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徐艾

3869浏览    24参与
黑毛北极狐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像徐艾

又在茶了

本来想画艾徐结果画的像徐艾

微梦

[JOJO]石之森林今天也很和平

#沙雕童话风 写着玩的那种

#ooc

#注意避雷:

主天气安娜,副cp艾徐,安娜→徐,一句话的茸老板


——


在遥远的石之森林里,生活着一只叫做安娜苏的大灰狼,安娜苏不是一般的狼。


他留着艳丽的粉色长发,穿渔网衣,甚至还有一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色长筒高跟鞋。


再加上他灰色的耳朵和毛茸茸的灰色尾巴,活像某种色.情主播,所以他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啊,跑题了。


说来,灰狼安娜苏有一个心上人,是一只叫做徐伦的小老鼠,徐伦也很不一般,她和别的胆小的老鼠不一样,勇敢又(很)能打,所以她是老鼠王。


虽然听起来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但更不一般的是,她和...


#沙雕童话风 写着玩的那种

#ooc

#注意避雷:

主天气安娜,副cp艾徐,安娜→徐,一句话的茸老板


——


在遥远的石之森林里,生活着一只叫做安娜苏的大灰狼,安娜苏不是一般的狼。


他留着艳丽的粉色长发,穿渔网衣,甚至还有一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白色长筒高跟鞋。


再加上他灰色的耳朵和毛茸茸的灰色尾巴,活像某种色.情主播,所以他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啊,跑题了。


说来,灰狼安娜苏有一个心上人,是一只叫做徐伦的小老鼠,徐伦也很不一般,她和别的胆小的老鼠不一样,勇敢又(很)能打,所以她是老鼠王。


虽然听起来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但更不一般的是,她和一个叫做艾梅斯的人类少女生活在一起,艾梅斯在石之森林生活很久了,聪明又可靠,森林里的动物们都称她为大姐。


徐伦和艾梅斯生活得非常幸福,每天都能一起暴打很多作恶的野兽。就是她这样勇敢的英姿俘获了安娜苏的心。


啊好像又跑题了。


说起来,很快就是徐伦的生日了,对徐伦痴心一片的安娜苏决定要给徐伦准备一份大礼。他思来想去不知道给徐伦送啥,于是将自己作为参照物,认真分析了一番。


我喜欢吃羊→羊很好吃→徐伦也会喜欢吃→给徐伦活捉一只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安娜苏最终决定给徐伦抓一只羊。于是行动力超高的他当天晚上就来到了生活着很多羊的草原。


他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看起来很健壮结实的羊,后来他才知道那只羊叫天气预报。


那只羊一定很好吃,就决定是他了。安娜苏悄悄地跟在天气预报后面,准备发起偷袭。


殊不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气预报可是羊群的传说,平时看起来沉默寡言的他,从来就没有被狼伤过一根羊毛,安娜苏自然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回头看了一眼安娜苏,像是警告一般。


安娜苏被那种带着平静的怒意的眼神定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狼有这么强的气场,只能愣在那里。


再回过神来就找不到天气预报的踪影了。


天气:这么骚(粉)的狼还是第一次见。


再次见到天气就在第二天,安娜苏在草原四周物色着羊选,看着眼前一片贫弱的羊,他还是觉得昨天见到那只羊更好。


然后天气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瞧瞧那性感的倒三角身材,那俊郎的面容,身边还围绕着很多母羊。你品,你细品。绝对好吃,不好吃不要钱。


想了想,安娜苏口水都要留下来了,馋了馋了,都来不及洗……诶不是。反正,说时迟那时快,安娜苏寻思着偷袭搞不到,那就直接上吧,就冲着天气扑了过去。


天气四周的羊尖叫着跑开了。


天气抓住了安娜苏的手腕,安娜苏发现他力气好大。


天气把安娜苏轻易地压制在了地上。


安娜苏   危


感受到那只不安分的羊蹄子正往自己的渔网衣里探,安娜苏连忙按住了天气:喂你要干什么!你不是喜欢母的吗!


天气:(理智分析 得出结论)……你比她们漂亮。


安娜苏:??!??!?!??!?


虽然这种杂交行为在森林里经常发生,比如隔壁黄金森林里据说和他长得神似的发霉粉章鱼迪亚波罗就被小花豹茸茸(化名)给办了,但,果然,(内心是)钢铁直男的安娜苏难以接受。


他望着石之森林蓝得一望无际的天空,心情复杂。


艹,腰好酸。

艹,他好厉害。


在这荒唐的再遇中,安娜苏也得知那个混蛋羊叫天气预报了,表面上一脸正直为什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唉,羊不可貌相,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


在那之后,安娜苏决定再也不去找天气了。他该不会把每一只接近他的狼都那样办了吧,那也太恐怖了。这么想着,安娜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生活收到了巨大冲击,安娜苏无暇顾及徐伦了,相反的天气却总是来找他,这时已经快入秋了,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可是天气来找他的时候,却总是温暖的阳光普照的晴天。


安娜苏真的很不想和天气待在一起,但他无法拒绝温暖。毕竟他到了秋天也只能穿渔网衣。


天气来找安娜苏,却总是什么也不说,只是带一本书,安娜苏去到哪他跟到哪,后来安娜苏放弃了,反正天气不吵也不闹的,倒不会让人烦躁。后来他们习惯了坐在一起看书,看累了安娜苏就靠着天气睡着了,天气从不会把他推开,而安娜苏喜欢天气毛茸茸的帽子,和温暖的体温,只要习惯了,就很难忘掉了。


安娜苏难以理解一天比一天更把天气当回事的自己,他跑去问神奇的FF。


说起神奇FF,那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就是生活在泉水里的神奇生物。但是大家都不知道FF是住在泉水里,都以为FF是一汪清泉。


至于作用,大概就是和海○宝宝里的神○海螺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FF呢?」聪明的小精灵安波里欧告诉安娜苏。


安娜苏对着泉水问:神奇的FF啊,告诉我,为什么我这么在意天气预报?


等了一会,他看着清泉里自己一片粉色的倒影,觉得自己被安波里欧耍了,正当他要回去收拾安波里欧的时候,FF开口了。


她吼道:你傻*吗你!那***是爱情啊!这么无聊的问题还来问我?!


原来是有延迟。


「是爱情啊。」安娜苏恍然大悟……不对,才没有!他对徐伦一心一意,在见到徐伦的那一分那一秒起,他的世界就容不下别人了!


fnmdgp,安娜苏对自己的专一程度十分有自信,他决定再去看看徐伦,刷下眼熟。


他来到徐伦和艾梅斯共同生活的小屋前,看到她们两个人亲昵地依偎在一起,和往常一样,安娜苏想,不愧是徐伦,有这么多好朋友。


然后下一秒徐伦和艾梅斯啵了个嘴。


安娜苏   卒


就像是为了呼应他的心碎,天空下起了大雨,小动物们纷纷奔回了家中,只有安娜苏失魂落魄。冰冷的秋雨打在没有遮蔽物的身上,安娜苏冷得直哆嗦,但失去心中的光的他已经什么都不管了。


可是偏偏他的身侧还是传来了熟悉的暖意。


是天气,虽然看起来很诡异,但是他附近却没有雨点,反而有一小片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他身上。


天气灰蓝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安娜苏寻求温暖般,走到了天气的身侧。


“……以后……”天气俯身,将嘴唇靠在安娜苏的耳畔,一如既往地,清冷又温柔地低语道,“……我陪着你。”


「是爱情啊」

FF从来不会误判。


作为回应,安娜苏也抱住了天气。

全糖柠檬茶
画1画靓女,是无差

画1画靓女,是无差

画1画靓女,是无差

废墨1418

嘘——

——

二十一岁,在美国是一个神奇的年龄,这代表着在也没有了对酒精的管制,也代表——

徐伦只能在一旁看着艾梅斯喝的酩酊大醉。

从酒吧出来,艾梅斯搭着徐伦的肩膀,嘴里还嚷嚷着听不懂的话语,大概就是些一般醉酒的人会说的胡话。

“我…没醉…嗝,徐伦,你,你不用扶我…”艾梅斯的视线迷迷糊糊地找着她们的摩托车,身子杵在了原地,“你…你看,我还能走直线。”

喝醉了的成年人正扭捏地交叉着脚步,向着摩托迈近;以她的替身发誓,那绝对不是直线,徐伦心想。

终于到了摩托旁,徐伦看着艾梅斯艰难地摸着身上的钥匙——从头上的发辫,到裤脚,甚至…从外套往左胸内侧找了找。

徐伦不想问她为什么衣服上有那么多口袋却不...

——

二十一岁,在美国是一个神奇的年龄,这代表着在也没有了对酒精的管制,也代表——

徐伦只能在一旁看着艾梅斯喝的酩酊大醉。

从酒吧出来,艾梅斯搭着徐伦的肩膀,嘴里还嚷嚷着听不懂的话语,大概就是些一般醉酒的人会说的胡话。

“我…没醉…嗝,徐伦,你,你不用扶我…”艾梅斯的视线迷迷糊糊地找着她们的摩托车,身子杵在了原地,“你…你看,我还能走直线。”

喝醉了的成年人正扭捏地交叉着脚步,向着摩托迈近;以她的替身发誓,那绝对不是直线,徐伦心想。

终于到了摩托旁,徐伦看着艾梅斯艰难地摸着身上的钥匙——从头上的发辫,到裤脚,甚至…从外套往左胸内侧找了找。

徐伦不想问她为什么衣服上有那么多口袋却不用,也不想问她为什么会在胸旁边找钥匙。她只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只见艾梅斯二次弯腰检查裤脚的时候,有发亮的物体从艾梅斯的右胸侧掉了下来。

而似乎钥匙的主人并没有听见那清脆的一声响。

而徐伦还是没有动作。

“…奇了怪……”艾梅斯起身不满地嘟囔着,伸手就要拉开右侧的衣服。徐伦这时终于迈了一步,附身把钥匙捡起,还在艾梅斯迷茫的眼睛面前晃了几下。

“在这儿呐。”

对于早已过了可以考驾照的年龄并且已经考到驾照的空条徐伦来说,最后悔的莫过于自己之前曾经偷过车的前科,让她在父亲眼中彻底丧失了驾驶能力。

不过今天要想安全回去的话,她这偷车贼是不得不当了。

“唉…你什么时候…”

“你刚刚从…口袋里掉下来的。”

“我不放钥匙在口袋的……”艾梅斯迷茫的眼神中有一丝疑惑。

“好了好了,反正就是找到了嘛。”趁着那疑惑还没扩大,徐伦拉着对方骑上了摩托车。

“要抱紧我哦。”徐伦把钥匙插进锁孔,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艾梅斯,对方并没有对自己坐在后排表示异议,不知道是喝迷糊了还是知道自己喝迷糊了。

保险起见,徐伦环了几根线缠在艾梅斯的腰上。

不过似乎没什么必要——艾梅斯牢实地抱着徐伦,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摩托车的轰鸣声在公路上响起,好像有海风带着鲜咸的气味吹来,阳光之州弗罗里达的夜晚似乎不差,清冷中仿佛还有白日温热留存。

当然,徐伦知道这份温度源自哪儿。

“下次可别再这样啦。”

徐伦在半途中停下了车,这里离回去不远,最重要的是,风景不错。

吹过一阵阵的冷风,那点酒精过度散发的热量没的一干二净,艾梅斯又打了个喷嚏。而一旁的徐伦虽然顶着风,但身后有个刚满二十一岁的暖炉,倒也没怎样。

“又欠你一次……”艾梅斯似乎是被风吹清醒了,嘴巴喃喃着,用力搓着手。

“艾梅斯,你要真这么计较的话,那你一辈子也还不清我的债了。”

“……习惯了。”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还有这么多小心思啊。”

“呼……”艾梅斯暂时没有还嘴,所有呼出的气都用来温暖手掌。

这里是一片小小的旷野,从公路往东西方向看都有城镇在闪烁着灯光,时不时的还有车经过,又刮起一阵风来。

徐伦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再转头看向艾梅斯,对方似乎已经适应了冷,抑或是放弃了将手温热起来,她站起身,与徐伦一同看向这片旷野。

但沉默许久;无人开启对话,只有呼吸的声音。

似乎这两位外向的女孩此时终于将细腻的一面展露了出来,对于家庭,或者对于彼此。

她们实在太像了,又能被一眼看出不同。

“我说,你是打算在这儿看日出嘛?”艾梅斯笑了一声,转头看盯着地平线的徐伦,正要动身走向摩托。

“好啊,但是你要陪我。”

艾梅斯在摩托面前转身,就看着徐伦手指上套着自己的钥匙,还转了几圈。

本来只是调侃的。

“我可是有驾照哦,而且为了载某位,喝的钥匙都找不到的成年人回去,我还得明天才去开回自己的车。”

“……真不愧是有偷车前科的人啊…”艾梅斯无奈地缩了缩身子,刚刚又过去了一辆车,“看就看吧,反正我待会就在这睡着了可别怪我。”

——

她真的睡着了。

徐伦打了个阿欠,看着地平线,又看看一旁的艾梅斯,有些郁闷——明明是对方提议的,现在自己却在两难。

不过艾梅斯的睡相却意外的老实,也不打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的缘故,她蜷缩着,双手合拢垫在脸下。

不知道是报复还是好奇,徐伦俯身,朝艾梅斯的脸凑近了些——带着异域风情的脸庞,轮廓分明。虽然自己也是混血,却时常被人以“可爱”称呼(来自一位留着骚粉色长发的男性),而这幅面孔……居然也有点可爱。

像一只大猫,而脸上的纹身就像是斑纹。

只是现在,徐伦想,只是现在。

艾梅斯无意识地抿了抿唇,颤动了几下眼皮;徐伦有些好奇,她是否已经入梦。

于是她再凑近了些。

只有现在,徐伦想,只有现在。

她确认艾梅斯已经沉入了梦乡,用一个吻。

——

第二天,照常来临。

徐伦把艾梅斯叫醒,用手猛摇对方的肩。

“艾梅斯——”

“嗯…啊?”

“你快看——”

太阳照常升起,

她们照常回去,

照常,在分叉路上告别,

而时间仍还长而久远。

废墨1418
我流沙雕四格 米X鼠+花X院=...

我流沙雕四格

米X鼠+花X院=蜘X侠(大雾)

我流沙雕四格

米X鼠+花X院=蜘X侠(大雾)

小柒猫猫

荒木学院(巨雷有混乱cp提及)

cp有承乔瑟,茸莓,仗亿,徐艾,铁瘫铁提及注意避雷呃呃呃

逻辑极其不严谨,部分地方瞎编乱造,请不要追究谢谢您!!!!

接上篇脑洞

JOJO全员

​乔瑟夫乔斯达:乔纳森乔斯达的双胞胎弟弟,出名的花花公子,帅气多金,非常尊敬乔纳森和表姐丽萨丽萨,拿堂弟弟承太郎毫无办法,经常被欺负到自闭,需要承太郎安慰或道歉才能缓过来(内心像个孩子一样)其挚友为齐贝林家族的老二西撒齐贝林。乔瑟夫与堂弟弟空调承太郎的关系暧昧不清。

空调承太郎:为乔纳森乔斯达的堂弟​,有个双胞胎妹妹空调徐伦。混血儿非常帅气,是无数人的理想男友。励志考上海洋学的博士并为之不懈努力中。在把电脑借给乔纳森被迪奥有意删掉写好还没存档...

cp有承乔瑟,茸莓,仗亿,徐艾,铁瘫铁提及注意避雷呃呃呃

逻辑极其不严谨,部分地方瞎编乱造,请不要追究谢谢您!!!!

接上篇脑洞

JOJO全员

​乔瑟夫乔斯达:乔纳森乔斯达的双胞胎弟弟,出名的花花公子,帅气多金,非常尊敬乔纳森和表姐丽萨丽萨,拿堂弟弟承太郎毫无办法,经常被欺负到自闭,需要承太郎安慰或道歉才能缓过来(内心像个孩子一样)其挚友为齐贝林家族的老二西撒齐贝林。乔瑟夫与堂弟弟空调承太郎的关系暧昧不清。

空调承太郎:为乔纳森乔斯达的堂弟​,有个双胞胎妹妹空调徐伦。混血儿非常帅气,是无数人的理想男友。励志考上海洋学的博士并为之不懈努力中。在把电脑借给乔纳森被迪奥有意删掉写好还没存档的论文后发誓与迪奥不共戴天,后在乔迪夫夫结婚后有所缓和,但还是看不惯布兰度兄弟。喜欢欺负乔瑟夫,非常喜欢海豚。其挚友为花京院典明和波鲁那雷夫。与堂兄乔瑟夫的关系暧昧不清。

东方仗助:大一的新生,是空调承太郎的表弟,非常在乎自己的发型容不得别人说半句不好,据其自称最爱的是虹村亿泰和冰激凌。与好友广濑康一,山岸由花子,岸边露伴(也是其死对头)及其青梅竹马加情侣虹村亿泰一同考进同一所大学。在食堂吃饭时疑似听见吉良与川尻在讨论自己的发型,从此带着虹村亿泰开始了对平静生活两人组的追杀。是医护能手,与乔鲁诺空条徐伦关系不一般,是非常好的朋友。

乔鲁诺乔巴那:​长相清秀,本人性格跟外貌的娇弱截然不同。是布兰度兄弟的表弟,乔纳森的义弟,与瓦伦泰是发型发烧友。是校园戏剧社“黑帮”(查看注释①)的社长,在荒木学园出演震撼全校的大型舞台剧《黄金之风》,乔鲁诺在剧中“茸茸”的形象深入人心,还邀请到了万人迷的迪奥布兰度在剧中饰演其父亲,因为两人过于相像的外貌一时间脍炙人口,造成极大轰动。据传言其与组内客串演员迪亚波罗因特里休的缘故关系极差,后社团活动负责人福葛出面澄清并解释其关系差是真但并不是全部与特里休有关(据知情人士爆料其实是因为迪亚波罗为上一任社长有关),其挚友为布鲁诺布加拉提,雷欧阿帕基,纳兰迦基卡尔,盖多米斯达(表演导师为学长波鲁那雷夫)。本人在出演完《黄金之风·恬不知耻的紫烟》后疑似与其社团负责人潘纳科特福葛陷入热恋,至今为止并没有辟谣。

空调徐伦:空调承太郎的双胞胎妹妹,​荒木学院街舞社的社长,“超A女团”(查看注释②)团长。曾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其兄空调承太郎吐槽毫无女性的样子,与迪奥布兰度时尚品味高度一致,但不知为何,与迪奥布兰度的挚友关系紧张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是个大姐头的样子,经常为社团团员打抱不平,其挚友为特里休乌纳,F·F,纳鲁西索安娜苏(两人因同时去观看柱男乐团的演出而结缘,安娜苏曾被承太郎怀疑是徐伦的男友而遭到过承太郎的追杀)。暗恋团里的另一位“大姐头”艾梅斯,自以为掩藏的很好,殊不知除了和她一样迟钝的艾梅斯全世界都知道徐伦暗恋她,被乔鲁诺委婉的点出后大吃一惊,遭到布兰度兄弟的疯狂嘲讽(虽然本人并不在意但却让承太郎与迪亚哥结下了梁子)后决定要努力追到她。

乔尼乔斯达:​乔纳森乔斯达的表弟,活泼开朗,是乔斯达家少数的金发美男。无比热爱赛车,是天才型的赛车手,一直是同时期迪亚哥的劲敌,再一次意外中因为负伤而被迫休赛两年。在其人生最为昏暗的两年中认识了同为赛车手的齐贝林家族的老三尤里乌斯凯撒齐贝林。因为两人无与伦比的默契和同样的梦想而最终走到了一起。在乔尼复出的第二次比赛中险胜迪亚哥从而导致了迪亚哥对其深深地敌意。本人认为法妮瓦伦泰不是个好东西希望表哥离他远一点。

注释①​:“黑帮”成员有

演员:乔鲁诺(社长+副导演),布加拉提(导演),阿帕基(造型师),米斯达(备用化妆师),纳兰迦(音乐剪辑),​福葛(编剧+社团负责人)特里休(化妆师),里苏特(道具设计),普罗休特(服装设计),霍尔马吉欧,伊鲁索,梅洛尼(舞台设计),加丘,贝西(备用灯光师),索尔贝 杰拉德(道具负责人),史克亚罗 提查诺(旁白+背景音乐处理),乔可拉特(道具制作+医护人员),赛克(灯光师),表演指导为波鲁那雷夫。代表作《黄金之风》《黄金之风·恬不知耻的紫烟》。

注释②:​超A女团

女团成员:​徐伦(全能型尤其擅长Breaking),艾梅丝(Breaking),F·F(Hip-Hop),特里休(JAZZ),由花子(Locking),赫特潘兹(Hip-Hop),丽萨丽萨(Locking),玛莱娅(Dancehall),密朵拉(Dancehall),露丝(JAZZ),斯嘉丽(Popping)。她们的活动,节目安排,舞台场地通通由艾琳娜一手安排,是实至名归的经纪人。其客串编舞为安娜苏(urban dance)。

废墨1418

The gun(徐艾)

十分意识流(谁能想到就2000字结果我搞了三天才搞出来)and短小(2000字)

其实我是很想写出她们两人之间默契的感觉的(并不是单单只是爱情或者友情向),奈何自身的技巧和文笔……

标题是我瞎起的,跟正文基本上没有关系(感觉整体有点像SBR的世界观呢……)

所以,能接受就↓吧。

——

有风在刮着,两人骑着马,走在荒野之上。

月光照着两人幽绿的眼睛,像两只大猫一般,马蹄在缰绳的牵拉下控制着前进,捕食者靠近了山峦。

有人抿了抿唇,有人把辫子甩在背后。

而显然,她们和光明相安无事。走进山旁的村庄,其中道路曾被一位又一位牛仔踏平;酒馆的油灯随着一阵进出的风而飘摇不定,随后又很快的恢复了...

十分意识流(谁能想到就2000字结果我搞了三天才搞出来)and短小(2000字)

其实我是很想写出她们两人之间默契的感觉的(并不是单单只是爱情或者友情向),奈何自身的技巧和文笔……

标题是我瞎起的,跟正文基本上没有关系(感觉整体有点像SBR的世界观呢……)

所以,能接受就↓吧。

——

有风在刮着,两人骑着马,走在荒野之上。

月光照着两人幽绿的眼睛,像两只大猫一般,马蹄在缰绳的牵拉下控制着前进,捕食者靠近了山峦。

有人抿了抿唇,有人把辫子甩在背后。

而显然,她们和光明相安无事。走进山旁的村庄,其中道路曾被一位又一位牛仔踏平;酒馆的油灯随着一阵进出的风而飘摇不定,随后又很快的恢复了长远,恒久的平静。

她们还是来晚了。

酒馆散发着新鲜血液的腥味,尸体则横七竖八的放着,显然普奇刚刚“光临”至此。

“我靠……”艾梅斯感叹道,不知是为了这场景,还是因为普奇跑了。

“…他为了那遗骨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徐伦强忍着恶心,她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但看着还是想吐些什么。

“估摸着已经被他找到了吧。”艾梅斯看着这些被开膛破肚的家伙,再看看徐伦,打算拉着对方到屋外接着议事。

徐伦在出了门之后还是吐了,虽然只是蹲着干呕,但她还是直到眼睛微微发红才停了下来。艾梅斯看着对方的样子,也是一阵不舒服,鬼知道她刚刚看到了什么——破损的肢体,混杂着各类体液,还真是符合他普奇神父的身份。

谁让那遗骨偏偏往人身体里钻呢,这样是最快的方法。

“三十六个。”徐伦没有站起身来,只是蹲着,手臂直直地搭在膝盖上。

“……”艾梅斯稍微疑惑了一会儿,然后心中了然。

“那些尸体,一共…三十六个。”徐伦回想起里面的场景,又有些忍不住,“得到天国力量的条件,普奇已经完成了不少了。”

“那——”艾梅斯拿出两颗带着贴纸的子弹。

“我们直接去往终点吧。”

晨辉之时,她们仍然奔驰在荒野上,追着子弹的方向而策马。枯草,白骨,碎石散落在沙地,星星点点地显出荒凉。

还有三天便是新月,徐伦看着太阳升起却没有多高兴,光明正代表着,黑暗即将来临。

即使父亲已经恢复,可来自血脉的力量驱使着她去追逐宿命。

“但你为什么要跟来呢?”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做什么都好。”艾梅斯听到徐伦的疑惑之后,想了想,用无所谓的口吻回答着徐伦的问题,“而且我们是朋友啊。”

“谢谢你。”对于这位根本没必要与自己的命运相交集的友人,徐伦再三的感谢。

夜晚,她们在一个山洞下榻,看着斗转星移。

“不知道安娜苏他们有没有找到普奇。”

“你的贴纸撕开之后,无论如何都会与本体融合的吧。”徐伦看了眼闭上眼睛的艾梅斯,她的上下睫毛合成一条线,不老实的在眼窝里发着颤。

“嗯…不过他们现在都还没发来消息耶——”艾梅斯还是睁开眼,在这种地方,这样的情况下,实在让人难以睡着。

一个黑色物体忽然略过夜空。

“来了。”徐伦和艾梅斯一同笑起来,她们分别拿出了两块石头,等着那飞来的物体撞击——是右边的。

“……没有。”徐伦看着碎在自己手心的石块。

“看来要到终点再会了。”

一天过去,天才刚亮,太阳为了穿过云层还在提升着角度;此时发橘黄的光,照进山洞里,照在两人的脸上。

她们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两人才刚刚睡醒,看着对方都有种蒙了一层纱般的朦胧,除开眼瞳处——那正在发亮。

但似乎,对视的时间实在长了些。艾梅斯率先意识到了什么,移开目光,起身,而后徐伦也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

两人又开始了一天的奔驰,不过却一直没有说些什么话。

似乎有什么在悄然生长。艾梅斯想着之前的画面——橘金色的光线,混血的面孔,带着柔美,与坚毅。

那副画面实在弄得她有些莫名的心痒,艾梅斯心想,如果自己是个男生(即使她经常被当作男生),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只可惜,自己不是。

面前的峡谷越来越近,两人奔至入口不过百米。

“艾梅斯——”徐伦的声音闯进她的思绪,“来比赛吧?”

她朝峡谷扬了扬下巴。

参赛者们没有再说话。艾梅斯几乎和徐伦同时加速,胜利让艾梅斯暂时抛却思索,专注于风,荒野和马蹄。

徐伦瞟了一眼俯身的艾梅斯,那双绿眼睛正死盯着前方,厚重的发辫只随颠簸而动,而她的獠牙,则分别在额头与下巴之上。

墨西哥有豹子么?徐伦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她看向终点线,再看向超到自己前面去的身影;也许有吧,徐伦心想。

矫健而狂野,正在自己眼前。

进到峡谷之后,两人慢慢地走着,话匣子也打开来。

“这峡谷还真是壮观。”

“只不过我们在底部,要是能俯视就更好了。”徐伦仰头看看两旁的峭壁。

“不过爬到上面要不少时间吧。”

“是啊。哦对了,话说回来,这件事完了之后你想到哪儿去呢?回墨西哥么?”

“也许。”艾梅斯思索着,“不过留在美国也没什么两样啦。”

“我还挺想看看仙人掌的。”

“那好啊,你想看,等这件事完了。”艾梅斯看向徐伦,“我就带你去。”

轻松氛围之下似乎有暗流涌动,不过她们都没有在意,不,倒不如说,她们早已心知肚明。

不用言说的默契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产生,无论是行动,还是言语,总有些话不用也不该说出口。

第二天过去,她们狂奔在大地之上。

星与月还未落下之时,两人就动了身。她们追逐着太阳,与月亮做一次反向的赛跑。

在下次黑暗来临之前,她们要到达终点。

有黑色的点在天际线上,有马匹向她们奔来,扬起尘烟。

“可别输给男生们啊!”

“那是当然!”

黄昏,他们与她们交汇,然后到达终点。

而普奇似乎已等待他们多时。

——

废墨1418

旅行(徐艾)

ziben主义铁窗姐妹情(徐艾注意避雷)

徐艾注意避雷(作为冷圈cp粉的觉悟)

有一丢丢的修罗场(虽然其实根本修不起来)

可怜的安娜苏(安娜苏:我是男…承太郎:不,你不是)

有(十)些(分)沙雕注意。

如果能接受?

就向下吧↓

——

夜晚降临。

她已经解开了辫子,棕黑色的发丝像被子一样厚厚的披在肩上,带着些许月光清冷的色彩。

平常耿直的性格与穿衣举止,让人很容易忽略掉她是一个女孩。而此时她安静的不得了,绿色的眼眸在睫毛下闪着光,白光把她面容的深邃线条凸显的淋漓尽致,就像一尊雕塑。

直到她开口招呼徐伦过来。那个笑容啊,徐伦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是那一排整齐的牙齿把她...

ziben主义铁窗姐妹情(徐艾注意避雷)

徐艾注意避雷(作为冷圈cp粉的觉悟)

有一丢丢的修罗场(虽然其实根本修不起来)

可怜的安娜苏(安娜苏:我是男…承太郎:不,你不是)

有(十)些(分)沙雕注意。

如果能接受?

就向下吧↓

——

夜晚降临。

她已经解开了辫子,棕黑色的发丝像被子一样厚厚的披在肩上,带着些许月光清冷的色彩。

平常耿直的性格与穿衣举止,让人很容易忽略掉她是一个女孩。而此时她安静的不得了,绿色的眼眸在睫毛下闪着光,白光把她面容的深邃线条凸显的淋漓尽致,就像一尊雕塑。

直到她开口招呼徐伦过来。那个笑容啊,徐伦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是那一排整齐的牙齿把她晃着了。

凑近来看,那头发像波浪抑或是方便面,因为长期扎辫子的缘故;而今天艾梅斯难得的松开了辫子。

“也许是因为一切都结束了吧。”

她这么回答道。

——

在打败神父之后,承太郎对正要赶来的仗助及其援兵报了平安,就带着徐伦和其他人回到了日本;虽然对于带上某位红色头发的,徐伦的“朋友”,他很不情愿就是了。

安波里欧正在睡觉,小小年纪就经历了这么多,实在令他感到乏累。而艾梅斯却像个小孩一样,在看着窗外的风景。安娜苏看了眼跟自己隔了三个座的徐伦,再看看旁边睡着的安波里欧,也只能把视线不断的向徐伦的方向望着,结果被横在中间的承太郎一瞪,就只得连忙收回来。

徐伦和艾梅斯正坐在一起,墨西哥裔的女孩兴奋地看着窗外的海与岛屿,而徐伦也只能陪着看,时不时的应和一下——谁叫自己从小就待在美国呢,对于地球的另一端,即使是自己父亲的家乡,她也实在知之甚少。

刚落了地,她第一个注意的是一个梳着奇怪发型的男人,然后就是SPW财团的职员。奇怪发型的男人带着爽朗的笑容走到她面前,先是跟承太郎招呼了一句:

“这就是你女儿么?可真是Great啊。”男人伸出手来,用流利而带有奇怪口音的英文向自己介绍,“你好,我是东方仗助。”

徐伦愣了一下,一旁的承太郎一看徐伦朝对方脑袋上望着的视线,生怕她说错什么话,就抢先开口:

“徐伦,这是我的…朋友,东方仗助,他也是一名替身使者。”

“啊,你好。”徐伦终于反应过来,也回握了下对方的手。

在酒店安顿了一晚,徐伦在第二天得知了一个有些……难以言喻的消息;承太郎走的时候,在她面前有些犹豫的站着,最后还是抱了一下徐伦,然后登上了车。

而徐伦要去见自己的曾祖父了,徐伦回想起昨晚的话:

“那个老头刚从医院出来,就跑去旅游了,说是要趁眼前去享受生活。”承太郎憋了一会,最后还是把那句口癖说出,“真是的……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是不老实得很。”

“所以……”

“你们就替我照顾一下他吧,正好你们也可以放松一下心情。”

“……那你呢?”

“我……”

承太郎刚想开口,却又把话收了回去;一阵的沉默,他走近到徐伦跟前:

“你会很快再见到我的。”承太郎有些支支吾吾的说,“就,等着…爸爸回来,好么?”

“好,去忙你的吧,我要睡觉了。”徐伦尽量的放宽心,但语气依然流露出不爽。

艾梅斯正睡着,她背对着徐伦,在被子里蜷作一团。徐伦看着那一团白色慢慢往里缩,那具身体开始紧张的发抖,徐伦走到艾梅斯的床边,看到对方出了一头的汗。

徐伦谨慎地凑近,艾梅斯猛地睁开了眼睛。

“呼……”刚被噩梦惊醒的艾梅斯看到徐伦的脸差点又被吓一跳,“徐伦?”

“你做噩梦了么?”徐伦直起身,坐到艾梅斯的床上。

“……嗯。”被人发现这种事,实在让艾梅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她擦擦脸上的汗,与些许的泪水,用手将身子撑起来,“说起来……咳,你这么晚了都还没睡啊。”

“嗯。”徐伦点头,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又开口,“明天我们要去旅游了。”

“旅游?”

“我也不知道是去哪儿,不过听爸爸说是顺道去见我的曾祖父。”徐伦嘴上说着,但却似乎仍在思考,眼神盯着地面。

“…如果是承太郎先生说的话,那就绝对没问题的吧。”艾梅斯偏头看她,“你在担心么?”

“没有。”徐伦将视线转回艾梅斯,“不过现在状态糟糕的是你吧。你都梦见些什么了,我平常可没见你这么害怕过。”

“别说的好像我不是……女的一样。我当然会害怕了……就是,梦见了,我的家人。”经过两段长时间的停顿,已经把头半埋进被子里的艾梅斯终于把话说完了。

“……葛萝莉亚么?”

艾梅斯似乎突然放空了一瞬,然后她点头,又笑了笑:

“可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艾梅斯观察到了徐伦的眼神,十分的忧郁,“我现在还没到需要被同情的地步。”

“我不是为同情你而这样的……”徐伦与她对视,“我是因为…某些方面来说,感觉你跟我很像。”

“像?”

“嗯…也许是错觉吧。”徐伦看着艾梅斯,对方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两个眼睛来,睫毛还扑闪了两下。这个状态下的艾梅斯居然有种难得的气质,没有了平常咋咋呼呼的感觉。

“……都这么晚了,还是睡觉吧。”对方这么认真地盯着自己,搞得艾梅斯有些难为情。她的声音闷在被子里,艾梅斯避开徐伦的视线,往徐伦的反方向躺下。

直到一分钟后,床垫的弹回终于传来,艾梅斯暗自松了口气,闭上眼睛。

第二天,徐伦第一个拉开了车门。

坐在前座的徐伦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后座的三个人——艾梅斯依旧在看窗外的风景,安娜苏在看自己,安波里欧在看幽灵电脑,偶尔瞟一眼窗外。

六人座的车,有一个是空着的。

算了,反正自己早就习惯了。徐伦打开了窗户,风吹进来,稍微给了她一些旅游的心情;车辆驶入温泉旅馆附近,大片的山林映入眼帘,而山林之中,那座建筑显得十分的融入。

徐伦他们来的时候并不是泡温泉的热季,所以人并不是很多,为这片寂静的风景添了些空虚感;而不热闹,徐伦就又想起了那人的事…自己宁愿是陪着他去工作都好,几年都难得见面,徐伦知道自己的父亲很爱自己,但自己却不甘于只了解个替身的地步。

现在冒出个普奇,将来又会冒出什么?自己在受到袭击前甚至都不知道迪奥是谁,当然自己现在也不是很知道;徐伦感觉自家父亲对自己的隐瞒几乎到了一种过分的程度。

艾梅斯把她从思索中拉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张房卡,安娜苏和安波里欧则在看着她。

“这张给安娜苏,我嘛……”艾梅斯朝徐伦笑着说。

“你和我一起住。”徐伦把房卡从艾梅斯的手中拿过来,“走吧。”

“唉?!不是,徐伦…”艾梅斯感到了疑惑,还有一记眼刀,“你…你和…”

“男生和男生住,女生和女生住,有什么问题么?”徐伦回头,对上安娜苏的视线。艾梅斯感觉自己都快要叫出替身自保了,但安娜苏却没有动作,他转了身,和安波里欧上了楼。

“走吧。”徐伦对着艾梅斯展开一个微笑,然后收起笑容走在了前面,艾梅斯则愣在原地了。

“……哇哦。”徐伦听到一声感叹,回头看到艾梅斯在原地一步也没动,就又走回去。

“你刚刚太帅了!”

“?”

“我是说,你刚刚那个眼神…”艾梅斯和徐伦一起往楼梯走去,“坚定,充满了…威严,就只是瞪着他就……”

“艾梅斯你没事吧?”

“没事…”艾梅斯终于崩不住,笑了出来,“噗…哈哈,安娜苏那个表情,哎呦。”

艾梅斯扶着扶手缓了口气,再次在徐伦宛如看智障的目光中开口:

“徐伦,有时候你真的不像个十九岁的女生,反而显得比我还大些,也更成熟些。”艾梅斯接着踏上台阶,越过了徐伦身边,“不过嘛,我知道你愁眉苦脸的是为啥。”

“……我哪有愁眉苦脸。”徐伦抬脚,跟着艾梅斯。

“是因为承太郎先生没来吧。”

“……”徐伦停滞在原地。

“…亲情,就是张贴纸,粘着总觉得黏糊,但是撕下来的时候却又会很痛。”

“那…爱情呢?”徐伦跟着走了上去。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又没谈过恋爱。”艾梅斯找了找房间,“这里。”

“你没谈过?!”徐伦有些惊诧,“你都…20了吧?”

“是21。”艾梅斯示意徐伦过来开门,嘴巴嘟囔着“,…又不是所有女生都得跟你一样。”

“什么?”徐伦没听太清。

“没!没说什么。进去看看吧,这种风格的宾馆我还没有看过呢。”艾梅斯率先走进去,然后就站在门口不动了,“这是…让我们睡地上的意思?”

“不是吧。”徐伦也走进来关上门。

徐伦有听过日本的风俗,不过也差不多都忘光了,结果这俩外国人等旅店的餐食都送来了还没有搞懂,只能请工作人员亲自演示。

吃完了饭,徐伦和艾梅斯闲的无聊,把整个房间看了一遍,又回到了榻榻米上。

“你真就没谈过恋爱么?暗恋也没有?”

“没。”艾梅斯无奈地看着徐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在意?”

“我倒不是在意你没谈过。”徐伦想了想又开口,“不过你的贴纸替身总让人感觉……算了,你没谈过,那我就给你提个醒,一定要小心选择。”

“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挑,罗密欧的。”艾梅斯笑起来,收到了徐伦的瞪眼,强行回至严肃,“不过你说的对,确实该好好选。”

“…我挺想知道你对恋爱是什么印象的。”徐伦收回眼刀,“看起来你不想当初的我一样蠢。”

“当初……你的阅历真丰富啊,徐伦。”艾梅斯收获了第二记冷酷眼神,决定事不过三,“但你要说对恋爱的感觉……我就感觉一个词,腻歪。”

“为什么,你对恋爱有什么误解么?”

“倒没有……不过我又没谈过,怎么会知道什么感觉嘛…就是,两个人巴不得天天抱在一起,然后接吻啥的,我姐都没谈过,你指望我能知道些什么。”艾梅斯无奈摊手。

“……”

一阵的沉默,徐伦突然往艾梅斯挪动着身子,越凑越近,艾梅斯一个转头,就对上了一双碧色眼睛。

“喂—你干嘛——”艾梅斯感觉有呼吸吹到她脸上了,她连忙躲开,结果被戳了一下。

“你脸红了~”徐伦笑起来,“还真是个纯情少女啊。”

“放屁!你不也脸红了吗?!”艾梅斯回瞪她,“不信自己摸!”

“摸就…唉?”手背传来了热度。

“……”两人都没再说话了。

这场景似乎有点糟糕。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寂静而微妙的氛围:

“徐伦小姐,乔斯达先生正等着你。”职员转移视线,“罗斯提罗小姐,你可以先去温泉看看。”

徐伦和艾梅斯一同起身,一同在门口愣住,然后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一直到天色已暗,徐伦终于回到房间,艾梅斯已经洗完澡,用吹风机吹干了头发,坐在床铺上看着窗外。

“看你这一脸疲惫的,你的曾祖父把你训啦?”艾梅斯感觉到了徐伦的低沉,笑着对她招手,“那个送餐的来了,我给你留了点吃的,就在那儿。”

“你是相当放松啊。”徐伦穿上拖鞋,再把拖鞋脱下,“我没怎么,只是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

从石鬼面一路听来,徐伦感觉自己父亲不让自己这么早接触确实有原因,不过年仅17岁的父亲已经锤爆了百岁的Dio,六十岁的老人还能生子,让空条徐伦觉得年龄不是问题。

自家的族史实在光(槽)辉(点)灿(太)烂(多),徐伦心想,要不是父亲半途打了电话过来,自己真不知道那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东方仗助是自己的舅公。

“艾梅斯,我们去泡温泉吧。”徐伦感觉很心累。

“……问题是我才从那儿回来啊。”艾梅斯已经把柜子里的被褥拿出来了。

到最后还是去了。

男汤与女汤是分开的,她们去的时候,安娜苏正出来;艾梅斯已经闻到火药味了,而且她确定决定不是温泉的味道。

“你…你们先聊着,我已经泡过了就…嗯!”艾梅斯正想撤退结果被抓住了手腕,吓得召出了替身,带着皇冠与贴纸的替身在四周望,确保没有任何东西潜进身体,“徐伦!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精密度是C啊!”

“……”

“……”

“祝你们幸福。”

“?”

艾梅斯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一遍,而徐伦似乎没有多大反应,依旧拖着自己进了温泉。

觉得刚刚那段“对话”槽点巨多的艾梅斯正和徐伦两人在温泉里沉默地泡着。到最后艾梅斯还是懒得提起之前安娜苏的话,抑或是再之前关于恋爱的讨论,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

“我很奇怪一件事,因为之前承太郎先生在我就一直没说。徐伦,为什么承太郎先生要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呢?我是说,安娜苏有理由跟你过来,但是我和安波里欧…安波里欧也是小孩子,为什么要把我也带过来?”

“……”一直处在尽量放空状态下的徐伦还是不得不动起脑子。而开始思考,就代表刚刚的信息又会反上来。

艾梅斯看着徐伦慢慢的转头,眼神依然放空,还是默默召出了替身,徐伦从回来…不,从分房间时就不太对劲,怕不是遭了替身攻击,艾梅斯想着,把贴纸对粘到一起——是她发现的新用法,不过产生的效果不太稳定。

“是因为,怕失去挚友吧。”徐伦看她一脸警惕,叹了口气,“爸爸以前在战胜Dio之后,就与来的朋友分离了,最后在罗马找到了尸体。”

“而且…你回去也会被警察通缉的,你想再回牢里么?”

“可我现在又能到哪去呢?”艾梅斯收回了替身,“我的亲人都没了,那条罪状也会永远在那儿。去不去消除罪状倒无所谓,只不过,在陪完你之后,我还是得回到美国的吧。”

“……”

“你有一个很好的父亲。看在你给了恋爱经验的份儿上……还有之前帮我那么多次的份儿上,我就给你一句忠告。”

“不要辜负了这份恩赐。”

“可你好像还欠我一个东西。”

“什么?!”一说到欠,艾梅斯的神经就开始发怵,之前被掏肝的感觉历历在目,虽然没有留疤就对了,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天生就讨厌被人帮助,欠人情,即使……是自己的姐姐诚心想要自己变好。

“一个男朋友。”

“我上哪给你去找个男朋友?”艾梅斯有些紧张,

“艾梅斯,我发现你真的是个纯情少女。”徐伦干脆从温泉里面出来。

“不是,刚刚安娜苏说得都是玩笑话吧……”艾梅斯此时也顾不得避嫌了,反正在监狱里也看过,她也直接从温泉里头蹦出来,拿起浴巾往身上一裹。

“我问你,刚刚安娜苏说得什么?”徐伦转头,艾梅斯还在艰难地把浴巾扎紧,甚至用了张贴纸。

“他…他说……”一边扎浴巾一边回想实在有点费脑,艾梅斯一想到就脱口而出,“说,祝我们幸福……唉?”

手中的浴巾突然滑落。

苯环

我终于把石之海看完了呜呜呜

徐伦A爆了

我终于把石之海看完了呜呜呜

徐伦A爆了

赤又土

p1艾梅斯X仗助

p2徐艾,艾仗艾,徐仗

p3几个月前的徐艾单张(应该没发过吧)

注意避雷!!!雷!!!

在b站看到搬运的艾梅斯和仗助约会视频就脑补了这个。。。三个人混cp我竟然一点也不雷,神了

p1艾梅斯X仗助

p2徐艾,艾仗艾,徐仗

p3几个月前的徐艾单张(应该没发过吧)

注意避雷!!!雷!!!

在b站看到搬运的艾梅斯和仗助约会视频就脑补了这个。。。三个人混cp我竟然一点也不雷,神了

SCN
不是爷搞雷能手,是荒木先动的手...

不是爷搞雷能手,是荒木先动的手!
昨天看到脸红艾梅斯就无法平静激动的心情。艾徐站不稳了我要站徐艾了,88

掏出我一万年没用的少女画风

不是爷搞雷能手,是荒木先动的手!
昨天看到脸红艾梅斯就无法平静激动的心情。艾徐站不稳了我要站徐艾了,88

掏出我一万年没用的少女画风

闭嗝衩衩

终于有网了〒▽〒
有雷的话不要翻页谢谢啦

终于有网了〒▽〒
有雷的话不要翻页谢谢啦

+++喵呜+++
“徐伦你怎么又不擦头发?感冒了...

“徐伦你怎么又不擦头发?感冒了我可不管你啊”

啊好想吃百合

“徐伦你怎么又不擦头发?感冒了我可不管你啊”

啊好想吃百合

无赖巷

海面上蝴蝶纷飞,落下千万个吻。

海面上蝴蝶纷飞,落下千万个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