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德三

96.2万浏览    6708参与
梦夕 残蝶

向日葵与矢车菊的爱情

               第五章·帮助

   在西伯利亚集中营审讯里,“同志们,那个党卫军已经招供了。” 随后便响起了夸赞和为苏联鼓掌的声音“长官,您真厉害!那个党卫军就随您处置了。”

   在集中营的角落里,天空下起了小雪,在树上结出了白色的冰晶,即使快迎来了五月,但现在寒风还是那么刺骨,“怎么了?”

  “这讨厌的鬼天气!”德三开...

               第五章·帮助

   在西伯利亚集中营审讯里,“同志们,那个党卫军已经招供了。” 随后便响起了夸赞和为苏联鼓掌的声音“长官,您真厉害!那个党卫军就随您处置了。”

   在集中营的角落里,天空下起了小雪,在树上结出了白色的冰晶,即使快迎来了五月,但现在寒风还是那么刺骨,“怎么了?”

  “这讨厌的鬼天气!”德三开始疯狂的抱怨着这里的,身上只穿了件薄薄军装,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忍着吧,这里的天气本来就是这样,话说你小声点,不怕被别人听到吗?”苏联说道。附近又传来了看守的叫骂声和其他战俘的哀嚎声。

   “草!我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德三叫骂到,凌乱的头发随风飘拂。

   “你很快就能适应了,以前你们也不是听到过吗?”苏联嘲讽道。

   “啧!”德三随后竖起中指,苏联也竖中指以表友好,然后苏联把一件大衣丢到德三手上。

   “给你的,还有你晚一点在来这里,我在给你一点食物。”苏联说道

   说到这里时,德三愣神时,苏联一下便靠近了他,德三脸颊上浮现了红晕,不一会,德三就把苏联推开了,“干嘛靠那么近!?你个傻*玩意!”

   “你脸那么红,难道你害羞了?” 苏联看着德三。

   “你个(哔——)”

   “好了,别生气了,你现在赶紧去劳改。”

  在德三走后,苏联静静坐在那,然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另一名战俘听到了,那名战俘暗自窃喜,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晚上检查战俘的时候到了,士兵慢慢的从战俘里检查,如果生有冻疮,就会被丢进火里充当燃料。

    “把手给我拿出来!”士兵吼到, 士兵一路向前走去,有十几个倒霉的被带走了,士兵检查到德三时,身后那名女兵发现了异常,“喂!把你的手翻过来!”德三忐忑不安的翻过来,果然有一小部分的冻疮。

   “把他给我带出去!”德三被带出去了“该死的斯拉夫蛮子,拽疼我了!”德三大声辱骂着,可有什么用呢,结局并没有改变。

    “那苏联佬也不可能会救我……”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内心是悲伤的,好像有遗漏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喜欢那个苏联佬,但他以后就在也见不到我了。”德三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在快被拖进焚尸炉里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前面的那位同志请等一下。”

   “唉,那是……苏联佬?!”

   “同志,他的冻疮没那么严重……” 十分钟后,那个女兵放了德三,

   女兵走后,德三静静的望着苏联,“喂!苏联佬……”

   “什么事?”

   “谢谢,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就早就死了……”

   “没事,一点小忙而以。”苏联对德三笑了笑。德三也对苏联微微一笑。



cantarella
你们SS怎么回事…singin...

你们SS怎么回事…singing skills were important…文工团吗…→_→

你们SS怎么回事…singing skills were important…文工团吗…→_→

Rissandra
常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

常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持,於是__馬騰入麥中,敕__議罪;對以___之義,罰不加於尊。____曰:“製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然孤為軍帥,不可自殺,請自刑。”因援劍割發以置地。

其实就是5条,莱申明演习不要破坏麦田XD

(ps:隆妹的照片我没删啊,被婶和gank了qwq

常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持,於是__馬騰入麥中,敕__議罪;對以___之義,罰不加於尊。____曰:“製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然孤為軍帥,不可自殺,請自刑。”因援劍割發以置地。

其实就是5条,莱申明演习不要破坏麦田XD

(ps:隆妹的照片我没删啊,被婶和gank了qwq

桐.(看到德艾特我?

可是他会动诶(在最后)

可是他会动诶(在最后)

kaya

我终于想起来把这个小漫画画完了!

是辣脆都会下地狱的故事

一些设定:

-来地狱之后会有一种机制把每个人的罪行量化成具体时长,但是每个罪人可以选择服刑的方案

-很多人都是选择把刑期安排在周一到周五,每天几个小时,因为地狱的各种文娱活动一般也是在周末

-强行高强度服刑会对精神造成很大的伤害,会让罪人成为失去理智的“亡灵”

-刑期结束而且精神还没有崩溃的罪人会成为恶魔,会获得恶魔的一些外貌特征和能力,比如会长恶魔角和尾巴,而且刑期越长能力越强(地狱之王撒旦的刑期是永恒)

我终于想起来把这个小漫画画完了!

是辣脆都会下地狱的故事

一些设定:

-来地狱之后会有一种机制把每个人的罪行量化成具体时长,但是每个罪人可以选择服刑的方案

-很多人都是选择把刑期安排在周一到周五,每天几个小时,因为地狱的各种文娱活动一般也是在周末

-强行高强度服刑会对精神造成很大的伤害,会让罪人成为失去理智的“亡灵”

-刑期结束而且精神还没有崩溃的罪人会成为恶魔,会获得恶魔的一些外貌特征和能力,比如会长恶魔角和尾巴,而且刑期越长能力越强(地狱之王撒旦的刑期是永恒)

夏逸凡

《Ruf deinen Namen》

《呼唤着你的名姓》


Sie sagte, sie gab mir ihre ganze Liebe,

她说,她将全部的爱都倾注于我,

Wir träumten ein neues Leben,

我们幻想着,

Einen Ort, an dem wir in Frieden leben können.

在一个没有战火的地方,过上新的生活。


1944年6月13日,米夏埃尔·魏特曼于维莱博卡日一战成名,获得双剑饰提名。22日,魏特曼正式获得双剑饰。25日,魏特曼前往贝格霍夫(Berghof)会见希特勒并获......

《Ruf deinen Namen》

《呼唤着你的名姓》


Sie sagte, sie gab mir ihre ganze Liebe,

她说,她将全部的爱都倾注于我,

Wir träumten ein neues Leben,

我们幻想着,

Einen Ort, an dem wir in Frieden leben können.

在一个没有战火的地方,过上新的生活。


1944年6月13日,米夏埃尔·魏特曼于维莱博卡日一战成名,获得双剑饰提名。22日,魏特曼正式获得双剑饰。25日,魏特曼前往贝格霍夫(Berghof)会见希特勒并获颁双剑饰。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便连续获得骑士十字,橡叶饰,双剑饰,从少尉晋升至上尉,一步步登上了自己的荣誉之巅,现在,作为德国最成功的坦克指挥官,他的声名传遍了国内。

在会见中,希特勒询问了魏特曼关于西线的印象,并认真听取了他的回答。之后,希特勒原本打算不让魏特曼再次回到前线,他更希望魏特曼去装甲培训学校担任教官,将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传授给年轻的装甲军校生们。

但魏特曼婉拒了希特勒的好意,他决心重返前线,因为他顽固而古板的责任感,他无法将自己的战友扔在诺曼底的战场上,因为他已经亲眼目睹并经历了盟军所拥有的物质优势。

从希特勒的手中接过双剑饰后,他和希尔德在埃尔斯多夫度过了短暂的假期,享受了几天的宁静。

1944年7月7日,假期结束了,他向希尔德说了再见,然后动身前往诺曼底。

1944年8月8日,魏特曼在德军一次仓促反击中阵亡。


8月8日之后的不久,当时因为旧伤复发而回国休养的SS第101重装甲营营长海因茨·冯·威斯特哈根(Heinz von Westernhagen)得知了魏特曼的死讯,在几天之后,他前往埃尔斯多夫,找到了希尔德,将这个噩耗告诉她,然而令威斯特哈根惊讶的是:

“在我亲自去探望魏特曼夫人,并且告诉她,她的男人在1944年8月8日的战斗中牺牲在他的坦克上的这一噩耗之后, 魏特曼夫人居然仍坚信她的丈夫在战斗中失踪了。”

为了让希尔德放弃这些令人痛苦的想法,8月8日的8个星期之后,在给希尔德的信中,拉贝博士写道:

“现在,致尊敬的魏特曼夫人,我接下来将描述在1944年8月8日那天所发生的事件。8月7日以来,我们一直呆在格朗布(Grimbosq)桥头堡,由赫尔穆特·文德罗夫(Helmut Wendorff)指挥的第2连在那里作战。8月8日上午6时,正处于休整的第3连接到了进攻命令,上峰要求第3连沿着卡昂-法莱斯公路向北推进,于11时30分之前抵达桑托(Cintheaux)附近。在早上大约7点的时候,我和魏特曼驱车前往师部,然后又去了第3连那里,我们大约在上午11点时抵达了桑托。我最后一次见到魏特曼是在11时30分,当时他正在爬上他自己的坦克。由于英国人进行了一次地毯式的轰炸,反击行动被推迟了一段时间,但我们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失。那时候我跟在“虎”式坦克后面大约有500米的位置。
进攻开始之后,我(跟在队伍后面)坐了几百米的车,然后下车徒步行走。(在当时我们的部队)遭遇了盟军那相当猛烈的反坦克炮与火炮的阻拦。我想前往米歇尔的坦克,在我距离他的坦克大概250至300米的距离时,我看到炽焰突然从他的坦克中迸射而出,炮塔飞向天空然后又重重地落在地上。他的坦克完完全全地被这场大火吞噬殆尽。即便如此我仍旧试图接近他的坦克,但我没法穿越这片开阔的田野,因为英国人在不停地用反坦克炮向我们射击。米歇尔不太可能在坦克被击毁之前逃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肯定能看到他的。而他的其他乘员也全都没有回来。
因此,必须认为米歇尔已经在这次行动中阵亡了。我告诉您这些,尊敬的魏特曼夫人,是因为我相信虚假的希望会给您带来更大的伤害。我们同样很难接受——我们亲爱的米歇尔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不敢奢求真实的情况会有所不同
我想我已不必再告诉你米歇尔是我们所有人的楷模了,他在整个德国早已声名远扬。”

但至少,希尔德在战后改嫁了。毕竟,在魏特曼阵亡时,希尔德才19岁,他们仅仅只结婚了5个月,2人相识还不到2年,而且米夏埃尔·魏特曼没有留下子嗣。


在N158公路附近的农场务农的农民保罗·桑松(Paul Samson)仍旧记得希尔德在1983年的6月去拜访他的那一天。

年近花甲的希尔德来到了农场中,与周围的居民们交谈了很久。桑松向希尔德展示了一个“虎”式的微缩模型,那是桑松的儿子在闲暇时用废铁制作成的,精确地还原了魏特曼在最后一刻所驾驶的007号“虎”式。桑松原本以为希尔德会收下这份礼物,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希尔德感谢了他们的心意,然后恳求桑松能让她带走一块桑松家族所搜集到的来自“虎”式的残片。

桑松同意了。

“我能理解她内心的想法,她只是想要有一件能承载着记忆的遗物罢了”桑松回忆道,“一件能让她体会到她的丈夫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所经历的一切的遗物,仅此而已。”


Silvester。

【中西全历史语擦】【可自设】

:丝丝缕缕的血腥味伴随着“农场”的土腥,加之天气燥热,我快要失去耐心了。她躺在床上叫嚷了半天,医生也跟着喊了半天。回去后我得向元首反应一下生产过程的效率,太低速了。​最终她和她该死的婴儿在子宫外团聚了,我以为它长着犄角与尾巴,其实没有。但它依然长相奇怪,闷粉色的皮肤皱巴巴的。我清楚流产的婴儿皮肤会是碘酒的黄色,通常不会泛紫,但我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新生的婴儿。

临走前我告诉他有关“效率低下”的事,他却告诉我,你得学会敬畏生命。

是吗?但谁把他们看做生命呢,你把他们与牛羊鸡狗一起豢养。​


无设无审(除非你自设,但很简单,随便怎么写表格),入群即上皮。希望大......

【中西全历史语擦】【可自设】

:丝丝缕缕的血腥味伴随着“农场”的土腥,加之天气燥热,我快要失去耐心了。她躺在床上叫嚷了半天,医生也跟着喊了半天。回去后我得向元首反应一下生产过程的效率,太低速了。​最终她和她该死的婴儿在子宫外团聚了,我以为它长着犄角与尾巴,其实没有。但它依然长相奇怪,闷粉色的皮肤皱巴巴的。我清楚流产的婴儿皮肤会是碘酒的黄色,通常不会泛紫,但我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新生的婴儿。

临走前我告诉他有关“效率低下”的事,他却告诉我,你得学会敬畏生命。

是吗?但谁把他们看做生命呢,你把他们与牛羊鸡狗一起豢养。​


无设无审(除非你自设,但很简单,随便怎么写表格),入群即上皮。希望大家多多来点地狱笑话。

大门(?:950870136


真的,上一秒才建好求你们和我一起玩!!

咸鱼爱喝可乐   嗝~

德三日记—绝恋

  海岸线上,两个人影相拥在一起——法兰西和英吉利。

  船队已从天际驶来。

  法推开了英,转过身去。“你的船队来了,走吧,我能感受到恶魔已经临近了。”

  “那你……”

  “别管我,为了将来的反攻,走!”法竭力嘶吼着,转而又恢复平静,“快走,趁我还是这个我。”

  “我……”英看了看愈发接近的船,又看了看法,想说话,却发现一时说不出。

  “还不走?”法看了看迟疑的英,抓过祂的手,两张俊秀的脸贴在一起,二人脸上的血迹顺着脖颈留下,交汇在一...

  海岸线上,两个人影相拥在一起——法兰西和英吉利。

  船队已从天际驶来。

  法推开了英,转过身去。“你的船队来了,走吧,我能感受到恶魔已经临近了。”

  “那你……”

  “别管我,为了将来的反攻,走!”法竭力嘶吼着,转而又恢复平静,“快走,趁我还是这个我。”

  “我……”英看了看愈发接近的船,又看了看法,想说话,却发现一时说不出。

  “还不走?”法看了看迟疑的英,抓过祂的手,两张俊秀的脸贴在一起,二人脸上的血迹顺着脖颈留下,交汇在一起。

  不等英反应,法便将祂推上了船,“走!”

  …

  船已经远去,英望着已消失的海岸,攥紧拳,嘴里喃喃自语。

  祂知道法再想什么:祂想重拾法兰西的荣光,最后一次。

  祂们在生死中相恋。

  …

  德三在远处莫名地停住脚步,望着海峡的方向,露出些戏谑的笑。

  

白槎

【德魏】关于《六英尺》的一些口嗨

写不动了……

【德魏】关于《六英尺》的一些口嗨

写不动了……

梦夕 残蝶

向日葵与矢车菊的爱情

              第四章·试探

   “无论如何,我都会杀了你的。” 德三嘴角轻微的上挑,口腔里的尖牙露了出来,他像一头被困在牢笼的野兽,用凶狠的目光注视在前方,好像下一秒就要去撕碎敌人。

   苏联长官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向德三白了一眼“这句话你说了很多次了……”苏联有些不耐烦了,“你现在连锁链都解决不了。”

   “呵呵,多谢......

              第四章·试探

   “无论如何,我都会杀了你的。” 德三嘴角轻微的上挑,口腔里的尖牙露了出来,他像一头被困在牢笼的野兽,用凶狠的目光注视在前方,好像下一秒就要去撕碎敌人。

   苏联长官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向德三白了一眼“这句话你说了很多次了……”苏联有些不耐烦了,“你现在连锁链都解决不了。”

   “呵呵,多谢你的好意,伪善者。”德三用一种刻薄的语气说道,午后的阳光多么温暖,让这片人间炼狱的温度上升了一些。

   每分钟、每一秒都都听见其它战俘的哀嚎,他们要么累死,要么就是被打死,然后在用他们的尸体给焚尸炉里的烈火助燃。

   “这和自己的集中营没有两样,只不过身份互换了。”德三喃喃自语道,“哼,先弄死那个苏联佬在逃出去。”德三心想。

   苏联好像看出了什么,“如果杀了我的话,你也没逃走的机会,相反会增加逃出这的难度,到时候被抓住了……还会被直接枪毙。”

   “好了!不用你说我自己也明白!”德三不爽的回答道,“苏联佬,我祝你们以后赶快解体。”

   “先担心你能不能活到一周吧,死纳粹!”苏联直接骂了回去,“那我也祝你赶紧过上清明节!”

   “你™就一乌鸦嘴!”德三显然骂输了,“哼!”德三把头转了过去,  “我们德意志一向绅士风度,我不跟野蛮人一般计较。”

   “怎么?骂不过我就学那个西欧的孤僻岛国?你们死纳粹有绅士风度?”苏联嘲讽着德三,“可是……”苏联用手把德三的头转过自己,“我觉得我有点跟你有点合拍。”

   “苏联佬你认真的?不怕我……”  德三脸颊上闪过一丝红晕,“会杀了你吗?”

   “我不怕。”

   “你还真是只愚蠢的一头熊。”

   “那我就当作你夸我了。”

   

李

来不及画了,看看草稿吧🌚💦

下次再画

话说今天521哟

来不及画了,看看草稿吧🌚💦

下次再画

话说今天521哟

小雪是个暴脾气
咱就说,数学晚自习前找同桌的对...

咱就说,数学晚自习前找同桌的对象要了张便签纸(本来想要张素描纸的),然后画布丁就摸了两天的鱼❗️

咱就说,数学晚自习前找同桌的对象要了张便签纸(本来想要张素描纸的),然后画布丁就摸了两天的鱼❗️

屑兔子💦
德德德 半成品

德德德

半成品

德德德

半成品

奥利奥夹心糯米糍

分享一张隆美尔人事档案上的照片

中年时代的狐狸是我无法拒绝的美貌,可惜这个时期的照片太少了


分享一张隆美尔人事档案上的照片

中年时代的狐狸是我无法拒绝的美貌,可惜这个时期的照片太少了


+挂件

就我这破业余人也有人催更是吧(不是不画就是不满意而已

相关都打tag力最后一张是德德德的全拟自行避雷

就我这破业余人也有人催更是吧(不是不画就是不满意而已

相关都打tag力最后一张是德德德的全拟自行避雷

郭不霖

一些很生草的历史小段子

鸡农:海德李希您*德意志国粹*给我过来

海德李希一脸蒙比

鸡农:老子告诉你了那个什么什么营里的不能杀,你想让老子再吐一次吗?!

鸡农:走!老子要去看看

(那个什么什么营)

海德李希正要扶着鸡农下车

鸡农:(大哭)我的孩儿们呐!你们*的好惨哪!!!

原来

那个什么什么营里

关的是鸡

鸡农:海德李希您*德意志国粹*给我过来

海德李希一脸蒙比

鸡农:老子告诉你了那个什么什么营里的不能杀,你想让老子再吐一次吗?!

鸡农:走!老子要去看看

(那个什么什么营)

海德李希正要扶着鸡农下车

鸡农:(大哭)我的孩儿们呐!你们*的好惨哪!!!

原来

那个什么什么营里

关的是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