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御村托也

2716浏览    16参与
被心配的夜野魁利恃宠而骄

【磁石/ y2】吉本荒野x山田太郎 4

#托也角度

“终于买到了这个,四子会开心的吧?”

同山田从超市里出来时,天空已经呈现出压抑的昏黄色。笑着回应他的肯定,语气放松得仿佛和在家里堪比二人。比较山田君壁不遮风的家,那个冠冕堂皇的房子从那位家庭教师来了之后让自己难以待下去。

眼底闪现冷意,就像当初情不自禁得对山田起了兴趣一样,对待他也是情不自禁得生恶。那双似能看透内心的眼睛和扬起的讥讽笑容,彻底勾起了自己的抵触心理。如果是拿了钱就不问事的话就好了,在修行和上课中果断选择了去和山田一起修行。

唇角扬起恶作剧式的微笑,想到一会就要去看山田君的弟弟妹妹们就觉得心情格外的好。与池上的妈妈道了别,便和山田讨论夜里做什么晚餐的事情。

“...

#托也角度

“终于买到了这个,四子会开心的吧?”

同山田从超市里出来时,天空已经呈现出压抑的昏黄色。笑着回应他的肯定,语气放松得仿佛和在家里堪比二人。比较山田君壁不遮风的家,那个冠冕堂皇的房子从那位家庭教师来了之后让自己难以待下去。

眼底闪现冷意,就像当初情不自禁得对山田起了兴趣一样,对待他也是情不自禁得生恶。那双似能看透内心的眼睛和扬起的讥讽笑容,彻底勾起了自己的抵触心理。如果是拿了钱就不问事的话就好了,在修行和上课中果断选择了去和山田一起修行。

唇角扬起恶作剧式的微笑,想到一会就要去看山田君的弟弟妹妹们就觉得心情格外的好。与池上的妈妈道了别,便和山田讨论夜里做什么晚餐的事情。

“哈哈哈,次郎竟然说过这样的话啊…”

笑声未落,贸然出现在视线内的身影生生让脸上的笑意冻结,仅留唇角僵在原本的弧度。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垂在腿侧的手渐渐捏紧成拳。

“…吉本……荒野老师。”
缓慢吐出他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知道些什么只是先做试探,暗示自己需要放松便多了些许从容。也生起了温和笑意,抬眸对上他的眼睛。“老师今天有空逛超市了?”

见他避开自己的视线转而盯向山田,心里的烦躁更甚,以防他做出过分的举动迈前半步抬臂挡在山田君身前。迎面对上这个难缠的教师,语气带上了警告的意味,“山田君不需要家庭教师,这话记得在我们见面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吉本老师就算白领钱,他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何必那么执着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听着吉本荒野的夸夸其词,加上山田不安的表情,语气彻底冷了下来。“…山田君是我的同学,吉本先生管得也太宽了。”甚至去掉了老师的称呼,能清晰感受到自己建立起的稳重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撩拨冲撞,一周遇到他两回慢慢成了极限。不会崩溃的,隐隐觉得对方的意图就是要让自己的一切情绪分崩离析,所以,不会让你得逞的。

“今天的事情和山田君无关,是我擅自决定让他不去上课的。”语调依旧坚定强硬,像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般冷淡得说出口。不想与他在山田面前争论这个问题,唇角轻抿提出邀请“…看来还需要和吉本先生再仔细说明一下,可以等我一会吗?”

却不等他回应擅自轻拍山田的后背示意他跟自己走远了些,冲他担心的脸道出安抚的话。“不是多严重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夏半衣秋

三次御村想做alpha,还有一次他成了omega

我写出来了!(疯狂甩头)我写出来了!!!(四处狂奔)


某大佬rin仔 @Rin. 要看的影山×御村,依旧是水仙预警!

我产文了!(豆芽颜),说好的看文配图,不许鸽我~


年龄差,影山大概比御村大十五岁吧。

是个伪养成emmmmm吧。


我爱大香蕉你爱吗?


翔水仙真是好东西啊(叹息)


————————————

忽然发现我把上一篇水仙的标题加了js,现已删

我有罪

我写出来了!(疯狂甩头)我写出来了!!!(四处狂奔)


某大佬rin仔 @Rin. 要看的影山×御村,依旧是水仙预警!

我产文了!(豆芽颜),说好的看文配图,不许鸽我~


年龄差,影山大概比御村大十五岁吧。

是个伪养成emmmmm吧。



我爱大香蕉你爱吗?



翔水仙真是好东西啊(叹息)



————————————

忽然发现我把上一篇水仙的标题加了js,现已删

我有罪

念甫

「What If」不负责幻想系列_01。

「零一·如果御村托也遇见逃亡的神乐龙平」


花房的地上,掉落的叶片混着剪短的花茎撒了一地。一双赤着的脚踩在地上,似乎毫不担心会踩中花枝上的倒刺,正在散乱的花叶间来回打着转。

御村托也捧着一枝洋桔梗,停在厅中的花瓶前。花瓶里已经簇拥着一大束各类花材,挤挤挨挨地很是热闹,颜色却是一致的白花绿叶,冷静的线条中带着些拒人千里的意味,像洋桔梗这样奔放肉柔婉的花,似乎无论如何都融不进去。

近来的作品,似乎都带着那么点冷漠的意味,就像是思路钻进了什么桎梏之中,越是挣扎反而收得越紧。他很多次特地选了一些热情洋溢的花材来,最后努力堆砌出来的,却是一盆子吵吵嚷嚷的花朵,看得他心烦。

他有些...

「零一·如果御村托也遇见逃亡的神乐龙平」


花房的地上,掉落的叶片混着剪短的花茎撒了一地。一双赤着的脚踩在地上,似乎毫不担心会踩中花枝上的倒刺,正在散乱的花叶间来回打着转。

御村托也捧着一枝洋桔梗,停在厅中的花瓶前。花瓶里已经簇拥着一大束各类花材,挤挤挨挨地很是热闹,颜色却是一致的白花绿叶,冷静的线条中带着些拒人千里的意味,像洋桔梗这样奔放肉柔婉的花,似乎无论如何都融不进去。

近来的作品,似乎都带着那么点冷漠的意味,就像是思路钻进了什么桎梏之中,越是挣扎反而收得越紧。他很多次特地选了一些热情洋溢的花材来,最后努力堆砌出来的,却是一盆子吵吵嚷嚷的花朵,看得他心烦。

他有些悻悻地把手中的花枝扔到一旁,下意识地提高音调喊了一声:“矶贝。”

无人应答。

御村托也这才突然想起,他的管家陪着老爷子去海外休养了,这一大套房子里,只有他一人。他垂下眼帘,后知后觉地拿过一旁的畚斗和小扫帚,跪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把残落的花叶扫起。扫帚发出“刷刷”的声音,像是秋风筛过还未落叶的树林。

前不久,山田太郎去美国留学了。大学毕业之后,他又在研究室里工作了几年,好不容易让家境好转,正好实验室里和国外的生物研究所有联系,便把他推荐去了那边,说是最短也要三四年才能念完。想到池上隆子在机场哭得泪眼婆娑的模样,御村托也也不禁失笑,可待回过神来,他几不可见地眼神一缩,连忙又像是怕被谁发现似的低下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那家伙离开之后,整个东京都好像冷清了不少呢。

扫完残叶,御村托也洗过手,把半敞着的落地窗拉上,簌簌的叶动便被隔绝在窗外。一扇一扇检查过门窗,他正要走向最后一个角落,却听见墙外传来“咚”的一声响动,像是谁摔倒在了草圃里。

这个时间,谁会在外面?

犹豫了片刻,御村托也亮起手电筒,悄悄推门走了出去。远处草坪上的草果然压倒了一片,他提起手电筒照过去,在角落里照到了一个黑漆漆的事物,似乎已经没有了动静。

咬了咬牙,他鼓起勇气靠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缩在那里,一身黑灰的半长风衣皱巴巴地裹在身上,里面的衬衫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御村托也向上提了提手电筒,光线落在那个人带着伤的脸上。

“诶?”

御村托也吃惊得倒退了一步,随即又快步靠到那人近前:“山田君?”

声音似乎惊动了缩在角落里的人,那人猛一抬头,冷冰冰的眼神就落在了御村托也的身上。他被那眼神瞪得怔在了原地,仿佛突然被施了什么法术。

那么冷漠的情绪,不该出现在这张脸上。

那人缓慢而又有些颤抖地站起身,被他扶住的那根矮枝咔嚓一声折断了,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回原处,好在御村托也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他挣了两下,没有甩脱御村托也的手。

月光冷寂地打在他带着伤的侧脸上,擦伤的痕迹连同下巴浅浅的胡茬都一同被月光镀成铅灰色。嘴角也有一片小小的伤口,好似被他噙在嘴边的花朵。他半闭着眼,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半片剪影,风中瑟瑟的蒲叶一般间或颤抖一下。

御村托也连搀带扶地把人拉进花房里,暂且安置在沙发上。他刚撒了手,准备转身去找药膏,手臂却被紧紧攥住。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刚才还险些昏倒在草圃里的人能有的力道。

他讶然回头,看见沙发上的人眼神已经有些涣散,口中却呢喃着不知说些什么。迟疑了一下,他凑下身去,想听清那人在说什么。

“りゅう……”声音模模糊糊的,带着几分嘶哑。

御村托也凑得更近了些。

电光火石间,那人猛地一扯,自己一个翻身,便一手制住御村托也的双手,把他死死按在了沙发上。御村托也惊愕抬头,正对上那人的双眼,只一眼,他就定在了原地,连最起码的挣扎都忘了。那人的眼神里是各种各样的情绪翻来滚去,最终却都淹没在了眼底,被沉沉的冷然覆盖。绝望的气息恰如海中飘摇的水草,一点一点缠绕住御村托也的视线。

你是谁呢?


——分割——

这是一个虽然现在有了零一但不知道会不会有零二的坑。

说好的不再写BL……咳咳。

说是坑其实是个集合吧 各种不负责任的幻想脑洞 都不会是完整的故事 就是一个一个小的episode 主要是没思路更文的时候练笔用 暂定各种拉郎cp 不过多拉马看完的不算多 所以有好拉郎点子的请告诉我!【也不一定都是BL啦毕竟很想写慎美OTL

每个章节会打相应的cp tag的 因为cp会变来变去 所以cp洁癖请注意【讲得像已经有其他章一样( ̄▽ ̄)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ω・)ノ


酸柚子今天建长城了吗

170313 NZ
头发又长了呢 翔君
御村少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呢
今晚也辛苦了
おやすみなさい

170313 NZ
头发又长了呢 翔君
御村少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呢
今晚也辛苦了
おやすみなさい

Akatsuki
补完贫穷贵公子涂一发。长发的翔...

补完贫穷贵公子涂一发。
长发的翔君也好苏。
美颜盛世。♡

补完贫穷贵公子涂一发。
长发的翔君也好苏。
美颜盛世。♡

Willa潇
如樱花般温柔的御村托也君🌸

如樱花般温柔的御村托也君🌸

如樱花般温柔的御村托也君🌸

莎乐美

你的名字4

这几天被各种CP糖甜炸了,翔斗什么的都快忘得干干净了。。

4

原本以为灵魂错轨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小插曲,当御村托也再次从那间杂乱狭窄的宿舍醒来时,他明白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中津,灵魂的颜色变了。”萱岛大树看到从上铺走下来的人,立刻就发现了异常。跟那天的情况一样。

“你上次也说过同样的话...”

萱岛大树点点头表示赞同。“是我...叫你过来的...因为中津真的很烦恼,钢琴演奏...”

御村托也不敢相信,在科技统领世界的今天,还有人能使用巫术?那第一次...他瞪大眼睛看着萱岛大树。

“上一次...不是我...水晶球…可以实现...愿望...”

处于失语状态的御村托也继续瞪着他。

“那家伙给我考了0分的事我还没有找...

这几天被各种CP糖甜炸了,翔斗什么的都快忘得干干净了。。


4

原本以为灵魂错轨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小插曲,当御村托也再次从那间杂乱狭窄的宿舍醒来时,他明白了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中津,灵魂的颜色变了。”萱岛大树看到从上铺走下来的人,立刻就发现了异常。跟那天的情况一样。

“你上次也说过同样的话...”

萱岛大树点点头表示赞同。“是我...叫你过来的...因为中津真的很烦恼,钢琴演奏...”

御村托也不敢相信,在科技统领世界的今天,还有人能使用巫术?那第一次...他瞪大眼睛看着萱岛大树。

“上一次...不是我...水晶球…可以实现...愿望...”

处于失语状态的御村托也继续瞪着他。

“那家伙给我考了0分的事我还没有找他呢!凭什么要帮他!”



虽然已经换好礼服准备候场,御村托也还是有点不敢回味。简单来说,也就是萱岛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发生互换的事情,而这种偶然似乎还将持续。至于什么水晶球的故事,大概是这个中二病少年心诚则灵的巧合吧!与御村托也的冷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化妆间里手忙脚乱的各位第二寮的同学们。

“喂,那个帽子是我的!”

“我的披肩为什么会短了一大截!”

“我的翅膀!我的羽毛!羽毛!”

御村一脸与我无关的表情,拿出手机开始查阅邮件。

【来自:佐野泉:加油!】

“中津,你在紧张嘛,一句话都不说。”

御村嗯了一声表示回答。

“这家伙,一定是在紧张!”


佐野泉跟他是什么关系呢?御村记起上一次遇到佐野的情境,又陷入了沉思。

当时他虽然不敢相信自己会突然变成一个陌生人,但真实的感官告诉他这一切绝对不是梦。从宿舍出来后他就迷路了,不知不觉走到了田径场。然后,目睹了一位男同学向另一位男同学表白的场景。。

“中津你怎么会来这边?”

“啊...散步...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中津等等!城田同学(想不起来城田优的角色名了),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天哪,这家伙原来还陷在这么复杂的恋情里面!御村当下第一反应是逃离修罗场。奈何他没有佐野的大长腿,才跑两步就被追上了。

“中津,有些话,我一直想告诉你。”

“那个,我不是中津,有什么话你留着告诉他吧。。”

“今天如果我不说出来,大概以后都不会有勇气再说。”

“别...千万别....”

“中津,我喜欢你!”

“啊!抱歉!抱歉!”御村就在这表白声里边道歉,边逃跑了。

万一是两情相悦的人,因为我造成误会就不好啦。这么想着,御村决定把那天发生的事写在邮件里告诉当事人。这么说来,他作为我的时候的一言一行也必须报告给我!


一曲终了,台上台下都是激动无比的欢呼声。

关目一边抹眼泪一边哭着说“好感动!”

御村站起身来准备谢幕,一抬眼就看到角落里佐野泉一脸冷漠的正在鼓掌。

应该不会跟这种面瘫脸两情相悦吧。御村决定重新考虑要不要把那件事写进邮件里了。

莎乐美

你的名字3

3

“少爷您已经醒啦,衣服帮您准备好了,老爷正在客厅等您。”

“谢谢。但是,知道爷爷为什么会一早要见我吗?”御村托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从熟悉的卧室醒来,他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一遍。

“好像是看到少爷昨天的插花,说是充满生命力。”

“我知道了。”明白了,一定是昨天那个人 !自己莫名其妙进入到别人的生活中,那人自然也会闯入他的生活。居然被爷爷称赞他的插花,明明就是个生活在单细胞世界的笨蛋。

啊!腿好酸!是爬到富士山顶去了吗?!

“少爷今天....”矶贝欲言又止,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忍住继续说下去,“今天恢复往日的冷静了呢。”青春期的少年,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嘿!托也!早啊!”

“早!山田!”御村托也一边整理课...

3

“少爷您已经醒啦,衣服帮您准备好了,老爷正在客厅等您。”

“谢谢。但是,知道爷爷为什么会一早要见我吗?”御村托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虽然从熟悉的卧室醒来,他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一遍。

“好像是看到少爷昨天的插花,说是充满生命力。”

“我知道了。”明白了,一定是昨天那个人 !自己莫名其妙进入到别人的生活中,那人自然也会闯入他的生活。居然被爷爷称赞他的插花,明明就是个生活在单细胞世界的笨蛋。

啊!腿好酸!是爬到富士山顶去了吗?!

“少爷今天....”矶贝欲言又止,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忍住继续说下去,“今天恢复往日的冷静了呢。”青春期的少年,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嘿!托也!早啊!”

“早!山田!”御村托也一边整理课桌一边检查是否有昨天那人留下的痕迹。

“诶?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山田太郎托腮,“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呢。”

“话说我昨天...”

御村托也话还没说完,就被蜂拥而来的女同学包围了起来。

“早!御村同学!踢球真是太帅了呢!”

“是啊是啊!平时御村同学总是一副高冷的样子拒绝大家靠近,没想到其实内心燃烧着火热的太阳呢!”

“啊!御村现在是人家想交往的同学第一名了呢!”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自己一直是被众人所注目的,但此刻的这种关注好像有一些不同。 整整一节课,御村托也都陷在这一种难以解释的困惑里。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手掌,他仿佛看到了时光在他手心倏然而过,在原本复杂的纹路里增添了似有若无的一条陌生轨迹。然而当他认真去寻找确认时,却再也无法辨认出来。

御村托也把目光转向窗外,天空一如即往地蓝得发亮。

山田太郎目睹了御村托也的心不在焉,不禁觉得如此故作深沉的烦恼让人羡慕。他自己从来一心为家人着想,却不知道为自己所困是怎样的感觉。

从前他也不曾察觉到自己的朋友内心深藏寂寞,只是昨天的托也好像突然间扔掉了所有的包袱。那种由内及外的洒脱,绝对不是故意挤出的微笑可以媲美的。一直都是托也在关注他,为他排忧解难,自己可以为他做些什么呢?

“那个,托也,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是同一个人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

“感觉昨天的托也没有烦恼呢。”

“那,不如我问,你觉得怎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呢?”

“好难!每天活在世上的不都是真正的我们吗?可以闻到食物的香味,可以尝到它们的美味,不就是活着的自己嘛!”

今天的自己正在为什么而烦恼呢?爷爷早上突然兴致大发,说起许多花道的事,正如自己一直期待的那样。而朋友此刻居然能意识到自己正孤独的内心。

“今天的托也也没有烦恼呢!”

山田太郎捂着嘴巴表示,自己刚刚被一个超可爱的Wink闪到眼花了。

“我好像对昨天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御村托也翻出日记本,想要在记忆流失之前把这段特别的经历记录下来。

“可恶!谁动了我的日记本!这只小狗是怎么回事!”

“托也,那个,你昨天说是小狮子...”山田太郎拉了拉暴走的托也同学的衣角,小小声道,“虽然画得...一般啦,但是你昨天不是挺得意的么...”

他动了我的日记本,也就是说偷看了里面的内容!除了气愤,更多的是羞愧。自己对自己的否定,对家人的渴望,对身边人的不屑等等等等都真实的记录在册。

【十月九日 Super晴天 虽然写日记很麻烦啦,不过加油吧御村!少年的烦恼一定不能写在脸上哦!P.S.今天没有遇到喜欢的“那个人”哦】

橘子牌钓鱼竿(´・∀・`)

【成御】算账

来自 @海倫 的点文w
又是一篇不太见得人的丑媳妇儿。[wei]
还请不要嫌弃_(:з」∠)_

——————————————————————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魔王打赌呢。

已经被庞大的工作量压得连埋怨的时间都没有的御村坐在助手办公室里,深沉的思考着两天前的自己是否是脑瘫了的可能性。

因为起因是御村的一个插花作品。两人赌的是其中的百合花的数量。

我一定是脑瘫了连自己用了多少支百合都不知道。

“御村君,麻烦把这些文件看完整理好信息之后交给成濑律师。”

御村看着递到自己面前大概有2CM厚的写满字的纸张一边觉得生无可恋极了一边再次心疼起他那个工作忙起来时常熬夜的魔王恋人。

心疼他做什么,哼...

来自 @海倫 的点文w
又是一篇不太见得人的丑媳妇儿。[wei]
还请不要嫌弃_(:з」∠)_

——————————————————————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魔王打赌呢。

已经被庞大的工作量压得连埋怨的时间都没有的御村坐在助手办公室里,深沉的思考着两天前的自己是否是脑瘫了的可能性。

因为起因是御村的一个插花作品。两人赌的是其中的百合花的数量。

我一定是脑瘫了连自己用了多少支百合都不知道。

“御村君,麻烦把这些文件看完整理好信息之后交给成濑律师。”

御村看着递到自己面前大概有2CM厚的写满字的纸张一边觉得生无可恋极了一边再次心疼起他那个工作忙起来时常熬夜的魔王恋人。

心疼他做什么,哼…
文件这么多难怪晚上熬那么晚…
啧,这家伙再不注意会过劳死的…

这两天漫长的时间都是在御村内心戏纠结不清弹幕刷个不停的状态下过去的。

“御村君。”
“干嘛。”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御村头都没抬,没好气的回了一声继续看着文件。

“你这样对上司说话是要被扣工资的。”
“那你扣啊。”
“咳,我是来通知你你的下班时间到了。”
“哦。”

成濑看着显然不开心的自家小少爷,轻笑一声走过去,看到人手边抄好的内容摘要抬手顺顺人头发。

这几天正是事务所忙的时候,本来以为御村找自己抱怨自己也就顺着台阶不让他继续了。可没想到这个倔性子的少爷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接下工作还完成得十分出色。

这种时候任性一点儿也没什么啊。
嗯…有点儿小心疼…

“别弄了,之后的我自己来。”

御村却像没听见似的继续誊写着。
成濑无奈叹了口气。

“託也…”
“你不心疼自己我心疼。”

写完最后一个字,御村抬头瞪了成濑一眼,把纸张整理装订好拍到成濑胸口。

“我可不想某人因为过劳死而太早下地狱。账我之后再跟你算。”

说完拿起下一份文件继续翻看。
成濑拿着文件看着小少爷的头顶的发旋发了会儿呆无声笑了笑,走回自己办公室继续工作。

官司非常成功的以胜诉收场。
成濑得了几日空闲在家里哄他的小少爷。

可工作还是得继续不是?

当成濑再次走进事务所时看到几个莫名多出来的名字还有些眼熟的助理时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御村说的“算账”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来自小少爷手段高明的别扭的关心。

有钱人的关怀方式不是很懂呢,这种时候只需要认[戴]真[上]工[墨]作[镜]就可以了。
                 ——来自事务所里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全体员工。

橘子牌钓鱼竿(´・∀・`)

【成御】GAME

熬过一个实训修罗期还有下一个等着我_(:з」∠)_
橘生艰辛xxx
根本没有手感的一篇奇奇怪怪的文_(:з」∠)_
阿智生日快到了而文章数目并没有什么进展_(:з」∠)_

大家将就着看吧。[土下座]

可能会考虑写中长篇了……吧。
容我再想想。

—————————————————————

御村和成濑的初次相遇是在御村宅长长外廊的尽头拐角处。

如同御村少爷最看不起的狗血言情剧一般,两人在那里撞了个满怀。
对气味很敏感的御村嗅到那人身上淡淡的香气,原本烦乱的内心竟是平静了不少,再加上那人温和的嗓音,御村礼仪周正的微微鞠躬道个歉,看着那人的背影走远才离开。
当天的晚宴上也知道了那人是有“天使律师”之称的...

熬过一个实训修罗期还有下一个等着我_(:з」∠)_
橘生艰辛xxx
根本没有手感的一篇奇奇怪怪的文_(:з」∠)_
阿智生日快到了而文章数目并没有什么进展_(:з」∠)_

大家将就着看吧。[土下座]

可能会考虑写中长篇了……吧。
容我再想想。

—————————————————————

御村和成濑的初次相遇是在御村宅长长外廊的尽头拐角处。

如同御村少爷最看不起的狗血言情剧一般,两人在那里撞了个满怀。
对气味很敏感的御村嗅到那人身上淡淡的香气,原本烦乱的内心竟是平静了不少,再加上那人温和的嗓音,御村礼仪周正的微微鞠躬道个歉,看着那人的背影走远才离开。
当天的晚宴上也知道了那人是有“天使律师”之称的成濑。

天使…么?

御村勾起唇角,眼中满是好奇,光明正大的有些失礼的直直盯着人。
意料之中搭上了线。

成濑也对这位聪慧任性的小少爷非常感兴趣。也就纵容了他在自己身边捣乱,甚至插手自己的计划。

踩着影子互相试探,说出的话就像裹了蜜糖的刀子。
两人对于这场游戏乐此不疲。

不过两人大概都没想到,游戏结果还没出就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所以说律师先生您要好好负起责任啊。”
“也请御村少爷负起责任来。”
“成濑律师,我可是未成年。”
“嗯,我知道。”
“你这是犯罪。”
“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成濑抱着正在发烧的无理取闹的御村吻了吻额。

“看,你亲我了。”
“还想亲亲哪儿?”
“这儿…”

成濑挑眉看着眼睛水汪汪的小少爷稍稍撅了撅嘴,低头贴上唇,舔了舔人有些干燥的唇瓣,然后交换一个温度有些高的吻。

“你现在是罪犯了。”
“那你至少也得算个教唆的罪名,我亲爱的小恶魔。”
“彼此彼此,我的魔王大人。”

御村笑着蹭到成濑身上趴着,长久的对视着渐渐开始犯困。成濑伸手将人调整个舒服的姿势搂紧了些。

“好好休息吧。”

御村枕着成濑的心口就着心跳与呼吸入了眠。
看着人乖巧的睡颜成濑无声的笑了笑,醒来之后大概又会变成那个“调皮捣蛋”的任性小少爷吧。

不过,谁叫自己喜欢呢。

橘子牌钓鱼竿(´・∀・`)

【成御】晚宴

成濑领x御村託也。
这一对真的好萌(*๓´╰╯`๓)♡
心机组xxx
成御已交往已同居前提。
同居三十题之替对方挑衣服。

——————————————————————

刚洗了澡准备开罐啤酒的成濑被御村一把拖住压在凳子上开始给他吹头发。

成濑反应了一会儿,打量着镜子里御村打理好甚至用发胶定型的发型、服帖精致的白西装以及显然不太高兴的样子,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

“老爷又要让你去参加宴会?”
“……”
“被说就算不想找女伴但男伴也不能太寒酸?”
“……”
“所以放弃了去找山田君然后准备让我去?”
“……你今天话很多。”

看来说中了。成濑挑眉轻笑。

“没事的,託也。虽然我刚结束一个案子有些累但应...

成濑领x御村託也。
这一对真的好萌(*๓´╰╯`๓)♡
心机组xxx
成御已交往已同居前提。
同居三十题之替对方挑衣服。

——————————————————————

刚洗了澡准备开罐啤酒的成濑被御村一把拖住压在凳子上开始给他吹头发。

成濑反应了一会儿,打量着镜子里御村打理好甚至用发胶定型的发型、服帖精致的白西装以及显然不太高兴的样子,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

“老爷又要让你去参加宴会?”
“……”
“被说就算不想找女伴但男伴也不能太寒酸?”
“……”
“所以放弃了去找山田君然后准备让我去?”
“……你今天话很多。”

看来说中了。成濑挑眉轻笑。

“没事的,託也。虽然我刚结束一个案子有些累但应付晚宴还是没问题。”
“……抱歉。”
“开心点儿,这种表情不适合你,我亲爱的小少爷。”
“……话多。”

通过镜子对视了几秒,御村笑了起来,把手上的梳子和发胶给人。

“自己做发型,别做背头。”
“看来道明寺家的小暴龙也会参加。”
“晚宴举办地在他家。”
“看来你可以找到乐子了。”
“这种事这么口无遮拦的说出来真的好么。”
“託也,你的表情看起来很开心。”
“……哼。”

御村在衣柜前给人挑着合适的西装。
成濑弄好头发走过去靠在衣柜边看着,时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最后还是挑了一套黑色西装给成濑,等人穿上后挑眉看着帮人理了理,挑了根黑灰色的领带细心系上,领带夹是一朵盛开的姿态优美的百合花。

成濑很适合黑西装,冷静理智、淡漠肃杀但却温柔,御村伸手拨弄了一下他胸口的百合。

“很好看。”

御村发自内心的赞叹着。
成濑轻笑,伸手环住人嗅着人身上的清淡花香,低头吻额。

“不胜荣幸。”
“好了,我的魔王,准备去调戏人类了。”

御村笑得像个小恶魔,环住成濑颈后凑上去吻了吻唇。

又關

《御村託也X山田太郎》以後別做朋友

*極短篇,當暖手(?
*設定的時間背景是「現在」
*山田太郎的手機是研究室贊助的(其實沒人在意設定上的bug?)

震驚和錯愕,大概是山田太郎唯一的心情。

然後他意識到自己在走廊上狂奔。

再下一秒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那個人面前。

「山田君?怎麼了嗎?」御村疑惑的打量著一路跑來又引發走廊集體暈眩的山田太郎。
「御村託也!」山田太郎一說話才發現自己有多喘。
「嗯?」
「我跟你高中同班!」
「嗯。」
「很多次分組作業同組!」
「嗯。」
「最後我們還一起上了同一間大學!」
「嗯。」
「我還住過你家!」
「嗯。」
「在你家打工,還穿著女僕裝!」
「嗯。」
「一起去祭典,你還幫我套圈圈套到了大西瓜!」
「一起參加空氣吉他比賽,你說那次是你第一次那麼...

*極短篇,當暖手(?
*設定的時間背景是「現在」
*山田太郎的手機是研究室贊助的(其實沒人在意設定上的bug?)


震驚和錯愕,大概是山田太郎唯一的心情。

然後他意識到自己在走廊上狂奔。

再下一秒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那個人面前。

「山田君?怎麼了嗎?」御村疑惑的打量著一路跑來又引發走廊集體暈眩的山田太郎。
「御村託也!」山田太郎一說話才發現自己有多喘。
「嗯?」
「我跟你高中同班!」
「嗯。」
「很多次分組作業同組!」
「嗯。」
「最後我們還一起上了同一間大學!」
「嗯。」
「我還住過你家!」
「嗯。」
「在你家打工,還穿著女僕裝!」
「嗯。」
「一起去祭典,你還幫我套圈圈套到了大西瓜!」
「一起參加空氣吉他比賽,你說那次是你第一次那麼認真做一件無聊又沒意義的事!」
「一起去無聊的寺廟學習,御村君打坐的側臉真的很好看!」
「你要說什麼啊?一次說完好不好?」

「在高中畢業124天後,我竟然才發現,原來我們在FB上有54個共同好友。」



「但我們,卻不是朋友!」




御村託也噗疵一聲笑了出來。

「不當朋友才好。」

他輕輕牽起對方的手,眼睛裡溢出的溫柔淹沒了山田太郎。

「以後別做朋友,朋友不能牽手⋯」


「況且現實中的我們又不是朋友。」
「咦?」
「是情人。」




後記時間:
我不到兩天就一口氣把「貧窮貴公子」給看完了!真的是很好看很基啊(無誤
櫻井翔跟二宮和也在劇裡的互動真是快被閃死啦!♪( ´▽`)
女主角www 根本迷妹模式www
哎呦真的很好看啊(都在看兩個男主角啊)真不想結束啊啊啊

吉本

[水仙翔][鸭川忠x御村托也] 川逝 (番外小段子)

终于想起来还差一个段子!!!
还记得第3章的那个手帕了么!!!!之前有想写在文里的,可是写着写着就忘了hhhhhhhhhhhhhhh就变成了小段子了。

许多天后,鸭川想起一样东西,在自己"战衣"里找了找了,发现还完好的保存着。他笑着跑去找御村"托也!你还记得这个吗?!"
御村正在进行插花,认真的思考着手中的这朵该放在什么位置比较合适。并没有回头,只是听着对方的话顺着问到"什么东西?!"
鸭川继续兴奋的说"手帕啊!你给我的手帕啊!"
听到对方的话,放下手中的活"什么手帕?"说着回头看着对方,慢慢的注意力...

终于想起来还差一个段子!!!
还记得第3章的那个手帕了么!!!!之前有想写在文里的,可是写着写着就忘了hhhhhhhhhhhhhhh就变成了小段子了。

许多天后,鸭川想起一样东西,在自己"战衣"里找了找了,发现还完好的保存着。他笑着跑去找御村"托也!你还记得这个吗?!"
御村正在进行插花,认真的思考着手中的这朵该放在什么位置比较合适。并没有回头,只是听着对方的话顺着问到"什么东西?!"
鸭川继续兴奋的说"手帕啊!你给我的手帕啊!"
听到对方的话,放下手中的活"什么手帕?"说着回头看着对方,慢慢的注意力集中在对方手中的手帕上。
手帕看上去很整洁,证明鸭川有清洗过。还有......就是手帕角上面的那个心形状仍旧在那。
御村仔细想了想手帕的来源,原来是同班的同学看见他一直在打喷嚏,于是空闲时间拦住御村,讲手帕交给了他。御村却是个不会随随便便收下别人东西的人,一再的拒绝对方,可是对方拼命的强塞给御村,御村拒绝无果,只好暂且收下,打算回家让矶贝收拾掉。没想到当天下午遇见了鸭川,而且看见流血的他正好想起有这么一块手帕,却一时忘记来源,急着需要用就这么给了鸭川。
鸭川很是自豪的"我可是好好的保存着呢!还有......上面的图案,一开始看到后还在乱想,看来我没想错......"
御村有些不太想告诉他事实,可是还是说了出来"那个...忠,其实这块手帕......是我同班的女生给我的......你该不会认为是我...."
前一秒还在开心的鸭川听到御村的话后"....................原来这么长时间保存着的并不是托也你对我表达爱意的东西?!!啊!!可恶!!"
御村扑哧的笑了出来"抱歉啊...一直没说...."愣了几秒后慢慢吐道"你该不会是因为这手帕才喜欢我的吧........"
鸭川想了想".......好想多少有点这个的原因吧。"
"哦~这样啊。"说完转头继续进行插花,没再多说一句。
鸭川发现有点不对劲"不对!!!托也你听我解释啊!!!!"

差不多是真的没了............应该没了吧........嗯。
就这样啦!
谢谢大家。

废人榆泽
御村托也��sho桑初印象虽然...

御村托也��sho桑初印象

虽然当初是去看二大大的but(。

御村同学我喜欢你呀prpr(滚

我真的不会用lft,根本玩不溜(。

除了有时候爬上来看看文其他都不会(手动再见。

御村托也��sho桑初印象

虽然当初是去看二大大的but(。

御村同学我喜欢你呀prpr(滚

我真的不会用lft,根本玩不溜(。

除了有时候爬上来看看文其他都不会(手动再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