞒而不报,长珩仙君要抓我不成?”


  长珩本是觉得不该瞒的,可看看容昊,却也放下了这般想法——容昊曾亲口讲与他的,容昊他本就不喜水云天,纵然实力深厚,也从不愿任职为水云天出半分力,又凭什么要求他要向云中君汇报呢?


  长珩于是默不作声。


  这时涌泉宫门外传来医仙到了的动静,容昊便抽开交握的手欲起身,不想却被长珩一把抓住了手腕。

  虽都在水云天之上,但两个人的确有一阵子没见了,长珩思念根深,如今见了容昊更是满腔心绪欲与之诉,生怕容昊救完自己就又要跑。


  容昊回头,见长珩就那么看着他,一双眼睛委屈巴巴,挽留之意呼之欲出。

  于是他轻轻一叹,重新坐下来,另一只手安抚的拍了拍长珩抓着自己的手,声音是不曾察觉的温柔:“我不走,长珩,你先放手,腾出地方来让医仙好好给你诊看。”


  外面脚步已至内室门前,容昊忙小声道:“快放开我,要叫人瞧见了。”两人这才在医仙进门的前一秒慌忙分开。

  容昊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屋子里几个围着长珩忙碌起来的医仙,心里竟荒唐的生出一种,仿佛自己刚刚在与长珩偷情似的暧昧感,那样隐晦,却也好像从心底里,悄然泛上丝丝缕缕的甜意来。

  

  

  

tbc....

  

  

诶嘿,拧巴许久的小情侣终于又见面了

  

下一章应该能到[一晌贪欢]那章情节了(懂得都懂/狗头),还在斟酌怎么改合适,所以也许发新篇,也许在旧文上改,旧文改的话不好提示更新,大家可以这章下面丢屁股蹲喔

期待红心蓝手评论~

  

又及,回礼是刚画的容昊版本的小兔福字,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