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徐璐

57337浏览    1993参与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演员徐璐!!!❤️❤️❤️❤️❤️❤️

  演员徐璐!!!❤️❤️❤️❤️❤️❤️

花雕美图苑

徐璐东方韵味,典雅国风。

徐璐东方韵味,典雅国风。

小飞有娱
这位小哥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哈哈哈哈
这位小哥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哈哈哈哈
A醒沫(周边)看置顶
月歌行 徐璐 亲笔签名照片

月歌行 徐璐 亲笔签名照片

月歌行 徐璐 亲笔签名照片

浅眠  (票务)

BLACKPINK 签名照

月歌行 徐璐 亲笔签名照片 

肖战 签名照

名侦探学院 蒲熠星 亲笔签名照片 

易烊千玺 沈腾 岳云鹏 张译 雷佳音

亲签 满江红 海报

王一博 亲签 无名海报

BLACKPINK 签名照

月歌行 徐璐 亲笔签名照片 

肖战 签名照

名侦探学院 蒲熠星 亲笔签名照片 

易烊千玺 沈腾 岳云鹏 张译 雷佳音

亲签 满江红 海报

王一博 亲签 无名海报

顾三一

【珊璐】吻过2

李导:“贾老师,现在我们遇上了一个难题。”


贾老师:“问题我知道,李导。”


李导:“这剧中人物的CP感迟迟体现不出来,这都开拍了,这要是搞不定,不能白费了这个心血啊。”


贾老师:“李导,不如这样,让她们两个人看部片子,找找感觉。”


文咏珊和徐璐都被李导和贾老师约到了一起,李导表示要给她俩为拍戏找感觉。


房间里,李导和贾老师已经加载好了资源,设置好了投屏,正要退出房间时,徐璐问:“导演,就我们两个人看吗?”


徐璐的性格就是那种比较偏内向的人,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克制而又慢热。徐璐虽然早就听说...

李导:“贾老师,现在我们遇上了一个难题。”

 

贾老师:“问题我知道,李导。”

 

李导:“这剧中人物的CP感迟迟体现不出来,这都开拍了,这要是搞不定,不能白费了这个心血啊。”

 

贾老师:“李导,不如这样,让她们两个人看部片子,找找感觉。”

 

文咏珊和徐璐都被李导和贾老师约到了一起,李导表示要给她俩为拍戏找感觉。

 

房间里,李导和贾老师已经加载好了资源,设置好了投屏,正要退出房间时,徐璐问:“导演,就我们两个人看吗?”

 

徐璐的性格就是那种比较偏内向的人,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克制而又慢热。徐璐虽然早就听说过文咏珊,但是一直都没有怎么接触过,人多热闹的时候还可以掩护自己,避免尴尬。

 

可是现在李导和贾老师都要走了,留她和文咏珊在房间里不知道要看一部什么样的片子,徐璐有些不知所措。

 

李导:“小文,小徐,好好看,这拍戏的时候这感觉就能找出来了。”说完就和贾老师走了出去,还细心地关好了房间门。

 

事已至此,徐璐只好安心看电影。

 

“这部片子我知道,李导和贾劳斯怎么这样子!”电影刚开始,文咏珊就认出了这部片子是《指匠情桃》,别问文咏珊为什么知道,问就是文咏珊本人之前看过。

 

“你是...看过这部电影吗?”徐璐决定打破尴尬,主动会和文咏珊聊天。

 

“尼介意在看电影的时候有生意嘲尼吗?我康电影的时候喜欢说一些话,有感...发!”

 

你介意在看电影的时候有声音吵你吗?我看电影的时候喜欢说话,是有感而发!

 

徐璐看着这个努力想要讲好普通话的人,脑袋愣了一下,才反应她想讲要清楚什么。

 

“我之前看过,很经典,尼康过吗?”文咏珊说着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声音却是奶呼呼的。

 

香港人讲话都这么可爱的吗?她之前见过文咏珊用粤语和工作人员交流,给徐璐的感觉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没有。”徐璐觉得她再听身边这位讲普通话,恐怕是会憋不住笑的,于是说:“我们还是专心看电影吧,看看导演到底选了一部什么片子。”

 

“你可以讲话的,我不怎么会受影响。”徐璐想了想,又回了这么一句。

 

李导找的是英语原声版,配有中英字幕。文咏珊是个香港人,英语是不差的。因为有翻译,徐璐也能看懂。

 

不熟的两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电影,徐璐因为是第一次看,有是导演推荐的,所以看的很认真。

 

文咏珊悄悄看向身边人,那个人真的超级认真,不知道看到后面会是什么反应?

 

“她们这里的眼神有点奇怪,你发现没有?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徐璐看到磨牙的那个片段,只觉得疑惑,只能问文咏珊是什么样的看法,交流心得。

 

“...不奇怪,这是感情。”文咏珊想尽词语去描述,但只能这么表达。

 

“因为佢系一部唔同类型的片,主人公就算打茄伦度唔奇怪啦。”文咏珊笑着说完,还不忘对身边人挑几下眉。

 

徐璐转头看向文咏珊,不经意间来了两人对视,徐璐发现文咏珊是真的长得很好看,很清澈又带有港风的感觉。

 

说粤语的文咏珊散发着自信的气息,和刚刚憋不出话完全是两个样子。但徐璐不懂粤语,也没听懂文咏珊讲的是什么。

 

徐璐就带着自己的疑惑继续看下去,直到...有些情节真的不对劲的时候,拿出手机百度,竟然发现这部片子是...百合向!

 

难怪李导和贾老师非要她们两个人一起看这部电影...

 

现在徐璐的大脑像是有人在辩论,但最后的出这么个结果:

 

《风声》是一部民国剧,双女主,还有就是...这也是一部百合向。现在看的这部电影真的很赞呀,又不是...既然导演和编剧都推荐我们看这部电影,还让我们学习借鉴,那就好好看下去吧!

 

徐璐头脑风暴好一会,继续安静看电影。

 

“我可以叫你璐璐吗?”文咏珊问。

 

“啊,当然可以啦!”

 

“她们的眼神好有感情哦,尼康!这是爱意的眼神,喜欢的小心翼翼。”文咏珊在旁边就这么说着。

 

直到电影放完,徐璐都挺安静的,想到影片最后主角的真情流露和告白,觉得可以趁现在找找感觉。

 

“电影看完了,我们要试一下嘛,模仿一下电影里的主角,对对眼神。”徐璐突然来这么一句,说完她和拍文咏珊拒绝她。

 

“可以呀,现在开始吗?”相比于徐璐,文咏珊倒是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徐璐仔细端详着文咏珊,嗯...眼前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她的眼睛好像会放电,怎么说呢?就是这个感觉...它说不上来!知道吧!但是不讨厌!嗯...我有点紧张...

 

突然间,文咏珊突然凑上来,徐璐感觉自己唇上落下了柔软,四瓣双唇紧贴在一起,徐璐一时之间忘记了挣扎,忘记了反抗。

 

......

 

“你这是干什么?!”徐璐反应过来推开了文咏珊。想到刚刚的场景,脸马上就红了...

 

“啊...呢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忍不住...入戏了!”文咏珊磕磕碰碰的解释着。

 

房间里安静的连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见。

 

许久过后,徐璐缓缓开口道:“我想...在拍戏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找一种恋爱的感觉,你觉得呢?”

 

“剧组夫妻”“剧组情侣”在圈内是很常见的事情,而徐璐又十分珍惜《风声》这个机会,所以,为了拍摄进行顺利,这个其实还是能接受的,只要能止步于礼数就好。

 

“我也OK!”文咏珊也觉得可以接受,自己刚进入内地发展,这次的机会是好不容易得来的,自己也想这件事情做好。

 

约定达成之后,她们两个就把自己完全代入李宁玉顾晓梦,拍戏十分顺利,尤其是徐璐,连贾老师都说不管什么看徐璐都是顾晓梦,很少有出戏的时候。


Hierophant

寻找(2)

上一章 


柳梢在柳府一刻也坐不住,毕竟现在找到洛歌是头等大事。


她在集市上漫漫而遊,她感觉到洛歌就在她身边,当她在向前走的时候发现原来是洛宁和阿浮君。没想到,他们居然转世成了凡间的一对寻常夫妻。也好,这样就可以一世一双人了。此时,她觉得身后有人,她一转身就是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只见那人拿着一把扇子,对着柳梢微笑说「我回来了」


柳梢顿时潸然泪下,抚摸着洛歌,仿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直至洛歌亲口吿訴她「一个铜板,洛歌卖给了柳梢」柳梢才相信他真的回来了。「你回来了!我和孩儿找你很久了」洛歌稍为错谔,「孩儿?哦~对不起,让你们受苦,走吧!柳梢上神,回仙居!」


「柳梢,你怎...

上一章 


柳梢在柳府一刻也坐不住,毕竟现在找到洛歌是头等大事。


她在集市上漫漫而遊,她感觉到洛歌就在她身边,当她在向前走的时候发现原来是洛宁和阿浮君。没想到,他们居然转世成了凡间的一对寻常夫妻。也好,这样就可以一世一双人了。此时,她觉得身后有人,她一转身就是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只见那人拿着一把扇子,对着柳梢微笑说「我回来了」


柳梢顿时潸然泪下,抚摸着洛歌,仿佛这一切都是在做梦,直至洛歌亲口吿訴她「一个铜板,洛歌卖给了柳梢」柳梢才相信他真的回来了。「你回来了!我和孩儿找你很久了」洛歌稍为错谔,「孩儿?哦~对不起,让你们受苦,走吧!柳梢上神,回仙居!」


「柳梢,你怎么瘦了?是不是孩儿太折腾了?」「不是,你的女儿可乖了,将来肯定像你」「反正是我和你的宝宝,一定是出类拔萃的亅两人的甜蜜对话让一旁的商玉容有一丁点恶心,毕竟卓秋弦到现在还是对他爱搭不理。「行了你俩!有理会我的感受吗」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没有」令商玉容有些无语。「罢了罢了!洛歌,你回来就好了!快快帮我想办法如何令师姐理我」


「卓秋弦无非就是想你晋神呗!」「我已经很努力了,唉!」「快离开吧,别打扰我和柳梢二人世界」商玉容欲哭无泪「行行行,我走!」



来一杯热白开吗

【洛柳】圆满

洛歌×柳梢

在超话看到的洛歌回来后在新房里亲吻柳梢的被删减片段的扩写,文笔渣,短打小甜饼

  

柳梢被洛歌吻醒的时候仍觉得是一场梦,可唇上的触感又那样真实绵柔,于是她求证似地拍了拍洛歌的脸。

旖旎的氛围骤然消逝。

  

“嘶……”洛歌往后退了些,一开口竟有些委屈,“夫人昨天看到我后扯了我的头发,掐了我的腿,现在又拍我脸,接下来又打算如何?”

  

柳梢又揉了揉他的脸,确定眼前这个人切切实实回到她的身边,不会再离开了后便腾地一下上仰抱住他,脸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只喃喃叫他的名字,“洛歌。”

  

“嗯。”洛歌轻抚她的背,“怎么了?”

  

“洛歌……”柳梢又唤了...

洛歌×柳梢

在超话看到的洛歌回来后在新房里亲吻柳梢的被删减片段的扩写,文笔渣,短打小甜饼

  

柳梢被洛歌吻醒的时候仍觉得是一场梦,可唇上的触感又那样真实绵柔,于是她求证似地拍了拍洛歌的脸。

旖旎的氛围骤然消逝。

  

“嘶……”洛歌往后退了些,一开口竟有些委屈,“夫人昨天看到我后扯了我的头发,掐了我的腿,现在又拍我脸,接下来又打算如何?”

  

柳梢又揉了揉他的脸,确定眼前这个人切切实实回到她的身边,不会再离开了后便腾地一下上仰抱住他,脸埋在他怀里蹭了蹭,只喃喃叫他的名字,“洛歌。”

  

“嗯。”洛歌轻抚她的背,“怎么了?”

  

“洛歌……”柳梢又唤了一遍,长久的等待与世事轮转令她心中积淀了沉沉的酸涩与悲伤,“我爹娘走了……我只剩你了……”柳梢环着洛歌的手紧紧地,“我只有你了,洛歌。”

  

洛歌用力地回报她,想让她感受到他的存在,“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从今以后,朝朝暮暮,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永不相离。”

  

“上神一诺,永不反悔?”

  

“永不反悔。”洛歌擦去柳梢眼角的泪珠,“好了,不哭了。看看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可还喜欢?”

  

“嗯?”柳梢环视一周,发现腿上盖着的是绣着鸳鸯的红色被褥,垂着的床帘也是红色的,窗上还贴着囍字,这间房子俨然被装饰成了新房的模样。她有些害羞又好奇,“我们不是成过亲了么?”

  

“可是……”洛歌抬手一转变出一套婚服,“我们还未圆房呢,而且我们应当还算新婚燕尔,按照人间的规矩,这些婚饰尚不可摘。”

  

柳梢耳根微红,“我们不回仙居吗?”

  

洛歌一想到叽叽喳喳的小胖、商玉容和老草就头大,他们三凑一起仙居应当热闹得很。“你之前不是说要去览山川日月,见四海星辰么,等看遍了人间山河后我们再回去。左右仙居有商玉容他们在,无需担心。我们呢,先在这过几天养鸡养兔子,煮饭煲汤的凡人生活,好不好?”

  

“好!”柳梢倚在他怀里玩他垂落的头发,她不曾告诉他其实寻他的这千年里她早已踏遍三界,不过那时心思都在找洛歌身上,山川风月落在柳梢眼里便都是洛歌的影子,而如今他回来了,云海星辰便不再承载着她的思念、她侥幸的期盼,呈现出它们本来的样子。

  

“那夫人饿了吗?渴了吗?要起床洗漱了吗?”洛歌刮了下柳梢的翘鼻,“为夫做了早饭,吃完我得去把后院的地翻一翻。”

  

柳梢两手环挂在洛歌脖颈上,歪着头,眼里盈满了笑意,“洛歌上神适应得这么快?老祖要是在这里,必得记上一笔:洛歌上神耕地种菜喂羊养兔子……”

  

“太冗长了,简洁点就是,洛歌上神终得圆满。”


护住了三界清平,予一人欢喜,如此已是圆满。

  

——————————————

“山川风月落在柳梢眼里便都是洛歌的影子,而如今他回来了,云海星辰便不再承载着她的思念、她侥幸的期盼,呈现出它们本来的样子。”这段的灵感来自于之前读过的一首诗:“你在我身边,于是万物只是本来的样子。”

  

  天杀的剧方和剪辑,要不是看超话,我都不知道结局洛歌回来后还和柳梢回人间的房子,还有吻戏!!!!😡

  图源水印



北方大鹅

  还好在我们是顾晓梦和李宁玉的那一百天里没有遗憾…

  还好在我们是顾晓梦和李宁玉的那一百天里没有遗憾…

凌吾

2022.01.01—2023.01.01

谨以此视频纪念入坑一周年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大家新年快乐

B站:BV1V8411w7sv

风不止,暗涌流,转眼裘庄已一年

感谢@玉梦的一元币  的催产,新一年期待更多

封面:@我是长孙璇玑 感谢神仙无偿赠送  

封面字素:@Cathy-笙之-

色链:@昨日他梦 

  


2022.01.01—2023.01.01

谨以此视频纪念入坑一周年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大家新年快乐

B站:BV1V8411w7sv

风不止,暗涌流,转眼裘庄已一年

感谢@玉梦的一元币  的催产,新一年期待更多

封面:@我是长孙璇玑 感谢神仙无偿赠送  

封面字素:@Cathy-笙之-

色链:@昨日他梦 

  

肥猫壮士

吻过1

  文咏珊人在香港,心却在大陆,她用着一副复杂的眼神,呆呆地望着面前忙活结婚事宜的男人。

  她知道自己要结婚,可是脸上并没有挂出一丝笑容,反而给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样子,明眼人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愁绪。

  男人忙活完,转身对上后者远走的思迅,顺手在桌上拿起一张请帖,将她递给面前的文咏珊,出口的声音略带沙哑。

  “回大陆看看你朋友吧。”

  文咏珊将视线挪到请帖上,看着上面两人的名字,努力在唇角扯出一抹勉强,男人口中说的大陆朋友不是别人,正是文咏珊在几年前合作过的一位特别的搭档。

  那人之所以为什么特别,就连文咏珊也说不出口,或许是合作的题材敏感,亦或者是还没从戏中走出来。......

  文咏珊人在香港,心却在大陆,她用着一副复杂的眼神,呆呆地望着面前忙活结婚事宜的男人。

  她知道自己要结婚,可是脸上并没有挂出一丝笑容,反而给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样子,明眼人都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愁绪。

  男人忙活完,转身对上后者远走的思迅,顺手在桌上拿起一张请帖,将她递给面前的文咏珊,出口的声音略带沙哑。

  “回大陆看看你朋友吧。”

  文咏珊将视线挪到请帖上,看着上面两人的名字,努力在唇角扯出一抹勉强,男人口中说的大陆朋友不是别人,正是文咏珊在几年前合作过的一位特别的搭档。

  那人之所以为什么特别,就连文咏珊也说不出口,或许是合作的题材敏感,亦或者是还没从戏中走出来。

  她看了很久的名字,在不觉中发出一声冷到冰点的笑,让人觉得背后一阵发凉,随后将请帖合上,顺势放进外套口袋里,低头微微叹下一口浊气,努力在唇角挂出甜蜜。

  回答对方的话,声音已经颤抖得不像话,“嗯,谢谢。”文咏珊说完,站起身离开了香港。

  坐在车里,文咏珊看着手机里堆得满满的行程,低头自顾自唉唉叹下一口无奈,拨打了经纪人的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正要开车去机场时,手机传来一声信息提示音。

  文咏珊看着手机里推送的新闻,皱起了眉头,于是加快了速度,路上还不忘和经纪人嘱咐,行程提前得自然些,别让看出破绽。

  自从看见那个新闻之后,文咏珊的思绪更加复杂,甚至在机场内都坐立难安,恨不得早点见到那个人,问清楚事情的经过。

  下了飞机,文咏珊也顾不得休息,直奔路边打的士,这一幕让后面的黑色保姆车内的经纪人和助理看蒙了。

  经纪人只能坐在车里,眼巴巴看着的士离开,正要拨打当事人电话时,一边的助理见状,低头浅笑着将前者的手机按下。

  “先别着急打电话。”助理的声音传来,像个老妈子的经纪人白眼几乎翻上天,随口埋怨了句话,“你说她这是闹哪样,她是忘了自己会迷路吗。”

  助理呵呵笑着,随后将手机中的画面摆在某人面前,并用眼神示意着她看向屏幕,一脸无奈回答道:“你说呢。”

  前者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手机中推送的内容,这个新闻几乎是霸屏了整个手机屏幕,也是在看到这个新闻之后,两人瞬间能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着急。

  “优秀青年女演员恋情曝光”。

  这样的字眼刺痛文咏珊的眼睛,推文中并没有提起那位女演员是谁,就连图片都模糊到哪都看不清,但某个口是心非的女人,还是从图片中一眼看出那人是谁。

  在车里的文咏珊又开始焦虑了起来,一开始她还在心里纠结那人究竟是不是她,后来看到更清楚的视频曝光,更能确定心里坚定的想法。

  她不断在手机里发送信息,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打字的手都在抖,越是想停止,双手越是不听话。

  虽然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是文咏珊却感觉自己坐了很久的车,久到就像一辈子。

  信息发送后,不出意外没有回复,她仰头看着车顶,像是在努力止住眼泪那般,随后又低头呼出一口浊气。

  到达目的地,文咏珊也顾不得整理自己,一股脑袋埋进提前约好的咖啡店里。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天都黑了,黑屏的手机亮了起来,是那人的信息回复。

  “好。”

  只有简单的一个好字,文咏珊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不少,一路上都沉着的脸也开始出现了笑容。

  紧闭的咖啡店门被人推开,放置在门口的风铃声引起文咏珊的注意,她立刻望着窗外的脑袋,看向来者。

  她穿着一身休闲服装,看着很是低调,一头偏黄棕色的直发自然散落在肩头,给人一种极为舒适的感觉。

  也是在这一刻,文咏珊的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在没有回复的那一个下午里,她一直在担心会被拒绝,幸好,她答应了。

  但文咏珊见到她身后跟着的男生后,脸上的笑容又瞬间消失,原来那些八卦新闻都是真的。

  文咏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摆出一副好朋友的架势,和眼前的女生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女生没有回应她的问好,反而将视线落在身后的男生身上,主动介绍起这个男生,“珊……这是我男朋友。”

  徐璐出于本能想要叫出之前合作时对她的称呼,在刚开口时,又给咽了下去,恢复了陌生人的样子。

  “合作过。”文咏珊面上扯出假笑和男人打招呼,徐璐像是故意那般,当着前者的面,主动牵起男生的手。

  后者见状,只觉得这一幕有些刺眼,故意低头装作看不见,实则心里很不是滋味,三人从坐下后,就没有交谈。

  文咏珊的耳边也只是对面两人的窃窃私语,这样一幅画面让某人心里很不是滋味,放在桌底下的双手复杂不断扣着手指。

  尴尬的气氛被一声电话铃声打破,男生看了眼,说道。

  “珊姐,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璐璐,你忙完了就赶紧回酒店吧,这里不安全。”

  男生的话传入两人耳中,徐璐脸上随即挂出不舍,目送男生出了咖啡店,几乎是男生消失的瞬间,徐璐立刻恢复了该有的平静。

  前者也在这个时候看着面前的女生,出口的声音已然沙哑得不像话,其中带着不确定和不可控的颤抖。

  “恭喜你,脱单了。”文咏珊的话就像一道尖锐的风,划破这份尴尬,徐璐听出她声音中的不对劲,说不担心都是假的。

  她拿起桌上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故作冷漠般回答道:“也恭喜你啊,终于结婚了。”

  “你……”明明话已经到了嘴边,文咏珊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这番话在飞机上,车上已经演练了无数遍,还是无法做到面对面前的人。

  文咏珊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处理这段关系,是朋友,是合作伙伴,还是……剩下的关系,文咏珊说不出口,她也不敢去想。

  徐璐见状,冷笑出声,“怎么?”不管怎么说,徐璐还是做不到像个朋友一样去面对文咏珊。

  恍惚间对视也只是匆匆离开,或许用最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两人才贴切吧。

  “我来给你送请帖。”说着,文咏珊将卷到变形的请帖放在桌面上,她不敢递给徐璐,她害怕被拒绝,随后再次说道:“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这番话音落下,徐璐发出一声呵呵冷笑,将请帖撕碎扔在文咏珊身上,随后站起身准备离开。

  后者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徐璐要离开的手臂,突然而来的肢体接触,让两人的心里都泛起阵阵涟漪。

  “对不起,是我当真了,是我闯入了你的生活,什么都是我,你满意了吗。”

  徐璐将声音压得很低,低着声音说道,听得文咏珊心里很不是滋味,后者的眼泪决堤,她多少年的委屈在这一刻,发泄得淋漓尽致。

  “我没想把17年的事情当真,可是你的吻让我觉得你真的很爱我。”

  “对不起。”文咏珊听完徐璐的那些话,只好一遍遍道歉,她知道道歉无用,可是在这一刻,有再多的话也都化为最不想听到的那三个字。

  徐璐回头看了看眼眶微红的文咏珊,眉头在不觉中皱了起来,让她想起几年前发生的事情。

  每一件和她经历过的画面,就像放映片似的,清晰在脑子里面一遍遍过,“你的喜欢,只是……”文咏珊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不是。”

  她不想听完前者剩下的话,“我们谈谈好吗。”显然,徐璐并不领情,她推开咖啡店的门,文咏珊在后面穷追不舍。

  “你的国语应该还没烂到听不懂那几个字吧。”徐璐在电梯内呛着文咏珊,“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你的出现就是在伤害我,我爱你,你是知道的,我当时一定是发了疯了,在我知道你有男朋友的情况下,我还……”

  我还接受了你的吻,那个属于文咏珊的吻,很温柔,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温柔,让人恨不得融进骨子里。

  可是那个吻现在回忆起来,就像一把刀子,不断刺痛着徐璐的心,疼到她觉得就连空气都变得稀薄,疼到窒息。

  在文咏珊见不到的地方,徐璐握紧了双拳,把指节握到发白也不愿意松开,直到指甲嵌入肉里,疼痛让她恢复了清醒。

  微微颤抖的手臂被文咏珊察觉,在进门的瞬间,她伸出手,挡住那扇关闭的门,门缝夹得手指生疼,她也没吭一声,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徐璐见到那双手,心疼到无法用文字来描述,她一把拉住文咏珊的手臂,拉进酒店的房间内,皱着眉头看着文咏珊的手。

  担心的表情写满全脸,“疼不疼啊,你是不是傻,关门你还要把手伸出来挡住。”

  听到关心的话,文咏珊在心中重重松了口气,努力在嘴角挂出笑容,说不疼都是假的,她疼到心都在滴血。

  摇了摇脑袋,轻笑出声,被关心的感觉让人觉得心很暖,“你担心我啊。”徐璐听到声音,抬头看着文咏珊的眼睛。

  在对视的瞬间,眼泪滴落在文咏珊的手背上。

  这是第一次,文咏珊感觉到眼泪的滚烫,烫到皮肤都要被腐蚀的感觉,她心疼地把徐璐搂在怀里。

  像剧里那样,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肩头微微耸立,让她更好地把脑袋埋进自己的颈窝深处。

  拥抱不知过去多久,文咏珊轻轻在徐璐的脑袋上盖下一个章,接着是微凉的眼泪,接着是紧闭的双唇。

  久违的吻让徐璐不知所措,眉头皱起,想要推开门前的人,双臂却在这个时候被对方擒住。

  温柔而霸道的吻,让徐璐两腿发软失去了支撑力,瘫在文咏珊的怀里,脑子播放的回忆在瞬间如同烟花炸开,变为一片空白。

  今晚,徐璐还是没能像之前那样拒绝前者,一次次拽紧她的手臂,在她的肩膀留下鲜红的指痕。

  后半夜,她搂着怀里微微发颤的文咏珊在怀里,徐璐知道,现在的她脆弱到如同大海里的浮木,只要一点海浪就会把她拍散。

  文咏珊抓着徐璐的手腕,仰着脑袋努力去缓解灭顶的触感,就连这样,她也不敢去碰对方。

  直到文咏珊蜷缩在被子里后,徐璐这才主动开口说道:“那个人不会知道吗。”

  “他不是什么好人。”

  某人口中的他,徐璐知道指的是谁,之所以会和那个男的在一起,只是因为,那次在开门的瞬间,一束光从那个男的身后照过来,让她回忆起与文咏珊的曾经,才会莫名其妙答应下追求。

  她很清楚,这个男生的人品,但是,她还是要试一试,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一个女人。

  而相处下来,她渐渐发现,心里始终无法放下现在就躺在自己身边的人。

九木派

谁的爱不疯 不配谈爱过

指路2:22玉姐表白音频

谁的爱不疯 不配谈爱过

指路2:22玉姐表白音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