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御龙渡

1472浏览    30参与
是心不是飞

第十四章 想到办法

  小智坐在宝可梦中心的大厅里。他放心不下自己的宝可梦,就过去看看发现皮卡丘在伊布病房的床前在不停的安慰伊布。“皮卡皮卡皮卡丘(伊布,你不要伤心了,我帮你把决斗赢回来)”“伊布伊布(皮卡丘,你不用安慰我)”看到这一幕小智的心里感觉非常不好受,他从未想过自己过于活泼的伊布因为输了一场比赛而变成这样。

  他心里一阵刺痛,他打开门进去,他轻轻的抚摸伊布的绒毛。皮卡丘跑了出去,“皮卡丘,你去那?”小智跟去了,看见皮卡丘在不停的练习自己的绝招,小智想,他应该是想给自己的伙伴报仇吧,虽然平时两个人相处的方式不咋样,但真到了时候,却比任何人都在乎对方。...


  小智坐在宝可梦中心的大厅里。他放心不下自己的宝可梦,就过去看看发现皮卡丘在伊布病房的床前在不停的安慰伊布。“皮卡皮卡皮卡丘(伊布,你不要伤心了,我帮你把决斗赢回来)”“伊布伊布(皮卡丘,你不用安慰我)”看到这一幕小智的心里感觉非常不好受,他从未想过自己过于活泼的伊布因为输了一场比赛而变成这样。

  他心里一阵刺痛,他打开门进去,他轻轻的抚摸伊布的绒毛。皮卡丘跑了出去,“皮卡丘,你去那?”小智跟去了,看见皮卡丘在不停的练习自己的绝招,小智想,他应该是想给自己的伙伴报仇吧,虽然平时两个人相处的方式不咋样,但真到了时候,却比任何人都在乎对方。

  乔伊小姐过来了对小智说道“小智,你也可以让马志士和你做这一对一决斗,我这里有一块雷之石可以让你的皮卡丘进化成雷丘,或者让你的伊布进化成雷伊布。”小智想了想,抱着皮卡丘来到伊布面前,想让两只宝可梦做决定将雷之石放到伊布面前,伊布用尾巴扫过小智的手。将雷之石放到皮卡丘面前,皮卡丘也用尾巴扫过小智的手拒绝进化。

  经过这一次决定,小智明白了自己的宝可梦的决定,训练家尊重宝可梦,小智尊重伊布,与皮卡丘。就这样想到了渡对自己说过的话“每种宝可梦都有自己的优势,要学会发现自己的宝可梦的优点。”

       “就这样我想到办法了!”

  

是心不是飞

第十三章 第一次尝到失败

  小智和渡来到了枯叶市。渡的心里却有了一点别的心思,他现在几乎除了必要的时候都是避着小智。他所认为的自己那龌龊的心思感觉正在慢慢侵蚀着他的理智,每次看见小智总能想到在坑下面的对视和那暧昧的姿势。

  “小智,我想我得离开了。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渡对小智说道。“为什么啊?渡哥哥”看见小智那不解的眼神渡不忍直视“没关系,小智我们还有通讯号啊”渡现在只能让时间抚平一切,抚平自己对小智异样的感觉,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小智的心思是什么?但他现在只想逃避。

  “好吧,渡哥哥。那我们在这里分别吧,期待下次见面”小智遗憾的说道。渡转身准备离开...

  小智和渡来到了枯叶市。渡的心里却有了一点别的心思,他现在几乎除了必要的时候都是避着小智。他所认为的自己那龌龊的心思感觉正在慢慢侵蚀着他的理智,每次看见小智总能想到在坑下面的对视和那暧昧的姿势。

  “小智,我想我得离开了。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渡对小智说道。“为什么啊?渡哥哥”看见小智那不解的眼神渡不忍直视“没关系,小智我们还有通讯号啊”渡现在只能让时间抚平一切,抚平自己对小智异样的感觉,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小智的心思是什么?但他现在只想逃避。

  “好吧,渡哥哥。那我们在这里分别吧,期待下次见面”小智遗憾的说道。渡转身准备离开。但渡却忍不住回身抱住了小智。在小智耳边说道“期待下次见面”

  小智还直愣愣的站在哪里,想起渡离开前的拥抱脸颊不经意间红了“皮卡皮卡(小智,你没事吧)”“皮卡丘呀,我没事。我们去挑战枯叶道馆吧。”

  来到枯叶道馆。枯叶道馆是电气系的道馆,那我就用妙蛙种子和伊布吧。小智在心里想着。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打开道馆的门,里面就是道馆训练家马志士。“你就是来这里的挑战者,来吧。我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道馆,上吧,雷丘”“上吧,妙蛙种子”

  妙蛙种子VS雷丘

妙蛙种子藤鞭      雷丘高速移动

妙蛙种子飞叶快刀雷丘打雷

妙蛙种子VS雷丘雷丘胜

“上吧,伊布”

伊布VS雷丘

伊布迷人       雷丘无法动弹

伊布影子球       雷丘十万伏特

伊布VS雷丘雷丘胜

“怎么样,小弟弟你连我的一只宝可梦都赢不了你   太    弱    了”小智低着头抱着伊布跑去宝可梦中心“乔伊小姐麻烦你了”小智在大厅里坐着,不禁回想起渡和自己的宝可梦。


  

是心不是飞

第十二章 收服杰尼龟

  “渡哥哥,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在24号道路距离枯叶市挺近了,我们在走一阵。”“渡哥哥,我好累啊,走不动了。”渡看见小智的汗水在想了想自己,确实自己做过训练,可小智却是个新手训练家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小智,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好耶,谢谢渡哥哥。”小智激动着抱着渡。

  在这里休息的时候,小智听见草丛里有声音,便探头去看,发现了一只带圆形墨镜的杰尼龟“伊布,快看是杰尼龟耶。”“伊布布(你好呀,杰尼龟)”杰尼龟看见小智发现他了,转身就跑了。小智看见他这样刚想叫住他他就跑了。

  “喂,你们在干什么?!”小智转过头一看,发现有...

  “渡哥哥,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在24号道路距离枯叶市挺近了,我们在走一阵。”“渡哥哥,我好累啊,走不动了。”渡看见小智的汗水在想了想自己,确实自己做过训练,可小智却是个新手训练家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小智,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好耶,谢谢渡哥哥。”小智激动着抱着渡。

  在这里休息的时候,小智听见草丛里有声音,便探头去看,发现了一只带圆形墨镜的杰尼龟“伊布,快看是杰尼龟耶。”“伊布布(你好呀,杰尼龟)”杰尼龟看见小智发现他了,转身就跑了。小智看见他这样刚想叫住他他就跑了。

  “喂,你们在干什么?!”小智转过头一看,发现有五只杰尼龟再偷他们的食物,但是渡也不好出手。当小智过来的时候杰尼龟队跑了。小智和渡去追杰尼龟队,结果在快追到的时候渡和小智掉到了一个坑里。“谁这么缺德?”当他们抬头看到了五只杰尼龟。

  在坑里,渡和小智对视,对视没问题但这个姿势有一点暧昧,小智没有想到,但不代表渡没想到。渡把小智举到坑外,小智找来一条绳子帮助渡爬上来。小智和渡已经到了枯叶市的小城镇。他们先找到乔伊小姐登记房间便出去了,在他们出去后火箭队来了。

  火箭队的计划是放火烧宝可梦中心,趁乱抢走精灵球。但是放火的时候他们开门了,打不开门,只能喊救命。外面的消防队在救火,可他们走不出去。

  这个时候之前的杰尼龟队来了,他们在救火,但火势太大,杰尼龟队的队长冲了上去救下了一个孩子。但着火的房梁快要坍塌了,就在这时小智抱紧杰尼龟滚了出去。过了一会,大火终于被熄灭小智和渡继续旅行,但渡心里有点怪怪的。

  快要走出小镇,小智听见后面有声音“杰尼,杰尼”原来是杰尼龟队的队长。“小智,说不定杰尼龟是想让你当他的训练家呢”“是这样么,杰尼龟?”杰尼龟点了点头。

  抛出精灵球,精灵球滴的一声收服成功

  “我收服到杰尼龟了”

是心不是飞

第十章 与小霞决斗

  “小霞,我是不会认输的,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也是,才不会让你得逞呢。”渡说到“华蓝道馆的道馆赛,可使用的宝可梦为两只,当其中一方的宝可梦失去战斗能力时就结束。请双方派出宝可梦”“海星星,去吧”“上场吧,比比鸟”

  比比鸟VS海星星

  海星星:水枪     比比鸟:避开来

  海星星:水枪     比比鸟:回转攻

  海星星:泡沫攻击比比鸟:避开后翅膀攻击...


  “小霞,我是不会认输的,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也是,才不会让你得逞呢。”渡说到“华蓝道馆的道馆赛,可使用的宝可梦为两只,当其中一方的宝可梦失去战斗能力时就结束。请双方派出宝可梦”“海星星,去吧”“上场吧,比比鸟”

  比比鸟VS海星星

  海星星:水枪     比比鸟:避开来

  海星星:水枪     比比鸟:回转攻

  海星星:泡沫攻击比比鸟:避开后翅膀攻击

  海星星VS比比鸟   比比鸟胜

   伊布VS角金鱼

  伊布:冲击      角金鱼:躲到水里

  伊布:影子球  角金鱼:角撞攻击

  伊布:舍身冲击

  伊布VS角金鱼伊布胜

“小智,我输得心服口服。你的比比鸟和伊布很厉害。”“小霞你也是呀。”“请樱花小姐要注意一下,这里毕竟是道馆,徽章可不是随便给别人的,要经过道馆对战才可以。”渡对樱花说到“对不起,渡先生我们一定注意”“小智我们走吧去一个道馆”“渡哥哥,我们下一个道馆去哪里的好呢?”“就去枯叶道馆吧,那里是电气系属性道馆,可以锻炼一下皮卡丘”“好耶,那就去枯叶道馆吧。走吧皮卡丘,渡哥哥。”

是心不是飞

第九章 与谁对决

  两个人的旅行到了华蓝道馆,

  华蓝道馆

  “好哎~好”欢呼声传到两人的耳中,两个人一起进去了道馆内,却看见三个好看的女孩子在哪里做水上花式表演。肩膀上来皮卡丘一脸惊艳的看着水上的三个人。

  “小智她们就是这个道馆的道馆训练家”渡对小智说到。“哈哈,今天的表演反响不错呢。”“是啊,是啊。”“你们好,我是真新镇的小智,可以和我做道馆对决么?”“道馆对决呀,恐怕不行”小智感觉自己快要摔倒在地上了,“为什么呀,道馆不就是来对决的么?”“因为我们的宝可梦都拿去做恢复了体力了,所以不能对决”道馆长樱花“我知道,...

  两个人的旅行到了华蓝道馆,

  华蓝道馆

  “好哎~好”欢呼声传到两人的耳中,两个人一起进去了道馆内,却看见三个好看的女孩子在哪里做水上花式表演。肩膀上来皮卡丘一脸惊艳的看着水上的三个人。

  “小智她们就是这个道馆的道馆训练家”渡对小智说到。“哈哈,今天的表演反响不错呢。”“是啊,是啊。”“你们好,我是真新镇的小智,可以和我做道馆对决么?”“道馆对决呀,恐怕不行”小智感觉自己快要摔倒在地上了,“为什么呀,道馆不就是来对决的么?”“因为我们的宝可梦都拿去做恢复了体力了,所以不能对决”道馆长樱花“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小海狮,蓝徽章你想要这个?” 

  小智正犹豫不决时,渡说到“不可以,道馆长是不可以随便给人道馆徽章的。”“你是渡!”樱花惊讶的说到,刚才的注意力放在了小智上没有看见旁边的渡,现在注意力回来了,就看见了。

  “说的没错,道馆徽章不可以随便给别人”从座位让传开了声音,扭头一看是小霞。“小霞,你不是说不成为水系宝可梦大师就不回来了么?”“还不是知道姐姐们的性子,就回来道馆对决,总之,小智你想要道馆徽章就打赢我。”“我求之不得呢,渡哥哥麻烦你当我们的裁判”“好~没问题”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六章

—0—

究竟为何呢?

那样的英雄,要戴上面具。

让我看看吧,真实的你。

—1—

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苦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居然两个世界如此统一。

渡抬起头,看向窗外正开放着的,美丽的花朵。

感觉很快就会枯萎。

要不再睡一会吧?尽管心中这么想着,却没有丝毫睡意。

渡转过头,发现了过于疲惫而趴在床上睡着的少年。“是志郎吗?”他艰难挺起身,通过发色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可真是命大。”房门被缓缓拉开。一位和少年十分相似,却又更成熟的男子走了进来。“睡了6天还能醒。”

他就是日后的丰缘冠军:兹伏奇.大吾。

“你身上至少十处以上刀伤,擦伤更是数不胜数。你最应该庆幸的就是那发弹丸...

—0—

究竟为何呢?

那样的英雄,要戴上面具。

让我看看吧,真实的你。

—1—

空气中弥漫着……药水的苦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居然两个世界如此统一。

渡抬起头,看向窗外正开放着的,美丽的花朵。

感觉很快就会枯萎。

要不再睡一会吧?尽管心中这么想着,却没有丝毫睡意。

渡转过头,发现了过于疲惫而趴在床上睡着的少年。“是志郎吗?”他艰难挺起身,通过发色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可真是命大。”房门被缓缓拉开。一位和少年十分相似,却又更成熟的男子走了进来。“睡了6天还能醒。”

他就是日后的丰缘冠军:兹伏奇.大吾。

“你身上至少十处以上刀伤,擦伤更是数不胜数。你最应该庆幸的就是那发弹丸,没有打到你的肾,不然你就废了。”大吾一边把花放下,一边给志郎披上了外衣。

“你怎么会在这里?”渡问道。说起来关于这些伤他不知为何,就是没有一点记忆。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然后大吾就花了一个小时多讲述了前因后果。

虽然大吾的介绍很详细,但不如说详细过头了,他平时的兴趣除了挖石头就是关注自己弟弟吗?原本“因为药物而疯掉的退伍军人报复社会故事”正逐渐朝着变得越来越长的趋势发展。


有一说一,兹伏奇家人的口才都挺不错的。



“……还好旁边就有警车。”大吾一边回忆一边说着,“你最后没有失血过多,但刚好你这个血型的血不够了。于是阿郎就给你输了血。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液’。”

“……一样的血液、吗……”

“嗯?”

“不,没什么。”渡说道“十分感激令弟,需要什么石头可以找我。”

大吾愣了一下,随后说:“这种话就不用说了,我又不是只喜欢石头……我老弟他人还不错,你要是敢欺负他或是拿你这条命乱玩,我要你好看。”

“放心吧。”渡突然想起来“志郎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哦,你也知道的,那次肉搏暴飞龙留下的。似乎龙的血液溅在上面留下的。”大吾敲了敲熟睡中的少年,一边发出邀请:“吗?嗯,说起来,你的头发颜色和叔叔的不一样呢……你是不是也……?”

渡摇了摇头:“你是不是忘了,我妈妈就是红发。”


大吾回答:“啊、是这样吗?”


“是的。”


—2—

渡自认为自己并非是不善言辞的人。


虽然坐在对面的少年好像很早熟,时常还会说些听起来就不像未成年说得出的话语,但渡再怎么说也是22岁的龙使。怎么和这样的小孩交谈,他认为不是问题。


因此,在一路上又听志郎讲述了许多沉睡一年期间做的奇怪的梦下来后,渡觉得应该主动点——至少不能让对方失落。


“我也做过……”


—3—

尽管一开始没料到渡会忽然开口而吃惊了一瞬,但很快志郎便反应了过来。毕竟再怎么说,也是9岁的小孩阿。总是会希望表现自己的。


渡和志郎讲的,是自己印象中和一位特查官处理案件的事情。但不知是因何缘故,他记不清是何时发生的事情了。

“……最终查出的犯人,并不是那位黑帮老大,而是一旁的老爷爷。”

志郎问道:“那么,最终那位特查官……怎么样了?”

“我也记不清了,年代久远。最后他好像跳到了一个类似于湖面的地方。然后我就醒了”

“是开放式结局啊。”志郎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喝可乐的时候,渡注意到了他那双有些奇异的眼睛。看起来只是有一支眼睛变成了红色,但他的一生都将是这样。尽管现在当事人毫不在乎。

“志郎,你的眼睛……”渡忽然说。

‘为什么会做那种事情?为何不派出宝可梦对战?为什么是暴飞龙?为什么不逃跑?’

渡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他很好奇,志郎这种,做事有原则对战有一套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称得上“愚蠢”的事情。

“嗯?眼睛怎么了?”——志郎看向了他。

“额……不,没什么。”渡终是将话憋了回去。

—4—

伊吹家在满金市的小屋是前些年,渡的父亲做任务联盟奖励的。之前荒废了一段时间,现在是渡和志郎在住。

可是……

“你也看到了,由于上次发生的事件,给你准备的房间无论如何都不是能住人的样子了。”渡说道,“恐怕远途而来的兹伏奇先生也只能另寻住处了。”

志郎说:“我可以先去附近的酒……话说这里有酒店吗?”

渡表示:“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但被炸掉了。”

志郎:“其实买栋别墅……你说呢?”


某位富商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暂时没那个闲钱。要委屈一下你了。”


“那样的话就不用去全世界旅游啊……”兹伏奇兄弟俩在心中默念道。


“那怎么办?我要去外面露营吗?”

父亲表示:“这刚好是培养你独立的机会……”还未等他说完,就被当事人打断“你敢这样我就敢再肉搏一次暴飞龙。”

“哎……”被忽视已久的渡叹了口气,向志郎伸出了手:“没办法了啊……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暂时住在我的房间。”

“没问题吗?”

“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吧。”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志郎坦然一笑,回握住了渡伸出的手,然后说:

            “从今往后,请多指教。”


END


一旁的石头迷表示:这什么鬼发展(´◑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心不是飞

第八章 与他一起

  渡对快龙说到“快龙,不要让他们逃掉。”“嗷嗷(交给我吧,不会让他们逃掉的)”急冻光线打过去盗猎者纷纷倒地不起。“喂,你好,君莎小姐麻烦来月见山一趟。这里有盗猎者。”处理完这些事,转头望向小智“小智,你还真是乱来。这个时候就应该交给警察才对。下次不许这样了”“对不起,渡哥哥”渡收回了快龙

  警车声响起,君莎小姐来了。渡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君莎便和小智离开了月见山,在离开了月见山后在道路的分叉口对小智说到“小智,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和你一起旅行一段时间么?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度假。”其实渡也想不通当看见小智一个人面对盗猎者的时候就感到特别紧张甚至害...

  渡对快龙说到“快龙,不要让他们逃掉。”“嗷嗷(交给我吧,不会让他们逃掉的)”急冻光线打过去盗猎者纷纷倒地不起。“喂,你好,君莎小姐麻烦来月见山一趟。这里有盗猎者。”处理完这些事,转头望向小智“小智,你还真是乱来。这个时候就应该交给警察才对。下次不许这样了”“对不起,渡哥哥”渡收回了快龙

  警车声响起,君莎小姐来了。渡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君莎便和小智离开了月见山,在离开了月见山后在道路的分叉口对小智说到“小智,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和你一起旅行一段时间么?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度假。”其实渡也想不通当看见小智一个人面对盗猎者的时候就感到特别紧张甚至害怕,所以他想与小智旅行一段时间后就可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太好了,渡哥哥我们一起旅行吧。我现在正在参加石英大会,挑战道馆,赢得徽章。”“其实小智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嘿嘿,已经习惯了么。”“那我们走吧,接下来我们要去那个道馆呢,小智?”

  “让我看看,接下来最近的道馆是华蓝市的华蓝道馆,是水系的道馆。我们可以去华蓝道馆”“华蓝道馆么,那我们走吧”

  夕阳下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影子依偎在一起就像他们的初次见面。

是心不是飞

第七章 再相见

  结束了与小刚的道馆战,回到了宝可梦中心为宝可梦们恢复体力,他给大木博士发通讯“博士,我已经拿到了第一个道馆徽章了。”“才一个啊,小茂都拿到三个了。”“啊~三个啊,确实有点慢了,可是,博士为什么我拿到徽章后没有一点高兴呢?我还有点迷茫和不知所措。”“这样吧,小智你去参加关东联盟的石英大会吧,就这样,挂了吧”

  石英大会啊,“真新镇的小智你的宝可梦已经恢复体力了”听见了扩音器的声音就去接宝可梦了,“唉~皮卡丘,伊布,比比鸟我想参加石英大会你们觉得呢?”“皮卡皮卡(当然好了)”“伊布伊布(好啊好啊)”“比比比比(好呀好呀)”小智说到“看大家的反应就是同...

  结束了与小刚的道馆战,回到了宝可梦中心为宝可梦们恢复体力,他给大木博士发通讯“博士,我已经拿到了第一个道馆徽章了。”“才一个啊,小茂都拿到三个了。”“啊~三个啊,确实有点慢了,可是,博士为什么我拿到徽章后没有一点高兴呢?我还有点迷茫和不知所措。”“这样吧,小智你去参加关东联盟的石英大会吧,就这样,挂了吧”

  石英大会啊,“真新镇的小智你的宝可梦已经恢复体力了”听见了扩音器的声音就去接宝可梦了,“唉~皮卡丘,伊布,比比鸟我想参加石英大会你们觉得呢?”“皮卡皮卡(当然好了)”“伊布伊布(好啊好啊)”“比比比比(好呀好呀)”小智说到“看大家的反应就是同意了,我这就去找乔伊小姐报名”“乔伊小姐你好我想报名石英大会”乔伊小姐说到“好的,请将图鉴放到这个卡槽里,真新镇的小智已经登录完毕,也请你好好加油!”

  “好,已经拿到了第一个徽章了,最近的道馆是华蓝市的华蓝道馆只要翻过月见山就好了。”将伊布和比比鸟放进精灵球后带着皮卡丘就去了月见山。

  月见山

  走吧,皮卡丘翻过月见山我们就到了第二个道馆了。当小智爬到半山腰时听见了一些声音,像是用什么东西唱歌,小智顺着声音寻找过去,看到了一群皮皮和几个皮可西他们在围着一块石头唱歌跳舞,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就在这时,来了一群盗猎者,“喂,前面的快把皮皮和皮可西交给我们。”“才不要,你们这群盗猎者”“皮卡丘,十万伏特。出来吧伊布比比鸟,用影子球烈暴风。”“小鬼就这点攻击,你不行啊。哈哈哈”小智听着这些欠扁的声音,可自己打不过是事实。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小智的心里已经急得快上天了。

  就在这是“快龙,急冻光线”是渡的声音,小智抬头看去。确实是渡大哥,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皮皮和皮可西有救了。小智心里想着

ワタル

《风起龙飞》第五章

—0—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1—


满金市一直是成都地区颇有名气的繁华城市,近些年不知为何成了网红打卡必经之处。


此刻已是傍晚,老天也不赏脸地下起了蒙蒙细雨。尽管街上依然灯火通明,但仍给人带来一种凄凉的情感。


作为自己很在意的“后辈”,渡早早地就坐在门口,等待着志郎的到来。


虽然有听说他做事一向是这种风格。但直接坐宝可梦来成都地区还是把他吓了一跳。丰缘和成都之间可还夹着一个关都。加上各种不稳定因素,稍微一下偏差就不堪设想。


那家伙,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啊……


兜里的领航员突然响了起来,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接通后,对面传来了声音:“啊,...

—0—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1—


满金市一直是成都地区颇有名气的繁华城市,近些年不知为何成了网红打卡必经之处。


此刻已是傍晚,老天也不赏脸地下起了蒙蒙细雨。尽管街上依然灯火通明,但仍给人带来一种凄凉的情感。


作为自己很在意的“后辈”,渡早早地就坐在门口,等待着志郎的到来。


虽然有听说他做事一向是这种风格。但直接坐宝可梦来成都地区还是把他吓了一跳。丰缘和成都之间可还夹着一个关都。加上各种不稳定因素,稍微一下偏差就不堪设想。


那家伙,真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啊……


兜里的领航员突然响了起来,发出了噗噗的声音。


接通后,对面传来了声音:“啊,渡君。”


“君就不用了。”这种时候这么礼貌干什么?渡在心中默念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可一点你的影子都没看到。”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好像跑到烟墨市去了。好像要麻烦你一下。抱歉。”说罢,电话便被挂断了。


只留下了在雨中不知所措的渡。


这就是青春吗?22岁的老年人感慨道。


—2—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首先是一只皮卡丘飞上了天,即使竖起了警告标语,也还是有不知所措的训练师放出精灵。然后就发生了悲剧。


越来越多的宝可梦飞上天,甚至连房屋都有了上天的趋势。


忽略掉身边的惨叫声,渡又一次尝试拨打志郎的电话,然而这一块根本没有信号。“这样的话,他会走到烟墨市也就合情合理了。”渡这样想着。


一旁的行人慌慌张张地从相反的方向同时走向远方,询问也只得到支支吾吾,根本连不成一句话的回答。


“渡!”渡闻声回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父亲!


“你怎么在这里?赶快回去,现在的你还不能……”


话音未落,一些宝可梦突然摔落下来,绽放出美丽的血花。随后又在雨水的冲击下散去,只留下再无笑容的精灵。


间杂着人们的哀叫。渡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坐视不管了。


“喂!小孩!别去那边!危险!”刚刚赶来的刑警朝着渡喊道。


渡丝毫没有搭理,只是一直跑着。边跑边在心里祈祷着:


在事件解决之前,你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4—


回过神来的时候,志郎已经不知身在何处。手中的地图已经变得皱巴巴,他索性丢下地图,拉开门后,率先蹲在地上捡起散落的精灵球来。


抬头时,他看着倒塌的房屋和一边哭泣的人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红色的液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死……死掉了……”志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在可怜他们吗?还是害怕眼前这番情景呢?


骚乱平息了,至少骚乱的声音平息了。这根本是无妄之灾。志郎咽下嘴里的话语


“志郎?你怎么会在这里?”渡的父亲把志郎拉了起来,拍去他衬衫上的灰尘。


“叔叔?”志郎抬起头。


“话说回来,阿渡呢?你们没在一起吗?”


“我也没看到他,”志郎说,“为了防止再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叔叔你们要怎么做?”


“我认为,在下面铺几层救生用充气垫就可以了。”对方的语气不太确定。志郎虽然认同地点了点头,却说:“似乎没有什么用呢。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话说回来——”


“……今天的日期是?”


“8月20日。”


“应该是21号才对。”


“您在胡说什么…”,志郎打开领航员查看,却发现上面赫然写着——8月21日。


“……”


“……”


志郎突然回头,确认一旁唯一认识的人还在后,再三确认上面出现的日期后,他心中不可避免地慌了:“不可能啊?!我明明转换了时差啊。”


“什么?”


“果然……这起事件害得时间都开始混乱了。这应该是超能力者的犯罪……没有错的。”之后,便向烟墨市的方向跑去。


“你去哪啊!”


“我要去找那个混蛋!这样总比任人宰割好吧!”


看着离开的少年的背影,伊吹翔发出感慨:“真像啊……”


—5—


一路走去,渡终于找到了源头——愤怒之湖边的一个工厂。


虽说他早已身经百战,但路上的机关还是让变成小孩的龙使吃了苦头。来不及处理手臂伤口,渡一边跨过眼前的障碍物,一边埋怨着小孩的身体真没用。


。可事情什么时候结束还是个问题。


渡恍然回头,看着远方灰暗的城市,继续朝着远处的工厂走去。


—6—


“住手吧。”扔掉沾满血迹的精灵球,渡说道“机关什么的都已经失效了,精灵球也没了,就凭你这样不可能打过我的。结束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奇装怪服的男子对渡说道,他闭上了眼睛,选择不再看眼前的一片狼藉。


“结束了才怪啊!这是你的烂摊子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去解决它啊!!”


“你这样的小孩子会懂什么?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懂我的远大理想!我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啊!”说罢,他抱头痛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渡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遇见过的一个犯人。


“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懂我们!”


在这片绝望的安静之中,渡凝视了前方的人片刻,接着朝这个人走去。


突然,他拎着男人的衣领喊到:“你这人别开玩笑了!”


“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很特别!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被你害死的人能复活吗?!啊?!”


男子明显被眼前的小孩吓到了,沉默片刻后,他说道——


“是啊,我是个罪人。”


“把你们这种孩童牵扯进大人肮脏的世界里面,我们都是恶人。”


说罢,他用尽力气把渡扔出厂内。


渡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一声:


“永别了!希望喲!”


随后便是因爆炸而引起的声音。


渡看着眼前的火海,什么都说不出来。血液沿着额头流下。


—7—


事件随着工厂的爆炸而结束了。一切恢复正常。


不,不过是看起来这样罢了。谁能让那些死去的生命和倒塌的建筑恢复正常呢?


—8—


“十分感谢你的帮助。少年,做得不错。”


这次事情的规模不小,很快便有很多刑警赶来。渡作为一旁唯一的幸存者,自然就被当成了功臣——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真不愧是冠军的子嗣。”渡听着这样的夸赞声,根本高兴不起来。


正当渡和前方的警长快要握到手的时候,一个身影冲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渡。


“志…志郎!”渡惊讶的叫出了声。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渡!”因为环境还没完全恢复,二人因为惯性飞了起来。这样可不好,渡顺手抓住了树上的树枝以防万一 。二人就这样坐在了树上。


来不及顾虑旁人,渡询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应该问的话吧”志郎道“你还没成年吧?怎么这么乱来。”


“自己不也是小孩吗……”渡在心中默念道。“而且论乱来程度,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吧。”


“好了,你赶紧去医院吧。这种事情交给专业人员好了,你也伤得不轻不是吗。”


“说的也是。”渡回道。于是纵身一跃。


也就是这个时候,重力恢复了。


End

后记


最近看Z看上头了。

以后有时间再修修吧。

是心不是飞

第五章 相识 离别

  待烟雾散去之后,红色的披风映入小智的眼帘。在那位训练家转过身去,小智看清出他的容颜,心想。没错,就是渡大哥。当小智想要靠近时渡说“你们刚才的行为太冒险了,暴鲤龙极其容易惊吓会攻击人类的。”被训了但还是好高兴,因为他见到了渡“渡哥哥,你还记得我么?我就是那个在常磐森林的人。”渡回忆了一下说到“当然记得你了,小智。我那个时候刚成为训练家,我们还见证了伊布的出生。”渡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小智。

  渡看见一个小智对自己笑,感觉小智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好像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出来吧,伊布。渡大哥你看我把伊布照顾的很好呦,对吧,伊布?“伊布,...

  待烟雾散去之后,红色的披风映入小智的眼帘。在那位训练家转过身去,小智看清出他的容颜,心想。没错,就是渡大哥。当小智想要靠近时渡说“你们刚才的行为太冒险了,暴鲤龙极其容易惊吓会攻击人类的。”被训了但还是好高兴,因为他见到了渡“渡哥哥,你还记得我么?我就是那个在常磐森林的人。”渡回忆了一下说到“当然记得你了,小智。我那个时候刚成为训练家,我们还见证了伊布的出生。”渡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小智。

  渡看见一个小智对自己笑,感觉小智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好像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出来吧,伊布。渡大哥你看我把伊布照顾的很好呦,对吧,伊布?“伊布,伊布(是啊,小智把我照顾的很好)”“我还有了新搭档皮卡丘”“皮卡,皮卡丘(你好,我是皮卡丘)”渡看见伊布和皮卡丘对小智说到“宝可梦们被你照顾的很好”“真的么,谢谢渡大哥的夸奖”

  “啊啊~我的脚踏车。”小智和渡向小霞的方向看去,小霞的脚踏车被暴鲤龙的攻击变成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黑炭。“应该没关系吧,小霞。你还可以徒步去旅行啊”“你说的轻巧”渡看见说到“你可以去常磐市,那里可以买到脚踏车”“是吗,那我马上去,不过小智叫你渡大哥,你不会真的是那个成都与关都的冠军渡吧。”“巧了,我真的是那个渡,御龙渡”小霞听到后立马就崇敬起来说到“请渡先生帮我转告科拿小姐,我是以科拿小姐为目标努力着”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就剩下小智和渡还有伊布和皮卡丘,两个人相顾无言,“渡大哥,你可以把你的通讯号给我么,我想在以后可以与你交换经验,可以么?”小智笑着对渡说到“可以呀,小智”其实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通讯号给了小智通讯号在宝可梦搜查官是很重要的不会轻易给别人的,防止出事,但渡却很放心的交给了小智。

  暴鲤龙事件解决了,渡对小智说到“小智,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该走了,期待下次见面”“快龙,我们走吧。”眼看渡要离开了小智对天空大喊到“渡大哥,我也很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是心不是飞

第四章 初遇小霞,再遇御龙

  一路上皮卡丘和伊布吵得不可开交,但这两只都听小智的话没有打架 ,就快走出常磐森林的时候两小只的吵架吵到了在这附近的大针蜂群。他们迅速跑开,但大针蜂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大针蜂使用了飞弹针攻击了他们。“伊布,影子球;皮卡丘,打雷。”小智对两小只下指令,两大绝招因为等级不够没有给大针蜂造成伤害反而惹怒了大针蜂。

  小智和他的宝可梦们被三面夹击,前有大针蜂,后有小河。两方比较一下,小智果断放弃选项1选择了选项2。“伊布,回到精灵球里面吧。皮卡丘抱紧我。”“皮卡(好)”眼看大针蜂就要攻击了,小智抱着皮卡丘跑到了小河里。小河水流喘急,小智紧抱着皮卡...

  一路上皮卡丘和伊布吵得不可开交,但这两只都听小智的话没有打架 ,就快走出常磐森林的时候两小只的吵架吵到了在这附近的大针蜂群。他们迅速跑开,但大针蜂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大针蜂使用了飞弹针攻击了他们。“伊布,影子球;皮卡丘,打雷。”小智对两小只下指令,两大绝招因为等级不够没有给大针蜂造成伤害反而惹怒了大针蜂。

  小智和他的宝可梦们被三面夹击,前有大针蜂,后有小河。两方比较一下,小智果断放弃选项1选择了选项2。“伊布,回到精灵球里面吧。皮卡丘抱紧我。”“皮卡(好)”眼看大针蜂就要攻击了,小智抱着皮卡丘跑到了小河里。小河水流喘急,小智紧抱着皮卡丘防止被水流冲散。

  就在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小智在小河里看见了一个钓饵,这就说明有人在附近。小智用手拿起钓饵,钓鱼的人看见浮标动了,便开始收网,结果钓上来的是小智和皮卡丘。钓鱼女孩碰了一下小智,小智很快清醒了起来,对钓鱼女孩说“谢谢你,我叫小智。目标是宝可梦大师,你叫什么?”“我叫小霞,目标是水系宝可梦大师。”在两人没有注意的时候,锤在水面的浮标又再次动了起来。两人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小霞收回鱼饵,结果钓上来的是一条暴鲤龙。

  “啊啊啊~”两人和皮卡丘放声大叫希望有人来救他们。发现没人只好自己战斗了,小智放出伊布,小霞拿出了海星星,宝石海星,“伊布,影子球;皮卡丘,十万伏特。”“海星星,宝石海星水枪。”两个人的等级太弱了,没办法给暴鲤龙造成伤害。眼看暴鲤龙要使用破坏死光攻击。

  “快龙,龙之怒。”快龙的攻击夹杂着烟雾还有暴鲤龙被击败,小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他认识,陌生是7年不见了,当烟雾散去,红色的披风映入小智的眼帘

  

是心不是飞

第二章 离别后的成长

  “已经7年过去了,我已经10岁了,你还记得我么?渡哥哥。”小智心里想着,在电视机前看四天王的战斗。这时候花子叫了声小智,“小智,快去睡觉吧,要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领不到宝可梦。”“妈妈,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有伊布了。”“伊布,伊布”伊布高兴的叫着,她终于可以成为小智的第一个宝可梦了,她已经陪了小智7年了感情深厚。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传到小智和伊布的耳中,闹钟被小智摔坏在地上,伊布边叫着小智边摇着小智,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使用高速星星,“啊”“伊布你干嘛这样叫我呀,头好痛啊!”“伊布伊布”伊布叫唤着指了指底下的闹钟“啊~快迟到了。”...


  “已经7年过去了,我已经10岁了,你还记得我么?渡哥哥。”小智心里想着,在电视机前看四天王的战斗。这时候花子叫了声小智,“小智,快去睡觉吧,要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领不到宝可梦。”“妈妈,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有伊布了。”“伊布,伊布”伊布高兴的叫着,她终于可以成为小智的第一个宝可梦了,她已经陪了小智7年了感情深厚。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传到小智和伊布的耳中,闹钟被小智摔坏在地上,伊布边叫着小智边摇着小智,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使用高速星星,“啊”“伊布你干嘛这样叫我呀,头好痛啊!”“伊布伊布”伊布叫唤着指了指底下的闹钟“啊~快迟到了。”

  不出意外的话,小智迟到了,还穿着睡衣。快到了大木研究所的门口,听见了些声音“小茂小茂真是棒,小茂小茂真是棒”是小茂的拉拉队啊,说起小茂他是小智的幼驯染“这不是小智君么?怎么你又迟到了,宝可梦可是已经领完了呦!”“什么,已经领不到了”“是啊~不过你有伊布也没事吧”小茂说完之后就开着跑车就带着啦啦队就走了。

  “年轻就是好啊。”“大木博士我想领取我的宝可梦”眼前这位就是真新镇的大木研究所的大木博士“跟我来吧”“为什么没有了呢?“因为你迟到了啊,小智”小智依次打开精灵球都是空的,这时从大木博士的身后传来“皮卡~皮卡”的叫声。小智问到大木博士这是什么宝可梦“这是皮卡丘,电气鼠宝可梦比较内向害羞。”“这只就很棒啊。”刚一触碰它就发起了一击十万伏特。

  伊布看着被电击的小智,便和皮卡丘打了起来。

是心不是飞

第一章 相遇

常碧森林 

有一个小朋友在森林里玩耍,墨绿色的头和暖色的眼睛,只有三岁却是在森林玩耍确实有点危险,可是只在外围玩耍也没关系,可是小男孩非要去里面玩.可是在三岁的孩子在外围却也是非常危险的. 

走着走着他看见一棵非常繁荣的树,在树底下捡到一颗宝可梦的蛋,是一个棕色的蛋,看不出是什么种类的蛋.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一只猫老大“喵喵”的叫着.小朋友看见猫老大本想靠近,可是猫老大确使用了影子钩爪想要攻击小男孩,小男孩看见猫老大还想要攻击抱着宝可梦蛋快速跑开 

可是三岁的孩子怎么跑的过猫老大呢,眼看快要追上的时候”哈克龙,急冻光线“一声命令一下猫老大便跑开了. ...

常碧森林 

有一个小朋友在森林里玩耍,墨绿色的头和暖色的眼睛,只有三岁却是在森林玩耍确实有点危险,可是只在外围玩耍也没关系,可是小男孩非要去里面玩.可是在三岁的孩子在外围却也是非常危险的. 

走着走着他看见一棵非常繁荣的树,在树底下捡到一颗宝可梦的蛋,是一个棕色的蛋,看不出是什么种类的蛋.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一只猫老大“喵喵”的叫着.小朋友看见猫老大本想靠近,可是猫老大确使用了影子钩爪想要攻击小男孩,小男孩看见猫老大还想要攻击抱着宝可梦蛋快速跑开 

可是三岁的孩子怎么跑的过猫老大呢,眼看快要追上的时候”哈克龙,急冻光线“一声命令一下猫老大便跑开了. 

“你没事吧,小家伙“御龙渡说”我叫御龙渡。御龙渡说到“为什么要跑到森林里来呢?”小智说“我想和宝可梦一起玩,小茂总是说自己爷爷有好多宝可梦,我也想和宝可梦一起玩,所以……”“所以你就自己跑到森林来了”“嗯” 

突然,小智怀里的宝可梦蛋发了一阵光,慢慢的孵化了一只可爱的宝可梦,“伊布,伊布”的叫着“渡哥哥,这是什么宝可梦啊?好可爱。”御龙渡听到这个称呼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给小智解答了“这是伊布,进化宝可梦”小智小心的抱着伊布吗。“对了,小智宝可梦会把第一眼看到的当成自己的父母,所以要好好的培养伊布啊“小智向渡保证到”我会的,渡哥哥。“”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小智抱着伊布对渡说了声谢谢。“哈克龙麻烦你带我们吧。”小智第一次乘坐坐骑宝可梦有点害怕,御龙渡便抱着小智回家,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ワタル

【改词】孤勇者 谁说黑暗中人就不知所措

原唱:陈奕迅

作曲:钱雷

作词:唐恬

意义不明乱改词:ワタル


新年快乐!各位!


都是无畏的——

你枯涩的笑容 你的眼中 你的心中

都 不必再说——

那飞翔的精灵 你的不从 你的志高


他们说 要赶时间

  把黑暗铺满天空

他们说 要认清楚现实

  人不能太荒缪

为何正义不能光荣

大人小孩也好 都曾活过

谁说未留姓名就不算英雄


爱你孤身逆行走 爱你指挥的模样

爱你身处过黑暗 心却仍坚强

爱你虽遍体鳞伤 却上演绝美篇章

爱你和我那么像...


原唱:陈奕迅

作曲:钱雷

作词:唐恬

意义不明乱改词:ワタル


新年快乐!各位!


都是无畏的——

你枯涩的笑容 你的眼中 你的心中

都 不必再说——

那飞翔的精灵 你的不从 你的志高


他们说 要赶时间

  把黑暗铺满天空

他们说 要认清楚现实

  人不能太荒缪

为何正义不能光荣

大人小孩也好 都曾活过

谁说未留姓名就不算英雄


爱你孤身逆行走 爱你指挥的模样

爱你身处过黑暗 心却仍坚强

爱你虽遍体鳞伤 却上演绝美篇章

爱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样

去吗?留吗?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战啊!以心中的鼓动

我可是热血男儿志在四方

谁说只有龙使才算是英雄



他们要 挑战你的底线

  就像解开了心结

他们要 抨击你的决定

  而名义是自由

那就让我用忠与义

为那首英雄歌续弦

谁说狼狈不堪的不算英雄


爱你反方向行走  爱你不甘于低头

爱你虽不是最强 内心仍坚强

爱你身处光与暗 却从未沾上黑暗

流言蜚语让它飞 他能飞多远

做吗?对吗?何时应该思考

去吗?去吧!一发死光飞过

就算有人死去那有何妨

谁说只有大人物才是英雄


你的身边 有人陪从

你的意志 有人领悟


我们戏终不散场 再上演生命赞歌

哪怕被千番次伤过 那样又何妨

不需要任何可怜  不需要任何称赞

击破黑暗的答案  在我们心中

战吗?当然!无需考虑对错

对吗?当然!不用在意伤口

我终会用对战给带来笑容

谁说黑暗中人就不知所措

巴甫洛夫的狗实验是条件反射

救命最近有一个脑洞

是渡✘原男的!

主攻!!!

师徒恋嘿嘿。

外加平行世界聊天群梗!!!

是和特别篇的!

救命有人看吗,时间大概在寒假。

有人看就把大纲人设搬上来。

顺便给我的男主起个名吧。

是渡✘原男的!

主攻!!!

师徒恋嘿嘿。

外加平行世界聊天群梗!!!

是和特别篇的!

救命有人看吗,时间大概在寒假。

有人看就把大纲人设搬上来。

顺便给我的男主起个名吧。

ワタル

《風起龍飛》 瓦塔魯

看前須知:

這篇文我搞了個看起來好厲害的繁體字。

是渡的視角。標題為音譯。

開始~

————————

-0-

渡從來不觉得自己可憐。但他真的很想要愛。


-1-

渡自打一齣生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


打從煙墨市出生之後,他就一直和爺爺以及小椿一同生活。


他也試過問,但得到的回答始終如一:


“等你成為出色的龍使之後,他們一定會出現的。”


於是渡便開始加倍努力的訓練自己的寶可夢們。希望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龙使。


-2-

渡成為了石英聯盟四天王的領袖。


龍系天王這個頭銜,從那一天起,就一直挂在他的身上,怎麼也撕不下來。


這應該算是強者了吧。渡這樣...

看前須知:

這篇文我搞了個看起來好厲害的繁體字。

是渡的視角。標題為音譯。

開始~

————————

-0-

渡從來不觉得自己可憐。但他真的很想要愛。


-1-

渡自打一齣生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


打從煙墨市出生之後,他就一直和爺爺以及小椿一同生活。


他也試過問,但得到的回答始終如一:


“等你成為出色的龍使之後,他們一定會出現的。”


於是渡便開始加倍努力的訓練自己的寶可夢們。希望能成为一名出色的龙使。


-2-

渡成為了石英聯盟四天王的領袖。


龍系天王這個頭銜,從那一天起,就一直挂在他的身上,怎麼也撕不下來。


這應該算是強者了吧。渡這樣想到。


-3-

渡不擅長和他人溝通。這是他自己明白的。


因為他覺得很麻煩。


所以他開始做一系列事情來包裹自己。


戰鬥的時候故意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表情不是繃著個臉就是邪笑,專門找些很丑的衣服穿,遠離人群


等等等等,他都做過。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中二”。


可事與願違,渡憑藉著強大的實力和帥氣的外表,有了許多的崇拜者,甚至有了粉絲後援會。


一股類似於喜悅的情緒湧上他的心頭。


—4—

渡輸了,輸給兩個刚成年的孩子。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渡一下子經歷了兩次敗北。


自己的宝可梦在他们前被无情地碾压。


他想氣憤,可又找不到點;想哭,可男兒有淚不輕彈;想發洩,可他不知去何處,去何方。


自己過去19年的努力,自己和自己的寶可夢,似乎什麼都不是。


不,是他自己什麼都不是。


—5—

天台上。


龍使瞭望遠方,披風隨風搖擺,發出了噗噗的响聲。


这一年,渡19岁。

—6—

渡變了。


這是希巴經過一段時間的观察后得出的结果。


但他自己明白,他什么都没变。


只是演技变好了罢了。

—7—

渡成為了冠軍。


赤红因对实力的追求,前往白银山修炼,把位置甩给了他。


说是这么说,其实根本原因是他对管理联盟这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


仅仅实力强大,不足以担当冠军的。


那一天,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悦。因为他已经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了。


—8—

在憤怒之湖邊,渡遇到了响。


看了他和暴鲤龙的对战,他认为这是一个好苗子。


他渴望着,被这样的人打败。

—9—

渡又輸了。这次是响。


但和三年前不同,他已经完全不在意这种事情了。


那一刻,他难得的敞开心扉的笑了笑。


不过可惜的是,他仍然担任冠军职务。理由是对方年龄太小。


—10—

渡感到好累。


一个又一个的犯罪组织,一次又一次的行动紧密相连,压力猛地打在了这个年仅22岁的青年上。


这次的任务终于结束了。在会议上,渡看着他人脸上的笑容,完全找不到共鸣。


就连平时的伪装,都很难再继续。


终于回家了,渡重重地倒在了床上,眼泪不知怎么的就流了出来,可他也没有功夫去管那些事情了。


这一年,他22岁。



—11—

渡再醒来的时候,正身处一辆轿车上。


看着窗户中倒映的自己的脸,渡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因为那分明是自己5岁的脸。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转过头,发现对面坐着一个人。


那张脸,分明是爷爷给自己看过的,妈妈的照片中的那张脸。

—12—

短暂的思考之后,渡明白了事实:自己穿越了。


虽然很不可思议,可自己5岁的时候一直待在烟墨市,也从未见过身边的爸妈。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重新开始一次,多好的机会。


—13—

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是一座豪宅。


房子的主人出面迎接,连同着他的夫人和两个孩子。


本着大人们在聊天不打扰的原则,渡把目光转移到两个“同龄人”上。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渡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一头蓝发加上旁边的铁哑铃。直觉告诉渡,他就是丰缘的前冠军,兹伏奇大吾。


但另外一个,肩上担着皮卡丘的少年,渡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兹伏奇家有次子或养子之类的传闻。


“志郎,和渡打个招呼。”主人热情的对少年说道。少年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自己吓到他的吗?渡想着,又想到了刚刚的称呼。


兹伏奇……志郎…吗?


刚反应过来,少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拿着一本本子和一支笔,对他说道“我写不来你的名字,能示范一下吗?”


“没问题。”渡露出一个自己最擅长的笑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14—


吃过中饭后,渡被志郎拉进了他的房间。


说来奇怪,他是很反感身体接触的,但对于这个人,他却很安心。


一进房间,志郎就开门见山:“你刚刚,是假笑吧。”


“真正微笑会让眼轮匝肌运动,这会导致眼睛稍稍闭合,并让眼角产生皱纹微笑的时候,都可能会动用两个肌肉。其中一个肌肉是颧大肌,它能控制你的嘴角。你只使用到这一个肌肉,你展现出来的笑容就是假笑,也就是「社交笑容」。”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重点是——


我从那笑容中,看不到你的真心。”


说完这通话,志郎向房门走去,走之前他又说了句:


“如果不想笑可以不笑,那太累了。”


志郎走后,渡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15—

志郎发誓自己很后悔刚刚说的那通话。


已经四个小时了,对面似乎连喝一杯水的想法也没有,一直在那滔滔不绝的讲。这一点就连他自己都自叹不如。


该说不愧是渡吗,这么热爱宝可梦。但这样的他,真的会假笑吗?


志郎思考着,这些渡都是不知道的。


—16—

渡故意输给了志郎。


原因有两个:其一是手头这只喷火龙有点不听话,其二,也是最根本的是,他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虽然有点难听,但他算是那种内心一套表面一套的人,并且对于对战是完全胡来,但他和宝可梦的羁绊之深以及宝可梦对他的依赖,都让他看到了阿响的影子。


临走前,渡特地找大吾要了那位的电话号码。


—17—


满金市


与前世完全不同的家吓了渡一大跳,并且不知为何,自己搬到了这里。


从父母那得知,爸爸要担任冠军职务,妈妈要回丰缘去处理华丽大赛的相关事项,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渡一个人在家。


送走父母之后,渡坐在屋顶上,看着远方。


今晚月色真美………


END


后记


写了半个月的东西……


游戏的渡不同于特别篇和动画,他的追求是什么,为什么他会穿一套很抖的衣服,从未出现过的父母以及三年内发出的改变。这些都不知道。


下次更新就是大概2月份了。明年见。

巴甫洛夫的狗实验是条件反射

御龙渡就是最棒的!!!

p2是人形态

御龙渡就是最棒的!!!

p2是人形态

倚阑听夜雨

渡:看我小渡的飞行系龙军团

这是特别篇漫画设定的渡

是什么给了我会画画的自信,是手残吗。

渡:看我小渡的飞行系龙军团

这是特别篇漫画设定的渡

是什么给了我会画画的自信,是手残吗。

ワタル

自截至无印篇

渡的初登场

本以为是开始,结果确实巅峰

旅途爬,那个人设到底什么鬼,渡的头发还是硬一点好看。

动画的好处之一就是能看到渡除了游戏之外的新衣服不过了。

虽然我还是很好奇他是怎么扒完人家衣服立马换上的,而且也没脱掉自己的,那不难受吗。

志村泉……一个毁誉参半的人……这一集的作画监督是这位,我自认为是挺好的。起码看着很舒服。而且是从第一集就担任原画的元老。并且他似乎这几年也有参加动画制作。

可在隔壁柯南片场,赤井直接崩没了人样……(见P4)

只能说那边的不适合他吧。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画好过。

说起来小时候我记得看完了无印的 可就是想不起来有关于这集的记忆……

自截至无印篇

渡的初登场

本以为是开始,结果确实巅峰

旅途爬,那个人设到底什么鬼,渡的头发还是硬一点好看。

动画的好处之一就是能看到渡除了游戏之外的新衣服不过了。

虽然我还是很好奇他是怎么扒完人家衣服立马换上的,而且也没脱掉自己的,那不难受吗。

志村泉……一个毁誉参半的人……这一集的作画监督是这位,我自认为是挺好的。起码看着很舒服。而且是从第一集就担任原画的元老。并且他似乎这几年也有参加动画制作。

可在隔壁柯南片场,赤井直接崩没了人样……(见P4)

只能说那边的不适合他吧。不过他也不是没有画好过。

说起来小时候我记得看完了无印的 可就是想不起来有关于这集的记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