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循环

11079浏览    618参与
香荚蒾影视
迷失1231:用对比的方式,让你更为直观地感受循环带来的恐惧
迷失1231:用对比的方式,让你更为直观地感受循环带来的恐惧
-无用良品-

按照2021年的人口总数,简单计算平均是17~18个人供养一个编制人员,这里面还包括老人和孩子,去除的话会更少11~12个人。


近日,一个北大女博士竞聘城管岗位的新闻火了。她的专业是原子核物理专业,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她不需要与原子弹打交道,而是要智斗卖茶叶蛋的小商小贩。现在的趋势是造原子弹的不如管卖茶叶蛋的。

昨天,前亚洲足球先生郑智的去向趋于明朗。他将离开中国职业足球赛场,成为广州体育学院足球学院的主教练。这个教练资格拥有大学本科院校正式编制。”——我记得改开之初好像提过打破铁饭碗的,如今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按照2021年的人口总数,简单计算平均是17~18个人供养一个编制人员,这里面还包括老人和孩子,去除的话会更少11~12个人。


近日,一个北大女博士竞聘城管岗位的新闻火了。她的专业是原子核物理专业,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她不需要与原子弹打交道,而是要智斗卖茶叶蛋的小商小贩。现在的趋势是造原子弹的不如管卖茶叶蛋的。

昨天,前亚洲足球先生郑智的去向趋于明朗。他将离开中国职业足球赛场,成为广州体育学院足球学院的主教练。这个教练资格拥有大学本科院校正式编制。”——我记得改开之初好像提过打破铁饭碗的,如今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举个栗子

仙侠文,大纲文 (非传统意义上)

心里一直有一个仙侠文小说的大纲


就是开局男主是那种类似大反派那种,以前在正派的宗门待过,但是后来受到了排挤一系列事,入了魔道成为了邪修,女主在最后就是与反派同归于尽。然后男主一直不知道女主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女主是那种很有实力,但并不愿意干涉与自己无关的事是(那种利己型的),然后他在男主之前的那个正派宗门里是一个闲散的长老,(虽然实力很强)


然后就是男主不是和女主同归于尽了吗?然后他重生在了那个正派宗门里的一个小杂役身上,然后被指派过去到了女主的地方干杂役,然后因为女主在第一世一直不写山不漏水,他就对女主很感兴趣,就想要了解她,(就是那种顶级强者间的惺惺相惜大概)


然后......

心里一直有一个仙侠文小说的大纲


就是开局男主是那种类似大反派那种,以前在正派的宗门待过,但是后来受到了排挤一系列事,入了魔道成为了邪修,女主在最后就是与反派同归于尽。然后男主一直不知道女主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女主是那种很有实力,但并不愿意干涉与自己无关的事是(那种利己型的),然后他在男主之前的那个正派宗门里是一个闲散的长老,(虽然实力很强)



然后就是男主不是和女主同归于尽了吗?然后他重生在了那个正派宗门里的一个小杂役身上,然后被指派过去到了女主的地方干杂役,然后因为女主在第一世一直不写山不漏水,他就对女主很感兴趣,就想要了解她,(就是那种顶级强者间的惺惺相惜大概)



然后就是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件,他就与女主就是感情升温那种(很大部分的亲情加上爱情,加上友情很小),但是因为是那种时间倒流的那种,就是以前的男主仍然存在的然后马上到了以前的男主与正派大战时侯



再然后因为男主是重生在了那个小杂役身上然后那个杂役他的资质并不是很好,修改也不高,女主就是给的他很多保命的东西



女主早年是很勇的,因为中了大概那种毒落了疾病才不愿意打斗(真打起来也不会输就是了)然后重生后的男主想要为女主找到治病的药材',遇到了以前的他(就是没有重生的男主),然后即使有女主给的法器,仍然也死在了以前自己男主身上。重生后的男主 在临死的时也意识到了为什么上一世的女主要与她同归于尽,女主经过了多方的打探得知杀死自己弟弟(重生后的男主)是那个人,然后女主就与男主同归于尽又重生,然后开始接下来的一轮循环


就是那种怪圈,然后不得超生的那种

百变小卷魔术卡

【现背全员】无限原点27

·循环梗 脑洞学 无限流 有私设

·本章 4.4k 字

·只是创作!千万别上升!


--27--


      写字楼里不时有人走动,一切都看上去井然有序,一派忙碌。刘耀文与张真源稳稳驮着安静的两人,一步一步走在狭长走廊里,路过的几间空教室内,除了摆放着平时用来上课和练习的一些乐器外,空空荡荡,从敞开着的窗洒下冬日的暖阳,透过轻拂的微风,吹动紧贴着的珠帘发出叮当脆响。...


·循环梗 脑洞学 无限流 有私设

·本章 4.4k 字

·只是创作!千万别上升!

 

 

--27--

 

      写字楼里不时有人走动,一切都看上去井然有序,一派忙碌。刘耀文与张真源稳稳驮着安静的两人,一步一步走在狭长走廊里,路过的几间空教室内,除了摆放着平时用来上课和练习的一些乐器外,空空荡荡,从敞开着的窗洒下冬日的暖阳,透过轻拂的微风,吹动紧贴着的珠帘发出叮当脆响。

 

      一间教室正门,恰巧走出来两个搬着钢琴的工作人员,走在最前端的宋亚轩似乎被这迎面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步。他边走边担心着马嘉祺和严浩翔,心不在焉加上突然的惊吓,让他不小心绊住了脚跟,一时不查,身体摇晃着欲坠。

 

      刘耀文腾不出手,只干着急的惊呼,好在那年轻的小哥哥说时迟那时快放下了手里沉重的器物,将眼看着就要摔到的宋亚轩稳稳扶住,礼貌又关切的絮絮叨叨嘱咐着当心。


      宋亚轩有些惊愕地瞧着这位面熟的小哥,依稀记得他是才来公司不久的一位员工,感谢的话语还未出口,对方便笑意盈盈的与他寒暄。

 

      刘耀文拿肩膀轻轻抵着还在发愣的宋亚轩,吐出的呼吸里三分埋怨七分关心,“傻不傻啊,平地也能摔,脚有没有崴到?”

 

      小哥见人没事又继续搬起了钢琴,准备接着去做手头的活计。宋亚轩回神后又叫住了他,走到他跟前,简单询问着对方在忙些什么,小哥似乎一瞬间打开了话匣子,十分热络的聊起公司正在乐器换新,新购入一批音乐器材,还分外热情的邀请宋亚轩趁着闲暇时间一起去试试琴。

 

      刘耀文不明所以,又觉得无语,腾出一只手扯着宋亚轩的衣袖,将人一把拉回自己身边,唇瓣吐出的呼吸透着一股子不耐烦。

 

      “这位搬琴的大哥,你不拿奥斯卡也太亏了,话说这个假世界是真的强,你们做NPC的简直敬业到让我叹为观止。有什么话咱们在现实里聊好吗,我们现在没功夫配合做你的支线任务,你没看到我们主角团已经有两个人身负重伤了么,快别耽误我们时间了,宋亚轩现在很忙,麻烦你们先让一让。”

 

      热情的工作人员依旧保持着和煦的微笑面容,似乎自动在头脑中忽略掉了刘耀文说的这一大段内容,只听懂了最后一句,便真诚的道了一声歉,又依依不舍的与宋亚轩约着下次试琴时间。

 

      宋亚轩一双眸子亮晶晶的,视线在他的身影上久久徘徊,微笑着招手回应着,“我记住了哥,刚刚谢谢你,明天我来公司的时候再找你~”

 

      刘耀文摸不着头脑的嘟囔,“你跟他们废什么话,根本用不着搭理呀。”

 

      “你不觉得他们....很热情,人也很好吗?"宋亚轩若有所思的眨着眼皮,浓密卷翘的长睫轻轻闪了闪。

 

      一直旁观着的张真源顿住脚步,蹙着眉,思来想去,也渐渐品出了这其中的怪异之处。

 

      自从这栋楼里有人开始,他们遇上的工作人员们就都有些奇怪,他们就好像被人写好了程序代码,说着一些已然设定好的话语,做着既定的工作和举动,可他们却好像与完全冰冷的机器人有着明显区别。

 

      正如宋亚轩所说,他们好像十分友善,话也很多,比现实生活中一起共事的工作人员们还要热情许多,比真实世界里人与人相处的氛围显得更加亲密热络。

 

      张真源轻叹道,“我听说,梦境可以窥视内心,反映一个人心灵深处的渴望。像唐玲这样心理扭曲变态的人,明明渴望我们都死,但她所制造的梦里竟然不是全员恶人,一边设置最恐怖的结局,一边在造梦时将每个NPC塑造成温暖友善的个性,我实在是想不通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刘耀文忽然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你说,会不会我们都其实只是她创造的NPC?但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出乎意料的拥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意识?天那,我这想法如果是真的,那我可要对这个女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竟然能创造出我这么完美的角色,啧啧啧……”

 

      话音还未落,张真源便实在忍不住嘴角抽动,用肩膀撞了撞正在沉浸式自恋的刘耀文,“禁止一些毫无根据的臆想。”

 

      宋亚轩并没有理会刘耀文突发奇想的脑洞,他在思考一些事情,自顾着摇了摇头,一双灵眸波光流转。

 

      “唐医生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不了解也看不透,但刚才在和那个小哥哥交谈时,我总有一种熟悉感”,宋亚轩沉吟片刻,目光忽然投注到他们身后已经落下许多距离的贺峻霖身上。

 

      “既然这里本质上是贺儿的梦,有没有一种可能,梦境并不完全由唐医生控制呢,你们想想上一次爆炸发生后骤起的天气变换,那根本不像是源自唐玲的操纵,所以也许,这场梦的人与事物并不全是唐医生内心的投射,而是贺儿才对!”

 

      “我们总在惊讶,这个虚假的世界为什么能够轻易骗过大家,在楼里楼外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那么真实,唐玲真有如此大的本领能够把每一个与我们相熟的工作人员都设定的毫无破绽么?除非她对这里的人有足够的了解,可她只是贺儿的心理医生,理应并不了解公司内部的情况。”

 

      宋亚轩的声音不急不徐,带着分外坚定的调子,“我更相信这里原本就是贺峻霖内心的小世界,他眼里的每个人都和善又真诚,亲切又热情,未曾言语先带笑,只是碰个面就能和你热络地聊上许久,人际交往中并无丝毫负担与尴尬,唯有融洽与和睦,有人需要帮助便会及时伸出援手,这不正是贺儿待人处事的个性么?”

 

      刘耀文和张真源听闻,恍然大悟,不自觉也朝身后的贺峻霖多看了两眼,那人小小的身子此刻正认真的蹲在地上,白皙细嫩的小手掀起了一块小地毯,看上去正在费力翻找着什么,仔细的模样就差拿着放大镜查探了。

 

      刘耀文收回了视线,“要不,我们先去茶水间把这两人放下吧,等贺儿和丁哥找到那两样东西再说,翔哥虽然不算重,但一直背在身上很妨碍我大显身手。”

 

      说着他又迈出了大步,宋亚轩有些好笑的莞尔,俏皮的拍了拍他的肩,“文哥不是向来力大无穷吗,这是变相承认自己体能变差了?”

 

      虽是调侃,却并没有多少攻击的火药味,原本火急火燎的迈步的人听身边的笑言一瞬间便滞住步子,眸子瞪得又圆又大,满面不可置信,锋利的眉拧成了八字,瞳孔里好似要溢出几簇小火苗。

 

      张真源看热闹不嫌事大,也在一旁煽风戏弄,“看来耀文弟弟还是年纪太小,不行啊~”语毕,还将背上的马嘉祺又往上掂了掂,故意显出一副游刃有余毫不费力的轻松姿态。

 

      刘耀文刚想开口辩驳,忽而眸光流转,朝着一脸打趣的两人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他偏了偏头,额头直直贴向宋亚轩的脸颊,垂落的额发扫在他白嫩光滑的颈间,在他耳畔故作无意的吹了一口气,热热的,让人无端心痒痒。

 

      刘耀文压低了嗓音,确认只有宋亚轩一个人能听见。

 

      “我体能到底行不行,迟早会要你知道。”

 


      心脏突突,大脑当机。

 

      宋亚轩白皙的面颊好似坠落沸腾的水里浸泡,一刹那便热辣绯红,仿佛快要冒出热腾腾的水汽,灼烧成一朵热烈的、肆意盛放的红艳桃花。

 

      刘耀文满意的看着面前人害羞的模样,眉目舒展开来,心情颇好的大摇大摆走进茶水间,将背上人轻轻放在了沙发软垫上,余光撇向呆楞在原地的那人,忍着笑,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好半天才平复下心绪的宋亚轩轻轻做着深呼吸,面颊的绯色与温度还未完全褪去。

 

 

      刘耀文这家伙,还没成年就这么没脸没皮,以后可怎么办。

 

 

 

 

 

 

 

      丁程鑫早早便离开了站在前方热火朝天讨论着的三人,他和贺峻霖都只一心想要找到那两个重要物件。

 

      他看到贺峻霖正满分认真的沿着这幽深狭窄的走廊,弓着腰垂着头,目光一寸一寸仔仔细细的扫视搜寻,自己便也急急往办公区走去。

 

      他清楚的记得,在上一次循环时,一片漆黑中的张真源在办公区的某张桌上找到了那张夹在文件里的字条,后来他们便在桌下找到了那条封锁马嘉祺灵魂的手链。

 

      丁程鑫步履匆匆,脚下生风般直奔目的地。

 

      他一刻也等不了,他紧紧抿着唇,如擂鼓一般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整整五次循环,五次孤身一人的独行,五次异地相隔的痛苦,经历的一切都化为刻入骨髓的浓重思念,他等这一刻太久太久,他知道,马嘉祺也同样一直在等待着他。

 

      嘉祺,我来了。

 

 

 

 

 

 

 

 

 

      “你说唐玲有一个叫小樱的女儿?”

 

      贺峻霖说话的音量并不大,带着深深的讶然和不可思议。

 

      严浩翔低沉悦耳的嗓音从左耳蜗传来,“嗯,我怀疑她一直都把你当成了已经去世的女儿,而且,这场爆炸很有可能和小樱的死有关。”

 

      贺峻霖一面听着,低头扫视的眸光并未有半分懈怠,可出人意料的是,在靠近消防通道大门的这块走廊区域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那只耳机。

 

      他直起腰,站起身,朝走廊更深处走去,训练教室门口有几个地毯,他又蹲下将地毯掀起来搜查,手上动作不停,一边又将自己的猜想尽数吐露给严浩翔。


      “所以唐玲其实不想让我死,如果她女儿死于这场爆炸,她完全没必要再设计一个一模一样的爆炸,重新演绎以前的悲惨事故,她应该好好保护被当成小樱的我,这样才合乎情理,不是么?”

 

      “你说的没错,她的确不想让你死,她希望被炸死的是我们,目前看来,这场梦的结局就是炸死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但她这样做的意义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不能同生共死,而一定要你死我活。”严浩翔的声音顿了顿,仿佛在耳机那头也陷入了片刻的思索。

 

      沉默了片刻后,他似乎长长的叹出一口气,“还有很多关于她和小樱的事情我们不知道,我总觉得小樱的死亡原因或许会是关键,我当时还想深入问她,可突然一阵眩晕我便没有意识了,可能是下一轮循环开启了。可等我再清醒过来,便找不到她了,再如何喊她也不应。”

 

      贺峻霖依旧搜寻未果。


      他越来越疑惑的凝起眉,心下冒出几分不好的预感。他不信邪的又往深处走了一段长长的距离,还是没能找到那只遗留的耳机。

 

      他记得上一次,严浩翔被一阵飓风拖进了走廊,那只右耳耳机当时在严浩翔身上,所以应该就在这一块区域,可他已经四处找了个遍,地板上没有,墙角里没有,就连天花板和墙壁上都光秃秃的。

 

      “…为什么不在这里....”

 

      贺峻霖乱了心神,不知不觉焦急的念叨出声。

 

      “严浩翔,上次爆炸发生时,你有离开走廊去别的地方吗?耳机一直在你身上对不对?”

 

      严浩翔心里咯噔一声,他明白了此时此刻的棘手情况,贺峻霖没有找到另外一只耳机,它不在原本的地方。严浩翔心也跟着沉了沉,发出的嗓音却依旧镇定,带着些许安抚气息,“既然我能在你一踏进来时就与你对话,说明耳机肯定还在这栋楼里。”

 

      贺峻霖似乎并未有效获取到这句话中蕴藏的安抚力,他无法自控的越来越慌张,翻找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如果没有耳机,严浩翔就无法苏醒过来。

 

      “霖霖,我在,你冷静一点,我会回来的,我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好吗?”严浩翔感受到贺峻霖越发急促的呼吸,甚至听到了几丝泫然欲泣的抽搭声,细微又绝望,被颤抖着的胸腔深深压抑着。

 

      而就在这心乱如麻的时刻,丁程鑫也踏着慌乱的脚步,汗涔涔的跑至贺峻霖身边,对上了一双同样六神无主又焦虑不安的眸子。

 

      “嘉祺的手链,不见了。”

 

 

      忽如一声晴天霹雳。

 

      贺峻霖的冷汗顺着额角滑落,一时说不出话。

 

      茶水间里才刚落座的三人,听到声音后不由自主的露出惊恐神情,慌忙跑出来,与屋外的两人视线相交。

 

 

      众人还未来得及思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拿着文件袋的小姐姐急匆匆赶来众人身边。

 

      “老师们,麻烦去办公室集合,李总关于今天的舞台有话要嘱咐。”

 

 

      李总……

 

      办公室……

 

      叫他们去那个上次一直紧闭着、漆黑一团的、有唐玲存在的那个诡异房间……

 

 

      听到指示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波又一波未料到的事情打得他们措手不及,空气里沉寂了良久,众人都惊愕未言,而内心已经不由自主开始紧张得砰砰跳。

 

      贺峻霖的呼吸还在急促的颤抖,耳畔那让人心安的、徐徐不断的声音,将他恍惚飘远的神思又急急拉回,他微微颔首,兀自定了定纷乱的心绪。

 

      耳边人说完后便沉默了,似乎在等待他的回应,他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作,忽然间,好似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轻吐出一口气,指尖抚上耳廓,拿掉了一直挂在左耳的耳机。

 

 

tbc.

久等了,我回来啦!

 

鹿桉

女人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啪——


她的脸被抽向一边,红肿的触目惊心。


屏幕前的看客们在叫好。


“打得好!”


“刘哥打的还是太轻!”


“女人不听话就是该打!”


被称为“刘哥”的男子在网站上凭借家暴自己的妻子获得了百万粉丝。粉丝们嫌小视频看起来不过瘾,他便开启了粉丝福利——每周六晚8点直播家暴妻子。花样很多,粉丝榜前三还可以“点菜”。


“哥来啦,今天打算点什么?”他笑得谄媚。


“打的太轻了。用鞭子。”榜一大哥发送红色弹幕。


“好勒哥。”


男子拿出一条黑色细长的鞭子,掂了两下狠狠的甩向跪在地上的女人。


“把衣服掀起来!死娘们,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说着又重重甩了...

啪——


她的脸被抽向一边,红肿的触目惊心。


屏幕前的看客们在叫好。


“打得好!”


“刘哥打的还是太轻!”


“女人不听话就是该打!”


被称为“刘哥”的男子在网站上凭借家暴自己的妻子获得了百万粉丝。粉丝们嫌小视频看起来不过瘾,他便开启了粉丝福利——每周六晚8点直播家暴妻子。花样很多,粉丝榜前三还可以“点菜”。


“哥来啦,今天打算点什么?”他笑得谄媚。


“打的太轻了。用鞭子。”榜一大哥发送红色弹幕。


“好勒哥。”


男子拿出一条黑色细长的鞭子,掂了两下狠狠的甩向跪在地上的女人。


“把衣服掀起来!死娘们,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说着又重重甩了两下。


跪在地上的女子慢吞吞地把已经被鞭子抽得破烂的衣服掀起,露出脆弱布满蓝紫色淤青的脊背,嘴唇颤抖着,卑微乞求,“老公···你说过不用鞭子了······”


“wc这背可以啊”


“蓝精灵看的最得劲”


“笑死我了这死婆娘还敢反抗”


“这种女人就该往死里打”


“要是打死前能再免费陪我一次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


没有丝毫犹豫。振聋发聩。


”真动听“红色弹幕飘过。


”嘿嘿哥喜欢就好“


榜一又刷了几个火箭以资鼓励。


收到打赏男子抽打的更卖力了。




或许是直播太符合大众审美,那天他生平第一次上了平台热搜。


# 爆  直播家暴  极度舒适  速来围观!!!




/


直播结束了。


”老子还没过瘾呢“


“就是”


“+10086”


“+身份证号”




“好了今天就到这,死了还得下葬,晦气。”


他恨铁不成钢,拼命的踹了几脚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哦应该说是沙袋。

是的。

女人就是沙袋。


他也懒得带她去医院,还得花钱。贱命一条不值得他花钱。男子像往常一样向她身上浇了一大桶冷水,喜滋滋地靠在躺椅上开始数钱。


今天反响很不错,下次也用鞭子好了。




/


女人醒了。


冻醒的?痛醒的?


谁会在乎呢。


没有人会关心一个沙袋。




除了。


博主。


以暴力为噱头博取关注打赏的博主。




她拨通了那个号码。




/


”报酬呢?“


”我可以给你钱,你要——“


”我不收钱。“


”陪我一次。“




那个音节几乎是从喉口挤出来的。干涩、生硬、沙哑。


“好。”




无所谓了。


只要他能得到报应就好。


眼角滑落一滴泪。




他从前多好啊。




/


# 爆  正能量主播直播暴打家暴男  恶有恶报  速来围观!!!








/


直播结束了。




他踹了已经倒地不起的刘主播几脚。


今天反响很不错,下次再接这种单好了。


晓可看影视
迷失1231:反复循环的时间,凶手到底是谁?真相究竟为何?
迷失1231:反复循环的时间,凶手到底是谁?真相究竟为何?
晓校看影视
迷失1231:用剧本杀的方式打开悬疑剧,给你身临其境的体验
迷失1231:用剧本杀的方式打开悬疑剧,给你身临其境的体验
思佳剪辑
迷失1231:狼人杀比赛现场,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大写的“无语”
迷失1231:狼人杀比赛现场,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大写的“无语”
晓可看影视
迷失1231:既生瑜,何生亮,狗粮何必到处放
迷失1231:既生瑜,何生亮,狗粮何必到处放
思佳剪辑
迷失1231:老实人被逼急了,真的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
迷失1231:老实人被逼急了,真的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
晓校看影视
迷失1231:以游戏的方式打开影片,你将会选择什么角色?
迷失1231:以游戏的方式打开影片,你将会选择什么角色?
思佳剪辑
迷失1231:第五人格新模式,带你体验跨年夜小丑回魂
迷失1231:第五人格新模式,带你体验跨年夜小丑回魂
香荚蒾影视
迷失1231:柯南剧场版,让你感受无限循环下令人恐慌的跨年夜
迷失1231:柯南剧场版,让你感受无限循环下令人恐慌的跨年夜
晓棠看影视
迷失1231:类似《开端》剧情,小伙陷入一日循环,该如何逃脱
迷失1231:类似《开端》剧情,小伙陷入一日循环,该如何逃脱
猬实影视
迷失1231:分析“考场作弊”事件,快来看学霸的作弊神技
迷失1231:分析“考场作弊”事件,快来看学霸的作弊神技
猬实影视
迷失1231:开端与迷失之间的距离,借鉴了设定,领悟不了格局
迷失1231:开端与迷失之间的距离,借鉴了设定,领悟不了格局
晓棠看影视
迷失1231:勇于担当才是青春最好的底色,只要想回头都不会晚
迷失1231:勇于担当才是青春最好的底色,只要想回头都不会晚
香荚蒾影视
迷失1231:又一无限流题材来袭!小伙的一日无限循环恐怖之旅
迷失1231:又一无限流题材来袭!小伙的一日无限循环恐怖之旅
沙特影视
迷失1231:用不一样的角度看电影,从正反两面对人性进行解析
迷失1231:用不一样的角度看电影,从正反两面对人性进行解析
沙特影视
迷失1231:以普法视角打开电影,看“罗老师”能否力挽狂澜
迷失1231:以普法视角打开电影,看“罗老师”能否力挽狂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