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微笑

10.3万浏览    4599参与
compliance

言 | 喜欢就来找我,不要偷看我朋友圈。

《言》第2期


“时间从来都不语,却验证了人心。”

[图片]


“一个人得多温柔才配的上另外一个人的例外与偏爱。”

[图片]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但我肯定总有那么一段岁月,你会碰见一个想用一辈子去爱得人。

[图片]


互相想念的两个人,见面才有意义。

[图片]


如果可以,我也想让你听一下,我凌晨2点时的心跳。

[图片]


比起再见,我更喜欢明天见。

[图片]


喜欢我就来找我,不要偷看我朋友圈。

[图片]

《言》第2期



“时间从来都不语,却验证了人心。”




“一个人得多温柔才配的上另外一个人的例外与偏爱。”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人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但我肯定总有那么一段岁月,你会碰见一个想用一辈子去爱得人。




互相想念的两个人,见面才有意义。




如果可以,我也想让你听一下,我凌晨2点时的心跳。




比起再见,我更喜欢明天见。




喜欢我就来找我,不要偷看我朋友圈。



compliance

言 | 我超喜欢我自己

《言》第1期


世界真的好小,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到谁,

世界真的好大,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

[图片]


我曾经以为,足够认真,就不会被辜负。

[图片]


年少的时候我以为美好的爱情,稳定的工作,幸福的家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后来我发现它们一件比一件难。

[图片]


越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越是很难开口去要求什么,习惯了希望落空,明明想要一个拥抱,却不愿意说,偏偏装作要走的样子,明明爱得毫无保留,开口就变成了:不如我们算了吧。

[图片]


不在乎谁喜不喜欢我,反正我超喜欢自己。

[图片]


每想你一次,我院子里的星星便多一颗,如今,那些零碎的欢喜,...

《言》第1期



世界真的好小,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到谁,

世界真的好大,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




我曾经以为,足够认真,就不会被辜负。




年少的时候我以为美好的爱情,稳定的工作,幸福的家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后来我发现它们一件比一件难。




越是缺乏安全感的人,越是很难开口去要求什么,习惯了希望落空,明明想要一个拥抱,却不愿意说,偏偏装作要走的样子,明明爱得毫无保留,开口就变成了:不如我们算了吧。




不在乎谁喜不喜欢我,反正我超喜欢自己。




每想你一次,我院子里的星星便多一颗,如今,那些零碎的欢喜,竟已凑成银河。


                                               我希望你快乐

                                   但如果你感到不快乐也没关系

                              只希望你在你自己的人生中越来越自在


赵世权

爱笑的老师,课堂“超有料”。

爱笑的老师,课堂“超有料”。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입사 연극(入戏)]

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知晓的另一面。

汪:堂哥去你工作室给我找副牌

堂:啊这

汪:别告诉我你穷酸到连副牌都没有

堂:有是有…

汪:有就别叭叭,快去拿

堂:哦(羸弱)

堂哥到自己的工作室拿出一副扑克牌,顺便把基地的针孔摄像头打开了,“好戏”即将开场。

汪:我教你们怎么玩嗷

贤:是要玩斗地主么?

笑:超级慈善!

汪:he   tui,你们俩闭嘴

汪:是这样的,我们找一个裁判,让裁判抽牌,一到十三,我们猜数字,假如说,裁判随意抽牌,从衫儿开始猜,衫儿说6,裁判则说比6小或者比6大,或者直接说,喝吧,你中奖了。我建议...

其实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看似普通的人,都存在他背后所不为人知晓的另一面。

汪:堂哥去你工作室给我找副牌

堂:啊这

汪:别告诉我你穷酸到连副牌都没有

堂:有是有…

汪:有就别叭叭,快去拿

堂:哦(羸弱)

堂哥到自己的工作室拿出一副扑克牌,顺便把基地的针孔摄像头打开了,“好戏”即将开场。

汪:我教你们怎么玩嗷

贤:是要玩斗地主么?

笑:超级慈善!

汪:he   tui,你们俩闭嘴

汪:是这样的,我们找一个裁判,让裁判抽牌,一到十三,我们猜数字,假如说,裁判随意抽牌,从衫儿开始猜,衫儿说6,裁判则说比6小或者比6大,或者直接说,喝吧,你中奖了。我建议让蒹葭当裁判,因为他还小,他不能喝 。

贤:我同意汪总的意见,但是…我们要喝红酒玩这个游戏么?

笑:我记得,冰柜里,有啤酒!兄弟们,喝啤酒!淦!

堂:我赞成!

衫:我想喝王老吉…

汪:衫儿你喝什么王老吉,是不是玩不起

衫:阿?不是…我…

福:让衫儿和蒹葭一样喝果汁吧,要不然到时候就没人管你们这堆老男人了

汪:老娘不认可

葭:好好玩,你们这堆嘴皇

(蒹葭一发话,全场安静)

葭:现在,第一张牌!

(蒹葭抽了一张2)

葭:从小福开始~

福:阿我嘛,我猜,唔,我猜9

葭:比九小,下一个堂哥

堂:比九小么,我猜2!就猜2!

(蒹葭憋笑,堂哥迷惑)

葭:恭喜堂哥!

(蒹葭把牌亮出来,堂哥刚喝了一口的啤酒立马吐出来了)

汪:诶呦我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堂哥

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国强你什么运气哈哈哈

贤:堂哥去买彩票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ex:??????堂哥,不愧是你

衫:笑而不语(其实堂哥后面就是衫儿)

福:(倒酒)堂哥不许耍赖啊

堂: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还我一夜不流泪!

(一饮而尽)

葭:好了好了,下一个下一个

(蒹葭抽了一张9)

汪:刚才是堂哥输了,这次直接从他那里开始

堂:我猜1,我就不信1还会中。

葭:比1大,堂哥躲过一劫

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衫儿就看你了

衫:阿,该我了,我猜13,我觉得13应该挺安全的。

葭:衫儿,恭喜你,失之交臂,比13小

衫:笑哥你来

笑:我猜个8,1888嘛awa

葭:(呼气)比8大

Alex:如果我没看错,接下来是我,我猜11

葭:比11小,嘿嘿,汪总

汪:该我了是吧,还剩几来着

Alex:9,10

笑:汪总,不是你喝就是贤儿喝

汪:9跟10么,我肯定选9啊,九三男孩啊

葭:很遗憾,汪总,你答对了

(蒹葭掀开牌,方块9,汪总迷惑)

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汪

贤:卧槽,我刚才还在害怕,如果汪总没猜对就是我喝,直到蒹葭掀开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倒酒)汪总你喝

汪:妈了个巴子,老娘是不是被堂哥传染了

(汪总喝酒,蒹葭放牌,)

葭:(抽牌)下一个幸运鹅是谁呢?

贤:我怀疑蒹葭你在暗示什么,什么叫幸运“鹅”?你说清楚?

葭:鲨了尼~

(蒹葭抽到了8)

汪:刚才是在我这吧,我猜个4

葭:比4大~

贤:蒹葭你别黑幕我,我害怕,我猜个11(倒酒准备)

葭:贤儿哥,真有你的,不愧是你

贤:什么?蒹葭你?(准备喝酒)

葭:比11小~

贤:你再吓唬我你的猪头肉就没了

葭:鲨了尼

葭:轮了一圈,该小fer啦

福:阿,该我了,我猜8

葭:啊~小fer,为森莫?

福:阿这?我不是有一句名言叫什么

贤:福八刀

福:对对对就是这个

葭:(倒酒)喝吧,小fer

福:好嘞

———————————————————————————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거짓말 (谎言)]

笑“你来了,Alex”

Alex“嗯,好久不见,微笑”

笑“好久不见”

Alex“好久不见了~ITC的各位”

Alex注意到了蒹葭惊恐的眼神

“Alex…?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在组织么?为什么他和卡梦都出来了?他为什么要来?难道ITC组织知道他的身份么?不会的,Alex是组织最精明的特工,他不会暴露的,不会的,我相信他,因为他是Alex”

贤“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忆蒹葭,蒹葭,这是Alex,他是负责组织情报部分的老大”

葭“你好,我是忆蒹葭”

Alex“忆蒹葭是吧,欢迎你”

入席

贤儿挨着小汪坐,堂哥边上是衫儿,阿福和蒹葭坐,Alex则和微笑坐

Alex...

笑“你来了,Alex”

Alex“嗯,好久不见,微笑”

笑“好久不见”

Alex“好久不见了~ITC的各位”

Alex注意到了蒹葭惊恐的眼神

“Alex…?他怎么在这?他不是应该在组织么?为什么他和卡梦都出来了?他为什么要来?难道ITC组织知道他的身份么?不会的,Alex是组织最精明的特工,他不会暴露的,不会的,我相信他,因为他是Alex”

贤“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忆蒹葭,蒹葭,这是Alex,他是负责组织情报部分的老大”

葭“你好,我是忆蒹葭”

Alex“忆蒹葭是吧,欢迎你”

入席

贤儿挨着小汪坐,堂哥边上是衫儿,阿福和蒹葭坐,Alex则和微笑坐

Alex看着桌子上的红酒

那杯红酒有了高脚杯的衬托,显得很高级

贤儿端起红酒杯说:这是继TBD事件以后我们ITC第一次聚会,也是忆蒹葭加入ITC的欢迎仪式,让我们举起酒杯,欢迎忆蒹葭来到ITC!

蒹葭看了看面前的酒杯,蒹葭的手在发抖,他在组织里没有喝过酒,他害怕自己喝醉后把一切都说出来,手在桌子下面颤抖

阿福看着边上的蒹葭,他看出来这孩子没喝过酒,要是老酒鬼就一饮而尽了,这很正常,他还是个孩子,不能让他喝酒叭

阿福去厨房拿来一瓶果汁“狗贤儿,蒹葭还是个孩子,你让他喝酒?你疯啦?”阿福拧开瓶盖,找了一个玻璃杯,给蒹葭倒了一杯果汁“蒹葭喝果汁就可以啦,你现在还不能喝酒喔~”

蒹葭冲阿福甜美地笑了笑“小fer!还是你懂我!最喜欢你啦!”蒹葭端起果汁“谢谢大家!我爱吃猪头肉!”

其他人也举起酒杯“欢迎蒹葭来到ITC!”

蒹葭双手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www是桃汁!”

阿福看这这孩子这么高兴也没白费他刚才翻箱倒柜的给他找果汁了

一杯红酒下肚,小汪提议大家玩纸牌来活跃气氛。

———————————————————————

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催更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评论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爱我么



甜酱糯米团

灵感源于唐人街探案网剧

梗于唐人街1、2

灵感源于唐人街探案网剧

梗于唐人街1、2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independence独立]

我们会死很久,所以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开心

Alex穿上了西装,打了一个黑色的领带,黑色的领带显得他成熟。

阿福从厨房里找出了唯一一瓶红酒,微笑在厨房里炒菜,微笑:我tm终于进厨房了,阿福终于不嚯嚯我的菜了1551

阿福把红酒塞取出,衫儿急急忙忙从工作室拿出一包小药粉,倒在了红酒里,阿福知道,这个药是安眠药,少量的安眠药会暂时让人沉睡。

阿福:蒹葭和贤儿呢?

衫儿:他俩在外面看星星

基地外:

蒹葭和贤儿坐在树上吊的大秋千上

“贤儿哥,这些星星有名字么?”

“唔,我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

“那我给他们起个名字”

蒹葭指着七个连成一条线的星星

“这个星星叫贤儿,这个叫堂哥,这个叫...

我们会死很久,所以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开心

Alex穿上了西装,打了一个黑色的领带,黑色的领带显得他成熟。

阿福从厨房里找出了唯一一瓶红酒,微笑在厨房里炒菜,微笑:我tm终于进厨房了,阿福终于不嚯嚯我的菜了1551

阿福把红酒塞取出,衫儿急急忙忙从工作室拿出一包小药粉,倒在了红酒里,阿福知道,这个药是安眠药,少量的安眠药会暂时让人沉睡。

阿福:蒹葭和贤儿呢?

衫儿:他俩在外面看星星

基地外:

蒹葭和贤儿坐在树上吊的大秋千上

“贤儿哥,这些星星有名字么?”

“唔,我不知道我不是很了解”

“那我给他们起个名字”

蒹葭指着七个连成一条线的星星

“这个星星叫贤儿,这个叫堂哥,这个叫衫儿,这个叫微笑,这个叫阿福”

蒹葭指着最后一个星星说“这颗星星,叫猪头肉~”

“这七个星星的组合,叫做ITC,他们七个会一直在一起”

贤儿宠溺的笑了笑,捏了捏蒹葭的鼻子“我看你是想次猪头肉了~我带着你去厨房看看,看看笑哥有没有给你弄猪头肉,走吧”

“鲨了尼~”

来到厨房

贤“笑哥,有没有给孩子准备猪头肉?”

笑“猪头肉么?没有呢”

葭“!?鲨了尼!必须宰鲨!!!”

笑“好了好了,怎么会不给你弄呢,待会吃饭的时候你就见到了,你心心念念的猪头肉~”

大厅

葭“哇~笑哥你是神仙嘛,这么多好吃的!”

福“我做的不好吃么(委屈)”

葭“小福也很棒啊!”

汪“tui,老微笑你是不是在菜里下毒了?”

笑“汪无敌你怎么肥事?是不是皮又松了,又欠抽了?”

汪“???????????”

堂“我敲,这老微笑做的?”

衫“好久没有见到笑哥做饭了突然有点不认识”

堂“一直都是阿福做的饭,好久没看到微笑进厨房了”

贤“阿福进厨房——非死即伤”

福“我下次做炖鹅汤”

贤“兄弟你别这样,我害怕”

福“炖鹅汤预定”

万事俱备,只欠Alex

大家刚刚坐下,门响了

大家立刻戒备起来

贤儿到门口

“来人接暗号”

“对接”

贤“微笑”

Alex“1888”

贤“小汪”

Alex“厄运震慑”

贤“衫儿”

Alex“半米护腕”

贤“堂哥”

Alex“开局遇鬼”

贤“阿福”

Alex“gay”

贤“Alex”

Alex“狗爱丽”

贤儿把门打开:爱丽你来了~

Alex:嗯,我来了,贤儿

贤儿:来吧,大家都在等。

————————————————————

一个短片www

1551我来晚了






wd
emmm 很以前画的血族禁域男...

emmm 很以前画的血族禁域男主他弟

emmm 很以前画的血族禁域男主他弟

缅甸欧亚国际集团
整天温柔温柔的温柔你🐴的温柔

ITC—裂缝[OrdnAry° 平淡]

在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贤儿带着蒹葭去集市上买菜去了,衫儿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似乎在研究着什么,堂哥也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地发出敲打键盘的声音,阿福抱着菜谱,看了一整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菜品的失败品逐渐增多,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各种款式各种花色任你选择,微笑坐在椅子上,看着阿福一会端出一个失败品,微笑不禁感慨:这有多少菜都不够给福妹嚯嚯的,我好心痛ing。

再说贤儿和蒹葭那边,贤儿带着蒹葭来到了一个摊位前:酒伴,最近生意怎么样?

摊主听到贤儿这句话,抬起头来,正想接话,却发现贤儿身边又站了一个孩子,便问道...

在上面消失的必将在下面重逢

贤儿带着蒹葭去集市上买菜去了,衫儿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似乎在研究着什么,堂哥也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地发出敲打键盘的声音,阿福抱着菜谱,看了一整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菜品的失败品逐渐增多,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各种款式各种花色任你选择,微笑坐在椅子上,看着阿福一会端出一个失败品,微笑不禁感慨:这有多少菜都不够给福妹嚯嚯的,我好心痛ing。

再说贤儿和蒹葭那边,贤儿带着蒹葭来到了一个摊位前:酒伴,最近生意怎么样?

摊主听到贤儿这句话,抬起头来,正想接话,却发现贤儿身边又站了一个孩子,便问道:贤儿,这位是…?

贤儿一听,便跟酒伴介绍道:啊这个孩子啊,这个孩子是我们ITC的新成员,叫忆蒹葭,我们队内都叫他孩子…酒伴打断了贤儿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他孩子?贤儿露出了一副“我不认可”的表情冷冷的甩了他句:你,不,行!孩子这个名称是只能我们ITC成员可以叫的,你不可以。酒伴委屈的哼了一声,向忆蒹葭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酒伴伴,你可以叫我酒伴,也可以叫我酒伴如果你叫我酒伴哥哥的话我也不介意。贤儿tui了一声,蒹葭也把手伸了出去:你好,我叫忆蒹葭。忆蒹葭对于这个酒伴什么都不了解,因为组织里没有他的资料,所以忆蒹葭和酒伴相处时要绝对小心。

趁着贤儿和酒伴在聊天,蒹葭在菜市场附近转圈,准备打探一下环境。

正当蒹葭准备回去找贤儿的时候,在一家拉面馆对面,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卡梦!!他,为什么伤痕累累,因为组织这次给他的任务太重了么?可是,他完成任务后不是应该在组织么,组织不是不允许任务完成之后来闲逛么,可是他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忆蒹葭没有多想,他追了上去,等他到达拉面馆门口,卡梦已不见了踪影。

卡梦他,应该是有任务出来的吧…

卡梦受伤了,是不是这次任务对象很厉害…

卡梦他会不会有事,卡梦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忆蒹葭按原路返回,看到了在菜市场门口忙着跟买菜的大妈讲价满头大汗又破口大骂的贤儿,贤儿看到蒹葭回来了,立马来了个大反转用温柔的语气问道:阿葭,刚才去哪里转悠啦~卖菜的大妈人都傻了,刚才还因为一块钱斤斤计较的男人竟然因为一个孩子的到来转变的这么快,大妈见识到了书上写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大妈:那就那就按照你说的价钱吧。贤儿两人买完菜启程回到基地。

衫儿在自己的工作室研究一种药物,让人喝下以后产生幻觉,从而说出一些秘密,他知道,虽然他们都很喜欢蒹葭,但是还是不得不排除他不是卧底的嫌疑。

堂哥在自己办公室破解D组织的内部网,如果破解成功,D组织派到这边的人,也就是卧底,尽收眼底,堂哥从早上开完会就一直在办公室里破解,堂哥想早点破解完成,早点证明蒹葭不是卧底。

另一半Alex受到了微笑的邀请,Alex是D组织派的卧底,也是忆蒹葭和卡梦的教练,他听到忆蒹葭要潜入ITC的时候,先是震惊,又是疑惑,组织为什么让忆蒹葭去潜入ITC?为什么不让卡梦去?为什么不让别人去?为什么偏偏是忆蒹葭?组织明明知道忆蒹葭是Alex最得意的徒弟,Alex和忆蒹葭表面上是师徒,背地里就给父子一样,Alex想起来:害,蒹葭这孩子,跟着卡梦刚到组织的时候跟个乞丐一样,脏兮兮的,一有人靠近,蒹葭就把卡梦护在身后,护的死死的,好像谁夺走了卡梦他就要跟谁拼命一样,Alex想到这里,眼前似乎又有了画面,后来组织说要把忆蒹葭和卡梦分给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Alex对这两个孩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训练,他最开始没有对这两个孩子抱什么希望,后来,忆蒹葭进步越来越快,每次Alex对他俩进行考核时,蒹葭总是全对。蒹葭爱吃猪头肉,每次他做的很完美的时候,Alex都会去食堂给他开小灶,给他煮猪头肉,食堂阿姨已经对Alex平时有事没事都往食堂跑已经习惯了,她看到Alex带着蒹葭和卡梦来,就把那个小厨房打开,Alex就带着蒹葭和卡梦进去,一张桌子,三个小板凳,一盘猪头肉,就是蒹葭最喜欢的东西,因为这个时候,Alex就会收起平常凶了吧唧的脸,陪着他们俩,蒹葭很喜欢这种感觉,Alex就是从那个时候喜欢上这两个孩子的,他们俩可可爱爱的,我很喜欢。

———————————————————————

END

好久不更

各位姐妹们留个评论

1551





ฅ莠月ฅ

今天又是awsl了的一天

(排位准备)

微笑:汪无dei~(笑哥特殊“敌”字发音)

(排位中,看到小丑走到四号机)

汪总:这就是老小丑,一看就是会玩的,走过来抓我……走路破点的小丑最恶心……他要是在四号机拉锯,祭司就是无敌。

(调香一挂)

微笑:外面还有三台机,告诉我宝贝……告诉我汪老师,你怎么翻,嗯?汪老师,你告诉我。

(调香上挂,T3佣兵被抱起来)

汪总:我去刷个分,看他啥意思,放就放不放就不放了……

(小丑抱着T3和汪总对视)

汪总:嘁~他是在暗示我(小得意和小娇羞?)

(然后汪总开始疯狂刷T3)

汪总:原谅我的无情老三,你我之间必有一个牺牲(三哥沉默)

(汪总不知道洞会吸人,打了一个椅子...

(排位准备)

微笑:汪无dei~(笑哥特殊“敌”字发音)

(排位中,看到小丑走到四号机)

汪总:这就是老小丑,一看就是会玩的,走过来抓我……走路破点的小丑最恶心……他要是在四号机拉锯,祭司就是无敌。

(调香一挂)

微笑:外面还有三台机,告诉我宝贝……告诉我汪老师,你怎么翻,嗯?汪老师,你告诉我。

(调香上挂,T3佣兵被抱起来)

汪总:我去刷个分,看他啥意思,放就放不放就不放了……

(小丑抱着T3和汪总对视)

汪总:嘁~他是在暗示我(小得意和小娇羞?)

(然后汪总开始疯狂刷T3)

汪总:原谅我的无情老三,你我之间必有一个牺牲(三哥沉默)

(汪总不知道洞会吸人,打了一个椅子洞把小丑吸了过去)

汪总:哈!他过去了,还能这么玩呢?

微笑:贱人!小贱人!

(汪总在洞里反复横跳)

汪总:唉我过来了……唉我回去了……唉我又过来了……这个可以把他隔开……

(然后汪总还没有说完,小丑一个闪现加锯子)

微笑:你好贱啊,还拿洞吸我!

汪总:呀啊啊啊啊啊啊,错了错了……

(开心地跳了地窖,并且给微笑点了个赞)

微笑:(念弹幕)说好的汪无敌没有地窖的……这,这不是好久没见了么(弱~)





(湖景村要被四跑的微笑)

汪总:哎呀我要是知道……我肯定留下了……他又不追我……




(排位末班车人类炸裂,微笑将一挂的祭司挂到了调香师遗产)

微笑:汪无dei还再修。

(祭司二挂,微笑涂鸦加抬锯示意调香师不要救人,可是调香师还是把人捞了下来,走过去假意追一追然后回去挂人)

微笑:你咋这么不听话呢……别修我机子,我去杀他(拉锯离开)

汪总:拉锯找你去了……

微笑:他修不完了,来走地窖吧……

(T3卒,汪总又双叒叕开始了刷分之旅)

汪总:就修电机,我还报进度……

(汪总喷香水试图给三哥挡刀但是没成功,三哥被小丑一个锯子加一个平A杀死,再一次卒。汪总苟到电机旁边看到小丑一个闪锯飞了过去)

微笑:唉他人呢……woc?

汪总:哎嘿嘿,找不着我了!so weak!啧啧啧,so weak!





看直播录屏全程姨母笑……

然后看着汪总摄像头里若有若无的笑,听着微笑宠的要死的语气,一个假装不知道对面是谁的疯狂夸赞,一个嘴上说着不给地窖结果却把把四杀都放人。

我好了!我又可以了!


忆惜桉落

ITC aliez

听歌出来的灵感


现在听什么歌都感觉有itc的影子我是不是没救了。


其实有时候感觉人生处处充满谎言,多少战队说永不分开,但是itc不换人做到了。


其实是一篇特别草的意念流文章。


aliez(华语版) 


远处的浓烈硝烟,

点缀着寂寞荒原,

像笔尖,

一点一点,

画出崎岖的曲线,


男人从屋顶上跳下来,伸手从屋檐上拿出一把枪:“快带孩子们去躲起来!”


远处,急促的马蹄声踏着夕阳越来越近。


夕阳下你的侧脸,

渐行渐远,

只剩懦弱的我,

躲在镜子里面,


蒹葭死死扒拉着门框:“我要妈妈!我不要走!”


贤儿和阿福紧...

听歌出来的灵感


现在听什么歌都感觉有itc的影子我是不是没救了。


其实有时候感觉人生处处充满谎言,多少战队说永不分开,但是itc不换人做到了。


其实是一篇特别草的意念流文章。


aliez(华语版) 




远处的浓烈硝烟,

点缀着寂寞荒原,

像笔尖,

一点一点,

画出崎岖的曲线,


男人从屋顶上跳下来,伸手从屋檐上拿出一把枪:“快带孩子们去躲起来!”


远处,急促的马蹄声踏着夕阳越来越近。



夕阳下你的侧脸,

渐行渐远,

只剩懦弱的我,

躲在镜子里面,


蒹葭死死扒拉着门框:“我要妈妈!我不要走!”


贤儿和阿福紧紧抱着蒹葭不让他走,终是在小汪的帮忙下把蒹葭带回了地下室躲起来。


堂哥和衫儿扯着自己的脸,想办法逗蒹葭笑,小孩只是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微笑拿来烧饼,让蒹葭吃一点。


他也只吃了一点点,对微笑说他感觉很害怕。 



血的伤痛,

泪的汹涌,

狂风之中撕裂,


“砰!”是子弹击中肉体的声音,男人一个侧翻躲掉了致命一刀,回头一瞥看到自己的兄弟倒在了地上。


风很大,他听不见人的声音,只能靠本能去抵抗。



温柔微笑,

温暖拥抱,

仿佛还在昨天,


女人跌在了地上,她的丈夫还在战斗,她的儿子还在地下室躲着。她多么想再抱一抱他们啊,可惜不能了。


凌乱厮杀,

凌冽伤疤,

充满我的视野,

闭上双眼,

假装看不见,


阳光随着打开的门偷溜进来,却不是金黄的,而是鲜红的,照在龙哥身上。


他带着七个小孩走出了地下室,蒹葭看到自己哭着闹着要的母亲和其他叔叔阿姨们躺在一起,却没有和自己打招呼,他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有点迷惑。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一向温柔的母亲刚刚对着他笑了,他拉了拉前面堂哥的袖子,前者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给他剥了一颗糖。


身体突然一轻,是小汪抱起来他,前面看地图的爸爸转过来对他说:“累了就睡一会。”


蒹葭闭上了眼睛。




i say cry,

i say lie,

i say lie the end,

是谁嚎哭消失在眼前,

war,

i hate war,

挣扎过,

无法摆脱命运的枷锁,


第二天是血夜,红色的月亮挂在天空上,乌鸦的啼叫让人心神不宁。


连夜赶路的八个人刚准备休息,龙哥突然站起来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是昨天的人的援手!贤儿立即反应过来。


龙哥让他们留在原地,自己出去了。


第三天,龙哥还是没有回来,胆子最大的衫儿出去跑了一趟,只带回了龙哥的提前写好的遗书和两把枪。


蒹葭真正的懂了,他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现在他只剩下哥哥们了。


他把头埋在阿福的怀里,无声地哭了。大家一起,互相抱着哭了。



恐惧在脑海侵袭,

绝望在现实逃避,

不敢回忆,

一点一滴,

失去最后的勇气,

呼唤和平的声音,

软弱无力,


蒹葭做了一个梦,一个美丽的梦。


梦里大家还是幸福快乐得生活在一起,他给阿福扎了两个小辫子,和堂哥一起偷偷拿走了小汪的糖果,被微笑塞了好多烧饼,看衫儿贤儿一起给他做玩具,看爸爸妈妈们给他做好吃的,被叔叔阿姨们捏脸。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


“嘶,阿葭发烧了,额头好烫。”贤儿摸了摸蒹葭的额头。


阿福转身去打水,却被蒹葭一把拉住:“不要走,不要走!”


低头发现小孩原来是在说梦话


傻孩子,你还有我们啊,我们不会走的。




一轮绯红的月,

伴着日落升起,


手枪上膛,刀磨好。


将路线和计划再次确认一遍。


十年过去了,我们来复仇了。



胸口的痛,

鲜红的血,

渐渐吞噬一切,


看着面前人的脸上痛苦的表情,血慢慢染红刀子,数了数,子弹已经用去大半。


小汪突然觉得轻松起来,随手抓了地上一个人问:“知道我为什么杀你吗?”




听过的谎,

受过的伤,

再次复习一遍,


“不不不……!!!”


“呵。”贤儿冷笑一声,真当他傻,编一个这么蹩脚的谎话来糊弄他?


一脚踢开废物,给自己简单处理下伤口,挑一挑眉。


“笑哥,走着,还差最后一个。”




昨天的罪,

今天的泪,

没有任何差别,

睁开双眼看不到明天,


汇合,汇报,统计。


长舒一口气,就这么结束了?


走吧,我们回家吧。




i say cry,

i say lie,

i sya lie the end,

是谁又把战争再重演,

war,

i hate war,

伤痛过,

留下千疮百孔的斑驳,


砰砰又是两声。


两颗子弹划出弧线,躺在地上的幕后黑手彻底不动了,正在向天空祷告的蒹葭忽然觉得后背一凉。


又是,熟悉的感觉,蒹葭开始有些迷糊了。


好累啊,那就闭上眼睛休息会吧,像当年那样。



血流干了吗,

伤受够了吗,

没有人说话,

忏悔随眼泪慢慢蒸发,

要服输了吗,

要结束了吗,

红色天空下,

我等不到诚恳的回答,


哥哥们怎么也没想到,报仇成功了,蒹葭却受了重伤。


衫儿手忙脚乱地给蒹葭取出子弹,清洗伤口,包扎,旁边的阿福也在一起帮忙,其他人则奔向药房,翻找着里面的药材。



胸口的痛 

鲜红的血 

渐渐吞噬一切,

听过的谎 

受过的伤 

再次复习一遍,

昨天的罪

 今天的泪 

没有任何差别,

睁开双眼看不到明天,


蒹葭依稀记得,小时候龙哥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是一个的爱情故事,可惜他当时在吃猪头肉,没有认真听。


不过他一直记得,龙哥问了他一个问题:“魔王他为了爱情放弃了王位,因为他心里只装了一个人,阿葭你心里装了哪些人呢?”


蒹葭咽下猪头肉,开始扳着手指头算:爸爸妈妈是两个,加上六个哥哥,还有好多叔叔阿姨,小福养的小狗……



i say cry,

i say lie,

i say lie the end,

是谁嚎哭消失在眼前,

war,

i hate war,

挣扎过,

无法摆脱命运的枷锁,


天空微微显露出一点鱼肚白,七个人都瘫在地上。


“总算脱离危险了,狗日的死前还不安生,要是蒹葭有点事我就碎了他的尸。”小汪恨恨地说。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孩子一直很幸运的。”


蒹葭睁开了眼睛,望着天空笑了。


是啊他一直很幸运,上天带走了他的父母,却给了他六个哥哥。




生命是什么,

能否告诉我,

蔓延的战火,

画出死亡轮廓,

幸福是什么,

能否告诉我,

和平的承诺,

为何如此脆弱,


所以以后我们要干什么呢?一个问题盘旋在七个人的脑海里。


“我说,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该停下来休息休息?”


“去找个山洞度假怎么样?”


“我要吃猪头肉!”


“先回家吧。”


“然后找个地方快乐快乐。”


“毛毛躁躁的。”蒹葭小声吐槽。


突然他站了起来指着天空说:“我们一起开个农场怎么样?然后养好多头肥美的猪,这样就可以天天吃猪头肉了!”


“再养几条狗。”


“和几匹骆驼。”衫儿附和到。


“人生圆满了嘿嘿嘿。”


后来,一家叫做itc的农场逐渐制霸整个行业,逼得许许多多农场主骂骂咧咧地转了行。


看着远处肥美的猪崽儿们,和旁边打牌的哥哥们,蒹葭觉得命运对小时候的他开的一个玩笑似乎早就结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