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徐达

9526浏览    287参与
混乱邪恶

p1本来想画六公但少了一位(

p2阴暗b李善长

p3刚入职的刘基看到邓愈和李文忠的早年简历


p1本来想画六公但少了一位(

p2阴暗b李善长

p3刚入职的刘基看到邓愈和李文忠的早年简历


怀旧小剧场
徐达因为一个选择,被朱元璋赐了烧鹅,一代功臣名将离世
徐达因为一个选择,被朱元璋赐了烧鹅,一代功臣名将离世
猪蹄折耳根
洪武二年(1369年)七月七日...

洪武二年(1369年)七月七日(8月9日),常遇春自开平率师南归,行至柳河川,突然病逝。

此时徐达已回师西北,攻占兰州后占领庆阳,正欲乘胜追击之时得此噩耗。


我想,当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徐达会不会在常遇春停止呼吸那一刻感到心中一痛呢


(时间段是我上百度搜的,若有误,请大家指正)


洪武二年(1369年)七月七日(8月9日),常遇春自开平率师南归,行至柳河川,突然病逝。

此时徐达已回师西北,攻占兰州后占领庆阳,正欲乘胜追击之时得此噩耗。


我想,当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徐达会不会在常遇春停止呼吸那一刻感到心中一痛呢


(时间段是我上百度搜的,若有误,请大家指正)



子意
好喜欢“淮阴事业爵汾阳”这一句...

好喜欢“淮阴事业爵汾阳”这一句,很奇妙的契合感,尤其是老徐性格还真的很汾阳……

好喜欢“淮阴事业爵汾阳”这一句,很奇妙的契合感,尤其是老徐性格还真的很汾阳……

epic.

 和朋友激情楼盖的产物哈哈哈

 铁血常徐!无差只吃友情向

  常遇春:190cm,体育生,篮球技术一流,在徐达建(强)议(迫)下挂职了一个体育部部长

  徐达:182cm,成绩很好人很温柔的学生会副主席,对谁都很温柔除了常遇春

  

  其实是自己的oc改的,常遇春黑发徐达白金发/有想法欢迎提出来!!我知道史实但这不是比较好看嘛(˃ ⌑ ˂ഃ )

  欢迎评论区提问箱和我互动!!最近激情产明初同人,后续应该会把朱元璋汤和李文忠都画了,也会有史向的哈哈!

 和朋友激情楼盖的产物哈哈哈

 铁血常徐!无差只吃友情向

  常遇春:190cm,体育生,篮球技术一流,在徐达建(强)议(迫)下挂职了一个体育部部长

  徐达:182cm,成绩很好人很温柔的学生会副主席,对谁都很温柔除了常遇春

  

  其实是自己的oc改的,常遇春黑发徐达白金发/有想法欢迎提出来!!我知道史实但这不是比较好看嘛(˃ ⌑ ˂ഃ )

  欢迎评论区提问箱和我互动!!最近激情产明初同人,后续应该会把朱元璋汤和李文忠都画了,也会有史向的哈哈!

epic.
  一只学生会副主席小天德(o...

  一只学生会副主席小天德(ooc)

  

  欢迎各种形式的互动!有意见也欢迎提出!!

  一只学生会副主席小天德(ooc)

  

  欢迎各种形式的互动!有意见也欢迎提出!!

猪蹄折耳根
徐将军!你看这兔子真肥,一会儿...

徐将军!你看这兔子真肥,一会儿剥皮拿去烤了!

徐将军!你看这兔子真肥,一会儿剥皮拿去烤了!

猪蹄折耳根
“徐将军?” 画一些可爱但喜欢...

“徐将军?”


画一些可爱但喜欢杀降的急先锋

原来真的有徐常的tag!来交党费

“徐将军?”



画一些可爱但喜欢杀降的急先锋

原来真的有徐常的tag!来交党费

热可乐

 老图建设,有缘画新的

 老图建设,有缘画新的

木槿子转圈,根本停不下来

【徐常】最后五天

徐达X常遇春,ooc,非常雷,泥塑历史(?)请速速逃离📣

好久没写文了,复健产物

  

    徐达合上书,仔细辨别着旁人不易察觉的动静。

        “那位客人,不必害羞。”徐达坐在床上,依旧低着头死死盯这本书的封面。

       “额呀,被发现了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男人,颇有些绿林好汉的风采,满脸嬉嬉笑笑:“还准备给徐大将军一个惊喜呢。”说罢,他立刻装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徐达X常遇春,ooc,非常雷,泥塑历史(?)请速速逃离📣

好久没写文了,复健产物

  

    徐达合上书,仔细辨别着旁人不易察觉的动静。

        “那位客人,不必害羞。”徐达坐在床上,依旧低着头死死盯这本书的封面。

       “额呀,被发现了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男人,颇有些绿林好汉的风采,满脸嬉嬉笑笑:“还准备给徐大将军一个惊喜呢。”说罢,他立刻装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别废话,”徐达看向他,声音里透露着杀气:“你是谁?怎么来我府上的?来找我干什么!”

       那个男人先是一愣,脸上的表情瞬间凝结,不过他立刻反应过来,回到那副笑嘻嘻的模样:“我?不重要!我只是想看看伟大的徐将军。”

       随即,他就向门口走去。踏出门之际,还回头摆了摆手。

       徐达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闪过的一丝哀伤。

       “喂!”徐达追了出去,可那人早就不见踪影。

       奇怪,好像好熟悉这个人。

       奇怪,有点不想让他走。

       第二天,白天总是会用余光瞥到那个人,但是想定睛一看之时,他总会消失。

       晚上,徐达什么都没干,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在等他。

       依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依旧是那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呦!大将军,在干吗呢?”

       “在等你。”徐达披散着长发,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人像受惊了似的,吓了一跳。

       这次徐达察觉到了那人的耳朵尖红了。

       “你白天一直看我,当然要等你问个究竟了。你是不是我的狂热粉丝?”

       “哇!这就是大将军吗?”

       “你是不是没有地方去?”徐达的眼睛远没有了昨天的凌厉:“你可以住在我府上。”

       这下好了,那个人脸憋的通红,半天才张嘴:“这样好吗?”

       “我不在意,您请自便。”

       那个人微笑着:“真想永远住这。”

       两人四目相对,最后都大笑起来。

       “不可能。”

        第三天依旧,徐达练兵,那个人远远的瞧,只不过徐达看向他,他也不会躲了。

        不能分心,明天就要远征沙漠了,一定要把王保保和北元皇帝赶出去。

       晚上,他又来了。

       “明天是不是要出征?”他漫不经心的问。

       “是啊,一定要打败王保保,完成某人的遗愿,这次先锋还专门选了他的内弟。”

       咦?为什么?那个某人,是谁?

       “好!加油!” 他笑了。

        第四天,出征的日子。徐达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结果中计大败,死伤数万人。

       伯仁?伯仁是谁?为什么大家要喊他。

       徐达真的累了,本来想等着他过来聊聊天,可已经打盹了。

       迷迷糊糊中,他察觉到那个人来了。他只是坐了一会,便走了。

       第五天,徐达带领着部队撤到了安全的地方,也没有精力去寻找他在哪了。

       今天晚上终于可以休息了。徐达拿起书,像第一次见面似的,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他也像第一次来似的,只不过,脸上嘻嘻笑之中透露了一点哀伤。

        “怎么了?”徐达放下书。

        “我要走了。”他眼圈泛红。

        “去哪里?还会回来吗!”徐达急了,声音也变大了。

        “哈,天德,再见了。” 说罢,他苦笑着,走了。

       没有回头。

       第六天,第七天,再也没看见他了,就像他从未来过一样。


(哎呀反正就是徐达用和常遇春的记忆换让常遇春再陪他五天())

                                      end.

混乱邪恶

p1某次夜宵大排档庆功宴上喝多了的常遇春和徐达 以及某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乐子人

p2克莱因蓝常服版徐将军

虽然看上去像常徐,但其实是徐常

p1某次夜宵大排档庆功宴上喝多了的常遇春和徐达 以及某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乐子人

p2克莱因蓝常服版徐将军

虽然看上去像常徐,但其实是徐常

怀旧小剧场
以徐达视角看朱元璋,我发誓再也不和老板喝酒了,妈妈呀太可怕了
以徐达视角看朱元璋,我发誓再也不和老板喝酒了,妈妈呀太可怕了
怀旧小剧场
徐达真的是死于吃烧鹅吗?这个世纪谜团,朱元璋给出了答案
徐达真的是死于吃烧鹅吗?这个世纪谜团,朱元璋给出了答案
寒食粥

【徐谢】当我和前夫重逢于书店(?)

*又来给我们历史官配造谣上分咯

*徐谢现代pa,有前世记忆,我流现代兵哥哥天德×科研社畜小谢

*2k+短打,近日出门有感

*他们属于历史,ooc属于我


——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谢瑶觉得自己也是倒霉,好不容易放假回老家一趟,身份证就光荣下岗。

出于在外行动的便捷性考虑,谢瑶还是去派出所补办了一张。

办完手续,从派出所出来,整个过程,宛如从冰窟走到火山。

但谁让自己倒霉呢,没了张身份证,她就得大夏天从凉爽的家中跑出来,顶着烈日炎风,到派出所补办一张。

各大APP依旧孜孜不倦地向她推送“绍城今日发布高温橙色预警”的消息。谢瑶苦笑一声,知道了又如何?在全球气候...

*又来给我们历史官配造谣上分咯

*徐谢现代pa,有前世记忆,我流现代兵哥哥天德×科研社畜小谢

*2k+短打,近日出门有感

*他们属于历史,ooc属于我


——


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谢瑶觉得自己也是倒霉,好不容易放假回老家一趟,身份证就光荣下岗。

出于在外行动的便捷性考虑,谢瑶还是去派出所补办了一张。

办完手续,从派出所出来,整个过程,宛如从冰窟走到火山。

但谁让自己倒霉呢,没了张身份证,她就得大夏天从凉爽的家中跑出来,顶着烈日炎风,到派出所补办一张。

各大APP依旧孜孜不倦地向她推送“绍城今日发布高温橙色预警”的消息。谢瑶苦笑一声,知道了又如何?在全球气候变暖的今天,沥青路上摩托车依旧在奔流,戴着帽子和不戴帽子的人依旧奔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远处的脚手架上建筑工人还在施工。

而她……

谢瑶遥遥一望,果断排除了暴露在太阳光下的共享电动车。眼下,被阳光照射过的车,若自己手头没把铁扇公主的芭蕉扇,等闲是不敢坐上去的。

实在是太热了。

风裹挟着热气吹来,像是一股热浪。

谢瑶终于遇到一辆不在阳光下的共享电动车。

她把松了的口罩一把扯下,碰了碰车座,有点发热——但在这个天气下,也不是不能让人接受。

天可怜见,她谢瑶,一个工作三年的科研工作者,没有车,也没有驾照。

一开始是因为她上大学那会儿还是个未成年人,后来则是忙于自己的学业乃至工作,越来越没有时间。

公交和地铁,是她在北京最忠诚的伙伴。

而她对烤串兴趣很浓,对考驾照则兴趣平平。在大家暑假都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的时候,谢瑶正抱着电脑躲在家里。

扯远了。

谢瑶把自己裹得很严实,头上的渔夫帽还被她压了压,生怕被风刮跑了。

夏天的下午四点在外面骑车,是一件很不理智的事。

谢瑶自己也懂得这个道理,于是她打算去附近的书店待一会儿。

——纯粹是为了避暑。

有一说一,书店里的空调是真的不错。哪怕是谢瑶这么个纯粹来蹭空调的,也或多或少因为点不好意思或实际需求,买点文具。

谢瑶打算买个文件包,这段时间的资料是越来越多了。

拿起文件包,谢瑶又打算顺便给她小堂弟谢琮买个五三。

谢琮过了暑假就是高三,谢瑶还是很真心实意为他好的(?)。

临近开学季,书店的教辅书也开始打折:

两本七折,多买多优惠。

谢瑶觉得不错,正好她大侄子也是上小学的年纪,顺便就挑了一本黄冈小状元——

谢瑶挑完,抬起头,正好和同样拿着一本教辅书的人面面相觑。

——这个人,她之前才在滑雪场见过,她当然不会不认得。

——更何况,他还是自己前世的丈夫。

谢瑶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感慨:世界其实很小,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在这么一个江南老城遇到他。

谢瑶瞄到对面的人手中的二年级教辅书,眼神有些耐人寻味。

徐达倒是很从容:“你也是来帮人买的?”

谢瑶点头:“买给我大侄子的。”

徐达温和笑道:“主……朱大哥让我帮他买给标儿的,他夫妇俩忙,没时间来。今晚有聚餐,我顺路就买了。”

谢瑶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是:若是他有孩子了,他们也不至于在滑雪场相遇了。

“你是休假了吗?”徐达似是无意问道。“是啊。”谢瑶拎着篮子,漫无目的地闲逛,“调休,我爸又造谣他身体不好。你呢?”

“我也是,回家探亲,顺便来看看大哥。”

谢瑶不置可否。她对朱元璋的事,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发表任何评论。

平日寡言罕语的人此刻却显得有些话痨了:“你怎么过来的?要我一会儿送送你吗?”

“……”谢瑶原本想拒绝,但看到外面依旧刺眼的阳光时,她还是点头,“……好,谢谢你了。”

——三伏天难倒英雄汉啊。


坐上车的那一刻,谢瑶不禁感叹:

空调的温度,令人安心。

“你家在哪?”徐达系上安全带,问道。

谢瑶不说话,直接打开手机导航,搜了一个机关单位,拿给他看。

——他老家在隔壁市,估计对这里也不熟悉。

“家属大院?”疑问句,但是肯定的语气。

谢瑶点头。

她刚要收回手机,结果徐达顺手把手机从她手中抽走,放在了中间刚好空置的手机架上。

谢瑶:“……”

对上徐达那含着笑意的眼眸,她想起了一个古早的网络热梗:

莫装13,装13遭雷劈!

谢瑶无语。好在她不喜人际往来,平时在社交平台上来找她聊天的人很少,而现在还没到晚上聚餐的点,大概是不会有人来聊天的。

这样想着,谢瑶就背靠起副驾驶座,闭目养神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驾驶人复杂而又温柔的目光。

“滴滴——”

手机提示音无情地响起,谢瑶连忙起身,看是不是研究所的同事给她发消息了。

“中国不动温馨提醒您——”

谢瑶嘴角一抽,无情划掉这条短信后,把消息提示改成静音。

接着闭目养神。

徐达余光瞄见她的动作,只是接着专心开他的车。


车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

徐达这才有闲心好好看着谢瑶,女子似是深处睡梦之中,看上去平静而安宁。

而此时,手机上弹出了微信的消息——

朱文正:小七,今晚你爸要给你安排相亲

朱文正:对象好像跟你发小关系不错

朱文正:要不你今晚找个朋友躲一躲?岳父那里我替你圆谎

朱文正:姐夫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徐达将消息看完,笑意微敛。

朱文正虽然跟徐达不对付,徐达对他的评价也很低,但是自从他改过自新后,对谢瑶是实打实,有如亲哥一般的好,大抵谢瑶的亲大哥谢珣也只能和朱文正做的一样了吧。

红灯转绿,徐达收回思绪,表情淡漠地踩油门。


谢瑶有个不好不坏的习惯。

坐在汽车上,她很容易睡着。

就比如现在,她一觉醒来,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虽然他们还没到。

谢瑶有点疑心是不是眼前的男人故意绕了远路,但她看着导航,又没有偏航。

“刚刚你姐夫给你发消息了。”徐达淡淡道。

“唔。”谢瑶知道他俩前世恩怨,也不多说,伸手就去拿手机。

“他说,你爸今晚要给你安排相亲。”

谢瑶拿手机的手一顿:“……”

她鬼使神差地抬头,就看见徐达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眼神莫名有点冷。

下次还是开勿扰吧。

谢瑶其实不太怵他,只是她爹这样三天两头的也怪烦人的,轻叹一声,接过手机,给朱文正发消息:

谢瑶:好,我知道了,谢谢姐夫。

“你有什么打算吗?”徐达开口询问。

谢瑶无可无不可地回道:“拖延战术,我爸要这么安排,我就出去,随便找家奶茶店,坐到小柳她们吃完饭解散了,然后过来接我回家。”

徐达:“……”

看来她确实是个中老手,这操作于她是十分熟悉了。

“我有一个提议。”

谢瑶侧目,望着他。

“或许……我们可以今晚一起吃个饭。”

“……你不去和你大哥他们聚餐了?”

“可以改天。”哥们改天聚没事,老婆可不能改天追。

“……好。”

江心影视解说
中山王徐达,为什么后代有两个世袭国公,在明朝历史上绝无仅有
中山王徐达,为什么后代有两个世袭国公,在明朝历史上绝无仅有
怀旧小剧场
徐达辞世,只因说了一句话,朱元璋便赐了他烧鹅
徐达辞世,只因说了一句话,朱元璋便赐了他烧鹅
江心影视解说
徐达唯一输给王保保的一次战役,率领15万大军北伐,最后失败而
徐达唯一输给王保保的一次战役,率领15万大军北伐,最后失败而
人形柴犬

【徐达乙女】穿越明朝成军妃24

我回到了现代人的生活,每天六点半起床,洗漱,随便往脸上招呼点化妆品,出门赶地铁,路上随便买个早点,气喘吁吁地跑着去打卡。

看着单位同事的面孔,理论上是昨天才见,实际上我在另一个时空已经过了两年,颇有一种久别重逢的生疏感。好在活计还是那些活计,算账么,在徐府的时候,我也帮宋管家一起看账,业务倒也没怎么生疏。哎,就是不知道我走之后,妙云能不能扛过这面大旗。

就当是一场梦吧。我这么骗自己,装作正常人一样生活,过着普通社畜的日子。在古代我娃都有了,现代的我仍然是母胎单身。也好,不用考虑这些耗费精力的事情了,没人比得上徐达。我能忘了他吗?忘了他,然后组成一个家庭,也许还会生孩子,在柴米油盐里,把穿越......

我回到了现代人的生活,每天六点半起床,洗漱,随便往脸上招呼点化妆品,出门赶地铁,路上随便买个早点,气喘吁吁地跑着去打卡。

看着单位同事的面孔,理论上是昨天才见,实际上我在另一个时空已经过了两年,颇有一种久别重逢的生疏感。好在活计还是那些活计,算账么,在徐府的时候,我也帮宋管家一起看账,业务倒也没怎么生疏。哎,就是不知道我走之后,妙云能不能扛过这面大旗。

就当是一场梦吧。我这么骗自己,装作正常人一样生活,过着普通社畜的日子。在古代我娃都有了,现代的我仍然是母胎单身。也好,不用考虑这些耗费精力的事情了,没人比得上徐达。我能忘了他吗?忘了他,然后组成一个家庭,也许还会生孩子,在柴米油盐里,把穿越回古代的事情当成一场梦。

可那不是梦,我知道。我终于还是做不到,我忘不了徐达,忘不了儿子,忘不了关于洪武三年到五年的一切。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存在过的,我难道连求证都不求证一下,就这样放弃么?那也太懦弱了,我不想做个胆小鬼。至少要勇敢一次吧。

我这样想着,坐上了地铁,前方到站是科研院路。

地球物理科学研究所。我看着门口这块有些年头的牌子,深吸一口气,想好说辞,准备进去。

门卫问我找谁?我说我来找陆仁,我们要谈点合作。如果陆仁不在,就找他的同事,我们说好的。

门卫将信将疑地打了个电话,随便问了几句,挂掉以后很随意地拿起铁门遥控,摁了一下,“小陆出去了,他们办公室的说让你直接去他办公室等,B栋201,你去吧。”

我连连道谢,走了进去,同时心里疑惑,陆仁不是穿越了吗?如果他要回来,难道不是也在同一时间节点吗?他到底回没回来?

到他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推门进去。我使劲揉了眼睛,这人长得怎么那么像徐达?但是也只是长得有些神似,仔细看,也完全不一样。这是巧合吗?

“您好,我来找陆仁,是在这里等吗?”

他的同事推推眼镜,向我伸出手,“袁小姐吧?你好,我是沙瑞山,小陆的同事,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对吧?他还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明朝出差没回来呢。前几天他出差之前,数据调试的时候,不小心把坐标定位错了,给你添麻烦了啊。你坐,我和你说说。”

我和他握了手坐下,心里还是充满困惑。

沙瑞山接着说,“我们观测到时空融合,发现有外国的团队先下手了,让小陆出差,是不得已的反击,这没办法。他估计下周一就能回来,到时候我让他好好和你道歉。他嘱咐了,如果你过来的时候他还没回来,就给你讲讲我们最前沿的研究,让你好歹有个数。”

我其实不太想听,也听不太懂。但是目前来说,除了接着听他讲,我好像也没什么选择。

“时空融合的时间和咱们的时间换算折算率很低,在那边过一年,在这个时空差不多是一小时左右。小陆要做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时间也长。据我们观察,他任务完成情况还不错。”沙瑞山掏出一个平板电脑,敲几下键盘,给我展示,“你看,他那边基本扫尾了,咱不用太担心。”

且不说我一点都没看懂平板上密密麻麻的字符是什么东西,而且谁要担心他啊!我沦落至此,都是他害得好吗!在明朝的时候我对他多少有些感激之情,现在我只想揍他。招谁惹谁了!

沙瑞山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他的手机响了,接了电话。“啊,哥,我在单位呢,怎么了?你要来?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不是,我介绍什么啊,我们这个项目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保密的啊!不是哥,你明天……什么,你已经到了?你不能仗着自己是领导为所欲为啊!什么,你和院长打过招呼?院长怎么没和我说啊!好好好,我知道了,领导!”

他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不好意思啊袁小姐,我这边有点事,你看你不然周一再来?那时候小陆也回来了?”

我点点头,也不好多打搅。我收拾好东西,刚准备走,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几个人走进来,为首的走过来,拍拍沙瑞山的肩膀,“小山,好久不见啊。”

沙瑞山一脸尴尬,“哥,院长在楼下等着,你先来我这干嘛?我这还有客人呢。”

“哦?”那个领导这才注意到我。他转过头,因为逆着光,我怀疑我出现了幻觉。

徐达。

他是徐达。

换了发型,换了衣服,我也能认出来。

他是我的徐达,我的将军。

泪腺不受控制地拼命往外挤眼泪,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徐达”笑了。

“怎么,瑞山欺负你了?和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太熟悉了,从声音到语气,再到这张脸。领口微开,就连他胸口上的痣都没变位置。

“你,你好吗?”我拼尽全力,才从嗓子里挤出这几个字,耗尽了我全部的力气。他不记得我了,但是没关系,只要他还好好的,我还能看见他,就已经很好了。

他掏出一块手帕,示意我擦擦眼泪。

“袁笑笑,对吗?”我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惊讶地抬起头,撞进他浅色的瞳孔。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沙瑞山没告诉他,我身上也没有任何带名字的东西。

他带着微笑,掏出一张名片给我,“认识一下吧,我是沙瑞金,沙瑞山他哥。他要是欺负你,或者你觉得他们项目有什么问题,欢迎你随时找我。”

他的名片很高级,一看就是领导派头,还泛着细密的珠光,带着他的体温。

“我得下楼了,他们院长还等着呢。瑞山,跟我下去吧?我还等着听你介绍项目呢。”

他向我挥挥手,带着人下楼了。

沙瑞山愣了愣,挠挠头,疑惑地看着我,“你和我哥认识啊?”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算了,你自便,我下去了。你和我哥认识的话,中午一起吃个饭哈。”

沙瑞山也走了。

陆仁回不回来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这该死的时间空间也和我无关了。

我找到他了。

END


人形柴犬

【徐达乙女】穿越明朝成军妃23

那我也不想食言啊,这事能怪我吗?我倒霉呗,莫名其妙穿越过来,又莫名其妙被通知可能随时穿越走。所以说,穿越不要谈恋爱,痛啊,太痛了。

最近徐达不太忙,也没啥仗可打,干脆和朱皇帝请了一个月假。也就是他敢这么和朱元璋抬杠,他回来和我说,老朱气得吹胡子瞪眼,问他要干吗?他说要陪老婆。要不是马皇后在旁边拦着,估计老朱抄起椅子就要砸他。

“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稳重。”徐达总结道。

我听得满头黑线,我寻思,我走了,我这情商不太高的大傻子老公可咋整。能不能发发善心,让我留下来多陪陪他啊?

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天天泡在家里磨我。反正不用上朝,他没啥事可干,除了看书练武,就是陪着我和文复。文复还这么小......

那我也不想食言啊,这事能怪我吗?我倒霉呗,莫名其妙穿越过来,又莫名其妙被通知可能随时穿越走。所以说,穿越不要谈恋爱,痛啊,太痛了。

最近徐达不太忙,也没啥仗可打,干脆和朱皇帝请了一个月假。也就是他敢这么和朱元璋抬杠,他回来和我说,老朱气得吹胡子瞪眼,问他要干吗?他说要陪老婆。要不是马皇后在旁边拦着,估计老朱抄起椅子就要砸他。

“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稳重。”徐达总结道。

我听得满头黑线,我寻思,我走了,我这情商不太高的大傻子老公可咋整。能不能发发善心,让我留下来多陪陪他啊?

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天天泡在家里磨我。反正不用上朝,他没啥事可干,除了看书练武,就是陪着我和文复。文复还这么小,他长大了,会对我有记忆吗?估计不会了,他才三个月。如果汤圆圆本尊回来,她会好好对待文复吗?

徐达每天晚上都把我往死了弄,一个时辰起跳,我让他节制点,别我没穿越走,先死在床上了——这家伙完全不听,一点都不听,动作也一点都不停。

我知道他害怕,不愿意面对我可能会离开这件事。我也不愿意面对,可我不面对又能怎么样呢?不是我不面对,装模作样地把这件事忘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玉兰偷偷问我,为什么老爷最近不上朝了,咱们魏国公府是不是摊上事了?我让她别多想,徐达好着呢,他还有好多重要的战争要打,他会前程似锦的。

只是我也许看不到。

唉,不想这么多,混一天算一天。

日子一天一天混着,很快就到了陆仁和我说的那个日子。我本来想把徐达支开,或者自己跑出去,我不想让他眼睁睁地看着我走。但是徐达很显然不是这么想的。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我还没开口,他就先发制人,和我说,别丢下我。我的心都碎了,也顾不上别的了。他看着就看着吧。他是我的爱人,他有知情权。

我们像每天一样,吃饭,洗漱,看书,抱孩子,关心辉祖和妙云的功课,平时我们做什么,今天我们就做什么。一天都平平稳稳渡过,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睁开眼,我还在明朝,身边睡的还是徐达。

我把他推醒,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问我是不是要上朝了?我说上什么朝,你不是休假吗。

他睁眼坐起来,终于意识到怎么回事,紧紧抱住我,我几乎喘不过气。

“夫人,你还在,你没走。太好了,太好了。”他的呼吸随着絮絮叨叨的耳语打在我的侧脸和耳畔,我也紧紧回抱住他。

又这样过了几天,我也一直没有要消失的迹象,天气也都很正常,家里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小动物出现,陆仁也没来过。或许我不用回去了?量子力学放过我了?

我不知道,总之徐达回去上朝了。他也要忙起来了,很快又要去打仗。他啊,还要打好多大胜仗,我家将军,我的将军,一定能长命百岁,平平安安。

我以为我逃过一劫,其实命运的齿轮已经把我卡死。我逃不掉。

徐达出征之前,我给他准备了很多东西,甜甜蜜蜜地道了别。他说,记得多写信,不要没事往军营跑,去的话也先和他说,他好安排。

我问他,那你是想让我去,还是不想让我去啊?他嘴笨,于是选择亲吻我的额头。

他出征之后,我在府里闲得难受,每天除了教儿子说话,看书,和妙云玉兰他们聊天,督促辉祖功课,好像就没什么事干了。给徐达写信,没有十天半个月完不成一个来回,倒也不怎么着急。

我正寻思陆仁怎么好久不来了,他就自己找上门。这次,他科举考试考了个探花,加之他在民间的名声,皇上有意让他去工部,他一切安顿好,来府上拜访。

好久不见,还没来得及叙旧,他单刀直入:“圆圆,你时间不多了。据我推算,你顶多还有三天。”

我惊讶地看着他,“上次……”

“上次是侥幸,这次事件视界完全打开,躲不过去了。”

他打断我,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要离开了。

“我想知道,我会怎么离开?”

“消失。”他回答得很干脆,“汤圆圆这个人本来就是不存在的,现在两个时间线的历史在融合,在剔除错误数据的基础上有一定容错空间,”他看着我,“很不幸,圆圆,你属于数据错误。这几天做好准备吧,你回去之后,千万记得要去研究所找我的同事。”

我都回去了,你怎么知道我找没找?

他大概看出了我的想法,“你不找他一定会后悔的,我保证。还有,我会替你关照徐达,不让他走歪;你的孩子,我会认作干儿子,只要我活着,我就能保证他有一口饭吃。我只能做到这样了,可以吗?”

我点点头,“好。我走之后,你先别告诉他,他还在前线,我怕……”

“好,我答应你。”

陆仁没再多呆,他的事情很多,他要去忙了。

徐达……他不在也好。等他打完仗回来,一切也就尘埃落定。文复,替我好好照顾你爹。

我心情意外平静,写了很多很多的信。有这一段准备给徐达的回信,有给未来徐达的,给未来出嫁的妙云的,给玉兰的,也有给辉祖的。之前没干完的活,这次终于有动力干完了。

我和玉兰说,我过几天要出趟远门,谁都别跟着我,我到时候要和徐达一起回来。

玉兰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想到我和徐达的事一般人理解不了,也就不纠结,随我们去了。

上上下下打点一溜够,我累得沾床就睡着。娘的,实在太累了。

 

睁开眼睛,我看到灰白色的天花板吊顶,还有点不适应。护士小姐正要帮我拆吊瓶,见我醒了,指了指边上的一个大姐,“你醒了?你刚刚走在路上中暑了,这位姐姐把你送来的,还给你垫付了医药费。以后出门可以带把伞,天太热,注意防暑。”

我点点头,瞥见医院墙上的万年历。时间没有变化,好像什么穿越时空只是我做的一场梦。我和大姐道了谢,还了钱,一个人往家走。手机甚至还保持着电量,我却觉得恍如隔世。我用手机搜索了徐达的词条。和我穿越前的记忆没有任何差别,他没有过赐婚的经历,众多女人中也没有一个汤氏,更没有一个叫文复的儿子。

真的就是梦吧。如果真的是梦,我的眼泪为什么像关不住的水龙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