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御狩前

454浏览    13参与
不会画画Iris
是女性角色们的沙雕图 表里如一...

是女性角色们的沙雕图

表里如一,不愧是娜娜

以及我真的好喜欢万国的美女们啊|・ω・`)

是女性角色们的沙雕图

表里如一,不愧是娜娜

以及我真的好喜欢万国的美女们啊|・ω・`)

不会画画Iris
尝试新文风中,写出来效果好怪…...

尝试新文风中,写出来效果好怪…

一切情节均为个人瞎编,与官方设定无关

尝试新文风中,写出来效果好怪…

一切情节均为个人瞎编,与官方设定无关

不会画画Iris

拉娘一下万国志里最喜欢的两个姐姐(好吧其实也不算拉娘,因为也没啥CP成分…)

(先叠个甲,本条仅为个人自娱自乐,如无法接受请退出,以及德师傅我对不起你但她俩搞起来真的好香…)

是之前和芭乐聊天的时候的脑洞,大约是乌苏娜和御狩前在大战的时候一起沦落到了一座荒岛上跟大部队走散了然后被迫开启鲁滨逊漂流记副本的故事

“你烤的东西,倒还挺好吃的…谢谢。”要是有肉桂或是丁香就更好,乌苏娜这样想着,但没有说出来,“我们的人之前调查过你,你是扶桑忍者对吗?”

“我只是万国黄字区里的一个跑堂。”

“呵呵…”西方人的唇角勾起了一如既往动人的弧度,凭借着多年执行任务练就的敏锐听觉,御狩前似乎听见了一声若有...

拉娘一下万国志里最喜欢的两个姐姐(好吧其实也不算拉娘,因为也没啥CP成分…)

(先叠个甲,本条仅为个人自娱自乐,如无法接受请退出,以及德师傅我对不起你但她俩搞起来真的好香…)

是之前和芭乐聊天的时候的脑洞,大约是乌苏娜和御狩前在大战的时候一起沦落到了一座荒岛上跟大部队走散了然后被迫开启鲁滨逊漂流记副本的故事

“你烤的东西,倒还挺好吃的…谢谢。”要是有肉桂或是丁香就更好,乌苏娜这样想着,但没有说出来,“我们的人之前调查过你,你是扶桑忍者对吗?”

“我只是万国黄字区里的一个跑堂。”

“呵呵…”西方人的唇角勾起了一如既往动人的弧度,凭借着多年执行任务练就的敏锐听觉,御狩前似乎听见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你还可以选择不做忍者,我却到死都要为帝国的荣光而战。”

“乌总兵位高权重,怎倒还开始羡慕我这样一个连名字都没人记得住、每个月唯一的盼头就是等那个厨子给我发工钱的跑堂来了?难道乌总兵,想要舍弃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到万国来做一个像我一样的无名小卒吗?”

“我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我对你们那个可笑的城市可没有任何兴趣哦……”

“乌总兵见笑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东方人墨色的瞳眸仍然古井无波,“就算你想来,万国也不会要你。”

“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敌人,只不过为了生存才暂时达成了这种可笑的合作关系,”紫眸的西方人冷笑一声,“以后要是再在战场上碰到你,我依然会毫不犹豫地对你扣下扳机,我亲爱的御狩前小姐。”

“而在此之前,我会先让苦无刺穿你的心脏。”

“拭目以待。”

—————

二编:天我就调了个色怎么就黑得看都看不清了…还是把原图放上来吧



不会画画Iris
《早期探险家抓捕摸鱼怪珍贵影像...

《早期探险家抓捕摸鱼怪珍贵影像》(不是)

德师傅,你好难画()

《早期探险家抓捕摸鱼怪珍贵影像》(不是)

德师傅,你好难画()

迟致上
是weibo七夕活动的参稿,存...

是weibo七夕活动的参稿,存存。

(我可以不过七夕我的cp一定要过)

是weibo七夕活动的参稿,存存。

(我可以不过七夕我的cp一定要过)

茶与花
画手wb:春江白杉 禁二改二传...

画手wb:春江白杉

禁二改二传商用,原图请移步粮仓博。

画手wb:春江白杉

禁二改二传商用,原图请移步粮仓博。

叶落

御狩前段子

御狩前抬头看了看树枝上盛开的樱花。


她说不准那是什么时候开的,明明前几天还是花苞,今天却盛开了。


就像她说不准自己为什么在深夜来到这棵树上。


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吧。


这棵树是庭院里最古朴的一颗樱花树,树冠巨大枝叶繁茂,月光透过枝丫之间的间隙在树下的树荫处镀下了一层似有似无的银光。


御狩前站在树下,扶着树干抬头看向那枝叶繁茂的树冠。


此时正值初春,花儿已经全部盛开了,皎洁的月光透过枝丫和花朵的间隙,冷冷的洒落在她身上。


她轻而易举的上了树干,选了个粗大的枝丫,坐了下来,看着远处的城镇渐渐陷入了沉思。夜已经很深了,远处的城镇透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全然不负白天的...

御狩前抬头看了看树枝上盛开的樱花。


她说不准那是什么时候开的,明明前几天还是花苞,今天却盛开了。


就像她说不准自己为什么在深夜来到这棵树上。


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吧。


这棵树是庭院里最古朴的一颗樱花树,树冠巨大枝叶繁茂,月光透过枝丫之间的间隙在树下的树荫处镀下了一层似有似无的银光。


御狩前站在树下,扶着树干抬头看向那枝叶繁茂的树冠。


此时正值初春,花儿已经全部盛开了,皎洁的月光透过枝丫和花朵的间隙,冷冷的洒落在她身上。


她轻而易举的上了树干,选了个粗大的枝丫,坐了下来,看着远处的城镇渐渐陷入了沉思。夜已经很深了,远处的城镇透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全然不负白天的繁华和热闹,夜的降临使得它看起来有些落寞和孤独,就像——现在的她。


坦白来说,她从最初学习忍术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按理说什么都应该是通通透透的,但她最近却难得的陷入了迷茫。


那种迷茫来得很莫名其妙,但又合乎情理。或者说它应该被称之为对未知的前路感到的无措。


对于这片养育她的土地,她已经很熟了。但对于自己的漫漫前路,她却还是一片茫然。仿佛在黑暗里行走,只看得到眼前的一段路,看不到前路通往何方。


“或许我应该去别处看看了,这个养育我的地方已经不适合我了。 ”她想。


“那么该去哪儿呢?”她仰头看着月光,脑海里突然想起前几日听别人提起过的地方--万国。


“就去哪儿吧,听说哪儿有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人。那么在哪儿我应该能很快找到答案吧。”她站起身子,跃下树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踏上了开往吕宋的第一班船。

执念的鱼
御狩前超话一生一次的产粮小得月...

御狩前超话一生一次的产粮
小得月楼
某鱼(兴奋):跑堂的,跑堂的!
御狩前(冷漠):在啊。
 某鱼():我购得了扶桑流行的衣物,快来试试
御狩前(依旧冷漠):冇兴趣
说罢转身欲离
某鱼(仿佛下定了决心):只要你答应,我就请路千总来小得月楼用餐
御狩前停下,好久没见德师傅耍刀了
某鱼(见有转机):三次!
御狩前(无奈):もういいです(真是够了)
可以观赏德师傅耍刀(挨揍)三次呢...
御狩前甩头:搭嘎,口头瓦路!(译:但是,我拒绝)
....
之后一个月,小得月楼不知为何整修了五次
事情甚至闹到了徐可先生那
众人:徐先生糟糕啦!
徐先生(皱眉):你们知道我只收一种病人...
 徐先生看了眼某鱼:那就是必死之人....

御狩前超话一生一次的产粮
小得月楼
某鱼(兴奋):跑堂的,跑堂的!
御狩前(冷漠):在啊。
 某鱼():我购得了扶桑流行的衣物,快来试试
御狩前(依旧冷漠):冇兴趣
说罢转身欲离
某鱼(仿佛下定了决心):只要你答应,我就请路千总来小得月楼用餐
御狩前停下,好久没见德师傅耍刀了
某鱼(见有转机):三次!
御狩前(无奈):もういいです(真是够了)
可以观赏德师傅耍刀(挨揍)三次呢...
御狩前甩头:搭嘎,口头瓦路!(译:但是,我拒绝)
....
之后一个月,小得月楼不知为何整修了五次
事情甚至闹到了徐可先生那
众人:徐先生糟糕啦!
徐先生(皱眉):你们知道我只收一种病人...
 徐先生看了眼某鱼:那就是必死之人...送进来吧...

呃,笑话讲完了,梗也玩了,画也终于鸽完了,某鱼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请期待下一次御狩前超话一生一次的产粮

窗角鱼白
单纯因为发型拉个郎(ಡωಡ)...

单纯因为发型拉个郎(ಡωಡ) 

裘永思VS御狩前

单纯因为发型拉个郎(ಡωಡ) 

裘永思VS御狩前

隰荷hye
去年看番的时候就想画御狩前小姐...

去年看番的时候就想画御狩前小姐姐了

阿画画好难画不下去了

去年看番的时候就想画御狩前小姐姐了

阿画画好难画不下去了

_LANJUE_
俺终于画完了!跑堂小姐姐!对于...

俺终于画完了!跑堂小姐姐!对于上色渣的我来说真是个大工程我的天.._:(´_`」 ∠):_ …

俺终于画完了!跑堂小姐姐!对于上色渣的我来说真是个大工程我的天.._:(´_`」 ∠):_ …

_LANJUE_
每次画完草稿:卧槽,我这副画牛...

每次画完草稿:卧槽,我这副画牛批了。勾完线:咋感觉不是一幅画。上完色,我的天这是什么!还是画黑白。

po个过程

每次画完草稿:卧槽,我这副画牛批了。勾完线:咋感觉不是一幅画。上完色,我的天这是什么!还是画黑白。

po个过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