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74520浏览    1052参与
猫鱼
应付上级时的你 《啊对对对》

应付上级时的你

《啊对对对》

应付上级时的你

《啊对对对》

★星星★
德家日常之训练 现德会拜托普鲁...

德家日常之训练


现德会拜托普鲁士训练他

而普鲁士从不手下留情


德语是机翻的,有错误的话请不要在意🙏

德家日常之训练


现德会拜托普鲁士训练他

而普鲁士从不手下留情


德语是机翻的,有错误的话请不要在意🙏

。

Ich liebe dich!

烂文警告!!!


“你什么意思!”

德扯着意的衣领吼道

“提出的是你,要打的是你,到最后不打的也是你”

意的眼里充满了泪花

“我……”

“你到底要怎么样!”

德已经红了眼把意推到在地上叹了口气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像上次一样跟他们一起”

德咬着牙挤出一句话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德走进意将他拉起,拍了拍意身上的灰,抱住了他

最后一次……就一次……

1945年4月16日柏林

意看着从血泊中站起的德,一旁的苏拿着枪对着德的头

德看着意绿色的眼瞳笑了

“开枪吧”

随着美的话音刚落子弹穿过德的头

意清晰地看见了德说了句话,泪水从...

烂文警告!!!










“你什么意思!”

德扯着意的衣领吼道

“提出的是你,要打的是你,到最后不打的也是你”

意的眼里充满了泪花

“我……”

“你到底要怎么样!”

德已经红了眼把意推到在地上叹了口气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像上次一样跟他们一起”

德咬着牙挤出一句话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德走进意将他拉起,拍了拍意身上的灰,抱住了他

最后一次……就一次……

1945年4月16日柏林

意看着从血泊中站起的德,一旁的苏拿着枪对着德的头

德看着意绿色的眼瞳笑了

“开枪吧”

随着美的话音刚落子弹穿过德的头

意清晰地看见了德说了句话,泪水从眼里流出


Ich liebe dich‘’

请循其本
不画了,就这样了(摆)

不画了,就这样了(摆)

不画了,就这样了(摆)

豆浆戒断症候群

〔德法〕赤鸢

【“五月红燕”24h】第七棒  赤鸢  6:00

上一棒:5:00@summerwish 

下一棒:7:00@英国骑马靓仔 

活动宣传图 


◇德视角

◆我流国设,国家意识体不能干涉现实,只能当历史的旁观者,但是国家的状态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意识体身上


Quand nous chanterons le temps des cerises

当我们唱起 那樱桃时节

Et gai rossignol et...

【“五月红燕”24h】第七棒  赤鸢  6:00

上一棒:5:00@summerwish 

下一棒:7:00@英国骑马靓仔 

活动宣传图 



◇德视角

◆我流国设,国家意识体不能干涉现实,只能当历史的旁观者,但是国家的状态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意识体身上



Quand nous chanterons le temps des cerises

当我们唱起 那樱桃时节

Et gai rossignol et merle moqueur

活泼的夜莺 俏皮的画眉

Seront tous en fête……

都啭啼欢跃……



       时隔四个月我再度来到巴黎,这次来访我没有提前告诉法兰西,也没有约定会面地点,不过我知道这个时候他在哪儿。

       见到法兰西时他正坐在公墓的石凳上低声唱着歌,我悄声走到他身后没有打断。是熟悉的调子,记得他之前告诉过我,是《樱桃时节》——一个属于五月的名字。



       思绪不禁伴着悠扬的曲调回到十九世纪后期,我随着军队来到法国,但是一直没看到法兰西,直到二月才去他在巴黎的住处找他。我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因为我不清楚法兰西现在的状态,也不知道他此时对我的态度是否会有所改变。最后听到门里传来东西翻倒引起的一连串声音,我才下定决心敲响了门。

       再见时法兰西已经有几分憔悴,不复以往意气风发的模样。原因我再清楚不过,因为战争,普鲁士与法兰西间的战争,或者说,是新生的德意志。

       他像以往那样笑着招呼我进屋,但这笑容也无法掩去显露的疲态。

       “你状态还好吗?”我试探着问。

       “不太好,”他给我倒了一杯咖啡,笑道,“你不用这么小心,这样可不像刚加冕的德意志。”

       “喂,别这么叫我。”我不满地向他抗议。

       他无视我的抱怨继续说:“放心,我们跟以往一样相处就好。”

       随后我们便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痛骂那些热衷于战争的政客,骂得痛快时法兰西略显苍白的脸也因气愤红润起来。法兰西骂那些政客时绝对是最出色的雄辩家,我听得也过瘾,不时附和几句。在我以为他还会继续骂下去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是的,大约每次都会以沉默结束。倒不是因为无词可骂,而是我们是国家意识体,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们永远是见证者,也永远是旁观者。

       但是人类不同,人类是历史的参与者。所以我理解,为何作为几乎不老不死的国家意识体,法兰西会向往成为一名人类。



       我清晰地记得那是三月十八日,赤色的鸢尾在巴黎盛放了。我住在法兰西给我安排的客房,清晨被屋外喧哗的人声叫醒。走出房门,发现法兰西已经起来了,正准备出门。

       “早上好,我出去一下。”没等我回应他就走了出去。

       我走到阳台上向街巷张望,外面已经聚集起了人群。在人声鼎沸中我依稀听到“革命”“工人”“国际”等字眼,随后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公社万岁”的呼声,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法兰西的土地上从不缺少反抗者,无论是1789、1831还是1848,直到现在。不同的是,这次的旗帜是一片鲜红,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被巴黎热烈的氛围所感染,我也加入到了人群中。人们朴素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足以触动每个人的心弦。他们是工农大众,来自工厂、田野。他们是受统治阶级污蔑的“贱民”,但是此刻,卖国反动政府逃跑,劳动者的命运终于掌握到自己手上。没有一位人民不会为此动容,在这伟大的时刻。

       公社的社员正慷慨陈词:“和平与工作!那是我们将来的依靠。共和国会把法国建设成弱者的朋友、工人的保护者。希望……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希望……以及一个全球共和的基础。我们今天成立的公社将会是所有公社的模范。国家与政府将会称赞这个革命:我们的历史上最丰盛的成果!”

       在人们欢呼着“公社万岁”的时候,我在人群中找到了法兰西。他在默默擦眼泪。我很少看到法兰西流泪,他比我年长,大抵在我没见过的时候哭过。国家意识体也很少流泪,因为看过太多历史的重演。但是在面对人类历史崭新的一页时,我也不禁热泪盈眶。

       


       那段时间我一直待在巴黎感受着这喜悦的氛围,直到五月末,资产阶级反动政府联合普鲁士军队开始了反扑。

       在街垒,社员们扛起了武器。

       “不要浪费弹药!”

       “我八天前写过信给母亲提到巴黎的英勇,从没见过如此的奉献。历史将会见证,巴黎是为自由奋斗的开端!”

       “我们会被生吞活剥,他们会在泥巴中拖着我们的尸体,他们会杀囚犯和伤者,生还者将死在流放地!历史会看到真相,它会说:他们拯救了共和国!”

       我望向法兰西,他咬牙一言不发,武力差距太大,这注定是一个血腥的五月。



Cerises d’amour aux robes pareilles

爱情的樱桃 一串串交结

Tombant sous la feuille en gouttes de sang

从叶间跌落 若滴滴鲜血

Mais il est bien court le temps des cerises

但多么短暂 那樱桃时节

Pendants de corail qu’on cueille en rêvant………

在梦里攀摘 珊瑚的岁月……



       法兰西注意到了我在身后,他回头笑笑:“唱得怎么样?”

       “很好听。”我不太擅长说出直接的夸赞,但是此刻值得如此。

       我们把红石竹花放到纪念墙前,法兰西念起那首名为《红石竹花》的诗:

       如果我埋葬在幽暗的墓地,

       弟兄们,在你们的姊妹身上,

       投几束红艳的石竹花,

       象征我终生的希望。


       在那帝国没落,

       人民觉醒的时刻,

       红石竹花呀!你的微笑

       曾映出万象复兴的曙光。

       ……



J’aimerai toujours le temps des cerises

我永远眷恋 那樱桃时节

Et le souvenir que je garde au coeur……

美好的记忆 保存在心间……



       离开时他又哼起那首《樱桃时节》,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没有哪个时刻的法兰西比汇入人群的他更像一名人类。那一刻他属于人民。

       穿过街巷,穿过人潮,巴黎依旧是记忆里沸腾的模样。只要压迫仍在,反抗亦不会停止,因为不是“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而是“凡是合理的都必须存在”。无论时代如何变幻,我们将永远对人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亲爱的战士们,这一切都表明,

       皮肤黧黑的玛丽亚娜

       有惊人的胆量。

       要让“公社万岁”的呼声

       永远震响。

       这一切都向叛徒们表明,

       革命正朝着胜利的方向,

       他们这伙恶棍不久就会感到

       公社并没有覆亡!

                ——欧仁·鲍狄埃《公社没有覆亡!》

                      献给“流血周”幸存者

                      一八八五年五月于巴黎





参考:

①《巴黎公社诗选》

②《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

③公社社员的话出自视频BV1wk4y1r74S






豆浆戒断症候群

〔德法〕梦想家

【“五月红燕”24h】随机掉落 梦想家

活动宣传图 


◇德视角,德法已婚,建议观看年龄15岁以上(关于某个字母打出来就被屏这件事)

◆我流国设,国家意识体不能干涉现实,只能当历史的旁观者,但是国家的状态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意识体身上

◇标题是《戏梦巴黎》原名


       让我们相爱吧,相爱吧——

       然后我们就什么都不必管。...


【“五月红燕”24h】随机掉落 梦想家

活动宣传图 

 


◇德视角,德法已婚,建议观看年龄15岁以上(关于某个字母打出来就被屏这件事)

◆我流国设,国家意识体不能干涉现实,只能当历史的旁观者,但是国家的状态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意识体身上

◇标题是《戏梦巴黎》原名



       让我们相爱吧,相爱吧——

       然后我们就什么都不必管。



        (见评)






茗玖笙PAR.

是这周一些瞎摸的玩意儿

P1没画完

P2、4是我流常服德三【Erica】

P3是我流瑞【Victor】芬【Salor】

P5是换了衣服的Erica

P6、7是突发恶疾画的东西

P8是摸了一下同学的两个oc,她真的比我努力多了,线条不是一般的流畅


我好烂

问题一大堆

自己都快没眼看了

但还是想发(doge

【我好像不太会打tag,如果有问题麻烦告诉我一声(轻点骂)】


Tip:Erica的衣服是Celina【魏玛】送的(我流设定)


是这周一些瞎摸的玩意儿

P1没画完

P2、4是我流常服德三【Erica】

P3是我流瑞【Victor】芬【Salor】

P5是换了衣服的Erica

P6、7是突发恶疾画的东西

P8是摸了一下同学的两个oc,她真的比我努力多了,线条不是一般的流畅


我好烂

问题一大堆

自己都快没眼看了

但还是想发(doge

【我好像不太会打tag,如果有问题麻烦告诉我一声(轻点骂)】


Tip:Erica的衣服是Celina【魏玛】送的(我流设定)


姜美朋just一条伯
地狱笑话2则 其1 其2请戳我...

地狱笑话2则

其1

其2请戳我 

祝审核老师升职发财仇人入土,不要ban我谢谢

地狱笑话2则

其1

其2请戳我 

祝审核老师升职发财仇人入土,不要ban我谢谢

佚只狐
德意志邦联,神罗解散后的产物,...

德意志邦联,神罗解散后的产物,主席于副主席分别由奥地利和普鲁士担任,但大德意志计划和小德意志计划的提出让二者针锋相对,一切都将在普奥战争后揭晓……

德意志邦联,神罗解散后的产物,主席于副主席分别由奥地利和普鲁士担任,但大德意志计划和小德意志计划的提出让二者针锋相对,一切都将在普奥战争后揭晓……

END的千骸鸽
小熊软糖的晚餐~

小熊软糖的晚餐~

小熊软糖的晚餐~

凤莹迎凤

哈哈哈哈配色过于德意志哈哈哈


图片出自b站小灰灰大人(bv号:BV1vR4y1P7aE)

就先这么打tag吧

哈哈哈哈配色过于德意志哈哈哈


图片出自b站小灰灰大人(bv号:BV1vR4y1P7aE)

就先这么打tag吧

东北黑白雪球

“家庭教育”

无脑文

一些小想法


“我亲爱的孩子们,在这令人难忘的一天,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法兰克立在阳光下,头上的金冠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那是祂无上权力的缩影。


“那我祝父亲早日称霸欧洲吧。”法抬起头,天蓝色的眼睛清澈透明,毫无杂质,倒真像个乖巧可爱的孩童。


“我和长姐一样。”意攥紧衣角,紧身的衣服让祂有些不习惯,德则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法兰克。


“看来你们的兴致都不高啊…”法兰克拍拍手,“看看父亲为你们准备的礼物,如何?”话音未落,树后的一个奴隶便推来了祂口中的“礼物”——三只被绑在银铸棍上的鸟和三把宝石佩剑。


“来吧,孩子们,来处置你们的礼物。”法兰克...

无脑文

一些小想法



“我亲爱的孩子们,在这令人难忘的一天,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法兰克立在阳光下,头上的金冠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那是祂无上权力的缩影。


“那我祝父亲早日称霸欧洲吧。”法抬起头,天蓝色的眼睛清澈透明,毫无杂质,倒真像个乖巧可爱的孩童。


“我和长姐一样。”意攥紧衣角,紧身的衣服让祂有些不习惯,德则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法兰克。


“看来你们的兴致都不高啊…”法兰克拍拍手,“看看父亲为你们准备的礼物,如何?”话音未落,树后的一个奴隶便推来了祂口中的“礼物”——三只被绑在银铸棍上的鸟和三把宝石佩剑。


“来吧,孩子们,来处置你们的礼物。”法兰克递给法一把佩剑,“你是长姐,来给弟弟们打个样!”法点点头,微笑着看向那倒霉的鸟,“它真可爱。”


转瞬间,上一秒还活蹦乱跳的小鸟毫无生气的躺在法的手中,“我想,它可以作一件艺术品,裱在我的墙上。”法舔了舔沾满鲜血的手指,“可惜了,没有人血甜呢……”


法兰克丝毫没有感到诧异,只是满意的笑笑,“到你了,小意。”意打量着眼前的小鸟,“嗯……我需要想想。”


“小意!你把血弄到我的衣服上了!”法兰克正低头思索,却被法打断了,“父亲,您看看小意,把血弄得那里都是!”法指着自己的裙子。


意手上的鸟不知何时去了极乐世界,死相及其惨烈,鸟头掉在地上,翅膀上浸满了血,意只是埋头不语,但仍能看见祂脸上的笑意。


“不愧是我的孩子……小德,到你了,别让你姐姐弟弟瞧不起。”法兰克转过身,一脸期待的看着德,“嗯……”一直躲在后面的德不大情愿的走过来。


叽叽喳喳

幸存的小鸟飞进树丛,时不时哀鸣几声,似乎在为死去的同伴悲哀。德举起利剑,手却僵在半空不动了。


“好吧,我的孩子,这没什么,一群疯子里有个正常人挺好的……”法兰克显得有点失望,“不,父亲,您想错了。”德手中的剑刺了下去。


法兰克一个踉跄,手臂上的伤口流着血。“我没有长姐那样的爱好,比起屠杀动物,我更爱杀人。”德的笑容彬彬有礼,让人毛骨悚然。


“好,好,你们都不会为父亲抹黑的,你们都是好孩子……”法兰克哈哈大笑,“小法,你将与那太阳并肩!小意,你会和利在一边!小德嘛……可别忘了你那血腥的理想啊……”



800年,掺着鲜血的皇冠。



垃圾写手芒心

女孩们的立绘草稿!

还有瓷妈没画完

顺带一提以后我会画德意,是bg,以后就是图上德意志的形象(*/∇\*)

女孩们的立绘草稿!

还有瓷妈没画完

顺带一提以后我会画德意,是bg,以后就是图上德意志的形象(*/∇\*)

豆浆戒断症候群

〔德法〕Ⅰ.被爱妄想

◇非国设,短打,老师德×大学生法


       法兰西恋爱了,对象是文学院的老师。

       他们相遇在开学典礼,散场时法兰西跟在他身后走到了文学院的大楼。在墙上的教师栏中,法兰西根据照片找到了他的名字——德意志。

       于是在选选修课时他特意选了对方开的那门,并在课堂上坐在靠前的位子。第一堂课时,他听着德意志做自我介绍,心想,这些我都知道。...

◇非国设,短打,老师德×大学生法





       法兰西恋爱了,对象是文学院的老师。

       他们相遇在开学典礼,散场时法兰西跟在他身后走到了文学院的大楼。在墙上的教师栏中,法兰西根据照片找到了他的名字——德意志。

       于是在选选修课时他特意选了对方开的那门,并在课堂上坐在靠前的位子。第一堂课时,他听着德意志做自我介绍,心想,这些我都知道。

       法兰西尤其爱德意志上课时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讲着课,偶尔来一句古怪的玩笑。特别是他读那些文章和诗时的样子,那是他情感流露最丰富的时候。

       从初遇那天起法兰西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他租的房子里放上了两只枕头,洗漱用品变成了两人份。每天早晨法兰西都会为德意志泡上一杯咖啡,并把他喜欢的书放在一旁。做饭时法兰西会准备两份,给德意志做他最喜欢的菜,那是法兰西从别的老师那里听说的。他给德意志写了无数封情诗,还为他画了无数张画像。谁叫爱情让人如此疯狂,仿佛要将灵魂燃烧殆尽。

       他们一同走在校园的小道,一同在食堂、书店、咖啡馆,为不经意的对视心动不已。

       直到某一天,德意志微笑着回头问他:“同学你好,请问你是?”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未完)



被爱妄想症(Erotomania)是一种少见的心理疾病,患者会陷入另一个人(通常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他谈恋爱的妄想之中。被爱妄想症曾有记录是跟踪狂或骚扰的起因之一。





屑刀ZZ

关于瓷爹瓷妈互穿这事儿(14)

社会主义瓷爹vs资本主义瓷妈


瓷爹设定是稳如泰山,面不改色 瓷妈设定是持美行凶,风情万种


瓷妈的世界为平行世界,苏,南没解体。


俄瓷兄弟情。


主世界cp南瓷,平行世界cp美瓷


有英法,极少量德意,韩日。

关于瓷爹瓷妈互穿这事儿(14)

瓷妈设定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双方世界霸主依旧是美。


(注:作者很扯,这篇文会较长,慎入慎入,被鬼扯到不怪屑刀,屑刀也被自己扯到了。)


.


.


.

“你和瓷小姐是怎么在一起的?”

美利坚脸不自然泛红:“……甜心,甜心重金求娶的。”

“……??”瓷爹一脸震惊。

“你这是什么表情?!”美利坚不...

社会主义瓷爹vs资本主义瓷妈


瓷爹设定是稳如泰山,面不改色 瓷妈设定是持美行凶,风情万种


瓷妈的世界为平行世界,苏,南没解体。


俄瓷兄弟情。


主世界cp南瓷,平行世界cp美瓷


有英法,极少量德意,韩日。

关于瓷爹瓷妈互穿这事儿(14)

瓷妈设定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双方世界霸主依旧是美。


(注:作者很扯,这篇文会较长,慎入慎入,被鬼扯到不怪屑刀,屑刀也被自己扯到了。)


.


.


.

“你和瓷小姐是怎么在一起的?”

美利坚脸不自然泛红:“……甜心,甜心重金求娶的。”

“……??”瓷爹一脸震惊。

“你这是什么表情?!”美利坚不可以看瓷爹这震惊的表情,他一脸骄傲,“我可是世界第一诶!”

不是,重点是这个吗?重点不应该是为什么你是被娶的那一个吗???

瓷爹勉强收住自己表情,扯起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好,我的错,第二个问题。”

“请问世界第一美利坚先生,你当初从南斯拉夫手里接过瓷的时候她状态怎么样。”

美利坚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就那样,满身裂痕,养了好久才养的好了一些。”

瓷爹想了下,似乎和南斯拉夫的话对上了,于是他继续问下一个问题:“你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瓷小姐的?”

美利坚想了会儿:“好久之前,应该是她被囚禁的时候,我见她的第一面。”

“囚禁?”

“当年她的国土被侵/略,她被那些人掠夺锁在了那些人为她所建的暗阁高楼里,我原先是不知道的,是后来闲的没事跟着法兰西溜达结果跟着他走到了那里面去了。”

“于是我看见了瓷。”

“那个将要分崩离析,却依旧魅惑诱人的她。”

“我一见钟情,本来是想和他们商量将人给我,结果她逃走了。”

瓷爹道:“这里我知道,逃走后被南斯拉夫捡到了,但问题是她怎么逃出来的。”

美利坚也不清楚:“不知道,甜心也没说过。”

瓷爹沉默思考,道:“继续。”

美利坚接着道:“后来就是我没了她的消息,任何人都查不到她的消息,南斯拉夫将人藏的太好了。”

“要不是后来南斯拉夫将人抱到我面前,我真不知道甜心都崩溃的几乎推一把就要解体的这么严重的状态了。”

“后来南斯拉夫将人留在了我这。”

“我承认我当时整个人怕的要死,将人带回去后资金大把大把的往她那儿汇,就怕她下一秒消失在我眼前。”

“那瓷小姐这些年怎么样了。”

美利坚道:“没有溃解了,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的。”

瓷爹心想:果然这里的瓷没有告诉美利坚她还在溃散这件事。

“你知道溃散的裂缝是可以隐藏的吗。”瓷爹道。

美利坚皱眉:“你什么意思。”

瓷爹笑笑:“没什么意思,只是单纯感慨。”

美利坚偏头看向客厅里唯一一个没有损坏的东西。

瓷妈的肖像画。

画里的瓷妈身着孔雀绿式旗袍,纤长白皙的手指夹着一根香烟,一双金眸流光溢彩,眉目温和的看着前方。

瓷爹也跟着看过去。

“这画画的真好看。”瓷爹感叹了一下,“栩栩如生。”

美利坚一脸骄傲:“是我家甜心长得好,所以这副画才看起来好看。”

“对对对,是瓷小姐长得好。”瓷爹无奈附和。

他问看着这副画,越看越觉得作画风格熟悉,于是他问道:“这画的作者是谁啊?”

美利坚疑惑的看他:“法兰西啊,他不是一直都喜欢给我们画人像么。”

瓷爹惊讶了一下:“法兰西?他不是只画风景图么,我见他画人从来都只画英吉利。”

美利坚摇头:“那是你那边的法兰西吧,我们这边法兰西和英吉利虽然是结盟对象,但是两人关系不和是众所周知的,法兰西给所有人都画过画,唯独没给英吉利画过。”

“况且这段结盟还是当初英吉利单方面强迫的。”

“英吉利喜欢法兰西,但法兰西我就说不准了。”

“最近听说法兰西已经好几天没理英吉利。”

……

德意志将人接了回来。

他抱着被他生气的咬了一口结果被咬生气的意大利,气一下子就泄完了。

“小呆意,别不理我。”德意志哄着被自己咬生气意大利。

意大利就由着他抱,不理他。

德意志凑过去亲他:“理理我。”

意大利面无表情的用手推开他。

德意志捉过他的手,细细密密的亲吻着:“理理我。”

意大利将手指插/入德意志嘴里,用大拇指顶着他的獠牙,气愤道:“早晚拔了你这该死的獠牙。”

德意志笑着看他,将他的手指扯出:“你又不是不喜欢。”

他将人抱得更近,将头搁在对方肩膀上:“它咬的你很快乐不是么。”

意大利生气的捶了下对方:“闭嘴,这两者一样么!”

德意志偏头吻了吻对方的颈脖:“一样。”

意大利气的不要德意志抱了。

德意志又在焦头烂额的哄人。

这娇纵的性子谁宠出来的?

哦,是我自己啊,那没事了。

最后意大利还是被德意志抱着。

德意志一脸满足的抱着意大利。

意大利将头搁在对方肩膀上,眼神却飘向了德意志衣领里的后背。

他看见了一条裂缝。

“……”意大利看了会儿,然后将头窝进了德意志怀里。

“德意志,别离开我。”

“?说什么小呆意,我还想着你千万别离开我。”

“只要你以后不用獠牙咬我我就不离开你。”

“……嗯……恐怕有点困难。”

“德意志!”

.

巴黎是个浪漫的好地方。

可惜现在霓虹没心情欣赏。

岂可修!霓虹卧坐在法兰西指定的位置上,穿着一身猫儿女仆装,面上笑容灿烂,心里泪流满面。

如果让他知道随便研究乱捡东西会被抓到小辫子,他一定会将那东西扔的远远的!

法兰西放下画笔,笑容可亲的看着霓虹:“真是难为你了霓虹先生,感谢您的配合。”

霓虹笑容丝毫看不出内心的悲伤:“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谢谢法兰西先生。”

法兰西天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阴雾:“这样么,霓虹先生人真好,您需要换身衣服再来看看我的话吗?”

“那好,抱歉,我先失陪一会儿。”

“没关系,霓虹先生快去快回。”

霓虹挂着笑容离开,一到更衣室里脸就直接垮了下来。

他一边拆这头上的猫耳,一边在心里不断后悔。

前段日子他去瓷爹那谈生意,无意间看见一个按钮,旁边还写着想着你最讨厌的人按一下他就会消失的字。

于是他想着瓷爹按了下,当时没发生什么,可tm第二天在联合国的时候,他竟然看见瓷变成女人了!

当时他吓得直接当场褪色。

这都不重要,只要他不说就谁也不会知道是他干的。

但是当法兰西一脸笑眯眯拿着那个按钮坐在东京大楼里看着他的时候。

他感觉到吾命休矣。

幸好法兰西没举发他,要不然不等他头上的美利坚和与瓷交好的俄罗斯手撕他,就瓷手底下那群能打的就可以直接令他去见天国的苏维埃和南斯拉夫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法兰西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但是现在他的身家性命都在他手里了,他能怎么办,只能把人当祖宗供着啊,对方说什么他就得干什么,生怕下一秒自己飞升天国。

换衣服的时间总是短暂的,霓虹穿回了自己的日式和服,挂上了挑不出毛病的笑容去见法兰西,却被通知法兰西突然要见一位很重要的客人,通知他择日再来。

“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消息,”霓虹故作悲伤,其实心里了开了花,“那我下次再来拜访法兰西先生。”

他随着仆人一路走了出去,在门口时与一位女人擦肩而过。

那女人戴着纯黑色口罩,压低的帽沿挡住了她的眼眸,就算裹着风衣也不能抵挡她曼妙的身姿。

路过时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玫瑰烟草味。

这一定是位美人。

霓虹这般想到。

END的千骸鸽
没想到吧!老福特!就算你再pi...

没想到吧!老福特!就算你再ping我上千次都可以!但是我还能发出来!哈哈哈哈哈(神志不清

没想到吧!老福特!就算你再ping我上千次都可以!但是我还能发出来!哈哈哈哈哈(神志不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