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微ggad

44浏览    3参与
每天都在赶报告的路上

小神惶恐(3)【又名:阿瓦达烤凤凰】

警告⚠️⚠️!!!!!

三生三世仙侠au

没人看文学

主要为了自娱自乐,但是觉得不打tag不妥哈哈哈


@苔原船长 ,希望姐妹天天开心🥳


自那日灵毓兴冲冲地从邓布利多家离开后,阿不思高兴得就差没在门口放鞭炮庆祝了,当然要是不算走了一只鸟又来了一个格林德沃的话。

而社会主义青年格林德沃先生则表示,他非常高兴看到那只整日缠着阿不思的蠢鸟终于走了,他甚感欣慰。

那边灵毓同司命正拉拉扯扯的往九重天赶去,从第七天天门直上第三十一天承天宫搬救兵去了。他二人一路吵吵闹闹,途径药神斯内普的仙府,害得斯内普上仙的一锅好药一不小心给炸了。以至于后来药神府大门口贴了一张告示明令禁...

警告⚠️⚠️!!!!!

三生三世仙侠au

没人看文学

主要为了自娱自乐,但是觉得不打tag不妥哈哈哈


@苔原船长 ,希望姐妹天天开心🥳



自那日灵毓兴冲冲地从邓布利多家离开后,阿不思高兴得就差没在门口放鞭炮庆祝了,当然要是不算走了一只鸟又来了一个格林德沃的话。

而社会主义青年格林德沃先生则表示,他非常高兴看到那只整日缠着阿不思的蠢鸟终于走了,他甚感欣慰。

那边灵毓同司命正拉拉扯扯的往九重天赶去,从第七天天门直上第三十一天承天宫搬救兵去了。他二人一路吵吵闹闹,途径药神斯内普的仙府,害得斯内普上仙的一锅好药一不小心给炸了。以至于后来药神府大门口贴了一张告示明令禁止灵毓和司命造访。

二人刚到承天宫门口,便瞧得里面一道阿瓦达般的绿光直直把灵毓劈了个外焦里嫩————————

“嗷嗷嗷嗷救命啊!!!!谋杀仙官了啊啊!!!上上上——上神我真的错了啊啊啊!!!”

伴随着灵毓凄厉的惨叫声,一道冰冷高亢的声音自宫内幽幽的传来:“这么说,汤姆在凡界出事了?”

“这……唉,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里德尔上神须得历一个艰苦卓绝的情劫了……”

二仙一鸟集体沉默。

……

在这漫长的沉默中,灵毓却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虽不及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里德尔上神,但她再怎么说也是个清丽脱俗、法相庄严的美貌女神仙,被着阿瓦达一劈,说不定尾巴上的毛都掉了不少……

而另一边的伏地魔觉得,九重天现在对这些小神仙们也太宽容了些,使得这些小神仙吃喝玩乐样样不误,本职工作都懈怠了不少;若不是邓布利多那老家活总是拦着他,他早晚要一并处理了这些废物。

瞧见那二仙皆是沉默不语,司命却更加的不合时宜了。此时的司命满脑子都是他所看所写的话本折子戏,妄图从里面揪出几句台词来救场子;可想了半天愣是一句话没憋出来,于是司命只好继续保持着这沉默且尴尬的气氛。

……

灵毓在承天宫喝了一下午的茶,喝得她十二万分的心慌。方才她连说带比划,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的一番解说,再配上司命在旁念了几句不着边儿的酸诗煽风点火,甚至她都挤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出来;这才搬到了神秘人这尊救兵相助。


话说这灵毓二人好不容易回了上天庭,自然是要坚决实行贯彻落实吃喝玩乐的“终极奥义”的。

于是在某日清晨,灵毓吃完早饭,喝了个早茶,便一路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一十三天。

碧色的池水浮起朵朵睡莲,花盏连绵至无穷处,仿若洁白的云絮绣着一层层莲花纹。灵毓边吃瓜子边赏花,算是彻底将凡界还有个汤姆里德尔的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以至于后来据司命的说法,他老人家那日用过晚膳,剔了牙,泡了壶下界某座仙山他某个懂事的师妹进贡上来的新茶叶,搬了个马扎,打算趁着幽静的月光在自家府邸后院小荷塘中钓一钓鱼。却听见隔壁院中一道绿光闪过,他还没反应过来,就伴随着灵毓嗷嗷的惨叫声被伏地魔昔日手下斯内普上仙毫不留情地一脚踢下了九重天;临了还十分冷酷的转告了伏地魔的意思:让他们看好汤姆,不然就一起挨阿瓦达。

就这样,两位上仙齐齐的跌下了凡尘。

……
这俗话说得好,天上一日凡间一年;他二人在九重天耽搁了一个来月,凡界已不知过去十几年了。灵毓认真的翻了翻司命的命格本子,算准了日子就拉着不甚可靠的司命星君,跑到伦敦某孤儿院后院蹲点了。

在孤儿院的草丛里,灵毓认真且推己及人的思虑一番,觉得司命可真是给里德尔上神安排了一个十分悲惨的命格,还是那种杀起人来毫不心慈手软的恐怖分子;上神委实不容易啊。

旁边有一个令六界闻风丧胆的黑魔王亲自视察工作,司命已经哆哆嗦嗦的在灵毓耳边叨叨了半天了,为寻耳根子清净的灵毓十分自觉的申请前去探查情况。

邓布利多刚走,后脚灵毓就巴巴的趴到了孤儿院的窗户旁边,正欲开口说话,一不小心脚下不稳——

“嗷!———”

“你是谁?!”

灵毓扶着腰抬头,正好对上一双黑亮的眼睛,一个穿着灰色的衣服的高高瘦瘦的孩子,脸色苍白,似乎有些营养不良;正紧紧地盯着灵毓。

灵毓一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

这这这———这可是里德尔上神小时候的样子啊!!!她她她居然见到了小里德尔!!!里德尔上神仙格比她高,是不是应该先行礼?不对,他现在只是个凡人啊!当然不用行礼了!

灵毓思及此,顿时觉得心情大好,拿捏出一副端庄大方的气质来整了整衣裙,仔细的看了看里德尔,不由得暗自感叹道:这四海八荒第一绝色果真是不一般啊—~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啊!

“你是——”

“啊?哦,咳咳,本仙乃是一十三天香火琳宫灵毓仙上,还不快行礼——”

“……”

“我……是神仙。”

“神?”里德尔依旧警惕的盯着灵毓。

灵毓一愣:怎么,这才几岁?本仙好歹也是位深明大义(用词不当)法相庄严的仙上,居居居——居然已经唬不住了吗?

灵毓正暗暗苦恼,却不知自己刚从窗户里掉出来,十分狼狈不堪,衣衫凌乱,发丝散乱的披在肩头,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神仙;就算是,也不是什么正经神仙。

灵毓欲哭无泪之际,突然灵机一动,随手捏了朵娇媚欲滴的玫瑰来,轻轻落到了里德尔胸口。

灵毓暗自得意:好花配美人,果然好看!不愧是本仙!却没曾想里德尔愣了愣,突然道:

“……我不喜欢花。”

灵毓冷脸,她又不会哄小孩,怎么能知道你喜不喜欢花?灵毓忿忿不平,却依然要做足面子工程,蔼声道:

“那你喜欢怎样的花?我再给你变一朵出来?”

小里德尔这边却是十分奇怪,刚刚来了个人告诉他他是一个巫师,现在又来了一个自称是天神的女人,看上去似乎不怎么靠谱,可却也会一些魔法,难道这女人也是个……巫师?

于是里德尔踌躇着开口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是,一位巫师?”

灵毓震惊:巫巫巫——巫你爷爷个师啊?!老娘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神仙!神仙!

灵毓愤怒,觉得自己这几千年来避世不出,果然连个小孩儿都搞不定了,于是捏了个决,十分华丽的遁了。

……




TBC.




西洲.

【西弗勒斯与你】是身高差还是年龄差?!

第六章

       圣诞节!


在霍格沃兹的快乐时光总是过得这么快

尽管你天天被魔药教授关禁闭

冬天悄然来临


你的日记👇


12月23日

再过两天就要圣诞舞会了!!!已经收到好几个学长学弟的邀请了👏

(写日记的你为自己鼓了鼓掌)

但是…西弗还没有开口邀请我……☹️

(你撇了撇嘴,向你闺蜜说了句:“Emily,你说西弗会邀请我吗?”还没等人家回答,你就又自己回答自己:“我看那别扭的老男人打死他,他都不会说的。”)

你妈的,为什么

切,每次都是我主动。


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


第六章

       圣诞节!


在霍格沃兹的快乐时光总是过得这么快

尽管你天天被魔药教授关禁闭

冬天悄然来临


你的日记👇


12月23日

再过两天就要圣诞舞会了!!!已经收到好几个学长学弟的邀请了👏

(写日记的你为自己鼓了鼓掌)

但是…西弗还没有开口邀请我……☹️

(你撇了撇嘴,向你闺蜜说了句:“Emily,你说西弗会邀请我吗?”还没等人家回答,你就又自己回答自己:“我看那别扭的老男人打死他,他都不会说的。”)

你妈的,为什么

切,每次都是我主动。


12月24日

今天是平安夜了!

不知道是谁给我寄了五箱苹果🍎👍

我能吃到过年

谢谢那个不知名的有钱人🙏

话说回来,西弗仍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让我关禁闭

我都暗示他了!!!

【6点关禁闭的时候,你不断用语言暗示(其实是明示):“西弗,今天又有3个学长邀请我了”“嗯,帮我拿一下白鲜”你心里念叨了这个不懂风情的男人,不情不愿地帮他拿了材料。】

我决定了,我现在就去同意格兰芬多那个活泼的Alex(是真的活泼)

我就是从天文塔跳下去,摔稀碎,我都不会主动邀请那只老蝙蝠的!


【写完日记后,你狠狠地合上了本子,披了件巫师袍,出门去找Alex了。】

你:“Alex,我接受你的邀请了。”

你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自己很高兴的样子。

Alex:“是真的吗?!好啊,亲爱的小姐,我相信明天我们一定是舞池中最耀眼的那一对。”

你疑惑地看了看他

“额,我是说,最耀眼的一对舞伴”



圣诞舞会如期而至

所有人都穿上了华丽精致的礼服

在上个月,你已经在麻瓜商场里,为自己物色了一件黑色抹胸的晚礼服

心中感慨道:“多亏了西弗的减肥药剂,现在已经瘦到93斤了。这衣服正好可以搭配我的绝妙身材,哎嘿嘿”(Amy•每日自恋•Lovegood

你的老教授前一段时间天天听见你在他耳朵旁边叨叨着自己的体重,最后终于被你的一个吻妥协了。为你做了既能减肥也不会有副作用的魔药,你心满意足地又吻了斯内普一下。因为你才16岁,所以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火热的魔药教授被迫去洗了个冷水澡。

来到礼堂,几乎所有男生的目光都在你身上徘徊

你穿着一袭露肩高叉黑色晚礼服,映衬的肌肤像外面正下着的雪,

在淡淡的灯光下宛如盛开的白莲,而白皙迷人的双腿在黑色中绽放无声的诱惑。

你的舞伴Alex身穿黑色西装,又帅气了不少,引来了不少女生的目光。

你与他在礼堂中跳着华尔兹,在外人眼里,你们就像一对情侣。

可是你的眼神几乎没有在Alex身上落下过

你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那独有的一袭黑色长袍


一曲终了,你正准备向Alex告别

他一把拉住你的手,把你拽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

他将你抵在墙上,丝毫没有关心你的背有没有撞痛

“做我的女朋友,Amy。”

你想要挣脱他,Alex手上又施加了几分力,

“别想跑,你跑不掉的,我可是喜欢你很久了。你不能拒绝。”

他开始对你动手动脚,你刚想要大喊,却发现自己被施了无声咒

“过了今夜,斯内普就永远也不会再接受你了”

说着,他的一只手,抚上了你的腰

你无力挣扎,因为在舞会上你喝了些酒

西弗,我不该不听话的

你想着,这将会是自己和西弗分手的理由,眼泪滚落下你的脸


昏昏倒地!

你正企图挣扎着,突然传来一声咒语,将对你不礼的Alex打飞出去

你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就没了意识

你只依稀看见一袭黑色长袍


“离我远点……西弗…救我……”你说着梦话,小声呻吟着

斯内普坐在床边,他温热的大手紧紧握着你微微发凉的小手

“怎么还不醒。”斯内普凑近了你,在你的额头上感觉了一下

已经退烧了

斯内普心想道

他看着你略显苍白的脸,

我能亲一下她吗

正纠结着,

你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看见斯内普正坐在你身边,

“唔…西弗,”你叫了叫他

斯内普直盯着你,眼中的温柔转变成了恼怒

“西弗,别生气了……”

“如果我没来,你怎么办”

“我错了西弗……”

你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爱人

斯内普终究是承受不住你撒娇的样子,他将你搂近自己怀里,

下巴抵在你的颈窝,用他那天鹅绒般温柔的声音低声说

“对不起,前段时间太忙了”

“嗯…不怪你了……”

他慢慢推开你,注视着你褐色的眼睛

你也回望着他黑曜石般深邃的双眼


“唔……”

他难得的主动吻上了你的薄唇

你的唇异常莹润香甜,上次吻你的时候,斯内普就感觉到了。

他吻着你清甜的双唇,鼻尖飘过你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

又猛然凶狠起来,仿佛在责怪你同意了别人的邀请,还差点被强了

斯内普以咬了你嘴唇一小口,结束了这个缠绵又责备的吻



不过

一向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你

当然会问斯内普

“西弗,你之前一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啊”

“没什么”


几天后你才从邓布利多口中得知

斯内普在帮他研究生子魔药

至于是谁的孩子

不得而知

盖勒特•格林德沃



燃气灶警告



TBC.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SBSS花吐症

接上文

      布莱克坐在阁楼上,听着他的那位母亲在哪里大喊大叫,“纯血败类,这里不欢迎你,你已经被我除名了!黑魔王是永恒的!纯血是高贵的!这里不是你们这群败类的集中营!”

       布莱克回想起自己青年时候与詹姆他们组成“掠夺者”肆意,自由,快乐的日子,当然还有鼻涕虫,那个在上学期间什么都用二手的斯莱特林。宽大的院袍穿在斯内普身上是那么的滑稽,还有那常年油腻的黑发,肮脏的大鼻子,“恶心的鼻涕虫!”布莱克吭骂着。突然布莱克脑海里想起第一次见到斯内普的时候,那是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

接上文

      布莱克坐在阁楼上,听着他的那位母亲在哪里大喊大叫,“纯血败类,这里不欢迎你,你已经被我除名了!黑魔王是永恒的!纯血是高贵的!这里不是你们这群败类的集中营!”

       布莱克回想起自己青年时候与詹姆他们组成“掠夺者”肆意,自由,快乐的日子,当然还有鼻涕虫,那个在上学期间什么都用二手的斯莱特林。宽大的院袍穿在斯内普身上是那么的滑稽,还有那常年油腻的黑发,肮脏的大鼻子,“恶心的鼻涕虫!”布莱克吭骂着。突然布莱克脑海里想起第一次见到斯内普的时候,那是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斯内普小小的,隐藏在人群之后,但眼神又充满渴望与欣喜,那时候的布莱克并不讨厌他,甚至还想和他成为朋友。“我都快忘记了,那时候的鼻涕虫还不算太讨人厌!”布莱克又回想起当初斯内普被他们“倒挂金钟”,恼羞成怒骂莉莉泥巴种时,当时自己心里即庆幸又有些担心。“Fuck!”

       回忆一闪,又转到尖叫屋,当詹姆救下斯内普时,布莱克十分愤怒,为什么詹姆要救斯内普,明明,明明应该是我去救!“如果当时是我救下斯内普,”布莱克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自己救下斯内普后,会发生什么,还有那个不能说,深埋在心里的那个梦。“完了!”布莱克抱着自己的头痛苦地叫道。

     “咳 ,咳 ”布莱克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有什么东西,“咳,”只见一瓣橘红色的花瓣被布莱克咳出,“我的梅林呀!”布莱克跳了起来,“这是什么!”

      布莱克来到家族的藏书室查阅

    “没有,咳,这本也没有,梅林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脚板,你在干什么”卢平惊奇地说道

    “月亮脸,我,咳咳”布莱克又吐出一片花瓣来

    “怎么回事”布莱克讲了他这几天都在吐花瓣,感觉自己魔力在流逝,并且找不到原因。

    “我想你应该去找邓布利多,他应该知道一些。”卢平建议道,“走吧!我们走密道。”

     “小天狼星,你们来了,要吃糖吗?”邓布利多和蔼地问道。

     “不了校长,我,咳,咳,有点问题想来问你。”布莱克说道

     “是花吐病吧!这可是一个关于爱与忠诚的魔法呢,它可以让你获得幸福,当年,我也得过,不过后来我与我暗恋之人接吻后便好了,我不后悔我这样做了,小天狼星,我的孩子,你有喜欢的人了吗?要去追求,不要让自己后悔。”

     “谢谢校长,我们走了!”说着布莱克拉着卢平走了,回头望邓布利多的时候,那位白发校长不想往常那样,他陷入了回忆。

     “月亮脸,你别说了,咳,我先去找他了,以后你就会知道。”说完布莱克便急匆匆地跑走了。

     “他?可大脚板以前不是喜欢女孩吗?”卢平不解的说道

      来到地窖,布莱克却有些犹豫,在门前徘徊,正欲敲门时,门开了,一张脸突然出现在布莱克面前,“鼻,斯内普,你跟我来,我找你有事。”不等斯内普反应,布莱克就拉着他向湖边那棵大树跑去。

   “该死,蠢狗,快放开我,”斯内普咒骂道

     来到树下,布莱克与斯内普都气喘嘘嘘。

    “杂粹狗,又想干嘛,又想出什么新的整人方法”说着,斯内普拿出了魔杖,一脸戒备的看着布莱克。

    “我喜欢,西弗勒斯”布莱克认真地盯着斯内普,黑色的眼眸印着黑发的斯内普

    “那么,我该为你精湛的演技让格兰多芬加10分吗”说罢斯内普偏开了头,泛红的耳朵在黑发下若隐若现。

    “这是真的,西弗,不是恶作剧,也不是别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在青年时经历你们‘愉快’的校友生活后,甚至在不久前,你还在仇视我,厌恶我,现在呢,你告诉我你爱我?你不觉得可笑吗?不过,也多亏了你们,让我明白魔杖是多么重要,也让我明白格兰多芬是多么自大。”

   “我,”布莱克楞住了,“对不起,西弗。”

   “滚开!,我还要去上课!”

     布莱克拦住了斯内普,看着他,视线掠过斯内普的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那苍白的嘴唇上,布莱克觉得喉咙干涩,“西弗”他轻轻地叫了一声,慢慢地走上前抱住了斯内普,吻上了那双他渴望已久的嘴唇,轻风拂过,天堂鸟和黑色曼陀罗混杂的花香若有若无,最终,阳光微斜,轻洒在两人身上,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


      几天后,哈利三人发现斯内普照常上课,“格兰芬多扣十分,为你们的类似呕吐物的魔药。”

     下课。

   “斯内普教授这是好了吧!”哈利看着赫敏问道

   “大概吧!”

   “可斯内普到底喜欢谁?”罗恩问道

     三人互相看了看,谁也不知道。

     直到哈利去找教父时,他终于明白斯内普喜欢谁了!

  (可怜的救世主,你们猜他看到了什么)







作者有话说:真的好像小学生文笔呀!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真的感觉ooc太多,对不起教授,对不起小天狼星,对不起邓布利多。咱们有缘再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